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六十五篇 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第六十五篇 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放下自己的存心、欲望才能得着自由释放

做带领的别嫉妒人才,这样你们就合格了,你们就尽到你们的责任了,也尽上忠心了。你们总怕别人出头高过你们,总怕别人成才高过你们,这是不是嫉贤妒能?这是不是体贴神心意的表现?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恶毒!只考虑自己,只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不考虑别人的本分,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其实这不涉及个人的利益,你把别人培养成才了,神家又多一个人才,你这工作不就作好了吗?你在这个本分上不就尽上忠心了吗?这在神面前是善行。你做事别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鉴察,接受神的检验,这样你的心就摆正了;你总惦记做给人看,那你的心总也摆不正。另外,做事别总为自己,别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人的利益,别考虑自己的地位、脸面、名誉,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体贴神的心意,先考虑自己的本分,这里有没有掺杂,尽没尽上忠心,尽没尽上责任,尽没尽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为你的本分、为神家的工作着想,你得考虑这些。你一考虑这些,你的本分就不会差太多。除非你素质差,经历浅,没经验或者业务不熟悉,不够精通,使得工作当中有些失误、欠缺,没达到更好;但是你已经尽力了,你所做的不是考虑自己的私欲,不是考虑自己的利益,而是处处考虑神家的工作,为神的利益、为神工作的利益着想。你的心摆正了,你在神面前就积攒下善行了,有这样的善行的人是不是就是有真理实际的人呢?(是。)这就有见证了。你总凭私欲活着,总满足自己的私欲,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没有见证,在撒但面前没有见证,这是羞辱神的记号,处处羞辱神。你说:“我也没做什么,羞辱神什么了?”你的心思意念、你做事的存心、你做事的目的、你做事的动机、你做出事的后果,你处处都在满足撒但,让撒但当笑料,让撒但抓把柄,没有一点作为一个基督徒该作的见证。你处处羞辱神的名,没有真实的见证,那神会纪念你所做的吗?到最后,神会给你的所做所行、给你所尽的本分下什么样的结论呢?是不是得有个结果,得有个说法?圣经里主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太7:22)主耶稣说什么?(“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3))为什么主耶稣说这话?那些奉主的名医病赶鬼、奉主的名传道跑路的人为什么成了作恶的人了?这些作恶的人是哪些人哪?是那些不信神的人吗?(不是。)是哪些人?(信神而不行真理的人。)对!相信神,跟随神,也为神花费,也为神撇弃,也尽上了自己的本分,但是尽本分没有忠心,没有见证,成了作恶了,所以主耶稣就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这个标准是什么?就是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如果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你外表做出来的都是在羞辱神,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你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为了什么?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就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赏赐没有了,神不纪念了,在神那儿不是善行,成了恶行了,这不是一场空吗?现在不管你的主观意愿是愿意追求真理,还是模模糊糊,还不清楚什么是追求真理,最简单的一条实行法就是先考虑神家的利益,处处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个人的动机、个人的存心、自己的脸面地位,把这些先往后放,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这是最起码应该做到的,是吧!如果一个尽本分的人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尽本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个可不可以?分两步走,这样折中一下,你们是不是就感觉容易一些了?这样时间长了,你就觉得达到满足神不是一件难事。另外,人能尽上自己的责任,尽上自己的义务与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欲,放下自己的存心、动机,体贴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样经历一段时间,你就觉得:“这样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卑鄙小人,不是活得窝囊,龌龊,卑鄙,而是光明正大,这样活着是人该活出的形象,是人该做的。”慢慢地,你心里满足个人利益的欲望就越来越小了。

有一些人虽然信神时间长,但是对于追求真理方面、实行真理方面、进入真理实际这方面的功课进入得不深,体验得也不深,所以说经历得也不深,没有什么真实的经历,没有什么真实的体验,所以也拿不出真实的见证来。现在我告诉你们一个简单的实行法,就是先放下自己的存心,放下自己的利益,放下自己的私欲,这么实行一段时间,你里面不知不觉情形就发生变化了。这情形一发生变化,你从模里模糊、朦朦胧胧对信神不太感兴趣但是也不太厌烦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情形转到另一种情形,感觉信神好,做好人好,做好人有动力,对做好人感兴趣,觉得这样活着有意义,这样活着心里滋润,心灵里踏实、平安,有享受,变成这样一种情形,这就是成果。这个成果有人配合的一方面,也有圣灵作工的一方面。你看人里面有一种不好的情形,低沉,消极,软弱,或者脆弱,或者窝囊,或者总有一些卑鄙存心,或者总是被脸面、私欲、利益这些东西困扰,或者认为个人素质差,有一些消极情形,总被这些困扰。你活在这些困扰的情形里,你很难获得圣灵作工;人很难获得圣灵作工,人里面积极的东西就很少;积极的东西很少,你就很难得着真理。人总凭意志克制,克制来克制去,那些消极的东西、反面的东西那个情形摆脱不了。摆脱不了一方面有人的原因,人找不着适合自己实行的路途。另一方面,也是一个主要方面,就是人总陷在这些消极、下沉、堕落的情形里,圣灵不作工,就是偶尔给你一个开启,但是不大作工;所以人做什么事就很吃力,看什么事就很不容易看明白,就是很难得着开启光照,很难有亮光,因为你里面消极的东西、反面的东西、下沉的东西太多了,把你占满了。所以说,另外一方面原因就是人得不着圣灵的开启,得不着圣灵作工,人就从这些情形里走不出来,你这个消极情形没法转变,圣灵不作工,你找不着路途。由于这两方面原因,你很难进入积极的、正常的情形里。虽然你们现在尽本分能吃苦耐劳,下了很多功夫,撇家舍业,什么也不要了,但是人里面的情形还没有得到真正的转变,是不是这样?能捆绑你实行真理、进入明白真理实际的缠累太多,个人的观念,个人的想象,个人的知识,还有处世哲学,还有一些个人的消极的东西,私欲呀,利益呀,脸面呀,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呀,这些方方面面的东西在人里面占满了。别看你们岁数小,你们哪个脑袋简单哪?我说一句话,咳嗽一声,我挪挪凳子,每次我这儿一有点动静,你们的脑袋就浮想联翩。这是怎么回事呀?你们简单吗?你们哪一个人都不简单,我从来都不小瞧你们。你看人正面的东西没有,消极、反面的东西满脑子都是,这就是一个人不可否认的事实,人的心灵被撒但的东西充满、占有了。这些东西你不除掉,这些情形你摆脱不了,你不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小孩子的样式,活泼、可爱、天真、单纯、真实、纯洁地来到神面前,你就很难得着真理。明白了吧?(明白了。)

