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八十篇 生命有长进的六个指标

第八十篇 生命有长进的六个指标

现在你们生命进入方面有没有路途?生命进入方面有没有长进呢?生命进入有长进有哪些标志呢?知不知道?灵里的情形有哪些转变,有哪些与以往不同的东西,让你感觉到你已经长了,或者让旁边的人看到你已经长了,你的性情开始发生变化了?生命进入方面有长进,首先从人灵里的情形来看,就说人对信神的事,怎么走,怎么信,不再是渺茫了,不彷徨了,就是说有路可行了,知道信神是怎么回事了。人知道这个以后,是不是首先心灵里带来一种踏实、一种安慰?(是。)那你们现在有没有这种踏实与安慰呢?(有。)有这种踏实和安慰了?(有的时候临到人、事、物会经历的时候,能从临到的这些环境当中摸着神的心意了,那个时候心里面感觉是踏实的,就觉得周围人事物、环境特别好,是针对自己的缺少。但是有的时候被显明,看见自己好像不是自己以往所认为的那么好的时候,心里面就有一种惊慌。是一种这样的心情。)不管你平时遇到难处里面情形是什么样的,首先从大的方面来看,你对信神这个道,从心灵里来说是不是觉得自己选择这道路是对的,是天经地义?就是已经定真这个道路是人生正道,自己已经有决心、有心志走下去了,不会三心二意了,有没有这样的情形?这是一方面转变。

另外一个,对很多事,比如对人,对世界,对这个社会,他对人生道路、人生目标方向、人的生存意义价值这些在观点上有没有改变。听明白了吗?这个有没有改变?经常听道、尽本分,人在道理上可能有一定程度的转变,在思想方面,在表面上有一定的转变,但是真正地对人、对事、对人生目标方向真有转变了吗?你有多少转变,证明你生命进入多少。有些人是不是还稀里糊涂的?我相信肯定是有不少人对这方面还是稀里糊涂的,不会看人,不会看事,也不会经历临到的事,经历临到的环境。就是有很多观点,与没信神的时候相比,在表面上看似乎接受了一些正确的、合乎真理的观点,但是临到事呢,这些观点不会用,对不上号,这是不是真实的改变?(不是。)这些都不是。这是几个指标了?(两个。)首先就是在异象方面,在理论方面这是两个指标,还有在实行方面呢?

实行方面有几方面指标,知不知道?首先,最初步的,也是最基本的,就是你一天无论是你的手或者脚在忙什么,在往哪儿去,在尽什么本分,你的心思有多少时间是能够安静在神面前的,是能来在神面前的。这个指什么?就说你一天无论你忙什么,你有多少时间是忙于形式,忙于外表的事务,与神之间根本就不挂钩,没有关系。这个涉及到什么了?是不是涉及到人灵里的情形正不正常?就说你这个人信神,你是不是在信神的状态里,是不是在一个正常的情形里,在一个信神的人该生活的一个正常的、最正当的情形里?就是你活在这样正当的情形里、正常的情形里,占多长时间呢?一天除了忙很多事占心之外,除了吃喝拉撒睡这些时间以外,你有多少时间是能来在神面前?这是不是一个指标?(是。)有些人一天除了吃喝拉撒睡以外,八九个小时、十来个小时中,一两个小时能祷告祷告,吃喝吃喝神话,或者是在一起聚会,或者在一起交通,或者尽本分交通工作,就两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都云游去了,都做梦,都想入非非,都活在一些心思里或者是败坏性情的想象里。这是一个指标,是吧?第一个实行方面的指标是什么来着?(一天有多长时间能来到神的面前。)这个指什么呢?涉及到你跟神的关系正不正常,你与神之间有无关系。这个重不重要?(重要。)怎么重要啊?重要到什么程度?重要在哪儿啊?(这个决定人今天是在尽本分还是在做事,和神有没有关系,还有有没有生命进入、人是否是在信神。)可能你们在脑袋里,在道理上也明白这一层意思,但是在实际方面你们说不清楚,对这方面真理大多数人还不是太清楚,不是太透亮,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感性的认识,是不是这样?(是。)那我问你们,如果一个信神的人常常与神无关,做事、说话、为人处事、尽本分与信神无关,与神无关,那这人所做的这一切会与真理有关吗?所做的这一切那是在为谁做呢?为什么做呢?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呢?他所做这一切的出发点、动机、目标、原则,那会出于什么呢?人不能与神有正常的关系,做任何事都与神无关,那人为什么做事啊?做事的性质是什么啊?凭什么做事啊?凭哪个生命做事啊?人做事的源头是什么啊?这个问题是很显然的,你与神之间,做事的时候,尽本分的时候,你做的事、你行出来的、你活出来的与神无关。与神无关,那言外之意是不是就与真理无关哪?(是。)与真理无关,那人一天蹦跶那么欢,那都凭什么做呢?这就很多了,是吧?统称凭撒但的毒素、撒但的败坏性情做事,尽本分,生活,处事,为人,是不是这样?这是个笼统的说法,也可能你们从字面上能领会,但是从实际这一方面有些人肯定不服气。这是第几条了?(第三条,实行方面的。)第三条是什么?(一天有多少时间能够安静在神面前。)这个事概括怎么概括呢?就是你与神之间有无正常关系,是不是这样?(是。)

咱先不着急,这一条先放这儿,一会儿慢慢解剖,一会儿咱着重就讲这个。还有一条关于实行方面的。就是看你这个人生命进入方面有无长进,有无变化,实行方面的,你们琢磨琢磨。(是不是在临到周边人、事、物的时候,能够相信这一切都是出自于神的摆布安排,有一颗顺服的心?)嗯,有一个顺服的心,那这个指什么呢?就说在你身边临到的人、事、物,你能有多少顺服,你能顺服到什么程度。用这个来衡量怎么样?(好。)好在哪儿啊?这个顺服,人能否顺服,能顺服到什么程度,人在顺服神所摆布的这一切之后,人能得着什么真理,这个检验人生命进入的哪方面,知不知道?(人有没有真实的信心。)真实的信,这是一方面,还有吗?(对神的敬畏。)对神的敬畏这是一方面,检验你敬畏神的心。一个是对神真实的信,检验你对神的信心有多大。还有什么?(是否喜爱真理。)是否喜爱真理,这是不是一个?这个算不算?(算。)对了,检验人是否喜爱真理,是不是能够实行真理的人。咱刚刚讲到几个?(三个。)这一条是什么?刚才说的。(看人的顺服。)看人的顺服,能否顺服,顺服的程度。能否顺服就是你临到这个事,你是什么态度,是抵触啊,还是接受啊,这是最基本的。你临到这个事之后,你有顺服的态度了,那这个事如果不合你的观念,你顺服得就有点费劲,合乎你的口味,你能受益,你顺服起来就比较容易,这是不是顺服的程度?(是。)有些你能接受,有些接受不了。好比说,说你是浑人,你怎么对待?你“阿们”,是吧?琢磨琢磨,“我是浑人吗?嗯,神说的对,阿们!”基本上百分之八九十算是顺服了。在经历的过程当中,有一天突然发现:“我怎么这么聪明呢?我也不浑哪?”这就是那百分之十的折扣,就是不能完全顺服。到什么时候这事你能完全如你所说的“阿们”一样,完全顺服了呢?这里有一个正常的情形。经历到什么时候,你能完全顺服这句话,完全能领会这句话了?(有一天被显明真的是特别浑,对自己有一个真实的认识。)哎,对自己的本性,对自己的性情,对自己做事的原则还有自己的人性品质、素质各方面发现了,“哎呀!我这个人是浑哪,什么事也不清晰,心思一点也不清明。说话说不清,办事办不清,临到事糊里糊涂的就过去了,什么事也不求真,求真也不明白。你看这不是浑人吗?这就是浑人!”越经历越感觉这话说得对,就是指你说的,越来越顺服这话了。对这话他有一个接受的过程,但是最起初神要的是什么?当说你是浑人的时候,神要的是你反抗的态度还是敷衍、接受的态度?(接受。)哎,神要的是人接受的态度,需要一种这样的情形,说:“无论我能认识多少,神说我是浑人,哎呀,那这事对啊!我觉着我是浑点儿,但是不是像神所说的浑人,不能是浑人,就是有一点儿浑,但不是浑人。”但是呢,在经历、追求性情变化的过程当中,对自己的人性、所流露的败坏性情、做事的态度与做事的效果、尽本分的时候的各种情形逐步认识了,“哎呀,不是浑点儿啊,我这人挺浑哪,这可不就是浑人呗!”对“浑人”没有想法,没有抵触,也没有观念了,接受过来了。那这个接受过来了是当什么接受的呢?当冠冕?当定罪?还是当事实的真相?当对你的定罪?当什么接受的呢?是不是当真理接受的?这个事实的真相、对人的揭露其实是真理。有些人说:“那不对呀,这一句话就俩字就是真理啦?”这话怎么解释?你们说不清了,是吧?说不清能接受吗?其实不是那俩字就是真理,就是对这俩字的实质、性情的定性、评价这是真理,是不是这样?(是。)事实就这么回事。刚才说是浑人了,基本上你们现在的身量还能接受,算不算难听啊?(不算难听。)为什么不算哪?(这是事实,已经证明出来了。)有些人可能心里不这么想,他说:“其实啊,你说‘浑人’这算是文雅、文明,这算是书面语,不算是难听的。这也不是骂人,这怎么就不能接受呢?我们这身量,现在这样的词对我们来说这是小意思,我们能接受。比这难听的我们都听过了,我们还接受了,何况你这么文雅的词,我们更能接受了。”是不是这样?(是。)那这言外之意是不是你们脸皮厚了?因为你们听过更难听的,所以这么文雅、文明的词对你们来说就不算是什么刺激了,是不是这样?有的人一个劲点头,点头意思这话是对啊,还是错啊?不敢说了吧。

