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六十四篇 年轻人应看透世界邪恶潮流

第六十四篇 年轻人应看透世界邪恶潮流

现在那些年轻人,尤其那些十六七岁的小孩,除了在校园里上学,剩下的时间都做什么呢?你们知不知道?(上网吧。)现代人的生活:上网吧,在电脑上玩游戏。多数都是这样。游戏里的东西多数都是什么呀?暴力东西挺多,游戏那是魔鬼的世界,多数人玩游戏玩长了都没正事了,也不想上学了,也不想读书了,也不想以后的前途了,更不想人生的事。你看现在多数的年轻人思想灵魂里都是什么东西?吃,喝,然后就是打游戏。他们嘴里说的那些话、说的那些事,心里想的那些事都是非人类的事,思想里的那些东西已经不能用“肮脏”“邪恶”这两个词来形容了,太多的东西是非人类的东西。就是你跟他说正常人性的事,讲正常人性的话题,他听不进去,不感兴趣,不愿意听,一听就挠头,一听就反感,与正常的人类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的话题,反倒是跟他们同类的人在一起有话题。他们的话题都是什么?(他们的话题就是游戏、吃喝玩乐,没有别的。)多数都是这些。你说总讲这些话题的人,心里被这些东西充满的人,他们的前景是什么?有没有前景啊?他们的未来是什么?(这些人就属于废了!)哎,“废了”这词挺恰当。再往细说,实际指什么?他们能不能从事正常人性该有的活动呢?(不能。)你说这些人不能学好学业,让他出力干活儿,他愿不愿意干?(不愿意。)一让他干活儿的时候他会怎么想?他琢磨琢磨,“干活儿?这活儿多累,你看我打游戏多痛快,一枪崩一个,一枪崩一个。这干活儿干到啥时候是个头啊?这多累!还是打游戏好玩,那活儿多轻松。干活儿有啥意思?能得啥呀?啥也得不着,你干活儿不也是一日三餐吗?没看你好到哪儿去呀!打游戏多好啊,往那儿一坐,啥都有了,有个虚拟的世界,活在虚拟世界就完事了!我干活儿干啥呀!”你要是让他上班呢?早九晚五地上班,按时守点地上班,他是什么感觉?他愿意守那个时间吗?我跟你们说,人打游戏时间长了,人那个意志就没有了。外邦人有一个词叫什么?“颓废”,“颓废”这词怎么理解呢?总打游戏,总玩电脑,这人就颓废了。“颓废”这是外邦人的词,咱们说这人就没有正常人性了,被游戏的打打杀杀还有虚拟世界那些东西灌满了,正常人性的东西就被它剥夺了,被它充满、侵占了,思想的空间被它侵占了,这样人就颓废了。外邦人对这样的人也不喜欢,但是现在这个外邦世界,这些年轻人没路可走,学校老师也拿他们没办法,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制度拿这个潮流都没有办法,只能顺应,家长也管理不了。

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堕落的。人活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对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兴趣,干工作也没心思,学习也没心思,人就总惦记往那儿去,像有一个东西勾着似的。美国的科学家研究玩游戏的人,一旦上了电脑,一玩游戏,当他进入游戏里面的时候,大脑就分泌一种东西,这个东西就让人有一些幻觉。这个东西一分泌出来之后,他玩游戏就有瘾,总想玩,一到无聊的时候,或者呆着的时候,或者干正事的时候,上班啦,该学习啦,他就想用玩游戏来代替,玩游戏慢慢就成他生活的全部了。玩游戏这个事就像一种毒品一样,人一旦玩上了,一旦进去了,就不容易出来,不好戒,所以说无论是年轻人还是年老的人,一旦染上这个恶习就不好改掉。有些家长就看着小孩,看也看不住,你看白天他不玩了,到晚上家长一睡觉,小孩偷摸就把电脑打开,一玩玩一宿。前几年新闻报道台湾有一个小孩,在电脑上玩了十二个小时,这中间肯定没有睡觉,一直在玩,玩到什么程度了呢?到家长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在电脑跟前了,他那个手的动作还有整个身体的动作都还是正在玩游戏的动作。他是怎么死的呢?科学证实了,说是脑坏死——玩死了!你说玩游戏这是正常人性该做的吗?如果游戏是正常人性的需要,是正道的话,那人怎么就戒不了它呢?人怎么能被它迷惑到这个程度呢?这就证实了一个事:那不是个好道。上网浏览这个,浏览那个,还有玩游戏,这个不是好道,不是正道。你们玩不玩游戏啊?(之前上学的时候也玩。)那时候的感觉怎么样?游戏那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来自撒但呢?有些谬种会说什么呢?“游戏,是现代科学发达的一个象征,那是科学成果。”这解释怎么样?这个解释不怎么样,听着恶心。你们有没有无聊的时候也想玩玩游戏,打发打发时间?(有。)那有这种情况怎么办呢?能不能解决这问题?玩游戏这不是仅仅随从社会潮流的事,你连这点事都戒不了,都控制不住,你这人就危险。在西方,年轻人、岁数大的玩游戏、吸毒,这是常事、常见的。不管你信神几年,如果你连玩游戏这个事都管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那有一天你觉得信神没意思,觉得无聊,觉得挺无趣的,你能不能跟着吸毒呢?尝试尝试各种能使你兴奋、能使你感觉悠哉悠哉的办法,这样的人你说他能不能走上歧途?这是危险的信号啊!别看人信神了,说“我跟随神,不随从外邦,不随从世俗,我已经跟外邦人不一样了”,这话好说,事难办,你不容易做到。这个邪恶的世界用各种方式来吸引那些对这个世界还看不透,对这个人类的邪恶潮流还看不透的人,专门勾引这些人。你不能常常来到神面前,心里常常空白,大脑常常空白,你这个人就危险。你们空白的时间多不多啊?年轻人空白的时候多呀!

