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一篇 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

第一篇 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

先唱首诗歌:《国度礼歌 一 国度降临在人间》

伴唱:众民在向神欢呼,众民在向神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国度降临在人间。

1 众民在向神欢呼,众民在向神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万人都在举目远眺,观看神的作为。国度降临在人间,神的本体丰满全备丰满全备,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欢舞(有谁不为此欢舞)?锡安哪(锡安哪)!锡安哪(锡安哪)!举起你那得胜的旗帜来为神庆贺!唱起你那得胜的凯歌来传扬神的圣名!

2 地极的万物啊!赶紧洗刷净尽来为神献祭来为神献祭!天宇的众星啊!赶紧归复原位来显神在穹苍的大能!神侧耳细听地上之民的声音,在歌声之中倾注着对神无限的敬爱!就在万物复苏之日,神亲临人间亲临人间,就在此之际,百花怒放,百鸟齐鸣,万物欢腾!百鸟齐鸣,万物欢腾!撒但的国在国度礼炮声中倒下,在国度礼歌震动之下被摧毁,永远不会再起来!

3 地上之人,有谁敢起来抵挡?因着神降在地上,随之而来,神带下了焚烧,带下了烈怒,带下了所有的灾难所有的灾难,世上的国已成了已成了神的国!天之上,白云滚动、翻腾;天之下(天之下),天之下(天之下),湖泊、河流之水在汹涌澎湃欢奏着一首动人的舞曲。栖息的动物从洞穴出来,在睡梦中的万民被神唤醒,万民所等待的一日终于来到终于来到!他们把最美的歌儿把最美的歌儿献给了神!献给了神!献给了神!

唱完了?你们都跟着唱了?“把最美的歌儿献给神!”你们每次唱这首歌的时候心里都怎么想的?说说。(很兴奋。)除了兴奋还有什么?(激动。)你们激动之外还想什么呢?还有没有一个什么样的盼望或者是想象啊?(想到了国度的美景。)那你们想没想过要进入这样的美景人该怎么做啊?有没有唱《国度礼歌》被感动得哭的?(有。)哭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想到国度实现的时候是那么美好,人与神可以永远在一起。)那有没有人想,人与神在一起的时候,人是变成什么样的?神怎么对待人呢?人是什么样的才能与神在一起?你们随便说,咱们随便聊。在你们的想象当中,人应该是变成什么样的?在神的所有的要求之下,人应该是变成什么样的才能与神在一起享受最后美好的国度生活?(性情有变化。)变化到什么程度?变化成什么样啊?(变化成圣洁了。)圣洁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所思所想能够与基督相合。)相合的表现是什么?(不抵挡神、不背叛神了,能绝对顺服,有敬畏神的心。)有些人说的沾点边了,你们都敞开心,把你们心里想说的都说出来。(被神成全达到的标准是:人与神能够同心合意了,不再抵挡神了,人能够认识自己、实行真理、认识神达到爱神了,与神相合了。达到这样的标准就可以了。)(就是说人的看事观点能够与神相合了,能够脱离黑暗权势了,最低标准达到不被撒但利用,看事观点能够与神相合,脱去败坏性情,能够达到对神顺服。我觉得这一点挺关键,如果人不能脱离黑暗权势,不能脱离撒但的捆绑,人就还没达到蒙神拯救。)还有吗?(没了。)这个事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很重要啊?(是。)重要,你们怎么只言片语就讲完了呢?还是说自己觉得就这几条很笼统地讲一讲就好了?谁再说说。(就是不受黑暗权势的辖制,另外对各种人、事、物能有分辨,不被迷惑,达到忠心尽本分,预备足够的善行。)关于你们所说的这些内容、这些题目,你们自己具体有没有实行啊?每一个人是不是都有自己的实行标准或者实行的范围?(在国度中与神生活在一起的人应该是在追求真理的基础上,在能够凡事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的情况下尽本分,忠心尽本分,然后能够脱离黑暗的权势,心能够与神相合,远离恶,能够有一个敬畏神的心。)

听你们大家这么一说,看来你们对自己该遵守的道心里都有一些内容,自己也有一些认识或者是领会,但是你们所说的这些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很空洞呢?还是说很实际呢?这就在乎你们平时实行的时候注重的是什么了。咱们刚才说这些都是闲话,你们刚刚坐下,就是想让你们的心收一收,但是听你们这么一说,看来这些年你们对各方面的真理不管是论道理上来讲,或者是论真理的内容上来讲,都有一些收获,证明现在的人都挺注重往真理上够,这些真理的方方面面、条条框框肯定是在一些人心里已经扎下根了。但是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呢?就是这些真理的题目、这些理论在你们心里扎下根了,但是实际内容在你们心里有多少呢?占据多大分量呢?当你们临到事面临试炼、面临选择的时候,这些真理的实际对你们来说能起到多大作用呢?能不能帮助你们渡过难关,从试炼当中走出来满足神的心意,达到在试炼当中站立住,为神作出响亮的见证呢?这些事你们是否关心过呢?我这样问你们:在你们心里,在你们每天所思所想的这些事里,什么东西对你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你们有没有总结过?什么事对你们来说是最重要的?有些人说,当然是实行真理了;有些人说,当然是天天看神话了;或者有的人说,当然是天天来到神面前与神祷告了;还有一些人说,当然是想着把每天的本分尽好了;或者是说,我只想着能够凡事满足神,只想着能够凡事都顺服神,行在神的心意上。是这样吗?是不是只有这些内容呢?(不是所有,是其中个别的,比如说像我就想着每天怎么把本分尽好。)光想着把本分尽好,但有没有只想着把本分尽好却没尽好的时候呢?(有。)那这是什么原因呢?有的人说:“我光想着顺服神了,结果临到事还真顺服不了。”有的人说:“我只想满足神,哪怕满足一次也行啊,但是总也满足不了。”还有的人说:“我只想顺服神,当试炼临到的时候任神摆布,没有一句怨言,也没有任何的要求,只想任神摆布,顺服神的主宰与安排,但是怎么也顺服不下来,几乎次次都是失败。”还有的人说:“当我面临选择的时候总也选择不了实行真理,总是满足肉体,总是满足自己个人私欲。”这是什么原因哪?你们是不是多次挑战自己,也多次地试验、考验自己?在神的考验来到之前,你先把自己考验好了,看看自己真的能不能顺服神,能不能满足神,能不能不背叛神,能不能不满足自己,不满足自己的私欲,没有自己的选择,有没有人这样做?其实你们不吱声,摆在你们眼前的事实也只有一个,什么事实呢?每个人在心里最关心的、最想知道的,也是你们潜意识里自己也可能没有意识到的,每一个人最关心的是结局,最关心的是你的归宿,这个是不是否认不了?我知道有些人把关于结局,关于神对人类的应许,关于神要把人带入什么样的归宿,这方面的真理、这方面的神话已经研读过好几遍了,也有些人翻来覆去地找,最后还是没有结果,或者也可能有一个模棱两可的结果,但还是定不准到底自己能有什么样的结局,在接受真理交通、接受教会生活这个过程当中总是一直想知道个实底:自己结局到底是什么,自己到底能不能走到路终,神对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有些人或者担心,说:“我以前做过一些事,我以前说过一些话,我以前悖逆过神,我以前做过一些背叛神的事,我以前有些事没能满足神,伤了神的心,让神对我失望,让神恨恶我、厌憎我,也可能我的结局是个未知数啊!”可以说,有一大部分的人心里对自己的结局是忐忑不安的,没有一个人说“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觉得我是剩存下来的人,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能满足神的心意,我是合神心意的人,我是神称许的人”。尤其对于一些认为真理特别难实行的,认为神的道特别难遵守的,认为实行真理是一个最难的事的人,他就认为自己是不可救药了,或者认为自己不可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不可能成为剩存下来的人,也就是说自己没有结局,得不到好的归宿。不管人怎么想,总的来说,每一个人在心里不止十遍八遍地盘算着自己的结局,为自己的将来,为自己的以后,为自己在神作工结束的时候能得着什么在盘算着,在计划着。有些人付代价;有些人撇家舍业;更有些人说我选择不结婚;有些人说我选择辞职;有些人选择离家尽本分;有些人说我选择吃苦耐劳,把最苦最累的活儿揽到自己身上,尽好本分;有些人说我选择捐献,有多少都捐献出来;更有些人说我选择时时事事都祷告神,都让神与我同在。不管你们怎么选择你们的实行方式,这个方式重不重要?(不重要。)这个“不重要”怎么讲呢?你们为什么说不重要呢?原因是什么?说说你们的理由,方式不重要,什么重要呢?(外表的行为不能代表他是在实行真理。)(每个人怎么想这不重要,关键是我们有没有实行出真理,有没有爱神。)(外表的行为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也看到有一些敌基督和假带领倒下了,他们外表也撇弃了不少,也能实行真理,但是最终解剖的时候,看到他们根本没有敬畏神的心,关键的时候总是站在撒但的一边来搅扰神家的工作。所以说主要是看临到事的时候,我们是站在哪一边,我们的看事观点怎么样。)你们讲得都挺好,证明你们心里对于实行真理,对于神的心意、神对你们的要求有一些标准了,心里已经有一些基础了。你们一开始的回答是“不是”,然后你们解释你们的原因,你们能这样说,我很感动。虽然你们说的有些话不是很贴切,但是已经接近真理该有的解释了,证明你们对身边的人事物、神所安排的环境、你们眼睛所看到的,已经有一些自己真正的认识了,接近真理的认识了。尽管你们说得不是很全面,有几句话说得不是很贴切,但是在你们心里的认识已经很接近真理实际了,我听到你们能这样说,我感觉很感动。

