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六十九篇 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第六十九篇 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在人的败坏性情里有个实际问题你们不知道,有一个最严重的问题,是每一个人的人性里都有的共性的问题,这是人性的最弱处,也是人的本性实质里最难挖掘也最难改变的东西。人本身就是个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达到无所不能?能不能达到完美?能不能达到没有瑕疵?能不能达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做到呢?不能,是吧?但是人里面有个弱处,一学一样技术,学一项业务,人就觉得自己有能耐了,“我是有身份的人,我是有身价的人,我是专业人士。”不管有多大点能耐,还没等亮就想把自己包装起来,伪装成高大的人物,变得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缺陷,就想把自己武装起来,在别人眼中变得高大,强悍,什么都能,没有任何不能的,没有做不到的。如果有事有求于别人,那显得自己无能,显得自己弱势,不如别人,让别人看不起,就总想装。人问:“这事你知不知道怎么做啊?”“知道!”“那你做吧!”他两三天做不出来,做不出来也不说,背后偷摸找资料,查呀,看哪,学呀,学了好几天也不明白。人家又问了:“你知不知道怎么做啊?做得怎么样了?”“快了!快了!”心里琢磨:“这也没头绪,不知道怎么做呀!快了?这还早着呢!这个怎么做啊?不行,不能放弃,还得继续装,不能让别人看不起,不能让别人看出我的漏洞与弱势。”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什么性情啊?狂得没边了,是吧!他不想做普通的人,不想做正常的人,不想做凡人,总想做超人,甚至想做一个有特殊功能的人,做有异能的人,这就太麻烦了!凡是正常人性的弱点、缺点、无知、愚昧或者是不明白的,他都包着,裹着,不让别人看见,一个劲地装,伪装。有的人如果一个事不明白,人问:“你明不明白?”他琢磨琢磨,“不明白!”你问那个人:“明不明白?”“明白!”“那你说说吧!”怎么说也说不上来,等别人一说,他就说:“我也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还没来得及说呢!”一个劲地伪装,一个劲地包装自己。这类人是不是始终在云里雾里呆着呢?是不是在做梦呢?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呀?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是活出正常人性,不知道这些事,从来没有踏踏实实地做一回人,这就要麻烦啊!做人如果选择这样的路途,总在云里呆着,不在地上踏踏实实地走路,总想飞,总想玄,这就要麻烦,你选择这样一个人生的路不对。你要是这么做,那你信神怎么信也不会明白真理,怎么信也得不着真理。跟你说实话,你不会得着真理,你起步的源头是不对的。你得学会在地上走路,而且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窝地走。你能走你就走,别学着跑,你能一步一个脚窝地走,你别两步并作一步,得脚踏实地地做人,别学着做超人,做伟人,做高大的人。

人里面受撒但性情支配有一种欲望,有一种野心,这是人性里隐藏的东西,都不想在地上呆着,总想跑到半空中去。半空中是人呆的地方吗?是谁呆的地方?(撒但。)那是撒但呆的地方,不是人呆的地方。神造了人是把人放在了地上,让你吃喝拉撒一切正常,生活规律,学习做人的常识,学习怎么做人,怎么生活,怎么敬拜神,没给你安翅膀,没让你在半空中呆着。带翅膀的那是鸟,在半空中游荡的那是撒但,是邪灵污鬼,那不是人!人如果总有这样的野心,总想把自己变得超凡、不俗、脱俗超群,变得与别人不一样,变得另类,这就要麻烦!首先你这个思想的源头就不对。想脱俗超群这是什么思想?金鸡独立,鹤立鸡群,无与伦比,完美无瑕,精美绝伦,独树一帜,这些词用在正常人性里、正常人性的追求目标里好不好?(不好。)杰出,优秀,特殊人才,气场强大,有人格魅力,万人迷,名人伟人,人心中的偶像,这些词都好不好?这些是不是正常人性应该追求的做人的目标呢?(不是。)那是什么?(是撒但的道路,追求做天使长。)所有的真理当中有没有一句话说让你做这样的人呢?(没有。)

在所有的神的话当中,在神的要求当中,神让人做哪类人,你们有没有总结过?(老老实实做人。)(脚踏实地地去做事,做人。)(默默无闻,勤勤恳恳。)还有呢?(降卑自己。)你们说“降卑”这个词用在人身上合不合理啊?(不合理。)为什么说不合理?(人本来就没有地位,本来就是蛆虫不如的人。)人本来就是人,人的本能能达到的,神给人造的,人都具备哪些东西是比较正常的表现、流露?先说喜怒哀乐这几样,正面的、人肉体所具备的情感里的这几样。当人忧伤的时候,人有一种方式表达——哭,神给人造了眼睛会流眼泪,哭的时候人也会流鼻涕。哭,这是正常人性的自然流露。忧伤、难过了就得哭,就得流点眼泪,别装,说:“我不哭,我是男子汉,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虽然是女的,但是我也得刚强,像男子一样!我要做花木兰,我要做巾帼英雄,我要做李清照,我不做小脚女人。”这种思想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不是正常人性所具备的。)那是什么呀?做花木兰那是什么人性?那是伪装,那不是真实的东西。只要是装的,不是来自人性正常的表达与流露的,都是假的,给人的假象,歪曲、扭曲了人性的自然流露,那是装出来的。花木兰那是硬装出来的,她是代父从军不得已,背后她还得穿小脚女人那套衣服,有泪还得偷摸在被窝里流,在外面她跟男的一样,不能让人发现她是女性。她那是不得已,但是你做花木兰你有那个背景吗?所以说,人忧伤的时候可以流泪。有的人的表达是偷偷流泪,默默地流泪;有的人放声大哭;有的人小声抽泣;有的人流两滴眼泪,琢磨琢磨,“也不算什么,不伤心了,过去就过去了”,不哭了。这是正常人性情感表达、流露出来的东西,谁也掩盖不了。有没有人一辈子不哭的?什么人一辈子不哭啊?没有泪腺的人,缺少这个正常人性的器官的人从来不流泪,从来不哭。那就有点不正常了,那是残疾,是吧!凡是正常人,不残疾的,都没有这种情况。人高兴的时候会笑,无论男的女的高兴了,“哈哈哈”“咯咯咯”一笑,这是正常流露。有的人一高兴不好意思笑,总捂嘴,总偷着笑,怕人笑话,这正不正常?(不正常。)这又是装!他觉着女性在公共场合不能乱笑,尤其笑起来不能露齿,得掩面,捂嘴,否则让人轻视、瞧不起,另外,笑的时候还得小声点,不能让人看着轻浮,得受点约束。人有这些思想观念,这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教育出来的结果,高兴了笑还不能随便笑呢,这也有一些装的成分,也是不正常的。哀呢,有事哀伤了,发愁了,叹叹气,或者表情比较严肃,或者没有心思做饭、吃饭,这都是正常流露、正常表达。

