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六十二篇 做诚实人应该与人敞开亮相

第六十二篇 做诚实人应该与人敞开亮相

你们对做诚实人有没有什么体验哪?(做诚实人很难。)为什么很难呢?(每天省察自己就发现自己很会伪装,掺水分的话很多,有时带着情感、带着存心说话,有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会耍一些手腕,说不符合事实半真半假的话,还有的话完全不沾边,是自己编造出来的。)这些东西都是人的败坏性情里诡诈的那一面。人为什么玩诡诈呢?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达到自己所要的目标,然后就采取一些手段,一采取手段就显得不正大光明了,就显得不诚实了,这时候就流露出人的阴险、狡诈,或者是恶毒、卑鄙,有这些东西人就觉得做诚实人特别难,如果没有这些东西,那你就觉得做诚实人容易。做诚实人最大的拦阻就是人的阴险、人的诡诈、人的恶毒,还有人的卑鄙存心。你们操没操练过做诚实人呢?操练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情形呢?(每天晚上把自己一天当中说的废话、谎话、不沾边的话、编造的话都记下来,之后省察、解剖,就发现这些话都是有存心的,都是在一种有动机的背景之下说出的谎话,都是不合真理的。虽然知道不合真理,可是下一次身不由己地又会说谎,又会编,又会伪装,有时候当时不知道自己在伪装、在编谎,过后才知道,有时候自己当时就知道,但是一下子背叛不了自己,有时候当时感觉不出来。)对!当时是感觉不出来,是觉得自己的理由特别充分,也觉得这么做很正当。如果在一个背景下或者在一个什么环境下,你觉得你那么做很智慧,或者是很有理由,或者理由很充分,最后这么做出来了,做出来之后自己还觉得满有道理,也没有懊悔的意思,到晚上省察的时候,或者有一天得着开启、得着责备的时候,你就觉得当时说那个话的理由也不是理由了,应该改变这种方式,那这时候应该怎么实行呢?好比说,你对谁做了这个事,你是在欺骗他,或者是说的话里面有掺杂,或者有自己的存心,那你就找到他去解剖,你说:“我当时跟你说的那个话是带着我个人存心的,你如果能接受我的道歉请你原谅我。”就这样解剖、亮相。解剖、亮相的时候也得需要勇气呀!你看人背后跟神祷告、背后跟神认错也好,或者是悔改也好,或者是解剖自己的败坏性情也好,他怎么说都可以,因为人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着啊,就像跟空气说话似的,他就能亮相,自己怎么想的,或者当时怎么说的,什么样的存心,怎么样的诡诈,都能说出来;但如果让你跟人去亮相的时候,你可能就没有这个勇气了,你也没有这个心志了,因为你拉不下那个脸,你剥不下那个面子,这就很难实行了。你看让你这么大体地说,有时候说话或者办事有存心,办事的时候、说话的时候有诡诈、有掺杂、有谎言,也有欺骗,还有自己的目的,你也能说,但临到一个事,让你自己解剖自己,把自己这个事从开始到末尾是怎么发生的,自己说哪些话是欺骗,是什么样的存心,心里怎么想的,怎么恶毒,怎么阴险,让你揭露你就不一定有勇气了,你就不愿揭露那么细,说那么具体,甚至有的人就一笔带过:“哎,就是那么回事,反正人挺诡诈的,人挺阴险的,人挺不可信赖的。”这就是对自己的败坏实质、对自己的诡诈阴险不能正确面对,总是处在逃避的状态里、逃避的情形里,总是原谅自己,不能在这事上受苦或者是付代价。所以好多人喊了好多年,说“我这人挺诡诈,我这人挺阴险,做事常常有欺骗,对待人一点都不实在”,总说这话,但是这话喊了好多年,到了现在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诡诈人,因为你从来就听不到他对自己办事或说话的时候所流露的诡诈、阴险过后有懊悔或者有解剖。咱们不能确定人家在神面前没有认罪、没有悔改,但是在人面前他从来就没有在欺骗完你或者是跟你玩完诡诈、玩完手腕之后来跟你道个歉,或者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说说自己在这事上是怎么认识的。他不这样做就证实了一个事,他在这事上从来就不背叛自己,只是喊喊口号、讲讲道理而已。他这喊口号、讲道理也可能是讲时髦,也可能是赶时兴,也可能是环境迫使逼不得已这么喊喊口号、讲讲道理,这种喊口号、讲道理永远不能变化人。神让人实行的每一个真理都需要人去付代价,都需要人实实际际地去做、去实行、去经历,拿到现实生活当中,不是让人喊口号、挂在嘴皮上成天说自己是诡诈人,成天说自己是撒谎的人、会玩手腕的人、事事都有存心的人,但是临到每一个事还是自己原来那套手段,还是自己原来那套方式,方式从来就没有变,手段也从来没有变,他对待人的方式也没有变,做事的方式也没有变。你说这样的人能变吗?不可能变,永远不可能变!(那就是说,除了在神面前认错以外,还得在弟兄姊妹面前亮相?)当然得亮相了。你不亮相、不解剖怎么能证实你承认自己是真实的诡诈人呢?你也不亮相,我也不亮相,咱们都捂着,自己心里都有一套算盘,都有自己的一个私人的空间在里面维护着,那还谈什么真实的经历呀,哪有真实的经历大家互相交流?没有。所谓的分享经历、交通经历,分享那就是把你个人心里所思所想的、你的情形、你对神话的经历与认识,还有你自己里面的败坏性情都说出来,完了让大家分辨,让大家接受正面的,也认识那个反面的东西,这才是分享,这样才是真正的交通。不是说你在神话上有什么看见,或者你在哪段诗歌上有一点看见,随便交通交通完事了,跟个人的实际生活根本就没有关系,大家都是谈道理上的认识,都是谈理论上的认识,实际经历的认识一点都没有,谁都避开不谈,避开个人的生活,避开教会弟兄姊妹生活的那个范围,避开个人的内心世界,这样人与人之间哪有真正的沟通,哪有真实的信赖呀!没有!你说一个妻子从来都不跟她丈夫说心里话,他俩是知心人吗?彼此知心吗?不知心。假如丈夫整天说:“哎呀,妻子呀,我爱你!”妻子也整天说:“丈夫啊,我爱你,我永远都爱你,不会离弃你。”仅仅是这么说,但是心里怎么想的,对丈夫有什么样的要求,或者是自己有什么问题,从来就不亮相,从来也不跟丈夫说,没有知心话,他俩没有知心话是彼此相爱的夫妻吗?俩人到一起尽说官话,这是真实的夫妻吗?肯定不是!弟兄姊妹在一起能够互相知心,能够互相有帮助、有供应,非得每一个人都谈个人的真实经历,你不谈个人的真实经历,只讲讲官话,只讲讲字句道理、字皮,那你就不是一个诚实人,你也做不了诚实人。你看夫妻之间一开始也可能彼此不太了解,因为以前不在一起生活,也不是一个同样的家庭长大的,夫妻之间在一起生活几年之后,彼此磨合,彼此也有些磕磕碰碰,但是要是人性正常的话,你总跟他交流心里的话,他也跟你交流心里的话,生活当中有什么难处了,或者是工作当中有什么难处了,自己心里怎么想的,打算以后怎么处理,或者你在工作上、在对待儿女上有哪些想法、打算,事事都跟他说,你俩是不是彼此显得特别近、特别知心哪?