年轻人十六七岁、二十来岁,正是什么年龄呢?是花季的年龄吗?有的人摇头了,不是花季的年龄那是什么年龄?我有八个字送给你们,你们听听,看看我说得准不准,这话我常说。像这二十来岁的人,还不知道正事的人,不知道确立人生目标,没有志向,不懂得什么叫人生的这个年龄段的人都是什么呢?“年少轻狂,四六不分”。为什么这样说呢?

先说说“年少轻狂”。你们解释解释这句话,什么叫“年少轻狂”?说说表现。年少轻狂这是年轻人的一种什么情形,一种什么性情?(听不进别人说什么,总觉得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嗯,再说说。(不想听别人的。)不想听别人的,这是一方面表现,再说得细点,你往实际的人身上对号,往你自己身上对号,或者往你看见的人身上对号。(那个“轻狂”也是一种轻浮吧?轻浮其实是反面的,但是他很狂,还把这些东西看得很重要,还觉得很好。)用一个词来形容这样的人是什么性情呢?狂,这是任何一个年轻人在那个年龄段的一种性情、表现,每一个人都一样。不管生活环境、背景什么样,不管哪个年代,这是处在那个年龄段的人的一种代表性情。一看你那个年龄,就差不多知道你有这样的性情,差不多知道你这个年龄在哪个阶段。“年少轻狂”这个表现这是哪方面性情?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人,十六七岁,二十来岁,为什么说“年少轻狂”呢?为什么用这个词来形容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呢?不是说对这个年龄段的人有偏见或者是看不上,而是在这个年龄段的人有一种性情在里面。因为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人他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当他刚刚接触到世界上的一些事的时候,接触到人生的事的时候,他就觉着“我明白了,我看透了,我什么都知道了!大人说的我能听懂,社会上流行的我也能够得上。你看手机现在发展得多快呀,功能多复杂呀,我啥都会!你们这些老太婆什么都不懂,电视都不会开,开了就关不了,你看我们,哼!”有的年轻人,老人跟他说:“孩子,给奶奶弄弄这个。”“哼,这都不会,真是老了不中用了!”这叫什么话?你别忘了,你也有老的一天,会点儿这个那算能耐吗?算本事吗?不算!嘴上说“不算”,但是临到事的时候,人就能有这种性情的表现,这叫什么?这就叫“年少轻狂”,这就是表现。那他这么表现的时候是自己琢磨好非得这么表现的,还是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这就叫性情。这样的性情算不算正常人性里好的性情呢?是不是有人性的性情呢?算不算正常人性的表现呢?不算,所以说叫“年少轻狂”。就是说年龄不大,好像什么事都知道,什么事都懂,“宇宙飞船曾经上过太空几次,我知道,你知道吗?飞碟在哪儿哪儿出现过几次,虽然我没亲眼看见,但是停留多少秒、下来几个人我都知道,你们懂吗?不懂吧!你们岁数太大了,跟不上形势了,你们不行了!”这叫什么?这叫“轻狂”。为什么叫“轻狂”不叫“狂妄”呢?这就是年轻人特有的一种性情,懂点小事就飘起来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拿这个当资本了。活到六七十岁的老人琢磨琢磨:小孩,正常,年轻的时候我也这样,但是现在我明白的事多了,人生经历风风雨雨太多了,不那样了,那样让人笑话。再说这个年龄他不可能有那种性情,老人他就稳当多了,会点儿什么也不张扬,不会什么也不难过。年轻人呢,会点儿什么就张扬,就飘起来了,全世界都不在话下,有时候一激动恨不得都能飞离地球上月球呆一呆,这叫“轻狂”。主要特点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哪儿危险不知道,什么事现实不知道,人活着需要什么、该做什么不知道,不懂,这就是人常说的“你还不懂人事呢!”在这个年龄段,人有这样的性情就容易有这些流露。你看年轻人说话,眼睛一抹搭一抹搭的,什么人都不在他眼里,一说话“哼”“哈”,你说两句没说到他心上去,他就不搭理你。现在做父母的相当难,很难摸透年轻人的心理。一句话说不对,孩子就摔盆打碗,蹶跶蹶跶就走了,跟成年人很难沟通,这就是说现在很多年轻人思想都有问题。这是不是这个邪恶潮流、邪恶社会造成的?就是人正常人性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所以说,你们这些人现在能人模人样地坐在这儿,稳稳当当地听我说话,不是哪个人好,人愿意选择这条路,这是神的恩待。神没把你交给世界,没把你交给撒但,这是神的恩待。你看现在世界那些年轻人,别说你们劝他说“信神吧,信神挺好”,就是我跟他们说都没用。那些人光是年少轻狂的事吗?那都是什么人哪?都是小魔鬼、畜生啊!你跟他说人话他能听懂吗?他不听啊,现在不是难沟通的问题。为什么现在父母管理、教育子女难呢?是因为现在的父母知识文化低,没学心理学,不懂年轻人心理吗?这是什么问题啊?就说现在的年轻人思想都怪异了,所以做父母的相当难,不容易,有些父母还得特意去学学青少年心理学。现在儿童自闭症、抑郁症那些怪病特别多,还造出“叛逆心理”“青春少年期”“叛逆期”这些词来,过去那个年代怎么没这些词呢?是现在科学发达了?怎么造出这些怪词?这人堕落得越来越深了。所以,你们得珍惜你们尽本分的时间哪,争取在这一个时间段里把你们的根基牢牢地扎下,这样你们就安全了,你们就不容易被这个邪恶的潮流卷走。人一旦被邪恶潮流盯上,就容易被邪恶潮流卷走;你一旦被邪恶潮流再次卷走,神还要你吗?不要了!给你一次机会了,不可能再要你,你就危险了,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还有一个词“四六不分”。“四六不分”这个词是土话,听没听过?(听过。)你们解释解释这个词的字面意思。(就是不分好坏,自己认为好的就永远都是好的,自己认为坏的永远都是坏的,不管怎么跟他解释,他就是不听。)(就是不知好歹,没有分辨,对什么事情都不明白,糊里糊涂的。)字面是这个意思,就是不分好歹,什么是正面的、什么是反面的不知道,好赖不分,因为他年少轻狂,谁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别人说的都错,我说的就对,谁也别跟我说,我是油盐不进。你什么也别说,我就死犟,我错了我也犟对,明知道错也要坚持。”带着“四六不分”这样一种性情,外表看就是这个孩子怎么精不精、傻不傻呢,说道理也一套一套的,一说道理比谁都清楚,比谁都明白,然后一做事怎么总犯浑呢?明知道这样是对的就不听,就任着自己那个性子来,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任性,浑。你们做没做过这些犯浑的事啊?(做过。)

