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八十一篇 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第八十一篇 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认识自己不容易,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败坏实质更不容易。人认识不了自己的败坏性情,不知道人的败坏实质是什么,那人知不知道人与神之间的关系怎样?人在神面前的分量是什么?神到底喜不喜欢人?人知不知道?(不知道。)肯定不知道啊?那肯定不知道,为什么多数人信得挺乐呵,自我感觉良好啊?那你们不知道,你们尽本分的方向是什么?认识自己不容易,认识自己的实际身量,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自己在神面前到底是个什么位置、什么档次,这个更不容易,是吧?那人这些年信神都得什么了呢?得没得着真理呀?走没走上蒙拯救的路啊?信神以后吃喝神的话,过上教会生活,尽上本分,这就算与神有关了吗?(不算。)那人怎样才能与神有关呢?人做到什么,人走上怎样的道路,人的追求是什么,人站什么位置,才能与造物主有关呢?知不知道?又难住了,没接触过这话题,是吧?(是。)怎么一涉及真理人就蒙呢?你们平时搞文字工作,文字工作涉及很多内容、很多项目,诗歌、文章、讲道交通,这个涉及很多内容,你们这些都不知道,那你们怎么改的?改起来是不是挺吃力的?有时候就词穷了,怎么挖也挖不出来,在所有的属灵语言当中找啊,翻哪,“哎呀,都用过了,再用就重复了,这可怎么办哪?”常常碰到这样的情况,是不是?(是。)更麻烦的是什么呢?话是添上了,文法也对了,就是不知道放在这儿合不合适,是字句道理呀,还是真理实际呀?放在这儿合不合理?是不是这里需要的?这句话加上能不能给人带来什么弊病?或者是能不能起到作用啊?不知道,测度不出来。这是不是问题?(是。)临到这些事你们怎么解决的?大多数时候都是“先这么补上吧,过后再说,慢慢经历经历就有了,现在只有这么多”,是不是这么解决的?(是。)那这么解决起来,心里是不是觉得很不痛快,很尴尬呀?(是。)信神遇到难处了,是吧?不尽这个本分还没什么难处,一尽这本分哪,尽难处,这些难处怎么造成的呢?是因为本分难度太大?还是没认真对待托付呢?还是真理的字句装备得不充足?(没有真理实际。)没有真理实际是怎么造成的呢?难道人没追求吗?没追求的人举举手。没有真理实际,刚才怎么说的?(没有真理实际是怎么造成的?难道人没追求吗?)问的是这话,是吧?(是。)我说话是不是很难懂啊?还是这个节奏快你们跟不上啊?(能跟上。)有时候我也纳闷,我一看你们不反应,我就得问问你们,问问你们到底记没记住,听没听清,那我才能接着说。你们都没听清,我在这儿闭眼睛说,那不属于瞎说吗?你看喂人饭的时候,那个节奏根据什么?(吃的速度。)根据人嚼跟吞咽的速度。咽下一口,那口气上来了,一张嘴,什么意思?就是这口完了,再喂一口,这就是速度,是吧?喂的人得掌握这个节奏。要超过这个节奏,那吃的人会怎么样呢?(噎着。)噎倒不至于噎死,他快噎的时候,那个喂的人也能看出来,就不喂了,就是吃得不痛快,这个节奏没协调好。那现在我这个节奏你们感觉怎么样?(我们能听明白,也能跟上。)你们总发蒙、总迟钝怎么回事啊?你们看是不是那么回事,就是平时啊,你们从来不知道揣摩这些细节,不知道在一起祷读、交通、寻求这些细节,信神常讲的这些属灵术语、说法,字面上或者是口头上常讲的这些说法常在嘴里叨咕,但是呢,并不求真,不回到灵里静下来,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落实到实处的时候怎么对号啊?怎么兑现哪?怎么把它变成现实,变成自己的实际呢?”不让它停留在道理上,不让它停留在理论上,让它变成人生活中的一部分,行路的方向。你就琢磨了,“变成生活的一部分那怎么做呀?那得有哪些表现哪?”这一琢磨,有很多细节就出来了。但是你们呢,平时总也不琢磨这些细节。一不琢磨这些细节,多数口头上常讲的真理,就停留在字面意义上,字面理解上了;这一停留在字面理解上,接下来的,在人身上能看到什么?就是人常常传讲这些理论、说法、术语,但是在人的实行当中,在人生活当中运用的时候,看不到这些术语、说法的实际流露、活出的那一面,这是不是成问题了?

