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七十四篇 解决败坏性情才能摆脱负面情形

第七十四篇 解决败坏性情才能摆脱负面情形

你们现在在尽本分期间,感觉在生命进入方面有没有什么路途啊?生命进入方面怎么样?看着现在尽本分都挺有劲,有没有没劲的、懈怠的,尽本分时间太长了,觉得有点乏味,有点没意思,想换换环境或者是想换换本分的?(现在没有。)那在生命进入方面你们有没有什么新的开启、亮光啊?生命进入这是信神的头等大事,尽本分也是头等大事,但是能尽好本分,能让神满意,尽本分有忠心,这个怎么达到?借着什么途径达到?(追求真理。)追求真理的途径是什么?得明白真理,是吧!明白真理的前提是什么?得在真理上下功夫。有些人说:“我在真理上下了很多功夫,明白了很多真理,但是临到事实的时候这些真理都不得力,用不上,怎么觉得这些真理就那么无力呢?在对待临到的事上,这些真理怎么就解决不了人的难处呢?怎么就对不上号呢?”临到事的时候人就觉得,“哎呀,我怎么这么缺少呢?怎么这么贫穷呢?怎么就这么可怜呢?怎么就显得这么无助呢?我平时明白的挺多呀!明白挺多真理呀!”一到说的时候滔滔不绝,能说一堆,甚至有的人都能背上几段神话,认为什么?“哎呀,我真理明白的多呀,每天听啊,写呀,记呀,写在本上的,记在心里的,记在脑海里的很多呀!”没事就把这些东西翻出来想一想,跟别人念叨念叨,说道说道。别人交通一段话三五分钟,我操练达到十分钟,别人能达到十分钟的时候,我操练达到二十分钟,就像学一种外语似的,越说越多,越说越会说,越说越流利,越说越得心应手,越说越觉得自己很属灵,信神信得明白的真理已经很多了,已经装备了很多自己应该装备的真理。结果有一天发现,一件很小的事临到,自己里面有观念,有想象,有自己的存心,有自己的打算。一个小小的事临到,败坏出来了,天然出来了,但是怎么祷告这问题也不能得到解决,别人跟他交通,他说什么?“你别说了,这些道理我都懂,我比你懂!论明白真理我比你明白得多,论讲道理我比你会讲,论听道我比你听得多,论下功夫我比你下得多,论信神时间我比你长,你不用跟我说,我什么都明白。”就是难处解决不了,就是自己的败坏性情、自己的存心、自己的欲望要发泄、要出来的时候,你所明白的这些所谓的真理,还有别人对你讲的,不能解决你现实的难处,这是怎么回事?这些问题你们是不是常常碰到?(是。)人说:“你信神有什么难处啊?”他说:“平时过教会生活,没什么事的时候,没临到难处的时候,没临到试探、没临到严重问题的时候,没碰触到自己利益的时候,什么事都好说,什么事都能过去,就是临到这些事的时候就过不去了,就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自己这个难处。这是最大的难处,别的难处没有。”人说:“你吃喝神话有没有难处?”“没难处,每天定时定量地吃喝。”人说:“你过教会生活,有没有人找你麻烦呀?”“没有。”“你尽本分有没有什么麻烦?”“没有,环境、吃喝、条件都不错,没什么难处。”“那你最大的难处是什么呀?”“最大的难处就是临到事走不出来,解决不了。”有的人说了:“那是你明白的真理少。”你说:“不对,我总听道,每次讲道我必听,而且把重点都记下来,我明白的不少。”还有的人说了:“那是你吃喝神话不够专心。”你琢磨琢磨,“也不对,我吃喝神话特别用心。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或者别人都还没起床的时候,我找最安静的地方读神话,每次读神话之前还得祷告,求神引领,求神帮助、与我同在、安静我的心。我是在最安静的时候,在最安静的状态之下吃喝神话,操练祷告,让心安静,然后吃喝神话。要说是心没安静在神面前吃喝神话,这也不对。”“那是什么问题呢?吃喝神话、尽本分态度不端正,尽本分有存心,总想得福,是不是这个问题呀?”你琢磨琢磨,省察省察,“尽本分总有存心?总想得福?也不是啊,我尽本分的存心挺正的,就是想满足神哪!你看我都撇下一切了,工作也辞了,家庭也舍了,挣大钱的机会也不要了,也放弃了,自己的利益这不都放下了吗?那怎么还能说是尽本分的存心、态度不端正呢?这个也不对!”那到底是什么问题呢?这是人信神生命进入方面常常遇到的难处,也是人最大的难处,是吧!不临到事,你觉得你信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有一定的身量了,也有一定的根基了,看别人临到事的时候,自己也能看透了,甚至在尽本分期间能受不少苦了,能付很多代价,甚至能克服自己很多难处,肉体的毛病啊,病痛啊,缺欠哪,这个都能达到,但唯独最难解决的是人临到事所表现出来的败坏性情。

说到“败坏性情”,这个词人都清楚,都熟悉,但是到底什么是败坏性情呢?到底哪些流露是败坏性情呢?哪些想法是出于败坏性情的呢?哪些作法是出于败坏性情的呢?这个可能就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是不是?(是。)咱先把这个话题放这儿,说说败坏性情。如果人不明白、不了解什么是败坏性情,不知道哪些作法是败坏性情的流露,那人是不是常常凭着败坏性情活着就认为是实行真理了呢?有没有这种可能?有没有这些情形?(有。)你如果不明白、根本就不了解什么是败坏性情,那你能不能达到认识自己?能不能达到了解自己的败坏本性呢?(不能。)不能达到,这肯定是否定的。那你不知道什么是败坏性情,你能知道怎么做是在实行真理,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吗?这话能不能听懂啊?(听懂了。)什么叫听懂了,什么叫没听懂呢?你们衡量衡量,什么是标准?在你们心里怎么认为自己听懂了或是没听懂?什么是听懂了,什么是没听懂,这个知不知道?(刚才在听神交通的时候,我回想到自己的经历,有的时候就是不明白真理,凭着败坏性情在做事,还以为是在实行真理,想到自己的这些流露,觉得对上号了。)“对上号”这叫什么?(能领会。)“能领会”这话指什么说的?(在这些事上能经历一些了。)“经历一些了”是指什么说的?(就是感觉从心里确实认可这话。)

你们懂不懂生命进入这条路涉及到很多情形?“情形”指什么说的?你们用你们的语言解释解释。(就是每临到事情和环境,包括神摆设的这些人事物,从我生命里流露出来的一些看事观点还有一些思想,它能左右、支配我的言语行为,影响我对待这些环境的一些选择,这些活出来的东西叫情形,这是粗浅的理解。)嗯,有点贴边了,谁再说说。情形,经常提到“情形”,“你是在什么情形里?”(我感觉“情形”就是人在某一段时间或者在某一个事上,心思意念被某种败坏性情控制,在这期间一直在心里面打转,所说所行总受这些败坏性情的支配。好比说,临到比较大的对付修理或者临到一些难处,他可能会处于消极的情形中,情形不太正常。)(神,我理解的“情形”就是凡是跟神话相违背的状态就是情形。比如说有的时候想家,活在思念父母的那种情绪之下,尽本分没有忠心;有的时候临到修理对付之后特别狂妄,对自己没有正确的认识,然后对待工作也就没有信心,消极、退后。我觉得情形就是跟神所要求的相违背的人本性的这些东西,拦阻的东西。)谁还有什么看见,说说。“情形”,平常是不是常说到这个词?你们是怎么理解的?你们不理解会用吗?(前段时间我也活在一种情形里,当尽本分做出一点成果的时候,就觉得好像自己挺行的,活在一种自满自足的情形里,就不追求上进了。当遇到困难的时候,还有一股追求的劲,但是当遇到顺境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好像在各方面都挺行的,活在一种狂妄自大的情形里,这是我所理解的情形。)(自己流露的情形就是有时候喊难,有时候跟神的关系就疏远了,也不能公平对待自己,确实像神刚才谈到的,临到事的时候,人平时所装备的那些真理好像一下子在脑子里消失了,即便祷告也好像就是守一种宗教仪式,那个时候就陷入一种消极状态当中。后来通过和弟兄姊妹寻求,吃喝神话,跟神多多祷告,好像劲又起来了,但是对自己的这种败坏性情如果认识不清楚的话,自己的劲起来了就认为自己已经有所调整了,其实情形并没有真正解决。)