现在很多人都跑酷,你们跑没跑过酷啊?(那个太危险了!)喜不喜欢呢?(特别喜欢那种感觉。)怎么能喜欢那个感觉呢?那个感觉到底是什么呀?(就是那种飞檐走壁的感觉,很刺激。)那个正常吗?(不正常。)不正常你怎么还喜欢呢?(那个感觉就是耍酷吧。)那个感觉给人带来一种眼目上的刺激还有心情上的刺激,人就都向往做那个。这个思想是由什么支配的呢?人为什么喜欢这个东西呢?是不是由蜘蛛侠引起的呢?在人的骨子里是不是有一种想拯救世界、想当超人的感觉呢?你看八十年代电影里演的那个佐罗,他就是飞侠,飞来飞去,飞檐走壁,人可羡慕了,2000年以后就演Spider-Man还有哈利·波特,演这些东西。然后这一代年轻人的脑海里就被种下这些东西了,中毒了!为什么能中这样的毒呢?这跟人里面有一种需要有关系。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跑酷呢?你不知道那个危险吗?你不知道那个能要命吗?人不是蜘蛛,也不是壁虎,他没有那个功能,趴到墙上他肯定就得掉下来。你站到房顶上往下跳你都得琢磨琢磨,哪儿先着地能磕不着、碰不坏?那墙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在不借助东西的情况下爬上去还能往下跳,还那么兴奋,看的人还那么赞赏,这是什么思想支配的呢?(人都活得无聊了,他要寻找刺激。)这是一种,年轻人好寻找刺激,太空虚、无聊了,不知道干什么好了,这是吃饱撑的;还有一种思想支配,人心里有一种欲望,想做一种人,向往一种势力,向往一种东西,人心里向往的这个东西有超然的力量、超然的能力,不是正常人性具备的。人想当英雄,想当超人,想当能人,想当有异能的人,就是在人心里无形中崇拜撒但哪!你说哪种人能有那样的机能、有胆,能往上爬,爬很高再跳下来?是不是被邪灵附的人有这种功能?神造的人类有这种功能吗?神让人没事就跑酷吗?亚当、夏娃那个时候有没有跑酷的事?(没有。)为什么他俩不跑酷呢?圣经里有记载跑酷的事吗?为什么那个年代的人不跑酷,现在的人怎么这么多跑酷的呢?这不得不说是受一定的思潮影响,受一些影视作品的影响,这些东西不是人心灵里需要的,是引导人走向邪恶潮流的东西。人傻乎乎的没分辨,正好心里喜欢这些东西,喜欢诡异的、刺激的、撒但的那些异能,人追求这些东西,然后人把它定义为什么呢?“我喜欢英雄,你看蜘蛛侠、蝙蝠侠、哈利·波特那不都是英雄吗?”真正的这个人有这两下子吗?没那两下子。撒但是用这种方式来演绎、编造、虚构一些故事,然后就迷惑这些傻乎乎、没有头脑的青少年。你们受没受点影响呢?(受影响了。)那这个毒好不好往外清啊?你一旦受了影响,这些东西进到你的思想里,这就成一种毒素了。这种毒素只要你不识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弃它,你一天受它的影响,你就一天受它的搅扰,受它的控制。你相不相信?(相信。)这事怎么解决?好不好解决?你们想不想放下这些东西?(想。)有多想呢?有时候琢磨琢磨,“放下这些东西有点舍不得,为什么要放下呀?有这些挺好的,好容易装到里面了,这不算什么毒吧!”你看,你有这思想你就放不下。实际上你不放是你自己愿意抓着,不是你放不下,不是你难放下。这个事难住了,是吧!不容易。