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七十八篇 具备真实的顺服才是真正的信

第七十八篇 具备真实的顺服才是真正的信

你们琢磨琢磨什么叫信神,最基本的问题,琢磨琢磨这个问题。你们是不是一般都信神五年以上?(是。)这问题算不算问题?对你们来说是不是问题?理论上应该不是问题,那实际上呢,是不是问题?能不能讲明白这个事?(讲不明白。)因为什么?(平时就没有去琢磨。)那平时没琢磨,每天做什么呢?这些年做什么呢?谁说说,为什么要信神哪?(一讲都是道理。)道理也讲讲吧,有信神比你们时间短的得你们去浇灌,你们得讲讲这方面,从基本问题讲,从基础问题讲。不知道,没话,讲点理论也行啊。信神到底是一种信仰,还是一种人生方向、一种人生目标?在你心里,信神的标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信神呢?就是你的信念是什么?你信神的根基、基础是什么?以什么为动力?土话讲就是,你信神有什么目的没有?有什么用心没有?就这土话,这说白了吧!这是基础问题,最基本的问题。(为了得福。)得福这个事从一开始都有,这是人起初信神时,在思想与精神方面的一种追求、向往。但是信神以后呢,接触到神话,接触到真理,接触到这些实际,这个观点就改变了,是吧?那观点改变落实到什么地方了?为什么要信神?都说说,唠一唠,对信神的事自己心里到底有多大分量,到底有多少认识,自己就清楚了。这事不是张口就来吗?你心里平时怎么想的,我为什么要信神呢?每天起来先想到第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信神呢?我信神的目的是什么,纯不纯呢?或者我信神的那个动机是什么?我信神最起初要达到的目的、愿望、志向是什么?(起初信神里面带着得福存心,后来经历了一些神的审判刑罚,显明人的一些本性,看到人里面那个追求的观点的时候,确实就觉得被撒但败坏很深,然后里面就有那种渴望,想要去追求做一个有良心、有理智的人,能够在神的面前真正地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去跟随神,就有这么一点点感性上的转变。)这个转变怎么来的?(经历了一些神话的审判刑罚,一些事实的显明,然后对自己的本性能有一些看见,心里能产生这样一个渴望。)这种渴望给人带来什么了?能不能给你带来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想去追求真理,就觉得真理对于人活出有价值的人生很重要。)嗯。你们呢,你们有没有这感觉?经历上有没有这些认识?

信神的意义从一开始简单的想得恩典,想求饼得饱,想得福、得好处,简单的这么个思想、私心、愿望,想满足这些精神上或者是肉体上的各种要求、各种愿望,从这个基础到现在人明白这些,说信神的意义不止于此,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是吧?信神的意义啊,观点啊,存心啊,动机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那这个改变是怎么得来的?这个改变那不是时间耗出来的,也不是你熬日子熬出来的,更不是任何一个人强加给你的,也不是宗教或者基督教的教义熏陶、传染出来的,更不是你成天一心向善,然后上天感动,把你感动得变化得比较好了,比较有人样了。这些都是空的东西。最实实在在的东西就是,人在神话语的引导之下,人在真理的浇灌之下、牧养之下,人明白真理了,明白神的心意了,使人的里面不知不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是怎么得来的?就是从神的作工当中,从神的话语当中一点一滴地得来的,是吧?那统统这些,这些变化、这些改变涉及到什么了?涉及到最大的一个事,就是你信神的意义,信神的最终的意义。每一个人其实要求不高,就是得恩典、求平安,然后转变到什么呢?想做个好人,不想做坏人,转变到这个。那这些统统到底涉及到什么问题了呢?涉及到一个最大的问题,这就是神要作的工作——神要拯救人。神要拯救人,借着什么拯救人呢?就是借着人明白真理,明白神的话,然后蒙拯救。那现在归根结底,信神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为了蒙拯救。)哎,为了蒙拯救。蒙拯救的意义是什么?你们能明白的、能想象到的你们都说说,蒙拯救到底指什么?信神的意义是为了蒙拯救,蒙拯救到底是什么?大伙都琢磨琢磨,用人最简单的语言、生活的语言说说,到底什么是蒙拯救?(本来人活在撒但权下是该死的,然后借着人经历神的作工能蒙拯救了,人就不死了,我是这样理解的。)蒙拯救到底是什么,跟什么有关系,这类话题经常说。“蒙拯救”,“脱离黑暗权势”,“脱离撒但黑暗权势”,经常说,但是就是不知道,蒙拯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蒙拯救就是脱离败坏性情了?蒙拯救就是不撒谎了?蒙拯救就是做诚实人了,不悖逆神了?蒙拯救最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呢?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涉及到神的心意。蒙拯救啊,白话讲那就是你能活下来了,你能活命了,你被救活了。那原来你死了吗?你活着,你会说话,你会喘气,你死了吗?(灵是死的。)那怎么能这么说呢?为什么这么说呢?为什么灵里是死的就是死的呢?根据什么说的?

你看人没蒙拯救之前是在哪儿呆着呢?(撒但权下。)在撒但黑暗权势之下呆着呢。人凭什么活着呢?(撒但哲学,撒但毒素。)哎,人凭撒但本性、败坏本性活着呢。凭撒但败坏本性活着,那整个这个人,人这个肉体,还有包括人的灵魂、思想各方面,人是活的还是死的?在神那儿看是死的。那“死的”有一句话概括叫什么?(行尸走肉。)哎,叫行尸走肉。外表看你喘气呢,看你眨巴眼睛呢,看你思想呢,你思想的都是什么?你思想的都是恶,整天思想的全都是恶——抵挡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厌憎的,遭神惩罚的,思想的都是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在神眼中看都是属鬼的,属魔鬼的,属撒但的。那不但是属肉体的,完全就是属撒但的。完全属撒但的,在神眼中看人是什么?是不是人哪?(不是。)那是什么呀?(是魔鬼。)(是畜生。)哎,是魔鬼,是畜生,是撒但,是活撒但!人里面凭着活撒但的东西、实质活着,在神眼中看,人的肉体穿戴着一个活撒但,那就是一个活撒但穿戴着一个人的肉体,在神眼中定性这样的人是行尸走肉。“行尸走肉”定义为什么?(死人。)哎,死人。神现在要作拯救工作,就是要把这样的死人,这样的凭着撒但败坏性情、凭着撒但败坏实质活着的行尸走肉——所谓的“死人”,要把他变成活人,这就是蒙拯救的意义。信神为了什么?(蒙拯救。)哎,为了蒙拯救。蒙拯救是什么?(死人变成活人。)死人变成活人,那言外之意是什么?你从死变成活,就是你这口气缓过来了,活了。你睁眼睛看着神,你能认识了,你看着神,你能俯伏敬拜了,你不骂神了,你不抵挡神了,你不攻击神了,你不悖逆神了。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是什么?(活人。)哎,才是真正的活人。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才是活人。那仅仅是口里承认神,是不是活人?(不是。)那什么样的人是活人?有什么样实际的人是活人?说说吧,讨论这个问题。(就是生命性情有变化,人里面的思想观点、看事观点都转变了,跟神话相合了,才是活过来了。)(就是像约伯一样,能够敬畏神的人,他的所思所想都是怎么能够满足神,这样的人是活人。)(所做所行合神的心意,能够敬畏神远离恶。)(不受黑暗权势的捆绑,看事观点能够有转变的都是活过来的人。)你们都说了一方面表现。到底什么是活人?最终蒙拯救了,成为活人了。活人会说话,说的都是什么话?有思想,有心思,有意念,都想哪些东西?能做事,能尽本分,都做哪些事?这些事,所做的事、所说的话的性质是什么?活人,言外之意也就是你不是死人了。不是死人了指什么?所流露的,心思所想的,能做出来的都是敬畏神远离恶的,是这样一个性质,是吧?还有一个,说得再贴切点,就是你所做出来的、你心里所想的不被神定罪了,不被神厌弃了,而是神所认可、神所称许的。这就是活人所做的,也是活人该做的。那光是口里承认、心里相信,能不能达到这些?(达不到。)举个例子,怎么就达不到这些?口里承认,心里相信,“我相信有神,我相信有天”,“我相信神主宰万物一切,主宰人类的命运”,“我相信我这一切都在神手中”,“我相信我这大半辈子活下来都是神带领的”,“我相信神能改变我的命运”,“我相信神能带领我走以后的路”,有这样一个“信”字。有这样一个“信”字,算不算蒙拯救?(不算。)那什么样的信是算真实蒙拯救了?你们琢磨琢磨,人怎么才能有这样的“信”字,有这样真实的信?口头上承认,心里相信,这样一个信念能不能达到满足神?能不能达到蒙拯救?还缺哪些东西?这个问题记下来,琢磨琢磨。

咱们还讲“信”。信念、信仰与真实的信有没有区别?(有。)想想,什么区别?信念、信仰与真实的信肯定有区别,但是得琢磨琢磨,这些区别的细节是什么。你要是不区别开,你总觉得你自己有一种信念,有一种渺茫的信念,然后就觉得是对神真实的信;你仅仅是有一种信仰,你觉得也是对神真实的信。然后你对神真实的信呢,没有了,你用你的信仰,用你的信念代替了。你看,如果你的信,你对神真实的信仅仅是一种信念,是一种信仰,那你永远来不到神面前,神不称许你这样的信。说了几个问题?(如果人对神的信只是一个信念、一个信仰,人永远来不到神的面前。)前面那个问题呢?(信念、信仰与真实的信有什么区别。)对,先说区别。“信念”是什么?信念,举个例子,人的哪些想法,它归结到人的一种信念?光说概念,一般人不知道细节,然后你还总说,总说你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不知道是什么,你就从这里走不出来,你就不会避免这个问题。信念、信仰比较难说,是吧,咱们不经常说这个问题。先说真实的信,这个应该好说。什么叫真实的信?这个不就在嘴边吗?真实的信,对神的真实的信,什么叫对神真实的信?(相信万事万物都是神所主宰。)这是什么?这是真实的信,还是信念?(信念。)(真实的信是在相信神话的基础上经历神作工,在神试炼的时候不否认神,无论神怎么试炼、怎么熬炼都不离开神。)这是一方面,一方面实行。(真实的信是建立在对神有认识的基础上,人才会有这个信,它是有内涵的。)这个沾点儿边。你们再唠唠,真实的信,怎么才能有真实的信?哪些表现才是有真实的信?有真实的信,你对神有没有误解?有没有埋怨?有没有对抗?有真实的信,人能不能悖逆神?有真实的信,人能不能凭人意做,凭着人意、好心去体贴神心意,凭着人意去做好事?这三样概念先放一边。

