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九十四篇 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

对你们要求高点,你们能长进一点。对你们要求高不是坏事,给你们出难题也不是坏事,目的就是让你们掌握业务方面的知识、常识更多一些。也可能你们心里还埋怨,说:“我们学了很多好东西,神总也不提,也不让用,我们也不敢提,也不敢用,万一用了被否掉呢?挨批怎么办哪?”现在我告诉你们,你们就大胆地用。大胆地用,但是得通过弟兄姊妹一起看。你们别自是,别说:“这次神都说了,让我们大胆地用,我们就大胆地用。”大胆不等于嚣张,不等于张狂,大胆得有个范围,得合原则,弟兄姊妹看着合适。如果有人说“这个不行”,你是不是就得改改啊?执拗的人是不是好人哪?(不是。)这就不可取了。你得听听大家的建议,一听,“可不是嘛,那我就得改改了。”改后有些人说:“这个差不多,看着感觉不错,可以,通过。”这多好啊!这样,一方面你们在业务方面能逐步地进深,成熟老练;另外一方面,你们还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再一个,这就是学功课。临到事不能自是,你觉着“我说了算,你们没资格说,我懂原则,你们懂什么啊,你们不懂,我懂!”这叫自是。自是,这是撒但败坏性情,这不是正常人性里的东西。那什么叫不自是呢?(听取大家的建议,大家一起衡量。)大伙看了都通过,大伙赞成,这样做多好。只要有一些人或者一部分人提出异议,咱就得在业务方面较较真,不能睁一眼闭一眼,说:“谁?提出什么来了?怎么的?你懂还是我懂啊?我不比你懂啊?你懂什么呀?你不懂!”这性情不好,是吧?虽然也可能提出异议的那个人是不太懂,是外行,你也有理,你做得是对,但是你这种性情就是问题。那怎么表现、怎么做是对的,是合原则、合真理的呢?说:“哪儿有问题?我看看。别我一个人看,大伙也都看看,对这方面有点建议的,或者对这方面有点看见的或者有点经验的人,都一起看看,大伙说说。”大伙如果真的认为这么做是不好,这个地方是有点问题,看一遍还没看出问题,看两遍也没看出问题,看三遍四遍越看越觉着有问题,这就真是问题了,那咱在这个事上就得纠正、改进,征求大伙的意见。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好事。)一征求大伙的意见,大伙这么一说那么一说,交通交通,圣灵又开启了,过后那么一做,就把问题改正了。大伙一看,“可不是嘛,比原来的好多了!”这不是神的引导吗?这是多好的事啊!你这么一做,一不自是,放下自己的想象,放下自己的想法,实行真理,放下自己的身段,听了别人的意见,结果怎么样?得着圣灵作工的机会了,圣灵开启了。圣灵一开启怎么样?你在业务上又多学了一样东西,这是不是好事?