所以说,在你身量幼小的时候,就得尽量远离那些能腐蚀你心灵、能让你中毒的东西,因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你没有分辨,傻傻的,还挺轻狂,你心里装备的正面东西太少,没有任何真理实际。用信神的术语来说,你没有生命,没有身量,你就是有那么点愿望,说“我愿意信神,信神好,走正路,做好人”,但是琢磨琢磨,“在外邦人中间我也不是坏人哪,我喜欢跑酷也不算坏事呀,我还是个好孩子,还是个好人!”这就麻烦,是不是啊?

你说一个环境对人的影响大不大?现在你们在神家尽本分,有这样的环境,弟兄姊妹总在一起,周围都是信神的人,你也踏踏实实地在这儿信神;如果把你一个人放在外邦人中间,让你跟外邦那些愣小子在一起呢,你心里还能有神吗?(没有。)那你心里都装什么了?你要是跟他们在一起,你是不是就很容易变得跟他们一模一样了?那时候你说“神哪,你保守我!”没事,神保守我呢!“神哪,你看顾我!”神看顾呢!不知不觉做错一点小事,“神哪,你饶恕我,这事我做错了。”今天这么祷告,明天那么祷告,时间长了,里面没有责备,就没感觉了,琢磨琢磨,“神?哪有神哪?我怎么没看见神在哪儿?”变了吧?这就一点一点地变了,你就会琢磨:“我那时候怎么那么傻呢?我这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跟那些无知的老头老太太在一起,跟一些无知的小姑娘还有一些在这个社会上吃不开的人在一起?我怎么那么无知?”变了吧?这个容不容易变哪?为什么这么容易变呢?其实不是你那时候才变,就是你现在没有真理实际,你里面属世界的、撒但的那些思想啊,性情啊,认识啊,观点啊,还没有清除掉,你里面装的还都是那些东西,你还凭那些东西活着,只不过现在你人在这儿。外表上看你是在信神尽本分,其实人里面败坏性情、人的撒但的那些观点思想都还没清除出去,所以说你的身量很小,你现在还在危险阶段,你还不把握,不安全。首先你得认识到邪恶的东西有哪些,它的危害是什么,撒但为什么这么做,人接受了这些东西里面会有哪些改变,会中哪些毒,人会变成什么,神要求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哪些是正常人性,哪些是正面的,哪些是反面的,在消极方面应该认识到这些。在积极方面呢,你得主动地、积极地配合你的本分,献上你的真心,献上你的忠心,别偷奸,别耍滑,别用外邦人的方式尽本分,别用外邦人的方式与哲学来对待你的本分,对待交给你的任务。然后再进入各方面真理,在认识神方面、认识神的性情方面都逐步达到。这样,你里面不知不觉就变了:正面东西多了,反面东西少了;积极的东西多了,消极的东西少了;你的分辨也比以前强了。所以说,当你的身量长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你看待外界的事情、世界上的事情,你的分辨能力就长了。假如说看一个动画片,你就能看出外邦世界演这样的动画片,这个动画片里面的东西人看完之后能中哪些毒,撒但借用这样的方式、这样的潮流要给人种什么东西,要侵蚀人的什么,你逐步能看透这些,那你就是看了动画片也不中毒,而是在此长分辨,到那个时候你才真有身量。现在你们具备这个身量吗?不具备。

