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当我的启示达到高峰之时,当我的审判接近尾声之时,也就是所有的子民都被显明作成之时,我踏遍宇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时不在寻找合我心意、合我使用的人。有谁能起来与我配合呢?人对我的爱心实在是太小,对我的信心也是小得可怜,若我不直接把说话的矛头指向人的软弱点,人都夸夸其谈,都谈天论地,高谈阔论,似乎地下之事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以往在我面前尽“忠心”的,今天在我面前“站立住”的,有谁还敢夸口呢?有谁不为自己的前途而“暗自庆幸”?我不直接揭露,人已无地自容、羞愧难当了,更何况我换一种方式说话呢?那时,人就更觉亏欠,认为自己已不可救药,而且都会被“消极”而捆绑得结结实实。当人都失望之时,国度的礼炮正式响起,即人所说的“七倍加强的灵开始作工之时”,也就是国度生活在地上正式开始之时,即我的神性直接出来作事之时(并不通过大脑的“加工”),所有的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似乎重得复苏、如梦方醒,一觉醒来竟落在了这种地步,真是料想不到。以往我对教会建造谈了不少,揭示了多少奥秘,当达到高峰时突然结束,而国度建造与此却不相同,是在灵界交战达到尾声之时,我才开始在地另作起头,也就是人都即将退去之时,我才正式起头又兴起新的工作。国度建造与教会建造的不同之处是:教会建造是在神性支配下的人性里作工,是直接对付人的旧性,直接揭示人的丑相,揭穿人的本质,使人在此地步上认识自己,从而达到心服、口服。国度建造是在神性里直接作事,是让所有的人在认识我话的基础上认识我的所有、所是,最后达到认识在肉身的我,从而结束整个人类对渺茫神的追求,结束“天上之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即让人都在我的肉身中认识我的作为,从而结束我在地的时代。

国度建造直接指向灵界,即灵界交战的情形直接在众子民当中显明出来,从此足见,不仅是在教会,更在国度时代,所有的人一直都是在争战,虽身在肉体,但直接揭穿灵界,接触灵界的生活。所以在你们开始为我尽忠之时,不可不做好下一部分工作的准备。应把心全部交出来,这样方可满足我心,以往在教会的事我一笔勾销,今天是在国度。撒但在我的计划当中始终步步尾随,作为我智慧的衬托物,一直在想方设法打乱我原有的计划。但我能屈服于它的诡计吗?天地之中有谁不做我的效力品,难道撒但的诡计除外吗?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处,正是我作为的奇妙之处,是我整个经营计划的实行原则。在国度建造时代,我仍不回避撒但的诡计而继续作我要作的工,我在宇宙万物之中挑选了撒但的所作所为作我的衬托物,这不是我的智慧吗?不正是我作工的奇妙之处吗?当进入国度时代之时,天下、天上的万物都巨变,都在庆幸,都在欢腾,你们不也是如此吗?谁的心中不是甜如蜜呢?谁的心中不是乐开了花呢?谁的手脚不在欢舞?谁的口中不是赞美呢?

从以上我所说、所谈是否摸着我说话的目的、说话的根源?若我不说,多数人都认为我在谈天说地,找不着根源。若你们细细揣摩,便会认识我话语的重要性,不妨你仔细看看,哪一句不是对你有益的?哪一句不是为你生命长大的?又有哪一句不是介绍灵界的实际情况呢?多数人都认为我话没头没尾,缺少说明,缺少解释,难道我的话就这么抽象让人难测吗?你们对我的话是否是真心顺服?对我的话是否真心接受?对我话不当作玩具吗?不把我话当作自己的衣服来遮盖你的丑相吗?茫茫世界,有谁亲自接受我的检阅?有谁亲自听我灵之言?多少人在黑暗中摸索寻求,多少人都在患难中祈求,多少人在饥饿、寒冷之中仰望,多少人在撒但的捆绑之中,但又有多少人不知投往何处,多少人在幸福之中背叛我,多少人忘恩负义,多少人在为撒但的诡计尽忠心。在你们中间,谁是约伯?谁是彼得?我为什么多次提起约伯?多次提起彼得?我对你们的希望你们可曾摸着?这个应多多揣摩。

