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八十九篇 有正常人性起码该具备什么

第八十九篇 有正常人性起码该具备什么

一般人把一个人当小孩,除了看外表长相以外,如果长期相处下来还这么看都是因为什么?说特别熟悉了还拿你当小孩,一看你这人做事、说话没有分量,不成熟,所以他就总拿你当小孩。总拿你当小孩,这是别人要做的事,别人怎么对待你那没办法,这肯定是自身有毛病,这是自身造成的,那不是外界谁硬强加给谁的。这是自身造成的,主要是因为什么啊?一方面人性不成熟,还有一方面,你会不会操心哪?(不会。)喜不喜欢操心哪?(觉得自己很多时候没心。)没心,不会操心,这是实话。你得学着操心,你看人家不管二十几岁,别人都能器重的,说一句话别人都能听进去然后琢磨琢磨的,你看人家怎么做,人家怎么活。二十五六岁了说话没人器重,还拿他当小孩,这就是人性有问题呀!一般这么大岁数的人父母总拿他当小孩,一般有尊严的人都不愿意呀,“总拿我当小孩,我都多大了,还唠唠叨叨说这些事。我又不缺心眼,我长大了,我懂事了,这些事我都懂,不用你说”,你看他心里都不愿意,何况外人哪!

人成熟的表现是什么?做事、说话、行事、为人有几个特征,你得抓住,你得知道,你照着这几个方向去做,人就会器重你了。不是你外表学着装大人,装是装不来的,你得学着操心,像大人一样做事,另外一个,心里得有正事。心里一有正事,一想做正事,然后他对有些事就有负担了。一有负担,他再做事,观点、他说出的话就正经了。什么叫正经呢?就是一听这话,“嗯,在理,心里有,有谱”,不是冒冒失失像小孩似的冒出一句话来,而是这个事已经扎到他心里了,然后这个事一出,或者是一临到这类事,别人一说,一听他说的话,觉得“这事在他心里扎根了,有根”,就是说他心里装着正事呢,说出的话就有分量,别人听着,“嗯,在理”,人就器重他。你看一般小孩,真正的小孩,到大人跟前,大人唠嗑说话,小孩听到一句话,听进去了,然后冒出一句话来,大人一听,“小孩话,不懂大人的事”,一般大人会对小孩说什么,知不知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这是一个。说“去,玩去,大人的事小孩不懂”,是不是这么回事?(是。)你是成年人了,你总不会操心,也不操心,也不往上悟,也不往上够,那大人说话唠嗑你能够得上吗?多数时候大人、成人在那儿唠嗑说话、办正事的时候,你干什么呢?你是不是觉着“我又该歇着了,没我的事了。人家大人都办正事呢,我又该歇着了”?又该放空了,不放空就玩会儿什么的,或者歇会儿,这不就麻烦嘛!这样你能得着东西吗?心里总不装正事,总不往上够正事,这能办成正事吗?所以说,你要想做人有尊严,让人器重,让人能拿你当成熟的人对待,你得知道自己怎么活、怎么做、做哪些事能达到这个效果,得知道这个。你听大人、正经人或者办正事的人都议论哪些事,心里都想哪些事,你得琢磨,得学。心总闲着,脑袋总放空,或者总觉着自己无所事事,总找不着自己的位置,这就麻烦。你今年26岁了,再过几年30岁了,人家还拿你当小孩呢,你说这样活着多难受啊!眨眼工夫就三十岁了。你说人总拿人当小孩这是好事吗?(坏事。)什么坏事啊?(活得没有尊严。)关键是什么呢?总拿你当小孩,时间长了你习以为常了,不觉得是回事,你真拿自己当小孩了,把你自己也误导了。你真拿自己当小孩了,你说你还能务点正业吗?能成熟吗?(不能。)

