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八十七篇 什么是真理实际

第八十七篇 什么是真理实际

追求真理什么标准?你们都算不算追求真理的人哪?(我觉得自己不算追求真理的人,只是愿意往真理上够。)衡量得差不多呀?衡量得准不准哪?(不明白。)不明白这事,求没求过真?对没对号?好好对号对号,省察省察呀!追求真理什么标准,你知不知道?就是用什么衡量你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看人在临到事情的时候愿不愿意实行真理,能达到在凡事上办事都有原则,能够按着神的心意去行。)这是大的方向,细节呢?(每天能够有正常的灵生活,跟神有真实的相交,能够多吃喝神话。)这是实行方面的,还有吗?(临到事情的时候学会去寻求真理,揣摩神的心意、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这就是更细节了,还有吗?(临到事情的时候也会去注重省察自己的心思意念,学会去认识自己说话做事是属于什么性质,受什么本性支配。)基本的这些真理你们都知道,道理方面都知道,都懂。你说人总注重这些,经常听的,常常讲的,总在这些事上下功夫,会不会达到果效啊?能不能有收获呀?这些东西在人身上能不能起到正面作用啊?(能。)那你看人总这么做,总这么实行,最终是不是在人身上能看见成果啊?(是。)那现在知不知道怎么衡量一个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怎么衡量?人常常接受真理,常常能认识自己,最终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人是不是就能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了?这个关系不知道,是吧?你看你们接受真理、听道总是就浮在一些道理上,就不知道讲的这些道到底达到什么果效,在人身上起什么作用,不知道这个。人总追求真理,常常活在这些情形里,灵生活各方面都正常,你说人是不是就不断地有变化啊?(是。)就不断地有长进。你看那刚下生的孩子,你如果三天不喂他奶,他可能就死了,但是他天天吃,如果条件不好吃不着母乳,但是能喝面糊粥,或者喝点人工奶粉,这是不是一天天都在长啊?每天都在长,三年五年后一看,满地跑了。那你看着他长了吗?(没有。)没看着他长,但是三年五年之后他就满地跑了,再回想三年五年前刚出生的时候什么样啊?不会说话,不会跑步,什么也不会,吃东西还得人喂,还总得人抱着,大小便都得母亲帮着,是吧?你总吃,总接受,最终是能达到果效的。说这个人信了三年五年身上没看到多大变化,满嘴讲的都是属灵词汇、属灵的话语,也挺会交通的,看着也挺热心,追求的劲儿也挺大,就是没看着什么变化,性情变化方面没有什么长进,那他这三五年干什么了?是不是在追求真理了?(不是。)就是这么回事。那现在会不会衡量了?(就是看在人身上达到什么果效。)话学会了,那会不会衡量啊?(还是不太会。)

你在教会中过教会生活也好,出来尽本分也好,无论怎么样,如果你是追求真理的人,一个时间段就有点长进,人的生命情形是往正面方向发展,是有变化的。灵里的情形啊,对神的信心哪,对自己败坏性情的认识啊,对自己的本性啊,对神所说的真理方面的认识啊,都是逐渐往高拔的。从一开始热心,什么也不知道,认为信神就是做好人、做善人,到逐步地觉得人有败坏性情应该让神拯救,信神是怎么回事,对神的作工,对神拯救人的心意逐渐地往上认识,这些东西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这些真理实际那方面的认识啊,体验哪,感觉呀,它是逐步地往上拔高的,不是总停留在那些字面的意思上,停留在那些字句道理里。信了好几年,还是总讲那些口头禅,总是那些字句道理,夸夸其谈的,自己的信心也没多大真实的变化,对自己的认识也没什么长进,对神的认识也没多大的长进,分辨人更是没有,那这几年干什么了?是在追求真理吗?这就不是啊,这很明显的就是一个标志。

人家说:“好几年没见面了,咱俩交通交通吧。”一开始交通,听着还挺新鲜的,刚听完讲道能讲点最新的亮光,但是一处上两三天,老嗑又出来了,过去的小经历呀,小见证啊,神怎么救他的,神怎么给他恩典的,神怎么祝福他的,那些小嗑就又来了。不到一个礼拜,这个人之前所讲的那些经历、认识在这一个礼拜之内又重复一遍,长没长啊?(没有。)一看,没长。会不会分辨人哪?还那样,不怎么会分辨。道理上是会多讲点儿了,装备了不少,但是临到事还是发蒙,不知道,不会分辨人,临到事不会处理,没有原则,找不到真理的原则。这怎么样?有没有长进?(没有。)尽了好些年本分,说尽本分达没达到有忠心哪?自己也弄不明白,反正每天按时按点的。情形有没有转变哪?有没有从一开始的外邦人干工作的观点转变到信神尽上自己的责任,担好自己的本分,对神有忠心,达到凭真理来尽好本分?会不会衡量啊?还不太会。这本分尽得怎么样?情形有没有转变?(没有。)没有转变这是不是长进哪?有没有长进哪?(没有。)这就是没有长进。没长进这不就麻烦了吗?说尽本分临到对付修理怎么对待呀?顺服,听话,不反抗。几年前就这个原则,现在什么原则呀?还是这个原则,没变,反正给个耳朵就听呗,听完之后让怎么做怎么做呗。从对付修理当中得没得点认识啊?发没发现人的悖逆情形啊?发没发现人的败坏本性啊?对自己的认识加没加深哪?不知道,弄不明白。反正守住一条,临到对付修理能顺服,调整好心态,别反抗,别辩解,忍着,受着,受的年头越多功力越大,就这么个观点。以前是这个观点,现在更是这个观点,这是不是得着真理的表现呢?(不是。)人在信神的过程当中各项真理都没有进入真理实际,各项真理都没掌握好原则,就是你有一个大的原则、方向,说“临到事实行真理,掌握好真理原则,别出这个范围”,但是临到事他也不会寻求,也不求这个真,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大方向守住了吗?大方向似乎是守住了,顺服,听话,把自己手头的本职工作作好,别应付糊弄,维护神家利益,但是细节的各项真理达没达到明白,达没达到实行出来呢?这就看你在各项真理上有没有真实的认识与经历。各项真理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不知道;临到事的时候具体涉及哪一方面的真理,不知道;涉及哪方面情形,不知道;这个情形是哪方面性情啊,不知道;两个人都说一样的话,他俩的本性有什么不同啊,有什么区别呀,你怎么对待呀,不知道。这是不是明白真理呀?(不是。)这都不是明白真理。信了三年五年,对这些真理的实际那一面都不知道,信上十年八年的还不知道,得没得着真理?(没有。)没有得着真理。

现在你说你们欠缺的是什么?多数人信神就像什么呢,人家说让你守一个阵地,你守住了,那有没有主动出击呀?没有。你出击能多占领一个城,得点儿,收获点儿啊,但他没有,就这个区别。你说人落在这样的情形里,就是每天浮于事上,人浮于事,守住一些规条,在这个范围里不触犯行政,把手头的活儿干好,在人看都算理想,用真理来衡量还没犯大错,这信法怎么样?(神不喜欢。)这信法得不着真理啊!神喜欢不喜欢这是官话,从你自身来看,你得不着真理,总没长进哪!一段时间,人家讲道讲认识神方面,你注重认识神;讲性情变化,你注重性情变化;讲认识道成肉身,你注重对道成肉身的认识;讲作工异象,你又注重这个;讲传福音,怎么传福音智慧,传福音方面的真理,你注重点儿这个。讲什么你就跟着听点什么,明白点什么,等谁也不讲了,你自己有没有路途啊?你还能不能往前走啊?你怎么走啊?讲顺服,每一个人都说。人问:“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认识啊?有没有什么经历啊?谈谈吧。”“没有太深的经历,就是现在觉得顺服神挺关键。”“怎么顺服啊?”“就是临到事得想想神是怎么说的,临到事别自己出头。”“那细节呢,再交通交通,你临到一个事你顺服不下来的时候怎么办?涉及到个人利益的时候怎么办?想没想过这些?”说:“这些还没经历到,不知道。”没细节,是吧?又有一段时间,又讲认识神,说:“这一段时间信神怎么样?有没有有点长进哪?”“有长进。”“那交通交通吧。”“我觉得呀,认识神最关键。”“那怎么说认识神最关键呢?”“那就是啊,你要是不认识神你就总触犯神性情,总触犯神性情呢,人就落在黑暗中了,落在黑暗中什么真理也就不明白了,人就容易像外邦人一样,总做抵挡神的事。”“那你说说你怎么认识神的?在你经历神作工、神的主宰、神的带领的每一天的生活中,你认识到哪些是神对你的带领,明确地能感觉到神的主宰?你对神的主宰怎么理解?在现实生活当中你感受到的神对你的主宰,从这当中你看到了神的哪方面性情?讲讲细节吧。”一讲细节说不上来了,该支吾了。说:“那天吧,临到一个事,感觉是神的带领,神带领吧又觉得……也不太确定到底神怎么带领,我就祷告,祷告了半天,好像感觉到点儿神的意思,后来就吃喝神话,吃喝神话摸着了点儿神的意思,神让我先等候,等候了几天一看,嗯,神是这么作的。”就经历这么个过程。说:“那你从这个事上认识到神的哪方面性情了?结合到神的哪方面性情,就是对上号了没有?你知道的、听说的神的那方面性情跟神这次对你的带领对上了哪方面?结合结合吧,结合这个交通啊。”“那还没有。”这是不是没得着真理?(是。)

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总是跟着一些属灵词汇、属灵说法或者是一些潮流来信,来追求,这追求法怎么样?(什么都得不到。)那不对呀,现在这些人,包括你们在座的这些人,得没得着一些实际的东西?不管你们自己认为自己是追求的也好,不追求的也好,得没得着一些实际的东西?(还是得着一些了。)得着一些什么呀?会不会衡量?(对人是怎么被撒但败坏的,还有对这个邪恶的世界这方面都有一些认识和看见。)这是一些认识,那这些认识拿到你的生活中能不能改变你的生活方向、人生目标、做人的原则?就是在你做坏事,或者在你像外邦人一样活着的时候,想像外邦人一样活着的时候,这些你所得着的认识也好,或者体会也好,能不能影响你的生活,影响你的人生目标?会不会?(会。)从根源上影响可能还达不到,就是从表面上最起码有一个约束,是吧?你们现在大多数人的身量是不是就停留在这个程度上?(是。)那总是停留在这个程度上,是好事还是坏事?(坏事。)怎么是坏事呢?有点约束也不错,怎么就是坏事呢?(因为不能得到真理,没有真理作生命,还是凭撒但的败坏性情活着。)这是表面的,表面的说法,实际那一面呢,是怎么回事啊?能不能说点实质啊?你所明白的真理,你所听到的道,你所已经接受到心里来的这些真理实际也好,属灵说法也好,能够影响你的生活,能够改变你做人的方向、做人的目标,也能够改变你在这个世上活着做人的原则,这是不是就比光约束更积极了,更有实际了?那你们现在达没达到这个程度呢?是仅仅停留在约束上,还是已经开始往影响、改变过渡了呢?你们都说说,说实事,说哪些是你真正的改变。你听完神的道之后,明白真理之后,觉得那么做人那不是人,那是鬼,觉得如果那么活着的话人就完了,如果有那样的追求的话,人就下地狱了,或者是我如果那么活着的话,那就太痛苦了。有的人总说“我要是那么做的话神不喜悦呀”,这话实不实际?(不实际。)这话空洞。你哪有那么好呢?人哪有那个高度啊,让神喜悦?人得先达到自己满意,自己喜悦,你没有那个高度,你认识不到这儿。再说神喜不喜悦你能体会到吗?你体会不到。

