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作为整个人类的每一个都当接受我灵的鉴察,都当细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当观望我的奇妙作为。当国度降临在地之时,你们有何感想?当众子、子民都流归我的宝座之时,我正式开始了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也就是说,当我在地开始亲自作工之时,当审判时代进入尾声之时,我开始面向全宇说话,面向全宇释放我灵之声。我要将天地万物中所有的人与物都因我话而洗刷净尽,不再是污秽、淫乱之地,而是圣洁之国。我要将万物都重新更换,供我使用,不带有泥土气息,不沾有属地味道。人曾在地摸索我说话的目的、说话的根源,曾在地观察我的作为,但未曾有一人真知道我说话的根源,未曾有一人真看见我作为的奇妙之处。今天,当我亲临人间,当我亲口发声之时,人对我才略有认识,在人的思维当中除去了“我”的地位,而在人的意识当中塑造了“实际的神”的地位。作为有观念的人,作为满载好奇心的人,有谁不愿意看见“神”呢?有谁不愿意接触神呢?但在人心中占有一定地位的只是令人感到抽象、渺茫的神,若我不明说,谁能觉察到呢?有谁真认为我是确实存在的呢?真是没有一点疑惑吗?在人心中的“我”和在实际当中的“我”简直是相差好远,无人能比拟。若我不道成肉身,人永远不认识我,即使是认识了,难道还不是人的观念吗?我天天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中间,我天天运行在所有人的里面,当人真看见我时,人就都能在我说的话当中来认识我,摸着我说话的方式,摸着我的心意。

当国度正式降在人间之时,万物之中,何物不静默?万人之中,何人不害怕?我行走在宇宙世界的每一处,亲自安排所有的事,有谁不在此时认识我的作为奇妙呢?我手托住万有,但我又在万有之上,今天成为肉身,亲临人间,不正是我卑微隐藏的真实含义吗?多少人都在外表夸我甚好,赞我甚美,但有谁真认识我呢?今天为什么让你们都来认识我,其目的还不是为了羞辱大红龙吗?我不愿意让人在威逼之下向我“赞美”,而是让人都认识我,因而对我生发“爱心”,从而对我赞美,这样的赞美是名副其实,不是空谈,这样的赞美才能直达我的宝座,直冲云霄。因着人被撒但引诱,被撒但败坏,被“观念思维”占有,所以我道成肉身来亲自征服全人类,把人的所有观念都揭穿,把人的所有思维都打散,使人不得在我前再卖弄自己的风姿,不得在我前以自己的观念来事奉我,从而彻底除去在人观念当中的“我”。我首先在国度降临之时开始作了这一步工作,而且是在众子民当中开始着手。作为一个生在大红龙国家中的子民,无疑大红龙的毒素不是只限在一点儿、一部分这样的字眼儿上,所以我作这一步工作的着重点主要是在你们身上,这也是我道成肉身在中国的一个方面的意义。我所说的话多数人摸不着一点儿,即使摸着点儿也是似懂非懂,这正是我说话方式的一个转折点。若所有的人都能看我话,也明白我话的意义,那样作为人的,有谁能被拯救而不堕落阴间呢?当人都认识我时,当人都顺服我时,是我安息之时,也正是人能摸着我话中之意之时。现在你们的身量太小,简直小得可怜,甚至提都提不起来,更何况对我的认识呢?

我虽说天使开始奉差遣牧养众子、子民,但无一人能明白我说话的意义。当我亲临人间,同时天使也开始作工牧养了,在这天使牧养期间,所有的众子、子民不仅要接受试炼,接受牧养,而且能够亲眼看到各种异象的发生。因着是在神性里直接作工,所以所有的一切也都进入新的起头,而且因着是直接由神性来作工,所以丝毫不受人性的辖制,而是在人看为超然的情况下自由运行。但在我看却是一切正常(因着人未曾直接接触神性,所以认为是超然),丝毫不存有人的观念,不掺有人的一点意思。这一点,只有当所有的人都进入正轨时就都会看清的,因现在是开始,在进入上还有不少缺欠,难免有失误或不透亮这些情况。今天,我既然把你们带到这一步,便有我合适的安排,有我本身的目的,现在若告诉你们,你们真能有认识吗?我深知人心所想,人意所愿,谁不曾为自己找出路?谁不曾为自己前途着想?但即使人的大脑丰丰富富、五彩缤纷,但谁能料到万世以后的今天竟会是这样的呢?难道是你主观努力的结果吗?是你奋力拼搏换来的吗?是你大脑勾勒出来的美丽的画面吗?若不是我带领整个人类,有谁能超脱我的安排而另找出路呢?难道是人的“想象”、人的“愿意”把人带到今天的吗?多少人的一生不能如愿以偿,难道是他们的思维错误了吗?多少人的一生是料想不到的幸福、美满,难道是他们的要求水准太低了吗?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远远避开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觉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渊;多少人仰天长叹;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试炼中倒下;多少人在试探中被掳去。我虽不亲自显现让人能清楚地看见我,但有多少人却害怕见我面,深怕我将其击杀、将其灭没,究竟人是否真正认识我?这个谁也说不清,不是吗?你们既惧怕我,怕我刑罚,但却又起来公开抵挡我、公开论断我,难道这不是实际情形吗?人不曾认识我,是因人不曾见我面、听我声,所以即使心中有我,但有谁不是模糊的呢?有谁是透亮的呢?我不愿让作为子民的对我也模糊不透亮,所以,我才动此大工。

