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八十二篇 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

第八十二篇 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

要想尽好本分,就得先明白真理,在真理上多用心寻求,实行寻求真理的关键一点就是得学会揣摩神话。揣摩神话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达到明白神话的真实含义。明白神话的真实含义指什么说的?就是要寻求,要知道神说这话什么意思,神的要求是什么,在这话当中神的心意是什么,这就是明白真理的实际。明白真理的实际了,就达到掌握实行的原则了,同时也能达到进入真理实际了,这样不知不觉,你就会在你之前所不明白的事上得着启发,让你有新的看见,在有些你看到、你见识到的东西上得着启发,慢慢变成你的东西,然后用上。但是你要是不用心呢,稀里马虎的,怎么容易怎么做,这就不行。怎么容易怎么做,这是什么心态呀?(应付糊弄。)这就是应付糊弄,对待本分没有忠心,没有责任感,没有使命感。这样的人,人家说:“你这啥人哪?你是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呢?”你回头看看自己尽的本分,琢磨琢磨,“我每次尽本分都是用一半力,用一半心,不太用心,稀里马虎就过去了,就当玩一样那么轻松。”这是不是就麻烦了?最终,人看了说:“这人啊,尽本分就是那回事吧,反正就是走过程。”在神那儿看怎么说呀?神怎么说你知不知道?(这个人不值得托付,不值得信任。)不值得信赖。就是把这个工作托付给你了,你不管是负主要责任的还是负一般责任的,你没尽心,没尽到你的责任,没拿这个事当成神给你的使命、给你的托付,没把它当成自己的本分与义务去做,这就坏事了。说“不值得信赖”,你看几个字?“不值得信赖”,五个字,给你的尽本分定性了,说你这个人的人品不行。托付你一个事,你就这个态度对待,用这种方式处理,你说以后还能托付你尽本分吗?还能托付你大事吗?也可能能托付你,看你表现,但是在神心里对你总有一份不放心,是吧?总有一份不放心,有一份不满意,这不就麻烦了吗?

人尽本分其实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但是你如果做在神前,用心,那句话怎么说的?“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现在把这话用在尽本分上,用心灵和诚实的态度尽本分,你看这态度是不是就端正多了?(是。)这态度有了,那怎么把它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去呢?这就得把这句话变成你的实际。每当你想应付糊弄的时候,你想耍滑头的时候,你想偷懒的时候,你想分心的时候,你想玩的时候,你就琢磨琢磨,“哎呀,我这么玩,是不是不值得信赖呀?我这是在用心尽本分吗?这么做是不是没忠心哪?这么做是不是辜负了神对我的托付啊?”就得这么反思。那这么做既然不是忠心,伤神心,那我应该怎么做呢?“哎呀,这一句没太求真,稀里糊涂就过去了,没太较真,心里觉着有点问题,但是没当回事。每次觉着有问题的时候,过后还是没当回事,你看到现在这问题还没解决,这人是不怎么样!”找出毛病来了,对自己有点认识。对自己有认识了怎么办哪?有认识就完事了?你认罪就完事了?得悔改呀!悔改,回转。怎么回转哪?说以前尽本分那个态度不对,心也不对,心没在这上面,总瞎跑,总不务正业,现在得端正了,得在神面前祷告,再有这心、再有这态度让神管教,让神责罚。前些日子觉着有应付糊弄的地方现在赶紧拿来,看看应付糊弄那几个地方到底怎么改,把它改正过来;改正完之后再寻求寻求,祷告祷告,再问问弟兄姊妹,看看在弟兄姊妹中间还有没有更好的意见或建议,直到大伙都认同了,说“好”,说“不错”,这才得到印证,觉着自己这次的尽本分算合格了,算尽上全力了,心都用上了,自己这半斤八两的东西都用上,都使上了,就这么大能耐了,问心无愧。拿到神面前交账的时候,你良心没有责备,你说:“这活儿虽然说在神那儿给打六十分,但是我是用尽全身的力量做的,我是用了全心做的,我没偷懒,没耍滑,也没保留。”这怎么样?这是不是就把尽本分尽心、尽意、尽力这几样实际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了?这是不是就活出这几样东西的实际了?那你活出这几样东西的实际的时候,你心里感觉怎么样?(踏实。)哎,踏实。这么做,人是不是就觉着自己活得还行,有这么一点人样了,不像行尸走肉了,是吧?这么做容不容易?(其实也容易。)其实容易,但是很难,是吧?