如果他从来就不跟你说心里话,就是挣回钱来给你就完事了,你呢,从来也不跟他说心里话,没有知心话,那你俩的心里是不是有距离呀?肯定有距离,他跟你也有距离,你跟他也有距离,因为你不了解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打算做什么,最后他是什么样的人你都测不透,你是什么样的人他也测不透,你不了解他的需要,他也不了解你的要求,没有语言的沟通,没有心灵上的沟通,人与人之间不可能知心,不可能互相供应、互相帮助。你们是不是有这个体验?如果你的一个朋友什么话都跟你说,他心里怎么想的,或者心里有哪些苦楚,有什么高兴的事也跟你说,你是不是觉得跟他特别知近呢?他愿意跟你说是因为你的心里话也跟他说,你跟他特别合得来,所以你才能跟他融洽相处、彼此帮助。如果在教会里弟兄姊妹之间没有这个,那就永远不可能有弟兄姊妹之间的和睦相处,这就是做诚实人必须有的一条。那有些人说了:“哎呀,做诚实人这么难哪,我心里怎么想的都得跟别人说呀?只交通正面的不就完事了嘛,自己黑暗那一面或者是败坏那一面就不用跟别人说了行不行呢?”你不说,你不解剖自己,你永远不会认识自己,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别人也不可能信任你,这是事实。你想让别人对你有信任首先你得是一个诚实人,诚实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来,让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实的那一面,不要伪装,不要包着裹着,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当成一个诚实人,这是做诚实人的最基本的实行,这是前提。你总伪装,总装自己圣洁,总装自己高尚,总装自己伟大,总装自己人格高,让别人看不着你的败坏,让别人看不着你的缺陷,给别人一个假象,让别人认为你很正直、很伟大、很能舍己、很公正、不自私。不要伪装自己,不要包装自己,而是要亮相,把心亮给别人看,你能把心都亮给别人看了,把心里所想的、所要做的,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都亮给别人看,这是不是就诚实了?你能亮给人看,神也看着你,神就说:“你都能亮给人看,那你在我面前肯定也是诚实的。”你仅仅是背后亮给神看,当人的面总装伟大、装高尚,或者装大公无私,那神会怎么看呢?神会怎么说呢?神会说:“你是地地道道的诡诈人,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小人,你不是一个诚实人。”神会这么定罪你。要做诚实人那就是无论在神面前所做的还是在人面前所做的,都能把心敞开亮相,这个容不容易做到?这个得需要一段时间,得需要心里有争战,需要我们不断地操练,一点一点地心就敞开了,能亮相了。

人活在撒但败坏性情里,处处都在伪装自己,处处都包装自己,处处都玩手腕,凡事都耍诡诈,没有一个事他认为不值得耍诡诈、不值得玩手段的,就是有的人买一样东西,这里面可能也有诡诈,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个事。假如说她买了一双鞋,她认为:“这双鞋现在挺时髦,如果我穿上这双鞋,弟兄姊妹看了肯定说我,‘你看你现在有钱不往正道上花,怎么花在这上面呢?时髦东西肯定贵呀!’肯定得说我。那这鞋我不当着弟兄姊妹的面穿,我等不聚会的时候穿,聚会的时候我不穿,等这鞋不时髦了,他们看着觉得不值钱的时候我再穿。”咱们不管你是怎么实行的,总之,你这个打算、你这个心理是不是在玩诡诈?是在玩诡诈吧。你已经活在诡诈里了,已经准备这么去实行了,你一这么去实行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鬼了?是有鬼了吧?是在耍诡诈了吧?那你为什么要耍诡诈呢?因为你有个人的存心,你有个人的目的。那你这个目的成不成立呀?这个目的的实质是什么呀?就是你不想做诚实人,你是在玩诡诈,是不是这样?你能在人面前行一套又在人背后行一套,行得不一样,有差距,你是在做手脚,你是在精心地计划、打算,已经掺杂了你个人的存心,这种实行法、这种作法就是在玩诡诈。你说诡诈人是不是很愚蠢哪?你看诡诈人行的那个小道道啊,拿不到大面上去。为什么有的人一说让解剖就犯愁了呢?他那个诡诈的小道道就显得又愚蠢又笨拙又卑鄙,见不得人,就是小人的勾当。诡诈人做的那个事他总也拿不到大面上亮相,他为什么拿不到大面上亮相呢?当他一亮相的时候他就突然发现:“哎呀,自己做那个事怎么那么愚蠢呢?怎么那么恶心呢?”自己都恶心,但是他自己做的时候身不由己,就总想那么做,因为他的本性就是诡诈呀,处处事事都自然流露他的诡诈本性,在很小的一个事上他都会流露他的诡诈本性,没有一个事能让他克制住的,这就是他的致命处。以前有一个弟兄,他岳母那一家人特别诡诈,他小姨子那一家也特别诡诈,就是整个这个家族全是诡诈人,没有一个是老实巴交的,他家小孩儿说话你都摸不着边,那小孩儿当时是六七岁,有一次他家吃了一个特殊的东西,大人问他:“哎,你们家今天吃什么了?”他眼睛眨巴眨巴,不吱声,大人又问:“你今天吃什么了?”他不想告诉你呀,他就说:“忘了。”本来是吃完饭没有半个小时的事,他就说忘了,你看六七岁小孩儿都会这么编瞎话,说谎话,这是大人训练出来的吗?是环境影响的吗?都不是,是人的天性,天性就是诡诈人。咱们解剖解剖这个本性吧,你不管吃什么,你就是吃金山、银山也没必要撒谎,你就是吃什么好东西别人也不会剥夺你,也不会羡慕、也不会嫉妒你,你没必要撒这个谎,你们说这谎撒得有必要吗?没必要!没必要是不是就显得他这个作法特别愚蠢哪?特别愚蠢。咱们来解剖他是怎么个愚蠢法:一个,你没必要撒这个谎,你吃什么东西别人也不会嫉妒你,不会剥夺你;另外一个,你的记性就那么不好吗?吃完饭没有半个小时就忘了,小孩儿的记性好啊,他不至于忘了,所以很明显地让人听出他这句话是谎话,是在玩诡诈,他说“忘了”就是搪塞你,让你别再问了,意思是:“我都说忘了你还问我,你再问我那不是多余嘛,我就不告诉你,我就说忘了。”他不直接说“不告诉你”,他就说“忘了”,这是不是诡诈人?这个孩子现在已经长挺大了,也二十多岁了,事实证明他确实就是诡诈人,从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出他是诡诈人。诡诈人做事身不由己,而且他那个诡诈随时随地就出现,他不用学习,也不用别人教导,更不用别人辅导,一个很简单的事、没必要撒谎的事,或者是没必要拐弯的事,他都能拐个弯,都能撒谎,都能欺骗人,都能编造谎言。