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九十五篇 什么是实行真理

第九十五篇 什么是实行真理

你看人常常听道,却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也不知道该在哪方面真理上下功夫,就是听到哪儿算哪儿,就像无心菜似的,自己具体追求得怎么样了,自己缺少的是什么,自己应该补足的是什么,自己的本分尽得怎么样了,这些都不清楚,这就是心里对真理还是模糊的。你要想明白真理,想对真理的各方面、各项真理透亮,那就得在临到事的时候,在听到的真理神话上先琢磨:“这条真理我有没有实际呢?进没进入呢?这条真理到底指的是生活当中的哪一方面、哪个环节里的事,哪个环境里的事?指的是什么背景啊?”没事坐那儿就得揣摩,心里就得有,就得想。自己想不明白就得在里面祷读,跟神交心,来到神面前。你看人信神大多数人的心不在真理上,心在哪儿呢?(我感觉是在做事上。)哎,在外面的事务上,就在事上,在人堆里,家长里短哪,是是非非啊,这个长了那个短了,就在这些事上打转,在真理的事上人好像总钻不进去。其实不是钻不进去,是你的心里没有,你被事缠住了,裹上了,然后你就觉着什么呢?“我只要是在神家做事了,尽本分、跑路了,忙活了,下功夫受苦了,那我就是在实行真理了。”其实错了,你那不是在实行真理。要这么说的话人好像觉得有点冤枉,为什么不是在实行真理?因为你不明白什么是真理,所以你即便是那么做也有点抱蒙,你是在一个混沌的状态之下,不是特别透亮、特别清晰、目标明确地去做这个事,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心里没有这样的概念。所以说,人做多数事都是奔着那个事去做的。那这个事到底这么做合不合神的心意,合不合真理,是不是合真理原则的,不知道。你自己都不知道,那你就能确定你是在实行真理吗?你肯定确定不了。所以一求真,说:“你实行真理了吗?”“实行了。”“那你做什么了?”“前天我到那儿为神家办了一件事。”那是事务,也算尽本分,但那是出力的本分,跟真理的关系就是你守住真理的外表了,没有具体的这个事是怎么做的这个细节,“这是在实行真理,可不是我凭着自己的毅力或者是好心,或者是有别的什么目的去做的,不是盲目的,是准确地做事”,他做多数事不精确,没有目标性。

实行真理是怎么回事呢?你做这个事的时候,同样完成一个任务,尽一项本分,就这个事而论,怎么做是在实行真理呢?怎么做是没实行真理,跟真理无关,也是在尽本分,但是与真理关系不大,这只是一种好的行为,也可以算作是善行,但是离实行真理还有距离?这个事有区分,这就得看什么呢?你在做这个事的时候,就是在守一个范围、框框:一个是不让神家利益受亏损,这个你达到了;另外一个,多跑两趟,达到了,没有按时吃饭,也受点苦,达到了。如果不严格要求的话,在你的本分这方面真理上你做的也可能合格了,但是还有一个,你做这个事的时候,里面有哪些败坏性情,就是临到这个事的时候你有哪些想法,有哪些神不满意的东西,你有没有挖掘出来,你发没发现?就是通过你尽这个本分、你做这个事,你对自己有没有一个新的认识,在这里找没找着真理。这个很少,是吧?(很少,我感觉有时候就是很浅显的认识,“我狂妄了”,就完事了。)那你多数的时候都是公式性的认识,再深的没有。(没有。有时候本分尽着尽着突然安静下来的时候感觉里面是空的。事也做了,但是怎么就有空的感觉呢?)这就是没得着。不严格要求的话,你这事也没有什么大错,大的原则没触犯,也没有主动地去做坏事,也没有主动地坑谁骗谁,外表看没错,没错就等于合真理了吗?这个“没错”不等于合真理,不等于实行真理,这是有距离、有区别的。那什么叫没错啊?(原则方面没有大错,但像刚才神说的,比如说我们里面流露了什么败坏,这方面我揣摩的也很少,也没有更深地去认识,所以跑跑就空了。)对,跑跑就成卖力气了,就成出力了。所以说很多人信神,信信信,“一开始没打算这么信,信信怎么就成出力的了呢?”“出力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呢?那就成效力的了,成工具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为什么成效力的了呢?你愿意这么效力吗?你信的时候没打算来效力,你就打算“我得好好信,我得明白真理,最后我得上天堂,我最起码不能死”,信着信着就说“我得敬畏神远离恶,我得顺服神”,但是信着信着不知不觉怎么又成出力的了呢?