我悄悄来到人间,又飘然离去,有谁看见过我?难道太阳能因其火红而看见我吗?难道月亮能因其皎洁而看见我吗?难道星宿能因着在空中的位置而看见我吗?当我来之时,人不知,万物不晓,当我离去之时,人仍不觉察,谁能为我作见证呢?难道是在地之人的赞美吗?难道是野地开放的百合花吗?是天空飞翔的小鸟吗?是山中吼叫的狮子吗?谁也不能完全见证我!谁也作不了我要作的工!即使作了,果效又会如何呢?我天天观看多少人的一举一动,天天鉴察多少人的心思意念,不曾有谁逃脱出我的审判,不曾有一人脱离我的审判的实际。我站在穹苍之上,举目远眺,不计其数的人被我击杀,但又有不可胜数的人活在我的怜悯、慈爱之中,你们不也活在这种情形之中吗?

一九九二年三月五日

上一篇: 第十篇

下一篇: 第十二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18 什么是假带领、假牧人?怎么分辨假带领、假牧人?

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我们信神得问问他。

为什么说全能神教会信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

世界上最大的两大宗教——基督教、天主教都信主耶稣,都承认主耶稣是道成肉身的神。从外表看,主耶稣是一位普通正常的人子,但他有神性的实质,他发表真理赐给人悔改的道,为人类钉十字架,作了救赎工作,结束了律法时代,开辟了恩典时代,应验了旧约圣经中有关弥赛亚的预言。主耶稣就是道成肉身的神,…

问题(37)宗教界虽然是牧师长老掌权,他们走的是假冒为善法利赛人的道路,但我们信的是主耶稣,又不是牧师长老,你们怎么说我们走的也是法利赛人的道路呢?难道我们在宗教里信神真的就不能蒙拯救吗?

宗教里有许多人都迷信、崇拜法利赛人,都跟随法利赛人,那他们走的到底是不是法利赛人的道路,这是可想而知的。你敢说你心里崇拜、维护法利赛人就在他们的罪上没份吗?你敢说你跟随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你就不与他们一样,就不是抵挡神的人吗?难道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们还看不透吗?

末后基督在中国显现作工的背景简介

中国是大红龙盘卧之地,是有史以来抵挡神、定罪神最严重的地方。中国犹如一座恶魔掌控的鬼城、监狱,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大红龙政权更是层层把关,户户设防,因此中国是神的福音最难传播与神的作工最难开展的地方。自1949年中共执政以来,中国大陆的宗教信仰遭到全面镇压与取缔,数百万基督徒受到批斗、监禁,所有教堂被彻底查封、没收了,连家庭聚会也被禁止,谁若聚会,只要被抓住就要坐牢,甚至杀头。那时的宗教活动几乎销声匿迹了,只有少数基督徒坚持信神,但也只能默默在心里祷告神,唱诗赞美神,求神复兴教会。好不容易熬到了1981年,教会果然复兴了,圣灵在中国开始大大作工,教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信神的人越来越多。到了1983年,教会复兴达到高潮之时,中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残酷镇压,有数百万人遭受到抓捕、关押与劳教。大红龙政权只许信神的人参加政府开办的“三自爱国教会”,中共政府开办“三自爱国教会”的目的,就是为彻底取缔地下家庭教会,把所有信主的人牢牢控制在政府的管制之下。他们认为,只有这样实行才能达到取缔信仰,把中国变成无神区的目的,但圣灵仍然在家庭教会里大大作工,在所有真心信神的人身上大大作工,这是政府没法限制的。当时,在圣灵作工的家庭教会中,末世基督隐秘显现作工,开始发表真理,作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