有些人能吃苦,能耐劳,能付代价,外表的行为很好,很受人尊重,也很让人竖大拇指,很佩服,你们说这样的行为是什么?这些外表的行为能称得上是实行真理吗?能不能把他定为是在满足神的心意?(不能。)但是为什么往往人看到这样的人就认为他们是在满足神,认为他们是在走实行真理的路,他们是在遵行神的道呢?为什么有些人会这样认为呢?这只有一个解释,这个解释是什么呢?那就是有好多人对于什么是实行真理,对于什么是满足神,对于什么是真正的有真理的实际,这些问题在心里还不是很清晰。所以说,有一部分人常常被一些外表似乎是很属灵、似乎是很高尚、似乎是形象很高大的人迷惑,对一些外表能讲字句道理,外表说话、行事能让人佩服的人不加分辨,从来不看他们做事的实质是什么,他们的行事原则是什么,做事的目标是什么,他们是否真实顺服神,他们是否是真实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对这样的人从来不加分辨,而是从一开始的不熟悉到熟悉,再到一点点佩服、敬仰,最终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偶像。有这样的现象,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而且有一部分人认为,在他们心目中,他们认为的偶像,他们认为的能撇家舍业、外表能付代价的人才是真实满足神的人,才是真正能有好结局、好归宿的人,是神称许的人。人能有这样的“认为”,这个事的实质是什么?这个事导致的后果是什么?咱们先说说这个事的实质是什么。这些关于人的观点,关于人的实行法,人自己采取的实行原则,还有每个人平时注重的,不管是注重得深、浅或者是字句道理,或者是实际,不管是哪方面的,总的来说,人最应该持守的原则是什么,你们知不知道?最应该知道的是什么?有些人也可能会说,我们最应该知道的是神的心意啊,最应该知道的是怎么顺服神,怎么满足神哪。但是你们真正知道神的心意是什么吗?有些人说,神的心意就在神的话中,神所说的都是神的心意。这话比较笼统。人有一些愚昧的作法、愚昧的看法或者是片面的看法或者实行法,这个根源只有一个,今天我告诉你们。这个原因就在于什么呢?人虽然跟随神,虽然看神的话,每天也祷告神,但事实上人根本不了解神的心意。是不是这样?如果人了解神的心,人了解神喜欢什么,神厌憎什么,神想要得着什么,神弃绝的是什么,神喜爱什么样的人,不喜爱什么样的人,神用什么样的要求标准来要求人,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成全人,如果人了解了这些,人还能有个人的想法吗?还能去随便崇拜一个人吗?还能把一个普通的人作为自己的偶像吗?如果了解了神的心意,人对人的看法就接近理性一些了,就理智一些了,不会随便把一个败坏的人当作自己的偶像,也不会在实行真理的道路上自己就持守几个简单的规条或者是原则。

咱们把话题拉回来。既然说每一个人关心的都是自己的结局,那你们知不知道神是怎么定人结局的?神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定规一个人的结局?神又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定规一个人的结局呢?在人的结局还没有被定之前,神又是怎么作工在人身上,最终定规这一个人的结局呢?这事有没有人知道啊?我刚才说了,有一部分人在神话里已经研究了好久,看看人的结局到底是什么,人的结局都分为哪些类别,人都有哪些不同的结局,看看神话当中对人的结局都是怎么定规的,以什么样的标准、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定规一个人的结局,但是最终是没有结果的。其实在神话当中稍微说那么一点点,不是很多,原因是什么呢?在人的结局还未显明之前,神不想把最后的结果告诉给任何人,也不想把人的归宿是什么样的提前告诉给人,因为这样作对人没什么益处。只不过现在想告诉给人的是什么呢?就是神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定规人的结局,通过什么样的作工原则来定规人的结局,来显明人的结局,就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定规你这个人是能剩存下来的还是剩存不下来,还是有别的结局。这个是不是你们最关心的?(是。)很关心是不是?那在人的观念当中,神是怎么定规人的结局的?刚才你们不少人说了一部分,有些人说忠心尽本分,花费;有些人说能够顺服神,达到满足神;有些人说任神摆布;还有些人说能低调做人。当你们实行这些真理的时候,当你们按照自己认为的原则去实行的时候,你们知不知道神是怎么想的呢?你们想没想过你这样做是不是在满足神的心意?是不是在迎合神的需要?是不是在迎合神的要求呢?我想多数人都不去想,他只是把神话当中的一部分,或者讲道当中的一部分,或者自己认为的某些属灵人的标准套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就这么做,就这么行,不管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他就认为这样做是对的,他就一直持守着这样的道,这样去做。有些人认为什么呢?我信了这么多年,我就是这么实行过来的,我也觉得自己满足神很多了,我也觉得我得着了不少,因为我在这个期间明白了不少真理,也明白了不少自己以前不明白的东西,尤其是思想观点也转变了不少,对人生的价值观也认识了不少,对这个世界也认识了不少。他认为这就是收获,这就是神要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你们说这些标准,包括你们每一个人所实行的,综合起来说是不是在满足神的心意?有些人说:“当然是了!因为我们是按神的话去实行的,因为我们是按着弟兄的讲道交通在实行,因为我们一直在尽着本分,一直在跟随着神,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神,所以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是在满足神。不管我们对神的心意理解多少,不管我们对神的心意明白多少,总的来说,我们现在是在追求与神相合的道路当中。如果是我们行得对,做得对,那结果肯定是对的。”这样的观点怎么样?正不正确?也可能有些人说:“我没想过这些事,我只想着我一直就这么尽着本分,一直按着神话要求的去做,我就能剩存下来了,我也没考虑过能不能满足神的心,我也没考虑过我是不是达到神的要求标准了,因为神也没告诉过我,神也没有明确地指示我。我就这么一直做着,我做着我就认为神在与我同在,我这么做着,我这么实行着,我就认为我是在满足神了,神就应该满足了,不应该再有额外的要求了。”这些想法正不正确呢?在我看,你们这样的实行、这样的观点都有一点抱蒙。我说这话对你们来说,一部分人有可能觉得心灰意冷:抱蒙?如果抱蒙的话,那我们得救的希望、我们剩存下来的希望不就很小、很渺茫了吗?你这么说不是给我们泼凉水吗?不管你们怎么认为,我想说的,我想作的,在你们身上要达到的果效不是给你们泼凉水,而是让你们更明白神的心意,更了解神在想什么,神要作什么,神喜欢什么样的人,神厌憎什么,神恨恶什么,神要得着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是神不想得的,是神厌弃的对象,我只想让你们知道这些,让你们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你们每一个人所做所行、你们每一个人所思所想的到底离神的要求标准有多远。这些话题是不是很有必要说?(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信了这么久,你们听了这么多的道,你们最缺少的是这些东西。虽然你们把所有的真理都记在了本上,也把一部分很必要的真理、自己认为很重要的东西记在了脑子里,记在了心里,准备到该实行的时候拿出来,用它来满足神,用它来填补你们的不时之需,或者是用它来帮助你们渡过你们眼前的每一个难关,或者是让这些东西伴随你们的生活。在我这儿看呢,不管你们怎么做,如果仅仅是在做着,这个不是很重要。什么是很重要的呢?就是你在做的时候,你心里应该很明确地知道你所做的、你所行的是不是神要的,你所做、你所想的,你心里要达到的目标、要达到的果效是不是满足了神的心意,是不是迎合了神的要求,神是否认可。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这话你们应该记下来。这句话我自己认为很重要,因为这句话天天在我心里不知过多少遍。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每临到一个人的事实,每听到一个人的故事,每听到一个人的经历或者一个人的见证,我都在心里衡量,这个人是不是神所说的神要的那个人、神喜欢的那个人。那这句话到底是什么呢?你们都在拭目以待,都在等着,但是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也可能你们觉得很失望,因为这句话在某些人嘴上已经挂了好多年了,但是在我这儿我从来不在嘴上挂着,我把他放在哪儿呢?我把这句话放在心里。为了便于你们能清楚地记住这句话,我把这句话的标点符号也加上了。这句话是什么呢?这句话就是“遵行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是不是很简单一句话?这句话虽然简单,但是对于真正对这句话有深刻理解的人,他觉得这句话分量很重,很有实行的价值,是一句生命的语言,而且很有实际的那一面。那么这句话对于你们来说是不是真理呢?有些人在想,而有些人却在怀疑这句话,说:“这句话很重要吗?这句话很有必要这么强调吗?”也可能有一些人并不太喜欢这一句话,因为他认为把神的道看成就这一句话,这不是太简单了吗?把神所说的所有那些话就归结成一句话,这不是把神看得太渺小了吗?是不是这样呢?你们多数人可能都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深切含义,虽然你们记下来了,但是你们并不打算把它放在心里,只是记在本上而已,到闲的时候翻出来看一看、揣摩揣摩而已,甚至有一些人也不打算去用它。但是我为什么要说这一句话呢?不管你们什么观点,也不管你们会怎么想,这句话与神定规人的结局有很大的关联,所以我必须要说这一句话。不管你们现在对这句话怎么领会,你们怎么对待这句话,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这一句话人能实行好了,你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个标准,你就有了很好的结局,你就定规是剩存下来的人,你就定规是有好结局的人。如果你达不到这句话,那可以说,你的结局是个未知数。所以我把这句话先告诉你们,你们心里先有个底儿,知道神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你们。这句话是放在这儿了,你们也记下来了,但是我刚才说了,这句话与神拯救人、定规人的结局有很大的关联。这个关联在哪儿啊?你们也很想知道。这个关联在哪儿,咱们今天就讲一讲。

在每一个时代神作工在人中间的时候神都赐给人一些话语,告诉人一些真理,这些真理就是人当持守的道,也是人在生活当中、在你的人生历程当中该实行、该持守的,这就是神要告诉给人的目的。这话从神那儿出来,人就应该持守,人持守了人就得着生命了。人如果不持守,人不去实行,在生活当中没有神这些话,那人就不是在实行真理;不是在实行真理人就不能满足神;人不能满足神人就不能达到让神称许,这样结局就没有了。那在神的作工当中,神是怎么样定规人的结局的?以什么样的方式定规人的结局呢?这个事我不说也可能你们不太清楚,但是我一说这个过程,你们也可能就清楚了,因为好多人已经经历到这个事了。在神的作工当中,从开始到现在,神对每一个人,可以说是每一个跟随他的人,都给了大小不同的试炼,有的人经历了家庭弃绝的试炼,有的人经历了环境的试炼,有的人经历了面临选择的试炼,有的人面临地位、钱财的试炼,总的来说,各种各样的试炼都临到了每一个人。那神为什么要作这个事呢?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每一个人呢?他要看到的结果是什么呢?这就是我刚才说的,神看这个人是不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这个意思就是说,当神试炼你的时候,让你临到一个环境的时候,这个时候神就要测验你,你这个人是不是在敬畏神,是不是在远离恶。假如说有一个人临到了一件事,这件事让他接触到了祭物。你说这个事是不是神安排的?这个不用质疑,你临到的事都是神所安排的。当你临到这个事的时候,你会怎么选择呢?这个神在看,你怎么选择,你怎么实行,你心里怎么想,神要的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这是神最关心的。但是往往人临到事不去这样想,多数人都不去这样想。他临到事,一看,“这个事临到我了,不管怎么样,这是神的祭物我不能动。”就这么简单一个想法,也不去碰,也不去多想,就这么简单就做完了。这样试炼的结果是站立住了呢,还是没站立住呢?你们说说。(人如果有敬畏神的心,临到接触祭物的事,就会想到这是容易触犯神性情的事,就肯定会在这方面谨慎。)你说的有一点贴边,但不是太贴切。怎么说呢?遵行神的道不是外表守一个规条,而是在你临到这个事的时候,首先我们把它看成这是神摆布的一个环境,神交给你的一个责任,或者是神对你的一个托付,甚至这个事临到的时候,你应把它看成是神对你的试炼,你明确地这样想。当这些事临到你的时候,你心里得有一个标准,得想这个事是从神来的,我应该怎么做不触怒神,不触犯神的性情。刚才我们说到这个涉及到祭物的事,祭物让你保管这是你的本分,也是你的责任,这个责任是义不容辞的,但这个事临到你有没有试探?(有。)这个试探来自于哪儿啊?这个试探来自于撒但,也来自于人的败坏性情,来自于人的邪恶的败坏性情。但是在神那儿来看呢,这个事情临到了对你来说是什么?神要作这个事情,这个事情临到你对你是一个试炼哪,这是试炼临到你了。有些人说,这么小的一个事,有必要把它拿来做这么大文章吗?有必要,因为我们要想遵行神的道,就不能把任何的小的、枝节的事都看成一个小事,不去搭理它,不去注重它,而是不管大事小事,不管我们认为是我们该注重的或者不该注重的,只要临到我们,我们就不放过它,把它看成是神对我们的考验。这样的态度是什么?这个态度就证实了一个事实,你有这样的态度就证明你的心是敬畏神的,你的心是想远离恶的。你有这个意愿想满足神,你实行出来的就离敬畏神远离恶这个标准不远了。是不是这样?

