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二十六篇 谈谈关于国度时代的行政

第二十六篇 谈谈关于国度时代的行政

先说说什么叫行政?行政的定义是什么,这个得明白。有些人一听说行政,“行政?这是什么意思呢?行政是法律?是规定?是制度?还是家法?到底是什么呢?”人就不明白了。行政是不是诫命呢?有些人还是不明白,就说准确的行政人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别看人常说“神有神的行政,你要是不听话,神用行政惩罚你,用行政来制约你”,人虽然嘴挂“行政”这个词,其实不明白行政的实质含义。那到底什么是行政呢?行政就是神针对人的本性、针对人的败坏性情所设的制约人的行为的一类言语。行政不是法律,行政也不是律法,更不同于世上那个宪法,而是神为了制约人的行为而给人规定的范围。行政的每一项内容都涉及人如何敬畏神,如何敬拜神,如何顺服神,如何做受造之物,如何做人,如何见证神,如何不羞辱神的名,行政的内容涉及这么多。那有些人说了:“神的灵能作事,可以惩罚人,可以报应每一个人,又有真理来教导每一个人,为什么非得要用行政呢?”真理是关乎生命进入方面的,关乎人的败坏性情细节那些情形方面的;行政呢,就是明文规定,不管什么情形,不管什么样的人,你信神,你在神家你就得做到,你如果做不到行政所规定的、行政所说的,那你就得被除名。人如果做不到行政所规定的,那这个人在神的眼中就是厌弃的对象。其实行政就是人信神最起码要做到的,就如以色列人敬拜耶和华,献祭,守礼拜,还有一些耶和华在律法时代作的那些工作和一些规定。律法时代耶和华作了一些工作,说了很多的话,当然也拟定了许多律法,这些律法里面当然就包括很多人该做到的。那时候人该做到的就是人应该如何敬畏耶和华,如何为耶和华献祭,当纳十分之一,当捐献……那就包括很多了,那时候称为律法。到恩典时代就称为诫命了。

咱们以前也说过,也有过新时代的诫命,那样的诫命也属于行政的一部分,只不过拿到现在称为行政了。以前那个时代称为诫命,但是那个时代的诫命可不能拿到现在作为行政,因为一个时代跟一个时代人所做的不同了。每一个时代都有诫命,每一个时代都有神对人要求的标准,这个标准就是根据时代的不同,根据工作需要的不同而随时变化。像律法时代有些律法拿到现在就不适合了,但有些当然也适合。在耶稣那时候所说的诫命呢,那几条拿到现在多数适合,有几条个别的不适合了。有的人说了:“不可抽烟,不可犯罪,不可奸淫,或者不可敬拜偶像,那个能不适合吗?”我说的是个别的,“当孝敬父母”,像这样的那就分情况了。这个别理解错了,“神说了,以前那些都废掉了,极个别的可以用”,你可别这样传达,你一这样传达就传达错了,你就打岔了,你属魔鬼!“神说了,‘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不许犯罪’,以前那些都废了。”都废了那你喝酒去吧,那你抽烟去吧,那你做坏事去吧!最起码的圣徒体统该具备的那几条都得有。那些律法、诫命,或者咱们现在说的行政,都是根据当时那个时代,根据当时那个情形、当时那个背景、当时的工作人所需要的,所以说另外再说一些话,人需要这么多。在这个时代再说一些话,再有一些规定来制约人,就是给人一个标准,信神该怎么信,信神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哪些事。当然,你看耶稣那时候,耶稣说“我来不是废掉律法,乃是成全律法了”,过后呢,他又废掉许多律法,废掉这些律法就是在当时那个时代已经不适应了,不适应当时工作了,不适应当时环境了,所以废掉了。那拿到现在当然更得废掉了,是不是啊?新约时候的诫命拿到现在,拿到新时代也得废掉一些,有的还得接续下来,因为现在工作环境不同,人所需要的也不同,那就一步比一步高了。有的人谬,他说:“耶稣说成全律法,那为什么又废掉许多律法,淘汰许多律法呢?他所作的为什么违背律法呢?”就是说他也废掉也成全,成全的话怎么说呢?就是说有些接续下来了,比以前的律法更高了,在接续那个的基础上又更高一步,然后其余那些不适合的就废掉了,因为神作工作不守规条。那拿到现在呢,那些律法、诫命就可以废掉了。废掉的可是一部分啊,你们要是谬了,你们就传达错了,“神说废掉了!”那以前所说的诫命都废掉了?都没用了?这就是人谬妄了。现在呢,就是根据现在人的情形有行政。那有些人说了:“为什么总颁布行政呢?”你们说就人这样败坏,不颁布行政行吗?不行吧?说:“为什么总要颁布,颁布一次就完事了,人知道完事了呗,按照这个去行就是了,为什么总得颁布呢?”人的情况不同,人总变化,人不是说一接受神以后那些诫命做到了,就活在真空里,就是圣洁的了,就行义了,不是这回事。人总有败坏性情,总是活在败坏性情里,总在败坏之中,所以总得有相对的行政来制约人的行为。那如果真触犯行政的人呢,或许是开除,或许是限制,或许长期地不用,淘汰,就是各种各样的后果都有。那个时期有一些行政,当然现在还得有,那国度时代的行政有哪些呢?你们记下这些。