这样你们就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什么问题呢?信神信到一定程度,如果没有人指引你们,没有人扶持你们,没有人给你们引路,你们信信就觉得什么呢?“信神也就这样了,就把这些常讲的属灵术语呀,说法啊,论调啊,掌握了,记住了就行了,信神就得着了,就明白真理了,大概也就满足神了吧。”人一有这样的情形,一陷入这样的情形,一走到这个程度,会出现哪些事呢?人的败坏性情方面会有哪些流露呢?狂妄性情会不会解决?摆资格,倚老卖老,讲老资格,会不会有这样的情形?会不会攀比谁信神年头多少?会不会讲谁地位高低,谁曾尽过什么本分?谁跟上面接触过,谁给上面办过事,谁跟上面打过交道,会不会就比这些外面的事了?比如说,你们尽过文字组的本分,经常尽这样的本分,在生命进入上没有长进,没有任何的突破,所明白的道理就那些,多长时间也没有一点真理实际的认识,那你们会怎么想呢?你们会做哪些事呢?知不知道?你们会有哪些败坏性情的流露?(狂妄自大。)狂妄自大是变本加厉了,还是原封未动啊?(变本加厉。)为什么能变本加厉呢?(觉得自己有资本了。)有资格了,是吧?这个资格的大小根据什么呀?资格的大小是不是就根据尽这个本分的年头多少?再一个,尽这个本分自己总结的经验多少,是不是就根据这个了?慢慢你们会不会论资排辈啊?(会。)为什么会走这条路呢?说张三姊妹,她信神年头多,尽这个本分是最早的老人,她应该最有资格说话;李四弟兄呢,他是最后来的,他虽然有点素质,但是尽这个本分经验不足,信神年头也短,他是最没有资格说话发言的。然后最有资格发言的人呢,感觉怎样?“妥了,既然我有这个资格了,那我尽本分就合格了,也没什么要往上追求的了,也没什么该进入的了,本分尽好了,工作作得也差不多了,应该神也满意了。”这是进入真理实际的表现吗?(不是。)那这是什么呀?你看人没有资本的时候,人还知道小心谨慎,别做错事,有点资本就端起来了,一端起来,这就面临个问题。面临个什么问题呢?知不知道?(狂妄自是,目中无人,目中无神。)一端起来就麻烦了,这是肯定的。人这一端着,一论资排辈,一觉着自己有资本了,这个时候人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人与神之间有没有关系了?(没有了。)没关系了,很危险。没关系了,把神摆一边了。人自己私下里成立了团体,独立的团体,独立的团队,把尽本分的场所变成了人搞独立王国的场地,把人事奉神、敬拜神的场所变成什么了呢?变成人的团伙啦!变成了人的团伙,那这里还有没有真实的敬拜?(没有。)没有了,有没有真理生命的进入?(没有。)这些人是在做什么呢?是在尽本分吗?(不是。)那是在搞什么呢?是不是在搞人的事业呢?是不是在搞人的经营呢?搞人的经营,搞人的事业,那你搞得再好,人心里都没有神了,人做事、尽本分不凭着真理了,是不是就都与神无关了?这是不是很可怕的事?在一个人群里,人是不是最容易走这样的路?(是。)最容易走这样的路。

好比说,你们这些人,让你们选举,你们选举出一个组织者,带领。选举出来之后,你们要是不服,你们就一个劲儿抗,一个劲儿搅,一个劲儿地不配合,抵触,然后可以把本分放下。但是,你们如果要服的话呢,你们要是完全服他,最终能不能就跟着这个人走了,完全听这个人的了?(能。)完全听这个人的了,那是不是就被这个人拉走了?(是。)被这个人拉走了,那是不是就等于这些人就是以这个人为首的一个团伙了?(是。)以这个人为首的一个团伙是不是在尽本分?是不是在事奉神哪?(不是。)不是在事奉神,不是在尽本分,那这些人还与神有关吗?(没有。)没关了。与神没关的一伙人是在信神吗?(不是。)不是在信神的一伙人能不能蒙神拯救呢?(不能。)不能,这事可难办了,是吧?这事难办了。就说人无论在哪儿尽本分,是两个人也好,十个人也好,二十个人也好,这一群人如果一旦成了一伙在外表似在尽本分,但是事实上是一伙与信神、与神无关的一个团伙,一个团体,那这一伙人是不是就很危险了?他们事事处处不寻求真理,事事处处做事不凭着真理行事,不按着真理原则行事,而是受人的摆布,受人的操纵,甚至有很多人尽本分从来不祷告,从来不寻求真理原则,只问人,只听人的,只看人的脸色行事,听人的指挥棒往哪儿指,指哪儿他就打哪儿。他信神觉得渺茫,觉得很难,他就来个简单的、易行的,感觉靠人、听人的这个最现实又容易,那干脆听人的吧。事事都问人,事事都听人的,结果他信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件事临到的时候,他来到神的面前问神,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然后达到明白真理,按着神的心意去做,去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这样的人是不是在信神呢?我就纳闷,我说有些人,为什么一旦把他投入到一群人中间,他就很容易在形式上从信神变成了信人,从跟随神一下子就变成了跟随人。我说这人为什么变得这么快?信神这么多年为什么还能这么做?信神这么多年,居然在心里从来没有神的地位,从来与神就无关,做事、说话、生活、为人处事,甚至尽本分事奉神,他的所做所行,他所流露出来的一切行为,他的所有表现,甚至他的每一个心思意念与信神无关,那这个人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呢?信神的年头能不能决定,能不能说明一个人信神有无身量,信神与神之间的关系是否正常?能不能说明这个?(不能。)这个不能,是吧。那我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呢?你们琢磨琢磨我说这话什么意思呢?