你最能体会到的你切身的感受是什么?你切身的体会,好比说你在一个人群里,这些人都抽烟、喝酒、耍牌、赌博,甚至有的吸毒,你不喜欢这些东西,每当在他们这个人群中间活着的时候,你觉得累,你觉得他们活着太痛苦。他们就靠这些东西来维持生命,也靠这些东西来获取快乐、安慰、平安,用这些东西来麻痹自己,当你看到他们这些的时候,你切身的体会是什么?说:“我不能那么活着,我要是像他们那么活着也像他们那么痛苦,我得摆脱他们那样的生活方式。”这是不是你切身的体会?(是。)这是人自己切身的体会。当你有这样切身体会的时候,你深深地感受到,如果那样活着,活在这样的一群人里面,糟蹋自己的肉体不说,在一起勾心斗角,互相争斗,尔虞我诈,互相争,互相斗,背后互相拆台,为了一丁点儿的利益打得头破血流,谁都不想凭真本事做事,就是凭手段,你的切身体会是什么?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你体会到了什么?在这个世界当中没有正义,没有公平,没有公义,人活着如果不像鬼,你想活着做个人,那不容易,达不到,非得都把你变成鬼。你要想适应他们,要想活在这个人群里,你必须得把自己变成鬼,然后混在鬼群里。那你在这个时候体会到了什么?无奈,痛苦,是吧?为了争得一口饭,为了自己的饭碗、生存,跟他们争去,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每天都活得特别累。但是你要是不这么活着呢,人就排斥你,你活得更累。在这样的生存环境里你体会到了什么?痛苦,煎熬,还有什么?(无奈,想逃离。)无奈,体会到了人间的邪恶、残酷,还有什么?(黑暗。)黑暗,还有什么?(痛苦。)你体会到这些痛苦。那当你读到神的话的时候,你体会到了什么?(心里有安慰了。)说在神家活着好,没人欺负,自己也不能欺负别人了,不用违心地作恶了,是吧?(是。)神家真理掌权,神掌权,谁欺负人,谁作恶,整治弟兄姊妹,都被开除了,被撤掉了。你要是有机会欺负人,你还欺负人吗?(不欺负了。)为什么不欺负人了?为什么不整人治人哪?你说整人治人神不喜悦,有这个体会吗?(有。)是不是从这儿出发的?还是有的人说“这里谁也不用治谁,都懒得治,大伙都挺好的,商量着来呗!活得那么累干什么呀?能不治就不治,治人挨累呀,劳心哪,再说神也不喜悦”,有这个出发点吗?现在人说整人治人不好,达到有这个认识是怎么达到的?是不是总听真理,行为上也有改变了?(是。)这个行为上的改变是不是受到约束了?受到真理的约束了?(是。)那你们现在是不是停留在这个情形、这个阶段里?(是。)多数人是这么个情况。说现在这个环境还都挺好,大家都挺和气,中间也没有恶人,没有调皮捣蛋的,也没有自己看着不顺眼的,再说自己也没挨欺负,用不着欺负别人,用不着自卫,也用不着像刺猬一样炸出刺来保护自己,所以说这个环境对人很有利,就这么活着都挺自由,都挺释放,挺好。人这么想、这么做难道是人的性情变化了吗?(不是。)这个事挺肯定。因为人的这种表现是一种积极向上或者是比较向往正面事物的一种心理,或者是这种想法给人带来一种约束,再说神家的弟兄姊妹在一起这个生活环境给人也带来一种益处,这种环境给你带来一种影响。但是如果变一个环境,你碰到了不如意的人,或者是你看着可以欺负的人,或者给你一个地位,你能不能整人治人呢?(能。)这么肯定啊?(对,平时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心思意念,只不过是受约束,不会做出事情来。)所以说,人得着真理了,那就不是受约束了,不是仅仅行为受约束了。如果人得着真理了,有一个明显的象征,你不用约束,真理在你里面影响你,左右你的一举一动,左右你的行为,也左右你的活法、人生方向,你里面产生敬畏神的心了。这个敬畏神的心在你里面作主导你做出那个事,跟之前受约束行为有改变做出那个事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的时候,在那种情况下再给你个地位,你有机会、有条件能整人治人,你还治不治了?(不治了。)为什么不治了呢?是不打算治,还是不想治,还是能耐没人家大治不了啊?(里面性情变化了。)他里面有敬畏神的心了,做事有杠了,有原则了,这个时候人才能涉及说“这么做神不喜悦,不能做得罪神的事”,他很自然地就走到这一步了,就会这么想了。你们现在怎么样?能不能达到这么自然地做到这一步呢?(还不能。)还不能,就证明真理在你里面还没有起作用呢,仅仅是约束了你的行为,但是还没有能约束到你的心呢,还没有改变你人生的方向、做人的原则、做人的目标呢!说你现在做人凭什么呢?凭良心,凭做人的底线、道德,凭这些。这些离真理多远哪?多数与真理有关吗?还谈不上与真理有关呢,明白了吧?(明白了。)什么时候上升到“我做这个事,没有人约束我,跟前没有人看着我,没有人监督我,如果做错了也没有人对付我,我怎么做?我按着真理做,按着神话实行,公事公办,做事有杠,有界限,不做触犯神性情的事,不做得罪神的事。跟前虽然没有任何人监督,但是这事如果一做就触犯神的性情,如果这么做的话那就是没有敬畏神的心,是得罪神的事,我绝对不做”,心里那么想,事不做出来,他的情形是积极的,是正面的。

你看有些人,说:“喜不喜欢好东西啊?喜不喜欢钱哪?”“钱谁不喜欢哪?”说:“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能得着钱,你得不得呀?”“那看什么机会。”说这钱往那儿一放,没有人要,现在还没有主呢,谁也不知道那儿放了钱了。你说人都喜欢钱,没有其他人知道那儿藏着钱,藏这个钱的人可能死了,可能失踪了,就是这钱没有主,不知道归谁,只有你知道,这种情况下你能不能拿呀?你能不能偷啊?(能。)你能偷,这是什么问题?(暴露本性了。)这本性就出来了,你还能偷。平时总有人看着,或者也没有那个高技术能偷出钱来,总也不偷,说这个人不是小偷,不是贼,这话对不对?(不对。)这话不对。但是一有机会,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这钱他就能拿,拿完之后还大大方方,心安理得,觉得什么?“没人知道啊,要问谁谁也不要,也不说是谁的,谁也不知道。”但是你就忘了一件事,人谁也不知道,神知不知道?(知道。)神知道,你还能偷,你还能拿,能据为己有,你做的这是什么事啊?(没有敬畏神的心,不接受神鉴察。)没有敬畏神的心。所以说你这一偷,那你是不是贼呀?人家说:“奇了怪了,这人以前不偷啊,怎么能说他是贼呢?”然后跟大伙一说,大伙都说冤枉,“这人不是贼,他不能是贼。”神说了,他做了一个事,做了一个任何人都不知道的事,在神那儿看,他做这一个事这就是他的本性,就是他这个人,他就有贼的本性,就有贼的实际。做了贼做的事还不是贼,那是什么呀?你还能偷,这就证明性情还没变呢,明白了吧?

好比说,神家让你保管一样宝贵的东西,没有几个人知道,知道的这几个人你也都认识,这些人都信得过你,说你这个人挺好,不能贪,不能据为己有,到任何时候这东西放在你那儿都放心。在有知情人在的情况下,你能好好保管,纸包纸裹的,心里惦记这回事,说“我得把这个东西好好保管好,不能让它丢了,不能让它坏了,不能让它被别人偷了盗了,更不能让别人把它糟蹋了”,这是尽责任的吧?同时还得想到自己也不能对这个东西有贪心,有占有的欲,不能有这想法,得把这个东西彻底地分别为圣。你看你这么想是不是正当的?(是。)你觉得自己已经能做到丝毫没有贪心了。对别人的东西没有贪心,就是放在你手里你也不会去讹它,去贪占它,这是不是好人哪?(是。)从现在来看可以说是好人,从目前来看,因为他还没有贪占的意念与想法,更进一步呢,他还能尽心职守地把这个东西保管好,不让它坏了,不让它丢了,不让它被别人惦记着,也不让它被别人发现,可以说做到尽心尽职了。但是有一天,事情发生转机了,发生变化了,知情的这几个人有的坐监了,有的调到外地了,最后剩下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其他人不知道有这个东西,这种情况下是不是环境变了?你看这环境一变就考验人,考验就来了。环境一变,一两个月人的心还没动,还是那么认真负责地保管着这个东西,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但是三打听两打听,这几个知情人不知道去向,有坐监的,有调到外地的,知情人还是不在跟前,那这个东西怎么办哪?祷告祷告吧。祷告祷告也没有什么结果,没什么结果在他心里还觉得不能打这个东西的主意,那怎么办哪?“还得好好保管着,人不知道神知道啊!”这是不是好人?(目前看还是好人。)还是好人,因为什么呢?就是你用好人的标准来衡量这个人,做到这个程度他做得就已经很好了。但是有一天,家里出了个大事,缺钱花,到外面借,现在借钱好借吗?(不好借。)借钱不好借,贷款还没有可抵押的,怎么办哪?事情又发生改变了,环境又变了,这个环境一变,考验人的时候就又到了。家里需要钱,手里钱不够,怎么办哪?一开始还琢磨借钱,三借两借没借来,心就活了,心就开始动了。怎么动啊?“哎,手里不是保管着一个宝贝吗?哼!守着钱还去借钱,这不是傻瓜吗?这东西也没有人知道,用这个不就妥了吗?用完之后谁也不知道,那用不就用了嘛,再说在这儿放也是放着,闲着,我用不是正用吗?”更好的一个想法,顺理成章的一个想法,琢磨琢磨,“这不是神给预备的吗?神恩待呀,不用白不用!”越想越对劲,越想越合适,这心就活了,“对呀,就得这么用,神恩待,神预备,感谢神,神的美意,临到什么事都有神美意,这不是神给预备的吗?”妥了,考虑个两三天,心里挺平安,良心没有责备,“用!就用这钱!”怎么样?(思想开始变了。)思想变化怎么来的?(环境造成的。)环境造成的,那是环境出问题了?环境把你勾引了?环境改变你了?(没有。)那你们说说准确的话怎么说。(合适的环境把人的本性给勾出来了。)哎,把人的本性显明了。前面两个环境改变的时候,他的心怎么没动呢?(没涉及他个人的利益,没到穷困潦倒的时候。)没到那个程度呢,他真实的想法、真实的性情不会暴露出来,是吧?那时候你看这个人是不是对神有忠心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可以说是,因为你看他守一个东西都能尽心尽力,没有任何旁的想法,没有活思想,从来没有动过这个东西的心,没打过这个东西的主意,这是多好的人哪!但是环境一变,变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人的活思想就出来了,想法就变了。那想法在这个时候变到这个程度,之前这些想法他怎么没有呢?(之前环境没有临到。)这就是环境把他显明了,其实这些东西、想法在他那儿不是没有,而是没到时候,在里面藏着呢,在深处藏着呢!所以,临到这个环境,他那个想法很自然地,像冒泡泡似的,“咕咚咕咚”地往外冒,像泉眼似的,一个劲地往上冒,那冒得才自然呢,最后冒来冒去还找着“真理根据”了。一找着“真理根据”,这个人的邪恶本性是不是就暴露出来了?忠心哪,善良啊,正义呀,哪儿去了?(没了。)没了,那原来那些东西是装的吗?(也不是装的。)也不是装的,当时也是他的自然流露,但不是深处的,是人最浮面的、最浅显的,人性的表象,是吧?人性的表象有一些假象的东西。好比说你俩关系不错,对方把他的孩子托付给你看一天,你还能不给看吗?说,看一天行啊,看两天也行,一个礼拜也行。但是孩子的父母死了,让你照顾孩子一辈子,能达到吗?(不能。)就没那个情份了。这就证明你不是什么真的好人,是吧?

