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六十三篇 认识自己要认识自己里面根深蒂固的思想观点

第六十三篇 认识自己要认识自己里面根深蒂固的思想观点

这段时间的交通你们感觉怎么样?能不能跟得上?心里有没有觉得有点路啊?对认识自己、对有正当的教会生活、对进入蒙拯救的正轨有没有路途啊?有没有目标、方向啊?应该是有点眉目了,因为咱们交通的也不少了,你看,诚实人方面也交通一些,认识自己也交通一些,怎么吃喝神话也交通一些,正当的教会生活有哪些实行,弟兄姊妹应该怎么和谐地在一起配搭也交通一些,各方面都有一些。你们是不是各方面都觉得有点眉目了,心里有点谱了,不像以前,一问哪方面都觉得好像挺模糊?现在还是那个感觉吗?(现在感觉越来越清楚了。)越来越清楚就对了,但是咱们交通这些你们自己有没有一个方向,哪方面先实行?或者在生活当中先操练哪些,知不知道?其实不管哪方面实行,做诚实人也好,或者是操练顺服神也好,或者是怎么能够与弟兄姊妹和睦相处,或者是怎么进入正常人性,不管追求哪方面,生活当中每天每一方面都有,都能涉及到,但是每一方面都涉及到一个认识自己的问题。你看做诚实人是不是涉及到一个认识自己的问题?当你认识到自己诡诈的时候,你不诚实的时候,你才去实行做诚实人;当你认识到自己对神没有顺服的时候,你就会去实行顺服神,或者寻求怎么做能顺服神。你如果不认识自己,那让你去做诚实人也好,去顺服神也好,这就是空话,因为人有败坏性情,实行哪方面真理都不是那么容易,都是在人这个败坏性情里去实行各方面的真理,当你实行各方面真理的时候,你败坏性情里的东西,败坏性情里的各方面流露肯定会出来,就会拦阻你做诚实人,就会拦阻你去顺服神,也会拦阻你忍耐弟兄姊妹或者包容弟兄姊妹。如果你不认识、不解剖、不挖掘,你凭着自己的想象去实行真理,那这个实行真理也不是真实的实行真理。所以说,不管实行哪方面真理,不管做什么事,都得首先认识自己、了解自己。这个了解自己、认识自己就是认识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或者自己的心思意念、自己的存心、自己的观念与自己的想象,甚至还得认识自己从世界来的处世哲学,或者从撒但来的那些毒素,或者从学校教育来的知识文化,就得解剖这些东西。你看人信神之后好多事情人不认识的时候,人觉得自己已经是活在神话里了,人觉得自己已经是在顺服神了,已经很满足神的心意了,因为没有临到事的时候,让你去做什么你能去做什么,让你去尽本分你也义无反顾,你也没有反抗,或者神家让你去传福音你也没有任何的怨言,也能受这个苦,或者让你跑跑路,或者让你干一样什么活儿你都能去做,这些现象让你感觉到你是顺服神的人,你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但是如果真求真的话,说:“你是不是诚实人哪?你是真实顺服神的人吗?你是有性情变化的人吗?”一求真,一用真理对号每一个人,那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是合格的,也没有一个人是真能够按着真理去实行的。所以人的行为、人的所作所为的根源是什么,做事的这个实质是什么、性质是什么,如果一用真理对号就都被定罪了,这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人不认识自己,总以自己的方式信神,以自己的方式尽本分,也以自己的方式去事奉神,而且觉得满有信心,满有道理,最后觉得自己满有收获,不知不觉当中就认为自己已经行在神的心意上了,已经完全满足神的心意了,已经达到神的要求了,已经在遵行神旨意了。如果你有这样的感觉,或者你已经信了几年,感觉有一些收获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应该回到神面前好好省察:自己这几年一路走过来,在神面前所做所行的是不是完全合乎神的心意,还有哪些是在抵挡神,还有哪些是满足神了,到底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已经满足神的要求了,能不能达到满足神的要求。就应该解剖这些事。

认识自己就是:你越认为自己做得好的地方,越觉得自己做得对的地方,越觉得自己能满足神心意的地方,越觉得自己值得夸耀的地方,越值得你去认识自己,越值得你去深挖掘,这里面到底有哪些掺杂,有哪些是不能满足神心意的。咱们举一个例子,就拿保罗来说,保罗文化知识特别高,而且在人心中地位也特别高,所以他作了很多工作之后他就认为什么呢?已经有冠冕为他存留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能认识自己,他去解剖自己,他就不会说这个话,就是他外表的一些行为、一些好的作法,或者是一些自己想象中认为好的东西蒙蔽了他的心灵,掩盖了他真实的面目,但是人不认识,在神没有揭示出来的时候,人就一直以保罗为目标,以保罗为标杆,认为保罗就是他向往的对象,保罗就是他追求的对象,也是他模仿的对象。保罗这个事给我们现在信神的每一个人一个警戒,就是当我们认为自己做得特别好的时候,或者当我们觉得某一方面特别有恩赐的时候,或者在自己认为不需要变化、不需要接受对付的地方,我们就更应该在这方面认识自己,因为你本来以为好的地方你肯定就不去挖掘它,也不去注重它,也不去解剖它到底有没有抵挡神的东西。假如你认为自己心地特别善良,弟兄姊妹东家有事了你去帮忙,西家有事了你也去帮忙,哪个弟兄姊妹家要是发生什么难处了你也去劝勉,劝了这个劝那个,谁家有事了你都去帮忙,深怕别人有事解决不了,你的好心特别多,就是尽自己所能地帮助所有的人,帮来帮去结果怎么样?