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九十七篇 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第九十七篇 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你们这段时间最想听哪方面的真理?自己知不知道?咱们先作个交流,达成共识就开始交通。给你们几个话题你们来选,根据你们选的咱们交通。第一个问题,怎么认识自己?就是认识自己的途径是什么?为什么要认识自己?这是不是问题?(是。)下一个问题,人这些年都凭什么活着?真是凭真理活着吗?人有哪些情形证实人不是凭真理活着?人有哪些表现证实人是凭什么活着的?这个问题值不值得讲?(值得。)接下来一个问题,还讲咱们之前讲过的,什么是性情?之前一共讲了几条败坏性情?(六条。)哪些情形是这些性情的具体表现?这是第三个问题。现在你们选一选,哪一个问题是你们现在最想明白而且是最不明白的,也是最难够得上的?你们可以交通一下。交通的结果怎么样?(我们选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什么,你们再读一下。(人这些年都凭什么活着?真是凭真理活着吗?人有哪些情形证实人不是凭真理活着?人有哪些表现证实人是凭什么活着?)好,那咱们就交通这个话题。

你们揣摩揣摩,这个话题到底涉及到什么?我问你们的问题“人这些年都凭什么活着?”这句话的重点是什么?重点是“什么”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那你们该揣摩的问题是什么?(凭什么活着。)到底凭什么活着,该揣摩这两个字——“什么”。“什么”的范围是哪些?这是你们应该揣摩的。这个“什么”如果最粗浅地讲,你们能理解到的都有哪些?你们平时认为的,凭着这个东西活着不是实行真理,不是满足神心意,这是人的好或者是人的认为,那这个“什么”是这个范围里的,就交通这个话题。人平时生活接触到的,或者你们的文化知识能够得上的,或者你们这个年龄能够得上的,或者你们的生活范围能够得上的,或者你们的阅历能够得上的,都可以拿出来交通。有没有人想到什么?对这两个字最基本的理解,现在你的脑袋里有没有?最基本的,就是你凭什么活着,你认为你凭的这个东西很正当,很正义,蒙神悦纳,是靠近真理的,是正面事物的实际,是合神心意的,是合乎真理的,是你认为的好的东西,这些年你信神、尽本分、追求真理就是凭着这个活着。你们现在能想到的是什么?(我觉得信神只要我付代价就能把本分尽好,只要尽本分有果效就能蒙神拯救。)你的这个观点是你自己认为的一种好的东西——受苦付代价,那受苦付代价这个观点跟保罗的观点有什么区别吗?实质是不是一样的?(是一样的。)那这个观点的实质是什么?是一种想象,这些年是凭一种想象,凭自己认为的“对”活着,尽本分,付代价,信神或者是进行任何一样信神的生活。这是一种想象,这是人凭着的一种东西。还有没有了?首先你得确定你这么做的基础或者根基你认为是对的,“这是在实行真理”,涉及这个才是这个话题,明白吗?(我觉得在世界上很苦,信神之后觉得是神拯救了我,我就应该来信神,我就应该来尽本分为神花费,世界不属于我,就凭着这样一个良心的作用来信神。)这就是你追求信神的一种动力、基础,是吧?还有吗?(我觉得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没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就觉得信神和认识神最有意义,最有价值。)这算什么呀?能不能听出这是什么?

你们说的这些大多数是比较感性的东西,并不是你们认识到的,跟咱们要说的这个话题有多大关系?关系大不大?大多数讲的是对信神、对信仰的一种理解,信神这些年之后,对信神有一些感性的、感觉上的认识,无论认识的是与真理比较相符的,还是与真理不相关的,大多数都是这样。那到底什么是涉及这个话题的呢?到底什么是能涉及到实行真理这个话题的呢?这就是咱们该交通的。最捷径的办法,咱们就从大伙能理解到的话题,从保罗讲起。从保罗讲起涉及到你们,好不好啊?(好。)有什么好呢?有什么不好呢?好在哪儿啊?为什么要讲保罗呢?保罗这个故事大多数人是不是都知道啊?谁来讲点关于保罗的经典的故事或者话题?谁读过圣经中关于保罗的经典部分,比如保罗常说的一句名言是什么,或者保罗这个人的特征、性格,或者他擅长的、他的特长,都可以讲。(保罗曾经在教法师迦玛列门下受教,教法师很有名气,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招牌,就相当于从名牌大学出来的一样。)用现在的话说,保罗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神学生,可不可以这么说?这是第一条,关于保罗的比较有代表性的话题,保罗是名牌神学院毕业的神学生,这就是他这个人的背景、文化程度、社会地位。第二条,保罗说的一句经典的话是什么?(“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这就是他跑路的动力,用现在的话讲,保罗受苦付代价,作工作,传福音,传主的道,他的原动力是什么?是为了什么?(为了冠冕。)这是第二条。接着说。(最后他说自己活着就是基督。)活着就是基督,这也是保罗经典的话。还有吗?讲讲保罗的人性,保罗的天资、特长、智商,比如说,保罗讲的一个很多人都不知道的问题,就是很多神学生甚至祭司都不知道的问题他知道,因为他的知识比别人高,这代表他的知识比别人高,讲这方面的证据。刚才讲了三条,第一条,保罗是名牌神学院毕业的神学生,这个“名牌”意味着什么?“名牌”意味着他所毕业的学校就是他所受教育的学校很有名气,从这个学校出来的人肯定社会地位比一般人高,另外,这个学校所传授的知识,知识面是不是应该比一般的学校广泛、深刻?所以说,保罗从这样的学校毕业,他所具备的神学知识是不是应该比一般人多?那他所读的神学方面的书籍也比一般人多,是吧?这就是保罗这个人的教育文化背景。他具备了这样的文化背景,对他以后传道、牧养教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是有益处还是有害处啊?有没有辅助作用?有些人说“有”,我不知道你们这话从哪儿来的,是有还是不知道有没有?到底有没有?下一条是什么?(“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这是保罗的什么?(保罗凭这句话活着。)他凭这句话活着,凭这句话追求,那能不能说这就是保罗打美好的胜仗、受苦付代价的一个存心呢?那他的存心说白了就是什么?(得赏赐,得冠冕。)得赏赐,也就是用跑路、付代价、打美好的胜仗来换取公义的冠冕。那他那些年是凭什么活着?是不是凭这样的存心活着,就凭着这句话的动力活着?那他如果离开这句话呢,如果没有这句话,而是说“该跑的路也跑尽了,该打的仗也打过了,剩下的一切都在神手中”,如果带着这样的存心、这样的信念或者异象,他能不能作这些工作?能不能付这样的代价?以保罗这个人的品性、他的追求,还有他的存心、他的野心,他能不能付这样的代价?如果主耶稣提前告诉他,说“我在地作工的时候你迫害我,像你这样的已经遭惩罚了,遭咒诅了,无论你怎么做也没法弥补这样的过失,没法弥补这样的过错,无论你怎么悔改我也不拯救你”,保罗会是什么样的态度?(他会弃绝神,不再信神了。)他不但不会信神了,而且会否认神,否认主耶稣是基督,否认天上的神的存在,是吧?那刚刚说的这个是什么?保罗是凭着什么活着的?(得福的存心。)得福的存心,说白了就是他跑得那么欢是有得福的欲望支配着呢!如果没有得福的欲望,没有那一线希望,他能这么做吗?他绝对不会。再看看他作工作,保罗这个人具备丰富的宗教知识,也有一定的名望,也有一些特殊的文化背景,可以说他比一般人知识高,他作工作凭什么?(凭素质、恩赐、知识。)凭着素质、特长,凭着他的知识作工作,这一点怎么看出来的呢?你凭什么这么说?有没有证据?在圣经里有没有记载保罗见证主耶稣是基督,是主,是神?(没有。)那他见证谁呢?(他自己。)他是怎么见证自己的呢?(他说他活着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处。)他这话的言外之意是什么?主耶稣不是基督,不是主,不是神,他才是,他有野心。他这么跑路,这么传道,他凭着自己的存心还有他的野心,他的野心是什么呢?就是让所有的人,他所传的人或者知道他的人,来证实他活着是基督,他活着是神,这是一方面,他是凭着他的欲望活着。还有,保罗作工作凭着知识,这个有没有证据?他讲哪些话代表他这个人作工作凭知识,不讲圣灵作工、圣灵开启、真理实际,有没有证据?保罗作工作从来不见证主耶稣所说的话,比如说主耶稣教导人悔改、认罪,还有一些关于实行方面的,保罗作的工作是在这些以外。以他个人的情况来说,他在这以外作工作他能讲哪些东西?是不是就是他所学的神学的东西,知识、理论的东西?那知识、理论的东西包括什么?包不包括想象、哲学、推理?包括这些东西,当然还有更多,总之这些东西都不是真理,更不是合乎真理的东西。保罗这个例子就讲这些。

你们听完保罗这个例子之后,对照你们自己,关于咱们今天要讲的这个话题“人这些年都凭什么活着”,你们想没想到一些?多数人点头了,那你们想到什么了?(我想到的是,我这一辈子不成家,一辈子不回家,一辈子不背叛神的托付,临到大的试炼不埋怨神,到最后神就不会让我死。)凭着一种一厢情愿的意愿活着,这是一方面,有点贴边了,涉及到实际情形、生活当中实际追求的一方面,这是一种观点。还有吗?我提示你们一点,有些人信神年头多了,凭着信神的经验,凭着自己这些年的想象,或者凭着之前读一些属灵书籍得来的一些经验、经历或者范例,他们总结了一些关于信神怎么能够达到属灵,或者信神怎么是在实行真理这样的一些关于实行方面的实行法,他们认为这样是在实行真理,这样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说一个实例,比如说,有的人临到病痛了,临到病痛需要寻求神的心意,需要寻求真理,这是信神最基本该知道的,但是这个有病的人他怎么实行?他说:“有病这事是神所摆布的,我得凭信心活着,一不吃药,二不打针,三不上医院,你看我的信心怎么样?”不错吧?有没有信心?认为是有信心的人举手。就是说你们认同这样的观点,而且你们自己也是这么实行的,是吧?“不打针、不吃药、不上医院看医生这是在实行真理”,也可以说有病不打针、不吃药、不去看医生等于在实行真理,满足神的心意,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你们是根据什么说这是在实行真理呢?有根据吗?(我有病的时候要是想去吃一些药和一些偏方,我就认为我是在挣脱神给我摆布的环境,我要是不吃药就是顺服神摆布的环境。)你是这么领受的。对这个观点持守的人不少,这么认为、这么实行的人不少,那这么实行到底准确不准确呢?依据是什么?得没得到印证?知不知道?还不太清楚,是吧?这就是无果,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那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实行呢?有病不打针,不吃药,不看医生,也不作任何的处理,然后就耗着,唯一的实行的办法、解决的办法就是祷告神,让神挪去,或者任神摆布,这种实行法准不准确?(不准确。)你们是现在才认为不准确的,还是之前就认为不准确的?还是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实行好?(如果看医生或者吃药,就觉得这样实行属于一个外面的作法,没有凭着真理从病当中走出来,是借着外界的力量把这个病挪去了。)那你们的言外之意是不是就是,如果神给你一个病痛,你把它处理了,把这个病挪掉了,那你就是背叛神,不顺服神给你的安排?(是有这样的观点。)是害怕有这样的观点不对,还是疑疑惑惑的,还是根本就不清楚到底这样做对不对,反正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也没有什么不同意见,更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也没有什么责备,然后就一直这样行下去?(就是一直这样,没有什么感觉。)那你们说这么做是不是有一点抱蒙啊?抱蒙的事就不可靠,如果是抱蒙,咱先不说它对错,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最起码这样做就不是合真理的。因为如果是合真理的,他肯定知道这么做是守住了哪条原则,是在哪个原则范围里做的,是不是最起码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看,人这样做有时候是出于自己的一种想象,自我约束这么做,另外,自己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必须这么做,但是你自己不清楚到底神是怎么要求你的、神的意思是什么,你是按着自己的意图,或者是按着自己给自己制定的一个途径去这么做,结果到底如何你也不清楚,这种情形就是凭什么活着呢?(想象。)想象是不是带着一种观念哪?那这种观念是什么?(如果这样去实行了,就能够蒙神称许。)这就是观念。那这么做的路途、这样的领受法是不是不纯正的?(是。)这就对了,有定义了,有结果了,凭着这样的想象观念活着,这就不是在实行真理。类似这样的情形还有没有?