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情形呢?都有吧。有就证实了什么?你们都不是诚实人!神所要求的诚实人的标准是什么?神话里有说到,你们有没有诗歌本啊?所谓诚实人就是什么?“所谓诚实就是能把心交给神,凡事都不对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开,不隐瞒事实啊,不欺上瞒下,不做仅仅是讨好神的事,做事、说话不掺水分。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神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神说你就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这里有一句最主要的话你们看没看到?神是这么说的,“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很多”就是自己做了很多事情不敢说,有太多的阴暗面了,平时做事根本就没有根据神话,也没有背叛肉体,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信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一点实际,没有进入实际。“若你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这是一个实行法,这里有一条实行的路。“那我说你就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就是神给人一条路,如果你不这样实行的话,仅仅是喊口号、喊道理,那你就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这就跟蒙拯救联系上了。蒙拯救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重要,你看神在别处提到这话了吗?很少提很难蒙拯救的事,但是谈做诚实人的时候神就说到了,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那你就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很难蒙拯救就是你蒙拯救不容易,你走不上蒙拯救的正轨,那你蒙拯救就不可能。神这样说就是给人留点余地,就是你不容易蒙拯救,但是你如果按着神话去实行了,那你就有希望,你就能蒙拯救,反过来说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没按着神话这么去实行,你也从来不解剖你自己的秘密,不解剖自己的难处,或者这些隐私你从来不向人说,不向人敞开、交通、解剖来亮自己的相,那你就不可能蒙拯救。你不可能蒙拯救是因为什么?你不这样亮相,不这样解剖自己,那你的败坏性情永远变不了,就是这个意思,你变不了谈什么蒙拯救?这是神的心意,这就是神说这段话的意思。为什么总强调做诚实人呢?因为做诚实人就这么重要,直接关乎到你能不能蒙拯救的事。有些人说:我有那个狂妄啊,我有那个自是啊,我好发脾气呀,我好暴露天然哪,我这个人爱虚浮、爱慕虚荣啊,爱让别人高捧啊……这都是小意思。为什么说是小意思呢?就是这些事都是小事,你别总挂在嘴边。我这人挺好打扮哪,我这人爱说个俏皮话啦,爱开玩笑啦,爱说点幽默话什么的,这是不是毛病啊?这都是小意思。无论你是什么样的性情,你是什么样的性格,只要你能按照神的方式去做诚实人,你就能蒙拯救。你们说做诚实人重不重要?这是第一重要的事,所以在《告诫三则》里神就提到诚实人了,你看无论神在别的说话里提到怎么活在灵里,怎么能够有正常的灵生活,或者有正当的教会生活,或者有正常人性,神就没有一个地方明明确确地告诉你说要让你做什么样的人,或者怎么去实行,但是在谈到做诚实人的时候神就给人指出路,让人怎么实行,这是挺明显的一个地方,神说了一句“那我说你就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你们曾经注没注意到这句话呀?没有注意到这句话,这就是你们还不会吃喝神的话,还不知道神的什么话说得多重要,都没有提醒你,也没有让你注意到这句话。你看一个做诚实人就涉及到蒙拯救了,你说做诚实人重不重要?神要的人就是一个诚实的人,如果你不诚实,你是诡诈的人,你是弯曲的人,你是阴险的人,那你就不是诚实人,你不是诚实人神就不可能拯救你,你不可能蒙拯救。你没有变成诚实人,你说“我现在已经很敬虔了,但是我就是不诚实”,或者是“现在我不自是了,但是我也不诚实”,或者是“我现在很能付代价,但是也不是诚实人”,或者是“我现在仍然是一个诡诈人,丝毫没有变,但是我能传福音得很多人”,你说这样做能蒙拯救吗?不能蒙拯救。所以说神这句话提醒我们每一个人:要想蒙拯救,首先要按着神所说的、神所要求的做一个诚实人,做一个能敞开自己、能亮相自己的败坏性情,也能亮相自己的隐私的一个人来寻求光明之道。“寻求光明之道”什么意思啊?就是寻求真理来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就是你亮相的时候,你也同时是在解剖自己,然后再寻求:“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这么做的同时我得着了什么?我这么做是不是在得罪神呢?我这么做是不是在欺骗神呢?我如果是在欺骗神那我就不应该这么做,我应该换另外一种方式做,什么样的方式呢?看看神是怎么要求的,看看神的话是怎么说的,看看真理是怎么说的。”这就是在寻求光明之道。

神让人做诚实人,就证明神很厌憎诡诈人,神不喜欢诡诈人,不喜欢诡诈人就是不喜欢诡诈人的作法、他的性情以至于他的存心,就是他办事那个方式神不喜欢,所以说,我们要想让神喜悦,首先就得改掉我们的作法、生存方式。以前我们就是凭着谎言、凭着伪装、凭着撒谎在人群当中生活,以这个为资本,以这个为生存的根基、为生命、为基础来做人,这是神所厌憎的。在哪个人群里你不会玩手腕,你不会玩诡诈,你在哪个人群里也可能就不好站立,在世界的人群当中你越会玩诡诈,越能用诡诈、阴险的手段来保护自己,来伪装自己,那你就越能站立住;在神家恰恰相反,你越会玩诡诈,越会用高级手腕来伪装自己、来包装自己,那你就越站立不住,神就越弃绝这样的人,神厌憎这样的人。所以说现在已经定型了,我们如果不做诚实人,我们如果在生活当中不朝着诚实人的方向去实行、去亮自己的相的话,那我们永远不可能得着神的作工,得着神的称许。不管你的存心是要做什么,假如说你是在尽一个本分,这个本分需不需要我们有诚实的态度?需要。如果尽本分的时候,有些事情我们没做好,没做好就应该亮相、解剖自己,努力下次做好,争取下次能做得更好,不应付糊弄。