你们谈的情形都是反面的、消极方面的,那人有没有对的情形,有没有正面的情形呢?(有。)那“情形”到底是什么?比如说,什么是正面的情形?(想要竭力满足神的时候,能够背叛肉体、实行真理的时候,这些情形是积极的。)(还有百折不挠,跌倒再爬起来,一直往上够。)嗯,这是对的、好的情形,正面的情形。那你们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哪方面情形?都是指什么?你们说的是什么,是不是我问的?(不是。)那你们说的是什么?你们自己定义定义。(流露出来的败坏,外表的情形。)(把情形定规在临到事情流露的反面的一些意念上了,人这样的领受是单方面的。)你们说了一些情形,但并没有定义什么是情形。那现在定义定义吧,什么是“情形”?就你们说的这些情形,你们自己再总结总结到底什么是情形。“情形”是不是人临到事的一种观点?是不是人临到事的一种状态?在这种状态之下他的想法、他的立场与他所持续活在的一种情绪里,是不是指这个?(是。)我说了几样?(观点、状态、想法、立场还有情绪,五种。)这几样是不是有所不同?有没有类似的地方?态度跟立场是不是差不多?(是。)思想跟观点也差不多,就是有时候用在不同的地方。状态跟情绪呢?有点区别。但是这些词都可以用上,就可以解释什么是情形。那你们现在解释解释吧,什么是情形?(临到事流露出来的五种东西:想法,状态,一种情绪,流露的观点和立场。)比如说在尽本分这事上,你挨对付了,挨了对付之后,你心里很难受,有一种消极情形,这时候的消极情形流露出来的观点、态度与你的立场,就是活在一种消极情形里,这时候就有一种态度,这个态度是什么?这就涉及到情形的细节了。那这个涉不涉及你们平时经历到的事实啊?(涉及。)这跟人的生活相关了,这个你们有体验,有经历,这是涉及到每一个人日常生活的,是人天天都能涉及到,都能感觉到,都能体验到、接触到的东西。你们说说吧,这个时候是在一种什么情形里?比如说有的人消极了,处在一种消极情形里,从这种消极情形里流露出哪些东西?(误解,逃避,定规自己,破罐子破摔,严重的时候还会撂挑子。)严重的时候撂挑子,这是什么?是态度、立场,还是什么?(是一种情绪和状态。偏状态和情绪。)偏这儿了,是吧?那他这时候的态度是什么?(不太迎合,对立的,反抗,抵触。)这时候尽本分的态度是什么?(消极怠工。)(没有动力。)(走过程。)(应付糊弄。)这涉及到实情了,“没有动力”那是空话,你别往空话上说,你得往实情上说。你尽本分的时候没有动力心里是怎么想的,能让人感觉到你有这种情形,你活在这种状态之下?你怎么想的,你怎么流露出来的,你流露的败坏性情是什么,这个是不是有体验?(是。)那这时候流露出来的败坏性情是什么?没有败坏性情?(对待本分应付糊弄,敷衍了事。)不是,这是你做出事之后对你的定性,敷衍了事,应付糊弄,那是一种作法。你心里怎么想的?是什么导致你应付糊弄的,这是不是得深挖呀?这里是不是有东西啊?(是。)那你挖挖,往里挖挖,再挖就挖到败坏性情那一层了。应付糊弄那是做出来的效果,人看到了,“这家伙应付糊弄,不好好干了,消极反抗呢!”但是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能导致你应付糊弄,能导致你不像以前那么有劲了?你怎么想的,你那个想法那就是败坏性情,导致你出来这种想法的那就是你的本性。明白了?那你们说说,怎么想的?(觉得自己不行了,“反正就这样吧,就只能这样”,心里就会喊难,然后就趴窝。最开始的几天就是这样,后来慢慢揣摩揣摩,就觉着不能这样,心里还是有愧,然后才会扭转过来。)这是扭转的过程,当时怎么想的?(心里就想“完了,反正就这样吧,自己也就这么大点能耐”,就破罐子破摔了。)嗯,破罐子破摔,“我就这么大点能耐还对付我,我能做多大活儿啊?我明白的也不多,我要做好这活儿我不也得现学吗?我容易吗?我年轻轻的,我撇家舍业的,我容易吗?神也不理解人哪,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谁明白的多让谁做,我就这样了,我就能做成这样,我就能做这么多!”这些说法、这些想法是不是常常有?(是。)这都得承认,是吧?谁也不是完人,谁也不是天使,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这些想法、这些败坏的流露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有的这些东西,能常常活出这些东西,能常常流露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常常出来,那人是怎么解决的?人有这些东西,常常流露这些东西,常常活在这些情形里,人都身不由己,不这么想还不行。没临到事的时候,情形挺积极,挺向上,挺正面,一临到事这些东西就出来了,出来得很自然,很顺畅,从来都不打结,随时随地就流露出来,而且也不用别人怂恿,也不用酝酿。临到一点事,只要听到不对的,只要看到不对的,或者只要感觉到不对的,这些败坏性情就随时随地地流露出来了。为什么能随时随地流露出来呢?(人的本性身不由己。)这就证明什么呢?人里面有这个本性,人的实质就是撒但败坏性情,这个事你们已经感觉到了,是吧?人的败坏性情不是别人给你强加的,也不是别人灌输的,更不是别人教导、怂恿、唆使的,而是你自己自身就具备的。这些败坏性情不解决,人能不能活在对的、正面的情形里?这些败坏性情为什么时常出来呢?从一开始你信神到现在,从你开始感觉到自己应该变化,应该改掉自己的这些毛病,放下自己这些不好的想法,尽量避免这些败坏性情的流露,从一开始你有这个意识到现在,你的这些情形改变了多少?出来的频率是多了还是少了?还是根本就没有改变?流露的多少或者是改变多少,这个能证明什么?(在经历神作工当中有一些变化、长进。)就是你这些情形转变的多少,转变的深浅,转变到什么程度了,就代表你生命进入的程度,明白真理的程度,进入真理实际的程度,这话能不能明白?可能对真理实际有点经历的人,对这话能明白一些,但是还没开窍的人,还不知道什么叫生命进入呢,可能就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刚才为什么问你们什么叫“情形”?你们如果不明白什么叫情形,我说的每句话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你们认为:“你是唱高调,你尽说空话,我们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就当你说的话都是对的,就这么听得了,听完就完事。”你如果是这种观点,证明你没什么经历,听不懂。

人要进入生命实际,进入真理实际,有真正的生命进入,得掌握不少情形,得进入不少情形,明白、掌握不少自己所存在的问题,得彻底地了解自己这个阶段或者是临到这个事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形中,这情形是对还是错,人在错的情形里流露的是什么败坏性情,这个败坏性情的实质是什么,得了解这些。如果不了解这些,不掌握这些,一方面你不知道从哪儿下手来让自己有变化,来达到认识自己,另一方面也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吃喝神话、进入真理,是吧?你们是不是也常常碰到那样的事,我说一个事,你们听了光知道这个事是事,但不知道指的是什么情形,跟自己对不上号?还没经历到那儿,是吧!如果对这个事你沾点边,比如说,讲人天天涉及到的尽本分的事、尽本分中人所流露的败坏性情,涉及到的人的存心、人的狂妄性情、人的应付糊弄,还有人尽本分时的态度,如果讲这些跟你们有关的、最贴近你们的,可能你们能对上号,更深的有一些可能就对不上号了。是不是有这种时候?(是。)对不上号的,那怎么办哪?对不上号的就当道理听了,过而不留了,是吧?能对上号的,你们应该怎么听,应该怎么领受这些话呢?(作为以后日常生活之中生命进入的一个路途。)你听哪些话能听出来是生命进入的路途呢?(就是刚才神交通的关于什么是人的情形,只有掌握自己的情形,才能真正地知道自己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之中,该怎样朝着神要求的方向去进入,去实行。包括对自己的本性实质,对自己一段时间的看事观点,是什么样的存心,是一种积极的心态还是一个消极的情形能够有分辨,这样就能在个人的实行进入之中有路途。)

就说了解人的败坏性情很重要,这是个笼统的说法。了解败坏性情很重要,但了解败坏性情有一个途径,就是你临到一个事,你自己的观点是什么,你的态度是什么,你有什么样的想法,你站在了什么样的立场上看待这个问题,处理这个问题,对待这个问题,通过这些来了解自己,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更好地掌握自己的情形。)哎,更好地掌握自己的情形,为了性情达到变化。那你们现在处于哪个阶段呢?对自己掌握多少?了解多少?对自己在不同时期,或者临到不同的事,处在什么样的情形你们了不了解?了解多少?或者是在这方面下没下过功夫?做没做过功课?有没有任何的进入?(有。)进入到什么程度了?(知道一些,但是在实行的过程当中有时候能实行出来,有时候实行不出来,有时候态度特别地强硬,心里半天都转不过来,处于挣扎当中,有一些认识不到,认识不深,只能认识到一些很浅显的,有时候就不把它当成一个严重的问题去对待,还是特别轻慢的态度。)(以前可能是自己处于某种情形都不知道,丝毫没有知觉,经历一段时间之后能有那么一点意识,知道自己处于什么情形,但是还没有实行的路途,自己是处于这么一个阶段。)嗯,再说说。(有时候临到大事能抓住自己的一些流露,在临到一些细节、枝节的小事的时候就很容易忽略过去,抓不住,有时候甚至自己就活在这个情形里还没有知觉。)没知觉的时候多还是有知觉的时候多?(没知觉的时候多点。)没知觉的时候是处于一种什么状态?在什么情况下会没知觉呢?(“无知觉”好像就是人把这个事情当成事去做了,根本没有和生命进入挂上钩,所以人在做的时候,即使是流露了自是,或者别的一些败坏性情,但是人根本不知道。就是因为人只是在做事,没有往神话或者往生命进入上去联系,这样就很容易无知觉。)哎,这是一种情形,把尽本分当成事,当成一种工作、任务、责任,就是很麻木地去做,跟生命进入不挂钩,这是一种最常见的情形,就是做事,就仅仅是把事当事做,不是当成生命进入的一个途径或者是一个方式,是吧?就像上班似的,有的人上班就是过日子挣钱养家糊口的一种途径;有的人把工作当成事业,与生命连在一起,与他的兴趣、爱好还有他自己的人生理想、目标联系在一起;有些人把上班就当成一个责任,就是不上不行,每天去了守时守点,早九晚五,去了就是为挣那两分钱,挣了钱之后回家好养家糊口,没有什么人生的目标、理想啊,搞事业呀,没有这个心,与人性脱节。那你们现在大部分人所处的情形是不是就是这样呢?与生命进入脱节,与信神脱节,即便是有一点仪式性的祷告、认识自己,或者是灵生活方面的,吃喝神话、聚会,或者有时候偶尔在一起交通一下,也就是走走形式,要不时间太久了就觉得“我还是信神的吗?我还是信神的一员吗?还是信神的一分子吗?”仅仅是有那么一点内疚的时候,才回过头来想一想生命进入的事,其余平时做什么事就是随心所欲。高兴的时候,情绪高涨的时候做得好一点,如果有一天晚上没睡好觉,做了个噩梦,心情不太好,都能左右你十天八天的心情,然后也影响你尽本分的果效,心里也没什么知觉,浑浑噩噩的,是吧!这十天半个月就这么耽误了,就这么糊弄应付着过去了。那活在这样的情形里,生命进入是不是就等于停滞不前了呢?(是。)生命进入停滞不前,人在神面前所做的事、所尽的本分能不能满足神呢?(不能。)是这么绝对吗?有时候也可能一段时间你认为“这么做一直没出什么错,就这么做着吧,也没犯什么大错,也没做出轨的事,也没做触犯原则的事,也没做触犯神性情明显的恶或者坏事。尽本分这么一直像老牛似的,头拱着往前走,没耽误工作,手里的活儿一直也没撂下,心也没闲着,就这么尽着本分也行了”,这本身就是一种对信神的应付,或者是不感兴趣、懈怠的一种态度,是吧!冷不丁有一个事做错了,或者触犯原则了,挨一顿对付,觉得“哎呀,刑罚审判临到了”,一惊醒了,就能打起精神振作两天。那振作两天这是生命进入的正常情形吗?一挨对付修理人有点变化,就像是拿锥子剜着往前走似的,往前赶一点。你往前赶一点,对你们的生命进入有影响吗?似乎外表看好像你们是进了一步,对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有那么一点感受,但是从人的主观上来说,人如果对自己的败坏性情,对自己所处的消极、消沉的各种败坏情形人根本不了解,不掌握,也从来不细挖,而且从来不解决这些问题,能不能达到生命进入的正常情形呢?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呢?(不能。)