当你们看完《哈利·波特》那个电影之后,你们当中有没有人也骑着笤帚到处飞呢?有没有这样的想象,有没有这样的愿望,也能骑着笤帚就飞了?(有。)那有这样的愿望算不算中毒呢?(算中毒。)你们中没中这个毒啊?(中了。)那这个毒好不好拿出去呀?那个年代你如果不看这个电影,你能不能中那个毒呢?就不中那个毒了,是吧?你们看了就中这个毒了,那要不看,这个毒就不容易进去。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在那样的环境里,在你身量还幼小的时候,你没分辨的时候,它就能先入为主,让你把那个东西当成正面的,当成很正常的一个事情,“为什么看完那个我不能模仿模仿?为什么看完那个我不能有那样的愿望?这是很正常的。”你就把这个看成正当的一个事。这是撒但毒害人的一种方式,你说撒但邪不邪恶?可以说,全球凡是看过这样电影的人,尤其那些年轻人都有这样的愿望,没事骑把笤帚到处飞,再不就弄一块地毯,踩在地毯上,一念咒语“呜——”就飞了,那小日子过得多美!比吃几颗巧克力还美呢!那时候你们有这样的愿望,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愿望了?现在有时候做梦还想,是吧!虽然不敢想了,但琢磨琢磨,“骑笤帚那个感觉到底是什么呢?飞到高空中那个感觉好不好啊?在笤帚上坐着危不危险?能不能掉下来?通常都是坐飞机,没骑过笤帚,那骑笤帚这个滋味是什么呢?”你看,傻乎乎的就琢磨上这个事了,这是正事吗?这是不是被勾引了?这就是被勾引中毒了!

你们还算中毒轻的,美国有一个小孩更傻,傻到什么程度呢?你听听这个故事,就知道傻到什么程度了。看完《哈利·波特》那个电影之后,他就特别向往骑一把同样的笤帚,然后没事就在自己家后院骑着笤帚飞呀飞,终于有一天他飞起来了,麻烦了,他不是自己飞起来的,这是有一种外界的力量使他飞起来了。飞起来之后,他也身不由己地像电影里那个人那样发出一种怪异的尖叫,就跟《哈利·波特》那个电影里发的那个笑声一模一样。你看,一种灵进去了!这事你们听没听明白点什么?得没得出点结论呢?(邪灵附体了。)他被邪灵附了。他怎么被邪灵附了呢?骑笤帚这个事是不是人类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呢?(不是。)那骑什么是正常人性该干的?骑马、骑驴、骑牛都行,他非得骑把笤帚,还要飞起来,这是可能的事吗?你就是骑个大鹏鸟都比骑笤帚强,是吧!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该干的事。那笤帚它也飞不起来,它就是个物质东西,它没长翅膀它飞不起来,只有借助邪灵的力量才能飞起来,这就是撒但作的。撒但就作那些人意想不到的、诡异的、别扭的事,正常人性不干的事。那个小孩傻乎乎的,还觉着好呢。被邪灵附体了还不知道呢!你说要是正常人,他怎么飞能飞起来呢?你骑把笤帚上房顶再跳下来,那是“跳”,那不叫“飞”。他那就是飞起来了,一飞飞多高,在他家院子里转,他高兴地叫,就是那个邪灵附体,邪灵在“呜——嗷——”地叫,都不是好动静。这是发生在美国的一个真事。