那神变化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真理要解决人的问题解决哪些问题?(本性深处的东西。)就是要解决人里面这个东西。不临到事,人都有一个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别贪占别人便宜,尤其老人常说“别人的东西咱不爱,自己的东西不舍”,就是说自己的东西别乱给别人,别人的东西咱也别起贪心,别有贪念,这是真理吗?(不是。)你能达到这个吗?(达不到。)连这个其实都达不到,还不起贪念呢,没等起贪念就把东西霸过来了,这多直接呀,直截了当,不经过大脑,能有机会夺就会夺过来,起什么贪念哪?这贪念都不用起,直接夺。这多狠哪!你看这样的环境一临到,人那个邪恶的本性、贪心、凶恶的性情就出来了,凶恶,贪婪,还有什么?诡诈。这里诡诈是什么啊?什么想法是诡诈呀?哪些表现是诡诈呀?(他说神预备,神给开辟出路了。)哎,这叫诡诈呀!自欺欺人,欺骗自己还欺骗神。用这个好听的说法来搪塞自己的心,来安慰自己的良心别受控告。另外一个呢,还糊弄神,说“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才动你的东西的,所以神也别埋怨我,我可能当时是一时愚昧”,还给神一个假象。糊弄自己,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的同时,还想用这个美丽的谎言来糊弄神、欺骗神,这是不是诡诈?(是。)那什么时候临到这类环境,就是你最深处的东西要出来的时候、要做事的时候,真理在你那儿能起作用,说你这么想行不通,那是卑鄙、邪恶,你想的、你认为的不是真理,你虽然一时被显明要做这个事,但是一祷告,“不行,不能这么做,这得罪神哪,这是邪恶啊!这事不能做,这事这么做不合真理,这不是欺骗神吗?到什么时候也不能那么做,这个东西不能动,因为这东西是教会的,是神的,我不能动,我就是死我也能豁出来。这东西不能动,分别为圣的东西,属神的东西,我绝对不能动。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我就因着只有神知道,我就绝对不能动这个东西”,这是不是你的实际身量了?人能这么想,无论什么情况下能这么做,凭人的好,凭人所掌握的传统文化、道德底线,能不能约束住?能不能达到这个果效?(达不到。)那只有什么能让人做到这一步?(人得有敬畏神的心。)只有你所明白的真理,你对神的认识,还有你对神敬畏的心能约束住你,也能左右你的作法,左右你选择什么样的道路、选择怎么做。要不然的话,要不是真理,不是神的话,还有第二种东西或者第二种理论能达到这个果效吗?没有了,这是唯一的路途,这能让你做到敬畏神远离恶。无论临到什么样的环境,试炼也好,试探也好,都不能改变你的初衷,你一开始是那么想、那么做的,临到多大的环境,这个事对你来说试探特别大,你的想法没变,你的作法没变,这就妥了,你就得着了,在这事上神就再也不试炼你了,你得胜了,你站住了。那现在多数人能不能达到这个?(达不到。)还达不到呢!还达不到,真理在人身上就还没有作人的生命啊!真理没有作人的生命,那现在作人生命的东西是什么?撒但的处世哲学,撒但毒素,一些属灵道理,还有什么?作为一个人的有些本能,就是守住道德底线、做人的底线、道德水准这些,还有信神之后掌握的一些属灵的道理、属灵的说法。是不是这些?(是。)人掌握了这些,人就总认为“我得着真理了,我信神明白可多了,我信神可有变化了,可有收获了”,这个收获是什么收获?其实就是个表面,仅仅是行为上受一些约束,行为上有一些比较规范一点的东西,另外,思想上、心里比较向积极方面去琢磨,去想,想正面的东西多一些,是吧?因为环境影响,常常听道,又在尽着本分,所以他从心理上,从思想上接触正面事物多一点,就多多少少受点影响,这是环境给人带来的益处,环境给人带来的变化。但是真理给人带来的变化有多大呢?又有多少呢?这个数算数算,多不多?这就在于人的追求了。你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那你就在真理的实际方面总会有收获,总有收获,一个阶段有点收获,一个阶段有点认识。自己心里得没得着什么,人心里有谱,心里是有知觉的。

现在大多数人的知觉是什么呢?常常凭着人的好心,努力地、刻意地做一些事,做一些在人看比较过得去的事,好事,不被人骂、不被人指责的一些好事,但是谈不上实行真理,是不是这么回事?(是。)大多数人做事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这事啊,得凭良心做。不明白真理,真理太深奥,真理太抽象,真理离人似乎是太遥远,对真理不太明白,说不清楚,凭良心做吧!”大多数就是凭良心做,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有一些差的人良心知觉都没有,不凭良心标准,人说:“一天吃三顿饭,干没干三顿饭的活儿啊?”“没有。”“没有,有没有责备啊?”“责备有时候有点儿,有时候没有,时间长了就没有了。”你说这得多差吧!“活儿干得怎么样啊?”“还行。”“达没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呀?”“那个高度太高,够不上,反正我自己觉得还行。”这就是一直没在追求真理,反正手没闲着,脑袋也没闲着,两只手一直在那儿动着,在人看好像忙活得挺欢,也没闲着,也没偷懒,还挺付代价的。这是不是基本上就是个良心标准?(是。)良心标准那不代表追求真理了,你们得想办法,琢磨,揣摩,没事就揣摩,拿出一个话题,大家在一起交通,说咱们怎么做呀,别总停留在良心标准上,停留在外表老好人那个标准上,别停留在这个程度上,得往真理的高度上去追求,去进入,这样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这样才能在真理实际上有进入。你总追求就满足良心,别突破道德底线就行了,那你做事你心里得的东西就总在这个范围里,不出这个范围,真理与你总也无关。你做事、说话总与真理无关,那你还能得着真理吗?那就很难得着真理。

你看过去,古代那时候,一般总念《道德经》《论语》《三字经》的那些个书生,教书先生,秀才啊,举人呀,成天脑袋一晃,“之乎者也”的就这些,大坏事不干,小坏事不断,一辈子也没干出什么正义的事业来,前怕狼后怕虎,自己心里还美滋滋、沾沾自喜,总标榜自己是好人,动不动就“孔子曰”这个那个,然后儒家、道教怎么怎么说,总这一套,摇头尾巴晃的。一辈子也没干成个事,一辈子也没活明白,一辈子就凭着那个三字经啊,自己读的那点儿圣贤书做人,什么也没明白,什么也没得着,活得稀里糊涂,做得稀里糊涂,自己心里还沾沾自喜,觉着自己有了,得着了,“别人都不如我”。外邦人有个词叫什么来着?自命什么?(自命清高。)自命清高,别活在这样的情形里。说我这个人有良心,善良,仁义,理解人,对人都有好心,特别愿意照顾人,特别愿意体贴人,这些是不是真理呀?(不是。)总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衡量别人,来标榜自己,这叫什么人?这就叫自命清高。总觉得自己有了,“我是大善人,我是心地善良的人,我是好人,我这人可有良心了,人家朋友曾经帮过我一次,我记人一辈子,那古语不是说得好嘛,‘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就得做到这个,我就用这个衡量自己”,这叫追求真理吗?还有人说“为朋友得两肋插刀啊,你看关公讲义气,桃园三结义,多么古典的义气故事,咱也得做那样的人哪”,教育自己,也教育别人,觉得“我这人就做这类人,我就是一直那么活着的,我信神我更得守住那些”,这是不是糊涂虫啊?总满足于这些,你怎么也得不着真理。这些东西不是真理!什么圣贤书啊,道德经啊,这些哪是真理啊?这些都是谬话、撒但逻辑、中庸之道,这些都是撒但毒素。你把这些东西奉为真理,那你还是信神的人吗?你信着神,你天天听着真理,然后你还用这些道德,所谓道德经的东西来作为实行原则,来作为自己行事、做人的目标、方向,那你什么时候能得着真理?这是不是刚硬啊?(是。)我就看见不少人都是这么个东西,一看都直上火呀!上什么火呢?怎么干听不明白呢?这不是动物嘛!干听不明白。他怎么听真理,怎么听道,听完之后自己还认为什么呢?还是那一句话,“‘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到什么时候义气不能变啊,到什么时候人得有良心,得讲良心,不能丧良心哪!”说:“你信神就得着这些啊?你还有没有点儿别的?还明没明白点儿别的?”没了。让他讲道就这些道,上不上火?你说总讲道那个人,听这个听道的人总讲这些,把他所讲的真理的道用这些道德经来解释,来传扬,听着能不上火吗?恶不恶心哪?(恶心。)还有的人,人家说“你尽本分得有忠心哪,得明白许多真理,达到对神有忠心”,最后他用一句话解释,怎么解释呢?“就是啊!那不是常讲嘛,‘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人家用一句这样的话给你解释,说:“你这个真理啊,就这个意思,我明白了。”这是不是明白真理呀?(不是。)这是什么呀?你说,说这话的人是不是通灵啊?(不通灵。)他这个解释是明白真理了,还是不明白真理?(不明白。)为什么说不明白呢?(他是用撒但逻辑去解释真理。)

人世间有些谚语或者说法,它是人活着总结出的一些活法或者作法,或者就是自我保护的一些撒但逻辑、处世哲学,这里面是鬼道啊,它不是真理。人总拿这些处世哲学、鬼道、撒但的毒素来与真理结合,你怎么品它都有点恶心的意味,是吧?这样的人就不明白真理。你们想想还有哪些?平时你们是不是也有不少?人活四五十年那就不少,活二三十年也有一些,自懂事开始就有一些,就开始有道了。那道是什么道啊?(鬼道。)鬼道道,是吧?什么事不能漏,不能跟别人漏。还有的人说什么来着?到哪儿别乱说话。这里有一个名词,说“到哪儿光做收音机,别做喇叭”,听没听过这话?为什么做收音机呢?(多听少说。)多听少说是什么目的呀?这是不是有鬼道道啊?(是。)什么鬼道道?(不暴露自己,然后也不得罪别人。)这就叫鬼道,这就叫撒但的哲学。“别乱说话,别轻易暴露自己的弱点、长处让别人把自己的实底摸去了”,就这个意思,“你总听,观察,看,周围哪些人谁跟谁是一伙的,谁厉害,谁有什么特长,谁能当大官,就靠近这样的人”,这就是收音机。别做广播喇叭呢?“你总乱说,说得人家都看透你了,就该欺负你了。”是不是这么回事?有一个人,他爹就总告诉他:“你出去得做收音机呀!”从小就告诉他,这告诉来告诉去怎么样?这人总也不说话。人说:“你怎么不说话呢?”“没话,从小就习惯了,不怎么爱说话,性格内向”,不说,不说实话。人说:“今天发生这事你怎么看哪?打算怎么处理呀?”“看看吧,看看。”其实他有想法,不说,就是不做喇叭,他把这话守得可死了,这个原则掌握得可好了,什么情况下都只做收音机,不做广播喇叭。就一种情况下就突破这句话了,到哪儿了?一进监狱里,人一揍,一用刑,全招了,什么都招了,再也不做收音机了,光做广播喇叭了,受不了刑吧?他总诡诈,什么真理他也不实行,他不做诚实人,不实行真理,他就得不着真理;得不着真理,他是诡诈人,圣灵不作工;圣灵不作工,交给撒但那是分分钟的事。一交给撒但,一揍,他本身不真信,他没得着真理,他没什么真实的信心,还经得住用酷刑?就稍微一打、一吓唬就尿裤子了,这不就完了吗?被显明了,归宿没了,信神的生涯到此为止,结束了。谁让你做收音机,谁让你不做广播喇叭!

其实做什么都无所谓,真理怎么说的,神话怎么说的,神话要求人怎么要求的?神话要求人做广播喇叭,还是做收音机呀?(都不是。)(要求人做诚实人。)那哪个是真理呀?(做诚实人。)那收音机和广播喇叭哪个是真理?(都不是真理。)哪个都不是,那个不是真理。做收音机那是谬话,做广播喇叭那也是谬话,那都是鬼话,那不是真理。什么是真理?(做诚实人。)做诚实人那是真理。你做收音机总不吱声你就有真理了?你一肚子鬼道道你就有真理了?“我不吱声,你也不能说我撒谎,那我就是诚实人了”,这话对不对?(不对。)那我好说话,我什么都说,但是我这话里尽道道,是不是诚实人?(不是。)有的人性格可外向了,可会说了,刚开始相处给人的印象是“这人可敞开了,什么都说,无话不说呀,什么都漏,自己心里怎么想的,怎么信神的,家里几口人,挣多少钱,干过什么坏事,什么都说”,但是就有一样,行事诡秘,内心深处的真实情形谁也不知道。这广播喇叭怎么样?(诡诈。)这就是诡诈的东西。所以说你做广播喇叭有用吗?那就没用了,广播喇叭也没用,做广播喇叭你也不见得就是诚实人。他就认为什么呢?“你说不让我做收音机,那我做广播喇叭。我做广播喇叭,我不就是诚实人了吗?这不就合真理了吗?”这是不是谬妄啊?太谬妄!这样的人你说是不是带点鬼性啊?(是。)带点鬼性的人是什么性情?(撒但的性情。)统称撒但性情。撒但性情的哪一方面哪?(诡诈。)邪恶!你们说诡诈那是轻的,邪恶呀!你讲多少正道、真道、真理,他都用这些邪恶的道、说法来解释,来替补,来代替,这就是邪恶呀!“邪恶”这是名词,土话叫什么?“邪性”“邪门”,是吧?这叫邪门呀!