其实很多时候啊,人尽本分尽得怎么样,自己心里他也有一杆秤。人总听道,总读神话,总在一起交通,心里自己也能衡量个差不多。很多时候人心里是清楚自己没用上全力,常常应付糊弄,尤其对待本分,常常是睁一眼闭一眼的,能糊弄过去就糊弄过去,即使自己看出毛病来了,上面没说什么,也就不吱声,“让它过吧,干嘛那么为难自己呀!”这样,不知不觉里面情形就越来越不好。你没负担,你没忠心,结果做事的时候就总也没什么新的看见、亮光。再一个,平时人不注重实行真理。那有些人说:“我尽本分不就在实行真理吗?”你那是在做事,做事跟实行真理是两码事。做事就是它只是自己外表能达到的走走过程,看你在忙着呢,但你心在干什么跟外表不是一样的,你心里所思所想的、你意愿要达到的跟外表不是一样的。所以说,人常常做完事之后,出了很多力,做了很多事,最终怎么就不明白真理呢?这就是心的事。就是外表做事跟内心想的是两个境地。外表做事呢,似乎给人一种假象,似乎是在尽本分实行真理,其实内心没有这些事,没有实行真理的事啊,对真理求真啊,按照真理原则办事啊,这事不明白应该怎么寻求、怎么揣摩啊,没有这些事。你看这个人外表好像是在尽着本分,像是活在神面前,其实人的心没有。你手到了,你人到了,但是你的心没到,你的心不在尽本分的事上。这事从哪儿看出来呢?就从你们平时,你看你们常听道,在一起交通,聚会,吃喝神话,然后只要书本一合,一离开聚会场所,心里什么也没有,从来不揣摩真理、神话、个人的生命进入问题,还有个人临到的,日常生活当中临到的人事物,从来不揣摩这些。就是你的心常常不是在神面前,就是为了做事而做事。所以,多数人在真理上很难进深,就停留在一个表面的字句道理上,明白个道理、框框就完事了,再进深那就很难;因为人的心没往里进,所以他在真理进深方面,在真理实际这方面,进深的程度很有限。你不信我问你们:尽本分都守哪些原则呀?你们可能都能答上来,“得吃苦,能花费,有受苦的心志,多祷告,尽本分别偷懒,别糊弄,按原则办事,上面怎么说就怎么听,得顺服。”外表涉及到尽本分方面的这些真理这些道理性的东西,你们好像都能说出来,但是对于每一项真理的细节实行方面的东西你们懂多少,明白多少?不明白了,是吧?不明白,这就是说什么呢,多数人只掌握真理的外表,不明白真理的实际,就是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的人会讲点真理的字句、道理,算是得着真理了吗?(不算。)不算。所以,你们以后得注重什么呢?一方面有正常的灵生活,就是外表这些:祷告,聚会,吃喝,听道,唱诗赞美。外表这些都守住了以外,不耽误自己的本分,把本分尽好,最重要的一点你们还得明白一样,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你想追求真理,你想明白真理,你想得着真理,你必须得学会安静在神面前,学会揣摩真理,揣摩神话。学会揣摩!你学会揣摩了,揣摩这个事需要形式吗?有没有规条啊?有没有时间限制啊?(没有。)那有没有场合限制啊?(都没有。)那这么说,揣摩真理随时随地都可以,是吧?(是。)这就容易多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揣摩真理。就是把你们平时没事脑袋放空的时候都用来揣摩真理,把你们心里想东想西、想那些没用的这个时间都节省下来,用来揣摩真理,这样一天大多数的光阴是不是就不虚度了?你看人虚度光阴那一段时间人都干什么呢?闲扯,再不就大脑放空,发傻愣,再不心里想那没用的,想想家里呀,想想以前那些认识的人啊,再想想过去自己的影子啊,想想自己曾经辉煌发达的时候啊,再想想自己的未来呀,想想自己这一生的命运何去何从啊,想想自己到老了什么样啊,“头发花白了会怎么样呢?脸上有没有皱纹呀?脸大了脸小了?牙掉了几颗会怎么样啊?会不会驼背呀?会不会瘸腿啊?”还有的人想得属灵点儿,“未来的国度在哪儿啊?地狱到底在哪儿呢?我能不能看见我那个不信的同学呀?”这是不是无聊?把这些闲扯的、无聊的时间都空出来,安静下来,安静在神面前。安静在神面前做什么呢?(揣摩神话。)揣摩揣摩神话,祷读祷读,省察省察自己这一段时间所做所行的,拿到神面前让神鉴察,然后看看有没有自己能意识到的、能认识到的大的问题;然后发现大的问题呀,致命处啊,自己悖逆的地方啊,找找相应的神话,看看能不能解决。

