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目录

第 五 篇 说 话

我灵的发声是我全部性情的发表,你们是否清楚?若对这一点不清楚、不透亮,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你们真看到在这其中的重要性了吗?我在你们身上花费多大功夫、多少精力,你们真知道吗?在我面前的所作所为真敢拿出来亮相吗?亏你们还是在我面前做子民的,不知羞耻!更不明事理!这样的人在我家中迟早要被淘汰的!不要摆你的老资格,认为自己“站住了我的见证”!这是人能做到的吗?若你的存心、目的一点没有了,你早就“另辟蹊径”了。人的心里能够容纳多少东西,我还不知道吗?如今一切都要进入“实行的实际”,再不会像以前那样只让你动动嘴皮子。以往,多数人都是在我家混饭吃的,今天能够站立住,全数都是因为我话语的严厉,你以为我说话是没有目的地乱说吗?不可能的事!我在至高处观望一切,我又在至高处支配一切,同样,我在地施行了我的拯救,我无时不在隐秘处观望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对人无一不是了如指掌。隐秘之处是我的居所,整个穹苍是我躺卧之处,撒但的势力不得临及我身,因我满载威严、公义、审判。我话中有说不出的奥秘,当我说这话时,你们又如被打入水中的落汤鸡一样蒙头转向,又如刚经过惊吓的婴儿一样,似乎什么都不知,因为你们的灵已麻木了。为什么我说隐秘之处是我的居所?你知道我话中的加深意义吗?人,能有谁认识我呢?能有谁认识我像认识自己的父母一样呢?我安息在我的居所仔细观察,地上之人都在忙碌,都在为自己的命运、前途而“周游世界”,“东奔西跑”,而没有一个人是为了我的国度建造献上自己的剩余之力,甚至就连喘气的力量也没有。我曾造了人,我又多次在人的患难之中将人拯救出来,但是作为人的都是忘恩负义,没有一个人能把我完全的救恩数点出来。从创世到今天,历时多少年,历时多少世纪,我行了多少神迹奇事,显出了我的多少智慧,但人犹如精神病患者一样痴呆麻木,甚至有时像森林中的野兽一样乱踢乱闹,丝毫没有一点意思理会我的事。我已多次将人判了死刑,定了死罪,但我的经营计划是无人能改变的,所以人仍旧在我的手中显露自己所持定的旧东西,因着我工作的步骤,所以我就又一次拯救了你们这些生在一个腐朽、堕落、肮脏、污秽的大家庭的人。

我的计划工作一直在向前迈进,没有一时一刻是停止的,既然转入国度时代,而且把你们转入我的国度中做子民,那么我就对你们另有要求了,即我对你们开始颁布我这个时期的宪法:

既称为子民,便能荣耀我名,即在试炼中站住见证的,若欺哄隐瞒我,背着我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样的人一律开除,从我家中隔离出去,等待我的发落;在以往对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来公开论断我的,也开除在我家之外。作为子民的必须是时时体贴我的负担,而且追求认识我话的,这样的人我才开启,必活在我的开启引领之下,必不致受刑罚;不体贴我负担而是注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即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满足我心,而是为了“讨口饭吃”,这类犹如“叫花子”一样的人我坚决不使用,因他生来就不知什么叫体贴我的负担,是理智不正常的人,这样的人是大脑缺乏“营养”,需回家去得以“滋补”,我不使用这样的人。在子民中,必须人人都把对我的认识当作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样尽到底,像吃饭、穿衣、睡觉一样,每时每刻都不忘记,最后对我的认识达到像你吃饭一样“熟练”,是手到擒来,不费丝毫力量;对我所说的话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应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话的,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不吃我话的,不追求认识我话的,便是对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门之外。因我以前就说过,我要的不是人数的多,而是人员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从我话中认识我,那我宁肯淘汰其余的人而着重开启、光照这一个人。从中看出,不一定人数多就能彰显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麦子(即使颗粒不饱满),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颗粒饱满,足够人欣赏)。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这样的人应自觉地离开,我不愿再看见,免得再继续羞辱我名。对子民的要求我暂说这几条,以后根据情节的不同再给予制裁。

在以往,多数人都认为我是智慧的神自己,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自己,这只是虚浮之言,若人对我真有认识,他就不敢轻易下结论,而是从我的说话当中继续认识我,当达到一个地步时,真正看见我的作为了,才有资格说我是智慧,或说我是奇妙。你们对我的认识太肤浅,历代以来,有多少人对我事奉了多少年,看见了我的作为,确实对我认识了不少,因而对我始终存着顺服的心,丝毫不敢有抵挡的心,因我的脚踪何其难寻。在这些人中间,若没有我的引领,他们不敢轻易乱做,所以经过多少年的经历,才总结出了对我认识的一部分,说我是智慧,说我是奇妙、策士,说我的话语犹如两刃利剑,说我的作为大哉、奇哉、妙哉,又说我以威严为衣穿上,说我的智慧高过穹苍等等这些看见。而你们今天只是在他们的基础上对我认识的,所以多数人犹如鹦鹉学舌一样人云亦云,我只是看在你们对我的认识太肤浅,而且是“学历浅”这一份上,才免去了多少对你们的刑罚。但就是这样,多数人仍不认识自己或认为自己所做已达到我的心意,因此没遭审判;或认为我道成肉身之后对人所作所为就杳无音讯,因此,也没有遭刑罚;或认为自己所信的“神”在宇宙空间中并不存在,所以把“认识神”当作自己业余时间的活来做,并不放在心上当作自己应尽的本分,而是利用“信神”来消磨时间,否则无所事事。若不是看在你们缺乏资历、缺乏理智、缺乏见识这些份上,所有的人都将灭亡于我的刑罚之中,所有的人都将被毁不存在,但在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以先,我对人一直是宽容的。这个你们都要有所认识,不要再继续不识好歹。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