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十九篇 人如何跨入新时代

今天交通一个话题,人进入新的时代应该怎么在新的时代里生活,应该怎么在新的时代里经历,就是说人如何跨入新时代。这个问题主要讲哪方面呢?主要说说人应该怎么信神,怎么将人以前信神的观点转到现在人信神该有的观点,不管你以前信神的观点是对或是错,一律不追究,应该面对现实,得知道现在应该怎么信,应该怎么追求。现在如果你还按照以前那个信法来追求,还按照以前那个观点来信神,那你就没有进入新的时代。先用一句有代表性的话来说明这个问题,哪一句话呢?恩典时代有这么一句话,“一人信神,全家蒙福”,这话你们是不是都听说过?这话的实质是什么?为什么当时要用这句话来让人追求呢?因为恩典时代作的工作就是赐给人恩典,让人享受恩典,享受平安喜乐,享受物质的祝福,而且因着一个人信神,全家人都能享受到这些。这代表了什么?在恩典时代,主耶稣所作的工作就是来作人的赎罪祭,所以对人是无限量的饶恕、无限量的宽容,只要你一个人信神,全家老小都能蒙福,他不管你生命进入怎么样,也不管你素质怎么样,就是人各方面正常人性所具备的这些都不算太关键,只要你有一个“信”字就行了,特别简单。那到现在呢,是不是一人信神全家蒙福了?不是。为什么现在不作这工作了呢?有些人说:“现在不是恩典时代,那神的恩典能随便给人吗?谁信谁蒙福,不信不蒙福。”这话也对一半,但其实质是因为现在这个时代不作那步工作了,现在是要求人对神能有忠心,能有真心,对神有敬拜,有顺服,有敬畏的心,得具备这些。信神的人能够明白真理,能够领受真理,能够得着真理,不信神的人就得不着这些,他们的实质是抵挡神的,是弃绝神的,他们的实质都是无神论!所以说现在就不作“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工作了,谁信谁能得着真理,谁信谁能有机会见证神、认识神,不信的人就得不着了。在以前那个时代允许人向神索取,现在就需要人完全地奉献。因为那个时代人没经救赎还是罪人,所以赐给人足够的恩典让人享受,因着这些恩典,人对神有个“信”字,因着一个“信”字,人才能罪得赦免。现在人已经被救赎回来了,已经罪得赦免了,所以现在要求人性情变化,要求人追求真理,要求人认识神。这个听明白了吧?

所谓跨入新时代就是进入今天的国度时代,从你个人信神的观点,从你的信心,从你的存心,从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经历方式,这各个方面都得有改变。如果光是一方面,说信全能神了,你信的名变了,其实实质还是没有变。就是说从你的追求上,从你的认识上,从你的观点各方面都得有变化,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追求,这样的信才纯才真。为什么现在有的人总消极,认为信神没意思,没有以前的劲儿大呢?因为他里面那个老旧的观点还没有转变,还是以前信主耶稣的那个观点,得点恩典或者是多花费、多跑路,注重恩赐,注重外表作工、讲道,注重热心,却没跟上神现时的作工,不好好吃喝神话,所以就总消极。这样的人外表看好像是在信神,其实实质还没有变,是不是这样?随着圣灵工作转了,人也得转,如果你的进入、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经历方式、你信神的态度、你信神的存心观点还没有转变,那证明你这个人不是随着圣灵作工而转而变的。人要有新的进入,要有新的变化,要有新的认识,务必得从人的一举一动、人的每一个心思意念,从人的每一个存心、做事的观点、看事的观点,从这些细节上来进入,来变化。如果不从细节上变化,光是嘴上说,光是在行为上有点变化,这还不算转变。你得能从你的心理意识上、观点上,从生活方式以至于每一个枝节上都能转变,你以前的那些东西脱得一点都没有了,干净了,利索了,这就证明你这个人转过来了。你们都省察省察自己还有哪些东西没有转变,还是以往老旧的说法、老旧的看法,还有哪些是以前根深蒂固的东西,现在还没有挖掘出来。你不挖掘好像没有了,其实一挖掘还有很多,是不是啊?为什么现在有的人总跟不上呢?为什么人对神总有观念呢?这么说话他有观念,那么作事他也有观念,对这事领受不了,对那事领受不了。一方面根源的问题是人的本性狂妄、悖逆导致的,另一方面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人里面那些根深蒂固的东西还没有转变,以前信主耶稣或者是信耶和华神的那些说法在你里面还存在着,还扎着根呢!所以你一接触神的新工作,真道是接受了,但有些说法、有些作法你就领受不了。你为什么对这些新的东西领受不了呢?就是你还持守着以往那些旧东西放不下,导致你抵挡这些新东西。你如果里面没有以前的东西,你就能够接受神现在所作的,如果有以前那些东西放不下,特别是有那些成形的东西,那就最容易跟神今天所作的敌对了。