揣摩神话的内容是什么,你们知不知道?内容其实很好确定,就是你们常常说的那些所谓的属灵术语、属灵道理,还有自己常常认为对的属灵实行原则。把这些拿出来,拿出来就祷读:“我在这些属灵的词汇或者说法理论上都很清楚,道理上都很清楚,字面上也很明白,那它的实际那一面是什么呢?我该怎样实行呢?”就这么揣摩,先从这些事上入手。信神,如果人不学会揣摩,很难进入真理,很难明白真理。人不能达到真正的明白真理,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呀?人进入不了真理实际,能不能得着真理呀?人得不着真理,不能进入真理实际,能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不能。)很难达到。比如说常讲的“敬畏神远离恶”,“什么叫敬畏神呢?说错一句话,这是敬畏神还是不是敬畏神哪?这么说话是恶行还是善行呢?神记不记念哪?在神那儿定不定罪呀?哪些是恶?”就得揣摩。“自己的心思、意念、存心、想法、观点,说话做事的动机、源头,流露出来的各种性情,这些算不算恶?哪些是神称许的?哪些是神厌恶的?哪些是被神定罪的?”这是不是值得揣摩?“在哪些事上人容易犯大错?”这些都值得揣摩,是吧?你们平时揣摩不揣摩呀?(揣摩的时候很少,放空的时候多,想别的时候多。)你们现在都多大岁数?二十来岁,不到三十岁,是吧?(是。)不到三十岁,那从你们会思考问题到现在有多少年了?(二十来年了。)就说会思考正事,大人的正事,有成熟的思想,不能有二十来年了吧?你们才二十来岁就有二十来年,四五岁、五六岁就会思考了?(不是的,那时候不会思考正事。)就从十七八岁算吧,那有几年了?(十年。)(七八年了。)七八年往上到十年,是吧?这十年你们虚度多少光阴哪?想了多少与真理有关的事,与信神有关的事,与生命进入有关的事,与敬畏神远离恶有关的事?想过几次?有没有点印象?(神,我觉得我虽然十年了,但有八年是荒废的。)有八年是荒废的,那两年干什么去了?那两年做了点有意义的事?(那两年还想点有意义的事。)比如说,哪类事对你来说有意义?(就是跟神祷告,还有就是把自己的情形和败坏的这些东西拿到神面前用真理去解决或解剖的时间,这样算下来,十年当中只有两年是真正的有点进入的时候,大多数的时候就是做事,或者想一些肉体上的事和与神无关的事。)那这两年有没有收获呀?(有。)什么时候你们揣摩,揣摩神话或者是揣摩与信神、与真理有关的事有成果了,你们的生命进入就开始了,就有生命进入了。你们现在不会揣摩,你们没有生命进入。一个人有生命进入了,一个人会揣摩神话了,会思考问题了,会揣摩了,在真理的进入上就开始了,就开始要进入真理实际了。这话怎么说的?(一个人有生命进入了,一个人会揣摩神话,会思考问题了,会揣摩了,在真理的进入上就开始了,就开始要进入真理的实际了。)那你们现在开没开始呢?一个劲摇头,那就是没有,是吧?还不会揣摩呢,不会揣摩没有进入。

你看人不管多大岁数,他琢磨,怎么养家糊口呢?怎么挣钱能过上好日子呢?或者是这家务怎么做呢?父母会的活儿什么时候能会呢?开始琢磨这些事的时候,这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人已经成熟了,思想成熟。他开始思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就是他什么的开始?是不是他要独立生活的开始啊?一开始考虑这些问题,说自己看怎么挣钱,学技术也好,或者是弄个什么文凭也好,怎么走上社会,怎么待人接物,以后自己的前途怎样,他一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这个人就开始成熟了。不考虑这些事的人,没这些思想的时候呢,他就还是依赖父母,依赖父母吃,依赖父母住,依赖父母生活,这就离不了父母,是吧?花钱跟父母要,吃饭穿衣跟父母要,住房跟父母一起,父母要是不管,他自己就得饿着,也不考虑什么人生的大事啊,成家立业呀,生活呀,前途啊,不考虑这些。这个人算不算成熟?(不算。)但是说“这个人四十岁了,四十岁了还不考虑这些事呢!”你说他不考虑这些事,他具不具备这样的身量啊?就这么大年龄都不考虑这些事,具不具备这样的身量?(不具备。)父母一死,或者父母一把他推出去,他在外面就得喝西北风,这样的人有没有?什么生活的技能没有,本领没有,出去混饭吃,到哪儿都混不了两天,生存不了。烧开水都不会烧,烧开水还得问人:“水烧到什么程度算是开了呢?”人说:“你傻呀,开水怎么烧都不知道!”说:“没烧过啊!”“那你这些年怎么过的?”“我妈烧的。”衣服脏了不会洗,泡方便面都不会泡,你说这叫成人吗?从年龄上来看已经成人了,但是你不能从年龄上来论一个人是否成熟,这是不是客观?(是。)这是客观的。有的人十八九岁,有的人二十来岁就立事,脑子里就想这些正事,自己务点正业,学本事,以后自己能独立生活,能养活自己,不能一辈子靠父母,他就开始有这思想了。一有这思想,他心总这么想,他是不是就琢磨:我得学点啥技术吧?我得到哪儿找工作吧?就琢磨挣钱了,就琢磨怎么学能自己独立生活,独立生活都具备哪些本领、能耐,就开始考虑了。考虑着考虑着就开始入手了,开始上班挣钱,然后自己生活的时候注意哪些、学哪些就学了;这一学,慢慢地,越来越独立,越来越独立,慢慢就能养活他父母了。这是不是就完全长成了?(是。)你们现在是哪个阶段哪?你们算不算长大成人的阶段哪?(不算。)那你们在信神的这事上呢,现在如果没有人浇灌你们,没有聚会,没有讲道听,就是上面不给你们讲道,没有人带领你们,让你们几个人在一起,拿着神话,给你们诗歌,然后按时发给你们讲道,你们自己就听,能不能有正常的进入啊?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呀?(不能。)你看,这就是问题,这麻烦就大了,你们现在很危险哪!你看你们现在有这个环境,这环境能保守你们现在尽这本分,能信神,像个信神的样,但是如果脱离这个环境呢,你的身量到底有多大,是不是就显出来了?(是。)那显出你们的身量的时候,你们到底有多大?你具备多少真理实际?你明白了多少真理实际?到那时候自己浑身上下一搜,什么也没有,分文没有,这不就麻烦了吗?这是很危险的事啊!临到试炼,你不知怎么站住见证,不知怎么满足神的心意,你心里没有,没有路,没有方向,也没有真理在你里面生根发芽来帮助你渡过这段难关,你没这个身量,临到试探你也摆脱不了,你也识不破,就这两样就把你淘汰了,明白了吧?