人信神在形式上做事,在外表上追求属灵,这是不是真实的信神?(不是。)那真实的信神到底是什么?你说就你们现在听了这么多真理,你们现在信了这么多年,跟随这么多年,在道理上明白了很多,当然有一部分也不能说是道理,不完全说都是道理,就是有一部分也算是有点真理实际了,但是到完全蒙拯救之前,你们能不能确保自己永远不会跟随撒但了,不会跟人走了?你们能不能确保你们就不会走回头路,像信基督教的人一样,信神只是一种信仰,而不是真实的信神?你们能不能确保自己不走上那样的道路?(不敢确保。)那这个问题出在哪儿?你们琢磨琢磨,你们现在这个信法、观点、情形有哪些是与基督教的人类似的、相仿的,是在同样一种情形里?人如果把真理当成规条来守,容不容易走入宗教仪式?(容易。)这种宗教仪式跟基督教有什么区别?也可能在说法上有所进深,有所超前,有所新,就是进深、深入一些,但是如果变成规条了,变成一种仪式了,这个是不是就变成基督教了?教义新旧有区别,但是如果教义只是一种理论,在人身上只是变成一种仪式,变成一种规条,人同样都没有从中得着真理实际,没有进入真理实际,那这个是不是基督教的信法?这是不是基督教的实质?(是。)那你们尽本分哪一些是与信基督教的人一样类似的观点?(守规条,装备字句道理。)守规条,讲字句道理,把真理当成字句道理。还有吗?(注重作工,不注重生命进入。)光注重出力,不注重得生命,不注重进入真理实际。还有吗?(注重外表的属灵,谦卑,顺服。)(外表的敬虔,好的行为。)这个你们说了一点儿,我给你总结总结,就是追求外表有好的行为,然后极力地用一种属灵的外表来包装自己,做一些使人观念想象比较赞成的事,这就是追求假属灵,假冒为善,站在高堂上讲字句道理,教导人做好事、行善、做好人、明白真理。还有呢?有没有做事从来不寻求真理,只凭人意做?(有。)一临到事就全是人意,把神就放一边了。还有吗?(祷告走形式。)祷告走形式,这是什么呀?这是追求做假属灵呢,是吧?追求做属灵人,这是其中一项。讲属灵的道理,讲属灵的对的话,还有伪装外表属灵人,假冒属灵人,说法、作法、流露出来的都是属灵的外表。但是行事、尽本分从来不寻求真理,从来不按真理原则办事,也从来不知道真理在讲什么,神的心意是什么,神要求人的标准是什么,这些从来不求真,也没人过问,不过问这些事。

总结总结,统统这些表现,这些情形,这些外表的作法与内里的情形,就这种信法,你们总结总结,主要是什么?是不是在敬畏神远离恶?(不是。)那是什么?(宗教信仰。)那肯定是宗教信仰,现在不就分析嘛,为什么说它是宗教信仰呢?你们不明白了,是吧?人信神与追求真理无关,是不是在信神?(不是。)与追求真理无关的人信上多少年,能不能达到真实的敬畏神远离恶?(不能。)那不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些人的表现是什么?这些人能走什么样的道路?他们成天都在装备什么?都在走什么样的道路?是不是成天在装备字句道理呢?成天用字句道理来武装自己,来包装自己,使自己变得更像法利赛人,更属灵,更像事奉神的人,是不是这样?(是。)那统统这些作法是什么?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真实的信神?(不是。)那是在干什么呢?(欺骗神,抵挡神。)哎,是在骗神呢,是在走过程呢,是在搞宗教仪式呢,用信神打幌子来搞宗教仪式来欺骗神,达到自己得福的目的,不是在敬拜神。这样的一帮人,走到最终与教堂里那些所谓的事奉神的人,所谓的信神的那些跟随神的人,是不是就没什么区别了?

你们看律法时代信神的那些人,文士、法利赛人,与现在的基督教教堂里那些事奉神的人、跟随神的人有什么区别?那么说吧,信耶和华的人跟信耶稣的人有什么区别?信的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那信耶和华那些人信的名是谁?(耶和华。)耶和华神。现在的基督教教堂里那些人信的名是谁?(主耶稣。)信主耶稣。这是不是区别?(是。)那信耶和华那些人他们守什么?他们的信法是什么?(守律法和诫命。)守律法和诫命,他们懂不懂圣灵作工?(不懂。)懂不懂犯罪?(懂。)懂得犯罪这事,知道犯罪这个事,是吧!那他们懂不懂背十字架的道路啊?(不懂。)那他们有没有这样一个概念,知不知道神是真理、道路、生命?(不知道。)不知道,就是所有信耶稣这些人听的道他们知不知道?(不知道。)那到了基督教,到了信耶稣这些人,恩典时代这一步的人怎么看他们?(落后、守旧、没跟上圣灵作工。)主要是认识他们没跟上神的步伐。神都已经来了,叫弥赛亚。神说叫弥赛亚,结果来了,神道成肉身叫耶稣基督,他们不接受,他们顽固地对抗,不接受,不承认主耶稣是神道成肉身,他们落后了,被淘汰了,被恩典时代淘汰了。恩典时代所讲的好多道他们不知道,救赎、十字架的这些道他们不知道,悔改的道他们不知道,很多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区别?(是。)那到了恩典时代,恩典时代的人讲的是什么?跟信耶和华的人的不同点是什么?他们又知道了哪些?首先,他们信的名不是一个名了,但是他们承不承认信耶和华是对的呢?他们承认耶和华神是对的,承认耶和华是神,但是信耶和华那些人承不承认主耶稣基督是神呢?(不承认。)哎,不承认。那信主耶稣基督的人与信耶和华的人又有什么不同?首先从看圣经上来说,他们看圣经新约、旧约,新旧约都看。然后从信的名上来看呢?从信的名来看,他们不再称神为耶和华了,而是经常性的主要是称耶稣基督,是吧?然后实行的是什么?悔改,认罪,忍耐,谦卑,守诫命,背十字架,走十字架受苦的道路,然后死后进天堂,很多地方已经与信耶和华的人都不一样了,是吧?也讲圣灵作工,讲祷告,讲圣灵充满,讲圣灵引导,讲主与我们同在,人有平安喜乐,是不是不一样了?(是。)讲的完全不一样了。又说到刚才最早提的那个话题了,他们虽然这两步信的名各方面不一样了,但是最终他们在神眼中得了一样的定论,这是怎么回事?信耶和华的人在神那儿是怎么给他们命名的?犹太教。变成一种教派了。那现在信耶稣那些人呢,神怎么定规他们的?是不是基督教?(是。)犹太教,基督教,在神眼中把他们看成宗教团体。为什么神会有这么样的定规呢?最简单的一句话我问问你们,凡是神定规的这些教派当中的人,有没有敬畏神远离恶的,通行神旨意、遵行神道的人?(没有。)那你就看清楚了,在神眼中,名义上跟随神的人,能不能就都是神所承认的信神的人呢?能不能在神眼中都是与神有关的人呢?能不能是神拯救的对象呢?(不是。)那你们有一天能不能沦为神眼中的教派呢?不知道,是吧?沦为教派,这是很不可思议的问题,但是成为一个教派,在神眼中成为教派了,那这些人是不是神拯救的对象呢?是不是神家中的人呢?(不是。)