第一条,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

我解释解释这一条,“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当尊神为高。”这四句话其实说的是一个问题,就是说人在说话口气上得站人的角度,站在人的位置上说话,别自夸。别夸自己这一片教会带得好,别夸这一片教会就归于你,别夸神用你、对你特别好,你也别夸说“神跟我们一起吃饭,跟我们一起唠嗑,跟我们一起干活儿”,你说这个没用。那人应该说哪些呢?就是在语言上人应该说的有哪些呢?你如果不会说当怎么敬拜神,你不会供应这类的生命,你就得认识自己,解剖自己,敞开自己,亮自己的相,跟每个人都能敞开你自己,你所做的。这个敞开自己可不是表白自己,就是能亮自己的相,能把自己里面的存心、里面的意念都揭露出来。人这样做这就不是尊自己为高了,你能降卑自己,就是能放下自己的存心,能解剖自己的存心,能敞开自己的污秽东西,能把自己揭露出来,这就证明你这个人站对地位了。我发现很多人光会教训人,光会给别人讲道,却不会跟人交通,不会跟人有正常的来往,就会教训人,就会居高临下给别人讲道,讲高道。还有一些人呢,就会发表演说,就会作报告,说话就会针对别人的情形,从来不敞开自己,从来不从自己身上开刀,从来不拿自己的败坏性情来解剖,而是拿别人的败坏性情来解剖,来让大伙认识。这样的人他为什么能这样做呢?为什么能讲这样的道、说这样的话呢?这就证明什么呢?他不认识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高,他能认识别人的败坏性情就证明他比别人高,他比别人有眼力,他比别人败坏浅。能解剖别人,能教训别人,能不敞开自己,不揭露自己的败坏性情,不解剖自己的败坏性情,不亮自己的相,不谈自己的存心,光教训别人做得不合适,这就是称自己为大,尊自己为高。为什么有的人能无理取闹,为什么让你带一片教会,带几个人,你就能随便教训那些人,任意妄为,一意孤行呢?为什么你说那些话的时候从来不考虑后果,从来不考虑你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人能这样做?就是因为虽然让你带领了,你却不认识自己的身份,不认识自己的地位。其实让你带领,只不过是看得起你,不是说你比别人高,其实你跟他一样,甚至你比他更坏。你为什么能无理取闹教训别人,随便教训,随便辖制?为什么强迫别人听你的话,你做得不对也让别人听你的?这证明了什么?这就证明你这种人的地位并没有站对,你不是站在人的地位上来作工,乃是站在神的地位上,高的地位上来作工。你做得不对,为什么强迫人听你的?你是权柄?你是至高无上的?你是真理?你对,可以听你的,这个都说得过去。你不对,为什么强迫别人听你的?有些人到哪儿传福音,一让他去,去了以后有工作可作,他却要走,然后别人不让他走,他就教训人:“为什么不让我走?”人说:“有工作你为什么要走?”他说:“我还不听!”他宁可耽误工作,也要自己说了算,说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样的人不是称自己为大吗?不是尊自己为高吗?他带领人不是让人行真理,乃是听他的话。你那些鬼话为什么让人听你的?你那个鬼性为什么让人顺服你?这样的人是不是称自己为大?是不是尊自己为高?你说这样的人能把人带到神面前吗?能让人敬拜神吗?他让人顺服的是他。不管工作耽误多大,不管耽误多大事,他说得听他的,这样的人是不是鬼性?我说这样的人就是披着人皮的鬼,你长着个人脸,其实你里面全是鬼,鬼性!你说的鬼话,做的鬼事,行出来的不是人所行的,是鬼行出来的。这个明白了吧?这是第一条。当你们做事的时候,当你们说话的时候,当你们为人处事的时候,就是你生活当中做每一件事的时候,你都应该想着“不应该称自己为大,不应该尊自己为高,当尊神为高,当敬拜神”,这话你想想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多揣摩揣摩,别当耳旁风。

第二条,当行一切对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该做毁坏神工作利益的事,当维护神的名、神的见证、神的工作。

只要是关系到神家利益的事,是关系到神家工作的事,是关系到神的名的事,你都应该维护,都应该说,每一个人都有责任,都有义务,这是你当做的。这个明白了吧?

第三条,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些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为人所献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把祭物赐给祭司分享,其余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没有权利享用任何一点。因为人所献的祭(包括钱财、物质可享之物)都是献给神的,不是献给人的。所以说人不应该享受这些东西,若人享受这些东西那就属于偷吃祭物了。凡属这样的人都是犹大,因为犹大不光是卖主,还偷取钱袋里的钱花。

这事我解释解释,我看这话不解释,有些人厚颜无耻,就能厚着脸皮吃啊!这话是不是需要解释啊?你们是不是很不明白啊?是不是特别、一点不明白啊?祭司可不是一个什么小小的带领人,或者是带领教会的,或者是某一片教会带领的,不是这样的人。像你们这些人现在就是暂时用你,不合格就踢开你,可不是定形。你们别以为一用你就定形了,永远不淘汰了,你别有这个妄想,这属于奢侈的欲望。一说到祭司,那就是有权利、有这个资格,当然这个资格谁给的?这个权利谁给的?当然就是神给的。有权利、有资格直接事奉神的,就是在旧约时候那些祭司可以进圣殿,别人谁也不可以,那些祭物呢,祭司可以吃,别人都不行。那现在呢,什么样的人是祭司呢?以前说祭司,现在就是被圣灵使用的人。那你们是不是呢?你们可不是祭司啊!别我一说祭司,“哼,怎么样?我是吧!”你不是,你没到那程度呢!一说祭司就是被圣灵使用的人,除了这样的人可以享用祭物之外,别人不配。你说你自己配,那是你自己说的,不让你享用,你不该享用,不给你。

我再说说你们的事。像你们带领教会,路费教会可以给你拿,但你们的衣服,你们的穿戴、日用品一律不许花教会钱,一分不许花。你说特殊情况,特殊情况也不行,神家的钱都用在工作上,不支持个人的穿,不支持个人的生活。你出来,你信神,用你,你是自愿的,如果你说“用我我也不自愿”,那你回去,不用你。没有人逼你,不勉强,人多得是,你不行可以用别人。

第四条,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

有的弟兄非得跟姊妹交通,还非要单独交通,还要敞开交通,除了她谁也不行,这人多坏!有的姊妹呢,跟姊妹不交通,从来不敞开,然后专门找弟兄交通,到弟兄中间去交通,这又是什么人哪?姊妹哪个人都扶持不了你?哪个都跟你不交通?哪个都看不上你,跟你合不来?就弟兄跟你合得来?我看是另有存心!有的人他总跟人黏糊,这事都得凭意志克制,别随便放纵自己。人是有败坏性情的,总得有一些约束,没有约束人就放荡得厉害了。总得有一些东西约束着你,让你总想着这些,人的行为就好多了。

