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当东方发出闪电之时,也正是我开始发声说话之时,当闪电发出之时,整个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众星都发生变化。全人类犹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这道来自东方的光柱照得原形毕露,两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盖自己丑恶的嘴脸,又犹如动物一样从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难,但不曾有一物能从我的光中被抹煞。所有的人都在惊讶,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所有的人都在观望,所有的人都因我光的来到而庆幸自己的生日,所有的人又都在咒诅自己的生日,矛盾的心理难以表达,自责的泪水涌流成河,被阵阵急流冲走,片刻便不见踪影。我的日子又一次逼近了全人类,又一次将人类唤起,使人类又有了一个新的起点。我的心在波动,山随着我心也在有节奏地欢跳,水在欢舞,浪花拍打着礁石,我心难以表达,我要让所有的不洁之物在我的眼中化为灰烬,我要让所有的悖逆之子从我的眼前消逝,永不存留。我不仅在大红龙居住之处有了新的起头,更在全宇之下开展了新的工作,很快,地上之国便会成为我的国,地上的国将永远因着我的国而不存在,因我已得胜,我已凯旋归来。大红龙千方百计来破坏我的计划,想将我在地的工作取消,但我能因着它的诡计而泄气吗?我能被它的威胁而吓得失去信心吗?天地之中,不曾有一物不在我的手中掌握,更何况大红龙这一衬托物呢?不也在我手中受我的摆弄吗?

当我道成肉身来在人间时,人不知不觉便都在我的引领之下来在了今天,不知不觉中都认识了我,但以后的路程究竟怎么走,谁也不知,谁也不晓,以后的路指向何方更无人知晓,只有在全能者的看顾之下方能走到路终,只有在东方闪电的引导之下方能迈进我国之门。人不曾有谁见过我的面貌,不曾有人看见东方的闪电,更何况来自宝座的发声呢?实际上,从古以来,没有一个人直接接触我的本体,今天来到世上,人才有机会看见我,但是到如今人却仍然不认识我,正如只见我面、只听我声却不明我意一样,人都是这样。作为子民中的一员,你们不因着见我面而甚感自豪吗?不因着不认识我而自觉羞愧吗?我在人中间行走,在人中间生活,因我道成在肉身,我来在人世,我的目的不只限于只让人看见我的肉身,更重要的是让人认识我,而且我要因着道成的肉身来定人的罪,要因着道成的肉身来打败大红龙,来毁灭大红龙的巢穴。

在地之人虽繁如星星,但在我却了如指掌,而“爱”我之人又多如海沙,但被我选中之人却并不见多,只是“爱”我之人以外的追求明光之人。我不高估人,我也不低看人,而是按着人的属性来要求人,所以我所要的是真心寻求我的人,以达到我拣选人的目的。山之中,有不计其数的猛兽,但在我面前却都驯服如羊;海之下,有人测不尽的海中奥秘,但在我却犹如地上的万物,全部显明出来;天宇之中,有人达不到的境地,但我却在人达不到的境地到处走动。人不曾在光中认识我,而是在黑暗的世界当中看见我,你们今天不正是在这种境况之中吗?我是在大红龙疯狂专横最顶峰时开始正式在肉身作我的工的,正是在大红龙第一次显露出原形之时见证我的名。当我行走在人间之路时,不曾有一物、一人被惊醒,所以在我道成肉身来在人世之时,谁也不知。但当我在道成的肉身开始作工时,人才被唤醒,从梦中被我震耳欲聋的发声而惊醒,从此人才开始了在我带领下的生活。在子民当中,我又一次开始了新的工作,既说我在地的工作未结束,那足以说明,所说的子民并不是我心目中所需的,而是仍然在这些人中选一部分。足见,我不仅是让子民来认识道成肉身的神,而且是来洁净众子民的,因着我行政的严厉,所以多数人仍有被我淘汰的危险。若不竭力对付自己、攻克己身,那样,必会成为我厌弃的对象,被打入地狱,犹如保罗一样直接刑罚在我手中,不得释放。你们从我的话中摸着什么没有?我仍要洁净教会,继续纯洁我所需的人,因我是全圣无污点的神自己。我要让我的殿宇不仅是五彩斑斓,更是一尘不染,不仅有其外表,更有其内里,你们应人人在我前回想以往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在今天立下心志来使我心全然满足。