你们都挖掘挖掘,都省察省察,看看自己里面还有哪些以前的老作法、老认识法、老观点是根深蒂固的。我给你们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些人没见过基督,也没听过基督说话,光看过基督发表的话语就说这话好,这话有权柄,是审判的话语,然后跟基督实际一接触,“说话怎么这么严厉呢!为什么说话总教训人呢?说话口气怎么那么大呢?还那么生硬,谁能接受得了啊!他要是像主耶稣那样说话温柔又恳切,对人又和蔼又慈祥,像老母亲一样,那我就能接受得了,对于这样的神我接受不了!”你承认这是真道,是道成肉身所说的话,为什么一接触基督,对他说话的有些口气,对他的有些作法、有些说法你就有观念,放不下呢?这就证明什么?你对神那个老旧的看法在你里面成规条了,你拿那个规条来套今天的神,当然套不上了。一个时代跟一个时代作的工作都不一样,所以他所发表的性情也不一样,所流露出来的也不一样,你不能套规条,一套规条保证是定罪,保证是死亡。你那个观念,你那个观点,你那个认识法,你那个存心,可以说不是跟今天的神相合的,都是敌对的,不成立。人有败坏性情,人有悖逆、抵挡,人有思维,人的思维是受人的存心、人看事的观点、看事的角度这些支配,所以说你那个思维不是从圣灵来的,不是在真理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为什么我说你那个观点是观念,是属肉体的东西呢?因为你那个思维不受真理支配,不是在真理的基础上琢磨出来的。有的人是在圣经的基础上琢磨出来的,那更是错误,咱们不是说圣经错,乃是说你拿以前那些老旧的东西来套神今天新的作工,那保证错,保证套不上。就如在恩典时代,人拿耶和华神来套主耶稣,能套上吗?套不上。那在国度时代,你拿主耶稣来套今天的神能不能套上呢?套不上。为什么现在神每作一步新的工作,在人中间总是形成一大帮甚至是更多的人来与神敌对?为什么能形成这样一帮敌势力呢?就是因为人不管是接受还是不接受神新的作工,在人里面那些以前的神的形像、神的说法,以前那个信神的观点都成形了,成形了之后人还不肯放下,舍不得丢掉,而且还宝爱得不得了,然后还狂得要命,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特别高,拿以前的那些东西来对照今天的神,来对照神今天的作工,对照今天的真理,你说能对上吗?什么事你别套规条。你得有这样一个意识:我现在接受神新的工作了,有些东西我领受不了,我慢慢经历,我慢慢认识,一点一点追求,像蚂蚁啃骨头似的一点一点啃,慢慢我就啃透了,啃明白了。神的作工奥秘无穷,深不可测,人永远测不透,经历一年两年有一点认识,经历三年四年又有一点认识,一点一点长进,一点一点变化。那些老旧的东西一点一点改观,一点一点脱去,旧的东西脱去了,对新的东西才有认识,现在你那些旧的东西在里面还根深蒂固,一点儿还没挖掘出来呢,你就敢随便对新的东西有观念?你就敢随便有自己的看法?随便发表自己的意见?这属于没理智。为什么我说人狂得没边儿了?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说有些人虽然接受这步工作了,也看了神的话,但其实他里面那些老旧的东西并没有放下。为什么有的地方带领工人作工作,合他观念的他能做到,他给你执行,不合他观念的、他不愿意做的他不给你执行呢?为什么能出现这种局面呢?就是因为人里面那些老旧的东西放不下,你里面那些老旧的东西越成形,你抵挡得越厉害,是不是这样?为什么现在宗教界里有一些大带领地位越高,带领的人越多,他就越狂妄,越不好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就是人总持守以前的东西,人都不以神的话为真理,为生命,不能尊神为高,尊神为大,乃是以自己的宗教观念、思想观点为真理,为真道。这不就大错特错了吗?这样你上哪儿还能寻求到真理呢?你认为自己那个就是真理了,你还能得着什么真理呀?你还能寻求、渴慕真理吗?