喜怒哀乐都不正常的人,人总也看不到他正常人性的这些表达、这些需要,这样的人是不是不正常啊?这样的人的思想里是不是有一种东西在支配着?你们说说都有哪些东西支配着?(就想包裹自己,伪装自己,不让人看见自己软弱、消极的一面。)说到底也是伪装。这类人是不是想成仙哪?有没有这个嫌疑?一方面人对做正常人性的路途、原则、方向、目标没有准确的认识、清楚的看见,对追求真理的路途没有清楚的看见;另外,这样的人无知,活到二三十岁甚至一把年纪了,对怎么做正常人、正常人性里有哪些必要的自然流露、自然要求自己不知道,尽想那些没边没沿的事,虚空、虚无缥缈的事,领受东西偏执,谬妄,古怪。能不能这么说?你们中间有没有这类人?两天不睡觉,“不困!尽本分,为神花费,忠心到底,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三天不吃饭,“不饿!”从来不跟人唠嗑,不知道怎么跟人说知心话,什么难处都没有,从来不消极,从来不软弱,在信神生命进入的事上从来没有困难,没有需要寻求的,没有需要跟人交通的,也不需要任何人的交通、供应、帮助与辅导,什么事都觉得自己能搞定。人问他:“你有没有消极过啊?”“偶尔也消极一下,祷告祷告,跟神一立心志,好了!一起誓,好了!”这是什么人啊?你们中间这样的人多不多?看外表这样的人不多,可能在你们身上这样的情形不少,具备这些情形的人不少。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信神,就认为信神那是成仙得道,就像佛教的人说的“六根清净”“清心寡欲”,他是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用劲。这还叫信神吗?到现在都不知道信神是怎么回事,该追求什么,该追求做怎样的人,讲多少道,听多少道,追求目标不变,自己的观点不变,信神的观点不变,这就要麻烦呀!你连什么是信神都不知道,你还能知道谁是你的神吗?你连什么叫信神都不知道,你能追求真理吗?一个对信神异象方面根本没有任何认识与看见的人,能不能谈得上喜不喜爱真理呢?喜不喜爱真理这话对这样的人说有没有用啊?他所做所行不涉及喜不喜爱真理,他不懂,不懂什么叫信神,不懂什么叫追求真理,信到现在,不管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就觉得信神就是做好人,做善事,乐善好施,一个劲地往这个方向用劲儿,做修女,做和尚,做道姑,这观点是不是太落伍了?你们有没有这些思想,与信神格格不入、毫无相关的思想充满头脑,充满心思,然后用这些方式、这些想法、这些观念来走信神的道路,觉得自己也是在追求真理了?(有。)

中国人有道教和佛教这个文化传统的生长背景,有这样一个社会的大背景,中国人的思想里很难摆脱这些东西,所以中国人一说信神,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吃斋念佛,不杀生,做好事,施舍,行善,不做坏事,帮助别人,不打人,不骂人,不杀人,不放火,做一个好人,首先有佛教、道教这些思想观点的基础。那多长时间人能除去这些东西,能明白真正的信神的意义呢?从什么时候开始清除,开始改变,走上真正的信神正轨呢?就是一个人里面的情形到什么程度算是走上真正的信神正轨了,开始信神了,就是他心里的那个神的形像不是佛祖,不是观音,不是弥勒佛,不是玉皇大帝,不是天老爷了?你们说说。(对神话解剖的这些撒但的观点、谬论、毒素有一些认识了,开始弃绝,开始追求走人生正道。)这是一方面,首先得放弃那些东西,对那些东西有一个认知,然后跟那些东西有一个彻底的决裂。还有呢?(明白了信神是做一个真正的人。)这是道理,还有吗?(认识神的作工,认识神的性情。)认识神的作工,认识神的性情,以你们现在的身量,这些话题、这些真理你们根本就够不上,你们现在是上幼稚园的小学生,跟你们讲大学的课程,讲微积分,你们懂吗?话也能说,但是不懂,够不上。刚才我问的是什么问题?(人什么时候开始走上信神的正轨?)把这个问题记一记,大伙琢磨琢磨,探讨探讨,交通交通,揣摩揣摩。这是多浅的问题啊,你们居然答不上来,看来在这事上你们还真没进入。你们要是真进入信神的正轨了,你们不至于说不上来。说一个人走上信神正轨了,就是跨入这个门槛了,人里面的情形有一个变化,首先,他的思想观点不是缥缈虚有的,就是说他整个人的情形、心思,他的思想都不是空洞的,而且他的追求目标、方向也不是道理性的,不是摸不着、看不到的东西,就是说他整个人的心、思想是落地的。你现在信神,你整个人的心思在哪儿呢?如果是在空中飘着,还没有定向,还不知道往哪儿飞,还有好多不切合实际的想法、空洞的想法、道理的想法,各种人的思想、人的观念、人的想象,那你整个人是在半空中吊着,没落地,因为你想的、你所做的、你心思里的追求目标跟信神的真理、神的要求根本就无关,不搭边。那这些人所做的是凭着什么做的呢?凭着人总结出来的经验、人的处世哲学,人从社会、家庭或者各个环境当中学到的,从人的头脑里想象出来的、总结出来的这些东西。比如说,临到一个事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总结总结,认为“该这么做”,自己就这样做了。人问:“这么做合乎真理吗?”“是啊,对的东西都是真理,正面的东西都是真理。”然后有一天按照这个方式、原则做碰壁了,挨对付了,他发现自己做的是出于人的想象、观念,根本就不合真理的原则。就是说,人没有正式进入信神正轨之前,人做的好多事都是没有什么道理,都来自人的头脑、想象,或者人的喜好、热心、毅力,或者人美好的愿望、盼望,甚至是人的欲望,这些是人做事的出发点与源头。