如果你没凭着诚实的心去满足神,总想满足自己的肉体,或者总想满足自己的虚荣脸面,你这样作工作能作好吗?尽本分能尽好吗?肯定不能。诡诈人就是尽本分也总应付糊弄,尽本分他也尽不好,这样的人不好蒙拯救。你说诡诈人在实行真理的时候他耍不耍诡诈?实行真理的时候需要他付代价,需要他舍弃自己的利益,需要他向别人亮相,他就留一手,说话呢,说一半、留一半,总是让别人猜他是什么意思,让你会意他是什么意思,留点儿余地,给自己留后手,所以别人一看他是诡诈人就不愿与他来往,就不愿与他交往,办事情总是防备他。没办法呀,他是诡诈人那就总得防备他,他说话别人就信不过他:“他说这话到底是真是假呢?有多少水分呢?”所以说他在别人心中也是常常失信于人,在别人心中分量很低,甚至没有分量。你在人的心中都是这样的地位,都是这样的水平,你说在神面前神会怎么看你呢?神比人看人看得更准、更透彻、更实际。所以说,你无论是信神多长时间也好,无论是尽什么本分也好,无论是作什么工作也好,或者你的家庭背景是什么样的,你的条件是什么样的,你只要努力向诚实人的方向去实行,那你肯定会有收获的。你说“我就不做诚实人,反正我就尽好本分就完事了”,那你永远尽不好本分。你说:“我也不追求做诚实人,那个先放下,我认为那是小事,我先事奉神,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了,那我就满足神了,就妥了。”那你就试试看,看看你能不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有的人说了:“我也不追求做诚实人,反正到时候我就聚会,有聚会我就参加,天天按时祷告、按时吃喝神话,外邦人做的事我不干,犯罪的事我也不去做,得罪神的事我也不去做,我就只管满足神。”我看看你怎么满足神,你不是诚实人你怎么能够满足神呢?就是说,离开做诚实人,很多事情你都达不到满足神的心意。你说你做什么事没有诚实的态度能够满足神?尽本分你没有诚实的态度你能满足神吗?你能做好吗?你总得为自己的肉体着想,为自己的前途着想,总想肉体少受点苦,少花费点儿,少奉献点儿,少付点儿代价,你总留一手这就是诡诈的态度。你为神花费也是留个心眼,说:“哎呀,为神花费,那我这个日子以后还得好好过呀,万一神的工作要是不结束了呢?那我也不能全部百分之百都豁上啊,神说的话还不知什么时候应验呢,那我得小心点,得留个心眼,把家里的生活安排好了,自己以后的前途都安排好了、安排妥了再去花费。”这里留心眼也是诡诈,也是在诡诈里行事,也不是诚实的态度。有些人与弟兄姊妹交往,深怕弟兄姊妹知道他自己里面有哪些难处,怕弟兄姊妹说他,也怕弟兄姊妹看不起他,说话的时候总是让人感觉到他很热心,他很要神,他很愿意实行真理,其实心里特别软弱,消极得厉害,他就假装刚强,让别人看不漏他,这也是诡诈。总之,无论你做什么事情,在生活当中也好,或者是在事奉神当中也好,在尽本分当中也好,你能把假象给别人看,能用你的假象迷惑别人,让别人高看你或者不小瞧你,这就都是诡诈!有的人心中对她丈夫特别爱慕,其实她丈夫是个魔鬼、不信派,她怕弟兄姊妹说她,她自己就先说“我丈夫是个魔鬼”,其实心里说“哼,我丈夫是好人”,但嘴上还说“我丈夫是魔鬼”。她这话其实是说给弟兄姊妹听的,让弟兄姊妹看她“你看人家对丈夫,都说丈夫是魔鬼”,其实她的意思是:“你们都先别说,不用你们说,我先说,我说了你们就不说了,你们一说我心难受,我就自己直接说,你们就谁也不说了,你们不说我说还显得我能撇弃情感,我没情感。我都说我丈夫是魔鬼了,你们谁也不能说啥了吧!”这是不是诡诈?这是不是假象?这是假象,这就是用假象来迷惑人,处处都玩手腕,处处都玩手段,让别人看到的是你的假象,看不见你真实的那一面,这就是阴险,这就是人的诡诈,对照这个话你们就解剖吧。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这些假象,多多少少、或深或浅,你都会回想到一些自己给人假象或者玩诡诈的情形或者是作法。如果有的人说:“我怎么没感觉到呢?我这人可老实了,在外面尽受欺负,尽让人骗,从来就不会玩诡诈,有啥说啥。”这也不能证明你就是诚实人,也可能你挺笨,也可能你文化低,也可能对现代科技或者是现代的文明、现代的科学你很落后,你在世界上地位不是很高,是社会下层人,但那也不代表你就是诚实人;或者你在人群中很受气,你很窝囊,在外面做事没有智慧,没有太多能力,社会地位很低,这也不代表你就是诚实人。诚实人是有真理的,诚实人不是可怜人,不是窝囊人,不是笨蛋,不是老实人,这个你们有分辨吧?我常常听到一些人说:“哎呀,我这人呀,从来不会撒谎,总是让人骗,在外面总受人欺负。为什么神说神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呢,咱这人就是穷乏人,这是神的恩待,神就可怜咱们这些人,就怜悯咱们这些在社会上吃不开的人、老实人,真是神的怜悯。”这话也有实际的那一面,你能认识到这话不证实你就是诚实人。你是老实人,你是笨蛋,你是傻瓜,你是白痴,跟神所说的诚实人根本就不沾边儿,我一听到这样的话我就恶心,我说:“你那个情况是个什么情况?你就是天生的笨蛋,素质差,你天生就是个窝囊废,你生在那样的穷人家庭你只能这样,你在社会上就决定你的地位就是下层人物,是下层人物不代表你是诚实人,神说的诚实人可没包括这个。”所以说,你就别把这个冠冕往自己头上戴,觉着自己在社会上很受苦,很受歧视,谁见谁欺负,谁见谁骗,那你就认为自己是诚实人,这就大错特错了。人心里对这个“诚实人”是不是有误会、有偏谬的领受啊?现在咱们交通这些你们是不是有所感受?做诚实人不是像人想象的说话不会拐弯直来直去那就是诚实人,不是这样的,有的人也可能说话天生挺侃快、挺直爽,但是直爽不代表没有诡诈,诡诈是人的存心,是人的性情。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活在这个被撒但败坏的权势之下,人就不可能是诚实人,但是我们做了诚实人还能不能在这个社会上、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呢?能不能被他们隔离开呢?不会吧,一样生存,因为我们吃这口饭、我们喘这口气不是凭着诡诈而有的,而是凭着神给的气息、神给的生命活着的,只不过现在我们的生存法则、我们的生存方向目标、我们生命的根基要改变,我们只不过是为了满足神、为了追求蒙拯救而换一种方式,换一种活法,跟肉体的吃、穿、住根本就没有关系,这是我们心灵的需要,是不是这样?