通过这事你一看,“临到事不能自是啊,自是大伙讨厌哪!”大伙都讨厌的人,神厌不厌憎啊?(厌憎。)学着功课了吧!你总这么实行,一方面你在尽本分的业务方面有长进,神会开启你,神会祝福你;另一方面,你在真理的实行方面也有路途了,你知道怎么实行真理了,你慢慢地摸着原则了,找着路途了,你知道怎么做神开启,怎么做神能带领,怎么做神不搭理、神厌憎,怎么做神能祝福。人得着神的祝福、神的开启,人心里是享受还是难受啊?是享受的。你在神面前一交账,自己都觉得享受,“这事我做得好”,里面有平安,有喜乐,这平安喜乐就是神给你的感觉、圣灵给你的感动。你要是不这么实行,总坚持自己的,“谁说我也不听,我即使听也是表面听,我就不改,我就这样做,我觉得我没错,我觉得我满有理”,会有什么结果?也可能你是有理,你做的是没什么毛病,这个地方没出错,业务方面你是比别人懂,但是你这么一表现,这么一实行,别人看见了会说:“这人性情不好啊!他临到事不管别人说的对错一丁点儿都不接受啊,全是顶牛,这人不接受真理。”人都说你不接受真理了,那神会怎么看哪?神能不能看见你这些表现哪?神太能看见了,神不但鉴察人心肺腑,神还随时随地地观看你的一言一行。神看见了神会怎么作啊?神说:“你这个人刚硬啊,你在没错的情况下这样,在有错的情况下你还这样,不管什么情况下你所流露的、表现的全是顶撞、抵抗,丝毫不接受任何人的意见、建议,心里完全就是抵触、封闭、拒绝,你这人真难办哪!”难办在哪儿呢?难办在你的表现不是一种作法的错误,不是一种行为的错误,而是一种性情的流露。什么性情的流露呢?你这人厌憎真理,仇视真理。一定义为“仇视”,在神那儿看你就麻烦了。大伙顶多说“这人性情不好啊,固执啊,狂妄啊!这人不好相处,不实行真理,也不喜爱真理,从来也不接受真理”,大伙顶多给你这样的评价,但是这个评价能不能决定你的命运哪?人给你一个评价决定不了你的命运,但是有一点你别忘了,神鉴察人心,神也同时观看人的一言一行。神如果给人一个这样的定义,说你仇视真理,不是仅仅“这人有点败坏性情,这人有点不听话”这样的一个定义,而是说“你这个人仇视真理”,这是大事还是小事啊?(大事。)这有没有麻烦呀?(有。)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呢?这个麻烦不在于人怎么看你,人怎么评价你,而在乎神怎么看你仇视真理这个败坏性情。那神怎么看你仇视真理的性情呢?知不知道?神就说“他仇视真理,他不喜爱真理”,神就这么看吗?真理是从哪儿来的?真理代表谁呀?(代表神。)那你琢磨琢磨,仇视真理的性情在神那儿应该怎么看?神会怎么看?(与神敌对,与神为敌。)这是不是严重了?一个仇视真理的人,他是仇视神哪!怎么说是仇视神呢?人骂神了吗?没骂。当面反抗了吗?没有。背后说什么了吗?没有。那流露这样的性情就是仇视神了?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啊?这里有说法,是吧?什么说法知不知道?就是说人有这个性情,人随时随地都能流露这样的性情,而且人凭它活着,从来也不会放弃这样的活法、作法,从来不背叛,那人凭着这样的东西活着,凭着这样的性情活着,没事的时候人说你仇视神,你能不能同意?你不能同意。但是有事的时候,你有这样的性情,你是不是随时随地就流露出来了?那这个性情是什么?是仇视神、仇视真理的性情。就是神说的话到你那儿就得划划问号,就得解剖解剖,就得分析分析,就得打打折扣。这些指什么呢?就是神说的话你一听,“这是神说的话?我看也不是真理呀,我看也不见得都对呀!”性情出来了吧?你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你能顺服吗?肯定不能。那你不能顺服,神还是你的神吗?不是了。你把神当什么了?当成研究的对象,当成疑惑的对象,甚至当成一个普通的人,当成一个与人一样的有败坏性情的人。这是不是人的败坏性情带来的?

人走到这个程度,与神有这样的关系的时候,人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敌对了,成对立面了,是吧?人信神如果不能得着真理,如果不能接受真理,神就不是你的神,神没把你当仇敌,但是你把神当成对立面,你接受不了他是你的真理、他是你的道路。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临到事的时候得先琢磨,“这事是怎么回事呢?不太明白,不清楚”,不管这个事是什么事,咱先不弄清楚这个事,咱先看看神话是怎么说的。找神话没找着相关的,也不知道这事涉及什么真理,但是我找到一个原则,就是先顺服。先顺服下来,静心等候,没有个人的意见,没有个人的想法,等候一下,看看神打算怎么作,神要怎么作。这是不太明白的时候。那明白的时候呢?好比说,别人给你提个意见,这事怎么办哪?怎么做合真理啊?先接受过来,一听,“怎么回事?哦,我这么做有点问题?有点问题那咱就看看吧!”别带搭不理的,这涉及到你的本分范围之内的事了,你就得认真对待。这个态度是对的,情形是对的。情形一对,你有没有流露厌烦真理的性情啊?(没流露。)没流露仇视真理的性情,这样一实行就代替人的败坏性情了,你就实行真理了。这样一实行真理,达到的果效是什么?(有圣灵引导。)有圣灵引导这是一方面,就是在神看你这个人实行真理了。有时候有圣灵引导,把问题改过来了,有时候这个事你听完之后一看,很容易就明白了,很简单的事,就是人头脑能达到的,改过来就行了。这是小事,大事是什么呢?就是你这么一实行,在神那儿看,你这个人是实行真理的,你是喜爱真理的,你不是厌憎真理,不是仇视真理,神看到你的心的同时也看到了你的性情,这是大事。就是你在神面前的做事、活出、流露,做每一个事的态度、心思、情形,你的这些表现在神面前都是最重要的。