五、不可论断神,不可随意议论神的事,当做人该做的,说人该说的,不要超越范围,不要越过界限,警戒自己的口舌,保守自己的脚步,以免做出触犯神性情的事。

六、当做人该做的事,当尽你的义务,当履行你的职责,当守住你的本分,你既信神就当为神的工作献出你该献的一份,否则,你不配吃喝神的话,不配寄存在神的家中。

第六条涉及到人的本分了。你能做的,只要是教会有工作需要你,不管你以前生命怎么样,你个人追求怎么样,你素质怎么样,不管你的人性怎么样,教会需要你去做,你就去做,掉脑袋也得做,不做你滚出去,神家不养活白吃饭的!他愿信不信,把他撵出去!这是最起码的了,人在行为上能有点敬拜神的行为也行,能有点敬拜神的作法也行啊,咱不需要你素质也好,人性也好,也会作工,也不应付,也不要求人太高,最起码的你也得在作法上通得过,在行为上通得过。如果是这点都做不到,那赶紧别在神家呆着。现在很多地方,工人去了或者是谁去了,没有接待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先不搭理。能接待不接待,以后不给他书,或者能作这样的工作他不去作,以后不给他书。他不做,三番五次,怎么说他都不做,那赶紧别白吃饭了,别在这儿呆着占地方了,看着你恶心,别白占地方!你想信你信,不想信不求你。谁求你来着?你自愿的!这点事你都做不到,你还谈什么信神哪?你做不了义人你做个世上的好人也行啊,做点好事、做个好人也可以,连好人都做不了,那就是废品一个了。神家不要废品,这里不是废品收购站,这样的废品没用,没用的人踢出去,一律踢出去!不过你们可别乱做啊,你们如果乱做了,让我发现先把你开除了,先把你踢出去。

七、在工作或教会的事务之中除了顺服神之外,一切应听命于被圣灵使用的人,违背一点也不行,得绝对听从,不要分析对错,或对或错都与你无关,你只管绝对顺服就是了。

圣灵使用的人不管怎么说,不管怎么做,你都听,安排你怎么做你就去做,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别说“神知不知道啊?我得问问神哪”。你不用问,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明白了吧!这个就不用说了,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八、人信神应该顺服神、敬拜神,不应该高举人,不应该仰望人,不应该把神看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应该有任何人的地位,不应该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与神划为等号,看为平等,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

有的人最会见风使舵,最会溜须拍马,看我对谁好,看我夸谁,看我总叫谁,总跟谁唠嗑,他就溜须谁,然后在他那个脑袋里形成一种观念,形成一种格式:“哼,现在除了神就是某某弟兄,除了某某弟兄就是某某姊妹,除了某某姊妹就是那位弟兄,除了那位弟兄就是那位姊妹。哼!这些人啊,保证神对他们绝对了,就把他们定形了!”我跟你说,就这些人永远不定形,你们这些人永远不定形,你别以为他高了永远用他,说不定哪天把他踢下去了。叫你崇拜!你脑袋里别分那个等次,神老大,谁老二,谁老三,谁老四,分那个有什么用啊?跟朝廷里皇帝老大,丞相老二,谁谁老三,谁谁老四,这不一样吗?没有老大老二之分!你们脑袋里有没有等次之分?其实你们一律平等,你别“哼,我比他上来早”,“哼,我比他上来更早,从开始到现在,我都没下来过”,你别比那个。或许你比别人素质好一点,你也没少经过对付,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少流泪来着?你少挨对付来着?你少让人教训来着?为什么教训你?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别以为自己了不起。别划等次,你一划等次,就证明你里面所想的、你所崇拜的、你所顺服的掺杂很多人的东西。

九、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自己肉体的前途,对自己家庭的事应该当机立断,应全心全人投入神的工作之中,应该以神的工作为主,以自己的生活为次,这才是圣徒该具备的体统。

十、对于每一个不信的亲属(你的儿女、丈夫、妻子或者你的姐妹或者你的父母等等)都不要生拉硬拽,神家不缺人口,不需要无用的人来充数,凡不是甘心信的都不要领进教会。这条是针对所有人说的,对于这事你们应该互相制约、互相监督、互相提醒,谁也不得触犯,即使不信的亲属勉强进入教会,也不得给发书,不得给起新名,这样的人不是神家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杜绝一切这类人进入教会。若是因着魔鬼侵入教会而给教会带来了麻烦,那就将你本人开除或者限制起来,总之对于这件事,人人都应该有责任执行,但不能乱来,不得报私仇。

这是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这些都得记住!