那怎么能摆脱这个呢?(心里装着正事,能够往真理上去够,学习大人是怎么做事的,他们思考什么,他们做些什么事。)同样年龄,别人对你太照顾了,你说这是什么作法?这是怎么造成的?小孩五六岁,大人帮着洗衣服,给喂饭,到十来岁了还喂饭,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是谁有问题呀?这肯定不是父母缺心眼,这孩子可能有残障了。被人关心可以,但是到成年了总被人照顾,这是麻烦的事啊!挺大年龄了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别人一看这孩子不会独立,要是一个人生活的话不是饿死就是渴死,再不就是撑死,再不就是冻死,再不就能病死,别人总替你上火,父母总替你担心,你说这不是半个人吗?半个人怎么混哪?总也长不大,是吧?这都是缺彩儿啊,这是毛病啊!这个倒是不涉及性情怎么样,这就是个人追求、活法有问题,有些观点有问题。心里得装正事,务正业,不一定非得要办大事,但是你心里得装正事,学着操心啦,多为别人考虑啦,多帮助别人啦,或者是有些事得知道吃苦啦,有难处知道克服、知道自己解决啦,然后得学着跟大人、成人交往,说话,交心,唠嗑,学着跟成人办事。这是不是慢慢就成熟了?得学东西呀!成天无所事事,三个饱一个倒,自己手中这点活儿干完就完事了,交代了,完成任务了,这个情形是不是得改变哪?(是。)你们很多时候是不是处于这种状态啊?(是。)处于这种状态你说能长进快吗?什么事都那么消极,那么被动,总得有人赶着,总得有人拽着,这不就麻烦了嘛!几年也看不着点儿长进,几年也看不着点儿变化。一看见大人来了,要说话了,“哎呀,害怕呀”,吓得像老鼠似的,哪儿有洞往哪儿钻,不敢往上够。一看见小孩,乐了,“哎呀,小孩来了,好玩,跟小孩玩吧,跟小孩唠嗑吧”,尽说些小孩话,尽办小孩事。一见大人,不敢了,都不敢照面了。不敢照面,不敢跟大人说话,跟大人一说话眼睛都不知看哪儿,手也不知放哪儿,这都是幼稚、不成熟的表现。

人成熟长大不容易,有些东西得克服。有些时候是人胆小怯懦,有些时候是因为人放纵自己,不愿意学东西,懒惰,觉着这样活着挺好,自由自在的,总那么累干什么呀?总要务正业,总要成熟,总要长大,长大有什么好?长大了担担子,长大受累呀!什么也不用学,就眼目前手边这点活儿干完挺好。这么糊弄着过,一天一天过去了,一眨眼,三年五年的,说:“信神得点什么呀?”“能尽好本分了。”“真的能尽好本分了吗?那唠唠吧,唠唠你这几年尽本分的经历。”“没什么,就是好好尽本分,别偷懒,别耍滑,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挨对付不消极。”说:“难过、消极的时候怎么办哪?”“祷告神哪!”“祷告神有没有点儿什么特殊经历呀?”“就是有事祷告神,祷告完了就好了,心情好了就行了。”你看这是不是都是最浮皮潦草的话?如果总是就这点儿经历,这是不是就没长大呀?不成熟啊?你们是不是都处于这种情形里啊?(是。)总处于这种情形,根源在哪儿知不知道?

你们现在能不能唠点大人嗑啊?见大人会不会唠嗑?跟你妈妈会不会唠嗑?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唠嗑?(说心里话。)除了心里话还有什么?(就是在现实生活当中临到一些困难哪,难处啊,事情啊,都互相去交通交通。)那互相交通交通,没那么多话怎么办哪?(那就不说话了。)那就没话了,你们就不会唠。什么叫唠呢?我跟你说,有时候大人心里的话、心里的嗑其实比小孩多多了,那为什么小孩跟大人说话的时候,大人这些嗑就不跟小孩说呢?(小孩不懂。)他认为小孩不懂,其实小孩真的不懂吗?小孩哪些表现让大人有这样的错觉?我跟你说,多数时候大人跟小孩唠大人嗑的时候,大人不知道小孩能不能听懂,他看小孩一个表现,一跟他说大人的事小孩就走了,玩去了,大人就认为听不懂,不跟他说了,他太小。另外一个,大人一说点大人嗑,唠点正事,一看小孩没反应,不搭理,不感兴趣,再不就玩游戏去了,再不自己干自己的活儿去了,再不就躲了,大人是不是就不说了?(是。)这一来二去,大人一看小孩就没话,再不就跟小孩说“吃吧,喝吧,今天想吃什么妈给你做”,顶多这些事。再不就唠叨,“你得听话呀,你得学好啊,别学坏呀,别打游戏,少看电脑啊,要不眼睛近视了。晚上早点睡,早上早点起。吃东西别挑,别偏食,吃健康的,别吃不健康的,少吃盐,少吃油,肉少吃啊,吃多了身体不健康啊!得多锻炼哪!要玩的时候找那好小孩玩啊,见了坏人别乱说话呀,见大人得有礼貌啊!”这个那个的,就这些,嘴边的这些口头禅,唠叨,这并不是唠嗑。你说这么唠,小孩能愿意听吗?大人说这些话就是没正事,小孩也不愿意听。他总把小孩压着,管着,当手里的布娃娃一样,总那么捧着,抱着,小孩就不愿意听。一方面,大人不会唠,另一方面,小孩到大人唠正嗑的时候,小孩表现得特别地不配合,不积极,这样两者之间的关系就比较疏远。小孩说:“我跟我父母总也没话。”父母就说:“这孩子啊,不像以前了,长大了,心里想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也不跟我说真心话,跟我一点嗑也没有,没话。人家一回来往电脑跟前一杵,咱也不知道人家想什么,人家就跟咱没嗑。”孩子是倔头,父母也是倔头,都不会说话唠嗑,这是不是正常人性啊?(不是。)什么问题呀?谁的毛病啊?(小孩的毛病。)嗯?(大人的毛病。)大人的毛病?大人有问题,把小孩带坏了,小孩不爱听;小孩不乖,叛逆,把大人惹急了,烦了,不愿意跟他说了。是不是单方面的毛病啊?(不是。)怎么回事啊?谁的毛病?(双方都有问题。)哎,双方都有问题,就是人性都不正常,所以那个“嗑”就产生不了,唠嗑这事产生不了。