我跟你说啊,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你无论是接受文雅的词、难听的词,对你来说,如果你认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认识对你评价的这个实质到底是对不对,好听你也接受不了,文雅你也接受不了,这是人能否接受真理的一个问题,也是人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有无真实认识的一个问题,是不是这么回事?(是。)你们听过更难听的,听过更难听的都接受了,都忍了,都通过了,所以这个不难听的其实在你们那儿来说就不疼不痒,你并不是真实地对号了,这不叫顺服、接受的态度。是不是这样?(是。)你如果能把这话当真理一样接受,你看你对自己的认识是不是就能长一截?那现在你们听明白个什么事?(对待神审判人、揭示人的这些话,得真实地跟自己对号,才是一个真实顺服、接受的态度,对自己的本性才能有认识,在临到这些环境的时候才能够有一个真实的顺服。)(对身边临到的这些话或者言语,不要只是一个外表的认识,或者是觉得这个话严厉啦,或者是扎心,或者怎么样,而是说真正从心里能接受这是从神来的真理,能够审判、变化自己的败坏性情。)差不多,就是不是让你接受一个说法、一个词、一个定义,而是让你领会这里面的真理,是不是这样?(是。)

那讲一个人是“浑人”,这里面有什么真理啊?你得这么对待,说这个词啊,表面意思谁都明白,但是浑人的表现,浑人这里的性情是什么?在哪些事上表现出浑来,做哪些事是浑,哪些事是不浑?神为什么揭露人这个?浑人能不能来到神面前?浑人能不能做事按原则做?能不能明白、分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神喜爱的,什么是神厌憎的,能不能分清楚?(分不清楚。)很多时候这些事是模糊的,是浑浊的,是不清晰的,什么事都掰不开镊子。说这事是守规条呢,还是实行真理呢?知不知道?很多时候是不知道的,说不清。说这事是神喜爱的还是神厌憎的?弄不清。说这事是辖制人呢,还是正常地交通真理帮助人呢?知不知道?一个劲摇头,一看就都不知道这些事,是吧?说这么做事效果不错,但能不能是守规条啊?又不知道了,是吧?这么对待人这原则对不对啊?是跟他拉帮结伙啊,还是对他有益处,是帮助他呀?知不知道?这么做是坚持原则、站住立场啊,还是显露自己啊?知不知道?都不知道,是吧?说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喜欢照镜子,这事是爱美啊,还是虚浮啊,还是正当的,知不知道?还有哪些事?(什么是高举神,什么是见证自己,还有什么是跟弟兄姊妹分享自己的真实经历,什么是在显露自己、高举自己,有时候也分不清。)还有什么来着?有些人脾气不好,性格有点古怪,与性情不好有没有关联?能不能分清楚?很多眼目前这些事,人常见的、常接触的这些事,人都分不清,还说信神得着了很多,这是不是都浑哪?那叫你们“浑人”,你们能不能接受啊?(能。)为什么能接受呢?以前能接受吗?大多数时候都是说“我们教会有一个浑人可浑了,什么也说不清,说话可不清晰了,乱乱的”,结果现在呢,一临到自己,“我这人说话挺清晰啊,怎么现在也弄个浑人当了呢?”什么时候能脱掉“浑人”这帽子呢?(对各方面真理都透亮了,按照原则实行了就不浑了。)哎,不受捆绑、辖制了,做事真能按原则办事,各项真理都明白透亮了,做事不束手束脚的了,就是临到事寻求真理之后,祷告神之后,或者交通之后,能找着最正确的原则了。你在什么事上看透了,能实行准确了,在什么事上就不犯浑了,是不是这样?(是。)刚才说到哪儿了?(浑人的一些表现。)说“你个浑人”,现在看来多数人还可以接受,是吧?(是。)接受完怎么办啊?(反省,追求真理。)接受完就去对号,专门找自己什么浑、什么不浑,对号情形,挖掘自己,在这事上认识自己,争取把自己列为浑人的队伍当中去,这么实行怎么样?这是不是就认识彻底了?(是。)是吗?你们想一辈子当浑人吗?(不想。)没有人愿意当浑人的,是吧?(是。)其实啊,不是让你争取把自己列到浑人里,神对人不管是给人一个什么样的定义、揭示、审判刑罚、对付修理,最终的目的呢,是让你从那些情形里走出来,有真理,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争取不当浑人,不是浑人,是不是这样?不当浑人,不是浑人得怎么办哪?追求真理。首先得看自己哪些事浑,哪些事掰不开镊子,总讲道理,总在字句道理、理论上转圈,打转,临到实事就发蒙,临到实事就发蒙,把这些问题解决了,各项真理都清晰了,这样做事的时候,犯浑的时候是不是就少了?你们经历经历,以后咱们在这个事上再细交通。等你们经历一段时间,你们有体验了,有实例了,有能拿出来分享的,咱们再交通。(好。)

再回来说这个顺服,顺服的程度。刚才说浑人,人基本能接受,基本能顺服了,这是好听、文雅一点的,那在神话里你们还看到什么比较不文雅,使你们的尊严受到了伤害,使你们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刺激、创伤?哪类词让你们听着特别不舒服,觉得不应该是神说的,这个不太合真理,因为比较不文雅,比较粗俗,你们接受不了?哪一类词,比如说?(刚开始信神看到神话说人是蛆虫,猪狗不如,牛马一类的。)贱货,蛆虫,污鬼,还有什么?猪狗不如,畜类,是吧?统统这些,这听起来比“浑人”是不是粗鲁多了?一般的文明人说不说这些词?比如说,你们都是文明人,你们说话比较文雅、低调,而且讲究方式,委婉,学着不伤害任何人,不伤害任何人的脸面,不伤害任何人的尊严,也不伤害任何人的面子,说话做事给人留余地。你们多数人是不是这么做人的?(是。)尽量地让人家心里舒坦,不要揭人的伤疤,不要揭人的短处,不要让人家难过,不要让人难堪,这是一般人的处事原则。这个处事原则怎么样?(诡诈,圆滑。)弯曲,圆滑,奸诈,阴险。你看在人那一张笑脸背后藏着什么?藏着很多恶毒、阴险、见不得人的东西,是吧?好比说,见一个人的面,一看,“这人有点地位,我得夸他呀,都得说好听的,一句难听的也不能说,一说伤了面子,他有地位,他治我呀!”不说话便罢,一说话就全是委婉的、好听的、阿谀奉承的,让对方听了能飘飘悠悠的。说什么呢?一见面,“哎呀!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这是从哪儿来的,这不仙女吗?不用美容、不用化妆就这么漂亮,这要是化了妆,我们这人还有个活呀?你看你这身材,穿什么都好看。你看我们,长得五大憨粗的,穿什么也不好看。这好衣服穿我们身上都可惜了,那好看、漂亮衣服都是给你这类人设计的,你让我们怎么活呀!”好不好听?特别好听,谁听了心里都舒坦,连猪八戒听了心里都舒坦。心里是这么想的吗?(不是。)那心里怎么想的啊?肯定是有存心、有动机的,这个肯定是见不得人的,太阴暗了,太恶心,也太卑鄙,见不得人,是吧?这就挺恶心了吧?然后一扭脸,一离开这人,跟别人说:“哼!长得跟个猪八戒似的,还瞎臭美啥呀!穿啥啥难看,什么好衣服到他身上都可惜,还觉得自己不错,是天仙呢,我看就是猪八戒它二姨!臭美啥呀,还瞎打扮,还觉得自己真是天仙,真是明星美女哪?”这是什么话?这是不是真话呀?(是。)这也不一定是真话,这话里带着毒啊,不一定是真话。人家有那么难看吗?(不一定,带着攻击呢!)对,带着攻击。刚才说完那话他心里不痛快,不甘心哪,背后又来这么一堆,再污蔑人家一顿,心里就平衡了,其实人家不见得长得像他说的猪八戒它二姨,兴许人家就是个一般人,也不难看,也不漂亮,就是一般人。从他嘴里一说好看,那就像天仙,背后一说难看,那就像猪八戒它二姨,这是什么人哪?(诡诈人。)诡诈人的实质是什么?(圆滑。)你看他说好听话的时候,他有一个见不得人的、卑鄙的存心、动机,等他说难听话的时候呢,他怎么能夸大其词,说得与事实一丁点儿都不相符,他的目的、存心是什么?说好听话的时候就是怎么达到果效怎么说,说难听话的时候呢,是怎么解恨怎么说,怎么恶毒怎么说,这人怎么样?他的本性统称什么?除了虚假、圆滑、虚伪、诡诈这些表面流露出来的性情之外,他的本性到底是什么?(恶毒,阴险。)你们说对了。是蒙对的,还是里面真那么认为的?(真那么认为。)这就是恶毒啊!太恶毒了!夸人家好的时候,人家其实让他夸了吗?(没有。)他为什么要夸呀?(为达到他的目的。)哎,为达到目的玩弄人哪!为达到他个人的存心目的,他不择手段,多难听的话、多肉麻的话都能说出口来,这是不是毒?为了解决他自己心里的不平衡,又攻击人家,骂人家,污蔑人家,什么难听说什么,什么解恨说什么,这是不是又是毒呢?(是。)哎,这就太恶毒了!看一个人的本性就这么看,人前做的,人后做的,没有一丁点儿是真心实意的,也没有一丁点儿是合乎真理、合乎人性的,全是恶,全是毒。所以说,人的话可靠吗?(不可靠。)人的话可信吗?(不可信。)为什么?人太不可靠,太不可信,因为人活着,做事,说话,一举一动,每一个心思意念凭的是什么?(撒但性情。)哎,凭的都是撒但的本性、撒但的实质、撒但的败坏性情。

