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认识本性与实行真理

你们现在对自己所流露的败坏性情有些分辨了,哪些败坏的东西平时还容易流露出来,还容易做哪些事,这些都知道了,但最难的就是把握不住自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做出事来,能做出哪些严重的事。或许自己以前认为做不出来的事、说不出来的话,在一个时候或在一个环境中还真做出来了,真说出那种话了,这些出乎预料的事人自己掌握不住,这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人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没看透,认识得不够深,所以实行起真理来就很费劲。比如有的人挺诡诈,说话办事不诚实,但你问他哪方面的败坏最严重,他说“我这个人有点诡诈”,他光说有点诡诈,并没有说自己的本性就是诡诈,也没有说他就是个诡诈的人,他对自己的本性看得不是那么深,不像别人看得那么严重、那么透彻。在别人来看这人太诡诈了,太弯曲了,每一句话里都带着欺骗,说话办事从来就不诚实,而他自己就认识不了这么深,即使有点认识也只是表面上的认识。他在说话办事的时候总是流露出一些本性的东西,而他自己却意识不到,他认为这样做就挺实在了,就已经按着真理做了。这就是说,人对自己的本性认识得太肤浅,与神审判揭示的话相差好远,这不是神揭示的错误,而是人对自己的本性认识得不够深度。人对自己的认识不是从根源上、实质上来认识,而是在作法上或表面的流露上做文章、下功夫,即使有的人偶尔能说出点认识自己的话也不太深刻,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既然能做出这类事或有某方面的流露,那就属于这类人、这类本性。神所揭示的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实质,而人认识到的是人的作法或说法上的错误或毛病,所以人实行起真理来就相当吃力了。人认为自己的错误只是一时的表现,是不小心流露出来的,并不是本性的流露。人有这样的认识就不能实行真理,因为人不能以真理为真理,不渴慕真理,所以实行真理时就浮皮潦草地守守规条罢了。人自己看自己的本性不是太坏,还不能达到灭亡或受惩罚的程度,他认为偶尔撒一个谎这不算什么,比以前还是好多了,其实按标准来说还是差很远,因为人只有了一些在外表来看与真理不违背的作法,其实人并没有实行真理。

人行为的改变、作法的改变并不意味着人的本性变化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作法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的旧貌,改变人的本性,只有人认识到自己的本性之后,人的实行才能够深度,而不是在守规条。现在的人实行真理还达不到标准,不能完全达到真理所要求的,人只是实行了真理的一部分,只在某些情形里、在某些环境里实行,不是在所有的环境里、在所有的背景之下都能行出真理来。偶尔高兴了,情形好了,或者大家在一起交通,他里面比较得释放,一时能行出点合乎真理的事,而跟消极的人、不追求的人在一起,他实行得就差一些,做得就不太合适了。这就是人实行真理没有持之以恒的态度,而是偶尔一时受情绪或环境影响实行出来的,也是因为你没有掌握自己的情形,没有掌握自己的本性,所以有些时候你还能做出一些自己料想不到的事来。你只是认识了自己的一些情形,并没有掌握自己的本性,所以你对自己以后能做出哪些事还掌握不住,即没有绝对的把握能站立得住。有时在一个情形里能实行出真理,好像有点变化,但在另一个环境里就实行不出来了,这是身不由己的。有时能实行真理,有时就实行不出来,一时明白,一时糊涂,这会儿不做坏事,说不定过一会儿就做坏事了,这证明里面败坏的东西还存在,如果不能真实认识自己,这败坏的东西不容易解决。如果不能对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得透,最后还能做出抵挡神的事来,这就危险了。若你对你的本性能达到看透、恨恶,那你就能把握自己,背叛自己,实行出真理了。