往往有些人把人都不太注重的一个事、平时人总也不提的事当成小事,临到这个事了就简单地想想,“完事了,反正这就是我的责任,我保管好就完事了,我做好就完事了,尽到责任就完事了”,这就错了。其实这个事临到的时候,正是你该学习怎么敬畏神、怎么远离恶这个功课的时候,而且我们更应该知道,当这个事临到我们的时候神在作什么。你们知道吗?神就在你的身边,在观察着你的一言一行,观察着你心思的变化、你的举动,这就是神的工作。有些人说,那我怎么没感觉到呢?你没感觉到是你没把敬畏神远离恶的道当成是最重要的道来持守,所以说你没感觉到,你是个马大哈!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凡是涉及到遵行神的道的事不分大小,这话你们能不能领受?每天临到我们的事,有的事在我们看很大,有的事在我们看很小,往往大事人都把它看成很重要的事,认为是从神来的,但是在大事当中呢,人往往得不到什么启示,也得不着什么开启光照;小事呢,人却都忽略,让它一点点流失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失去很多在神面前让神检验我们的机会、让神考验我们的机会。所以说,你一直这样忽略神为你摆布的人事物、神为你摆布的环境,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你每天甚至每时都在背弃神对你的成全、神对你的引领。当神给人摆布一个环境的时候,神就在暗中观察,鉴察着你的心,鉴察着你的所思所想,看你怎么想,看你要怎么行。如果你是一个粗人,你是一个在神的道、在神的话、在真理上从来不求真的人,那多次的环境、多次的试炼临到你之后,神在你身上没看见什么成果,神会怎么作呢?这个事以后你们可能慢慢会经历到。神在这个事上会怎么作?在你临到了多次的试炼之后,你的心没有尊神为大,也没有把神给你摆布的环境当作一回事,当作神的试炼、神的考验,而是让它一次又一次地溜走了,把神赐给你的这样的机会一次又一次地推开了,这是不是人极大的悖逆啊?(是。)那神会伤心吗?(会。)神不会伤心。你们又震惊了,是不是?以前不是说神总伤心吗?什么时候神会伤心呢?总之,在这个事情上神不会伤心。那神对人的态度是什么呢?当人推开神对人的试炼、神给人的考验,推开这些的时候,神对人的态度只有一个,这个态度是什么呢?那就是神从心里厌弃这样的人。这个“厌弃”有两层意思,在我这儿我怎么解释它呢?“厌弃”的“厌”那是相当厌憎、恨恶。“弃”是什么意思呢?在神这儿就是“放弃”的意思。“放弃”你们都知道什么意思吧?就是在神对待人做这些事的态度上,神最终的反应、他的态度是对人极度的厌弃、反感,这就是神对一个从来不遵行神的道、从来不敬畏神远离恶的人的最终态度。现在你们看没看到我刚才说这句话的重要性了?(看到了。)那现在你们了不了解神到底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定人的结局呢?(每天摆设不同的环境。)摆设不同的环境,这是在人那儿接触到的,在神这儿神的出发点是什么?这个出发点就是神要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来试炼每一个人。试炼人的什么呢?就试炼人在临到的每一个事上,或者是你听到的,或者是你看到的,或者是你亲自体验到的每一个事上,你是否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神给人的试炼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每一个人都会临到。那有些人说:“我也信几年了,我怎么没临到呢?”你觉得没临到,是你根本没把神给你摆布的环境当作一回事,是你根本没有想着要遵行神的道,所以说你没有任何的感觉。那有些人说了:“我也临到过几次,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实行啊,我也不知道到底这个试炼对我来说我实行完了结果是什么样的。”那衡量的标准是什么?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你所做的、你所表现出来的是不是敬畏神远离恶。简不简单?(简单。)这个事虽然简单,但是实行起来简单吗?(不简单。)这个“不简单”怎么说呢?在你们的认为当中,用你们的话说为什么就不简单呢?(因为人不认识神,不知道神怎么成全人,在临到的事上就不会寻求真理来解决问题。人要通过不同的试炼熬炼、刑罚审判才有敬畏神的实际。)“敬畏神远离恶”对于你们来说好像现在很容易做到,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在你们听了很多的道,接受了很多真理实际的浇灌,而且你们所明白的这些对你们实行“敬畏神远离恶”这一条来说是很有帮助,很容易能达到的。但为什么人都达不到呢?就是因为人不敬畏神,人不远离恶,这是真实的原因。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敬畏神远离恶”这句话是从哪儿来的呢?《约伯记》,是吧?既然提到约伯了,咱就说说约伯。当时在约伯那个年代,神作没作什么拯救征服人的工作?(没有。)没有,是吧。那对于当时的约伯来说,他对神有多少认识呢?(没有太多认识。)那比你们现在对神的认识呢?这话你们怎么不敢回答呀?比你们现在的认识多还是少啊?(少。)少!这个问题是很容易回答的,少,这是肯定的。你们现在与神面对面,与神话面对面,你们对神的认识比约伯多多了。我为什么要提这个事呢?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这就是要说明一个事实,约伯对神的认识很少,但是他能做到敬畏神远离恶,而现在的人却做不到,这证明了一个什么事呢?(现在的人败坏得深。)败坏太深了这是个表面现象,在我这儿我永远不会这么看。你们往往就好把这些平时常说的道理、字句挂在嘴边,“败坏深”“悖逆神”“对神没忠心”“不顺服”“疲疲塌塌”,往往把这些口头禅挂在嘴边解释每一个实质性的问题,这是一个错误,不是问题的实质与真相,我不喜欢听这样的回答。你们想想,好好想想!这个事你们任何人都没有想过,但是在我这儿呢,我天天都能看得到,我天天都能感受得到,所以说,你们在做我在看。你们做你们感受不到这个事的实质,我看我却能看到这个事物的实质,我也能感受到这个事物的实质。那这个实质是什么呢?为什么现在的人不能敬畏神远离恶?这有一个根源哪!像你们那样的认识法,永远解释不了这个问题的实质,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实质。那这个根源是什么?你们很想听,是吧?(是。)那我就把这个问题的根源告诉你们。

神从开始作工作,神把人当成什么?神把人拯救回来,当成他家里人,当成他作工的对象,他要征服、要拯救、要成全的对象,这是起初神作工作的时候对人的态度。但是当时人对待神的态度是什么?感觉陌生。人对待神的态度可以说不知所终,人也不清楚该怎么对待神,反正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对待,怎么想就怎么做。人有没有观点?起初的时候人没有什么观点,人所谓的观点就是对神有观念,一个劲有观念:对你陌生、不了解,我就抵触你,我就抵挡你,你说什么我偏不听,你说什么我偏不信,你说的让我听着是那么回事的我也不轻易接受。这是起初人跟神的关系。神把人当家里人,人把神呢,当陌生人。但是在作了一段工作之后呢,人把神当什么了?人了解了神要作什么,人知道神是真神了,知道人从神那儿能得着什么,这个时候人把神当成什么了?当成了救命稻草,希望从神那儿能得着恩典,得着祝福,得着应许。这个时候神把人当成什么了?神把人当成要征服的对象,神用话语审判人,用试炼来试验人,考验人。但是神对人来说,神还是什么?还是人达到自己目的的一个对象,因为人看到神发表真理,神能作征服拯救的工作,而人呢,有机会从神这儿得着自己想要的归宿、想要的东西,然后人就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甘心,愿意跟随这位神。但是越到后来,人对神有一些外表的道理上的认识,可以说是对神越来越熟悉,对神所说的话、所讲的道,他所发表的真理,他作的工作,人越来越熟悉,感觉神所作的工作就这些了。到现在为止,很多人可以说听真理听多了,听讲道听多了,就觉得越来越疲塌,因为在很多因素、很多情况的干扰之下,多数人不能达到实行真理,也达不到满足神,人就对神越来越疲塌,越来越没有信心,对自己的结局呢,也觉得越来越是个未知数,不敢有什么奢侈想法了,反正就这么跟着一步一步走吧。但神现在怎么作呢?对待人的态度现在是什么呢?神就想把这些真理、把他的道灌输给人之后,再用各种方式来试炼人,摆设各种环境来试炼人,看看这些话语、神的这些真理、神所作的工作在人身上达没达到让人能够敬畏神远离恶,这是神要的结果。但是在我眼睛里看到的,多数人只是把神的话当成道理、当成字句、当成规条来守,在行事或者是在说话、在临到试炼的时候,并没有把神的道当成自己该守的道来守,尤其是临到一些重大的试炼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观点是“我应该敬畏神远离恶”。现在神对人的态度是什么?可以说对待人的态度是极度的反感、厌憎。因为在神试炼人多次乃至上百次之后,人没有任何明确的态度,表明自己的决心——我是要敬畏神远离恶的!没有这样的决心,也没有这样的表现。所以说神对人的态度很明确,不再是以往的对人怜悯,施以宽容,施以包容与忍耐,而是对人极度的失望。这个“失望”取决于谁?这样的态度取决于谁?取决于每一个跟随神的人。在这么多年作工中,神对人是提出不少要求,给人摆设了很多环境,但是无论人怎么对待神,无论人对神的态度是什么,一直到现在我总结出一句话来,那就是刚才咱们所说的为什么人不能遵行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这句话是什么呢?神把人当成是神要拯救的对象,神作工作的对象,而人把神当成了仇敌,当成了对立面。所以说现在你看清楚了,人的态度是什么,神的态度是什么,这个是很明确的。无论你们听了多少道之后,你们自己总结出来的东西是要忠心于神还是要顺服神,还是寻找与神相合之道,还是有的人说要为神花费一生,要为神活着,无论你们自己总结的是哪方面的东西,在我这儿看到的是什么呢?你们所做的这些并不是在有意识地遵行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而是被迫地为了某些目的自己找了一种方式去勉强地实行一些真理罢了,守一些规条罢了。