彼得你们是不是都知道?彼得做哪个事比较出名?在他蒙拯救得成全之前,他做哪个事众所周知?(三次不认主。)在彼得三次不认主之前,彼得还做了一个什么事?(在主耶稣要钉十字架的时候他拦阻。)主耶稣要钉十字架的时候,彼得说什么?(“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太16:22))“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这是什么?这是真实的信吗?(不是。)这叫什么?(好心。)人的好心。(他拦阻神的作工,打岔神的作工。)这叫打岔。他有这样的好心是出于什么?(人意。)出于人意。为什么他能出这样的人意呢?他有一种观点。什么观点?他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主耶稣来了他的职分是什么,他对主耶稣的认识仅仅限于什么呢?仅仅限于一种好心、保护,是吧?人所说的“有一点亲情”“有一点保护”,就是“这事万万不能临到你啊,你不能受那个痛苦去啊!要受也是我受,我替你受”。他不知道神的心意,然后他出于人意有这么一点好心,想阻拦这个事情的发生。那他的这种作法是一种什么?是一种什么导致的?一方面出于血气、人意、不理解,是吧?另外一方面,他这是真实的信吗?(不是。)是什么?他不是真实的信,为什么能有这样的好心呢?这样的好心是出于真理吗?是一种善行吗?(不是。)那他最起码是善意的吧!是不是最起码是善意的?也最起码是用心良苦,动了真心了,是吧?(是。)那他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作法?是不是真实的信?是不是真实的信产生的一种行为、一种作法?(不是。)现在看清了,百分之百不是。那是什么?这是不是一种信念哪?信念是怎么回事?借着这事说说,什么叫信念?(出于个人的意思。)(观念的东西。)哎,自己的观念、想象、人意,有一种好的向往、好的愿望,人认为的向善的、正面的、积极的一种东西,合乎人口味,合乎人观念的,合乎人情味的一种东西,一种善念,一种好的思想、好的作法、好的动机,这叫信念。不是真实的信,这是百分之百的。

彼得这个人人性不错,单纯、诚实、追求,那时候在他心里,对主耶稣的身份是确定无疑的,所以从他内心深处能发出这一句话,说:“主啊,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代表他这个人的人性、人格。虽然是一种愿望,虽然是一种好心,仅仅是一种信念促使之下的一种行为、一种作法、一种表现产生的这些事,但是呢,看彼得这个人怎么样?(人性好。善良。)人性这一面是善良的。他有信念,他有积极正面的信念,但是可惜因为身量太小,因为认识神太少,因为不认识神,不知道神的经营计划,不知道神要作的工作,不明白神的心意,做了出于人意的打岔神工作的事,愚昧的事。这不叫愚蠢的事,这叫愚昧的事。这就是信念导致的人为的作法,这个很显然不是真实的信。不是真实的信,人有这样的信念,产生了好的行为,有些好心,所做出来的事神纪念不纪念?(不纪念。)神不纪念,白做!反过来神怎么说的?(撒但退去吧。)不是,原话不是这么说的。(“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太16:23))对,“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们说“撒但退去吧”,这话有出入,有误差。神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神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从主耶稣口中一说出来,你得分析分析,揣摩揣摩,为什么主耶稣这么“不近人意”,这么“不体谅”彼得的好心?为什么?神不纪念他的好心,那神对这个事的态度是什么?神称不称许他这样的好心?(不称许。)那在神内心看这个人,神鉴察这个人内心的时候,一看没什么坏心眼,“那这个事应该不用那么苛刻吧”,可不可以这样呢?(不可以。)为什么?(神有神的要求,人信神应该按神的要求去信,而不是就按人的好心去信神,这样的信神不称许。)这里有一个事你们没看透。神把人的好心,神把人的信念,神把人认为好的、不合神心意的东西看成什么?神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看成撒但。)哎,是撒但!你还以为神说“哎呀,可怜可怜你吧,行行好,别追究这事了”?神说那是撒但,出于撒但的!人认为的好心是出于撒但的,神这么认为。跟人的认为是不是有距离?那要出于人性、人情的话,一般人会怎么做?得给面子,留余地。“哎呀,别这么说了,真是挺可怜的,挺好心的,别这么说了。再说了,谁能什么都知道啊?再说了,那人家也是好心哪,为了保护你,你怎么能这么不近人意呢?”神没那么作。神的这句话是一句什么性质的话?一方面是揭露,一方面是定罪,还有一方面呢?审判!对不对?是不是审判?(是。)那彼得听完这话什么滋味?(受刑罚。)受刑罚了,心如刀绞似的。就像人常说的,心如刀绞似的,那心跟刀剜似的,难受啊,不理解啊,“哎呀,神哪,我对你都这么大的爱了,我这么相信你,我又想这么保护你,我这么心疼你,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对我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我是撒但吗?我是人哪!我是跟随你的人哪!我是跟随你的跟随者啊!你怎么能把我看成撒但呢?而且这么不近人意,让我退后边去吧,太难受了,太痛苦了!”神这么处理,这么对待这样的事。通过这个事,你们看没看见神对人类的信念,神是什么态度?(定罪,审判,揭露。)明白了,是吧!神不喜欢,厌憎。不但是不喜欢、厌憎,还有一个最严重的,就是对这个事定罪呀!从神的这些表现当中,看没看见神的性情?(看见了。)什么性情?(公义圣洁的性情。)这个肯定是。还有呢?你说在神那儿作事,虽然说宽容、怜悯、忍耐、慈爱这些比较正面,或者对人来说比较受益、让人觉得容易接受的神的所有所是,神时时流露,时时赐给人;但是人一旦触犯了他的性情,触犯了原则,出了原则,神怎么对待?神定罪啊!神不给你模棱两可的说法,说人这么做是人的好心,没有别的意思,就饶了他吧,这次就过去吧,在神那儿没有这个。他没有人那个中庸之道,没有人意,没有人意掺杂。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对就是对的,错就是错的,没有模棱两可的东西,是吧?(是。)这个事就说到这儿,基本明白了吧!

一方面,从彼得对主耶稣说那么一句话这个事上一解剖,看见了什么叫信念。人有信念,能不能达到满足神?人有信念,能不能产生真实的信?能不能代替真实的信?(不能。)这是百分之百的,不能。那信念到底是什么?(人的观念想象、好的行为。)没总结到家。(好的盼望,好的愿望。)这差不多。就是人树立了一种想象、观念,好的东西,好的愿望,好的目标,远大理想,树立在那儿之后,你就奔这个方向去,然后凭着人的好心,凭着人的努力,凭着人受苦的心志,或者凭着人更多的好的行为,去奔这个东西,达到这个。这里缺什么?为什么信念不能满足神?为什么人有信念不能满足神呢?(就是人凭着信念去做的话,容易打岔搅扰神的作工。)这是一方面,刚才讲的,这很明显。还有呢?人凭着信念做,这里面有没有真理啊?那解剖解剖彼得的事,彼得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就这一句话,解剖解剖吧,这里有没有真理?什么叫“必不临到你身上”?为什么就不能临到你?为什么不能临到神?难道神就不能主宰这一切吗?这一切就不是神主宰的吗?这一切就不是神说了算吗?神如果让它临到,就能临到,神如果不让它临到,是不是就避免了呢?难道这一切就是因为彼得这一句“必不临到你身上”就能改变吗?(不能。)那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发展、结果是由谁而定的?(由神而定。)哎,这当然了。所以说,彼得说那一句话是什么话啊?是蠢话,是无知的话,是代表撒但说的话。你看看,麻烦了吧!这就叫信念给人带来的灾祸,带来的后果。问题严重不严重?(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了?(抵挡神,做了撒但的出口。)做撒但的出口了。代表撒但,代替撒但抵挡神了,想拆毁神的工作。那你说,这一切主耶稣所作的如果正如彼得所说的,那这救赎人类的工作不就毁了吗?彼得说这句话什么性质啊?(打岔神的工作。)所以说,神毫不留情地,带着怒气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是定罪,也是审判,这里有神的性情啊!那人有这样的信念,信念里带着好心,带着人的愿望,带着人美好的盼望,带着很多人所认为的积极的、正面的这些好心、好的东西,都在里面掺杂着,神称不称许?(不称许。)这些东西都不错呀,那为什么神不称许呀?这里一方面人对神没有真实的认识,这是大方向,因着人对神没有真实的认识。另外一方面,从实际一方面来看呢,人对神所说的话、所作的事没有真实的顺服,也没有真实的领会,就总想凭人意,“哎呀,神你别这样作”,“哎呀,神你别那样作”,“哎呀,神这样作不太好吧,别伤着他”,“哎呀,这样作不太如人意吧,这样不太体谅人吧”,尽是人为的作法。这里没有顺服,没有真实的认识,没有真实的敬畏,只有打岔,只有拆毁,没有任何真实的信的成分。所以说,彼得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受了审判,是不是挺尴尬的?尴尬之后带来什么成果、收获没有?这样的审判好不好啊?(好。)怎么好啊?(对自己的思想观点能有一个反思。)对了。最起码“哐唧”给你一棒子,一敲,琢磨琢磨,“怎么?我是撒但?撒但在哪儿呢?怎么整个‘退后边去吧’,谁退后边去吧?这不是让我退后边去吗?我不就是撒但吗?你看我是撒但吗?我不是啊!神哪,我信你呀!我是你忠实的跟随者呀!我爱你呀!我对你不离不弃呀!我是真信你的,我怎么是撒但了呢?我不能是撒但哪!”琢磨琢磨,“既然主耶稣这么斥责,这话里说得很清楚,很明白,是指说这话的人退到主耶稣后边去,说这话的人是撒但。哎呀,那这是人做事能代表撒但哪!能代表撒但的人是什么人哪?那与神不合呀,就能抵挡神,就能随时随地背叛神哪,就能随时随地拆毁神的工作,搅扰神的工作,破坏神的工作,成为神的对头,这太可怕了!这太可怕了!赶紧退神后边去吧,别说了。”这是不是慢慢就醒悟了?明白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神是神哪!人永远是人,神永远是神,人跟神之间是有距离的。人凭好心做事,做好事,在神那儿看是打岔,是搅扰。”你看,这样一来二去,这一审判,是不是成好事了呢?那流露愚昧算不算坏事啊?(不算。)这么一看还不是坏事了,又成好事了。怎么就成好事了呢?(他有一些收获了。)有收获了。怎么来的收获呢?(经历神审判得来的这个收获。)哎,神一审判,你接受,一听,一顺服,省察,然后接受了。从神接受一切对的、神所发表的、神所流露的、神对你要求的,你接受过来了;接受过来之后,变成你的东西了,这样就得洁净了。那受审判是坏事还是好事?(好事。)那你们愿不愿意受审判哪?(愿意。)那天天审判你们行不行?饭也不让你吃,“退后边去!”觉也不让你睡,“退后边去!”没事就审判你,行不行?你能不能受得了?(受不了。)人受不了,神也不那么作。神巴不得你长大呢,一棒子打死你,你怎么长啊?

