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六十七篇 生命进入最关键得从尽本分入手

第六十七篇 生命进入最关键得从尽本分入手

应付糊弄,这是尽本分的大忌,就这一条你就没法达到合格尽本分。尽本分得用点心,咱们尽本分的机会难得,神给人的机会人要抓不住,那就流失了。流失之后,以后再想找个尽本分的机会,不容易了,也可能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神的作工不等人哪,尽本分的机会也不等人,有人说:“以前我尽本分没尽好,现在还想尽这个本分,这次用点心,下点功夫,我现在有力气了,我现在下定决心了,能把握好了,能好好尽本分了!”可是,有的时候这机会就没了。这机会多吗?(不多。)哎,机会不多,得把握好。在临到自己本分的时候,需要你出力,花费,奉献你自己的身心、你自己的时间的时候,你别保留,别藏着,别留余地;你留余地,耍心眼,偷奸耍滑,这工作肯定作不好。你说:“人都没发现哪,这太好了!谁都没发现我偷奸耍滑,这可太好了!”这叫什么思想啊?把人糊弄过去了,把神也糊弄了。把神糊弄了,神知不知道?(知道。)确定知道,是吧!你们确不确定人不知道啊?多数时候人和他相处时间长了人也知道,人都不傻,说:“这人做事、尽本分总耍滑呀,不用心,他用心用劲就是五分劲六分劲八分劲,顶多就是八分五劲,不那么用心。就是稀里糊涂的,什么事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让干就干点儿,有人把关呢,就干好点儿,没有人把关呢,就干差一点。要是挨了对付就用点儿心,要是不挨对付呢,就多打个盹,能糊弄一阵糊弄一阵,反正没人能看着!”时间长了,有些人就发现了,“这个人不可靠啊,这人不可信赖,要是把重要本分交给他,那得有人把关,看住他。一般事让他做还行,不涉及什么原则的事让他办办行,要是把重要本分交给他,弄不好就得砸,你就得上当受骗。”这叫什么?时间长了,人看透了,他把自己的尊严,把自己的人格玩没了,弄丢了。人都不信任,你说神还能信任你吗?敢不敢托付你办大事啊?(不敢。)为什么?(不值得信任。)不可信赖!你如果碰到不可信赖的人,你让他办事的时候,说“你拿两块钱给我打一斤烧酒去”,他不可信赖,没有别人,就得让他去,你怎么办哪?就得找个人跟着他,或者你偷摸在后面跟着。如果这个人可信赖,你就尽交代他办重要的事,因为什么呢?他给你办事他尽替你着想,心地善良,有责任心,他办别人的事、办你的事就像办自己的事一样,比办自己的事还用心,替你考虑,替你着想,处处为你着想,以你的心为心。这人怎么样?(值得信赖。)值得信赖的人是不是有人性的人呢?(是。)那有人性的人能不能尽好本分哪?有人性的人没人看着尽好一样本分应该是容易的事,应该是分内的事;没有人性的人、不可信赖的人尽好一样本分那就费劲了,人总得操心哪,总得看着,总得多说话,总得过问。他给你做一样活儿,还得毁一样东西。有的不可信赖的人、人性不好的人,你让他买一瓶醋,买回一瓶醋,他给你打倒一瓶酱油。总之,人尽本分总得省察:“我这本分尽得合不合格?我用没用上心呢?尽本分的时候是不是有应付糊弄的情形啊?有没有这些情形?”如果有这些情形那可不好,这可就危险:往小了说,这人没有信用,人信不过他;往大了说,尽本分总应付糊弄,在神面前总应付糊弄神,这危险可就大了!你瞪着眼睛搞欺骗,这个后果是什么?短时间内来看呢,你这人有败坏性情,总有过犯,没有悔改,不知道实行真理,也不实行真理;长期来看呢,你总这么做,这个人的结局就没了,就麻烦了!这叫什么?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最后酿成什么了?酿成的后果一发不可收拾,是不是这样?这严重啊!