今天再交通一个问题。人进入新的时代应该怎么在新的时代里生活,应该怎么在新的时代里经历,就是说人如何跨入新时代。这个问题主要讲哪方面呢?主要说说人应该怎么信神,怎么将人以前信神的观点转到现在人信神的观点,不管你以前信神的观点是对或是错,一律不追究,应该面对现实,现在应该怎么信,现在应该怎么追求。如果你还按照以前那个信法来追求,还按着以前那个观点来信神,那你就没进入新的时代。先用一句有代表性的话来说明这个问题,哪一句话呢?恩典时代有这么一句话:“一人信神,全家蒙福。”这话你们都知道吧?是不是都听说过?你们都知道这话。这话的实质含义是什么呢?为什么当时要用这句话来让人追求呢?当时恩典时代作的工作就是赐给人恩典,让人享受恩典,享受平安,享受喜乐,享受物质的祝福,享受物质的待遇,而且因着一个人信神,全家人都能享受这些。这就代表了什么呢?在恩典时代,耶稣所作的工作对人是无限量的饶恕、无限量的宽容,你只要一个人信神,你全家大小都能蒙福。拿现在的话怎么说呢?说句白话,“一个人信神,全家人都跟着沾光”,现在这么说。以前的人就是“一人信神,全家蒙福”,在地上全家蒙福,到以后死了呢,全家都得救。以前是不是有这个说法?那是代表一个时代,那个时代是这么作的,“一人信神,全家蒙福”,说一个人信了耶稣了,全家老少都跟着沾光,都有平安,都有喜乐。恩典时代神的工作可以赦免人的罪,开始宽容人,饶恕人,给人的饶恕是无限量的,宽容也是无限量的。因为耶稣来了作的工作是来作人的赎罪祭,所以对人是无限量地宽容,他不管你生命怎么样,也不管你进入怎么样,也不管你素质怎么样,就是人各方面正常人性所具备的这些都不算太关键,只要你有一个“信”字就妥了,是特别简单的。那到现在呢,是不是一人信神全家蒙福了?不是。为什么不是呢?为什么现在不作这工作了呢?有些人说了:“现在不是恩典时代,不是恩典时代那神的恩典能随便给人吗?谁信谁蒙福,不信不蒙福。”这话倒也对一半,但其实质呢,因为现在这个时代不作那工作了,现在是要求人能有忠心,能有真心,有敬拜,有顺服,有惧怕,具备这些。信神的人能够明白真理,能够领受真理,能够得着真理;不信神的人呢,就得不着这些,他们的实质是抵挡神的,是弃绝神的,这些人的实质都是无神论哪!所以说现在就不作那个“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事了,谁信谁能得着真理,谁信谁能有机会见证神、认识神,不信的人,就得不着这个了。在以前那个时代允许人向神索取,那现在呢,就需要人完全地奉献。为什么作这样的工作呢?因为那个时代人还是罪人,没经赦免,也没经救赎,所以赐给人足够的恩典让人享受,因着这些恩典,人对神有个“信”字,这样才能罪得赦免,因着一个“信”字罪得赦免。那现在呢,人已经被救赎回来了,已经罪得赦免了,所以现在要求人性情变化,要求人追求真理,要求人认识神,这样就不作那工作了,不作那“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事了。这个能不能听明白?有的人信神为了全家蒙福,“哎呀,我家总不平安哪,我家总打仗啊,我家总有事啊,我家人总有病灾啊,我信神为了我一家人”,你的观点就错了。

所谓跨入新时代就是进入今天的国度时代,从你个人的观点,从你的信心,从你的存心,从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经历方式,这各个方面都得有改变。如果光是一方面,“我信实际神”,名变了,其实质还是没有变。就说从你的追求上,从你的认识上,从你的观点各方面都得有变化,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追求,这样的信才纯才真。为什么现在有的人总消极呢?为什么现在有的人认为信神没意思,没有以前来劲,没有以前有意思?因为他那个观点还没有转变,还是以前信耶稣那个观点,得点恩典啦,或者是多花费、多跑路啦,注重这些,注重恩赐,注重外表做、说,注重热心,所以就总消极。这样的人你看外表好像信神,其实实质还没有变呢,他没有转过来。是不是这样?随着圣灵工作转,人也转,那如果你的进入、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经历方式、你信神的态度、信神的存心观点还没有转变,那证明你这个人不是随着圣灵作工而转而变的。人要有新的进入,要有新的变化,要有新的认识,务必得从人的一举一动,人的每一个心思意念、每一个存心、做事的观点、看事的观点,从这些细节上来进入,来变化。如果不从细节变化,光是嘴上说,在有些行为上有一点变化,这还不算转。你得能从你的心理意识上、观点上,生活方式以至于每一个枝节上都能转,都能变,你以前那些东西脱得一点没有了,干净了,利索了,这就证明你这个人转过来了。你们都省察省察自己,还有哪些东西没有转,还是老的说法、老的看法,还有哪些东西现在还没挖掘出来,还有哪些是以前的根深蒂固的东西。你不挖掘好像没有了,其实一挖掘还很多,是不是啊?为什么现在有的人总跟不上呢?就是这里面还有挺多东西拦阻着,对新的东西没有认识,领受不了。为什么现在的人对神能有观念呢?作这样的事也有观念,我这么说话他也有观念,那么作事他也有观念,对这事领受不了,对那事领受不了。一方面根源是在乎人的本性狂、悖逆决定的;另一方面,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说人在这些方面还没有转过来呢!你那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以前信耶稣的说法或者是信耶和华的那些说法在你里面还存着呢,扎着根呢!所以你一接触神的新工作,道是接受了,但有些说法、有些作法、新的东西,把以前淘汰的那些东西、取而换之的那些东西你领受不了。你为什么对那些东西领受不了呢?就是你那个脑袋里还持守着以往那个旧东西,还放不下,所以导致你抵挡这些东西。你如果里面没有以前的东西,你就能够接受现在的;如果有以前那些东西而且放不下,特别是成形的东西,那就最容易跟今天所作的敌对了。