这说完什么了?(信念。)说完信念的事了。光有信念远远不能满足神的心,远远代替不了你对神真实的信,也远远不能达到让你真实地来到神面前,达到真实的顺服神,达到有敬畏神的心,不能,这些都不能。因为什么呢?人有信念不代替人有真理,人有信念不代表人明白真理了,人有信念不代表人不打岔、不搅扰神的工作,也不代表人能体贴神的心意,不代表人能满足神的心意,是不是这样?(是。)所以说,紧接着在彼得身上又发生什么事了?(三次不认主。)终于到了主耶稣要钉十字架的日子,在主耶稣钉十字架之前,主耶稣见到彼得了,跟彼得说了一句什么话?(“我实在告诉你,就在今天夜里,鸡叫两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可14:30))彼得怎么回答的?(“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总不能不认你。”(可14:31))最后事实应验了。你们看彼得当时的信心比你们的大还是小?(大多了。)比你们的大。大在哪儿?(他为了主,能把兵丁的耳朵割下来。)这事是出于血气的。就是他对主耶稣的认识、他对主耶稣的身份的确认代表他对主耶稣信的程度。那他这个程度到什么程度呢?能为主耶稣舍命,能为他拼命,“谁动我的主,我跟你拼命,割你的耳朵,跟你打,不能饶了你”,他到这个程度。你们现在能不能啊?(不能。)这不麻烦了吗?我跟你说,现在有一部分人,不少人也能,但是神要人的是不是这个血气?(不是。)不是这个,肯定不是这个。

返回来还说彼得三次不认主这个事。彼得为什么三次不认主呢?是因为主耶稣的预言,就是给他命定好了不让他认?(不是。)那是因为什么?不敢认。不敢认指什么?就是当时不敢承认。人说:“那不是你的夫子吗?”他说:“不是,不是,不是。”又一会儿,又有人过去说:“刚才抓走的那个人不是你的主吗?”“哪是!我跟他不认识啊,你可千万别说我跟他有联系啊。”等一会儿,又有人问他:“哎,刚才被抓走的那个人,你们不常在一起吗?”“我不认识他啊。”就这么个表现。现在讲白了,一表演就是这么回事。那他为什么胆怯到这个程度?为什么不敢承认?他为了主耶稣能跟别人拼命,割别人的耳朵,而且对主耶稣的爱,那从心底里能发出一句话来,还能做事,表现得特别的真、诚,那为什么到认的时候就不敢认了呢?为什么不敢承认了呢?不就是一句话吗?人说“哎,那不是你的夫子吗?他被抓走了”,承认一句怕什么?(他要是承认了,他也会被抓。)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还有呢?(惜命,他知道那后果。把他抓住了也得处死,他害怕死。)(不是对神真实的信。)主要是保命,是吧。(他的信也是真实的,人一个胆怯怕死,就能否了。)为什么那时候能否?有真实的信为什么还能否?他有信念不假,他有没有真实信的成分?是谁说的“你是永生神的儿子”?(彼得。)彼得说的。他从这儿已经认识到了他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是神自己。他有这样真实的信,他为什么这么胆怯?(那个信的程度还不够。)信的程度指什么?(就是信心。)这不就结了嘛!(没那个身量。)就这么回事。胆怯,惜命,害怕,怕死,怕受苦,怕肉体受折磨。不管是什么原因,最后他还是否认,三次不认主,就像主所说的一样,“鸡叫两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这话果然在彼得身上应验了。为什么主耶稣能对他有这样的说法,有这样的定论呢?(神鉴察人心肺腑。)鉴察到他什么了?(人的身量。)(他对神的信。)主耶稣看到人的身量,看到他的信心到底有多大了,是吧?他就这么大身量,那三次不认主算多吗?就说你在这么大身量的情况下,你有这么点儿信心的情况下,你只能做到这个。你不骂就不错了,不跟着那些兵丁一起去抓他去打他就不错了,彼得就这么大信心。这就是人的信,真实的信就这样的表现。为什么那个时候只有这点儿信心呢?(经历神的作工太少,还不够。)身量没经历到那个程度。(那个时候彼得跟随主耶稣可能就三年左右。)三年左右,那点儿信就这么大。

现在又涉及到一个问题了,人对神的信指什么?真实的信到底指什么?最简单的一句话就是:你对神所作的一切事,你有多大信心?你能真实地相信多少?就是你在你的心里对神所说的话、神的命定、神的主宰、神的摆布安排,还有神对人以后的归宿,给人的安排,神所说过的话到底能不能应验,到底怎么应验,你能相信多少?你能信赖多少?你能承认多少?你能有多少真实的相信?就是这个。那彼得那时候的信心到底有多大?就是连承认主耶稣的名,连承认跟主耶稣有关都不敢,就这么大信心。他为什么能有这点儿信心呢?这点儿信心代表他的实际身量,他的实际身量到底是多大?用现在人的语言,用现在人的经历描述描述。(仅仅是承认是基督,对神没什么认识。)对,就这么大身量,就停留在这个地步,是吧?那你们呢?你们现在在什么程度上?比彼得好点儿?差点儿?还是差不了多少?(差多了。)应该划等号吧,这是最起码的,听这么多真理了,是吧?对神的真实相信,如果仅仅是停留在你承认他是神,你相信他是神,你承认他能作一切,能摆布安排一切,主宰你的命运,主宰万物,主宰你的人生,你仅仅承认,但是呢,相信的成分还很少,顺服的成分更少,看不见,能够等候寻求神的这个成分就没有了。这是什么信?平时还说:“哎呀,神哪!你要是让我舍命我都能舍呀,因为我这条命是你给的呀!我活到现在,你都救过我多少回了,我这不是一条命了,我得了好几条命了,神救了我一回又一回,让我活到现在,我感谢你呀!我对你的信,那是神人可鉴哪,天地可鉴哪,谁也不能否认哪!我那信,杠杠的!你看看,我能为你舍命!你要是渴了,我给你水喝;你要是饿了,我给你食物吃;你要是困了,我给你枕头;你要是累了没处呆,坐我身上吧。我没怨言,我也不怕丢人,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平时也总讲“我相信有神,相信神主宰摆布一切”,但是临到一个事呢,就如彼得一样的事,说:“哎,那是不是你的神?”琢磨琢磨,“哎呀,周围都是不信的,我一旦承认,不就要被抓了吗?神说走就走了,把我抓了。”琢磨琢磨,“神说了,关键时候可以用智慧,可以否认,可以不承认。那我就来个智慧的吧,神不记念!”“他是不是你的神哪?”琢磨琢磨,“不知道。”说完不知道,又觉得万一他怀疑是呢,万一他怀疑我说的话是假话呢?“谁?谁是我的神?啥神?我不认识啊,我不知道,什么神不神的,我不信神哪!天上有神吗?”你看,话越说越严重了。你不敢承认了,你惜命,你胆怯。那这时候你相信神主宰万物的信心哪儿去了?(没有了。)那平时你相信神主宰万物,你所认为的信心是真的还是假的?(假的。)或者是临到一个事,特别不合你的观念,不合你的口味,神说让你就这么做,就这么行,在神的心意没完全显明之前,就让你这么顺服,就给你摆设这样的环境,不合你心意。假如说一个人信心特别好,特别虔诚,特别真诚,特别的真心、属灵,神给他摆设一个环境,把他摆设到外邦人中间去了,他就哭啊,委屈啊,冤哪:“神哪,我是信你的,我活是为你活的,我的每天、我的每时每刻是为你活的,我这一口气是为你喘的,你现在摆设这样的环境,让我跟污鬼在一起,我这不被污染了吗?我得分别为圣啊,你不能这么摆布啊!我爱你呀!你都不知道我的心多真、多诚啊,你都不知道我多想顺服你呀,我多爱你呀,我多想在你身边哪,我多离不开你呀,你不能这么对待我呀!这不公平啊!”你看,怎么样?不合你胃口的事情来了,不合你观念的事情来了,顺服哪儿去了?没了。接着代替的是什么?(埋怨,误解,抵触。)都来了。那这是真实的信心吗?(不是。)这时候,真实的信心应该怎么表现?真实的信应该怎么表现?应该怎么做?