那现在琢磨琢磨,总结总结吧,这些不是神家中的人,被神认为是教派的,而且是在名义上信真神的人,他们走的是什么样的道路?能不能说这些人走的是打着信神的旗号,却从来不遵守神的道这样的道路,他们信神却从来不敬拜神,而是弃绝神这样的道路?就是他们走的是信神却不遵行神的道、却弃绝神的道路,他们信神却敬拜撒但、敬拜魔鬼、搞人的经营、搞人的独立王国这样的道路,这是不是实质?(是。)这样的一类人与神拯救人的经营计划有没有关系?(没有。)你们怎么知道的?人信神不管有多少人,人的信法一旦被神定规为教派、团体,那在神那儿就定规了,这些人已经不能蒙拯救了。为什么这样说呢?一个没有神作工,一个没有神引导,一个根本就不是敬拜神的团伙、人群,这些人敬拜的是谁?跟随的是谁?他们外表跟随的是人,实质上跟随的是谁?(撒但。)仪式上、名义上可能跟随了一个人,他们心里也承认神,但是事实上他们是在人的操纵之下,是在人的摆布之下,是在人的掌控之下,他们跟随的是撒但,跟随的是魔鬼,跟随的是神的敌势力,是神的仇敌,这样的一帮人神能不能拯救?(不能。)为什么不能拯救呢?这些人能不能悔改呢?这些人不能悔改。他们打着信神的旗号,搞人的事业,搞人的经营,与神拯救人类的经营计划背道而驰,最后的结局就是遭神厌弃,神不可能拯救这些人,这些人也不可能悔改,他们已经被撒但掳去了,完全交给撒但了。

你看人信神在乎你信多少年头吗?信神能不能蒙神称许在乎你信神多少年头吗?在乎你守什么样的仪式、守哪些规条吗?在不在乎这些?(不在乎。)神看不看人的作法啊?(不看。)那神看不看这伙人的多少啊?(不看。)那神看什么呀?神拣选了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能不能蒙拯救,神要不要拯救这些人根据什么?(根据人所走的道路。)哎,根据这些人走什么样的道路。恩典时代的道,人所明白的真理,神所告诉人的真理虽然没有现在多,没有现在这么具体,但是那个时候神照样能成全人,照样有人能蒙拯救。那这个时代的人,人听了这么多真理,也明白了神的心意,人如果不能遵行神的道,不能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最终的结局与基督教、犹太教的人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区别,这是神的公义性情!你无论听多少道,你明白了多少真理,你最终还能跟人走,跟撒但走,最终也不能达到遵行神的道,不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样的人类是要被神厌弃的。被神厌弃的这些人,在外表来看会讲很多字句道理,明白了很多真理,但是呢,就是不能敬拜神,就是不能敬畏神远离恶,就是不能完全顺服神,这样的一帮人在神眼中被定为教派、人的团体、人的团伙、撒但的寄居地,统称撒但团伙,就被神彻底厌憎了。

那你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做什么?你们的当务之急是不是把手中的活儿干好?(不是。)你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尽本分不能耽误,争取尽快地,短时间内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别被神撇弃了,这可不得了啊!一旦神要定规一个人,说这个人从来不遵行我的道,绝对不会敬畏神远离恶,当神定意要弃绝你的时候,神就不再责备你,不再管教你,不再对付修理你,不再审判刑罚你,就把你彻底放弃了。那时候你的感觉特别好,很轻松,没有人管你了,你自由了。你敬拜撒但,没有责备;尽本分不忠心,搅扰打岔,尽个人欲望,没有责备,没有管教;甚至你心里对神有观念,没有责备,没有管教;甚至你对于对付修理有反抗,有抵触,甚至背后论断、拆台、拉拢人也没有责备、管教。这是不是就很好了?(不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呢?这是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啊?没人管了,没人问了,也没人对付修理你了,神也不责备你了,你的一切都挺如意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这是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啊?(不好。)这很显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啊!当神要放弃你的时候,你就不再有责备了,不再感觉到管教,也不再感觉到有审判刑罚。神对一个人的放弃意味着什么,知不知道?神对一个人的放弃,先是让人感觉到没有责备,每天都心花怒放,随便放纵,随便堕落,为所欲为,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放荡都没有责备,也没有管教,更没有不踏实、不平安的感觉。人离开了神的责备、管教,接下来,人会走上怎样的道路?你们想象一下。先说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坏事。)这就要坏事了!坏事了,接着人会怎样呢?(人就会越来越堕落,放荡。)人就开始堕落,放荡,放纵,该干坏事了,麻烦了,是吧?你看有的人成天活得挺滋润的,有些有真理实际的人、敬畏神的人一看,“哎呀,这家伙要危险哪,要出事了,一看他那个德性不是好事,这是神不要了,这人怎么这样了呢?神不要了,神离弃了,他自己还不知道呢!”你看宗教界干的那些坏事,你们听的多不多?哪个人都听说一些,那些人除了大的惩罚以外,平时你看他们有管教吗?有没有责备?(没有。)从这事上看没看见神的心意?看没看见神的态度?(看到了。)你们如果走到那个份上,那你们是不是就跟他们一样了?(是。)这是肯定的。