父母把孩子拉扯大,从很小拉扯大,一直唠叨,一直照顾一直照顾,照顾到孩子长大了,长大了呢,在他眼里他那个时间观念就是什么呢?不管二十年三十年,他对待孩子的态度还是像孩子刚生下来时一样,态度一直没变。其实孩子早就长大了,思想啊,心态呀,见识啊,观点这些东西他早就建立了,早就有了,但是大人总意识不到这个事,总赶不上这个速度,他就总把孩子当当初刚出生那样跟他对话、交往。然后小孩呢,小孩什么问题呀?父母一唠叨就不愿意,就不靠近他,躲着他,“不唠叨才好呢,没人唠叨才好呢,自由自在的。”他就不会唠,不会找机会唠,唠唠、说说心里话,让父母对他有了解,知道他需要什么,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想的东西有没有问题,有没有偏谬,这样想下去做出事来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他就憋着,就不吱声,不唠,不会谈心,结果两代人就这么僵持着。这么僵持着,你说能产生聊天吗?(不能。)不能产生聊天。所以说,多数人都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他心里憋屈啊,从父母那儿得不到任何的呵护与心灵浇灌、心灵扶持。包括你们信神,父母都说什么?教育什么?“好好信哪,再不信都进不了国度,以后妈进国度了就把你撇下了,多可怜哪!我孩子得听妈的话,妈是为你好,你看圣经里不是都说了嘛,在床上睡的取走一个撇下一个,在房顶干活儿的取走一个撇下一个,你可别成为那被撇的,咱得一起都进国度。得好好信,人家说什么咱得听什么”,是不是都这么唠啊?(是。)总说:“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为你好,你还总不听我的。”不会唠,是吧?

那怎么唠才是会唠呢?你们总没总结呀?说:“我总也不会跟父母唠嗑,父母也不会跟我唠嗑,父母找着别人能唠嗑,好像唠得可好了,一到我这儿就变了,跟我一说就没话,总横我,总冲我,总喊我,总唠叨我,我一点也不愿意听。”你们总没总结啊?怎么唠啊?(没想过。)没说过这事,是吧?(是,因为我平时说话很少。)话少就不是好事啊,话少证明思想简单。你得把潜意识里面的东西变成你的思想,拿出来揣摩,拿出来跟大伙分享,唠,包括你的父母。你得学会唠,学会说,学会表达,用语言表达思想,用语言表达心思,表达心声,然后从别人那儿再获得一些新的信息、开启,这样你不就慢慢丰富了吗?你得把你的父母当成一个普通的朋友或者是认识的弟兄姊妹来对待、相处,这样关系就正常了,正常了你跟他就有嗑了。你别总琢磨“哎呀,我跟他太熟了,这些年他就那点儿事,一张嘴就那几句话,我背都能背下来了”,你别用这个观点来对待他,别用这种方式来对待他。除了这几句话他心里其实还有很多事呢,你不知道,你不跟他唠你永远得不着。你要争取让你父母对待你像成人,你得学会对待你的父母,你用你的态度来赢得他们对你有好感,争取让他们能把你当成人对待,那你的作法得成熟,得老练,得像个大人。你总是拧劲,一见面跟他没话,他一说话一唠叨,你脸耷拉了,他一看,“这孩子是没个变了,就这样了,这一辈子是没法跟他沟通了”,就没话了,没法说了。你看你的态度不变,他的态度也不变,没法扭转这个局势。你得争取主动,改变,放下身段,别拧着,别跟他顶。你别总觉得“我是他孩子,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就完了,你站在这个角度做事,本身这个态度就是个错误。你得放下这个态度,转变,态度上得转变,你把父母当成普通的弟兄姊妹、平常的弟兄姊妹来这么相处,你看你父母什么态度?态度肯定就不一样了。他一看这孩子长大了,说两句也受说了,让说,“人家除了让说之外,人家还给咱交通交通自己在这事上是怎么经历的。”你看这多好,这不就长大了吗?他一看你长大了他就放心了,很多他认为你小的事、你做不到的事、他担心的事他就不唠叨你了,不唠叨你你不就赢了吗?你们就等这一天呢,胜过父母的唠叨,是吧?你就没招儿,我告诉这招儿怎么样?(好。)你得改变态度,你改变态度的目的是为了让父母知道你长大了,你成熟了,你有思想,你不再是小孩了,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得争取让父母也对你的态度有所改变,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缺什么、你的难处是什么、你为什么难过、为什么高兴,你得让他知道这些,做什么事别回避他们。你得让他从你身上看到正常人性该有的理智、态度,对人的态度,让他们从你身上学着东西,一看,哎呀,这孩子长大了,你看人家说话说大人话了,对父母的态度不是顶牛,不是光摔脸子、甩手啊,或者噘嘴呀,拉脸哪,不是光这些表现了。要是父母说两句,听着,然后反过来跟父母一唠嗑,父母听了得益处,受益匪浅哪!这多好啊!