你们都挖掘挖掘,都省察省察,自己里面还有哪些以前的老作法、老认识法、老看法、老观点根深蒂固。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些人没见过神,也没听过神说话,就看过书之后,说:“这话好,这话是审判的话。”一接触之后,一看,“哎呀,说话这么严厉呢!为什么说话总教训人呢?说话口气怎么那么大呢?还那么生硬,谁能接受得了啊!我们信耶稣可不这样啊,人人说话都温柔,都彼此和谐,谁也不像他那样说话。我可接受不了这样的神哪,我可容纳不下他这样的神哪!他要是像耶稣那样说话温柔又恳切,对人又和蔼又慈祥,像老母亲一样,那我能接受得了,对这样的人我接受不了,干脆接受不了,接触都没法接触。”你承认这是真道,是道成肉身所说的话,为什么一接触,对他有些口气、有些作法、有些说法你有观念,放不下呢?这就证明什么呢?你里面那个成形的东西,你对神那个看法在你里面成形象了,成模子了。拿你那个模子来套今天的神,那当然套不上了。一个时代跟一个时代作的工作都不一样,所以他所发表的性情也不一样,所流露出来的也不一样,你不能套规条,一套规条保证是死亡,保证是定罪。你那个观念,你那个观点,你那个认识法,你那个看法、存心,可以说不是跟今天的神相合的,那就都是敌对的,不成立。这话这样说吧,人有败坏性情,人有悖逆,人有抵挡,人有思维,人的思维受什么支配呢?受人的存心,受人自己个人主义里面的那些东西,人看事的观点、看事的角度,受这些支配,所以说你那个思维不是从圣灵来的,不是在真理的基础上思维出来的。为什么我说你那个观点是观念,是个人的东西,是人的东西呢?是属肉体的东西呢?因为你那个思维不受真理支配,不是在真理的基础上琢磨出来的。有的人是在圣经的基础上琢磨出来的,那更是错误。咱不是说圣经错,乃是说你拿以前那个套今天这个,那保证错,保证套不上。就如在恩典时代,人拿耶和华来套耶稣,能套上吗?套不上。那拿以前耶稣来套今天的神呢?能不能套上?套不上。为什么现在神一作一步新的工作,在人中间总是形成一大帮一大伙甚至是更多的人来与神敌对,形成了一帮这样的敌势力?为什么能形成这样的事呢?就是因为人虽然说接受,不管是接受不接受,在人里面那些以前的神的形像、以前的神的说法、以前那个信神的观点都成形了,成形了之后呢,人还不肯放下,还舍不得放下,还舍不得丢掉,而且还宝爱得了不得,然后还自以为是,还狂得要命,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特别高,来对照今天的神,拿这些东西来对照今天的作工,对照今天的真理。那你说能对上吗?什么事你别套,你如果特别简单,特别释放,看见神作什么事呢,就接受。你得有一个意识:我现在接受新的道了,接受新的道有些东西我领受不了,我慢慢经历,我慢慢认识,一点一点追求,蚂蚁啃骨头,一点一点我就啃透了,啃明白了。神的作工奥秘无穷啊,深不可测,人测不透,经历一年两年有一点认识,经历三年四年有一点认识,一点一点长进,一点一点变化。那些东西一点一点改观,一点一点脱去,旧的东西脱去,对新的东西才有认识,你现在那些旧的东西在里面还根深蒂固,一点还没挖出来呢,你就敢随便有观念?随便有你的看法?随便发表你的意见?这属于人没理智。为什么我说人狂得没边儿了呢?就是因为这个。人里面那些东西还不怎么样,没有什么价值,还敢随便往外亮,人是不是特别没理智啊?所以说有些人虽然接受了,承认了,点头了,也拿书看了,但其实他里面那些旧的东西并没有放下。为什么有的地方带领的人作工,好听的他能做到,他给你执行,不好听、他做不到、他不愿意做的,他不给你执行呢?为什么能出现这种局面呢?就说人里面那些东西放不下,你里面那些以前的东西越成形,你抵挡得越厉害,是不是这样?为什么现在有一些带领,那些大头目,地位越高,带领的人越多,越不好接受呢?你们说这是为什么呀?以前这些东西放不下,人都不以神的为神的,不以神的为真理,为生命,为高,乃是以人自己的为真理,为真道,这不就是大错特错了吗?这样你上哪儿还能寻求到真理呢?你自己那个就是真理了,你还能得着什么真理呀?你还能寻求吗?还能渴慕吗?

还有的人说了:“哼,我接受真道了,你不用管,我自己看书,我一年就长进了。”我说你保证长不了,不揭露你,把你里面那些东西给抖搂出来,你没法变!你自己能认识?认识不了,不容易认识。有的人说:“我看书,你不用管了,我自己信吧,我怎么信不比你信得好啊?你不用管了,你怎么说我怎么行不就完事了吗?”不容易。你看人看武侠小说,领受得特别好,记得特别快,这儿一看完那儿一合书之后就能给人讲演一番。这可不是那回事,生命的事跟任何一个事都不一样啊,都是特别深的事。你们也看过一些世上的书,一些小说,那拿到现在跟神话书比比,你看多少年神话有些东西还是看不明白,还是看不透,是不是啊?一个事够你经历一辈子,这一辈子你总经历这一个事,总在这方面下功夫,总在这方面斟酌,细抠,细挖掘,细经历,你在这方面总有认识,那不是说经历一年两年,“这话经历完了,我达到了。”达不到。人里面复杂不复杂?人的观念拦阻着真理的进入,拦阻人对神的认识;人的存心拦阻人性情变化,拦阻人实行真理;人行事说话的观点、站的角度也拦阻人对真理的认识。你如果说话、做事能够站在真理一边,站在新时代所要你追求达到的这一边,那你就很容易变化了,这就说你进入正轨了。那如果没站在这边呢?那我说你还差得远着呢!别看你听这么多道,经历这么多作工,你差得远着呢!真理的事是生命的事。为什么叫真理呢?就是永远不变,拿到哪儿都适合,在谁身上都适合,都是真理,谁也驳不倒,用任何语言、任何作法都驳不倒,是最高的,最深的。