一个最不合人观念的,摩西在旷野呆了多少年?(四十年。)四十年哪,那是人的大半辈子。如果活八十岁,一半过去了,是吧?呆四十年,旷野那是什么生活环境?要吃没吃,要穿没穿。有灯吗?(没有。)水肯定是有,也有空气,人能喝到水,再吃些野果子什么的,人倒不至于死。有没有解闷的?(没有。)有没有唠嗑的?(没有。)哎呀,最严重的一个问题,四十年神没向他显现,合不合人观念?(不合。)不合人观念。那人怎么办哪?(顺服。)怎么顺服啊?(继续呆在那儿生存。)哦,这么简单?那太容易了,是吧。唠嗑的都没有,除了羊,除了动物,没有唠嗑的。那时候怎么办啊?呆四天行。呆四天,“神有没有?”“有,神存在。”呆四年,“神在不在了?还在不在你心里?”“快没了。”呆十年呢?“没神,这哪有神啊?这十年他都不见影儿,也没人跟我说话,要是真有神的话,那不能让我一个劲在这儿呆着啊!神的心意不应该让人孤立在旷野吧?这孤立不对劲。神让人活着是让人生存在人间,人堆里,人群里,让人长进,让人有语言,说话呀,能有正常人性的生活。这简直……这哪像人哪?这不是野人吗?连野人都不是,跟动物差不多。”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唠嗑,就在大野地,而且是一个人,这合不合人观念?(不合人观念。)不合人观念。那人还好活着吗?心眼窄的,可能三年五年就憋屈死了,气也气死了。那这事怎么办哪?你对神有真实的信,你怎么办?没有真实的信,人一般什么表现?呆一年,觉着“哎呀,神哪,你考验我呢,我不怕,我有神呢!神只要不让我死,留一口气我都能活下去。神不让我吃,我靠着空气,靠着风,我就能活着,我死不了。神考验我呢!”又过了一年,“神考验我呢!”劲儿还挺大。“怎么考验我的?让我靠神,靠神活着,不靠食物活着,不靠水活着,不靠空气活着,我能活,我有信心,我满足神!”又过了一年,信心还这么大,不减,因为还有羊吃呢,还有羊放,还有羊唠嗑,有伴啊。又过几年,羊也少了,成天风呼呼的,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呆着,没有唠嗑的,两眼望天,看到的只有星星跟月亮,尤其是阴天下雨的时候,一个人呆着,就更觉得孤独了,心想:“天哪!这是在哪儿啊?神哪!你可怜可怜我吧,让我找个人说说话,唠唠嗑吧,让我吃点人间的饭食吧!”有没有这样的愿望?(有。)不知不觉,这样的信心越来越淡了。这一淡怎么样?埋怨的心来了,误解的心来了,紧接着人里面的情形怎么样?消沉。越来越消沉,越来越觉得活着没意思,越来越觉着不是神不理,对神的存在划问号了。“神存在”,逗号?句号?叹号?不对。十年八年以后,这些号都没了,划问号了。真实的信有没有了?(没有了。)怎么整没的?靠没了。你没有真实的信,你经不住时间的考验,经不住环境的考验,经不住神的考验。神就不跟你说话,看你相不相信神的存在,看你承不承认神的存在,看你心里有没有真实的信,就不向你显现。

那怎么能把这个问号变成叹号呢?容不容易?(不容易。)其实啊,也容易。你说人活在天地间,是不是在神手中啊?(是。)是在神手中。人活在月球上是不是在神手中?(是。)那么说,人活在旷野,跟羊呆在一起,跟植物、跟小草、跟鸟什么的呆在一起,都是在神手中,这个不差,是吧?那神没向你显现,怎么能看见神的主宰?怎么能看见神的存在?怎么能让“神存在,神主宰万物”这一信息、这一真理、这一异象在你心里不消失呢?能把他变成你的生命,变成你生活的动力,变成你活下去的信心、力量,怎么做?(祷告。)祷告,这实在啊!这是不是实行?你最难的时候,你最摸不着神的时候,在你最痛苦、在你最孤独的时候,在你觉得外表上好像远离神的时候,人最应该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呼求神。你呼求神就有力量;你呼求神,你就能感觉到神的存在;你呼求神,就能感觉到神的主宰;你呼求神,你祷告神,你把你的命交在神的手中,你就能感觉到神就在你身边,神没有离弃你。当你感觉到神没有离弃你的时候,神的存在确确实实地、真真实实地让你感觉到的时候,那个时候你的信怎么样?会不会消失?会不会因着时间的流逝而磨灭掉啊?(不会。)你看这不就解决了吗?多简单的一个问题啊!用捧着神话天天读吗?那个时候没有神话,是吧?那羊它也代替不了神话,那羊除了叫,它没别的。所以说,圣经上虽然没记载这个事,没说摩西这四十年是怎么过来的,但这个事有一个很显然的信号:摩西肯定有神的带领。虽然没有记载神怎么引领他,神是否向他显现,是否曾经向他说话,是否曾经让他知道神为什么要让他在旷野呆四十年,这些事虽然没有记载,但是有一个事实不可否认——摩西确实是活下来了,在旷野呆了四十年。这个事实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否认。但是一个人怎么能在旷野生存四十年?这如果没有真实的信,任何人达不到。这是神迹啊!神迹啊!你想想,你怎么琢磨这事都不成立,太不合人观念了,太不合人的想象了!那不是传奇啊,那不是天方夜谭,这是确实存在的事实,不可改变、不可否认的事实。这个事实的存在让人看见什么?人只要有一口气,你对神有真实的信,神不离弃你,这就是神存在的事实。你如果有了这个信念,有了这样真实的信心,对神有这样真实的认识,这信心怎么样?大不大?(大。)大到顶天了,是吧!所以摩西从旷野一出来,神作什么事了?(让他去找埃及法老,神使用他,让他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带出来。)神就用他,先熬炼他的信心。你看,神没说话,没作工,没有供应真理,没有讲道,摩西也没有书,没有资料,也没有人去帮他,只剩他一个人在旷野呆着,最终成就了摩西真实的信心。那神为什么要作这个事呢?神对他要有托付,要用他,要大用他,有工作要作,磨炼他。磨炼他的什么?(信心。)要得着他的信心,不是磨炼他的信心。磨炼什么啊?(磨炼他的意志、毅力。)哎,毅力。磨炼人的好心,人的所谓的刚强,人所谓的能耐、本事,还有血气,是不是啊?你们有没有血气?(有。)那以后把你们放旷野呆四十年行不行?

你看摩西为什么离开埃及的?(就是凭血气。)那时候神能用他吗?敢不敢用他?不能用。用了会怎么样?他总用石头砸人哪,你说这谁受得了?神说让他去办个事,呼召个人,人家不听,“砸他!”你看,这不是坏事了吗?神说“你这么做事,代表神可不行啊”,所以说神不敢用他,他有血气。有血气,这是用一个人,人身上的大忌。你有血气,总想凭天然做事,总想凭意气做事,你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你总想用石头砸人,总想凭人的办法去做,去解决问题,不是凭着真实的信依靠神、相信神的主宰,这事就麻烦,神就不好用,神不好作事。所以说,他一做完这个事,神就把他赶到旷野去了。赶到那儿是什么目的?(磨炼他。)哎,磨炼他的意志、血气,还有什么?好心,热心,意气,还有维护种族的英雄气概。他有一种英雄气概,一种抱打不平的气概,这些都属于人意、血气、天然,神要磨炼他这些东西,所以把他摆那儿去了。为什么把他一个人放在那儿了呢?多一个人行不行呢?(不行,多一个人他就不受熬炼了。)多一个人有伴就好多了,那可能就不靠神,靠人了。另外一个,他好拿石头砸人,要是把那个人砸死了呢,这都不好办。羊他不砸,砸死了他吃不了啊。他总砸羊,几天吃一只行,几天吃好几只,吃不了啊,所以他不乱砸。最终把摩西熬炼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了,磨炼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摩西最后顺服神了。)哎,顺服神。还有呢?(还有信心。)对神有真实的信心了。还有呢?(天然的那种血气磨没了。)磨没了,他这时候从旷野出来,还能不能没事用石头砸人了?(不会了。)还能不能有那些血气了?英雄气概有没有了?(没有了。)从哪儿看出来没有了呢?(他说他都不会说话了。)话都不会说了,还砸人呢!嗑都不会唠了,还有个人的意思吗?

