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六篇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第六篇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义性情

你们听完了以上对神权柄的交通,相信你们在心里装备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话语,至于你们能认识到多少,能接受多少,能领会多少,在乎你们个人在这上面下多少功夫了。那认识神的权柄算不算就认识神了呢?(算。)不能算全部,但是可以说已经开始迈进认识神的实质的课程里了,这是其中的一个步骤。那第二个步骤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今天要看的题目——神的公义性情。这个题目里包括两大项:第一项是神毁灭所多玛,第二项是神拯救尼尼微。我想你们很期待在第二项当中我要讲什么,我要讲的当然不能超出认识神自己、认识神的实质这个范围。但是今天我所要讲的我要突出什么呢?你们知不知道?刚刚讲了神的权柄,我说了哪些话是重要的?为什么说有这样权柄的、有这样能力的才是神自己?我说这话是要说明什么?是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听没听明白?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是不是他的实质的一方面的表现呢?是不是能证明他的身份与地位的一方面的实质呢?(是。)那根据这两句话你们知不知道我要讲什么,我要让你们明白什么?揣摩揣摩。看没看出来?(看到神的权柄与能力,就是让我们认识到神是独一无二的,神在掌握着全人类的命运。对于后面的两个例子我的领受是:所多玛和尼尼微这两座城同样都是败坏至极,但是神差遣天使去所多玛城的时候,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最终他们被神毁灭了,是因着他们的作恶多端,也是因着神的公义圣洁。尼尼微城同样是败坏,但是当神差遣约拿去传福音的时候,他们披麻蒙灰悔改了,神就给人赐下了怜悯慈爱。从这里就看到神的性情就是对人类的爱与拯救,只要人真心归向神,神对人就是怜悯慈爱,当人悖逆神不愿意向神回转了,因着神的公义性情,最终也是遭神毁灭,从这里也能看见神的权柄所在,这是我自己的认识。)嗯。(从这两座城的例子中看见,主要谈的是神的性情方面。同样的两座城,一个是借着人的悔改就能蒙神的拯救,一个是没有悔改,神就要惩罚,找这两部分经文是要突出神的性情方面,神的公义和圣洁,同时还有神对人类的怜悯,这也是神实质的一部分。神要借着这两方面的事跟我们交通神的性情这方面,这是我个人的认识。)挺好。看来你们对神的性情、对神的实质的认识有点入门了。

首先看神毁灭所多玛这一事件中的经文。

(创19:1-11)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所多玛城门口,看见他们,就起来迎接,脸伏于地下拜,说:“我主啊,请你们到仆人家里洗洗脚,住一夜,清早起来再走。”他们说:“不!我们要在街上过夜。”罗得切切地请他们,他们这才进去到他屋里。罗得为他们预备筵席,烤无酵饼,他们就吃了。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做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并且使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

(创19:24-25)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

“神毁灭所多玛”,这句话很明显,所多玛这座城在神眼中是应该被毁灭的对象,而且神也毁灭了这座城。在毁灭这座城之前发生了哪些事我们摘录下来了,从上往下数第五句话,“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这是谁说的话?(所多玛城的人。)所多玛城的人对谁说的话?(对罗得。)这话听着怎么样?听着恶不恶心啊?有没有撒但做事的意味呀?(有。)那这些人被败坏到什么程度了?(不可挽救。)就是被败坏到这个程度了,与撒但一模一样,看着人就想残害,是吧?然后又说了什么?“‘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做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为什么要攻破房门呢?想害那两个使者,神的使者。那两个使者去干什么去了?那两个使者是去救罗得一家人去了,是不是啊?(是。)然后被所多玛城的人看见了,这一看见不要紧,这些人就想把这两个使者拉出来残害,所以就向罗得来要人。罗得怎么做的呢?罗得把他们交出来了吗?(没有。)罗得做了什么?罗得怎么说的?(“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罗得认识这两个人吗?(不认识。)肯定不认识,但是他为什么能救这两个人呢?你看第二句话。他对这两个人的称呼是什么?(称“主”。)哎,称“主”。咱不管他这个称呼是什么,就说他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是神的仆人,是吧?(是。)他能称神的仆人为主,就证明罗得平时是不是跟随神的人呢?(是。)他是跟随神的人,所以神的使者临到他的时候,他就接待了这两个仆人,接待了这两个仆人的时候他又保护了这两个仆人,这是不是罗得的义行啊?(是。)当危难临到的时候,当有患难临到的时候,他保护了这两个仆人,用他的两个女儿去换取这两个仆人的安全,最后怎么样了?除了罗得做了这样的事之外,剩下还有人做这样的事吗?(没有。)只有罗得做了这样的事,救了这两个仆人。所以除了罗得以外,剩下所多玛城所有的人都是要毁灭的对象,是不是?(是。)都应该是被毁灭的对象,这是不言而喻的。那他们看到这两个仆人的时候,所多玛城的人有没有人问问他们,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是不是来传神的旨意的?(没有。)而是什么?不容分说,就像疯狗一样,就像恶狼一样,看见这两个人就来抓,抓的目的就是想任他们残害。你说对于这样的事神是不是看在眼中?(是。)对待这样的事,对待人这样的行为,当神看见的时候,神的心是怎么想的呢?神是不是就定意要毁灭这座城呢?(是。)他还会犹豫吗?还会等待吗?(不会。)所以,下面19章24、25节说了:“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神用什么样的方式毁灭这座城呢?(硫磺与火。)主要是用火把这座城烧了。烧到什么程度了呢?连人带地上生长的都烧了。烧得干不干净?(干净。)为什么烧这么干净呢?你们在这里看到了什么?为什么烧这么干净,烧这么利落、这么痛快?在这两段话里记没记载所多玛城的人败坏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这样的记载?细节没有,是不是?(是。)只是把两个仆人到了所多玛城之后众人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记载了下来,只是几句简单的言语,所多玛城的人败坏到什么程度,邪恶到什么程度,抵挡神到什么程度,这个细节没说。但是我们可以从神的作事当中看见这座城为什么要被毁灭,因为他们触怒了神,神不是用洪水灭,也不是用大风刮,更不是让这座城一夜之间全部消失,而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毁灭了这座城呢?用火烧的方式。用火烧的方式来毁灭了这座城,火烧意味着什么?(不想再看到。)火烧完的东西是不是就成灰了?(是。)那这个东西的原形还在吗?(不在了。)不在了。人被烧完之后是什么?(灰。)是一堆灰,骨灰。那房屋啊,建筑啊,被烧完之后是什么?都是灰,连钢铁烧完它都是灰,都烧完了。