那现在的当务之急,人应该怎样做才不能沦落到那个地步?(追求真理,把本分尽好。)除了尽好自己的本分之外,人得常常来到神的面前,接受神对你的管教、对你的引导。这段时间咱们常常讲的主要的话题是什么?是不是讲顺服的功课?(是。)这个是很重要的。能够顺服神所给你摆设的一切环境、摆设的一切人事物,得常常祷告,战战兢兢地在神面前,小心谨慎地做自己该做的事,得小心谨慎地活在神面前,常常安静在神面前,别放纵,别放荡。最起码的,临到事先安静,安静干什么呢?(祷告,寻求。)安静下来之后赶紧祷告啊!祷告,等候,寻求,达到明白神的心意。这是不是敬畏神的态度?这是不是敬畏神的好的情形、好的开端呢?(是。)你有这样的心,你有这样的配合,有这样的实行,你就能蒙保守,不遇见试探,不得罪神,不做打岔神经营工作的事,也不至于招得让神厌憎。你有这样的实行,常常活在这样的情形里,常常在这样的情形里安静在神面前,来到神面前,你才能不知不觉地远离了试探,远离了恶事,是不是这样?(是。)有些恶你要是没有敬畏神的心,或者是你的心不在神面前,那个恶你就能作出来,因为你有败坏性情,你掌控不了自己的败坏性情,你就能作出来;你一旦作出来,形成打岔搅扰,那这个后果是不是很严重啊?轻了是对付修理,严重了呢?严重了就被神厌弃了,在形式上有可能就被开除了。但是你有顺服神的心,你的心能常常安静在神面前,让你的心对神有敬畏,有惧怕,你是不是就能远离挺多恶事了呢?你对神有敬畏,说“哎呀,这事我惧怕神,我怕得罪神,我怕打岔神的工作让神厌憎”,这是不是一种态度啊?这是不是一种情形啊?你这个惧怕是因为什么产生的?(敬畏神。)哎,因为敬畏神的心而产生了惧怕。产生了惧怕,你是不是看着恶事你就远离了?你就躲开了,是吧?这样你是不是就蒙了保守了?(是。)这样就蒙了保守了。那人如果是没有这个心呢?没有惧怕神的心,人能不能敬畏神?(不能。)人不能敬畏神,人不怕神,人是不是就胆大了?(是。)人胆大了还能受约束吗?(不能。)人不能受约束,那脑袋一热,想干什么是不是就干什么了?(是。)人想干那个事有没有好事啊?(没有。)人凭着己意,凭着热心,凭着天然、败坏性情做出那个事都是什么事啊?(恶事。)那都是恶事,在神眼中看都是恶事。所以说,现在看清楚没有,人有一颗惧怕神的心就能达到敬畏神。人能敬畏神,就是心里有神。能敬畏神,人是不是就能远离恶了?(是。)那远离恶容不容易?