把自己的生命耽误了,自己还引以为豪,觉得:“你看,我这心眼多好啊,谁有难处我都能帮,这才是真实信神的人呢。”自己还洋洋得意,非常满足自己的行为,也非常满足自己所做的这一切,而且就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套肯定能满足神的心,因为自己觉得自己很善良,心眼也很好,从来也不恨人、也不害人。你看这个怎么样?他天然的好、他天然的好心眼成了他的资本了,这一成他的资本不要紧,他就把这个理所当然地当成了真理。其实他所做的都是人为的好,根本没有寻求真理,而且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因为他做的一切都是在人前做的,不是在神前做的,更不是按着神的要求、按着真理去实行的,他所做的这一切不是在实行真理,不是在实行神话,更不是在通行神的旨意,而是在用人的好心、用人的好行为去帮助人。总的来说,他所做的这一切并没有寻求神的心意,也并没有按着神的要求去做,所以说人这个好行为在神那儿看是被定罪的,在神那儿看是不蒙纪念的。

我说这话什么意思你们明不明白?为什么要说这一番话呢?认识自己这个事对每一个人都特别重要,你别把这个事看简单了,不是说让你认识行为,也不是说让你认识作法,而是让你认识人的实质、人的悖逆根源是什么。你看,人从学校学来一些知识之后,在信神以后读神话,或者是领受神话,或者是认识真理,这些知识、这些道理的东西、理论的东西常常来搅扰你,或者在一个社会背景、在一个文化背景下教育出来的人,信神实行真理的时候这些东西也常常出来搅扰你。中国人传统的观念都认为什么呢?人应该孝顺父母,这是孔子教育的,如果不孝顺父母,那就是逆子,是不是人从小都灌输这个东西?几乎在每一个家庭里都灌输这个东西,而且在学校也灌输这个东西,应该尊老爱幼啊,孝敬父母啊,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就拿孝顺父母来说吧,在人的头脑里灌输这个东西之后,你就觉得:“孝顺父母比一切都重要,我要是不孝顺父母那我就是坏蛋,那我就不是好人,我就是逆子,我就会被谴责没有良心。”你是这么认为的吧?而且社会也是这么教育的,家庭里也是这么教育的。当你信神之后,真理、神话就没有提到这些,神话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呢?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就是神所喜爱的真追求真理的人、能通行神旨意的人是你所要爱的,不能通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厌憎的我们就应该厌憎,我们就应该弃绝,这是神话的要求。如果我们的父母不信神,那他就是恨神的,他是恨神的,神当然也厌憎他,那如果让我们厌憎他,我们能不能厌憎他呢?他能抵挡神,他能骂神,那他肯定是神所恨恶的,是神所咒诅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的父母也不拦阻你信神,或者有的父母甚至拦阻信神,你会怎么对待他?按着神话的要求“爱神所爱,恨神所恨”,而且在恩典时代主耶稣说了:“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在恩典时代就有这话,现在神说的话就更贴切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直截了当,但是人往往领会不到神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如果一个人是神所咒诅的,人看他外表也挺好,或者他是你的父母、是你的亲人,你对他就恨不起来,甚至与他来往还挺密切,关系也挺近,当听到神这话你就难受,你就下不了这狠心,而且也不能离弃他,因为什么?因为这里面有个传统观念在束缚着你,你认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就要天打五雷轰,甚至遭天谴,甚至遭到社会的唾弃、舆论的谴责,而且更现实的就是自己良心都过不去,是不是这样?你这个“良心”的作用就是从小父母教育或者社会文化熏陶、传染,就给你种下这么一个根,种下一种思想,让你没法去实行神的话,让你没法爱神所爱、恨神所恨。但是你心里还知道你应该恨他们,你应该弃绝他们,因为你的生命是从神来的,不是父母给的,人应当敬拜的是神,人应当归给神,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思想里也有这么个思想,就是转不过这个弯来,就是实行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知不知道?就是这些东西已经把你深深地、紧紧地捆绑住了,撒但用这些东西来捆绑着你的思想、你的心思、你的心灵,让你没法去接受神的话,就是这些东西已经把你占满了,神的话装不进来,而且你如果去实行神的话,那个东西在你里面就要生效,就抵触神的话、神的要求,使你挣脱不开这个绳索,挣脱不开这些捆绑,没办法,自己无力挣扎之后一段时间就妥协了。有的人挣扎挣扎出来了,有的人挣扎挣扎就妥协了,就认为还是传统观念、传统的道德标准要紧,神的话先放在一边吧,因为现在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还得靠这些人,因为自己受不了这个社会的舆论或者谴责,受不了这些,所以他宁可选择得罪神,放弃真理,放弃神话去投降这些社会的舆论或者传统观念的束缚,你说人可不可怜?人是不是需要神的拯救?