我问你们:如果你说“我信实际神,我就光自己在家祷告,在家追求,唱歌,让我唱歌我就唱歌,让我祷告我就祷告,工作作哪步我随着”,你也不追究自己那些观点,也不追究自己那些存心,也不省察省察自己里面还有哪些败坏性情,有哪些奢侈的欲望,不追究这些,不挖掘这些东西,你能变化吗?不能有变化吧?我敢说就现在你们很多人信神的那个观点还是“一人信神,全家蒙福”那个观点,是不是这样?有些人说:“才不是呢,你冤枉我。”我给你解释解释这话,你说不是,我说就是。为什么说“就是”呢?有些人一个人信神了,家里不出事不埋怨,一个劲儿嚷嚷“哎呀,神好,神好人坏,神好人坏”,等到一出了事,丈夫(妻子)出点什么事了,或者孩子出点什么事了,得病住院了,腿断了,或者孩子没考上大学,或者别的什么事把他缠住了,揪着他的心了,割他的肉了,他疼了,他就该拍桌子骂神了:“哼,我信神我得着啥了?你也不祝福我呀!你祝福我,祝福我的全人,那我的全人还包括谁呀?我的儿子,我的丈夫(我的妻子),我的全家,加我妈,加我爹,都算上。如果不出这些事呢,我不就能好好追求你吗?”还有理由呢!还认为自己的理由特别充足,还认为自己这个理由能拿得出去,该说。没出事之前人没有埋怨,万一出了事,家里打官司了,赔款了,欠人账了,或者丈夫出事了,或者家里出了某一件事,或者个人得病了,人那个埋怨的心随时就出来了,那才快呢!好比说,别人给他报信了,你家丈夫在哪儿住院呢!或者你家姊妹(妻子)在哪儿出事了!你当时“咯噔”一下,“哎呀,神哪,怎么整的?”这句话也出来了。这句话包括多少东西?“哼,神你怎么不保守呢?你看让我多操心,你也不替我考虑考虑、着想着想啊?”是不是这么回事?没出事好像人都喊着“哎呀,神可好啊!神高大呀!”等到一出了事,当时你脸就阴了,没有一个说“神好!管他怎么样呢,魔鬼死了才好呢!”谁敢这样说?你才不敢说这话呢!一说这话,万一来真格的怎么办啊?可不行啊,万一来真格的那我靠谁呀?我们家死一口也不行啊,我们家大团圆多好啊,少一口那不就不团圆了吗?你心里难受了。像农村的,别说家出点什么事,人出点什么事了,就是老牛出点事他都埋怨神,是不是啊?人如果什么时候能达到家出什么事、遭什么灾、有什么事都不埋怨神,而且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不耽误你个人的追求,不耽误你个人的进入,不耽误你对神的顺服,不耽误你对神的赞美,这就证明你这个人信神的心特别纯了。你如果总有那个“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观点,那是错误。你总有这个观点,我说你到什么时候也信不好。因为你家里那些不信派总不消停,他总作,一作作出祸来了,把你搅得也消停不了,所以说你信不好。是不是啊?你看现在不信的那些人,整天颠来颠去的,早晚也得出事。现在不出事,以后灾难一降临他们能逃脱得了吗?他们逃脱不了。你要是信不好,你也逃脱不了,你跟他一样下场。你要是信好了,“他逃脱不了,活该!我有这个准备,到有一天真要那样了,我狠狠心看都不看他,给他挖个坑埋了。”你真有这个心哪,那你的心就特别纯了,说明你心真向着神了。现在你开始有这个准备就妥了,不需要你能说出这话,不需要你能做出那事。现在你的心还被很多东西占有着,在你那个观点里认为什么呢?丈夫该蒙福(妻子该蒙福),儿子该蒙福,老牛该蒙福,小鸡该蒙福,房子该蒙福。别人地震别让我家地震哪,我家房子塌了我往哪儿住?我怎么信神呢?还有理由呢!所以说,人心里如果单纯地向着神,只向着神,只为着神,那人这个心就特别纯了,特别简单了,到那个时候你就受苦特别少了。现在你为什么受苦呢?你为什么受特别多的苦呢?你整天为你儿子,为你姑娘跑啊,颠哪,忙啊,说啊,这些事你费不少心,你们如果单纯为教会的事,我敢说忙不死你,都累不死你,累不倒你,是不是这样?正因为现在你还要信神,家里的事占百分之八十,教会的事顶多占百分之二十,这百分之百给你加了这么重的负担,你就承担不了了。因着自己家务事多,因着自己事多,自己承担不了之后,就开始埋怨神了。其实你为神只献了多少啊?一丁点儿,不值得一提!你还是为自己家的事,为自己肉体那事奔波忙碌多,那你怎么能埋怨神呢?以后可不能再埋怨神了,再埋怨打嘴巴。你说人是不是这么回事?其实还是为自己肉体忙的多。

谁信神谁能得着真理,谁能有机会认识神,这是最重要一个事,这比你婚姻的事还重要。现在不是说要求你能做多少,能说多少,首先得从你那个观点上,你的存心、你的观点、你的认识还有你里面所要的那些东西,把这些东西合起来之后你给它精减精减。以前世上那单位不是精减机构、精减人员吗?现在咱们精减存心,把那些东西都往下撂一撂,一点一点的,现在开始往这方面进入,往这方面操练。一开始流眼泪流两滴,后来流一滴,后来干脆眼圈都不红了,到最后一说什么事,光是脸色难看,到时候再有什么事呢,光乐呵,这就妥了。这事就你们中间的哪些人容易放下,哪些人不容易放下?你们说说。我说有儿女的人不容易放下,是不是啊?当妈的最疼孩子了。她说:“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不疼呢?”这应该放下,那不是你的财产。有些人说:“那不是神赐给我的吗,怎么不是我的财产呢?”赐给你是不错,神没得着他,他就是魔鬼,是身外之物,你应该看清这个。你信神还能让他给拦阻住了,之后把你断送了?能因为他把你断送了?你甘心吗?你愿意吗?有的人现在还对丈夫不死心,“哎呀,他能信,你看就他那实质,那个素质,那才好呢!他一信神那首屈一指,谁都比不上他。”你别夸他了,他是最大的魔鬼,你还夸他呢!对他们别抱希望,你不抱希望你受的苦就小了,是不是啊?

我说这么多,你们知不知道讲哪个问题呀?怎么能够跨入新的时代,该从哪方面来改变,从哪些方面来进入。现在是开始进入,以前人有一些进入了,但有很多的方面还是不行。为什么你总有观念?你看书能接受,真到事实之中,你为什么总敌对,总反叛呢?里面总有看法呢?总顺服不下来呢?就说人里面那个肉体的东西特别多,你们现在听着好像“没有啊,真的没有。”真没有?“真没有,一点儿都没有。”一到事实当中就不由你了,那些东西自然就出来了。你们以后记着准备一个观念记录本,一到事实当中你有哪些观念,怎么想的,都记录下来,来挖掘自己的东西,这有好处。你得敢于面对这个事实,敢于揭露自己,你敢于揭露自己证明你有接受真理的心,你有放下观念的心,你有顺服的心。你得背叛自己,别一个劲地背叛神,那就错了,你别反着来。让你们准备观念记录本,你记起来没完没了了,大的,小的,多的,少的,琐碎的,都记,这没必要。把里面那些关键的东西、根源的东西记录下来,记录下来之后呢,再对照一些事实,然后在做事的时候,观念再出来的时候,你该琢磨琢磨,得有些措施,得有些实行的路,相对应的实行的路,这样才能有进入呢!你总说认识自己,观念出来的时候忽略过去了,等观念没有了你不承认了。你看人平时好的时候,没有观念的时候,不遭对付的时候,没有逆境的时候,都没有观念,都没有看法,以前有的那些观念他想不起来,他认为自己特别好,真的没有观念,等观念一出来的时候呢,跟神敌对了。等一过了这一阵呢,又感觉没有了,又感觉自己特别好了。所以说人就居于这种情况,总也认识不了自己。是不是这样?你总忘啊!对这些事总不认真不行。你要想进入,你得认真,抓住机会,一点别放过。记录下来之后能敞开交通,交通完之后还能有进入。你挖掘出来之后,自己在行事当中去监察自己,到底这方面观念脱去了没有,放下了没有,改变了没有,自然而然一点一点就变了。