好比说,有一个人说:“信神哪,可真不容易,还得尽本分,还得受苦付代价。”你一听这话什么感觉?这是好话还是坏话呀?(坏话。)你要是没有敬畏神的心,你会怎么说?你就会说:“可不是咋的,我那孩子五六年没见了,这要是真没得着神还真冤哪!”这话一出口,大伙听听吧,分析分析吧,这话里有没有敬畏神的心哪?这话里有没有敬畏神的成分哪?(没有。)这是干什么呢?这是在抵触呢!俩人唠上知心嗑了,这一唠不要紧,还找着共同语言了呢!没有敬畏神的心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表现是什么?这是不是在抵触神、埋怨神呢?不相信神,不相信神的公义,是吧?那你们看看,人没有惧怕神的心,不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容不容易?(不容易。)达不到远离恶,是吧?就一秒钟到五秒钟的工夫,那个人说了几句话,说那几句话能花多长时间?不到一分钟。那话说完之后还没停一秒,他那儿马上接过来了,“可不是咋的。”这叫远离恶吗?你看这是几个字?“可不是咋的。”(五个字。)五个字,就让你做出恶事来了,不但不能远离恶,你还行了恶了,这是最小的恶。人的败坏性情就这么可怕,就这么可怕!你们看清楚了吗?没有敬畏神的心,你看,败坏性情里自然流露出来的东西,人背后所说的、人前能说的那些话就全是恶。你没有敬畏神的心,一点小事都能把你的败坏性情暴露得干干净净的,就能暴露出你这个人的人格、追求、存心,甚至把你对神的不满也给暴露出来了,是不是这么回事?(是。)但是你要是有敬畏神的心呢,刚才那个人说了几句话,你有敬畏神的心,你惧怕神,你活在神面前,你应该怎么回答这话?怎么跟他交通?你的对话应该是哪些?你有敬畏神的心,情形不一样;那个没有敬畏神的心的人,有啥说啥,心里就这么想,“突”就说出去了,出去之后事就形成了,形成一个事实了。在神眼中,说:“这人不敬畏我,也不远离恶事,而是看了恶事就前往,看了恶事就与他们同流合污。”那有敬畏神的心的人,应该有怎样的对话?刚才那个人怎么说的?你们再学学。(信神可真不容易,还得尽本分,还得受苦付代价。)(“可不是咋的。”)要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能不能第一句就说“可不是咋的”?(不能。)那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应该反驳他:你这不是在发怨言埋怨神吗?)(你是不信派的观点,没有敬畏神的心。)这里有敬畏神的心吗?(没有。)那敬畏神的人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你们临到这事没话,没观点。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是在埋怨神。)不甘心,是吧?不甘心放弃这个福分,但是呢,还想得福,还不愿意受苦,不愿意付代价,就说“信神真不容易”。他这里是不是有抱怨的情绪呀?有抱怨的情绪,对神不满,有怨言,是吧?他认为神对人要求太高,给点福气,还得让人付这么大代价,神不应该这么作,神对人没有爱,不是真实的怜悯,神尽折腾人,人换点儿福可真不容易。言外之意是不是这个意思?(是。)那你应该怎么答对他呀?你应该这么答,你们看对不对。你说:“咱们受这点苦算什么呀?你看看神受多大苦,神从天上来到地上受多少苦啊,为咱们人类受多少苦,连生命都献上了。神受的苦比咱这苦大多了,咱们受这点苦都不算什么苦。再说咱们该受苦啊,咱们不是为得福吗?你说神为咱们付代价,卑微隐藏来在人中间那受多少苦啊,人都不配为神受苦啊!”这么说怎么样?这么说外表是对,从道理上来说没错,但是赶不赶劲哪?这里有没有见证?(没有。)没有见证,这是浮皮潦草的、道理上劝劝,这是劝道,这是道理上劝解,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皮毛。要想解决问题,你应该怎么跟他交通?人一听这样的话,他里面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他一寻思,“哎呀,他信神好像不大甘心哪,受苦出来尽本分,好像不大甘心”,但是琢磨琢磨,“不甘心就不甘心嘛,多少人都不甘心呢,关我什么事啊,他对神埋怨又不是埋怨我,又不涉及我个人的利益。埋怨神,这是他个人跟神之间的关系,他个人处理去吧,跟我什么关系!”这个好像是人之常情,也没有什么错。但是作为一个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他临到这事首先得想:“哎呀,这人信神埋怨神哪,哪是这回事啊,人蒙拯救这是大事啊,人不受点苦能行吗?再说人受苦是因为什么呀?还不是因为人有败坏性情吗?神让人受苦,那是好意呀!那是对人有益处啊!对人是成全、是造就,人不受苦人不能达到蒙拯救。这是神的怜悯、神的恩待,这是神对人类的爱,这是拯救啊!他怎么这么说话?这么说话我可不愿意了,我得跟他交通交通,不能让他误解神,不能让他埋怨。在我这儿就给他解决了,不能让他到处散布去,影响别人。在这事上我得替神说话,我得为神说话,我得让他把他对神的误解解除了,让他对信神有正确的领受,不能让他误解神。他这么误解神,那神不冤枉吗?神对人多大的爱、多大的拯救啊,他怎么还这么认为!”你一这么想,这是不是有敬畏神的实际了?敬畏神这事不是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了,而是升级到有实际了,有实际的表现,有实际的流露,有实际的实行这一面了。你里面有真理了,在敬畏神这个事上你有真理了,你得着真理了,不是光喊口号了,你能为神作见证了,你能为神站住见证了。那你有这样的认识,你应该怎么跟他说呢?说:“神拯救人用心良苦,人有败坏性情,常常抵挡神,人的本性就是与神为敌的,不是神让人受苦,人付点代价,撇弃点,花费点,那是为了人自己,不是为神。你受苦是因为你有败坏性情,你要得真理,所以说,说不好听的,人受苦活该呀!那不是神加给人的,不是神让你受苦的。你有悖逆性情你不受苦能行吗?你不受苦你就得死,你就得灭亡,你就得受惩罚。你说你选哪个吧?神倒不想让你受苦,但是你不受苦你能顺服神吗?不受苦你能按真理原则办事吗?不受苦你能听神的话吗?”你说这些话,对方是不是能听明白一些了?首先,这一番话你们说是不是合神心意?是不是合乎真理?(是。)合乎真理实际,合乎真理。这是不是一个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该做的?(是。)能说出这些话的人是在远离恶,还是行出的还是恶?(远离恶。)这就远离恶了。所以说,人具备了什么才能让人远离恶呢?(有敬畏神的心。)哎,有敬畏神的心才能让人远离恶;有敬畏神的心,人才能为神站住见证,才能让人为神作见证。是不是这样?(是。)那怎么能让人远离恶?(有敬畏神的心。)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才能远离恶,这个明白了,是吧?

你们说,那些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常常活在什么情形里?他们与神之间有关系吗?(没有。)那不对呀,人家也每天祷告,也每天读神话,按时聚会,按量尽本分,怎么能说人家与神没关呢?人家不是为了信神,人家能达到这些吗?能做到这些吗?又不明白了?(做事不寻求真理就没有敬畏神的心,所做的与神没有关系,都是些外表作法。)人信神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人就不能心存敬畏,然后就不能远离恶,这是连带的。你的心常常活在神面前,你就有约束,你就能达到在很多事上敬畏神,不做越格的事,不做放荡的事,不做神所厌憎的事,不说没理智的话。你接受神鉴察,接受神的管教,就能避免你做很多的恶事,这样是不是就远离恶了?(是。)你信神心里常常处在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到底心里有没有神,不知道,你心里想做什么,不知道,你不能安静在神前,临到事也不能祷告,常常冲动,常常凭己意做,常常暴露天然,暴露自己的狂妄性情,不接受神对你的鉴察,也不接受神对你的管教,你也没有顺服的心。这样的人心常常是活在撒但面前,被撒但掌控,被败坏性情控制。所以说,这样的人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根本达不到远离恶,他就是没做恶事,心里想的都是恶,都是与真理无关的,与神的道无关的。那这样的人是不是就根本与神无关呢?他们虽然说是在神的主宰之下,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到神面前去报过到,从来没有把神当神待,从来没有把神当成主宰他的造物主待,从来没有承认神是他的神、神是他的主,他也从来不打算用心去敬拜神,这样的人不懂得什么叫敬畏神,他们把做恶事当成自己的权利,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自己的事归我自己管,谁也别想说了算。”把做恶事当成自己的权利,把信神就当作一种口头禅、一种仪式,这是不是不信派呀?(是。)这就是不信派呀!在神心里称这些人为什么?(不信派。)这些人终日所思想的全都是恶,是神家中的败类,神不承认这样的人是神家的人。神家的人是什么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那不承认神是他的主、是他的主宰的这样的人是不是神家里的人?(不是。)不接受神是造物的主、不接受神是真理这一事实,这是不是神家里的人呢?(不是。)不是神家的人。