有的人说:“其实咱们的生命都是从神来的,我们的父母如果不信神的话跟我们其实没有关系。”那有的人一听这话就说:“你这话不对呀,你这话大逆不道啊!你这人是什么人,你是人性最次的人。”所以我们也不敢冲破这一层束缚,也不敢冲破这一层世俗,真正地让我们的心去爱神,去接受从神来的一切,我们没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信心,更没有这个心志。所以当有的人走出第一步的时候,说“我的父母不信神,是魔鬼”,这个就已经很不简单了。有人问:“你父母死的时候你去不去埋呀?”“哎呀,这个不行,还得去埋,就是不戴孝、不上香、不磕头,埋还得去埋,葬礼还得去参加,要不自己心里面就觉得过不去,父母生了我一回,我也没有去孝顺他们,也没有去让他们有太多的享受,他们一辈子受苦那么多,好像不孝顺他们,再不去埋他们,不去送最后一程,就觉得过不去。”你这个“过不去”从哪儿来的?这个思想是谁给的?是不是撒但给的?是不是父母给的?是不是这个社会给的?是不是这个人类给的?就是整个这个败坏的传统、败坏的文化给的,如果没有这个败坏的文化从始到终的教育,人就知道人是从神来的,人的生命是神给的,人的一切都是神给的,人应该感谢的是神,任何有恩于我们的人我们应该从神领受,尤其是我们的父母,如果能放下父母,或者能放下自己的丈夫、妻子、儿女,那你这个人在神面前就比较刚强,比较有正义感了。但是,让每一个人能冲破这一层从社会、从这个败坏世界当中来的教育、思想观念、道德水准很不容易,能走出这一步也很不容易。有的人为了不受这个痛苦,或者好像也实行不出来,就逃避这个事实,不提这个事,不提这个事证明什么呢?就是你不愿意遵行神旨意,不愿意实行真理。你只要不是实行真理的,你不是满足神的,那你就是背叛神的,你就是离弃神,你就是与神敌对。人里面有这些东西存在着,有这些思想存在,真理能进去吗?就像一个容器,它里面那个脏东西已经装满了,如果你想再把干净的东西放进去,好放吗?不容易放进去,只有把那个脏东西一点一点挖出来,都给它倒出去,然后把这个容器清洁干净才能放进新的东西。所以说认识自己特别重要,你们别把这个事忽略了。无论何时何地、在什么环境下,我们都能认识自己,都能挖掘、解剖自己,都能把这个事当成第一重要的事去对待,那我们肯定会有收获,肯定会在认识自己这个事上逐步地进深,在进深的同时我们也会实行真理,越来越有真理,越来越有神话的实际作我们的生命。但是你如果在认识自己这个事上没有一点进入,说你实行真理那也是假的,因为有很多表面的现象蒙蔽着你,你觉得自己的行为好了,觉得自己比以前正常了,觉得自己比以前温柔了,比以前会体贴人了,比以前会包容人了,比以前会忍耐别人了,会宽恕别人了,你就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完美的、标准的、正常的人,但是在神那儿看,你离神的要求标准还很远。这就说明我们还不明白哪些时候我们真正在实行真理了,哪些时候我们根本没有在实行真理,只是外表的行为有点改变。现在很多人就认为自己教会生活也很正常,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相处也能彼此包容,还相处得特别融洽,跟什么人都能来往,也不打仗,也不拌嘴,而且什么事都能忍耐,都能正确对待,跟弟兄姊妹相处很和气,灵生活也特别正常,读神话的时候也特别认真,心里有敬畏神的心,但就是很多事的观点出现的时候就与神敌对、与神相违背,所以说,我们需要在认识自己的方方面面这些事上寻求真理,寻求更深地认识自己。这么一交通,你们是不是觉得认识自己挺重要?你看举孝顺父母这个例子,这是每一个人都要面临的一个很重大的事,这个事你要是认识到了,你要是能放下了,你要是能从这个谜团里,从这个传统的思想观念里转出来,那你说心里得挣扎多长时间哪?得需要有多少真理装备,得需要经历多少事才能挣扎出来,才能按着神所说的“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去实行呢?这得有个过程,也可能需要神给我们摆设环境让我们操练,让我们看清他们那些人的本来面目、真实面目,看清每一个人的真实面目,也可能需要神显明我们这方面真是有软弱,真是有败坏,真是思想里有抵挡神的东西,有与神不相合的东西,得需要神这样作。但是在神没作之前,或者我们自己对这个事根本没有任何意识的情况下,我们得有这个准备,认识人里面的毒素,认识人里面从教育、从学校、从社会得来的东西。

刚才讲的是关于怎么对待父母,这是不是个人生大事?是不是每一个人生活当中必须面临的一个大事?这是一个重大的事。另外一个就是不管你有没有儿女,你怎么对待儿女?你怎么对待儿女,你怎么对待父母,不在乎你的对待方式是什么,而是你心里那个观点是什么,你做这些事情的观点是什么,你的态度是什么,这就是我们要认识的东西。每一个人从一有儿女就开始计划了:我要让我的儿女接受什么样的教育,考什么样的大学,然后找好工作,在社会上立足、有地位。就是人一生当中活着首先要有知识、有学位,然后在社会上才有地位,才有势力,这样人这一生当中就有活着的资本了,然后在世界上就有势力了,就容易生存下去,就有铁饭碗了,以后的吃穿住行就不用愁了。所以当你有儿女的时候,你就开始为他们计划了,有的人看自己儿女有音乐天赋,就让儿女去学习钢琴、小提琴;有的看儿女有文学天赋,就让儿女去多读书,写小说,写传记,甚至去找名人培养儿女,争取让儿女按着他的要求走上他要求的那个路;还有的人看自己的儿女长得特别漂亮,长得特别美,就计划让儿女去学舞蹈啊,表演哪,当导演哪,当演员啊,或者当歌星啊,当影星啊,在社会上,在世界上现在地位特别高,而且收入也特别高,特别露脸。