什么叫真理?明没明白点儿?首先肯定处世哲学不是真理,名人伟人的座右铭呢,是不是真理?(不是。)《道德经》里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理?还有那些所谓人性里正面的,人都公认的好的行为、作法还有指导人思想的那些东西、那些理论是不是真理?(不是。)那你们举个例子吧,你们有没有例子?(人的好心、热心,助人为乐。)助人为乐,这是不是真理?(不是。)助人为乐这是好事啊,有热心肠的最起码人心地善良,能可怜人哪,这怎么就不是真理了呢?(没有原则。)没有原则,是烂好人,是吧?你们说孝顺父母这是不是真理啊?(不是。)孝顺父母这个事是对,是正面事物,但为什么说不是真理呢?(也是没有原则,那就要看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了。)这就涉及到点儿真理了。父母如果是信的人,对你好,你孝不孝顺他?(孝顺。)怎么孝顺哪?跟弟兄姊妹区分对待,当父母敬着,唯命是从,说父母老了,跟前没有儿女,你要尽本分一走走好几年,父母万一死在家里怎么办哪?也没人送终啊。得孝顺父母啊,你不能出去,得守住这个原则,这就是真理,对不对?(不对。)这时候怎么办哪?这就根据情况,你在家附近,能照顾,父母信或者不信也不反对,你尽儿女的责任,端个茶倒个水啦,有病床前伺候伺候啦,父母有什么难心事宽慰宽慰,以你这个年龄段能明白的成人的思想宽慰宽慰他们,如果自己有经济条件,给他们适当地买点补品、营养品。但是如果尽本分一忙,他们没人管,还都信,那你怎么办哪?这个时候你实行什么呀?你该怎么选择呀?这个时候你该实行的真理是什么?既然孝顺父母不是真理,它就是一个人的责任、义务,这时候你的义务与你的本分打架,你怎么办?(以本分为主。)(把本分放到第一位。)哎,义务不是本分,尽本分这是实行真理,明白吗?尽义务那不是真理,怎么说不是真理呢?就是你要是有条件,你有这个责任,有这个义务,你应该做这个事,但是现在环境不行了,没这个环境,“没这个环境我该怎么做呢?我就得尽本分去,那是我该实行的真理,这个不是该实行的。”说现在没有本分,“没有本分,我也不在外地工作,在他们跟前,那就得想办法照顾他们,尽自己所能让他们生活得好点儿,少受点苦。”那还得根据父母是什么人呢,如果父母人不怎么样,总拖累你信神,总拖累你尽本分,拦阻你信神,你该怎么办哪?你该实行的真理是什么呀?(弃绝。)这个时候就得弃绝了,你的义务尽完了,他们不信,你没有任何的义务管他们。他们要是信,是一家人,是父母;要是不信,那就是两路人、两种人。他信奉撒但,他供奉撒但,他走的是撒但的道路,走的是敬拜撒但的道路,跟你信神那是两种路途,那是两类人,那绝对是仇敌呀,不是一家人了,不是一家人了你就没有那个义务照顾他们了。有条件,根据情况;走两条路,那就彻底断绝了。哪个是真理?尽本分这是真理。尽本分尽的是什么本分哪?那可不是说简单地尽尽义务,做做自己该做的,那是尽一个在天地中间活着的受造之物的本分哪!这是你的义务,这是你的责任,这个责任是真正的责任,那是在造物主跟前尽你的责任、义务。那尽这个本分跟你孝顺父母的“孝”比起来哪个是真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个是天职,这个是真理。孝顺父母,“孝顺”那不是在实行真理,你孝顺人,孝顺一个在肉体中活着的撒但,那不是在实行真理,这个明白了,是吧?(明白了。)

这么唠唠,说说,这些事你们能区分开,自己会区分,就知道什么是真理、什么不是真理。还有哪些?你们自己再琢磨琢磨。(外邦人说的正能量那些东西。)正能量怎么了?(那也是反面事物。)也是反面事物啊?怎么发现的?(现在看到社会上经常会说到正能量那些,其实他们做的都是外表的一些好事,他们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却没有说,也没有表露出来,维护的都是自己的名利。)外邦人说的那些话多数都是谬话,是吧?正能量,正气,这个词是在什么背景下出来的?产生这个词汇有一个背景。社会上出现一些说法、奇谈怪论或者是一种流语有一个背景,你们知不知道在什么背景下产生了这样的流语呢?(社会的不良风气或者反面事物太多了,就是他们所认为的那种反面事物,比方说老太太摔倒在地上没人扶这类的,这种风气不好,所以他们就说要发挥正能量,要多做这些好事,尽这些义务,做维护道德的一些事情。)在社会上,在一个国家,那个邪恶的风气用教育的方式或者用传统理论刹不住了,制止不住了,他认为制止不住了,他认为没法阻止了,教育家或者是这些儒家、道教各界人士共同出来制止或者是想办法,已经不能够足以达到限制这股邪恶的风气、潮流,他们觉得这个社会世风日下,没有更好的办法来阻止了,他们就想办法,就做一些节目,或者是找出一些所谓的道德名人哪,教育家呀,找这些人出来呼吁。或者是国家也想办法,找出一些什么劳动模范哪,道德模范哪,甚至有一些农村几代同堂的人家那个模范儿媳妇啊,还有军队里那个模范军人哪,把那一类人推出来,说这些人做点好事属于正能量。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你说他们所说那个正能量是什么意思?外邦人所说的正气,或者是一种好的行为,这些东西称为正能量。其实这个正能量在社会上能起作用吗?起不了多大作用。能解决这个邪恶潮流与邪恶潮流的泛滥吗?能解决这个趋势吗?(不能。)解决不了。把社会上个别的做点好事的人,个别的有点好心的人,或者是能做点表面文章的这些人拿出来作为模范,作为正能量的模范、典范去影响、带动别人,这能改变什么?什么也改变不了。你们说为什么改变不了?按他说的那个词“正能量”,你一听这个词它挺有力度,那为什么就改变不了任何问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呢?就连小孩子成天沉迷于网络这个事它都改变不了,解决不了。还有现在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那个紧张啊,邻里之间互相不来往,对门住了二十年,对方姓什么、叫什么、在哪儿上班从来不知道。说对门那家人都死了好几天了,臭味都散发出来了才发现,啊,那家还住着人呢!邻里关系紧张,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张,人没有真正的朋友,家人关系紧张,儿女跟父母关系紧张。婆媳关系紧张历来都是这样,这是很正常的人性最真实的那一面。现在社会上这些关系弄得这么紧张是因为什么呀?现在的人变坏了,没有正能量的人才这样,才这么紧张吗?难道不倡导这个正能量之前,旧社会那时候人的关系不紧张,人就都好吗?什么时候的人好,什么时候的人不好啊?能不能看清楚?你看那时候,假如说一个村里或者一个族里有一个族长,这个族长就主持这一个族的事,谁家大事小情啊,生孩子呀,打架啊,或者谁家吃喜啊,什么乱七八糟这些事,红白喜事都有一个人来主持,显得一个大家族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有和谐,有温暖。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上就很少了,也有,但很少了。就拿城市来说,那时候城市里人与人之间也有朋友,也有比较贴己的人,人还讲个义气,讲个关系。现在呢?(现在都是陌生人。)那时候邻居之间,对门一来往,你给我一盆菜,我给你一筐萝卜,来往得关系挺好,没过两年打了一架,谁跟谁也不来往。现在呢,也不互相送东西了,不你来我往、礼尚往来了,没有这些了,但是也不打架了。说对门那家住多少年了,不认识,两口子打架都撕破头了,对门那家听着了,谁也不吱声,门都不出。说扒“猫眼”看看,连那个心思都没有,“懒得看,愿死愿活,与我无关。”怎么回事?现在的人活得明白,还是那时候人活得明白?现在的人坏,还是那时候的人坏?(现在的人坏。)根据什么衡量呢?如果按你们说的现在的人坏,那就是这么个观点,说现在的人哪,冷酷,没有亲情,没有真正的朋友,因为也没有人说义气呀,良心哪,人总说“良心值多少钱!”人都丧良心了,“什么良心,挣钱是第一的!”卖东西缺斤少两,没有人说,正常,挣黑心钱,正常,人也不说这是事,所以说现在人坏透了。那时候的人呢,古时候的人呢,卖东西有个原则,“货不二价,童叟无欺”,说你看那时候的商人多好啊,不欺骗人,现在的商人多坏呀,还童叟无欺呢,没有不欺的,都欺,谁都骗,谁都坑,连他爹娘都能坑,过去人做事还有个标准,那时候的人比现在的人好多了。这个“好”是针对什么说的?其实就是根据良心还有活出的行为,是吧?你如果按这个衡量的话,那时候的人是比现在的人好,朴实,守铺,还懂得良心,还有个标准,做人还有个底线,最起码不做丧良心的事,不做让人戳脊梁骨的事,不做留骂名的事。现在的人不管那个,挣钱就行,把脸往裤裆一塞,“管他人说什么呢,挣钱就行,出名就行”,是这个观点,所以说现在的人坏透了。那现在的人坏透了是从哪儿发展过来的呢?是现在人才冒出来的啊?现在的人从哪儿变过来的?是直接从地缝里冒出来的啊?不是从那个时候发展过来的?不就是一代一代的从古时候繁衍到现在的吗?人的DNA也没有变,长相也没有变,个头比古代时候高点儿,人现在生活好,吃得胖点儿,多数人胖,多数人肥,另外现在人学的东西复杂一些,舞蹈,音乐,画画,电脑技术,各种技术,学的各方面技术比过去的人多,数理化,天文地理,人个个都会用电脑,甚至不少人都能驾车、驾飞机、驾火车、驾轮船,本事比古代人大了。本事不是人的本性,不代表人的本性啊!那如果从这个方面来看的话,现在的人是比以前的人坏了,因为人能耐大了,人也有狂妄的资本了,是吧?那这个事说得到底准不准呢?怎么衡量说法是准确的、合乎真理的?

有些事交通,唠,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咱们这么论证这个事。你看那些古代历史剧,无论是朝廷的还是江湖的,还是老百姓人家,不管这个片子剧情的主线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也好,还是权力的斗争也好,还是江湖的争斗也好,总之整个剧情充满了什么?暴露了一个什么事?(勾心斗角。)就是不管是演老百姓人家、小户人家的事,还是演江湖的事,再大到朝廷的事,整个剧情的内容充满了争斗,这就是人性,人性真实的那一面,充满了争斗。你看一部朝廷争斗的片子,你就是看上一集脑袋都累得够呛。别说你在里面斗了,你就看上一集,一集也就是三四十分钟,一集看下来了累得你都睡不着觉,那得斗成什么样啊!也可能这一集你没看到刀光血影,但是他那个脑袋、心思动得,那累得呀,看的人也累,可能演的人也挺累,这就是人性。人为了权力,为了自己的欲望,人的本性暴露得淋漓尽致,活灵活现,一丁点儿都不保留。也可能咱们在每一部片子里或者每一集里看的内容仅仅是冰山一角,无论是朝廷、江湖还是普通人家,你所看到的这些东西那都是一个时期发生的吗?还是说地球上的一个地方风水不好,污鬼群居,人闹得厉害?怎么回事?还是说这一部分人基因不好,可能是斗狗或者斗牛之类托生的,就好斗,人性就这样?(不是。)那这个争斗怎么来的?为了一个大的权力,好比说争夺一个君王、一个宰相、地盘还有统治的权力,他能大斗;为了争夺江湖的一个武林霸主、盟主,他能中斗;老百姓家呢,为了一句话,为了一点小小的事,或者为了分家的一点小事,那点蝇头小利,打得头破血流的,日子不过了,兄弟姐妹在一起打,撕扯,拽头发的,拧脖子的,踢屁股的,还有把父母气死的。怎么回事啊?从这些事、从这些现象当中看到了什么?虽然说不是所有的人都经历过政治权力的争斗还有江湖的争斗,或者是家庭的这些利益的争斗,可能不是每一个人都争斗,都看到或者经历这些事,但是你从整个人类历史发展的这些缩影来看,从历史事实来看。现在每一个人都看过一些片子吧?大多数这类片子都大同小异。为什么大同小异呢?因为人类的本性始终没有变,人类的本性只要不变,只要活在撒但权下,活在这个地球上,他所演绎出来的生活的每一个时期每一个片段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实质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争斗的目标、原因、根源都是一样的,手段都是出于一个根源、源头。争斗的目标都是为了什么?(利益,名利。)为了权,为了利,总之是为了利益。那手段的来源是什么?手段的来源是来源于哪儿啊?争斗的方式是什么?是不是人的本性?(是。)人的本性。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斗,害,互相坑,互相骗,互相诈,坑蒙拐骗全用上,无论大的政治斗争,还是个人平常老百姓小户人家的争斗,都是为了利,这就是人性的本来面目,人类的本相。那个时候环境好的时候,人烟少的时候,人都能这么斗,那现在的人多多呀,都相当于那时候的几倍了,人还能不斗?就是一个小单位就三四个人,一个老板,一个经理,一个主任,一个打杂的职工,他们几个还斗呢!他们几个斗什么呀?那个经理想争当老板,那个主任想当经理,那个职员呢,想当主任,就这么回事,争,斗。然后那个老板就不想让经理得着这个老板的位置,那个经理呢,就不想让主任超过他,那个主任就总想管着底下小职员,还想管更多,就争,就斗。这一争,争来争去剧情是不是就多了?也可能这部片子的内容是张三李四,下一部片子呢,就是王五赵六,人名不一样了,时期不一样了,手段不一样了。过去古代是在衙门里,是在江湖里,现在在哪儿?(政府。)现在在政府。还有在哪儿?(单位。)(职场。)在职场,在各个大小公司。上万人、上几十万人大的公司,在争斗,小的公司就两个人,一个老板,一个副老板,还是两口子,都在争,都在斗。

