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七十七篇 人是神经营计划当中最大的受益者

第七十七篇 人是神经营计划当中最大的受益者

现在人尽本分明显的坏事肯定是不能做了,但是能不能往好了做呢?这就是人性问题。往好了做,这个怎么做呀?得具备什么能把这事做好?人对什么事得求真,认真,负责任,体谅人,尽到责任。什么叫尽到责任呢?就说让你干这活儿,交代你了,给你这些原则,但是有些事还没交代,你得凭什么做呀?(凭良心。)最起码得凭良心做。“凭良心做”这是一句话,但是落实到实处怎么做呀?怎么运用这话呀?这话得落实到实处啊!(为了神家利益,不要做羞辱神的事情。)这是一方面。另外,做一件事得反复地推敲。你别以为“我都看过了,没事,没大问题,差不多,完事儿!搞定!”结果呢,睡了一觉醒来一看,“哎,怎么又有点问题呢?赶紧改!”反复推敲,这叫什么态度?(求真求细。)这叫求真、过细,这就是认真、严谨的态度。这个态度是怎么来的?(人凭着良心,多考虑神家的利益,多一份好心,多一份责任心。)就得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说“这活儿交给我了,我就得把它干好,不能让它出错。在我能力范围以内,在我能认识到的范围内、能达到的范围内,我把它做好”,不能总有“八成”“备不住”“也许”“可能”“差不多就行”的思想。总有这思想,你说这工作能不能作好?本分能不能尽好?(不能。)这是什么思想啊?(应付糊弄。)应付糊弄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撒但败坏性情啊?应付糊弄这个表现是不是撒但败坏性情驱使出来的?(是。)人有这样的性情在里面驱使,能使人做出这样的事来,是不是没有良心,没有人性啊?一个没有良心、没有人性的人,随时随地都能糊弄,这样的人可不可靠?(不可靠。)不可靠,太不可靠了!一个太不可靠的人能做出什么事来?(羞辱神名。)(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哎,就没有底线了,是吧?他不可靠,他做事就没有范围,因为他没有限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那就看他的心情了。“今天天气好,心情不错,睡得香,吃得饱,可以,多干点儿!”应付少点儿。过一天心情不好,做了噩梦,又有点想家,情绪不太高,“工作作得差不多就行了,糊弄糊弄,赶紧把这点活儿推出去完事了。检查什么呀,拖多少日子了,赶紧推出去完事了!”糊弄糊弄完事,没有底线了。什么尽本分忠心哪,做事认真负责呀,考虑神家利益呀,别羞辱神名啊,这些都没了,约束不住他了,是不是这样?一个这样的人能不能敬畏神哪?(不能。)为什么不能敬畏神哪?(他没有良心的标准,没有人性,没有底线。)哎,做事没什么良心的标准,没什么标准,所以说他做事尽凭喜好,随心所欲,凭心情。做事的好坏那就根据他的心情,做到好到什么程度、次到什么程度根据心情,这就太麻烦了。不根据明白的真理,很难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很难达到实行出真理,所以说很麻烦!

做什么事都涉及到实行真理,涉及到一个人的人性,也涉及到你做事的态度。很多时候人做事没有原则是因为不明白原则,但是又有很多时候呢,人在不明白原则的同时又不想明白原则,就是知道一点儿也不想往好了做,心里没有这个标准,也没有这个要求,所以说做事很难达到做好,做得让人满意,让神满意。所以就看一个人追求什么,是不是喜欢正面事物。人不喜欢正面事物,这就不好办,是吧?所以做事的时候,不管你明白多少,你知不知道原则,如果你只是凭着良心做,这样是不是也能把事做到最起码百分之六七十合适?剩下的就寻求原则,寻求真理,再不断地提高业务,这样会越做越好。最起码你的态度、你的存心是向着神的,是向上的。神要求人,要求百分之百达到什么事都做得完美,极致,天衣无缝了吗?(没有。)神的要求是什么?(尽心尽力。)“尽心尽力”怎么理解?尽心,这个一般好不好达到?人如果没心,能不能达到尽心?(不能。)那人如果有这个心呢,能不能达到尽心?(能。)有这个心能达到这个心。那人有没有中间打折扣的时候呢?当时有这个心,也有这个愿望,也表过心志,起过誓,做事的时候遇到很多难处或者是遇到很多不如意的地方,这个心就减了,有没有这种时候?(有。)那你们刚才说那个“能”成不成立?做任何一样实事,临到事实的时候都不是凭意气,也不是凭想象,更不是凭激情,不是让你凭着感觉走,也不是让你跟着感觉走,这就得需要人不断地追求真理。你凭着热心,凭着感觉,或者是凭着激情,凭着一时的意气,这都不能保障你把事做好,把本分尽好,是不是这样?(是。)

你看那个小孩子,小的时候五六岁、七八岁都有那个心,说“我长大孝顺父母,父母病了我伺候他!”你们有没有这个印象,小时候有这么一个愿望?(有。)有这样的愿望。但长大之后呢,这个愿望实现了吗?兑现了吗?当你要兑现这个心愿的时候,有哪些难处能拦阻你做这样的事?在你心里一直认为“这是正义的,这是好的,这是传统文化当中的一部分,这是人性里的一部分,我不能丧失良心,我得实现我小时候的愿望”,但是当你做的时候又有哪些难处呢?这就涉及到现实问题。现实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难处、困难多于什么?难处是大于你想象的那个理想的,是吧?好比说一个人长大,大学毕业,挣钱了,想着:“哎呀,挣钱了,给我妈买件好衣服,给我爸买点好保健品,让两个老人高高兴兴的,幸幸福福的,欢欢乐乐地度过每一天。”没工作的时候有这么个愿望,刚工作的时候也有这么个愿望,但是工资一发,琢磨琢磨,自己的房租一交,生活费、手机费,乱七八糟的费用一交,手里剩几个钱了?没多少了,这是现实问题。再一个,女孩子喜欢打扮,再买一套比较像样一点、不太伤人的化妆品,做个头发,买一身好衣服。第一个月嘛,一般人都得这么先奖励奖励自己。钱花出去了,良心里有点责备,“哎呀,也没兑现自己小时候的理想啊,这不是对父母不孝吗?没事儿,下个月!下个月攒点儿,省点儿。”下个月来了,工资一发到手里,交交这个那个,七七八八一花,又没剩几个,“这钱怎么这么不经花呢?好,下个月我省点儿,不买衣服,不买化妆品,省下来。”下个月又来了,不买衣服,不买化妆品,少吃点好的,也不答对什么朋友,攒下来了。攒下来,琢磨琢磨,“我长期总这么租房子也不是回事啊,我要这么攒下去供个房子差不多。不行,这钱得留下来买个房子。再贷点款,以后自己买个小一居也行啊,也比自己租房寄人篱下强啊。好,攒下来!”琢磨琢磨,“什么时候孝顺父母?那有的是时间,父母还健在嘛!”这样一来二去,慢慢地,有些人找了对象,成了家,结婚,生孩子,这钱就越来越紧了,孝顺父母这个理想呢,就越来越难实现了,是吧?最起码像你小时候想象的那么单纯地说要孝顺父母,把自己挣来的都给父母花,就是自己一丁点儿不吝惜地给父母花,像那样一个心愿,在你现在的情况来说,现在的生存环境来说就很难达到了。那现在这个情况对你来说,是不是孝顺父母难处越来越大呢?(是。)而且你的理由还很多,“我也要过日子啊,我也要养家糊口啊,我也要生儿育女呀,我也要答对领导啊,再说,我还要给儿女攒下以后的生活费呀”,这个那个的,一大堆理由。“那父母早晚要死,也不能光靠我一个人吧,再说我也不是完全不孝顺,我有那个心哪,只是你看现在这个钱太难挣了,不好混哪!这就行了,过年过节给买点吃的,老人不求别的!”怎么样?这个心慢慢没了吧?哪儿去了?(被现实磨没了。)被现实磨没了,那你那个孝心还成立吗?(不成立。)没了。那当时那个愿望是真实的还是假的?(真实的。)当时的愿望是真实的,但也是幼稚的,是可笑的,是愚蠢的,是不可靠的,那是一种海市蜃楼,只能看,摸不到,进不去,不是实物,它是一种幻想,是不是?什么才是真实的你呢?什么才是真正的你呢?(在实际难处中我所表现出来的才是真实的自己。)对了,那是真实的你,你的人性,你的本质,你的实质,还有你对待亲人的态度,真正的态度。你一个劲往后推,然后不知不觉良心的知觉也没有了,责备也没有了,责任也没有了,义务也没有了,你就觉得“我做得很好啊”。“为什么做得很好?”“大家都这样啊,我也没比别人做得不好,再说我也有实际难处啊!”你每一次的借口,每一次的推脱,每一次的理由,这些都是什么?都是败坏人性里的东西,败坏性情里的东西。现实不管对你来说是多么真实,多么让你有理由、有借口,你的借口是多么能站得住,但是最终你所表现出来的,那是完全真实的你自己,是吧?(是。)