现在你们听完这事感觉怎么样?(很吓人。)这事恶不恶心?(恶心。)有多恶心呢?你说人骑自行车如果速度特别快,可以赛过小汽车,这个正常,这是人能达到的。如果人敢于冒险,骑车从这边到那边越过一个山涧,飞过去了,这个也正常,人也能达到。但是骑笤帚能飞起来,这个怪异,这个不可思议,这是邪灵作的,撒但作的,听着就有点恶心,这不是正常人性、思维能达到的,你想都想不到,他怎么能飞起来呢?《哈利·波特》它是一部电影,岂不知有的人傻乎乎的还真去模仿,真去这么做,还真飞起来了。这事一成真,你就感觉恶心了,这个时候你感觉你中这样的毒可不可怕呢?你意识到它的可怕、意识到它的恶心的时候,你对撒但作的有没有点分辨呢?你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是不是应该弃绝这些东西?没事你就整理整理自己的思想,看看自己思想里还有哪些“骑笤帚”的事。是不是应该这样?你们的思想里怪异东西多呀,为什么呢?因为你们这个年代的人中毒太多了!骑笤帚的事,还有飞檐走壁的事,当蜘蛛侠的事,当蝙蝠侠的事,这些事太多了!凡是正常人性不该有的,不是正常人性正常需要的,正常人性不具备的,你硬追求,硬下功夫去品,去体验,有可能就招来另外一种灵来作事。人一旦被邪灵掳去一次就麻烦了,神就不要了,那就不是危险不危险的事,你被撒但掳去了神还能要你吗?神不要你,危险了。这事怎么解决?人应该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试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在这个邪恶的时代,在这个污鬼、魔鬼群居的时代,能够祈求神的恩待,祈求神的保守常常与你同在,让神看顾你、保守你,让你的心不远离神,争取能达到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这个道对不对?(对。)那你们愿不愿走这条路啊?你们是愿意常常活在神的看顾、保守之下,常常活在神的管教之下,还是愿意活在自己的自由世界之中呢?如果你们谁不听话或者是谁太悖逆,神管教你们,让你长病,有时候让你们肉体受点痛苦,看看你们埋不埋怨,你们愿不愿意呢?(愿意。)到时候看看你们的表现啊!别看你们现在说“愿意”,“愿意”这两个字不好做到,年轻人就怕不定性,不务正业,心里没正事。

我常常跟这边的年轻人说:“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最大智慧?”他们说“不知道”。那你们说,什么是最大智慧?就现在你们的身量、你们信神的时间,怎么实行是最大智慧,不是傻瓜?没想过这事,是吧!说这个人外表看没什么能耐,不会说、不会道的,沉默寡言,但是他心里有一个最大的智慧是谁都没有的,一般人都不这么做,一般人看他那么做觉得他傻,觉得他这么做多余,“你怎么总这么做呢?你太规条了吧,信神信得也太傻了,有必要那么做吗?”那你们说,到底什么是最大智慧?(心总安静在神面前,多与神祷告,凡事多与神亲近。)哎,贴点边儿。你亲近神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寻求神的心意。)寻求神的心意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达到实行有路途。)大体意思你们明白了。你寻求神的心意目的是不是为了依靠神呢?(是。)依靠神你自己是不是就省事了呢?神都作了,不用你做了,不用你费心了,这是不是智慧?不敢说了。我告诉你们:凡事仰望神,依靠神,这是最大智慧。这个一般人没摸着,他认为什么呢?“我多学,多听,多读神的话,多聚会,多学本事,我多学诗歌,这可能是最大智慧吧!然后我就多多地祷告,多多地跟弟兄姊妹交通,多尽本分,多受苦,多付代价,多撇弃,这可能是智慧吧!”但是人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你们忽略了。

人无论明白多少真理,人无论尽多少本分,你在尽本分期间经历到多少事,无论你的身量大小,你身处什么样的环境,人离不开的一个事就是在凡事上仰望神、依靠神,这是最大智慧。为什么说这是最大智慧呢?人明白了很多真理,人不依靠神行不行?有些人说“我岁数大,我信神时间长,真理我明白的多了,一条一条我都能说上,我也有点实际经历,我也能帮助别人”,但是他不依靠神,这样的人是有智慧吗?(不是。)没有智慧这是什么?智慧的反义词是什么?愚蠢。就说你明白真理了,信神年头多一点,对神有点忠心,也经历过几次试炼,有点经验,有点经历,在真理上有一些实际的认识,但是就不知道依靠神,就不懂得怎么仰望神、依靠神,这个人是大傻瓜!为什么这么说?有些人说了:“我明白了很多真理,也具备了真理实际,我办事有原则就行了。我对神也有忠心了,我也知道怎么亲近神了,我依靠真理不就行了嘛!”“依靠真理”,道理上是通得过,但是有很多时候,在很多情况下,人不知道真理是什么,真理原则是什么,有实际经历的人都有这个体验。就说你临到一件事,你不知道这方面真理该怎么实行,该怎么运用,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办?你再有实际经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事上都有真理。你信神的年头再多,你经历的事再多,经历的修理对付再多,经历的管教再多,你是真理的源头吗?有些人说了:“《话在肉身显现》那本书我能倒背如流,那些名章名句我都能背下来,我不用依靠神,我不用仰望神,到时候我就依靠那些神话就行了。”那些话是死的,人临到的环境、人的情形是活的,是不是这样?你掌握了字句不等于你掌握了真理,你掌握了字句也不等于你完全在每件事上都明白神的心意,所以说,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课。这个功课是什么呢?就是需要人凡事仰望神,借着仰望神而达到依靠神。依靠神人才有路可行,否则的话,人就是这件事做对了,合乎真理原则,他没依靠神,那也是人为的一些行为,不见得是神满意的。因为人领受真理浅,所以人常常临到一些不同的环境用同样的真理去套规条,去死守字句道理。就是有很多事,事是办成了,大体也合乎真理的原则,但是这里看不到神的引导,看不到圣灵的作工。这里就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人做很多事是凭着人所掌握的经验、规条还有人为的一些想象,很难达到说这件事情是人仰望神、祷告神,确切地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后,借着神的作工、神的引导而达到了最佳果效。所以我说,凡事仰望神、依靠神这是最大智慧。这话成不成立?(成立。)那你们是不是以后打算实行呢?(是。)