有些人说了:“我在尽本分的每一样事上都能掌握原则,这是不是就明白真理了,就进入真理实际了呢?”规条好守,外表的作法好守,好比说,让你每天早上起床不许晚过五点,晚上上床不许晚过十点,规定睡觉时间就是这个原则,就是这个时间,这是一种原则。让你守时守点你能达到,但是让你真正明白守时守点的意义、价值,你能不能达到?(不能。)为什么不能达到?(因为人主观上没有这个意愿,就好像是被动的,是受外界的某种东西驱使、束缚或者是推动的,是强制性的一种措施。)那这里什么问题没解决呀?(心里没有一种主观的态度。)没说对。好比说让你早晨五点起床,晚上十点睡觉,你有没有想法?(有。)有什么想法?(起太早了。)“起太早了”这个想法从哪儿出来的?(肉体。)从肉体出来的。那为什么人能说出“起得太早了”这话呢?这里有一种思想支配着,哪种思想呢?(懒惰。)懒惰的思想是什么支配的呢?那这懒惰也没涉及到败坏性情啊。懒惰,不想吃苦,这涉不涉及败坏性情?(涉及。)涉及什么败坏性情了?让人五点起床人有想法,让你十点起床有没有想法?(没有。)没想法,都乐了,“太好了,睡到自然醒啊!十点才起床啊!起来就吃饭。”还是吃中午饭,早饭一般都不想吃啊,是吧!五点起床人有想法,恼躁,“怎么总起这么早呢?人家都八点以后才起床,咱们怎么五点起床啊?太早了!”十点起床人高兴了,“哎呀,太好了!终于不用起早了,天天起早累呀!起来再不用着急干工作,十二点以后下午再干工作那就更好了,那就更舒服了!”那这两种——一个高兴,一个不高兴,哪个对呀?(都不对。)都不对是怎么回事?(都有个人的存心目的。)(没有一个衡量的标准。符合自己肉体利益的就高兴,不符合自己的肉体就难受。)自己得利了就美了,五点起床心里就总不是滋味。这两种表现都不太好,是吧?(是。)那几点起床表现好呢?八点?要是让八点起床,有些懒虫也不愿起,“八点还早着呢,鸟还没叫呢!让我再睡会儿。”一睡睡到十二点,眼睛都肿了,睡起来都不知东南西北呀!这是多数人愿意过的日子,是吧?咱就这个事说说人的败坏性情。人这个败坏性情到底是什么?先说说败坏性情多数东西是好的还是坏的?有没有好的东西?有没有正面的东西?(没有。)为什么?(因为败坏性情不是正面的,与正面事物相抵触。)论这个词当然它是没有好的东西,都是被败坏的,要是咬文嚼字,分析、分解这个词肯定是没有正面的东西。“败坏性情”嘛,“败坏”本身就不是个褒义词,是贬义词。要论字眼可真没有好的,但论实质呢,败坏性情到底是什么东西?咱就说五点起床跟十点起床这个事,拿这个事来举例子,你们就能更明白点。五点起床是为了什么?五点一起床,晚上十点是不是人就能早睡呀?(是。)那人到睡的时候,是不是一躺下就能睡着啊?(是。)不容易失眠,首先这个作息时间挺合乎人身体的生物钟,符合人身体的自然规律,就是你早点起晚上就能早点睡,早睡就不用熬夜了,这对人身体挺好。但人能不能接受这个时间呢?很难接受。为什么很难接受呢?就是人都不想早起呀,五点那阵儿睡得正香呢,被窝热乎乎的,起来外面很冷,天还黑,一点意思也没有,也没什么好玩的,吃也吃不下,从身体各方面的感觉、心情来说,很不舒服,很不痛快。但是这个时间起床对人身体确实是不错,就是人自己接受不了。那要是十点起床呢?按照身体的自然规律,早晨十点起床,晚上几点能困?(凌晨两三点。)凌晨两三点才能困,是吧?早晨十点起床,让你晚上十点睡觉,你能不能睡着?(睡不着。)睡不着干什么呢?(干躺着。)干躺着,有那么老实的人吗?他不困,他不去躺,他就琢磨“在哪儿再熬会儿呢,再玩会儿”,是吧?这就是现代人的生活,弄弄这个,弄弄那个,不睡觉,这叫什么?不务正业,干靠。靠到几点有睡意呀?就得十二点以后了,是吧!过了十二点,再不睡就得用火柴棍把眼皮支上了,那就赶紧睡吧,躺下就睡着了,一睡睡得不想起了。睡得太晚,说五点起吧,“再睡会儿”,到八点起吧,“再睡会儿”,一睡睡到十一点十二点,起不来了。一起来,人家说:“你上哪儿去了?”“没上哪儿啊!”“没上哪儿去怎么变熊猫了呢?怎么回事?”你说就这么个生活方式、规律对人有好处吗?时间长了是好还是不好啊?(不好。)其实这个不用我说,多数人都有体验。熬夜熬太晚早起疲乏,不想起,起来就困。早上起太晚,晚上睡不着,睡不着怎么办啊?就得干熬,硬靠。这样的恶性循环时间长了,身体自然的、正常的生理代谢就失调了。

不管怎么说,咱就举这个例子,早五晚十,起床休息,这个规律挺好,对身体不错,但是人接受不了。人接受不了这里有个问题,不是说你不知道这方面的道理,不知道这方面常识,太知道了,那为什么人接受不了呢?为什么人不愿意守着这个点呢?为什么不愿按这种方式、规律生活呢?(人不喜欢正面事物。)这是正面事物,是吧?很大的一顶帽子扣在这上面:“正面事物”。还有没有别的不同的说法?(撒但把人败坏了,人没事就看看电视,打打游戏,就这些东西把人吸引了,人就不愿意早睡早起。过去的人就是晚睡也没有什么事做,七八点就睡觉了,现在人就被这些东西给吸引了,所以人就熬夜,生物钟就弄乱了。)过去的人早睡早起,没有败坏性情,败坏性情都是现代人的专利、年轻人的专利,老头老太太没有,上一辈人都没有败坏性情,早睡早起嘛!是这么回事吗?你看你们又钻事了,我一给你们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们就又钻事了,怎么回事呢?怎么总不明白话呢?我就举这么个例子,人不想早睡,也不想早起,为什么能这样呢?牵扯到人的一些肉体利益,哪些肉体利益呢?你们说说。(自己的喜好。)(得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涉及到人的一些肉体利益,人不想受苦,不愿受苦,不愿意背叛肉体。不想早起不就是想多睡会儿吗?多睡会儿不就是想随从肉体的喜好、肉体的感觉吗?那早起跟晚起人的利益在哪儿啊?就是肉体好受与不好受,肉体安逸与不安逸,是不是这个?(是。)让人早起,与人的肉体安逸发生冲突了,是不是这回事?(是。)发生冲突了人心里就不愿意,思想上就不痛快。思想一不痛快,人还能接受“早起对人身体好”吗?(不能。)就接受不了这个说法了,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了。你看就这么一点利益,几个小时的利益,人就放弃不了,还得攻克己身,还得自己祷告,还得自己给自己做思想工作,还得有环境影响。看别人都起床了,自己还在这儿贪睡,“不行啊,不好意思,赶紧起吧。”每天都是被迫无奈,起床的时候心里这个不痛快啊!人的这些思想、这些情形你们细挖一挖,这里有一种什么东西导致这些?人贪享肉体安逸,做事想随心所欲,还有一种懒惰的思想、放纵的思想在里面。一方面不考虑身体的正常规律,另一方面也不考虑自己尽的本分,而是首先从自己肉体的利益出发,是吧?归根结底,人的败坏性情里有一种东西,那就是人总想放纵肉体,不受约束,更甚至有时候人这个败坏性情出来的东西有点不可理喻,是不是啊?你看就这么个小事,涉及到人利益的时候,这个利益大不大呀?(不大。)不大,小到什么程度?其实就那么回事,克制克制就能达到,就是个贪睡,贪享热被窝,恋热被窝,恋床,就这么点小利益人都很难放弃。就这么点小利益与你守住原则有冲突的时候,你心里就有怨气,你心里就不痛快,总是觉得“怎么总也不能放纵一回呢?怎么总也不能随心所欲一回呢?什么时候离开这个环境让我狠劲睡,睡他个十天八天的!”有些人常常就有这么个思想出来,你说人活得是不是可怜?(是。)人活得可怜。