所以说,每一个人对待儿女都是希望儿女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在社会上,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然后有固定的收入,或者有势力,人都有这个观点。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个观点对不对?人对待儿女就是希望儿女都能出人头地,每一个人都希望把儿女送入名牌大学,然后深造,拿到学位,拿到学历之后出人头地,在社会上扎稳脚跟,都是这么个观点,都希望儿女接受更高等的教育,因为人说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而且现在这个社会竞争也特别厉害,如果在社会上没有学历站不稳脚跟,以后吃饭就成问题,这是每一个人的思想观点,就是你能学到什么,你能拿到什么学历,就决定以后你的饭碗、你的前途,就是说,人打算好了这一生当中要靠这个东西活着,把这个事看得特别重要,所以每一个人都把接受高等教育、进入高等学府看成对儿女要求的第一等大事。事实上,人所接受的那些东西,接受的教育,接受的知识,那些内容、那些思想都是与神违背、与真理违背的,都是神所厌憎、神所定罪的东西。人的观点是什么呢?就是如果离开这些东西人就活不成,就没法在这个社会上、世界上立足,就是下等人、贫民、贱人,所以在自己眼中如果谁没有知识,谁文化低,或者是谁接受的教育不高,你就看不起谁,你就小瞧谁,你就藐视谁,你就不把谁当回事。你能让你的儿女去这样做,你能培养你的儿女去做这些事,你的观点、你的出发点本身就不对。你们如果培养儿女去读书接受教育,肯定选择比较紧缺的那些职业或者那些专业,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儿女能够有好的前途,这一生当中能够工作稳定、家庭稳定、前途稳定,但是你想没想到,他们接受这些教育之后,会有多少毒素灌输到里面去,会有多少撒但的思想、理论灌输到里面去?这个没想到。人呀,傻乎乎的不知道,就知道儿女进入高等学府那就出息了,那就光宗耀祖了,到有一天儿女回来了,你跟他讲信神的事,他反感,你跟他讲真理的事他听了说你傻,就笑话你,藐视你所说的话,那时候你就觉得:哎呀,把儿女送到那种学校接受那些教育走错路、选错路了,但是后悔也晚了。人这东西,一旦那些思想观点装进去扎根、成形,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拿掉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你扭转不了他那个情形,扭转不了他的思想,也拿不掉他思想观点里的那个东西。我就没看到一个人说:儿女上学的时候就是让他简单地认识一些字,能读下来神话,明白什么意思,之后就让他好好信神,再学个有用的专业,自己如果能有个好工作,能顾着自己,要是他素质好,人性又好,神家要选用他做带领,或者在神家尽本分,那就更好了,如果神家没用他,他自己在外头也能有个饭碗养家糊口就完事了,其余就是让他在神家接受从神来的,不让他在社会上被污染、熏陶,人没有这个信心、没有这个胆量能把儿女带到神面前。有人问一个人:“你的儿女几岁了?”他说:“八九岁了,都上三四年级了。”“如果让他好好跟着信神,以后不就妥了嘛,不接受这个世界的教育。”他琢磨琢磨,“那可不行,不接受教育,我女儿(儿子)不就完了嘛,那以后还哪有前途了!”就是说,人对待儿女呀,没有一个人甘心把儿女带到神面前完全接受神所要求的观点、思想,或者是神所要求的做什么样的人,人不愿这样做,也不敢这样做,深怕如果这样做的话,在这个社会上没有饭碗、没有前途。这个观点代表什么?代表、证实了人对真理、对神没有兴趣,也没有信心,更没有真实的信,人心里仰望的还是这个世界,心里崇拜的还是这个世界,就觉得要是离开这个世界人就活不成,离开神还能有饭吃,还能有衣穿,还能有房子住,如果离开知识、离开这个社会的教育人就完了,就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了,那就麻烦了,让这个世界弃绝淘汰你就活不下去了。你没有信心说如果离开这个世界,你靠着神就能活下去,神会给你一条出路,给你一条生路让你活下去,你有这个认识吗?没有这个胆量,是吧?说这些话并不是要求你真去这么实行,就是你没去实行的时候,没去处理这些事的时候,你这个思想观点在你里面已经是成形的,在控制着你的一言一行,控制着你以后,能决定你以后怎么做,怎么处理这些事。为什么现在说这些呢?就是让人知道,人这个思想观点是与神敌对的,人这个思想观点是背叛神的,是弃绝神的,是与真理不合的。所以说,在你觉得自己特别有信心的时候,对神特别忠心的时候,对神的爱特别大的时候,你要挖掘挖掘自己里面还有很多根本就是与神敌对的东西,根本就是神所厌憎的东西,这个是不是值得深挖掘?那如果不说这些,人是不是就觉得自己已经圣洁了,已经很爱神了,已经对神很有信心了,是不是这样?但是一揭示出来,人就觉得:“哎呀,人怎么这样呢?怎么还会有这些东西呢?这些东西算抵挡神吗?好像不太算抵挡神吧。”你说这些东西是不是抵挡神的根源的东西?