当你看到一座城被神从天上降下的火烧得只剩灰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你会不会想:“哎呀,这座城原来这么大,这么多的人口,有这么多的植物,就这样一把火烧得什么都没有了?不复存在了?”那为什么能不复存在呢?就证实了一件事情,在神的眼中不想再看到这一座城。从物质上来说,从人来说,神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在这座城中生活过的人与在这座城当中生长的万物。神的这个“不想看到”让你看到了神什么样的性情?因着神对这座城发怒、恨恶、厌憎导致了神不想再看到这座城,不想再看到这座城中的人与万物,所以神才用火来烧这座城。烧完这座城之后,看到的只是灰,那这座城在神眼中就不复存在了,连记忆都没有,这就是神要毁灭这座城的目的。为什么神对这座城这么恨恶呢?这里有神的性情与神的实质的流露。当一个败坏的人类败坏到极处,不知道神是谁,不知道自己是从何而来,当你提到神的时候,他会攻击你,他会毁谤你,他会亵渎,更甚者,当神的仆人去传神的话的时候,这些败坏的人肆意或者妄想将神的仆人杀了或者整死。可见,这些败坏的人他们对神的抵挡不仅仅是败坏性情的流露了,也不仅仅是一句话的亵渎或者两句话的毁谤、三句话的耻笑,不是仅此而已,而是到了公开与神叫嚣、对立、对抗的程度了。人这样的表现触怒了神,触怒了神的性情,让神的烈怒毫不掩饰地向他们发出来。神想用最快的办法毁灭这座城,毁灭这些人,让这些人不复存在,甚至他连再主宰安排这类人的心思都没有了。对这样的人,他的态度不是放弃,而是要用他的烈怒、用他的权柄来惩罚这些人,来击杀这些人,甚至要将这些人毁灭得干干净净,不只是肉体上的毁灭,更是灵魂上的毁灭,这就是在神那儿“不复存在”的真实含义。

当神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最后一个作工步骤临到人的时候,人如果是采取同样的方式去对抗神的话,神的宽容与神的忍耐就不再赐给这些人,在这个时候你看到的神的性情只有烈怒。神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惩罚这些人,来毁灭这些人,但是在这里他用了火烧的方式,这个火烧的方式在神那儿是让神毁灭一个人类或者一个东西能达到彻底毁灭的一种方式。因为神毁灭这些人类、这座城不是仅仅毁灭肉体,而是灵、魂、体,是全部,所以这座城的人类在物质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是不复存在的,这就是神的烈怒。神的烈怒发出来的时候,神不再有任何的怜悯与慈爱,也不再有任何的宽容与忍耐,没有任何的人、没有任何的事能说服神再次怜悯这样的人类,再次宽容这样的人类,神会不拖延一分一秒地作他要作的事,而且是作得干净利索,这就是他公义性情的一方面表现。当你看到神牵挂人、神对人爱的时候,也可能你发现不了神的烈怒,也可能你一直认为神的公义性情里只有怜悯、只有宽容、只有爱,但是当你看到神毁灭一座城的时候,神恨恶一个人类的时候,他毁灭人类的刻不容缓与不容迟疑又让你看到了他公义性情的另外一个侧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触犯。神的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个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的,更是不能冒充与模仿的,因为只有神自己有这样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性情。他恨恶恶,恨恶黑暗,恨恶悖逆,恨恶撒但与人类的对抗,也恨恶人类的不可一世。他不容任何人,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与他对抗,公开对抗,公开较量,哪怕是他打算怜悯这样的人,或者是他有心思去宽容这样的人,一旦他发现这样的人类,这样的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超出了他能忍耐的范围,触怒了他的性情,触犯了他能忍耐的原则,他就毫不留情地、毫不迟疑地、毫不拖延地去表现他的另外一方面的公义性情。