有一个假象说现在的人比那时候的人坏多了,缺德多了,有这么个假象人就认为什么呢?现在的人坏啊,比那时候的人坏呀,坏透腔了。因为什么呢?因为你看现在人跟人之间没有亲情,没有情,没有情义,邻居住对门不来往,比以前冷酷了,人与人之间不打交道了。这事也有个原因,有个背景产生这么个现象。什么背景呢?社会上资讯发达了,信息流通了,人能接收到多方面信息,国外的,地球上的,月球上的,还有各大城市的,各类人的,信息的来源多元了,电脑上,电视上,报纸上,收音机里,杂志上,各方面都能接收到这些信息,甚至有好多人能出国了。出国都到哪儿?到欧洲,到新马泰旅游旅游。有的人上南极、上北极看看,兜一圈冻回来了。还有的到哪儿?还有的出地球了呢!这就意味着什么呢?人的眼界开阔了。人的眼界开阔了,大脑思维随之就什么样了呢?也开阔了。人能接收到各种信息,能见识到各种环境,接触到各种人、各种事物,这样人的见识就长了,见闻增多了,所以说随之而来人的阅历也变了,也不一样了。人的阅历一不一样,人的见识一长,给人带来一种活法,什么活法你们知不知道?你看一般没见过火车的“屯老二”,第一次见火车,一瞅,“哎呀,怎么开得那么快呢?还这么长,拉多少人哪?这怎么像蛇一样呢?”他站那儿得看半天。第一天得看半天,第二天呢,看两三个小时。第三天呢,再瞅瞅,就不怎么看了。第四天呢,听着火车声也比较熟悉了。时间再长了,人家说:“去看火车。”“有什么好看的,那不就是火车吗?”人家说:“火车可好了!”“那怎么好啊?我看多少天也不就那回事吗?”还稀罕火车吗?(不稀罕了。)为什么不稀罕了?(司空见惯了。)哎,见识惯了。你看农村人刚到北京的时候,就站那儿傻看,“哎呀!这个人长这样!那个人长得那样!你看那个人头发还是黄的!你看那个人鼻子是红的!你看那个人戴个眼镜没镜片!”看什么都稀罕,眼珠总直。在北京呆上一两年还这么看吗?他也不用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每天匆匆忙忙的。人家匆匆忙忙地走,你也匆匆忙忙地走,谁也不看谁,谁也不顾谁,谁也不管谁,人就显得冷漠了,是吧?这是怎么决定的?这叫见识,见识决定的。你有见识了你就看什么也不稀罕,看什么也不好奇了,好奇心得到解决了,这叫见识。你说现在的人有见识了,说话唠嗑有见地,有思想,有独立的思想,有独立的想法,跟一般人说话不会呛呛起来了,但是一涉及到利益的时候呢?眼睛照样立起来,本性又露出来了,是吧?人有见识,外表显得有一些不同,或者是冷淡,或者是对旁人的事不大干涉,不大伸手,没那么多好心,不代表人就比以前坏了。为什么呢?人在人群里好管闲事,好施好心,出些事,吃些亏,人就长见识了。或者是看到一些事例,或者你做了好事,好比说扶一个大妈,扶完之后讹上你了,一讹,讹得你倾家荡产,你还扶第二个吗?你肯定不敢了。为什么呢?你的好心没得到好报,遭报了,你就再也不敢施第二次好心了,你就收回去了。那你那个好心在不在了?还在。在哪儿呢?藏着呢,你不敢用。因为什么呢?总有人讹你,你就不敢用了,是吧?(是。)那么说,现在的人比以前坏吗?这个问题怎么看哪?(一样的。)为什么说是一样的呢?(本性是一样的。)(撒但败坏性情是一样的。)人类发展到现在是同一个人类,也是同一个撒但,环境逐渐地变,发展到现在人会用电脑,坐上飞机,都戴上眼镜了,但是外表的环境变化不代表人的本性有所变化,或者是本性改进,或者是本性加坏,它不代表就是这个。从哪儿看不代表这个呢?有些人说了,你看过去的人为利益总争,总斗,过去的人是武斗,一说就打,动手,多野蛮哪!现在人不那么斗了,现在是文明社会,人家都不那么斗,人家用嘴斗,背后打小报告,用文明的方式斗,斗完之后,对方还不知道,不知道仇人是谁,然后自己还得利,你看这社会多和谐呀!文明社会产生和谐的人群,这多好啊!现在的人呢,斗的本性没有变,方式、手段也可能变化一些,但是斗的本性、出发点丝毫没变,本性、根源还是一个,而且斗的目的也是一个,没变,一点也没变。说过去的人好,好在哪儿?他有一些传统文化约束着。好比说儿女或者儿媳妇,如果不养老的话,那村子里或者族里人都骂呀,戳脊梁骨啊,没人跟他来往,有一个后果,他就不敢冲破这个。现在的人呢,不用负担这个后果,所以现在人不用顾忌这个,可以不孝顺父母,可以不养老。不是说因为国家现在管了,人不用养老了,而是因为什么?现在人因为都不顾及这个脸面了,他不用顾忌,所以说你也不用顾忌,你就理所当然的可以不用养老,这难道是人变坏了吗?不是,是吧?是过去人家都那么做,你不做人家骂,你经不起那个骂,或者是还有一些更大的后果,你就得那么受着,其实不是你自愿的,也不是你真有那个孝心,是吧!现在人呢,都不养老,都不孝顺父母,那人就随这个风了,人这样做就变得理所当然了。所以说,你怎么看?人类发展到今天,无论人现在生活的质量有多高,人现在掌握的知识文化有多少,人现在的见识有多广,人的本性一直没有变,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的本性、人的天性暴露得越来越露骨了,不加收敛了,不加约束了。所以说,再有人说“现在的人比以前的人坏了”,这话你听了怎么对待呀?(一样的,就是表现的方式不一样。)现在的人见识多了,油了。过去人总圈在一个地方,不许乱走,人不是走南闯北的,他没那么多见识。没那么多见识,人看着傻一些。傻,人就认为老实。他傻其实是他还没学来,没看透事呢,没见识东西,他到哪儿眼黑或者陌生,他就不大敢干。不大敢干不等于他不能干,也不等于他没那个本性,是吧?(是。)就这么回事。