那这个事怎么解决呢?怎么能把一个理想,正面的理想,幻觉也好,或者幼稚的也好,变成现实,就是能够兑现呢?人在现实生活当中,当人没有明白真理、没有得着真理之前,人所表现出来的都是什么?都是正义的、正面的,是不是?(不是。)不明白真理你做得再好,人认为的再对,它也是败坏性情,不合真理。所以说,你如果不追求真理,不明白真理,你很难达到实行真理;很难达到实行真理,你所活出来的那就都是败坏性情的流露。你觉得自己再好,再伟大,再正直,你在这个基础上做出的事也不可能合乎真理,是吧?你们有没有明白点儿啊?(明白点了。)明白点什么呀?(就是人里面会有这样的一个愿望,有这样的一颗心想去满足神,想去为了神,但是这只是一颗热心,很幼稚,有的时候甚至是很愚蠢,因为人在临到实际环境和实际难处的时候,人达不到,没有做到像自己愿望中的那样去实行。)别人再说说,还明白什么了?(人有愿望,人也有好的想法,但是受自己的本性的支配行不出来,受自己的败坏性情影响,有愿望但是无法实现,就得借着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来满足神。)(感觉只有追求真理,求神话、求真理引导自己,然后才能够不凭一时的冲动或者是意气去做事,才能够少说空话,多务实,多作实际工作,拿实际行动来还报神。)说得都差不多。(人在没明白真理的前提下,做的事在人来看算是正义的,是合理的,但不是凭着神话作根据,那做这件事就没有价值,没有意义,在神那儿是不称许的。)说得挺好!你们这一段时间还都有长进。

人得着真理得扒一层皮呀,人都得被洁净,受熬炼。你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也承认真理,但是当你实行真理的时候,你的败坏性情它能那么顺利地让你实行真理吗?(不能。)那这个时候在人里面会产生哪些东西?(讲理,有理由和借口,一点一点地向自己妥协。)(还有自私,顾及自己脸面、虚荣的东西。)这里有一个性情问题,是吧?咱们常说,这个人做那事你看那性情,虽然他嘴什么都没说,也没流露什么,但是一瞅那个性情,让人就看见了,很明显地看见这里有悖逆。“悖逆”这是个笼统的词,用土话解释解释“悖逆”,这是一种性情,无论是讲理还是找借口,还是为了自己的某种利益、脸面、地位、虚荣,或者是为得某一种东西,或者是为自己某一种存心,他很难舍弃这些东西。你不管是为了什么,人如果有一种性情在里面,这种性情在里面,这个情形让你跟神敌对、对抗。什么叫“悖逆”?那就是跟你拧劲,就是“你说的我怎么不认为是对的呢?我怎么不那么认为呢?我怎么那么不爱听你说话呢?你说的那个跟我想的怎么就不一样呢?我怎么就不明白这事呢?我怎么就不爱听呢?”拧劲,不顺,不服,这是人最大的难处,是吧?对抗现实,对抗神所作的、神对你的要求。这里不管你是讲理由也好,找借口也好,或者是找出各种客观的理由、客观的条件环境也好,不管怎么样,这里面是一种悖逆性情在作祟,是吧?如果能把这个悖逆性情、这个情形扭转了,临到什么事,说这事我还真不明白真理,那这事怎么办哪?什么样的情形、什么样的性情是合乎真理的,是不悖逆神的,那我就怎么活着,那我就怎么做。你看当初约伯,神试炼他的时候,你说按照约伯当时明白的,他能明白得那么确切,准确地就知道神是什么意思吗?(不能。)那约伯表现出来的是什么?是悖逆,顺服,抵抗,还是埋怨?(顺服。)他整体那个人,从心里到外表,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有没有流露一丝一毫的不愿意、对抗?没有,是吧?咱们尽管是从简单的文字当中看到了描述,但是从描述的文字当中,没有看到任何一丁点儿的约伯的悖逆情形。但是,你能从这些文字当中看到约伯明白了很多真理吗?(没有。)事实上约伯那时候明白什么真理?讲到顺服的真理了吗?(没有。)没有,是吧?讲到人不应该悖逆神吗?都没有讲这些。但是约伯当时的情形是什么?他虽然没有这些真理的理论作根基,但是他的行为、他所做的让人看得见他心所思所想的是什么,他的内心是什么样的情形。这是不是人可以看得见的,可以触摸得到的?(是。)那有些人说:“他内心怎么想,脑袋里怎么想我们不知道。”不用你知道这个,他外表怎么做你应该看见了吧?他做了几个事?(撕裂外袍,俯伏。)他做了一个顺服神的人——试炼临到没有任何的悖逆、完全能顺服神的人所做的一个代表性的动作:撕裂外袍,俯伏。他的俯伏就代表了他的情形,这样一个情形就代表他心里所思所想,外表做的跟他心里所想的是相符的,就代表他这个人的追求,还有代表他这个人对神的态度,是不是这样?(是。)那他对待神的态度是什么?对待神在他身上所作的事的反应是什么?(接受顺服。)接受顺服,就是没有二话,土话就是没意见,第一反应就是接受。那有些傻瓜说了,“哎呀,那人不是活在真空里了吗?无私无欲呀!哪有这样的人?这不是圣人吗?这是假的吧!”事实上真是有,是吧?约伯有这样的情形,就是外邦人所说的“无私无欲”,神的试炼临到他的时候,他不说什么,而是用他的行动来表示他对神的态度。他的俯伏就证明了他对神真实的顺服,与神对他试炼他真实的接受,没有任何的对抗,这个不是作秀,不是演戏,不是做给任何人看,而是做给神看。