通过这些话,就是在神所说、所想、所行的这些事例之中,神的不容人触犯能不能再让人对神有爱呢?(能。)那神的这方面性情不管你认识到多少,事实上神的这方面性情是不是神自己独有的一方面性情呢?(是。)为什么?神的不容人触犯有没有原则?(有。)这个原则代不代表神自己的身份呢?(代表。)能不能说明这个原则就是神自己的一个实质的象征呢?(能。)为什么这样说呢?好好想想。你们琢磨琢磨,当人真触怒神的时候,神的原有性情变没变?(没变。)没变,那人是因为什么触怒神了呢?是不是因为人与神的对抗啊?人这样做对神自己的身份与地位是不是一个严重的挑战呢?是不是在挑衅神呢?是不是在与神较量呢?是不是在试探神的怒气呢?(是。)这就是原因所在。所以当人与神对抗的时候,当人与神较量的时候,当人试探神的时候,神的烈怒就会流露出来,就会表现出来,这就是神自己的实质的一个流露。那神这样作在人看有没有道理啊?(有。)当然有道理了。这个不能用有道理来形容,只能说神自己的身份、神的实质,他具备这样的实质,不容任何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与他较量。这是什么?这是神的尊严。神的尊严是凭空而来的吗?是不是凭空而来的呢?(不是。)是因着什么?因着神是正义的,凡是与他较量的,凡是与他对抗的,凡是与他抗衡的,这股势力都是什么?都是邪恶的,都是败坏的,都是非正义的。所以,因着他的正义,因着他是光明的,他是圣洁的,他才让人看到他公义性情的这方面的表现、实质,是不是这样?(是。)那你能不能说因为神有公义性情,所以不管什么样的人抵挡神,神都把他毁灭,都发怒?能不能这样说?(不能。)你看圣经当中也有好多人与神对话,有的人说那个话就是浅,就是愚昧,就是婴儿,神击杀他们了吗?神定他们罪了吗?(没有。)尤其在《约伯记》当中,约伯的那三个朋友还有其他的人对约伯说了一些话,那些话有好多拿到现在就是不成立的,当时耶和华神听没听到这些话啊?(听到了。)他听到怎么对待的?他定没定罪啊?(没有。)没定罪,那发没发怒啊?(没有。)也没发怒,而是怎么作了?因着约伯为他们祈求,为他们祷告,然后神就不记念他们的不是了。神对这事是不是很较真啊?(没有。)哎,没有。你别以为神是烈怒不容人触犯,什么时候都发烈怒,像乱发火似的,那是人做的事,人没事瞎发火,没事就瞎显自己的能耐,瞎显自己的身份、地位,到处都让人看见自己有这样的地位,自己有这样的尊严,任何人都不能触犯,任何时候都不能改变。神是这样吗?(不是。)神不是这样作的。尽管神有这方面的公义性情,但是神作事是有尺度的,是有原则的,他是有根据的,他是根据自己的性情、自己的所有所是作事,并不是根据人的定规,也不是根据人的想象,更不是根据人的理论去作事,而是根据自己的所有所是作事,他作的事都是有真理的。

现在对神的这方面公义性情、神的不容人触犯,你们是不是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了?(是。)这个基本的了解对你们来说是什么呢?你们总结总结,用你们自己的话说说。在神毁灭所多玛这个事上,你们看见神的怒气里有没有掺杂?这个怒气是不是纯洁的?用人的一句话说是纯粹的发怒,是不是这样?(是。)是!这有什么可怀疑的呢?是纯粹的发怒,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存心与目的,这就是神自己。一个人在人前发怒或者人后发怒,在人后发怒呢,是在人前忍着、装着,人前发怒呢,有可能是树立自己的威信,他有不同的存心与不同的目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形象与面子,他发火也有尺度,但都是有存心的。有的人是乱发火,没什么尺度,就是想发就发,任性;有的人发火是树立自己的形象,经营自己的地位;有的人发火是为了一件正义的事业,为了一件正确的事,对别人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是不同的。但是你从神的怒气中看到了什么?神的怒气有没有掺杂?就说神的怒气有没有说辞?(没有。)没有吧!那你从神的怒气当中看见了什么?看没看见神的圣洁?(看到了。)就连神的怒气都是毫无瑕疵的,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可以这么说。你们看到了吗?神的怒气是神的性情的一个很正当、很正确、很真实的流露,在神的怒气背后没有存心,没有狡诈,没有阴谋,更没有人所认为的任何奸诈的东西或者邪恶的东西存在、包裹着,没有。这是不是事实?(是。)所以在这些话当中记载的神作的这些事,神把这事看得很清楚,看得很明白,对这件事情的定性也很准确,很清楚,所以神作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是很清楚、很明白,目标很明确地作着一件这样的事,不是稀里糊涂。是不是这样?(是。)所以当你看到神的怒气的时候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说“这不是乱发火吗?我也没做什么呀”?这个态度对不对?(不对。)这个态度肯定是不对的。或者是当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你的时候,你能不能说“神说的话有掺杂,我不认可”?会不会这么说?(不会。)能不能说“神的怒气背后也有故事,也有掺杂”?(不能。)还能不能诋毁神说“神的性情也不见得都公义啊,有些事神作得也不公义啊”?(不能。)这个事你首先得确定神的公义性情里没有任何的掺杂,是圣洁的,是没有瑕疵的,包括神对人类的击杀、惩罚与毁灭,每作一样事都是按着神原有的性情,按着神的计划原原本本地发表出来,作出来。这是人看到的,是吧?往往在人的观念当中,人只认为神对人的爱、神对人的怜悯、神对人的宽容里没有瑕疵,是圣洁的,是没有掺杂的,但是没有人认为神的怒气、神的烈怒也是没有掺杂的,甚至没有人去想过这个问题,说:“神的怒气为什么就这么大呢?神为什么不容人触犯呢?这是因为什么呀?神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性情呢?这样的性情会不会跟受造之物某些事情、某些人相似呢?神会不会也是随心所欲或者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像人一样发火呢?会不会是一种情绪的表达呢?”最起码有了这次的交通,我希望你们在座的每一个人不会对神的这方面性情再有任何的误解、想象与猜测,这个明白了吧?(明白了。)那我说这些话你们听了之后心里有没有一个这样的认定,能不能阿们这些话呢?能不能百分之百确认我这话的真实性呢?(能。)那就好。我就是希望你们啊,不管你们今天对这话能接受百分之多少,不管怎么样,能从你们心里有一个真实的肯定与认可,对神的性情在你们心里能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不再对神的这方面性情有任何的怀疑,或者是把任何的人认为的情绪也好、想象也好带到神的真实性情里去,明白了吧?(明白了。)不要把自己的想象加添在神的身上,你的想象有限,你的想象也不符合事实,更不符合真理,与神的真实的性情与实质是格格不入的。凭你的想象你永远够不上真实地认识神的实质。唯一的途径就是接受从神来的一切,然后去慢慢地体验,慢慢地认识,总有一天,因着你的配合,因着你的谦卑,神会开启你让你真正地了解神,这些话就说到这儿。