这就是在神所给你摆设的环境中,在你尽本分期间,你总不能进入真理;你总不能进入真理,在尽本分的期间,你总是在用出力来代替本分,就这么回事。所以尽着尽着本分,等你冷静下来一想,“这段时间得什么了?”想想,“出了两趟远门,差点出一次危险,神保守了,感谢神!”这是点认识,看见神保守了。这算认识吗?细琢磨琢磨,“这算什么真理呢?对神有点经历?对神有点信心?觉得这些事很平常啊!”不能触动你让你对神的信加深,对神的信心加深,然后让你对自己,对自己的本性、实质、人性品质,对自己的身量有更准确、更深刻的认识与评估,没有这些。那你回头再想一想你做的这些事,到今天为止你这段时间有没有长进,就是在真理方面、真理实际方面有没有长进。如果一想起来,“这些日子做的事是不少,但是得着的东西很少”,那你这段时间没有长进。

如果人这个期间是在实行真理了,你说他会不会有长进?(肯定有,或多或少。)肯定有长进。他如果说“在积极方面,认识神太深,我还没够上,这个功课没学到什么,但是在消极方面我知道了,神所揭示的败坏性情、人的实质,人与神敌对的实质、对抗的实质,人的邪恶本性,还有人的诡诈,还有人内心深处更深的、神揭示人的,原来就没有对上号,现在发现了,对上号了,心灵里有一些深深的感性、小小的感觉了”,你看,这就是长进。你一有这些感觉,等你静下心来坐这儿细揣摩、细琢磨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这个人信神根基挺牢的,没想到那次发生那个事自己心里还会那么想,神揭示人的没错啊,阿们神的话,神的话真是真理,说得太对了。”人没发现这些事的时候就觉得“谁背叛神我都不能,谁离弃神我都不能”,你看通过那一个事、一个心思意念,突然感觉到“自己这个人太不可靠了,需要神的看顾保守,人真不能离开神的看顾,人能走到今天纯属神的恩待、神的怜悯,人没什么可夸的”。你有这样一个感触,那是经历来的。那这个经历是嘴说出来的,还是别人灌输给你的?(是自己经历的。)是你自己心思里能感觉到、品出来的,这是细节的东西。这个细节的东西、这些最深刻的东西在你这一生信神的生涯当中,它只能是越来越让你在这个基础上进深,不会磨灭掉的。这就是出自你自身内心深处的,是你得来的,这些东西深刻,太深刻了!那你看你得着这个比得“爱神呗,相信神主宰一切”这些空话、大道理是不是实在?你有这样的经历,心里有这样的体验,你就会对神、神的话,对真理有一个渴慕的心,就激发你去实行真理,去宝爱神的话,会让你跟神的关系近一步。但你要是总讲那些空话,守点规条呢,你跟神的关系总是保持在一定距离,不会近,跟神之间的关系没有长进,没有改进,没有改善,这就证明生命没长,里面的情形没有改善。

人实行真理是什么标准呢?说这个人有真理实际了,有无真理实际是什么标准呢?就是看你临到事,你心里对神是什么态度,对你自己有没有一个准确的或者进深一点的认识、衡量。临到事总是那些字皮、大框,一看这人就没有真理实际。没有真理实际的人临到事能不能实行出真理来?实行不了。他也有可能说“这事临到了我顺服神呗”,那这个事你为什么要顺服神?原则是对了,你的行为也可能是能顺服你内心深处对这个事的一个作法,你自己衡量、定规的一个作法,说“怎么做?顺服神”,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但是你禁不住自己心里总想啊,“这是怎么回事呢?”总误解,不理解,“神那么作不对呀,顺服,顺服”,一个劲“顺服”。你是顺服了,但是你的性情没有变,你是在守规条,不是在实行真理。你得把你的败坏性情那个情形扭转过来,说:“这事我看明白了,我理解神的心了,我知道神为什么要这么作了,我就是受苦,我软弱,我跌倒,我爬不起来,我难过,我哭,我也要顺服神;因为我知道神作的是好的,神作的都是对的,神不会作错事。”你看,这跟那个有口无心地说“顺服神呗”不一样。那个“顺服”外表是没做什么,但是心里翻江倒海的,误解、埋怨一堆啊!这事在他里面其实就是一个隐藏的疖子,虽然外皮是好的,但里面是病,早晚得爆发。这种“顺服”你不管顺服多少年、多少回,最终你对神还是没有真实的信,也没有真实的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守规条这样顺服,顺服多少回,那仅仅是个规条,你的败坏性情没变,没解决,没有通过临到的事让你自己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有认识,然后对神所作的有理解,有认识,有体谅,然后能达到真实地顺服,就是心甘情愿地顺服。能达到这一层,这才是真实的性情变化呢!