你的每一个行为,你每做一个事情,你要往哪个方向去做,你的目标是什么,其实你的思想观点就已经决定了你怎么做,你要怎么做。别看有的人外表伪装得挺好,没去那么做,或者掩饰得挺好,包装得挺好,没去那么做,外表上好像是挺好,看不出什么漏洞是抵挡神的,也没有任何的言论是抵挡神的,但是人的思想里面根深蒂固的东西是神所厌憎、神所恨恶的东西,这就是神所要揭示的东西,也是我们该认识的东西。但是往往人就认为什么呢?我们的言论上没有抵挡神的话语了,也很纯洁了,也很有理智了,我们的行为上也没有能够挑出毛病的地方来了,或者是我们的尽本分外表看来已经做得很合适了,很恰当了,就是没有能挑出毛病的地方来了,那我们还认识自己什么?我们还需要认识自己吗?所以我说:你越认为自己好的地方越值得你去认识自己,你越应该去认识自己,你越应该去寻求真理。这就是说这话的来源。你看有的人认为自己很孝顺父母,就觉得孝顺父母神肯定喜欢,因为“孝顺父母天经地义”嘛,孝顺父母证明人有良心,证明人还没有忘本,按着传统观念来说,这样的人是好人、孝子。一说孝子,那谁都竖大拇指,没有骂的,只有骂逆子的,没有骂孝子的,人也喜欢,父母也喜欢,你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肯定神也喜欢,一厢情愿地认为:神应该喜欢吧?神应该喜欢,神绝对喜欢!所以你越做越来劲,越那么做越觉得理所当然,越那么做越认为自己是在实行真理了,不知不觉就觉得自己已经有资本满足神了,已经有资本获得神的称许了,获得神的喜悦了,获得神的认可了。但是当神说你是在抵挡神的时候,当神说你是在背叛神的时候,或者说你仍是一个任何变化没有的人的时候,你就会反抗,你就会抵挡神,你就会说神说得不对,就会否认神话。所以说没解剖这些东西的时候,你看人在神话字面上都能阿们神的话,但是在现实生活当中,谁也不搭理神的话,谁也不拿现实生活当中的每一件事去对号神的话,谁也不在做每一件事的时候拿神的话去对照,都是在口头上讲一讲就完事了,说一说就完事了,找一个合适的场地,找一个合适的时候,把神话往外一拿,把神话往出一背,祷读祷读、交通交通完事了。其实,当你做很多事情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按着神的话去实行,你没有按着神的要求去实行,你说你念叨那些神话有什么用?根本就没有用,神都没有得着任何的享受。你就是把神话拿来念念,根本没有吸收,更没有消化,有好多人说的是字句道理,就是这么回事。有的人说了:“那我念叨神话怎么是字句道理呢?”你没认识神话的实质,也没实行出来,更不是个人经历后交通出来的对神话的认识,那你叨咕叨咕几句神话就是字句道理。神的话是真理这不假,但神话成为你生命的时候那就是真理了,改变你的时候那是真理,如果在根本没改变你的时候对你来说是道理,这话你们能听明白吧?你听了这话有没有感觉触到伤痛处啊?说“如果我那样做的话是不是大逆不道啊?神要求人是不是不近人意呀?”你说神要求人的标准高不高?其实不高。就是因为人的情感作用,因为人的思想文化已经成为人的生命了,已经动摇不了了。你说人外表身上有点灰尘好清理呀,还是里面长了瘤好清理呢?灰尘好清理。灰尘就相当于什么呢?人有时候沾染了坏习惯、坏毛病,也就是行为上的毛病,但并不是思想里的东西。思想里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你在社会上,甚至在信神的这些人群当中,你活着的那个哲学,你活着的原则,你生存的方式,甚至你生存的根基,你以这些东西活着,凭这些思想活着,这些思想支配你的一言一行,支配你的生活,支配你的生活目标、人生方向,就是这些东西值得我们认识。有些事情看不透的时候我们可以缓一缓,先不去挖掘它,不硬去想它,但是有些事情我们认识不到的时候,我们会有感觉,神会引导我们。

咱们交通这些的意思就是认识自己特别重要,认识自己就是认识我们的观点、我们的思想里有哪些东西是与神为敌的,有哪些东西是根本不合真理的,是没有真理的。就像认识人的狂妄啊,自是啊,或者认识人撒谎啊,诡诈呀,这些就是败坏性情里人容易认识的一方面,就像在自己身上如果说话特别狂妄,或者性情特别狂妄,这个只要交通几次真理,或者是经常交通,或者有弟兄姊妹给你点情形,给你点出来了,你就能知道一些,而且你这个狂妄或者是诡诈每个人身上都有,只不过轻重程度不同,但是人的思想观点就不容易认识了,这个就没有性情那一部分容易认识,这个是根深蒂固的东西。所以说,当你的行为、当你外表的作法有了一些变化的时候,在你的思想上、观念上、观点上,在你所接受的传统文化教育上还有很多与神敌对的东西是你没有挖掘出来的,这些东西就是造成我们与神敌对的根深蒂固的根源的东西。所以说,当神作一个事情不合你观念的时候,或者是与你想象当中的神不一样的时候,你就会反抗,就会抵触,当然人一开始就觉得:“哎,神怎么会这样作呢?噢,神作的都有真理,那顺服下来吧!”但怎么顺服也顺服不下来,怎么讲也顺服不下来,为什么不能顺服呢?为什么能够反抗、抵触呢?就是因为人思想里有些东西,你那个思想观点跟神是敌对的,跟神作事的原则是敌对的,跟神的实质是敌对的,这一部分不容易认识。不管这些东西容不容易认识,我们现在就开始交通这方面,到有一天你突然临到一个事,你觉得对神有观念了,你觉得这个事不该是神作的,如果是神的话就不应该这么作,如果是神的话就不应该说这话,这不是神作的,神作的原来那些事都有真理,就这个事没有真理了。但是你一想:“不对劲,凡是我认识不到的地方都有真理可寻求,而且更应该认识我自己,我自己里面有种思想观点在作怪,在支配我去抵挡神的这个作法,抵挡神这方面的作工。”现在交通这些就是给你打个基础,当你临到一些不合己意的事,或者神的作工不合你观念的时候,或者神的说话不合你观念的时候,你就会用这方面的认识去对号、去实行。