现在一个人到社会上试探多不多?处处都是试探,邪恶的潮流处处都是试探。各种言论,各种观点,各种思想,各种人的各种引诱,各种人的各种魔鬼嘴脸,对你来说都是试探。你如果没有点儿真理装备在里面,你没有实际的身量,这些东西你识不破,对你来说个个都是陷阱,都是试探。一个,你识不破各类人的撒但嘴脸,你不能胜过它,你不能战胜它;另外一个,各种邪恶潮流,各种邪恶观点,各种谬妄的思想、说法,你没有真理实际你抵御不了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一来,对你来说那就是一场寒流,轻则感冒,重则人就得中寒哪,中寒就得死啊,弄不好你就不信了。外邦世界撒但那些言论,三言两语就把你吹傻了,吹蒙了,你就不知道到底自己该不该信神,信神对不对,谁对谁错,蒙了,不知道,是吧?也可能今天聚会挺好,明天回家看一场电视剧——韩国感人言情电视连续剧,哭得死去活来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它演到哪儿你哭到哪儿,晚上睡觉一闭眼睛,“哎呀,忘记祷告了。”早上醒来一琢磨琢磨,“那个片儿啥时候演呢?再接着看看呗!”你看上两天你小脸就黑了,没神了,就钻到那里面,琢磨琢磨,“我啥时候也谈一场恋爱呢?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人生算是没有白活呀。我长这么大还没享受过爱情的滋味呢!”你看看,两集电视剧就让你观点变了,怎么样?你有身量吗?(没有。)这些东西是什么呀?(撒但的试探。)这些东西你很快就接受过来了,你以为你现在有身量能抵制这些邪恶潮流了?现在是神恩待,把你放在一个温室里,你别忘了自己什么身量。你现在是温室里的花,你经不住风吹雨打,是吧?这是试探,人经不住,人识不破,人随时随地都能被撒但掳去,人的身量就这么小,就这么可怜。因为你没有真理实际,你不明白真理,所有的这些属撒但的言论,这些东西对你来说都是一剂毒药啊,进去你就出不来了。你说“我不听”,你怎么能不听啊?你活在真空里啊?你听见你就抵制不住,你就抗御不了,你就得陷进去。你说“我祷告,我咒诅”,祷告完、咒诅完之后一起身,琢磨琢磨,“刚才那话怎么说来着?不行,还得看看呀,那主人公怎么的来着?主人公最后跟那个女的结没结婚哪?”怎么说来着?有情人怎么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你看这话你们挺溜,是吧?“还得看看啊!”你抵制不了吧?就这些东西能左右你的生活,左右你的思想,左右你的行为,能控制你的一切,人生的方向,甚至能控制你不让你来到神面前,你就彻底完了,报废了。这是试探方面的。

你觉着现在你对神有忠心了,你有心志,你也有决心,更有愿望,更有理想,但是当神的一个试炼临到你的时候,你怎么对待?你说“我顺服”,但神给你摆了一个难题,让你顺服不下来,不合你的观念,不合你的想象,摆在你面前的那是难题,不是面包,你怎么办?神赏赐给人的时候,那是符合人的心理需要,也符合人的观念,符合人的口味,人能顺服;但是当神剥夺你的时候,你怎么办?你怎么对待?你能不能在神的试炼当中、在神给你摆设的环境当中站住,站住见证?这是不是问题?你知道神要怎么作?你说“我肯定能站住见证”,这是大话、傻话、无知的话、愚妄的话。你知道神在你身上要怎么作?神要试炼你什么?神要考验你什么?你说“我有受苦的心志我不怕”,那有时候不是受苦啊。你说“我准备好了,我不怕,神怎么试炼,我准备好了,我不怕”,有些时候突如其来一个事,你从来没想过,不是你准备好的那样。你从来没想到过的,你准备有什么用啊?没用。假如说,你身体一直很好,尽本分多年,尽本分多年神保守,没得什么病,这一路走下来挺顺利,突然有一天,你一检查,“咦,怎么得这么个病呢?”看看周围的人,“谁都没得,我怎么得这么个病呢?怎么就我得呢?就我最积极,就我受苦最多,就我信神年头最多,怎么就我得了呢?我得了这病,这不对劲啊,这不是出于神的,这不对,还得查查。”一查,还是这么回事,你怎么办?你琢磨琢磨,“是神试炼我呢!”你祷告,有信心。祷告一段时间,“这病也没见好啊!哎呀,这是神让我死啊,神要夺我的命啊!”还能不能顺服了?就该哭了,“神哪!我不想死啊,我还没活够呢,我还岁数小着呢,我不到死的年龄呢,一根白头发还都没有呢,人生我才体验了一小半啊,让我再活两年吧,我还能出挺多力呢!”祷告没用,怎么检查也是你得死,怎么办哪?(面对。)面对那就治去吧。“治也是死,不治也是死,这时候我怎么办哪?”有很多时候,神给人的考验在人刚刚感觉到的时候,人觉得“神作得对,神作得好”,但当人觉得这事坐实的时候,就觉得:“可能神的意思真是让我死,神不让我活着,看神这个意思没有意思让我活着。”人就等死了,“反正也是死,怎么死不是死啊,那死吧,神让死就死吧!”就等死了。等死这个态度对不对?这是个什么态度啊?(消极的态度。)哎,消极的态度。这里面是不是也有点顺服的成分呢?(不是。)人愿不愿意死啊?(不愿意。)不愿意,那现在为什么等死呢?(没办法了。)哎,到死的时候人没办法了,不得不死了,没有选择,人就只好认了,是吧?这个“认了”是一种消极对抗的态度,这不是见证啊!那有些人说了:“都让死了,我还见证啥呀?”神让你死,你就不是神的受造之物了?神让你死,你就不尽本分了?你的本分尽没尽完呢?尽没尽好呢?(没呢。)那你得存着一颗什么心,才能站住你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见证?得存着什么心哪?(只要让我活一口气,我也把本分尽好。)那怎么尽哪?(就要比自己健康的时候尽本分还要用心。)健康的时候那心都没用上,得这么重的病都要死了,还能用上心了吗?心有余力不足了。这话现不现实?(不现实。)那你们说点现实的。

