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七十三篇 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

第七十三篇 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

人信神那可不是人为的。有的人说:“我就喜欢信神,我这人天生就心善,诚实,总受欺负,老实巴交的,就是信神的料。”这话对不对?(不对。)错在哪儿了?(是由神决定的。)有的人说:“我天生就是唱歌的料,嗓子好。”这话对吗?(不对。)错在哪儿了?(这是神给的。)哎,不管人能做什么,尽什么本分,有什么特长,是否是神拣选的,都在神的主宰之中。今天你们这些人在一起尽本分,你说是巧合吗?是人安排的吗?(不是。)那这是怎么回事啊?(神主宰安排的。)有些人说了:“神安排的,好像也没看着神作什么呀?也没看着神说哪句话,或者亲自领着我们来呀,灵里也没什么感动,一丁点儿、丝毫感觉都没有,说是神领着来的,神把我带到这儿的,从来就没这感觉。”这个用不用感觉呀?(不用。)那不用你们怎么知道这是神带领的呢?(这一路都是神主宰安排的,圣灵作工带领人是特别自然的。)人的命啊,都在神手里,人能上哪儿,不能上哪儿,能尽什么本分,每天都在哪儿生活,哪些年在哪儿生活,哪些年又去干什么,在什么时间转折,这都是神早就预定好了的。你还没出生,你的前几代、前几世神就给你安排好了,预定你今生降生在哪一年、在谁家,父母是谁,哪天你能接受这一步作工来到神面前,什么时候开始尽上本分,你有什么特长,长多高,长什么样,有什么嗓子,会跳什么舞,将来有一天能尽上什么本分,早就定好了。有些人说:“你这话是不是有点盲目,有点渺茫啊?”渺茫不渺茫?(不渺茫。)怎么能看出不渺茫呢?有些人就说:“不渺茫那就得有感觉,灵里有强烈的反应,有感动,还有强烈、清楚的认识,这才叫不渺茫。”这话对不对?有些人说了:“既然是神作的,那就应该让我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感觉到,看到,即使不能看到前世或者来生,最起码看到今生这一切都是从神来的。”这些用不用看到啊?这些不用看到。作为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有正常人性、理智、良心的人,活到成年的时候,对这些事走过来、经历过来之后到现在,一步一步你回想吧,不妨坐下来静静地回忆回忆,看看你这些年活到现在,哪一步是由着你自己的打算的。

如果有人说“我就不服,很多事就是我自己打算来的,就是按着我自己的计划来的”,他不服气,较这个劲,打这个赌。那你把自己从今天开始往后,咱不说年头多,往后两年之内的计划你列在表上,说我今天打算做这个,明天打算做那个,这个月打算做这个事,达到什么目标,下个月再做什么事,达到什么目标,不达到这个目标不吃饭,不睡觉,我这个姓倒着写。把两年之内的计划一样一样列出来,列出来之后,每天按时按点照着自己的目标、计划去做,看看两年之后有几样能够兑现,有几样能够达到目标,能够实现,达到你的愿望变成现实。有的人好钻牛角尖,就好较劲,“既然你说什么都是神安排的,那我就试试,看看有多少事是神安排的,有多少事是我自己计划来的。”那就较较这个劲吧,把自己将来两年之内的这个计划列个表,每天照着这个计划活,你看看有多少事是你意愿当中能达到的,有多少事是出乎你预料的,有多少事你根本想都没想到,而且是比你想象的更好,还有多少事比你想的更糟,都做做记录。不用计划太远,如果计划二十年的事,一般人没有这个头脑,也没那两下子,也统筹不来这么远的事,没法计划,因为人毕竟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两年之内,这个近期内应该是能看到的。比如说,身体怎么样,头发怎么样,个头、体重,还有自己的技能,还有信神读多少神话,背多少歌,生命长进到什么程度,都列个表。两年期限一到,你就把这个记录往外一翻,这些事实就都出来了。最后的结果大伙设想一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是人想象、预料不到的。)有多少事是你想象、预料不到的?哪些事是你想象、预料不到的?哪些事你能预料得到?(哪一件事都预料不到。)这么说也有点不负责任,因为从现在到两年的期限里毕竟什么事还没发生呢,是吧!之前都稀里糊涂就这么过来了,可能有些人心里有点感觉:嗯,多数事还都是神安排的,但是具体的事还是不太清楚,没太看清神手的主宰。那从今往后两年之内的事你就好好地斟酌一下,好好地计划一下,然后看看到底哪些事真是神安排的,从这些事上来看见神的手,看见神的主宰。现在说这话有点为时过早,是吧?早不早?

其实不管你计不计划,有没有计划,不管你对这些事求不求真,人信神如果是真追求认识神,追求真理,追求明白真理,别说两年了,就是两个月之内发生的很多事,你都会在灵里不同程度地感觉到神在主宰着人的命运,神在主宰安排着你每一天的生活。好比说,你计划从下个月开始我就好好地,早晨几点起来,晚上几点睡,一天灵修多长时间,除了尽本分时间以外自己都做什么。你先这么计划着,但是两个月之后突然有一个你从来都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你所有的两个月之后的计划就全部打破了。然后你不服气就接着计划,计划再后面的两个月,到那时候又发生了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这样计划来计划去,“哎呀,不能计划了,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人不要乱计划什么。”你可以安排自己每天的生活要有规律,要做好什么,尽好每一天的本分,能时时刻刻活在神面前,省察自己每一天做过的事情、丢失的东西和明白的东西,但是人没法计划明天要做什么,或者后天要做什么,将来要做什么。只有一个愿望:能顺服每一天神所安排的环境、神所给的每一天的生活,让神带领;能够高高兴兴、平平安安地活在神面前,让神带领,能顺服神的主宰。你有这样的心态,你不知不觉地就看到这一切都是神的主宰。