你们现在就一条可取,就是你们受苦的心志,还有你们的信心,就这点把你们救了。你们如果这一点都没有就完了,有的人没有受苦的心志,没有为神花费献身的精神和动力,那尽本分就没劲儿。有的人尽一段时间本分,一看没有什么意思就走了,“还得回去”,该找对象找对象,该发财发财,该结婚结婚,该上班上班。他觉得在这儿耗着没结果,他没信心耗下去,他觉得在这里是浪费青春,浪费大好时光,浪费光阴,浪费生命。还好,现在你们多数人不被这些东西捆绑了,已经从这里走出来了,但是你们满脑子的观念、想象、知识、个人的存心、个人的欲望还是原封未动,所以一听说神家要培养各种人才,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当大腕,总想当“星”,总想出名,总想露脸。不想让,总想争,争还不好意思,在神家不时兴争,不争还不甘心。看谁出头他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出不了头?为什么总没我?为什么总让他出面,为什么总也轮不到我呢?”有点怨气。有怨气自己还克制,克制还克制不了,就祷告,祷告完了好一阵,过后一临到这事还胜不过去,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这些情形里面这是不是网罗?这是撒但败坏本性对人的捆绑。那你们想想,人如果脱去这些败坏性情,人是不是就自由释放了?你们琢磨琢磨,人如果不陷在这些情形里面,能摆脱这些情形,摆脱这些东西的困扰,那人得做怎样的改变呢?人得着什么才能摆脱这些东西的困扰,摆脱这些东西的捆绑,能够真正地自由释放呢?一方面人得看透事,这些名誉、地位就是撒但败坏人,网罗人,让人堕落,残害人的工具和方式,在理论上先看透这方面;另外,放下这些东西对任何一个人来说,不管是年轻的、年老的,初信的、信神年头多的,都有难度。你别看有的人不吱声,对他来说难度不亚于那些吵吵嚷嚷性格外向的人,每一个人都有难度,每一个人在这事上都胜不过去,人里面的情形是一样的,撒但败坏人无非就是这些东西,就给人装进这些东西。所以说,人的败坏本性是一样的,只不过表现的方式不一样:有的人不吱声,在心里想;有的人说话就露出来了;有的人就争;有的人就抢;有的人不争不抢,但背后使坏,背后捎话;有的人在背地里发怨言,发牢骚,摔东西,砸东西。表现形式不一样,但本性一点不差都一样,多数都是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怎么摆脱呢,你们有没有路途?你先看透,然后你得学会舍这些东西,放下这些东西。你总抓这些东西,总争这些东西,心里被这些东西占满、充满了,你总不想放,总抓着不放,那你就被这些东西控制着,捆绑着,就成奴隶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学会舍,学会放,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学会让,别争,别抢,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人看不着、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你越舍,越放,心里就越平安,心里空间就越来越大,你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你越争,越抢,你的情形就越来越黑暗,你不信你试试。你要想扭转这样的情形,要想不被这样的东西控制,你必须得先放,先舍。你越争越黑暗,越争嫉妒的心越大,恨的心越大,你就越想得;越想得越得不着,越得不着你越恨,越恨你里面越黑暗,越黑暗你越尽不好本分;尽不好本分慢慢就不用你了,你就被淘汰了。这就是连带的恶性循环。

圣灵作工在人身上,扭转人的一个情形,需要人有很大程度的转变、放下、受苦,还有人的舍弃,让人一步一步扭转、配合,但如果显明你,那是分分秒秒的事。你不好好做,总想露脸,总想争地位、争脸面、争名誉、争利益,你这是想效力啊?你想效力也可以,但是你效力效不到头的时候也可能就被显明了。这一被显明,你的末日就到了;末日一到,还好扭转吗?那就不是情形能不能转变的问题了,弄不好结局都定了,那就麻烦了。人平时有过犯,流露败坏性情,犯一些小错,或者是满足个人私欲,带着存心说话,搞欺骗,如果没捅出大娄子,没触犯神的性情,没打岔搅扰神工作,没构成这样的后果,这都情有可原;但是如果一旦酿成了大祸,作了大恶了,还能扭转吗?就像夫妻两个人过日子,有点小摩擦,有点小指责,偶尔说话伤着对方了,只要你情我愿,你忍我让,你退一步我也退一步,还能在一起过日子;但是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有外遇了,不肯回头了,怎么做都挽回不了了,这样的婚姻还能存在吗?对方对你死心了,不爱你了,心里没有你了,就想跟那个人过,跟你是没法过了,原来看你哪儿都好,现在看你哪儿都不好,这还能过下去了吗?过不下去了,再忍再让也没用了,无济于事了,这样的婚姻就破裂了,只能离婚。如果两个人走到这一步,这个婚姻就不存在了,即使两个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离跟没离没什么区别。所以说,人信神尽本分如果走到那一步,就是说你错过了很多好机会,你的心一直刚硬,一直不悔改,不走回头路,不回头,神一再给你机会,但是你一味地那么做,那么追求,不放弃自己的存心、目的与自己的追求方式,早晚有一天,或者是一件小事,或者是一句话,或者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环境就把人显明了。所以说,人得不着圣灵作工,得不着真理,一直被人的各种存心、撒但的败坏性情捆绑着,限制着,人活在这些私欲、存心、个人的欲望里走不出来,那这个人就很危险了,跌倒那就是早晚的事,被显明是早晚的事。也可能你现在没跌倒,但是不等于你以后不跌倒;也可能你现在还能尽本分,能有那么点花费的心愿、愿望,能有那么点被成全的心志、为神花费受苦的心志,但是这个代替不了你进入真理实际,也不等于你以后就不能跌倒,也不等于你以后就不能软弱。