有的人说:“我接受真道了,你不用管,我自己看神的话,我一年生命就有长进了。”我说你保证长不了,不揭露你,不把你里面那些东西给解剖出来,你没法变,你自己认识不了,你不容易认识。人看小说领受得特别好,记得特别快,一看完马上就能给人讲演一番,但生命的事跟任何一个事都不一样,生命的事都是特别深奥的事,一个事够你经历一辈子,这一辈子你总经历这一个事,总在这方面下功夫,总在这方面斟酌,细挖掘,细经历,你在这方面就总有认识,那不是说经历一年两年就经历完了,就达到了。人的里面都挺复杂,人的观念拦阻着真理的进入,拦阻人对神的认识;人的存心拦阻人性情变化,拦阻人实行真理;人行事说话的观点、站的角度也拦阻人对真理的认识。你如果说话做事能够站在真理一边,站在新时代神所要求你追求达到的这一边,那你就很容易变化了,你就进入正轨了。你如果没站在这一边,那你还差得远呢!别看你听了这么多道,经历这么多作工,你差得远着呢!真理的事是生命的事。为什么是真理呢?就是永远不变,拿到哪儿都适合,在谁身上都适合,都是真理,谁也驳不倒,用任何语言、任何作法都驳不倒,是最高的,最深的。

有人说:“我信全能神,我就光自己在家追求,让我唱诗歌我就唱诗歌,让我祷告我就祷告,工作作到哪步我都随着,这样信到最后保证也能变化,也能蒙拯救。”你也不追究自己的这些存心、观点,也不省察自己里面还有哪些败坏性情,还有哪些奢侈的欲望,你不追究这些,也不挖掘这些,你能变化吗?不能有变化吧!我敢说现在你们很多人信神还是“一人信神,全家蒙福”那个观点,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些人信神了,家里不出事还好,不埋怨,等到一出了事,家人得病住院了,或者孩子没考上大学,或者别的什么事把他缠累住了,他就该拍桌子骂神了:“哼,我信神得着啥了?神你也不祝福我呀!你祝福我,祝福我的全人,那我的全人还包括我的全家,我的儿子,我的丈夫(妻子),再加上我爸我妈,都算上。如果我家里不出这些事,我不就能好好追求了吗?”他还有理由了呢!他还认为自己的理由特别充分,能拿得出去,该说。没出事之前人没有埋怨,人都喊着神好,神高大,一出了事,人那个埋怨的心随时就出来了,马上就变脸了,那才快呢!像农村的,别说家里的人出点什么事了,就是牲口出点事他都埋怨神,是不是啊?人如果什么时候能达到家里无论出什么事、遭什么灾都不埋怨神,而且还不耽误你个人的追求、个人的进入,不耽误你对神的顺服,不耽误你对神的赞美,这就证明你这个人信神的心特别纯了。你如果总有那个“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观点,那是错误的,你总有这个观点,你到什么时候也信不好。人心里如果单纯地向着神,只为着神,那人这个心就特别纯了,特别简单了,到那个时候你受苦就特别少了。现在你为什么受苦特别多呢?你整天为儿女奔波忙碌,为了他们的事你费了不少心,如果单纯为教会的事我敢说你会轻松很多,是不是这样?正因为现在你家里的事占百分之八十,教会的事顶多占百分之二十,因着自己家务事多,你承担不了之后就开始埋怨神了,其实你为神献了多少啊?一丁点儿,不值得一提!你还是为自己家的事,为自己肉体那些事奔波忙碌得多,那你怎么能埋怨神呢?以后可不能再埋怨神了。谁信神谁能得着真理,谁能有机会认识神,这是最重要的一个事,这比你任何的事都重要。现在不是说要求你能做多少,能说多少,首先得把你以前的那些存心、观点、认识还有你里面所追求的那些东西综合起来,之后给它精减精减,把那些东西都往下放,一点一点地放,现在开始往这方面进入,往这方面操练。