好比说,神说:“你去买把刷子。”你说:“要什么样的?”神说:“要羊毛的。”你一琢磨,“行,我去买。”心想:“羊毛刷子哪儿有卖的呢?现在羊毛刷子都绝迹了,非得让买羊毛刷子吗?让买羊毛刷子我就去买羊毛刷子。”不理解为什么要买羊毛刷子。“让买就买吧,反正到处找吧,得顺服啊!”找了半天,猪鬃刷子看着了,棕榈刷子也看着了,塑料刷子也看着了,钢丝刷子都看着了,就没看着羊毛刷子。琢磨琢磨,“让买羊毛刷子,这也没有啊!同样是毛刷子,就买个猪鬃的完事了,也是毛的”,拿回去了。这是不是也顺服了?让买就买了嘛,过程走了,东西也买了,虽然名不一样,一个羊毛一个猪毛,没买到羊毛的,说没有卖的,就买回来猪鬃的。为什么要羊毛的,你得寻求一下,这事你得过心哪,说:现在市面上好像是没有那些羊毛刷子,如果买不到,我买猪鬃的行不行呢?如果猪鬃的也买不到,我能不能买塑料的?要是塑料的也买不到,同样都是动物毛做的,我买鸡毛的行不行?你得先寻求一下,这叫过心,走心。你没那个心,光是:“要买什么?”“羊毛刷子。”琢磨琢磨,“买羊毛刷子,到哪儿能买到呢?”你心里嘀咕,这是败坏性情。外表顺服,是听话了,脚步也没停止,也没有任何疑问,但是你心里有抵触,有疑问,不理解但是还不寻求,这就是悖逆性情。你不理解你可以寻求啊,神说了不让你寻求吗?没有吧?神说在神那儿都是公开,都是显明,没有什么隐藏的,神能随时随地供应你,没什么你不可以问的,也没什么向你隐蔽的,你可以寻求。那你为什么不寻求呢?你在心里嘀咕什么呀?这是不是败坏性情?(是。)这就是败坏性情,神解决人的败坏性情就是要解决这个。你首先得想到:这个事我心里想的跟神要的那个东西怎么就合不来呢?我心里怎么就不理解呢?不理解正常,因为不懂嘛!“神说的事咱人听着了,听着之后也不能完全理解神的意思,那我就得问问。”这一问,是不是有顺服的态度了?首先第一步,有顺服的态度了,不是“我不懂,我不理解,但是我不反抗,我不在自己心里下定义,我用一种别的办法代替,我糊弄”,而是什么呢?“我不明白神是什么意思,那我问问。”这一问,态度就对了,心对了,证明这事你过心了,你走心了,你用心来对待神给你的托付、交代你办的事。神知不知道这事?(知道。)神就看你这个,说你这个人诚实。诚实表现在哪儿呢?你不明白你不抵抗,不反对,而且能寻求,你不用自己的主意代替神的意思,也不在背后自己琢磨来代替神的意思,有寻求的态度,有寻求的心,而且有忠心,有认真的态度来对待神的托付、神交代的事。然后神说了:“羊毛这个东西刷一般的东西不起电,要是用塑料的呢,它起电。羊毛还柔软,刷比较柔软的东西,羊毛衣服或者什么地方,它不伤害这些织物;猪鬃的呢,太硬;塑料的呢,起电,会伤害羊毛衣服。”神这一说,你一听,“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一定得买羊毛的。要是没有我就不买,我就等到什么时候有了再买,这一段时间我就找,在哪儿碰上了我就赶紧买,这样行不行?”神如果说“行”,你是不是把神的意思摸准了?但神如果说“不行”呢,那你该怎么办呢?你就得继续寻求,“如果现在真的没有,那我该怎么办呢?”神是不是会给你答复?神会给你一个原则,绝对不会跟你打哑谜,他会告诉你说:“如果现在没有,那你就慢慢找,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你就买,买到为止。从现在开始你就一直找吧!”这话是不是给你了?这每句话都是你该实行的路,就是给你路了,你就不用摸索、猜测了,是吧?第一步,我为什么要买羊毛刷子?