要是父母对待儿女总站在一个高度上,总说“我是你爹(我是你妈)!你必须得听我的!”你看这一“必须”儿女就反感了,这肯定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现。反过来儿女对待父母的态度呢,“哼,你除了唠叨我你没别的,我就不爱听你说话!”这态度怎么样?“总管着我,总管着我,我都长大了还总管着我!”这态度怎么样?(不好。)再一个,有些儿女还总认为什么呢?“我是你儿女,你对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给我花钱,应该,给我做吃的,应该,我生病了照顾我,应该”,这是什么态度啊?是不是正常人性啊?什么都总觉着应该,这也不对,父母就难过呀!一看,“我为你做什么事你总觉着应该,总觉着是应当应分的,这孩子也不懂事啊!”他也难过。父母无论受多大苦,无论在你身上操多少心,在儿女那儿没知觉,总觉着父母是应该的,父母不知道难过,父母不知道疼,不知道痛,不知道伤心,这就不对了,这都不是正常人性。双方如果都凭着正常人性活着,再能上升到有真理,都站在正常人性的角度上替对方想,考虑到对方的难处,都站在平等的地位上相处、说话、办事,这中间是不是就不产生隔阂了?你说,外邦人说的代沟是怎么产生的?不就是长辈总端着,小辈总不想让他端着,这隔阂是不是就产生了?这隔阂就产生了,代沟就产生了,不就这么来的吗?父母总不端着,儿女跟父母总能交心,拿父母当知心人,这中间还有隔阂吗?(没有了。)尤其父母总拿儿女当奴隶,或者当小猫小狗那么宠着,惯着,溺爱着,同时总掐着、捆着,总管制着,严格地管制着,最后的结果呢,儿女就不是儿女了,父母当得还挺累,这不是活该吗?这样的父母你就送他两个字,“为什么累呀?为什么伤心哪?为什么孩子不听你的呀?为什么你下那么大功夫孩子一点儿也不理解你呢?”你就送他两个字,哪两个字?(活该。)以后对你们父母说“你活该”,这两个字怎么样?该不该说?(不该说。)

