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二十五篇 不能顺服基督的正常人性就不能绝对顺服神

信神得抓住一个关键,最起码心里先有一个信念:我该怎么信,我该怎么做,怎么顺服,心里该具备哪些真理,具备哪些神话,具备哪些认识。这个都清楚吧?你有这个信念了,有些东西你就能放下,有些观念就能放下,有些存心就能放下。如果没有这个,人总是挑挑拣拣地顺服,而且有时候还挑毛拣刺,有时候还较劲,有时候还发怨言,有时候还有怨气,各种各样的悖逆、形形色色的悖逆都时有发生啊!不是一次两次,不是偶尔,也不是一丁点儿的意念,乃是什么呢?人能说出悖逆的话,做出悖逆的事。这叫什么?人悖逆的性情特别严重了。人以前那个顺服只是相对的,不是绝对,所以说人的悖逆还特别大,承认是神却不能绝对顺服,不能一切都听他的,一切都任他摆布,还有自己的选择,还有自己的存心,还有自己的动机,还有自己的企图,还有自己的想法,还有自己的一套。有自己的一套,有自己的作法,不能顺着神,乃是顺着自己,这样人的悖逆就太大了!所以说,人的性情、人的本性就不光是外面有点自是自高或者骄傲,或者说话不稳当、说假话这些简单的败坏性情了,乃是人的实质已经是撒但的实质了。当时天使长是怎么背叛神的?现在的人呢,说一句实在话,不管你们能不能接受,现在的人不光是背叛,不光是天使长外表作法的背叛了,是在心里、在心思意念里、在存心里直接与神敌对啊!或许你们说:“我们没敌对你呀,你说什么我们听什么呀!”这是外表的,好像说什么听什么,其实有些人在我正式交通、正式说话的时候没观念,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到我真要有正常人性的说话的时候,有正常人性的作事的时候,或者有正常人性的活动、生活的时候,人的观念就大了,脑袋装都装不下!这就是说,人对神只是能够相对地顺服,不能够绝对地顺服。

你知道是神,道成的肉身非得有正常人性,你为什么不能顺服,不能绝对地顺服?道成肉身是基督,是人子,包括神性和正常人性,外表是正常人性,神性在正常人性里生活,神性又在正常人性里作工。现在神成了基督,成了肉身,是有神性也有人性的,因为是道成肉身的神,而人只能够顺服神性的一些作工的一部分说话,在正常人性里作的工作、说的话人就满不在乎,有时候里面有一些想法,有一些看法。反正这么说吧,人的内心世界特别复杂。这些悖逆的东西特别复杂,这个不必细说了,就说人能有这些东西,能够顺服神性却不能顺服正常人性里的一些作工,就说明人对神还不是真实地顺服。举个简单的例子,好比说你的爷爷,他在家里是你的长辈,你叫他“爷爷”,你能尊重他,他说什么话你都能听,那上了街他就不是你的长辈了?一上大街,碰见了,他说:“我不是你爷爷吗?你为什么不认识我呢?”你说:“我不认识你呀!你是哪儿的?我怎么不认识你呢?”或者一上大街,他跟你说话你就不听了。这证明什么呢?你还是没有把他当成你的长辈对待。这是个简单的例子。人顺服神呢?人认为对的、合乎人情理的,人听;不合乎人情理的、人认为不对的就不愿听,他不愿做的他就不愿听,不愿听的他就不顺服。这就是人里面性情不好,人的性情特别恶劣,特别坏。这话关键哪!就是说,人顺服的时候就是挑着拣着,是相对地来说。说:“那个人多听话啊!”这是相对来说,你没涉及到他的利益,你没有真对付他呢。一对付,他就跟你拧劲了,拉着脸,整天阴着脸,也不吱声,你问他什么也不说,让他做什么他不愿意去做,让他去做一个他不愿做的事他就“叮咣”摔东西,人里面那个性情啊,使劲跟你拧劲,人的性情多坏吧!你既然知道他是神,你为什么那么对待他?这跟当时的法利赛人、跟当时的保罗没有区别了。保罗知不知道耶稣是神?他为什么逼迫耶稣的门徒?为什么把那么多耶稣的门徒、圣徒抓起来呢?到最后,耶稣一看逼迫得没办法了,就在大马色路上把他击杀了。光一照耀,他仆倒了,仆倒之后,他问耶稣“你是谁?”耶稣告诉他了。从那以后,他开始起来为耶稣传道,这证明什么呢?人里面的本性已经坏到极处了。人常说“我们人都有败坏性情,都不能满足神”,其实这是最浮皮潦草的认识。“人真是自是啊,人真是自高啊,总是认为自己好,比别人强啊!”这是败坏性情里一小方面的事,你怎么不谈谈自己本性里面的那些意念、存心跟神对着干呢?他要你这么做,你非得那么做;他要那么作,你说那么作不对,非得让他这么作。这里面较的劲得多大吧!这样的性情每个人都有,谁也不可逃避。