刚才我问你们,一个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在什么样的情形之下能够证实他已经进入信神的正轨了呢?这里有一个标志。也可能你们有些人已经活在这样的情形里了,或者也曾经活在这样的情形里,但他是一时的一个想法,或者是凭一时的努力达到的,那这个情形是什么?就是说人信神多年之后,凭着热心,凭着自己的喜好,凭着自己的头脑想象信了一段时间,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有一天发现这样信好像不行,得不着真理,这样信空洞,不实际,突然发现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受造之物,应该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尽自己的心,尽自己的力,尽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他就开始脚踏实地地做事,尽上自己的忠心,尽上自己的心,尽上自己的力,在做事期间开始琢磨、寻求到底怎么做是合乎真理,怎么做是满足神心意,怎么做能够让神悦纳,而不是凭自己的喜好。这个时候人开始有了想满足神、做事能满足神这样的愿望,这就是人开始要寻求真理了,要寻求神的心意了,要满足神的要求了。当你有这样的愿望的时候,你进入这样的情形的时候,一方面你站对了自己的地位,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另一方面,也是主要的,你从心底里真正地接受了神是你的主,是你的神,也接受了神所说的话、神对你的要求即将成为你的生命,成为你的真理。就是说,你有这样的心志,也有这样的愿望,也有这样的需要,接受神的话,接受神对你的要求,来达到让你所做的满足神的心意,你也有了一个愿望想顺服神,想满足神,想达到所做所行让神满意;有了一个这样的愿望,你的生命情形就开始发生变化了,从这儿开始你就走上信神的正轨了。这些话总结起来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一个人开始认识到自己是受造之物了,他有愿望想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来满足神,同时也接受了神作他的主,作他的造物主,也有愿望顺服神的一切要求,顺服神的一切主宰,所以他就不再任意妄为,做事处处都能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的原则,寻求真理,不是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凭个人的意思了,而是处处想着神,主观意愿是想处处能够满足神,做事合乎真理,满足神的要求。一个人有了这样的情形,那无疑这个人就开始学习寻求真理,学习实行真理,学习进入真理实际了。你有了这样的情形,你能开始学习做这些事,那不言而喻,很自然地你就开始学习怎么寻求神的心意,寻求怎么做能够不羞辱神的名,能够尊神为大,能够敬畏神,能够满足神而不是满足自己,不是满足他人,更不是满足自己的私欲。你进入这样的情形里,开始有这样的情形,你的败坏性情、败坏本性就不再主导你的思想,不再控制、左右你的思想或者你的心思了,它摆布不了你了。当你有这样的情形的时候,你的主观意愿所想到的是正面的东西,你能够自己掌握好怎么做不是在流露败坏,不是在独断专行,不是在做自私卑鄙的事,这样虽然你还依然活在败坏性情中,依然存有败坏性情,但是败坏性情不再能主导你的一切,不再能控制你了。这时候人活着是不是真理在人身上作主权了?你们现在能不能达到这个呢?

临到一个事你想自己露一手,想显露显露自己,这么想然后就这么做,这么做完之后大伙挺恶心,自己还没有什么知觉,想露就露,想流露败坏性情、心思里想的是什么就能做出来,没有任何的控制,也没有任何思想或者力量使你能够控制、摆布这个败坏性情的流露,这是什么情形?在败坏性情流露的时候,或者在你私欲特别强烈的时候,你能认识到这些东西,但以你的身量、以你的能力就显得特别软弱、无力,你身不由己,丝毫控制不了它,这是怎么回事?有的人诡诈,让他照直说句话他就做不到,就得绕两个弯,绕两个弯回来还不是实话,他自己就控制不了。在败坏性情面前,在撒但丑恶的本性实质面前,人显得那么渺小,软弱无力,束手无策,所以人就常常犯罪,常常犯错,常常消极,这是怎么回事?(没走上信神正轨。)没进入信神正轨,没走上信神正轨,言外之意指什么呢?这跟追求真理有什么关系?你们处在这样的情形里,能不能说你们还没开始进入真理实际呢?一个没有进入真理实际的人算不算得着真理了?一个没有得着真理的人心里有没有真理啊?没有真理人做事都凭着什么做,尽本分做些正面的事属于什么?是不是在实行真理呀?(不是。)那是在做什么呢?你们说是不是在出力呢?这就等于神雇了一个劳力,是为神出力的。你不追求真理,你没进入真理实际,你就是在出力!神愿不愿意看到他要拯救的人光在那儿为他出力而不能按照他的话实行,满足他的要求,达到蒙拯救呢?神愿不愿意看到这一幕?(不愿意。)为什么不愿意呀?(神造人是为得着人。)这话对了,神造人是为得着人,神造了万物都是给人享受的,不是让人出力的。为什么说人能为神这样出力,这样卖力,神还不满意呢?(这不是神所要的。)神要的是什么?(要的是人的真心。)难道人在这儿出力不是真心吗?这些话题你们说不清楚。就是说,你在这儿出力无论是不是真心实意的,不管你的出发点是什么,神没得着你这个人。没得着你这个人从实际一面怎么解释?