下一段,“神拯救尼尼微”。接着读圣经中“神拯救尼尼微”的故事。

(拿1:1-2)耶和华的话临到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为他们的恶达到我面前。”

(拿3章)耶和华的话二次临到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宣告我所吩咐你的话。”约拿便照耶和华的话起来,往尼尼微去。这尼尼微是极大的城,有三日的路程。约拿进城走了一日,宣告说:“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尼尼微人信服神,便宣告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或作:披上麻布)。这信息传到尼尼微王的耳中,他就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他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说:“王和大臣有令: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或者神转意后悔,不发烈怒,使我们不致灭亡,也未可知。”于是神察看他们的行为,见他们离开恶道,他就后悔,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了。

(拿4章)这事约拿大大不悦,且甚发怒,就祷告耶和华说:“耶和华啊,我在本国的时候,岂不是这样说吗?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所以我急速逃往他施去。耶和华啊,现在求你取我的命吧!因为我死了比活着还好。”耶和华说:“你这样发怒合乎理吗?”于是约拿出城,坐在城的东边,在那里为自己搭了一座棚,坐在棚的荫下,要看看那城究竟如何。耶和华神安排一棵蓖麻,使其发生高过约拿,影儿遮盖他的头,救他脱离苦楚;约拿因这棵蓖麻大大喜乐。次日黎明,神却安排一条虫子咬这蓖麻,以致枯槁。日头出来的时候,神安排炎热的东风,日头曝晒约拿的头,使他发昏,他就为自己求死,说:“我死了比活着还好!”神对约拿说:“你因这棵蓖麻发怒合乎理吗?”他说:“我发怒以至于死,都合乎理!”耶和华说:“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

“神拯救尼尼微”这一段话里看着语言记载得很简单,虽然记载很简单,但是有好多话语或者是在这些话语当中看见的这个故事有些是不合人观念的。有哪些不合人观念呢?咱们就交通这方面的话题。

耶和华差派约拿去尼尼微大城。神差派谁去了?(约拿。)约拿这个人你们熟不熟悉?(熟悉。)熟悉他什么呀?约拿这人是谁啊?这里有记载吗?(没有。)没有记载那你们怎么熟悉了呢?你们跟他很熟吗?这里没有记载,你们跟他不熟,是吧?神对他很熟悉,这是事实,你们不知道就不能说熟悉。约拿在这里做了几个事,拿到现在来看,人对约拿这个人有点看法,但是我们暂先不提人对约拿的看法,我们只看神作的事,把人做的事先搁在一边,这个不重要,只看神作的事。耶和华神让约拿去告诉尼尼微城的人一句话,这句话约拿第一次没去宣告,然后第二次耶和华神又告诉他让他去宣告,这中间有一段故事,在圣经里有一段很简短的故事,你们有机会可以看一看。我们直接看第二段,约拿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是不是很简单?这句话是神直接传授给约拿的,约拿就把这句原话告诉给尼尼微城的人了。这句话在第二段第三句,“约拿进城走了一日,宣告说:‘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这就是那句话的内容。“倾覆”是什么意思?(没了。)就是没了,土话就说“没了”。怎么没了?(被神毁灭了。)谁能把一座城倾覆呢?(神。)肯定是神要作事,这些人都不傻,一听这话就明白,“哎呀,要没了,那是不是神要作事了?我们因为什么得罪神了呢?这事有点可怕。”他们怎么表现的?读读,“尼尼微人信服神……”(“尼尼微人信服神,便宣告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或作:披上麻布)。这信息传到尼尼微王的耳中,他就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他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说:‘王和大臣有令: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好了,读到这儿。