原因清楚了,这是你寻求来的,是你用心寻求、用心问得来的结果,你有答案了,明白这方面真理了。第二,如果买不到,还要不要买?再寻求一下,如果寻求后神说“现在买不到就可以等,你四处转转,各处看看,如果有,在哪儿碰着了,都可以买”,你又明白了,又有了一条实行的路。首先,神说这话的原意、出发点、目的是什么你心里明白了,你知道神的心了。再一个,神要的这个东西得什么时间买来,如果没有怎么办,这个时间可以等,神的这个意思你又摸着了。这两条是不是足可以让你能够真实地顺服、准确地顺服神的意思?(是。)这就可以了。另外,你如果再有心的话你得问问,你说:“神,如果我碰着一个,挺难碰的,但是质量不好,咱要不要啊?”这是不是你该寻求的?神说:“质量不好也行,也比猪鬃强,也比塑料的强,最起码它是羊毛的。”你是不是又寻求到神的意思了?你寻求到这儿,你是不是都在用心?这些事是不是都是用心揣摩来的?你要是不用心呢?“去,买个羊毛刷子。”“行!我去买。”起身就走了,没心没肺,到那儿一看没有卖的,“买个猪鬃的给你就完事了。”这是什么性情啊?(应付糊弄。)应付糊弄,悖逆神,拿神的话不当回事,还用自己的意思来代替神的意思,用自己的心思来揣测神的意思。最后还说什么呢?“哼,买回来猪鬃的还不愿意,非要羊毛的,真难伺候!我都给你买了,你还……怎么这么难伺候呢?”最后神说你这人没顺服,人里面不愿意了,“怎么就没顺服啊?这一趟跑得多累啊,多辛苦,找了多少个地方,你还不理解!”谁不理解谁啊?这就是受造之物该做的。你接受神的托付,接受神对你交代的事,每一步你该怎么做,你心里如果没底,你就像傻子似的,像动物没脑子似的,就那么抱蒙去做,最后你还说“神交代什么事我都做完了,都没有人意掺杂,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可听话了,我可乖了,我从来就不误解神的意思,我也不会糊弄应付神,神让做什么我都去做,我可爱神了!”然后神说:“你的顺服在哪儿呢?”你没有这些具体表现,是吧?

现在明白什么叫实行真理了吧?就拿顺服神这个事来看,什么叫实行真理?(神作一个事不合我的观念的时候,首先我不站在自己这一边说神为什么会这样作,多问一些人,摸神的心意,有难处我再寻求一下。)哎,你进入这些实际了,你就有顺服神的实际了,不是你听了一句话就照着话去做了,没有这些细节,那是规条,那仅仅是行为。你能听完就去做,你的行为可以说在信神的人当中比较规范了,就是你的行为在外人看比较规范了,但是在神那儿看,规范不等于实行真理,不等于有真理实际,就这个区别。人是不是就差这些具体的细节,就没有这些具体的东西?多数人实行真理就是停留在术语、字面、理论上,停留在这几方面,然后一段时间讲什么、时兴说什么说道说道完事了,不往里钻。不往里钻你怎么能进入真理实际呢?真理是神话,实际那是人活出来的东西,是活出的真理、活出的神话,那叫神话实际。在你身上有细节了,有活出了,这就是真理实际。你活出真理实际了才叫实行真理呢,你没活出这些真理实际不叫实行真理。你看一说厨师,戴大高帽的、穿厨师褂的都是厨师吗?上了厨师学校的都是厨师吗?(不是。)那什么人叫厨师呢?(真正能做出好菜的人。)做出好菜不见得非得在餐馆,在家里能做一大桌子好菜好饭、名菜名饭,那也叫厨师,是吧?一说厨师,那不是你定义完他就是厨师了,所谓厨师:戴高帽,白色的,戴围裙,白色的,然后会颠大勺,会掌握火候,会案板功。那不是定义出来的,是吧?