人说人的命运主宰在神的手中,人的一生都主宰在神的手中,这话好像有点大,有点空。但是你要是能真真切切、清清楚楚地感觉到神在带领着你的每一天、每一个时期、每一个阶段,主宰着你每一天的生活,如果你能感觉到这个,那你再说“神主宰着人的命运”这话是不是就很容易了?当人看到,真正感觉到人的这一生每走一步、每跨出一步、每一天的生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由自己的打算和安排的时候,那你说你感觉到自己这一生、人这一辈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着还难吗?(不难了。)哎,就不难了。体会神的主宰、神的摆布安排这是个细微的事,有些事短期内经历浅,人可能说不清楚,但是人经历多了、体验得多了那就说清楚了。外邦人有那么一句话,多大岁数知天命?(五十知天命。)就是人活到二十来岁刚刚接触世界,开始体验,四十来岁呢,就有点感悟,就不太挣命了,到五十来岁的时候知天命了。知天命那就是什么呢?这一辈子走过来,回头一看,“这三十多年在人世间闯荡,摸爬滚打的,不易呀!成家立业,工作,事业,生儿育女,不容易呀!没有一步是按着自己的计划盘算来的。”知天命了,懂了,不挣了。五十而知天命,其实就是人不挣命的年龄,是吧!挣命的年龄人就不懂,傻乎乎的,总挣命,那就是看不透人这一辈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总想挣命,总觉着自己能耐,自己有什么特长,有什么资本,能当个什么官,发个什么财,有个什么地位,得到什么样的名利,总有目标,他总不服,总想再搏一把,再试一把,再挣一把。最后到五十岁了,挣不动了,他也挣累了,这些事也看透了,看透了就不挣了。神主宰人类的命运,不管是外邦人还是信神的人,神主宰的方式是一样的。不过人信神真正来到神面前,在神的话中,对这些事、真理人逐渐都透亮、清楚了,人生是怎么回事,神主宰人类是怎么回事,人这一辈子是怎么回事,人活着到底该为什么,该怎么活着,这些事清楚,不糊涂了。外邦人不信神,他顶多就知道什么呢?“别挣了,顺其自然吧!儿女的事就是‘儿孙自有儿孙福’,就别管了,让他们自己蹦跶去吧,他们蹦跶到五十岁知天命的时候,他们也不蹦跶了。这人啊,一代一代都是这么过来的,都得挣挣命,挣些年就不挣了。不挣了呢,也活一大把年纪了,他也挣不动了,也知天命了,就老实多了,不那么张狂、嚣张了,人也稳定多了。”外邦人顶多看到这儿,他能明白真理吗?(不能。)五十而知天命,代表人明白真理吗?(不代表。)人相信人的命天注定,这代表人就顺服天意了?(不代表。)这没用!你不来到神面前明白真理,知道这些没用。知道这些仅仅就是不蹦跶了,反正也蹦跶不动了。不蹦跶了,不挣了,但是还不是明白真理。

人要明白真理,人就得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接受神的话——从神来的话语、真理、生命的供应,人才能明白这一切的奥秘。要不人即使是活到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越到老的时候越不挣了,他越想知道:人活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要活着?来人世上走一遭就这么回事了?这就完事了,结束了?不能吧!他就有点不甘心。你看外邦人死的时候不甘心,惦记这个惦记那个的,到死的时候不甘心也就是带着遗憾走了,什么也没得着,下一辈子如果投胎还这样,可不可怜?(可怜。)一代一代就这样,就这么可怜地来了走,走了来,一代人一代人,活着的人送走死去的人,活着的人又被新生下来的人送走——一代一代就这么接续。糊里糊涂地就这么带着遗憾进到坟墓里,再来了呢,他不来到神面前还是什么也不明白。你们就不同了,你们这机会太好了,赶上末世接受神生命的供应,有福蒙拯救了。末世的时候,神把这所有的奥秘都打开了,就是神作这三步作工拯救经营人类的宗旨各方面异象都向人类公开了,会听神声音的人都听到神的声音,也接受到这些话语,在这些话语当中明白了很多奥秘,明白了真理。你说明白这些真理比起明白什么宇宙星空啊,什么天文地理啊,什么周易八卦啊,还有什么搞科研哪,比明白那些有没有价值?(太有价值!)明白那些的人到最后死的时候有没有遗憾哪?他是不是越到死的时候越觉着遗憾哪?(是。)怎么遗憾哪?遗憾什么呀?知道那么多了还遗憾什么呀?知道地球多大,从东到西走多少步,地极在哪儿,地轴在哪儿,地核是不是空的,地球上分布多少水、多少山、多少树、多少陆地,都知道。各种树木有多少种,植物、各种生物都分类多少种,都在什么季节生长,都生长、分布在什么方位,这些都清楚了。每天晚上出多少颗星星,星星什么时间出来,月亮什么时间月圆、月缺都知道。那到死的时候怎么还能遗憾呢?(知道得越多,越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谁在主宰这一切,他就不认识神。)哎,这些他知道得越清楚,他越觉着这些里面有奥秘,越研究这些,越觉着这些事不可思议。你看人造个塑料花它总也不凋谢,而植物呢,它就有正常代谢,天暖的时候就开花,天冷的时候就落叶,它有个自然规律。人造出的东西呢,他怎么造也造不出这个规律来,是吧?你看人不管用什么肉做一颗心脏,放在人里面人就活不成;人那颗心脏呢,在人那儿只要跳着,那口气不走,人就能活着。人就弄不清楚了,人为什么有那口气,心脏跳动人就能活着,就能说话,就能从事一切正常的活动,这是怎么回事?他把人的肉体,从外界能看到的物质的这些细胞啊,分子啊,血液啊,经络啊,都看到了,都摸清楚了,但就是琢磨不透人为什么喘着气就能活着,说话,做事,有思想,他就弄不明白。越弄不明白越觉着这是奥秘,到死的时候也没弄明白,就遗憾。肉眼看不到的这些真正的奥秘,物质世界研究出来的那些东西代替不了,只有在神那儿能找到答案。所以说,研究物质世界那些分子学啊,离子啊,周易八卦呀,科研、化学、医学呀,研究那些的人越研究他越觉着虚空,越研究越觉着: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不可思议!越研究越找不到答案,最后弄得自己也蒙了,到死时是带着遗憾走的。原因在哪儿啊?你们找找。