你们说,接受神是真理,接受神是他的主,接受神是万物的主宰,这样的人他有什么样的表现?就是有哪些实行,有哪些情形,有哪些活出?(凡事寻求真理。)这是一方面,还有呢?再说说。(顺服神摆设的一切环境、人事物,在这当中去学功课,得真理。)还有呢?(做事不敢抵挡神,不敢得罪神。)(凡事能接受神的鉴察。)这都是表现,还有一个?(心里有神的地位。)(凡事尊神为大。)这都是空话了,这都是官话了,说说官话就出来了,你们可真行,刚才说的还贴点谱,说说就跑到这上面了。最主要的一个,就是临到事“我不管明不明白真理,我不管我接下来是不是要寻求真理,首先一条,我有惧怕神的心,我不乱做,我做到敬畏神,首先我做到不得罪神”。人家一看,“哎呀,这人说话不乱说,做事冷静,这人很安静,不浮躁,不放荡,特别安静,会等候,在心里与神有故事,有交往,不活在表面,有一颗敬畏神的心。”是不是得有这样的活出啊?(是。)那有这些活出的人,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挂钩的呢?(是。)那常常没有这些活出的人,做事鲁莽,性情张狂,不受约束,放荡,成天嘻嘻哈哈,尽本分不用心,说话随心所欲,干什么都特别躁动,一点都不安静,说话做事都张牙舞爪,一看像外邦人,那这些流露、表现是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是不是一个活在神面前的人该有的表现与流露呢?(不是。)那有这些表现的人,他里面的情形是什么?他心里有没有神哪?(没有。)肯定是没有了。这样的人是被神定罪、被神厌憎的。

所以说,今天咱们唠了一个最大的话题、最重要的话题,与什么有关?信神要想蒙拯救,你的心不能活在神面前,你与神之间没有任何的关联,你与神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你永远不会蒙拯救的,你的蒙拯救的路就被堵死了,你就是死路一条,你挂个名没用,明白了吧?(明白了。)你挂名没用,你会讲多少字句道理也没用,你受多少苦也没用,你蹦跶多高也没用,神说“你这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被定成什么了?(作恶的人。)被定成作恶的人了。你与神无关,神不是你的主宰,神不是你的造物主,神不是你的神,神不是你敬拜的对象,神也不是你跟随的对象。你跟随的是撒但,跟随的是魔鬼,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主,这样的人是最终被淘汰、被厌弃、被神惩罚的对象,神不拯救这样的人。人接受神作人的主,作人的主宰,接受神是真理,是人道路、生命的来源,人所做所行、所走的道路都与真理有关,与神有关,与顺服神有关,与遵行神的道有关,人才能蒙拯救,否则的话都是被定罪的对象。人存侥幸的心理能行吗?人总抱着自己的观点能行吗?总抱着一个渺茫的想象能行吗?(不行。)别存侥幸心理,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明白了吧?(明白了。)明白了就好。这些东西对人来说重不重要?(重要。)给你们敲个警钟,是吧?(是。)