这个情形怎么解决呢?这就得每天祷告,再不就定闹铃?这事得这么解决:你得祷告,祷告对本分有忠心,得能克服自己肉体的难处,争取让自己变得成熟,变得不贪享安逸,能受苦,对本分有忠心,别随心所欲,学会约束自己。约束自己容不容易?(不容易。)怎么就不容易呢?(因为人不愿意被约束,不喜欢被管,喜欢放纵自己。)人不懂得约束自己,不能约束自己,自约能力差,那人就小,不管多大岁数,就是小,人说你这个人不成熟,看年龄挺大了,怎么不能约束自己呢?说年龄太小。年龄太小,看着岁数也不小了,怎么回事?就是没长成呗,半个人,是吧?你看这一点小事,涉及到人利益的时候人就有败坏性情流露,有败坏性情流露的时候就需要真理来解决,需要人进入真理实际,明白相应的真理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明白相应的真理来解决相应的问题。不知不觉人就成熟了,就长大了,就在这方面有变化了;有变化的同时呢,人克服自己的难处,克服自己的软弱,克服自己的放纵与贪享安逸的这些堕落的思想就有力了,就越来越有力了,就不那么懦弱、不那么脆弱了。你们有没有这样的体验?

刚才举了个简单的例子,在这个小小的事上看到人的败坏性情,看到人的思想里面的东西,挖掘出来了。通过挖掘这些东西,你能不能发现自己是哪类人哪?通过挖掘这些败坏性情是不是就能不知不觉地发现自己确实是败坏的人,不是有真理的人,不是没有败坏性情的人?掌握了这些之后,那你就给自己归归类吧,自己属于哪类人,总结总结。有些人说了:“通过挖掘这些败坏性情,通过认识自己所处的不同情形,或者是认识自己临到不同的事心里产生出来的想法与自己的观点还有自己的态度,看到自己是一个卑鄙小人。”有些人说看到自己是做事不择手段的人。有些人说看到自己是恶毒的人。有些人说看到自己是狂妄自大,好显露自己,喜欢高高在上、凌驾于别人之上的人。有些人挖掘一段时间发现自己是一个虚伪的人。有些人挖掘一段时间发现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什么也没有的人,说:“之前还觉着自己有才,有能力,业务精通,现在发现自己一无是处,没什么才干,而且做事愚蠢,也没有原则。”有些人挖掘一段时间发现自己是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别人碰一下也不行,别人说话捎带着自己也不行,别人说话涉及到自己利益了也不行,斤斤计较,一点不知道忍,不知道让。这样一努力,这样一注重,是不是就有成果了?(是。)认识自己有这些成果之后,是不是对生命进入有帮助呢?(是。)有哪些帮助?(对自己有认识就会有一个寻求的心,要是不正视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去寻求,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处于一个流露败坏性情的状态中。)(要是不认识自己就不知道其实自己的处境很可怜,认识不到,等看见之后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想要摆脱的情形,产生想要寻求真理凭神话做人的情形。)你说人如果觉得自己很伟大,很有正义感,很大度,很有才气,很能包容人,很善良,很诚实,对人特别忠诚,方方面面这些好处在自己身上都能找到影子,都能找到一方面的流露与一方面的实情,反倒觉得自己的败坏性情,就是那些在常人身上都能看到的——狂妄啦,自是啦,恨人啦,嫉妒人啦,这些小毛病,除了这些小小的瑕疵之外,自己觉得自己很完美,比别人尊贵,比别人有爱心,比别人讲究,比别人干净,比别人高尚。你说人如果总有这样的情形在心里,能不能让人到神面前有真实的悔改呢?(不能。)那人在什么情况下能真正来到神面前,认识自己,真实地仆倒,说“神哪,我是败坏的人,我是一无是处的人,我是一个被撒但败坏至深、难以自控的人,我是一个有一点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都不愿意放下的人,我是一个自私卑鄙的人”?什么时候能达到有这样真实的悔改呢?

好比说,有的人觉得自己长得很美,很漂亮,女人觉得自己是美女,男人觉得自己是帅哥,突然有一天有人说:“哎呀!你那儿有颗痣啊!你这颗痣不好,有说法啊!”这一句话还没有多说,没有什么说法,没有说出细节,就对他造成影响了,形成打击了,破坏他在自己心里的完美形象了,他心里就不是滋味了,说:“我脸上有痣,你身上长那么多痣你怎么看不着呢?你那些痣说法更多!”这话出自什么?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产生出来这样的语言,产生出一种这样的情绪?(不认识自己。)那不对呀,这样的人平时也认识自己,“我这人不好啊,活得失败呀,人性不好,没人性!”他也会认识自己,那为什么临到一颗小小的痣这样的事,惹得他这么生气,发这么大怒火,产生了报复、恶毒的心理?怎么导致的?(他觉得自己完美,别人说他有痣触犯到他了。)触犯到他哪儿了?(就是越是他自己认为好的地方越不能触碰,所以一个很小的事情都会扩大化。)这就是碰着“刺”了。你不能破坏他的完美形象,他自己认为好的,你千万不能提出任何的瑕疵与质疑。你得怎么说呢?“你这儿有颗痣,不过是一颗好痣,听说这颗痣长到这儿,那是大富大贵之人哪,有享不完的福!你这人命好啊,要没这颗痣,你这命里可能就少点东西,幸亏长这颗痣了。”你看,这个时候他会怎么想呢?“可不是咋的,本来我就长得挺好,长这么颗痣,我觉得我的命就不错,是大富大贵的人。早就有算命先生说我这人命好,不错。你看怎么样,你发现了吧,别人都没发现,瞎眼!”他高兴了。这个高兴的跟刚才发火的是一个人吗?(是。)是一个人怎么有两种不同的流露呢?哪种是败坏性情啊?(都是。)两种都是。哪种更卑鄙啊?(第二种。)为什么第二种卑鄙呀?(特别假。太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了。)虚伪,无知,愚蠢,卑鄙,龌龊,是吧!一说你好,那是真好吗?好不好在人手里吗?是人的一句话能决定的吗?(不是。)那你怎么那么高兴呢?这就叫愚蠢。为什么说叫愚蠢?这是自欺欺人,那一颗痣人家说两句好听的你就真好了?这不是自己骗自己吗?人家说两句好听的兴许就是奉承奉承你,看你这个人喜欢听好听的,夸夸你,让你高兴高兴,逗你玩儿,那你怎么那么美呢?你就怕不好,不愿听不好的,不愿意尊重事实。那你的命到底好不好,你这一辈子还没过完,你也不知道,是吧?(是。)那人家说不好你怎么那么难受呢?甚至让你产生了攻击、恨恶、报复的心理。一说两句好听的,你怎么那么高兴呢?甚至都要请客了,“你是大善人哪!你这话是金口玉言哪,这话肯定能成就,我真是好命啊!”美得不知姓什么了。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无耻啊?无耻、愚蠢加可怜。话说得不太好听,但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人的这个无知、愚蠢,这种丑恶嘴脸的不同表现出自什么?来自人的败坏性情。人对自己的命运,人对自己以后的日子享不享福、过得怎么样,他有一种欲望,有一种愿望,这种愿望是正当的还是不正当的?咱不管它正不正当,总的来说,人对待这个事,临到这样的事能有这样的态度,所流露出来的不是正当的人性该具备的理智、良心与正常人性该活出的,是不是这样?(是。)

那对待这类事应该怎么处理呢?有些人说了:“他夸我好我也不吱声,说我不好我也不吱声,我冷处理!”你看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多好啊!“我没有败坏性情,无欲无求”,这怎么样?这更有理性啊!你看人家那个态度,人家不说话,人家有理性,对自己的命运好坏,是得福还是受祸不作任何的评价,也不作任何的设想,让神掌管一切。这态度怎么样?分不清楚了吧?如果碰到这类人你们就看不透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什么态度呢?”再套套,再说点更好听的。碰到这种事,你就继续说:“你那颗痣我在好几本书上都看到过,那确实是一颗好痣啊,我在网上都见过,而且我真的见过好几个人长着这样的痣,后来都嫁了个好老公,家里也有钱,那日子过得可好了,这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真是好命啊!”你就一个劲夸,一个劲夸,夸夸夸,她就憋不住了,“是吗?真是这样吗?那这颗痣真值钱,我可不能拾掉,我都差点把它拾掉了。”憋不住了,是吧?装你装不住,人再装,装一时可以,装一世不容易。你装得再好,你伪装得、裹得再严实,装不住、裹不住你的败坏性情。你心里怎么想,你脑袋里怎么想,你心里有什么样的盼望,那个能欺骗得了人,欺骗不了神,也欺骗不了你自己。到头来你什么也没说,别人虽然什么也没发现,但当你静下来的时候你在心里想:“我也是不想让别人说不好,也想让别人夸点好啊!”但不管怎么样,无论是你流露出来还是没流露出来,总的来说,人心里所想的、所产生的这些东西,不管是强烈的、不强烈的,或者是明显的、不明显的,都代表着人的败坏性情。人很自然流露出来的都是败坏性情。那这些败坏性情是不是很自然就流露出来了?是不是随时随地就流露出来了?一不小心说漏嘴了,把自己心里深处的东西暴露出来了,后悔了,“下次少说话,言多必有失。不说,我不说话不就没有败坏性情流露了吗?那我做事”,一做事,一不小心又做错了,又流露败坏性情了,把自己的存心又暴露出来了,这存心一暴露出来,败坏性情怎么又暴露出来了呢?随时随地,防不胜防,是吧!所以说人的败坏性情不解决,你没有任何坚固的堡垒能够保障它不流露。