人常常钻人钻事,这就是大毛病。他总认为什么呢?是人跟他过不去,或者人有意刁难他,或者是这个人怎么怎么不好。这个看法对不对?(不对。)为什么说不对呢?总钻事、总钻人这肯定不对,他不在真理上下功夫,总要在人面前或者人中间找回面子、讨回说法,总想用人的办法摆平这些事,这是生命进入当中最大的拦阻。你这样做,你这么实行、这么信神你永远得不着真理,因为你总也不来到神面前。你总也不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给你摆设的这一切,总不用真理来解决这一切,而总想用人的办法去解决这一切,这样在神看,你这个人离神太远,不但你的心离神远,你整个心思、意念,你整个情形从来就不在神面前,钻事钻人的人在神看就是这样。所以,有的人伶牙俐齿,思维敏捷,他觉着“我能说会道,在人中间大伙都挺羡慕、佩服我,也都挺高抬我,一般人都服我”,这有用吗?你在人中间的威信是树立起来了,但是你在神面前神从来就不搭理你,神说你这个人是个不信派,你是仇视真理的人。你在人中间处得八面见光,什么人都能摆平,你很会处事,跟什么人都能处得来,最后在神那儿神给你一句评价你就完了,你没结局了,就把你定型了。神说:“这是不信派,打着信神的旗号得福来了,这个人仇视真理,从来不在真理上下功夫,也从来不接受真理。”这样的评价怎么样?是不是你们要的?(不是。)肯定不是你们要的。也可能有的人不在乎,说:“无所谓,反正我们也看不着神,我们最现实的问题就是要跟身边这些人一起相处,这关系要是处不好的话,那在人群中怎么活呀?那就不好混了。最起码得把这些人都混熟了,摆平了,以后的事再说。”这是什么人哪?这还是不是信神的人了?(不是。)人得时时常常活在神面前,时时事事都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最终得让神说:“你这人是喜爱真理的人,是神所喜悦的,是神所悦纳的,神看到了你的心,也看到了你的行为。”这个评价怎么样?这样人是不是就进了保险箱了?

你们平时有没有注重过这些事啊?我告诉你们,人信神无论是尽外面的本分,还是尽与神家各方面工作或者各方面业务有关的本分,无论是尽什么本分,你要是不能常常来到神面前,不能活在神面前,那你就是个不信的,你跟不信的人没什么区别。我说这话准不准?你们能不能体会到这一点?也可能现在有的人因为环境不合适尽不上本分,他活在外邦人中间,但是他常常能得到神的开启、引导,这是怎么回事啊?知不知道?(因为他常常来到神面前。)哎,这就决定了一个人灵里的情形怎么样。你如果里面常常摸不到神,常常软弱,常常消极,或者常常放荡,或者尽本分没有任何的负担,心里总浑浑噩噩的,这是好的情形还是不好的情形?是活在神面前的情形还是根本就没有活在神面前的情形?(没有活在神面前的情形。)那你们自己衡量衡量,你们多数情况下是活在神面前,还是没活在神面前,这个心里有没有底?是多数时候活在神面前,还是极个别的情况下活在神面前?(极个别的情况。)这就麻烦了。不管是跳舞的、唱歌的、写作的、拍摄的,心里常常没正事,放荡,不受约束,临到事还总发蒙,不知道什么事涉及哪方面真理,做事有没有果效也不知道,一天下来做的哪些事是得罪神的,哪些事神能够悦纳,哪些事神厌憎,不知道,稀里糊涂地过了一天又一天,这情形怎么样?活在这些情形里的人,心里有没有敬畏神的心?做事能不能有原则?能不能做有理智的事啊?(不能。)能不能在尽本分的时候说“我得受点约束,我得好好做,尽心,尽力,有忠心”,能不能达到有忠心?(不能。)那你们在这儿尽本分是做什么呢?(出力。)这话说对了,就在这儿出力呢!是个劳力,是吧?管吃管住,然后在这儿干活儿,虽然不挣钱,但有吃有喝有住也行。但是挣没挣来真理啊?(没有。)那你们可亏太大了,你们这不太傻了嘛!信神年头都不短了,都不是几天了,听了这么多真理不知道信神为什么,要做什么,要得什么,得什么最重要,不知道。现在是不是知道点儿了?(知道点儿了。)知道什么了?说说。(信神得真理最重要。)得真理最重要啊?真的假的啊?(真的。)真的肯定是真的,但是你们现在可能心里还没有真正的认识,没认识到这一层。