说什么叫厨师,咱不定义,不戴那个大高帽,也不穿厨师服,咱就让他把这些材料,这些生的肉啊,米呀,面呀,菜呀,各种水果呀,做出一桌丰盛的饭菜,让这些愿意吃的人、饿的人一看就有胃口,吃完之后谁都说做得好,一般人做不出来,不是家常便饭,这是厨师做的,出自厨师之手,这才叫厨师呢!厨师是定义出来的吗?(不是。)那你实行真理是你自己定义出来的吗?(不是。)神就看你在经历神话的过程当中,你在神话上有没有个人的进入,然后在你个人进入期间,对神的这些话有哪些体验,有哪些经历,达到哪些认识。如果你觉得你很有认识,很有经历了,你觉得你有真理实际了,但是有一条检验标准,就是你信神这个期间,你这段时间,到现在为止,你与神之间的关系正不正常。什么叫与神的关系正不正常呢?就是当你临到最大的患难、试炼的时候,你对神的信是真实的还是假的,能不能经得住考验。就这一条就把你检验出来了,还用别的吗?不用。就检验人对神的信、人对神的信心,就检验这个,不用检验别的。说:你心里对谁最挂念?有的人说“我对我妈”,有的人说“我对我儿子”,有的人说“我对我媳妇”,还有的人说“我对我家那条狗”。你最喜欢、最疼爱、最关心的你至爱的东西,如果神摆设一个环境,你看出神的意思是要剥夺走的时候,你是什么态度?不是光说“神哪,你做得都好啊,我感谢赞美你啊”,这不够,这是几句话就能过关的事吗?他就剩一口气了,你就这几句话能过得了关吗?过不了关,你心里翻腾啊!“他死了我就不活了。”“那你还信不信神了?”“他死了我也不信神了。”完了。“他死了我就不活了,他死我也跟他一起死,我没有他不行!”完了,你彻底被显明了。你是什么信哪?他死了你就不活了,你连神都不要了,那神还是不是你的神了?原来你不要神啊,你要人你不要神!这不就试验出来了吗?那你平时说的那些话在哪儿呢?那些实际在哪儿呢?没变成你的身量,它主导不了你临到事对神的信。凭这事就检验出来了,你这个阶段对神的信是口头上的,心里没有,没扎下根。人信神最怕的就是这个,什么道理都明白,但是对神没有丝毫真实的信心。为什么没有呢?就是你在信神的这个阶段,你听来的、你得来的、你看到的、你经历到的没变成你的实际,没使你对神的信心更加增,也没使你对神有真实的认识,也没使你确认神确确实实是存在的,神主宰人类的一切,主宰人类的命运,这些异象你都没有。你没有这些异象,你的根基就不牢,临到个事,有阵小风就把你吹垮了,有阵小风就把你吹晃了。

实行真理重要不重要?人对神真实的信怎么来的呢?(经历出来的。)是经历出来的,怎么经历出来的呢?(就是每一次遇到这些小的事情,人有一个寻求的过程,然后慢慢去认识神,经历多了,慢慢积累起来对神就有一个真正的认识了,就不是口头上的,而是心里看见的,一步一步这样经历出来的。)就是你心里相信的口里承认的那位神住在你心里了,别人拿不去了。就像约伯一样,他那些朋友说“你犯罪了,你得罪神了,你赶紧求耶和华神赦免你吧”,他怎么说?他不那么认为,他为什么不那么认为呢?就是他在这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当中,他对神的认识不是说“神是祝福人的神,神就是给人怜悯的神,神从来不剥夺人”,他不是这样的认识。他经历的是,神也能剥夺你,也能赐给你,赐给你的同时有时还要审判刑罚你,有时还要责备管教你,责打你,惩罚你,就是神在人身上作的就不是人用头脑或者思维想象能定规的。所以,他在几十年的生活当中就总结出来了:赐给的是耶和华,收取的还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就是神无论怎么作,无论好事坏事,好事是神作的,坏事神要是不许可撒但也不敢做,有神的主宰你别怕,你在神的手中,人没什么可怕的,就是你落在撒但手中了,没有神的许可撒但不敢动你,就是说你落在撒但手中了说白了也是神主宰的。