或许有些人说:“我对不上号啊,我不知道啊!”我跟你说,你没接触神呢,你一接触,一熟悉了,一个礼拜以后你保证得变,你得显形,这不是我说大话,不是小看你。人现在不是光有败坏性情,本性已经坏了,正常人性已经破坏了,原来的好人、完整的正常人性那个原形已经破坏了,破烂不堪了。人没有正常人性,道成肉身的神有正常人性,人就不可能跟神合得来,保证有些事得顶牛,得对着来,因为人里面没有顺服的心哪!不是说“他可是神哪,无论什么我都顺服他”,也不是让你让着他,这不是让不让的事,人是受造之物,人毕竟是人,神毕竟是神,中间得有界限。你看亚伯拉罕的仆人怎么祷告耶和华?“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啊……”(创24:12)他那个等次分得特别清楚。现在的人呢,打成一片,“神跟我们差不多,也是正常人性,也有正常人性的需要,也有正常人性的喜怒哀乐,也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正常人性的活动。他虽然有神性作工,但是正常人性必不可少啊!”人里面一有“正常人性”这个轮廓,就把整个神性方面的所有所是全忽略了,是不是这样?你们还没接触神呢,你们哪一个人敢说“我跟神接触一年,我保证没有一点悖逆”?谁敢说,举举手。没有这个把握。人现在不光是有一点点败坏性情的事了,已经败坏得很深很深了,有些败坏的东西连你们自己都挖掘不出来。人现在是痴迷不悟、麻木痴呆已经到一个地步了,不是仅有一点愚昧,是悖逆本性已经成形了,现在才开始一点点挖掘。

有些人接触神了,接触一天两天,看着眼生,有些拘束,“这可是神哪!”心里有这个意念。接触七天或者半个月以后,一点一点地越来越熟,越来越打成一片,神也不分了,人也不分了,就混着来了,中间就没有界限了,没有等次了,就把等次拿掉了,“反正神跟人同生活,同欢乐!”有时候我也琢磨,这人怎么这样呢?我说我总不吱声,我要是总对付他,总教训他,他肯定得老老实实、服服帖帖。有时候跟人平起平坐,唠唠嗑,说说话,人就觉得:“你看,神对我多好啊!”对你好不证明你没有悖逆性情,不证明你的实质好、本性好,是不是这样?有些人一对他好点,一给他笑脸,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了,不知道自己的实质了,忘了。人那个本性太坏了,坏到极处了!有些人说:“我认为我挺好啊!”那你可以接触神一段时间,你看看你里面那些东西都怎么显露出来。接触一段时间,我不提醒你,我也不说你,也不对付你,也没人跟你交通,就让你自己经历,看你到底能经历到什么程度,你保证得失败。保证失败不是说人光有一点软弱,看见这些有观念放不下,人那个悖逆性情不容人哪!你那个悖逆性情,本性,狂妄、背叛的心不容你。可能有些人跟我接触一段时间有些反应,但还没成形呢,一旦成了形,你这个人就危险了。有些人说:“那你太正常了呀,我信耶稣我就不能这样。”你信耶稣也一样。你们可能羡慕当时跟随耶稣的人,把你们放到那个时代你们也好不到哪儿去,别认为自己“我能比犹大强,我可不当犹大!我不出卖主,我不乱花教会钱财,我得好好信!犹大就不一样了,他还偷钱袋里的钱花。耶稣作的工作那不一看就是基督吗?为什么他能抵挡呢?”为什么抵挡?本性不容他,他那个本性太坏了!彼得当时不也受很多苦吗?最后因着他的人性在当时来说,相对来说比别人好一点,最终他得到成全了。当时他也有一些观念,也有一些看法,最后才有些认识了。所以说,人别说大话,没经历到的事你别说自己就能保证成功,保证能打一百分,这话不实在,不现实。你非得把这事经历了之后,你再谈自己的认识,再谈自己的看见,你别谈“神,你到我家吧,我保证不像别人一样气你,保证不像别人那么没人性”,也不一定。因为人里面正常人性的这些东西已经破坏了,原形没有了,正常人性的良心,正常人性那些常识,说话不弯曲诡诈,能够听话顺服,这些东西在人里面已经没有了。人怎么生活呢?说话圆滑点,诡诈点,脑袋反应快点,会看风使舵点,会说好听的话,会接话茬,他认为这么生活特别好,把正常人性那些正面东西都忘了,都忽略了,人的生活原则已经变了。为什么说人没有人性呢?现在不总提败坏性情,你说“我有败坏性情”,这是特别轻的,你就有一点,还是很多很多?人说:“哎呀,我有败坏性情。”你有败坏性情那可能就是有点自是,有点骄傲,有点说话诡诈,或者作工应付,没有别的了呗!这就不光是这些了,你说这些就太轻了,是不是这样?