先看尼尼微城的人,他们的表现与所多玛城的人的表现有什么不同?所多玛城的人是不是在恶上加恶呢?(是。)与神对抗,公开对抗。而尼尼微城的人听完了这一句简单的话,他们是什么样的表现呢?这个“信服”指什么?(相信,顺服。)相信神能这样作,神要这样作了。那他们心里有没有惧怕啊?(有。)马上就惧怕了,惧怕之后他们对抗了吗?(没有。)没有对抗,而是做了什么?(禁食,穿麻衣。)穿麻衣,这是老百姓,尼尼微的百姓做的。尼尼微的王做了什么?(“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然后又宣告通城的人做了什么?(“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他们做了一系列的事情,这一系列的事情的性质是什么?这个行为的性质是什么?(悔改。)悔改,就是在神眼中他们真实地悔改了。听了神的话之后,他们就大大地惧怕,然后相信神将要作的,之后他们禁食,穿麻衣,披上麻布,坐在灰中,而且从王到普通百姓都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做这些事情有一个最终的结果,那就是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这个悔改彻不彻底?(彻底。)真不真实呢?(真实。)那这个悔改是不是从心底发出来的?(是。)是装的吗?不是装的,也不是一时的,而是真实地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这一切在神眼中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此刻神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你们读读,从“或者神转意后悔”开始读。(“‘或者神转意后悔,不发烈怒,使我们不致灭亡,也未可知。’于是神察看他们的行为,见他们离开恶道,他就后悔,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了。”)这段话很简短,但是让人看到了神的心。此时此刻让人看见,当神发烈怒的时候与他此刻的回心转意有一个强烈的对比,那这方面的性情是不是神真实性情另一方面的表现呢?(是。)神此时此刻的心情是不是真实的?(是。)那与他的烈怒有没有矛盾呢?(没有。)为什么?因为神此刻的宽容是有一个条件的。什么样的条件?(尼尼微城的人弃掉恶,弃恶从善。)哎,他们离开所行的恶道。“恶道”不是说恶事,“离开恶道”就是不再那样做事了,不再以恶的方式行事了,就是做事的方式、源头、出发点、存心、原则都变了,心中不再以那个方式为美为乐了。而且“丢弃手中的强暴”,就是丢弃、放弃手中或者是正在做的恶事,真实地悔改了。神看人的外表,也察看人的心,他有真实的悔改神才回心转意的。就是人这样的一个行为、这样的一个表现、人的这些作法挽回了自己的结局,也赢得了神的宽容与怜悯,使神的怒气不在他们身上继续,而是让神回心转意,不再有这样的意思去毁灭他们、惩罚他们。

无论神当时对他们的怒气有多大,当尼尼微城的人宣告禁食、披麻蒙灰的那一刻,神的心渐渐地软化了,开始回心转意了。在神向他们宣告这个城要毁灭的前一刻,神还在对他们发怒,但是当他们作了一系列的悔改之后,从这一刻开始,神又从他的怒气当中转为对尼尼微城的人的宽容与怜悯。这个转化矛不矛盾?(不矛盾。)那这个不矛盾我们怎么来认识呢?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实质都在神身上同时体现出来、表现出来、流露出来让人看得见,你怎么认识呢?此时此刻,神对人的回心转意与宽容是不是假象呢?(不是。)那是什么?(是真实的。)是真实的。神这两方面性情的转换这个过程让你看到了什么?让你看到了一个机器人的两面?让你看到了一个泥像的两面?(不是。)那是什么?说不清楚,是吧?这事可大了,怎么就说不清楚呢?这就说明什么呢?你们对待神的方式,总想用一个紧箍咒,箍着一个那就是,再换别的那就不是,哪个戴着这个紧箍咒哪个就是,一换个样那就不是。你们喜欢用套的方式去定规神,去定义神,那你会不会想想神也会思想啊?因着事物的变化,因着环境的变化,神的心思也在不断地转换,这个转换的同时神的实质会流露出不同的方面来。那在转换的这个过程当中,在神回心转意的那一刹那,你看到了什么?是不是看到了神的怜悯慈爱、神的宽容在神的实质里是存在的,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流露出来的?他有慈母一样的宽容,那是随时随地都能流露出来的,不是按着时间或者是空间的限制机械性地发表出来、流露出来的,是不是这样?(是。)那当你看到神回心转意的时候,不发烈怒了,也不毁灭尼尼微城了,你能说神就是怜悯慈爱吗?(不能。)那神这个不发烈怒、神的回心转意有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或者有一个什么样的存心呢?为什么能这么作呢?你们想没想过?神看见人的悔改,人的真实悔改,神的心因人的悔改而感动,同样的,此时此刻,他的回心转意、他对人的宽容、他对人的怜悯是没有任何瑕疵的,是干干净净的,是纯粹的、纯洁的、没有任何掺杂的。宽容就是宽容,怜悯就是怜悯。因着人的悔改,因着人的种种表现,他的性情里有烈怒,也有怜悯,也有宽容,无论他流露的是什么,都是纯洁的,都是直接的。在这里人看不到任何的瑕疵与任何的污点,神既这样作了,既这样决定了,他就这样成就了,是不是这样?那我们看到尼尼微城的故事之后是不是又看到了神的另外一方面的实质呢?是不是又看到了神的另外一方面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呢?(是。)在人类的心中有没有任何的人具备这样的性情呢?有没有任何的人具备神这样的烈怒呢?(没有。)那有没有任何的人具备神这样的宽容呢?(没有。)神的宽容到什么程度,你们能不能用“独一无二”这个词来形容呢?那神的烈怒是不是神独一无二的性情的一方面表现呢?(是。)这两方面合起来,我们现在暂先就把他定规在神的公义性情里,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因为神的公义性情是圣洁的,是不容人触犯的,也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是任何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是神特有的,也是神独有的。任何的人不能把自己的发火,也不能把自己的善良说成是神的公义性情,这个不能混淆。就是说,任何的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作神要作的事情,也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毁灭所多玛,或者拯救尼尼微,这都是人做不了的事,这就是神的独一无二。