神要的是人的一颗心这不假,但这颗心是一颗什么样的心?(向着神。)那你们的心向没向着神哪?要说你们心里一点没向着神,这有点冤枉,你们会说:“我已经背叛撒但了,不跟着撒但走了,我早就恨撒但了,恨得牙根痒,都想踹它,都想跺它,神怎么还不满意呢?怎么就不满意啊?”神要的是不是人的一颗热心,一颗颗炙热的、滚烫的、沸腾的、跳动着的火热的心,赤诚的心?是那回事吗?形容心的那一堆词放在这儿成不成立,有没有用啊?对于追求真理有作用吗?这些词跟真理相比有用吗?有实用价值吗?那是一堆虚词,是空洞的,没用,那是道理!既然那堆词是道理,那咱讲讲不是道理的,你们说说神要的是一颗什么样的心,往实际上说,越实际越好,哪怕是最不起眼、最小、最常说的一个词,都可以。首先,人得有一颗诚实的心。这颗心得诚实,老老实实的,脚踏实地的,没有远大的志向,没有高的目标,就是在地上一步一个脚窝地跟随神,敬拜神,做受造之物,不想做天上的飞鸟,也不想做外星球上的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更不想做什么有特异功能的人。还有,这颗心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一颗心呢?喜爱真理说白了主要指什么?(喜爱正面事物。)对了,喜爱正面事物,有正义感。还有呢,这颗心有没有良心标准啊?(有。)良心标准用在实际当中怎么运用?怎么解释?良心标准最起码得运用在哪儿是有真理原则,符合真理原则呢?有的人说:“咱这人是神造的,虽然没看见神是怎么造的,但是知道活到现在是神一直在供应着,是神滋养咱长大,是神给了咱这口气息。那咱这口气不能为自己喘,不能为撒但喘,咱得为神喘,就是得为神活着。”“为神活着”这也是个道理,这是个大框、轮廓,比较空洞,那怎么为神活着呢?这就涉及到良心了。咱们现在手里做着活儿道理上说是在尽人的本分,那这是为谁做啊?其实是为神做,是在与神配合呢!神给咱的托付这就是咱的本分,是神命定好的,是神预定的,是神主宰的,就是神把这事交代给你了,让你完成,那怎么凭良心把它完成,怎么能凭良心把它做好呢?(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这是一方面的良心表现,还有呢?尽到心,尽到责任,别应付糊弄,神在咱身上有心血代价,有期盼,既然预定咱尽这个责任,尽这个本分,那咱别辜负神,别让神失望,别让神伤心,把这事做好,给神一个完美的、满意的答复,做不到的依靠神,自己学习,寻求。每天神让咱们这么活着,咱就把这个本分尽好,活一天、在位一天就把神的托付当成首要任务,当成人生中的第一大事来完成好。虽然不追求完美,但是凭良心,自己良心不感觉亏欠,让撒但没有控告,能够达到满足神,不留下任何遗憾。当你活到四五十岁、七八十岁的时候,回头看看自己年轻无知的时候做的事,那时候虽然岁数不大,但是做的事都尽力尽心了,一直是凭着良心做的,没辜负神,没让神失望、没让神伤心,心里接受神的鉴察与检阅,当这个事做完交账的时候,交答卷给神看的时候,神说“虽然你这个活儿做得不是很到位,一般,但是你尽力了,没有失职”,这是不是凭良心做事了?那人常常有败坏,有个人的选择、欲望、喜好,压过这个良心的标准了,这事怎么办哪?就得背叛自己,得祷告,不能让那些东西掌控你,超过你的良心标准。你的良心标准能主导你的行为,主导你的生活,主导你的生命,那你就战胜它了,这方面真理你就得着了,这是最起码该有的。

咱们说几个方面了?(三个方面,诚实的心,喜爱真理的心,有良心标准。)诚实的心,喜爱真理的心,这里面都有细节,你们自己过后揣摩揣摩,总结总结。人平常最常用到的就是良心标准,人应该常常有的情形就是最起码得具备良心标准。一个人如果没有这个良心标准,那就什么事也做不成,一事无成!这是三方面了,还有没有了?你们琢磨琢磨。