只有一种办法能够让你流露出来的是有理性的,是有良心、有理智的,是正常人性的流露,只有一种办法能保证,哪种办法?克制是不是办法?(不是。)克制不是办法,约束也不是办法,有时候对付修理呢?能解决的有限。三天五天对付修理一回解决点儿,十天半个月修理对付一回又解决点儿,那有时候一年也挨不上一次对付,这败坏性情就不解决了?该怎么办哪?这就得在人发现败坏性情的时候,明白这是什么问题,为什么能流露这样的败坏性情,为什么自己里面还存在这些龌龊、卑鄙、愚蠢、无知的作法与想法,甚至随时随地流露出来,让自己觉得没脸、丢人,觉得自己没面子、没尊严。刚才说什么来着?(怎么解决败坏性情。)哎,怎么解决败坏性情,首先得认识、解剖,解剖这些败坏性情的来源,然后找出相应的实行的办法。咱不说空的,就说刚才那个事。美女认为自己长得特别漂亮,特别美,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说她脸上长颗痣,她不愿意了,伤自尊了。伤自尊的时候,败坏性情流露的时候怎么办?临到与自己不同的想法、自己不愿意听的话的时候,怎么办?怎么对待这个事?首先怎么对待这个事是有人性,是有理性?先得冷静下来,分析分析: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针对我啊?是不是想报复我啊?是不是昨天我没给他好脸看,他今天想针对我啊?先得分析这个事,琢磨琢磨,“是!昨天我有一句话伤着他了,他今天是针对我,我跟他没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不仁,我不义,我得报复报复他!”这叫什么?这是什么流露?(败坏性情。)哎,依然是败坏性情的流露。这种败坏性情的流露解剖实质来说,是不是恶毒?性质上是恶毒,那在作法上是什么?有意想报复,有存心想报复。报复这个作法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恶毒的?有恶毒的本性在里面。人如果没有恶毒的本性会报复吗?不会报复,不会想到报复。想到报复了,那出来的语言说:“你才长痣呢!你那痣那么多!”这是什么?(攻击。)这是一种攻击。这种作法怎么样?这攻击、报复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是褒义的还是贬义的?(贬义的。)有没有人认为是中性的?(没有。)这词很明显,区分得很清楚,这是贬义的。报复、攻击,这是出自撒但恶毒本性的一种作法、一种流露。这是不是败坏性情?(是。)还有一种思想,说:“你不仁我不义,你对我这样,我就得对你那样,你对我都不客气,我跟你客气什么呀!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这是什么思想?这是不是也是报复的思想?这种思想观点在常人来看是不是成立,是不是站得住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有一句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在外邦人中间都是站得住的理,能拿到桌面上的,这还是正人君子的作法呢!但是拿到现在,作为一个信神的人,作为一个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的人来看,你们说这些话对不对?这些思想观点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这些东西来自哪儿啊?(来自撒但。)来自撒但,这是不可置疑的,没有疑问。来自撒但的什么呢?恶毒的本性,这里带着毒,带着撒但的恶毒、丑陋的本相,带着这个本性实质,带着这样本性实质的观点、思想、流露、说法,甚至做出来的作法。这些东西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属撒但的?是属撒但的。属撒但的这些东西合不合乎人性?合不合乎真理?合不合乎真理实际?(不合乎。)是不是跟随神的人该有的作法、该有的思想观点?(不是。)那当你有这些作法的时候,有这些想法的时候,有这些流露的时候,你的这些作法、想法、流露是不是合神心意?既然这些东西是出于撒但的,那它是不是合乎人性、合乎良心理智的?(不合乎。)人现在明白了不合乎,那在明白这个之前,你们是不是认为这些作法、想法很能拿得出手呢?而且还认为什么呢?“我报复人,我治你,我说这些话,我能拿到桌面上。我光明正大,我是正人君子,我光明磊落,我恨你,我报复你,我说你,我说在明面上。我攻击你,我攻击在明面上,我不背后做卑鄙小人,我不做阴险小人,我做正人君子,还做得堂堂正正!”是不是还得这样想呢?这些东西、这些理论在人心里充满着,占有着,主导着人的思想、行为、作法与人的各种情形、观点,那人能明白真理吗?相反,人是不是就把这些人所认为拿得出手的、人所认为对的东西作为真理来实行、来持守了呢?(是。)那现在找没找着根源?人为什么不能达到真实的性情变化?为什么不能达到真实地解决自己的难处呢?你们就顺着这个路挖挖吧,看看有哪些东西自己认为是很站得住脚的,很合人常理的,很合人情世故的,这些理由、作法、观点、逻辑思想,自己能拿得到桌面上的,自己认为是光明正大、光明磊落的这些作法、思想,让自己放在心里已经把它当成真理了,而不认为这些是败坏性情。你们挖掘挖掘吧,是不是还有更多?(是。)

还回到刚才那个例子,你说如果他听完那些话,按照正常人性,有真理实际的人会怎么对待这样的话?反面的、负面的和好听的,这两种不同的说法,人应该怎么对待是最正确的、最有人性、最有理性的表现和流露?刚才咱们说的人里面那些想法,不管是人认为对的还是错的,都是出自撒但的,那个不正确,那不是真理,那都是出自败坏性情。你认为的再对,你再认为大伙能赞成,它也不是出自真理的,不是真理的实际的流露、活出,不合神心意。琢磨琢磨,应该怎么对待这个事是有理性,有人性?你们是不是碰到过这样的事,一夸你,美成一朵花了,一说你一点不好,急眼了,眼珠都红了?是不是常常碰到这事?常常碰到,那就不是一颗痣的事了。比方说,突然有人发现你头顶上长根白头发,“哎呀!你长了根白头发!”你心里就“咯噔”一下,“白头发?难道我老了吗?你才老了呢!你还有两根呢!”这才平衡啊!这事应该怎么对待才有理性,有正常人性?琢磨琢磨。首先不能产生一种恶毒、报复的心理,这是一种态度;另外,对夸你的话,你没有飘上去的感觉,这是一种情形,对说你不好的话你没有反感,没有报复的心理,也没有讨厌,而是得有一种正确的态度。无论是夸你或者不夸你,或者说你不好,你心里得有一种正确的态度,这种态度是什么呢?首先得冷静,坐好了,端正,挺挺身板,深呼吸,然后就问她:“姊妹啊,你说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那儿长一颗痣影响到你了吗?谁脸上没个三颗五颗痣啊?难道你就看见我这一颗痣了吗?那么多人脸上的痣你怎么看不着呢?怎么偏偏针对我呢?这颗痣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只是我自己不说,我顺其自然,长什么样是什么样,神给的长相人不能改变,人都得顺服,人得赞美神,神作的都好,我不要求改变。你今天说我不好,我也是一个受造之物,你夸我好,我也是受造之物,我的好与坏都在神手中,人不能改变。人的命运不是一颗痣就能决定的,也不是你一句话两句话这么断言就能决定的。那相面书上说的哪有准儿啊?你怎么那么八卦呢?一颗痣就能改变人的命运?一颗痣就能解决人的命运?就能决定人的命运?不能!这是小事,咱别谈论痣的事,咱谈论谈论怎么尽好本分,谈论咱们有哪些败坏性情流露咱们还没有发现,这多好!你说我这颗痣我没兴趣,但是你如果说我哪方面有败坏性情流露,我自己还没有发现,没认识到,这我感兴趣。你别提痣的事,你应该提败坏性情流露的事,我高兴,咱们应该交通探讨这事,让咱们的生命进入都有长进,都有更深的进入,这多好啊!谈痣有什么用啊?那也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影响尽本分,谈那个没用!你跟我说,我也不在意。你说不好,我也不在意,你说好,我也不在意。你要是想夸我好,你可能对我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想利用我帮你做什么事啊?如果你想利用我帮你办事,你不必用这种方式,我无偿地帮助你。如果我能帮上忙的我就帮忙,如果帮不上忙的我也给你提点建议,用不着用这种方式跟我相处,这显得虚伪,我心里恶心、肉麻啊!你说我长一颗痣不好,怎么的?你想试探我,让我进入试探,让我流露血气,然后报复、攻击你啊?我才不干呢,我才没那么傻呢!我不中撒但诡计,别说我长一颗痣,就是我满脸长痣,我也不怕你笑话。”就这样的态度怎么样?(好。)这种作法叫什么?这叫回击撒但。有些人没事尽闲扯这些没用的,“哎呀,你看你的眉毛长得漂亮啊!”“哎呀,你看你的牙漂亮,像谁的牙。”“哎呀,你看你的身材好啊!”“哎呀,你看你长的有福相。”说这话有什么用啊?看谁有点势力,有点长相,有点利用价值,一个劲地靠近,用各种卑鄙手段靠近,奉承啊,夸奖啊,溜须啊,跟班啊,多恶心啊!尽扯那些没用的。以不可告人的存心、卑鄙无耻的手段满足自己的存心、欲望,恶不恶心?(恶心。)那碰到这类事该怎么办?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对不对?有工夫就跟他交通交通,没工夫,给他一句,来点厉害的。哪句话最赶劲?“撒但,你退我后边去!”这话赶不赶劲?(太过了。)太“属灵”了,是吧!

