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作为整个人类的每一个都当接受我灵的鉴察,都当细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当观望我的奇妙作为。当国度降临在地之时,你们有何感想?当众子、子民都流归我的宝座之时,我正式开始了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也就是说,当我在地开始亲自作工之时,当审判时代进入尾声之时,我开始面向全宇说话,面向全宇释放我灵之声。我要将天地万物中所有的人与物都因我话而洗刷净尽,不再是污秽、淫乱之地,而是圣洁之国。我要将万物都重新更换,供我使用,不带有泥土气息,不沾有属地味道。人曾在地摸索我说话的目的、说话的根源,曾在地观察我的作为,但未曾有一人真知道我说话的根源,未曾有一人真看见我作为的奇妙之处。今天,当我亲临人间,当我亲口发声之时,人对我才略有认识,在人的思维当中除去了“我”的地位,而在人的意识当中塑造了“实际的神”的地位。作为有观念的人,作为满载好奇心的人,有谁不愿意看见“神”呢?有谁不愿意接触神呢?但在人心中占有一定地位的只是令人感到抽象、渺茫的神,若我不明说,谁能觉察到呢?有谁真认为我是确实存在的呢?真是没有一点疑惑吗?在人心中的“我”和在实际当中的“我”简直是相差好远,无人能比拟。若我不道成肉身,人永远不认识我,即使是认识了,难道还不是人的观念吗?我天天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中间,我天天运行在所有人的里面,当人真看见我时,人就都能在我说的话当中来认识我,摸着我说话的方式,摸着我的心意。

当国度正式降在人间之时,万物之中,何物不静默?万人之中,何人不害怕?我行走在宇宙世界的每一处,亲自安排所有的事,有谁不在此时认识我的作为奇妙呢?我手托住万有,但我又在万有之上,今天成为肉身,亲临人间,不正是我卑微隐藏的真实含义吗?多少人都在外表夸我甚好,赞我甚美,但有谁真认识我呢?今天为什么让你们都来认识我,其目的还不是为了羞辱大红龙吗?我不愿意让人在威逼之下向我“赞美”,而是让人都认识我,因而对我生发“爱心”,从而对我赞美,这样的赞美是名副其实,不是空谈,这样的赞美才能直达我的宝座,直冲云霄。因着人被撒但引诱,被撒但败坏,被“观念思维”占有,所以我道成肉身来亲自征服全人类,把人的所有观念都揭穿,把人的所有思维都打散,使人不得在我前再卖弄自己的风姿,不得在我前以自己的观念来事奉我,从而彻底除去在人观念当中的“我”。我首先在国度降临之时开始作了这一步工作,而且是在众子民当中开始着手。作为一个生在大红龙国家中的子民,无疑大红龙的毒素不是只限在一点儿、一部分这样的字眼儿上,所以我作这一步工作的着重点主要是在你们身上,这也是我道成肉身在中国的一个方面的意义。我所说的话多数人摸不着一点儿,即使摸着点儿也是似懂非懂,这正是我说话方式的一个转折点。若所有的人都能看我话,也明白我话的意义,那样作为人的,有谁能被拯救而不堕落阴间呢?当人都认识我时,当人都顺服我时,是我安息之时,也正是人能摸着我话中之意之时。现在你们的身量太小,简直小得可怜,甚至提都提不起来,更何况对我的认识呢?

我虽说天使开始奉差遣牧养众子、子民,但无一人能明白我说话的意义。当我亲临人间,同时天使也开始作工牧养了,在这天使牧养期间,所有的众子、子民不仅要接受试炼,接受牧养,而且能够亲眼看到各种异象的发生。因着是在神性里直接作工,所以所有的一切也都进入新的起头,而且因着是直接由神性来作工,所以丝毫不受人性的辖制,而是在人看为超然的情况下自由运行。但在我看却是一切正常(因着人未曾直接接触神性,所以认为是超然),丝毫不存有人的观念,不掺有人的一点意思。这一点,只有当所有的人都进入正轨时就都会看清的,因现在是开始,在进入上还有不少缺欠,难免有失误或不透亮这些情况。今天,我既然把你们带到这一步,便有我合适的安排,有我本身的目的,现在若告诉你们,你们真能有认识吗?我深知人心所想,人意所愿,谁不曾为自己找出路?谁不曾为自己前途着想?但即使人的大脑丰丰富富、五彩缤纷,但谁能料到万世以后的今天竟会是这样的呢?难道是你主观努力的结果吗?是你奋力拼搏换来的吗?是你大脑勾勒出来的美丽的画面吗?若不是我带领整个人类,有谁能超脱我的安排而另找出路呢?难道是人的“想象”、人的“愿意”把人带到今天的吗?多少人的一生不能如愿以偿,难道是他们的思维错误了吗?多少人的一生是料想不到的幸福、美满,难道是他们的要求水准太低了吗?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远远避开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觉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渊;多少人仰天长叹;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试炼中倒下;多少人在试探中被掳去。我虽不亲自显现让人能清楚地看见我,但有多少人却害怕见我面,深怕我将其击杀、将其灭没,究竟人是否真正认识我?这个谁也说不清,不是吗?你们既惧怕我,怕我刑罚,但却又起来公开抵挡我、公开论断我,难道这不是实际情形吗?人不曾认识我,是因人不曾见我面、听我声,所以即使心中有我,但有谁不是模糊的呢?有谁是透亮的呢?我不愿让作为子民的对我也模糊不透亮,所以,我才动此大工。