人不仅不认识在肉身的我,而且更不了解活在肉体之中的自己。多少年来,人一直欺骗我,一直把我当作门外客,多少次把我关在“家门”之外;多少次在我面前站立却不理会我;多少次在人中间弃绝我;多少次在魔鬼面前否认我;多少次互相以嘴相争来攻击我。但我不记念人的“软弱点”,不因着人的悖逆而以牙还牙,只是在人的病上给人以良药,以医治人的不治之症,从而使人康复,以达到认识我。难道我所作的不都是为了人的生存吗?不都是给人生活的机会吗?我多次来在人间,人却并未因我亲临人间而对我理会,只是各行其是、各找出路,岂不知天下之路都来自于我手?岂不知天下之事都在我的安排之中?你们有谁敢生发埋怨的心?有谁轻易下断案?我只是在人中间悄悄作我的工罢了,若是当我道成肉身之时,我不体贴人的软弱,那所有的人都会因着我道成肉身一事而魂不附体,因而都坠落在阴间的。因着我的卑微隐藏,所以人才免遭一难,幸而从我的刑罚之中脱险,这才有了今天,你们不因今天的来之不易而更加珍惜明天吗?

一九九二年三月八日

上一篇: 第十一篇

下一篇: 问题(1)我们认为主再来会直接提信徒进天国,因为圣经上记着说:“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前4:17)你们见证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为什么现在我们都在地上还没有被提呢?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问题(38)近些年来,宗教界各宗各派越来越荒凉,人都失去了起初的信心、爱心,越来越消极、软弱,我们也都感到灵里枯干、无道可讲,都失去了圣灵的作工,请问整个宗教界为什么如此荒凉呢?难道宗教界真被神恨恶、废弃了吗?神在启示录里咒诅宗教界的话该怎么认识呢?

宗教界荒凉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着宗教界的首领不遵行主的话,反而偏离了主的道,没有守住主的诫命,他们完全违背了神的心意,成了抵挡神的人。其次,因着宗教界的首领都成了抵挡神的人,没有人能接受、顺服神的作工,导致神的作工转移了,宗教界失去圣灵作工,落在了黑暗中。

国度时代神为什么取名“全能神”

很多人不明白,既然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为什么主耶稣末世来作审判工作叫“全能神”呢?他为什么不继续叫“耶稣”这个名呢?其实,神作每一步工作都要有新的名,而新的名是神自己根据工作的需要取的,并不是人随便称呼的。主耶稣末世再来到底叫什么名,圣经上早有预言,《启示录》里说:“得胜的,…

末后基督在中国显现作工的背景简介

中国是大红龙盘卧之地,是有史以来抵挡神、定罪神最严重的地方。中国犹如一座恶魔掌控的鬼城、监狱,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大红龙政权更是层层把关,户户设防,因此中国是神的福音最难传播与神的作工最难开展的地方。自1949年中共执政以来,中国大陆的宗教信仰遭到全面镇压与取缔,数百万基督徒受到批斗、监禁,所有教堂被彻底查封、没收了,连家庭聚会也被禁止,谁若聚会,只要被抓住就要坐牢,甚至杀头。那时的宗教活动几乎销声匿迹了,只有少数基督徒坚持信神,但也只能默默在心里祷告神,唱诗赞美神,求神复兴教会。好不容易熬到了1981年,教会果然复兴了,圣灵在中国开始大大作工,教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信神的人越来越多。到了1983年,教会复兴达到高潮之时,中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残酷镇压,有数百万人遭受到抓捕、关押与劳教。大红龙政权只许信神的人参加政府开办的“三自爱国教会”,中共政府开办“三自爱国教会”的目的,就是为彻底取缔地下家庭教会,把所有信主的人牢牢控制在政府的管制之下。他们认为,只有这样实行才能达到取缔信仰,把中国变成无神区的目的,但圣灵仍然在家庭教会里大大作工,在所有真心信神的人身上大大作工,这是政府没法限制的。当时,在圣灵作工的家庭教会中,末世基督隐秘显现作工,开始发表真理,作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

问题(22)主耶稣钉十字架作了人的赎罪祭,把我们从罪中救赎出来,如果我们离开主耶稣去信全能神,这是不是背叛主耶稣呢?是不是离道反教呢?

末世全能神所作的审判的工作与耶稣所作的救赎的工作以及耶和华所作的律法的工作,都是一位神作的工作,是神按着他自己的计划、按着人类的需要在一步一步地拯救人类。我们当明白,从耶和华到耶稣所作的,从耶稣到这步全能神所作的,三步工作贯穿下来才是完整的神拯救人类的经营。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