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六十八篇 实行真理才能摆脱败坏性情的捆绑

生命进入是什么?就是明白真理能实行真理,能进入真理实际。真理实际能成为人的生命,人就不受人事物的辖制了。你原有的个人的性格、败坏性情、学的那些知识在你里面作生命,那你永远刚强不起来。你刚强不起来,你陷在什么情形里?是不是始终陷在消极情形里?被动地顺服着环境的摆布,不尽本分怕被淘汰,怕神不喜欢,被动地、不得已地尽点本分,也预备点善行,基本上是被拉着牵着、被赶着走的,积极的成分很少,主动的成分很少,所以尽本分的效果也不如意。人的心总不能给神,所以就受很多人事物的辖制与缠累,总陷在消极情形里,这样的人就活得很累,很不自由,很不释放,时间长了,人靠自己的毅力支撑不住。有些人说,我有心志我不怕,我年轻我不怕,我有精力。管用吗?那都不管用,人那点劲儿能支撑多长时间呢?你就是有老牛的劲儿也没用,有狮子、老虎的劲儿也没用,那不是正常人该有的生命,那是人一时的热心与兴趣。人有败坏性情,不管是年老的、年少的都有股一猛之劲,一时的热心、一时的冲动人都有,这是血气,不是有真理实际的流露,不是有真理实际的生命的自然流露。人凭血气活着能不能尽好本分?能不能达到满足神哪?不能。所以说,人得有生命进入,人得进入真理实际。有人说:“我进入真理实际怎么这么费劲呢?我心里的缠累怎么总这么多呢?”怎么办哪?靠着人自己行不行啊?有的人说:“我有毅力,我有心志,我下定决心,我排除万难,我不怕困难,我迎着困难上,我什么都不怕,我刚强,我壮胆!”有没有用?也能支撑一阵儿,但是人的败坏性情在里面根深蒂固,不能变,人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用真理代替,不能把真理变成自己的生命。人这些属血气的东西能不能长远?不能长远。一方面你得常常来到神面前,与神交心,把自己的难处跟神祷告,实话实说;另外一方面,在实际尽本分当中,在生活当中,你得寻求怎么做是有真理,不活在这样的消极情形里,得摆脱这样的情形。你得寻求,向明白真理的人寻求,你说:“我心里总受一个想法的辖制,总受辖制这不对劲,你看我这样的实行法对不对呀?我实行了一段时间,好像没有什么果效,这个辖制还是摆脱不了。”你一寻求,一敞开心说,明白的人、对这方面有经历的人一听,“你这样的情形我经历过,我是这么走出来的……”他一交通,你从中得点亮光,得点造就,有实行路了,你也照着他那个方式去实行,一实行就觉得有甜头,得到印证了,你里面的情形在逐渐改善,这就行了,这路是对的,方向、目标是对的。这就是寻求达到的果效。

你们现在会不会寻求真理呢?除了在业务方面掌握一些原则之外,在自己的生命进入方面,在改善各种情形、变化自己的败坏性情方面会不会寻求真理呢?如果现在因为一个事对付你,你还能不能因为对付受辖制,“对付得这么厉害,这是不是要淘汰我呀?”人进入真理慢,但是负面、消极的东西出来得可快了。临到一个环境,看到一个人的眼色,听见一句话,打听到一个意思,随时随地就出现一些不该有的东西,这是不是败坏性情的自然流露?这都是自然流露。这证明什么?人的生命里没有真理的成分。人自然流露、不经加工出来的东西,无论是你的脑袋想的,或者是你的嘴说出来的,或者是你的存心、你打算要做的,不管是刻意的还是有意无意的,出来的东西都跟败坏性情有关系。从人所流露的来看,败坏性情是人生命的源头,是败坏人类的生命自然流露的源头,没有一点真理的实际,没有一点正常人性,也没有一点正常理智。现在你们也会解剖自己,要是留意的话都能知道自己所想的、自己的存心到底对不对、合不合乎真理,基本上都能明白,那明白之后,你们能不能解决?还是就任其发展?“我就愿意这么想,这么想对我有利,我就这么想,别人管不着,我不说出来,我也不那么做,我想想还不行吗?”这是什么表现?明知道不对,他自己也不对付,也不放下,也不背叛,还那么想、那么做,任其放纵,自由发挥,这就是不喜爱真理!