那你说现在这个社会有没有做好事的?(也有,就是少了。)哎,也有。那也有,你还能说是这个人好,这是“大熊猫”级的,他还没变坏,能这么说吗?(不能。)那他在真空里活着呢?他做那点好事是什么?那仅仅是个好行为、好心。你一说信神的事,信神做好人、敬拜神,你看他什么反应?一说信神,人家说“信神中国政府迫害呀,政府不让,不允许呀”,你看他什么态度?一说信神政府不让,他就拿你当仇敌,该耻笑你了。这就是能做好人的人,能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人,就这样对待信神的。这是好人吗?你说“我到你家躲一会儿”,他就报警去了,把你交给“110”,交给政府,这就是“好人”。他能把一个出车祸的人送到医院抢救,却能把一个好端端的人送到恶魔手里,让它糟蹋,让它迫害致死,哪个是他的真相?(后者。)后者才是他的本性呢!救你的也是他,那置你于死地的还是他。人的本性,这个撒但的本性,只要有一天不脱去,人就能作恶,就能抵挡神,只要你能抵挡神,你就不是什么好人。这话对不对?(对。)那你们说这话对在哪儿?(他行的不是真理,人再认为是好的作法、好的行为,从他的本性上来论都是跟神相敌对的。)跟神相敌对的,这话是对,那怎么解释这话呢?怎么说跟神相敌对的就不是好人呢?(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象征,但是人的这些东西都是反面的。)理论上是这么回事,这话是对的。人不管多好,多敬虔,外表多么能助人为乐、与人为善,但是一听正面事物,反感,不喜欢,一听真理,接受不了,厌烦,这是什么人哪?这就不是好人。与正面事物、与真理为敌的人那是什么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坏人。)这都不是好人,笼统地说可以这么说,一概而论可以这么说,当然这里有很多细节。一举例子你就明白了为什么这话是真理。好比说你尽本分,因为信神你要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你离家了,离家了这就代表什么呢?在外邦人来看,“这小子自私自利呀,就顾自己信神,不管父母。父母把他养那么大,他没良心啊,忘本哪,他不孝顺父母。父母把他养活这么大,他一天也没养活过父母。”他这么看,是吧?在外邦人好人、正经人眼里就这么看,他就这个观点。说:“这小子没良心,不给父母养老,不孝顺父母,父母死活、有病什么的,不管,他就信他的神,信神还给父母带来环境,带来政府的搜查,带来影响,政府总上他家找去,骚扰他父母。你看看,不但没孝顺上父母,还给父母带来这么多祸事,这小子不孝啊!”这些话有没有一句是真理啊?(没有。)但是所有这些话在外邦人的眼中是不是都是对的?(是。)因为你不走正道,你父母把你培养这么大了,你也没养老,没给他们尽孝,还给他们惹祸,让他们为你着急、担心,让他们为你操心,操尽了心,最后你还跑了,把这祸留给父母了,你这东西不孝啊!外邦人,成人还有未成年的,他也可能都有这想法,不管这想法成不成熟,都有这想法。在外邦人中间看,他们这么看是最正当的,也是最合情合理的,而且是合乎纲常伦理,人家这么讲是符合“人”这一撇一捺做人这个标准的。无论这个标准里包含多少内容,怎么孝敬啊,怎么送终啊,怎么养老啊,还报父母多少啊,这个标准在人那儿看那就是正面事物,就是正能量,就是对的,在谁那儿看这都是无可谴责的、对的。在外邦人中间,人认为的一撇一捺这个字活着的标准就是刚才说的这些,你得做到这些你在人心中才是合格的好人。那在你信神之前,你是不是也这么认为啊?在你不明白真理之前,你是不是也这么肯定地认为这么做人是好人?而且你也用这些东西来衡量自己,约束自己,要求自己做这样的人,是吧?如果你想做一个好人的话,你做人其中肯定要包括这一项,怎么怎么孝顺父母,怎么怎么让父母少操心,给父母增光,给父母争气,光宗耀祖。这些在你心里是一个做人的标准,也是一个做人的方向,是吧!但是当你听完神的话,听完神的道之后,你的观点就开始转变了。怎么转变呢?你就琢磨琢磨,“那样做人好像也对,但是呢,神要求的不是那样做人,神要求的是这样做人。”听来听去,你明白了,得撇下一切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在你还没完全定准尽受造之物本分这一条、这句话是真理的前提下,你一边认为自己应该孝顺父母,一边认为自己应该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样拉锯的同时,你不断地被神的话浇灌、牧养,逐渐地,你接受“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句话作为你的主导。那到如今呢,有些人心里就彻底放下原来那个做人的标准了,是吧?(是。)当你完全放下那个做人标准的时候,你现在心里怎么认为呢?你还认为那个做人的标准是真理吗?(不认为了。)哎,你不认为了。那现在,你的朋友啊,或者你的亲人哪,你的亲属啊,他们再指责你的时候,说“这小子不孝顺啊,忤逆,让他父母操心,给他父母惹祸,父母把他养活这么大,他不省心,捅这么大娄子。除了不孝顺父母,还让父母操尽了心,操碎了心,这小子不是个东西,不是好东西”,那在他们眼里你还是好人吗?你不是好东西,那你肯定不是好人。如果当时你自己确认这话是你做人的原则标准,那你听到这话的时候你心难不难受?(难受,特别难受。)为什么难受啊?(觉得做错了。)良心受谴责,良心在里面起作用了。没有真理的时候良心起作用,那这时候良心给你起的作用是对的还是错的?(错的。)这时候良心给你衡量的其实是错的,但是你没明白真理你不知道这是错的,你就认为那个对,别人一说,自己可理亏了,良心可受控告了,觉得“以后可得好好的,得弥补,得听话呀,得光宗耀祖,给父母争气啊,让我妈少操心,让我爸看着我以后是好样的”,是不是?(是。)那现在那个想法怎么就没了呢?难道是你变坏了吗?你的心变刚硬了吗?(不是。)为什么?你既然没有变坏,那为什么他们说完之后你的心就对那个事不当回事了呢?没觉得难受,现在没良心了?(不是。)那是怎么回事啊?(有了一个衡量的标准,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对的了。)你看外邦人有那么一句话,上海人好说“良心坏了!这个人良心大大地坏了!”他们说良心坏了,其实你的良心没有变,你还是你这个人,你的性格啊,你个人的喜好啊,你的良心标准、道德标准其实没有变,良心还是你的良心,那为什么别人说完那些话你就无动于衷呢?你不难过,你不觉着受责备,是不是?(是。)这是个挺大的转变。为什么你能变成这样呢?(明白一些真理了,能分辨出他们说的都是谬论。)外邦人给咱们造谣,人家说什么?人家说:“这些人信神以后可冷酷了,没有亲情,不照顾家,可冷酷了,变得跟冷血动物似的。”外表看好像是这回事,但是事实上有一个实质的问题不是这回事。难道真的是信了神之后真理把这些人改变得冷酷无情了吗?(不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什么是对的了。)(能分辨善恶了。)(人的看事观点不一样了。)这是达到的果效。那怎么在你身上就达到这个果效呢?看事观点不一样了。什么让你的看事观点改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你看社会上有一些不法分子,总犯罪,总不走正道,尽搞一些投机倒把的事,动不动就被警察抓去了,他妈哭得呀,“这唯一的儿子又进去了,我孩子受苦了。”出来之后,他妈说:“儿子啊,你好好的啊,你听妈的话,妈给你垫点儿本钱,好好地、老老实实地做个小买卖,以后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再生个孙子。妈还年轻,妈给你看着孩子。你好好过日子,听妈的话,给妈省点儿心,让妈也过两天安生日子。”他一听,也对,是,自己也不做好人,总让妈跟着操心,把爹都气死了,这怎么办呢?得好好的。他妈给垫了点儿本钱做个生意。生意没做两年,一有人勾搭又干坏事了,干坏事没有不漏的呀,又被人抓去了。抓去之后把他妈气得,“这个不省心的东西,又做坏事了,怎么说也不听。哎呀,真是命不好啊!怎么总跟他操心,生这么个东西!没办法,等着吧!”几年之后出来了。出来之后呢,这人又不走正道,这次不走正道没被抓去,逃了。这一逃,人家说:“你逃你得偷渡到海外去,国内通缉你,抓你,你在国内呆不了,你得跑啊,跑远点儿就有活路了。”这一要离开母国了,心难受啊!为什么难受啊?看不着妈了,是吧?临走前也哭啊,为什么哭呢?难受啊!难受什么呢?说:“我妈呀,可心疼我了,把我养活这么大,我也没让她过一天安生日子,尽让她操心,尽给她惹祸了。你看从监里出来,然后又进去,现在又出事,这是她不知道,要是知道了还得生气,还得受不少苦。我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这一辈子看来是孝敬不了老娘了,没有机会了。”自己就嚎啕大哭,找个没人的地方“嗷嗷嗷”哭一顿。没办法,走这道了,还得走啊!你看,流氓、歹徒他也有个良心,也知道自己不走正道,惹他妈伤心了。他是不是心里也知道?(是。)你看这类人他虽然干坏事,是“滚刀肉”“老油条”,干坏事的时候不由自己,总干,干了一次又一次,吃多少亏他还干,他妈劝也不听,他真要走到这个份上,他也知道惹父母伤心了,让父母操心不是好事,也知道孝顺父母这是对的,他也有个良心标准,就说这类人他还有呢!这类人也有这样的良心感觉、良心知觉,那你说正常人是不是一般都有啊,都懂这个?(是。)都懂,这是人的本能,人有心就有良心知觉,都是本能,都知道。但是你说败坏的人都能这么想,都有这个意识,难道这个就是对的吗?难道这个就是正面的吗?(不是。)现在你信神你明白了真理,到现在你知道了。为什么到现在人家再责备你的时候,你的良心无动于衷,这事不能给你造成任何的影响,不能造成任何的困扰,别人谁爱怎么说怎么说去,你心里不难受?这是什么观点?人变到这个程度,人有现在这样的心境是怎么得来的?怎么达到的?(临到一些情感上的环境,举个例子,临到家里人给写信了,第一次写信的时候我心里就会很担心家里爸爸妈妈怎么样,弟兄姊妹给我交通,我再去吃喝关于情感方面的神话,然后就好一些。但是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就借着这样不断地在神话里面进深,好像就能够对情感有一些认识了,有一些分辨了。就这样慢慢地经历,真正地往神话里去进入,对自己有一个要求,能够根据神话去扭转自己的看事观点,在情感上自己的观点就会有一些转变了。)挺好。总之,不管怎么说,那是真理让人的观点改变了,使人里面对人事物的看法与作法的观点与以前不一样了,是吧?(是。)

以前人总琢磨人应该怎么做,良心怎么衡量这事,总得过良心这一关,总怕人言可畏,怕人笑话,怕名声不好,怕人骂“这不是好东西”,怕人骂“这小子丧良心”,总怕骂这个话,所以就得勉强地做一些事。现在呢,现在怎么衡量呢?(现在用真理原则来衡量。)以前那么衡量,用那些东西来衡量的时候,人活着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好比说,从小父母就一个劲地灌输你,“孩子,长大了给妈争光啊,给妈争气啊,得给你们老张家(老李家)光大门楣呀!”这话对你来说是一种什么?是一种督促还是一种约束?(约束。)(是一个包袱。)更甚至这话对你是一种正面的影响还是反面的控制啊?(反面的控制。)那其实是一种控制,他用一种对的理论、对的说法、人看为好的一种活法给你个目标,让你朝着那个目标去活,然后你就失去自由了。为什么你会失去自由,你会被它控制呢?因为人都认为光宗耀祖这是好事,这是正道,你如果不这么想,你如果不朝这个方向努力的话,那你就是个笨蛋,你是个废物,你就是窝囊废,你就没出息;你没出息,你不能光宗耀祖,让祖坟冒青烟,那你就是个混蛋,就是个窝囊废,人就瞧不起你。你为了这些你自己得使劲,“多读书,好好听话,多学能耐,以后人就不欺负我,得给我们祖上增光。”你为了这个所做的一切,无形中是不是一种枷锁在捆绑着你?因为是父母说的,因为父母是为了你好,父母为了你以后能过上好日子,给家里增光,所以说你理所当然地就被推上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这些东西无形中对你来说不但是一种小小的困扰,也是一种枷锁,是吧?(是。)那人没明白真理之前,认为这些东西是正面的,这些东西是真理,是正道,所以人就理所当然地应该去守着或者是听从,绝对地服从父母所说的这些话、对你的要求。你如果照这话活着了,也去努力了,给家里增光了,把你的青春,把你的一生都献出来了,你也过上了好日子,也给祖上增了光了,你照着父母给你设计的道活着了,你做了人上人,人前你很光彩,结果你内心越活越空虚,你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不知道人活着将来人的归宿是什么,人活着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你心里向往的、想知道的、想明白的这些人生奥秘你一丁点儿都没明白,没得着,这无形中是不是就被父母的好心给断送了呢?(是。)那你的青春、你的一生是不是就被父母的所谓“为你好”这一句话给葬送了呢?(是。)那你父母的这一句“为你好”这话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错的。)也可能父母的出发点真的是为你好,但是父母就是明白真理的人吗?父母是真理吗?(不是。)有好多人他这一辈子就是为父母那一句话活着的,那一句话就是他的启蒙,他这一辈子就是受父母那一句话影响的,父母的“为你好”这一句话就是他人生的起点,就是人生努力的方向与目标,结果呢,这一生无论他活得多么光鲜亮丽,无论他活得多么有尊严,多么成功,但是其实他这一生是被断送了的。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是。)是这么一回事。那难道不为父母这一句话活着的人,他就不被断送了吗?那也不是,他自己也有一个目标。什么目标呢?还是那句话,“过上好日子,让祖上跟着蒙光”,还是那句话,没变。父母没告诉你,你自己从哪儿得来的,或者是从哪儿传授过来、接受过来的,你自己还是要为那个活着,还要给祖上增光,还要自己活得像个人,活成人上人,做高尚的人,做有尊严的人,还是这个目标,你的目标还是没变,你还是为那些献一生,活这一辈子,没变。所以说,人不明白真理,人接受了社会上、人间很多所谓对的道理、所谓对的说法、所谓对的论调,接受了之后,人就把这些对的东西变成了自己人生努力的方向、努力的根基与动力,最后人不折不扣地、一丁点儿丝毫不保留地为人的这些目标活着,奋斗一生,到闭眼。有的人到闭眼的时候还不甘心呢,人就活得这么可怜。但是当人明白真理之后呢,这些所谓对的东西,对的教育呀,对的说法呀,还有父母对你的期待呀,这些你是不是就逐渐放下了呢?(是。)你逐渐放下了这些所谓对的东西,你衡量事物、衡量一个事情的标准不再是简单地用这些话来衡量衡量,或者是用良心来衡量衡量,那你是不是就不再受这些东西的捆绑了呢?你不受这些东西捆绑了,你是不是就活得自由了?(是。)也不一定自由,至少枷锁没有了,枷锁减轻了,是吧?人信神还有很多观念、人的存心、人的想象,还有很多这些东西,以至人自己的那些处世哲学呀,诡诈思想啊,败坏本性啊,还有这些东西,什么时候这些东西得到解决了,人活着能够完全凭真理了,这时候人就活在神面前了。