还有一个是敬畏神的心。首先从地位上来说,人是受造之物,人是卑贱的,神是至高无上的,神是造物的主,从理性上来说,从理智上来说,你该怎么做是在敬畏神?这里有个理智问题。说这个事这么做好像不太好,但是你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你存着敬畏神的心,你该怎么选择?如果一个人没有敬畏神的心,他有什么样的表现?(任意妄为。)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就这么做了,没事,反正我觉得我的存心是好的,我想这么做就这么做”,大伙怎么劝也不行,谁说都不听,谁说都没用,反正就打算好了,定意要这么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这是不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的表现?自己琢磨琢磨,这么做对自己有利,那就这么做、这么说,如果不这么说,自己就有亏损,脸面受羞辱,再一个也可能地位就不保,思来想去,“还是这么说,撒一次谎不算什么,反正也不是总撒谎。再说总撒谎也没见怎么样啊,没事,再撒一次谎,不算撒谎”,定意好了,盘算好了就这么做,丝毫没有害怕,没有惧怕,心里对神没有任何的顾忌,不接受神的鉴察。这是不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如果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有什么样的表现呢?(不为所欲为、任意妄为。)这两个词挺好,不为所欲为、任意妄为、独断专行。那怎么做是不为所欲为呢?(有寻求的心。)寻求之后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对,但是听别人的好像也不甘心,“听他的,把我这个否了,那不就显得他比我高了嘛!平时我比他强,这次如果他比我高了,这还能行?我这个不成,得想方设法让他那个也不成。好,决定了,背后给他造点谣,或者做做思想工作,施用一点小手段,让他那个也不成,大伙都平起平坐,不显谁高,不显谁低,就这么办!”做完之后达到目的了,还觉得“神也没管教啊,神也没鉴察啊!成功了,阴谋得逞!”怎么样?这算不算有敬畏神之心的人的表现哪?首先从性质上来说,这种作法是不是就是为所欲为?表面上看好像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好,也放弃了,但是心里还有另外一种盘算,就是把别人的好事也给搅了。他不惜损害神家的利益,牺牲神家的利益,维护住个人在人心中的地位、个人的名誉,这样的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哪?这事怎么跟敬畏神联系上了呢?有必然的联系吗?(有。)是不是绝对的?(是。)这个不可置疑,不用怀疑,这样做的人肯定百分之百没有敬畏神的心。所以他才能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为所欲为,没有任何责备,没有任何惧怕,没有任何的顾虑、担心,不考虑后果。他常常这样做,常年累月都这样做,一贯这样表现,这样的人的后果是什么?是不是要麻烦啊?往小了说,这样的人嫉妒心太强,个人名誉地位心太重,太诡诈,太阴险;往大了说,实质性的问题就是这样的人丝毫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说他心里没有神这是空话,往实际上说,就是这样的人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他不惧怕神,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看得高于神,高于真理,神在他心里是最不值得一提的、最渺小的,神在他心里没有丝毫的地位,这样的人做事常常都是为所欲为,唯我独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有真理进入吗?(没有。)那他平时跑得挺欢,忙得挺欢,出挺多力,那是做什么呢?这类人还说:“我为神花费呢!我尽本分呢!我撇家舍业,撇弃了一切,受了很多苦!”这样的人麻烦不麻烦?可怕不可怕?这类人做事所有的出发点与原则、目标都是为了自己,维护自己的一切利益。你们说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是什么人哪?是不是狂徒啊?是不是撒但哪?除了畜生以外,哪类东西没有敬畏神之心?魔鬼,撒但,天使长,与神较量的,都没有敬畏神之心。

你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在哪些事上、在多少事上有敬畏神的心,在哪些事上没有敬畏神的心呢?你们能不能恨人?恨人的时候琢磨琢磨,“我想整整他,我想治治他,报复报复他”,能不能做这事?(能。)那你们挺可怕呀!你们没有敬畏神的心,你们能做事,那可就太可怕了,这个性情挺恶劣,挺严重啊!一个人能恨人,这是正常人性里有的东西,但是有恨就能做事、报复,达到自己的目的、意图,这就挺可怕。有的人光恨,恨恨就算了,过一段时间跟他合不来就远离他,躲着他,但是不影响自己的本分,不影响正常人际关系,不做什么事,因为心里有神。他有恨这个思想、这个恶念,但是不做事。因为惧怕神,不愿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有敬畏神的心,一句过格的话都不说,心里跟他合不来,对他有想法,有点看法,但是从来不做事,不在这事上得罪神。这是什么表现?为人处事有原则,公事公办,“我虽然跟他性格上合不来,但是在一起做事公事公办,不拿本分出气,不牺牲本分,不拿神家的利益出气。”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是能按原则办事,这就有基本的敬畏神的心了。再好一点就能帮助他。看他有什么毛病,有什么弱点,虽然他得罪过你,他触犯过你,或者他伤害过你的利益,但是你还能帮助他,这就更好了,这就是有人性、有真理实际、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如果现在你们的身量达不到,那你们能达到办事有原则,为人处事、对待人有原则,这也算是有敬畏神的心了,这是最基本的。如果这个你们都达不到,约束不了,那你们也挺危险、挺可怕呀,你们就能整人治人哪。给你地位你都能整人治人,那你随时都可能成为敌基督啊。成为敌基督的人是什么人哪?是不是被淘汰的人?一个人好坏,该怎么对待他,人有人的做事原则,至于他是什么结局,是不是惩罚他,是不是审判刑罚他,那是神的事,人不应该插手,神不让你替神出头。只要神没有定规这个人的结局,没有开除他,没有惩罚他,人都是在蒙拯救期间,那你就应该凭着爱心、凭着耐心帮助他,你不应该定他的结局,你也不应该用人的手段治他。你帮助可以,对付修理可以,或者是凭着一颗诚实的心敞开心跟他交通帮助他可以,但是你如果琢磨治他,那你就麻烦了。你琢磨替神治他,替神出头把他解决了,这是合乎真理的吗?首先,你这是出于血气,血气这是从撒但来的,出于人的恩怨,人的嫉妒、恨恶,这个作法首先不是合乎真理、合神心意的事,这是遭报应的事。你们看谁不顺眼、跟你合不来,能不能想方设法地治他?你们做没做过这类事啊?(做过。)是不是旁敲侧击地总贬低,总挖苦,总讽刺啊?(是。)那你们做这事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情形?当时也解气了,也痛快了,也占上风了,过后琢磨琢磨,“做这事卑鄙,没有敬畏神的心,这么对待人不公平。”心里有没有责备?(有。)虽然没有敬畏神的心,但是你们还是有点良心知觉的。那以后还能不能做这类事了?能不能恨恶谁,跟谁合不来,或者谁不听你的,不顺着你的,你就琢磨打击报复他,给他小鞋穿,给他点颜色瞧瞧?“你要是不听我的,我现在不治你,我找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谁都发现不了,我就把你治了,还得让你服我,让你告饶,让你看见我的不可触犯,让你看见我的铁腕,看见我的厉害,以后看谁敢惹我!”你们做不做这类事?做这类事的人是什么人性啊?人性上是恶毒,用真理衡量就是没有敬畏神的心。说话、做事没有原则,随心所欲,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的人在敬畏神这方面有没有生命进入啊?肯定是没有了,百分之百没有。在敬畏神这方面没有丝毫进入的,能不能说这人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呢?