不管临到什么事,都得来到神面前,这是对的。一方面反省,一方面不能耽误尽本分。你别反省反省本分不尽了,说:“我反省呢,没工夫尽本分。”这对不对?这就不对了。不管临到什么试炼,都得把它当成神给你的一副担子。你看你牙疼你觉得挺痛苦的,那有些人得更重的病,那是不是更痛苦啊?有两颗牙疼或者一颗牙疼,人都难受得要命,有一些是五脏六腑的病,摸还没法摸,止疼还止疼不了,这情况怎么办呢?甚至有的人还面临死亡,这怎么办呢?有很多时候神给人的试炼那就是加给人的担子,神加给你多大的担子,你就应该挑起多重的担子,因为神了解你,你能承受得了。神不会超过你的身量或者超过你的承受极限,不会给你的担子超过你的极限,肯定是你能承受得了的。但是不管给你什么样的担子,给你什么样的试炼,你们记住这一点:你无论祷告神是否明白神的心意,无论祷告神是否得着明确的开启光照,这是不是神对你的管教或者是神给你的一个什么警示,不管是否得着这样的开启光照,你手中的活儿、你的本分别停,守住自己的本分,别停,这样神就满意了,你就站住见证了。有些人一说得重病了,要死了,琢磨琢磨,“要死了?那我还有好多大事没办呢,我得先把我那些事办办,尽本分的事先撂下吧。我信神就是为了求得不死,结果现在一看,这不好说了,信神还得死,那我就先把我个人的事办办吧,个人未了的心愿哪,个人这一辈子还没享受到的东西啊,都先办吧,把私事先办办再说,本分那就先不做了。我尽这么些年本分神还是让我死,我不尽了。”这是什么态度啊?你看尽那么多年本分你也没明白真理,尽那么多年本分,听那么多道,一个试炼就把你打垮了,打趴下了,打瘪了,打没气儿了,一个试炼就把人打回原形了,这样的人配不配让神牵挂呀?这就是一丁点儿忠心都没有。那这么多年尽本分称为什么了?(效力。)就称“效力”了,成出力的了,成出力的货了。你信神追求真理如果能达到这个,说:“神让病痛临到我,或者让任何的不如意临到我,不管神怎么作,我得顺服,把我受造之物的位置摆好。首先,我得把顺服这方面的真理实行出来,落到实处,活出顺服神的实际;另外,神给我的托付,神让我做的,我该尽的本分我不能扔下,哪怕有最后一口气,我的本分我得守住。”这是不是有见证了?你有这心志,你有这样的情形,你还能埋怨神吗?(不能。)你就不能埋怨神了。那时候就得想什么呢?“神给咱这一口气,咱这口气不能让神白给,咱得还给神。神供应咱们这么多年,免去了咱们的多少痛苦。神赐给咱们多少恩典,赐给咱们多少真理,咱们明白了多少历世历代人不明白的真理、不明白的奥秘,咱们从神得的太多了,咱得还报神哪!以前身量小不懂事,尽做伤神心的事,可能以后没有还报神的机会了,不管还有多长时间,咱把咱这一把力气献上,把咱能做到的都献上,都给神,让神看看,你看咱这受造之物,神供应咱们这么多年没有白供应,有成果了,让神在咱身上得着安慰,别让神再伤心,别让神再失望。”这么想怎么样?(好。)你别琢磨求生、摆脱,“病痛什么时候好啊?好了我好好好尽本分哪,我得好好尽忠心哪,我这身体一身病我能尽好忠心吗?我能尽上受造之物本分吗?”你只要有一口气,你是不是就能尽上本分?有一口气,咱们不羞辱神能不能达到?有一口气不埋怨神,只要清醒不埋怨神,能不能达到?(能。)你看现在说“能”容易,这事真临到你的时候呢,容不容易?(不容易。)哎,不容易。所以说,你们得追求真理,常常在真理上下功夫,多多揣摩:怎么能够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如何来还报神爱?如何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受造之物”,什么叫受造之物?受造之物的责任就是光听神话吗?那不是啊,还得活出神话来。你的责任与义务就是,神给你这么多真理、道路、生命,神给你这么多是让你活出来,神让你活出来,神让你为他作见证,这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常常就得揣摩这些事,你总揣摩总揣摩,各方面真理就进深了。