有些人说了:“我年轻,我岁数小,身量也小,信神时间也短,也不知道怎么仰望神,所以说仰望神这个功课对我来说是件难事,我也不会依靠神。”这是不是问题?(是。)那仰望神是一句空的道理吗?是一个形式吗?不是。有些人说:“仰望神多数都是尽本分的事,个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用仰望神,神不管。”这种说法对不对?(不对。)那人应该在什么事上仰望神呢?(凡事。)“凡事”指什么?(不管大小事都仰望神、依靠神。)不管大事小事都依靠神,头发长了想剪一剪仰不仰望神?难住了吧?早上起来满眼眵目糊,脸也紧巴,想洗把脸,这事仰不仰望神呢?中午不到吃饭时间肚子就饿了,饭还没好,这怎么办哪?仰不仰望神呢?依靠神!不让它饿,肚子别响!这事怎么办哪?我这个电脑键盘不太好使,不能打字了,我还不想用笔记录,我就想打字,这可怎么办呢?这事仰不仰望神?难住了吧?这是不是问题?不大不小都是些问题。有些涉及正常人性的,像刷牙、洗脸、洗澡、洗衣服、吃饭这些事,自己处理就行了,碰到一些特殊情况要祷告。假如说今天胃不舒服,影响尽本分了,这事得祷告,说:“神哪,今天我胃不舒服,又吃不下饭,影响尽本分了,我得省察省察,我是吃东西吃错了,受凉了,还是尽本分没有忠心神管教我了呢?求神开启引导。”你得有这样的呼求,这就叫仰望神。但是你不能因为仰望神而影响正常人性的一切活动,你仰望神祷告之后该吃饭还吃饭,如果吃不下,找点合适的吃,如果胃疼得不行,那就吃点药,同时还得祷告、寻求。就是正常人性该配合的得配合,别寻找感觉。但是这事你该寻求还得寻求,该仰望还得仰望,过后有可能神借着一个事开启你,“你这个人哪,在尽本分中有些表现不太好”,让你无意中认识到这个。认识到这个之后,你就赶紧反省,赶紧悔改。悔改肯定是来到神面前认罪:“神哪,我尽本分有掺杂,有个人的意思,凭己意,太任性,耍小孩子脾气,耽误了你的工作,影响了本分的进展。感谢你的管教,感谢你的责备,下次我不会这样了,求神饶恕我这一次。”祷告之后心里平安了,你那个病虽然影响了吃饭,但是不知不觉病一点一点好了。就是人该做的得做,但是做的同时人不要忘了依靠神,这就是实行。当你仰望神的时候,也可能神不给你感觉,也不给你明确的意思,更不给你明确的指点,但是让你明白一个事。或者这次你没明白什么,但是你仰望神这事对不对呢?有没有错啊?没错!人这样实行不是守规条,而是心灵的需要,是人该有的实行。不是说每次仰望神、每次呼求神都能得着开启引导,这个生命灵里的情形它是正常的、自然的,仰望神这就是人心灵里与神的一种正常的交往。