你们看尼尼微城那一段最后有一句话,读读,从“耶和华说”开始读。(“耶和华说:‘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这段话是耶和华神说的原话,是与谁的对话呢?(约拿。)是与约拿的一段对话。这一段对话代表了神对尼尼微城的一个态度,什么时候的一个态度呢?就是对待尼尼微城的人悔改之后的一个态度,也可以说是他对待人类的一个态度。这里有神的心思,也有神的性情在其中,你们能不能看出来,在这段话里神有什么样的心思呢?细读读,神用了很简单的一个词,是人经常用到的一个词,来说明神对人类的一个态度,什么词呢?看到了吗?(爱惜。)爱惜,对,这个词你们看见了,看得挺准,很好,终于有你们能看到的东西了。“爱惜”这个词,从字面上理解也可能你们都有不同的解读,有没有可怜的意思?有没有疼爱的意思?(有。)那有没有舍不得的意思?有没有爱怜的意思?(有。)这是用人的语言来表达,虽然神用了人经常说到的一个词语,但是神的心声、神对人类的态度在这个词当中已经表露无遗了。虽然尼尼微城满城的人也可能就是犹如所多玛一样败坏、邪恶,充满暴力,但是因着他们悔改了,神就回心转意了,不再毁灭他们了。因着他们对待神的话、神的指示与所多玛城的人有了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们在神面前真实的诚服与真实的悔改,还有他们方方面面诚实的表现,让神对他们的爱惜又一次从神的心底里发出来赏赐给他们。那这个赏赐、这个爱惜是不是任何的人能做到的呢?就拿现在的人来说,有没有一个人,你认为的伟人或者你认为的大人物、你认为的超人能站在一个高度,站在一个伟人的角度上、一个至高点来对他所看到的人类或者受造之物作一番这样的表述呢?或者说,有没有一个大人物或者是你认为的伟人能对现在人类这样的状况有一个担忧,有一个负担,或者有一个态度,或者有一个冲动或者欲望去把这些人从苦海中拯救出来呢?有没有?(没有。)那他们有的是什么?(都为自己着想。)为自己着想的性质是什么?(自私卑鄙。)即便有些人出来说:“现在的人可怜哪,我要是有能力的话我要普渡众生啊!”这是什么?(假象。)那如果他说的话是真的呢?这是不可能的,是吧?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野心,这是欲望。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能做成这个事吗?你有这个权柄吗?你具备这个能力吗?你有真理吗?你具备神的公义性情吗?你想普渡众生,你想拯救人类于水火之中,你有这个能力吗?(没有。)没有,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想标榜自己,是吧?想让人看到他的善心、他的善举,然后崇拜他,他想取代神,这就是他的野心。是不是这样?(是。)话说得白一点,就是你都没这个资格去说这话,你没这个资格。你不是神,你有这个资格说这话吗?你有那么大的心能容下这个人类吗?你有这个宽容、你有这个怜悯能施给这个人类吗?你有这样的生命能让这个人类走正道吗?(没有。)那你有这个权柄能把这些人带到正路上吗?(没有。)那有没有一个受造之物有这样的能力代替神作神这样的工作呢?(没有。)那在受造之物中间,有没有一个人说一发怒他就有这个本事把他恨恶的人、事、物毁灭净尽呢?(没有。)那有没有人有这样的善心能把他所要拯救的人、他所看为可怜的人拯救到神的面前呢?(没有。)社会上有好多福利院,各处都有,有好多慈善机构都是打着什么样的旗号呢?各种口号,不一样,有的是匡扶正义,有的是普渡众生,还有让人脱离苦海,是吧?还有一些戒毒所、管教所,什么教育机构、洗脑机构,这些能改变人吗?(不能。)不能。就说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除了神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够有资格说神这样的话,说爱惜人类这样的话,我这话对不对?(对。)神说爱惜这个人类,这话是不是真实的?那从神的这句话当中,看没看见神另外一面的公义性情呢?看没看见?神的怜悯与神的宽容看没看见?(看到了。)那神的这个怜悯与宽容是神装出来的吗?(不是。)那是怎么来的呢?你说耶和华神说的这段话是不是他真实性情的一个方面的流露呢?(是。)这话里有没有掺杂呀?有没有显露的意思呢?(没有。)为什么?(神的实质就是这样的。)对了,神的实质就是这样的。当你看到神这样的实质,你就认定这是神所流露出来的,这是神所发表出来的,没有做作,没有掺杂,没有人意,没有谎言,没有任何的阴谋。神是这样作的,神是这样说的,神也是这样成就的。在神那儿,神的公义性情就是神完美的、圣洁的、没有瑕疵的一个最真实的表现、流露,这个看到了吗?在你们的经历当中,多多少少是不是体会到神对人类的爱惜了呢?(是。)那在你们的经历当中是不是也常常经历到神的怒气呢?可能这个少点儿,因为你们的身量太小,是不是这样?(是。)神的公义性情这方面咱们就交通到这儿,但是你们对神的公义性情的认识还需要在实际经历当中逐步地体会。