那你们说神作事、说话,为什么人相信神,却对神所说的,比如说“蛆虫”啊,“贱货”呀,“魔鬼”呀,“畜类”呀,这一类的话人有观念,有抵触,甚至完全不能接受?人是怎么看人的本性实质的?(承认自己是撒但,但是承认也不能说自己完全就是个撒但,自己还有好的一面。人往往会这样去认为,所以说,当有一些特别不合自己观念的话或者事临到的时候,人就会不服,因为他没有真正看见自己就是个活撒但,一点真理也没有。)(人喜欢自我欣赏,但是对自己身上的一些问题不敢去面对,哪怕神摆设环境显明自己这些败坏性情,人直接的一个反应是逃避,不敢面对,不敢去承认,好像不愿意活在这样的一个情形里,看到自己是这样子会消极,会难受,更多的是活在自我欣赏的一种情形里。)人对人本性实质的了解,有没有神看人看得准,看得透,看得真?(没有。)哎,人更多的时候不是敢不敢去面对的事,更多的时候,人本性实质里的东西与神是完全敌对的。神看的是人的实质,看的是人的本性,不看你外表说什么,你如何做,神看的是人的内心,看见的是你的实质,是你的本性。

说到这儿,你们明不明白什么叫神鉴察人心肺腑?交通交通这个吧,“神鉴察人心肺腑”你们是怎么认识,怎么经历的?神对人的那些定义、称呼是怎么来的?人总说神鉴察人心肺腑,那这话你们有没有经历?有没有真实的体验?对这话你们是怎么领会的?就稀里糊涂的,“我今天有这个心思意念了,神知道了”,“我那天恨人了,神知道了”,“我做这个事,尽本分我显露自己了,你看,神知道了”,“我今天有点想贪享安逸,有点想偷懒,嗯,神知道”,甚至有的人说“今天我尽这个本分想糊弄来着,哎呀,神知道”……神难道仅仅就鉴察人的表面这些行为的东西吗?这能称得上是神鉴察人心肺腑吗?人心里最深处的地方是什么?(即使不流露出来,人本性实质也具备这些东西。)那这些东西人自己能鉴察到吗?人自己能意识、能感觉、能认识到吗?(不能。)不能感觉到,所以这事怎么办哪?人感觉不到,人认识不到,但神能鉴察得到。神鉴察人心肺腑,人有心思,有想法,有观点,这是最表面的东西,有时说出来,有时一时有个意念,从心思来的,有一时一个想法、一时一个活思想,这是最表面的东西。你那个活思想有时候能主导你的行为,有时候它不主导你的行为,这是最表面的东西。什么能主导你的行为,能主导你人生的方向、目标呢?有时候连你自己都不知道,那这个东西是什么呀?就是从人心肺腑里出来的东西。什么叫“肺腑”呢?解释解释这个名词。(隐藏在人内心深处的东西。)是内心最深处的一个想法吗?表面上看是,但是实质上是什么呢?实际上是什么?就是人那个本性实质里,谁都不能动摇的一些东西,最真实的想法,跟谁也不说,甚至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他就凭这些东西活着。他觉得他如果失去了这些东西,失去了这些东西带给他的动力,他可能就信不了神。那你们解剖解剖,什么是人心肺腑的东西?

比如说,人最深处的东西,信神就为了得福,这个事在每一个人心里是不是都有?(是。)在每一个人心里都有,那人是不是常挂在嘴边啊?(不是。)人一个不常挂在嘴边,另外呢,还掩饰自己得福的存心、得福的欲望,但是在内心深处呢,这个欲望、这个存心动机从来没有人动摇过,什么理论哪,什么情形啊,或者是人尽什么本分哪,他都不动摇这个,不会改变,不会放弃这一条动机、存心。这是不是最深处的东西?(是。)那如果这个得福存心没了,你们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你们会有什么样的态度尽本分呢?(没有劲儿。)(消极,被动。)我看很多人如果是真的把这个取缔了,或者自己就不这么想了,放弃这个了,尽本分也就没劲儿了,信神也觉得没意思了,像把他灵魂抽走一样,是不是这样?整个人就像没了魂一样,这是人最深处的东西,是吧?人最深处的东西,也可能随着人尽本分,或者是有教会生活,人觉得自己这方面东西没了,“你看我有热心,我能撇弃,也花费”,但是神不这么认为。人看人的表面,人自己也自我感觉良好,也认为自己是有变化了,说“你看我尽本分从热心阶段,现在已经到了追求真理阶段了,不再热心,不再凭着一时的意气做事了,而是也能追求真理了,也能在尽本分期间争取达到合格地尽本分,也在不断地洁净自己,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做合格的受造之物,而且也能有些顺服了”,但是临到一个事,严重地涉及到他的归宿与结局,这个时候一个人怎么表现,真相就全部都出来了。那这样的环境对他来说是显明啊,成全哪,还是打击呀?是好还是坏呀?(对于追求真理的人来说就是一个成全,对于不追求真理的人那就是一个显明。)那人一段时间是不是都有一些这样的显明与洁净的环境呢?(是。)那为什么这么作呢?神为什么要这么作?这事肯定有意义,因为神鉴察人心肺腑,神知道人内心深处的实际情形、人的实质,神了解人,对人的本性实质神太清楚了,太明白了,看得太透彻了!而人呢,一段时间有点成绩,做点好事,没有犯大错,也能接受对付修理了,临到事也能有点顺服的态度了,就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错了,自己已经蒙拯救了,已经得成全了,走上信神的正轨了。人觉得最美的时候,最沾沾自喜的时候,神的管教、审判刑罚临到了。这些环境把人也显明了,人的身量也显明了,人的败坏性情也显明了,人的本性实质里都想什么、人对神的态度也显明了,这些显明对人来说其实都是好事。人如果追求真理,这些显明、这些环境对你来说就是洁净。洁净什么呢?洁净你对神的无理要求、你的奢侈欲望,让你摆对观点,不再为这些奢侈欲望跟神搞交易,向神索取什么,而是能越来越有真实顺服神的心,不求什么,不求得什么,只求追求真理,满足神的心,最终能够达到蒙拯救,让你里面越来越纯洁。这是不是神作的?(是。)神这么作有没有意义?对人来说是不是洁净啊?(是。)人需不需要这样的洁净呢?(需要。)那神如果不这么揭示人,也不这么洁净人,人能不能得着真理?(不能。)人得不着真理,就人这个本性,人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