人不在真理上下功夫,早晚得跌倒,不好站立,因为事实临到的时候,试炼临到的时候,那可不是一句两句字句道理就能解决的。字句道理解决不了实际难处啊!那你得在各项真理上明白透亮了,平时这些事你都揣摩透了,心里都明白了,有底了,在临到事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但是你要是不揣摩呢,这些真理你能得着吗?你要是不揣摩,你不管听多少,你不管会说多少,永远都是在字面上,停留在字面上。这些字面上的东西往往给你一个错觉,就觉得你信神已经有成果了,你的身量很大了,因为你有热心,你有劲儿,给你一个错觉,但是一旦事实临到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这些东西不能保障你顺利通过每一次试炼,不能保证你顺利通过每一次考验。你看人往往临到事的时候都是:“哎呀,临到事了这怎么办哪?赶紧找啊,找神话呀,对号啊,找找各项原则呀,这在哪个事上能对号啊?”那时候就知道自己真理装备太少了,明白的真理实际太少,是吧?到用的时候才知道少,到不用的时候就总觉着多,都满溢了。那满溢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呀?就是点儿字皮子。这个感觉是不对的,你觉着自己满溢的时候那你就要危险了;你觉得自己啥也不是,很多事都不明白,你就知道怎么进入了。你总觉着自己有,自己可满了,自己行了,也认识自己了,也对神有爱了,也能为神做一切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你越这样想,越证明你什么也不明白,什么真理实际都没有。你们揣摩这话去吧!学会揣摩,这是信神的人很重要的生活当中的一项,明白了吧!

※                                                  ※                                                     ※

你们看了这一篇交通得点什么造就啊?(明白了揣摩真理的重要性,怎么揣摩神的话,揣摩哪些内容,神交通得很细。)交通得很细,那还需不需要交通更细了?细到这个程度,你们还能不能进入啊?细到这个程度要是进入不了,那你们说这是什么人哪?那就是白痴、弱智了,就没法再教了,是吧?这就差临到什么事直接告诉你这事怎么做,人不用过揣摩、寻求那一关了。那你们现在照这个实行了吗?(正在实行。)有没有点儿效果呀?听完这篇交通几天了?(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对这些话实行得是不是有点门道了?开没开始实行呢?(开始了。)你们说说,如果人信神,把信神这个“信”字光用在走形式、守规条、走过程上,最终能得着什么?能不能得着实际东西?(得不着。)那把信神这个“信”字怎么用在实际当中,在实际当中怎么兑现能得着真理,能够满足神的心意?(吃喝神话、聚会或者祷告都得能达到一些实际的果效,不是外表的一个形式。)那达到最终的果效是什么,知不知道?(明白神的心意,也知道神喜欢什么,希望人怎么做,对人的要求都是什么。)明白的目的是什么呀?(实行。)宗教的信仰跟现在的人信神有什么区别?(他不明白神话,也不实行神话。)明白真理的目的是为活出来,实行的目的也是为活出来,把他变成你的生命,把人明白的、能行出来的变成你的生命。什么叫变成你的生命呢?就是成为你行事、生活、做人、生存的根基、源头,土话叫“换个活法”。原来活着是凭什么活着的?不管你是有信仰也好,没有信仰也好,人是凭什么活着?是不是凭神话、凭真理活着?(不是。)那人那么活着是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样式?(不是。)那神要的是什么?(要的是让人凭神话活着。)凭神话活着,这是不是就是真实的信神应该有的目标?凭神话活着,这就是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样式,这就是在神眼中真正的受造之物。那你们就琢磨琢磨,平时就揣摩,你有多少事,你的说话、行事、行事原则、生存目标、处世方式、生活生存的方式,有哪些是与神相合的,哪些是按着神的要求的,哪些是自己活自己的,跟神的话、跟神的要求无关的,就揣摩这些吧,慢慢就有进入了。不揣摩这些事,光在外表上下功夫、用心没用,走过程、守规条、搞仪式,最终什么也得不着。

那说来说去,信神到底是什么?信神其实就是从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变成一个在神眼中的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样一个过程。那现在人凭撒但性情活着,凭撒但的本性活着,人在神眼中算不算神满意的受造之物呢?你看你口头信了,你承认神了,承认神主宰,承认神给你一切,但是你活出神的话了吗?按神的要求活了吗?遵行神的道了吗?你这样的受造之物能来到神面前吗?能与神生活在一起吗?你有敬畏神的心吗?你的活出,你所走的道路,你是不是与神相合的?达没达到啊?(没有。)没达到,那现在人信神的意义是什么?进没进入正轨呢?(没有。)只是在形式上,在口头上你跟随了神,相信、承认了神的名,承认了神作你的造物主,作你的主宰,但是在实质上你没有接受神的主宰,没有接受神的摆布,你不能完全与神相合,就是信神的意义还没有完全兑现达到目标呢,没有进入实质的、信神该有的实际的那一面呢,是吧?这么一看,信神简不简单?(不简单。)