你们感觉做诚实人难不难呢?你们有没有试过做诚实人呢?你们看没看到神所说的这个诚实人里面有几方面实行啊?你们的实行是根据什么原则呢?就是按照那四方面实行也不容易,是不是啊?从神的话当中我们看见什么呢?神要拯救我们、要变化我们,不是说仅仅是作一些预尝的工作或者预示的工作,作完就完事了,不是改变人外表的行为,而是从内心深处,从我们的性情上、实质上要改变我们每个人,从根源上变化每一个人,说句不恰当的话,就是神跟我们要来真格的了,神既然这么作,我们应该怎么对待自己呢?我们就应该对自己的性情、对自己的追求负起责任来,就应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任,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求真,处处都求真,处处都不放过,处处都能拿出来解剖,每做完一个事之后你认为对的也要拿出来解剖,你认为错的更要拿出来解剖,这就需要弟兄姊妹在一起多多交通、多多寻求、多多帮助。我们越有交通神就在每一个事上都会开启我们,如果我们谁也不说,都包着裹着自己,都想在别人心中留一个好印象,都想让别人高看自己不藐视自己,那我们谁也没有长进,没法长进,不容易长进,你不长进,你总包着裹着自己,那你就是永远在黑暗里生活,你就变化不了,你要想变化就得付点儿代价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拿出来亮相。一说“哎,谈谈你这段时间的经历吧!”谁也说不出什么实质性的问题,谁也不解剖自己,谁也不亮相,一说让讲字句道理谁都有一套,一说让认识自己谁也说不出来,对自己有点认识也不敢拿出来亮相,也没有勇气拿出来亮相,最后怎么样?大伙在一起都互相奉承,都互相夸耀,“哎,你这段时间不错呀,你有变化呀”,“哎,你这段时间信心挺大呀”,“哎,你热心不小呀”,“哎,你花费得比我多呀”,“哎,你奉献比我多呀”,形成这样一种局面了,互相奉承,互相夸耀,各自心底深处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真实的那个面目拿出来让大伙解剖,让大伙认识,这样能有真实的教会生活吗?不可能有真实的教会生活。有的人说:“教会生活我都过了好几年了,天天都挺满意,都挺有享受的。”你问他是怎么过教会生活的,他说:“一去了就祷告神,一祷告痛哭流泪的,弟兄姊妹都祷告,都特别愿意开口跟神说话、跟神祷告祈求,然后就唱诗赞美,一唱诗那感动得都满脸流泪啊!有时候一激动热得都直冒汗哪,冒汗冒得那毛巾一拧都是水,哗哗的,弟兄姊妹就跳舞,有唱有跳的,那教会生活可美了,然后就吃喝神话,一吃喝神话我们就觉得神话说到我们心坎里去了,大伙一交通都觉得有劲。”这么过了十来年教会生活,最后怎么样?谁也不讲做诚实人,谁也不解剖自己,谁也不把自己真实的情形跟弟兄姊妹分享,谁也不把自己真实的实质跟弟兄姊妹分享、亮相,这十来年的教会生活就这么虚度过去了,就这么在跳啊,蹦啊,在人的感觉中,在人的享受中过去了。你说人那个享受、人那个快乐是从哪儿来的?我敢说不是神所愿意的,不是神所满意的,因为神要看到人身上的变化,神要看到人身上已经有了神话实际的活出,神要看到这个,不是让你一聚会的时候或者是大发热心的时候拿着诗歌本唱诗,或者是在那儿赞美神、跳舞,不是要看到这个,恰恰相反,神看到这些神伤心、痛心,因为神的话说了有千千万,但是神话没有真实地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落实、活出,神很伤心,很着急,这就是神所担忧的。我们往往有点教会生活就觉得自满自足,有点快乐、有点平安、有点喜乐,对神赞美的时候心里有一丝的痛快,有一丝的安慰,或者有一丝精神上的充实就觉得已经信神信得很好了,把这些假象一直保留着,把这些假象一直当成自己信神最该得的、自己已经得着的来代替性情的变化,代替进入蒙拯救的路,人就可以不去追求,也不去追求做诚实人,不去亮自己的相,不去实行神的话,所以说神很担忧。刚刚接触实际的时候、刚刚接触真理实质的时候人都很热心,就觉得:哎呀,这下可明白真理了,可找着真道了,真是高兴啊!每天都像过年似的,每天都像有喜事要发生似的,每天都盼望着有人给交通啊,每天都盼望着聚会呀,盼望了几年之后,有的人对教会生活也冷淡了,对信神也冷淡了,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人在神话上、在真理上只有外表的认识、道理上的认识,没有真正地进入神话,没有体验到神话的实际,就像神话说的,好多人都看到宴席上丰盛的东西、丰盛的美食,但是多数人都是走过来看了一看,根本就没有人拿起一块东西去吃,去尝试,去补充自己的身体,这就是神所厌憎的,也是神所担心的。现在你们是不是这个情形?所以跟你们常常这么交通,或者是帮助你们也好,或者跟你们交通也好,我们最担心的就是你们听道之后、满足自己精神上的需要之后,根本就不去实行,根本就没把这事当回事,那我们说的话就白说了。一个人是不是真实追求真理的人,听上三年的道,有的素质好一点的听上两年的道就决定他以后能不能变化,就能看出他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所以说现在一开始这么一交通,对你们就有点期望,但是时间长了你们会怎么样呢?你们到底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呢?你们是不是愿意做诚实人的人呢?你们的以后会怎么样呢?交通完这些话之后在你们身上能落实多少呢?能有多少话生效呢?这就都是未知数。不在乎你一开始听道多么热心,听道多么能受苦,能挤出多少时间来聚会,不在乎这个,当然这个也是决定人以后能不能接受真理的一方面,但是你听了道之后你去做什么?你打算怎么去运用这些道?怎么去实行这些道?这就看你的态度是什么样的,你打算怎么实行,你的目标是什么。有的人说:“我装备了这些道之后,我去帮助别人,我去事奉神,我去把教会带好。”这个观点正不正?不正。为什么不正?无论是你听多少道也好,或者是你打算做什么也好,我告诉你最要紧的一个事,这是最正的一个观点:不管你尽什么本分,你是不是带领,你首先要把这些话跟自己对号,不要把这些话当成作工作的一个工具或者是作工作的积累,首先要跟自己对号,首先在自己身上先落实,那你作工作肯定能作好。如果你总想把这些话跟某某对号,或者是作在某某身上,或者是成为你作工的资本,那你就麻烦了,你走的正是保罗的路,一点都不差,因为你有这个观点,你肯定是把这些话当成道理了,当成理论了,你想去释放,你打算去作工,这就是很危险的事;如果你把这些话往自己身上对号,自己先有实行,首先变化的是你自己,进入的是你自己,你自己有收获了你才能有身量、有资格也有能力去胜任你要作的工作,你自己没有一点身量,根本一点经历、进入都没有,你作那个工作也都是瞎作,也都是瞎跑,没有什么实际成效,收不到什么果效。无论你听到什么样的真理,无论你听到什么样的实际,你只要往自己身上对号,那你肯定就有长进,把这话落实到自己的生活当中,落实到自己的实行当中,那你肯定会有收获,会有变化,如果你把这话就装到肚里,记在头脑里,那你永远不会有变化。听交通的时候你得揣摩:“哎,这话说的是哪方面的情形?这话指的是哪些方面的实质?我应该在哪些事上运用这方面的真理?每当做跟这方面真理有关系的事的时候,我是不是按着这方面真理去实行的呢?我实行的时候我这个情形是不是跟这话能对上号呢?如果对不上号我是不是应该交通交通、寻求寻求或者等待等待呀?”你们是不是在生活当中这么实行的呢?如果不是,那你们生活当中没有神也没有真理,都是凭着字句道理活着,或者凭着自己的兴趣、信心、热心活着,没有真理作实际的人就是一个没有实际的人,没有神话作实际的人就是一个没有进入神话的人。这话你们能听明白吧?你们能领受这话最好,但是不管你怎么领受,不管你能听懂多少,最关键的就是你能把你所领受到的带到你的生活当中,这样你的身量才能长大,你的性情才能变化。