人不尽本分没人跟他求真的时候,他觉得信神就那么回事,读读神话,过过教会生活,平时别像外邦人那样干坏事,别放荡就行了,最后说不定能得点福气,也能剩存下来,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信神,外表上大错不犯,但是生命进入一点没有,也没得着真理实际。一尽本分,一跟他求真,处处都是毛病,处处都是问题,他就消极了,“没真理不行啊!不小心就挨对付啊!说话说错了也挨对付,做事做错了也挨对付,不明白原则乱做也挨对付,可得小心翼翼的,手别伸那么长,别当出头鸟。”一有事就赶紧把头缩回去,处处都小心翼翼,但是他就忽略了一点,不追求真理,不追求个人的生命进入,没有生命进入。只是满足于把本分尽好,把活儿做好,把工作完成,晚上晚睡,早上早起,有时候一忙不吃饭也行,能熬能靠,就是没有生命进入,然后就处处小心,这个情形对不对?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你们说这样的人靠到最后是不是也能明白不少真理,也能进入真理实际呢?就这样追求下去最后是不是也能得着啊?(不能。)你们中间这样的人是不是挺多?你们是不是常常处于这样的情形?(是。)常常处于这样的情形,总折中,总当老好人,总当缩头乌龟,手也不伸那么长,看外表好像也没越权,也站住自己的本位了,也守住自己的本职工作了,工作完成得也不错,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好像大毛病都没有,没做什么坏事,也拿不出哪条能定罪,这样时间长了能不能尽好本分?你们有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形很危险,随时随地能触犯神哪?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情形,人常常流露的这些东西,人的老好人思想,这里面没有敬畏神的心哪!只是无缘无故的惊悚与害怕,这是不是敬畏神的心哪?全人都投入到本分当中了,工作辞了,家庭不要了,人在这儿,心给没给神哪?人的心是不是在防备神哪?那这个情形好不好啊?这是不是进入真理实际的正常情形啊?(不是。)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可不可怕?这样的情形如果持续下去,人能不能得着真理、得着生命啊?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啊?(不能。)那怎么办呢?那你们有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我怎么总这么想呢?总这么想挺可怕呀!这是在抵触神哪!这是在拒绝真理,在防备神哪!”防备神这个情形是不是有点像防备坏人似的,说“神不好惹呀!随时随地都能把人审判一顿,刑罚一顿,你如果惹怒他,他惩罚你呀!轻则对付修理,重则惩罚,让你得病,让你心里难受”,人里面是不是有这些误会?这是不是敬畏神的心呢?这样的情形是不是很可怕?人有这样的情形,对神有这样的心,有这样的想法,有这样的态度,是不是把神当神了?(不是。)那把神当什么了?最起码人不接受神的公义性情,不接受这个事实,“神有怜悯慈爱这不假,但神还有烈怒呢!神的烈怒一临到人,那可不得了啊,随时就击杀人,说毁灭谁就毁灭谁,神的烈怒不容人触犯,离远点吧!”人有这样的态度,有这样的想法,人能不能全人真心地来到神面前呢?(不能。)那人与神之间有没有距离?是不是中间有很多东西隔着呢?哪些东西拦阻人来到神面前呢?哪些东西让人有拒绝的态度,让人拒绝真理,拒绝神对人的生命供应、神对人的拯救?哪些东西拦阻你来到神面前实行真理?你们琢磨琢磨,人自身的哪些东西拦阻人真实地来到神面前,拦阻人把自己的身心都交给神让神掌管,让神主宰?哪些东西让人产生了对神的怕,对神的误解?(对神的防备、猜疑还有不信任。)那人有败坏性情,人有撒但哲学,人有撒但的思想,人心里诡诈,处处防备神、猜疑神、误解神,有这些东西在里面掺杂着,人能不能对神有真实的信靠呢?能不能接受神的话语作人的生命呢?有些人说:“我天天都在吃喝神的话,唱诗歌,神的话都能感动我,感动我之后我就祷告,我就接受神的话,我就承认神的话,把神的话当成真理那么宝爱。我天天读,也常常背诵,也常常在心里默祷,唱诗的时候也挺受感动,读神话的时候也挺受感动,就是没变成自己的生命,临到事这话就没用上。”这是怎么回事啊?人不喜爱真理,就把真理当成口头歌那么念一念就完事了,就不跟自己对号,不用来实行,这就很麻烦,很难进入真理实际。人总也进入不了真理实际,人对神就总有误解,人与神之间就总有东西隔着。哪些东西隔着,你们是不是都有体验?你说:“我不想防备神,我也想真实地信靠神,但是一临到事我就想防备,就想把自己包起来,裹起来,这怎么办哪?”这个事要是不解决,人很难进入真理实际,很难把心交给神。这事你们有没有经历?这事怎么解决呀?