你们现在心里是不是也觉得明白神话、实行真理很重要啊?(是。)知道这个重要,那就得克服一切的难处啊!克服一切的难处,自身的软弱,外界环境的各种难处,得多来到神面前祷告,战胜这一切的难处,达到实行真理,让神说你信神是遵行神道的人,这样你信神就蒙称许了,你的信就蒙称许了。别到最终你说你承认神的名,你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神是造物的主,但是在你的生活当中没有一点一滴是与真理有关的,是与神的要求有关的,与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有关的,那这结局是不是就要麻烦呀?与这些无关,你说人能来到神面前吗?你说你可以来到神面前,但是神让你到他跟前吗?神称许这样的信吗?神不称许这意味着什么?神不称许,这意味着神不要你这个受造之物,他不承认,他不需要你这样的。他不承认你的信,不称许你的信,那你说你这个人神还能称许吗?这就完了,结局不就定了吗?是不是啊?(是。)那你们想要这样的结局吗?(不想。)你们想要什么样的结局?(能蒙神称许。)也想让神称许,是吧?让神称许,人首先得知道什么呀?首先得进入什么呀?得知道神喜欢你做哪些事,不喜欢你做哪些事。这是不是最直白的?你得琢磨你这么做、这么行、你这么想是不是神所喜悦的,这是神所喜悦的还是神所厌憎的,这在神眼中是看为义,看为善,还是看为恶,你得会分辨这个,心里得有这个标准、这个界限。要是没有这个,你所做的在神眼中都是看为恶,看为恶的东西是神称许的还是神不称许的?(是神不称许的。)那神不称许,你做的这个事是该做的还是不该做的?(不该做的。)是有效的还是无效的?(无效的。)无效你说你做它有什么用啊,你还作恶。现在知道无效了,那做事的原则,做每件事的原则,该怎么做,应该有怎样的路途,有怎样的存心,怎么做才能达到有效呢?(凡事寻求真理,摸神的心意。)这个都知道,是吧?寻求真理,摸神的心意,摸完了,知道了就能行出来吗?明白了就能实行出来吗?(不能。)不能那怎么办哪?(祷告神,依靠神。)祷告神,依靠神,那人得知道受苦啊,为真理受苦啊!放下自己的欲望、存心、野心、肉体的安逸,这些都得放下呀。你不放下你还想得真理,这是不是异想天开呀?有的人又想明白真理,又想得真理,还想为神花费,但什么都撇不下,自己的前途撇不下,肉体安逸撇不下,家庭团聚撇不下,儿女撇不下,父母撇不下,自己的存心、目的、欲望都撇不下,无论临到什么事,自己的事都当前,把真理放在最后,每临到事都把自己的私欲的事放前面,“己”字当先,满足肉体利益、满足撒但败坏性情是首位的,实行神话、满足神是次要的,是放在最后一位的,这能达到神称许吗?这样什么时候能进入真理的实际呢?什么时候能满足神的心意呢?你说外表也尽本分了,都没闲着,但是这败坏性情一点也没解决,这叫遵行神的道吗?(不叫。)都明白,是吧?就是到实行真理的时候费劲。你把受苦付代价用在实行真理上,别用在守规条、走过程这些事上,用在实行真理上,为真理受多少苦都值,为实行真理、满足神心意受的苦神悦纳,神称许。

现在摆在你们眼前的问题是什么?一个是很多真理细节不明白,心里没有杠,分不清楚;另外一个呢,在明白的真理上实行的时候费劲。你如果在实行真理这一个期间,一开始费劲,越实行越容易,越实行败坏性情越不占主导,真理越来越占上风,实行真理的心志越来越占上风,情形越来越正常,肉体的私欲、肉体的意思、人的意思越来越不占主导,这就正常了,这就有门儿,有希望。如果是实行了很长时间,自己的利益啊,私欲啊,存心哪,败坏性情啊,还是占主导,指挥、主导你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这样的人实行真理这么费劲,他是在尽着本分,但是大多数与实行真理无关,你说这是不是要麻烦啊?这就要麻烦呀!你无论现在处在什么地方,你的环境怎样,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里面的情形,实行真理的情形是不是越来越好,你与神的关系是不是越来越正常。你与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你的理智、你的良心、你的人性、受造之物该尽的忠心是不是越来越好,越来越多?就是正面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占上风,这样就有希望。说正面的东西,神所要求的这些正面的东西在你的情形里始终看不见,没有什么长进,没有什么增加,那性情就一丁点儿都没有变化,这类人就是一丁点儿真理实际都没有,也就是一丁点儿真理实际他都没有进入。没进入是不是就没实行啊?有些人说“我也实行了,也用劲儿了”,那用劲儿怎么没看着成果呢?那也只能说,你也用劲儿了,你也下功夫了,但是没有成效。没有成效代表什么?(没有真正地实行真理。)没有成效可以说是你没实行真理,没成效就是你不管试着实行多少回真理,最终的结果就是你还是让败坏性情、让撒但的本性在你身上战胜了,站立了,就是说你没有用真理的实际,没有用神话战胜撒但败坏性情。能不能这么说?(能。)那你是一个得胜者还是失败者?(失败者。)这就是一个失败者,这不是得胜者呀!在你实行真理的时候,这里有争战,心里打架,自己的存心放不下,但是还明白真理是那么说的,还知道神的要求是什么,在争战的过程当中,你把真理放下了,放弃了,你不实行真理,最终还是满足自己的私欲了,还是流露了败坏性情,活出的还是撒但的本性,没有实行出真理来,这最后的成果是什么?结果是什么?(失败了。)失败了!一争战,结果看着了,你行的路你还是按撒但败坏性情、原来的老旧人那么活,你没选择按神话来,你自己的利益当先了,你的欲望,你的私欲、私心得到满足了,你没满足神,你没站在真理一边,这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这是一种争战的结果吧?