你们见没见过法利赛人哪?你们身边有没有法利赛人?(自己就是法利赛人。)自己就是法利赛人,这话挺属灵啊!怎么认识到自己就是法利赛人呢?(看到自己身上有一些假冒为善的东西。)那法利赛人为什么称为“法利赛人”呢?法利赛人的定义是什么?对“法利赛人”这个称呼的定义是什么?它的定语是什么?(假冒为善。)哎,对法利赛人的定义就是假冒为善,事事都假冒,事事都伪装。伪装什么呢?伪装好的、善的、正面的。事实上呢,他是这样的吗?(不是。)一说假冒,那就所有表现流露全都是假的,不是真实的那一面。真实的那一面在哪儿呢?藏在心里不露,是吧?都是伪装出来的,全是假的。那人要是不追求真理呢,人这个宗教知识,真理方面人要是不明白真理,人所得的这些理论成了什么呢?是不是人常叨咕的字句道理呀?人用这些字句道理,用这些所谓的、表面看对的道理来伪装,来包装,充实自己,到哪儿讲的、说的、外表的行为都是对的,都是好的,都是合人观念、合人口味这些东西。在人看,“哎呀,这人敬虔”,假的!在人看,“这人谦卑”,假的!“哎呀,这人爱神”,装出来的!“这人能忍耐,对人有爱”,假的!“这人会包容”,装出来的!还有什么?“这人圣洁”,假的!说人圣洁就没有真的,全是假的,就是伪装、包装出来的,还有什么?(忠心,顺服。)“有忠心”,演给人看的,背后一点忠心都没有,尽糊弄应付了。还有什么?还有花费。“真花费”,背后干什么呢?(个人经营。)还有什么?吃教。表面是花费,撇家舍业的,其实吃教呢,偷吃祭物呢!表面上撇家舍业什么也不要了,奉献箱里那一筐一筐的钱哪儿去了?等这些信徒一走,把奉献箱一拿,赶紧往屋里捞啊,捞完之后一抓,一把一把地都塞兜里,一数,几万,归谁了?(自己。)全是假的!这叫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

“法利赛人”这称呼怎么来的,这一类人怎么来的?是从外邦人中间产生的吗?(不是。)怎么来的?是信神的这些人,从信神的这些人中间产生的。信神的这些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难道是神的话把他们变成这样了吗?(不是。)那是什么呀?怎么变的?(因着他们的本性实质、所走的道路。)人所走的道路,人把神的话当成武装自己的工具,当成饭碗,当成资本,把这些话武装起来捞饭碗,混饭吃,只是传讲,只是讲道理,从来不实行。从来不遵行神道,还传讲宗教道理、传讲字句道理的人是什么?(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哎,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所谓的那点好行为、好的表现,那点舍弃花费,全是凭人意克制出来的,包装出来的,全是假冒,全是伪装,内心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甚至对神没有丝毫的真实的信,更甚至这些人就是不信派。人不追求真理,就会走到这样一条道路上来。是不是可怕?不追求真理的人就会走这样的道路,就会变成法利赛人。法利赛人寄居的地方、聚集的地方是什么地方?是买卖的场所,在神眼中看那是宗教,那不是神的家,那是宗教场所,是买卖的场所,不是敬拜神的地方。所以说,人要是不追求真理,神话的字句、表面的道理你装备多少都没用。那有些人说“装备多少都没用,那我就不装备了”,这是什么话呀?这是不是浑话呀?是不是谬妄的话呀?(是。)那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是不让你装备神话吗?(不是。)神话不是你包装外表的武器,也不是你捞饭碗的资本,更不是你攻击别人的武器,神话是什么?神话是解决人败坏性情的真理、道路、生命。你把这句话运用到家了,实行到家了,你就得着真理了,那真理对你来说就不是道理、不是字句了,明白了吧?(明白了。)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神鉴察人心肺腑。)你们祷读祷读,回想回想。

你们蔫啦?是听不明白蔫了,还是听着太扎心蔫了?(扎心,也有一点不太明白。)咱就讲神鉴察人心肺腑,这些话题不是什么刺激你们的话题吧?有刺激性吗?有杀伤力吗?(没有。)那你们蔫什么?不蔫啊!觉得信神难了吗?(没有。)其实不难,是吧?(是。)

我讲个故事提提神,讲个故事你们可能就不蔫了。你们听听这到底是什么故事,听完之后你们说啊。说一个漂亮女人嫁给了一个富翁,这故事怎么样?你们喜欢听吗?(喜欢。)这故事也喜欢听?我讲的你们是不是都喜欢听啊?(是,神说的都喜欢。)扯闲篇儿也喜欢听?(嗯,喜欢。)那这不合乎原则呀!不合原则怎么办哪?不合原则你们就得对付自己呀,我扯闲篇儿你们都愿意听,这是不是假属灵啊?那你们是带着什么存心听的呢?(为得着真理的供应。)有时候他听不出真理的供应,那怎么办哪,怎么对待呀?(寻求,揣摩。)(倒嚼倒嚼。)下面讲这个故事,让你们从故事里听出点真东西来。你们看看,我说的这个是不是那么回事啊?还是刚才那句话,说一个漂亮女人嫁给了一个富翁,这事是不是经常发生啊,常常都有,都能见着、听说呀?漂亮女人嫁给富翁,通常在世人来看,是怎么看待这段婚姻的?各取所需,没有真正的爱,是交易婚姻,是吧?漂亮女人她图的是什么?(钱。)图的是富人的钱。那富人呢?图的是漂亮女人的什么?(美貌。)美貌。通常人都这么看,就是他俩再好,关系再正当,人也会用这样的眼光去看待他俩之间的关系,说没有真正的爱情,只有交易,只有各取所需,是吧?(是。)但是呢,这对夫妻他们不是这样过的。从开始成立家庭以后,这个漂亮女人,如果是按世人想象,肯定就是花他的钱,大手大脚,过奢华日子,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像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一样,做家务,勤勤恳恳的,也很会持家,对丈夫也很好,对家人也不错,算得上贤惠。但是这个富人对她什么态度呢?首先就担心,这个漂亮女人不能跟他真正地过日子,不能长久,所以说财产哪,自己拥有的这些重要的东西都自己把着,都放在自己名下,不放在他妻子手里。为什么?(不信任。)哎,不信任。担心什么?(把钱拐跑。)这个还都能看明白,是吧!但是漂亮女人不在乎这些,无论丈夫怎么对待她,不信任她也好,或者是在财务上限制她也好,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愿意、不高兴,而是更加地勤劳。几年之后生了几个孩子,生了几个孩子之后呢,这漂亮女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伺候一家老小,做上了贤妻良母,对待丈夫那是百依百顺,温柔体贴,对待儿女呢,就是一个好母亲。终于有一天,这个富翁感觉到:哎呀,以前那样对待自己的妻子太不公平了,不相信她,还怀疑她,还防备她。既然自己的妻子不是这样的人,也不图自己的财产,也不图自己的任何物质,除了正当的享受生活以外没有任何额外的要求,而且付出了很多,青春,年华,美貌,时间,为这个家操持着,勤勤恳恳的,没有任何的怨言。这个富翁感动了。感动之后第一个想法是什么?你们猜猜。他感动的时候,他是不是会想“我这个妻子这么可靠,我对她这样不公平。我应该把我的财产,把我自己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她保管,因为她是我的真爱,也是我最应该、最值得信赖的人。我如果不相信她,总防备她这不对,对不起她,这样做没有人格,这么防备人不对劲。她已经经过这么多年的考验了,我不能再那么对待她”?这是不是正常人看到这样的事实之后能有的正常表现?这些表现出于什么?怎么来的这个表现?人的判断,是吧?通过观察,通过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的事实,然后在心里他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让他产生了这种判断,这个判断让他产生这样的定义。所以当他有这样的判断、有这样的定义的时候,他是不是得做一些事啊?那你们猜猜,接下来他该怎么做?(向他妻子道歉。)道歉,敞开心说点心里话,说“那么多年我防备你呀,我没拿你当我真实的妻子”,这个举动怎么样?有这么做的吗?这也太不实在了吧!光说嘴不动真格的,这叫真感动吗?(不是。)那真格的作法是什么?(家里的钱财让她来管。)对了,这多实在呀!你们说那个不实在,人家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整个道歉就完事了,一看你就不实在。人家要的是这个吗?不了解人的心哪!他就动这个心了,说:“哎呀,那么多年防备人家不对劲,人家不是那类人,人家图的不是我的钱,人家图的是我这个人好,人家是真想跟我过日子,咱这人不实在。不过现在这个社会太乱,不得不这么防啊,防防也对,防防也真看着人的真心了。这一看,这人还真不错,挺好,经得住考验了。干脆把这财产都给她得了,给她个安全的环境,给她个安定的家,也给她一份保障。”富翁这么一想,一激动,他就这么做了,财产、钱财、车、房都转到妻子的名下了。做完之后这个踏实啊,不用道歉了,钱都给她了,他的一切、身家性命都给她了,表示对她完全的信任,没有丝毫的怀疑,也没有丝毫的防备,以报答他妻子这么多年对他的忠心不二,对他的付出。这个富人做得怎么样?(挺够意思。)够意思,讲义气,不错,做得很好,多数人看着确实应该这么做,这是人之常情。就是凭着人的良心、判断、人的道德伦理,这些都合乎了,他这么做了,够意思,是吧?这事就算完了吗?所有的财产通过公证,通过各种手续之后,完全、踏踏实实地转到妻子美女的名下了。有一天,富翁回家吃饭,一进家门,“咦,怎么气氛不对呢?”妻子也没迎上来跟他说话,屋里冷冷清清。往日这个时间呢,桌上已经端上饭菜了,这个时间怎么就没有呢?心里有一点不是滋味。然后赶忙上厨房一看,“咦,今天怎么没做饭呢?没做饭就没做饭吧,没事,一顿不吃饿不坏。”扭脸到饭桌上一看,斗大的俩字。你们猜猜这俩字是什么?(再见。)(拜拜。)哎,就俩字——拜拜!