我悄悄来到人间,又飘然离去,有谁看见过我?难道太阳能因其火红而看见我吗?难道月亮能因其皎洁而看见我吗?难道星宿能因着在空中的位置而看见我吗?当我来之时,人不知,万物不晓,当我离去之时,人仍不觉察,谁能为我作见证呢?难道是在地之人的赞美吗?难道是野地开放的百合花吗?是天空飞翔的小鸟吗?是山中吼叫的狮子吗?谁也不能完全见证我!谁也作不了我要作的工!即使作了,果效又会如何呢?我天天观看多少人的一举一动,天天鉴察多少人的心思意念,不曾有谁逃脱出我的审判,不曾有一人脱离我的审判的实际。我站在穹苍之上,举目远眺,不计其数的人被我击杀,但又有不可胜数的人活在我的怜悯、慈爱之中,你们不也活在这种情形之中吗?

一九九二年三月五日

上一篇: 第十篇

下一篇: 第十二篇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4 什么是真实的祷告?

什么是真实的祷告呢?就是和神说心里话,摸着神的心意和神交通,在神话上与神交通,感觉和神特别近,觉得神就在你的面前,觉得有话跟神说,心里特别亮堂,感觉神特别可爱,你就特别受激励,弟兄姊妹听了有享受,就觉得你说的话是他的心里话,是他要说的话,你所说就代替他要说的,这是真实的祷告。

问题(41)我们在网上看到中共政府和宗教界说了许多毁谤、造谣、攻击、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言论(如“5·28”山东招远事件),我们也知道中共最善于说谎话、说假话,歪曲事实迷惑人民,也最善于毁谤、攻击、论断那些它所敌对的国家,所以中共的话是绝对不可信的,但宗教界的牧师长老说的许多话也跟中共的话一样,对中共与宗教界造谣、抹黑的话我们到底该怎么分辨呢?

圣经上说过,“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这句话他真明白了吗?“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5:19),这句话的真意他明白了吗?他什么也没看透。他以为是真道,是神来了,中共政府应该欢迎,宗教界应该欢迎,那才是真道。这是什么逻辑呀?这是不是撒但的逻辑呀?(是。)

为什么说《话在肉身显现》就是神的发声说话

我们从圣经中都能看见,不管是神的灵直接发声说话,还是神借着先知传达神的话,或者神道成肉身成为主耶稣的形像发声说话,都属于神的发声说话。凡是神的话语,人都能感觉到有权柄、有能力,都是真理,没有人能否认得了。凡是常读神话语的人都能从中看见神的权柄、神的全能智慧、神的公义性情的流露,这…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与千千万万跟随主耶稣基督的人一样,我们也都持守着圣经的律法与诫命,享受着主耶稣基督丰富的恩典,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聚会、祷告、赞美、事奉,这一切都尽在主的看顾与保守之下。我们常常软弱,也常常刚强,自认为所作所行都按着主的教导,不言而喻,我们也自认为已经走在了遵行天父旨意的道路上了。盼望着主耶稣的再来,盼望着主耶稣的荣耀降临,盼望着在地生活的结束,盼望着国度的显现,盼望着一切都如“启示录”预言的一样:主来了,带来了灾难,赏善罚恶,将所有跟随他、迎接他重归的人都提到空中与主相遇。每每想到这些,心中不免感慨万分,庆幸自己生在了末世,能有幸看到主的降临,虽然遭受迫害,但却换来“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何等的福气啊!这一切的盼望与主所赐的恩典使得我们常常警醒祷告,加紧聚会。或许明年,或许明天,又或是更短的人意想不到的时候,主会突然降临,显现在一班殷勤等候他的人中间。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