现在对这个话题基本上揣摩得差不多了,是不是知道这个话题基本上说什么了?那咱们就讲几种情形,你们没必要都记,仔细听就行,听着,琢磨着。琢磨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对号入座。那对号入座的目的是什么?对号入座的目的是你能掌握好自己的情形,你有这种情形,你有这样的问题,然后能解决掉这样的情形,争取达到凭真理活着,不要凭各种与真理无关的东西活着。

凭什么东西活着这个话题的内容挺多,咱们先从恩赐说起。有的人说话口齿比较清晰,能言善辩,思维敏捷,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凭着伶牙俐齿,跟谁说话、打交道思维特别敏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然后在神家还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与敏捷的思维尽本分,当然本分有很多种,有的是传福音,有的是带教会,还有其他的,就是只要能用到他这个三寸不烂之舌的地方他都发挥他的特长。这个特长是什么呢?就是嘴巧,会说,一般的问题在他那儿不在话下。为什么说不在话下呢?因为他头脑灵光,再加上有点社会阅历,有点见识,临到一般事,他那小脑瓜转悠转悠、琢磨琢磨就来道儿了,一来道儿,“行了!问题搞定!不是大问题”,美滋滋的。别人还羡慕他,“人家临到什么事三言两语就搞定了,就解决了,我怎么就不行呢?”他自己也美,“你看神给我这舌头、牙齿还有这脑袋,聪明,有见识,反应得也快,临到事在我这儿就难不住,不在话下,到我这儿就能搞定。”现在问题来了,一个伶牙俐齿、思维敏捷的人,他凭着他这个特长、他这个才能尽了一些本分,在尽本分期间当然也解决了一些问题,也为神家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如果细究的话,他所做的每一样事是否合乎真理,是否是按着真理原则去做的,是否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这就要划一个问号。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很多时候不明白真理,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是合乎真理,但是他还是在尽着本分,他尽本分无论尽得怎么样,他所凭借的东西是什么?他尽本分的源头是什么?就是他的思维与他的见识,还有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你们中间有没有这样的人?(有。)那凭着头脑活着的这些人,凭着高智商或者伶牙俐齿活着的这些人,你们做事的时候知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合不合乎真理原则?你们做事的时候有没有原则?换句话说,你们做这个事的时候,你自己知不知道你是凭着聪明智慧,凭着自己的头脑活着,还是凭着神话中的哪一句话活着?是大多数时候知道,还是大多数时候不知道?(大多数时候知道一点儿。)那你们说话、做事有违背真理的地方,或者有违背神话的地方,你们自己知不知道?(有时候知道。)知道的时候怎么办呢?(过后知道自己的存心不对,就跟神祷告,然后立下心志下次不这样了。)那下次再临到这类事呢,又过去了,又立心志?(是。)这是凭着什么?(恩赐。)这就是凭着恩赐。凭着恩赐仅仅是只有这一种吗?只有头脑灵光、三寸不烂之舌吗?不是吧?恩赐都有哪些?具体的,比如说,有的人特别喜欢唱歌,听曲调一般听两遍基本上能唱下来,不在话下,他认为什么呢?“我就尽这个本分吧,这是神给我的本分”,这个感觉是没错的,准确。这些年来学了不少歌,也唱了不少歌,也学得很快,嗓子越来越好,这个有错吗?(没有。)但是有一个错的问题他自己不知道,可能别人也看不到,这个错的问题是什么呢?嗓音越来越好,唱歌越来越准,而且越来越会唱,唱得越来越感人,他把这个当生命了,这是不是就错了?这就错了,这就是他凭借活着的东西。他凭什么活着?(恩赐。)什么恩赐?(唱歌的恩赐。)那有唱歌恩赐的人就不能得着生命吗?要这么说,有特长、有恩赐的人就很难明白真理了?很难进入真理实际了?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那有特长、有恩赐的人怎么能得着真理呢?怎么能不凭着特长、恩赐活着呢?怎么能摆脱这个呢?这是不是人应该明白的问题?交通交通这个事吧。

首先得分清楚什么是恩赐,什么是生命。你有恩赐,你反应比别人快点,你领受东西比别人快点,或者你口齿清晰点,比别人有这方面特长,比别人有这方面优势,你是怎么认为的?你是怎么对待的?这个很重要。如果你认为你的特长、你的恩赐能运用自如了,或者你尽这样的本分是别人代替不了的,你只要用你的恩赐尽本分,只要用你的特长尽本分,只要做着没停止,是在神家呆着,在尽本分了,那就是在实行真理了,那这个认为是对的还是错的呢?(错的。)怎么是错的呢?那有恩赐、有特长的人是不是就有罪了?(不是。)那这个特长和恩赐到底是什么?怎么理解它?怎么运用它?怎么对待它?你们有没有人把自己身上有的特长或者优越性的东西当成一种工具,尽本分的时候用它,不尽本分的时候就不提它,能不能做到这个?做不到,是吧?这就是在真理进入方面的欠缺。一旦你活在你的特长里,或者在你能特别好地发挥你的特长、你的恩赐的时候,你里面是什么情形?(沾沾自喜。)自喜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飘起来?还有一个问题,你们知不知道这些比较有恩赐、有特长的人最大的难处是什么?有没有这样的体验、经历?(最大的难处就是不容易接受真理,不容易实行真理。)这是一方面,还有吗?(很难放下自己的恩赐、特长,临到事情的时候,他的观点、他的看法都是由恩赐、特长产生的,不会用真理看待事情或者接纳真理,很难放下自己的资本、自己认为对的东西。)(有恩赐的人很难真心祷告神,他会靠自己去做事。)大伙说说,他们几个人谁说得比较贴切?是不是第二个说得比较贴切一些?有特长、恩赐的人的想法或者作法、思想很多时候是与真理相悖的,但他自己不知道,他认为“你看我多聪明,我这多明智的选择呀!我这多英明的决断哪!你们都够不上”,总是活在一种自恋、自我欣赏的情形里,很难静下心来琢磨什么是神的要求、什么是真理、真理原则是什么,很难进入真理与神话,他们也很难找到或者掌握真理的实行原则,也很难进入或者掌握真理的实际,活着活着,琢磨着琢磨着,想着想着就进入头脑里了,跑到自己的头脑思维里了,进入自己的头脑思维里想着想着就美起来了,美着美着就抖起来了,抖着抖着就飞起来了,飘起来了。这是一种什么情形呢?

恩赐、特长可以看为是同一方面的,恩赐都有哪些?有的人特别通技术方面的东西,比如有些男性特别喜欢摆弄一些电器类的东西,还有一些人比较擅长电子的东西,比如有一些人一打开电脑,一看里面的程式或者任何一个软件,他运用起来就特别得心应手,而且熟悉得也特别快,掌握得也特别快,记得特别快,就是记这些东西或者理解这些东西的能力超凡,超过一般的人,这是不是特长?另外有些人学语言是特长,无论学哪国语言都学得特别快,而且也是记忆力超人。还有一些人擅长什么呢?歌舞、文艺方面的。还有些人读书读得特别快,一目十行。还有什么呢?特长是不是有很多?理发算不算?(算。)理发,美容,化妆,还有导演,演员,有些人特别善于表演。不管是哪方面特长,凡是涉及到咱们这个话题的主要是指什么?为什么解剖人的特长呢?为什么要说这个呢?这是不是应该揣摩的问题?什么叫凭这个东西活着呢?为什么说是凭这个东西活着呢?(人把它当成生命、当成资本了。)这是一方面,当成生命,当成资本,还当成什么?饭碗,活着的价值,活着的追求目标与意义,甚至是你为人处世、你追求真理或者信神的意义所在,你靠它活着,靠这些东西活着,而且你认为这个东西是你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涉及到这个话题。哪些人是凭恩赐活着?你们都是凭哪方面恩赐活着?(我在传福音的过程中,跟外国人打交道、说话,能够跟他们拉近关系,我说话他们愿意听。)你觉得这是不好的事?这跟这个话题有关系吗?(我觉得语言是自己的一个恩赐,所以在尽本分上凭着恩赐与人交往。)这是好还是不好啊?(听了神的交通,觉得这会拦阻自己去寻求真理原则。)意思是现在觉得这东西不好,以后不这么活着了,不用这种方式跟他们打交道了,让他不愿意听你说的?(不是。)那是什么?现在你得明白这个话题的焦点是什么,要解决你们的什么问题?凭这个东西活着不对的地方是什么?你们说说。凭恩赐活着不对的东西是败坏性情,凭恩赐怎么就不好?好的地方是什么?这个得弄清楚,别说来说去你们觉着对的地方也不对了,不对的地方也不对了,怎么做都不对,这个没弄明白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个话题的焦点你们没弄明白。(看到自己的存心不是为了满足神,不是为了尽上自己的本分,而是为了炫耀自己、自我欣赏,觉得自己这样做挺好。)有几句话说到点上了,把凭着恩赐活着为什么不对说出来了,你认为这个东西是你的资本,是你的什么?(是一种自我价值的实现。)这是错误的东西,这个源头是错误的东西,这个思想是错误的东西。那你怎么能摆脱这个呢?(得知道自己凭恩赐去做的时候是为了尽好自己的本分,是为了完成神的托付,恩赐只是一个工具,就是一个手段、一种技能。)难道这么想过之后就能达到实行真理吗?这是不是问题?那怎么能够解决问题?怎么能达到实行真理,不凭这个东西活着?如果你做这个事的时候,你是在借用你的恩赐达到炫耀个人的技巧、能力,这是凭什么活着?(凭恩赐活着。)但是如果你这样做的同时,你是在借用你的恩赐达到尽好你的本分,尽上你的忠心,然后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达到神所要求的效果,你在琢磨、揣摩怎么说、说哪些话更能见证神,更能让人清楚、明白神要作什么,然后接受神的作工,利用你的恩赐,利用你所掌握的知识达到尽好你的本分,这是凭什么活着?(这是凭真理活着。)哎,这是在实行真理。这两个有没有区别?你们有没有在炫耀自己的特长或者恩赐、能力、技巧的时候忘乎所以了,忘了自己是在尽本分了,而是在别人面前沾沾自喜,他是外邦人,你也成了外邦人,跟他一样,你都忘记自己是做什么的了,有没有这种情况?(有。)那这种情况人心里的情形是什么样的,知不知道?放纵,没有敬畏神的心,没有约束,没有责备,而且做事心里没有目标,没有原则,已经失去一个基督徒基本该有的尊严与体统了,这成什么了?卖弄技巧,出卖人格。在你尽本分的时候,就是发挥你的特长、恩赐的时候,这样的情形多不多?或者说有这样的情形的时候,你自己能不能意识到?你能不能扭转?如果你能扭转,你就能达到实行真理,如果你总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长期就这样下去了,那你就是完全凭着恩赐活着的人,没有任何的实行真理,一丁点儿都不实行真理。那人的约束力是什么?人有多大约束力是根据什么?是根据你对真理的喜爱程度,是根据你对邪恶或者反面事物的恨恶程度。

还有一种情形,不管人有特长也好恩赐也好,或者是有一种技能也好,或者是有一种天性也好,他只做事,只出力,无论他做事出力的时候是凭着想象、凭着观念或者凭着自己的本能,他只出力,从来不寻求神的心意,没有任何的概念或者心里的需要说“我要实行真理,我这是在实行真理,我这是在尽本分”,他唯一的思想出发点就是“我把这个活儿干好,我把这件事完成,我把这个任务完成”,那这是不是完全凭着恩赐、凭着能力、凭着技巧、凭着特长活着的人?这样的人有没有?信神只想出力,出卖劳动力,出卖自己的技能,这样的人多不多?(多。)“多”这不是好话呀!为什么要说“多”呢?是实情还是你们随口那么说的?根据你所见到的举个例子。(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能尽好本分心里就很高兴,如果本分没尽好心里就很难受,感觉很亏欠,这个亏欠是因为本分没有尽好就没有脸面、地位了,不是想在本分当中怎么依靠神去做,这样就是在出力。)很可怜,让人很伤心,这是大部分人有的情形。尤其是神家交给人一项事务性的工作,大多数人都是带着一种这样的观点做,他只是出力。为什么叫出力呢?这话听着不太好听,言外之意就是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有时候是动动嘴,有时候是动动手,有时候使把力气,有时候是动动眼睛,有时候可能是跑跑腿,做这一类的事。做这一类的事为什么说是凭着这些东西活着而不是在实行真理呢?这里有一个区别,咱先不说什么是实行真理。交代给他一个任务,他接到这个任务之后,他就想着“我怎么做能把这个任务完成,然后让带领夸我,我好到那儿去交账”,然后自己就开始想了,也可能还列出一条一条的计划,有点认真的态度,但是只注重就事论事把这个事做完,做给人看,或者做的时候自己也要给自己定一个标准,怎么做能够达到自己心里高兴、满意,达到他追求的完美的程度。不管他怎么制定标准,只要是与真理无关,他不是在寻求明白、确认神是怎么要求的,神是怎么说的,他是抱蒙去做的,稀里糊涂去做的,这些都属于出力,这就是凭着一厢情愿,凭着自己的头脑、恩赐或者才能、技巧去做事。做完这事的后果是什么?也可能这事做成了,没有人挑出什么毛病,你自己也很高兴,但是在做这事的过程当中,第一你不明白神的心意,第二你没尽心、尽意、尽力,你的心没尽到。如果你寻求了真理原则,寻求了神的心意,这个事你就能达到九成,能进入真理实际,能让你准确地明白你做的合神心意。但是你如果不用心,稀里糊涂地做了,这个任务是完成了,这个活儿也做完了,但是做得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没有标准,不知道这事到底合神心意了还是没合神心意,合乎真理还是不合乎真理,自己不知道,没有标准,所以这种情形统称叫什么?两个字,统称“出力”。“出力”这事好不好啊?(不好。)现在来看不太好。

