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 十九 篇 神体尝人间痛苦的意义

神道成肉身是代替人受痛苦,之后换来人以后美好的归宿。主耶稣作的那步工作只是成为罪身的形像钉了十字架,作了赎罪祭,赎回了全人类,为人类以后进入美好的归宿打下了基础。他代替了人类的罪钉了十字架,作了赎罪祭,把人类救赎回来了,就是作了人没有罪最后能来在神面前的一个证据,是与撒但争战的一个筹码。到了末世,神要结束工作,结束旧时代,要把剩存下来的人类带入美好的归宿,神又一次道成肉身,在征服人的同时代替人受一些痛苦,以这个证据、以这个事实免去人的一切痛苦,就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见证,他用这个证据、这个见证来打败撒但,来羞辱魔鬼,换来人类美好的归宿。有些人说:“道成肉身作工还是神自己作,不是这个肉身在作,是灵在里面支配作的。”这么说对不对?不对。原来说过,神道成肉身作一步征服工作是在正常人性里作,你看见的是正常人性,其实是神自己在作,这个肉身在作也就是神自己在作。这么解释,这么交通,人往往认为这个肉身就是个工具,就是个外壳,神若在里面说话、支配他就作,不支配他就不作,支配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不支配他就说不出来。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现在最有力的一个解释就是:末世神道成肉身一方面是来作征服工作,来结束时代;另外一方面,肉身来体尝人间的痛苦就是神自己来体尝人间的痛苦,神的肉身与神自己就是一。肉身并不是人所认为的一个工具,也不仅仅是一个外壳,或人所认为的可以受支配的一个物质的东西,这个肉身就是神自己的化身。人原来认识得太浅显,如果光那样交通,人就容易把肉身与灵分开。现在人还得明白这方面:神道成肉身来体尝人间的痛苦,道成肉身所受的苦难、病痛并不是他应该受的。有些人认为:他既然是普通正常的肉身,不是超凡的人,是一个普通的人,那这些苦就不可避免,人有头疼脑热的时候他也应该有,人受苦他也应该受,人热他也热,天冷人受冻他也得受,人感冒他也感冒……你如果这么想,那你就光看见这个普通正常的肉身跟人一模一样,没什么区别。其实,他所受的苦都是有意义的。人正常有病,或受些别的苦,这是人该受的,就是败坏的人应该受这些苦,这是正常规律,神道成肉身受这些痛苦是为什么?主耶稣钉十字架是不是应该钉的?主耶稣是一个义人,按着当时的律法,按着当时他所作的,他不应该钉十字架,但是他为什么钉十字架呢?就是为了救赎全人类。这一次的道成肉身所受的这一切苦、所遭遇的这一切逼迫都是偶然发生的吗?或者是神有意安排的吗?也不是有意安排的,也不是偶尔发生的,乃是按着正常规律发展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神把自己放在人群当中,让他自由地这样作工作,在作工作期间跟人受一样的痛苦,他如果有意安排一样苦,那受苦就受那几天,平时就不难受了。就是说,神作工作体尝人间的苦不是有意安排的,更不是无意识地受点苦,乃是来体尝人间的苦,把自己置身于人中间,放在人中间跟人受一样的苦,同等对待,没有一件事他例外。像你们受逼迫,基督是不是也在受逼迫?你们受追捕,基督是不是也在受追捕?人有些病痛的折磨,他减轻了吗?他也没有例外。这个事好不好明白?还有些人认为神来在大红龙国家作工作应该受这苦,这不又错了吗?在神那儿就没有应该受苦或者不应该受苦的说法,神说他想体尝体尝人间的苦,体尝这些痛苦的同时代替人受了这些苦,然后将人类带入美好的归宿,撒但心服口服。在神自己那儿看受这些苦有必要,如果这一步他不想受这些苦,光了解了解人的苦就完事了,用几个使徒或者圣灵使用的人来代替,之后向神汇报都受哪些苦了,或者用几个特殊的人作见证,人间最痛苦的事都让他们受,他们如果能受,他们就作这个见证,撒但也心服口服,也能换来人类以后不受痛苦。神能不能这样作?也能这样作。但是神自己的工作只有自己作,人的见证再高,在撒但那儿看也不响亮,它就要说,你既然道成肉身为什么不体尝体尝……就是说,神若不这样作,那样的见证不太有力,神自己的工作非得自己作,这样才实实际际。从神作的这步工作中还能看见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义的,道成肉身所受的痛苦都有意义,让你看见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不是随意乱作的,他不作没用的事。道成肉身来作工作,来体尝人间的痛苦,不是有没有都可以的,而是对人类、对人类以后的归宿太有必要了,都是为了拯救人,为了得着人,为了给人美好的归宿而作的,而付出的。