现在追求真理、得着真理的第一要务是什么?是不是刚才所说的那些?把这些对的,自己认为对的说法、理论先解剖解剖,把它脱去,先脱掉第一层枷锁。你们现在在心里还存多少这些东西,是完全脱去了吗?(没有。)这是不是就是脱情感这么简单哪?(不是。)你如果只是一味地“我对付情感,我脱情感,我不想父母,不想兄弟姐妹,不想爷爷奶奶,我谁也不想,我就想神,使劲想,使劲想”,想想想,还是想哭了。哭什么呢?难受啊,“多少时间没见我妈了,可想可想了。”这个从根源上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你得解剖一些自己身上认为对的东西,或者是从父母那儿传授过来的一些说法、知识,得解剖这些东西。再一个呢,对待父母、亲人,无论是你有义务还是没义务照顾他们,这一切得根据什么?根据你个人的能力、条件,根据神的摆布,这是不是说到家了?(是。)这就说到家了。其实,有些人在父母跟前还不能为父母做什么,然后一离开父母还觉得自己挺亏欠父母,没为父母做什么,结果他父母跟他住在一起呢,他什么也不干,一点也不孝顺父母,任何义务都不尽,这是真孝顺的人吗?(不是。)说嘴,是吧?所以说,无论你怎么做,或者你怎么想,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明白、能不能真实地相信无论任何的受造之物都在神的手中。有的父母就有那个福,或者有那个命,能享受到儿孙满堂、天伦之乐这个福,这就是神的主宰、神给他的福。有的父母呢,他就没这个命,命里没有,神就没给他安排,没有这个福享受儿女在跟前守着,合家欢乐,没有这个福,也没有这个命,这是神的摆布,你强求不来。不管怎么样,最终归根结底,在这事上人最起码得有一个顺服的心态。咱能做到、有环境咱不是不做,如果没环境、没条件咱也不强求,这叫什么?(顺服。)这就叫顺服。这个顺服怎么来的?这个顺服的根据是什么呀?这个顺服的根据是不是这一切都有神安排,都有神主宰,人想选择这不行,就是人没有权利选择,没有权利选择人就应该顺服。当你感觉到人应该顺服,这一切都是神的摆布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就坦然多了?(是。)那你那个良心还起作用吗?(不起作用。)良心还会不会有事啊?(不会。)良心就不会总受责备了,“哎呀,没孝顺着父母啊”,就不会这样了,这个就不占主导了。偶尔可能会想一想,人性里有一些正常的思想或者是正常的本能,这个谁也回避不了。好比说,一般的人看着母亲生病了,心再硬的人看见母亲生病,他心里会不会难受?(会。)正常的人都会难受,一看见母亲有病了,恨不得自己去替去,还有的人说“让我母亲病好吧,哪怕是让我折寿几年也行啊!”都会受苦、难受,是吧?这是人性正面的这一面、人的本能,动物没有这些东西。所以说,你要脱你也不用脱这个,说“我这儿还有情感呢,一看着我母亲生病了心可难受了”,这个用不用脱?(不用。)你不用搭理这些事,别当回事。难受这是好事,证明你有人性。你说生你的母亲生病了,那是跟你最亲近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神给你安排的最亲近的人是母亲,她生病了、她难受你都无动于衷,你还是人吗?你说“我跟她没情感,她难受我也没情感,神难受我才难受呢”,那是假的。你母亲生了你,养你这么大,跟你最亲,最疼你,然后她难受的时候,她生病的时候,你心里一点儿不动,你说你这心得多刚硬吧,这不正常啊!别追求做这样的人。难受这个正常,但是一难受不尽本分了,正不正常?(不正常。)一难受,埋怨神了,“哎呀,我母亲信神信得那么好,也挺追求的,也挺付代价的,怎么让她得这个病呢?”这正不正常?(不正常。)这就不正常了。为什么不正常呢?想法不合真理,是吧?不合真理,所以说就不正常了。刚才还说正常、有人性,这会儿怎么就不正常了呢?(与真理不相合。)就说人有败坏性情,有时候突然犯“精神病”了,怎么造成的呢?是因为人有败坏本性,随时随地都能抵挡神,人有悖逆神的本性,随时随地就能突发奇想或者是生出来不合真理的想法、悖逆神的想法,就这么回事。

那脱情感这个事,怎么算是有情感,怎么算是没情感呢,知不知道?你们看什么样是正常,什么样是不正常。好比说,你有个七八岁大的孩子,被人欺负了,你就护着你家孩子,就该找打你孩子这家人说理去了,这个正不正常?(正常。)这个正常。当妈的你不护孩子谁能护啊?外人谁给你护你孩子?那是你的孩子,你不护谁护?这是正当的,这是正常。然后你的孩子跟别人家小孩一起玩,你的孩子厉害,把别人家孩子打了,看哪个小孩老实就欺负,人家手里一有好东西、好吃的就夺过来,你看着了不吱声,看着你家孩子坏、欺负别人也不吱声,这叫什么?(溺爱。)溺爱?这就叫情感,懂不懂?这个正不正常?(不正常。)这叫不正常,这就叫坏,这就是败坏本性,明白了吧?(噢。)“噢”,才明白,是吧?之前是不是不明白?(是。)你看你的孩子挨揍了,受欺负了,你当妈的出头替孩子打抱不平,找人家说理去,这叫当妈的责任,这是正面的,你该做。但是你的孩子挺厉害,挺坏,挺毒,打小孩挺狠,看着小孩哪个老实就揍,揍得人“嗷嗷”直叫,还总夺别人东西,你看着也不管,“哼,看我孩子,有本事,长大肯定是好样的”,然后背后还教,“谁不听话给妈揍他啊!”孩子总欺负别人,你听着了也不管,看着也不吱声,孩子把别人揍了,别人来找你还顶嘴,这叫什么?这是情感。情感里带着什么?为什么叫情感?为什么这个就不正常?(没有原则。)没有原则?这涉及到原则吗?土话叫什么?叫“护犊子”。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字叫“歪”呀?别人欺负你家孩子就不行,那你家孩子随便欺负别人家孩子你怎么看不着呢?你孩子吃点亏你看着了,立马就去解决了,去讨债了,那你家孩子那么坏,欺负别人你怎么看不着呢?你还鼓励呢,“给妈揍他,好样的,我儿子厉害!”这是什么妈呀?这是不是恶毒呀?(是。)性情上是恶毒,那从情感这方面来说,来解释呢?情感的特征是什么?一说情感,那肯定跟父母正常该尽的责任是两码事,这个肯定就不是正面的,这叫歪,是吧?歪,偏袒,护犊子,这就叫情感。你看一个母亲临到孩子对待人的态度上,她这两种处理法哪个是正当的?(第一个。)第一个是正当的。第二个那是什么?第二个那就是败坏性情的流露了,是吧?虽然她看着没管,但是她心里怎么想的?她心里有一种想法支配她不吱声,不干涉这个事。她怎么想的?“反正我儿子没吃亏,爱打谁打谁。打谁谁疼,我儿子不疼就行,我儿子不吃亏、不受欺负就行,欺负谁那都不要紧,只要我儿子不受欺负就行!”这是不是就是情感啊?(是。)她要是没这个情感的话,她公事公办,人心公正,她一看自己孩子受欺负了,得去给孩子讨个说法,自己孩子又欺负别人了,“这不行啊,得管,得教育呀,‘你这么大了,你当哥哥的不能欺负小弟弟小妹妹,你这么做是坏呀,你欺负人这不是好人,不是好孩子,爸爸妈妈不喜欢你了。你再这么做,不听话,以后就不让你吃饭了,得罚你了。’”这作法怎么样?(好。)他要是再不听话就该揍了,就该管教了。这作法怎么样?公不公正?(公正。)你的作法公正人赞成,是吧?情感主要是什么?(败坏性情。)情感是败坏性情这不假,那情感的实际那一面用几个词形容形容。(不能公平地待人,他就会偏袒、袒护。)就是这回事,偏袒,袒护,维护肉体关系,没有公正,这就是情感。所以说,你说要脱情感那就是脱一脱,我不想他就行了,是这回事吗?你丝毫不想,平时丝毫不想,谁一说你家人,谁一说你家乡,谁一说跟你有关的人,你“腾”的火就起来了,非得为他辩解,非得把那个说法扭转过来,不能让他蒙受“不白之冤”,得维护他的名声,极力地维护,把错的也得纠正过来,把对的也得变成错的,不让人说,丝毫不让说,这就是不公正,这就叫情感,明白吗?情感只是针对家人吗?(不是。)这个面广,它是一种性情,不是谁跟谁之间维护的一种肉体关系,它不是这个范围。也可能是你的上司,也可能是对你有过恩惠的人,也可能是帮过你忙的人,也可能是跟你关系最近的人,也可能是跟你最对脾气的人,也可能跟你是老乡,也可能还是你的朋友呢,也可能是你仰慕的对象,这都不一定。那脱情感仅仅就是不想父母了,不想家了,是这么简单吗?要脱这个那就太容易脱了,你长到三十来岁,能独立了,彻底独立了,四十来岁那就更不想了。一般人十来岁二十来岁好想妈,好想奶奶爷爷什么的,睡觉也想,吃饭也想,岁数小啊,生活刚刚独立,自己那个独立生存能力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呢,所以他就好想。想不是情感,做事的态度与观点那才涉及情感呢。因为你跟他肉体之间有那么一层关系,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你想这是正常的。有些人说“我一点儿也不想”,那可能是刚从家里出来,刚出来哪儿都新鲜,你好不容易脱离他们的唠叨了,你不想。没人唠叨了,没人管你了,你还高兴呢,是吧?那你高兴就代表你没情感吗?不代表。有些人说,“你看人家,出来可高兴了,尽本分一点也不受情感辖制,人家那才没情感呢”,这是不是外行说的话?这一看就是不明白真理的人说的话。好多东西你常常讲,人就认为“我明白真理了,我得着真理了”,这些事其实常常能接触到,然后人就用真理瞎套,乱说,时间长了,人能讲上一口流利的属灵语言,能准确地运用属灵术语,人就认为什么呢?“明白真理了,身量还是长了嘛,还是明白不少真理了嘛,如果自己被抓起来也不能当犹大,最起码这个信心、这个决心是有的。这不是身量吗?还是有长进。”再回想回想自己当初信神那时候的热心,愿意把这一生都献给神,现在这个热心、这个誓言还没有变,丝毫没有褪色,这不还是有长进吗?这是不是表面现象?(是。)这都是表面现象。人要想达到真正的有长进得具备什么,知不知道?这些道理、属灵词汇能不能改变人?(不能。)

今天你看跟你们交通了一些关于什么是真理、什么是对的话,区分了区分,那在你们心里明白什么事了呢?(一个话是对是错怎么样去区分。)(还有不从表面看事,得根据真理原则看事,不把平时外表的这些好行为、一些属灵的道理当作是真理。)好的行为、对的说法不能改变人,那不是真理,再对它不是真理,不但不是真理,而且与真理无关。你如果总是持守把它当真理对待的话,那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真理,也永远都得不着真理,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呢,属灵道理能不能让人明白真理呀?(不能。)为什么?属灵道理也都是对的话,都可以列到对的话里面,但是要改变人的败坏性情,这个达不到果效。那要改变人的败坏性情到底要靠什么?有些人说了,“靠真理”,这是什么话?这是对的话、对的道理,是吧?又有人说了,“靠明白真理”,这话对不对?又有人说了,“靠接受真理”,这话对不对?(也是对的话。)还有人说了,“靠实行真理”,你看越说越贴切了,这话对不对?(是对的话。)这话都对,从字面上来看,它都有对的那一面,但是这都是最浅显的道理,这些道理救不了你。当你临到事的时候,人说:“接受真理。”你说:“怎么接受?我这里有难处啊,我放不下呀!”这句话能不能变成你实行真理的路途?不能了吧?(不能了。)没用了。那有的人说“多吃喝神话”,临到事,“多吃喝神话”,这话没少听,那解决了你的哪个难处了?多吃喝神话是不假,吃喝哪方面的啊?怎么对号啊?对上号怎么解决呀?实行的路途是什么呀?用哪方面真理来解决你这个难处啊?这是不是现实问题?(是。)这才是现实问题。所以说,对的道理也不能解决人的实际难处,不能解决人的败坏性情。到底什么能解决人的败坏性情啊?这个成问题了,是吧?这可是最难的一个问题,琢磨琢磨。

人要是不明白什么是真理,能不能接受真理?(不能。)接受的那个东西是真理不是真理你自己都不知道,然后你当真理接受了,能不能解决你的败坏性情?(不能。)还有什么?人要是不明白真理,你临到一个事,这个事涉及什么真理,你能不能准确地对上号?(不能。)百分之百不能。你可能还瞎套,“咦,这个事是狂妄?”“咦,这个事是自是?”你还对不上号。那人要是不认为这个真理是真理,他能接受进来吗?(不能。)也不能。那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人得明白真理。现在多数人把道理都当成真理,不明白什么是真理。你看刚才咱们举情感那个例子,第一种作法是什么?在你们那儿看,“哎呀,这是情感哪,不能去做,这种作法得批判、定罪,那是情感。”你把这个不涉及真理的、人的本能该做的、可做可不做的定为真理,然后你去控制它,去守着这个原则,你认为是实行真理了。然后第二种作法,真正是败坏性情流露的时候,涉及真理的实行的时候,你认为什么呢?“可以不管哪,那个不算什么事!”你为什么能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认识?因为什么?(不明白真理。)哎,就在这儿呢!所以说,人有很多时候是因为不明白真理,选择了一种对的作法,认为自己是实行真理了。有很多时候是因为不明白真理,临到事不知道怎么处理,然后就原地不动,自己讲点字句道理,就那么过关了。有很多时候是因为不明白真理,自己流露了败坏性情,还认为自己是在爱神,是在献忠心。有很多时候是因为不明白真理,人有一些好心,献了一些好心,但是事实上是在打岔、搅扰神的作工,而自己还认为自己维护了神的利益,维护了神家的利益。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事啊?因为不明白真理,因为你对真理没有实际的认识,造成了什么?造成你做的事总是与真理相违背,同时你还认为自己维护了真理,自己实行了真理,自己满足了神的心意,是不是这样?(是。)这是人的最大难处。难处是难处,总有办法解决,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每临到一个事,无论它是术语也好,固定词组也好,你都把它弄明白。每一个事只要是在人身上存在的,那在人身上就有很多情形,在不同的环境里,在不同的情形之下,人会流露一些思想啊,有些观点啊,还有些存心哪,在这个时候你就看人的情形是什么,情形是什么来决定这里的性情是什么。性情是什么你知道了,你是不是就能达到准确的认识了?能达到准确的认识了,对号了,那怎么实行神的话你是不是也就知道了?有点复杂,是吧?说说,唠唠这个事。现在得往明白真理上注重了,琢磨琢磨吧。(临到一个事,就是跟姊妹有不同观点持守意见的这么一个事,然后就想我为什么会流露血气,会持守自己,往自己的本性去深挖,不往这个事上去考虑,不去论自己的观点是什么,挖到自己狂妄自大这么一个本性,只坚持我自己的,然后从自己的本性去认识,我自己解决败坏性情有这么一个路途。)这个路途是对的,解决人的本性就得从根源上挖,从人的性情上来挖,不是从作法上来挖,也不要强调客观理由、客观条件,然后与真理对号。