人只要不实行真理,不寻求真理,心不往真理上用劲,只用头脑去记,只用手去做,只用腿去跑,把这个任务完成了,这不是真正完成任务,不是真正完成神的托付。那完成神的托付是不是有标准?标准是什么?主耶稣说了一句话,主耶稣怎么说的?(“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可12:30))爱神这是神给人的一方面要求,其实神只要给人托付,人尽本分,人信神追求神、跟随神,神对人的要求标准就是:尽心,尽性,尽意,尽力。那你人去了心没到,脑瓜想到了,记住了,心思没到,凭着一把力气或者凭着自己的能力把事做完了,搞定了,是不是就完成神的托付了?(不是。)那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是完成神的托付了?是尽好本分了,是有忠心地尽本分?就是咱们刚才所说的那些方面。刚才所说的那几方面,重点人能理解到的是什么?尽心,尽意,尽力。这三条中最浅的是哪一个?(尽力。)是尽力,是出力。神要求的最合乎真理的是哪一个?(尽心。)是尽心。所以说,神无论托付你尽什么本分,做什么活儿,做什么事务,你如果光出力,光跑腿,光卖力气,出卖劳动力,能不能达到合乎真理?能不能达到行在神的心意上?能不能达到合乎真理原则?(不能。)那怎么做才能达到?(尽心。)“尽心”这两个字挺好说,人也常说,那怎么尽心呢?有难处了,是吧?难处就是不会尽心。还有些人说了:“那怎么就不会啊?多用点心,多下点功夫,多琢磨琢磨呗!另外,心里什么也别想,就一个心眼想这个事不就完事了吗?”是不是那么简单?(不是。)不是那么简单。虽然不是那么简单,但咱们讲几条简单的实行原则,因为现在不是主要讲这个。按照你们能实行的、平时实行能达到的或者常常实行遵守的原则,你们说说,尽心首先第一条应该怎么做?咱们光讲实行。尽心,什么意思?就是先把心带上,别把心丢了。说那个人的心去哪儿了?丢了,像丢了魂似的,说话心不在焉,另外办事总是走神,看着不对劲,总像做梦似的,这就是没带心,心不知落哪儿了。这话对不对?知不知道怎么实行?

一个人长没长心通过什么看?(通过他对待事情的态度。)这是一个比较笼统的说法。一个母亲对儿女有没有心有什么表现?你们说说具体表现。(对子女照顾得无微不至。)别笼统地说,说具体的,我最喜欢听具体的。比如一个做母亲的,生完孩子了,你看什么样的人有心,什么样的人没心?生了孩子之后她就睡了,一睡睡了七八个小时,醒来一看,孩子哪儿去了?掉在地上哭半天了,哭得哇哇的,他妈不知道,这当妈的有没有心?(没心。)没心,这是肯定的。刚降生的婴儿需要照顾,需要喝奶,需要小心地呵护,而且还得把他搂在怀里,妈妈的睡觉是其次的。那这个时候做母亲的如果困了,该怎么睡是对孩子有心?一个是防止压着他,另外,不能让他饿着,再一个,他如果哭了你还得能听到,这是不是有心?有心首先得想到“我要照顾他,我要爱护他,我要保护他,不能让他饿着,不能让他哭,也不能让他摔到地上,我得保护他,用生命来保护他”,这叫做母亲的有心,所以说,她这会儿睡觉不是最重要的。如果这个母亲有心,困了需要休息,她该怎么睡?(会睡在孩子旁边。)那孩子放在哪儿啊?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母亲怎么睡,而是孩子应该放在哪儿。(搂在怀里。)搂在怀里或者把他放在里边,有墙、有床围着,四面都挡着,狼也叼不去,猪也叼不去,而且也不能掉到地上,这就绝对安全了。孩子睡觉的空间足够大,而且还能安稳地睡觉,他一旦哭了,母亲随时随地都能听得到,而且母亲在最外面挡着他,如果有狼啊,狗啊,猪啊进来,或者有其他人过来抱他,都不可能抱走,得通过母亲,这个母亲想得细不细?这个细是从哪儿来的?(从心来的。)那这个做母亲的怎么睡?首先,她睡觉得靠外边,让孩子睡里边,然后趁孩子熟睡的时候赶紧打盹,打盹的时候心里还得提着劲儿。有心得有表现啊,不是说说嘴就完事了,什么表现哪?“孩子正熟睡呢,我也困得不行了,赶紧睡吧。”把孩子放下,包好,盖好,赶紧打个盹,睡十分二十分钟睡着了,一惊,突然醒了,吓一跳,一看,“哎呦,孩子还在。”第一眼就得赶紧看孩子,孩子哭没哭啊?看他睡得挺好的,先别惊动他,他正睡着呢,他熟睡期间我也赶紧打盹。打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有精神、有体力能更好地照顾他。所以,母亲在这个时候睡觉、打个盹不算偷懒,不算没心,她的心已经尽到了。她有心的表现有没有细节?这些细节是什么?爱护,照顾,保护,还有什么?(牵挂。)“心”里面内容多了,何止就是一个“我有孩子高兴啊”这个心,这个心没用。那最重要的心是什么?(挂念。)挂念,挂心,这才叫心呢!她的心是有内容的才叫有心,如果没有内容,孩子就能掉到地上。生完孩子了,把孩子“啪唧”往床边一放,“好了,我把你生下来了,我完成任务了,你爱吃不吃,爱喝不喝,爱睡不睡,不关我的事,我是太困了,我先睡,我还把你放在边上,你要是搅扰我,你掉地上我也不管,你要是让我好好睡,那我醒来还奶你,你要是不让我好好睡,我不要你!”这是什么妈啊?还不如狼妈呢!这样的妈有没有心?(没有。)那这样的妈好不好啊?(不好。)这样的妈为什么不好?(没心。)没心,首先她做事没有责任心,没有疼爱儿女的心,还有什么?没有保护儿女的心。她一没心就没有这些细节了,牵挂、保护还有疼爱、照顾这些内容都没了。

刚才说到尽本分什么叫有心,通过举这个例子明白了吧?往细了说,尽心,首先一条应该想到什么?这个应该张口就来吧?(责任。)先想到责任了,“这是我的责任,我得担起来,我不能临阵逃脱”,另外,我得把它做好,向神交账。理论基础有了,那光有理论基础是尽心了吗?还远远没有达到进入真理实际、实行尽心这一方面神的要求。那你们说说,什么是尽心?这个问题用揣摩吗?你们长没长心?心是都长了,长心脏了,“尽心”的“心”到底有没有?怎么能够尽心?尽心,首先一条就得想到“我接受这个本分、我尽这个本分给谁尽?尽给谁的?”是不是先想到这个?“是谁托付给我的?是某一个人吗?是某一个团体吗?”不是,那是谁托付给你的?(神。)首先得想到这个。不用每次都想,但这个事得想透,首先想到“这个事是神交托给我的,我是在面对神尽本分,不是给我做,不是给其他任何人做,而是尽我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神给我的托付”。是神给你的托付,那神是怎么托付的?这是不是涉及到尽心了?这个首先是不是得寻求真理啊?寻求真理,寻求神托付给你这个本分的要求是什么,他的标准是什么,他的原则是什么,神话是怎么说的。如果神话有明确的说法,你如果能尽心,这时候你的心应该想什么?应该往哪个方向去实行?这是不是得有表现哪?那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做?这个时候应该先找到关于这方面的神的要求,如果我明确地知道神提的要求标准是这样,我就尽心地去做,做的时候我还祷告,揣摩,然后与明白的人交通。这是不是尽心?这是尽心。还有呢?做这个事之前你寻求了神的心意,寻求了神话,知道怎么做了,但是临到事的时候,这个事跟神所要求的或者神说话的原则有不同之处,有出入了,这个时候怎么办?得守着尽心这条原则,怎么做啊?你看有的人临到这事,“管那些事呢,反正交给我了,交给我了责任在我,主动权也在我,你交给我了我就说了算,我说了算那也是尽心了,你能挑出毛病吗?交给我那就我一个人全权说了算”,然后就下功夫自己琢磨怎么做。虽然最后事也做了,但是这种实行法、这个情形对不对?神说要尽心,那这个心应该怎么尽?怎么尽合乎尽心的原则?如果你说“我尽心,那主动权在我手里”,这是不是尽心了?这犯什么毛病了,知不知道?狂妄,独断专行了,这是不是尽本分哪?(不是。)这也不是尽心啊!那这是什么?这是搞人的经营,不是在尽本分了,而是凭着己意做自己满意的事,做自己喜欢的事,这不是在尽心。这个话题到这里是不是交通得差不多了?这么交通你们能不能跟上?(能。)能跟上,你们主要听什么?能不能与真理联系上?能不能够得上?

刚刚讲了特长、恩赐,特长、恩赐包不包括知识?(包括。)包括观念吗?(不包括。)知识跟特长有没有区别?特长指的是一技之长,有可能是过人之处,有可能是你的技能或者你的素质比较突出的部分,是你最擅长的东西,或者是你掌握得比较扎实、比较彻底的一项技能,这些都称为特长、恩赐。你们刚刚说知识包括在这里面,知识在这个范畴里吗?知识更广泛、更确切地说是什么?如果说这个人是知识分子,他有特长吗?你不知道。他擅长什么?你不知道。那知识到底指什么?我问你们知识是否包括在恩赐、特长里,你们回答“是”,很肯定。刚刚我问你们的问题是什么?如果一个知识分子他很有知识,念过很多书,读过很多名著,对某一项专业或者某一项知识特别地钻研,有成果,掌握得比较具体,比较深入,那跟特长、恩赐有关系吗?咱们刚刚说的特长、恩赐主要指什么?(一技之长。)突出的是一技之长,本领,技能。那现在看,知识是不是能列在特长的范畴里?假如一个人凭着特长作工,有可能他没有什么知识,就是个大老粗,农民一个,也没念过很多书,也没读过什么名著,甚至圣经里的字他可能都不能完全读下来,不能完全认识,这是没有知识的人,也可以说这人没什么文化,但是他头脑很好,有点素质,嘴很能说,能言善辩,都能把死的说活了,这是不是特长?这个人没有知识,但他有这样的特长,那能不能说知识就是特长呢?(不能。)那具体地说,知识到底指什么?定义定义。

咱们这么说吧,对这个话题可能更容易明白一些。如果一个人受过教育,学了教育专业,那他是不是具备教育这一专业的知识?如何教育儿童,如何教育青少年,如何传授给人知识,传授哪些知识,他具备这一方面的知识了,那他这个人是不是就是这方面的知识分子?那能不能说他就是有这方面知识的一个人才?(能。)就拿这个作例子,如果说他是搞教育的一个知识分子,通常这样的人作工作、带领教会他会怎么作?惯用的作法是哪些?跟每一个人说话是不是就像跟小孩子说话一样,就像老师跟学生说话一样?说话口气倒不要紧,关键重点是他灌输给人的是什么,他传授给人的东西是什么。他具备了这样的知识,他在这样的知识当中活了很多年,这些知识基本上就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甚至从他为人处世或者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能看到他已具备这方面知识的影子,都能看到他这个人所活出的东西里含有他所学的知识,这是很常见的。这样的人作工作常常凭着什么?凭着所学的知识,是吧?比如告诉人怎么读神话,有的人说:“我不会读神话呀,拿起神话就不知道怎么读,不会读神话怎么能知道什么是真理呢?不会读神话怎么能明白神的心意呢?”他说:“来,我会,我有知识,我帮你。打开这一篇说话,这篇说话一共分为四段。通常文章如果是记叙文,那就有六要素,哪六要素呢?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发展的经过与结果。你看这篇神话,时间嘛,前面没有,在后面结尾处——二〇一一年十月,没有具体日期,这是这篇神话发表的时间,这就是第一要素。人物呢,神话提到了‘我’,那首要的人物就是神,其次神又提到了‘你们’,那就是咱们。然后还有什么呢?点到一些人的情形,点到有些人悖逆、狂妄,那就是指那些狂妄、悖逆的人,不作实际工作的人,调皮捣蛋的人,坏人,恶人。事情的经过就是人做坏事。还有一些就是其他方面了。”这个作工法怎么样?他凭着爱心帮助人这是好事,但他所行的根据是什么?(知识。)当然,我举的这个例子也可能没有这回事,没有人这么说,告诉弟兄姊妹读神话按照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那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这么说是不是人就能更清楚地明白什么叫知识?(是。)