道成肉身这方面的真理应该从几方面谈:

一、普通正常肉身的必要性。

二、普通正常肉身作工作实际的那一面。

三、神来在人间体尝人间痛苦的意义,也就是必要性。

神为什么要体尝人间痛苦,不这样作不行吗?这里面还有一方面的意义。这个普通正常的肉身作工作能把人征服了,把人成全了,但按着人的实质,按着人的生存规律,人仍然活在虚空、痛苦、忧伤、叹息之中,人的病痛还不能摆脱。比如,你还是这么正常地生活着,你已经被成全了,你爱神也已经到一个地步了,也有认识神的经历了,你的败坏性情也解决了,我就说你已经被成全了,你是爱神的人,以后就这么生活吧。你感觉现在败坏性情解决了,觉得这么经历爱神挺有意义,感觉活着爱神还是不错,也算得着了。假如说把人拯救到这个程度神就走了,道成肉身的工作就结束了,那人的病痛、人间的空虚还有人肉体的忧伤、烦恼还是存在着,这就意味着神拯救人的工作并没有划上句号。一个人被成全了,也认识神了,能爱神了,也能敬拜神了,但是人自身的烦恼、自己的病痛,人自己能解决吗?有真理也解决不了,没有一个人说“我有真理了,身上有病也不难受”,这个痛苦谁也解决不了。你只能说“我现在感觉活着特别有意义,但是我有病还觉得挺痛苦”,是不是这样?这个感受是不是实际的?所以说,道成肉身如果只作征服人、成全人的工作,只把人成全了,不解决肉体所受的痛苦,那么,人在地上生活所面临的各种痛苦,人的病痛、人间的悲欢离合、人自身的烦恼还是解决不了。就是让你在地上生存一千年、一万年永远不死,你这些烦恼还解决不了,人的生老病死的事还解决不了。有些人又谬了,说:“神,你不会解决吗?”我现在说的就是这个问题,神来了体尝这些事,体尝完之后彻底解决,从根本上解决,以后人类就没有生老病死这些事了。主耶稣体尝了死味,神现在道成肉身体尝生、病的痛苦(老就不用体尝了,以后人也不用老了),这些痛苦都体尝到了,最后免去人的这些痛苦。代替人受了所有痛苦之后,他有了一个有力的证据,最后换来人类以后的美好归宿,就是免去人的生老病死,这是不是有意义?所以说,道成肉身无论是生、病或者苦、痛,都是在体尝人间痛苦,无论体尝到这几方面中的哪一方面痛苦都是在代替人类受痛苦,他作一个象征,作一个预表,他那些苦都受了,他自己都担起来了,人类再不用受了,这个意义就在这里。把人成全之后人能爱神、敬拜神了,人能按着神的旨意、按着神的话、按着神的要求去行了,之后再把人自身的烦恼、自身的痛苦都解决了,这就是他代替人受苦的意义,让人在地上不但能敬拜神,而且还没有这些病痛的折磨、病痛的缠累,再没有人间的生老病死这些事,没有这些轮回的事了。神这一步道成肉身受这些痛苦,体尝这些痛苦,已经替人把这些事都担当了,担当之后,剩存下来的人就再没有这些痛苦了,这是个预表。有些谬种又要说了:“那神一个人就代替了吗?”神道成肉身代替就足够了,那还用几个人代替呢?因为神自己可以作一切,他可以代替一切,他可以代表一切,也可以象征一切,象征一切美善的事物,象征一切正面的事物,更何况他现在是实实际际地体尝了,他更有资格用更有力的见证、更有力的证据来免去人以后的一切痛苦。