你看真理,真理所说的、所针对的都是针对人那个败坏性情的各种情形的。咱们就最近的说,咱们刚才讲的那个情感,人所认为的有时候思念父母啊,或者是想家呀,这是情感,这跟神所说的情感是不是一码事?(不是。)所以,你领会到的那个情感是不是真理?(不是。)肯定就不是了,所以说这里就有个领受真理错谬的问题。你把你认为的想想家呀,或者是对父母好点儿啊,当成情感了,就把情感领受成这个了,这是不是领受真理偏谬?但事实上你所领会的那个不是真理,跟真理不符,那是个外表。神所说的情感是什么?是咱们举的第二个例子,是那个情形,是神所揭露的情感这个实质本性的流露,这方面是性情。这两个是不是截然不同?(是。)第一种呢,那就是个正常现象,不需要对付,也不需要深挖,更不需要解剖,更不需要对号入座、实行哪方面真理、放下这个那个。那你说那是正当的吗?就该那么做吗?必须那么做吗?也不需要,这个没有固定,也没有对错。第二种呢,那个就涉及到性情了,涉及到性情你跟神的话对号,神话中所说的一涉及到“情感”这两个字就涉及到这类性情了。什么性情呢?刚才咱们说情感这个是哪方面性情流露?(偏袒,袒护,维护肉体关系,没有公正。)哎,就是那几方面性情的流露,它就是神所说的“情感”这两个字里所包含的内容。你如果达到认识这个了,达到认识到这个程度了,“哦,这才是情感呢”,对上号了,你在这些性情方面下功夫来解决这些性情、这些问题、这些情形的时候,你所行出来的那才是实行真理,你所认识到的这些情感里所包括的这些情形,就和神所说的“情感”这两个字完全相符了,这就是你所认识到的真理。人家说:“你交通交通什么是情感?”你把第一种情形、第一种例子交通出来了,有的人说“你不明白真理”,这话对不对?(对。)这就对了,说你这是不明白真理的表现。你把第二个例子举出来了,把他的性情解剖出来了,那这是明白真理还是明白道理了?(明白真理。)哎,这才是明白真理了。就是你所说的,你所交通、你所经历、你所认识到的那个东西、内容跟神所说的初衷——真理的实质是一样的,神说的就是指这个,那这个被你看透了,被你经历、认识到了,你就得着真理了。你得着了,言外之意那就是你已经明白这方面真理了,明白了吧?(明白了。)你明白这方面真理了,你再看到这样的人,说这人做这个事,“嗯,情感”,看到那个事,“啊,正常,不用对付也不用管”,这个事你就得交通交通,因为什么呢?这涉及到性情了。你看,你做事是不是就准确了?(是。)你做事准确了,在你明白真理的情况之下,你所说出来的那些,交通出来的认识与经历是不是也能帮助别人啊?也能解决别人的难处了?这就是真理的实际那一面了。一举例子是不是就明白了?(是。)

你看有很多时候人是因为素质差够不上,然后人总说“我这人没良心哪”,哪个说得准?(素质差。)有些时候,好比说尽一样本分,他就掌握那些知识,再往高他就够不上了,因为他没学,他就够不上了。够不上了呢,人说“你得好好认识啊,你这个本分尽得不行啊,还少不少东西呢”,带领就给扣帽子,说:“你这人能应付糊弄啊,你这家伙是偷奸耍滑呀!”其实事实上呢,他是因为知识方面欠缺,还没有学到,人就给他扣个帽子,说他应付糊弄,说他偷奸耍滑,其实从他内心来说他尽力了。你说这帽子扣得怎么样?(不合适。)这叫不符,这叫乱用、乱扣帽子。乱用的情况是不是都是因为不明白真理造成的?你看多数时候人都怎么乱扣?说:“这事因为什么呀?”“没真理!”这是不是乱扣帽子?“这事解剖解剖吧,怎么回事?”“没人性。”“这事是怎么回事?那人怎么样啊?”“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本来是人性有问题,他说什么?“素质差呀!”与实际情形不相符的这些说法,是不是都是因为不明白真理造成的?(是。)因为不明白真理,他就把错的帽子扣在一个情形上,认为就是那回事。你说他把一个错谬的说法扣在一个事上,这个作法就已经错误了,他还能用对的真理解决问题吗?(不能。)不明白真理说白了就是人肚子疼他非得给医头,不能对症下药,没有找着问题的根源,不明白问题的根源在哪儿,就是不明白神话所说所指是什么,这就叫不明白真理。这话是不是能听懂?(是。)那你看你们现在明白得多还是少?好比说,大的方面,常说:“这事怎么不能顺服呢?因为什么呀?”“因为不认识神呗!”这话对不对?有时候对,有时候不对,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对,这就是乱扣帽子。掌握了一点属灵术语,乱扣,“不认识神呗!”涉及这个问题的时候还不算很多,但是人还总乱用,就这回事。

那现在你们自己数数,你们明白的这些、你们认为的真理有多少是道理,有多少真的是真理,真的明白了?咱不说远的,就说做诚实人吧,什么是诚实人?这方面真理明不明白?怎么样才算是真正地明白这方面真理了,这个知不知道?有的人说了,“刚才上哪儿了?”“上厕所了。”“干什么去了?”“放俩屁。”“这家伙诚实,放俩屁还说。”“声大不大?”“还行。”“有没有味?”“臭点儿。”“哎呀,这太诚实了!问什么说什么,这就叫诚实人的标准。”“屁大点儿的事都不遮着掩着,都不回避,这叫诚实人”,这是不是就是明白真理了呢?(不是。)那什么叫明白真理?什么叫明白做诚实人的真理了?你看一说道理,东一耙子西一扫帚的,一堆一堆的都能说点儿,长篇大论,讲大道理都能讲点儿,一涉及到实际的内容、实际内容的细节都没话了,这就叫不明白真理。人不明白真理人还总觉着“可明白可明白了,就是神不用我呀。神用我,我做教会带领,那保证教会里个个都是明白真理的人哪,我让他们都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的人可不可怜?(可怜。)你看你们现在听的道多吧,你们要是总也不明白真理,那早晚有一天你们跟法利赛人走一样的道路,你们就是当代的法利赛人,这个有没有可能啊?(有。)太有可能了。人这个东西,败坏本性在里面根深蒂固,那学点知识,有点文化,会讲一些对的理论、高的道,太容易变成法利赛人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明白的这些道理变成真理的实际,那你就不会变成法利赛人了,不会走法利赛人的道路了。那你们就自己揣摩吧,这些日子没事交通交通,到底什么是诚实人,神所说的诚实人在神话当中有几样要求标准,神的话当中这些要求标准、这些要求在人的实行当中人能行出哪些?神所指的是什么?做诚实人到底是针对人的哪方面败坏本性?这是不是都值得深挖?(是。)神所说的要求人实行出来的这些话、这些真理都是针对人的败坏本性的,那可不是一个作法,不是一个眼神,不是一种行为,都是针对败坏本性的,所以才说这些话是真理,你就琢磨这话吧。如果说光是为了改变人的行为的,教导人的思想的,那它不是真理,它是一种学说,那可以说,十诫就可以把人的行为规范了,任何一个教育家就可以改变人的行为,这些东西太多了。但是这些东西都不是真理,只有神的话才是真理。神话真理的真正意义到底是什么,这个值得人去揣摩,值得人去思考,也值得人常常在一起交通。你们到什么时候都别忘了,能改变你行为的那不是真理,不是神话的原意。真正能改变你性情的,能影响你的心思的,这才是真理。让你的行为有所规范、让你的外表活得体面的那不是真理,那全是道理。让你的外表行为越来越高尚,越来越端庄、文雅、典雅,而里面却越来越黑暗的,越来越阴险、邪恶的,那是撒但的毒素、撒但的论调,从撒但来的,那不是真理,不是从神来的。只有让人能变得诚实、释放、自由,能够认识造物的主,人活得有敬畏神的心,人能顺服神的摆布,这些东西才是真理。你无论是接受了什么样的观点,无论走什么样的道路,你离神越来越远,虽然你的行为变好了,你的人缘越来越好,但是你敬畏神的心没有长,这些你所持守的就不是正面的东西,它绝对不是真理。说你选择了一种道路、一种生活方式,你接受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能让你变得真实、诚实,喜爱正面事物,恨恶邪恶事物,恨恶反面事物,能让你有敬畏神的心,能让你愿意接受造物主的安排、主宰,这些东西才是真理,才是真正从神来的。你们就根据这些衡量吧!说这话说了多少年,传了多少人的口,说来说去人里面的性情没有变,情形没有丝毫的转变,人的观点、人的思维方式、人做事的出发点与存心没有任何的改变,这东西赶紧扔掉,别再做了,别再持守了,这肯定不是真理。说这方面东西实行起来好像有点费劲,刚开始实行有点难,掌握不好,但是行完之后觉得里面情形好了,离神近了,觉得有敬畏神的心了,觉得知道害怕神了,能顺服了,临到事不那么刚硬、不那么悖逆了,个人的存心、欲望不那么强烈了,这些东西好,这是正面的,这就是正道。你们就根据这些原则分辨。

如果说用一句话定义什么是真理,能不能定义?不好定义,如果定义出来的话,你们听完之后说不定又成规条了,又成道理了。所以说,给你们一些原则,你们根据这些原则去看,去经历,去体会,然后去对号,看身边的人,同时自己也经历,这样对号,经历经历你就知道了到底什么是真理。人不明白什么是真理,不明白神所说话中的真理,那人永远也不会有变化的。你别看表面看神所说的话对人的要求都不高,都很简单,但是你要是不明白神所说话的真理的那一部分,就是神所说这话的所指与内涵到底是什么,那你永远不会进入神所说话的真理的。明白了吧?有很多涉及真理的事说几天也说不完,为什么说几天也说不完呢?话难道就那么多吗?这里有一个事,是因为你们明白的太少了,说少了,提个话头还把你们弄蒙了,还不如不提呢。话要是说简单了,你们听着浮皮潦草的,就当道理领受了,不如不说。这样一来二去就得长篇大论地多说,翻来覆去地说,所以说很多时候一涉及真理那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就这么回事。要不不信的人总也不理解,“这些人成天在一起谈一个事,听那话都一样,没听出什么不一样的,总说一个事,没完没了的,还总往一起聚,跟这些人在一起真没意思。”你们觉着有没有意思呢?(有意思。)有意思在哪儿啊?(摸不透的事情现在感觉好像有点路途了,有那么一点点亮光了。)找着亮了,是吧?找着亮就比在雾里摸索强。信神总要找亮这是好事啊,总要找亮就知道自己活在黑暗中,要是总不找亮那就还没发现自己活在哪儿,可能还觉得自己活在真空里没经败坏,这叫可怜贫穷啊!这些话对你们有没有点帮助?(有。)有帮助就妥了,今天就交通到这儿吧!(好,感谢神!)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