刚才咱们谈了对待父母这个事,假如有一天,你很想孝顺父母,你觉得亏欠父母很多,父母这一生当中没少为你受苦,对你也不错,当你认识到父母对你不错的时候,你就良心发现,或者是突然就觉得应该守在父母身边,去好好孝顺孝顺他们,让他们欢度晚年,让他们享几天福,让他们跟儿女在一起生活得更快乐一些,给他们一些安慰,你觉得这是你做儿女应该尽的责任,应该尽的义务,当你在履行自己这个义务的时候,神如果对你有要求,或者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试炼,神要求你,说不应该这么做,应该以自己的本分、以信神、以神的要求为原则,假如神直接就要求你,不让你去孝顺你的父母,不让你用那种方式去孝顺你的父母,去对待你的父母,那时候你心里会怎么样?你就会用你思想观点里的那个东西去埋怨神,觉得神这么作不近人意,觉得神这么作没满足你这个孝心,你认为自己这样做是满有孝心、满有人性、满有良心,但是神没让你按着你的良心、按着你的孝心去做,那时候你就会反抗,就会反感神、厌憎真理、弃绝真理。我们说了这么多,就是让人认识人的悖逆本性的根源、实质主要是从人的思想观点里来的,这个思想观点就是人接受社会的教育、接受家庭的教育、接受人类的种种文化而来的,这些东西在家庭中传染,在社会中熏陶,在学校里接受教育,一点一滴地扎根到人里面去。这些东西扎根到人里面之后,人在社会上,在人群当中就凭这些东西活着,不知不觉就觉得这样做理所当然,就觉得这样做是应该的,这样做无可指责、无可非议,必须得这么做才叫真正的人,你要是不这么做,你就觉得是泯灭良心,是违背人性,是没有人性,你自己都通不过。你看人这个思想观点与真理相差距离是不是特别大?是两个不同的方向。人思想观点所要的东西、人的行为,还有人追随的目标是向着世界去,向着这个人类的东西去,向着肉体的东西去;神要求人的是向着一个有正常人性的标准去的,是向着神的方向去的,是两个不同的方向,是两个不同的目标。按着神的目标去做,按着神的要求去做,你的人性会越来越正常;按着你那个思想观点去做呢,当你觉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觉得你在这个社会当中,在这个世界当中,在每一个人群当中你活得越来越游刃有余,活得越来越自在,活得越来越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类当中的一分子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已经与真理完全违背了。

每一个生活在这个现实社会当中的人都是从这里跌打滚爬过来的,不管有没有文化,假如说有的人没有念过书,但是你说他那个思想观点里的东西少吗?也不少。你看尤其中国的传统妇女就认为什么呢?女人必须得相夫教子,做贤妻良母。这个贤妻良母就是对待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儿女必须是把自己的一生都为他们花费奉献出来,而且每一个女性都认为自己就应该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如果不这么做就违背良心,违背道德标准,甚至有的人做得不好,或者没按着自己的标准去做都觉得良心过不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儿女,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丈夫的一日三餐、洗洗涮涮,家庭里的这一切都要做得很好,特别好,当然这是这个社会的贤妻良母的标准。当你信神之后呢,假如让你尽本分,你的本分与你做贤妻良母,还有与你做一个模范妈妈或者是做一个标准的女性是不是打架呀?假如说你想做贤妻良母,那你的本分就不能那么百分之百地花费时间去尽,或者是当你做贤妻良母与尽本分冲突的时候,你说你怎么选择?你要是选择尽好本分对神家负责任,或者是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对神绝对忠心,那你就得放下做贤妻良母,这时你心里会怎么想?你的思想里会起什么样的波动?你是不是会认为自己很亏欠自己的儿女?你这个亏欠、不安从哪儿来的?当你尽受造之物本分的时候你没有尽好,你会觉得不安吗?你没有不安,因为你思想观点里没有这个东西。所以当你尽本分没有尽好的时候你没有责备,因为你良心里没有装备这个正面东西,你装备的是什么呢?做贤妻良母,如果不做贤妻良母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就不是一个正经女人,是不是这个标准?这个标准束缚着你,致使你在尽本分的时候、在信神的时候也把这个东西带着,如果做贤妻良母与尽本分这两个事情发生冲突的时候,或者要同时进行的时候,你能勉勉强强选择尽本分或者是对神忠心,但是心里会有一份不安,会有更多的责备,不尽本分的时候自己就会在家好好对自己的儿女或者丈夫,更多地去补偿他们,哪怕自己的肉体受更多的苦。你能这样做是受一种思想支配,但是在神面前,我们的责任与义务、我们的本分尽没尽到呢?我们有没有责备呢?是不是没有责备?或者当我们尽本分应付糊弄的时候,或者是根本不想尽本分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责备,有没有控告呢?没有丝毫的控告。这就是人这个败坏性情里、人性里没有这个东西,所以说,虽然你能尽点本分,其实你离真理的标准还很远,你离神的标准还很远。当你认识到这些的时候你会怎么样?你还会狂起来吗?你看在神最后那几篇说话当中,“全能者是人类生命的源头”,神说那话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认识到: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灵魂都来自于神,不是来自于父母,更不是来自于这个人类,或者是来自于这个社会,来自于大自然,而是神给我们的;我们父母的生命也不是他们的父母给的,而是神给的;我们能信神是神给我们的机会,是神命定的,也是神的恩待,只不过我们的肉体是借用他们的肉体生了一下,我们的儿女是借着我们的肉体生出来了,但他们自己的命运是什么样的?他们的命运谁在掌握着?神在掌握着。所以说,你没有必要对任何人尽义务、尽责任,只有对神尽上你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这是人最该做的,这是人一生当中最该完成的头等大事、终身大事。