你们读没读过《约伯记》啊?(读过。)读《约伯记》的时候,你们心里有没有感动?(有。)那你们有没有一种渴慕的心理,也想做约伯一样的人?(有。)有的那个情形、那个心情能持续多长时间?半天、两天还是一个礼拜,还是一两个月,还是一两年?(两三天吧。)三天过了就没了?没了得接着看啊,一接着看又持续三天,不是那回事,是吧?你看这书有感动的时候你就得祷告,也暗暗立心志,说你想做约伯这样的人,能达到认识神,得着真理,成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求神在你身上也这样作,求神引导你,给你摆设环境,加给你力量,在你所临到的环境中保守你能够站立住,不抵挡神,能够做出敬畏神、远离恶的事来,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你总得为这一个目标,为了你心里所盼望达到的、但愿达到的而求告,你得祈求,得祷告,神看到了你真实的心神就会作。神作你也不要害怕,神不可能像试炼约伯那样又让你满身生疮,又剥夺你的一切,神不会那样,神会按着你的身量逐步地加给你。你得真心求告,别今天看完受感动求告两天没事了,一扭脸没事了。人说:“约伯是谁啊?”“谁?约伯?约伯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呢?好像听说过。”这不就麻烦了嘛!三天不看就忘脑后了,心里没有这个事了。你羡慕约伯这样的人,你喜欢做这样的人,你心里得对怎么做这样的人有路途,你得把心摆在神面前,然后为这个事祷告,常常为这事祷告,常常把这事从心里拿出来自己揣摩揣摩,再看看书,读读关于约伯的这些文章、这些神话,不断地、反复地揣摩,再与有这样认识或者经历的人,或者有这样心志的人一起交通,你得奔着那个目标努力。怎么努力啊?光看那不叫真努力,你得为这事下功夫,献上祷告,能付出实行,同时有受苦的心志,有渴慕、渴望的心,然后为这事献上祈求,献上祷告,让神作。神不作,人有多大劲儿都没用,那是个空劲儿。神怎么作啊?神就根据你的身量开始给你摆设、安排了。好比说,你要考大学了,你说“我要考清华”,你为这事就开始下功夫,复习功课,各方面找资料,又找老师辅导,然后你跟父母一说,你父母一听,“我这孩子有心劲,务正业,有志向,不是孬种。”那你父母就该怎么做了?一方面给你筹学费,一方面给你找老师,生活、作息方面,学习方面都给你安排好,上学时接你送你,这些日子不让你累着,不让你饿着,不让你缺乏营养,外界的一些事都帮你应对、处理,不让你分心,各方面都帮你安排好。这样你就有充分的时间去复习,去学习,然后圆你的梦。在信神的事上,你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你有什么样的心志,你也得跟神说。你为这事祷告、祈求,得多长时间哪!心不诚不行。你偶尔祷告两次,一看神没作什么,“算了,就这样吧,爱怎么样怎么样吧,顺其自然,临到什么算什么”,这不行,你心不诚。你只有两分钟热度神就给你作事?神就帮你摆设环境?那能行吗?神才不那么作呢!神要看见你的诚心,看你这个诚心、这份心的毅力能支撑多长时间,你的心是真的还是假的。神也会等待,他听到你的祷告、祈求,听到你的心志、愿望了,但是还没看到你的受苦心志,他不会作事。你把话撂在这儿了,然后人没影儿了,神会作事吗?绝对不会。你得多多地祈求、祷告,为这事下功夫,为这事揣摩,然后你就细品神给你摆设的环境,一点一点就临到你了,神就开始作了。你没有真实的心白搭,你说“约伯,我可羡慕了,彼得,我可羡慕了”,羡慕管什么用啊?再羡慕你也不是他们,你再羡慕神也不会在你身上作同样的工作的。因为什么呢?你跟他们不是一类人哪,你不具备他们的心志,不具备他们的人性,也不具备他们追求真理、渴慕的心。什么时候你具备这些了,神才加给你更多,明白了吧?