其实这事也好解决,临到这类事,你就得给他一句让他蒙羞,这话怎么说呢?你们有没有词?(说这个有意义吗?)(能不能说点正事。)他没正事啊!给他一句,跟他说什么呢?“你扯淡呢?”这话怎么样?不文雅,咱们是现代文明人,是有文化、有知识、有身价的人,不能说这么粗糙的话,太粗陋,粗鄙让人看不起,是吧!找点文雅的话,你说:“你怎么这么八卦呢!”这话没劲,不赶劲。你说:“你怎么这么无聊呢!你还有没有正事啊?你扯那些啥用啊?”几句话?三句是吧?一般都是没话的时候,也解决不了这难处,就觉得这话太虚浮、肉麻,不想听,不爱听,就用这几句话一答对完事了,没时间答对细的,有时间再坐下来和他交通交通。一说交通,这里没有败坏性情,没有血气,没有天然,没有攻击,没有报复,没有憎恨,没有让人厌恶的任何东西。这一交通,你所流露出来的东西那就得合乎正常人性,合乎良心理智,有真理实际,能帮助别人,能让别人得造就,得益处。是不是这样?这些都是正面的流露。那些反面的流露都有哪些作法?总结总结。(报复,攻击,以牙还牙。)报复,攻击,还有什么?以眼还眼,以口还口,以耳还耳。还有什么?那些明显看到不对的就不要说了,说人传统思想里认为对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做正人君子,我不做卑鄙小人,不做伪君子”,这些人认为对的是不是合乎真理?(不是。)这些东西值得挖掘,那些好分辨的,其实你外表一般能看出来,不会做错,就是这些人认为对的东西,人就容易持守,容易把它当成真理,当成真理的实际去持守,持守了之后人还认为“你看我活出的是真理的实际,我活出的是正常人性。你看我多完美呀,我多么善良啊,我多么光明正大,多么光明磊落呀!”这是信神的人常常犯的错误,把属血气的,属天然的,属肉体的,属人为、伦理常纲的这些东西,道德的这些东西,把它当作真理,当作真理的实际来活出,代替真理,是吧?得认识这些东西,出自血气的、天然的这些东西人得深挖掘,把这些东西解决了。这些东西解决了,你平时流露出来的东西有一些就合乎真理实际了。合乎真理实际的东西是正常人性的流露,有良心理智的标准,合乎真理实际的这些流露就不是败坏性情,就不是血气,不是天然了。

你说一个人害过你,你怎么对待他是最正当的,合乎真理实际?你反过来用同样的手法去对待他,这合不合人性?不合人性,但是这很“正当”。他害你,你也可以害他,你可以报复他,因为他害过你,所以你就理所应当地可以害他,可以报复他。因为他害你害得太惨了,你就理所应当地,不管用什么方式报复他、制裁他、治他,这在旁观者来看都是合情合理的,无可指责的。但是这属于什么?这属于血气。他害你,他这种作法是属于撒但败坏本性的流露,但是你要报复他,跟他的作法是不是一样的?你报复他的心理、出发点、源头跟他是不是一样的?(是。)跟他是一样的东西,那做出来那个事的性质是不是属血气?(是。)属天然,属血气,属撒但。既然是属撒但的、属血气的,那这作法是不是应该改变?做事的源头、存心、动机是不是应该有改变?(是。)怎么改?你看小事,人害你不惨的时候,没让你达到恨的地步,没让你达到报复的地步,你说:“咱俩开诚布公地聊一聊吧,把这事摊开了,你当初为什么害我啊?你说清楚我就能饶了你,我就宽容点,我就能宽恕你,但是你必须得跟我道歉,你道完歉之后咱俩这事就算两清了。”让你心里不舒服,但是没涉及到你的利益,没涉及到让你能够豁出身家性命去报复的时候,你能够放下仇恨,化解仇恨,不凭血气,凭着理性、人性正当地处理这个事,冷静地处理这个事,能达到化解。但是这个仇恨如果太深的情况下,达到让你想报复,让你恨,让你深恶痛绝,让你痛恨的地步,你还能忍耐吗?能心平静气地静下心来说,我不报复,我不凭血气,我得有理性,我得凭正常人性活着,我得凭真理实际活着,我不去报复,不流露天然,不凭着撒但的恶毒本性去报复他,去跟他做一样的事?你看事情是到什么程度,这是不是不同的情形?(是。)那你们碰到过哪种情形啊?小事,偷了你一点东西,偷完之后你还能买新的,或者多吃你一口饭,占了你一口便宜、一口吃的,那块肉本该是你的,结果让他挖去了,你少吃一口,这还可以,这不算什么深仇大恨。不算什么深仇大恨,所以说,你觉得没必要因为一口吃的或者因为一口气去争得面红耳赤,你觉得掉价,不值得,你觉得不值得的情况下你能理性地对待这个事。你能理性地对待的事,不见得你就能活出这方面的真理实际,这是不是一种情形?(是。)但是让你不能理性对待的事,你却能理性地、冷静地处理,不流露血气、败坏,这得需要什么?这就需要真理了。只有真理能解决人本性流露的问题,只有真理能解决人败坏性情的问题,那不是人讲一点小的道理,或者是坐下来与你心贴心地交交心,就能解决你这些败坏性情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是吧?

咱们现在说的都是人败坏性情的问题、涉及到人的败坏本性的问题。有的人天生心眼就宽,人碰一下或者说点难听的,乐呵地一下就过去了;有的人就小肚鸡肠,过不去,一辈子都记恨。那这两种人哪种人有败坏性情啊?其实都有。就是人天生性格不同,性格影响不了人的败坏性情,性格不决定败坏性情的深浅,人的教养、教育、家庭环境也不决定败坏性情的深浅。那跟人学的东西有没有关系?有些人说:“我是学文的,书读得多,我有品位,有修养,有教养,文化程度高,那我这个人的忍耐力就强一些,对人的理解就多一些,心胸就宽阔一些,遇到事自己就会化解,用道理自己就能宽慰自己的时候就多一些,那我这个败坏性情可能没那么深。”有些人说了:“我是学音乐的,那是特殊人才啊!音乐能熏陶人的心灵,能净化人的心灵。你看每一个音符碰撞人心灵的时候,人的心灵就得到了净化,得到了变化,得到了改变。听到不同的音乐,人会有不同的心境,听到不同的音乐,人会有不同的情绪产生,所以当我有不同负面情绪的时候,我会听音乐来解决。所以我这个败坏性情就会逐步地淡化,越来越简单,败坏实质也会随着我听音乐,随着我音乐造诣的提升,逐步地也会得到解决的。”唱歌的人呢,说:“歌声、歌曲能给人心灵带来快乐,我越唱歌,我的歌声越美妙,我唱歌的技巧越高,业务水平提高得越来越快;业务水平越高,我的心情、情形就越来越好;情形越来越好,是不是败坏性情就越来越少了呢?”所以说,很多人对败坏性情的认识、理解都有误区,有误解,接受点教育就认为败坏性情少。岁数大点的人认为:自己年轻时候受苦多,生活规规矩矩,干干净净,简朴,节约,不浪费,生活有规律,败坏性情没那么多;年轻人受社会环境影响,又是吸毒,又是邪恶潮流,又是男女乱伦、淫乱的这些事,被社会风气传染得太厉害,败坏性情深哪!不好挖!等等这些错误、错谬的对败坏性情的理解、认识,让人对自己的败坏实质,对自己的撒但本性有了不同的感觉,这个感觉让多数人感觉自己虽然有败坏性情,虽然有狂妄,虽然有自是,虽然有悖逆,但是大多数还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尤其是自己能循规蹈矩、规规矩矩的,有正常的、规律的灵生活的时候,再加上人自己能说些属灵道理的时候,这些让人更觉得自己在信神的道路上有了成果,败坏性情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甚至有些人在自己情形不错的时候,在自己尽本分有成果、有成就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已经很属灵了,已经是属灵人了,已经是被成全、被洁净的圣洁的人类了,已经没有败坏性情了。这些统统是不是人对败坏性情、对撒但本性实质没有深刻的认识的情况下产生的各种错觉呢?那这些错觉是不是人解决败坏性情、解决自己难处的最大的拦阻呢?(是。)这是最大的拦阻、最难办的地方。