有些人说:一说灾难来了,我的心就常常地、时时地活在神面前,不敢离开神一刻。这是不是敬畏神的心?一说哪里发生瘟疫了,我的心一时一刻都不敢离开神哪,总祷告神,求神引导,求神保守;走夜路的时候,一个人的时候,临到危险的时候,我就一直依靠神,不敢离开神,求神帮助我;尽本分的时候,我时时刻刻都在呼求神,让我不应付糊弄,让神作,我尝试过了,神要是不作,我什么也做不到,自己什么也没有。这是不是敬畏神的心?算不算有敬畏神的心哪?(不算。)那算什么啊?依靠神还算错吗?求神保守还算错吗?你没有可依靠的了,没路可走了,你找着神了,神是你利用的对象,这哪是敬畏神哪?你活蹦乱跳的时候早就把神忘得没影儿了,忘到九霄云外了。你最开心的时候,你最快乐的时候,你春风得意的时候,你有地位高高在上,人吹人捧的时候,你怎么不依靠神呢?你怎么不寻求神的鉴察,不寻求神的引导呢?你怎么不问问神你所做的合不合神心意?你作恶的时候,你高举见证自己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问神这合不合神心意,你怎么不依靠依靠神呢?你怎么不收敛一点呢?这是什么问题?所有的这些情形统统称为什么?(没有敬畏神的心。)人没有敬畏神的心,能不能尽好本分?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好人?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不能的程度有多大?是难,是比较难,还是特别难?(特别难。)没有敬畏神的心,人进入真理实际就特别难了。你的心里总装着自己想要做的事,跟神、跟真理没有丝毫的关系,这路不对,这路的方向本身是错的。“南辕北辙”这个成语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个典故就说明一个问题,告诉人:你无论付出多大努力,如果你的目标、方向是错的,你越往前走,你离正确的方向、目标就越来越远。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说,你们现在得静下心来想一想,在尽好本分的基础上琢磨琢磨,怎么做能够离信神真正的目标越来越近而不是越来越远。按你们多数人现在的实行方向、实行原则与方式往前走,离真正的目标只能越来越远。因为你们多数人掌握的就是一点皮毛、字句道理、规条,然后再加点自己的愿望、心志与热心,但是你们的出发点、你们最基本的实行标准没有建立在正确的基础之上,就是说你们还没有真正进入真理实际呢,只是守守规条,这样走下去就很危险。不是说你信神数年头、按日子算,靠到那个年头就行了,不是那么回事,这个道理你们应该明白,是吧!

咱们一共说了几方面?(四方面。)最后还有一方面也是最关键的,大伙琢磨琢磨是什么。(爱神。)爱神这方面你们还够不上,咱们先不交通,你们说点现实的、实际的、涉及到实行的。(顺服。)对了,就是顺服神的心。很多时候临到事,其实人不知道准确的实行原则,也不知道准确的实行方向,但是这里有一个态度与情形的问题,这也是人最基本该具备的。就是说这个事你不知道该怎么做,也没听谁说过怎么做,这事有点不合你的想象,也有点不合你的观念,也不太符合你的口味,你心里有点犯嘀咕,也有点不是滋味,但是这事怎么办呢?有一个最简单的实行方法,就是先顺服下来。顺服那不是一种外表的作法或者外表的说法,不是一个说辞,这里有一种情形,这种情形你们应该不陌生,你们说说,怎么说,怎么做,怎么想,什么样的情形是真正的顺服?(能接受真理。)(能接受合乎真理的观点。)能接受,这是一种意愿。你们别说感性的认识,说实际的情形,实际情形指什么知不知道?(态度。)什么样的态度是真正的顺服?(放下自己的观点。)有时候放不下怎么办?(祷告。)祷告是作法,现在说情形、态度。(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不管自己能不能从真理上领受、认识,但心里有一点可以肯定,凡事都是出于神的主宰,都是神安排的。认识到这一点了,即使不明白自己该怎么实行、怎么做,但是心里对这项真理多少有顺服的态度。)那你们从实行的角度上说说,顺服的态度是什么?(放下自己的选择和意愿。)这是一方面,还有没有?(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不去讲理,不去辩解。)这是一方面情形。不讲理,不辩解,满肚子都是委屈,当面不说,背后都得说道说道,这是不是顺服的态度?(不是。)那这个顺服的态度到底是什么?首先得有一个正面的态度,就是先接受过来,先别分析对错。人说:“这个事你做错了啊!”“是,我做错了。”“错在哪儿啊?”“不太清楚。”“那到底错没错啊?”“还是错了。”“那你能不能接受啊?”“心里不明白,但是我能接受。”“我接受”,这叫态度,这是正面的一种态度;另外,从反面、消极方面还有一种态度,那就是首先不抵触。这个不抵触有几种表现?不讲理,不讲自己的客观理由。那个事是因为什么,我那天没休息好,我那天有点糊涂了,那天有人搅扰,不怨我,怨他……这是不是讲理?这是不是在抵触?你别拒绝,别抵触,别讲理。人问:“那这个事你到底错没错啊?”“怎么说也是错了,但我还是有理啊!但是我的理那是真理吗?那不是真理呀。”那是人的客观理由,那不是真理。现在不是说你这个客观理由——为什么发生这个事,是怎么导致的,而是说这个事的性质不合真理。你如果认识到这一层,那你就真能接受了,真能不抵触了。但是首先这个态度很关键。有些人临到对付之后琢磨琢磨,“这事也不怨我一个人,怎么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了呢?怎么都赖上我了呢?其他人哪儿去了?怎么没有一个人替我顶着,也没有一个人替我说一句话呢?让我一个人担责任,这可真是‘炒豆大伙吃,炸锅一人担’,这可真倒霉啊!什么不好的事都临到我了,好事怎么不临到我呢?”这叫什么情绪?这叫抵触。外表虽然点头了,承认错了,也接受了,但心里还埋怨:“这事怎么临到我了呢?这太倒霉了,对付就对付,怎么话还那么难听?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也不拿我当人待啊!我不就是犯点小错嘛,怎么还没完没了反复地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个劲数落我?我这人也不是个人了!”这叫什么情绪?这叫抵触,拒绝,顽固地对抗,还耍蛮,讲理。人有这些情绪,有这些想法,能不能有真实顺服的态度呢?那临到这些事怎样才能不拒绝,有正面的接受的态度,才是真正的顺服的态度呢?你应该具备哪些真理,应该具备哪些正面的想法才能达到这两条呢?有的人说了:“该说!让你这个老撒但瞎显露!让你这个老撒但瞎做事,瞎打岔,瞎搅扰!让撒但无地自容,让撒但没脸没皮,不是说我,是说我里面那个撒但呢!愿意怎么说怎么说去吧,我接受,反正不是我的事,是撒但的事,一切归根于撒但,归罪于撒但!”这个想法怎么样?(不对。)怎么不对啊?做事的那个人是谁啊?(是他自己。)