办什么事不较真,稀里糊涂,这样做事是什么态度?你们是不是办什么事都是这个态度?这是人性有问题还是素质有问题,还是头脑有问题?你们分析分析吧,哪儿有问题?做什么事多一份心,多一份好心,多一份责任心,多一份体贴,你就能多下点功夫;你能多下功夫,你尽本分的效果就会提高,就会好,就会让人满意,让神满意。你得会用心哪!别心不在焉,像给外邦人干活儿似的,反正按时间拿钱,按劳取酬。按劳取酬,你有这样的态度就完了,肯定尽不好本分。这叫什么人性?没心的人还有人性吗?这样的人就没有人性了。你说你有人性,愿意实行真理,想尽好本分,那你就应该在本分的事上多下点功夫,多用点心。你说你长心了,但是总也不用心,那你长心是干什么的?尽干没用的,尽想没用的,这合不合适?(不合适。)这些事你们自己应该琢磨透了。无论你尽的本分是规律性的也好,或者是不规律性的也好,或者是枯燥也好,或者是热闹也好,你都得有生命进入。好比说,你天天把着照相机,总得调焦距,就这一个机器,没别的活儿,太单调,枯燥,有点没意思!虽然你摆弄的是相机,是机器,但是你尽本分的情形可不那么单一。有时人心情好,“好好拍,今天心情不错,拍清晰点,焦距多对对,多调调”,心情不错;有时候心情不好,也不知受什么影响,撒但败坏性情在里面作祟,人就观点不正了,情形不好、心情不好就糊弄。人里面的情形随时随地都在变,不管怎么变,你随心情做事这就不对。不管什么心情,人得知道来到神面前,得调整,得有生命进入。不管你把的是相机,你把的是电脑,还是你在舞台上唱歌、跳舞,你得有生命进入;不管你那个活儿多枯燥,多没味儿,多无趣,你得有生命进入。你没有生命进入,你里面的情形你自己总也掌握不了,是对是错,做得怎么样,神满不满意,本分尽得合不合格,有没有应付糊弄,有没有偷奸耍滑,这些都不管,这是不是在真实地尽本分呢?这纯属就是走过程。与生命进入无关的做事那就不是在尽本分,纯属就是干活儿,就像外邦人挣钱似的,干活儿,耗时间,走过程,这就不是在尽本分,这就叫出苦力,出力,走过程。尽本分,不管是尽什么本分、把什么关,你这活儿有没有意思,都涉及到生命进入。“今天心情不错,我本分尽得不错。今天心情不怎么样,有人说我一顿,但我本分尽得挺好,合格,人也挑不出毛病,最起码我在神面前,我面向神做,让神信得过我,对得起神给我的托付、神给我的责任与本分。”没受心情影响,这本分尽得好,让人竖大拇指,说:你看人家,家里出那么大的事,那心情沉重啊!或者是自身身体病痛那么大,难处那么大,人家没受影响,人家在里面调整情形,正常,没把本分撂下,没影响本分,没影响自己尽到责任、尽到忠心。妥了,这个人是一个好人,这是真正的好人,真正的合格的人,能称得起受造之物的人。你说这样的人这算不算是在实行真理呀?这就是在实行真理了。他心情好,把本分尽得挺好,合格,没应付糊弄,没撂挑子,也没张狂,很认真、负责地对待自己每天要做的事;心情不怎么样,客观因素对他不利或者对他有点搅扰,但是人家一尽本分,只要一开始做事,心就安静在神面前,先祷告,说:“我无论临到多大的事,天塌下来,只要让我脑袋在脖子上呆着,我就得把本分尽好,对得起神给我的这个本分,对得起神今天给我的这口气息。神只要让我活着,往这儿一站,我就得把我手里的本分尽好,让我活一天我就干好一天,无论我自身难处多大,我先放一边,本分是第一位!”这叫什么?不受任何人事物、环境的影响,不受任何心情、外界环境的辖制,把本分放在第一位,而且还能做得比平时更好,更用心,这样的人就有生命进入了,就进入真理实际了。这就是活出真理的一个实际的表现,最真实的表现,最实际的表现。你们说是不是?(是。)你说人这样活着是不是就踏实了?还用担心神怎么看你吗?这是心里踏实的诀窍。这个诀窍你们掌握了没有?