咱们解剖这个事,其实这就是人自作自受。别看有许多人信神了,在外表来看他很属灵,但是对于对待儿女的事,还有儿女对待父母的事,在观点、态度上,他并不知道这里的真理应该怎么实行,应该运用什么原则来对待这个事,来处理这个事,他不知道。就因为什么呢?父母永远是父母,在父母眼中儿女永远是儿女,这一层关系,父母与儿女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很难处理,很难相处。就是因为父母总占着父母的位子不下来,总占着地位不下来,儿女就跟他别扭。很多事其实就是因为父母总占着父母的位,总把自己当回事,总把自己当成父母、长辈,“无论什么时候你也逃不出我这个当妈的手心(当爹的手心),你到什么时候都得听我的,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儿女,你都是我的孩子,不管到什么时候这个事实不变”,这个观点把他害得挺苦,把他害得挺惨,把儿女害得也挺苦,活得也挺累,是不是这么回事?这是不是人不明白真理的表现?(是。)这事怎么实行真理呢?(放下自己的身段。)放下什么呀?有些人说了,“不让我当父母,那我以后就不挣钱了,你自己养活自己吧,我什么也不管你了,我没责任了”,这是不是放下?“以后你有什么事,你问我我也不管了,我不是父母了,是普通弟兄姊妹了,管你干什么呀?”这是不是放下?“以后有什么事我也不唠叨你了,我看着我也不说,我知道我也不说,我光操我自己的心,我就不操你的心了”,这是不是放下?(不是。)那什么是放下呀?“放下”这两个字怎么实行?做事什么原则才是放下了?用什么样的观点、态度对待这事才是真正地放下了?怎么实行这个“放下”,知不知道?交通交通这事。没做过父母,不知道父母什么态度,不知道父母什么心,是吧?这事其实简单,别看你们都是做儿女的,你们没当过父母,其实简单。就是做一个普通的人,对待儿女、对待自己的家人就跟对待一个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样,虽然有责任,有关系,但是站的地位、角度与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样的,是一样的就行了。这里就是不能辖制,不能管束,不能总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许他出错,允许他说错话,允许他办幼稚不成熟的事、办愚昧的事,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唠,说,交通,寻求。你看这态度不就好了吗?不就端正了吗?这里放下的是什么?(地位和身段。)就是放下父母的那个地位,放下父母的架子,对父母来说放下父母对儿女的这一切的责任,自己认为自己该担的责任、自己该尽的该做的,而是尽到一个普通弟兄姊妹的责任就行了。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父母的地位,放下父母的身份,这就妥了。你说这个容不容易做到?(不容易。)为什么呀?(因为人付出了,觉得这个孩子是我生的,也是我养大的,我就应该管着你,说着你,我有这个资本。)对,他管别人没资本,人家不让他管,他管不了,他不敢管,没法管,他好不容易捞着个父母的地位,他还能不占着一辈子?好不容易捞着一个能管的,还不一直管到底?再一个,有许多人认为什么呢?父母做什么都没错,“我这么做我只要是为他好就没错”,他还有这个思想观点呢!你怎么就没错呢?你也是败坏的人类,你怎么就没错呢?你怎么断定你自己就没错呢?你只要承认你自己没有真理,是败坏的人类,那你就有错,你就能出错。你能出错,你怎么还事事处处都管着别人,管着你儿女,让儿女处处事事都听你的呢?这是不是狂妄性情?这是狂妄性情,这是凶恶性情。