你们说这样进入难不难哪?费不费劲?也挺费劲啊!有的人说:“家人那是多亲的人哪,都是心连心、肉连肉的,谁能放下谁啊?”都放不下,慢慢地,一点一点你就放下了。有些得需要毅力克制,一点一点就放下了。浮皮潦草地对外皮那些有认识,狂,自是,自高,悖逆,你说这些这是道理。你得针对事实,在哪些事上有哪些看法,能把在那些事上自己里面的那些存心亮出来,这才叫真有认识,你能对上号。别光说“人可狂了,人可悖逆了,人抵挡神”,这还不行,这不叫认识。你得考虑你那个存心,你那个实质的根源,解决这些东西,如果光从作法上认识还是不行,得解决根源,抓住关键。一段时间流露出来一些,你一段时间就得作个总结,然后交通。像你们这次听完了以后,对自己有认识了,里面感觉“哎呀,自己是挺不怎么样”,然后过一段时间呢,没了,“这不挺好吗?还不错啊!”不点又不行了。那你也不能总让人牵着鼻子走啊,你得自己有这方面进入,一段时间总结总结,一段时间省察省察自己:哪些东西、哪些事做得不合适,不合真理,哪些话说得不对劲,存心不好,流露出什么性情来了。你总这样进入,对自己严格要求,慢慢这些方面认识的就多了,总结到一起,一看自己这个人确实是不怎么样,等你有一天真有这样的认识了,让你狂你也狂不起来了。现在关键是什么呢?点完之后人对这些事明白了,知道了,但还不认识。有些人说:“怎么不认识?我知道我在哪个事上狂。”你知道在哪个事上狂,你怎么不知道你那个性情狂呢?为什么一段时间你还想往上够,还一个劲儿地想做这想做那呢?就是人那个狂的东西在里面还有呢!这就得先从你个人的做事存心、观点、看法开始变。你们承不承认人许多的说话里带刺,然后话里那个口气带狂的成分呢?(承认。)话里面还带着存心,话里面还代表你这个人的观点,代表你这个人的存心,从你所说的话里就能找出来。有的人平时不狂的时候,说话那脸上的表情一个样;等狂的时候,那眼睛一挤,嘴一歪歪,一咧,鼻子一拧,头发也竖起来了,就不一样了,那个丑相就是撒但的丑相露出来了。你看人里面有存心,你看这诡诈的人说话总是小声小气,总要咬耳朵,他说话总是眼睛斜着,这就有存心了,这里面有东西。还有的人说话声不大,鬼鬼祟祟的,那话里带着东西,还不动声色,这样的人更鬼道。

以前人总满足于“我蒙了福了,那神对我就满意,我家平安,一家人没有赔款,也没有外债,做什么都顺利,神保证喜欢我”,你如果光满足于这个,我看你到死的时候你也追求不上去。你别满足外在的生活怎么顺利,怎么好,你别满足于这个,你别看那些,那些外表的都是无所谓的事。今天作人、拯救人是拯救人里面的东西,根深蒂固的东西,是从人的根源,从人的实质,从人的本性上来挖掘。为什么总说人的观点,总说人的存心呢?这是从你根深蒂固根源的东西来开始作起。神不是看作法,不是看外表,也不看你有什么家庭,你有什么丈夫,也不看你这个人长相怎么样,也不看你这个人个头高低,有没有工作,生在什么地方,不看这个,关键看你这个人实质怎么样,从实质、从根源作起。所以说,你别光满足于“我家挺顺利,我家养过多少鸭子,从来没死过一次,神大大祝福;我家养过多少牛,卖多少钱,神大大祝福;我家盖多少房子,一点事没出,还没有外债,房子盖得特别好,神祝福”。你别看这些外表的,你的心别注重这些,别追求这些,你别被这些东西占有了,你别满足于这些,你满足于这些证明你这个人信神的观点还是不行,太低,差太远。你得注重性情,你那个性情,你那个人性,你那个存心,你的观点,得从这些方面开始入手,这样你接触一些新信的或者没接受的,人家从外表就看你这个人是变了,看你追求的真是不一样了。人说:“我们信神就追求多得钱,有个地位,孩子考上大学,姑娘找个好对象,丈夫当官,就求这个。你怎么不求这个?你对这个好像看那是粪土似的,不值一文钱呢,你们怎么信神的?”你就跟他交通我们怎么经历的,人有哪些败坏性情。人一接触你,感觉你这个人能供应生命,不是讲外面的道,不是讲外面那些哄人家或者劝人家的道。你能供应生命,供应真理,谈生命,谈认识自己,这证明你这个人真是新时代的人,真是一个新人了。