故事讲到这儿,大概意思都听明白了,是吧?那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说明伪装得太深了,人被假象迷惑了。)人被假象迷惑了。伪装的人伪装得太深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丝毫的破绽,居然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没有看出任何的蛛丝马迹。那再解剖解剖,那个富翁咱就不分析了,解剖他没用,咱们该解剖的是谁呀?(漂亮女人。)那看这个漂亮女人是个什么东西?(阴险,狡诈,老狐狸,老奸巨猾,伪装。)那漂亮女人是从一开始她就有这个存心的,还是到最后得了财产之后才有这个存心的?(一开始就有。)就是她嫁给这个富翁,她的初衷是什么,她有没有任何的表示?(隐藏着的。)隐藏着呢,那她外表流露的那些东西是什么?(假象。)哎,全是假象。假象最深处的东西是什么?假象最深处的东西不是为了这个人,不是真嫁给他,而是为了图他的财产,不管是十年二十年,最终能把他的财产夺到手。她嫁他,或者是为他付出多少年的青春啊,或者是劳力呀,都无所谓,只要最终能得着财产就行了,这是不是她最深处的想法?(是。)那她为了她最深处的想法做的那些事是什么性质?是善行还是义举?是值得人纪念的还是让人唾弃的?是义还是恶?(恶。)都是恶。那根据什么把她所有的那些行为、外表所付出的那些代价定为恶了呢?这个恶从哪儿来的呢?(她最后的表现。)(最后做出事的结果。)最后表现你没看着,你怎么定为恶呢?(根据她做事的出发点。)

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啊?你们明白什么了?(人看人的外表,神看人的实质。)这个肯定是。那人为什么看人外表哪?(人看不着人的内心。)看不着人内心,那听不着人说话,看不着人做事啊?人做事的动机、存心能不能发现哪?你们会不会分辨哪?(一些表面的、明显的能看出来。)表面的能看出来,但是当你明白真理,你具备一些真理实际的时候,你是不是对人就能看透一些了?(是。)那为什么神能看透人的内心呢?(神鉴察人心肺腑。)还是那句话,神鉴察人心肺腑。那神为什么能鉴察人心肺腑呢?(神是真理、道路、生命。)这些话都带点儿道理性。那问你们那么一句话,看看听完这一句话能不能明白,能不能解释这个问题。人看人有没有一个衡量标准?有没有一个准确的衡量标准?能衡量一个人像神一样衡量?(不能。)为什么不能?(因为人与人是同类,神是造物主。)人与人是同类,那人与人之间有没有区别呢?有真理与没真理的人有没有区别?认识神与不认识神的人有没有区别?敬畏神的人与不敬畏神的人有没有区别?(有。)那哪类人能看透人呢?(有真理的人,认识神的人,敬畏神的人。)你看看,归根结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能看透人的实质啊?对人来说就是有真理实际了,明白真理了,人才能会分辨人。那对神来说呢,为什么神能看透人呢?这事怎么解释?(神是真理的源头。)这话字面上是不错的,这话也对。能不能说神是衡量一切人事物的标准,神是衡量一切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的准则呢?这话对,是吧?(是。)这话怎么就对呢?你们从这话看到实际的那一面是什么?一个人外表的行为再好,再完美,他是不是在实行真理?你如果有真理、有实际的话,你能不能分辨出来?(能。)但是你如果没有真理实际,一个人的行为很完美,外表伪装得特别好,天衣无缝,你能不能看出来?(不能。)你就不会分辨,所以说你没有真理实际,你就没有衡量人的标准,你就不知道怎么衡量人。看外表行为也挺好,说话也挺好,受苦也挺多,花费也挺多,也挺真的,外表流露没问题,找不出毛病来,你怎么衡量?他这人是好人,是坏人?是喜爱真理的,还是厌烦真理的?你怎么分辨?你没有标准,所以说,你很容易被他这些外表的行为、外表的作法所蒙蔽。你被他蒙蔽了,被他欺骗了,你还能分辨他的好坏、他的善恶吗?(不能。)不能了。那有些人说了:“难道有真理,人也能像神一样鉴察人心吗?”人没这个能耐,但是人有一样:人如果具备了一样东西,就能知道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喜爱真理的人还是不喜爱真理的人,是诡诈人还是诚实人,是敬畏神的人还是悖逆神的人、与神为敌的人,是假冒为善还是真心跟随神的人,还是喜爱真理的人,这些你就会分辨。是不是这样?(是。)归根结底什么最重要?(有真理实际。)人没有真理实际,什么也看不透,尽办蠢事,尽办愚昧事,尽办与神、与真理相违背、相悖的事,是吧?(是。)很可怜!这个话题不唠了,有点儿深奥,是吧?(是。)难度在哪儿?有真理实际的重要性,得着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重要性,这就涉及到这些了。

我跟你说啊,人办事,人那两只眼睛,人的头脑,人的知识,人的素质,在人没把人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之前,人定性一个人的所有行为是看外表,看外表这个行为对人有没有伤害,外表这个行为合不合伦理,合不合文化,合不合传统,合不合人的道德,合不合标准。如果在近期,人眼睛能看得到的,人能听得到、人能掌握到的这个人的所有行为,如果是合法的,合理的,合乎人的正常伦理的,合乎道德的,合乎人想象的、人的口味的,人就定他为好人。但神怎么定呢?人所有的这些定论的方式、出发点,是不是神定规一个人是什么性质的标准呢?(不是。)神是根据什么?(根据人的内心、本性实质。)哎,这是不是就回归到神鉴察人心肺腑了?人能鉴察人心肺腑吗?(不能。)那人能鉴察到哪儿啊?(外表的一些行为、表现、作法。)哎,人就能看到人外表的表现,说出来的,或者是从字里行间听出来的一些意图,人顶多就能看到这儿,所以说,人定规人那只是出于外表看得到、听得到的。而神定规人呢?神看一个人,不完全看你怎么做,往哪个方向做,或者是你做这个事的性质或暂时的出发点是什么,他要看你真实的想法,就是你最真实的那个想法,你要做什么,你要往哪儿去,你的出发点到底是什么,你的本性实质里所产生出来的东西是什么,要引导你这个人走向什么方向,神看的是这个。那现在我问问你们,神鉴察人心肺腑,“肺腑”指什么?简单的话说,是不是一个人最真实的想法?肺腑嘛,那这个名词怎么解释?说:“这是我的肺腑之言哪!”“肺腑”这个词怎么解释?(掏心窝的话。)哎,就是掏心窝的话,就是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所以说,人在神面前,你无论怎么伪装,你怎么想,你自己怎么遮盖,怎么编造,你这么做那么做,在神眼中你最真实的想法,你掏心窝的话,你没有跟任何人说的掏心窝的话在神那儿是掌握得清清楚楚,就是没有一个人的真实想法能逃脱神的鉴察。这话明白了吧?(明白了。)那你看这个漂亮女人几十年的生活,几十年的表现,她骗过谁了?骗了她最亲的人。你们临到这个事会不会上当啊?(会。)那也可以这么说,她不但骗了她的丈夫,也骗了你们,骗了所有的人。能不能这么说?就是她最真实的想法,她认为没有流露给任何人,也没有透露给任何人,没有告诉任何人,而且自己伪装得那是天衣无缝,无人知无人晓,但是呢,她忽略了一个事——人做事,天在看哪!你能骗得过所有的人,但是你骗不了神。你看看,那个富翁精不精明?在外表看挺精明,能挣大钱,能发大财,很精明,要不他也不能挣那么多钱,是吧?但是栽在一个小女子手里了,那是他一时不慎吗?(不是。)那是什么?是他看不透人,看不透人心。