我今天说的这个话题有点沉重,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们在以下的经历当中,在以下的光阴中,能够做到我刚才跟你们所说的,你不要把神当成空气,用着的时候就觉得他是存在的,用不着的时候觉得他是没有的,这就错了。当你在潜意识里有这样的认识的时候,你已经触怒神了。或者有的人说:“我也没把神当成空气,我时时在祷告神哪,我时时在满足神哪,我做什么事都是在神要求的范围与原则标准上做的,我并没有按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是,你实行的方式是对,但是在你临到事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临到事的时候,你是怎么实行的?有些人祷告的时候觉得神与他同在,神存在,但临到事的时候,己意出来的时候,就把神当成空气了,神在他那儿是不存在的,认为神有的时候神才有,认为神没有的时候神就不应该有,自己就凭己意去实行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根本就不寻求神的道。人现在处于这样的光景、这样的情形是不是在危险的边缘?有些人说:“不管我是在什么样危险的边缘下,总的来说,我信这么多年了,我相信神不应该撇弃我,神也不忍心撇弃我。”还有一些人说了:“我在母腹的时候就已经信主了,到现在四五十年了,论时间来说,我是最有资历被神拯救的,我是最有资历剩存下来的。在这四五十年期间我撇家舍业,舍弃了所有,金钱、地位、享受与天伦之乐,好多好吃的东西我没有吃到,好多好玩的东西我没玩到,好多好去处我也没去过,甚至遭受了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神如果不能因为这个来拯救我,那我就太冤枉了,这样的神我就不能信了。”有这样的想法的人多不多呢?(多。)那我就告诉你们,凡是有这样想法的人都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在你有任何想法与定规之前,你要先了解神对你的态度是什么,神心是怎么想的,首先要了解这些,再来定规自己所思所想是对或者是错,现在这样下结论太早。神从未以时间为单位来定规一个人的结局,而是以什么为单位来定规人的结局呢?就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定规人的结局?刚才咱们是不是讲得挺多?以时间为单位来定规人的结局,这是最合乎人观念的。还有一个就是你们常看到的有些人奉献多少、花费多少、付出多少、受多少苦,以这个为标准来衡量神是不是能拯救他,这是不是也是错误的?(是。)不管怎么认为,这些例子我不一一列举出来了,总的来说,只要不是神心里所想的标准,那都是人认为的,都是人的观念。那你如果一味地坚持这么认为,这个后果是什么呢?很明显,这样的后果只能让神厌弃,因为你总要在神面前摆老资格,与神较量,与神计较,却不真正地去了解神的心思,了解神的心意、神对人类的态度。你这是敬畏神吗?不是,你这是尊自己为大,并不是尊神为大,所以说神不要这样的人,神不会拯救这样的人。如果你能放下这样的观点,按神的要求去做,说:“别看我信这么多年哪,在这么多年信神的生涯当中,如果不是神点拨我,不是神开启、引导我,我什么都不是,我应该从现在开始实行敬畏神远离恶的道,处处能够尊神为大,不以我个人的想象、观点、认为去定规自己,去定规神,而是处处去寻求神的心意,明白、了解神对人类的态度,以这个为标准去满足神。”如果你纠正了这样的观点,你能这样想,这就太好了,这就意味着你即将走上敬畏神远离恶的道。

咱们讲了这么多,神既然不以人这么想、那么想的这些思想观点作为标准来定规人的结局,那神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定规人的结局呢?首先我还是要说,神以试炼来定规人的结局。试炼定规人的结局有两个标准,第一是试炼人的次数,第二是试炼人的结果,就是以这两个指标来定规人的结局。这两个标准咱们细说说。首先,当一个人临到神的试炼的时候,这个试炼也可能在你来看很小,不值得一提,但是神会让你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神的手临到了你,神为你摆设了这样的环境。当你身量幼小的时候,神给你摆设一些让你所能明白的、能经受得起的试炼,用这样的试炼来考验你。考验什么呢?考验你对神的态度。有的人说,这个态度很重要吗?当然重要,要不神不会这样下功夫在人身上作这样的工作,这个试炼的结果对神来说是最重要的,因为神要通过试炼看到你对神的态度,看到你这个人是不是在走正道,看到你这个人是不是在敬畏神远离恶,不管你当时明白真理多或者是少,神依然要作这样的试炼。当你明白一些真理之后,神还会继续摆设这样的试炼给你,这样的试炼临到你之后,神还要看你在这个时期你的观点、你的想法与你对神的态度。那有些人说了:“神怎么总要看人的态度呢?人就这么实行真理神不都看着了吗?看人的态度做什么?”这话是糊涂话,神既然作着这个工作,他时时守在人的身边来观看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心思意念,对于人对的东西,神会纪念,对于人的过失或者过犯,乃至于人的悖逆与背叛,神都会一一记下来。在你成长的过程当中,你听的真理越来越多了,你接受的正面事物、正面的道越来越多了,正面的信息与真理的实际越来越多了,这个时候神还会摆设更重的试炼给你,这个时候神要的不是一个人的字句道理了,而是他真真正正对神的敬畏,这个时候神也需要你的观点,当然这个时候的观点需要更深的、更实际的。

每一次的试炼临到你的时候,都需要你有一个明确的态度、明确的观点,当然随着你的身量逐步地拔高,神对你的要求标准也是逐步地拔高。当你幼小的时候,神给你一个很低的标准,当你身量稍微大一些的时候,神给你一个稍微高一点的标准,但是当你明白了所有的真理之后,神会怎么样作呢?会让你临到更大的试炼,在更大的试炼当中,神要得着的、神要看到的是你对神更深的认识、你真实的敬畏,这个时候神对你的要求会比你身量幼小的时候更高也更苛刻。可以说,对人来说是苛刻,其实对神来说是很正当的。在神试炼人的这个期间,神要作成一个什么样的事实呢?神在不断地要求人把心给他。人说:“怎么给呀?我都尽本分了,我也撇家舍业了,我也有花费了,我怎么把心给神哪?给的方式是什么呀?神具体的要求是什么呀?”这个要求很简单,其实在不同阶段的试炼当中有些人已经给神了,但是有些人从未给过。在神试炼你的时候,神看你的心是向着神还是向着肉体,还是向着撒但;在神试炼你的时候,你是站在神的对立面还是站在与神相合的道路上,你的心是不是在神一边的,神要看这个。尽管当你幼小的时候,当你临到试炼的时候,你的信心也很小,但是在神的试炼当中你摇摇摆摆也能真心实意地祷告神,把心献给神,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都献给神了,这就是已经把心给神了。但是当你身量逐步长大,你听的道越来越多,你明白的真理也越来越多的时候,神对你的要求标准可就不是这个了,那是比这个又高的标准了。当人的心能够逐步给神的时候,人的心就在逐渐地靠近神,当人能真实靠近神的时候,人会越来越有敬畏神之心,神要的就是这个心。这个你们能不能听明白啊?(能。)有没有够不上的地方?(没有。)但是呢,在神试炼一个人的时候,神给了他多次的试炼,在这个试炼期间,神没有看到他的心,也没有看到他任何的态度,就是说看不到他敬畏神的那一面,也看不到他远离恶的态度与决心,这样在多次试炼之后,神对这个人的忍耐就撤了,就是不再宽容这个人,也不再去试炼这个人,也不再作工作在这个人身上。那这个人的结局意味着什么?他的结局就意味着没有结局。也可能他没作什么恶,也可能没作什么打岔搅扰的工作,也可能没有公开抵挡神,但是他对神总没有态度,在观点上,在态度上,在神那儿看不到他的心是明确地向着神的,是明确地在追求能够敬畏神远离恶的,那对于这样的人神就不再忍耐,也不再付任何代价,也不再施怜悯,也不再作任何的工作在这样的人身上,这样的人信神的生涯就已经告终了。所以说,在一部分人身上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有圣灵的开启光照,这怎么看出来的呢?就是这个人信神这么多年,外表跑得挺欢,事也没少办,字句道理一大堆,笔记本十来本,书也没少看,但是总也看不着长进,总也看不到他对神是忠心还是不忠心,还是有任何的观点,看不到他明确的观点,就是说你在这个人身上看不到他的心,他的心总是包着的,对神是封闭的。他的心是封闭的,那在神那儿就没有看到过他真实的心,也没有真实地看到他这个人对神是否是敬畏,是否是真实遵行神道的人,所以到现在为止神没有得着这样的人的心。那神到现在都没得着这样的人的心,以后还能得着吗?(不能。)不能了!这话很干脆,很准确,不能了!神对于得不着的东西还去强求吗?不能强求了,所以说神现在对这类人的态度是什么?(厌弃,不搭理。)不搭理了。对这样的人不搭理了,厌弃了,这话你们记得挺快,挺准确,看来你们听得很明白啊!有一些人在起初跟随神的时候幼小无知,也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知道信神是怎么回事,还很愚昧无知,然后以人为的一些方式去信神,去跟随神,当试炼临到他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意识,对这样的人神给那么一点点的期限,让他在睡醒的时候,明白神的试炼是什么的时候表明自己的观点,神还在等待这样的人。就是他没有意识,到底什么是把心给神,到底什么是在试炼当中站立住,就是说这样的人还迷糊着呢,对这样的人神暂时给一点期限。但是对于那些有点观点还左右摇摆的人,就是说还想把心给神,还行了一些某些方面的真理,但是临到重大试炼就逃避,也不想去够,想放弃,这样的人神对他的态度是什么?对这样的人就是有那么一点点期待,就看人的态度。如果人不是积极往上够,那神会怎么作呢?神就放弃了。因为在神放弃你之先,你已经放弃你自己了,那你就不能怪神放弃你,是吧?这公不公平?(公平。)