他认识到这个程度了,所以神怎么作他都没怨言。用土话讲叫什么呢?世界上各种妖魔鬼怪,这个灵那个灵,天使什么的,都不是神,谁主宰万有呢?谁主宰人类,主宰一切呢?神,土话讲就是神最大。就是人穷啊,富啊,人过得安逸呀,过得痛苦啊,日子过得怎么样啊,人这一生寿命长短啊,家庭啊,都在神的手中,这方面约伯体验得太深了。为什么他体验太深了呢?他这一辈子临到的事体验这方面不是一次两次了,体验太深了。就是每一件事他能认识到是神主宰的时候,每一件这样的事临到都让他刻骨铭心,让他深刻地体会、感觉到不是偶然,不是出于人意,不是出于撒但,是神作的,人别埋怨。

不埋怨怎么实行啊?(临到事的时候,最起码先顺服下来。就拿约伯来说,虽然这次神给他摆设的环境他不明白神的心意,但是他有一颗顺服的心,因为在原来那些经历当中他看见了神。虽然很痛苦,熬得也挺厉害,但他就有一颗顺服的心,就是他不去论断,也不去抵挡,反正就是先接受过来,同时他也在寻求。)他体验到的是什么呢?“神至高无上,神智慧,不管神怎么作,你就是知道神以前作过这类事,但这次神在你身上作是什么意思你别论断,你不知道神的美意是什么,你就是寻求、等待然后顺服,这是最好的实行办法、实行路,否则的话过后让你蒙羞加惭愧。”约伯对这些事体会太深了。你如果总误解神呢,这些东西你就得不着,你得不着你跟神的关系就向远,你总误解那肯定向远了,不会有理解,不会有理解就没有真实的顺服,没有真实的顺服你永远达不到真实的认识。神说话,神作工,神在你身上无论付什么心血代价,无论给你摆设什么样的环境,最终是让你认识他,你认识他,你跟他之间的关系就越来越近,越来越正常。神不是平白无故作一个事,没事拿谁解解闷。就像彼得说的,无论神拿人当玩物也好,或者怎么样也好,神都没错,这话怎么来的?(彼得也是在经历当中看见的,就是类似于约伯认识的,不管神怎么作,神的心意都是好的。)有时候人体会不到这层好,那怎么办哪?你得等待,认识。你看他们说的话虽然是在不同时期、不同背景,经历的事不一样,说的话、语言不太一样,但是他们的实行路都是一样的,他们的实行方式都是一样的,他们临到事里面对待神的情形是一样的,只不过是用不同的语言表达出这层意思来。但是最终让后人看到的是什么?就是你实行顺服就对了,实行顺服同时去寻求、等候神给你的意思,别着急,首先得有这个情形、这个态度,这就对了。你要是一临到事,火急火燎的,蹦高,拍大腿,“这事可是神作错了,我就不理解呀!这事是神拿人不当人待呀,我可不能顺服啊,不合情理呀,说不过去呀!”你看,人的头脑、观念、想象都来了吧?那你还配让神在你身上引导你吗?顺服那不是说说嘴、讲讲道就完事了,表点儿心志、克制克制就过去了,不是那么简单。你顺服神,到最终你的结果、收获是你对神有认识了,对神给你摆设的环境有理解了,有真实的体会了,就是你理解到神那层心了。神的什么心?神的良苦用心,神恨铁不成钢。神不想让你活在败坏性情当中,神想让你脱离败坏性情,不得已用这种方式,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审判刑罚你,对付修理你,责备你,管教你,甚至在人看神作的不近人情,玩弄你,你怎么办?你在神这样作的时候,作这样的事的时候,你都能理解到神的那份良苦用心就行了,你有真实的顺服了。