你看在神每说一段话当中,或者对人每有一样要求的时候,神都会有一条实行法,都会有实行的原则给你指出来。比如说,刚刚咱们谈到的做诚实人,神就给人指出一条路来,告诉你怎么做诚实人,做诚实人的时候怎么做能够走上做诚实人的正轨,神就说了:“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这话言外之意就是要求我们将自己认为是秘密或者是隐私的事情能够拿出来亮相,能够拿出来解剖,这个是你们想不到的,你们不明白、不知道神这话原来是要让你们这么实行。有些时候你的作法是一种诡诈,那你的作法就应该变,你的存心就应该变,也可能大家没有听出你的语言是诡诈的,但是你那个作法带着存心,那个存心是诡诈的,那这个存心就应该变,你的存心要想变,你就得解剖:这样的存心是不是神所厌憎的?你这样的作法、你这样的存心是不是神所不喜悦的?是不是不能亮相呢?是不是难以启齿呢?是不是不合真理呢?你这么一解剖、一分析,“噢,这个事原来是不合真理的,这么做原来是难以拿出来亮相的,是神所厌憎的。”那你就改变这种作法,没必要再多此一举有这样的作法。我这么一交通,你们是不是觉得挺忧愁啊?觉得“这么信神好像还得从头信嘛,好不容易走到现在了怎么还得从头来呢!”其实现在就是开头,开头你得开好,一开始你就得知道进入实际的重要性,你得把基础打好了,一开始就打字句道理的基础这就麻烦了,就像人把房子建在沙滩上一样,就是以后你垒得再高它也有危险,也不会存久的,但是你们现在有个好处,我们跟你们交通你们都能领受,你们也都愿意听,这个挺好!只要你能知道什么重要、什么次要,该怎么进入,自己有哪些毛病、有哪些过犯或者有哪些缺陷该改进就得赶紧改进,不能等,时间不等人哪!你把这几年都荒度过去、虚度过去,那很快你就会发现自己:哎呀,我也没啥身量,临到事还是不会处理,事事都发蒙,事事都被动,事事还凭着败坏性情活着,还凭着自己的处世哲学活着,凭着自己的想象或者是知识道理活着,这多可怜哪!到那一天的时候,想让你作点教会工作,或者尽某一方面本分,你要啥没啥,那时候你就着急了,而且圣灵作工不等人哪,他就是在最初这几年给人一些恩典,给人一些怜悯,给人一些帮助供应,但是等久了之后,人总也不变化,总也不进入实际,你就明白那些字句道理,那就完了,已经错过圣灵作工的机会了。在你刚刚打基础的时候,你就应该把脚踩在“实际”这个道路上,不应该踩在“字句道理”那个道路上,你应该选择进入实际,处处都进入实际,处处都用实际对号,处处都问:“这事怎么实行?那事怎么实行?这事的实行原则是什么?那事的实行原则是什么?怎么做才能够满足神?我怎么做才能够达到神的要求、神的标准?”应该这样问。但是人的身量太小啊,总问一些与真理的实行没有关系的事,总问一些与认识自己、与做诚实人没有关系的事,你说可不可怜?身量是不是小啊?有些人从神开始作这步工作就跟了,甚至是圣灵在这个流作工的时候就开始起步,就开始跟了,跟到现在都不明白什么叫实际,跟到现在也从来没进入过什么实际。那有的人说了:“那跟到现在没进入实际这也不对呀,最起码他也花费了,他也奉献了,甚至有的人连前途、工作都不要了,连家庭也不要了,甚至有的人连结婚都放弃了,这不就是实行吗?”外表的这些奉献、花费、作法是有一些,但是这些不代表你怎么做诚实人,更不代表你信神有真理了,这些作法仅仅是人信神蒙拯救的一些配合,但并不是进入真理实际的一个表现,所以有好多人跟了二十年还能离弃神,跟了二十年还能被神家开除,有的人甚至跟到现在都从来没做过一次诚实人,从来没有实行过一次做诚实人,因为他们不把做诚实人、不把实行真理进入实际当成一回事,他们把信神就看为什么呢?“我只要跑路了,我只要花费了,我只要付代价了,我只要撇弃工作了,那神就应该纪念我的行为”,或者是“我就应该是蒙拯救的对象”,这就是异想天开、一厢情愿的事。我们要想蒙拯救,要想真正来到神面前,首先得问:“神啊,我该实行什么?你的标准是什么?你拯救人的标准是什么?你拯救哪类人?”这是正当的理智,这是我们最该问的,也是我们最该寻求的、最该知道的。你把根基扎在实际上,扎在真理上,在真理上处处下功夫,在实际上处处下功夫,那你就是一个有根基的人,是一个有生命的人;你把根基扎在字句道理上,结果自己从来也不实行任何的真理,从来也不在任何真理上下功夫,那你就是一个永远都没有生命的人。你看做诚实人是神所喜悦的,我们在实行做诚实人的同时我们也有了诚实人的这个生命,也有了诚实人的实际、实质,那我们就是有诚实人的实行了,我们也有诚实人的表现了,最起码我们诚实的那一面是神所喜悦的,是神所称许的,但是还有好多不诚实的地方,我们继续变化、继续追求,神在等着我们,给我们机会。如果我们从来就不打算做诚实人,也从来不寻求怎么做才是诚实人,做什么样的事、说什么样的话是诚实人的表现,那我们永远没有诚实人的实质,不可能有诚实人的生命。你有什么样的实际了,你就有什么样的身量,你也就具备那方面真理了;你没有这个实际,那你就没有这个生命,也没有那个身量。所以说,当你临到试炼或者临到试探,或者临到一个托付时,你如果任何的实际都没有,这些事临到你的时候你就容易跌倒,容易出错,容易得罪神,容易悖逆神,这是身不由己的事,最终有的人被淘汰,圣灵离弃不作工,甚至有的人给神家带来大的亏损,最后被开除了,这是必然的结果。但是如果我们现在实行真理做诚实人了,你诚实的那一部分谁能拿走?没有任何人能拿走,没有任何人能剥夺你的这方面实际、这个生命,到时候你如果说:“我已经做了很久的诚实人,我能不能变回诡诈人呢?”那这个也可能不容易了,因为你已经活在神的光中了,活在光明之道上了。从一个诡诈人变成一个诚实人不容易,从一个真正的神所喜悦的诚实人再变回诡诈人,这个是不可能的,这个也不容易。有的人说:“我现在实行了一段时间做诚实人,多数时候都能说诚实话了,也是比较诚实的人了,但是偶尔还会流露诡诈的性情,流露诡诈的实质。”这就有待于以后解决,逐步地解决,你只要追求,只要在这方面下功夫、有进入,那你就不用担心你以后会怎么样。禾苗种在地里的时候,天天给它浇水,天天让它晒太阳,你就不用担心它以后能不能结出果实,到秋后肯定有收获。现在我们最该担心的是:我们是不是已经在实行做诚实人了,我们是不是已经在这个实际当中有份了。