你们现在多数人有没有心志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最后被成全哪?(有。)心志有多大啊?能持续多长时间呢?自己知不知道?(情形好的时候有心志,当不符合自己肉体、观念的事情临到,里面受一些熬炼或有难处的时候,信心就没有了,然后就会陷在一种消极的情形当中,起初的那些心志一点点地就减少了。)这不行,这太软弱了。你得达到无论临到什么环境都不能改变你的心志,那才是真心呢,那是真喜爱真理,真想做这样的人。有点事、有点难度你就退缩了,有点难度你就消极了,就下沉了,就放弃自己的心志了,这不行。你得有豁出命的劲儿,说“无论临到什么事,就是让我死我也不放弃这个心志,不放弃这个目标”,这就没有什么能难住你的了,神就会作事了。另外,临到什么事,你都得有这样的看法、认识,你说“无论临到什么事,这都是我达到那个目标其中的一个片段,这是神作的。我有软弱,但是我不消极,我感谢神给我的爱,感谢神给我摆设这样的环境,我不能放弃,我放弃等于是对撒但妥协,放弃就等于是毁自己,放弃自己的这个愿望、心志就等于是背叛神”,得有这样的心。临到任何一个小事情都是生命长进过程当中的一个小插曲,不能被它拦住你的去路、你前进的方向。你可以作稍稍的休息也好或者停顿也好,但方向不能变,千万不要停止脚步,你得有这样的心志,有这样的决心。无论别人说什么,无论别人怎么样,无论神怎么对待你,你的心志不能变。神说:“我不要你了。”你说:“神不要我了,那我也就算了吧。”这是不是窝囊废啊?神说:“你这人败坏太深,我厌憎你了。”你说:“神都厌憎我了,那我还活啥呀,我自己找根麻绳勒死得了!”这是不是窝囊废?这就达不到目标。现在像你们这个身量,还没有能让神试炼的,“神,你试炼我吧”,你们没有这个身量。你们仅仅是什么呢?得祷告,“神哪,愿你引导我,开启我,让我有毅力走下去,让我有毅力能够按着我的愿望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路,无论受什么样的苦,愿你加给我力量,你保守我。我虽然软弱,虽然身量幼小,但是求你加给我力量,求你保守我,恩待我,我不愿意放弃”,就得这么祷告,常常来到神面前祷告。别人嘻嘻哈哈的时候,放纵的时候,你为这事祷告,别人玩的时候你为这事祷告,别人消极的时候你也为这事祷告,别人还在熟睡的时候,别人还睡懒觉的时候,你已经起来为这事祷告了,别人走世俗、贪享肉体安逸的时候,或者随从世界潮流的时候,你为这事祷告。凡事你都能活在神面前,能约束自己,保持自己活在神面前,与神有正常的关系,神能看得见。

神看一个人的心的时候,他不是光用眼睛看,他是给你摆设环境,用手去触摸你的心。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神给你摆设一个环境的时候,他看你的心对这个事是反感、厌憎、喜欢还是顺服,还是安静地等待,还是寻求真理,神看你的心是怎么变化的,是朝什么方向走的。你心里的变化,对神给你摆设的人事物你心里的每一个心思意念、每一个想法,你心情的每一个转变,神都会感觉得到。虽然你没跟任何人说,虽然你也没祷告,你只是自己在心里、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么想着,但是在神那儿已经很清楚了,一目了然了。人是用眼睛看你,神是用神的心去触摸你的心,就跟你这么近,你如果能感觉到神的鉴察,那你就活在神面前了。你如果丝毫感觉不到,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你就麻烦了,你不是活在神面前,你跟神之间是向远的,是远离的,而不是心贴心靠近的、贴近的,不是接受神鉴察的,那神也知道啊!神太能感觉得到了。所以说,你有心志、有目标愿意被神成全,成为通行神旨意的人,成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你能常常为这个事祷告、祈求,活在神面前,不远离神,不离开神,这事你自己清楚,神那儿也知道。有的人说“我自己清楚,我也不知道神知不知道啊”,这事不成立。这是怎么回事?你只是自己清楚,你不知道神知不知道,那你与神之间就没有关系,明白了吧?为什么说没有关系呢?你没活在神面前,所以你就感觉不到神到底有没有与你同在,神有没有引导你,神是不是保守你,你做错事的时候神是不是责备你。这些感觉你都没有,那你就没有活在神面前。你光自己想,自己陶醉,那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是活在神面前,你与神之间就没有任何的关系。