还有一类人是最惨的,是我最不想提的一类人。这类人是哪类人呢?说他们惨也不是因为神惩罚他了,或者神对他要求苛刻而有了惨的结局,不是这样,而是因为他们自己造成的,就是人说的“脚上的泡自己走的”。他自己不走正道,提前把自己的结局显明了,现在混得很惨,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是神最厌憎的对象,我用一句人的语言说这样的人是最惨的。哪类人呢?有一部分人在跟随神的作工当中起初很热心,付了很多代价,对神作工的前景有很好的看法,或者是对自己的未来也充满了想象,感觉神能把人作成,带给人美好的归宿,对神是特别有信心。总之,不管一开始是怎么信的,怎么样的观点,但是在神作工期间逃了。这个“逃了”指什么呢?就是也没打招呼,也没吱声,就不告而别了。这类人是哪一部分人呢?就是虽然嘴上说信神,但是信信就没影儿了,有的人跑世界上去了,有的人做生意去了,有的人过日子去了,有的人发大财去了,有的人找了个对象,跑了。这类人有一部分人现在要回来,说在世界上飘荡多少年,受了好多的苦,觉得离不开神,觉得世界上太痛苦,还想回来,回到神家找安慰,回到神家找温暖,回到神家继续信神,好得着美好的归宿能蒙拯救。因为他认为神的大爱是无限无量的,神的大恩也是无限无量的,比天高,比地厚,不管怎么样,神应该忍耐他的过去,宽容他的过去。他们口口声声说回来要尽本分,甚至有些人施舍给教会一些东西或者是别的什么,想利用这种方式再次回到神家。你们说对于这样的人,在你们眼中神应该怎么定规这样的人的结局?(原来以为神还会接纳这样的人,听完刚才的交通觉得神可能不会再接纳。)你是说可能,是吧?其他人说说。(不可能。)你说说你的理由。(这样的人是为了混得不死才来到神的面前,并不是真心实意地来信神,他知道神的工作已经到了最后的时间,他回来是想得福。)你是说他不是真心实意,所以说神不能接纳他,是吧?(是。)(我的领受是这种人他是投机分子,他不是真心来信神的。)他不是来信神的,他是投机分子,这话说得也挺好。“投机分子”这种人谁都恨恶,他看风使舵,当然得恨恶。(这还要看人的实质,而不是以外在的回来不回来就确定他是否是投机,还是看他的实质吧。)那你说这种人应该不应该接纳呀?(神话上神说对背叛他的人神是厌憎的。)神厌憎那是神的想法,就是神的心思是这样的态度,但是对这样的人神接不接纳呢?还会不会宽容了呢?神的实质对人是爱呀!是怜悯哪!(我不确定,可能也有宽容,就是说神对背叛他的人是绝对地恨恶,但是确实神话里有说对什么样的人是能接纳的,如果他是真心信神的,还是有机会的吧。)嗯。其他弟兄姊妹有没有什么观点啊?(神不会再接纳他了,因为现在神作工即将结束,是定规人结局的时候,这个时候人要是回来的话,他那个心态带着投机,不是真正为了追求真理。或者是看到灾难降下,或者是外界什么因素,他才要回来的。如果他真是有追求真理的心的话,那个时候临到试炼他就不会中途跑掉了。)嗯。(不会接纳,其实是给了他们机会的,但他对神的态度一直都是置之不理。这些人不管是什么存心,是真的懊悔了或者是怎么样,但是神的作工快要结束了,不会再去接纳,因为已经给了很多机会。神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地点会给人试炼,然后每一次要看人的态度,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是要离开神,所以现在再要回来,神不会接纳的。)(神对这样的人的态度应该是不会接纳了。)“应该不会接纳”,你们是肯定地回答,是吧?(是。)(我也认同神不会接纳这样的人,因为如果一个人他看见了真道,他经历了神的作工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他还能重返世界,虽然神的实质是怜悯,是爱,这要看对哪一类人。如果他是抱着这样的一个心态,来到神面前想找个安慰,找一个寄托的话,那这样的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真心信神的人,神对这样的人的怜悯就仅至于此。)那神的怜悯到这儿就没了,是吧?(不是。就是不在这样的人身上施怜悯。)那神的实质是怜悯,为什么不给这类人一点怜悯呢?给一点怜悯他不就有机会了吗?你看以前人经常提到说: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如果是一百只羊丢失了一只的话,神会撇弃那九十九只去找那一只。现在对于这样的人,如果他有真实信神的一面的话,看在他这个份上,神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给他机会,给他第二次机会?这个问题其实也不难回答,很简单!如果你们真了解神,你们对神有真实认识的话,一句话,很简单,不需要作太多的解释,也不需要作太多的揣测,是吧!听你们说这些话都沾点边,但是与神的态度还是有距离。

刚才你们一部分人提的观点肯定地回答说神不可能接纳这样的人;有一部分人观点不太明确,还说神有可能接纳他,有可能不接纳他,这个态度比较中庸;还有一部分人认为神有可能接纳,这个态度不太明确。肯定的这一部分人认为神工作作到现在,神应该对人来点狠的了,这种情况下不要他。比较中庸的那一部分人说看情况,如果他还挺爱神,还是真实信神的人,人还不错,还真是追求真理的人,神就不应该记念他以前的软弱与过失,应该饶恕他,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回到神家,让他接受神的拯救,如果再不行的话,他再走,神再不要也不算冤枉他。还有一部分人认为神也可能接纳他,这就是有点不太明确地知道神到底是接纳他还是不接纳他,在这个人那儿就有点不太敢确定说是该接纳还是不该接纳。如果该接纳呢,神的观点说不让接纳,好像是与神的观点有点不相合;如果不接纳他,万一神说神有宽容,神有爱,对人有无限期的爱,说不定神还给他一次机会。不管怎么样,总的来说你们都是有观点的,你们的观点是你们的一种思想支配的,也是根据你们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的程度支配的,这话可以这么说,是吧!临到这个事你们有观点,挺好,但是你们的观点对不对,现在还都是问号,你们是不是都有一点担心哪?“怎么样是对的呢?那我也看不清楚,不知道神怎么想的,神又没告诉我。在这之前神的态度就是爱人哪,按照神以前的态度神应该接纳,但是神现在的态度是什么呢,我也不清楚啊。我只能说也可能接纳,也可能不接纳。”这个事是不是挺可笑?这还真难住你们了,那这个事你们要是做不好的话,真有这样的人临到你们教会,你们该怎么处理?做不好就能触犯神,这是不是挺危险的?

那我刚才提出这个事,为什么都要问问你们呢?我想测验你们的观点,我想测验你们到底对神有多少认识,你们到底对神的心意有多少了解,到底对神的态度了解多少。答案是什么?答案就是你们所说的,你们的观点一部分人很守旧,一部分人说的就是揣测出来的。什么叫“揣测”呢?就是琢磨不透神到底怎么想,猜吧,我猜神应该是这样想,但其实心里想:“我也不知道啊,我上哪儿能知道,不知道,就说出这么个观点吧!”事实上证明了什么?人在跟随神的同时,人很少注重神的心意,很少注重神的心思、神对人类的态度,人不了解神的心,所以问你们一个事的时候,一旦这个事涉及到神的心意,一旦这个事涉及到神的性情,你们就蒙,你们就在心里打鼓,不是猜就是赌。这叫什么态度?这就证明了一个事实:多数人信神把神当成空气。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你们临到事的时候,你们不知道神的心意。为什么不知道呢?不是现在不知道,就是从始到终都不知道神对这个事的态度是什么。你不知道,你揣摩过吗?你寻求过吗?你交通过吗?没有。这些事你都没有交通过,没有寻求过,这就证实了一个事实:你信的神跟真正的神没关系,你信神只揣摩自己的意思,只揣摩带领的意思,只揣摩神话外表的字句与表面的道理的意思,根本没有真正地去了解、去寻求神的心意,是不是这样?这个事很可怕,因为这么多年我看到很多人信神,他把神信成什么?一部分人把神信成空气,就是“神有没有啊?”不知道,感觉不到,意识不到,更谈不上清楚的看见与认识。一部分人把神信成人,就是他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神都作不到,他认为自己怎么想的事神就应该怎么想,把神信成人。还有一部分人把神信成木偶,这一部分人他们认为神没有喜怒哀乐,就是一尊泥像,临到什么事没有态度,没有观点,没有想法,任人摆布,人想怎么信就怎么信,让他高大他就高大,让他渺小他就渺小,让他施怜悯他就得施怜悯。当人犯罪的时候,人需要神的怜悯,需要神的宽容,需要神爱,神就应该施怜悯,就是在人的思想境界里人想象出一个神来,让这个神能够供应他所有的欲望与肉体需要,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他做错什么事,他都这样想象神,来这样信神,也这样对待神。甚至还有的人在触怒了神的性情之后还认为什么?“神能拯救我,因为神的爱是无限无量的,因为神的性情是公义,我不管怎么触犯神,神不记念我的幼小,神不记念我的愚昧,因为我的过失、我的过犯、我的悖逆是一时的性情的流露,神会给我机会,宽容、忍耐我,神依然如故地爱着我,所以说我蒙拯救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不管人是哪种信法,在神那儿对人都是持否定的态度。因为你在信神期间,你把神话语的那本书也可能当成了至宝,天天读,天天看,但是把真正的神却置在一边,把神当成空气,还能把神当成是一个人,有的人根本就是把神当成木偶。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因为在我眼睛里看到的你们,无论临到事还是遇到什么环境,还是在你潜意识里存在的东西、你里面生出来的东西,从来与神无关。你只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的观点是什么,自己怎么想,然后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观点强加在神的头上,就把自己的观点当成神的观点了,当成神的态度,当成神的心意,这样久而久之你就不知道神到底是谁了。