我给你们归了一下类,归了几个类。根据什么归类呢?就是根据人对神的认识,根据人对神公义性情的经历来归一下类,看一下各类人现在的身量。根据人对神的认识,对神公义性情的认识,这个归类现在大致分为五个阶段,你们一边听一边琢磨着。这个话题是因为我们讲神的公义性情引发的,所以当你听这个话题的时候,你就琢磨琢磨自己对神的公义性情有多少认识,来衡量自己的身量到底有多大。

第一类人,一直停留在襁褓中的婴儿这个阶段。什么叫襁褓中的婴儿呢?这个可能都知道吧?襁褓中的婴儿,这是人最幼小的时候。也可能你信的时间很长了,也可能你信的时间短,但是你的情形与你的经历决定了你现在依然是襁褓中的婴儿。这话怎么说呢?首先,对襁褓中的婴儿这个情形有一个准确的定义,这类人就是稀里糊涂的不知怎么就信上神了,信神之后也不知道神是谁,也没有明确的、清楚的意识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信神,可以说是稀里糊涂、朦朦胧胧、浑浑噩噩。主要的表现就是不知道谁是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信神,虽然跟随了神,在他心里并没有定意说这位他要跟随的就是神,这就是“浑浑噩噩”这句话的来源。这是第一类人,襁褓中的婴儿,这类人比较浑浊,就是个糊涂信。

第二类人,是处在吃奶的婴儿阶段。这类人比襁褓中的婴儿有点长进,但可惜的是这类人对神的认识仍然是零,没有什么清晰的认识,没有什么清晰的看见,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要信神,但是他们心里有一个自己的定意、自己的小九九,他认为不管我信神对不对,我能享受着恩典,我有平安,有喜乐,我日子过得挺滋润,在神的权下、在神的恩典中活着挺幸福。他不关心自己认识神多少,也不关心神在作什么、神要作什么,只是一味地享受神的恩典,只是一味地追求得着神更多的恩典,毫不保留地追求得着神的恩典,甚至以追求得着神的恩典、得着神的祝福为目标,其他的他不关心。这一类人可以说对神公义性情的认识丝毫都不沾边。这是第二类人。

第三类人,就是断奶中的婴儿阶段。这一部分人有一点清楚的意识,他意识到什么了呢?享受神的恩典不代表自己有了真实的经历,如果总是乐此不疲地与人分享享受神恩典的经历,或者是夸耀自己享受的或者是得着了神多少恩典,这不代表人有生命,也不代表自己有真理的实际。他们从意识里开始不再奢望神的恩典伴随着,而是有一点小小的愿望,在享受神恩典的同时受一点小小的苦,然后能对神的话语、对真理有一些浅显的认识与经历,能够稍稍地对神有点认识,哪怕让神得点儿满足也行。但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仍然不认定或是不能确定神到底是不是真理,不能确定神是不是公义,也确定不了神的真实性与神的真实存在,是带着一半的疑惑,或者是带着一半的误解或者想象与观念,在享受着神的恩典的同时勉强地经历一点或者实行一点真理,以达到对真理有点认识来满足自己,来满足自己得福的欲望,心里就怕得不着福。这样的人很少能得着神的开启,因为他的欲望、他得福的存心对他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他舍不得放下,也懒得放下,他害怕没有了得福的欲望之后就失去了追求信神的动力。这是第三类人,断奶中的婴儿。

下面再说说这三类人,也是三个阶段的人,这三类人对神的公义性情、对神的身份与地位有没有一个清晰的认可与肯定?(没有。)没有,那这三部分人是不是进入实际的人呢?(不是。)在这三个阶段的人他们容不容易得着神的怜悯呢?(不容易。)容不容易得着神的开启与光照呢?不容易。因为什么?因为他们对神的错误态度让神在他们心里没法作工。他们对神是什么样的态度呢?你们得看清楚。他们对神的怀疑、误解与想象超过了他们对神的相信与对神的认识,是不是这样?(是。)这是很危险的三类人,很危险的三个阶段。在你对神、神的实质、神的身份与神真实的存在还怀疑的期间,你怎么能对神有真实的认识?怎么能得到神对你真实的引导与供应呢?这是不可能的。处在这三个阶段的人危不危险?危险!