那从他这些事上看,神要成全一个人,成全一个人的信心,神要用一个人,不管用不用,就是成全一个人,让一个人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能够真实、完全地顺服神,没有任何的掺杂,没有这些人所谓的英雄气概、意气、壮志豪情,还有什么?(血气。)血气,还有人所谓的什么?(好心,热心。)好心,热心。这些所谓的信念的这些东西,就是人心里存在的这些比较向上的、积极的、好的、正面的东西,所谓的这些东西,就是人要凭这些东西活着,这就是人的信念。人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了,接着而来的,人就能真实顺服神了,不凭想象了,不凭人为的好了,是吧?不凭人为的好了,接着而来的呢?人来到神面前的时候,人对神的信真实的成分,真实的信神的成分是不是就多了?(是。)这个多了,真实的成分有哪些啊?真实的相信神的成分有哪些?(真实的顺服。)嗯,真实的顺服。能不能给神出谋划策?神你这么的,你那么的;你应该这么作,应该那么作;你这事不合人观念,人一般不这么想,你要那么作人不好接受,你得那么作;你这话说得不对,这个口气不对,这方式不对,这用词不对……能不能给神出谋划策了?(不能。)这些东西磨没了,是吧?这叫什么呀?(顺服。)(有理智。)能顺服,有这个理智了。还有什么?(对神有敬畏了。)对,有敬畏了。通过这一磨炼,真实地感受到神的存在,在一个人根本生存不下来的环境,人靠着神就这样一天一天地熬,一年一年地盼,活下来了,真实地看见神了,那不是偶然,不是传说,是吧!因为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年两年,这个不是偶然,没有任何的偶然性,没有任何的突发性,都是真实的,一天一天熬出来的,一年一年熬过来的,看见了神的真实存在,看见了神的真实主宰。那这些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人的观念想象没有了,人不出头了,人自己不出头了。那这个时候人还会说“主啊,这事万万不能临到你”吗?(不能说了。)可以说,人在这个时候,这类强出头、人出头的事不能做了,强出头的话、不理性的话人也不能说了,接着替代这些东西的,人的活出应该是什么?(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哎,在积极主观上,在人明白的真理上,人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在客观上呢?人得顺其自然,人得等。“这事怎么办哪?”“哎呀!不知道,我看看神这话怎么说的。”说:“这事怎么办哪?”“神你说,你说怎么办,我顺服。”“你怎么选择的?”“我没选择,你说,你说怎么办。你让我死,我死去;你让我还回旷野,那我就回旷野去。你让我做什么?”当初神让摩西做什么?(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给他这么个托付。那摩西当时什么反应?(他说他拙口笨舌,不会说话。)哎,他就有这么一点顾虑。他说:“我那么多年不说话,我也不会说啊!”但他对神这个托付有抵触吗?(没有。)他怎么接受的?(在地俯伏。)他就俯伏下来了。俯伏下来代表什么?顺服、接受了,就是完全全人仆倒在神面前,没有个人选择,“我有难处,我不提了,神让我这么做,那我就赶紧去做。”赶紧去做,那可不是糊涂去做,心里有一种东西在支配着,这个是什么?什么东西支配,能让他觉得自己什么也不能,怎么还接受神托付呢?你这不是傻大胆吗?(他相信这是神让他去的,就能做成这个事。)这事经历太多了,神怎么主宰,这四十年已经完全把这事摸透了。二话不用说,“神让做什么?”“传话去。”“传给谁?”(埃及法老。)埃及法老那势力大不大?(大。)“我要是没信心,那我敢去吗?”敢不敢去?(不敢去。)“哎呀,这怎么办啊?我不敢去啊,神说了,但这人的势力那么大,带以色列人出埃及,那能出来吗?不可能的事啊!”摩西怎么表现的?(摩西就去了。)摩西没说什么话,去了。他这个“去”代表什么?(有顺服,有真实的信心。)哎,他有真实的信了。所以说,他有真实的信,有真实的信心,有真实的依靠,也有真实的顺服,这里没有胆怯,也没有选择,没有拒绝,而且相信,带着满满的信心,带着神的托付去了。相信这一切,“只要神托付了,这一切就都能成,都能像神所说的。让我带人从埃及出来,那我就带。那这不是人带了,既然神托付了,是神带啊,人就出个头”,人有这个看见。那你以为神托付你,是让你去做了?你有那两下子吗?人要是胆怯,说:“我可不去啊,你托付我,我也没那两下子啊!我又没有军队,又没有枪支弹药的,我怎么能打得过他呢?他们那么多人,这是一个国家呀!我怎么能把那些人带出来啊?那些人听我的吗?”这是什么?这叫拒绝,这叫抵触,这叫悖逆,这叫不相信,这就不是真实的信心了,是吧?当时那个环境,对以色列人、对摩西是有利还是没利啊?(没利。)那摩西做这个事,外表来看能成吗?在人看那就是成不了的事,不可能的事。因为什么?还有海隔着呢,怎么过去啊?你能飞过去啊?还没翅膀,那时候还没飞机。要过去那是难上加难的事,比登天还难,过不去。那摩西难道不知道这个事吗?(知道。)他知道,他一言不发,仅仅说“我拙嘴笨舌,没有人能听我的”,说了一句这话。神告诉他去做,说要把以色列人带出埃及,他就俯伏,接受过来。他为什么不想这些事?(他知道是神带。)不,你错了!他在旷野呆了四十年,他不知道人间的这些事啊?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是,还是不是?呆得傻了,四十年,不知道人间到底什么样,不知人间险恶,幼稚啊。人间现在什么样不知道了,如何邪恶、凶险他不知道,四十年之后的埃及发展到什么样,他怎么能知道呢?人间什么样他根本就不知道了,那以色列人是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知道?摩西有聪明智慧,这些他都知道。他生活在人世间四十年离开的埃及,人间的这些事啊,他太清楚了。你别忘了摩西是怎么离开埃及的。凡是他经历过、看到过、体验过的这些事,他太知道了!他知道这些事,你说神给他这个托付,那这个托付能否完成,难度有多大,他知不知道?(知道。)那知道怎么还领命呢?拿鸡毛当令箭了,四十年积累经验了,是吧?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野兽斗,其乐无穷,那人怕什么呀?是这么回事吗?(不是。)那他积累了哪些东西、哪些经历,让他满有信心,让他能够带着这一份托付,信心满满地去做,没有丝毫的疑惑,能顺服到这个程度?(就是他在经历当中,他每一次呼求神,每一次跟神亲近的时候,他都看到神的信实,神没有失信过。他对神建立了这样一个真实的信心。)这是一方面。还有吗?你说四十年的经历,他能不能体会到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人是在神的手中,太能体会到了。这是最真实的体会,因为他在旷野四十年,涉及到人生命安全方方面面,能不能活下去,他天天就是求生,就只有这一个信念,只有这一个愿望。那在这四十年当中,对他来说,这是体会最深的了。所以对他来说,神给他的托付他听到后,第一个感受那肯定就是:“在神没有难成的事,神说能成,肯定就成。既然神给这样的托付,那肯定神要作这个事。”是神作,那不是说哪个人要做什么。哪个人要做什么,那得分析分析,预备预备:军队呀,打仗啊,预备多少粮草啊,预备多少枪炮弹药啊,预备多少武器呀,预备多少人哪,怎么攻啊,怎么计划呀,是凭谋略呀,还是凭兵力呀。人得计划计划。那神呢?用得着这些吗?每一个受造之物,每一个人,他无论多大势力,无论他多能耐,无论他多猖狂,都在神的手中,他有这样一种信心、认识、经历。所以说,在他心里就没有这个“怕”,没有这个担心。没有这份担心,那你说他对神的信是不是就踏实多了,真实多了?对神真实信的成分那就是直接、单纯、纯洁多了,是吧?(是。)就是这么回事。

刚才讲什么了?讲真实的信了。讲完真实的信,咱们还得说说,那到底神要人的信念还是要人的信哪?(要人的信。)要人真实的信。真实的信是什么?最简单的话、最直接的话是什么?(对神有真实信心。)哎,就是真实的信心,你对神真实的信心。那真实的信心落实在实处又是什么?现实生活当中,跟人的日常生活,跟人的信神这一切的活动有什么关系?(相信神主宰一切,命定一切。)(在临到的一切事情当中相信神的主宰,在神没有难成的事。)真实的信心,再琢磨琢磨,还有什么?你们说神的真实存在是因着人的相信而有的事实吗?(不是。)那神的真实存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事实?(不管人相不相信,神都存在,神是自有永有的。)那有些人说了:“我不信你,你就没有;我要信,你才有。”信心最起码建立在这个基础上:那不是你口头承认,神就有,口头不承认,神就没有;你信不信,神也存在,你信不信,神也主宰你,主宰一切。那为什么要有这个认识呢?它能改变你的什么?有些人说了:“我们信你,你才是神呢;我们不信你,你都不是神,你什么也不是!”这是什么话呀?这是悖谬的话。神说了,“你不信我,我也是神,我也主宰你的命运,你改变不了”,这话对,是吧?这话对,能解决人的什么问题呢?要是解决不了你的现实问题,这话对你来说那就是道理。(解决人的悖逆,起码解决人那个无神论的毒素。)不信派的观点,是吧?解决人的不信派的观点。