那你们现在信的这一位神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神呢?你们想没想过?他看到恶人作恶恨不恨恶?(恨恶。)他看到愚昧人犯错他是什么态度呢?(哀愁。)看到偷吃他祭物的人他是什么态度啊?(恨恶。)这个都挺清楚,是吧!看到人追求信神稀里糊涂,神是什么态度?这个不太清楚了,“稀里糊涂”这个比较折中,又不是犯罪,又没有触犯神,应该不是什么大错。那你说神是什么态度啊?(厌弃。)(不愿搭理。)神轻看这样的人,蔑视这样的人。“不愿搭理”心里是什么态度?就是蔑视这样的人。对于触怒他性情、触犯行政的人,神是什么态度?极度地厌憎!触怒他性情却不知悔改的人,神是极度地厌憎!光忿怒这仅仅是一个情绪、一种心情,会给这个人带来一个结果,就是极度地厌憎。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就是把这个人往那儿一放,先不搭理了,等到秋后一起收拾。言外之意是什么?这样的人还有结局了吗?(没有。)神就没打算给这类人结局。所以说现在不搭理这样的人是不是很正常?(是。)就这样的人现在准备什么呢?准备为自己所作的恶、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吧,这就是神对这样的人的交代。所以,我现在明确地告诉这类人,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不要再存有任何的幻想,说神无限期地宽容人,神无限期地忍耐人的过犯,忍耐人的悖逆。这样的人还认为自己有可能能蒙拯救,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神对这类人的态度是极度地厌憎,这样的人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了。那有的人说:“这类人我也见过几个,人家自己祷告还痛哭流泪,还特别受神的感动,还特别有神的同在,平时也挺快乐,看见他好像有神同在,有神的引导。”这话你不要乱说,“神的引导”,他触怒了神,神还会引导他吗?他那不一定是什么引导。至于他是什么引导的,我不关心。总的来说,对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定规,这样的人已经没有结局了,无论你祷告自我感觉是多么良好,你心里对神还有多大的信心,这个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神对这样的人已经厌弃了,而且对这样的人以后怎么处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就是当他触怒神的那一刻,他的结局已经定规了,神的态度就是不拯救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留下来受惩罚,这就是神的态度。

神的实质里有爱,但是他对每一个人都是公义的,他的实质是有尊严的,不是说人随意触犯,他都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任何反应。神是活生生的,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不是人想象出来的一个木偶也好,或者是一个什么物体也好,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既然存在,我们就应当时时刻刻注重他的心意,注重他的态度,注重他的感受,不要拿人的想象去定规神,也不要拿人心思里所想的、意愿里所达到的去强加给神,让神用人的态度、人的想象去对待人,用人的方式去对待人,那你是在触怒神,你是在试探神的怒气,你是在挑战神的尊严。对于触怒神性情的人,神的态度就是这样。所以说,在你们明白了这个事的严重性之后,我劝你们在座的每一个人要小心谨慎地行事,小心谨慎地说话,在对待神的事上一定要谨慎又谨慎,小心又小心。在你没有了解神的态度是什么的情况下,不要乱说话,不要随便瞎想,也不要乱扣帽子,更不要随意下结论,这就是敬畏神远离恶。如果你首先能做到这一点,神不怪罪你愚昧无知、不明白事理,而是看你的态度很是敬畏神,很是害怕触怒神,很是害怕得罪神,特别尊重神的心意,特别愿意顺服神的心意,你有这样的态度,神会纪念你,神会宽容你的幼小无知。反之,神会因为你对神的轻慢态度,随意论断神的态度,随意论断或者随意揣测神的意思、神的心意,因为你这样轻慢的态度,神会给你定罪,给你的行为一个说法,这个说法有可能就涉及到你的结局。所以我还是再一次强调,在座的每一个人要小心谨慎地对待从神来的一切,不要乱说话,不要乱做事,在你想说什么之前,先想想:我这么做是在敬畏神吗?我这么做会不会触怒神呢?虽然是一句简单的话,但也要很小心、很谨慎地在心里多多揣摩几次,多多考虑几次。你如果真能处处、事事、时时地这样去实行,在你不明白的事上你也能有这样的态度,在神那儿也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神会给你这样的行为一个准确、合适的评价。因为你这样的种种行为,到最后当神给你最后一次试炼的时候,神会把你所有的行为统统总结出来,定规出一个结局,给你看,给你周围的人看,让每一个人心服口服。所以说,我想告诫你们的是:你们的所行,你们的所做,你们心里所想的,决定了你们的命运。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你们对神的态度很重要,这个态度决定了你们最终是走向灭亡,还是走进神为你预备的美好的归宿里,这个态度很重要!神作工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期间,你们心里可能都稀里糊涂,但在神的心里,他为每一个人都有一笔实实在在的、真实的记录。每一个人从开始跟随他,一直到听到他所讲的道,明白越来越多的真理,然后尽上本分,在尽本分期间的各种表现,在临到各种环境、在临到各种试炼的时候人的态度是什么,人对神的态度是什么,人的认真态度,人心里对神是怎么想的,神都有一本账,都有一个记录。这个记录也可能在你们那儿很糊涂,但是在神那儿是清清楚楚,一点儿都不马虎,因为这个事涉及到每一个人的结局,涉及到每一个人的命运与前途。你自己也可能是一本糊涂账,但是在神那儿神一丁点儿都不敢怠慢,一丁点儿都不敢马虎,因为神的心血代价都在这里。神为你记着这样一本账,为你记录着这样一本你从始到终跟随神的历程的一本账,在这期间你对神的态度是什么,这就决定了你的命运,这是不是很真实?(是。)到现在为止,你们认为神是不是很公义?(是。)这样作是不是很合适?(是。)那你们对神还有别的想象吗?(没有。)那你们说你们的结局到底是神给定的,还是人自己定的?(神定。)谁定?(神。)又不知道了吧?一问你们这样的问题,你们就蒙。说说吧,谁定?(人自己定的。)人自己定啊?这么说跟神没关系呗。(神定规人的结局根据人的所做所行,根据人所走的道路。)这话挺客观。这里有一个事实你得看清楚,神作工作给人定了一些标准,这个标准就是人是否能得着这个结局的标准,在人那一面,人那一方,就是人是否能遵行神的道,能听神的话,能不能达到神这个标准。你如果按神这个标准去行了,那你就得着好的结局了,你如果没按这个标准去行,那你就得不着好的结局。那你说这个结局到底是谁定的?不是神单方定,而是神与人共同定的,这话对不对?(对。)为什么这样说呢?你看结局这个事,神是主动要作拯救人的工作,说给人预备美好的归宿,来定人结局,人是神作工的对象,神预备这个结局、归宿是给人预备。如果没有人呢,神就不作这个工作,如果有人呢,神才作这个工作。人是被拯救的对象,被拯救的对象虽然说是被动的一方,但是这个结局取决于什么呢?取决于你对神的态度,这个也很重要。但是没有神,人有这样的机会吗?也没有。所以说这个结局没有神给你的定规,你不知道标准,人离不了神。这个结局你不去配合,你不去付诸实行,付出代价,你也得不着,就是一句空话,所以说这样的结局离不了神,也离不了人。到底谁定呢?你说神为人定的吧,也不对,如果人不配合,人就得不着;你说人自己定的,取决于人吧,但是如果神不给你制定这些,人怎么行,人有标准吗?人知道往哪儿走吗?人还不知道,是吧?到底取决于谁?这话应该这么说,不能说取决于神,也不能说取决于人,而是取决于什么?人对神的态度。虽然说绝大一部分因素好像是靠着人去实行,靠着人去追求,靠着人去付代价,但是归根结底就是看人对神的态度是什么。这个明白了,不糊涂,是吧?还是有点糊涂呢?这话你得这么听,你别当道理听,你别管这话归根结底说的是什么,把话题落在哪儿,你首先得这么想:不管是取决于神还是取决于人,人离不开神,神作工的对象就是人,是这么个关系。到最终还是神拯救人,人离不了神的拯救,人到最后必须得表现出让神满意的一个回答、一个结果,给神一个满意的结果,神才能拯救人,是不是这样?(是。)得落到实行方面。对这事还有疑问吗?(没有了。)

咱们交通这些,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什么事实呢?在对神的认识上,你们有没有发现神现在的态度有一个转变呢?神对人类的态度是不是一成不变的呢?神会不会就这样一直忍耐下去呢?一直把他所有的爱与他的怜悯无期限地施给人呢?这个事又涉及到神的实质了。再回到刚才那个问题,刚才那个问题问完之后你们的回答不是很明确,就是说,你们对神的心意还不是很了解。人一旦知道神爱人,人就把神定规成一个爱的标志,说:人无论做什么,人无论怎么表现,无论怎么对待神,无论怎么悖逆,没事,没有关系,因为神有爱,神的爱是无限无量的。他有爱,他就能包容我们;他有爱,他就能怜悯我,怜悯我的过失,怜悯我的过犯,怜悯我的悖逆。是这样吗?而且有的人一旦有一次或者是有几次体会到神的忍耐的时候,在他的一生当中对他帮助最大的那就是神的忍耐、神的怜悯,他就把这个当成自己的资本了,就认为神一次而永远地会忍耐他,会怜悯他,会宽容他。或者是人得着一次神对他的拯救或者对他的怜悯,他就又把神定规成一次而永远地会拯救他,无期限地、无条件地怜悯他,宽容他,爱他,把他当成自己的生命一样那么对待。这样的认识法对不对?你看一说到关于神的实质,关于神的性情,你们就蒙,看到你们这样,我还真是挺上火的。关于神实质这方面的真理你们可能听了不少,关于神性情方面的话题你们也听了不少,但是在你们脑袋里,对这些事、这些方面的真理只是文字,只是记忆,也只是理论,从来没有人在现实生活当中能体会到神的性情是什么样的,或者看见神的性情是什么样的,所以说你们都是稀里糊涂地信,抱蒙地信,甚至对神的态度是轻慢的,是置之不理的。你们对神这样的态度就决定了什么?决定了你们对神总是定规,一旦知道一点儿就觉得很满足,就觉得得着了神的全部,然后把神就定规在那儿,不让神动,你动,你就不是神,你一旦改变,你就不是神。以至于到有一天,神说“我对人不再爱了,我对人不再施怜悯了,我对人不再有任何的宽容与忍耐,我对人极度地厌憎、反感”,人从心里就抵触这样的说法,甚至有的人说:“你不再是我的神了,你不再是我要跟随的神了。如果你是这样的神,那你没有资格当我的神,我也没有必要再跟随你。如果你不给我怜悯,不给我爱,不给我宽容,我不会跟你走下去,只有你无限期地宽容我,一直忍耐我,让我看到你是爱,你是忍耐,你是宽容,我才能跟随你,我才有信心跟随你,因为我的悖逆、我的过犯才能无限期地被饶恕,被赦免,而且我也能够随时随地地犯罪,随时随地地有过失,随时随地地触怒你,你不应该对我有任何的想法或是定规。”虽然每一个人心里也可能没有这样主观地、主动地去想这样的问题,但是在每一个人把神看成是自己对立面的时候,你已经潜移默化地在你的潜意识里把活生生的神当成了你的仇敌,当成了你的对立面。这是我眼睛所看到的。虽然你口口声声说“我信神”“我追求真理”“我想性情变化”“我想脱离黑暗权势”“我想满足神”“我想顺服神”“我想对神有忠心,把我的本分尽好”等等,不管你说得怎么好听,你的理论有多少,甚至你的根据有多少,但事实上,走到现在有很多人已经用自己所掌握的规条、道理、学说把神放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因为你信的是字句,你掌握了字句,掌握了道理,但是你并没有真正地去认识神,去靠近神,去了解神,这是很可悲的事。