说今天有一个人对我说话态度可不好了,有点挤对我的意思,有点挑毛刺的意思,想欺负我,找我茬儿,我心情不大好。人也不是完人,心情不大好,那怎么能尽好本分呢?这本分也不能撂,该做的时候还得做呀,那怎么办呢?我心里这个难受啊,像刀绞似的,饭都不想吃,睡觉都受影响,喝水都塞牙,反正心情就是不顺,就是不舒服。这事怎么办哪?本分迟两天尽吧,往后推推,或者是本分还尽着,别耽误,随便做做就行了,走走过程得了!心情不好嘛,这事谁都得原谅,谁都得有个三不顺。我今天心情就是不好,神也不能强求我吧!我心情就是不好啊,本分肯定尽不好。今天本分耽误就耽误点吧,没事,明天好好尽。神的工作都六千年了,还在乎我耽误这一天吗?这叫什么人哪?一点小事影响心情了,影响心情就得影响尽本分,这人怎么样?这是不是好人哪?这是什么人哪?往小了说,你这人是小孩性子,没出息,一点小事缠上你,你就不尽本分了,撂挑子了。有的人坐在地上就蹬腿了,“哎呀,我不尽本分了,你们谁愿意干谁干吧,我是不干了,我现在就是难受啊,你别管我,谁也别管我,让我一个人呆会儿,静一静。”耍小孩脾气,耍蛮了,本分也不尽了,心志也没了,起的誓也忘脑后了,除了不敢骂神谁都敢骂,这叫什么性情啊?也可能有些人平时没有这些表现,但是呢,心情不好能撂挑子这事太多了,是吧!心情不好受点影响,或者是晚上做梦没做好,早上起来尽本分就有点提不起劲来。临到这些事怎么办哪?有没有办法呀?有没有出路啊?这些事能不能解决啊?如果不能解决,这些事是不是得解决呀?有些人说:“也没法解决,再说一时半会儿我也不想解决,我就想难受一会儿,顺其自然吧!反正心情就是不好,谁也别理我,让我难受一会儿。”虽然尽本分,但是有口无心,人在这儿,心还不定跑到哪儿去了。这怎么样?对本分不负责任了,也不下功夫了,也没劲了;等什么时候调整过来了好了,那开始尽本分吧,不吃饭,不睡觉,怎么都行,撇下全世界,卖命都行。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啊?(是。)那人为什么能受这些各种情绪与环境的影响呢?你们找没找过原因?你们是不是常常被这些事困扰啊?(是。)那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能这样呢?不知道。这是不是你们面临的问题?(是。)这些问题不解决,人永远长不大,你永远是小孩。哪类小孩呢?就是坐在地上蹬腿,又哭又闹又嚎的那种小孩,给什么都不要,怎么哄都不行,非得哭够了,闹够了,就是那种小孩。

那怎么能够摆脱这种小孩的这样的情形呢?你们是不是常常陷在这样的情形里?人说一句话不对,没对你的心思,或者有点针对你的性质,心里有点不舒服;或者旁敲侧击地说你,有点不舒服;或者人家跟别人说话,你感觉好像是捎带着你,你不舒服;跟谁说话谁没搭理,没给好脸,不舒服;或者今天本分尽得没太如意,不舒服;晚上做梦没做好,好像兆头不好,不舒服;今天听说家里有个消息不太好,不舒服,心情不好,提不起劲来;明天看见谁得表扬了,人家本分尽得不错,被提拔做带领了,不舒服,心情受影响了。反正是种种的大事小情,凡是能影响到你的,都能让你陷在消极里,让你消沉,影响你尽本分。凡是有这些的都是什么表现?(性情不稳定。)性情不稳定这是一方面,人性方面不成熟。从生命进入方面说呢?(总是受人事物辖制,看不透事。)受人事物辖制是怎么造成的呢?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些外表的现象统统称为好受人、事、物辖制。那这个事的性质是什么呀?琢磨不明白,是吧?好受人、事、物辖制,总好消极,一点小事就能绊倒你,一点小事就能影响你的心情,就能影响你尽本分,这些事是不是统统都是人生命进入太浅显的原因哪?是不是人身量太幼小的表现哪?(是。)就是这个原因。你看不管人什么性格,不管人接受过多高的文化,不管你多大年龄,你是什么性别,只要你生命进入太浅,身量幼小,那你就总受各种事的辖制。一辖制,短了几个小时,长了那就是几天,那个事就成你的阴影了,忘不掉,挥不去。你总陷在一个事里而不能摆脱这种情形,这就是人身量太小了!