那约伯有这样的顺服是怎么达到的?有这样的顺服,那可不是说经受一次试炼就懂得什么叫顺服、接受了。作为败坏的人类,在地上的活着的任何一员,都经过撒但败坏,都有悖逆性情,人都有私心,都会悖逆神,这是人的本性,是被撒但败坏之人的每一个人的本性。但是像约伯这样能做到这个程度的,是一朝一夕的事吗?(不是。)肯定不是,他得有追求,而且他得有明确的追求目标,有正确的路途,有神的引导,同时也有神的看顾保守。因着他追求走正道,从神那儿才能得着恩典,得着怜悯,得着祝福,然后他不断地看到神的手,也不断地看到神的引导,也不断地得到神的看顾,这样他才有长进,是吧!那你们说为什么在他二十岁的时候神不给他这样的试炼呢?(没有那个身量。)土话讲这就是不到时候,那就是时候不到。四十岁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大的试炼呢?还是不到时候,是吧?为什么到七十岁呢?(到神的时候了。)哎,到时候了。那你们现在用不用等到七十岁呢?(不用。)为什么不用啊?那时候神作工跟现在作工的时代不同,有区别,不是千篇一律。那个时代也不讲真理,也不向人说话,就作一些简单的、代表性的工作,追求的人就得着了,不追求的人稀里糊涂的,就守守礼拜,献个祭,祈祷祈祷,这就不错了。你看当初约伯那几个朋友那不也都是信的吗?那信的什么呀?比约伯是不是差远了?(是。)不在同一个时代吗?那他们怎么那么差呢?约伯比他们是不是强很多呀?这是因为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大区别?(跟人的本性还有人的追求有关系。)哎,跟人的追求有关系。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什么也不种,肯定到时候颗粒无收,是吧?那几个糊涂虫他也不追求,就守个规条,跟现在某些人一样,就守规条,也不追求真理,什么事也不求真,稀里糊涂地混日子,最后那就都是“约伯的朋友”。试炼临到了还告诉约伯:“约伯,你认罪吧!赶紧,你看神的惩罚临到了。”最后神对他们是什么态度?神说:“你们活这么大年龄,我的作为你们都看不清楚,我对人什么态度你们都看不清楚,我作事什么规律你们都看不清楚,你们真是糊涂蛋哪!还是约伯看得清楚!”所以说神向约伯显现,不向他们显现,他们不配,他们不追求神,不追求敬畏神远离恶的道,是吧?

追求敬畏神远离恶的道是什么道啊?你们用现在你们明白的真理说说,到底是什么道啊?(追求认识神,满足神的心意。)追求顺服神,完全顺服神,绝对地顺服神,对神有真实的惧怕、敬畏,没有任何的欺骗、抵挡、悖逆,心里完全洁净,对神是绝对的忠心、顺服,它有绝对,不是相对,不分任何时间、地点,不分你多大年龄,这就是敬畏神远离恶的道。你在有这样的追求的路途当中,你就会逐渐认识神的,你就会逐渐地体会到神的作为,感觉到神的看顾保守,感觉到神的真实存在,感觉到神的主宰,最后你才真正会感觉到神在万物中间存在,就在你的身边,你才会有这样的体会。你不追求这样的道,你永远得不着这些认识。神主宰万物,“哎呀,看不着。”“信多少年了?”“二十年了。”体验不深。说:“神无所不在,神无所不能。”“会吗?是这回事吗?可能吧。”麻烦了。你这几年干什么去了?神话没少读,道没少讲,也没少听,传福音也得了几个人,本分也没少尽,路也没少跑,那为什么这点事都不明白呢?混饭吃了,是吧!这就是睁眼瞎,明摆着真道,路途摆在你眼前,你不知道走,你不知道走什么样的路是最正当的、最正确的路。你觉着你拿一本神话,过上教会生活,天天听道,加入到教会当中,是教会当中的一员,教会的什么事,从事务到消息,到教会发放的各种书籍你都有,你似乎是教会中的一员了,但是你没得到真正的神所让你追求的道,神不承认你,你不是神家中的一分子,是不是这样?你不是神家中的一分子,在神那儿看就是“你这还是在混饭呢”,神都没拿你当回事。你说:“我尽着本分呢,你得承认我啊!”神说:“一边去吧,你还不知道什么是真理呢!”神说我是真理、道路、生命,在你那儿呢,心里对这六个字,对这三个词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认识与经历,你拿不出任何的证据与你的实际经历来证实你所信的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就是你不能为神作见证,临到事呢,还是我行我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跟初信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就是自己有一点自私卑鄙的小心眼很难背叛,很难得到洁净。神每次在你身上给你摆设一些环境的时候,你都不能得到任何东西,都不能使你得到洁净。就说你信神无论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长,你的悖逆性情、你的败坏性情没有逐步地得到脱去,逐步地得到洁净,就说你现在的悖逆性情与你刚信的时候没什么两样,这就完了,很危险了,麻烦了!

在咱们教会信神时间最长的那些人,咱们不说信耶稣那个时候,就是从这一步工作开始到现在,将近三十年了,那些信得最久的人,跟他们打交道,有一部分人,当然这是很多人的情形,咱们不论信的年代或者是时间的长短,就有这样的情形:这些人听了很多,明白很多,他们认为得着真道了,得着神了,自己没有白信,得着生命了;但是临到一个很小的事,一个很不值得一提的事,他做了自私卑鄙的事,他作了自私卑鄙的自己的选择,满足自己,有这样的流露,有这样流露的时候,他现在这个表现跟他当初刚信的时候那个表现没什么两样,当初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然后没有丝毫的感觉。就是很明显的一个事,很小的一个事,就是你努努力、咬咬牙就放下了,自己的私利、自己的利益很轻易就放下了,但是在他那儿呢,把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存心、私欲看得比什么都重,他放不下。一开始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但是他自己感觉却是特别的好,就是自我感觉良好,因为什么呢?他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贡献,信神年头也很多,方方面面都比任何的人有优势。但是这些人越是这样,就是听的道越多,表现的越觉得自己很有优越感的时候,我越接触这样的人越觉得替他们痛心,寒心哪!他们起的誓、表的决心跟起初刚信的时候那是一模一样的,决心没有变,誓言没有变,而且他们那个热心、心志都没有变,花费的劲儿也那么大,但是有一样也是没有变的,他们的狂妄性情、悖逆、诡诈也同样没有变,没有任何的变化。那我就在想,我说这些人这些年都在干什么!他们每天捧着书,起早贪黑地看,甚至是这大半生的时间都搭上了。但是在他们心里认为已经得着神了,已经得着真道了,那他们这样的感觉准不准哪?在神那儿能不能得到验证啊?神要看的是什么呢?这是不是值得人深思的问题?如果人的这个自我良好的感觉跟神对他的看法有明显冲突的时候,到底是谁出了问题!(人自己。)这个是肯定的,是吧?这话虽然是问话,但后面是感叹号,应该是感叹号,因为神不会错,神对人的要求标准从来就没有变过,而是人自己不断地在曲解,不断地在自己往好了理解,是吧?这个太可怜了!那你说这样的人值不值得可怜呢?说:“哎呀,这要是信了大半辈子,真要是说神不称许,那这不太可怜了吗?”值不值得同情呢?如果他们不值得可怜,不值得同情,那是不是有点太狠了?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这是不是现实问题?残忍不残忍?(不残忍。)为什么?(脚下的泡自己磨的。)说难听了就是活该,不值得可怜。但是这事如果临到你们自己呢?如果是说别人,你们觉得“活该!脚下的泡自己走的,谁让你不听神的话呢!活该!神不要你,那我也不要你,我也不同情你,我也不可怜你,你就是活该!”那这事要临到你们呢?你们会不会扪心自问?你们会不会反思呢?(感觉还是埋怨的东西多,往自己身上对照的少,总是琢磨不透为什么会是这么个结局或者是结果。)那你们得反过来那么想一想啊。我现在如果站在我的角度想,这也有点太不公平,如果站在你们的角度想呢?你们应该怎么想?你们说说。你们应该怎么想理性,合适,有理智,公平,有良心,是受造之物该站的角度、该有的想法、该有的态度?怎么做、怎么想最合适,最公平,对神、对人都有一个最合理的交代,最公平的交代?咱们就讨论这个事吧!(我觉得自己信神这么多年没有得着真理,这不是神作得不对,也不是神的作工没有达到果效,而是人自己不追求。我想到主耶稣举了一个例子,就是说早进葡萄园的人和晚进葡萄园的人,工价是一样的,早接受一天神的作工和晚接受一天神的作工,神给人的都是非常公平合理的,因为是按着人的本性给的时间。但人如果不追求真理,最后没有得着神给的这些真理,不是神没有给足够的时间,是因为自己的本性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一次一次把神给的机会给浪费了。而有的人虽然信神年头短,但他临到事都寻求真理,追求满足神,最后他得着了神的作工,所以神作的这一切都是公义的。)好,挺好!