彼得在我面前尽忠多少年,不曾发过怨言,不曾有过埋怨的心,就是约伯也不及他,而且历代圣徒都远远落后于他,他不仅追求认识我,而且是在撒但施行诡计之时来认识我。这样,就使他多少年的事奉都是合我心意的,因而不曾被撒但利用。他吸取约伯的信心,但看清了他的短处,约伯信心虽大,但在灵界的事他缺乏认识,所以说出了许多不合实际的话,说明他的认识仍然是肤浅,仍然是不能达到完美。所以,彼得一直注重摸灵中感觉,一直注重“观察”灵界动态,所以不仅我的心意他能略有体察,而且撒但的诡计他也略知一二,从而是历代以来对我最有认识的人。

从彼得的经历当中不难看出,人若想认识我,必须注重在灵里细摸,并不是让你在外面为我“奉献”多少,这都是次要成分。若你不认识我,所说的信心、爱心、忠心都是幻影,都是泡沫,必成为在我前说大话而不认识自己的人,从而再次落入撒但的网罗之中不可自拔,成为沉沦之子,成为灭亡的对象。但若对我话冷淡,那你无疑是对我抵挡的,这是实情,不妨你透过灵界大门观看其中各种各样被我刑罚之灵,哪一个不是因着对我话消极、冷淡、不接受?哪一个不是对我话冷嘲热讽?哪一个不是抓我说话的把柄?哪一个不是把我话当作自己的“护身武器”来“自我保护”?他们并不是从我话中追求认识我,而是只来“利用”我话当作玩具一样来玩弄,这不是直接抵挡我吗?我的话是谁?我的灵是谁?这样的话我问过你们多少次了,你们可曾有拔高、透亮的看见?有真实的经历吗?我再次提醒,若对我话不认识、不接受、不实行的必将成为我刑罚的对象!必将成为撒但的牺牲品!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九日

上一篇: 第七篇

下一篇: 第九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问题(9)恩典时代神道成肉身作了人类的赎罪祭,把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末世神又道成肉身发表真理作审判工作,彻底洁净人、拯救人,神为什么要两次道成肉身来作拯救人类的工作呢?神两次道成肉身的真实意义是什么呢?

“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

第七篇

作为西面之枝都当听我之声:在以往,是否曾对我忠心?是否曾听我良言相劝?你们的盼望是实际而不是渺茫的吗?人的忠心、人的爱心、人的信心,无一不是来自于我,无一不是我赐给。我民,听见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见我心?虽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时有跌倒的可能,有时甚至有背叛我…

问题(12)你们见证主已经回来作了末世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这与圣经启示录预言的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好像不是一回事。宗教界多数人都认为白色大宝座的审判是针对属魔鬼撒但的外邦人,当主来时信主的人被提到天上,然后主降下灾难毁灭外邦人,这才是白色大宝座的审判,而你们见证神的末世审判已经开始,可我们却没有看见神降下灾难毁灭外邦人,这怎么能是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呢?

神末世的审判工作,从神道成肉身隐秘降临发表真理审判全人类时就开始了,首先是作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神把那些听见神的声音被提到神面前的人洁净、拯救,作成得胜者,神的大功就告成了,然后大灾难开始降下,神就用灾难来惩罚、毁灭这个旧世界,神末世的审判工作就达到了高峰;到神驾云公开显现的时候,神的审判工作就彻底结束了。

问题(24)你们见证全能神就是道成肉身的神,正在作神末世的审判工作,但宗教界的牧师长老却把全能神的作工说成是人的作工,有许多不信主耶稣的人也把基督教说成信的是一个人。对于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到底有什么区别,我们还不会分辨,请你们给交通交通。

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类的工作,也是代表整个时代的工作,就是说,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圣灵作工的动态与趋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后而接续的,不是带领时代的,也不是代表圣灵在整个时代的作工动向的,只是在作人该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经营的工作;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