人明白再多物质世界的知识、理论、学术也代替不了明白真理,人只有明白了真理,明白了神所说的话,明白了神主宰万物的事实与真相,人就一切都明白了,人就没有任何遗憾了。即便是今天死也觉得人活在造物主面前,死在神的手中,是在神的主宰之下死去的,在心里有安慰,心里没有遗憾,没有惧怕;因为或死或活都在神的手中,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可遗憾的。那些明白这知识那知识,研究这个科学、研究那个奥秘的人,他不明白真理,他就觉着明白、研究那些值钱,结果越明白那些他越糊涂。就信神这些人聪明,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作工,不知不觉明白了神经营人类的宗旨、经营拯救人类的奥秘,明白了神的心意,认识了神的主宰,踏实,充实,活着仗义。你们觉得现在活着仗不仗义?(仗义。)真仗义还是假仗义啊?不大敢说,是吧?神让你活着,你能为神活着,为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着,这样活着就仗义。活着是行尸走肉,光喘气,没有灵,也不接受真理,也不明白真理,就为肉体活着,那你活着就不仗义,因为你活得没价值。那你们活着到底仗义不仗义呀?(仗义!)这仗义是怎么来的呢?说不清?你得这么看,在这个大千世界当中,这么多的人,在人类当中神预定拣选了你们这些人,让你们降生在这个时代,降生在大红龙国家,然后让你们能够尽上现在的本分,你们是神看中的,是神拣选出来的,这是不是有福的事呢?这是有福的事——神看中你,让你为神花费,在神家中尽本分。有的人说:“不能说是尽本分,现在不敢高攀,就说为神效力吧,为神尽受造之物的职责,出点小力,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现在你们的生命、你们的每一天能为见证神、传扬神的作工这个福音而活着,那你说这样活着是不是仗义呀?(是。)是神称许的,说句俗话就是神允许你们这么活着,神给你们这个机会。这个机会是神给的,是吧?你说神给你这么个机会让你这么活着,为他花费,这是不是仗义的事?(是。)这是仗义的事。那以后如果有人再问你们:“你们现在觉得这么活着仗义不仗义呀?”你们怎么回答呀?(仗义。)人说:“你怎么那么仗义呢?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啊?”(特别自豪。)哎,应该这样,应该珍惜这个机会,感觉到自豪,感觉到荣幸。活在这个年龄,有这样的机会,也能尽上这样的本分,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能尽上这样的本分,这是难得的机会呀!神在这个人类当中精挑细选,选出你们这些人,这是你们的机会,这叫什么?(福气。)这是最大的福气。咱们现在这个福气应该是比历世历代圣徒的福气还要大!

你们享受的福气不小啊!虽然不知不觉地,有时候也受点苦,也挨点对付修理,受点审判刑罚,肉体受点苦,有时候有点磕磕碰碰,也有软弱消极,磕磕绊绊的,但是走到今天是不是越寻思越有福啊?这福是挣来的吗?(不是。)这福是怎么来的?(神赐给的。)是神白白赐给的。过去有那么一句话,宗教里的人总好说那么一句话,一感觉自己有福的时候就来这么一句话:“神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言外之意就是:“神现在恩待我了,怎么样?羡慕吧?嫉妒吧?这是神的祝福,从神来的。”仗义吧!不能得意忘形,但是人得知道感谢神,这一切都是从神来的,人没有什么可夸的,是吧!其实,人这个生命在神那儿基本上就是个小木偶,神怎么摆布,怎么安排,人不知不觉都在神的手中,或者有意或者无意的,你都是在神的摆布主宰安排之下的,只不过人有时候悖逆,有败坏性情,人总有私欲,总想这样做,总想那样做,总想这么计划,又那样打算,不知道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不知道怎么寻求真理,常常不能做到神的心意上,常常流露败坏性情,有时候争个地位,有时候因为一句话消极软弱了,有时候因为脸面过不去影响尽本分了,有时候因为谁被高看、被重用了,自己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不平衡,常常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受辖制,软弱消极,受影响。这是不是常有的事?(是。)你们如果能体会到这些,证明你们在生命进入上还真有点路途,还真有进入。如果在这些事上还没什么体验,人家说:“你怎么不软弱呢?”你说:“软弱啥呀?消极啥呀?爱神呗!好好信神呗!都什么年月了,神话说到什么地步了,你还软弱呢!”这叫什么话?没什么经历人就好说空话,好喊口号,是吧?有点经历的人软弱消极了,或者挨了对付之后有点难过,或者对什么事有点自己的想法,经过对付修理放下了,然后经历一些事,自己明确知道神在主宰以后,说:我得顺服神,人不能硬着颈项,人得知道满足神哪,不能悖逆神伤神心。有人的正常思维,有正常人性的成长过程,这就有生命进入了。如果这些都没有,没有软弱,永远都是刚强的,那他肯定平时总喊口号,没什么生命进入。