刚才说到哪儿了?(相信能解决什么问题。)(信神能改变什么。)改变你的哪些认识,你的哪些生活方式、人生目标、追求方向、人生意义,这个是不是会左右你这些?如果你接受,完全接受顺服的话,就能改变你,你生活的方向、目标,改变你选择的道路。好比说,有些人说了:“我相信神存在,相信神主宰万物、一切。”嘴上相信了,自己琢磨琢磨,“哎呀,我这日子过的,没谁谁谁家富啊,穷啊!我也想像他那么富。我相信神主宰,神能让我富。”主观意愿很想富。富是不是坏事?(不是。)哎,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我相信神主宰,相信神摆布一切”,嘴上相信,然后自己就琢磨做生意,挣大钱。人家一年挣十万,你琢磨琢磨,“我也挣十万,我不比他差呀!他俩胳膊俩腿的,我脑袋也不比他简单,人模人样的,都一样,他也不比我精多少,我凭什么就不能挣那么多?我也要挣那么多!”相信神主宰,解没解决这个问题?(没解决。)没解决,这就开始出问题了。嘴上说:“我相信神主宰,神能让我富,相信神会让人过上好日子,过上好生活,发家致富,荣耀神,可相信可相信了!我的命是在神手里,我可相信了!因着我相信神的主宰,神肯定悦纳我,那我就过好日子。做生意,不信神的人能挣十万,我也挣十万。”第一年没挣十万,第二年又没挣十万。使劲,使劲地挣啊,挣啊,挣啊,挣了好几年也没挣十万,心就气了,嘴上还说“相信神主宰,神会赐给我祝福、恩典,超过我的所求所想,我不怕,相信!”自己还挣,挣,挣。这里出现什么问题了?(他不是真实相信神的主宰。)不相信。他相信还能这么做吗?你得琢磨琢磨,“神来作工作,让人过好日子,让人有幸福生活,让人有好的归宿,让人走正道,那我这个生意这么做是不是正道啊?我总这么琢磨挣钱,还想挣大钱,还跟人家比,像人家一样挣那么多,是不是神的心意呀?”第一年挣一万,第二年挣一万,第三年还挣一万,“这钱怎么总也不涨呢?哎呀,人能挣多少钱都在神手中啊,我真是相信神主宰呀!使多大劲也超不过这个数,有多大能耐也超不过这个数。眼看要超过这个数了,不行了,出一个岔儿,还是那点儿。”这发现什么问题了?(自己掌握不了。)那钱有的是,神让你能挣的就那些。到头来呢,怎么挣也超不过自己想象的那个数,这发现了,神主宰这一切。你就是超过了,牛呀,鸡鸭鹅狗出事,有病,房子塌了什么的,钱就花出去了,最后还剩那点儿。一看,超出那个数不容易,达到自己目标要达到的那更不容易了,那是奢望、贪心哪,更达不到。这时候琢磨琢磨,“哎呀,这挣钱的多少都在神手中啊,你挣了之后还不一定能花上呢”,越来越觉得“神主宰呀!”这时候再说“我相信神存在,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这话与之前说的那个是不是两样了?(是。)有什么区别?(是经历当中的认识。)那个呢,光是口头,但是做事他不凭这个做。他所相信的、他所承认、他口里所传说的,不能成为他行事的原则、目标与准则,也不能成为他行事的约束。就是他不相信这个,也不顺服这个规则,更不顺服这些真理、事实,所以他所说的再真,再斩钉截铁,把地跺个坑也没用。说归说,行归行,对他来说不是他的生命,是吧?他相信神的主宰,但在现实生活当中还跟神的主宰相抵抗,抵触,挣,总想超出这个范围,总想挣自己该得的,这是不是真实的顺服?这里有没有真实的相信?有没有真实的信心?这都没有,太可怜了!那有真实信心的人什么表现?(说的跟做的是一样的。)哎,是一样的。他相信什么,他在生活当中你能看见他的实际,他活出这话的实际,相信神的存在,相信神的主宰。在现实生活当中他不但相信,而且他遵循这一规律,而且他也能时时寻求、顺服、等候这一事实的到来,也相信、等待这一事实的主宰、摆布,是吧?相信神的主宰、摆布,而不是强出头,硬挣,一旦没满足自己的心意,就对神的存在、对神的主宰划问号,或者埋怨、误解神。你看,不一样吧?你所相信的、你所承认、你所听的真理或者神的话成为你的实际了,能主导你的思想,主导你的生活,主导你的心思,主导你的整个人生道路方向了,这是你对神真实的信心,这时候就能产生你对神有真实的信心。你对神有了这样真实的相信、真实的顺服而产生的真实的信心,这样的信心是什么?(真实的信。)哎,这才是对神真实的信哪!那这个真实的信是怎么得来的?(明白,实行。明白了这些能主导他的整个生活、行为。)就这么得来的。

人真实的信是这么得来的,那在得这个的过程当中,神又作哪些事呢?彼得当时得着主耶稣一句话,斥责的话,刚才说那是一句什么话?(审判、定罪、揭露的话。)揭露,审判,定罪。在人得着对神真实的信心之前,人是不是必须得经历这些?少了这个行不行?(不行。)为什么少了这个不行呢?为什么必须得经过这些呢?没有这些不行吗?能不能越过这些呢?审判,揭露,责备,管教,斥责,甚至咒诅,能不能越过这些?(不能。)那为什么不能越过这些呢?那人要是总说,说说不就明白了吗?说说就明白了,好说好商量多好,不用斥责。“哎呀,彼得呀,你这事是好心,你看你心是好的,我也理解,你以后别这么说了,行不?你以后别这么好心,别出于人的好意,总拦阻我的计划,也别代替撒但说话,别做撒但出口了,以后小心着点儿。别乱说话,说话之前好好想想,看看这话说得对不对,这事能不能让神伤心,能不能让神发怒。”这么说行不行?(不行。)那为什么不行呢?(人被撒但败坏太深了!)这败坏性情有根啊!什么叫“根”?有根,那就是人就是凭这东西活着,人的一切思想、行为、想象、观念,人生目标方向的出发点都是从这儿来的,你不斥责能行吗?不斥责他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吗?能刨去这根吗?(不能。)这根不能刨去,人能不能顺服神?(不能。)那怎么能顺服神呢?(把根拔起来。)怎么刨根啊?(审判刑罚,定罪,揭露。)所以说现在看清楚了,神定罪人是好事啊,还不是好事啊?(好事。)那给人的咒诅是好事还是孬事?(好事。)那显明人好不好?(好。)哪个事是显明人的?什么事显明人?彼得三次不认主是不是显明人?明显的就是被显明了,自己还不承认呢,还觉着“我能吗?不能吧!我那么无知呢?我那么可怜呢?我那么没生命呢?我那么软弱幼小吗?我爱主啊!我身量大,我有信心哪”,结果怎么样?事实上怎么样?(彼得就是三次不认主。)显明了人的什么?(人的软弱,人的身量,人对神的信。)哎,把人彻彻底底地显明了。你的口头禅,你的信念,你外表的热心、好心,都不是神所称许的,神要的不是这些。你再好,你再能跑,有啥用?有真理吗?对神有真实的信吗?神称许的不是这些。你真实的流泪有用吗?没用。人为的好,人为的想象都没用,必须得经过多种方式,揭露,还有什么?(审判,定罪,咒诅。)咒诅,有时还得管教呢,还得来点小惩罚呢。这事可不可怕?(不可怕。)这事值得呀!现在一看,这些事不可怕,这里有神的心意,有神的良苦用心,有神的爱在其中。神在作这些事,用这些方式在人身上作,代表神对人有期望,是吧?(是。)有期望,还有一个,神在人身上要有所得。那都不是瞎作的,不是胡乱作的,不是抱蒙作的,不是凭想象作的,这完全有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什么?要让人蒙拯救,对神有真实的信。

你说彼得三次不认主之后,他对自己的信会不会有一个反省啊?(会。)正常的人应该这么反省。追求真理的人通常会怎么反省?会怎么省察自己的信?“哎呀,我虽然三次不认主,但是那是特殊情况。特殊情况,那谁没有点‘怕’字,谁没点担心哪,谁没点软弱啊,谁没点小毛病啊?这没事,我对主的爱还是挺大的,心是火热的,我灵里是刚强的,我对主那是永远不离不弃的。虽然是三次不认主,这算个小污点,但是呢,应该是神不记念,我的信心还是不小。”这么反省怎么样?这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吗?这样你能不能得着真实的信心?怎么能够产生真实的信心?那如果彼得这么想呢,说:“哎呀,主耶稣啊,你也是,也太了解人了!你了解就了解嘛,你怎么……怎么能在我身上下这个赌注呢?也不应该预言这个事,你预言我三次认你多好啊,那我不就认你了吗!啊?这事多好啊,两全其美。你预言也准,你看,显得我还对你特有信心。我信你信得多真哪,你得成全我呀,你得给我面子呀!”这事怎么样?“你不应该斥责我,也不应该因为这事你还……我是彼得,我爱你,你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对待我。我是堂堂的彼得,我不应该做那样的事,太丢人了!太难堪了!太没面子了!临到这事也太倒霉了吧,那怎么偏偏是我呢?啊?那为什么不是约翰呢?为什么不是路加呢?为什么不是他们呢?为什么是我呀?我不干哪,不公平啊!你作这事不公平,虽然是你作的,我承认是你作的,你这不是把我显明了吗?那我以后这道路怎么走?我以后还能有好的归宿?这不是放弃我了吗?不行,我有点不平衡。”这怎么办哪?得跟神讲讲理吧,对不对?(不对。)这是一种什么情形?(跟神对抗。)这里有不服、埋怨,嫌神作的不合他观念,不合他口味,给他丢面子了,让他抬不起头了,让他掉身价了,是吧?这里带着人的选择,带着人的埋怨、不服、对抗、悖逆。这些统统是什么?(撒但败坏性情。)统统都是败坏性情。这么想,这么做,这样的态度、情形显然是不对的,是吧?那人如果这么选、这么做神也没责备,那过后,这个被显明之后,人能不能产生真实的信?能不能对神有真实的信心?(不能。)那埋怨过后,人这样的悖逆抵挡,拒绝神的显明,拒绝神这样作、用这种方式对待他,这样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你一个劲地推,拒绝,“哎呀,你别用这种方式,我可接受不了啊。我这人脸皮薄,原来身价挺高的,我是某某名人,我是某种身价的人。”一再拒绝,那给人的生命带来的是什么?(受亏损。)哎,首先带来亏损。“亏损”言外之意是什么呀?在神那儿看呀,你这个人太难办!什么都挑,什么都不对,你什么都有选择,行吗?你什么都有你的口味,有你个人的意思,有你个人的主见,有你个人的想象、观念、定论,那你要神干什么呀?神对你来说,那只是个你信仰的对象,精神支柱啊,你不需要神,不需要神的话,不需要神的真理,不需要神的生命供应,更不需要神在你身上作任何的伤害你利益、伤害你脸面、伤害你心的任何工作。神说:“好,妥,这好办哪,我可以不作,但是有一点,你得离开我。你有选择,我有选择,你有你选择的权利,我也有我选择的权利。你可以不接受我的作工方式、我拯救你的方式,但是呢,我也可以选择我不拯救你!”怎么样?互不相干吧?这是不是神的自由?(是。)神有没有这个权力这么作?(有。)那人有没有这个权利选择不接受神的拯救呢?人也有。神可以放弃你,你也可以拒绝神对你的拯救,但是最终受亏损的是你。你不但不能被神成全,而且被神厌弃、淘汰,最后接受加倍的惩罚,这就是人的结局。这就麻烦了!