有的人不会读神话,但是念过书,学生时代可能文科学得不错。拿来一篇神话,一看,“这篇神话发表得好!第一段,神说话开门见山。”你看,知识上来了吧?“第二段,语气带着威严烈怒;第三段,揭露得具体,明了,这就是神话;第四段,概括总结,给人实行的路途。神话说得完美!”这是不是从知识来的?虽然我举这个例子可能很少有人这么做,有点机械,但是让你们从这里明白的是什么呢?就是人运用知识对待神话的一种丑态很恶心。这样的人读神话都凭着知识,那他做事能凭着真理吗?肯定不能。那这样的人做事的特征是什么?首先他的优势,他认为他的优势是什么?他有知识,有学问,从事过知识行业里的一项工作,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做事就有知识分子的风度、特征,所以说他做事不由自主地会带着一种范儿。什么叫“范儿”呢?(有风格。)一种风格,一种姿态,或者是一种模式、版本?总之就是带一种架势。你看明星一到哪儿,两个胳膊一抱,二郎腿一翘,大墨镜一戴,什么都那么夸张,说话语气都高调。知识分子呢,看外表文文弱弱的,但是里面的东西可不是那么文弱,什么事他总有个观点,看到一个录音的设备,“诶,这东西能录音?怎么录的呢?研究研究,查查电脑,找找书。我念这么多年书,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不懂,我念那些书要学这个也容易。这个东西我见过,在什么什么杂志里登过,哪个教材里有这东西,这些都容易。”你看,什么事他都想显露显露自己,然后动点小聪明,用知识的观点、态度与思维模式去分析、对待这个事,真理对他来说那就是额外的东西,很附加的东西,很不容易进入的东西。所以说,这样的人对待真理怎么对待呢?对待真理的态度是什么呢?拿来先分析。分析的根据是什么呢?就是知识。

咱们举个例子,导演,这是一门学问。那学过导演的人是不是具备了导演这方面的知识呢?可以说是,这是一方面知识,但不能说它是常识。假如你在书本上系统地学过或者实际地学习过、做过这样的工作,总之你如果掌握了这方面的知识,那你就是具备了这方面知识的一个人,那具备了这方面知识的人就一定能作好神家的电影工作吗?你看,现实问题来了,咱们就拿这个活例子说,这里没有批判,只有针对情形、针对问题来解决问题,达到明白真理。学导演的人学了导演这方面的知识,无论你学得深也好浅也好,你如果从事外邦的导演工作,你学的这方面知识或者你在导演方面的经验很有用,很有价值,如果你是具有这方面悟性、具有这方面特长的人,你能做一个好的导演。这是在外邦世界当中,你的知识对你从事这项工作来说只有益处没有害处,因为这方面知识能规范你从事这样的工作,也能帮助你把这工作做得更好,做得更入行,最起码不会做出有背于导演这一行业的活儿、工作。但是在神家,如果你具备了这样的知识,那你就一定能作好神家的影视工作吗?(不一定。)大伙都摇头,这个很肯定,看来你们在这方面有一些经历。那这里的问题是什么呢?你具备了这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是不是一定就能与神家所要求的拍电影的原则与要求标准或者要达到的见证神的效果相吻合呢?不一定吧?但是如果你拍神家的电影一味地强调做导演书本上是怎么教的,导演这一行业的知识是怎么规定、怎么要求的,一味地强调这个,那这个本分你能不能尽好?(不能。)这事怎么调和?这个时候怎么调和?借着什么能够调和呢?就是既能规范你导演这一项工作,从你导演的这些片子当中来看,你做这个工作是行家,同时神家的人看,或者按神所要求人的,你做这个片子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从事导演的行业,不是用导演的知识来尽本分,这是不是得调和?怎么调和,这是不是问题?是不是有打架的地方?真理原则与这方面知识有打架的地方,那打架的地方你是凭什么做的?你最终是让你的知识战胜了真理原则,还是真理原则战胜了你的知识?最终是哪个存留下来了?你们能不能确保你们所拍的每一个镜头、每一场戏,做的每一个作品不掺杂你们个人知识的成分或者掺杂得很少,完全是按着神家的要求标准做的,或者你们完全能够接受与这方面知识打架的东西或者不相符的东西,然后按着神家的要求标准去做?这样的时候肯定不少,那你们是怎么处理的?有没有实际经历?考虑考虑。

在你们考虑的期间,咱们琢磨这样一个问题,知识到底有什么不好?到底哪些知识跟真理相悖,这个知不知道?知识给人带来的是什么?我这么提示你们吧,人学的知识越多,人是越敬虔了,越有敬畏神的心了,还是越张狂了?(越张狂了。)知识学多了人就变得复杂,教条,张狂,但是还有一点人有可能没意识到,知识这个东西人掌握多了人里面就乱了,成乱码了,乱套了,没原则了,你掌握得越多越乱套。在知识里能不能找到人为什么活着、人生存的价值与意义这些答案?能不能找到人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这样的结论?(不能。)永远没有。知识会不会告诉你,你是从神来的,你是神造的?不能,是吧?那知识研究的或者灌输给你的到底是哪些东西?(物质的东西。)物质的、无神论的东西,人能看得到的一些东西。还有呢?知识给人灌输的是哪些东西?首先是思想头脑的东西,这是最基本的回答,就是什么事都是从头脑想象来的,想象电灯泡从哪儿来的呢,那就研究研究吧。这是一门知识,能让人看得到。知识灌输给你的还有什么?哲学,技能。还有什么?(常识。)还有什么?(自然规律。)那雷电到底怎么形成的,有没有人知道啊?现在气候变迁、异常这种情况,知识有没有告诉你?能不能解释清楚?(不能。)万物的根源的问题它告诉不了你,所以说它解决不了。四季为什么轮替,知识没有告诉你,是吧?人为什么做梦,不清楚,有的人做梦还夜游呢,这个是异常现象,不知道。还有的人说,人死了怎么又活了呢?知识告诉你了吗?(没有。)知识还告诉人什么?知识告诉人很多规矩、很多规条。比如说孝顺父母,这个知识怎么来的呢?传统文化教育的,是吧?孝顺,这也是一方面知识。那统统这些知识给人带来的是什么?(枷锁。)枷锁是肯定的,知识的实质是什么?你看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知识,尤其在这个世界,很多人都是看过大书、读过名著的人,都是有知识的人,或者都是从事过或者学过、专门攻读过一项专业知识的人,那这些人在人生的路途当中有没有方向、目标?有没有做人的底线与原则?(没有。)更进一步说,他们知不知道敬拜神?(不知道。)再进一步说,他们明不明白任何一样真理?(不明白。)那什么叫知识?知识给人带来的是什么?(远离神,抵挡神。)那人没知识就不抵挡神、不远离神吗?这话是不是可以驳你那话?那知识给人带来的是什么?这么说吧,你们说,这个世界的人在没有知识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简单的,还是人有了知识之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简单的?(没有知识的时候。)那这说明什么问题?(知识让人变得复杂。)知识让人变得更复杂,知识让人变得更缺乏正常人性,给人带来的是这些。那后果是什么?就是人越学知识越远离神,越否认真理,人就越偏执,越谬妄。

刚刚咱们说到哪儿了?(知识与真理原则打架的时候该怎么调和。)这个问题涉及到什么?咱们拿导演作具体例子了。你所认为的导演这方面的知识与真理原则打架了,怎么办?有的人讲道理,“那按真理原则实行呗,有什么难的,有什么放不下的?”但是有的时候如果人凭头脑分析,或者讲理、较真,或者这个人偏执的话,就不那么简单。道理上是那么说,“按真理原则实行,这有什么难的,不是什么难事”,谁都知道真理原则是对的,知识肯定不是合真理原则的,两者打架的时候肯定是先按真理原则来,知识就得放弃,是那么简单吗?不是那么简单,那实行的时候有哪些难处?应该怎么行才能达到按真理原则办事?这是不是实际问题?那怎么解决?首先一条是不是应该顺服啊?有时候人有败坏性情,“让我顺服,这不是牛不喝水强压头吗?那么做有什么好的?我就服不下来。你那么做不合适,我那个有什么不好呢?非得让我这么做”,服不下来吧?这个时候怎么办呢?悖逆性情要作祟的时候你怎么办?(祷告。)有时候祷告还是解决不了问题。祷告完是好一点了,态度好一点了,心态好点儿了,情形能扭转一部分,但是如果对这方面原则你不是彻底地明白、透亮,你顺服可能就仅仅是流于形式。这个时候就需要明白真理,寻求这方面的真理,争取在这方面能够达到知道这么做有什么益处,对神家、对见证神、对传扬神话有什么益处,你得领受这个。就是你尽本分无论你怎么做,尽哪方面本分,首先一条得想到神家的工作、神家的利益、传扬神话或者你的本分的目标,这是第一位的,到任何时候都不能含糊,都不能打折扣。如果在这个时候你打折扣,你那是真实尽本分吗?那这个本分变成什么了呢?(作恶。)这个还不能扣这么大帽子。(没有原则。)没有原则这是一方面,就变成不是在尽本分,不是在实行真理,更严重的可以说是什么呢?你这是在搞个人的经营,你是给你自己办事,你不是在神面前尽你自己的本分,完成神的托付。你要想完成神的托付,完成神给你的本分,第一个人应该有的,人应该实行的真理、明白的真理是什么?就是得满足神的心意,你得有这个异象。你做这个事不是给人做的,也不是搞你自己的经营,不是做你自己的事,不是为了见证你自己,或者为了吹捧你自己,或者是为你自己的名利,你的目标不是这个。那你们临到这类事这么实行的时候多不多?能不能轻而易举地就迈过这个坎?不容易,是吧?那这个“不容易”“不能”是完全就一点儿都不能,还是相对地还能一点儿,掺和点个人的意思,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再逐步地改变,情况在越来越好?是哪种情况?(第二种。)第二种是逐步地在改变。那你们在改变的过程当中是觉得越来越好了,还是情况一直就这样,始终就是自己做一半,剩下的就按照真理原则打点折扣完事了,一半一半?多长时间能有一丁点儿的长进呢?没统计过?没细节?看来你们这方面进入很糊涂,不具体。不具体指什么呢?就是你做这类事时,你里面的情形还有你对真理的具体实行路途没有什么更深的、更真实的体会,就是一直在调和着,打着折扣,在迁就着自己往前行着,并没有严格地要求自己能够完全顺服,绝对按着真理原则办事。那这个事是好还是不好啊?存不存在什么危险哪?(存在。)存在什么危险?(凭着自己的知识做事。)凭着自己的知识做事就是危险哪?那我也没看到哪个人一直凭自己的知识做事做这么多年有什么危险啊。看来你们还没有体会到不按真理原则办事有什么危险。这里有个后果,这个后果给人带来危险,什么危险知不知道?你们琢磨琢磨。

你们现在清不清楚在神家尽本分与在外邦世界打工或者搞事业的区别点在哪儿?自己心里有没有清楚的意识,有没有常常考虑或者揣摩这个问题?最大的区别点在哪儿,知不知道?(在神家尽本分是为了得真理,撒但败坏性情得到变化,在世上打工是为了自己的肉体。)说得差不多,但是有一点你们没说,在神家尽本分都得凭真理活着。凭真理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对人来说,人能性情变化,最后达到蒙拯救;对神来说,神能得着你,得着你这个受造之物,承认你是他所造的。那在外邦世界打工呢,跟这个有什么区别?人凭什么活着呢?(撒但哲学。)凭撒但哲学,统称就是凭撒但败坏性情活着,无论你是为了名利也好,或者为了地位也好,为了钱财也好,或者为了过日子生存也好,都是凭着败坏性情。脑袋得削个尖,差一点都不行,差一点你都活得没别人好,差一点力气你就争不过人家,全靠争、斗、抢、毒、狠、杀,靠着这些。那在神家呢,这些东西有没有一样能够让你尽好本分?(没有。)在神家有没有一个人凭着狠、厉害、能说会道、有恩赐或者知识高、年龄大、有资本、长得好看、会表演,就站立住了?(没有。)这就是最大的区别。

刚刚又讲了一方面——凭知识。凭知识活着的时候人是活在一种什么情形里,知不知道?最深切的体会是什么?知识分子活在世界当中的时候有没有患得患失的感觉?(有。)那活在神家呢,有没有这种感觉?(没有。)你一学了某方面知识,你就从那里逃不出来了,它就把你拽住了,控制住了。你看你不接触那些东西还好,一旦接触到你所学的知识那些东西的时候,一到身临其境的时候,你那个知识的东西马上就出来了,它已经灌到你里面了,就像钢筋跟水泥似的,搅到一起你掰都掰不开,把钢筋拔出来还有痕迹,拿不掉。学那个东西学坏了,知道这样不学好了,是吧?就是某些方面的知识学了不如不学,学完了就是累赘,就麻烦。刚刚咱也说了,知识包括很多方面,教育方面的,科学方面的,物质方面的,还有哲学、逻辑、法律这些无形的东西,还有数学、生物方面的东西。那真正的知识,人常说的知识是什么?就是比较侵蚀人思想、腐蚀人思想、能转变人思想的这些东西,比如说教育人一些东西,传宗接代呀,孝顺父母啊,光宗耀祖啊,这些是传统文化教育。除了这些知识以外,还有一些神学理论的知识也算知识,比如有些人当过牧师,或者当过讲道员,或者念过神学,这些知识学来以后成什么了?是福还是祸呀?(祸。)怎么就成祸了呢?他不开口便罢,一开口就是宗教道理,总想讲法利赛人那一套,总想灌输给别人法利赛人那一套,不让人明白真理。神学知识方面的东西主要着重讲哪些?神学理论,是吧?神学理论突出的知识是什么?就是灌输给你让你认为很属灵的东西,你就是听完这步作工神这些话你可能也分辨不出来,你认为你那个对,你分辨不出来那是法利赛人讲的属道理的迷惑人的东西。总之,你们如果凭着知识活着,活在有知识这样的情形里,凭知识活着,尽本分,做事,为人处世,甚至与人交通,有时献个好心帮助帮助某些消极的人、软弱的人或者信神年头比较短的人,当你凭着知识做这些事的时候你自己知不知道?能不能意识到?能不能有感觉?这里的情形是什么样的你自己心里清不清楚?(清楚。)那你说说具体是哪些情形,有什么样的想法?(比如跟人交通的时候是凭着自己的经验、知识去帮助别人。弟兄姊妹消极软弱了,或者跟人相处不来,我就用中庸之道调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会劝人看开点,或者凭自己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规条,把这些东西套在别人的经历上,让他去那么做,没有在这个事上寻求我所做的是不是符合真理原则,没有去寻求真理让他明白神的心意。)这样达到果效了吗?(往往达不到果效。)这是关于知识这方面的。咱们讲几方面了?两方面了,恩赐和知识。