你说人有败坏性情可能不软弱吗?人有败坏性情,可能从来就不因为一件小事计较吗?(不可能。)那可能从来不流露狂妄自是吗?(不可能。)这些东西并不可怕,败坏性情在神那儿来看其实容易解决。只不过人生命幼小,有时候经不住折腾,一折腾他就觉着:“完了!我这人又完了,今天又流露狂妄了。早就发过誓以后再也不流露狂妄,不伤神的心了,怎么今天又流露了。完了,我是没救了,立过的誓也兑现不了,这让神怎么看?总伤神心,总悖逆神,我这人是不可救药了!”这是什么表现哪?这就是身量太小。就像有的小孩,总想得一百分,有一次没得一百分,哭着闹着不上学了,不活了,大人就得怎么处理呀?(哄着。)怎么哄啊?“没事没事,这次没打一百分,下次打一百分。这次虽然你没打一百分,你也是全班第一!”这种情况你得哄。哄着再不行怎么办啊?再不行就揍一顿,“瞎闹什么呀?不打一百分就闹,努努力不就得一百分了吗?少玩点不就得一百分了吗?”他琢磨琢磨,“也是啊,还是没少玩,还想得一百分,活该!那以后就少玩点吧!”管教过来了,是吧!什么办法都得有,什么办法都得用。人信神蒙拯救磕磕碰碰的事是常有的,你如果真有生命进入,你把这些情形都分辨好了,掌握好了,知道人在什么情况下是正常的,在哪些情况下该接受修理对付,在哪些情况下找人交通帮助,这就长大了。如果太多的时候总陷入消极,一个事不如意,“完了,这次又没体贴神的心意,我怎么总这样呢?”总产生这些消极、消沉的东西,这就证明身量太小了。不会自己独立生活,不会自己调整自己的情形,这就是身量太小了。你们现在的身量怎么样?是大点了还是还很小呢?(还很小。)小到什么程度啊?失败一次就难过,就恨自己,“完了!完了!”就给自己定罪了,下定义了,“完了,狂妄这是没治了,这是救不了了。狂妄一次两次就够丢人了,这怎么总流露狂妄呢?完了,不可救药了!”就给自己划句号了。这行不行?(不行。)用这种方式处理自己的生命进入不对劲。在正确对待的同时你得想办法解决,这是积极向上的态度,最积极的态度,最有效的态度。你得解决问题,你别陷在里面,陷在里面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你得从里面走出来,走出来用另外一种方式解决。克制也不行,有时候得解剖,有时候得接受点审判刑罚,有时候就得接受点修理对付,有时候就得受管教。

人肉体的败坏性情,有些性情,比如狂妄性情、自是,它是一种顽疾,就像人身体里长的疮、毒瘤,你不受点苦解决不了,它不像偶尔起个小疙瘩、小粉刺,身体循环一正常,几天就下去了。顽疾不是小毛病,就得用厉害的方式去对待。但是有个实底你们得知道: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人各方面的败坏性情只能是随着你追求真理,随着你的生命长进,对真理认识、经历的程度,它会逐步地减轻。减轻到什么程度算是没有了呢?就是你不受这个东西辖制了。它有时候流露,但是你不随从它,能背叛它,“流露就让它流露,我该怎么尽本分就怎么尽本分,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怎么尽忠心就怎么尽忠心,该怎么尽我的责任我就尽我的责任,我不受它辖制。”自己也知道流露这个性情了,有这个掺杂,但是你没受它捆绑,这方面性情对你来说已经不成问题了,那你就战胜它了,超越它了,这就长大了,你得知道这个。你别说“我只要做事我就流露败坏性情,那我就不做了”,这是不是蠢人的办法?为什么说蠢哪?有那么一个成语“因噎废食”,有的人说,我上次吃饭噎着了,那我以后就再也不吃了。不吃的结果是什么?(饿死。)哎,只有饿死。所以你如果说“我什么也不做了,那我就不流露败坏性情了,这不就妥了吗?就让神满意了”,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没有变化。)败坏性情你不能回避,你不能逃避,你得面对它。败坏性情就像跟你面对面的一个仇敌一样,你不能逃避它,你不战胜它,它就控制着你;你控制住它了,你能战胜它,不受它控制,你就自由了。它只不过有时候在思想上会出现,让你沾沾自喜或者觉得自己怎么高大,有这么个想法,但是你做事它不会捆绑你的手脚了,不会捆绑你的存心。你说我的存心是为神家利益着想,是为满足神而做,是为尽到我受造之物的本分与忠心而做,偶尔流露点这么个性情,但是我不受它丝毫的影响,这就妥了,这个败坏性情其实在你那儿基本就解决了。人性情变化渺茫吗?就这么实际。你说:“虽然我明白了很多真理,但是有时候还有活思想,这可怎么办哪?心思意念还有掺杂,这怎么办哪?”你能不受它捆绑,有那个心思意念,你知道是错的,你也不用祷告:“神哪,别让我这么想啊!神哪,你管教我啊!神哪,你让我的心思意念关闭吧,别让它乱想了,别让它一个劲地这样泛滥出来了。”不用管它,它想就让它想去。你的生命长大了,有些正面的东西占有你了,让你心里明白一些正面的东西、能满足神心意的东西、合真理的东西,那些消极、负面的东西慢慢就被取代了,没了,它就占下风了,不占上风。