人跟神之间怎么保持关系?靠着什么保持?靠着心里的祈求、祷告、交流来保持关系,这样的关系让你常常活在神面前。所以说这样的人是一个很安静的人。有些人总在外面做,忙外面事务,一天两天没有灵生活他心里也没有知觉,三天五天也没有知觉,一个月两个月没什么知觉,这就是没有祷告,没有祈求,也没有灵交。祈求就是临到事的时候,你想让神帮助你,引导你,供应你,开启你,让你明白,让你知道神的心意,知道什么是真理。祷告呢,这个范畴比较广,有时候是说心里话,自己有难处了跟神说说,消极、软弱了跟神说说心里话,还有自己有悖逆的时候也要跟神祷告,或者每一天临到的事自己看透的、看不透的都要跟神说一说,这叫祷告。祷告的范畴基本上就是跟神唠嗑,有时是定时的,有时是不定时的,随时随地的。那灵交呢,这个比较不拘于形式,也可能有事,也可能没事,有时候就有话,有时候没话,这就是灵交。有话的时候针对一个事跟神说一说,作个祷告,没事的时候就想一想神,“神爱人是怎么爱的呢?神牵挂人是怎么牵挂的呢?神责备人是怎么责备的?”“神哪,这个事我感觉做错了,如果真错了你就责备我,让我知道。”这是灵交,随时随地的。有时候你坐车,在路上想起一个事觉得心里挺难过的,不用跪下来,也不用闭眼睛,心里马上就跟神说:“神哪,求你在这事上引导我,我软弱,我胜不过去。”你的心动了,就是几句简单的话,神就知道了。有时候你想家,说:“神哪,我可想家了……”没有具体想谁,就是心情不好,跟神说一说。不要跟人说,跟人说没用,你一跟他说他比你还想家呢,一传染你你就更想了,给你带不来什么好处。你跟神说,神就会安慰你,让你快乐起来,让你渡过这个难关,渡过这个小小的坎儿,这个坎儿、这个小石头就不会绊倒你,不会让你受辖制,也不会让你尽本分受影响。有时候你跟大伙唠嗑,或者交通的时候,自己心里突然觉得有点下沉或者不舒服,赶紧祷告祷告,随时随地。也可以没什么祈求,或者也没有什么要让神作的、让神开启的,你就随时随地跟神说说话、唠唠嗑。你自己时刻得有什么样的感觉?就是神不离开我的左右,随时陪伴在我的左右,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能感觉得到。无论是在哪儿,无论我做什么,我休息睡觉也好,我吃饭也好,或者是聚会也好,或者是在尽本分当中一天没有说什么话也好,我心里知道神在牵引着我的手,没有离开过我。有时候坐那儿想一想,这些年这么过来,一个月一个月这么过来,心里感觉到自己的身量已经长了,是神在引导着,是神的爱在一直保守着。一这么想,心里就祷告“神哪,感谢你!”就得献上感谢,说:“我这个人太软弱了,太懦弱,败坏太深,如果不是你这样引导我,凭我自己没法走到现在,感谢神!”这是不是灵交?要是这样,人是不是有很多话跟神说?就不会多少天跟神都没有一句话可说,跟神没话说那是你心里没有神。你如果心里有神,你跟你最知心的人能说的话你跟神都能说,神是你最知心的人。你把神变成你最知心的人,最知心的朋友,最能依靠的、最能靠得住最能信得过的、最知心的、最贴心的亲人,你跟神不可能没话说。你跟神总有话说,那你是不是就总能活在神面前?你总能活在神面前,时时刻刻你就能感受得到神怎么引导你,神怎么保守你,神是如何看顾你的,神是如何作你的平安喜乐,给你祝福、给你开启的,神又是如何责备你、管教你、责罚你、审判刑罚你的。你总活在神面前,这样神在你身上所作的你在心里会很清楚、很明显地都知道,你不会一天浑浑噩噩的什么也不知道,光是口头上“信神呢,尽本分呢,也聚会了,每天也看书、祷告”,这些过程都走,不会只是这样的一种外表的行为。

你们现在知道了,信神最重要的是什么?人信神如果心里没有神,与神脱离了关系,没把神当成最亲、最近、最可信得过的,最能让你信任的亲人、知心人,那神就不是你的神。好了,你们就照我说的实行一段时间,看看你们里面的情形会不会有转变。照着我说的实行,保证能保障你活在神面前,有正常的光景,有正常的情形。人的情形正常了,在每一个阶段或者不同的人事物当中,不同的环境当中,人的表现、流露才会正常,这样人的生命才会长,才能一点点进入真理实际,明白了?(明白了。)

上一篇:第九十三篇 不追求真理的人不可挽救

下一篇:第九十五篇 什么是实行真理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