讲这些事告诉你们一个什么事实呢?知不知道?说说。(人不能根据一个人外表的一些作法或者表现来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明白点这个,还有什么?(人看不透人的本性实质。)(没有一个人的真实想法能逃脱神的鉴察。)就是告诉你们,人做人、信神得走正道,什么叫走正道呢?别搞歪门邪道。有些人说:“什么叫歪门邪道呢?”什么叫歪门邪道呢?不清楚。信神总想凭小心眼,耍花招,玩弄小聪明,掩盖自己的败坏,掩盖自己的缺陷、毛病、素质差等等问题,用巧劲儿来讨好神,讨好带领,却不实行真理,不追求真理,总惦记察言观色。小眼睛卡巴卡巴的,看看上面对我有什么看法啊?我这段时间表现怎么样啊?大伙拥不拥护我呀?我做的这些好事上面知不知道啊?神知不知道啊?神知道了会不会夸我啊?我在神心里什么位置啊?有没有分量啊?言外之意就是我这信神还管不管事了?我能不能得福啊?总琢磨这些事。总琢磨这些事,这是不是歪门邪道啊?(是。)这是不是正道啊?(不是。)那正道是什么?(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哎,追求真理,能够得着真理,达到性情有变化,这个话就说到这儿。

刚才说神鉴察人心肺腑,神能看到人的最深处的东西、最真实的想法,那你们说,神说人是蛆虫,这话从哪儿来的呢?说这个人外表长得像个蛆虫,长得就像个虫子,大毛毛虫,穿衣服的大毛毛虫,是这回事吗?(不是。)有些人还说了:“那不只是大毛毛虫,那还是长头发、长眼睛、长鼻子的毛毛虫呢!”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那神所说的、神看到的蛆虫的实质是什么?情形表现是什么?你们解剖过没有?人的哪些实质让神对人说出这样的话?蛆虫那东西值不值钱哪?(不值钱。)不值钱在哪儿啊?(低贱,肮脏,污秽。)蛆虫那东西不值钱,怎么就肮脏、污秽呢?(出现的地方都是特别脏的地方。)不分析这个物质的东西,我跟你们交通点儿这个,分析分析,神为什么叫人“蛆虫”?就说这个败坏的人类啊,在神眼中,明明是受造之物,但是这个受造之物尽到了受造之物该尽的责任与本分了吗?也在尽着,但是人的表现怎么尽本分的?尽本分没有主动性,很少有积极的成分,不打着走、不抽着走、不管教着走人不走,还总得交通,总得聚会,总得供应,人才能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信心,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积极的成分。这是不是人的败坏?(是。)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是什么,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往哪个方向去,甚至很多时候凭着己意做,胡作非为。如果不是常常浇灌,如果不是对付修理,如果不是神给人常常摆设环境,引导人来到神面前,人会怎么做?可以说,简单地说,这样一个受造之物丝毫不会对造物主尽上他的本分,尽上他自己该做的,做到他自己该做的。那人不做这些做什么呢?(作恶。)人尽作恶了,是吧?终日所思所想与真理无关,终日所思所想与遵行神的道无关,成天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好不容易有一点想法,做出来的还是打岔搅扰、高举自己,从来不做一丁点儿对人、对神能交代过去的事,心里所充满的都是什么?怎么为肉体谋取福利,怎么挣得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名誉,自己能在某些人中间站立住,有地位,有名望,吃着神家的饭,吃着神所供应的一切,不干人事。这个人怎么样?你说这样的人神能不能喜欢?(不喜欢。)那在神眼中怎么看待这样的人?成天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早晨起来背个小包颠儿颠儿颠儿去了,到教会了。人说:“来这儿干什么来了?”“瞅瞅,有工作。”说:“作什么工作呢?”“瞅瞅哪个家伙不老实,敲他两棍子;看他不听我的,踢他两脚,给他两个嘴巴,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我的厉害!”一瞅,“没有调皮捣蛋的,没有对我翻白眼的,还都挺老实。”一看谁不作工作,不负责任,“没事,对我的地位也没构成威胁,也不是冲我来的,应付就应付点儿吧!”这一上午一混,混到饭点儿了,吃得香,吃得饱,“神家的饭真是好吃啊,神太恩待我了,你看,神给我这地位,我对神有忠心,兢兢业业的。”你看怎么样,混到饭点儿了吧?“神恩待,吃神家的饭,端神家的饭碗,就得在神家呆着。”饭点儿过去了,吃饱喝足了,“小眯一会儿吧!”眯糊一会儿,两三个小时过去了,“这日子过得怎么样啊?”“嗯,充实。”“心里有没有神?”“有!没有神我能在这儿呆着吗?”好了,又来活儿了,“哎,你看那儿,那儿的工作还没人管呢!”“你看看你们这些人,真让我操心哪,操不完的心哪,刚睡醒就有活儿了。”办事去吧。一办事,“妥了,今天的饭又混到嘴了,晚饭,吃。怎么样?这本分尽得不错。”小包一背,颠儿颠儿颠儿,“找窝睡觉去!”吃饱了,喝足了,该干什么了?养膘了,养得肥,活得滋润。睡觉前再来个祷告,“哎呀,那个踏实啊!”怎么样?“这一天过得呀,神带领,没出任何的乱子,我这问题处理得还及时,这一天过得不错……”想着想着,呼呼地睡着了。怎么样?小日子过得不错吧?解决什么实际问题没有?(没有。)怎么就没解决呢?小包背着走好几趟。这样的人叫什么呀?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每天自己该干什么,不知道;干哪些坏事,不知道;神是否喜悦,不知道;做什么事打岔搅扰了,不知道;是不是接受神鉴察了,不知道。肚子吃没吃饱啊?这清楚。今天吃得怎么样啊?清楚。自己做的事合不合乎真理啊?尽没尽到责任哪?有没有忠心哪?有没有糊弄应付啊?做事有没有高举自己啊?见没见证神哪?不知道。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统称“混饭吃的”。什么事不干,混饭吃,端饭碗的时候也不觉得烫手。这是什么人哪?每天混哪儿算哪儿,哪儿的饭好吃上哪儿去,哪里人捧他就上哪儿去,哪儿窝舒服上哪儿去,这是不是跟蛆虫没什么两样啊?就人的这些表现,把人称为“蛆虫”冤不冤?(不冤。)

人常常活在这样的堕落的本性里,稍微作点实际工作就想邀功,“哎呀,我早晨五点就起来了!晚上还打通宵!这一天给我累得,小脸蜡黄,眼圈通红,头发都白了!”没事就邀功,恶不恶心呀?(恶心。)邀功的目的是为什么呀?邀功的目的是要赏呢!要赏的人统称是什么人?是不是臭要饭的?(是。)又个难听的词,是吧?刚才“蛆虫”那事还没解决呢,又来个“臭要饭的”。臭要饭的这人可不可耻啊?(可耻。)无耻啊!你说你是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你给谁做呢?你邀啥功啊?你要啥赏啊?神少给你恩典啦?少给你祝福啦?神给你的命,给你这条命就是让你跟神要赏的啊?就让你没事伸手跟神讨饭吃呢?你现在是在尽自己的本分,这是义务与责任,神托付给你这是神的恩待,你什么也别讨要,一讨要神就厌憎了,就恶心了。那总想讨要怎么办哪?总想讨要的人是什么人哪?是不是人格低下,卑鄙无耻啊?你们有这样的情形你们怎么解决的?得认识啊。认识自己说哪些话、做哪些事那个情形是什么样的,自己里面有什么不对,解剖自己的本性,得拿出来亮相,把自己这个丑相、丑态,本性实质里的东西解剖给弟兄姊妹看,然后让弟兄姊妹监督,最后接受神鉴察,这个次序怎么样?(好。)好啊?最后接受神鉴察这个次序对吗?(不对。)(接受神鉴察放第一位。)赶紧先拿到神面前祷告,接受神的鉴察,先亮相自己,解剖自己;自己有认识了,有体会了,再拿到弟兄姊妹面前交通、亮相。这样交通亮相,同时其实也是接受神的鉴察了,这样就慢慢解决了。人的败坏实质要解决,没点儿方式,人没点儿狠劲儿解决不了,那不是你认识你是否是一个蛆虫的这一个问题了,是不是啊?(是。)那交通人这些情形,人这些败坏本性的流露,你们再对比神说人是蛆虫,哪个问题严重啊?首先我问你们,交通这些情形,你们看看,再对照对照,神所说的人是蛆虫,你们能不能接受?(能。)说人是蛆虫,它主要针对哪些人?主要针对人哪些情形、败坏实质?揭露的是人哪方面的败坏本性?知不知道?属蛆虫的人,首先这个人不值钱,没有廉耻,在神眼中看一文钱不值!为什么这样的人一文钱不值呢?(失去了受造之物该有的功能。)最起码的本分他都尽不上,然后还混饭吃,在神那儿看,神造了你,神给了你这个生命,你呢,自己什么本分都尽不上,你就是个废物,你多余活着,那是不是蛆虫啊?(是。)那人不想做蛆虫,首先怎么办哪?(先尽好自己的本分和功用。)先琢磨尽上自己的本分,找好自己的位置,想方设法尽上自己的本分。尽上自己的本分,与造物主之间有一个联系,有一个交代。然后再琢磨怎么能达到有忠心,不应付糊弄,能顺服,把自己全部的心都用上,别糊弄神,别糊弄造物的主,能顺服,就是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听话,顺服。