在追求生命性情变化的过程当中,对每一个人来说,最大的难处就是受败坏性情辖制,常常定规自己,“完了!”有一点流露,就是三番五次总这么流露,在自己也觉得没法控制的情况下就把自己定罪了,定规自己不行了,完了,是没个变了。这是一般人最大的困惑和误区。人都认为什么呢?只要流露,只要里面有活思想,这个性情就在里面,那尽本分也没用,什么也解决不了,那就得停滞不前,就得把这个解决了之后干干净净地来到神面前尽本分。这可能吗?你生命进入的过程当中这些东西必不可少,是一种争战。在你性情变化期间,那就是用你明白的真理来与你原来的败坏性情较量,与撒但较量,变化的过程就是你明白的真理在逐步地取代你原来所认为的邪说谬论,取代你败坏性情里所存在的东西,从撒但来的东西——思想逻辑,处世哲学,人的观念想象,人的邪恶存心、诡诈,逐步取代那些东西。衡量你性情变化到什么程度了,那就看你真理明白了多少,实行出多少,你能活出多少真理,你明白的真理、你得着的真理取代了你多少败坏性情,能够多大程度地控制你里面的败坏性情,就是你明白的真理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主导你的思想、存心还有你每天的生活、实行。你的败坏性情占上风,还是你所明白的真理占上风、占主导,这就是衡量你的身量和生命进入的标准。

你们现在身量小,就是用你们明白的真理很难战胜你们的思想、你们错谬的认识,还有自己的存心和败坏性情,常常左一下右一下,深一脚浅一脚,不是偏左了就是偏右了,常常在极端里活着,是吧?(是。)稍微明白点儿,本分尽得好点儿,那就蹦得比皮球拍几下还高。这两天挺顺,走路都飘着走;这两天有点不大顺,心情不大好,就觉着“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我这人是没救了”,消沉得要命。忽冷忽热,忽左忽右,这就是身量小的表现。你看那个有点身量的,长大了,他自己能独立了,不太受生活环境的影响,也不太受外面这些事物的影响。今天这个事做得不太顺,“嗯,还挺好,不顺也挺好,有神的美意,我顺服神的安排,在这里我得寻求神的心意”,没事,不消极。今天这事做得挺好,作了一首歌或者一支曲子,大伙都喜欢,说有灵感,有圣灵开启,“感谢神!神作的都好,这是出于神的,不是出于我个人的。人有这点恩赐,人有这么点配合的心志,你看,神就给感动,神就赐给这么多。神赐给的超过人的所求所想,人也没什么可夸的。”不是有意克制低调做人,而是心里真的有这么个情形,这样是不是就稳定了?如果达不到这个,那就是身量小的表现。一蹦蹦多高,把天花板捅个窟窿。一消沉,消沉得在地上整个窟窿,钻地洞里去了,几天都叫不出来,怎么叫也叫不出来。什么时候自己有点明白了,觉警了,觉得“这么活着好像太痛苦了,还得换个活法”,又出来了。你看,这就是身量太小的表现。身量小最大的特征是什么,你们形容形容。(总是走极端,不能正确对待,任性。)这就是不定性,性情不稳定。高兴呢,没边儿了,难受呢,也没边儿,怎么哄也哄不过来,这就是身量小的表现。就是基本战胜不了自己的情绪,自己的情形很难控制,很难稳定,很难掌握,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对神所安排的周围的人事物很难有顺服的心。做好了就说“感谢神,神作的!”喊点儿口号;做得不好又埋怨,“神哪,怎么让我丢人哪?神怎么让我出丑啊?神怎么不带领我,怎么带领别人哪?神怎么不祝福我呀?”神怎么这样那样,总有要求,有怨言。人有这些好不好顺服啊?(不好顺服。)所以说,人身量小的时候,好比说,安排你尽这个本分,“行,我做。”安排你尽那个本分,“行,可以,没啥说的,我好好配合,努力做到满足神心意。”外表好像是有顺服了,但是真正临到事自己很难过的时候,不合自己意思的时候,身量小的时候最难做到的就是顺服神,最难做到的是顺服。