再说一方面,有很多人从信神开始到现在始终也不知道什么是追求真理、什么是实行真理,他始终凭着一种执着或者自己认为对的东西,持守着就这么做,认为做到最后就剩存下来了,剩存下来了就得胜了。他为这个事也能受苦,也能撇家舍业,放弃工作,放弃家庭,放弃子女,放弃自己所喜爱的东西,然后自己又总结出了一些规条,当作真理来实行。比如说,看谁有难处了,谁家的日子比较不好过,自己就主动伸出援手去帮助,去询问,去关心,去照顾;哪里有脏活、累活自己也主动去干,不嫌脏,不嫌累,不挑;与人交往也不与人争执,尽量达到与任何人都和平相处、和睦同居,也不与人计较,学会与人为善,忍让,让每一个跟他相处的人都说他是好人,是真信的;对待神呢,“神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让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不反抗”。这是凭着什么活着?(热心。)这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热心了,他是凭着一种自己认为对的信念活着。这样的人多不多?(多。)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什么是顺服、什么是实行真理、什么是满足神、什么是寻求真理、什么是真理原则,这些都不知道,甚至连什么是做诚实人都不知道,他认为什么呢?“我只要这样活着,我只要这样做着,一直跟随着,无论讲什么道,我都持守我自己的这一套作法,神无论怎么对待我我都不放弃,我都不离开,让我尽什么本分我都能尽。”但是,这么多年来讲道他没少听,什么真理也不明白,顺服的真理不会实行,不明白,做诚实人的真理不明白,忠心尽本分的真理不明白,什么叫应付糊弄不明白,自己有没有谎话不知道,是不是诡诈人不知道,可不可怜?(可怜。)那你们这些人当中这样的人多不多?(多。)这样的人多呀?那麻烦了!不知道什么是顺服,不知道什么是做诚实人,这样的人是凭什么活着呢?能不能说是凭着一颗赤子之心活着?“赤”是赤色,红色,凭红色的心活着。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他的心诚到什么程度?天地可鉴。说你不清楚,你看不到,神知道,天知道地知道,就赤到这个程度,没人能理解,凡人够不上,就“纯洁”到这个程度。为什么说叫赤子之心呢?就是他有一种情绪,有一种情感,用他的这种个人的情感或者一厢情愿理解一个信神的人该做的,理解什么是本分,也用他这样的情感来套用神的要求。他就认为什么呢?“神其实不需要人做什么,或者也不需要人有多大能耐,明白多少真理,你有一颗赤子的心就行了。”他认为“信神多简单哪,就是一个劲这样做,谎话不断,悖逆不断,背叛不断,抵触不断,观念不少,自己怎么做无所谓!”结果是什么呢?“我有一颗爱神的心,任何人不能拆散我与神的关系,任何人不能打消我对神的爱,任何人也不能影响到我对神的忠心”,这是一种什么心理?是不是很荒谬啊?很荒谬,很可怜。这样的人灵里有一种情形——枯干,贫穷可怜。为什么说枯干呢?就是临到一个很简单的事,撒谎了自己不知道,意识不到,没有责备,没有任何的感觉,跟随到现在自己做什么事没有一个原则来衡量,不知道自己是哪类人,是不是诡诈人,到底做没做到诚实人,能不能顺服神的要求,不知道,是不是可怜?可怜到这个程度。这种人可怜到这个程度,他灵里是枯干的,为什么说灵里是枯干的呢?就我刚才说的,神对他有什么要求他知不知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信神?(不知道。)做什么样的人知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做哪些事没理智知不知道?做哪些事违背真理原则知不知道?(不知道。)对待恶人该有什么态度知不知道?对待好人该有什么态度,该跟哪些人交往,该靠近哪些人,知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消极了,落在什么情形里了,不知道。都不知道,这是不是枯干?(是。)你们是不是这样?(是。)你们一说“是”,我就难过啊!这些怎么能不知道呢?那你们就是这样的情形,总是情绪化。

“情绪化”用一个例子说说吧。有一些人感觉自己特别爱神,尤其是生在末世,他接受了这步作工,感觉能亲耳听到神的说话,亲自体验神的作工荣幸之至,倍感幸福,然后就觉得应该用一种方式表达他的赤子之心。怎么表达呢?情绪上来了,什么情绪呢?有一腔热血就快迸发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丑态要出来了,诗人的神态来了。以前在大陆信神压抑,为什么压抑啊?进门前总得甩“尾巴”,出门总得东张西望,然后无论上哪儿总得戴帽子、戴眼镜、化装,生活得很压抑,所以说那时候一腔热血想喊出“全能神哪,我爱你!”没有合适的场合。有一首歌不是唱了嘛,那话怎么说的?(“多少时候想大声疾呼,却没有许可的境地。”)在大陆不敢喊,这个心是有,情感饱满,就是没地方喊,为什么呢?环境太恶劣了,你不喊他还抓你呢,你一喊,自己找上门,那更要抓你了,不能喊。出国了,这一腔热血总算是有地方发泄一下了,赤子之心总算是能表达出来了,表达一下自己多么爱神,就这么个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海外有这样的场合,信仰自由嘛,得表达表达了,到大街上找了一个人相对比较少的地方,开始喊了。没等喊,觉着好像有点底气不足,小声地喊:“全能神……”瞅瞅周围,不行,不能喊,喊不出口。这一喊不出口,怎么想的?“不行,赤子之心不够啊!”为什么不够呢?“因为爱神的心还没到呢。”所以自己就痛苦难过了,回家就哭,说:“神哪,你看环境不适合的时候,我们不敢喊爱你,现在环境合适了,还是没有这个信心,喊不出口啊。怎么办哪?身量太小,信心太小,没生命。”从这以后就为这事祷告,预备,下功夫,常常看神话,看得感动得直流泪,在心里酝酿、积攒这股情绪、热情,一个劲地积攒。积攒到有一天,好像今天感觉差不多了,能到一个能容纳几千人的大广场在众人面前见证神,喊“我爱你,全能神!”觉得情绪比较饱满了,是时候喊了。但是到那广场一看,“哎呦,这么多人哪!乌泱乌泱的。喊吧!这不预备好了吗?赤子之心在这儿呢!”能不能喊出口?一喊还是没有喊出口,到喊的时候声音就缩回去了,憋着了,因为什么呀?“没身量,爱神的心还不够大,回去!”可能到现在还没喊出来呢。不管他喊没喊出来,这是个招笑的事。喊这个有用吗?这种喊是在实行真理吗?是见证神吗?(不是。)那人为什么偏要喊那一声呢?这是什么呀?那就是在他心里认为喊那一声比作任何一样见证神作工、传扬神话的实际性的工作都重要,都实在,都来得有力。这是什么人?(谬妄的人。)是有赤子之心的人,怎么能说是谬妄的人呢?不好定罪,是吧?有这样的情绪是好事还是坏事?是正常还是不正常?能不能归到正常人性的范围里?(不能。)为什么?神让人尽本分明白真理、实行真理目的是什么?是不是就为了让人爱神的情绪或者人尽本分的情绪更高涨?(不是。)那是为了什么?

你们是不是有时候或者常常有这样的情绪呢?有这样的情绪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这个情绪来得很突然、不正常或者是难以压制?尽管难以压制,你还是得克制?不管怎么样,这仅仅是一种情绪,不是人明白真理、实行真理或者遵行神的道之后达到的效果,这个是不正常的情形。那这个不正常的情形能不能列在偏执里面呢?这得根据情况,程度不同,有的就列在偏执里了,有的就变成邪了。人偶尔有一点这个心情是正常的,哪个是不正常的呢?克制不住情绪了,去做事了,就为这个事活着了,每天就为这事奔了,读神话也为这个,传福音也为这个,尽任何一样本分也为这个,一切都围绕着这个,这个成了他生存或者活着的价值与意义,这就麻烦了,目标、方向偏了。凭着这个赤子之心活着的人有一些丑态,有一些执拗的东西,还有一些不正常的情绪,那凭着这个东西活着的人,他常常活在一种情绪里或者常常活在这种情形里,他能不能明白真理?(不能。)他如果不能明白真理,这样的人在听道的时候他是按照什么来听的?读神的话是按照什么来读的呢?知不知道?凭着这种方式追求、跟随神、信神能不能得着真理?(不能。)为什么?他做的一切不是根据要实行真理,不是根据要追求真理,他根本就不搭理真理到底是什么,神话是怎么说的,他不搭理这事,就好像信神就是有颗心就行了,摸摸自己的心还活着,自己还能做事,自己还在出力就完事了,就那么简单,不懂得明白真理、实行真理、蒙拯救这些事。也不一定,涉及到蒙拯救的事他琢磨琢磨,自己只要情绪高涨到一定程度,说不定自己就蒙拯救了呢。到那个时候还麻烦了呢!这是一方面,一种比较严重的,从始到终就是这样一种方式,用这种方式追求,用这种心态、态度来追求,认为信神就是有一颗心就行了,“我不需要明白真理,我不需要省察自己,也不需要来到神面前认罪悔改,更不需要接受什么审判刑罚,更不需要接受任何修理对付或者任何人的指责与批评,不需要这些,我只要有一颗赤子之心就可以了”,这是他信神的原则。最后呢,“只要我自我感觉良好,我认为我这么做神肯定高兴,我高兴神就高兴了,那就可以了,信神蒙拯救了。”这是不是有点像傻子的逻辑啊?那你们在信神初期是不是很多人有这样的情形?(是。)到现在不应该有了吧?还是现在一直持续着这样的情绪,持续着这样的情形?如果你们始终是在这种情形里活着,一丁点儿都不能得到纠正,或者一丁点儿都不能得到改正,那可以说你们就是一丁点儿真理都不明白,真理与你无关,你不明白真理,你不知道神拯救人的目的、意义是什么,不懂这些,也不懂信神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这么说?(能。)

那到现在,你们认为信神跟信教、信仰有什么区别?说一个人信教了,在所有人的观念当中就认为什么呢?信教了那就是没活路了,家庭可能有难处了,或者是想找个依靠,找个精神寄托。通常信教就是让人做好事,乐善好施,帮助人,与人为善,多做好事积德,别杀人放火,别做坏人做的事,不打人不骂人,不偷不抢,不坑蒙拐骗,这是所有人脑袋里“信教”的概念。那信教的概念现在在你们心里存在多少?你们能不能分辨你们有这个想法还是在信教?这里面的情形有没有区别?信教跟信神有什么不同?也可能你初信的时候觉得“我信教了,我信神了,是一码事”,但走到现在,你信神五年以上,你认为的信神到底是什么?跟信教有没有区别?(有区别。)区别大不大?(大。)大在哪儿?信教是守一种仪式,图的是精神快乐得安慰,不涉及人走什么道路,人活着是按着什么方式活着的问题,不涉及到活法,就是在你心灵的世界里,在你内心世界里没有任何的改变,你还是你,因为你没有接受外来的使你的人性、心灵有改变的东西,你只是做了一些好事或者守一些仪式、规条,做了一些信教方面的活动,仅此而已。那信神指什么?就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人的活法变了,你生存的价值与你这一生活着的目标已经发生改变了,你原来活着是为了光宗耀祖、出人头地、过好日子、争名夺利等等这些,现在放弃那些了,要跟随神走了,你不跟随撒但了,你要弃绝撒但,弃绝这个邪恶潮流,跟邪恶潮流是顶风而上、逆流而上的,你是跟随神走的,跟随神走你接受的是真理,你走的是追求真理的道路,你的人生方向彻底变了。那用土话能不能说信神就是活法不一样了,换了一种活法?跟着造物主走了,顺服造物主的安排,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接受造物主的拯救,然后达到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是不是活法都变了?与你原来的那些活法、追求、要做一切事的动机与意义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是两码事。信仰与信神的区别这一段小插曲说到这儿。