第四类人,就是断奶的婴儿开始成长的阶段。这类人就有一点谱了,就是人在断奶之后,在一段迷思不解之后,从这个迷思不解当中人不断地交通,不断地尽本分,不断地接受浇灌,对神有点认识了,以往对神的性情、对神认识的一些迷思不解现在有了一些答案,因此这个阶段就是人成长的阶段。从这个阶段开始人的生命才开始长大,这个阶段的具体表现是什么呀?就是人心里那些对神的误解、对神的想象、对神的观念以至于人对神渺茫的定义,这些对神认识的一些问题得到逐步的解决了,让人心里有一个准确的认识,认识到神真实的存在,认识到人对神的一些误解的错误,然后取而代之的是人在神的宽容与怜悯之中经历到神的一些审判或者责打与管教,在这个期间人放下了对神的观念,也改变了、纠正了对神的错误的认识。虽然说对神的认识有一部分还是不太具体、不太准确,但是最起码人的这些观念、错谬的认识、对神的误解逐步开始放下了,人不再持守自己对神观念的认识,人开始学会放弃,学会放弃自己观念当中的、从知识来的东西,或者是从撒但来的东西,人开始试着去经历神的话,去实践神的话。当人在这个期间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的时候,人意识到自己心里信的神是真实存在的,而这一位神一直在主宰着自己的命运,这一位神在带领着自己,使自己心里感觉得到神的存在,在他的潜意识里不知不觉地认可了神的作工,也认可了神的话。在这个期间当他认可神的话的时候,当他认可神的作工的时候,他不断地否认自己,否认自己的观念,否认自己的知识,否认自己的想象,但是在这个成长的期间,人对神的认识仍然是很肤浅。但是相对前面三个阶段,在人心里幼小的生命已经开始得到浇灌了,就是人的生命开始见长了。这个见长是根据什么呢?就是根据你对神话语的经历、你对神公义性情的一个体验来衡量的。虽然说这一部分人,你让他用他自己的语言、用他自己的感觉去准确地描述他对神的认识、对神实质的认识他也可能说不清,但是这一部分人从主观意愿上来说,他不再追求以享受神的恩典为乐,以享受神的恩典为自己终生追求的目标了,而是有意愿、有愿望想追求在神的话中活着,让神把他当成一个拯救的对象,而且也有意愿、有胆量或者有信心接受神的审判与刑罚。这就是人成长的一个标志。那这个阶段的人对神的公义性情有认识吗?(有一点点。)有点了,很朦胧,不具体,是不是?让你说还说不清楚,要是不让你说呢,你自己里面好像觉着可多了,一让你说你什么也说不清楚。这一部分人他们对待神的恩典有一个具体的观点,这个观点你们知不知道?他们对神的恩典有一个具体的表现,有一个具体的观点在里面,这些人已经看见如果再不追求真理,再不追求进入实际,再不追求在实际当中经历神的话达到认识神、满足神,神的恩典也不再随着了,如果一直活在神的恩典中,人永远长不大,已经不以那个为乐了,他也害怕总是活在神的恩典中没有长进。无论怎么样,如果一个人在神的话上达不到认识神,在神的话上不能有真实的经历,你就永远迈不出生命成长的那一步,迈不出这一步,你永远是婴儿阶段。你如果永远是婴儿阶段,那你还有希望被神作成吗?(没有。)这是显而易见的。这是第四类,也就是处于第四阶段的人。

第五类人,就是生命长大阶段,开始长大成人了。这一部分人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信的是谁,清楚地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信神、自己活着的意义,也清楚地知道神所发表的全是真理,而且在多年的经历当中,他发现如果没有神的审判与刑罚,人永远达不到满足神与认识神。在这样的人心里,有意愿也有信心更有强烈的愿望让神的试炼临到他,在神的试炼当中让他看见神的公义性情,让他看到神真实的一面,借着神的审判与刑罚、神的试炼让他逐步地得着纯洁。这个阶段的人已经没有任何的欲望去享受神的恩典,也没有任何的奢望让神怜悯、让神宽容,而是只希望神的试炼不断地临到,好脱去自己的败坏性情能够达到满足神。他的每一样,无论是认识,还是他的追求,或者他的最终目标,在他心里是清清楚楚的。这样的人常常有神的开启与光照,也常常与神有真实的交流与沟通。可以说,这个阶段的人对神的心意已经能摸到一部分了,在逐步成长的过程当中,对神的心意、对神创造人类的心意、对神经营人类的心意有了逐步的体会与认识,而且对神的公义性情也逐步有了新的发现与认识,这个认识是任何人的观念与任何人的想象所不能取代的,这就是第五阶段的人。虽然第五阶段的人生命不能说是完全长成了,也不能称作是义人,或者是人所谓的完全人,但是这样的人已经能够达到神面前与神面对面了,这样的人因为经历了太多神的话,经历了很多神的试炼,也经历了很多神的管教与审判刑罚,他对神的顺服不是相对的,而是有了绝对。那第五阶段的人能不能说是具备真理的人呢?(能。)(不能。)有说能的,有说不能的,到底能不能?可以说是具备了神话真理实际的人,可以这样说。

在你们中间大多数的人是在哪个阶段呢?你们自己有没有一个定义?自己会不会划分哪?襁褓中的婴儿在你们中间有没有?举举手。没有,这是好事。证明你们心里还挺清楚,不是浑浑噩噩的,是吧?吃奶中的婴儿呢?也没有。都是不愿意吃奶,看来对神的恩典已经享受够了,享受得都懒得享受了,追求更高的阶段了。断奶中的婴儿呢?举手了吗?那是不是奔这个成长中的人去了?你们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了吗?奔这个成长中阶段来了,是好事啊!有多少人举了?占的比例是多少?(百分之六十、七八十。)那下一个阶段我就不问了,肯定都没有,是吧?你们很有自信,但是也很有自知之明,都知道自己在哪个阶段。你们看没看见我对这几个阶段的划分是根据什么,知不知道是根据什么?(根据人对神性情的认识。)说对了一些,差不多。就是根据人信神、跟随神之后,在你的心里对神认识的清晰度、程度,根据这个定的范围。这个准不准确?(准确。)就是根据你对神知道多少、对神认识多少。虽然神的话说了很多,但是最后定人的身量还是根据这个定,这是最准确的。我说这话也可能有些人不相信,但是到有一天你就知道了。你们举手的这些人在一起再交通交通,关于这个阶段的身量你们对自己定性定得准不准。剩下没举手的那些人,你们再一起交通交通你们为什么没举手,对自己的身量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义。好了,今天聚会就到这儿。(再见!)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