那什么叫真实的顺服?如你意了,你什么都满意,觉得什么都合适,让你出头了,露脸了,也挺光彩的,你说感谢神,你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总也出不了头,总也没人搭理,你就觉得不是滋味了。一天两天,“我顺服神,顺服神”,克制;时间长了呢,就觉着“顺服神,神也不搭理我呀,也不理我,也没夸我两句。神怎么总也不提点我呢?提别人的名字怎么没我呢?这不好,我也是信神的,神怎么总不搭理我呢?”你看,有点小怨气了。再一挨对付,一担点责任,“谁做的?”“我做的。”“你怎么这么做呢?”琢磨琢磨,“你看,露脸的事没我,这挨对付的事怎么每次都有我的份儿呢?真倒霉!”你看,怨气上来了,“露脸都是别人的事,这怎么一挨对付就是我的事了呢?”这就是身量小,不担事,没有顺服。这就显出来了吧!就临到事看。顺境的时候,一说吃饺子了,他蹦蹦跶跶地来了,“吃什么?”“饺子。”“好!哎呀,这是好生活,感谢神,神的恩典!”一说吃饭了,“吃啥?”“窝窝头。”“怎么又吃窝窝头呢?”“窝窝头也是神赐给的,感谢神吧!”“那好吧,感谢神!”人家说:“你是真感谢还是假感谢呢?”“哼!感谢神?这次做这么多活儿,一天累得够呛,就吃窝窝头?这好像也不是神的恩典吧?神的恩典不至于让吃窝窝头啊!昨天我还胃酸呢,今天就吃窝窝头。谁也不是不知道我这胃口这样,怎么又让吃窝窝头呢?”顺服不了了吧?真能顺服那是身量的事,那真长大了。你能担事,能体贴神的心意,那是从心灵深处发出来的,那可不是喊口号,不是小孩说大人话,那不是学出来的,那是身量。身量是什么?(真实经历出来的。)真实经历出来的,那里面具备什么了是有身量?(明白了一些真理,明白神的心意,理解神的心。)明白真理,里面有真理了,败坏性情都解决过了,自己都经历过来了,能体会到神拯救人类的良苦用心了,是吧!人长大了,就知道父母养活儿女多么不容易,父母这一辈子多么辛苦,对于父母过去做的一些过格的事,或者是打你骂你的事你就不计较了。人小的时候总不理解,“你打我呢,你对我不好,你不是我爸,不是我妈!”一打一骂就不是爹妈了。一给买件新衣服,“爸爸真好!妈妈真好!”打两个嘴巴,踢两脚,“你不是我爸,我到别人家找爸去!”麻烦了,是吧!长大了就不会说这傻话了。生点小气,琢磨琢磨,“别生气了,他们也不容易,不管怎么样,把咱拉扯这么大,含辛茹苦的,一把屎一把尿的,吃了多少苦啊!”他能理解了,心里的情形不一样,生命里的东西不一样了,长了。那是长出来的,那可不是岁月熬出来的,也不是你喊口号积累年头多了经历出来的,这纯属就是人一天一天地明白真理,一日一日地明白真理,经历真理,明白神的话,对神的话有体验、有经历、有认识达到的果效,是吧?达到的果效就是逆境一般能顺服下来了。顺境一般都好顺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让你伤心,让你软弱,让你肉体受苦、面子没光的,让你虚荣脸面都得不到满足的,让你受点肉体的苦、心灵的苦,这些你也能顺服,这就妥了,你就真长大了。这是不是你们应该追求的目标啊?你们如果有这个心劲、有这个目标那就妥了,有希望。

人的败坏性情无非就是那些东西,最重的就是人的狂妄性情,剩下小的就是有点心思意念啦,有点小个性啦,有点好显露自己啦,自是啦,诡诈啦,好不服别人啦,还有些事办事没原则,最主要的就是狂妄性情。狂妄性情这是人败坏性情的病根,这个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无人,最严重的那就是目中无神哪,人不把神当神待,别看你跟随神。这是狂妄性情的实质、根源,是从撒但来的,所以说这个事得解决,这是根源。目中无人那是小事,关键是人的狂妄性情让人不顺服神,不想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么爱神、体贴神心意、满足神心意了,丝毫敬畏神的心都没有。人要想达到有敬畏神的心,那就得先解决狂妄性情,你的狂妄性情解决得越彻底,你就越有敬畏神的心,这才是真正的人。