今天咱们一交通,你们听没听明白?抓没抓住点关键?发现什么问题了?人的败坏性情不解决,人没法进入真理实际。但是人不知道自己有哪些败坏性情,不知道自己的撒但本性实质到底是哪些、是什么的时候,人能不能真实地承认自己是败坏的人类?人不能真实地承认自己是属撒但的、是败坏的、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的时候,人能不能真实地悔改?(不能。)人不能真实地悔改的时候,人是不是还能常常觉着自己不错,自己很有尊严,很有身价,自己是有身份的人,自己是尊贵的人?是不是还能常常有这些想法、这些情形?(是。)那这些情形怎么解决?归根结底一句话:人的败坏性情不解决,人的任何负面的情形都很难解决。就是说,你有一方面的败坏性情不解决,你就很难从你的负面情形里走出来,你很难摆脱你的负面情形。甚至你认为你的这个情形是对的,甚至你很持守,很坚持,你认为自己这个情形很对,很正确,很合乎真理,你就很难从这里走出来。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呢?就是到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这种情形导致你能够抵挡神,导致让你能够误解神,导致临到事的时候你跟神是不相合的,甚至你能攻击神,你能否认神的正确性,你更能否认神就是真理、神是对的,你也能否认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神是一切正面事物实际的源头,而是还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说,你所认为的所谓的正确的情形、对的情形这也不把握,不把握绝对就是对的。什么时候能发现它是错的呢?就是你意识到你所持守的这个观点不合乎真理,与神所说的是相抵触的,不是神所要的。就是当神对你有要求的时候,当真理临到你的时候,当事实临到你的时候,你所持守的这个情形不能让你顺服神,不能让你顺服下来,不能让你以你的这个情形、以你的这种实行方式达到让神满意,这就证实了你所持守的这个情形是错的,是不是这样?(是。)这种情况你们有没有碰到过?你一直认为是最正确的东西,当临到事实的时候,让你自己疑惑了,让你自己没路可走了,让你对神有误解了,对神产生了抵触。有没有这样的时候?当然,你认为错的东西你肯定不能持守,就是你认为对的东西,你一直活在那样的情形里。你认为是对的,你还那样活着,那样持守着,那样坚持着,结果有一天事实一临到,一看,这事不对。当它不对的时候,你们多少时候能发现、能意识到是不对的呢?如果你大多数时候意识到不对,但是心里就抵触,活在抵触的情形里不出来,然后讲自己的理,这事不知不觉消失了,过去了就完事了,那你这方面就没有进入,没解决掉,那这个东西的根源、根还在你里面,虽然说外表你不再流露了,你不那么想了,但是根源的问题还没解决。那什么时候你对神没有抵触呢?就是你这个情形得扭转过来,你这方面的问题得解决,你这个根源得解决,得挖掘出来。就是你所持守的那个观点的不正确性你自己得清楚,得挖掘出来,得解决掉,你才能走进对的情形。当你走进对的情形的时候,你对神才没有误解,才不会有攻击,才不会有抵触,这时候就解决了你这方面的悖逆了。这方面的悖逆解决了,你知道怎么做合神心意了,这个时候你做的是不是就与神相合了?在这个事上你与神相合了,你所做的是不是就合神心意了?那合神心意的作法与实行法是不是就合真理了?(是。)那你在这个事上就站住了,这个时候你就活在对的情形里了。你活在对的情形里的时候,你所流露、所活出的东西就不是败坏了,就是正常人性,是合乎正常人性、合乎理性的,那是真理的实际了。明白了?你们大多数人没经历到这儿,可能不太明白,含含糊糊的,有点儿那么个意思,在道理上通过了,好像是听懂了,又好像没太听懂。听懂的是道理那一部分,听不懂的是情形、实际的那一部分。慢慢经历吧。最值得挖掘的是什么?就是你临到事的情形。那情形包括几样?说说。(五样:思想,观点,状态,情绪,立场。)嗯,大体在道理上明白了。这事怎么经历呢?(就是临到事的时候去省察自己流露的心思属于什么败坏本性,去认识自己的思想观点,认识自己流露的这些心态,从这方面去着手。)嗯。

你们想不想家呀?想家指什么?想那个房子?想那个地方?不是,想家里的人,是吧?(是。)大多数都有父母,那你们想父母的时候都想什么呀?(有好吃的,有关怀。)想父母的时候这个事怎么解决呢?你们有没有常常活在想父母的情形里啊?(以前有过。)你们说说想父母的情形,这个是现实的体验。(刚来海外的时候,特别想我妈和我姐,因为以前就一直依靠她们,所以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就不会依靠神,在这里也总想她们。但是来海外经历这么多,感觉现在最离不开的是神,有什么事也会去祷告神了,也不想她们了。)嗯,这是两种情形了。第一种情形指什么?总想家,想妈妈和姐姐,这个情形说说细节。想的时候,“我这个也不会,那个也不会,她们要在跟前该多好啊!”就觉得无助,没有亲人在跟前是不行,没有依靠,这么个情形,是不是?早上睁开眼睛开始想,晚上睡觉之前也想一想,处在这么个思念、相思的情形里,是不是?(是。)那为什么能这么想呢?是因为环境改变了,离开她们了,心里对她们有牵挂,而且对她们有依靠。原来对她们依靠惯了,相依为命惯了,生活在一起,有很多东西在生命里已经分不开了,所以很想念,是处在这么个情形里。那现在不想了,是处在什么情形里了?(借着尽本分感觉到这是神的爱,是神的拯救,神摆设环境变化我挺多的,也使我能够学会多依靠神,心灵里也觉得挺安慰的,所以现在也就不想了。另一方面,通过认识神的主宰,知道人的命运都在神手中,她们有她们的使命,我也有我的使命,所以现在也不想了。)这个问题解没解决?(我感觉是解决了。)大伙说解没解决?(暂时解决了。)如果有一天碰着一个姊妹,特别像你母亲,你有什么感觉?(又想了。)碰见一个姊妹特别像你姐,你是什么感觉?(又想姐了。)一个是长相像,另外一个说话口气像,或者跟你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对待你的方式,关心照顾你,拿你当小妹妹对待,你就觉得我姐就这么对待我,说着说着就又想了,一想还想好几天,又陷入那个思念的情形里了。琢磨琢磨,“不对,我不能靠人哪。她虽然长得像我姐,但是她也不是啊。那就拿她当姐行不行?那就不用想了,她在跟前就行了,这不就解决了吗?”过后还是想,没解决,是吧!那这事怎么能从根源上解决呢?

你想亲人的时候都想什么呀?一般想一个人的时候,想亲人、想家的时候,肯定不想那些伤心的事,想的都是那些高兴的事,让自己觉得值得纪念的、美好的事情,幸福的事情,是吧!你看一般人想妈妈,他就想小的时候妈妈怎么照顾自己,怎么疼自己,有病了怎么送自己去医院,打吊瓶的时候在自己跟前守了多长时间,自己被小朋友欺负了妈妈怎么为自己出气,怎么呵护、照顾、爱护自己,想的都是这些好事。所以就禁不住想,越想越厉害,越想越想想,自己就克制不住了。别人说:“你别想了,我们都这样!”“不行,得想。”琢磨琢磨,“那祷告神吧。”祷告祷告,“不想了。”明天琢磨琢磨,“还得想啊!不想不行啊!”你看,不想是不行,一个是因为岁数小,另外一个,一直没出过门。有的人说:“我长这么大没离开过我妈,我就在我妈的裤腰带上拴着呢,走哪儿跟哪儿,我是我妈的贴心小棉袄,没离开过左右,你看这冷不丁出门了,能不想吗?想是很自然的。”人的肉体就是这么回事,人就这样,败坏的人类就是活在情里面,他觉得这样活得才像个人样,自己如果连亲人都不想,也没有思念,也没有寄托,“那我还是不是人了?那不是跟动物一样了吗?”是不是会这么认为?(是。)没有亲情,没有情谊,不会思念人,人就觉得没人性,不能那么活着,这观点怎么样?想跟不想这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想也不错,不想也没错。有的人就独立,有的人就黏父母,但是你们今天能坐在这儿,离开家、离开父母尽本分,首先来说人尽本分的心是有的,尽本分的态度是对的,有尽本分的心志,有为神花费、撇弃的心志,心志是有了。但是人的难处不是说一猛劲就能解决的,也不是一猛劲在形式上做到了,败坏性情就解决了,不是这么回事,这个道理都明白。那这个事怎么从根源上解决呢?那就想想她的不好,你就不想她了。这事是不是好解决?“那次我晚回家一个小时,我妈让我罚站,面壁思过,没让我吃饭,我妈不好!她罚我!”“那次考试我打六十分,我妈踢我一顿,体罚我,不让我睡觉,三顿饭没给我吃。我妈坏呀!狠哪!对我管教严哪!”琢磨琢磨,“不想她!”妥了,这两天不想了。过两天琢磨琢磨,觉得“还是妈妈最亲,你看想跟谁说个知心话什么的都没有啊,跟别人撒个娇或者耍个赖什么的,别人谁吃你这一套?没人吃你这一套啊。‘世上只有妈妈好’,还得想啊!”想了两天过劲儿了,琢磨琢磨,“还得想妈妈的不好,妈妈那次打我一顿,打得可狠了,是因为我跟小朋友闹别扭,不听老师的话,被老师罚了,老师把妈妈叫去了,妈妈脸上没光,之后回家我就挨一顿打,妈妈不讲理。老师也不理解我,妈妈也不理解我,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打一顿,打完之后还让我认错,我妈不好!那我不想她!”这样拉锯,拉来拉去的,问题始终没解决。怎么都想,不想不行,因为你们有血缘关系在那儿摆着,你不想不行,时时就得想想。作为一种安慰,作为一种寄托,不管是作为什么,总得想想。不知不觉独立生活两三年,长大了,不怎么想了。真的就不怎么想了吗?也不是。你问他跟谁最亲,有的人说官话:“我跟神最亲,神是我最亲的人!”心里琢磨琢磨,“神在哪儿呢?我也看不着啊。还是跟我妈最亲,我妈是最疼我的人,我是我妈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妈最疼我,我妈最理解我,也最了解我。在我最难的时候、最苦的时候,都是我妈妈在身边安慰、帮助、照顾我。你看现在有病了没人在跟前照顾,说‘神好’这也不现实,神在哪儿啊?在心里呢!”自己安慰安慰自己吧,觉得不现实。说神是最亲的人也是强打精神,自己说点虚伪的话,其实在心里深处还是认为妈妈是最亲的人。因为什么呢?“我信神还是妈妈带的,没有妈妈就没有我。”是不是这样?(是。)人的生命性情没得到解决,人灵里的生命没长到一定程度,有些口号你可以喊,但是那事你永远做不到,因为你没那个身量。你有多大力量,你就做多大的事;你有多大的身量,你就能经得住多大的考验;你明白了多少真理实际,你就进入了多少真理实际,你就有多少真理实际的活出,相应的,你就能解决多少败坏性情的流露,解决自己多少的难处,这是相对应的。当你有一天不再认为妈妈是最好的,你的父母是最好的,而是认识到他们也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你不再用亲人的眼光去看待他们,不再站在肉体的角度上去看待他们,而是站在一个有真理实际的人的角度上看待他们。看待他们的什么呢?看待他们的为人处世,看待他们对信神的观点,看待他们对世界的观点,看待他们处理事情的观点、对待神的观点,在那个时候,你就能看清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那个时候你看清他们跟你一样,是有败坏性情的人,更看清他们有很多东西、有很多地方让你不佩服,让你恶心,让你鄙视,让你歧视他们,让你恶心、厌憎他们的时候,你就不再想他们了,你就不再像现在一样离不开他们,牵挂他们,心里还把他们当成最亲的人,那个时候你就完全摆脱情感的束缚了,你就真正地从情感、从亲情里走出来了。当你从亲情、情感里走出来的时候,你就认为那些东西不是你作为人最值得宝爱的东西了,那时候你会认为亲情、家庭、亲人是你明白真理、是你摆脱这些情感的绊脚石。就是因为你跟他们有那层亲情关系,有那层肉体关系——麻痹你,误导你,让你认为他们是好的,他们对你最好,他们对你最亲,他们把你照顾得最好,他们最爱你,麻痹你,误导你,让你分辨不清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吧!当你从这里走出来的时候,偶尔想起他们的时候,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掏心掏肺地想他们,思念他们,牵挂他们吗?就不会了。你就不会说:“我最离不开的人是妈妈,最疼我的人,最爱我的人,最照顾我、最心疼我的人是妈妈。”当你有这层看见的时候,你还会想他们想得流泪吗?不会了,这问题就解决了,是吧?(是。)