我说了这么多,你们知不知道怎么能够跨入新的时代?该从哪方面来改变,从哪些方面来进入?现在是正式开始进入,以前人虽然也有一些进入,但有很多的方面还是不行,达不到神的要求。为什么你总有观念?你看了神的话能接受,真到事实当中,你为什么总跟神敌对,总反叛,里面总有看法呢?为什么总顺服不下来呢?就是说人里面属肉体的东西特别多,一临到事实就不由得你了,那些悖逆的东西自然就出来了。你们以后记得准备一个观念记录本,一到事实当中你有哪些观念,是怎么想的,都记录下来,然后来挖掘自己里面的东西,这有好处。你得敢于面对这个事实,敢于揭露自己,你敢于揭露自己证明你有接受真理的心,你有放下观念顺服神的心。你得背叛自己,别一个劲儿地背叛神,要是这样那就错了,你别反着来。让你们准备观念记录本,你得把自己里面那些关键的东西、根源的东西记录下来,之后再对照一些事实,然后在做事的时候,观念再出来的时候,你就该琢磨琢磨,得有些措施,得有些相对应的实行的路,这样才能有进入。你总说认识自己,可观念出来的时候却忽略过去了,你不记录下来等过后观念没有了你该不承认了。人平时不遭对付修理的时候,没有临到逆境的时候,都没有观念,都没有看法,以前有的那些观念他想不起来,他就认为自己特别好,自己真的没有观念,等一临到事观念就出来了,就跟神敌对了,等过一阵子观念没有了,又感觉自己特别好。所以说,居于这种情况,人总也认识不了自己。你要想生命进入,你得认真对待这些事,得抓住机会,一点儿也别放过,记录下来之后能敞开交通,交通完之后还能有进入。你挖掘出来之后,自己在行事当中去监察自己,到底这方面观念脱去了没有,放下了没有,改变了没有,这样自然而然一点一点就变了。你们说,这样实行进入难不难,费不费劲?也挺费劲啊!光浮皮潦草地认识外皮的那些东西,说自己狂妄自是,悖逆神、抵挡神,这还不行,这不是真实认识,这是道理。你得针对事实,自己在哪些事上有哪些看法,得把自己里面的那些存心亮出来,这才叫真有认识。你得注重你那个存心与你那个实质的根源,不能光从作法上认识,得解决根源,抓住关键。败坏性情一段时间就会流露出来一些,你一段时间就得作个总结,然后寻求交通,不能总需要别人交通、解剖,你自己得有这方面的进入。一段时间就得总结总结,省察省察自己:哪些事做得不合适,不合真理,哪些话说得不对劲儿,存心不好,自己流露什么性情了。你总这样进入,对自己严格要求,慢慢在这些方面认识就多了,最后总结到一起,看到自己这个人确实是不怎么样,等你有一天真有这样的认识了,让你狂你也狂不起来了。现在关键是什么呢?交通解剖完之后人对这些事明白了,知道了,但人还是不认识自己。有些人说:“怎么不认识?我知道我在哪个事上狂。”你知道自己在哪个事上流露狂妄了,你怎么不知道你那个性情狂妄呢?为什么一段时间你还想往上爬,还一个劲儿地想做这想做那呢?就是人那个狂妄的本性还在里面扎根呢!这就得先从你个人做事的存心,从你的观点、看法开始变。你们承不承认人说的许多话里都带着刺,说话那个口气都带着狂的成分呢?话里还带着存心,带着个人的观点,从你所说的话里就能看出来。有的人平时不狂的时候说话脸上的表情一个样,等狂的时候,那表现就不一样了,撒但的丑相就露出来了。人里面都有存心,就像诡诈人说话总是说悄悄话,说话总是斜着眼睛,这里面就有存心了,还有的人说话声音不大,鬼鬼祟祟的,话里带着诡计,还不动声色,这样的人更诡诈。