现在很多人坐一起总谈什么呢?“我那时候信耶稣啊,我到哪儿一作工,圣灵大作,传福音那多少人都愿意听我的,我给谁一祷告,他的病不好也得好,我说了算哪!”还谈这个呢,这多落后啊!是不是落后?能说这些话的人多不多?是不是还很多?你看有的人当着你的面不说,背后偷着说,能说这话的人就特别落后了。就像现在人家都坐轿车了,他还坐个小毛驴车,觉得:“你看我那时坐小毛驴车,那是一级的!”一级的官你就坐那小毛驴车?太落后了,谁听你那话啊?多幼稚啊,是吧?别把人当傻子待。还有的人说信耶稣那时候多蒙福,又多得人,“现在我吃一碗饭能撑三天,我祷告神了,不让我饿,让我省点饭,多吃喝神的话。”你谈这些有什么用?多落后啊!别人不笑话你啊?都笑话你。你们如果以后坐一起谈生命啦,谈性情变化啦,谈认识自己啦,谈些实质的东西,别谈鸡毛蒜皮的东西,那你们就差不多了。像你们现在供应不了生命,让你扶持扶持人家,你只能搀着走走,人家会走路就用不着你了。你只能当人家的拐杖,作不了人里面的供应,你的话作不了人家的饭食,人吃不了你说完的话,吃进去也不当事。是不是差劲?像你们那个服事人、供应人就是哄哄人家,“听话,别悖逆神了,别抵挡神,你看咱这人多坏,以后可得听神的话。”说完之后人家说:“对,就是,可得听神的话。”等你一走,人又瘫那儿了,还是起不来。所以说你们只是拐杖,不能作饭食,这不行,这证明你们自己也没有进入。人有哪些难处了,人有哪些败坏性情了,你抓不住根源,抓不住关键,因为你自己对自己还没有认识呢,所以说,你们在你们那个地方谈不上什么供应生命,你们只是劝勉人,劝人家好好听话。你们只是哄小孩,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这就证明你们自己也没有进入真理实际,还没有得着真道,是不是这样?你看我每次说很多话,这些实质、关键东西先跟你们说,跟你们说完你们真有认识了,你们到下面就能交通了。现在多数人都能讲道,就会讲讲道。为什么说是讲道呢?讲道就是讲神学,就是站讲台,就是照着书本念,那叫讲道,供应不了生命,所以说你们就特别差劲。你那个观点还没有变呢,你那个认识、存心还没有变呢,你要求人家变,你没路,你供应不了他。你没有路,你只能劝劝,只能教训教训人,只能跟人家瞪瞪眼,没结果,是不是啊?到最终他们还是没劲,还是没有认识,你作的工作还是没有果效。你们考察考察你那一片教会那些人,到底怎么认识的,对自己有什么认识,就在乎你那个带领的人。如果跟你一起作工的几个姊妹中,你是做主角的,那几个姊妹也会教训人,也一点不认识自己,那证明你这个人也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不认识自己。那你们以前想没想过这些事?你们就知道“哼,这下给我权力了,我可有地位了,我可当官了,我那些话可有地方教训人了”,你只注重地位,只注重名望,只注重怎么教训人,只注重怎么讲道,怎么说幽默,能逗人笑,怎么说能让人听你的,能把你那个地位扎下根,你在那一片教会有权势,名望高,地位扎的根基牢,讲道声高,话多,会讲会说,你只注重这些,这证明你走的路偏了。

从一个旧的时代进入一个新的时代,那就不光是作法、说法有变化,这就要求人有更高的进入,付更大的代价,作更多的牺牲,其实不是让人牺牲,就是让人受点苦,就在这些事上多受苦,这样人才能有变化,从里到外有变化。好比说,以前那个时代作的工作,有些人喜欢看圣经,现在一说不看圣经了,总觉得:圣经里有些话还是不错的,还是挺好的,我有机会还得看看那些圣经啊!神说圣经里有些人的说法,我怎么不觉得呢?我觉得好像不是。另外,现在有些说法,说有些人光热心,性情不变,这样的人得不着神的称许。以前呢,谁热心,谁劲儿大,谁的生命就高,谁的生命高谁就靠前,谁就信得好,现在一不谈这个,有些人就总觉得好像神对那样的人冤枉了。以前我对付过一些人,然后有些人就不服,替他打抱不平:“哼,人家付代价,人家受那么多苦,辛辛苦苦伺候你,为你受了那么多苦,人家又信神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怎么能那样对他呢?”有些人就转不过来。这事还不好认识?人看人的外表作法,神看人的实质,这就差距大了。你看人外表做得多细,外表多敬虔,外表多会说,外表多能跑路,多能付代价,你看这个,你怎么不说他那人观念多少,他那人多自是,多狂妄,你怎么不看这个呢?所以说,你们看事的观点还太老旧,太落后。有些人说了:“我们那么作工,他也没说我一个好啊,我们那么作工,在那片教会两个月三个月不回家一次,到这儿还没说个好,倒对付我了。我有一点事没做好,他倒对付我了,说我没做好,狠劲对付。”神现在不看人的代价,你有什么代价?你有什么资本呢?不论代价,不论资本,不论你受多少苦,看你这个人的实质。

以前那个时代用人的原则是什么?谁会唱歌,谁会跳舞,谁年纪最大没结婚,这人是里面的首脑!谁四十岁没成家,五十岁没成家,那是里面的大头!越是这样的人名望越高。咱们可不看那个,得看实质,因为信神关键看这个人他的实质怎么样,他能不能敬拜神。看实质,那你再奉献,再花费,再付代价,你到头来不接受末世这个真道,神道成肉身真来了,你不认识他,那你那个实质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抵挡?就在乎你那个观点、你那个存心能不能与神相合。这要是论资本啊,你们这些人都得下去,都回家去吧,以前那些老地方教会的、家庭教会那些老头,越没牙的,越聋的,头发越白的,脑袋越光的,这样的人越有资格。这没用啊,那些人用不了,实质不行,作不了工,用他们那不耽误工作了吗?这地方这样的人就很多了,像你们这样的根本都排不上位。一开始用人的时候多费劲!往上选年轻的,选素质好的,很多人通不过呀!那你们怎么看?如果有一个八十岁的人没结婚,你们就认为是贞洁童女啊!天天给弟兄姊妹做饭,忙忙碌碌的,一生为神花费啊!结果这人呢,她总讲自己的资本,总狂得要命,这纯属魔鬼啊!什么奉献?什么花费?咱不讲那个,讲那个有什么用!谁最有真心,谁最肯顺服神,谁最有真理,咱们赞成这样的人。你看他外表有没有用?外表有一些东西变了,里面很多的东西还没变,到一个时期就显露出来了。所以说这些东西需要认识,都需要挖掘出来。人里面的东西还多着呢!本性当然是狂,是悖逆,这是一个最大的、最根源的问题。除了这些呢,里面还有一些败坏性情。所以说,你想要认识自己,想要性情变化,得有路途,先从哪些方面进入,先从哪些方面认识,开始着手,这就容易多了。你得有途径,没有途径不行。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