顺服这个功课最难学。合你观念的你接受,当时对你有利你感觉不错,很合乎口味,顺服之后一顺百顺,心里踏实平安没有责备而且快乐高兴,生命长进一大步。不合你观念的事要顺服起来就像咽沙子,难以下咽,难受,扎心,痛苦,有理不能讲,心里憋屈,一肚子全是委屈,没处诉说,那怎么办哪?有的人就说:“人家说得对,人家比我地位高,人家是神哪,我不听能行吗?认命吧,没办法。下次得小心点,可别强出头了,强出头的鸟没好!谁往前谁挨对付,谁往前谁总挨治,我可不往前了,我也不出头了,顺服不容易,难哪!愿意怎么样怎么样吧,我愿意做一个最小的,不愿意做那个出头鸟。”还有的说:“我一颗火热的心被一盆凉水浇灭了,这不怨我,我起初的心不是这样的,我起初也单纯,也敞开,结果总挨对付,我可不这么做人了,这么做人太累。以后我就往后退,跟谁也不说知心话,谁问也不说,就在心里憋着。”这态度怎么样?这就从一个极端又走入另一个极端了。让人学习顺服最终的目的,不管当时你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累,个人脸面、虚荣、名誉受了多少亏损,这些其实都是其次的,要紧的是能扭转你的一种情形。什么情形呢?人在自己犯错或者不犯错的情形之下,不管在什么情形之下,就是在常规的情形之下,人有一种刚硬、悖逆的东西在内心深处,而且有一种人的常理存在心里,就是“我做对了,存心是对的,你不应该对付,所以我就可以不顺服”。这是不是人的理?他就不说这事做得合不合真理,导致的后果是什么,他说“只要我的心是好的,我没有坏心眼,你就应该悦纳我”,这是不是人的理?这是人的理,这里面没有顺服。你把自己的理当成真理了,而把真理当成额外的了,合你的理的时候真理是理,不合你的理的时候真理就不是理了。学习顺服的功课能解决人的什么情形呢?人如果能达到顺服,需不需要有一定的理性啊?这事咱不管做得对错,既然神不满意,咱就应该听神的,一切以神的话为准,这是不是理性?这是人该有的最高的理智,要达到顺服第一条应该具备这个。别管咱受多少苦,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咱的存心是为了什么,当时咱的理是什么,既然神不满意,没达到神的要求,神是真理,那咱们就得听神的,别跟神讲理,别辩。你具备了这样的理性,就解决什么样的情形了呢?你能顺服,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没有悖逆,不抗拒神对你的要求,你不分析神的要求是对还是错,是好还是坏,用不着你分析,这就解决了人的悖逆情形、刚硬情形、讲理的情形。这些东西人里面是不是都有?人容易出现这些情形,认为只要我这个合乎常理,你那个就不应该是对的,我就可以合情合理地不顺服你。这是不是人常有的心思?(是。)这是人常有的情形,但是你如果具备了这样的理性,就能有效地解决一部分这样的情形,是吧!

如果神给你摆布一个环境,这次不是对付修理,是一个不合你意的环境,你说“我这人可干净了,可爱干净了,不喜欢有味道,不喜欢邋遢人,不喜欢看到恶心的东西”,但是跟你住一个房间的那个人晚上打呼噜,吧嗒嘴,白天没事抠牙,吐痰声音还特别大,鼻涕一擤抹得哪儿都是,你不喜欢什么偏偏来什么,这事怎么办?你恨人对不对?你用爱心不厌其烦地帮助这个人改变他的恶习,这对不对?这个目的、存心对不对?(不对。)那应该怎么做?首先得有一个顺服的心,“这事是神给安排的,咱这人太矫情,吃饭的时候有只苍蝇在旁边‘嗡嗡’就吃不下,谁吃饭的时候挑牙,瞅着恶心也吃不下饭,咱这人事太多,麻烦!”一个房间住的人一多,有的人晚上睡觉总放屁、吧嗒嘴、打呼噜,你嫌弃人家这个,嫌弃人家那个,这就麻烦。虽然能睡着觉,但是心里总觉得自己这么高贵的人怎么跟这些人混到一起了呢。这事怎么办哪?得有一个正确的态度,什么态度?(顺服。)怎么顺服啊?心里怎么想是顺服?怎么做是有了顺服的实际了呢?(不抱怨。)嘴说不抱怨,到吃饭的时候一看他在跟前坐着赶紧躲开,一听他吧嗒嘴就说:“恶心死了,你少吧嗒两下吧,改掉你的恶习吧,一听你吧嗒嘴我直反胃。”这事这么处理对不对?说话虽然挺直接,是诚实话,但是挺伤人,对人没造就。人家都吧嗒多少年了,不吧嗒吃不下饭,你怎么事那么多呢?人家还觉得你不吧嗒是你有毛病,他说:“你吃饭怎么不吧嗒嘴,怎么那么不香呢?装什么文雅?”临到这类事,就得互相适应,这都不是什么毛病。