刚才说的有没有不明白的?我跟你说,你们听了这些道,你无论热衷什么都不重要,最终归根结底能让你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是正道,这才是正道。你信信信,信得与神无关了,神不是你的主了,神不是你的造物主了,你不接受神主宰你的命运,不顺服神所为你摆布的一切了,你不承认神是真理这一事实了,你的蒙拯救的梦也就破灭了。你要是走上这样一条道路,那就是一条灭亡的路,明白了吧?你说“我所注重的,我所追求的,我每天所祷告、所祈求的,让我越来越觉得我应该顺服造物的主,神就是我的主,我愿意接受、顺服神对我的主宰、神对我的摆布、神给我安排的一切,我越来越能顺服,越来越甘心,情形越来越正常,与神的关系越来越近,我对神的爱越来越纯洁,对神的奢侈欲望、对神的埋怨误解越来越少了,我能作的恶越来越少了,越来越能远离恶了,敬畏神的心越来越真实了”,这意味着什么?(走上了蒙拯救的路。)这就意味着一个人走上了蒙拯救的道路了。你觉得你追求得挺正当,你追求的路途很好,很高级,但是呢,追求追求,走走走,没有管教了,神的审判刑罚你看不到,你感觉不到,你也不愿意接受神的鉴察了,你想自己做主了,这是不是正道?(不是。)你越走越觉得自己得时时活在神面前,你深怕有一天自己做错了什么,一不小心做了得罪神的事,让你感觉人信神不能离开神,不能离开神的面前,人如果离开了神、神的管教、神的修理、神的审判刑罚,那就等于失去了神的保守看顾。你如果有一天意识到这个了,你就会求:“神哪!求你审判刑罚我,求你责备、管教我,求你时时鉴察我,让我有敬畏你的心,让我远离恶事。”这个道路怎么样?是不是正确的道路?(是。)哎,这个道路就对了,根据这个标准你们自己衡量衡量吧。这个好不好衡量?你们现在走上了蒙拯救的道路了吗?(没有。)搭边儿了吗?(没有。)还没搭边儿呢,那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容不容易呀?(得靠神带领。)也得靠神,也得靠人自己。你说听完这道了,人一听,“什么?蒙拯救的道路,我还没走上去呢?没走上就没走上,那有什么了不起,早晚有一天能走上,不着急。”这观点怎么样?一有这观点那就够呛了,挺难走上去,不容易走上去了。那得有什么心志能走上这个道路?“哎呀,现在还没走上蒙拯救的道路,那我挺危险哪!刚才神怎么说的来着?告诉人要时时活在神面前,那怎么时时活在神面前哪?得多祷告,心安静,别浮躁。妥了,从下一秒就开始实行。”这是不是就搭上边儿了?有些人一听,“哎呀,这么简单哪!”就这么简单!听了就去实行的人是什么人?是不是好人哪?(是。)这就是好人,这就是喜爱真理的人。听完之后,顽固不化,麻木不仁,迟钝,带搭不理,用轻慢的态度对待,这只耳朵进,那只耳朵出,这是不是好人哪?(不是。)不是好人是什么人哪?是不是浑人、废物?(是。)人总想求“信神蒙拯救有没有速成法啊?”我说没有,然后告诉你们这么简单一条路,你们听完了不实行,这是什么东西呀?不是东西,是吧?不知好歹了,贵贱不是个物。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也不能绝对说不能,反正够呛,客观点儿。兴许哪天睡醒一觉,琢磨琢磨,“我这也老大不小的了,我这是干啥呀,一天正业也没有,神那天说什么来着?要时时活在神面前。我现在活哪儿了呢?这也没活在神面前哪,还打盹做梦呢,赶紧祷告祷告吧!”觉警了,长大了,知道务正业了,你看这也不晚哪。不过也别太晚,等你们七八十岁了,八九十岁了,老得都走不动路了,说话的节奏也变慢了,思维也变慢了,走路也不行了,精力也没了,才开始追求,把最好的时光都耽误在不务正业的事上,这就划不来了,归宿没了,结局没了,错过了最佳蒙拯救时期,追悔莫及呀!

你们现在当务之急该实行的是什么?信神赶紧与神挂上钩,联系上,来到神面前。你信神都跟神无关,神还承认你是信他的吗?神不承认你不就麻烦了吗?你得好好表现,让神承认你是神家中的人,你是跟随他的人,人得来到神面前,别刚硬,别悖逆,来到神面前,接受神是你的主,明白了吧?(明白了。)那接下来你们怎么办哪?马上实行,落到实处,这不就妥了吗?今天交通这一会儿话,说这些事,如果你们觉得重要的话,你们能运用到生活当中去,把他变成你们生活中的全部,那你们就得着了,今天这点儿嗑就没白唠。

其实唠不唠嗑、见不见面这都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人心里得有神,然后做事在心里得能凭着神话,能尊神为大,所做的一切事得摆在神面前,得与神有关,土话叫什么呢?你信神你得有个信神的样,就是你得有信神的实际。见不见面、唠不唠嗑,这些道你们不都听了吗?人今天得的是神的话、神的道,得的是生命,见不见面那不是小事吗?我一跟你们见面,还给你们添麻烦,你们一忙活还耽误尽本分,是吧?你看人不明白真理,不知道什么叫满足神,就总好在外面做。我一到哪儿,有端茶的,有递水的,还有个拿鞋的,这个别扭啊!我说你们别忙了,你们一忙我心里都累。不干哪,非得要忙。我这一看,我一去哪儿给哪儿添麻烦,我可不去了。给人家添麻烦,咱这人心里过不去。人心都是好的,但是总会做一些出于肉体、出于想象的事,这个就麻烦。你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到哪儿人家把你当女王,当老佛爷,你说我什么感觉?心里不痛快呀,不是滋味。人家说:“对你那么好,你怎么不是滋味呢?你不是滋味啥呀?人家一般人还享受这个呢!”你说我应不应该享受这个呀?你说我要看着你们做这些不享受,那我应该对你们做哪些事有享受,感觉品着好呢?(能听神的话,顺服神,实行神的话。)你看你们往那儿一坐,我进门了,你们谁也没当回事,我自己拉一把椅子过来坐了,坐到你们跟前,然后你们就开始交通,一交通,多数人明白真理,还能行出来,有事还寻求。一看这些人情形正常,没有放荡,没有外邦人的习气,心里有神,有敬畏神的表现,敬虔,有圣徒体统,你说我心里是不是就享受啊?(是。)你得明白人这个心理。这个理解,是吧?(是。)你们理解什么呀?(神要的不是人外表对神多好,神希望看到人都能实行真理,能敬畏神远离恶。)你看你们听完道之后明白了,明白神的心意是什么了,在一个阶段以后一看人有变化,这话对人有益处,改变了人的情形,也改变了人的行路方向,人确实有扭转,我一看,“哎呀,这太好了,这话没白说,人往心里去了,没当耳旁风”,看着你们就有享受。三说两说你们也不听,也没当回事,还是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你说我看你们是恨哪,还是上火啊?该上火啊,还是该恨哪?那看你们就不是滋味啊!明白了吧?你说的再好听也没用,你外表表现再好也没用,我一看你就不是滋味,一看你就不顺眼了,就这么回事。所以说人实行真理很重要,进入真理实际更重要,明白了吧?今天就到这儿吧。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