如果有的人说:“我也知道自己是诡诈人,但是从来没有实行过做诚实人。”那你就任何诚实人的实际都没有,你还需要努力,把你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把你生活当中的种种作法,你一贯的作法,你常常这么做的那个实行法,对待人的那个方式,都拿出来解剖解剖,你不解剖还觉着自己挺得意,挺满足自己这么做,等你一解剖,你就会大吃一惊:哎呀,想象当中的自己原来这么卑鄙,这么恶毒,这么阴险!你就会吃惊啊,会发现真实的自我,会真正地认识到自己的难处、毛病,认识到自己的诡诈。如果你不解剖呢?你心里面总以自己就是诚实人而自居,以自己就是一个没有诡诈的人而自居,但是嘴上还说自己是诡诈人,心里还以自己是诚实人自居,那你永远变化不了。你不解剖自己你上哪儿能认识自己?你不解剖自己你怎么能亮相呢?怎么能把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存心挖掘出来呢?你不挖掘出来你怎么能够变化呢?你不挖掘出来你就不知道自己从哪个方向实行,向着哪个目标去实行,这就是“你不进入实际你就永远没有真理的实际”这话的真实含义。

神的每一句话都是落在实处的,都是让人在自己身上对号的,不是拿来让你过过眼目或者是满足点精神需要,不是让你拿来嘴上叨咕叨咕,满足你的字句道理的需要;神的每一句话都有每一句话的实质,都有每一句话的实际,你不去实行这方面的实际,不去进入这方面实际,那你永远是一个与实际无关的人。你实行做诚实人,那你就与做诚实人的实际有关联,你就会进入实际做诚实人的这个情形,你也会了解什么样的人是诚实人,什么样的人是不诚实的人,为什么神厌憎诡诈人,你会真正了解这方面意义,你会体会到神为什么要让人做诚实人的心情、神为什么这么要求。当你发现自己的诡诈太多了,你自己迫不及待地要改变,你恨恶自己的诡诈,恨恶自己的弯曲,恨恶自己这么不知羞耻地凭着诡诈弯曲活着,那你就越来越感觉自己太有必要做诚实人了,神要求人做诚实人要求得太及时了,太好了,神说得太准确了!你说神这个要求有没有必要?有必要。那我们就应该从现在开始解剖自己身上的诡诈弯曲的部分,等你解剖出来你发现:每一条的诡诈背后都带着存心,都带着一定的目的,都带着人的丑陋,也显示人的愚蠢,显示人的卑鄙,等你发现的时候你就看到了自己的真实面目,等你发现自己真实面目的时候你就会恨恶自己,你一恨恶自己,你知道自己真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你还会炫耀自己吗?还会处处夸耀自己吗?还会处处都想从人那儿得好吗?你还会说神的要求太高吗?神要求的没必要吗?你就不会这样做了,也不会这样说了,对神说的话你也会阿们、赞成,心服口服加眼服,这就是我们实行神的每一句话、实行进入实际的最见效的地方,你越实行神的话,你越觉得神的话说得太准确了,太有必要了。你如果不实行,总在嘴皮上挂着“哎呀,我不是诚实人哪,我诡诈呀”,到耍诡诈的时候就觉得“就这么实行,这也不算什么诡诈,还算是诚实的,我这个人还是比较老实,这点小诡诈不算诡诈”,过去了,下一次临到这个事又玩手腕,又玩弯曲,一说话嘴就歪歪,过后琢磨琢磨,今天弯曲了吗?琢磨琢磨,好像没弯曲,就过去了,“没事,不算弯曲。”下次又撒谎了,撒完谎之后琢磨琢磨,“哎,我这又弯曲诡诈了吗?我又撒谎了吗?好像不算。”在神面前祷告祷告:“神哪,你看我总是玩手段,总是弯曲诡诈,求你饶恕我,让我下次不再弯曲诡诈,如果我再弯曲诡诈神你管教我。”就轻描淡写地把这些事一笔带过了,这是什么人呢?这是不喜爱真理、不愿意实行真理的人。别看你付点代价、花费点时间在尽本分的事上、在事奉神的事上或者在听道的事上,你也可能撇弃了一点工作的时间少挣点钱,但是事实上你根本就没有实行真理,你在实行真理的事上特别地肤浅,也特别地糊弄,特别地不当回事,敷衍实行真理的事,这就证实了你对真理的态度是不喜爱真理,你是一个不愿意实行真理的人,你是一个远离真理的人,只是为了得福,只是怕遭惩罚而不离开神。为了赶时髦,弟兄姊妹都说的话你也去学一学,学一些属灵的术语啦,学一些口头歌啦,学一些大家常流传的话啦,觉得挺时髦,也觉得挺属灵,最后被这些表面的现象糊弄糊弄,糊弄到死为止,拉倒了,宣告结束了,下地狱了。这样信神还有什么意义?你那个“信”没有任何信的实际,也没有进入任何实际,那你最终的结局一样是下地狱,没有结果。神的话是怎么说的?神要的是果实不要花朵,你开花开得再多、再美神也不要,也就是你说话说得再好听,你外表的花费、奉献、撇弃再多,也不是神所喜悦的,神就看你实际变化了多少,进入实际有多少,你进入真理有多少,你做多少事是在满足神的心,是在按着神的要求去做,神看这个。人不了解神的时候,人不理解神心的时候总误解神的心,总拿一些外表的事到神面前去交账,说:“神啊,你看我都花费这么长时间了,你看我都信了这么久了,你看我都跑这么多路了,你看我传福音都传这么多人了,你看你的话我都能背下多少段、多少句了,你看这诗歌我都能唱上多少首了,你看我这个代价下得大不大?每天早上四点钟就起来祷告了,晨祷,甚至有大事、难事的时候,或者我做错事的时候我都禁食祷告啊,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读神的话……”结果神说了:“你现在做诚实人了吗?你的诡诈变化了吗?你曾经为做诚实人而付任何代价了吗?你曾经把你所做的诡诈的事情、诡诈的流露拿到我面前亮相了吗?你对我的欺骗减少了多少呢?你对我的欺骗、对我撒的谎你自己认识到了吗?你放下这些东西了吗?”你琢磨琢磨,好像一点也没有啊,这时候你就傻眼了,你就警觉到已经在神面前没法交账了。我说了这么多,意思就是你们应该注重实行真理,任何的话语、任何的交通、任何的真理都不是让人拿来传诵的,而是让人去实行的,为什么神说真理就是你的生命,就能作你的生命?就是因为真理能改变你,这就成为你的生命了。如果没改变你,不是真理没起作用,而是你没去实行,你没去进入,你没把真理接受到你里面来去掉、来改变你那些败坏的东西,改变你身上那些不合神心意的、悖逆的东西,最后,真理在你身上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没有改变你任何的败坏性情,到那一天,你信神的生涯要结束的时候,那也就决定你的命运是什么了。咱们现在这么一交通,你们是不是感觉到实行真理的紧迫感了呢?别还像以前的人等到三五年、五六年之后再开始实行,实行真理没有什么时间早晚哪,你早实行就早变化,你晚实行就变化得晚一些,但是如果晚到错过圣灵作工的机会,错过圣灵作工的流,那你就彻底完了,再等到神经营计划结束、等到神拯救人的流过去的时候,那就彻底失去机会了,等你失去机会的时候你说:“哎呀,我那时候没下功夫,现在开始实行。”那就晚了,不容易作了,因为圣灵不作了,在任何的事上、在任何的真理上你的认识是很浅的,也没有环境了,也没有动力了,到那时候捶胸捣背又有什么用呢?