现在人尽本分的积极性也有了,尽本分的决心也有了,为神花费、撇弃、奉献的决心也有了,甚至起过多次的誓,甚至有些人说一辈子都献给神了,要为神花费,有的人说不娶了,有的人说不嫁了,有的人说一辈子我不干别的了,就尽本分,这些都具备了,但是没有生命进入。没有生命进入,就让人在各种复杂的人、事、物当中就显得特别难以支撑,难以应付,找不着方向,也找不着路途,常常感觉到自己不能摆脱消极情形,被各种人、事、物缠累着,辖制着,控制着,捆绑着,不知道怎么实行最准确。是吧?(是。)现在我就教你们一个诀窍:你不管临到什么事,是考验你的事,还是对付你的事,还是有人给你眼色,给你小鞋穿,或者是有意针对你,你先把这些事放下,把事放下来到神面前,你回到灵里,在灵里调和。把事放下,把情形调整好。首先,像你们现在这个实际情况就得怎么做呢?这个事先放下,我得祷告来到神面前,最先应该解决的,说“这个事无论多大,是天塌下来还是天上下刀子,我都得把本分尽好,只要我有一口气,我这个本分不能放下”。那本分尽好,怎么尽好本分啊?不是走过程,说“我今天心情不好,走走过程完事了”。不是走过程,不是人在这儿心在别处,你的心得在这上面。无论多大事临到,你那个先放一边,你得学会放。把事放一边,然后回到神面前,心安静下来,就琢磨:“这个本分今天怎么尽哪?以前那么做,今天还那么做好像有点不对劲,有点应付糊弄的态度。我得变变方式,把它做得更好,争取做到最好,让人无可挑剔,关键是我得对得起神哪!让神放心,让神看到我尽的本分,神说:‘好,你这个人不但听话,有顺服,而且有忠心。’”这就妥了,你得往这方面用劲。你一往这方面用劲,那你的本分就不耽误了,就能尽好了。这样,随着你不断地这样调整,祷告,你的情形就越来越正常了,那随之你的本分就越尽越合格了。心情的事好解决,心情的事那不就是一时的事嘛,兴许你尽本分的途中有些事就忘了,心情很快就好起来了。如果是真有实事,你得学会寻求、等候,你得学会顺服。事情一出,就考验人的身量,你自己陷进去,你自己想办法,没用!