咱们站在人的角度上说说啊。先说说如果神不拯救人,就说你不信神,在哪儿呆着呢?在撒但权下,就是完全在撒但权下,在邪恶潮流中,在败坏的人类中间。在败坏的人类中间相当于在什么里面?在哪儿啊?(魔窟。)在魔窟,在一个染缸里面呆着,是吧?(是。)那人如果不信神,人最终的结局是什么?(下地狱。)人如果不信神,那很自然的,人就为所欲为,干坏事,作恶,败坏得越来越深,越来越邪恶,越来越不可理喻,最终成什么了?最终那就成活鬼了,是吧?看着说人话,作工作看着是像人,但是整个的性情、心性就完全成鬼了。完全成鬼,那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呀?那是不是就跟撒但一样的结局?那就完全被撒但掳去,跟撒但一伙了。跟神对着干,那就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了,成了撒但的帮凶、撒但的走狗或者撒但的同伙,怎么说都行,都是一样的,是吧?最终就是被惩罚、被灭亡、被毁灭这样一个结局,是吧?这是人这一方,如果人不信神。你不信神,神也不拯救你,你不信神,你也可能在世界上很自由,为所欲为,心里怎么想就可以怎么做,不用受任何的约束,也不用受任何的道德呀,良心哪,或者是伦理呀,甚至是正义的说法或者是正面的说法的任何的约束。你就可以以自己心里所想的,围绕自己心里所想的做,围绕这个世界潮流活着,一直到人完全变得没有任何的良心、理智的知觉,就是彻底堕落到,完完全全地堕落到成一个魔鬼、活鬼,就是里里外外都变成活撒但了,不用化装、不用包装就是撒但,人的良心没有了,人性的正面的东西都没有了,回不去了。就是到这个程度,回不去了,到了不可挽救、不可逆转的程度,回不去了,神不拯救,人最终的结局那就不用说了,是吧!到此为止,这样一个无论是有生命的或者是没有生命的活物,他的历程就走完了,最终结局定型了,就是这样的。这个不太好,很糟糕,是不是?(是。)有这样的结局人心里什么感觉?有这样的结局让人心里感觉隐隐地作痛,不舒服,很难过,很伤心,觉得被遗弃,觉得像在无边的大海里抓不着救命稻草的感觉,很可怜,很无助,这是你没有沦落到那个地步的时候,你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一旦走到那个程度,那就不可逆转了,是吧?这是人在神不拯救的情况下,人最终会走向这样的命运。

但是对神来说呢,人有这样的命运,有了这样的结局,神有没有任何的损失呢?神能不能因为人从神那儿受造,然后人走向了这样的结局,有这样的结局——被毁灭了,神有任何的损失?神能不能因为一个受造之物被毁灭了,神就不是神了,失去神的身份、地位,失去神的实质了呢?会不会改变神主宰万物的这样一个事实呢?(不会。)不会,这说明了什么?这里有一个什么样的问题?(结果是什么样受影响的是自己,不会影响到神,更不会影响到神的工作。)这是一方面。就是人如果不信神,神也不作这样的工作,对神来说没有丝毫的损失。撒但依然是撒但,神依然是神。主宰万物的那一位依然是神,创造万物的也是神,掌管万物的还是神,人类的命运、撒但的命运、所有的万物的命运都在神手中掌握,神的地位、神的独一无二、神的性情、神的实质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也不会有任何的污迹,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神还是神。这就让人看清一个事实:人类无论有多少,在神眼中只是一个数字,并不是一种势力,对神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就是人类无论何去何从都是在神手中掌握,但是人类无论有什么样的结局,无论是否信神、承认神,承认神的主宰,承认神的存在,无论是否有这些,都不会影响到神的原有身份与地位,也不会影响到神的实质,这个事实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但是有一样人可能还没有看透,也没有体会到,人类中的任何一个人如果神离弃,神不拯救,最终的结局只有一条,那是不可逆转的。就是这整个宇宙万物,无论有多少星体,无论有多少生命,无论有多大,都不能改变神的存在这一事实,而整个万物的命运,就只有在那一位手中掌握着,任何一个生物、任何一个星球都不会影响神的存在,也不会影响神的主宰,更不会左右神的任何一个意念,这是事实,是吧?(是。)有些人就认为什么?“我不信你,你就不是神!”这话成不成立?(不成立。)说:“我们信你的人少,你就不是神!”是不是这样?(不是。)“我们就这么点儿人信,你主宰万物的能力就这么大,你主宰人类就这点儿能力。”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这就太无知了,是吧!

这是说到哪儿了?这是说神如果不拯救人的话,人会怎样,神会怎样。这个事实看清了吧?(看清了。)看清了,是吧!神不会怎么样,神不变,而人类的命运却有很大的变数。这个变数在谁手中掌握着?是人自己吗?是哪个国家吗?是哪个统治者吗?是哪股势力吗?不是,掌握你的命运的,掌握人类命运的是神,在神的手中。所以说,你得看清这么一个事实:神拯救人类,拯救你,那对你是一种恩待、极大的拯救,这是最大的恩典。为什么叫最大的恩典呢?就是神拯救人类那不是一种必然规律,也不是一种必然趋势,不是必须的,神可以自由选择。不拯救你行不行?赖上你了?讹上你了?能不能变哪?说:“预定好你了,然后现在不想拣选你了,变了!”他说:“你怎么那么能变?”“我就变了。变了,你就得不着这个恩典,你上哪儿说理去?”你就得不着这个恩典!那你该怎么办哪?那你就得好好表现,想方设法用你的行动,用你的心,用你真实的信心来感化神,能获得神对你的恩典,这个不是不可以的,是吧!当初主耶稣在迦南的时候,有一个迦南妇人做了一件事,圣经上记载了,你们谁学学这故事?(有个迦南妇人,她的女儿被鬼附了,她来求主帮助她。主耶稣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妇人说:“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参阅太15:22-27))然后主耶稣怎么说的?(“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太15:28))主耶稣称许她的是什么?(称许她的信心。)她的信心到底是什么?怎么理解这个信心?(因为她承认主耶稣就是神。)承认主耶稣是神,那主耶稣说她是狗,她怎么不难受呢?(就像有一些经历的,信的时间长的人,或许神不要他了,但是他今天还能继续跟随神,就是今天被开除了,但是他宁可做神家的一条狗,也不愿意回到世界当中去。)你们说不太清这个事,说道理不行啊,道理解决不了问题。她这个事是这么回事,为什么主耶稣称许这个人的信心呢?不是说她愿意当一条狗,也不是说她愿意吃那饼渣子,这个都是其次,主耶稣所称许她的是什么呢?就是她不在乎主耶稣把她当成狗,当成人,当成魔鬼撒但,当成什么都无所谓,最重要的一点,她把主耶稣当成神,认定主耶稣是主,是神,这个是永远都不改变的真理、事实。主耶稣是神,是主,是她心中认定的那一位,这就足够了。主耶稣无论是拯救她也好,不拯救她也好,把她当成桌子上跟他一起吃饭的人也好,门徒也好,跟随者也好,还是当作一条哈巴狗、看家狗,都好,无所谓,总之她心里承认主耶稣是她心中的主就足够了,这是她最大的信心。你们有没有这个信心哪?如果有一天说你们是神家的看门狗,你愿不愿意?如果说你是神家的看门的大老虎,可能你还挺高兴,是吧?更有些人说,“哎呀,你是神家的小宝宝,小乖乖,子民,天使,小宝贝”,这还都差不多,“大老虎”,都行。如果说你是一条狗,你心里就不痛快。为什么能不痛快呢?你把自己看得很重要,你认为什么呢?“我都承认你是神了,你怎么说我是狗呢?我承认你是神了,你怎么地也应该公平合理,咱俩肩膀头论齐,是哥们儿!是哥们儿!我信你,你就得尊重我。你不能不尊重我,怎么说我是狗呢?我信你,我这多大的勇气呀,多大的爱、多大的信心哪!你怎么能说我是狗?你对人没有爱呀!咱俩是哥们儿,应该平起平坐,我尊重你,我敬畏你,我敬仰你,仰慕你,你就应该尊重我,拿我当人。我是人!”这态度怎么样?(没理智。)人想跟神平起平坐,肩膀头并齐论哥们儿,这是不是要麻烦?说:“你看你也吃饭,你感冒了也咳嗽,你喝水喝不好也能呛着,说话多也累,你看你熬夜多了也不行,这跟我不是差不多嘛!你就是比我能说,我还没你能说,我要是靠年头多了也差不多。再说我还有一技之长,你还没有呢!我会唱歌跳舞,你还不会呢!再称一称,你还没我重呢!你看我生在现代,你都快生在古代了!”琢磨琢磨,“哎呀,没差多少,应该要互相尊重。这友谊得建立在互相尊重、平等互信的原则上,这才长远,这样的友谊才长远。”这观点怎么样?(不对。)怎么就不对呢?(他跟神不是受造之物和造物主这么一个关系。)(他心里也没有把神当神对待,就当作一个普通的人。)这犯了什么错误了?(他只看到道成肉身的神人性的那一面,却看不到神神性的那一面。)话说白了,我跟你说,一方面人人性不好,另一方面呢,人没看见神的真体,接触到道成肉身的神,他就觉着什么呢?“神道成肉身也没什么呀!”处长了,人觉得道成肉身的神——基督好欺负啊,跟咱人差不多。时间长了就这感觉了,把神信没了,就这么回事,人就是这么个东西。你不信你要是不追求真理,时间长了就是这么回事,时间长了就这样了,没有惧怕神的心,人没有敬畏神的心。人追求真理的目的就是能顺服神,无论神怎么作,以什么形式出现,用什么方式跟你说话,你心里神的地位不会变,对神的敬畏不会变,与神的距离不会变,对神真实的信不会变,神的实质、神的地位在你心中不会变。就是你与神之间的这个关系你会处理得很好,很恰当,很理性,会有杠,会有约束,是吧?但是你要不追求真理,这一点很难达到,很不容易做到。