那你们说,人在什么情形下才真正安全、保险了呢?有的人说:“信神在神面前那是如履薄冰啊,在刀刃上活着呀!”还有的人说了:“信神那就如外邦人说的一句话,‘伴君如伴虎’啊,这可是了不得的事!一句话说不对,一件事办不对那就被淘汰了,就完了,断送了,下地狱灭亡了!”这些话对不对?(不对。)怎么不对呀?说说原因。“伴君如伴虎”这话都是用在哪儿的?还有“如履薄冰”这话指什么啊?还有的人说“在刀刃上活着”,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大伙应该都知道,大约都是挺危险的意思,就像有的人驯狮子、驯老虎似的,每天就如履薄冰,在刀刃上活着,指的是这一类的情况。老虎、狮子那兽性随时就发作了,它是冷血动物,跟人处多少年也没有感情,它说吃你就吃你,说伤你就伤你。别看你驯它,它也认识你,拿你当主人,但是在它饿的时候,一旦闻着血腥味、闻着汗味它就把你吃了,吃人那是分秒之间的事,说吃就吃了。那这些话用在人信神上对不对?你们是不是有时候会这么想,“信神还真是如履薄冰啊,说完就完了,神发火那是分秒之间的事,说发火就发火,说撤就撤,看谁不顺眼就把他淘汰,就显明他,就给撇开了,说不用就不用了”?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看来大伙对这个事都有体验,也明白,应该不能受迷惑,这是谬论、荒谬的说法。

人不管是诡诈也好,或者是老实巴交、窝里窝囊也好,人的存心、人的欲望都差不多,你们只要能摆脱这些,能扭转这些情形,最起码你们能把你们眼前的本分尽好;如果你们总带着存心,带着个人的动机、欲望尽本分,这个本分就很难尽好,很难尽到合神心意,这里面又有应付又有糊弄,太麻烦,掺杂太多。但这些你别管,你先把存心、欲望解决好了,你里面的情形就逐渐转变了;你先把情形调整好了,转变了,积极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情形转变好了,这样呢,你尽的本分掺杂就越来越少了,你的心就越来越单纯了,越来越简单了,就是为了尽好本分而尽好本分;这样,撒但败坏人的那些东西,思想观点啊,那些哲学啊,就不容易控制你了,你就越来越释放,越来越轻松加愉快。你看人身上背着包袱,又是水壶,又是锅,又是铲子、勺子,再拎两个袋子,再扯两个小孩,锅碗瓢盆“叮叮哐哐”地响,带伴奏的,还有喊爹喊妈的,跑起路来什么感觉?(跑不动。)哎,拖泥带水,一点也不自由,身上不轻松。等到地方了,好容易把这些东西卸下来了,身上是什么感觉?身上突然感觉轻松了,原来不背着这些东西这么轻松啊!这就是人得释放的感觉、人得着自由的感觉。哪天你们真正得着自由释放了,你们就写一篇日记或灵修笔记,每天放下什么包袱,放下什么存心,背叛自己哪方面的存心、动机,心里有什么样的感觉,得着什么样的开启,情形是怎么扭转的,这些都写写。到有一天你完全得着释放自由了,没有任何包袱了,没有任何捆绑了,你就成了自由人了,你就成了约伯一样的人。约伯为什么能说出那句话呀?为什么能那么轻松地说出那句话,那是一朝一夕的事吗?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是一天一天熬的、一年一年熬的,是一点一点放下的。你越放越轻松,越放越轻松,你这个人就变得自由释放了;到有一天你变得自由释放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你丢掉的那些东西是缠累,而你真正得着的东西你就觉得是至宝了,觉得是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最值得你宝爱的东西。你觉得你喜欢的物质享受、名利、地位、钱财、人的高看或者是脸面那些东西不值钱了,那些东西把你害苦了,你再也不要了。再给你你也不要了,你不需要!现在你们还不行,摆脱不了。你说人活着多累,前也不是,后也不是,不争还不甘心,争还觉得那路不对,自己就跌跌撞撞地,左一下右一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这就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的惨状、人的可怜相。心里成天为一件小事翻江倒海,汹涌澎湃,外表还挺冷静,你说这人的城府得有多深啊!小小年纪都挺老道,心机都挺深,外表人还看不漏,都是“社会人”。外表人看不漏,你说神能不能鉴察,神能不能知道?(能。)你们真相信这个吗?(相信。)现在说“相信”也可能是口头上的话,经历经历到有一天你们就知道了,人类基本上就那些浅显的东西。你们现在可能还没觉得那些东西是缠累。就像那“屯老二”进庄了,背着几个行李包赶汽车,好不容易挤上车了,售票员跟他说:“同志啊,你把包放下吧,上车了不用背着包,挺累的。”他说:“不用了,谢谢,车载我就够重了,再载我的行李那不就更累了吗?让车省点劲儿吧!”听的人什么感觉?车载他就已经把那些行李都载了,放在地上跟背着一样,他还好心,说:“不用了,我自己背着吧!车载我一个人就够累了,我再把行李放地上,那车得多累啊!”这是不是“屯老二”?人家经常坐车的人一上车赶紧把东西放在行李架上,要不就扔在地上,“可算上车了,这包袱背着真累呀,上车可轻松一会儿!”这叫聪明人。那屯老二呢,他就不懂得这个道理,上车了还背着行李,有没有这样的人?应该是有,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没有啊?这是个笑话、比喻,是吧!