你们说追求真理是不是枯燥的事?是不是像追求一门学问那么复杂,那么难呢?(不是。)追求真理要达到明白一个真理,寻求一方面真理是什么样的过程?有没有学专业难哪?其实不管你喜爱真理还是不喜爱真理,追求真理本身不是难事,比研究原子弹、核武器省劲多了,比你搞一门科学、研究一种细菌省劲多了,比你过日子还容易。因为什么?真理的实际就是正常人性该活出来的,该有的,跟人的正常人性有关系,所以跟人的心思意念、所思所想、日常生活的所作所为,跟人的思想不是脱节的,真理不是理论,不是一种学术,不是什么专业,他不空洞。真理跟正常人性的生命有关系,他能矫正你各方面的坏毛病、坏习惯、坏思想、消极思想,能改变你的撒但性情,改变你各种属撒但的东西,然后作你的生命,让你变得正常,变得有人性,思想正常,心地正常,有理性,让你各方面都正常。有真理作你的生命,你的活出、人性各方面的流露就都正常了。所以说,追求真理、实行真理不是什么深奥的事,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看来现在你们还没摸着路途呢!你们要是摸着路途了,就会觉得追求真理是轻省的事。人没有真理作生命表现在哪儿?人以撒但败坏性情作生命人的活出、流露都有哪些?狂妄自大,自私卑鄙,任意妄为,独断专行,好吹牛,诡诈,阴险,对人好猜疑,好攻击人,好论断人,对人评价总不准,总带私心,总带存心,还总消极,要么狂妄得能顶天,要么消极得能往地缝里钻,两个极端,总也不正常,不是张牙舞爪就是装可怜。你们现在就停留在这儿,愿意受苦付代价,心志是满满的,决心是满满的,就是没有真理实际。有真理实际作人的生命是什么表现?我告诉你们几个大的方向,人有真理实际,一方面自己明白一些真理,另一方面主要是什么?性情上的变化有一个特征,就是能顺服对的、合乎真理的东西。不管谁提意见,他是年老年少,他跟你合得来合不来,你俩之间有没有仇,不管你俩关系好不好,你俩认不认识,熟不熟悉,他说的对,合乎真理,对神家工作有利,你就能采纳,能接受,不受任何因素的影响。这是不是一方面表现?首先能接受真理,能接受对的东西、合乎真理的东西;另一方面就是遇事能寻求真理。临到一个事大伙以前都没听说过,是个新事,你能寻求,看这事怎么做、怎么实行合乎真理,合乎真理的原则,能达到神的要求。再一方面是能体贴神的心,体贴神的什么心哪?你尽哪方面本分,得掌握这方面的原则,得明白神的心意、要达到什么果效,守住这方面的原则,另外自己还得尽到责任,有忠心。如果这事你还不知道怎么体贴神的心,为了达到能体贴神的心、满足神的心,这事你得寻求。你们把这三条跟实行、实际生活对对号,找找都有哪些实行原则,每一条都包括哪些细节,该怎么实行,到实行的时候还有不少情形、细节。

不涉及实行真理的时候,人觉得自己可好了,一实行真理,人的败坏性情就出来拦阻了,处处都有难处。比如,说实话是不是在实行真理?当你说实话的时候,你有哪些难处?你有哪些拦阻?哪些东西能控制你、捆绑你,不让你说实话?脸面,地位,还有虚荣,还要看看对方是谁,“他如果攻击我,我不跟他敞开,我找一个不能攻击我、老实巴交的人说。”有选择这就挺麻烦!人里面简单吗?脑袋虽然不大,但是“产量”可不小,出来的东西有时候有道理,有时候没什么道理,这就是败坏性情。败坏性情处处捆绑你,处处辖制你,摆布你,控制你,让你实行真理特别费劲,处处拦阻你,所以说人活得就特别累。看着手脚都是自由的,其实人是被撒但败坏性情捆绑得结结实实,一点都动弹不了,寸步难行,活着也费劲,想东西也费劲,尽本分有点好心、有点忠心也费劲,说句实话也费劲,揭露个实事也费劲,分辨个人也费劲,跟谁相处想交交心也费劲,反正都麻烦,都难。人是不是活在撒但败坏性情的牢笼之下?人这样活着是不是活在撒但权下?是不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是。)那怎么摆脱呢?除了实行真理有生命进入,还有没有第二条路途?有没有人认为多学点《三字经》《道德经》就能改变,有好行为就能改变,多学点心理学就能改变?有没有人认为做好人其实也容易,就是少说话多办事,多有热心肠,别有坏心眼,保证到哪儿都亨通,都能讨人喜欢,做这样的人就行了,没必要追求那么多真理,那个太复杂,有没有这么想的?不少人这么想,他觉得追求真理太费劲,自己找了这么个道儿。这出路不怎么样,这是损招,是吧?那就是伪装着做好人,做个滥好人、假好人,其实一肚子坏水,谁也看不漏,是个笑面虎。外表看总是热心肠,见谁都帮忙,好像总也没有败坏性情流露,其实实情都裹在里面,谁也不知道,谁也测不透,然后在背后骂人,对这个有想法,对那个有想法,想挤对这个,想挤对那个,尽是阴险的想法,尽是见不得人的想法,从来不跟人说实话,笑里藏刀,这样的人最阴险!就那些走中庸之道的人是最阴险的,谁都不得罪,八面玲珑,逢场作戏,谁都看不漏,那就是个活撒但!你们中间有没有这样的人哪?(有。)谁呀?(自己。)都是这样的人不麻烦了吗?这是一方面情形。