刚才说到哪儿了?(说到人不把神当神待,最主要就是人人性不好,看不清神的真体。)人不追求真理,永远看不到神的实质的那一面,看不到神性的那一面,认识不到哪些是神的性情、神的真实流露,人看不见,就是告诉你你也看不见,你也对不上号,是吧?再往前讲到哪儿了?神不拯救人,人会有什么结局?(灭亡。)神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没有任何顾忌和影响。)哎,这是从神不拯救人这个角度上说,神不受什么影响,而人的命运会很悲惨,是吧?与约伯、亚伯拉罕他们那些人的结局有很大区别,就完全列在神的敌势力、神的仇敌那一行列里了,这个结局很明显是很不好的,是吧?咱们再说说神拯救人。先说说神拯救人,如果神要拯救人,在一个人身上作工作,人这一方得到了什么?人为什么要信神?想想这个问题,人信神奔什么来的?是奔满足神来的吗?是奔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来的吗?(不是。)那是奔羞辱撒但给神作见证来的吗?(不是。)这些理由都有点冠冕堂皇,有点太牵强。如果现在说当初的存心,说这些话有点心虚,脸红,不太能说出口,因为事实不是这样的。那事实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就是奔着得福来的。)(就是为了归宿、精神寄托这些。)总的来说有点不太体面,不太能拿得出手,是吧?但是当初人要是不奔这个来,人能信神吗?(不能。)人也不打算信,也不想信,“没好处谁信哪!不给点钱,不给点利,那还能不给点应许?最起码得给点应许,口头承诺也行”,是吧?说:“信神能得什么好处啊?”“今生得受点苦,因为受迫害了,被时代弃绝,被世界弃绝,被亲人弃绝,得受点苦。”说:“这受点苦也行,那得值啊,以后得什么呀?”神说了,有个应许,“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那“永生”意味着什么?(永远不死。)“永生”那意味着就是永远活着,再也不死了。“那再也不死也不行啊,再也不死遭罪那不行啊,受苦不行;再也不死那得活得好,活得滋润,幸福,快乐,比现在强上一千倍一万倍那才好,那才值!”是不是首先得衡量这个?听来听去,琢磨来琢磨去,“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受点苦还值。”为什么这么说呢?“神给的应许那是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那是历世历代的人都没有享过的福,没有得到的祝福。再说今世信神,神还会给一些恩典啊,祝福啊,保守啊!”甚至有的人还想到“做生意说不定还能发大财呢!有了这么大的靠头还能不发点大财?”这是极个别人,也可能有,也可能现在人他不想那个,想的是更远的。总的来说,人一开始来信神,那不是说干干净净,心灵干净,就是为了来做好人,然后做好事,然后尽受造之物本分,活得像个人,最后能活出神所喜爱的人的形象,活着能够荣耀神、见证神,死了以后呢,也能不羞辱神,为神作见证,如果再有来世的话,能够得到更大的祝福。是吧?不管怎么样,在神那儿,人要信神是得了很大的应许的,带着这个愿望、目的、存心来的,怎么说都可以。这是一开始,是吧?咱得一点一点分析这事,一点点儿说。

一开始人是带着应许来信的,这个神不追究,正当的,算正当。但是人信着信着,在信的过程当中,人从很无知,什么也不明白,到人一点一点地明白一些真理,明白一些人信神的意义,信神该明白的真理与神的要求,之后,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享受到了神的看顾、保守,这当然是其次的。更有些人病也好了,身体也不错,家庭也很平安,婚姻也很幸福,方方面面人享受到不同程度的恩典与祝福,这当然都是其次的。在神那儿看呢,这些对神来说都不是最大的付出,最大的付出是什么呢?你们认为神最大的付出是什么?(在人身上的期望和心血代价。)期望,心血代价,“心血代价”这个有一点实际的内容,“期望”这个有一点空洞。你们从神得的最实惠的东西是什么?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当然肯定不是那些所谓的恩典、祝福,肯定不是这些。那人从神那儿得到最宝贵的东西是不是神的生命、话语、真理,是不是这些?(是。)还有神让人明白的,人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走的道路。总的来说,人从神那儿所得着的是不是就是真理、生命、道路?最宝贵的是不是这几样东西?(是。)你们得着了吗?虽然你们感觉得到的不是像给你一百块钱那么实惠,或者当你饿的时候给你两个大饼子吃那么实惠,那么实落,但是呢,从神来的真理、道路、生命实实在在地赐给了每一个人,是不是这样?这是不是事实?(是。)这是事实。不管你能接受多少,不管你听了多少,你明白了多少,你活出多少,你得着多少,但是有一个事实:神的真理、道路、生命是无偿地赐给了每一个人的,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神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初信,才两个月,两年,十年,或者二十年来厚此薄彼,也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年龄、长相、性别、出生家庭、出生的家庭背景来区别对待每一个人、任何一个人,是吧?没有吧?每一个人从神那儿所得的东西都是一样的,神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少得一样东西,也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多得多少东西,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公平合理,按时份量地给你,让你饿不着,让你冻不着、渴不着,是吧?当神作这些事的时候,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就说神把这些东西赐给人,神有一点私心吗?(没有。)没有一点私心。这话很肯定,是吧?(是。)但你们能不能拿出一些事实证明这个事呢?如果你们拿不出事实来证明这个事,那你们说这个话很虚伪,是客套话,能不能这么说?好比说,神说让一个人别做诡诈人,做诚实人,说诚实话,做诚实事,神说这话的意义是让一个人有真正人的模样,不要像撒但一样,说话的方式像蛇走路的方式。就是让一个人无论是从说话还是做事来看,这一个人活得堂堂正正,干干净净,没有阴暗面,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心里干净,表里如一,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对任何人,对神没有欺骗,没有隐瞒,他的心是一片净土。神的要求是这样的,这就是神要求人做诚实人的目的。那神这个目的是为了谁呢?有些人说了:“哎呀,我们总不做诚实人,说诡诈话,那神套不着我们的实底,没法跟我们交通啊。就得我们说实话,神套着我们的实底,然后好来刺激我们,好来摆布我们!”有没有这样的人呢?“神让人做诚实人,就是想控制我们。”是不是这样?(不是。)那是什么呀?就说神让一个人做诚实人,做一个心里没有任何隐私、没有任何阴暗面的人,做这样一个人的意义是什么,做这样一个人神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你如果做了一个这样的人,神从你那儿能捞着什么好处?就是让你做诚实人,神有什么意图没有?(没有。)那有什么利没有?(没有。)那一个人做诚实人,最大的受益者是谁?(人自己。)人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得到哪些益处?(心灵能够得到释放自由,心里能够越来越轻松,跟人相处越来越得到人的信任,跟人之间能有正常的关系。)嗯,还有吗?(我就一个感觉,人按着神的话、神的要求去做人的时候人活着不累,不会再活在撒但的权下,人活着轻松。)就这点感觉啊?这点感觉挺实在,实惠呀!还有吗?(就是人与神越来越近,人里面包庇撒但、属撒但的那些东西越来越少,与神相合的东西越来越多。)你们说不清吧。那神拯救人的目的是为什么呀?(变化人,洁净人,最终让人被神得着。)被神得着的目的是什么呀?谁得好了?谁是最大的受益者?(人自己。)人是最大的受益者。那人都得什么了?数算数算。