现在你们尽本分这是最好的机会,经历怎样脱去败坏性情,经历怎样得到神的引导,经历怎样忠心尽好自己的本分,怎样满足神的心意,怎样在尽本分当中达到不糊弄,达到尽到自己的责任,把心交给神,经历在尽本分当中认识神的作为,看见神的作为,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到有一天你们情形转变了,都不像现在,一说不让你们争地位,不让你们嫉妒人,不让你们争脸面,你们就难过,觉得“这也太难做到了,什么都管哪!”而是一说这个事,“不用说了,我们都不争这些事,我们都让,我们不受这些事辖制,不算啥,那些都是小儿科,都是外邦人做的,我们信神这么长时间了,还能没有这个身量?该是谁就是谁,公平合理”,这就妥了,谁都能正常尽本分了。

如果一个人总说真心话,总说实话,总说大白话,那这个人就有希望;如果这个人总包着,总裹着,总给别人假象,那这个人就危险,很麻烦。从一个人平常的日常生活、言行举止就能看出这个人的前景怎么样,这个人总装,总端着架子,那这个人就危险,不走好道。你们是走哪条路的人?做诚实人,走这条路什么时候都没错!别人说你傻,你怎么办呢?“你怎么什么都说呢?自己想的事都让别人知道,怎么那么傻呢?”你听完这话什么感觉?(无所谓。)这就对了。无所谓,你愿意怎么看就怎么看,我做诚实人是我的事,这是我的责任,是我该走的道路。信神该选择的最准确的道路不能变,不能受别人影响。人总不敞开心,总掖着,藏着,总端着架子,总装,总想让别人高看,总不想让别人看透自己的真实想法、真实情形和自己的本性,这样的人愚蠢不愚蠢?(愚蠢。)他走的是什么道路?(假冒为善法利赛人的道路。)法利赛人走的道路危险不危险?这是一条什么路?灭亡之路!

只有具备诚实的心才能得着真理

现在你们能经得起什么样的试炼?敢不敢说你们已经有根基了?临到试探能不能站立住?比如说环境的试探、地位名誉的试探、婚姻的试探、钱财的试探,能不能胜过?(多少能胜过一点。)试探分几个级别,你们能胜过哪一级别的试探?好比说,你认识的一个人,他人性不错,信神很热心,也撇家舍业,受了很多苦,有一天突然被抓判刑了,后来你听到一个消息,他被打死了,这对你是不是试探?在这样的试探中你会怎么看?你会怎么经历?临到这样的事你会不会寻求真理?你怎么寻求真理,怎么能使自己在这样的试探中站立住,明白神的心意,从中得着真理?有没有想过这些事?你听到一个环境也可能不害怕,见到别人被抓也可能不害怕,见到别人受酷刑可能也不害怕,但是当你自己被抓,你亲自临到这样的环境的时候,你能不能站立住?这是不是大的试探?这样的试探容不容易胜过去?这是不是特殊的事?对于特殊的事、违反常规的事,你怎么经历?怎么能没有任何埋怨,对神作工没有任何观念,顺利地通过这样的试探?这是不是追求真理应该具备的东西?(是。)那你们现在具备哪一级的身量呢?能够胜过哪一级的试探呢?心里有没有底?没底就不好说。刚才你们说“多少能胜过一些了”,这是糊涂话,你们得清楚自己具备了什么样的身量,自己心里装备了哪些真理,能胜过哪些试探,能接受哪些试炼的临到,在哪些试炼当中你应该具备什么真理,应该追求什么真理,才能做一个让神满意的人,这些事心里都得有数。你看有一些常规的,人经常碰到的,人常说的,人思想里有装备、已经预备好的东西,一些事、物临到你了,比较合人观念想象的你能胜过去,但是如果碰到一件事不合你的观念想象,你怎么经历?你该怎么装备真理,装备哪方面真理能够顺利通过?这是不是该寻求的?你们平时经历到的试探都有哪些?(地位、名誉。)地位,名誉,男女,基本上都是常见的这些。对于常经历的这些试探,就你们现在的身量,你们在哪些试探当中能够把握住自己,尽好自己的本分,不做违背真理的事,不做打岔搅扰的事,不做抵挡悖逆的事,不做伤神心的事?这方面有没有实行的路途?一方面省察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抵挡神的东西;另外,还得常常寻求真理,看看自己所行的是不是合乎真理、合乎神的心意、合乎神的要求,是不是在体贴神的心意,是不是在实行真理,这是不是积极方面?(是。)这两方面你都得达到,就是在消极方面和积极方面都得有进入,这样人就能尽好本分。

有的人说:“临到试探,多数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寻求,寻求也找不到答案。”也有的人说:“很多时候我也祷告了,也寻求了,也等候了,但是没有结果,不知道怎么做,找神话,神话太多了,我不知道该跟哪个对号,不知道该怎么实行。”这里有一个最低标准,就是你们碰到很多事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这是一根救命稻草,是最该守的一个底线,是一方面实行原则。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跟神敞开心说诚实话,顺服。)这得凭着什么?它有一个底线,人做事都凭什么?(凭良心。)凭良心,看来这个事你们有所经历,这事说得挺准的。那这个良心在每一个人里面,它占据多大的主导地位呢?那就看一个人的人性了。在你不明白真理的时候,你的良心能起到多大作用,就看你这个人的人性怎么样了。说这个人做事不明白真理,但是也不凭良心,所以他做事就看不到有任何体贴神心意的地方,也看不到他有任何敬畏神之心的地方,看不到这些,那这个人算不算有良心?不算有良心的人。算不算有人性的人呢?(不算。)那这样的人算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性。)准确的定义就是这样的人没有人性,超出了人的最低底线,他没有良心,不凭着理智做事,不凭着良心做事。有人说:“有很多真理我不明白,不知道怎么做合适,也没掌握原则。”那怎么办?最低底线就是得凭良心做。凭良心怎么做?凭良心的细节就是人得凭着一颗真心去做,对得起神给咱的这个生命,对得起神给咱们的蒙拯救的机会,这是不是良心的作用?你有了这个最低的基础就蒙了保守,你是不是就不容易做悖逆神的事,是不是就不容易撂挑子?(是。)你就不容易应付糊弄,就不容易为自己的地位名利、为自己的后路图谋,这就是良心起到的作用。在一个人的人性里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该具备的就是良心与理智。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良心,也不具备正常人性的理智,那这个人是什么人?笼统地说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人,人性坏的人。如果细说,这个人都有哪些败坏人性的表现让人说没有人性呢?分析分析这类人的特点。这类人都有什么特点,都有哪些具体的流露?(自私卑鄙。)自私是一种表现,卑鄙又是一种表现;另外,他做事是什么表现?应付糊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考虑神家利益,也不体贴神的心意,对见证神、对尽本分没有任何负担,也没有任何责任心。他都考虑什么?(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首先考虑:“我这么做了神知不知道啊?人看没看着啊?我这么做、这么卖力、这么实在这也没有人能看见啊,神也没有看见,那我费这个力气没用,我受这个苦没用!”这是不是自私?同时也是很卑鄙的一个存心。他这么想也这么做,这里有没有良心作用啊?这里有没有良心成分啊?没有良心的作用、成分,是吧!还有些人呢,看见问题也不吱声,看见有人打岔搅扰也不吱声,也不拦阻,丝毫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也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本分、职责所在,就是为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利益与自己的荣誉做事,出头,下功夫,卖力气,说话。他的所做所行、他的存心大伙有目共睹:一有露脸的机会,一到享福的时候,他就蹦出来了;没有露脸的机会,或一到吃苦的时候,他成缩头乌龟了。这样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没有良心理智的人他这样做事有没有自责?这样的人的良心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从来都没有自责,那你说圣灵责备、管教他,他能感觉得到吗?