所以说,在你有难处的问题上、事情上,你如果没得着这方面的真理,没进入这方面的真理实际,那你会陷在这样的难处、陷在这样的情形里,永远不会走出来的。如果你把这方面的难处、这方面的错误情形当成你生命进入的一部分,你用真理实际来解决它,来对待它,那你不知不觉就会从这种不对的情形、难处里走出来,这个问题就不知不觉解决了。当你解决的时候,你就觉得自己跟他们不再那么亲了,而且你把他们的本性实质看得更清楚了,更甚至你会把他们归类,甚至有的人会认为:“我妈是魔鬼!我爸是魔鬼!”“我爸不实行真理,我爸厌恶真理,我妈是老好人,我妈不追求真理。”“我妈是光会讲大话的人,我妈是虚伪的人。”“我妈是恶人!”你就会站在真理一边与他们划清界限,一是一,二是二。当你与他们划清界限,分辨他们是什么人的时候,这里还有情感吗?还有亲情吗?还有肉体那层关系吗?那这情感的事还用你用刀砍吗?还用你克制吗?那这些难处解决的时候,这个过程是什么?用克制吗?用受委屈吗?用扒一层皮吗?用动手术吗?用别人给你做思想工作吗?(不用。)哎,自己就搞定了,小事一桩!话又说回来了,要想不思念他们,不想他们,怎么解决?(寻求真理解决。)这是官话、大话,说点实际的。(结合着神话能够看透他们的实质,从他们的实质上来看他们,就能抛开亲情那层了。)哎,那就是分辨人的本性实质,从本性实质上分辨、认识。你先从亲情、肉体关系里跳出来,你对谁的情感最重,你就先解剖谁,认识谁,这个解决办法怎么样?(好。)你说:“用这个开头我下不了手啊!那得多狠呢,才能在自己情感最重的人身上先下手,听起来都肉麻,听起来都打冷战,心寒哪!”你如果没有这个身量你先别分辨,你先还想着,还保持着联系,保持着关系,让你分辨不是让你断交,不是让你断绝母子、母女关系,也不是让你跟他们划清界限,也不是让你批判他们。有的人说现在下不了手,那等晚点吧,等自己有足够的身量,能经得住这样的考验,自己能主动这样做了,这样行了,再进入这样的实际也不迟。

你看好多人受那个无谓的苦,在旁观者看那就是多余、没用的苦,活该!为什么说活该呢?这个事要是摊在别人身上,他俩之间如果不是母女或者不是家人的话,他不至于受这苦。要是跟外人,他肯定就不会陷在这个情形里,就是因为有这层关系,把他坑苦了。你看他自己就看不透,他如果早看透不就早解脱了吗?就不用受那苦了。所以很多时候人难受啊,流泪啊,吃苦啊,付代价啊,有些苦为家人,为亲人,那就是自作自受,没什么报酬,也没人纪念,就是活该!到自己明白的那一天,你就解脱了,你觉得自己原来受那些苦无知,愚昧,谁也不怨,怨自己瞎眼,怨自己愚蠢。这事好解决,是吧?这事解决了吗?(有路途,解决了。)说了个大概,但是意思你们应该听明白了吧?(明白了。)明白指什么说的?明白了就是听懂了,听懂了就是知道了,知道了就是理解了,是不是这意思?(是。)尽说空话。什么叫空话呢?就是这话是废话、没用的话。我刚才问你们什么了?(情感的问题解决了吗?)解决了没有?(神给我们指的这条路还没有实际地去配合,只是在临到这个事的时候有一个参照的依据。)就是这个意思。我说了这么多,不管是实事也好,还是讲了一些你们认为的路途也好,就是告诉你们:临到这类事,临到每一类的事,都有解决的途径,都有解决的办法,那不是作法问题,也不是说法的问题,得去实际地那么做,你就进入了,你就得着了。你不进入,光当空的口号、作法去守一守,去听听就完事了,那你这个问题永远解决不了,解决不了你就走不出来。“解决了”指什么说的?解决了就是临到这类事有路途了,有招儿了,知道怎么做了,知道怎么实行了,知道怎么应对了,不蒙了,不消极地这么应对着了,是不是这意思?(是。)那你们怎么说不出来呢?还说一大堆“知道了”“解决了”“明白了”,“哎呀,知道了,终于知道了”。这下真解决了,真明白了,是吧?(是。)有路途就对了。不管你听到我说的是个事也好,说的是道理也好,不管话说多少,举的是什么实例,总的来说听完之后知道是哪方面的事,知道哪方面的事怎么解决,路途是什么,我就照那个方向去做,去实行,逐步地进入。一年两年脱去点儿,两年三年又脱去点儿,三年五年还没达到预期果效,我继续,总之这路途是对的,我已经进入了,情形在逐渐地往好的、良性的方向发展,这就对了。路途是对的,这就真解决了。

今天咱们交通什么了?交通了情形,交通了败坏性情,交通了怎样进入真理实际,临到事怎么正确地对待,应该持有什么样的观点,怎么解剖、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一点点地解决。

生命进入这事,这课总得补,什么时候补,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那什么时候晚了呢?要死了那就晚了,只要还活着就不晚。你们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活着。)是活着吗?(是。)确定?还有气你就活着,还活着。英文里总说那一句,就是“我依然活着”。总觉得自己放空的时候麻木,或者是临到什么事不知所措,或者是已经被这个社会的潮流卷入了,或者是自己已经活得很堕落了,然后用针扎扎自己,或者有一天自己放空的时候坐那儿想想,“哎呀,我还活着。”什么意思呢?就是心还没有死,依然活着,就应当有追求,应该活得有人样。以前堕落,以前随从世俗,以前活在邪恶的潮流里,现在是不是重新振作一下,不要再堕落下去?你看西方人他没找到真道,对生活、对人生也有很多无奈,所以他说的话就很感慨,有一种消沉、无奈,就是有很无助的一种情感、一种情绪在里面,常常觉得自己活得好像不是人了,但是还必须这么活着,是鬼也得这么活着,是动物、畜生都得这么活着。怎么办呢?没办法,这口气咽不了就得这么活着。没路可走,活得可怜。那你们现在是不是这样啊?你们如果有一天感慨的时候,觉得“哎呀,我还活着,我的心没有死”,人要是活到那个份儿上,感觉怎么样呢?已经很危险了!那对信神的人来说已经很危险了,你们可千万别说这话呀,“哎呀,我还活着,肉体是躯壳了,行尸走肉了,心还活着,心里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愿望、理想,还活着,在支撑着这个肉体。”可千万别走到那一步啊!走到那一步已经不好挽救了。看现在咱们这些人这个状态还不错,他们用锥子剜才有一点知觉,那现在用针扎你们,你们有没有一点知觉呢?(有。)那还行,证明你们还醒着,还活着!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