所以说,人对神产生真实的信心,达到有真实的信,那是在神的主宰、安排的过程当中逐渐产生的。人的败坏性情藏在每一个心思意念里、每一件事的存心上,隐藏在人对每一个事的观点上,也隐藏在人对待神所作的每一件事的看法、领受、观点、存心、意愿,隐藏在这些里面。神怎么作呢?神怎么对待人的这些东西呢?就借着摆设环境。摆设环境显明你,让你生在神所摆设的环境当中,然后神显明你;不但要显明你,显明你的同时,神还要审判你。当你流露败坏性情的时候,你有抵挡神的心思意念的时候,你有跟神较劲的情形与观点的时候,你有误解神,要抵触神、跟神对抗这样的情形的时候,神要惩罚你,神要斥责你,审判你,刑罚你,甚至有时候要管教你。管教你的目的是什么呀?(让人悔改,变化。)这是一方面,达到的果效是让你悔改。一开始管教之后,给你管教,给你斥责,让你明白,“哎呀,我错了,我不对,我想的是人的观念,是错的。我的存心是出于撒但,出于人意,不代表神,跟神是不合的,不能满足神的心意呀,让神厌憎,让神恨恶,让神发怒,以至于让神咒诅。我得改变我的存心。”怎么改变哪?首先得顺服神在你身上对待你的方式,给你摆设的环境,人、事、物。你得顺服,别挑毛拣刺,别讲客观理由,也别推脱责任。再一个呢,就寻求神作这个事,人应该实行的真理是什么,应该进入的真理是什么,神让你明白这个呢!让你认识败坏性情,让你认识撒但实质,然后你能达到顺服神所给你摆布的环境,最后用神所对你要求的,按着神的心意,你在这个环境当中实行出来神所对你的要求,满足神的意思。这样你是不是就过关了?你这就过关了。你不再对抗了,不再抵触了,接着来的呢,能代替这个的是什么?(顺服。)哎,你能顺服下来了,不讲理了。神说:“撒但,退我后边去!”你说:“什么?谁是撒但?”这话怎么样?这是不服,是吧?“这话是谁说的?”(神说的。)“哎哟,神说了,‘撒但,退我后边去’,这不是指我嘛!”怎么顺服?“哎呀,神啊,你说我是撒但,我害怕呀!我是撒但,对,我是撒但,但我还不明白我哪个事做错了,怎么就成撒但了呢?你让我退你后边,我就赶紧退后边,别在前面站着了。退多后?”“十米以外。”“那行。那我退十一米行不行?”“不行,就十米。”“那我就退十米吧。”“十米怎么样?能听着我说话吗?”“能听。那我再靠前点儿行不行?”“不行。”“那我就在这儿。那神你什么意思啊?”“那个事你得认识,那个事的性质是撒但。”“那行,我认识。”“那怎么认识啊?”“我听你怎么说吧。你怎么说,那我就怎么认识;你怎么说,我就怎么接受。”这态度怎么样?(顺服。)哎,这就叫顺服。神说一句话很难听,“你个魔鬼”,“你个小魔鬼”,“你个妖精”,“你个畜生”。说“魔鬼”还行,还能接受,“畜生”就接受不了了,顺服不下来了,这叫顺服吗?神说“撒但,退我后边去”,人就退去了。如果神说“畜生,退我后边去”,你就会说:“不行,我不能退。我不是畜生,我是魔鬼撒但,我不当畜生。”有没有顺服?(没有。)这种顺服叫什么?(有选择的顺服。)一说顺服,那就是完完全全听从,听,接受,不讲理由,不讲条件,不管客观原因是什么,只管接受,拿过来,别分析,别讲理由,到底怎么回事啊?问问前因后果呀,这一做,顺服就差远了,不纯洁了,是吧?能达到这样顺服,你说人对神有真实的信还能远吗?不远了。神越作,你越觉着神主宰一切;你越觉着神主宰一切,你越能感觉到:“神所作的怎么样都好,没有不好的。我不能挑,我没挑,神怎么作都好,我就应该顺服。我的职责、我的义务、我的本分就是顺服,人就应该顺服神,这是我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我如果达不到这个,那我就是畜生,我就是魔鬼,我连牲口都不如!我连神都不能顺服,我是什么东西!”这是不是有真实的信了?这叫没掺杂了,是不是啊?(是。)你达到这个程度已经没掺杂了,那神用你好不好用?神摆布你好不好摆布?(好摆布。)那神给你点儿祝福是不是很容易的?(是。)给你个火炭要不要?给你个马粪蛋要不要?给你块金子还行,给马粪蛋好像不容易接受,那玩意儿也不能吃,又不能玩的,不容易接受。这就是顺服,这里有很多功课可学。你看彼得就做得挺好,神一说“退我后边去”,他不吱声了,就反省自己:“哎呀,我还是爱神的人吗?那我成撒但了,那我就不是爱神的人了。”现在人做不到。一说“撒但,退我后边去”,“谁是撒但啊?说我是撒但,那不行。说我是你的选民,那还差不多!”说:“这个孩子(这个姊妹)呀,那个……你这话说得不太合适。”“这差不多,这行,接受,顺服,承认。来吧,再比这难听的还行。”“撒但,退我后边去!”又翻脸了,又不行了。你看,还是顺服不了。你顺服不了,你对神的信有没有真实成分,有没有真实的表现?

那顺服跟真实的信心是怎么挂钩的,是什么关系?(人有顺服,人才有信心。)哎,人有真实的信,才能有真实的顺服;你能真实地顺服了,逐渐地才能产生真实的信心。你是在顺服神的过程当中,真实顺服神的过程当中,才能得着真实的信心。但是你没有真实的信心,你能真实地顺服神吗?(不能。)哎,不能,这是连带的,这不是规条,它也不是逻辑,是吧?真理不是哲学,他没有逻辑性,就是互相关联,哪个都离不开哪个。你要是守规条的话,你就说“那顺服就得有信心哪,有信心就得顺服神哪!”这是什么话呀?这是规条,这是字句,这是理论,这是唱高调呢,是吧?生命的事它不是规条。信心,真实的信心这事明白得怎么样了?你口口声声承认,“全能神是我唯一的救主,是独一真神”,神说:“去,给我倒杯水。”“行!”屁颠屁颠就来了。说:“去,你家有二两金子,你全给我。”“你说啥?全给你,那能行吗!我还等着过日子!”不干了。这是举个例子。说:“去,到那个餐馆吃碗面条去。”“那这行,能顺服。”“去,到一个火坑里,把那个火炭拿出来。”“那我不敢,那烫手啊!你怎么不去呢?凭什么让我去呢?不去!”“你不是承认我是你独一真神吗?那我说什么你怎么不听呢?”“能听的听,不能听的不听。你让我去送命,那我不干哪,那多危险哪!上刀山,下火海,这事不能干,那丧命啊,太危险了!”你看,这时候你相信神主宰,相信神掌握人的命运,你的命在神手里,这话哪儿去了?(没了。)你不能靠这话活着了。你不靠这话活着,你是真实相信他吗?相信神的实质那不是信神的名,而是信神能主宰这一切这是一个事实。你得把这一事实变成你的生命,变成你生活的源泉,你得凭这个东西活着。说临到这个事,这个事就能主宰你的行为,主宰你做事的那个方向、目标,你能凭这话活着。为什么说凭这话活着呢?就是神让你去拿火炭,你说“我不怕,神说了让我去拿的。神说了让我去拿的,那我就敢拿。人说我不敢拿,但神说让我去拿,我就敢拿”,你得有这个信心;你有这个信心,你看,这个真实的信表现出来了吧!你要是没这个信心呢?(就不敢拿。)