圣灵通常是在哪类人身上作工?人最起码得具备什么?最起码得具备良心,最起码得具备一颗诚实的心。良心里有没有诚实的一部分啊?良心里具备不具备诚实的成分?首先得具备这个。人总说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察看一切,神看内心,人看外表,但是人从来不知道有些人为什么总也得不到圣灵开启,他为什么总也得不着恩典,总也没有喜乐,总是消极,总是下沉,总是积极不起来。那你就察看他们的情形吧,保证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他没有良心作用,也没有诚实的心。那些总有平安喜乐,尽本分总积极向上,总有收获,自己总有认识,一段时间就有所得,这样的人他的所得是自己想出来的吗?是在书本里学到的吗?是怎么得来的?(在经历当中逐步感受到的。)逐步感受到的、所得的,是怎么得来的?那外邦人怎么感受不到这些呢?能不能排除圣灵作工?不能,是吧!主要就是圣灵作工。你具备了一颗诚实的心,具备了人性该具备的良心、理智,神就鉴察。你们有没有摸着圣灵作工的一个规律,当人的心特别诚实的时候就有感动,有进入,做事一顺百顺?你既然有这个感觉,你是不是就知道圣灵在什么样的人身上作工了?如果这个人很诚实,但是这段时间他的心背离神了,不想往上够,自己陷在消极情形里,他也不出来,也不配合,这种情况——人一时的情形黑暗、一时的堕落圣灵都不作,何况一个根本就没有人性知觉的人,圣灵能作吗?更不能作了。对于这些没有丝毫人性理智、没有丝毫良心的人,神怎么作呢?神不搭理。那这些人有没有出路呢?(得有真实的悔改。)哎,他就得有真实的悔改。怎么悔改?(做诚实人。)怎么表现出你是诚实人呢?首先心得向神敞开,把自己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交给神,让神来掌管。你先放下自己的脸面、虚荣,自己的利益,你先试着放,放下之后,你全身心投入到你的本分当中,投入到见证神的工作当中,你看看神怎么带领你,你看看你里面有没有平安,有没有喜乐,有没有这些印证。首先你得有真实的悔改,你得先把自己交出来,把自己所喜爱的东西、所宝爱的东西先放下;你不放下,还带着这些东西,还想跟神索求,那圣灵作工是有条件的,神是忌邪的神,神是圣洁的神,人总带着这些东西,总向神封闭,总拒绝神的作工、神的引导,神就不作工了。神不是在每一个人身上必须都得作,强迫你让你必须这么做,必须那么做,他不强迫你。你看邪灵作工强迫一个人做这个,强迫一个人做那个;圣灵作工特别柔和,他给你感动你也感觉不到,你就觉得自己好像不知不觉就明白了,悟到了。所以说,这样的人就得有真实的悔改,否则圣灵不作工。

把心交出来有什么表现?有哪些具体的行动?就是你把自己的脸面、名誉、地位这些能捆绑你的东西,能拦阻你来到神面前的东西都放下,你不是背着包袱,而是空着两手来到神面前,来接受本分,让神作,让神带领。你有这颗真心,神一看到,圣灵就会作。首先你得有这样的真实的悔改、这样的行动,你的心得动起来,人也得动起来,你不能说“我就这么做,神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反正我就这样”,这个态度怎么样?这叫什么情形?(消极对抗。)这叫对抗,这叫悖逆。你以为神非得要拯救你啊?少你不行啊?是这么回事吗?你们说神的工作为什么转向外邦了,为什么不在以色列了,你们知不知道?具备良心理智的人也没有什么可夸的,仅仅是具备了点良心,具备了点人性最基本的东西,也不能活在这样的自满自足的情形里,也得常常祷告,省察自己的所做所行是不是有敬畏神的心,是不是满足了神的心意,是不是合乎真理。不管你具备了多好的人性,具备了多好的良心理智,人在神面前追求真理那是永无止境。人仅仅具备良心,这个远远不够,只有具备真理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有些人人性不错,稍微具备那么一点良心,但是还不够,这怎么办啊?就得处处省察自己。有的人说:“我这人是个老好人,中庸之道是我一生行事的原则、目标。”外表看这人好像挺有人性,处处挺有理智,多数时候不发言,也不发表观点,这人怎么样?人总不说话,也不发表任何的观点,这不代表人有理智;相反,人说你这人伪装得挺好,藏而不露,你这个人的城府挺深。你向人不敞开,你向神就能敞开吗?你向人都没有任何的赤露敞开,那你是不是把真心交给神的人呢?肯定不是。圣灵作工开启你明白一个事有时候很快,有时候让你经历一段时间,然后逐步地让你明白这个事,他不是说什么事都不让你经历,就让你明白一些干巴字句。圣灵作工都有什么原则呢?在人的哪部分里作工呢?(诚实、积极的部分。)圣灵作工的原则就是给你摆设环境,摆设人事物,让你在人事物当中长大,让你在人事物当中,在这些经历当中逐渐明白真理。他不是给你一些干巴字句——默示你,或者开启你,或者是让你有点亮光,不是给你一些干巴字句、干巴道理,而是让你在每一件事当中,在不同的环境当中、不同的人事物中学习,成长,逐渐地成长,在成长的过程当中让你逐步明白真理。所以说,圣灵作工的原则是不是很自然?完全是根据人性的自然成长规律作的,没有任何的强求。根据圣灵这样的作工原则、这个作工范围,人如果不具备最起码应该具备的人性理智与良心,能不能得着圣灵作工?能不能得着神的引导与开启?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有人总说追求真理,总说多明白真理,却忽略了一件事。人都认为什么?“不管我人性好坏,不管我有没有良心,不管我的心交没交给神,我就多追求真理。”怎么追求呢?“多听,多写,多看,然后多尽本分、多出力、多受苦就行了。”最基础的基础人没有意识到,人不知道。那现在明白了吗?