如果你的本分没有尽好,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在人来看你是一个贤妻良母,是一个孝顺的儿女,是一个社会的良好公民,是一个很好的家庭主妇,是一个好丈夫、好儿女,但是在神面前呢,你是一个悖逆神的人,你是一个根本没有尽到自己义务的人、没有尽到自己本分的人,你是一个接受神托付却没有完成神托付的人,你说你在神面前还会有分量吗?这样的人在神面前一文钱不值。我们在人面前做得再好,我们得着人的称许、赞扬再多,我们的道德社会标准再高,或者是我们的思想观念、我们从社会上学来的那些东西再高、再成形,我们遵守得再好,也不代表我们是在实行真理,更不代表我们是在敬拜神,更不代表我们是一个有正常人性的受造之物,只能代表我们是一个心里根本就没有神的人,我们是一个不敬拜神的人,你说这样的人是蒙拯救的对象吗?这样的人离神的标准还有多远呢?太远了,没法衡量了。人现在这个身量,人现在心里所拥有的东西是不是太可怜了?还值得夸耀吗?值得骄傲吗?我们心里所存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跟神敌对的,这就包括我们自己认为的好的东西,甚至我们自己已经认为是正面的东西,我们把它列入到真理里去了,列入到正常人性里去了,列入到正面事物里去了,但是在神那儿看是神厌憎的东西。你说我们与神所说的真理相差多远哪?这个就没法衡量了。所以说,我们必须得认识自己,从我们的思想观点到我们的作法,到我们接受的文化教育,每一样都值得我们去深挖掘、去深解剖。有一些是从社会环境来的,有一些是从家庭里来的,有一些是从学校里来的,有一些是从书本上来的,还有一些是从我们的想象观念里来的,这些东西是最可怕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束缚着、控制着我们的言行,控制着我们的思想,也控制着我们做事的动机、存心、目标。我们不把这些东西挖掘出来就永远不会把神的话完完整整地接受进来,也永远不会把神对我们的要求不折不扣地接受过来去实行。你只要里面有自己的思想观点,有自己认为对的东西,你就不会完完整整地、不折不扣地把神的话接受进来原模原样地去实行,你肯定在自己心里再加工加工,然后实行出来,自己是这么做的,也这样去帮助别人,掺点儿人的东西,掺点儿神的东西,自己就认为:好了,实行真理了,明白了,啥都有了。你说人的情形可不可怜?可不可怕?这些东西不是说一言半语就能讲透、就能说清楚的,当然,在生活当中有更多的东西,就像咱们以前总结出来的那些毒素,有一百条,每一个人也都看到了,字句你明白了,但是在你身上怎么对号呢?你的实行是什么?在这些方面的毒素上你是不是也有份呢?你是不是也是这么认为的呢?你在行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凭着这些原则去做的呢?这就得从你个人的经历当中去挖掘、去对号了。如果我们只是把这些毒素拿来读了读,或者是过过眼目,或者是过过头脑,过会儿就把它放下了,就凭空地读神话,哪段神话怎么说的,我们装进来,在实行当中守守神话字句、规条,妥了,实行真理了,就这么简单!是这么容易吗?是这么简单吗?人是有生命的东西,人是活的东西,思想的东西扎根在里面,行事的时候这些东西肯定要出来,因为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人的生命了,所以说,每做一个事情你都有一个观点、都有一个原则支配你去怎样怎样做,往哪个方向去做,当你行事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东西。当然,现在你坐在这儿,搜索搜索自己的思想观点,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与神敌对的,每一样都不错嘛,也很诚实,也很忠实,也很忠心,尽本分也是心甘情愿的,为神花费呀,撇弃呀,都有一套嘛,不错!哪一样都不错!但是真要是求真的话,面对面让你去做一个事情,或者是神作一个事情临到你就看看你怎么对待的时候,你的思想观点就像开了闸的水一样,呼呼地往外冒啊,自己控制都控制不住,自己捂都捂不住,都不由自己,自己恨都不行,打都不行,它就往外冒,往外冒的都是抵挡神的东西。你自己说:“我怎么身不由己呢?我不想抵挡神为什么我还抵挡神呢?我不想论断神哪,我不想对神作的这个事有观念哪,我怎么还有观念呢?”在这个时候你就应该认识自己,你有什么样的东西是在抵挡神,你有什么样的东西与神所作的工作、与神现时所作的工作是敌对的,是唱反调的,你说这种认识怎么样?你看咱们在学校的时候都接受一种这样的教育,说,人是从哪儿来的呢?咱们是不是都知道?猿猴变的。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不是猿猴变的呢?从信神开始。你从信神开始就真确认自己不是猿猴变的了吗?那你是从哪儿来的呢?这个确定不了,也信不下这个事实,就是对圣经上所记载的这个事实有怀疑,采取观望的态度,是不是这样?你怀疑这种说法,你认为这是一种理论,这是一种学说,不认为这是事实。人是神造的,但是有些人心里疑惑:人是神造的,神怎么造的人呢?神造人用什么造的?用泥捏的,那怎么捏的呢?我怎么没看着呢?我没看着那我就信不下来,反正神是这么说的,那我就先暂时这么信着吧,其实人心里也不踏实。当神说人是神造的,人是从神来的,人的生命是神给的时候,你看,一步比一步递进了,一开始神说人是神造的,人是从神来的,人的罪得赦免,然后到这一步神又揭示更深的奥秘,说人有轮回转世,有投胎,人的生命、人的灵魂是神给的,是从神来的,这个是真理。但是每当看到这方面真理的时候,因为你不相信这些话,你就会用你的思想观点来衡量这些话,“人既然不是猿猴变的,那是从神来的,怎么从神来的呢?神怎么给人生命的呢?人类当中这么多人,神能顾得过来吗?”你看,这是不是用人的头脑观点、用人能力范围里的能力来衡量神了?他认为人呢,大不了也就是三头六臂,那神还有那么大能耐?还有比那能耐大的?要不怎么叫“神”呢!你不认识,你就认为神不可能有那个能力,神也不可能有那个智慧、有那个权柄能造人,吹一口气或者是说一句话,人类就有了,你不相信这个是事实,你不相信这个是真理,当你对这个有疑惑的时候,你对神这话就抵触,嘴上说不相信,其实心里呢,是一种抵触的情形、抵触的态度,当神一说到这话你就不愿意听,一说到这话你心里就反感,一说到这话你就不阿们,因为你心里有东西、有故事,你不相信,你就不会阿们神的这句话。