你们说人难不难办?你们觉得这么活着累不累呀?(累。)那你们有没有想办法改变呢?怎么改变?先从哪儿突破?别说“实行真理”“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这是空话、大道理,你别说大框,别说轮廓,你先从一个小细节说起。(做诚实人。)这是一个具体的实行,再具体点,做敞开的人,不做掖着藏着的人,不做撒谎的人,不做说话委婉的人,做一个直接的人、有正义感的人,实话实说。首先得先做到这个,做一个能说实话的人。有人问:“这个事是谁做的?”你知道是谁做的,但你俩关系不错,你不想得罪他,你就说:“好像是……哎呀,不太清楚,说不定还是别人呢!”“那到底谁做的?”“不是我做的。”“那你知不知道谁做的?”“我知不知道呢?我不太知道,应该不知道吧!你说知不知道呢?你说是谁呀?”这是不是诡诈?你就总不把心里的实情交代出来,说出来,总藏在心里。藏在心里是什么意思?不想得罪人,人际关系是第一位的,不得罪人是第一位的,实行真理说实话往后放,那是最后。实在逼得没办法了,人说“你要是知道,你不说实话,就把你撤了,不让你在这儿尽本分!”琢磨琢磨,“不让我尽本分,这也涉及到我个人的利益,和跟他的关系比哪个对我来说更重要呢?还是我个人的本分重要,那这次就说一回实话吧!”琢磨琢磨,“好像跟稳重他们家有关系。”“那是稳重他母亲做的?”“不是。”“那是不是稳重做的啊?”“那你问问稳重,我也不太清楚这个事。”又拐弯了,多诡诈呀!就说一句实话多难,多费劲哪!绕了几个弯啊?无数个了,话到嘴边就不说,到嘴边就咽回去,那嘴就不听自己使唤,受什么控制了?这就是受撒但控制,撒但封你的嘴,不让你说。什么叫败坏性情?败坏性情就是撒但,就是活撒但,是不是这么回事?说话总拐弯,就不直说,你们都犯这毛病,多数人都是宁可得罪神,宁可欺骗神也要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维护自己在人中间的地位、名誉。这是喜爱真理吗?这是爱神的表现吗?这是什么表现哪?瞪着眼睛欺骗,胆子不小啊!平时还觉得“我可爱神了,我可敬畏神了,每逢想到神,我就觉得神高大,神伟大,神深不可测,神爱人哪!爱得人感觉心里一块冰都被焐化了”,临到实事就不实话实说,就让你说两个字的实话都那么费劲。你为了逃避这两个字你多说多少废话啊?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维护自己的脸面,多绕多少弯?伤多少脑细胞啊?人活得特别累,是吧!人要想活得不累,就得先从做诚实人开始,说实话。人问他今天早上几点起床的,他有点偷懒,八点才起来,他琢磨琢磨,“八点有点说不过去,有点起晚了”,他就说七点五十六,让你听着感觉是七点多起来的。在这个小事上还绕个弯,还兜圈子,耍个小心眼呢!这是不是诡诈?这是不是欺骗?他琢磨琢磨,“我欺骗人家了,怎么办哪?没事,七点五十六不就是八点嘛,让他自己会意去吧!基本上就是八点了,不算说假话。”骗上加骗,错上加错,这人多麻烦,这叫撒但的骗术!世上那些商家,一百块钱的东西标价九十九块九,人一看,不到一百,就觉得便宜,就愿意上那个当,这就是商家的骗术、攻心术,这叫诡计。活在撒但权下,活在撒但的世界当中处处都是陷阱,都是欺骗,都是假象,那你如果活在神家,你信神了,你来在神面前,你还按照原来那个方式活着,你信神还有意义吗?还有价值吗?你还按照原来的方式那么活着,目标没变,原则、方式没变,就是比外邦人多了个承认有神,外表也跟随神走了,但是生命性情一点没有变化,最终还不能蒙拯救,这不是空信一场,空欢喜一场吗?

这三条你们自己再总结总结,再解剖解剖,跟自己对对号。不管怎么交通,喜爱真理的人、愿意实行真理的人、有人性的人、有良心的人他就能变化,能得着,没良心、没人性的人,不喜爱真理的人得不着!

上一篇:第六十七篇 生命进入得从尽本分开始经历

下一篇:第六十九篇 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