我在视频上看到有这样一幕:几个姊妹举着一本《话在肉身显现》,把这本书举在中间,而且举得很高,她们尽力地把这本书举得很高,高过自己的头顶。在我看,这是很让人伤心的事,但也可能在你们那里没有任何知觉。虽然这是一幅画,但是它让我看到的不是一幅画,让我看到每一个人心里高举的不是神话,而是神话道理、字句与那本书,根本不是高举神。因为你们不了解神,以至于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在你们心里都存在着一定的观念,一个很小的问题你们心里都存着观念。当我问你们的时候,当我跟你们求真的时候,你们说出来的是想象,是猜测,而且用疑惑的口气反问,这让我心里更明确地知道你们信的不是真实的神。在你们读了这么多年神话以后,你们再次用神的话,用神的作工,用更多的道理来定规神,而从来不去了解神、揣摩神的心意,不去看看现在神到底对待人的态度是什么,神的心是怎么想的,神为什么忧伤,为什么忿怒,为什么厌弃一些人,而是认为神从不作声,神只是在看着人,神没有态度,没有想法。有一部分人就认为什么呢?神不吱声那是神默认,神不吱声那是神在等待,神不吱声那是神没有态度,因为神的态度已经在书上说完了,已经跟人表达完了,没必要再次地不时地告诉人。神虽然默不作声,但是神还是有态度的,神是有观点的,对人是有要求标准的,尽管人不去了解他,人不去寻求他,他的态度还是很明确的。尤其到现在,有些人对于当年很有热心或者是曾经跟随过神的人弃神而去,如今又想回来这样的事,你们居然不知道神的观点是什么,神的态度是什么,这是不是很可悲的事?这是不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其实这个事是很外面的一个事,如果你们真明白神的心,你们应该知道神对这样的人的态度是什么,不应该模棱两可地回答。既然你们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各处都有一部分这样的人,因为不同的原因,咱们不去探讨他是什么原因,总之,当这样的人能定真神的道之后,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不道而别,自己就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了,从这一刻开始,在神眼中他信神的生涯已经结束了,不是他自己划上句号,而是神给他划上句号。神的态度是什么?很明确!从他离开神那一刻开始,这就意味着他已经弃绝神了,他不要神了,意味着他已经不再接受神对他的拯救。他既然不要神了,神还客气什么!而且当他定意要离开神的时候,他有这样的态度、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他就已经触怒了神的性情,尽管他没有暴跳如雷去指着神骂,尽管他没有什么过格的恶劣的行为,尽管他心里在想:“如果有一天,当我在外面玩够了,当我还需要神的时候,我还会回来。或者当神呼召我的时候,我还会回来。”或者他说:“当我在外面受伤的时候,当我看到外边世界太黑暗的时候,太邪恶的时候,我不想顺流而下的时候,我会回来找神。”尽管有些人还会这么想,给自己留一条出路,但是你知道神的态度吗?从你定意离开神那一刻开始,神就对你彻底放弃了,神会定规这个人的结局。什么结局呢?把这个人与仓鼠划在一起,一同灭亡。有些人看到这样的事,说:“他弃绝神了,神为什么没有惩罚他呢?”肉体惩罚不代表就是结局,肉体没惩罚不代表没有结局,这是很明显的事。神作事总是有神的原则,人眼见的不等于是真实的那一面,也可能你眼见的那一面不是真实的,但是你没看到的那一面,在神心里,事实上这样的人结局已经定了。

为什么神能给这样的人这么重的惩罚呢?对这样的人有这么大的忿怒呢?我想在座的每一个人可能心里也清楚。神要求我们每一个人敬畏神远离恶,我们首先知道神的性情是威严,是烈怒,他不是绵羊,任人宰割,更不是木偶,人随便摆弄,也不是空气,让人呼来唤去。如果你真实相信神的存在,你应该有敬畏神的心,因为神的性情当中他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你不能触怒他。这个“触怒”有可能是一句话,有可能是一个想法,有可能是一种恶劣的行为,也有可能是一种很温和的行为,是一种在人看、在人的道德伦理上能通得过的一种行为,或者是一种学说、一种理论,但是你一旦触怒神,你的机会就没有了,你的结局就来了,这是很可怕的事。如果你不了解神的不可触犯,你就可能不怕神,你就不知道怎么敬畏神,你不知道怎么着手遵行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但是一旦你心里有意识,能意识到神的不可触犯,那我想你就会知道怎么做是敬畏神远离恶了。有些事不是说需要你明白多少真理,需要你经历多少试炼,或者是经历多少管教之后才能做到,而是看你这个人的心对神是什么样的性质,这个很重要,很关键。一部分弃绝神、离开神的人,他们正好触怒了神这方面的性情,所以说在神来看是永远都不得饶恕的。因为你不是不知道神是神,你不是不知道神在哪里,你也不是不知道神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你什么都知道,你不是在受迷惑的情况下,也不是在朦胧的状态下,更不是在受蒙蔽的情况下,而是在你自己意识、头脑清醒的情况下就是选择要离开神。这样的一个状态,这样的一个情形,让你触怒了神的性情,这一个“触怒”带来了一个不可收拾的结局,这是不是很可怕?带来了一个这样的结局,人不认识神,人还以为什么呢?“没事,神还在那儿翘首巴望我呢,还等着我回来呢!我是神丢失的那一只小羊,没事,神还等着我呢!”这是什么?当他要回来的时候,神不但不接纳他,而且他第二次触怒了神的性情,这是更可怕的事。你对神轻慢的态度已经让神的怒气发出来了,神还会接纳你吗?所以,这个事在神心里有一个原则:一个人一旦在意识清醒、头脑清醒的情况下能够弃绝神、远离神而去,在神那儿已经把他蒙拯救的路堵上了,这个大门已经关上了,当他再次去叩门的时候,神不会再为他开,神不给他留门。圣经里的故事也可能你们有些人读过,关于摩西的故事,神膏立摩西之后,因为摩西的种种表现或者是各种原因,那二百五十个首领就不服,他们不服谁呀?不服的不是摩西,他们是不服神的安排,不服神作这个事。他们说了一句什么话呢?你们知不知道?说说。(“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民16:3))这一句话在咱们看来很严重吗?不严重,字面上这个意思不严重,要是拿到法律上来说,这都不算什么事,字面上也没有什么抵触的言语、词汇,更没有亵渎的词汇,仅仅就是几个字而已。但是为什么神能发那么大的怒呢?怎么解决掉他们的?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话不是冲人去的,而是冲着神去的。他们说这几句话恰恰触怒了神的性情,触到哪儿了呢?触到了神不可触犯的性情上,最后他们的结局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所以现在这个事是不是很明白了?神的观点是什么?他的态度是什么?对于曾经离弃过他的人,神的态度是什么?你得这么想:神是活生生的神,遇到事情人有不同的表现,在不同的表现上神是有态度的,因为他不是木偶,不是空气,他是有态度的,这个态度就值得人去认识,人应该一点点去认识,去理解神的心。当你一点点理解神心的时候,你就不觉得敬畏神远离恶这是很难做到的。而且当你理解神的时候,你也不容易定规神,这个时候你不定规神,你心里对神就有了敬畏,你不是拿你所掌握的字句道理、理论去往神身上扣,而是时时地,事事去寻求神的意思。你说就一个简单的事——你的儿女对你好不好,对你好的时候,你是不是心里感觉暖乎乎的?当你的儿女不听你话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哇凉哇凉的?再说点悖谬的话,你是不是就伤心透顶了?你还有个态度呢,那更何况神呢?神虽然作着人的工作,人看不到,摸不到,但是在神那儿,每一个人所做的、每一个人对待神的态度,神不但能看得到,也能觉察得到,这是我们每个人心里应该有的、应该认知的东西。如果你心里总想着“我在这儿这么做神知不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他也没看着啊!我那么想神知不知道?也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总这样去灌输自己这些模棱两可的东西,那你早晚有一天也会触怒神的,那你也是在危险的边缘。所以我看见有些人信这么多年也没得着真理实际,更不明白神的心意,更没有任何的长进。几年过后,说“交通交通吧,这几年有什么长进没有?”还是那点浅得不能再浅的道理,你说神看着这样的人有享受吗?心里有安慰吗?所以说,有一部分人他那个信法就已经决定他的命运了。

现在你们得着什么了?人怎么追求,人怎么对待神,人的态度是第一重要的。不要把神放在脑后当成空气,而是要时时刻刻想着你信的神是一位活生生的、确确实实存在的神,他不是仅仅呆在三层天没事作,打盹,而是时时地鉴察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鉴察着我们每一个人的举动、一言一行,我们的表现,我们的态度。无论你愿不愿意把自己交在神面前,事实上,你所有的行为都在神的面前,在接受着神的鉴察。神因着你的行为,因着你的举动,也因着你的态度来不断地改变他对你的看法,不断地改变着他对你的态度,而且现在我要奉劝一些人,不要总把自己当成神手中的小宝宝,好像自己多受神宠爱似的,好像神离了你不行似的,好像神对你的态度是一成不变的,这是做梦。别做梦了!神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义的,他对人是郑重其事地来作征服、拯救的工作,这是他的经营。他对待每一个人的态度是严肃的,不是拿人哄着玩,把人当成宠物,没事就哄哄你们,逗你们开开心,他也乐呵乐呵,不是这样,别做梦了!你以为神给你那起初的一点爱就能让你这一辈子都这样地过去吗?神是活的,神是存在的,他的态度是能改变的,他对人类的心意是随着时间,随着环境,随着每一个人的态度在逐步地转换,逐步地改变,所以说你心里应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神的实质是一成不变的,但神的性情会在不同的人身上,会在不同的时间,会在不同的场合发表出来。也可能你看这个事不是很严重,你用你的观念来衡量神应该这么作,但是有些事是恰恰相反的,在你不知不觉用你的观念来衡量神的时候,你已经触怒神了,因为神绝对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去作,也绝对不会像你说的那么去对待这个事。所以我还是提醒你小心谨慎地跟随神,遵行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当对待神的心意、神的态度的时候,一定要定准,一定要找明白的人交通,一定要认真地去寻求,别把你信的神当成玩偶,随意论断,随意下结论,随意用轻慢的态度去对待,那不是你的神。你的神拯救你,要定规你的结局,无论给你怜悯也好,宽容也好,对你施行审判刑罚也好,他对待你的态度不是一成不变的,你不要因为一次享受到神某一方面的性情,就一次而永远地定规神。不要信死神,而要信活神,记住了吧!有些话虽然说很实际,也很真实,但是出于我现在的观点,我不想让你们太多的人心里好像感到太多的苍凉,感受到太多的失望,而是希望你们还是能够用爱神的心,能够用尊重神的态度去走以下的路,不要稀里糊涂地对待这个事,而是把这个事当成一个最大的事来对待,把这个事放在心上,不要只挂在嘴上,因为这个事是致命的事,也是决定你命运的事,别把这事当成玩笑,当成儿戏。今天跟你们谈这些,你们心里明白了什么没有?对我说的这些你们还有哪些疑问呢?(没有疑问。)