有些人拿过来一些祭物,有贵重的,有普通的,在这边就被那些带领给吞了,偷吃了。这些人也撇弃、花费,撇家舍业的,但是就这一个事就完了。你说偷吃祭物的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没有。)怎么说呢?(心里不害怕神。)但是人家认为什么?“下面奉献的祭物那是给神家的,是给尽本分的弟兄姊妹的”,人家这么领会。“神家的那就是大家的,大家捐的东西大家分享,跟神无关。所以说,你有份儿,我有份儿,他也有份儿,大家都有份儿,你拿我也拿,那就大家拿,均摊。神不是公义的吗?公义那就是公平,对每个人都一样。拿来十份东西,如果有十个人呢,均摊,一人一份,如果有二十个人,一人半份,均摊。平均主义,公平,这才叫公义。”就有这样一份心,就有这么个存心就把祭物给偷吃了。偷吃祭物这个事可不可怕?(可怕。)那偷吃祭物的人可不可恨呢?(可恨。)你说偷吃祭物的人被开除了或者在神家被处理了,值不值得同情啊?(不值得同情。)为什么?有些人说了,“偷吃祭物算个啥事!那不就是有人奉献东西给神,然后神说不要,‘你们就留着吧’,他就偷吃了,享受了。不就一点东西吗?那算个啥事啊!外邦人一当官,或者就是一个小单位的小司机,不起眼的,那都贪起来没完,在神家偷吃这点祭物算个啥事啊,这怎么还小题大作上了呢?还处理了?”这些人冤不冤哪?(不冤。)为什么不冤呢?(他们丝毫不敬畏神。)咱们就说奉献这些东西的人,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什么?人家信神捐献,如果说指名道姓是给哪个弟兄姊妹的,他会说,这个给张三姊妹(李四弟兄),会告诉人给谁捎去。如果说这是祭物,你们怎么理解?(是献给神的。)献给神的,那这个东西、这个祭物谁有权分配?(神。)那人有没有权力分配,说“这东西不值钱,随便处理得了,反正这东西不值钱,神肯定不要。神要贵重东西,好的,不好的神都不要。再说神要人的心,不要这些东西,拿走吧”?(这样不对。)怎么不对呀?(祭物怎么分配应该由神来安排,人没有资格参与。)有人说:“捐两双烂袜子也给神,这不值当吧!还捎啥呀,不用捎。捎去神也不要,那咱们就用了得了,也不用通知神,不用告诉谁,也不用捎去,咱们自己用得了,反正穿完之后不用买袜子了,神家不用掏钱买袜子了,这不也省钱嘛!”这观点怎么样?(没有敬畏神的心。)如果从小的方面来说,这个东西不是给你的,不管东西好孬,不应该由你做主来处理这个事。如果说是给谁的,你告诉人家:“有人给你两双袜子,你要不要?”人家说:“什么样的袜子?”“就是一般普通的袜子,你喜欢就给你捎过去,你要是不喜欢,我们也给你送过去。你看了要是不喜欢,你任意处理,你分配,怎么处理我们听你的,我们顺服。”这是不是个很有理智的处理方式?这里有哪些成分呢?人是站在什么角度上这么处理?人具备哪些真理能这么处理?首先,人这么说话做事有理智;再一个,人有敬畏神的心,说这东西咱不管好孬,这不是给咱的,这是给神的,咱不能做主啊!人做主这是什么呀?人家说了是给你的呀?让你处理了?委托你了?委托你“送”,没有委托你“用”,所以说你没有权力处理这个东西。让你给谁捎你就给谁捎,捎去之后人家不要,给你了,你可以接着,但是没说给你,这个东西就不归你。不是说让你捎就归你了,你就可以随意处理,是吧?(是。)哎,这么做是有理智。

现在不光是说对待弟兄姊妹奉献的祭物是这样的处理法,你就是给一个外面的亲戚朋友捎东西也得这么处理吧?人不错的,有点可靠的人,比较信得过的人,都会怎么处理?比方说,我拿了一袋东西,跟你说“把这一袋东西捎给我朋友”,也没告诉你是什么,也没打开让你看,你怎么处理?(让给谁给谁。)让给谁给谁,你还应该怎么处理能让人信得过?(原封不动地拿过去。)首先拿到这东西你别翻,别问“这是什么呀?让我看看呗!”没熟到那个程度别说这话。人家没托付你看,你就别看。如果人说“你看看是什么东西,捎过去之后看他喜不喜欢”,那你可以这么做。人让你看了你看,没让你看你别开封,别看。看了这是什么?人格低下!你说“这捎的是什么呀?让我看看。给他能不能给我点儿啊?”这怎么样?更不怎么样了,是吧!“凭什么给他捎,怎么不给我分点儿呢?让我捎我就得留一半,雁过拔毛嘛!”这叫什么?人格低下,不值得信赖!这是给人办事,一捎,给人家的东西捎少了;再一个,人家让你明天捎去,你说不定明年才给人捎去。人家这边还等回信呢,“东西送没送到?”“哎呀,我给忘了!捎什么来着,你那东西是什么来着?”人家说:“哎呀,这人太不可靠了,碰上不可靠的人了,以后不能托这人办事了。太不可靠了!不但没把东西捎到,还把东西弄没了。”还有更可气的是什么呢?你让他捎的那个东西他前两天正缺,他给偷摸用了。这事办得怎么样?用了之后还不吱声,不但没把东西给捎到,还把东西藏起来自己用了,还把东西据为己有了。人家让捎东西的时候说:“回头你给我个信儿啊!”没信儿,多少天不回信儿,没事了。这叫什么人哪?(不讲信用,没人格。)没人格、不讲信用的人,这样的人你说值不值得信赖啊?(不值得。)不值得信赖的人有没有正常人性啊?(没有。)没有正常人性的人能不能称得上是人哪?(不能。)那这是什么东西呀?你说他是畜生吧,有点过。因为捎一个东西就被贬为畜生,这有点过,有点小题大作,帽子扣得有点大,好像不大合适。但是你说他不是人吧,那他到底是什么呢?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说他是人吧,他披着人皮不干人事;你说他是个畜生吧,他有时候也说点人话,说起人话来还挺明白,就是不干人事。反正不是个正经东西。这样的人你说如果教育教育能不能变过来呢?教育教育能不能得到造化呀?这类人好不好变哪?(不好变。)怎么说呢?(人性的问题。)(本性的问题。)(人性理智能达到的都达不到。)我看也是,不好变。人格这么低下,没心没肺,而且阴险、恶毒、贪婪,为了贪占东西谁的便宜都占,谁的东西都敢用,连祭物都敢动,一丁点儿敬畏神的心都没有,没有什么人格可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是不择手段,这样的人不好变。也可能有些人说:“可能是穷得?人穷志短嘛!穷怕了?见不得好东西,一见好东西那手就伸得长点儿,稍微长点儿可能就占点便宜,要是东西多了可能就不大稀罕。”是那回事吗?有没有人穷志不短的?(有。)哪类人哪?(有点人格、尊严的人。)有尊严,要脸,这话说对了,这话我爱听。从你们嘴里能说出“尊严”两个字,我明白了,看来你们心里也恨恶这样的人。人要脸哪,这个要脸的人、要尊严的人他活着就有骨气,不爱贪占别人便宜。那个贪占别人便宜的人、不要尊严的人活着没人格,没脸。占人便宜不怕人戳脊梁骨,偷吃祭物不怕人骂,不怕遭惩罚,没脸没皮,这就没有尊严。没有尊严的人你说活着干什么?配活着吗?(不配。)不配活着。