道成肉身的两步工作这么作就完善了,成线条了。为什么说成线条了呢?就是从第一步道成肉身到这一步道成肉身,两步所作的工作把人类一生的痛苦、人自身的痛苦都解决了。为什么非得道成肉身亲自这么作呢?人一辈子生老病死这些痛苦都是从哪儿来的?因为什么人才有这些?刚开始造人的时候人是不是没有这些?那这些东西从哪儿来的?人肉体的痛苦、肉体的烦恼、空虚,还有人间这些凄惨万状的事,都是从撒但败坏人以后才有的。人经撒但败坏后,人就越来越堕落,人的病痛就越来越加深,人的痛苦也越来越加重,越来越感觉人间的空虚、人间的悲惨、人间的不可生存,人对人世间感觉越来越没有希望,所以人这些痛苦是撒但加给人的,是人经撒但败坏人的肉体堕落以后才有的。所以说,要从撒但手里把人换回来给人美好的归宿,务必得神自己亲自体尝这些痛苦。就是现在人没有罪了,但人现在还有一些痛苦的事,撒但还在掌握着人,还可以摆布人,让人受这些折磨,受这些痛苦。所以说,道成肉身亲自体尝这些痛苦,从撒但手里把人换回来,让人以后再不受这些痛苦,这个意义是不是很深?当初主耶稣道成肉身废掉律法,成全了律法,带来了恩典时代,给人类带来了怜悯慈爱,之后钉了十字架,免去了人一切的罪,他用自己的宝血使人有资格归到神的宝座前了,可以说,用钉十字架这个证据、这个事实把人都赎回来了。虽然人的罪被神赦免了,但人类已经被撒但败坏至深,还有罪性的存在,还能继续犯罪抵挡神,这是事实,谁也否认不了。所以,神第二次又道成肉身来作洁净人罪性的工作,就是审判刑罚洁净人的败坏性情。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为了人类的罪钉十字架,把人赎回来,人已经归回到神的面前了,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是来征服人。人归到神面前还迷糊呢,还不知神是怎么回事,还说神在哪儿呢,神就在你眼前你还不认识,人就开始与神敌对,神就说话作工作,最后人都俯伏在地了,看见神了。看见神了,但认不认识神呢?还不认识神,所以还得说些话,还得让人明白更多的真理,更多地了解神的性情,最终人对神就有认识了。人对神有认识了,甘愿为神死了,甘愿为神活了,但在人身上那些软弱处撒但还在控制着,还在掌握着,还可以让人受痛苦,邪灵还能在人身上作工搅扰人,让人神魂颠倒,让人神经错乱,让人心思不安宁,让人处处受搅扰,人里面还有些心思、魂的东西还能受撒但控制,受撒但摆布,所以你有病痛,你有烦恼,还有寻死上吊的可能,你有时还感觉人间的凄凉,还感觉活着没意思,就是说,人这些痛苦还在撒但掌握之下,这是人的致命处。已经经撒但败坏践踏过的东西撒但还可以利用,这是它的把柄。紧接着神道成肉身开始作第二步工作,在作征服工作的同时他已经代替人受痛苦,用道成肉身受痛苦这个代价、这个付出来把人身上这个致命处都了结,都解决,用体尝人间痛苦把人都换回来之后,撒但在人身上就再也没有把柄了,人就彻底地归向神了,这才叫完全属神呢!你能为神活着,你能真正敬拜神,但是你不一定完全属神,因为什么?邪灵还可以钻你的空子,还可以玩弄你,还可以摆布你,因为人太愚昧了,有时圣灵的感动与邪灵的搅扰人就不明白,这是不是致命处?邪灵可以钻空子,可以在你里面说话或者可以在你耳边说话,或者可以搅乱你的心思,搅乱你的意念,把圣灵的感动压回去,让你感觉不到,然后邪灵开始搅扰你,让你心思错乱,让你大脑错乱,让你魂飞魄散,邪灵就作这些工作。现在神这么一作,人类以后有美好的归宿时,人不但能为神活着,而且人再不属撒但了,再没有撒但可以抓把柄的东西了,人的心思、灵、魂、体都属神了。现在你的心可能向着神,但有时你身不由己还能被撒但利用,所以说,人有真理了,能完全顺服神了,能完全敬拜神了,但是人不可能一点没有邪灵作工,更不可能一点病痛没有,因为人的肉体与魂的部分都是撒但践踏过的地方。魂的部分是属于污秽的地方,是撒但住过也是被撒但利用过的地方,撒但还可以拿走,还可以摆布,使你心思不清明,分不清真理。道成肉身体尝人间痛苦、代替人受这些苦不是可有可无的,是太有必要了,这事明白了吧!