“赤子之心”这个情形你们是不是差不多能对上一些号了?那你们现在的大部分时间是凭着赤子之心活着,还是偶尔有这样的情形?你如果偶尔有这样的情形,就证明你已经摆脱那个情形了,已经开始追求真理了,开始从那个状态里走出来了。如果你大多数时间还是凭那个东西活着,你不知道怎么摆脱,不知怎么从那个情形里走出来,证明你还是凭着赤子之心活着,凭着情绪活着,你还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不明白真理。区别大不大?偶尔的情绪,偶尔有这样的情形,这个可以改变,如果就以这种方式追求,以这种方式活下去了,丝毫不明白真理,那就危险了。有区别吧?有区别得区别对待。偶尔有这样的情形,你得改变这样的情形,得解剖:这个情形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一时的情绪化能给你带来什么?这样做的弊病是什么?你这样做会不会得着真理?会不会让你对神的信心更增添?就得体会这些,经历这些。刚刚的问题基本说完了,剩下的事就是你们自己对号了。

还有一种情形与赤子之心这个情形比较接近,但是比这个程度要浅一些,不是那么严重,就是人败坏性情的问题了,不是追求法的问题了,也可能从他追求的根源上没有问题,但是他这个性情有问题,就是这个人很情绪化,很任性,不定性。高兴了,把活儿做得很好,规规矩矩,整整齐齐,谁看都像样,“今天高兴,我满足神了,神爱我,神悦纳我,我实行真理了”,今天很高兴,情绪不错,心情不错,跟谁都相处得很好,很融洽,也主动要求“我还能尽什么本分哪?你看我这些日子表现怎么样啊?”很主动,这个时候尽本分很积极,表现得让人看起来相对地有忠心,有点责任心,这是情形好的时候。他情形好也可能有原因,有可能这个活儿做得不错得到夸奖了,得到大伙的高看了,得到大伙的认可了,或者他做的作品很多人欣赏、夸奖,这就是鼓足了气的皮球,越拍越高。突然有一天,也是尽同样的本分,这一尽本分也不摸神的心意,就凭着自己的经验做事,这一凭经验怎么样?凭经验一做事做坏了,本分没尽好,挨对付了,大伙对他不满意,都说他,他消极了,“这本分我不尽了,没法尽好,你们谁能尽谁尽吧,我是尽不了了,我是伺候不了你们了,你们谁都比我强,就我不行,谁愿做谁做吧!”有人给他交通真理,他能听进去吗?他听不懂,说:“什么事呀?这事有什么交通的?什么真理不真理的,高兴就做不高兴不做呗,哪有那么多事?我就不做,哪天高兴再做。”这怎么样?他一贯性地这样,尽本分或者读神话,或者听讲道、聚会、与人交往,凡是涉及到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他所流露出来的就是阴一阵晴一阵,高涨一阵消沉一阵,冷一阵热一阵,消极一阵积极一阵,总之他无论是好还是坏,都特别突出,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做什么事没长性,就凭着性子,由着性子,高兴了就做好点儿,不高兴就不好好做,甚至不做,撂挑子,做哪个事都得根据自己的心情,都得根据环境,都得根据自己的要求,还得根据自己的口味,没有任何的受苦心志,也不克制,还谁都不能碰,一碰就炸刺,一碰就暴跳如雷,情绪就没了,不高了,就消极。另外,做什么事还根据自己的口味,“这个活儿我喜欢做我就做,我要是不喜欢做,我这会儿不想做,过一会儿我也不做,明天我也不做,以后我也不做,你们谁愿做谁做,跟我无关。”这是什么人哪?一高兴了,情形好了,爱神爱得就无法表达了,那眼泪流得都能把所有人淹了,一激动,谁都拦不住,一难过呢,也是哭得稀里哗啦,还谁也哄不好,你说夸不夸张吧,有那么多眼泪吗?这麻不麻烦?说:“多大年龄了?”“不小了,四五十岁了。”但你看他这个性情、表现、流露,还以为他是二十来岁小孩呢!但是按照他这个人的性情,他的活法、作法就是永远任性,做什么事没有长性,没有忠心,没有责任心,没有担当,从来不受苦,也不愿担什么责任,自己高兴了怎么做都行,受点苦也行,自己利益受点损失也行,要是不高兴,自己得利也不行,也不做,这是什么人呀?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情形?有这样情形的人举举手。不少啊!这不好,是吧?这个怎么就不好?(不正常。)何止是不正常的问题,不单单是这个。

任性是怎么造成的?有的人说:“那是性情不稳定,年龄太小,受苦太小,让他蹲八年监狱,看他老不老实!哪有那些性子?蹲八年大牢,什么性子都磨没了,都成河流石了,怕他不老实?电棍一杵,谁都老实。”是那回事吗?不是那回事,是性情问题,这个问题可太严重了!尽重要本分他耽误本分,耽误工作进度,神家利益受亏损,尽一般的本分有时候也受影响,也耽误事,对人、对己、对神家工作都没有任何的益处,他做那点活儿或者付那点代价神家受的利或者其他人受的益,还没有他消极的时候使坏或者撂挑子耽误工作造成的亏损大。你们是不是都能那么做?这个性情人都有。那说说吧,这是个什么性情?说轻了这是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什么真理不真理的,我高兴要紧,我满足要紧,我不高兴谁说什么都没用,真理算什么呀?神算什么呀?我是第一,我老大!”这是什么性情?(仇恨真理。)仇视真理、厌烦真理这肯定是了,有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哪?有没有刚硬的成分哪?(有。)还有一个严重的,他积极的时候、高兴的时候你看不出来他怎么样,你觉得这人挺好啊,挺顺服啊,也肯付代价呀,挺喜爱真理的,等他撂挑子的时候,他的凶相就出来了,谁说也不行,“什么真理呀!我自己高兴、我自己舒坦要紧”,这个性情是什么?(凶恶。)还凶恶呢!他没做出什么事,那是你没逼他,你逼他他就敢呲牙咬你,再严重就挠你,你看厉不厉害?谁敢动他?任性,这可不是人的性格或者年龄小的问题,人一任性那是根深蒂固的性情在里面藏着,那是有性情在里面支配,那是年龄小的事吗?年龄大就不任性了?年龄大就懂事、有理性了?不是吧?他是凭这些东西活着。那凭这些东西活着的时候,这里有没有顺服?有没有寻求真理?有没有忍耐?(没有。)那有没有喜爱真理的成分?都没有了。

刚刚说的这个性情你们都有吗?(有。)那如果不交通的话,你们觉得这是不是问题呢?(是。)不交通你们就觉得这是问题,还是交通完之后你们觉得这个问题挺严重的?(交通完之后。)交通完之后觉得有点严重了,是吧?动不动就任性那不是有客观原因造成的,那是性情问题,凡是性情问题,流露出来的、做事都是有后果的。好比说,人有一个客观原因,这阵儿胃疼得不行,难受得不想说话,吃饭的劲也没有,喝水的劲也没有,说话的劲更没有,就想躺会儿,胃疼得不行跟别人说话就没有好语气,然后有一个人来跟他说几句话就不耐烦,流露一点生硬的语气,这是不是性情的问题啊?有时候不是性情的问题,他是因为有病难受的。说话那个人不体谅人,他难受成那样你还问什么呀,你等他这一阵痛苦过去再问多好。他平时如果是这类人,没这事他也这么说话,那这是性情问题,现在他都痛苦到什么程度了,你怎么不知道体谅他呢?这就是正常现象,有一个很客观的原因,就是大伙公认在这种情况下他这么说话或者这么做事是情有可原、合情合理的,是人之常情,正常人性的表现、流露。好比说,别人的妈死了,你不哭正不正常?(正常。)那你妈死了你也不哭,正不正常?这就不正常。也可能你硬克制没哭出来,但是过后还得哭,这正常。那有些谬种说了:“别人的妈死了,他一点不同情,一滴眼泪都不掉,这家伙心狠哪!”这话怎么样?客不客观?一个人的妈妈死了,人家哭了,他说:“你看他情感多重啊,到现在还没忘呢,那么多年都没放下,还哭呢!哭什么?我就不哭。”第二天他妈死了,他比人家哭得严重多了。自己的事来了,怎么样?不如人家,是吧?不能乱说话。有些事是有客观原因的,是正常人性的表现流露,你得分清楚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这得分情况。这又说到哪儿了?说到了情绪化,情绪化很不好,是吧?凡是说凭什么活着,这都涉及到一个是性情,一个是人的追求法、道路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一种脾气、性格或者一种外表的作法的问题,都是追求道路的问题、人的观点的问题还有人的性情问题。刚刚这个就涉及到性情了,是吧!

还有一个,人信神这些年,活在神家,每一个人周围都有一个最基本的人群,他在这个人群当中怎么活着呢?怎么站立住呢?怎么能与其他人和睦相处、和睦同居、和平相处呢?他有高招。任何人一评价他这个人,“不错,还可以,差不多,不坏”,他有高招,什么高招呢?那就是“至高无上的处世哲学”。你看,一说“至高无上”加上“处世哲学”,有些人听着觉得可笑,说这两个词本身不应该合到一起,是一种怪异的搭配,为什么“至高无上”用在这儿了呢?一般有处世哲学的人,就是与人处事、为人处世很有一套的人,他生存的原则、根基、根本或者他的诀窍、秘诀是什么呢?就是与任何人相处都有哲学,这是最高信条,就连跟信神的人相处也不例外。他认为什么呢?“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你不是信神了吗?你不是守原则吗?你不是明白真理吗?好,我有处世哲学对待你。你不是求真吗?不是讲真理原则吗?我不明白真理原则,我照样能让你对我有好感。”这是不是哲学?“我照样能把你们哄得团团转,你得围着我转,你得说我好,你得说我是好人,你背后不能说我坏话,甚至我在背后说你不怎么样你还不知道,我背后给你使坏、我背后出卖你你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处世哲学。这处世哲学里有什么?阴谋,诡计,手段,还有方式方法。说话有些方式方法,好比说,他一看这个人有用或者有地位,他说话很客气,一句话头点三下,像弹簧似的,对他认为比较没什么能耐的、不如他的人说话呢,总是居高临下,俯视,然后那个人就觉得他高,总得仰望他。在他的内心世界里玩弄人、摆弄人有一套,什么样的人该怎么对待他有办法,一接触人,看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该怎么对付你,该怎么跟你相处,脑袋里马上就想到一个套路,成熟,老练,稳重,就是他玩这些处世哲学、他运用这些处世哲学不用想,不用打草稿,更不用任何人教,更不用从任何人那里取经,有的是自己想出来的,有的是从别人那儿学来的、看来的、影响来的,别人可能没告诉他,但是他会看门道,就学那些东西,就学那些处世哲学、手段、方式方法、阴谋、算计。凭着这些东西活着的人有没有真理?能不能凭真理活着?(不能。)他不能凭真理活着,那他对人的影响是什么?人常常被他欺骗,被他蒙蔽,还有呢?(被利用。)有这一条,你说的这个对。还有呢?还有很多,这些东西不见得是一个人的专利,每个身上都有。你会不会利用人?玩弄人会不会?还有一个,有的人会花言巧语,让人听着开心,满意,好,顺耳,听完他说话就舒心,这个有没有?你到他家去串门,他不留你吃饭送你三里地,到吃饭的时间了,“你看你到点了要回去了也不能留你吃饭,要不在这儿吃吧!”然后一个劲地往外推,推到一里地以外,“要不留下吃饭吧!你看好不容易来一趟也不能在家吃饭,走什么呀?”还往二里地以外送。这人是什么东西呀?花言巧语,说得特别好听,就不办实事,这样的人多不多?你们会不会?说得好听,就不办实事,这叫玩弄人。

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时候,上面召集你们聚会或者反映情况,你就准备好了几个问题,其实这问题在你那儿不打算问,但是为了一个目的你得问问?为了什么目的呢?“我得让上面知道我在认真负责地作工作,所以我提出一些问题。如果我什么问题不提,上面就会认为我没作实际工作,所以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问题也没有。基于这种情况,我必须得问一些问题,走走形式,给上面一个信息——我是负责任的,我在作工作,上面不能把我忘了。”有没有这个目的?你们有没有这么做的时候?(有。)这叫什么?(搞欺骗。)搞欺骗,这是不是处世哲学的一种手段?好比说两人配搭,今天有一个地方要去,那个地方吃得也不好,地方又小,又脏又乱,还带点危险,有可能治安都不太好,一问谁去,他说什么?“今天你去吧,我要是去,你看那些人不太喜欢我,我一去他们就总受辖制,这怎么办呢?他们好像比较喜欢你,你去对他们有造就,对工作有利,那你去吧!我要是去了,他们受影响,你看辖制你也辖制他们,为了神家工作更好,为了弟兄姊妹生命长进有益处,我就别去了吧,别丢人现眼了,这好事留给你。”对方一听,“这话挺实在啊”,上当了,去了。不管上当的那个人是什么情况,是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他是出于无奈也好,或者是自愿去也好,总之,骗人的那个人是个什么东西?他所说的这个理由似乎是一种很冠冕堂皇的借口,成立,但是他是在实行真理吗?是真的对弟兄姊妹有益处吗?没有,他在撒谎。那他里面的哲学是什么?用花言巧语、好听的、似乎对人有益处的说法来达到自己不去受这个苦、不想去的目的,这是不是手段?你这么想了,你也这么做了,你没有背叛它,那你是不是凭这个东西活着了?你被你这样的哲学手段控制住、捆绑住了,你没迈出去脚,你是活在撒但败坏性情里,也是活在撒但的捆绑之中。但是你要是迈出这一步呢,你那么想,又琢磨琢磨,“不对,我那么想我这人坏,缺德,我说出的话我要赶紧收回来,我跟他道歉,敞开,‘我流露败坏了,我撒谎了,我道歉’,今天我必须得去那个地方,我就是死在那儿我也得去。”其实也不一定死,哪能那么轻易死?就得有这个心志背叛这个东西,这个时候就凭什么活着了?这才叫凭真理活着呢!