但是从事实上来看呢,我们不用追究神到底怎么造的人,人什么时候被神造的,有谁看见了,只有有人看见了我们才相信,没有任何人看见,没有任何人作证的话我们就不相信,这个不是根源,根源就是看什么?神现在说了这么多话,神从始到终在人类当中作着经营人的工作,作着拯救人的工作,始终是一位神在作工、在说话、在教导人、在带领人类,这位神是存在的,以至于到现在我们已经面对面看见了他,我们听到他的说话,我们经历他的作工,我们吃喝他的话语,把他的话语接受进来作生命,而且现在在改变着我们,这位神确实存在,所以说,我们就有理由、就应该相信神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我们就应该相信神说的“神造了人类”这个事实,相信神起初造了亚当、造了夏娃这个事实。你既然相信这位神是存在的,你既然现在已经来到他面前,那你还用证实一下耶和华作的那些工作就是这一位神作的吗?如果没有人能证实,没有人能看见,你就不相信吗?或者是恩典时代的工作,你没看见耶稣你就不相信耶稣是道成肉身吗?现在这位神,他的说话、他的作工、他道成肉身你没有亲眼看见,那你也不相信吗?这些事你都没有看见,或者是没有一个证人能证实这些事,那你也不相信吗?这就是人里面有一个谬妄的观点,有好多人就是犯这个毛病,什么事非得自己亲眼看见,不看见就不能信,等你看见的时候什么都晚了。我们现在看见了神的这些说话,听到了神的声音,就已经足够让我们信下去,让我们走下去,让我们相信从神来的一切,从他来的一切话语,从他来的一切作工,我们不用再追究,这是不是人该有的理智啊?你说神造人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跟前看见,但是现在神道成肉身说话,道成肉身拯救我们,实实际际地在作工作,行走在众教会,作工在人类中间,这个是不是有很多人看见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的,那我们就信下来了,那你为什么要信呢?你不就是觉得这是真道、是神作的才信的嘛,那你还能说“神作这步工作,我们也听见他说话了,神的话我们也摸着了,看到了,是从神来的,以前耶稣作钉十字架的工作,我们也没摸着他的钉痕,那我就不相信他钉十字架的事实,或者耶和华神在律法时代作的那些工作,颁布律法,我也没听见,只是摩西听见了,写了摩西五经,那怎么写的我都不知道”?这类人犯什么毛病?那就是跟当初的以色列人说“耶和华神跟摩西说话不也跟我们说话嘛”,或者“跟摩西说话我们就不听,我们非得让耶和华神跟我们亲自说”一样,或者像恩典时代有的人说没看见耶稣钉十字架、没亲眼看见他从死里复活他就不相信。有一个叫多马的门徒非要摸摸耶稣的钉痕,主耶稣怎么说他?(“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20:29))“有福了”是怎么回事啊?其实他真的没看见吗?人看见的好多事实已经证实了耶稣是神,就能信了,不用再行更多的神迹奇事,不用再说更多的话,不用再摸着他的钉痕来证实他已经钉了十字架才相信,这样的人就是犯了多马的毛病。确实教会当中就是有一部分这样的人,他相信道成肉身非得看看什么呢?“等道成肉身离地走了,上三层天了,我看见他的真实面目是什么样了,看见他的真体了,我才相信。他说的这些话,他在道成肉身期间,那我就不相信。”等你相信的时候什么都晚了,那就是被神定罪的时候。你看主耶稣说多马:“你这小信的人哪,看见才信的人就没有那不看见而信的人有福。”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已经定罪他了,你跟了这么长时间你都不信,你是什么信主的?不是说有福没福的事,这就是说,你不信你就得不着,你只有信你才能得着。什么事还得让神给你亲自显一显,让你看见,把你折服了你才能信?你说作为一个人,咱们有什么资格要求神亲自向咱们显现?有什么资格让神亲自跟咱们这个败坏的人说话呀?又有什么资格让神把所有的事都给咱们说清楚之后咱们才能信呢?没有。所以说,你要是有理智的话,看见神说的这些话就能信了,你要是真有信的话,不在乎神怎么作,也不在乎神怎么说,而是看到这些话是真理,心里就已经百分之百相信是神说的,是神作的,就已经准备好要跟随神到底了,不用疑惑。那多疑的人就是太诡诈的人,他就信不下来,他就总想了解那些奥秘,把那些奥秘都了解透了他才能信,他信神的前提就是:神道成肉身是怎么来的?什么时间来的?来了之后多长时间要走?走了又上哪儿去了?走的过程是什么?道成肉身的神的灵怎么作工,又怎么走……他要了解一些奥秘,他是探秘来了,不是寻求真理来了,他觉得这些奥秘要是不明白的话就没法信,好像拦阻他信神似的,他没法信下去,这样的人的这个观点就是个麻烦。他一要研究奥秘,那他就没有心思去搭理真理,没有心思去搭理神话,你说这样的人认识自己吗?他不容易认识自己。你要跟他说呢,他会反对你的说法,他认为你傻,他精。他认为:“你看你傻乎乎的,人说两句你就信了?人还没做什么事呢,你又没看见什么事你就证实他是神了?你怎么那么傻呢?你应该像我这样,你应该像我这么聪明,你也太傻了,像三岁小孩那么好哄,给两个糖块就骗走了?我是成人,我在社会上有阅历,一般的小事骗不走我。”他以自己的阅历、以自己的小聪明自居,这样的人好不好?不好在哪儿呢?咱们不是说定规他的结局,现在定规不了哪个人以后会怎么样,中间会有什么转变,最起码这些思想观点耽误他的生命长进,这些思想观点在拦阻他,会影响他认识真理、进入真理,所以说这种情况很危险。咱们并不是定罪哪类人,就是说这个情形,这类人会怎么样,这类人是什么实质、什么情形,当然现在也可能人家不明白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想法,会抠些字句,抠些奥秘,抠些犄角旮旯的事,会抠一些人注意不到的问题,但是也可能有一天,神开启他了,或者弟兄姊妹常常帮助他,他也可能会扭转,等他扭转的那一天,他就觉得自己以前的观点太荒唐了,自己以前的观点太狂妄了,把自己在神面前看得可高大了,他就会蒙羞。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