你看约伯怎么理解这事?“耶和华神给我的,他要夺走,他是神哪,他想夺就夺吧,反正我的东西都是从他来的,他不想给我了他有权力夺走,因为他是神,他有这个权力。我没有任何资格说不,我没有任何资格说拒绝,因为我的东西都是从神来的。”你看,他是这么认识的,他也是这么做的,他也是这么经历的。他当时是这么认识的,他的决心是什么呢?“我得理解神,我得做有理智的事,做有理智的人,这一切都是神赐给的,神什么时候拿走神随便,我不能讲究,我讲究这就是悖逆,我拒绝这就伤神心,这就不是真正的好人,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结果怎么样?他当时是这么实行的,他这么实行给他带来的作用、成果是什么呀?其实真正的结果不是变得更富有了,牛羊比以前更多了,儿女比以前更漂亮了,这是神捎带着给人的恩典,真正神让人得的就是通过这个事你对神更理解了,你与神之间的关系更近一步了,更贴近神的心了,神再作什么事你能理解了,你不说悖谬的话了,不说僭妄的话了,不说伤神心的话了。这是不是就摆脱败坏性情了?这就彻底变了。(本性里面的东西就控制不了他了。)控制不了了,你就不归它管了,你归神管了,因为神怎么作都能摆弄得了你这个人了,你就是神的人了。你看,当时他就有这么个情形,有这么个态度,加上他这么做了,进入这样的实际了,最终神向他显现了。那你说神向他显现,不管是给他正脸还是背影,他对神的认识是加深了还是变浅了?(加深了。)肯定是加深了,不会倒退的。那你说人能看见神,就是从原来传说中风闻有神这个隐隐约约的“好像”“是不是呢”这个心理到人看见神,确立、确认神的存在,哪个对人来说更是祝福呢?(看见神更是祝福。)这是肯定的。你看人信神不明白真理人就总觉得什么呢?“神保守我,神恩待我,神高看我,神在众人中间提拔我,然后神祝福我全家都幸幸福福的、快快乐乐的、平平安安的,然后我这人到哪儿还会讲道,别人都羡慕、佩服……”人得这些,他就不知道什么是真东西,什么是神要赐给你、加给你的不知道,就求这些外面的东西,求来求去怎么样?离神越来越远。得不着对神的认识,那你跟神的关系就不会像认识神那么近,是吧?

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过程其实是认识自己的过程,是脱去败坏性情的过程,也是与神面对面打交道处事的过程,同时也是认识神的过程,就这么回事。你实行真理了,但是你怎么没认识神呢?你跟神之间的关系怎么没拉近呢?你说你每天磨磨叨叨磨磨叨叨的,总跟神交心哪,祷告啊,那这个阶段你觉没觉得你跟神之间的关系近了?你觉没觉得你对神的信心加增了?你觉没觉得你这段时间对神的理解多了,埋怨少了,误解少了,悖逆少了?你觉得好像没有,还是原来那样,那你就没实行真理。(一段时间得这样反省,到底这段时间有没有这样的变化,对神的认识、心灵里的看见有没有,衡量一下,没有的话,那就说明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实行真理,没有跟神交往。)这是虚度了,尽出力了。(人不追求真理,无论怎么尽本分都是效力。)那是你的选择,你走的就是这个路,不是谁让你去效力,谁让你卖力气,谁不让你实行真理,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走的道路就是那个道路。有门不走,你偏走狗洞,你从狗洞里出来,人说:“你是狗。”“你骂我!”走狗洞你可不就是狗呗,狗洞不是人走的,那是狗走的。有人走的门你不走,你非得走狗洞,那你从那里出来人家就说你是狗,那怎么办哪,这不是自找的吗?人不实行真理,不追求真理,不由自主就变成效力者那里的成员了,是吧?大伙就是携起手来共同效力,奋发图强,自力更生!