能把自己的情形调整好,不受各种人、事、物的辖制与影响,这个诀窍就是时时刻刻把本分放在第一位,把自己的本分与责任放在第一位。你总得省察,我有没有应付糊弄的态度啊?有没有想应付糊弄的情形啊?或者这事我是不是做到最好了?我做这事是不是让神信得过我了?我的心是不是摆在神面前的?我这么做神能不能同意呀?我这么想是不是合乎原则呀?我这么做能不能达到最佳效果呀?在这些事上琢磨。在这些事上琢磨琢磨,你的本分就越尽越好;越尽越好你就有生命进入了;你有了生命进入,你就有了生命;你有了生命,你就不再是小孩了;你不再是小孩,你就越来越能看透事,不受一句话的影响,不受一个事的影响,也不受有些外界环境的辖制与搅扰。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就长大点儿了?你长大点儿了,你越长大,你的本分是不是越能尽好了?你越长大,你明白的真理越多,你在尽本分这事上对怎么能尽好本分、怎么能进入真理是不是也就明白得越来越多了?你明白得越来越多,你的生命才长大了,是吧!你生命长大了,你里面情形越来越正常了,那些大事小情,原来能搅扰你、能控制你、能辖制你的那些事、那些人,是不是在你这儿就不成问题了?这样一来,逐渐地,你与神之间的关系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正常了。越来越正常了,你知道怎么依靠神了,你知道怎么寻求神的心意了,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儿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哪些事该你管,哪些事不该你管,这样你是不是越来越正常了?你说人这样活着是不是就不累了?你不累了,你是不是心里就敞亮了,快乐的时候就多了?你快乐的时候一多,那人家看你整个人的精神面貌是不是就有享受了呢?人家一看你有享受,那你无形中是不是就能给别人带来造就了呢?这个时候你说话做事也有分寸、也有原则了,看谁软弱消极也能给点实质性的帮助了,不是辖制人、教训人,而是通过自己的实际经历来帮助别人,给别人带来点益处,这是不是有用的人了?这个时候就不是光出力了,在神家不是卖力气、不是出力的人,而是有用的人了。说谁因为一个事受辖制,你帮助帮助,“这点小事没问题,我保证能帮助得了他,保证能让他像我一样活得轻松,快乐!”通过你的帮助,把他的问题解决了,他也长大了。你是大孩带小孩,把小孩变成跟你一样的大孩,那你在神面前是不是变得有用了,能在神家做点更有意义的事了?那你说,这样的人在人中间是不是人应该喜欢的人,人应该欢迎的人啊?(是。)哎,受人欢迎。那在神面前呢,他是什么位置啊?神喜悦这样的人了。为什么喜悦呀?(能够在神前做点实事。)做哪类实事?(能够用自己的实际身量、实际的经历去帮助人,不仅是自己得造就,而且周围的人也得造就。)造就主要是哪方面的?(人生命进入方面的。)达到的果效是什么呀?你这么一带别人,你自己有生命进入了,你是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的人哪?你是不是常常活在真理面前的人哪?你是这样的人,你再带领别人也做这样的人,那你是不是也把别人带到神面前了?(是。)那如果你不具备这样的真理,不具备这样的经历,你能把别人带到神面前吗?(不能。)哎,你自己也不能活在神面前,你也不能把别人带到神面前,你光是出力。光是出力,多数时候人是不是活在神面前?那就不是了,更多的时候就是为了出力而出力,更多的时候不是活在神面前。那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能不能接受神的鉴察呀?能不能经得起神的考验哪?能不能在试炼中站立住啊?都不能,是吧?那这样的人能不能为神作见证啊?能不能见证神呢?(不能。)不能见证神的人是什么人哪?是真实信神的人吗?最起码说是信神还没进到神家的门里呢,是吧!因为他信神很多年了,没什么生命进入,也不会见证神,也不能把神见证给别人,这就不是神的见证人哪!所以说,人身量幼小,没有生命进入,人永远见证不了神。永远见证不了神的人,言外之意,这样的人就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你不活在神面前,你没有生命进入,你不是神的见证人,在神那儿承不承认你是他的跟随者呀?神口头上承认,说:“行,你信我了,来吧!