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目录

第 十 篇 说 话

国度时代毕竟不同于以往,不是关系到人怎么做,而是我降在地上亲自作,是人所想不到,而且也达不到的。从创世到今天,多少年来只是教会的建造,却并不曾听说有国度的建造。即使是我亲口提起,但又有谁知道其本质呢?我曾降在人间,体察人间之苦,但并未达到我道成肉身的目的。当国度建造开始,我所道成的肉身正式开始尽职分,即国度君王正式在国度之中执掌王权。从此足见,国度降临在人间,不仅有其字皮的一面,更有其实际的一面,这是“实行的实际”的一方面意义。人不曾观看我的一举一动,也不曾听我的一言一语,即使观看又能发现什么呢?即使听着我的言语又能知晓什么呢?普天之下,人人都在我的慈爱、怜悯之下,但人人又都在我的审判之中,而且人人又都在我的试炼之中。我曾对人施怜悯、慈爱,即使人都败坏到一个地步;我曾给人以刑罚,即使人都归服我的宝座之前,但人又有谁不是在我的苦难熬炼之中呢?多少人在黑暗中摸索寻找光明,多少人在试炼中苦苦地挣扎,约伯虽有信心,但他何尝不是在寻找“自己的出路”呢?作为子民的,虽经试炼站立得住,但有谁嘴里不说,心里也相信呢?还不是心中疑惑而口里相信吗?人,不曾有在试炼中站立住的,不曾有在试炼中真实顺服的,若不是我掩面不看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将在我焚烧的目光之中倒下,因我并不要求人做什么。

当国度礼炮打响之时,也正是“七雷巨响之时”,这一声震撼天和地,震动了穹苍,也震动了所有人的心弦,一首国度礼歌在大红龙所在国家之中正式响起,足见我已摧毁了大红龙的国,从而建立了我的国度,更重要的是在地上建立。就在此之际,天使也开始奉差遣周游世界各国,以便牧养众子、子民,这也是为了下一步工作的需要。而我却亲临大红龙盘卧之地与之“较量”,当所有的人都在肉身中认识我,能在肉身中看见我的作为时,大红龙的巢穴也就随之而归于乌有、化为灰烬了。作为我国度中的众子民,既对大红龙恨之入骨,就要以自己的所作所为来满足我的心,从而羞辱大红龙。你们真感到大红龙可恨吗?真觉得大红龙是“国度君王”的仇敌吗?你们真有信心为我作美好的见证吗?真有信心打败大红龙吗?这是我对你们的要求,只需你们能够达到这个地步,你们能做到吗?有信心达到吗?人能做什么!还不是我亲自作吗?为什么我说我亲临交战之地呢?我要的是你们的信心,而不是你的作法。人都不能正面领受我的话,只是从侧面来“斜视”,这样就达到目的了吗?这样对我就有认识了吗?说实在话,在地之人,无一能“正视”我面,无一能纯正领受我话的含义,所以我在地动了前所未有的工程,以达到我的目的,让“我的真实形像”在人心中占有地位,从而结束“观念”在人里面掌权的时代。

如今,我不仅在大红龙国家降临,而且我也面向全宇,以至于整个穹苍都在震动,哪一处不在经受我的审判?哪一处不在我所倒之灾中生存?所到之处,都撒下了各种“灾种”,这是我作工的一种方式,无疑对人是一个拯救,对人所施的仍然是慈爱的一种。我要让更多的人都认识我,都看见我,从而敬畏多少年来人所看不着的,如今却是实际的神。我为什么要创造世界?为什么人类败坏我却不全部毁灭?为什么人类都在灾难之中?为什么我要亲自穿上肉身?我在作我的工之时,人所尝到的不仅有苦,也有甜。在世之人,有谁不是活在我的恩典之中呢?若我不给人以物质的祝福,有谁能是在世上得以富足的呢?难道让你们得着子民的地位就是祝福吗?若不是子民而是效力者,你们不也在我的祝福之中生存吗?无一人能摸着我说话的根源。人,对我所给称呼并不宝爱,多少人因着“效力者”而生发埋怨之心,多少人因着“子民”而生发爱我之心,谁也不要糊弄我,我眼鉴察一切!你们之中有谁甘愿接受、完全顺服呢?若不是国度礼炮的响起,你们真能“顺服”到底吗?人能做什么,想什么,能走到哪一地步,我早就预定好了。

多数的人在我的面光之中接受我的焚烧,多数人都在我的激励之下奋起直追。当撒但势力攻击我民之时,我来阻挡;当撒但的阴谋破坏我民生活之时,我将其彻底打散,使其一去不复返。在地,各种各样的邪灵无时不在寻找可安息之地,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可吞吃之人的尸首。我民!必在我的看顾保守之下,切不可放荡!切不可妄为!应在我家中献上你的忠心,只有忠心才可回击魔鬼的诡计,千万不要再像以往,在我前一套,在我后一套,这样已不可挽救,难道这一类的话我还说得少吗?正因为人的旧性屡教不改,所以我才多次提醒,不要厌烦!我说的完全是为你们的命运!撒但所需之地正是肮脏污秽之地,越是不可救药,越是放荡不受约束,各种污鬼越是乘机而入,若到这种地步,你们的忠心将全是妄谈,毫不实际,而且你们的“心志”也将被污鬼吞吃变为“悖逆”,变为撒但的“诡计”来打岔我的工作,从而被我随时随地击杀。人都不晓得这事的严重性,只是当耳旁风听听,丝毫不谨慎。以往所做我不记念,难道你仍等着再一次的“不记念”来宽容你吗?虽然人抵抗我,但我并不计较,因为人的身量太小,所以我对人并没有提出多高的要求,只是让人能不放荡而受约束罢了。难道就这一条你们也达不到吗?多数人等着我揭示更多的奥秘,以令他“大饱眼福”,但是,若你能明白所有的在天之秘,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这样就加添了你对我的爱了吗?这就激起你对我的爱了吗?我并不低估人,也不轻易给人下结论,若不是人的实情,我绝对不随便扣在人的头上作冠冕的。你们回想以往:我曾几次诬蔑你们?曾几次低估你们?曾几次不按着你们的实情来鉴察你们?曾有多少次的说话不令你们心服口服?曾有多少次不扣着你们的心弦说话?你们有谁在看我话时不是心惊胆战,深怕被我打入无底深坑?有谁不在我的话中受试炼?我的话中有权柄,但并不是随便审判人,而是因着人的实情我才将话中之意不断地显明给人,其实,有谁能在话中认识我的全能呢?有谁能领受我话的精金之品呢?我的话说了多少,谁曾宝爱我话呢?

一九九二年三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