这些话题虽然是有一点新,好像离你们的观点,离你们平时追求的有点距离,但是我想你们交通一段时间,你们对我所说的这些话就有一个共同的认知了,不可能一听完之后马上就明白,因为这些话题很新,是你们从来没想过的,但是我不想用这些话给你们带来任何负担,我今天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呢?不是吓唬你们,也不是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你们,而是让你们明白事实真相。因为神跟人之间毕竟有距离,人虽然信神了,但是人从来不了解神,人不知道神的态度,而且人也没有那么热心去关心神的态度,而是自己一味地去那么信,那么走,对这个事稀里糊涂的。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跟你们说清楚一些事,让你们知道你们信的神是一位什么样的神,他心里在想什么,他的态度是什么,你们这样做与他要求的距离有多远,与他要求的标准有多远距离,然后让你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衡量的尺度,知道自己在这条路上收获了多少,还有多少东西你们自己还没有得到,还有什么样的领域你们根本就没有介入过。平时只是你们自己在一起交通,讲一些人平时常说的,这个领域范围很窄,与神的心意,与神对人要求那个范围有距离,有误差。我不希望你们背离神的道,越走越远,就把神现有的这些话当成崇拜的对象。其实神在你们心中根本就没有地位,神也从来没得着过你们的心,只不过是仅此而已。但至于有些人认为认识神很难,这也是实话,是有点难。因为如果是让人尽本分,让人去做,让人去卖力,让人做人能达到的,这都是人类范围领域里的东西,但是一涉及到神的心意,当然对任何人来说,一听到这些话、这些事都是很难的。

对今天所交通的,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有些新人说:他们就怕被淘汰,不能达到被成全。)那不能,神淘汰人不是随便淘汰的,你以为就说几句严厉的话就给淘汰了?不是,神会给人机会的。神虽然这么说,但是说话之后还是给人机会,按部就班地作在你身上,一个步骤都不落地在你身上作,神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他给你机会,你进来得晚,他也给你机会,你进来得早,也是那么多机会,这是公平的,这个没必要担心,神对每一个人作工的步骤都是这样的,清楚了吧?(清楚了。)

(为什么我们现在比约伯对神的认识多,但却不敬畏神?)前面咱们提到一点,是吧?这个问题的实质其实咱们也讲了,就是那个时候约伯虽然不认识神,但是他把神看成神,看成天地万物的主宰,他没有把神看成仇敌。而现在的人为什么这样抵挡神?为什么不能敬畏神?就是现在的人没把神看成神,而是把神看成人的对立面。原因就这么简单,是根据人的实质决定的。这个是不是刚才交通也提到点儿?(是。)你们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原因。你虽然对神有点认识,但是你那个认识是什么呀?是不是大伙都说的?是不是神告诉你的?神告诉完你神有这些性情,神是这方面的实质,你知道了,你仅仅是知道了,你领略过吗?是你主观认识的?不是吧?那不都是神告诉你的吗?神要是不告诉你,你能知道吗?你知道也不代表你认识。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知道多少,在人的本性实质里,神是人的仇敌。这个事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神道成肉身了,有的人能看得到,有的人看不到,看得到的人也可能能伺候他一日三餐,也可能帮他端茶倒水,服侍他的生活,把他当成神,但是有一样是你们从来没有注意到的,而且是人的共性,人都能犯。当涉及到一个事的时候,神的观点永远是人不理解的,人的观点永远都是与神相悖的,这是在人有观点的情况下。就是没观点的时候,你虽然外表能这样对待他,但是也不代表你跟他是相合的,是不是这样?一旦有事的时候,人自己的悖逆本相就出来了,证实了人跟神是相敌对的。这个敌对不是神要敌视人,或是神要把人放在一个对立面来对待人,而是什么呢?人主观意志里,潜意识里就存在着这样一个实质。什么样的实质呢?就是人把神的所有都当成人的对立面,跟神都是敌对的。好比说,最近有一些人听到一些谣言或者毁谤,人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第一反应是,我不知道这个谣言是对还是错,是存在还是不存在,然后琢磨琢磨,“这个不知道也没法核实啊,那这到底对不对呀?到底有没有这事啊?这个谣言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他就软弱了,虽然不吱声,但在心里已经疑惑了,心里已经否认神了。这个否认,他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观点是什么?已经背叛了,是不是这样?没发生这个事他好像没观点,好像对神也没有抵触,也没有把神当成仇敌,但是一临到事,他马上站在撒但一边,马上跟神对立了。这个事实说明什么?(人与神是对立的。)人与神是对立的,不是神把人看成仇敌,而是人这个实质本身把神看成仇敌。你看人跟随神,其实人没把神当神待,不管怎么赞美神,不管怎么克制自己或者要求自己去爱神,其实你并没有把神当神待,这是不是实质?你如果把他当神待,你真认为他是神了,你还能有什么疑惑呢?心里对他还能有任何的问号吗?不能了吧!那些疑惑的人,我说你怎么不对自己有观念呢?这个世界的潮流这么邪恶,这个人类这么邪恶,你怎么没观念呢?你自己那么坏,你怎么没观念?神作什么了?就几句谣言、毁谤就让你产生那么大的观念、那么多的想法,你看着事实了?你抓住证据了?就几只蚊子,就几只臭苍蝇“嗡嗡”,就把你迷惑了?这是什么人哪?你知不知道神对这样的人怎么想的呢?对待有些人神的态度其实早在心里一清二楚了,只不过对待这些人神是采取冷处理,不搭理,并没有跟这些人求真。为什么呢?你看我要是再说这话,越说越多,又伤你们了。那你们愿不愿意我总这么伤你们呢?(愿意。)哪有愿意让别人伤的呢?我就不相信。我总这么伤你们,总揭你们伤疤,会不会影响你们心里高大的神的形像呢?(不会。)我想也不会,因为你们心里都没神,你们那个高大的神不是神,所以说还是把这个谜底揭出来好。挺好!

神对有些人的态度是什么呢?这可能又伤到一部分人。有一部分人在神心里从来没有认可他的信,神不承认他是神的跟随者,所以说神不称许他的信。那神把这部分人看成什么了?看成外邦人。那有些人说了:“外邦人能读神的话吗?能尽本分吗?能说为神活吗?能说这话吗?”人往往看到的都是外表,都是外表某些表现,并不看人的实质,而神不看人外表的表现,神只看人的内心实质,对待这些人神就是这样的态度。所以对于有些人说的“神怎么那样作,神怎么这样作呢,这个事我想不通,那个事我想不通,这个事不合人观念,那个事你得跟我解释解释”,在我这儿我会说:有必要跟你解释吗?这事跟你有关系吗?你是谁呀?你是从哪儿来的呢?你有资格对神有观念吗?你信他吗?他承认你吗?既然他不承认你,那你是谁呀?你自己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你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你还有资格要求神吗?这话你们听着是不是挺噎人呢?又伤你们的心了,是吧?但是让你们伤心的这些话都是实话,虽然你们不愿意听,或者不愿意接受,但这都是事实。因为作这一步工作是神来作,你要是不关心神的心意,不关心神的态度,不了解神的实质与性情,那最终亏损的是你自己。你们也别怪我说话难听,也别怪我说话冷了你们的心,我说的都是事实,我不想骗你们,我也不想打击你们。但是在这些话之外,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遵行神的道,不要偏离正道,神无论让人做什么,怎么做,都是希望人能走正道。但是如果你不按着神的话去行,不遵守他的道,那无疑你就是在悖逆神,你是偏离正道。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把有些事跟你们说清楚,让你们信得明明白白,走得清清楚楚,别稀里糊涂的,让你们明确地知道神的态度、神的心意,神是怎么给你机会,怎么成全你,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定规你的结局。即便到有一天你没走上去,那我说我已经没有责任了,因为好多话已经跟你说清楚了,至于你自己怎么对待自己的结局,这个事就完全取决于你了。神对待每一个人的结局都是一个态度,他用他的方式来衡量,用他的方式来作,这是不容置疑的!所以有些人的担心是没必要的,这下你们放心了吧!那有些人会不会担心,说“哎呀,神说他都不爱我们了,那我们还能活下去吗?那我们以后怎么活呀?我们以后没有神爱的看顾,没有神的爱给我们,我们总犯罪,总悖逆神,那不完了吗”?这是不是谬解呀?你就又误会神了。跟你说这些也不是说神的实质就变了,神没变,而是人不了解神,这话明白了吧?(明白了。)那你们还有担心吗?(没有了。)没担心就妥了,今天就谈到这儿吧。以后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你们自己再慢慢交通。如果需要我交通呢,我就再跟你们说说,你们说点心里话,我也跟你们说心里话。

(之前我也曾放弃真道跑世界,但当时我只跟随神一年,对神没什么认识,请问我现在能否继续跟随呢?神是否定规我的结局了呢?)神不是千篇一律用一种方式来对待每一个人,神会根据你的情况来酌情处理这样的事到底最后结局是什么样的,所以说你只要感觉神还能拯救你,感觉神的恩待或者怜悯还在你身上能看得见,那你就继续追求,没错!不管是神说这个人的结局定了或者是没定,还是你自己认为或者是感觉到什么,以后的路怎么走还在乎你们自己选择,这个明白了吧?(明白了。)还有问题吗?(如果有人只是心里有这么一个想法,想离开神,走世界,但是没有做出来,这是触犯神性情吗?)心里这么想还没有离开,那是一时的软弱,在他心里其实有点想走,还有点舍不得走,事实上是没有走,在他心里就是没有定意要走,在神那儿因为他的没有定意还会给他机会。刚才咱们说的例子不是已经定意的人吗?神不是因为人的软弱而给人定罪,而是因为人对神明确的观点与态度来给一个人下定论,明白了吧!分辨你自己那是一时的软弱,还是一时的诱惑,还是一时的消极,还是说定意就要这么做,这个很重要。那这个事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应该用自己的这个清楚的心思去对照神的话,看看你应该是什么样的,明白了吧?(明白了。)那今天就到这儿吧。好了,再见。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