你到我的家尽本分吧!”你也愿意尽本分,但通过你的表现,通过你这段时间走的路,一看,你这个人信神这么长时间不会见证神,就活在自己面前,活在撒但面前,活在撒但败坏性情里,从来没有来到神面前过。给你个试炼你经不住,给你点对付修理你受不了,给你点审判刑罚你就要撂挑子,你就不干了,闹情绪了,这样的人可不好办。在神那儿看,说:“这个人不能动啊,我到哪儿作工,我作事,这样的人不配跟着,不配跟神在一起。”为什么呢?这样的人不进入真理,不明白真理,丝毫没有生命进入,对真理没有丝毫的领受、丝毫的经历,他也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神的心意能不能与神相合呢?不明白神的心意能不能理解神的心意呢?能不能接受真理呢?这个不好说,都是未知数。所以说,这样的人如果在神面前,与神在一起,就处处能误解神,处处能论断神,处处对神有猜疑,不理解,然后产生各种误解,产生各种想法,最后严重了呢,产生背叛。能有这样后果的人,神敢要他吗?敢让他做神的跟随者吗?不能,是吧?所以说,人要想让神认可你是神的跟随者,人首先得达到什么?是不是得从生命进入开始啊?就你们现在的现实情况来说,生命进入最关键的先从哪儿开始入手啊?(从尽本分开始。)哎,守好自己的本分,这是第一位的,归根结底还是归结到尽本分上。从尽本分上开始着手自己的生命进入,从生命进入中一点一滴地得到真理,来明白真理,达到让自己有身量,逐渐长大,对真理有实际的经历;然后掌握各种实行原则,能达到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辖制、搅扰。不受各种人事物辖制、搅扰,你就逐渐活在神面前了,明白了吧?(明白。)不受各种人、事、物的搅扰,你能对真理有经历,这样,你经历越丰富你就越能见证神;你越能见证神,你逐渐地就成为有用的人了;成为有用的人,这在神家是不是就有地位了?有地位了,你就站住脚根了,你这个人就成为好人了,成为真正的人了,有用的人了,这就不白吃饭了,对得起神赐给你的一切了。现在生命进入的关键是什么?(守住自己的本分。)你说总表心志有没有用啊?总发誓有没有用啊?总下决心有没有用啊?那个不现实。

现在最实际的问题就是,在尽本分过程当中通过解决怎么尽好本分这个途径,来达到有生命进入。有生命进入另一个说法是什么呢?对真理有经历,就是通过这个途径来达到有生命进入。你们现在有没有生命进入啊?有点儿,太浅,是吧?你们现在这个生命进入能不能达到见证神哪?(不能。)为什么呀?多数时候是不是还在道理上打转,不是真正对真理有认识、有经历?你达不到对真理有真实的经历与认识,那你就达不到见证神,多数时候就是感性的认识。感觉好像那样对,感觉好像这样对,感觉好像这话是合乎真理的,感觉好像那话是合乎真理的,“觉得神的话都对,我都阿们,都赞成;但是呢,就是跟自己对不上号,就是自己做事的时候还发蒙,不知道该用哪条真理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多数时候是不是处在这样的情形里呀?(是。)明白了不少,掌握了不少,就是还没用呢!等你们都用上了,都经历过了,那你们的生命就长了,这就是标准,也是标志。等有一天你说“我在这方面真理上有认识了,我能在这方面真理上谈出一些认识来见证神的心意,见证神的性情,见证我对神的认识”,你能说出这些话了,有这些方面的认识了,这时候就是神的见证人了。你说“现在我掌握的道理还挺多,明白的也挺多,要是坐那儿讲个道理方面的道还能讲半天,但是呢,就是一涉及到自己的问题的时候还都解决不了,不知怎么解决”,这叫什么?这叫字句道理。有一些也不是字句道理,有一些就是感性的认识,是吧?(是。)哎,更多的是感性的认识,觉得这话也对,自己也阿们这话,“这话真好,真对!”别人说完之后,自己也觉得自己好像也有这样的同感,就是不知道怎么经历,就是不知道怎么对号。这是不是都是感性的?这事怎么解决呀?还是回到尽本分当中,回到尽本分这个事上。在尽本分的期间自己流露的各种败坏、自己的各种情形,自己一点一点地能省察到,能掌握,然后逐渐地一一击破。你自己流露的败坏呀,自是啊,诡诈呀,自己总想留一手、留余地呀,或者是应付糊弄啊,这各种情形自己得掌握,通过各种情形来看到自己的败坏性情,发现自己的败坏性情。一发现了自己的败坏性情,你是不是知道该怎么做了?好比说,这事流露自私了,太自私,为自己脸面着想,这事应该怎么办哪?