那另外一种争战的结果呢?临到事了也争战,难受,痛苦,软弱,甚至尊严哪,人格呀,都受到挑战了,人的虚荣心也得不到满足,就面临着被修理,被对付,或者是人看不起,或者是丢脸,失掉尊严,失掉人格,面临这样的现状。但是人在这里面争战,祷告,这一祷告呢,里面刚强,寻求真理、实行真理的劲儿大了,特别大,把这些事都看透了,“我不要脸面,不要地位,不要虚荣,我这次就满足神,哪怕我被别人看不起,哪怕别人误解我,我这次就实行真理,就满足神,我就选择满足神,就选择实行真理,在这事上让神称许,让神喜悦,不伤神的心。”最终把脸面、虚荣、私心、自己的存心、自己的野心都放弃了,然后站在神一边,站在真理一边了,站在正义一边了。实行完之后呢,心里很满足,很平安,很喜乐,感觉到神的祝福了,感觉到实行真理真好,实行真理心灵里得着满足了,得着滋补了,觉得活着像个人了,有人样了,没被撒但败坏性情控制,没被撒但败坏性情俘虏,在这事上为神作了见证,站住了一个受造之物该站的见证、该站的立场,心里踏实、享受、幸福,这是其中的一种结果。你们看这样的结果怎么样?(好。)好吧?但是这个“好”容易吗?这个“好”得有过程,有争战的过程。也可能人这样一次两次都失败了,但是失败会给人带来教训,会让人心里觉得不实行真理不能满足神活着已经没意义了,痛苦。你虽然一两次失败了,但是有这样的感觉,人觉得亏欠神,觉得不安,以后再临到这样的环境,人不知不觉越来越能战胜撒但败坏性情,逐渐地,绝对地能选择实行真理满足神的心,这就是一个正常过程,得胜的正常过程,实行真理满足神心意的正常过程。你们现在看实行真理难,容易,还是不实行真理随从己意难呢?哪个难?(实行真理难。)哎,实行真理难。那随从己意呢?那个容易,那个就是分分钟的事,不用想,不用过脑,就争战了一会儿,一看太难受,自己损失太大,不干,不实行真理,按自己的来。就是一个意念的工夫,你看,人就成为一个懦夫,成为一个被撒但败坏性情俘虏的一个失败者,就这么容易,失去了见证,失去了神的称许。但是成为一个对神有见证的人,实行真理对神有见证的人呢,有这么容易吗?得有一个过程,是吧?人这思想里作的斗争啊,琢磨呀,一会儿倒这边,一会儿又倒那边,一会儿这边多点儿,一会儿那边多点儿,里面有争战,不断地争战,争战争战最后有结果了:喜爱真理的人实行出真理了,作了见证,做了得胜者了;不喜爱真理、己意太大、人性太差的人,人格低下的人,低贱的人,选择私欲,选择满足自己的欲望,彻底被撒但败坏性情控制着了。你们选择哪个?

你们日常生活当中临到事的时候是得胜了撒但败坏性情啊,还是被撒但败坏性情俘虏着,控制着?多数时候是处在什么样的情形?根据这个就看你是实行真理还是不实行真理的人,根据这个来衡量你。你大多数的时候是能战胜撒但败坏性情,能成为有见证的人,那你就是实行真理的人,你是喜爱真理的人。大多数的时候如果是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能战胜撒但败坏性情而站在真理一边实行真理满足神,这样的人就是不实行真理的人,没有真理的实际。没有真理实际的人,是不是信神就没有生命进入的人呢?这是明摆着的,是吧?那你们自己就衡量衡量吧。好不好衡量?(好衡量。)这个线条清晰,是吧?线条清晰了。那你们衡量衡量,你们大多数是站在哪一方呢?就别说小事,就是大事,你所临到的大事,需要你选择的时候你是站在哪一边?(一开始的时候站在肉体一边,受一些苦了之后,经过一些争战,最后借着祷告、寻求,才能站在真理一边,才能背叛肉体。)背叛肉体这不是实行真理的指标,最终你行出的是什么?不是背叛肉体不按照你自己的意思来了你就实行真理了,还有这么个区别呢!明白了?(明白。)那你们是什么情况?(有时能背叛肉体,但也不是真正实行真理,就是克制自己。)大多数看来是这么个情况,是不是这样?(是。)那现在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形,是不是就还没进入真理实际呢?就这么回事,信神还没有生命进入,没有生命进入就是还没有真理实际呢,就处在这样一个情形里,所以很多事你们就分不清。分不清是因为什么?分不清是因为只掌握了真理的外表、字句,还没有进入真理实际呢!所以说,很多情形你们还没有体会到,你们没有经历,所以你说不清,就是这么回事。无论什么事都得自己体验,你体验了你就能知道细节是什么了。你的感觉啊,想法啊,过程啊,都有细节了,这个细节就是实际的东西,没有这些,光有字皮上的认识,那是鹦鹉学舌。字皮上的认识那就是停留在字面上,字面的理解上,还没变成你自己的东西呢,这离进入真理实际还早着呢!能不能这么说?(能。)所以这一篇交通,你们就照这个行。得学会揣摩,实行真理也得揣摩,揣摩着,实行着,实行着,揣摩着,细节越来越多,越来越进深,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真理的实际;你体会到了,你有经历了,你才具备真理实际了。明白了?(明白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