有些时候仰望神不是说有明确的语言求神作什么,求神带领什么,或者求神保守,而是临到一件事人就有一种真心的呼求。那你说神在那儿作什么呢?当人的心一动,人一有这个意念,“神哪,这个事我自己不会做,我不知道怎么做,我软弱,我消极”,人一动这样的心思,你说神是不是就知道了?当人动这样的心思的时候,人的心是不是真诚的呢?人有这样真诚的呼求的时候,神应不应允呢?你别看人有时候没动嘴,但是人动真心了,神就应允了。当人临到一个难处特别棘手的时候,人无依无靠的时候,人觉得特别无助的时候,人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神的身上,人那个祷告是什么样的?人那个心态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真心的?(是。)那时候有没有掺杂呀?当你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寄托在神身上的时候,希望神帮助你的时候,那时候你的心才是真诚的,虽然你嘴里没说几句话,也没说什么,但是你的心已经动了,就是你把真心,把真诚的心交给神了,神垂听。当神垂听的时候,神看到了你的难处,神会引导你,会开启你,会帮助你。你说人的心什么时候最诚恳?走投无路的时候。当人在沙漠里看不到一滴水的时候,人需要水的那个心情是不是真诚的呢?(是。)当你看着一缸水的时候,你不渴,你说“我想喝点水”,这句话是从哪儿来的?或者你说“我喜欢水,这水好呀,人离不开水呀”,这话是从哪儿来的?这是从嘴上来的。是不是从心里来的呢?(不是。)他不过脑,“哎呀,这水好呀,人离不开水呀。水是人生命的源头啊!”这就是浮皮潦草,不动心,你不是真需要。所以说,你仰望神最应该具备一个心、一个情形,一个什么样的情形呢?人的心最起码是诚恳的,不要敷衍,不要只动嘴不动心。嘴上是这么说了,应付着,心没动,意思是我早有打算,我就是通知神一声,你同不同意我也这么做,我就是走走过程,这就麻烦了!

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活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下,就是不知道依靠神对还是依靠自己对,然后人大多数的时间就是选择依靠自己,依靠自己有利的周围的条件、周围的环境与人事物,这是人最擅长做的。人最不擅长做的就是依靠神、仰望神,因为仰望神太麻烦,人看不着,人也摸不着,所以人觉得渺茫,也不现实。人在这方面的功课是最差的,进入最浅。你不学会仰望神、依靠神,那你总也看不到神在你身上的作工、引导、开启。你看不到这些,在你心灵深处,神是否存在、神是否引导人一切的生活这个事在你那儿是问号,而不是句号,也不是叹号。“神引导人一切的生活——吗?”“神鉴察人心肺腑——吗?”这就麻烦了!因为什么你能加上这个“吗”和问号呢?你对神没有真实的依靠与仰望,你就产生不了对神真实的信;你产生不了对神真实的信,那你对神所作的一切就永远是问号,划不上句号。你们没事就问问自己:“我相信神,‘神是万物的主宰’这后面有没有‘吗’和问号?‘神是万物的主宰吗?’还是‘神是万物的主宰。’呢?神是不是万物的主宰?”你们心里琢磨琢磨自己到底是哪个情形。还是说自己经历了一些事,说:“神就是万物的主宰!”肯定的,叹号,而且是三个叹号,不容任何人置疑,不容任何人否认。你们是哪种情形呢?看你们现在这个身量与情形,问号居多,而且不是一个问号,而是无数个问号,这就很危险。

人的身量大小根据什么来确定?为什么说你身量小?就是看你对神真实的信具备多少。你们具备多少呢?自己察没察验过?多数年轻人都是从父母那儿得点儿,或者从家人长辈那儿得点传说,觉得这是好的、正面的,但是还没有验证,没有经过证实,所以说问号太多,从你嘴里说出的多数话不是肯定,不是感叹,而是问号,这就麻烦了!在你们当中十六七岁、二十来岁不到三十岁的人占多数,在这个年龄段你们这样的问号多正常,但是当你们尽了一段时间本分以后,这个问号能去除多少呢?能不能把这个问号改成叹号呢?这就看你们的经历了。这个重不重要啊?(重要。)这个太重要了!

刚才我说人的最大智慧是什么来着?(仰望神。)那你们怕不怕麻烦呢?有些人说:“这也太俗气了,没事就仰望神,神不怕麻烦吗?我们总仰望神,这不成老太太了嘛,磨磨叨叨的!”这话怎么样?仰望神虽然听起来是个挺浅显的实行法,但这是每一个跟随神的人一生之久应该学的功课,应该进入的功课。约伯七十来岁了,他仰不仰望神?(仰望。)他怎么仰望神呢?他仰望神的具体表现在哪儿?当他临到财产、儿女被剥夺的时候,他是怎么仰望神的?他心里有祷告,然后外表有一些举动,那话是怎么说的?(撕裂外袍,剃了头,俯伏下拜。)俯身下拜,那是仰望神的一种表现哪!你们能不能达到啊?(现在还没有达到。)那你们追不追求达到啊?达到那个,人就完美了!但是在这个期间你得有受苦的心志,你们记住这个就行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