达到合乎受造之物的标准,人该怎么做?关键是从这些话里找着实行的路,找着合适的实行法。你们也知道,现在在人当中没有太好的人,有的人还说:“那人是大好人哪,大大好人哪!”我说:“你别大大好人了,太太好人了,没好人!”那现在为什么说有的人有人性,有的人没人性呢?有人性的人真能实行出这些真理吗?他也实行不出来,就是相对来说他这人心地比较善良一点,比较温柔一点,对工作比较负责一点,都是相对来说,可不是绝对。“他这人绝对绝对好,没有一点毛病”,“他这人绝对绝对顺服,没有一点悖逆”,“他这人绝对绝对听话,不应付工作”,这话不是这么说,如果你们这么领受那就偏谬了。你们要是交通,可别说“咱们这人完了,没有一个好东西了”,那下面的人一听,“完了?完了,没有一个好东西了,那还信什么了?那就干脆都走吧,完了就完到底吧!”这又错谬了。你们总犯极端,好像听不懂人话,不是偏左就是偏右,说得轻了,挖得浅你们不认识,说得重,挖得深了,你们就不行了,就耷拉脑袋,自暴自弃了。有的人一听这话,心里当时就瘫了,“完了!”你别瘫,现在揭示人让人认识人那个本性根源在哪儿,为什么能够悖逆,揭示这些东西对人有益处。如果不揭示,你信到最终对自己还是没有认识,你还总说天使长狂,总说这个狂那个悖逆,你自己是什么呀?或者有的人总说,咱们就是悖逆神哪!动不动就说悖逆出来了,根源你还是不知道,实质的那些情形你还是摸不透,还是认识不到。这些话你们能不能领受得了?(能。)

咱们今天交通主要是为讲这些:一方面,人应该怎么信能做到完全的顺服,做到完全地达到受造之物的标准;另外,揭示人里面的悖逆,揭示人的本性,让人对自己有认识。如果让人自己认识自己,那谁都说“我好,我比别人好”,都能说出这话来。好比有的人说“我这人不怎么样”,但是跟人相处一段时间,“我这人不怎么样,我看你也不怎么样,你还不如我呢!我一个不怎么样,你十个不怎么样!”你就认为还是自己比别人强。你别认为自己比别人强,你比别人强不到哪儿去,人那个悖逆的实质都一样。这些都清楚了吧?你们觉不觉得信神信这么多年了,连顺服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信得多荒唐啊?我一说这个,你们心里是不是这样觉得?你们怎么想的?你们是不是这样想、这样认为的,“信神这么多年了,神今天一说才知道,我还没有顺服神,还没有把神当神待呢。这话好像对好像不对,说完了还觉得挺对。真是,这几年怎么信的,这么荒唐,这不像玩一样吗?没好好信哪!”是不是这样想?

上一篇:第二十四篇 狂妄本性是人抵挡神的根源

下一篇:第二十六篇 谈谈关于国度时代的行政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