说两人配搭,谁都怕担责任,两人就斗,“这事你去办”,“还是你去办吧,我的素质不如你”,其实心里想:“谁出头谁完,这事要是办好了也没有赏,办不好还挨对付,我才不去,我才不那么傻呢!你怂恿我去,我傻啊?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别怂恿我去。”最后三斗两斗怎么样?谁也没去,工作耽误了。缺不缺德?工作耽误了这是最后的结果,这好不好?(不好。)这个结果不好。那这两个人都是凭什么活着?(凭哲学。)被处世哲学、被自己的诡计俘虏了,控制了,捆绑了,没达到实行真理,这是不是见证啊?(不是。)失败了,这是一方面。还有的人,两人配搭不争执,其中一个做什么事都占主导地位,什么都是一个人说了算,另外一个人说:“他厉害,再有什么事找他,坏事也找他,挨对付修理也是他,枪打出头鸟嘛!所以我就别出头,正好我这人素质也差,也不爱操心,那行了,这个事就留给他吧。他不是爱出头吗?他不是爱抢先吗?他不是能耐吗?那不正好吗?这事就留给他办吧!你能耐这不错,有功劳是你的,但是挨对付的时候不还是你吗?我就省了!”总是做老好人、跟班的,最后怎么样?本分尽得怎么样?他始终在这里活着,不往外走。这是凭什么活着?(处世哲学。)他还有一个想法,“如果我占了他的风头,他会不会跟我生气呀?以后会不会两人配搭不和谐,影响两人的关系呀?那就不好相处了”,所以他就不用坚持原则了。这是不是处世哲学?这个处世哲学把他坑了一天又一天,把他捆了一天又一天,他活得累不累?(累。)不累,他累什么呀?他要是累的话他能这么活着吗?他这么活着省事,不用担责任,让做什么就跟着,不用出头露面,不用考虑什么问题,有什么事不用考虑在先,有别人顶着,所以他不累。你们说他累,那是你们没真实体会到这事。他累什么呀?吃现成的还累,那干活的累不累呀?跟班的不累,他就愿意这样。这叫处世哲学。不凭真理活着,不坚持原则,这就不是配搭,是跟班。为什么说不是配搭呢?就是做什么事他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没尽心,也可能尽力、尽意都没达到。所以说,他是凭什么活着的?凭处世哲学活着,这就不是凭着真理活着了。这样的例子多不多?再举个例子,这样的事常有。有一个人在尽本分过程当中做了一件坏事,损失了神家的利益,你看见了,“你这个事做得不怎么样”,心里琢磨琢磨,“不关我的事,又没损失我的利益,再说对付的时候我又不挨对付,又不是我做的,不是我经手的,我管它干什么呢?我不管那闲事,让别人管去吧,谁愿管谁管,我不管,我就守住我自己这一摊儿完事了,出什么事与我无关。看明白也不吱声,就让他受亏损,就让他走偏路,不管!”这是不是处世哲学?心眼好不好?(不好。)这是凭什么活着?有的人是一个事这么做,在个别事上流露这样的性情,有这样的作法,有的人就是始终事事都这么做,他从来不按真理实行。不管你是凡事都这么做,都这么活着,还是极个别事情这么做,这都涉及到什么?都涉及到处世哲学,都涉及到败坏性情,这不是作法的问题。

人常常经历到的、看到的还有哪些处世哲学?这些事常接触,常看到,是吧?说说。(我最明显的处世哲学就是和弟兄姊妹之间相处容易用小恩小惠来贿赂别人,让别人赞成我,让别人喜欢我、高看我,我还会迎合别人的喜好。)这是一种手段,迎合其他人的喜好、对方的喜好,这是一种处世哲学。(看到别人的问题的时候不敢直说,我怕伤害两人之间的关系。)说话总怕伤人,说话不直说,不是有什么说什么、直话直说,总是绕弯子,总是拣好听的、不伤别人的、不涉及原则的、不涉及实质问题的话说,是吧?这是一方面,这也是处世哲学。(有时候也能看出一些问题,就怕说出来自己的观点不被别人采纳,所以就不想说了,让别人看不到自己真实的想法,常常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就随从别人说一些话。)这是讨好别人,这是一种处世哲学。哪一方面不实行真理,人所活出的就是这些丑相,个个都是撒但的鬼相,有的是阴险的,有的是奸诈的,有的是卑鄙的,有的是龌龊的,有的是下贱的,还有的人是可怜的。你看总讨好别人的人天生就长个驼背的身子,点头哈腰的。还有的人天生就总想利用人,总想算计别人,奸诈。还有的人到哪儿都想八面见光,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脑袋反应特别快,一看这人是哪类人就跟他说哪行的话,看到那类人应该跟他怎么对话,一见面就知道,两个人眼睛一对,一打照面,他就知道怎么应对这个人,你看多厉害!这样的人怎么样?太狡猾了,不能凭真理活着。再说说,老好人,诡诈人,奸诈人,还有什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叫什么?圆滑。还有哪些?(有些时候看到一个问题不敢说,就察言观色,多数人开始说了,自己才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怕自己说得不对承担责任。)往往是随从大流,“法不责众”,是吧?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什么性情啊?是不是诡诈?这是诡诈,总想当老好人,还总不甘于落后,“大伙都说我再说,大伙不说我不吱声,万一说错怎么办哪?”你看总给自己留后路,心眼多多呀!这是撒但留给人的,撒但灌输给人的。你们有没有做过这些事,哪个人做带领你们就溜须哪个人,哪个人被撤了就踩,就不搭理他,这样的本领有没有?不管选上谁,只要是带领哪儿都好,“哎呀,你看你那脸盘长得漂亮,你看你那个头儿长得标准,你那嗓音也好,像广播员似的,你说话都像百灵鸟似的,像唱歌似的。”想方设法讨好,让带领说他好,不对付他。找机会溜须,施小恩小惠,煲个汤啦,送点小物品啦,察言观色看带领喜欢什么,想方设法给弄点儿,喜欢吃哪一口儿想方设法给做点儿,这个手段有没有?(看到上层带领工人的一些问题、缺少的时候不敢说太多,怕带领说我管的事多,怕人对我有这样的印象。)没原则了,是吧?那你心里知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对不对,对工作有没有益处啊?(也清楚一些。)确定自己做得对还不敢坚持原则,那你能不能做到不管自己说得对不对,但自己有这个看法、想法就说出来、拿出来让大伙分辨?有时候琢磨琢磨,“让大伙分辨?管那些事呢,我不说了,说完之后说不定怎么对付我呢。”是不是也有这个时候?(是。)这些哲学、这些道儿都挺高啊,你看人一个一个小脑瓜都不简单哪!

人实行真理或者信神尽本分,脑袋里或者心里平时充满的就是这些东西,被这些东西占满了,你听完真理如果你不刻意地、针对性地去实行,针对你的问题去实行真理的话,那你们能得着多少呢?这是不是问号?所以说人明白真理很慢,真理长进方面、进入真理实际方面进度特别缓慢,原因就是这些东西拦阻着、搅扰着。当人需要实行真理的时候,人活出来的、人凭借活着的东西是什么?就是这些东西,属肉体的败坏性情、观念、想象、处世哲学还有恩赐。凭借这些东西活着,人很难来到神面前,因为什么?人的包袱太多,人的枷锁太重,人凭借活着的东西与真理相差太远,拦阻你实行真理。拦阻你实行真理,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就是拦阻你明白真理。你不明白真理,你对神的信会不会增加?肯定不会。那对神的认识就更不用说了。这是很可悲的事,也是很可怕的事。

人凭借什么东西活着以上交通了几个大的方面,涉及性情,涉及观点,还有一些人凭着一种欲望活着。欲望包括什么?作工的欲望,表现自己的欲望,还有表演自己的欲望。比如有些人很喜欢地位,他没地位就不信神,没地位做什么都没心思,信神就觉得没意思,凭着这个欲望活着、支配着过了一天又一天。他做任何事不为别的,就为地位,维护他的地位,巩固他的地位,扩展他地位的统治区域,处处都是为了这个欲望做,这是凭着什么?凭着欲望。还有的人在世上活得可怜巴巴的,又老实,又受人欺负,家庭环境也不好,社会背景也没有什么基础,也没有什么可依靠的人,孤苦伶仃的,觉得“信神吧,信神总算找了个靠山”。他有一种愿望,受这种愿望驱使信神一直到今天,他的愿望没有改变,“我信神就好了,信神就活得有尊严了,信神就活得能出人头地了,信神就能争口气了,信神以后就能活得比别人强,就能活得有骨气了,信神以后我上了天堂就能报仇了。”这是什么?凭着一种愿望、盼望,很空洞、很渺茫的一种愿望活着。因为家庭环境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他觉得自己在世界上活得太可怜了,活在神家里有点依靠,不再可怜了,弟兄姊妹也不欺负他,他也不做可怜人了,也有靠山了,再一个,更好的、最好的、最大的他希望得着的就是死了以后或者在今生就能得着美好的归宿,终于能扬眉吐气了,他的目标是这个。他凭着这个扬眉吐气的愿望活着,处处、事事用这种想法、意愿作动力,这是不是凭真理活着?很难凭真理活着,活得很可怜!凭着欲望、愿望活着还有什么?有的人还有表演自己或者显露自己的欲望,所以他很喜欢在人群里活着,在一个人群里做点这个做点那个,让人高看,满足他的虚荣心,“尽管不当带领,但是只要尽本分,在人群中活着能发挥我的特长,能让我在人群中显得光鲜亮丽,有光环围绕着,那我信神就值了,我就为这个活着吧,基本上不比在世界上差。”从此他就为这个活着,每一天,每一年,就这么活着,不改变他的初衷,这是不是凭真理活着?这样也很难进入真理实际,很难达到凭真理活着。这是思想里的事,就是人为什么能凭这些东西活着的一个根源。

还有一些人凭着姿色活着,“你看我长得漂亮(我长得帅气),到哪儿人都喜欢,到哪儿人都高看,人都给笑脸,人都夸奖,人都赞成。”到哪儿都能听到人对他夸奖的语言,到哪儿都能看到人对他的笑脸,他觉得很美,这样活着很有自信,所以他认为这样活着有资本了,活着很有价值,最起码很多人欣赏他,他凭着姿色活着。男性是不是也涉及到凭姿色活着啊?比如说你很帅,在姊妹中间一说话很风趣,很潇洒,很浪漫,别人都对你很高看,围着你转,你就得意了,“好,就这么活着,实行真理那多死板哪,我得这么活着。我也不跟谁谈恋爱,我就这么活着,挺美!”