不管父母是以什么方式站的这个地位,做了哪些事,唠叨了哪些事,想怎么管,以什么样的方式管制儿女,总之他就是一个出发点——让儿女绝对听他的,按照他所说的去活去做,这样才能万无一失,这样儿女活得才能安全。总之他就是这么一个目标。这个作法正不正当?从父母、从人情这个角度上看这事是正当的,但是从真理这个角度上来看正不正当?(不正当。)他本身所做的这些事都没理性,不合真理,没理性肯定就不合真理。他是凭着人情,凭着人的想象、人的喜好,还有人自己的欲望、人的私心,凭着这些做的,他的动机、源头本身就是错误的,所以他做出这个事的后果是什么?这后果带来的是什么?有没有正面作用啊?(没有。)那有些人说了:“怎么就没有正面作用?要是没有我妈看着我,我能长这么大吗?我说不定摔哪儿了,磕哪儿了。”他照顾你的肉体长大那是责任,那是父母能做的,最起码的应该做到的。那哪方面他做得不好呢?(思想上。)思想教育,对正面事物的引导上,他没起到任何积极的作用。所以说你长这么大,当你信神的时候,你从父母那儿明白了什么?你对信神的事,对真理的事,你从父母那儿得着的是什么?有没有一丁点儿的收获?(没有。)可以说是没有,零!从你父母领着你信神那一天开始,你对神的认识,对信神真理方面的认识,从父母那儿没有收获到任何东西,从父母那儿得的东西是零,不但是零,有可能还是负数呢!什么叫负数呢?有可能父母还灌输给你一些观念的、想象的、人意的东西。比如说,让你得福,让你好好尽本分以后能得大福,这是不是父母灌输的啊?(是。)那从这个角度上论,他给你的东西是什么?(错误的,反面的。)错误的,反面的,总之不是正面的、合真理的东西。所以说,父母对人那点影响,除了人心思里的那些处世哲学呀,小道道啊,不吃亏的哲学呀,除了这些以外他有什么啊?顶多有的好点的父母有点见识,有点知识文化,他灌输点知识文化的东西,还有生活常识的问题,顶多是这些,别的没有。这就是父母在你们长到二十来岁的时候对你们尽的责任,你们身上所收获的,就这些,是吧?好点的父母养你这么大,给你个好身体。有的家庭条件也不好,父母照顾子女再不精心,小孩的体格还不好呢,常感冒,体质弱,还有的小时候磕过碰过有残疾。父母就尽这点儿责任。就尽这点儿责任,人还总想一辈子端着父母这个架子管制儿女,让儿女为他效忠一生,人还有这个欲望,还有这个想法呢。这是信神了,要是不信神呢,一般的父母就想把儿女在裤腰带上缠一辈子,拴一辈子。信神了,他说:“我把儿女献给神了,把我的孩子献给神了,让他为神花费吧!”那哪是他献的?你们说听这话招不招笑啊?(招笑。)怎么招笑呢?神把你放他那儿保管二十年,等二十年你长大了,你该尽本分了,他说把你献给神了。你都不归他,你都不是从他来的,然后他说他把你献给神了,你说这话听着除了招笑还有一种什么感觉?父母说这话是不是挺无知啊?无知的人说出的话听着就不合理,听着让人脸红,“怎么是把我献给神了?那是你献的事吗?本来我就是应该给神的,那是你献的事吗?难道你不献,我就不应该尽本分吗?难道你不献,我就不应该来到神面前吗?我就不应该为神花费吗?不应该尽受造之物本分吗?”是不是这么回事?(是。)你说一般父母说完这话他能不能意识到这事啊?(意识不到。)到今天他们还觉得美滋滋的,“你看看我,多大的信心,多大的爱呀!我把我儿女献给神了,那就像当时亚伯拉罕献以撒一样,这是义行啊!”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联哪?一样不一样啊?(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呢?知道不一样,不知道怎么不一样,是吧?亚伯拉罕献以撒是献什么呢?当什么献的?(祭物。)当祭物献的。那今天父母把你们献给神家是怎么回事?当什么献的?放神家保管了,别到外面学坏了,神家是保温箱,是保险箱,这儿是避难所,到这儿避难来了。那能一样吗?那就不一样。人家亚伯拉罕献以撒是把这个人、这条命献给神了,还给神了,就是孩子的命不要了,给神了,整个人不要了,神要夺去,不能要了,他就献给神,是当祭物献的。现在你们的父母把你们献给神的概念是什么?(来得福。)把你们送这儿享福来了,得福来了,是不让你们死,让你们到这儿保命来了,不是把你们的命献给神了,把你们献给神了,而是让你们在这儿保全性命,不招致灭亡。这是不是两种不同的献法啊?(是。)所以说这事准确的说法、准确的真理应该是怎么说的?人也没那个信心有这样的义行,人的私心还挺大;另外一个,这大活人他自己有独立的思想,有独立的判断,他能听懂神话,当他听到了神的呼召之后,他自己有主观意识,有主观选择,他还用任何人献吗?(不用。)他是个大活人,不用你献,他自己有选择,他在神面前同样也是受造之物,他有神的带领,有神的引导,有神的托付,也有自己的本分,他可以选择来尽本分,可以选择在神家花费,不用经过父母的同意,也不用经过父母这一关,说需要献或者不需要献这一道手续来达到尽上这样的本分。所以父母说“把儿女献给神了”,这话听着怎么样?(无知。)无知,酸,假,虚伪,是吧?

以后你听着父母再说这话的时候,你该怎么跟他唠啊?首先你这么唠,“你说什么呢?没理智!这话是你说的吗?那是你献的吗?那是神摆布、神带领,这一切都是神主宰的!你不献我就不尽本分了?说的是什么话!尽说那个无知的话,都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脸红。”这么唠怎么样?(不好。)父母一听,“哎呀,这本分尽得,明白真理了,这话对”,能接受吗?(不能。)你们说该怎么唠这个事?(正常地交通,心平气和地去说这方面的真理,这样去阐明。)(把神今天交通的这方面真理交通交通。)你看我刚才跟你们怎么唠的?我那么训你们了吗?(没有。)我是怎么跟你们唠的?(心平气和地交通,引导我们。)我是把这事跟你们说清楚,让你们明白这里的真理,人别有任何的误解,别做没理智的事,别说没理智的话,明白了真理人就按真理去实行,再实行就准确了,这样的话就不再说了,也不再那么认为了,人的观点就放下了。你们会不会这么唠啊?临到这事了,一听有人这么说,你得琢磨琢磨,“哎呀,在这事上人对神还有误解呢,人还说没理智的话,这事我得交通交通,我得琢磨琢磨,组织组织语言,看看怎么说能让人明白、听懂这方面的真理,不再误解神,不再做没理智的事,得把这方面真理交通透亮,我有这个负担。”找个机会唠唠吧,没事的时候,大伙心情都挺好,坐在一起吃喝一段神话,然后开始唠,“你说理智这个事,咱们平时不做事总觉得自己挺有理智,但一做事就没理智。什么叫没理智啊?就是做那事、说那话不合乎真理,没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做点事,总站高位,总往自己脸上贴金,总办虚伪的事,不是那回事还总美化自己,让别人高看。比如说,儿女尽本分这事,咱们该怎么对待、认识这事啊?”你看,话题说说说转到这儿了,“怎么对待、认识这事啊?怎么明白这里的真理才能做到有理智啊?”是不是说到这上面了?(是。)那接下来的话你们是不是就会唠了?教完你们的话你们再不会唠那就真缺心眼了,现在还不算缺,现在就是不明白。