让你从大红龙国家来美国,“我有信心,能去,神主宰一切!那美国是天堂啊,神主宰一切,保证能签上!我有信心,信心大着呢!”多大?上边顶天,下边杵地,就大到这个程度,没法形容了。“我有信心,美国能去,那是好地方。那好地方神能不让人去吗?神希望人好啊,这事是多好的事啊。神希望人往高处走,不希望人做乞丐,受气,受迫害。”让去,去了,签上了,“哎呀,神好啊!神主宰一切,太顺利了!你看神多爱人哪!神主宰一切,这不是空话。别人都签不上,我签上了,神主宰,神恩待!”在美国呆得挺好,不错,没有迫害,信仰没有生命危险,不用担风险了。在大陆信神,脑袋在哪儿呢?(裤腰带上。)在这儿别着呢,不敢露。一出门,脑袋放哪儿了?摘下来,别这儿,藏起来。说:“你是谁啊?”“不知道,看这儿。”认识的人呢,就看这儿,“在这儿呢!”不认识的人呢,“你猜!”为什么这样做呀?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太危险了!那在魔窟里呆着,在魔爪下呆着,太危险了!所以说,人为了保命就得把脑袋别这儿。来这儿了,不用了。别没别了?放哪儿了?归位了。说:“你猜我是谁?”你认识我,我认识你,怕不怕?(不怕了。)不怕,大声说话、唱歌没事,过教会生活大声说话没事。为什么呀?这边信仰自由,不怕。高兴,是吧?但是有一个事会让你不高兴。这儿的日子挺好过的,虽然有时候艰苦点儿,挨点儿对付,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没有信仰迫害,更没有生命危险,是吧?“这是神恩待!这是神主宰!神作这事太好了,太感谢神了!”妥了,有一天,“在这儿呆得不错吧,呆几年了?”“两三年了。”“有点经历没有?”“有了。”“但是有一个地方,弟兄姊妹多年不过教会生活,软弱呀,枯干哪,幼小啊!你有点经历了,你去牧养他们吧。这责任临到你了,该你去了。”怎么办哪?(答应去。)顺服,答应。“去哪儿啊?”“法国。”“没问题!法国在欧洲,跟美国差不多,都是没有迫害的地方,没有生命危险,那我接受。高兴,没什么负担,也没什么难处,去,顺服,神真好!在美国呆着,你看,经历经历,长长见识,再让上欧洲呆呆,神好,神爱我。你看,这方面长长见识,再到那儿去长长见识,神真爱人!”“不是,你听错了,回大陆。”没听错,是回大陆,该你去。带你过来,再把你送回去,你怎么办?(顺服。)怎么顺服啊?(接受,回去。)接受,能接受,可好接受了,“行,回去!”心恼躁,难受啊,皮笑肉不笑的,就差哭了。当面没哭出来,那是要面子,真哭也没人给台阶下,怎么办哪!不能哭,晚上钻被窝哭去。祷告啊,还得祷告神哪,难受也得祷告神,虽然难受不愿意去,但是也得祷告神,这时候不能耍蛮,得祷告神。怎么办哪?捂着被窝祷告:“神哪,你知道我的心哪!你知道我的软弱呀,你知道我的身量啊,我身量太小啊!我要是去大陆,我也牧养不了他们呀!”什么意思啊?(拒绝接受托付。)那就是“我不想去”,但不能那么说,就说:“我也没那么大身量啊,你太高抬我了,你太爱我了,我也不想辜负你。神啊,你能不能选别人去呀?我不是害怕呀,我的命是你给的,我也应该交给你,这个托付临到我了,本分临到我了,我也想去,但是我怕辜负你的心意呀!你看你对我这么眷顾,这么祝福我,爱了我这么多年,带领我这么多年,给我这么多恩典,我也明白不少真理,但是我要去,我又怕做不好,又怕不能达到合格地尽本分,那我只好就是……我能不能再多呆两年?”这个选择怎么样?“我不是拒绝,我不完全拒绝,我不绝对要去,也不绝对不去”——取中间。这道儿怎么样?你再取中间也没用,没顺服。那理由充分不充分?身量小,有真实的胆怯害怕,确实是有环境,身量小,身量也确实是小,不大。说这话能有大身量吗?软弱得一塌糊涂,就差坐地上打滚了,再坐地上蹬腿,就差这些了。软弱到这个程度,最后折中,说:“我也不完全不想去,也不完全想去,神你作吧!”那不还是不想去吗?不还是抵触吗?你有这抵触情绪,神知不知道?(知道。)神说:“你别去了,不难为你,就是给你个试炼。”怎么样?把你显明了吧!你爱神吗?你顺服神吗?你有真实的信心吗?都显明了。这是软弱吗?(不是。)这是什么呀?(悖逆。)悖逆,与神对抗。一检验,检验出来了。检验出来什么了?没有真实的信心,没有真实的顺服,不相信神能主宰一切。只要怕,我就可以拒绝,我就有理由不去;只要有生命危险,我就可以说“不”字,我就可以不接你这个托付,我就可以选择不去,我就可以折中,我就可以满腹牢骚,满腹冤屈。这是什么信心哪?(没有信心。)哎,没有真实信心。那口号喊得再高,到这时候起作用吗?不起任何作用。起誓起不起作用?(不起作用。)那掐自己脸蛋管不管事?扎针?过电?人做思想工作?说我们那儿有一个弟兄姊妹可有信心了,信心可大了,做做思想工作。做完了,勉强去了,这不是真实的顺服。神不要你这样的“真实顺服”,神说:“你去也白去,我不作。你只要不是甘心的,我就不作工,你在这事上什么也得不着。”神不勉强人,是吧?你得甘心、愿意。

这一个事你不愿意去,你想折中,你总想逃避,总想拒绝、推脱,那妥了,不用你去,什么时候你身量够了,你有这个信心了,你再去。你主动地申请说:“我去,别人没人去,我去。谁不去我都能去。”“是真心啊?”“真心。这次真的不怕了,什么也不怕了,命豁出来也不怕了。这命不就是神给的吗?我怕什么,我有什么可怕的?撒但,撒但有什么可怕的?它在神手中,它就是个玩物,我不怕它!有环境,出环境了那是出于神;不出环境,出于神恩待,出于神怜悯。出环境让它抓去,我死在监狱里我是为神死,我就这一条命,我就给神了,我得有这个心志!我这一百来斤我就交给神了,我把我毕生明白的、经历到的、认识到的,送给那些还不明白的、还不知道的弟兄姊妹,让他们能像我一样有这样的信心,有这样的心志能来到神面前,能让神得着。我得体贴神的心意,我得把这个重担担起来。担重担需要冒险,我不怕,我有神;担重担需要搭上生命,需要献出生命,不怕,我不考虑了,我的命在神手里,神愿怎么摆布怎么摆布,我就这一百来斤。”说那我也可能老得很快,也可能会长白头发,我也可能会很快长皱纹,长一身病,怕不怕?(不怕。)为什么不怕呀?那事实真要这么发生啊,也可能你真死了,两天以后你可能就真死了,也可能真得病了,这事有没有?这事怎么解决?这又涉及到真实的信心了。光相信能行吗?一看,“哎哟,两年前我还是细皮嫩肉的呢,那这两年以后,我怎么成小老太太了呢?”不干了,“这样可不行,这怎么能行啊!一看同年龄的人,我这是比别人大十来岁、二十来岁,这不是差辈了嘛,那我可不干哪。这太熬人了,太累了!一猛劲,去倒是能去,去了受这些苦我可不干。”怎么办哪?就得豁出来,相信神主宰,老点儿、年轻点儿这都是小事啊。你得罪了神,拒绝神的托付,你这一辈子的机会都没有了。一生,你这是污点哪,这是永远、永久的污点!你得罪神,你拒绝神的托付就是永远的污点!那是你多少年的青春都换不来的,是吧?你有个好身体有什么用啊?你有个漂亮脸蛋有什么用啊?你有个好身材有什么用啊?你到八十岁还满头乌发,但是神说一句话你都听不懂是什么意思,那可不可怜哪?那是最可怜的!所以人在神面前最重要、最珍贵要得的东西是什么?(得着真理,对神有信。)哎,对神有真实的信。你顺服下来了,现在虽然说对神有点误解,或者是不太明白神为什么要这么作。你看彼得说那么一句话,“神即使拿我当玩物”,那下句话怎么说的?(“我何尝不是甘心乐意呢?”)这是彼得的原话。你如果连这点儿信心都没有,你还能做到彼得那个吗?很多时候神在你身上作的其实是合情合理,根本就是非常合乎人的身量,合乎人的想象,也合乎人的观念。神是按着你的身量大小作工,你还接受不了呢,你能达到彼得那样?那就更不能了,是吧?所以得朝着那个方向、目标去追求,这样才能达到对神有真实的信。人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人就不明白,没有真实的信,人就不能有真实的顺服;你不能有真实的顺服,你就没有更多的机会得着神对你的开启、神对你的引导、神对你的成全。这些机会都让你推开了,不要了,拒绝,“我逃避,我躲。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我一个劲躲一个劲躲。你给我摆布这个恶劣环境,我就不干,我就不在这里呆,我就躲。哪儿痛快我去哪儿,哪儿快乐我去哪儿”,这就麻烦了,是吧?你得不着!得不着这些,你最终能被神得着吗?(不能。)不能被神得着。

那得这些主要是得什么呢?(得真理。)哎,得真理,得神的话。就是神的话变成你的实际了,变成你的生命了,变成你生活当中做每一件事、想每一件事的一个源头了,一个原则,一个来源,还有一个根据,一个准则,妥了,变成这个了。那你活出的是什么了?还是败坏吗?那神还会说“撒但,退我后边去”,还会这么说吗?(不会了。)神会怎么说呀?神会说,“你到我左边来,你到我右边来,我给你冠冕”,会不会这么说?左手牵一个,右手牵一个;左手牵一帮,右手牵一帮;左手牵弟兄,右手牵姊妹,后边再跟一大帮老头老太太。会这么说吗?(不会。)神会怎么说?神给约伯的定义是什么呀?(敬畏神远离恶,是完全人。)这会儿工夫把这话又忘了,这不是常说吗?常说怎么不往这儿用呢?傻瓜!得往这儿用,往这儿用,正用这话。要得着神对你有这样一个称呼,有这样一个定义,容不容易?(不容易。)你得处处会满足神的心,处处能寻求神的意思,按神的意思去做,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别光口头说,是吧?你光口头说说“我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临到环境你就埋怨,临到事,临到人、事、物你就分析,你就误解,你就曲解,你就抱屈,这太伤神心了!这一来二去的怎么样?你也不要神,神也不要你了,你看,互不相干了,这不麻烦了吗?你不当神的受造之物,神也不当你的主宰,神也不当你的造物主,最后神给你的定义是什么?(“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3))对了,就这句话,用这儿了,合适吧?神的话怎么说的?(“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那你们想不想得这句话呀?(不想。)得着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被神定罪,淘汰,惩罚。)这就麻烦了,一被神定罪、淘汰,那可不是被一个领导、一个什么当官的定罪了,那是神哪!他赐给你生命,他供应你生命,他不要你了,你还能活吗?那意味着什么呀?(死亡。)哎,意味着死亡,意味着你的结局到头了,这可不是好事,是吧?兆头不好。什么样的兆头好呢?从神口里说出一句话,对你有一个这样的话。什么话呀?(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是完全人。)有一个人进来了,大伙都不认识,我说:“这人敬畏神远离恶,是个完全人。”你们什么心情?(羡慕。)嫉妒,恨,对不对?就得使劲羡慕啊。怎么羡慕啊?一看,就赶紧琢磨,寻求,“你怎么做的,你怎么让神这么满意,让神给你一个这样的称呼?”就得往这上面琢磨。别琢磨“神说他是敬畏神远离恶,那我琢磨琢磨他穿什么,他吃什么,他戴什么,他怎么走路,有什么气质,我模仿他这个”,行不行?这个又偏了,是吧?傻子才这么做呢!一看这人,其貌不扬,普普通通,也没什么气质,神说“他是敬畏神远离恶,是我眼中的完全人”,哎呀,这可不是小事啊,这是神口中说的。该怎么办哪?(效法。)哎,咱们效法。寻求敬畏神远离恶之道,争取自己也达到敬畏神远离恶,也达到让神对我有这样的定义,有这样的定论,让神对我有这样的称呼,就如神对约伯的称呼一样,神说我是他眼中的完全人,我要做神眼中的完全人。这就妥了,是吧!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