以前,人信神总满足于家里平安,做什么都顺利,认为这样神保证喜欢自己,对自己满意,你如果光满足于这个,那你永远也走不上追求真理的路。你别满足于外在的生活怎么好、怎么顺利,那些外表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今天神拯救人是洁净、变化人里面根深蒂固的东西,就是从根源上,从人的实质、人的本性上来挖掘。为什么总解剖人的观点、人的存心呢?这就是从人根深蒂固的根源的东西作起。神不是看你外表的作法,也不是看你有什么样的家庭,你长相怎么样,个头高低,你有没有工作,神不看这些,关键是看你这个人的实质,是从实质、从根源作起。所以说,你别光满足于家里平安、做事顺利就是蒙神祝福了,你别追求这些外表的东西,别被这些东西占有了,你要是满足于这些,证明你这个人信神的追求目标还是太低,离神的要求相差太远。你得注重性情变化,得从你的性情、人性,还有你信神的存心、观点这些方面开始入手,这样你接触一些新信的或者没接受的人,人家从你的外表就看出你这个人有变化了,你追求的真是不一样了。人说:“我们信神就追求多得钱,有个地位,孩子考上大学,姑娘找个好对象,你怎么不追求这些?你看这些好像是粪土似的,不值一文钱,你是怎么信神的?”你就跟他交通我们是怎么经历的,人有哪些败坏性情,神怎么审判、洁净人的。人一接触你,感觉你这个人能供应生命,不是讲外面那些哄人、劝人的道,你能谈生命进入,谈认识自己,这证明你这个人真是新时代的人,真是一个新人了。

现在有很多人总谈什么呢?“我那时候信主耶稣啊,我到哪儿一作工,圣灵大作工,一传福音很多人都愿意听我的,我给谁一祷告,他的病马上就好了……”他还谈这个呢,这多落后啊!以后你们在一起多谈谈生命进入,谈谈性情变化、认识自己这些实质性的东西,别谈与真理无关的事,这样你们就有点真理实际了。像你们现在作不了供应生命的工作,你们服事人、供应人就是劝勉劝勉人家,“别悖逆神了,别抵挡神,你看咱这人多坏,以后可得听神的话。”说完之后人家道理上明白了,可过后还是没路,还是消极起不来,这证明你们自己也没有进入。别人有哪些难处,有哪些败坏性情,你抓不住根源,抓不住关键,因为你对自己还没有认识呢,所以说,你们在教会里谈不上什么供应生命,你们只是劝勉人,劝人家好好听话。你们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这就证明你们自己也没有进入真理实际,还没有得着真道,所以说,你们的身量太小。你信神的那个观点还没有变,你那个认识、存心还没有变,你要求人家变,你没路,你供应不了人,只会讲字句道理教训人、劝勉人,到最终你们所带领的神选民还是不能明白真理,对神的作工也不会有真实认识,这样神选民怎么能尽好本分呢?跟随神怎么能有劲呢?你们做带领工人的应该了解、掌握教会的弟兄姊妹到底对神话是怎么认识的,对自己有什么认识,这就在乎你们做带领的人有没有真理实际。如果跟你一起配搭作工的几个弟兄姊妹中,你是做主角的,那几个弟兄姊妹也会教训人,也一点都不认识自己,那证明你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不认识自己。你们以前想没想过这些事?你们就知道“这下给我权力了,我可有地位了,我可当官了,我可有地方教训人了”,你只注重地位,只注重名望,只注重怎么教训人、只注重怎么讲道,怎么说能让人听你的,能使你在那一片教会有权势,名望高,地位的根基扎得牢,你只注重这些就证明你走的路偏了。