你看交通真理,人唠心里话,把一个事说清楚了,讲明白了,能让人得造就,明白神的心意,让人得益处,从误解、从谬解里出来,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训的口气来说呀?不需要教训,不需要大声,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词语、语气、语调,就学会用正常的声调,站在正常人的位置上、地位上唠,说,心平气和地说,说心里话,争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你心里知道的都倒出来,都说清楚,说明白。说明白之后他也明白了,你的负担也得到解决了,他也不误解了,你也更透亮了,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这事需要拧着说吗?(不需要。)很多时候不需要强行灌输。如果他不接受怎么办哪?(不强说。)有些事是真理,事实上是那回事,但难道你一说人家就能接受吗?(不是。)那他需要什么才能接受进去呢?才能变了呢?(需要过程。)需要一个过程,你得给他转变的过程。说“昨天说完了今天怎么又说那话呢!怎么说也不听啊,怎么说也不记呀!到底是老了,没出息了”,这话怎么样?(不好。)这儿女怎么样?(更没理智。)你说你父母没理智,那你做这事怎么样啊?人家赞成吗?说一遍就让人家变,那你听了多少遍才变的呢?你也不是听一遍就变了,而且你也不是听一遍就听明白接受进去的,所以你也得允许人家有一个转变的过程。你告诉他,你说“其实这事简单,你别总拿你自己当我的父母,我也不拿我自己当你的儿女,咱俩就是普通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你有什么也跟我说,你别憋着掖着,我也不笑话你,我有什么事你看出来你也可以指点我,你明白的你就告诉我,我也好实行,不走偏路”,商量着来。这叫什么?(唠嗑。)这叫唠嗑。唠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好好唠嗑的目的是不是为了维护父母与儿女之间正当的关系?(不是。)是为了什么呀?我跟你说,唠嗑的目的说小了是人与人之间有正常人性的沟通,彼此会了解心声,这是小的方面。大的方面呢,它能了解彼此的情形,能取长补短。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能彼此互相地扶持、帮助对方,就能达到这个效果。达到这个效果,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关系是不是正常啊?(是。)

你看人本事再大,再精明,再有才干,他总有自己够不着的东西,总有自己悟不到的东西。你看人的后背是不是有自己够不着的地方?一般挠痒痒,挠后背的时候是自己挠还是找爹妈给挠啊?一到晚上哪儿痒,“妈,赶紧给我挠挠这儿”,这话最实在了,这就是心里话。自己够不着的地方总得需要别人来扶持,来协助。所以说,父母是养育你的人,同时,其实也是你的帮手,什么时候你能把他变成你的朋友、你的知己、你的知心人那就妥了。他能帮助你,你能帮助他,互相扶持,取长补短,这样你们之间的关系就正常了。你说有这层关系了,你们之间还能没有嗑唠,没有话说吗?(不会了。)你说这里主要有一个什么原则人都突不破,人都活在这里面,导致人都活得这么累?其实彼此对方还都离不开,你看父母一见儿女的面,吵吵吵,唠叨唠叨唠叨,一见面就唠叨,然后有烦心事,觉着:“又烦我,你看,我不见他我还没唠叨的,我的心还挺静,一见他我总得唠叨,不管不行啊。”儿女一见父母呢,也是烦哪,“他总说总说,这事那事的,说了几十年了就这点儿话,唠叨唠叨的。”一离开呢,彼此之间还互相惦记着,想,父母操儿女的心:吃没吃好啊?身体怎么样了?有难处有没有人管哪?饿没饿着啊?天冷了穿没穿着厚衣服啊?孩子有点什么毛病也没人管哪,我得操心哪!父母离开儿女呢,儿女也想,说:我妈也老了,我爸身体又不好,能怎么样呢?这个那个的。但是在一起还合不来,是不是这么回事?(是。)因为什么造成的?有些人说了,“败坏性情,没真理”,是这么回事吗?这是空话。那根源是什么啊?根源肯定不是因为这两个大的道理造成的,有个最实际的根源是什么?(不能站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去相处,彼此辖制。)彼此辖制,这是实话,这是败坏性情最突出的一方面。彼此辖制,这话说得实在。父母总觉着孩子小,我得管着你,儿女觉得父母老了,什么也不明白,外边事懂得太少,也得管着,看着。其实,归根结底就是都没有正常人性,都不会站在正常人的角度上理性地对待对方,把对方看得可傻了,可幼稚了,可需要照顾了,可需要唠叨了。其实你看儿女离开父母,自己在外面过两三年照顾得更好,各方面的事处理得更好,比父母想象的好多了,而父母总也信不过,是吧?(是。)这事解决了吧?(解决了。)