人要想明白真理,要想得着真理,最起码应该具备什么?(良心理智。)良心理智说白了是什么?就是人最起码得具备一颗诚实的心。具备一颗诚实的心有哪些表现呢?刚才说人有好的人性,具备真心,有良心,有理智,这不是空洞渺茫的人摸不着看不到的东西,在日常生活当中你处处可以发现这都是实际的东西。说一个人是伟大的,你能看得见吗?看不见这东西。说一个人是完美的,你能看见吗?看不见,你也摸不到,也想象不到什么是完美、什么是高大。但说一个人是自私的,他的行为你能不能看得见,能不能对上号?说一个人是诚实的、真心的,这个行为你能不能看得见?说一个人诡诈、弯曲、卑鄙、自私,你能不能看得见?你就是闭着眼睛,通过他说话、做事也能体会到他这个人人性的那一部分是恶劣还是优良。所以说,“人性好坏”那不是空洞的词汇,一说“自私卑鄙”“弯曲诡诈”“狂妄自是”,这些都是人在实际生活当中,在接触人的时候能够体会得到的,这是人性反面的东西。那人性该具备的正面的东西——诚实、喜爱真理,这些是不是在人的日常生活当中也能体会得到?那一个人有没有圣灵开启,能不能得到神的引导,有没有圣灵的作工,是不是都能看得见了,是不是都能分辨了?通过什么分辨?通过他的活出,通过他做事的实质,用这两样来证明他的人性品质。接触一个人,说他这个人怎么样,怎么分辨他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能不能接受真理,这个人能不能得着真理?得先看他的人性品质。如果这个人嘴说得很好听,嘴很甜,就是不干实事,一到干实事的时候,动真格的时候,只想自己,从来不想别人,这是什么人性?(自私卑鄙,没有人性。)没有人性的人好不好得着真理?不好得着真理。一到让他受苦付代价的时候,他就先想:“受苦付代价的事你们先去吧,你们往前,差不多有成果了我再来。”这是什么人性?这些表现统称为“没人性”。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是临到事的时候,有些人良心有作用,有责备,他虽然没有主观意识说“我在追求真理,我得做一个好人”,但他觉得“咱不能那么做,咱得对得起神的恩典,对得起神的拣选”,他的良心有这个作用。那有这个作用的时候他是在实行真理吗?其实不见得是在实行真理,但他是在实行真理的路途上,这就对了,这样的人就容易得着真理,这是人得着真理最基础的基础。有的人临到事就往前,有的人临到事他就往后缩;有的人临到危险的事就躲,有的人临到危险的事他保护别人,他自己往前冲;有的人临到事忍,让,有的人争,夺。这就看到人性品质了,你说这人性是不是有区别?

大家都立心志,都在神面前发誓说:我这一生都交给神,这一生都为神花费,不为自己图谋什么。但是人性不好的人总争,总夺,从来不忍让,从来不包容。从来不凭良心做事的人,这样的人容不容易得着真理,容不容易得着神的成全?那哪类人容易得着神的成全,容易得着真理,这个你们有没有感受到?(人性好的人。)人性好得有个标准,不是走中庸之道,总也不说别人坏话,总也不偷别人东西,还总施舍,不是这个标准,那是什么标准?(得有正义感。)有正义感,对人、对事、对神他有一颗真心,大伙有目共睹,人能感受得到,神更能鉴察得到。有的人总标榜自己人性好,从来不干坏事,从来不偷别人的东西,也不占别人的东西,总让别人占便宜自己吃亏,从来不说别人的坏话;但是临到在神家尽本分的时候,他却藏奸耍滑,总为自己图谋,没有一个事是想到神的利益,没有一个事是急神所急、想神所想,没有一个事是为了自己的本分能够放下自己的利益,他从来不舍弃自己的利益。这叫什么人性?这就不是好的人性。不在乎他怎么说,得看他的活出,看他的流露,看他遇到本分的时候他的态度是什么,他里面的情形是什么,他喜爱什么。如果他喜爱自己的名利超过自己对神的忠心,喜爱自己的名利超过神的利益,喜爱自己的名利超过对神的体贴,这样的人是不是有人性的人?不是有人性的人。他的表现能让人看得见,也能让神看得见,所以说这样的人很难得着真理。你们现在明不明白什么样的人能得真理?大家都追求真理,大伙都一起聚会,都在一起尽本分,尽本分时间长短也差不多,信神时间长短也差不多,读神话多少也差不多,受苦多少也差不多,心志也差不多,起初所发的誓也差不多,年龄大小也差不多,素质也差不多,就是人性有区别。哪类人容易得着真理?(对神有真心、诚实、有人性、有良心理智的人。)这挺重要,这个事确定了,是吧!