好比说,你到谁家,你拿他当可靠的人,你把包往那儿一放,你出去溜达了,结果等你回来之后,发现包口被打开了,你是什么感觉?首先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了,“这人手脚也太不干净了,不说丢什么东西,就是没丢东西,这翻一翻也挺恶心哪!这人活这么大把岁数了,三四十岁的人怎么能办这事呢?这事不是人办的,懂点规矩的人都不能这样办事。”像这类人不懂这规矩,一般的人都懂这规矩,是吧!你说他是不懂还是懂了装不懂,还是贪心支配呢?(贪心支配的。)(自己心里就觉得干这个事好像不叫个事似的,就觉得干这个事特别自然,特别顺手。)那就是干惯了,常干这类事,不以为然,不觉得是个什么坏事、丢人的事。你说对这类人该不该指责呢?指责完之后,手脚不干净的毛病能不能改呀?(不好改。人骨子里带着这些东西。)骨子里带贼性啊!带贼性的人不好改,这类人恶心哪!他自己不觉得,自己不知道。他如果能这么想,“做这类事人看不起,咱别做这类事了,以前做就做了吧,都不好意思跟知道的人见面,以后就别再做这事了,别让人小瞧,咱得有点人格”,他能不能约束一点呢?(能。)那好不好变哪?人格低下的人、太卑鄙的人不好变,他不要脸哪!没脸没皮,没有尊严,这就是人格太低下了,做多数事都不可靠。

这类人他对人这样,那他对神能不能有一点敬畏神的心哪?他说:“我不怕人,反正偷人家东西没什么,偶尔动动人家东西、占点人的便宜这不算什么。”那他对神呢,会不会减轻点,收敛点呢?(不会。)也可能会,也不能把人一锤子钉死,说不定人家还寻思:“我不怕人,但我怕神哪!神的便宜我不能占。”他会不会这么想啊?(他兴许一开始第一次第二次会这样想,但他受本性支配,再往后胆子也会越来越大,对神肯定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这话说对了,这叫什么?本性。本性不改呀!你看他对人那样,对神呢,冷不丁见了,“哎呀,这是神哪,我得收敛着,小心点,可别露马脚,别做错事啊!”时间长了呢,他一看,“没什么呀,这不就是个普通的人吗?就做吧!不会犯什么大错,不会有什么说法。”他能对人那样,这说明什么?他本性里有这个东西,他没有敬畏神的心。人有敬畏神的心,做事不管对人还是对神都一样,这是心的事。他有敬畏神的心,他对人不这样,因为什么?他心里不想得罪神,说这样对人得罪神,神不喜悦,我不能那么做。他有敬畏神的心,所以说他即使有时候对人有点恨,有点不愿意,但是一寻思:“不能做得罪神的事,不能伤神的心,这不合真理,我不做了。”这是敬畏神的心支配的,他能这样想,能这样做。那他对神呢,有时候一看神作这事不合人观念,作那事不合人观念,他心里琢磨琢磨,“他是神,我得有敬畏神的心,我得有惧怕神的心,我不能做出悖逆神的事来。”你看,一个意念就能保守你不做抵挡神的事,不做伤神心的事。你看那个有贼性的人他不怕神,多长时间不见面,人说:“他变好了,多长时间都不做那事了。”别着急,你跟他处上几天,他那个本性就露出来了,狐狸尾巴夹不住啊!他不占便宜他心痒痒,就像小偷似的,偷惯了,他有钱了他还想偷,有钱不缺钱花他还想偷,成性了,“偷”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成习性了,麻烦了,不好变了。一成习性不好变了,他产生不了敬畏神的心。他有这样的人格、这样的人性,没有尊严,没脸没皮,不容易产生敬畏神的心。所以人有时候说这人面子小,重脸面,这可能也不算什么坏事,要脸总比不要脸强,最起码可以说这人有点良心知觉,有自尊,活得有尊严,不让人瞧不起,最起码这是一个正面的东西。但是有时候人的脸面太重了,影响尽本分这就不好了,这是败坏性情驱使的,这是人的弱点,是不是啊?(是。)看来人活着有尊严,活着有人格这还是好的,是吧!

人活着得有尊严,有骨气,然后能达到有顺服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不能光活着有骨气就完事了。真正有敬畏神的心,你活得就真的有尊严了,有人格了。你没有敬畏神的心,对神没有真实的顺服,做事总不明白真理,总稀里糊涂的,忽左忽右的,什么原则也不明白,那你再要脸要皮也不行,也是没什么尊严。糊涂虫一个,什么真理也不明白,尽热心,这人值不值钱哪?还是不值钱,再要脸也没用。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最重要啊?(追求真理,有顺服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哎,追求这几样还是最重要的,这是根本哪!不管你听了多高的道,不管明白多少道理,最终还得回归到追求真理上,能做一个顺服神、敬畏神的人,这是最重要的,关键点在这儿。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