你们得明白神两次道成肉身作了完全的拯救人的工作,如果只有第一次道成肉身就不能完全把人拯救回来,因为只解决了人罪得赦免的问题,却不能解决人败坏性情的问题。第二次道成肉身如果只达到征服人,解决了人的败坏性情,但还不能解决人完全属神的问题,必须加上第二次道成肉身体尝人间的痛苦,才把人被撒但败坏的部分解决,这就是从根源上解决了人受痛苦、受折磨的问题,这次解决彻底了。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步骤就是这样,缺一不可。所以说,你不要小看道成肉身受的苦,他有时候流泪,有时候难受,或者有时候人看着是软弱得悲痛欲绝的样子,你不要小看这些,你更不要对这些有观念,如果对这些有观念那你就太愚昧、太悖逆了。你更不要认为这是神正常肉身该受的,那更错了,你若这么说那是亵渎神。人得明白道成肉身第一次或者第二次所受的这些痛苦都是有必要的,不是说对神自己太有必要了,而是对人类太有必要了,人败坏到一个程度务必得这么作,不这么作不行了,务必得这么作才能把人完全救回来。神作的方式都是让人能亲眼目睹的,他所作的事都是公开的,不回避任何人,他不是自己偷偷地忍受,怕人看见有观念,他不回避任何人,不管新人还是老人,不管是岁数大的还是年轻的,不管你能不能领受真理。因为这是一个证据,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证实道成肉身期间他受了太多的痛苦,确确实实担当了人的痛苦,不是偷偷地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受几天苦,多数时候还是挺安逸、挺享受的,不是这样!基督的作工与受苦不回避任何人,不怕你软弱,也不怕你有观念,也不怕你不信。他不回避任何人,这说明什么呢?他没有闲着的时候,道成肉身最忙了,你看他现在不说话、不发声了,工作还作着呢,没闲着,嘴不说了心里还难受着呢!人体尝到了吗?人看见了也不知怎么回事。有些人也知道基督是普通正常的肉身,但这个普通正常的肉身现在作什么工作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的肉眼只能看个外表,内在实质你什么也看不着。所以说,道成肉身不管是作几年工作,不管在人看正式作了几年,其实神一会儿也没闲着。现在虽然不说话了,不说话的时候也在受着痛苦,不说话发声了,没有大规模的工作了,但他的工作并没有停止。有些人衡量神是不是道成肉身,到底是不是基督,他看神还说不说话了,如果两年不说话、三年不说话那就不是神了,他就赶紧走了。这样的人信神是观望的态度,对神一点认识没有。或许现在有的人还在观望,看神这么长时间也没说话,心想:是不是灵走了,神的灵上天上去了?这是不是错误?人别随意下断案,别可能这个可能那个,也许这个也许那个,你那个“也许”都是错误,都是谬话,都是魔鬼撒但的观点!神的工作一时一刻也没有停止,他没有歇着,始终都在作工作,都在为人类服务呢!

对基督的实质得从各方面来认识。怎样认识基督的实质?关键你得认识这个肉身所作的工作,如果你只认为灵是那么作的,肉身没那么作,肉身只不过受支配,这错了!为什么说受痛苦、钉十字架、征服全人类、体尝人间痛苦这是基督作的工作?就是神成了一个人了,是神在人中间作的。灵与肉身是同时作工,并不是像人想象的肉身不说灵非得强迫他说,不是这样,而是特别自由,灵与肉身作的是同一件事,肉身看一件事差不多了,那也是灵看这件事差不多了,怎么说也是同时作的。如果说肉身占主导,那就又错了。肉身占主导是什么意思呢?这有一个背景,就是神成为人了,人所看见的都是肉身作的,在道成肉身期间肉身占主导,但无论怎么说也是同时作的。不可能灵看见让肉身说,肉身就不说,憋着,这是不可能的事,或者肉身想说,灵就不给话,这不可能。人如果那么认为,那就又错了,又谬了。还能灵在里面催促但肉身不说?不能这样,灵与肉身是一,是灵实化在肉身里面,怎么能出现灵想说肉身不说,或者肉身想说灵不给话呢?没有这个说法。神道成肉身就是灵实化在肉身了,肉身作工随时随地就可以说话,而圣灵在人身上作工,圣灵一离弃,人就有感觉,神道成肉身就没有这种感觉。人的认识就偏谬,认为神作工作就到这个阶段了,他没话了,想说也说不出来了。是这么回事吗?什么时候都能说话,从来没有灵与肉身互相打岔的事,无论是作什么工作或者说哪方面的真理。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灵实化在肉身了,神成为人了,绝不能把肉身与灵分开谈。

怎么能把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交通明白呢?你先别讲普通正常的肉身怎么受苦,你先讲两次道成肉身的线条:第一次钉十字架救赎全人类,担当了人的罪;第二次作了两项工作,一个是解决人的败坏性情,另外一个解决人类以后的归宿。这么一讲,线条就清晰了,然后再从各个面讲,人若提一些问题再交通,交通交通就透亮了。

上一篇:第 十八 篇 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义

下一篇:第 二十 篇 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