那你现在明白这个事之后,你琢磨琢磨:得着真理跟一个人的素质、文化、出生背景、年龄大小、家庭环境,跟一个人的特长,跟一个人所掌握的技术,跟一个人的长相有没有关系?这些是不是统统没有关系?基本上没有关系。你看有些人素质差,但他实在,总是一个劲儿,做事人看着挺笨,但是他做做事就出个诀窍,做出来成果还不错,大伙都想不到,觉得不可思议,“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成果呢?”有的人就嫉妒,嫉妒管用吗?不管用。这事谁说了算啊?(神。)这一切都在神手中,你得看清这一点。万事万物都在神手中,你得相信这个。神赐给人恩典,让人明白真理,不看一个人长相如何,会不会打扮,会不会说话,文化高低,素质好不好。有的人说:“我这个人拙口笨舌的,你看人家那嘴多灵巧,像鸽子。你看我这人长得这么难看,个儿也不高,这不完了吗?”这思想怎么样?具备这观点的人里面的情形怎么样?是不是对神有误解?是不是不明白神的心意?具备这样的观点的人是悖逆,不明白神的心意。他认为神成全或者拯救、开启引导的人都是什么人?长得好的,能说会道的,文化知识高的,那都是才子啊,又会跳又会写又会画又会闹,是这样的人。这是不是对神的诬蔑?太不理解神的心了!人总说神是公义,神察看人心肺腑,但是一临到事就误解神。现在明白点了吗?神看人的什么?神看人的心。人所表现出来的都是受人的心支配的,你的心诚实,你就有好的人性,你就能够逐渐明白真理,在一定程度上明白真理,达到满足神的要求,能够体贴神的心意。你的心太诡诈,封闭,刚硬,自私自利,不具备一个好的人性,没有好的人性,这样的人怎么样?在观念里想象神这么作、那么作,临到事的时候就误解神,总也不理解神的心意,那他能得着真理吗?(得不着真理。)到最终得不着真理是怨自己还是怨他人,还是埋怨神说神不公平?(怨自己。)那这样的人应该怎么做呢?就得有具体表现、具体实行。当你流露自私的时候,你说“我这人是自私”,琢磨琢磨,“怎么做不自私呢?”那就是先放下自己的利益,一次放一点,一次放一点,越放越觉得踏实,越放越觉得这样做人腰板挺得直,够“人”这一撇一捺,这样活在天地间光明磊落,是一个真正的人,对得起神赐给人的这一条命,神赐给的这一切。你越这样活着心里越踏实,越光明,这不就走上正轨了吗?

你说人的自私自利、卑鄙、诡诈、狂妄能不能放下来?事实上是能放下,就是人不愿意走这条路,他太宝爱自己的利益了,太刚硬,他总也不明白神的心意是什么,总是糊里糊涂。那是神蒙蔽他吗?不是神蒙蔽他,不是神不让他看见,神一直向人公开,但人不来到神面前向神敞开,还想白白地拿神赐给的恩典,是不是啊?神说:“你要拿这些恩典,要得着这些真理,那好,只有一个条件——你把你个人的利益放下,你把你的真心给我。”就这一个条件人都达不到,人还想向神索取恩典,索取平安喜乐,得着真理,还不把真心给神,这是什么人哪?这是不是撒但的种类?有没有这么两全其美的事?事实上是没有。其实所有的人,不管你承认不承认神要这样作,不管你能不能接受神这么作,神其实一直在带领你,只不过人的心不给神,人的心太刚硬,所以人总也得不着,不是说神偏待你。人常说,神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但人听完这话其实不明白那个意思,反倒还误解这话的意思。人就认为什么?神高兴对谁好就对谁好,高兴给谁恩典就给谁恩典;那恩典是从神来的,神愿意给谁就给谁。是这么回事吗?如果不真正对照现实,人就觉得这话就应该是这么回事,按人的观念想象应该是这么回事;而事实上呢,神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是平均分配,只不过有一部分人他的心太刚硬,他不来到神面前,他愿意凭着自己的双手来创造自己美好的生活、美好的未来,他想掌握自己的未来,他不想让神掌握,他就不明智,他就不说,不管我怎么做其实都是在神手中,干脆交给神算了,这还名正言顺,还多得点儿,他没有这个理智,总犯傻。那个傻人总觉得自己聪明,总觉得:“有的人家也撇了,什么都不要了,最后真心都献给神了,得着什么了?你看我心眼多多呀,我不戴眼镜,但是我算盘比别人打得好。我向谁都不露,谁都不知道我算盘打得好,人家还不知道我怎么打算的呢!我就这么跟着,脚踏两只船,什么也不撇,什么也不耽误,最后也能蒙拯救。你看他多傻呀!一条道跑到黑,还不知道神以后怎么作呢,他就把全部都献出来了,也不给自己留条后路。”你说到底谁傻?这样想的人傻!这就是人性有区别。

哪类人是神称许的,是神要的?(肯舍自己献给神的人,真心为神花费的人。)哎,真心为神花费。其实神跟你要的也不多,不是说要夺去你个人的利益,给你们机会操练,给你们机会表演,发挥各种才干,神要的就是人一颗真心。无论你在哪个地方尽本分,有什么才干,都让你发挥出来,给你最大空间,让你发挥个人的才能或者特长,最终神要让你在这各种环境、各种本分当中得着真理,让你明白神的心意,让你活得像个人。不是要剥夺你的一切,而是要成就你的一切。人总是小心眼,总觉得:“我在世上学过声乐,这一尽本分,我声乐的路不就断了吗?”事实上断了吗?就算断了,那算什么损失呢?更何况现在它不但没断,而且得到更正常的发挥与运用了,这是不是好机会呀?你们个人的爱好、特长有地方发挥了;另外,人在这期间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能够得着真理,走上人生的正道,这是多大的喜事、多大的福气呀!不亏,是吧?怎么算都不亏。人远离罪恶之地,远离败坏之地,远离邪恶的人群,最起码你的思想、精神、心灵不再继续受到践踏与败坏,你来到一块净土,来到神的面前,这是不是天大的福气呀?人一辈一辈轮回到现在,有几次这样的机会?不就降生在末世的这些人才有这机会吗?这是好事!偷着乐吧,这不是什么吃亏的事,也不是什么受亏损的事。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在这万物当中,在这个地球上的几十亿人口当中,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机会,以一个受造之物的身份来为见证造物主的作为献上自己的一份本分、责任?谁能有这样的机会呢?这样的人多不多?这个比例是多少?(万分之一。)有万分之一吗?没有,太少了!尤其你们用你们的歌喉、用你们所学的知识来尽这个本分,这都太有意义了!这不是太有福了吗?你见证的不是一个人,你搞的不是一项事业,这事奉的是造物主啊,这是美事啊!在这期间你们也得到浇灌了,也能有这么好的环境与机会,如果没得着点实惠东西,没得着真理,是不是得终身遗憾啊?下半生就得遗憾,也让人笑话,说起这事都丢人。所以说,你们得抓住这个机会,别让这个机会错过,多少得得点儿。在尽本分期间好好表现,得着真理这是最有价值的事,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受造之物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任何一群人比你们这些人有福,他们那些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一个轮回,为了这个世界的热闹。你们活着是为什么?(为了本分。)哎,是为了本分,是为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活着的价值是不是高了?(是。)太高了!所以不能轻视你们所尽的本分。