人活这么多年,一辈子十有八九都是不如意,这个看不惯,那个看不惯,有什么看不惯哪?有些其实是自己的问题,别大惊小怪的。人活的年头长了就知道,自己也不尊贵,自己不比别人强。别觉得自己比别人都好,都高尚,都尊贵,得学会适应环境。怎么适应啊?临到什么事,谁吧嗒两下嘴,没听着,谁吐口痰,谁擤鼻涕抹到身上了,没看着。有些人就这毛病,擤完鼻涕往手背上抹抹,再往身上蹭蹭,油渍麻花的哪儿都是亮的,但人家活得更健康,没什么大毛病,“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你这毛病那毛病,你总穷干净,却一身病,怨谁啊?要适应环境,首先人得有一个见识:什么人都有,什么生活习惯都有,生活习惯不代表人性,你的生活习惯规律、正常、高尚也不代表你就有真理。对这事得看透,有一个正面的领受。另外,神给你安排这样的环境太好了,你这人毛病太多,得学着适应,不挑别人的毛病,而且能凭爱心跟人相处,靠近他,看他身上的长处,学习他的长处,然后祷告神,也克服自己身上的毛病,这就是顺服的态度与实行。如果你胃浅,实在嫌弃得受不了,总吃不下饭,还总吐,影响食欲,身体不好没法尽本分,那就离远点,别多事。什么叫多事?“把他那毛病改改,不把他那毛病改掉我不姓马!”这样做人怎么样?张狂,嚣张,无知,别做这样的人。咱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人家用嘴吃饭,你用鼻子吃饭你就得呛着,你也得用嘴吃饭;人家用腿走路,你也得用腿走路,你不可能飞;人家用手干活,你也得用手干活,你的脚也干不了活: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你没有什么比别人强的。咱就是个普通人,就是个平常人,别把自己看得那么尊贵、伟大,即使会点特别的活儿、特别的技术,有点特长,也没有什么可夸的。首先把自己的地位摆准了,摆好了,这样临到事、临到环境就不大惊小怪了,能顺服了。周围这些事你得看透,实在顺服不了,太难过了,影响生活了,那就祷告,求神作,让神摆布,让神作,咱们人不做。如果神就让咱在这样的环境中磨炼,那咱就顺服,咱就磨炼,磨炼出一个成果来,磨炼出个人样让神看,让神满意,首先这个受苦的心志得有。这样做人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心志做这样的人哪?(有。)你做事,处理事,或者临到什么事怎么想,别凭己意,别凭血气,祷告神来到神面前,这是能有顺服的态度第一个该具备的心理素质。求神作,神如果不作,不给开辟出路,咱就受着,一直在这样的环境里活着,任神摆布,不自己强出头走在神前面,这样活得才有价值。

顺服的功课不那么容易学,因为每一个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很多时候环境不是那么简单,光是有人吧嗒嘴、放屁、打呼噜、擤鼻涕,不是光接触有恶习的人,还有更多的是性情上的事、性格上的事、作法上的事。从生活上来看,人都有吃喝拉撒睡,都有七情六欲,都有个人的意愿,都有个人主观的想法、欲望、愿望,从客观生活条件上来看,哪个人说话、做事不能完全都合乎你的意思,这样最必要的一个功课就是让每一个人学习顺服这样的环境。如果每个人都能顺服这样的环境去寻求神的心意,能够按照满足神的心意这样的意愿、这样的目标去实行,这样的生活环境怎么样?人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你还用忍受吧嗒嘴、放屁、打呼噜吗?“他不实行真理,那我也不实行。他不顺服,凭什么让我顺服?他不忍,凭什么让我忍哪?”这是什么态度?“他们总不做的事为什么总让我做,为什么总让我一个人受累呢?为什么别人都不做呢?我也不做。”这态度怎么样?你实行真理是你的事,是你与神之间的事,跟其他人无关,其他人没有任何义务配合你。你是你,他是他,他不实行真理,他不进入真理实际,那最后被撇弃的是他不是你,你不吃亏。你说人顺服神吃亏吗?(不吃亏。)这事如果你们看不透那就太傻了!

咱们交通这一点儿,哪怕是交通几句话,如果你们真心接受了,带到现实生活当中变成你们的实行了,放在心里把他变成你们的实际了,那我就不白说,不在乎说多少。所以说,真理,哪怕就是芝麻粒大的一点,一句话两句话,你把他当成真理了,那这个真理,这个“芝麻粒”就能在你里面生根,开花,结果,变成你的生命,你就能活出他,就能结出果实,这就是好的结果。我要是天天跟你们说,说一箩筐、一麻袋、一火车,你们不把他当回事,谁也不往心里去,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还任意妄为,怎么说也不听,还凭自己的意愿活着,还凭自己的想象观念活着,那我不都白说了吗?说这些事不在乎话多话少,就在乎你们是不是用心去听,用心去接受,用心去实行。真理着着实实就是人的生命,他不是一门学问,不是知识,不是一个民俗或者一个论调,他就是人的生命,能让你活得有方向,有目标,能让你摆脱撒但的捆绑,脱离败坏性情,让你更有力量,让你活得刚强,让你活得有目标,更滋润。真理能成为人的生命,不信你试一试。你常常觉得软弱消极,那是你没得着真理,只能这么说。你要是得着了,你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形,那么无助,那么软弱无力,常常消极,常常陷在三岔路口不知该往何处去,这是百分之百的!

你们把这五条都记住,没事的时候大伙把每一条拿出来交交心,祷读祷读,看看今天实行哪些了,这段时间实行哪些了,做事有没有敬畏神的心,说话做事诚不诚实,在尽本分当中是不是有一颗诚实的心,有没有应付糊弄的情形,有没有总想应付糊弄的想法,一段时间就得省察省察。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