现在对神说人是“蛆虫”这个词还有没有想法、抵触了?(没有了。)没有?能对号入座吗?(能。)有些人说了,“我都尽好几年本分了,我应该不是蛆虫了吧?”这话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怎么解释的这话?(就是关键看人尽本分的态度,跟时间没有关系。)跟你外表怎么做没关系,神要看你是怎么尽本分的,你在什么样的情形里尽本分,你凭着什么尽本分,你尽本分达没达到果效,是不是尽到了你的责任,是不是做到了你分内该做到的。你要是达到了合格尽本分,达到了让神满意,达到了按原则尽本分,尽到了忠心,你是不是就脱离了“蛆虫”的这个称呼了?那怎么理解、怎么对待神给人的这些揭露?是不是有路了?(是。)怎么对待?首先得分析这个名词是什么意思,然后琢磨琢磨谁像神说的这个词的这个意思,“哎呀,我们教会好几个呢,他们都是,我不太像。”这个对法怎么样?(不对。)“你看看他们都是蛆虫,这真是上火,这教会怎么这么多蛆虫呢?你们得好好的,别当蛆虫。神不都说了吗?那蛆虫神最厌憎,神不喜悦,别当蛆虫,都惹神伤心了,神不喜欢蛆虫,蛆虫是混饭吃的。”这话能不能解决问题?(不能。)这样的观点怎么样?这样的对待神话的态度怎么样?是不是正确的观点、态度?(不是。)那这话应该怎么对待呢?(跟自己对号。)(对照自己。)哎,对照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解决自己的问题,你得着了,用你自己的经历,用你自己所明白的真理的实际去帮助别人,帮助别人明白真理,帮助别人能来到神面前,接受神话,接受真理,你是不是就是有用的人了?这种作法是不是神就悦纳、喜悦了呢?(是。)

前面咱们说到哪儿了?(神鉴察人心肺腑。)神鉴察人心肺腑,然后又讲到什么了?(神话中的这些词语,拿“蛆虫”作了个例子。)还用不用交通更多了呢?其余的那些就用同样的方式,人接受,顺服,然后认识自己,解剖,是吧?你们会不会对号入座呀?如果说:“你是撒但!”“是,对号,能对上号。”“你是魔鬼!”“嗯,能对上号。”“你有败坏性情。”“能对上号。”“你抵挡神!”“嗯,我抵挡神。”“我悖逆”“我埋怨神”“我不是喜爱真理的人”“我素质差”“我尽本分没有忠心”“我伤神心”“我不是合格的受造之物”,这些大的都能对上号。涉及到一方面情形、实际的流露,来定规你这个人,你就对不上号了,你就接受不了了,这就很麻烦。这事说明什么呢?(不是真实的认识自己。)哎,你没有真实的认识自己,你也不会接受真理,你不是接受真理的人,是不是这样?

最前面那个话题讲到哪儿了?这些神所揭露人的类似“蛆虫”啊,“污鬼”啊,“一文钱不值”啊,“贱货”呀,人慢慢地体验。神揭露人这些的目的是不是定罪人哪?(不是。)那是什么?(让人认识自己,摆脱这些称谓。)对了,神揭露这些的目的就是让你认识,认识的关键一个问题就是你能从中得着真理,明白神的心意。神揭露你是蛆虫,揭露你是贱人,揭露你是废物,你怎么做呀?你说:“我就是蛆虫,那我就做蛆虫!”“我是废物,那我就做废物,我认识我是废物,我就是废物!”“你一文钱不值。”“嗯,我就是一文钱不值,我就做一文钱不值的贱货!”“我是污鬼,我是撒但,那我就做污鬼,就做撒但!”妥了,你成了。这么做是不是得着真理的途径啊?(不是。)神说所有这些话的目的,审判人、刑罚人、揭露人,所有这些作法的最终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明白神的心意,走上实行真理、认识神、顺服神的道路。如果人在走这个道路的期间,常常误解神,常常不能完全接受这些审判刑罚,那怎么办哪?就说人悖逆的心太大,这怎么办哪?你就得常常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鉴察,让神带领你渡过一次又一次的试炼熬炼,让神摆设环境洁净你。人败坏太深了,得需要神的洁净啊!人要没有这个心志,总贪享安逸,总想和稀泥,恐怕很难得着真理,是不是这样?没有这个心志,得着真理的这个希望很渺茫啊,不容易。你看神鉴察人心肺腑,有很多实质性的表现,从神揭露人的这些败坏本性实质里的东西你就看见了,只有神能看到人本性实质的东西,所以说你不听神的话,不按照神告诉你的方式活着,不按照神告诉你的方式信神、尽本分,你就没法走上满足神心意的道路,没法走上信神的正轨,很难达到蒙拯救。这话对不对?(对。)人按着自己的方式,能不能满足神?(不能。)按着人的方式、人的想象,人总结出来的道道儿,没法达到满足神。

前面咱们讲到哪儿了?能顺服神到什么程度,是吧?能顺服神到什么程度根据人的什么?(根据人明白真理的程度。)(得着真理的多少。)你对神的话领受不了,不明白,你能不能顺服?你对神所说的、所要求你的,你根本摸不着边,你能不能顺服?(不能。)这就太难了!所以说,最终归根结底,达到顺服神,人需要什么?(明白真理。)明白真理了,是不是就等于明白神的心意了?明白神的心意了,人才能达到逐步地顺服,达到满足神的心意,是不是啊?

咱们最早交通的是什么题目来着?回顾回顾。(生命进入方面有长进的几个指标。)还有一个指标也很关键,就是你临到一个事,你是否能从中明白神的心意,得着真理。你们现在大多数临到一个事,临到一个环境摆在你面前,你能从中明白多少真理?是否能从中得着真理?在几件事上能得着真理,在几件事上根本就是糊里糊涂就过去了,是大多数的事是得着真理了,还是大多数的时候是得不着真理,不了了之了?(大多数时候不了了之了。)这是你们的真实情形,是吧?(是。)大多数的时候得不着真理,得不着真理这就说明什么呢?人的身量很小,就是临到很多事你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身量,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真理实际,不管是临到试炼或者是临到试探,你根本没有真理实际,没有这个抵抗力、这个免疫力去解决这样的问题,而且从中也不能走出来,就是这个事下次临到你的时候,你还会糊里糊涂的,下次再临到你的时候,你还是用同样的方法解决,同样的态度对待。这是不是就没有长进?(是。)那你们现在的身量是停留在什么程度上?临到事比较发蒙,然后再现找,在诗歌里、讲道交通里、神话里,还有平时常常运用到的那些各方面原则里现找,再不就现交通,是不是处于这样的身量上?(是。)那你们的身量是大呀,还是小啊?(小。)这样的身量能不能独立生活?能不能独立解决问题?(不能。)那你们处在这样的身量上,如果一旦离开了教会,离开了弟兄姊妹,离开了尽本分的环境与场所,你们还能不能跟随神了?能跟多长时间呢?这个就是个未知数了,是吧?也可能最后,三年五年还跟着呢,就剩什么了?就剩挂个名了,行事为人,追求目标,人生方向,看事观点,待人接物,临到事对待事的态度,所有的这一切都与真理无关,都跟外邦人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就是仅仅挂个名。就是在名义上还没离开神,还跟随神呢,是神的跟随者,但是在实质上心里已经没有神了,已经没有神的道了,已经与神无关了;因为常常来到神面前也得不到答案,因为常常来到神面前也不知跟神祷告什么,与神无话可说,常常临到事心里没有神作主导,也没有神引导。这是不是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不信派了?(是。)