你看实行真理就这么费劲,走走就效上力了,好不容易有那么点成果、收获了,人不知道又走哪儿去了,就偏了,偏偏偏又效上力了,效上力自己还不知道呢!所以一段时间就得反省,反省反省,审察审察,然后在一起交通交通,你这段时间收获什么了,我这段时间收获点什么。说:“我这里面对神的误解还不少,还没有解决多少。”他说:“我这段时间觉着好像对神的心理解一点了。”“怎么理解的呢?”说:“神让人受苦这是好事,以前我就怕受苦,一说受苦我身上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就怕,就想躲,就想逃,现在就觉得受点苦好像人就安静一些,人能安静在神面前,就不容易浮在外面。受苦是好事,所以说神就总给人摆一些苦难的环境,神的目的、神这样的用心好像我理解到一些,感觉到点儿了,知道神作得好。”就得这么交通,交通交通就有收获了。几个人在一起没事交通“谁谁谁,你又不好好信了,谁谁谁,这段时间光景不错”,交通这些能不能得着东西?家长里短、是是非非的这些事,容易让人有口角的这些事,说完之后大伙觉着这段时间没白过,这一会儿好像挺充实的,似乎也是讲了信神的事,讲了神家的事,但是有点不对劲,心里怎么不踏实呢?就得学着往真理上交通,往真理上悟,往真理上够,够着够着圣灵就作了,就开启了。你把自己生命进入方面缺少的,或者自己认为自己应该做的,变成自己的负担放在心里,惦记着是回事,走到哪儿,看见张三了,你看他好像能明白点儿,问问他,“咱们唠唠这事”,你看这样你不就得的多了吗?你总也不提,黑不提白不提,左不提右不提,没事就跟人在一起拉拉家常,拉完家常之后得点什么没有?“管他得什么没得什么,反正这会儿没闲着就行了!”(很多时候我们谈工作就是做个事,跟大家讨论,讨论完了就完事了,我们也没有什么生命进入。)你们多数时候不会交通,其实谈工作的时候也能谈生命进入的事,说:“工作这事是这样的,我当时是那么想的,但是觉得咱这人做这方面没经验,确定不了怎么做,我就没说,我就耍小心眼了,这是诡诈呀,对工作不负责任,我认识到这一点了,以后我得改。”然后他说:“你还会这么交通呢,那我也学着跟你敞开敞开我自己。”你看他也说,他说:“我觉着我那么做就对,你就得听我的,你不听我的听谁的呀!你就不如我,你就应该听我的。我这是狂妄啊!”这不就交通了吗?交通工作也不耽误交通生命进入。

你们经历一些事以后,在这些事当中看见什么,认识到什么,自己里面有什么经历、认识,把这些记录下来,记录下来以后没事自己就琢磨,揣摩揣摩,有时候就在这个记录当中发现有神的开启,在这个开启之上再揣摩。你得学会做灵修笔记,按着正规的文章写,别头一句脚一句的,想起什么说什么,你得让它成文章,自己学会修改自己的文章,规范自己的语言,让文法啊,格式啊,都正规。慢慢地,你的文章通过小的日记积累积累越来越成文章,越来越成文章,慢慢你就能写大文章了。人不会写文章,说话是成问题,你不会写文章你就不会思考,不会揣摩,你不知道怎么表达。因为写文章的时候,人有心、有时间去揣摩一句话在文法上还有在思想表达上应该怎么表达,他有时间,有心,用心思,有细节地对待这个事。说话不用这样,说话就是信口开河,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大脑过滤一下成语言就行了,要求不严格。文章就要求严格,结构、逻辑还有思想、文法都需要严格地要求,所以说你在这方面越操练越有长进,越操练越有长进。就从小文章开始写,慢慢就会写大文章了,慢慢就会写剧本了,有文化、有这个基础、学过写文章的,应该都能达到,就看你用不用劲。你没用劲在这一方面你没有收获,就是空白。就像学做饭似的,一般的人学做饭都是从西红柿炒鸡蛋开始的,最简单的,在锅里放点油,油开了一打鸡蛋,“哗”炸起来了,熟了一尝,没咸淡,撒点盐,下次记住了,打鸡蛋的时候就把盐放进去。慢慢地,你会做的就不光是西红柿炒鸡蛋了,葱花炒鸡蛋,鸡蛋溜豆腐,会的越来越多,慢慢青菜也会炒了,那就在乎操练。你下点功夫,一年两年就有收获了。

写文章其实不难,因为什么呢?你如果把文章写得像绣花一样,那就不是文章了,首先你的出发点就不是对的。你得先想到写文章就是说心里话,心里有话想说,不知道对谁说,我写到纸上,按着自己的意思,一层一层地把它写到纸上,然后自己看,一看,“这句话不对,颠倒了,放后面,这句话不对,应该放前面”,慢慢地次序就越来越顺,越来越顺。文章的语言结构、语言风格那就是实话实说,一开始最简单的就是大白话写到纸上,这没什么难的。人总把写文章当成好像是什么高科技,其实不是,也没什么奥秘,你写得多了,你在书面上会表达,慢慢你的口语也会越来越加强,越来越精炼,越来越有逻辑性、有哲理。这样你心里想的东西、你头脑里想的东西你就会以书面形式的方式用嘴表达出来,变成口头语,人一听还清晰、明了。纸上的功夫得先过关。哪方面都得下功夫,不下功夫没有收获。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