宝爱神话的人才是注重生命进入的人

神家做各种形式的神话语诗歌视频、朗诵视频,让人反复地听,反复地看,人揣摩这些神话,长年累月,这些神话就扎根在人心里了,人无形中对有些话就有点印象了。这些话一旦扎根在人心里,人里面的生命情形是不是会起变化?你们唱的、朗诵的这些话语是什么性质的话语,你们有没有体会?首先肯定地说,这是真理。那这些真理在人身上起到什么作用?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些话语是人心灵里的需要?这些话语是人心灵的支柱、动力,也可以说这些话语能改变人的生命情形,是人生命灵里的粮食。现在你们多数人没有什么实际经历,光明白点道理,就有这么大的劲儿,如果总听这些话,总交通,吃喝进去了,有实际经历了,有实际体验了,那你们就不简单了,生命情形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就不是现在这样有劲没劲的问题了。有些人情形不好,找别人交通也不行,难受得晚上睡不着觉,琢磨琢磨,祷告祷告,心里还是挺难过,有些事胜不过去,然后打开神话抄出两段,心里就亮堂,有劲儿了,不难过了,再躺下睡觉安稳多了,一觉睡到大天亮,这是怎么回事?其实他抄的那两段神话他明白吗?抄完就有实际经历了?肯定不是。抄代替不了实际经历,但是他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就用心读一读,揣摩揣摩,虽然说没有太大的亮光,就理解点字面的意思,但是里面就有动力,人心里就舒坦,里面的情形就转变了,不消极了,不软弱了,临到事就胜过去了。

你们信神到现在,对神话在人身上起到的作用,对神话的感觉,或者从你们的角度上是怎么看待神话的,多数人基本上还有点感性的认识,觉得不管人是刚强还是软弱都离不开神的话,神的话不管在人身上起到了哪方面的作用,总之,人一时都离不了。你们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实际经历,对神话也没有任何感觉,就像感觉空气和水一样。空气与水人每天都离不了,但是人却把它作为最平常的东西。你在日常生活当中能喝到水、能呼吸到空气时,你就觉得空气和水对你来说好像是生活中必备的东西,从来就没觉得“空气对我来说多么重要,水对我来说多么重要”,你也体验不到你失去水、失去空气是什么样的心情,或者是什么样的感觉,它对你肉体的生命起到了多么重要的作用,你意识不到,感觉不到。但是有一天如果你突然活在一个真空的环境中,那时候你就会觉得空气对你来说是多么重要;或者当你身处沙漠地带,你看不到一滴水,特别干渴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水对你来说是多么重要。你们现在对待神话的态度大概都是这样的一种情形,感觉不到神话多么重要,也感觉不到神话在你们身上起多大作用,但是每天都得读点;一段时间不读心灵里就难受,就觉得没依没靠的,读一读身上就有劲儿,就有动力了,也有信心了。

现在你们多数人对神的话都是有那么一点感性的认识。什么叫感性的认识?就是能说出点理论来,在理论上一听,“对!”理论上是承认对,在这方面你们都不会说错话。但是对神审判人、刑罚人、揭露人败坏性情的话语,你们仅仅是承认或者是有一个认知,在变化性情这方面你们没有实际经历,还需要进深,需要有更深的经历,有更深的体验,这样生命就长了。现在你们心里那颗种子仅仅是发芽了,还没有开花,也没有结果,所以你们很难说出对神话的经历、对真理的经历认识。那你们处于现在这种情形算不算有生命呢?算不算进入真理实际了呢?算不算有真理了?都摇头。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平时一讲道理都有一堆,但是临到事就不会实行了,就没有原则,没有路途,不知道准确的实行路。一般业务的事三年基本就出师了,学武艺的人一般三年五年也出师了,也成高手了,就是生命进入的事那是最缓慢的,进入真理实际这事是最缓慢的,这不是熬年头,做媳妇的年头多了就熬成婆了,不是这么回事。人得从各方面进入:一方面在于个人的素质、个人追求的目标,还得有好人带领,人还得能坚持,有受苦的心志、肯撇弃花费等各方面条件;另一方面还得多吃喝神话,多聚会,多找人交通,这样就长得快了。人一旦知道了这个路途,进入就有门了。以后你们在尽本分中再能学会顺服,学会接受各样的修理对付,接受各种操练,无论是负责的还是普通的弟兄姊妹都能学会和谐配搭,积极主动地满足神的各种要求,把各自的本分尽好,这就妥了。这在一生当中是最值得纪念的一个时期,是最难忘的一个时期。

在尽本分这个期间,人如果能得着真理,能摸着实行真理、生命进入的路途,这就稳妥了,就有把握了,以后临到小的试炼或者小的环境问题就不大了。在这个期间你们都互相扶持,互相帮助,看到软弱的多帮助,多扶持,争取都扎下根基,摸着实行真理的路途,摸着生命进入的路途,在经历的过程当中再对神有一些认识那就更好了。一旦扎下根基,生命情形发生变化,灵里情形发生变化,你们前方的路途就稳妥了。人信神最难的时期就是从热心期转到进入实际这个阶段,热心期就是讲字句道理,喊口号,身量幼小,什么也不懂,傻乎乎地就觉得信神好,信神是好事,从这个时期转到进入真理实际长大成熟的期间,这是摸索期、过渡期。人一般刚开始信神就是凭热心一个劲地做,喜欢做,喜欢出头,喜欢蹦跶。你们如果能从热心阶段过渡到知道什么是真理实际、什么是字句道理、什么是喊口号、什么是进入实际、什么是明白真理这个阶段就稳妥了,一般的小试炼、试探对你们来说问题就不大了,就不是难关了,你们这本分尽得就有价值了,得着了不少东西。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