那我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呢?人不得着真理、人未得着真理之前,临到事总发蒙,临到事不知道怎么运用真理,临到事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合神心意,临到事无论是好的环境、恶劣的环境,无论对你来说是试探也好,还是试炼也好,你根本就无所适从,只是消极地应付着,不能用积极的态度、用真理去解决。就说无论临到什么样的环境,你都没有免疫力去对待这个事,你都不能主动用真理去解决问题,哪怕是现寻求得着真理之后这个事能达到完美的解决,达到合神心意。这个你都达不到,你说你的所做所行、你的生活有多少是与神有关的,与信神之人该有的行为、生活有关的?如果百分之九十九都无关,只有百分之一在形式上,在你心里的主观意愿上是与神有关的,百分之九十九都与真理无关,就如神所说的,你们行了大量的与真理无关的事,那这个是不是很可怕,很危险?(是。)这个很可怕,很危险,那人所面临的问题是什么?人所面临的问题,如果离开了神所摆设的这些环境,如果神对人没有任何的刻意的恩待,或者给人摆设一个合适的环境,让人追求真理,让人尽本分,那人随时随地都能离神而去,你们看清楚了吧?(看清楚了。)你们的实际身量是什么?(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离神而去,背叛神。)人的实际身量其实还没得着真理呢!没得着真理言外之意指什么?实际那一面指什么?从主观上来说,你说你把一切都撇弃了,你认为心已经给神了,但是事实上呢,神还没有得着你的心哪,神还没有真实地得着你的心。神没有得着你的心,就是你在很多事上你还能抵挡神,还能背叛神,还能离神而去,甚至你还能否认神的存在。你不但不能顺服神,不但不能对神有忠心,不但不能达到敬畏神,你还能随时随地地抵挡神、背叛神,这就是人得着真理之前人所处的光景,是不是这样?(是。)

跟你们说这些什么目的啊?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呢?是给你们泼冷水?有些人说:“哎呀,听了这些觉得也没意思,这么难哪!”是给你们泼冷水吗?(不是。)那是什么?这些话是给你们醒脑的,对你们有益处。人信神如果不得着真理,你永远不会得着神的,你不得着真理,神没法得着你,明白了吧?什么最重要?(追求真理。)哎,追求真理最重要。追求真理最重要其实也最简单,先从哪儿入手啊?(尽好本分。)哎,先从尽好本分入手。然后呢,怎么做人哪?(做诚实人。)先从做诚实人、说诚实话开始,把自己的心打开。说不好意思跟弟兄姊妹说,先面对墙说,说对墙也有点儿渺茫看不着,那就祷告,闭着眼睛跪下来祷告跟神说。跟神说说什么呢?说你的心里话,别说官话,别骗神,先做诚实人。你软弱你就说软弱,你邪恶你就说邪恶,你诡诈你就说诡诈,你心里恶毒、阴险你都跟神说,你总想争地位你跟神说,让神管教你,让神给你摆设环境,让神来帮助你,渡过这一切难关,解决这一切的问题,把心打开别封着。你封着神也能鉴察到,你打开你还能得着真理,你说你应该选择什么道路?人千万别伪装,别装,先从做诚实人开始。有些人叨咕这些年了,“做诚实人”,不少人这些年听完之后无动于衷,做事尽凭着存心、欲望、个人的目的,凭着这些说话、做事,而且也从来不知道悔改,这是不是做诚实人的那个态度啊?(不是。)哎,从这个开始。为什么神让人做诚实人呢?神让人做诚实人是不是神好掌握人哪?(不是。)那做诚实人是不是人做正常人、做神所喜爱的人、做得着真理的一个人的开端呢?诚实人是不是有人性,具备人性,有人样,真正的人最基本该有的表现呢?(是。)所以说,你看哪个人从来没做过诚实人,也从来不打算做诚实人,哪个人就够呛,明白不了真理,得不着真理,你不信你观察观察,再不你自己体验体验。你只有做诚实人,你实行做诚实人,你的心才能打开呢!你的心打开了,真理才能进去,人才能明白真理,才能得着真理。你的心总锁着,总封闭,跟谁都不说实话,跟谁都绕着弯儿,躲着,躲来躲去怎么样?把自己坑了,什么真理也不明白,什么真理也得不着。

现在你们看没看见人追求真理、得着真理的重要性?(看见了。)追求真理第一步该做什么?(做诚实人。)做诚实人怎么实行啊?(说诚实话,把心打开给神。)心怎么打开啊?(跟神说自己的内心真实话、真心话。)(软弱了就说软弱,诡诈了就说诡诈了,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就跟神怎么说。)(说真实的想法。)人只有追求做诚实人才能被不断地洁净,在不断的洁净过程当中人才能得着真理,这话你们慢慢体验吧。神不成全诡诈人,你的心不诚实,你不做诚实人,神永远得不着你,你也永远得不着真理,你得不着神。你得不着神这意味着什么?你得不着神,你没明白真理,你跟神是敌对的,你跟神不相合,神不是你的神;神不是你的神,你就不会蒙拯救;你不能蒙拯救你信神干什么?你不能蒙拯救,你永远是神的冤家对头,这结局就定了,是吧?那要想蒙拯救,人先怎么做呀?(做诚实人。)(接受神的洁净、变化。)哎,先做诚实人,你看圣经启示录有那么一句话,《一道生命水的河》那歌怎么唱来着?最终神得着的人有一个标志,你们知不知道,注没注意到?“在这些人口里察不出谎言来”,有没有这句话?原话怎么说的,谁念念。(“在他们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启14:5))这两句话大伙听没听着?“他们”指谁?(被成全的人。)那被神成全、被神得着、蒙拯救的这些人,神怎么说的?怎么形容这些人的?这些人的特征,做人的特征、表现是什么?(没有瑕疵。察不出谎言。)没有谎言,没有瑕疵。没有谎言大伙应该都明白,这个都能领会,就是诚实人。没有瑕疵呢?(被洁净了。)被洁净了指什么说的?(没有撒但败坏性情。)(那些与神敌对、不与神相合的东西都除去了。)这是这么解释,还有呢?这些人是不是就是有真理实际的人了?神是怎么定义“没有瑕疵的人”呢?(我觉得没有瑕疵的人就是撒但在他身上再钻不了空子,再不能控制他,完全被神得着了。)大概从道理上讲是这么回事。没有瑕疵啊,你说人敬畏神远离恶,能敬畏神能远离恶,能不能称为是完全人呢?(能。)在神眼中的完全人是什么人?(敬畏神远离恶。)哎,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在神眼中的完全人是这样的人,那完全人跟没有瑕疵有没有关联,是不是一码事?(是。)应该是一码事,绝对是一码事。那没有瑕疵指什么说的?(完全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对了,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是能遵行神道的人,这是没有瑕疵的人,明白了吧!那人每天撒谎这是不是有瑕疵的人?(是。)说话做事总凭己意,这是不是瑕疵?做事总邀功,总向神领赏,这是不是瑕疵?从来不高举神,尽见证自己了,这是不是瑕疵?尽本分尽琢磨应付糊弄,尽琢磨怎么玩巧活儿,这是不是瑕疵?等等的这一切,人的这些败坏性情的流露,在没得着真理之前都是瑕疵。刚才那话你们记住了,是吧?(记住了。)那还有一个指标,那就是什么呢?你生命进入是否有长进,那就看你做诚实人有没有进入,在你口中能察出多少谎话来,你的谎话是减少了还是还如原来一样。这个怎么样,这个实不实在?你说你觉着你自己有长进了,但是你的谎话一点也没少,还那么多,这是不是生命长进的正常表现呢?(不是。)那这是什么呀?(没长进,停滞不前。)这就没什么长进。你连这点东西你都没进入,你有什么长进呢?你都没变,性情还是原封未动,是吧?这是不是一个指标?(是。)这个人自己会不会对号啊?(会。)这个应该是好对。

你们一共记了几条?(六条。)前面那两条是什么来着?第一条是什么来着?(就是说信神是天经地义,能够定真这条路是正确的道路,能决心走下去。)第二条呢?(对人,对社会、生存价值、人生道路在观点上有没有改变。)是这两点,记准了吗?以前你们听没听过这方面的道?有没有交通过这方面的内容?这六条好不好对照啊?好不好记呢?不多,应该好记。隔三岔五地就得检查检查自己,省察省察自己身上这几条,看看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入,聚会的时候呢,拿出一条来交通交通。总不注重这些啊,你生命没个长,性情没个变化。人注重什么,在哪方面下功夫就能得着什么。你总注重道理就得点道理;总注重抓地位,抓权,那权是挺稳固了,地位是挺稳固了,那你也该淘汰了。无论尽什么本分,生命进入这是主要的,这个不能放松,也不能忽略。

今天听得怎么样?(好。)你们得没得着点儿东西?(得了。)一段时间就得跟你们唠唠,什么意思呢?给你们敲敲警钟,领领路,让你们头脑清醒清醒。别脑袋一热,琢磨琢磨,“信神这没什么,不就尽个本分出力就完事了”,这就要麻烦。一段时间给你们敲敲警钟,就避免你们走偏路。人走偏路可容易了,是吧?(是。)要走正道不容易,走偏路可容易了,撒谎可容易了,说个诚实话那一辈子那可难了,太不容易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