以后会不会唠嗑了?(会一点儿了。)你看父母有时候看儿女总跟别人唠嗑,总不跟他唠,他产生一种什么心理?(嫉妒。)哎,嫉妒。你是他养的,你跟他总没话,总跟他向远,他心里痛啊,他嫉妒,说:“这孩子跟我怎么没嗑呢?小时候跟我可亲了,就黏着我,走到哪儿领哪儿,走到哪儿跟到哪儿,现在跟我见面怎么没话呢?跟别人怎么那么多话?一到我跟前嘴就噘起来了,就锁上了。”他嫉妒其实是有一种心灵里的需要,所以说你得了解、理解他这个心。你把跟别人唠的嗑跟他再唠一遍,你看他还嫉妒吗?他就不会了,是因为你对待他的方式不对。有时候他唠叨你,不管他站的角度对不对,他唠叨的方式对不对,这个方式、作法对不对,总之他是有一种需要。他需要你注意他,需要你关心他,需要你靠近他,这是在他那个角度上他对你的要求,你能关心照顾到他这些情绪,他也就没什么可唠叨的了,他有可能就唠叨得少一些。他看你跟别人那么热乎,嗑那么多,话那么多,然后一到他跟前跟他就没话,他心里就难过。总之,儿女跟父母之间能彼此互相理解,能达到彼此扶持、帮助、取长补短,这是最正当不过的关系了。你们能实行、能做到这个,这之间的矛盾肯定能解决,就没什么难处了。学着唠,学着唠嗑。说:“现在父母不在跟前,那我怎么唠啊?”怎么唠啊?跟弟兄姊妹唠呗!那非得跟父母唠,站在这层关系,正常人性的关系里,跟弟兄姊妹就又不会了?这个原则是一样的。这样做慢慢你就成熟了,你的正常人性各方面的表现、各方面该具备的越来越正常,越来越有收获,你看你正常人性的活出不就越来越有内容了吗?越来越有内容了,人家还拿你当小孩对待吗?(不会。)就这么回事。

你们学没学点东西?(学到一点了。)学点什么呀?(得学会与人唠嗑,学会与人交心,从别人的说话、举动当中学东西,使自己的思想能够慢慢地变成熟一些,也能多得一些。)你对收获积极正面的东西、大人明白的事感不感兴趣啊?(不太感兴趣。)为什么不感兴趣呢?有什么原因哪?(很多时候就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那什么事是你感兴趣的?是你愿意关心的?(感觉自己好像无心,对待什么事情就像神以前谈到过的,没有真正的喜欢,没有真正的厌憎。)得学事啊!学事是不是光学技术、学本事啊?不是。你看人家岁数不大,说话唠嗑别人一听都器重,这是本事啊,这是人性该具备的。人脑袋总放空,一天无所事事的,什么也不关心,什么兴趣也没有,什么爱好也没有,这是人性的缺彩儿,人性的缺陷,土话叫“缺彩儿”,文词叫“缺陷”。你有这个缺陷你就得克服这个,学会与人交往。你看人的理性、智慧、见识是随着年龄增长的,如果随着年龄增长它成正比,这就是你的智商、人性没有问题,如果年龄长了,智慧、见识都不长,这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呀?智商就有问题呀!这是毛病、问题,这是素质差啊!素质差,学不来东西。你们愿不愿做这类人哪?(不愿意。)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