现在人对真理的实行并不注重,只注重在一起交通,满足一下自己的心理要求,达到心里不难受、不消极就够了,并没有考虑下决心去实行。当时交通的真理不管对你多有帮助,过后对你并没有起到一定的作用,因为人只注重认识或听听真理,并不注重实行。你们有谁把哪一项真理怎么实行、分多少种情形总结出来了?没有!怎么才能总结出来呢?非得自己有经历才能总结出来,光凭外面说说是不行的,这就是人最大的难处——对实行真理不感兴趣。能否实行真理在乎个人的追求,有的人装备真理是为了传福音,有的人装备真理是为了走教会,并不是为了实行真理变化自己,注重这些的人就不容易实行出真理来,这也是人的一方面难处。

有些人说:“我觉得我现在能实行出一些真理了,不是绝对地一点也行不出来,在某些环境里也能按着真理做事了,那我也算是实行真理的人了,也算是有真理的人了。”其实,这种情形跟你以前或者跟你刚信神时对照是有点变化,以前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败坏性情,现在知道一些了,也能有一些好的作法了,这只是一小部分的变化,并不是真正的性情变化,因为更高的、更深的、涉及你本性的真理你实行不出来。有些变化那是跟以前对照,这个变化也只是人性上的一点变化,但跟真理的最高境界相比,你还差得很远,这就是说,你实行真理并没有达标。

有时人有这样的情形,里面不消极还有劲,但对真理的认识、实行方面还觉着没有路,而且对这方面觉着没有兴趣,这是怎么回事?有时候你对这个情形就看不透了,只好在外面做,做来做去也解决不了自己的实际难处,而且觉着“我也做了,也尽上忠心了,怎么感觉还是不踏实呢?”这是因为你所做所行的是按着个人的好心做的,是自己主观努力做的,你并没有寻求神的心意,不是按着真理的要求做的,就差这么个距离,导致你总是感觉与神的要求还差很远,心里不踏实,不知不觉便消极了。个人主观的愿望、主观的努力与真理的要求是相差很远的,在性质上也是不同的。人的外表作法是代替不了真理的,作法并不是完全按着神的意思做的,而真理是神心意的真实发表。有些传福音的人觉着:“我也没闲着,怎么能说我不是实行真理呢?”那我问你:你心里装着多少真理?你传福音期间有多少事是按着真理去做的?你明白神的心意吗?你是在做事还是在实行真理连你自己都说不上来,因为你只注重用你的作法来满足神,讨得神的欢心,并没有用“凡事寻求神的心意达到满足神、合乎真理”这样的信念来回报神的爱。如果你说你是在实行真理,那你这段时间性情变化了多少?对神的爱增加了多少?用这些来衡量就能确定你是不是在实行真理。

上一篇: 前言

下一篇: 第二篇 寻求神的意思是为了实行真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四篇

凡是在我面前事奉我的众子民,都当回想以往:对我的爱是否掺有杂质?对我的忠心是否是纯一无二?对我的认识是否是真实?我在你们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几分?是完全的吗?我的话语在你们身上成就了多少?不要糊弄我!这些我都一清二楚!当今天我的拯救之声发出之时,你们对我的爱是否多加几分?对我的忠心是…

第三十篇

在人的中间,我曾总结人的悖逆,也曾总结人的软弱,因此,人的软弱我曾体察,人的悖逆我曾知晓。当我来在人间以先,我早已了解人间的酸甜苦辣,因此,在人做不到的我却能作到,在人说不了的我却能说出口,而且运用自如,这不正是我与人的不同之处吗?这不是明显的区别吗?难道我的工是属血气的人能做到…

第一百零六篇

对我话不认识的,对我的正常人性不认识的,对我的神性抵挡的,都得废去归于乌有,谁也不行,都得在这方面通过,因这是我的行政,且是实行最严重的一条。不认识我的话,指的是听了我明点出来的话仍然不认识的,也就是不通灵的(因我没给人造这个器官,所以对人要求并不高,只要求人听了我说的话能够实行…

国度礼歌

众民在向我欢呼,众民在向我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万人都在举目远眺,观看我的作为。国度降临在人间,我的本体丰满全备,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欢舞?锡安哪!举起你那得胜的旗帜来为我庆贺!唱起你那得胜的凯歌来传扬我的圣名!地极的万物啊!赶紧洗刷净尽来为我献祭!天宇的众星啊!赶紧归复…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