咱们不说高深的,先不说积极一方面,先说消极一方面,人都得什么了?首先,人对这个邪恶败坏的世界有没有分辨了?(有。)有点儿了,是吧?(是。)现在我不敢说你们所有的人,最起码在座能看到的这些人,让你回大学再上大学去,干不干?(不干。)说什么也不去。那为什么不去呀?(没有什么意义。)那是没意义的事吗?(感觉在神家生活特别好。)你说最实在的,就是跟那些人混在一起,心里每天什么感觉?累,烦,气,憋,压抑,还不敢发泄,你发泄,碰着恶的收拾你啊!你斗不过人家。外邦人都说什么?“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你们中间有没有不要命的?有没有横的?见谁敢横,但是一看有愣的上来就不敢了。愣的一看不要命的更不敢了,一物降一物。有没有愣的?也可能有,自己可能还没发现自己有这个“潜质”,这个咱们不追究了。就说在外邦世界当中,在这个邪恶的世界当中混,从里到外没有一丁点儿舒服的,是吧,这说的是最浅显的。那信神之后呢,你这个浅显的感觉变成什么了?你那点良心、道德知觉变成什么了?变成信神的动力了?不是吧?变成了对这个邪恶时代的一种真正的认识,是吧?以前那些感受,光是觉得“哎呀,人都这样,人怎么越来越坏呢,不可思议”,现在还会这么说吗?(不会。)现在就是对有些人有认识了,对恶人、邪恶的、那些属世界的魔鬼都有一些认识,有一些分辨,是吧?再让你跟他们论哥们儿、交朋友你愿不愿意?(不愿意。)也可能一年前你还愿意,你还有一点恋恋不舍,但是一年以后的今天,你感觉如果跟他们做朋友,如果跟他们在一起混,“哎呀,”倒吸一口凉气,“我害怕呀,我斗不过他们呀!那些人太恶了,太恶了!”是吧?这一年为什么让你有这么大变化呢?(对正面的事物有点认识了。)是不是神的话起作用了?是不是总讲怎么分辨恶人、邪恶时代,怎么分辨邪恶潮流,这些让你对这个时代,对这个人类有一丁点儿认识了?你有认识了,你就不愿跟他们在一起混了,是吧?那你那一丁点儿道德良知变成什么了?如今成长了,变成分辨了,变成对他们真实的认识了,从心底里厌烦、恶心他们,不愿意跟他们混在一起了,如果跟他们混在一起觉得自己没法活呀,心里难受啊!没法活下去,痛苦啊,心灵里太痛苦了!是吧?(是。)

有一些人刚开始跟弟兄姊妹在一起接触的时候,“这些人怎么什么都说呢,怎么那么敞开?怎么那么傻呢?你看我多精,我什么都不说!”时间长了琢磨琢磨,“这什么都不说,看着自己怎么这么另类呢,怎么跟人不合群呢?”琢磨琢磨,自己也试着敞开心,说说话,唠唠嗑,讲信神的事,讲讲自己的心里话。哎呀,突然有一天感觉到这样活着真好,不累,不压抑,自己心里所思所想终于有勇气能敞开了,“这样活着真好,神家才是真正的净土啊!只有在神家,人才能越活越有人样啊!”是吧?(是。)你越有这样的感觉,你就越跑不了了。那是什么把你抓住了呢?有人抓你吗?有绳子拽着你吗?(没有。)那你怎么不走呢?有些人说:“不敢走啊!走了以后神惩罚呀,神多厉害啊!”我告诉你实话,你放胆尽管走,神不惩罚,神给人自由,神家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但是谁进来可不是随便的。你走,随便,随时随地,没有限制。你看哪条教会行政规定说谁谁谁不许走,什么人什么人不许放,绳子拴着,链子铐着,有这规定吗?(没有。)从文字上没有看到。那从事实上有没有看到啊?(没有。)哪个人要走,说:“哎呀,你别走啊,教会离不了你呀,你是人才啊!”当然有一些人有这样的爱心,咱们也不能否认,也不能说不让这样做,可以这样做。但是这种作法是不是就是控制你,不让你走啊?(不是。)对你有点爱这也是对你有好处的,是吧?也可能挽留挽留你,呆两年你身量大点了,觉得自己当初那么作决定太愚蠢!“哎呀,庆幸啊,得亏没走啊,这两年我身量变大了,当初太幼小,怎么能作那样荒唐的决定!这幸亏没走,要走了我现在成什么样了,不跟鬼一样了吗?”幸亏没走,得庆幸,他不会后悔,是吧?(是。)现在你看你们虽然说信神时间不长,但是已经在心灵深处,隐隐约约地会有一些感性的东西在告诉自己,我从神得着了很多。但是如果掰指头数呢,十个手指头还真不是说能用得上,因为你说不清楚。但是你感觉好,自己在朝着好人的方向前进,不是朝着坏人的方向在倒退。你在不断地告诉自己:我得做好人,我得做满足神的人,我不能做坏蛋,我不能做流氓,我不能做邪恶之徒,我不能做神厌憎的人。你不断地告诉自己,虽然常常在警戒自己,但是还是觉得自己越活越像个人了,是吧?从每一个人最真实的感觉,最真实的经历、体验来看,神拯救人类的工作当中,人是最大的受益者,是吧?(是。)你看你们信神到现在,缺什么少什么了?我给你算算你们都缺什么少什么了啊。缺少了放纵,缺少了随心所欲,缺少了没心没肺地活着,缺少了吃摇头丸的机会,缺少了去夜总会、酒吧跳舞、唱歌、蹦迪的机会,也缺少了在邪恶潮流当中混吃混喝的机会,没有这些日子了。但是更多的,得着了什么呢?人常常会感觉到:信神挺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如果说这一辈子都能这么活着吧,那也挺好的,那也不错。得到了更多的是快乐、幸福、平安。这些东西实不实惠?(实惠。)当然有些人说:“哎呀,这两年尽本分累点儿!”尽本分累点儿,但是心灵里挺踏实,这个“踏实”千金难买,是吧?这个“踏实”是任何的金钱哪,地位啊,甚至是上学得的那个学位啊,都换不来的。你问问那些上大学,又考研又考博的那些人是什么心情。总的来说,他们没有什么快乐,不踏实,得什么也不踏实。