你说你跟诡诈人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你感觉累不累?感觉累。那他自己累不累呢?他自己也累,因为诡诈这个东西不像做诚实人那么好,做诚实人是简单的,思想、大脑不会那么复杂,一做诡诈人呢,他总得绕弯,你说弯路路途长还是直路路途长呢?肯定是弯路。你说水管要是直水管的话水直接就出来了,那多容易呀,接水就容易,如果你弄几个绕弯的管子接水的话,那水流出来是不是就慢哪?它一慢就费劲了,一费劲人就觉得多余,一多余人就觉得恶心。所以诡诈人他自己也觉得累,总玩诡诈他就累呀。你看甚至有的人玩诡诈到什么程度?与每一个人斗,斗到什么程度?斗得晚上都睡不着觉了,晚上睡不着觉就是白天斗得太累了,有点神经衰弱了,到了这个程度,你说这种人诡诈到什么程度了!做诚实人他不可能晚上睡不着觉、神经衰弱,他活着不累,他有什么说什么,怎么想的就怎么流露,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事事处处都寻求神的意思按神的意思去做,只不过有愚昧的地方需要以后有智慧,需要不断地长进。但是诡诈人呢,他凭着他那个哲学,凭着他那个东西、实质活着,他不是诚实人那样,他处处都得小心,怕被别人抓住把柄,处处都得用他的方式、用他诡诈弯曲那个手腕来保护、遮掩自己真实的那一面,不知什么时候就漏了,一旦漏了他还得去圆,一圆的时候他那个语言有时候就不是那么容易把这个事挽回、圆好,一圆不好的时候他自己就上火,怕别人看漏,一旦别人看漏他就觉得在人面前没面子,没面子他还得想方设法把这话再说回来,这一来二去的他是不是就累了?他大脑得琢磨呀,他不琢磨他这些话从哪儿来的?你要是诚实,没有什么存心、没有什么居心的时候,你做了就是做了,也没什么露不露馅的事;那诡诈人呢,说话做事总有居心,一旦露了馅,他就想方设法把这事再挽回来,然后再给你一个假象,让你再误会是那么回事,他就觉得特别累,你跟他在一起生活就觉得他做这个事特别愚蠢,说那个话也多余,这事其实没必要跟你解释,你都没当回事,他就一个劲地解释,一个劲地解释,一个劲把这事再挽回,让你听了都厌烦,所以你为了包容他,为了给他留一个面子让他下得了台,你就得勉强着包容他、忍耐他,他也觉得:你看跟你总得说诚实话,我要是跟你没必要解释这些事也就不那么累了。他大脑总得琢磨怎么能够让你不误解他,怎么能够让你听他这话、看他做这个事达到他自己存心里那个目的,所以他这么琢磨、那么琢磨,晚上睡不着觉也琢磨,白天吃不下饭也琢磨,或者跟人商量的时候也探讨这个事,总是给你一些假象,让你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让你觉得他是好人,或者他不是那个意思。诡诈人如果跟诚实人在一起,人家也可能看透你,但是也不吱声,忍耐你就完事了;但如果两个人都是诡诈人,这两个人的误会就会越来越深,没法在一起相处;但是你要是诚实人,他要是诡诈人,你肯定恶心他这一套作法,他一贯地这样做你就特别恶心他,偶尔这么做,你会说“人都有败坏性情,难免”,但是他一贯这么做你就特别恶心他,厌憎他这样的作法,厌憎他这样的嘴脸,厌憎他这样的居心,你都厌憎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跟他来往吗?还愿意跟他来往吗?除非他有变化,是不是?

做诡诈人是不是特别累啊?做诡诈人那么累人为什么还要做诡诈人不愿意做诚实人呢?你们考没考虑过这个事?这就是撒但本性愚弄人的结果,让人摆脱不了这样的生活,摆脱不了这样的性情,他也愿意接受这样的愚弄,就愿活在这里面,不愿意实行光明之道,你觉得他那样活着挺累,那样做挺没必要,但他觉得可有必要了,他觉得要是不那样做自己就受亏损太大了,自己的利益就能受到亏损,自己的脸面也能受到亏损,自己的名誉也能受到亏损,他觉得失去太多了,他宝爱这些东西,宝爱自己的脸面,宝爱自己那些存心,这就是人不喜爱真理的真实面目。说来说去,人不实行真理、人不愿做诚实人就是因为人不喜爱真理。因为什么?你总宝爱那些东西,不是说你信神一天两天,一开始你信神不明白真理,也不知道神喜欢什么样的人,你就凭着外邦那些东西活着,凭着撒但的东西活着,现在有些人不是不明白真理,他已经听过好多了,也已经流露了好多,或者是听了一段时间也知道信神是怎么回事了,但是为什么还没有任何的变化呢?那就是人不喜爱真理。不喜爱真理的人怎么办呢?这个没有任何的捷径啊!那就得靠自己去付代价、去受苦,到神面前去祷告、亮相,然后逐渐地拿到人面前亮相、解剖自己,这个得凭着勇气啊,得背叛自己呀,得舍己呀,你要是不舍己、不背叛自己,想实行真理还不想受任何的苦,还不想付任何的代价,这个没有结果。有的人就问这样的问题,说:“我不喜欢真理那怎么办呢?”不喜欢真理那你就去做那些违背真理的事,看看神管不管教你!有些人说:“我不愿意聚会怎么办呢?”那你就去跟外邦人生活在一起,跟那些外邦人混去,你看看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有些人说:“我就愿意做诡诈人,我就不愿意做诚实人,做诚实人太吃亏,实行不上来,做诚实人自己利益受亏损太多,我的隐私让别人知道太多,我不愿让别人知道我的隐私,我不愿让别人掌握我、了解我,我自己的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你就只管试试看,你看最后是什么样的结局,你看最后下地狱被惩罚的人是谁!

你们愿不愿意做诚实人呢?听了这些交通之后自己有没有什么打算哪?先从哪些方面做起呢?(先注意不说谎话。)对。不说谎话这个也不容易。谎话那一部分是不是都有存心呢?那你就把有存心的那一部分谎话先不说,这个是不是容易达到?好比说,这一部分话你觉得有存心,你觉得带掺杂,觉得这部分话是谎话,说谎话的时候你自己是不是知道?那你就先不说这部分谎话,把这部分谎话拿到神面前去祷告、去亮相,先这么实行着,等实行一段时间你就向神祷告祈求如果再说谎话让神管教你、责备你,慢慢再拿到弟兄姊妹面前去解剖……这样,一点一点地谎话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今天说十句,明天也可能就说九句,后天再说的时候就八句,以后再说就三句两句,实话越来越多,做诚实人越来越靠近神的心意、神的要求标准,这样多好啊!得有个目标,得有个路途。首先不说谎话,然后带存心那一部分谎话的那个存心你也得解剖:为什么有这样的存心?这样的存心是什么样的实质?这个慢慢地也得解剖,你这么实行下去肯定能有果效。等有一天你说:“哎呀,做诚实人容易呀,做诡诈人太累了!我可不愿意再做诡诈人了,诡诈人太累了!心里太忙,脑子里也太复杂,大脑里总得寻思,总得琢磨‘这话怎么说?这话怎么能骗过别人,能蒙混过关?’总得这么琢磨,总得这么掂量着,说轻了也不行,说重了也不行,自己心里面承受不了这个压力,不愿意再这样活着,这样活着太累!”这个时候你做真正的诚实人就有希望了,就证明你往诚实人这方面开始迈进了,这是一个突破。当然开始的时候,也可能有些人说完诚实话就觉得:“哎呀,今天亮完相脸上就挂不住啊,脸发烧啊,感觉害臊啊!”见到别人的时候你就觉得:“哎呀,你看我上次对他做那个事,背后说那个话,或者自己欺骗人的那个谎话让人知道了,这下完了,人都知道我这人也不怎么样了,以前还认为自己不错,在别人面前的印象也不错,如今这么一亮相,大家看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这怎么办呢?”这还得拿到神面前祷告,你说:“神哪,我愿意做诚实人,我现在在实行做诚实人,求你让我能够进入更深,让我放下自己的脸面,让我不被这些诡诈的事、诡诈的存心辖制住、捆绑住,我愿意活在光中,我不愿意活在撒但权下被撒但捆绑,被撒但败坏性情束缚着、控制着、捆绑着,甚至被撒但败坏性情残害着。”你这么一祷告,心里就越来越亮堂,就觉得:“哎,这么实行好,我今天实行真理了,好!我觉得我活着今天才做一回真正的人。”这么一祷告,神是不是就开启你了?神在你心里动工,给你感动,让你体会到做个真正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实行真理就得这么实行,从一开始实行不知道什么路途到知道路途,然后自己付代价受苦,然后心灵上受痛苦,一直到心灵上有享受了,感觉满足神的意义太重要了,感觉满足神之后自己心灵上得到的安慰、得到的满足感太重要了,到这个时候你就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实行真理了,明白什么是满足神了,也明白什么是真正的人了,这就是走上信神的正轨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