先得放下自己的脸面,我想那么说,维护自己的脸面,但马上意识到了,那么说维护自己的脸面自私卑鄙,自己那么说有存心,卑鄙,那是败坏性情,我不能按照那个说,我得按照这个说,揭露自己,亮自己的相,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宁可自己的脸面扔到地上,不维护它,不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样一说,通过背叛自己,通过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一方面做了诚实人;另外一方面,没按照自己的想法,没维护自己的脸面,达到实行真理,达到更好地尽本分,对你的本分负到了责任。损失的是你的脸面,但是维护的是神家的利益,维护的是真理。你说这样活着是不是光彩呀?光明正大,能拿到人前,也能拿到神前,这多好啊!这样实行虽然有点难度,但是你如果朝着这个方向去实行,去做,去努力,也可能两次失败了,三次失败了,但是也可能到第五次的时候你就成功了。成功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实行真理能迈出挣脱撒但捆绑的那一步了,能迈出你背叛自己的这一步了,能实行真理,放下自己的虚荣脸面,放下自己的利益,不做自私卑鄙的人了,能迈出这一步了。那从这个事上看到什么了呢?你这么一做,让人看到你这个人不是不喜爱真理,你是一个喜爱真理的人,你是一个向往真理的人,向往活着有正义、有光明的人,达到的果效就是这些。同时呢,撒但也蒙羞了,撒但一看,它败坏完你,让你维护自己,让你自私,让你考虑自己的脸面,这些东西捆绑不住你了。撒但一看,“在这事上没招儿了,人家挣脱了,不受这事控制了,不受虚荣脸面控制了,不受个人利益控制了,人家实行真理了。”它是不是就蒙羞了?它蒙羞了,你是不是就得胜了?那你得胜了,你是不是就为神站住见证了?这是不是打了美好的仗了?打了美好的仗,人的心里是平安、喜乐、踏实,是吧?人活着常常有控告,不踏实,没有喜乐、平安,常常为凡事忧愁、苦恼,这说明什么?(不能实行真理,没有为神站住见证。)哎,只能这么说。人常常活在撒但败坏性情中,常常不实行真理,常常背叛真理,常常活在自私卑鄙的撒但败坏性情里,流露自己,维护自己的脸面,维护自己的名誉,维护自己的地位,维护自己的利益,没得着真理,所以你的苦恼太多,你的烦恼太多,你的捆绑太多,这些根据你的情形就看见了。

你们现在活在什么情形里的时候多,正面的多还是反面的多?(反面的时候多。)活在反面情形里的时候多,还尽着本分,你说人是不是累呀?(是。)那你们想没想过怎么能够让自己有个出路,别活得这么累呀?有没有好招儿、绝招儿啊?(就是在本分上下功夫,在本分上去用心,去琢磨,然后用单纯的心去依靠神、仰望神。自己现在身量还太小,很多败坏性情解决不了,但是去依靠神,神那儿有的是办法,会为人摆上各样的人事物、环境;只要人肯去接受这一切,愿意去与神配合,神那儿确实有很多办法让人去变化。)这路途看见了,就是需要时间,是吧!这个看见了,活在败坏性情里的苦恼人也感受到了,深有体会。那你们有没有经历过,明白真理之后守住了真理的原则,然后自己还能实行出来的快乐呢?那这样的经历多不多呢?能不能汇集到一起成为见证呢?是不是零散的东西多呀?偶尔享受点神的开启,挺高兴;偶尔有个小亮光,挺高兴;偶尔今天依靠神了,没依靠人,自己没出头,神给了一个亮光,给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办法,这事解决了,挺高兴。常常有一些这样的小经历,是吧?那你们在真理的实际进入方面有多少呢?有没有涉及到真理实质性的真理的实际方面的东西呢?这个还没接触到呢,是吧?这个别着急!等你们身量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些事就经历到了,这个不是急的事,不能一口吃个胖子。但是,现在最关键、最首要要解决的就是什么?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在尽本分期间得有生命进入,这是关键。别出力,而是用心。神让你尽本分是尽到一个人的本分,不是让你出卖你的劳动力,而是献上你的真心,这话你们琢磨吧!在这期间你得有生命进入,有了生命进入你才有生命,你有生命你才能长大,有生命的人才有真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