人信神得着了实惠,是吧?那人得着了这些实惠的东西的同时,神从人得着了什么?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神需要在人身上换来什么?在神那儿有没有交易?神的话当中或者是从神的作事当中,有没有说“我说这一篇话,你们得给我十斗金”?跟你们要没要过一分钱?(没有。)“这一本书得值多少钱,交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没要过?(没有。)有些人琢磨了:“哎呀,可能没跟我们要过,说不定跟别人要过,这事以后得调查调查。没准还真要过呢!”调查调查这事啊!有些多疑的人,他从来不相信谁会这么无私地、无偿地把这么好的东西就白白地赐给与他无关的人,不相信,他认为什么都带着交易,外邦人的逻辑——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就是外邦人的交易、魔鬼逻辑,所以他不相信这个。但是神所作的确实是无偿的,是吧?(是。)每对人提出一样要求的时候,“你们要做诚实人”,下文神怎么说?“如果你们做了诚实人,你们得好处了,那你们给我点什么呀?”人在下面答了,答:“我做诚实人是对你最好的报答。”神会怎么回答?你们说神应该怎么回答?神会在人的回答上加个批文,神会怎么说?“完全正确,交易成功!”这就是神与人之间的默契,神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神拯救人神所要在人身上要的,是吧?神就要这点儿,人能不能给神哪?又有多少人能把神对人提出的这个要求当成最宝贵的东西来还报给神?有谁体会到神的这份心了?没有,是吧。人意识不到这个,人得到了最宝贵的东西。为什么说是最宝贵的东西呢?神是把他的生命,把他的所是所有赐给了人,让人能够活出来,让人把他的所是所有,把他赐给人的真理变成人活着的方向、道路,就是人就凭这个活着,把他的话语变成人的生命。这样推理的话,能不能说神把神的生命赐给了人,无偿地赐给了人,让他成为人的生命,可不可以这么说?那人从神得来的是什么?是神的期望?是神的应许?还是什么?不是一句空话,那是神的生命啊!神赐给人生命的同时,神对人唯一的要求就是人能把神的这个生命变成你的生命活出来。你活出来,当神看见的时候,神就满意了,这是神唯一的要求。所以说,人从神那儿得的是无价的,而在神赐给人最无价的东西的同时,神并没有得着什么,最大的受益者是人,是吧?(是。)人得着了最大的收获,人是最大的受益者。在人接受神的生命作生命的同时,人明白了真理,有了根,有了做人的原则,有了做人的根,也有了做人行路的方向,人不再受撒但迷惑,不再被恶人迷惑,不再被撒但捆绑,也不再被恶人利用,不再被这个邪恶潮流污染、玷污、捆绑、引诱,人活在天地间自由了,释放了,不再受捆绑了,不再痛苦了,没有任何的难处了,自由自在,能真正地活在神的权下,人不再受任何恶势力与黑暗势力的残害了。就是人活出这样的生命,有这样的生命作生命的同时,人没有任何痛苦了,人活着是幸福的,没有难处了,人活着是自由自在的,与神的关系正常了,不会悖逆神了,不会与神对抗了,真正活在神的主宰之下,人从里到外活得都是名正言顺的,是吧?那人得着这么大的益处,相比之下,人想象当中神给人的应许,或者人要得到的福气,哪个最好?哪个更好?哪个是人最需要的?哪个能让人活到永远,能让人真正敬拜神,不被神毁灭,不被神惩罚?是你的得福欲望重要,还是真正地活出神所给你的生命重要?哪个更能让你来到神面前,不让神厌憎,不让神弃绝,不让神惩罚你?哪个能保住你的命?(生命。)只有你接受了从神来的生命才能保住你的命,你得不到这个生命,那你这个命就短,是有期限的,你得到这个生命,你的生命就无期限了,这就是永生。那言外之意是不是就是,人要是没得着从神来的生命,人就都得死,那生命都是有限的,有寿命的,有期限的?有期限的还叫永生吗?这不叫永生的生命。那你那个得福的欲望能够代替这个吗?能够取代这个吗?就说人的得福的欲望能不能保住人不死?(不能。)不能,这是肯定的,是吧?(是。)

咱们再说说,人得着永生了,得着从神来的生命了,神改变了吗?(没有。)在理论上说,神拯救人类的浩大工程终于让人能够有资格活下去永远不死了,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好像是神完成了他的心愿,完成了六千年的经营计划——拯救人类的工作,神的大功告成了,好像是神得了益处,神完成了心愿;但事实上呢,永远活着的对象是谁?得到最大福气的对象是谁?是人类,是吧!神如果得不着这些人,那神的地位会改变吗?(不会。)神的地位不会改变,神的实质不会改变,任何都不会改变,任何的事情、事实都不会改变。相反,人的命运却有很大的改变,是吧?(是。)这个区别那不是一星半点的区别,是天壤之别啊!一个就是永远的死,一个就是永远的活,人选择哪个?(永远的活。)神的愿望当中想看到的是什么?对人类的最大期望是什么?为什么神会付这么大的代价,把他的生命无偿地赐给人?无偿地赐给人,对人没有任何的索取,没有任何交易,对人也没有任何的额外的要求,只是要求人把这些话语吃进去,活出来,按着神的要求活出来,事就这样成了,神的心愿就得满足了。是不是这样?(是。)人小肚鸡肠,还以为“神给我们这么多话,让我们学习,让我们总听,还让我们进入,让我们又撇弃又花费的,又背叛自己又放下自己的,然后一个劲地敬拜神”,人一琢磨,“说不定神得多大利呢!”事实上是怎么回事?(神是无私的,神无偿无私地赐给人,没有任何索取和要求还报。)哎,那从这些事上,咱们所说的“神是无私的”这话是不是真实的?(是。)神是无私的,就是在作的每一样事上,神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说这个事是为了我自己,不是为了人,其实跟人没关系,然后硬安到人头上,让人觉得好听,弄个“美其名曰”。到现在为止,神没作过一件这样的事,是吧?(是。)你们发现了吗?不敢说,还是不好说?经历经历就知道了。在神让人明白真理,得着从神来的生命的同时,神又摆布了很多环境,人、事、物,然后给人提供合适的时机,让人尽本分,让人有合适的环境,有合适的条件能够充分地体会神话语的真实性、神话语的真理。用各种方式,比如说试炼、管教、熬炼、提醒劝勉,包括教会生活,弟兄姊妹之间互相交通,浇灌喂养,用各种方式来让人明白神的心意,不误解神的心,让人走上正道,是吧!那神作这些的同时,神对人有没有提出任何的额外的要求,说你们没事的时候,尽本分的时候也别忘了给我打个洗脚水,捎带着就干了,另外呢,再干点别的小活儿什么的?(没有。)没有,是吧?总的来说,在神拯救人期间,神给人充分的机会、充分的余地,给人提供各种有利、方便的条件、环境来造就每一个人,同时也来洁净每一个人,最后达到成全一些可以成全的人、追求真理的人、喜爱真理的人。不断地鼓励这些人,给机会,是吧?总之,神所作的这一切,无论是在人身上说的话、作的工、付的代价,都是无偿的,是吧?(是。)