从一个旧的时代进入一个新的时代,那就不光是作法、说法有变化,还得要求人有更高的进入,付更大的代价,作更多的牺牲,其实不是让人牺牲别的,就是让人在这些事上多受点苦,这样人才能从里到外都有变化。好比说,以前那个时代有些人喜欢看圣经,现在一说不看圣经了,他总觉得:圣经里有些话还是挺好的,我有机会还得看看圣经啊!神说圣经里有些是人的说法,我怎么不觉得呢?我觉得好像不是。另外,以前是谁热心大谁的生命就高,谁就信得好,现在一说人光有热心性情不变化得不着神的称许,有些人就总觉得神冤枉了那样的人。以前我对付过一些那样的人,有些人就不服,替他们打抱不平,“人家信神那么多年,又付代价又受那么多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怎么能那样对他呢?”有些人的观点就转不过来。这事还不好认识吗?人看人的外表作法,神看人的实质,这差距就大了。你光看人外表多敬虔,外表多会说,多能跑路、付代价,你怎么不说他的观念有多少,他有多自是、多狂妄,你怎么不看这个呢?所以说,你们看事的观点还太老旧,太落后。神现在不看人外表的代价,不论代价,不论资本,不论你受多少苦,就看你这个人的实质。

以前那个时代用人的原则是什么?谁会唱歌,谁会跳舞,谁年纪最大没结婚,越是这样的人名望越高,越能做首领。现在咱们可不看那个,得看人的实质,因为信神关键看这个人他的实质怎么样,他能不能敬拜神,能不能接受神的新工作。神道成肉身来了你不认识他,那你的实质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抵挡神的?就在乎你那个观点、你那个存心能不能与神相合。如果能接受真道,背叛自己以往的存心观念,这样的人才能蒙神悦纳,蒙神祝福。神作工使用人是有原则的,不看人的资本、出身、名望或者地位,凡抵挡神的神就不用,用他们不是耽误工作吗?人总讲自己的资本,总狂得要命,这不是属魔鬼的吗?什么奉献、花费、资本、名望,咱们不讲那个,讲那个有什么用!谁对神最有真心,谁最肯顺服神,谁最有真理,咱们赞成这样的人。看外表有没有用?外表有一些东西变了,但本性里面很多的东西还没变,到一个时期就显露出来了,所以说这些东西都需要认识,都需要挖掘出来。人本性里面的东西还多着呢!当然,人的本性就是狂妄,就是悖逆,这是一个最大的、最根源的问题,除了这些人里面还有一些败坏性情。所以说,你想要认识自己、想要性情变化得有路途,得知道先从哪些方面进入,先从哪些方面开始着手认识,这就容易多了。你得有途径,没有途径不行。

上一篇:第十八篇 谈谈关于国度时代的行政

下一篇:第二十篇 什么叫触犯神

相关内容

  •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权柄(二) 我们还接着交通关于“独一无二的神自己”这个话题。有关这个话题上两次交通了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内容是关于神的权柄,第二部分内容是关于神的公义性情。听了这两部分内容之后,你们是不是对神的身份、神的地位、神的实质有了一些全新的了解了呢?这些了解是不是帮助你们对神的真实存在有了更实质性的认识…

  •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人都想看见耶稣的真面目,都愿与耶稣同在一起,我想没有一个弟兄或姊妹会说他不愿见到耶稣,不愿与耶稣在一起。在你们未见到耶稣之前,也就是你们未见到道成肉身的神之前,你们会有很多想法,例如耶稣的长相如何,他的说话如何,他的生活方式如何,等等,但当你们真见到他的时候,你们的想法就会急剧地变化,这是为什么?你…

  • 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我今天这样告诫你们都是为了你们的生存,也是为了我工作的顺利开展,是为了将我在全宇的起首工作作得更恰当、更完美,将我的话语、权柄、威严、审判都显明于列国列邦的人。我在你们中间的工作是我在全宇工作的开端。虽然现今已是末世,但你们当晓得,“末世”仅是一个时代的代名词,是指一个时代,就如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一…

  •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我们今天交通一个重要的话题,这个话题是从神的作工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谈的一个话题,对每个人都很重要。也就是说,这个话题是每个人在信神的过程当中都能接触到的问题,也是必须接触到的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不可避免的也是人离不开的问题。说到重要,对于每一个信神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有些人认为最重要的是明白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