其实啊,神作工作无论是多少年,人类无论能明白神的多少话语,无论能实行出多少真理,无论从神那儿得到多少生命,人类有没有可以与神对话的?有没有可以与神真正能对话的?对话不说,这个要求高一点儿,能不能有一个人真正能理解神的心呢?咱们不说满足,就是你能理解到神的这份心,有没有?人理解不到,是吧?有些人说了:“那神那么高大,我们人这么渺小,神在天上我们在地上,神的一个意念就够我们寻思多少年、揣摩多少年的,我们怎么能理解神呢?这个不好达到。与神对话,这个更达不到。”那这个事是不是难事呢?有没有难度?这个难度在哪儿?神的心思在神所说的话里,在神的发表里,也在神的性情里,人如果不追求真理,不能得着从神来的生命,人永远不会理解神,人如果不能理解神,人永远不可能来到神面前与神对话,没有人能与神对话。什么叫“对话”?土话叫唠嗑、交心、谈心。你会不会?你会与你的父母谈心,与你的兄弟姐妹谈心,与你的知心朋友谈心,但是你永远不会与神谈心。问题出在哪儿?(不理解神的心。)为什么不理解神的心呢?(对神没有真实的认识。)这是一方面主要原因。人不理解神的心,人不知道神的心,不知道神心里想什么,爱什么,恨什么,为什么而忧伤,为什么而难过,你不知道。你不能体会到这些,就证明你从神的发表当中没得着真理,你离神还很远,你的心离神很远,是吧?与神离得很远,这个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人能随时随地地离神而去,随时随地地还能弃绝神,随时随地地悖逆神,埋怨神,说谬妄的话,伤神的心,与神对抗,误解神,就是能随时随地地背叛神,是不是这样?(是。)是这样的。这话是不是都是实情?(是。)哎呀,人活在这样的情形里,对神来说是好还是不好啊?(不好。)怎么不好啊?(这不是神想要的,也不是神希望看到的。)这是一方面不好。那神不希望看到这些,神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可惜,痛心。)首先会痛心,是吧?如果你对一个人很有期望,你希望他跟你交心,但是他总躲着你,跟你有隔阂,有误解,总躲着你,总远离你,你心里会怎么想?即便跟你交交心,说说话,说的也是你不想听的,你心会怎么想?你会不会觉得孤单?(会。)首先是孤单,觉得孤单、孤立,没有亲人,没有知心人,没有能谈心的人,没有能够让你相信的、依赖的人,你心觉得是孤单的,是吧?当你觉得孤单的同时,你会怎么想,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你的心会不会痛呢?(会。)会痛。这个痛好不好解决?什么样的事能减轻这样的痛苦?什么才能改变这种状况呢?放弃这样的愿望,假装看不见这样的事实,能不能做到呢?(不能。)那最后只能怎么办?最终的选择应该怎么办?怎么才能解决这样的状态?神会作两样事。人也可能还有别的办法,但是败坏的人类跟神肯定是不一样的,是吧?人会选择,“我不搭理你,我踹你。A不行我选择B,甲不行我选择乙。”神会这么作吗?(不会。)神不会,神肯定是不会的,神要作成的事神不会放弃。神不会放弃,那神会怎么作呀?这里有神的无私的实质体现出来。一方面呢,神会继续无偿地供应,供应人的需要,生命上的需要,心灵上的需要,环境,等等各方面的需要;另外一方面,神会作第二件事情,那就是这几千年来神一直在作的,第二件事情你们想想会是什么呢?(等待。)还有吗?你们说这话说得对不对?(对,神会继续等待,还会继续再引导人。)看来你们有点体会,有心。对了,就是等待!神不会选择第二种方式,去逃避也好,或者去放弃也好,或者是去减轻他的忧伤也好。神在无偿地等待,在无偿地赐给人类生命供应的同时,神也在无偿地等待,这就是神作的。神作的怎么样?好不好?(好。)用人的土话,你们说神对人够不够意思?(够!)(仁至义尽。)神在作这一切的同时是无偿的,为了让人能够得着永生,神没有额外的要求,没有无理的要求,是吧?最起码可以说,对人来说没有任何无理的要求。而神赐给人这一切的同时,神是把他最宝贵的、最有价值的东西,人最应该值得珍惜的东西,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无偿地赐给人。而在人得到这一切的同时,人得到了快乐,得到了平安,人得到了生存的根基、做人的根本,人得到了最大的好处,与此同时,有没有人想到过神?神在作什么,神在想什么,没想到,是吧?人得到了这一切的同时,有没有人在问自己:“神赐给我们这么多,我们还报给神什么了?神从我们得着了什么?当我们得到幸福快乐的时候,神快乐吗?”人可能不会问,人也不会这么想。当人在一起互相交通神的话语,沉浸在一片幸福、欢乐当中的时候,有没有人会想到过神?人不会想,人也没想过,不知怎么想,心里没有这些。人从神得着这一切的同时,人心里在想:哎呀,太幸运了!得着这一切真是太好了,太有福了!谁都没有我有福,真是感谢神哪!人只是一句感谢,只是有一种感激的心情的同时,无论人的心多真,无论人的心多火热,无论人认为自己已经能担多大的担子的同时,也无论人认为自己已经明白多少真理,能为神做什么的时候,神在人的身边是孤单的,是孤单的!为什么说是孤单的呢?因为从始到终,神无论赐给人什么,神无论在人身上作了什么,无论神向人以什么样的形式显现,神以什么样的方式在人身上作工,神是被人孤立的,是不是这样?(是。)那到什么时候这种情况会改变呢,不用神再等待,神也不再觉得孤单?就是人做哪些事,人的身量到什么程度才能改变这种状况,改变这样的情形?这个取决于谁?(取决于人的追求。)最终这个事还真是取决于人,不是取决于神。还是那句话,当人与神能面对面谈心了,心里没有隔阂了,与神能够面对面地说话了,人能与神对话,人能理解到神的心了,知道神在想什么,知道神要作什么,知道神喜欢什么,厌憎什么,为什么而忧伤,为什么而高兴的同时,神也就不再孤单了。人如果能这样做了,人也就真正被神得着了。这才是神要看到的神与人的真正的关系。这个明白了,是吧?神的心好不好体会啊?你认真读神话,用心揣摩、经历从神来的每一句话、每一样真理的时候,你就逐渐地走进神的心里,会逐渐地理解神的心。你理解神心的同时,你就知道怎么满足神的心了,不理解永远不会达到满足,不可能的,是吧?满足的前提是什么?(理解。)明白、理解才能谈到满足呢,是不是啊?(是。)不过这个事你们说难不难?(下功夫用心琢磨的话就不难。)这个事其实也不难,这话都在那儿摆着呢,你听也能听见,看也能看见,这些事实你也承认,也不否认,是吧?这就在乎心了,有心好达到。你是棵“无心菜”,那就不好办了,这话就没法说了,没法进行下去了,变不成现实了。

咱们刚才交通什么说到这上面了?(尽本分求真求细。)求真求细,然后是不是说人是神整个经营计划当中最大的受益者?(是。)那这个话题说完之后,这个是不是事实啊?有没有看见这事实?(看见了。)那有人一听,听明白了,这下子琢磨琢磨,“哎呀,那我可得着实惠了,真能得永生啊!这可不是讲故事,哄小孩,真能得永生!”怎么得永生来着?(按神的要求去行。)你们说神需不需要这些?这话问住了?(神不需要,人需要。)神不需要这些,人需要,人最需要,是吧?神把人最需要的东西赐给人了,那你说人是不是最幸福的?(是。)你现在不需要金钱,不需要大房子,不需要名车。全世界都给你,然后再给你永生,两样让你选一样,你选哪一样?(永生。)有些笨蛋说:“我可不要什么永生,看也看不见,摸也摸不着,还挺累。我就要金钱,我就要大房子、豪车,这多实惠呀!”有没有这样的?也有,是吧?不能说没有,也有,什么样的人都有,怎么说都不明白,那就让他去吧,他没这个福,那没办法,那是人自己的选择。你选择什么,你最后就得什么,你的选择你自己要负责任,就是你要为你自己的选择而负责任而买单。是生是死看人选择什么道路。你要想跟神对抗到底,那你是死路一条;你说“我就顺着神给我指的这个道活着”,那你就一直活下去了,这会兑现的。神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应验,都要变成现实,这是不可否认的,是吧?(是。)有些人说:“那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呢?”你不知道,我告诉你,你不就知道了吗?那有些人说:“我知道是知道,那我怎么没看见呢?”那没办法,你不相信这事,那你就走着瞧!你愿意死谁拦着呀!你愿意死没人拦着,你想活神祝福你,你想追求真理,走神给你指的道,按神所给你指的道路活着,你就能活下来,因为这是神的应许,这个不会错,是吧?神给你的应许,给你的祝福,你放心,肯定会超过你的所求所想!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