还有的人凭着一种资本活着,什么资本呢?一说“资本”,当然他得有点实在东西,哪些实在东西呢?比如有些人从娘胎里就信神,这个资本大不大?如果活到五岁,不算是什么资本,但是现在活到五十岁了,是不是资本?信神五十余年,这是资本。见到弟兄姊妹,说:“你信神几年?”“五年。”差多少倍?差十倍。“你有我信神年头多吗?小朋友!给我老实点儿,我给你讲讲课”,这是凭着资本活着。还有什么资本?有的人做过各级带领,对做带领工人有一点儿丰富的经验,不能说一点儿,就是有丰富的经验,长期在外作工,跑路,走教会,很有经验,对上面的工作安排、教会里各类人怎么对待、各方面工作都比较熟悉,他就认为什么呢?“我有资本!什么资本呢?长期作工的,那是老工人、老带领啊,你们懂什么呀?小娃娃一个,作过几天工啊?没作过吧?刚上来,太嫩,不行,什么也不懂,各类人的情形都看不透,你听我给你讲。”一讲,什么也没有,全是字句道理,琢磨琢磨,“今天心情不太好,有一个敌基督打岔搅扰,我心里受影响,下次好好讲。”露馅了,是吧?凭资本活着还洋洋自得呢,恶心,肉麻。这是一种资本。凭资本活着还有一些表现,有的人在信神的过程当中曾经坐过监,或者有一些特殊的经历,或者尽过一些特殊的本分,受过点苦,这也成了一种资本。为什么说它成资本他就凭这个东西活着呢?这里有一个问题,他认为这种资本是他的生命,只要他在这个资本里时常地能够自我欣赏,然后用这种资本去教导别人,去影响别人,去夸赞自己,自己也在这个资本的基础上再追求点真理啦,有点善行啦,或者再把本分尽好点儿啦,那可能就像保罗一样,有公义的冠冕存留,肯定能剩存下来,肯定有好的归宿。他凭这个东西活着,常常活在一种沾沾自喜、洋洋自得、自满自足的情形里,觉着神是悦纳他这个资本的,因为他有这样的资本,神是喜悦他的,神是会让他存留到最后的。这是不是凭资本活着?他处处流露这样的心思,也可能他没说我信多少年了你怎么怎么样这话,但是从他所流露出来的东西、他所凭借活着的东西、他处处跟人传讲的东西就能看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还有一些人得着神特殊的恩典、照顾,别人都没得到他得到了,他就觉得自己特别、特殊,觉着自己是另类,与众不同,“你看你们都是一开始神给点儿恩典,哄着,人慢慢明白之后神再给试炼、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我就不同了,我有不同的经历,我有特殊的经历,所以说我有过人之处。我的过人之处是什么呢?就是我有一种特殊的经历,神给我的特殊恩待,这种特殊恩待就是我的资本,就是我应该凭借活着的东西。这种我应该凭借活着的东西就是我进国度的凭据、门票”,所以他可以不用追求真理,不用寻求真理,不用接受审判刑罚。有这种情形的人的范围是什么呢?就是有一些人得到一些异象啦,得到一些特殊的保守啦,大难不死啦,死了以后又活过来啦,还有一些特殊的见证或者经历,他都把它当成生命,当成活着的依据,用这些东西来代替实行真理,而且他把这些东西认为是蒙拯救的一个信号、标志,这就是资本。这些东西在你们中间有没有?你们也可能没有这种特殊的经历,但是你们如果站在一个位上,比如你尽导演的本分,长期尽这个本分,拍出几部好的作品,这个资本就形成了。现在可能没有,因为你没拿出作品,或者没有更有力的证据来让你坐在资本的位置上,你可能觉得底气不足,觉得“我还不够有资本,我还不够有资历,我还不能把这个当成资本”,所以你很谨慎,很收敛,很低调,你不敢怠慢这个事,更不敢嚣张,不敢外露,沾沾自喜的心时时在里面藏着,“我曾经拍过一部电影(曾经拍过两部电影),不错,还是可以的”,心里美美的,但是还不敢当成一种资本,因为你认为时候还不到。这些是人凭借活着的东西。

还有什么?在你们中间有没有那样的人,这人厉害,到哪儿都比拳头,一见面,“你哪儿来的?西北来的?你知道我哪儿来的吗?西南那边来的,哪个省不告诉你,我们那个省的人一般吃完那些食物脾气都暴,比较不容易跟人相处,但是一般人不敢欺负,就这个特点”,意思是:你敢较量吗?你敢较量就试试。到哪儿凭着拳头,凭着自己恶毒的性情或者霸道,认为自己这样是能耐,凭这个活着就没人敢欺负了,是不是有这样的东西?要想在一个人群当中站住,他认为什么呢?人必须得自立、自强、拳头硬,这是他活着的信条。要想在人中间站立住,在人中间没人敢欺负,没人敢玩弄他,或者没人敢欺骗他,没人敢利用他,他自己总结出这么一条,就是“我得打,我得达到打遍天下无敌手,到哪儿都没人敢欺负我”。结果活了这几年,一二十年,三四十年,终于有成果了,到哪个人群里往那儿一坐,一端,眼睛一立,连话都没人敢说,小孩一看见他就哭,狗一看见他就不敢吠了。这不是恶鬼投胎嘛,这样的人凭拳头活着。凭拳头活着这是什么性情?凶恶的性情。走到哪儿得先学会摆弄人,利用人,还能控制人,还能降住人,“谁对我不敬,我得想办法给他点颜色瞧瞧,谁对我说话不客气,话里总夹枪带棒,你是不是想试试我的拳头有多硬啊?想不想试试?”他不能明说这些话,装在心里,“找时间整治他!”凭这些东西活着,恶不恶毒?(恶毒。)这些年来他的恶毒本性是成功了,是见成效了,是达到果效了,让他满意了,但是这是什么性情啊?这样的人能不能凭真理活着啊?凭血气、凭恶毒的性情活着,永远不明白真理,达不到明白真理。他还不凭处世哲学哄着你,讨好你,摸你的意思,或者哄着让你们都围着他说他好,他不怕名声不好,就怕名声不恶,这是他的原则。好了,果效达到了。达到果效之后怎么样?“这下在神家站住了,在这些人群当中站住了,谁都怕,一见面都恭恭敬敬的,谁也不敢惹我。”他认为他赢了。其实大伙是不敢惹他吗?其实不敢惹这是外表,内心深处每一个人对这样的人怎么看?厌烦,远离,躲避,恨恶,恶心,是吧?愿不愿意跟这样的人交往?(不愿意。)为什么?他总拿拳头凿你,他总琢磨治你整你,你受得了吗?他有时候不是用拳头,不用拳头整治人的招儿多了,“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有没有,说实话!是不是不敢说?他都说了,你说不说?不说是不是?好,让他来说,他检举你。”你就说了,说完之后,他说:“以后还敢不敢了?”你告饶了,向撒但投降了,“不敢了。”“好,光说话不算,咬破手指头,拿张纸,写血书,我看你还敢不敢了!”这样的人你们怎么对待?告饶了,认爷爷了,当孙子了。他拿拳头凿你了吗?他就说几句话你就害怕了,你就缩骨了。你想远离,他能饶了你吗?你们见着这样的恶人怎么办哪?(检举他。)哎,得有办法对付他。往哪儿检举啊?(上面。)往上面检举。首先你怕不怕他了?不能怕,但是其实还是怕,还怕得要命,信心太小了,太可怜了!其实论个头儿、论拳头你们也不差,那怎么就怕这样的人呢?外表看好像是人都怕恶鬼,恶鬼没有人不怕的,正常人哪有不怕恶鬼的?见到鬼人都缩骨,都害怕。那是鬼,那么恶哪是人哪!外表是这回事,事实上呢?你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你就怕他,你认为他就能掌握你,能掌控你的命运,你就完了,什么见证也没有,你没出息,活得窝囊。那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又凭自己的小脑瓜活了,“神在哪儿我还不知道,这事上面知不知道我还不清楚,我要是检举的话,让他知道不更得治我吗?我不更完了吗?”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缩骨,慢慢钻桌子底下去了,还能实行真理坚持原则吗?(不能。)窝囊吧?你们多数人都这样。前一段时间不就有敌基督整治了一些人吗?就这么窝囊,被整治了。被整治是好事还是坏事?“被整治当时看好像是坏事,人受点委屈,过后一看还是好事”,那是不得已的说法,那没办法,你非得让他整治怎么办?你不反抗啊!你怕他什么呀?这就叫活该!话又说回来,临到这类的事,你能受他辖制,这就看出人的身量太小,人的信太可怜,人不知道依靠神,不知道拿起神给你的人权、给你的权利来跟敌基督、恶人作斗争,你不会跟撒但争战,你不会得胜撒但。明明他是作恶的,他是反面势力,他是撒但魔鬼、邪灵污鬼,你就被他治了,而且不是一个人被他治,那么多人被他治,是不是可怜?你们再临到这类事能不能站起来跟他争战哪?(能。)你们这会儿说“能”,真临到事的时候你们都在桌子底下呆着呢,还得我现拽。话好说,做事不容易,是吧?人不明白真理,临到事那个可怜相、可悲相让人看着都心疼啊!太可怜了!被整治成那样也不说,过后还心有余悸,太可怜了,就是看不透。恶人都看不透,你说人有多大点儿身量,明白多少真理?是不是可怜?

恶人凭着什么活着?恶人凭着一种恶毒的本性活着,凭着拳头、凶恶的性情活着,他就是这类人。但不是这类人的人,你们有没有这种情形也是凭着这些东西活着?跟谁配搭,“你岁数小,你不懂,我要是说你,明说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比你厉害,比你占优势,我个头儿又比你大,拳头又比你硬,我就能欺负你。我能欺负你我怎么能不欺负呢?我就得欺负欺负你。”这是凭什么活着?(凶恶的性情。)凭拳头活着,凭着邪恶的性情、凶恶的性情活着,做事。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时候?看见谁老实、谁笨、谁窝囊,“好,先跟他相处吧”,这里有目的,这叫不叫手段?这叫手段,凭着这些东西活着。总之,不管你信神多少年,不管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信的,只要你有撒但败坏性情,你就能凭借一种根本与真理无关的东西活着,这种东西或者是有形的,或者是无形的,或者是你能意识到的,或者是你根本意识不到的,或者是外在的、外来的东西,或者是性情的、根深蒂固的自身的东西,总之不是真理。那不是真理,人凭借这些东西活着,人走的道路到底是什么样的道路呢?是不是在遵行神的道?(不是。)不是在遵行神的道,还有什么?再想想,揣摩揣摩。不是在遵行神的道,不是在实行真理,严格地说不是在尽受造之物本分,有距离。不是在尽受造之物本分那也尽了,那尽这个本分有没有忠心?忠心的时候不多,因为很多时候是与真理无关的,是吧?你们揣摩揣摩。

这些方方面面的情形一交通,你们是不是就能衡量出来,自己无论是尽本分还是日常生活,凭真理活着的时候多吗?(不多。)你看我跟你们交通总揭你们老底,你们就觉得活得不光彩,活着就没有自信了,不感觉那么光鲜亮丽了,也觉得很多事有点羞于启齿了,以后是得福或者是有好的归宿就感觉不那么名正言顺了,这怎么办哪?揭老底是不是好事啊?(是。)那揭老底的目的是什么呢?(让我们变化。)人得认清楚自己到底活在什么样的情形里,活在哪些情形里,人走的道路是什么,人的活法是什么,有哪些不对,有哪些不正常,有哪些不正当,更甚至你这么活着能不能得到真理,能不能来到神面前,这是最重要的。你说“我这么活着我心安理得,从来没有觉得不平安,从来没有觉得不快乐,也从来没有觉得空虚”,但是结果是什么呢?神不喜悦,你不是在遵行神的道,你走的不是真正的人生的路,不是神给你指的人生的道路,而是你自己一厢情愿那么想象找了一个路途去做了,尽管你忙活得挺欢,尽管你跑得挺欢,但是最终的结局目标不是神给你制定的,你永远到不了那个目标,那就完了,失败了,你信神注定得失败。信神失败意味着什么?(没有结局了。)没有结局了,现在来看是什么呢?你没得着真理。你得着真理了,你就有结局,你没得着真理,你怎么活都没有用。你说“我这个活法可合理了,我这么活着我自己觉得可有自信了,心里觉得特别充实,觉得特别饱满、丰富”,那有用吗?你怎么走、怎么活、凭借什么东西活着得看结果,结果是神要的,你走的路就对,结果不是神要的,不是神给你制定的,你走的路就不对。能不能这么说?(能。)这话是合情合理的。无论你这么活着多有根据,多仗义,你的动力有多大,这都不是关键。你说“我这么活着、这么实行可有享受了,可有幸福感了,可荣幸了,也有印证”,这不是糊弄自己吗?最后人说:你有没有开始做诚实人呢?在什么情况下你做诚实人有难度啊?你有经历就谈谈吧。有没有爱神的见证啊?有没有爱神的经历呀?有没有顺服神的经历呀?有没有接受对付修理之后情形改变的经历啊?生命长进的路途当中,你都经历了哪些特殊的事让你的人生不断地有转折,不断地接近神所给你制定的目标、神所要求你的目标?这个都没数,不知道,这就是你走的路不对,这是显而易见的。

咱们交通的这些仅仅是一部分,其实还有一些小小的细节方面的东西基本上就涵盖到这里面了。比如人凭着毅力、凭着好心、凭着受苦的心志、凭着观念等等来做一些事,这些都不是凭真理活着,总之都是凭着人的一厢情愿,凭着人的败坏性情,凭着人为的好,凭着撒但的哲学,这些东西都是从人的头脑来的,更进一步说是从撒但来的东西,凭借这些东西活着不可能达到满足神,神不要这些东西,再好也没用,再好神不要,这就是结果,这答案出来了。你说“这个我实行起来有点难度,想象中觉得好像不应该那么实行”,你的“不应该”,你认为就不对,但是正是神要的,你怎么做?你得扭转,扭转观点,放弃观念,认识自己的谬妄之处、偏谬之处,扭转之后能够达到寻求明白真理、明白神的意思。达到明白了神的意思之后,你就逐步地往这方面实行,走上正确的道路,这样你才有希望达到最终神给你的目标。你如果不按照神要求你做的这个路途去实行、去进入的话,你说“我就这么做,反正我一直没闲着,我一直尽本分呢,受造之物我是当定了,造物主我也认定了”,有用吗?没用,你那是跟神对抗呢,那是刚硬啊!现在是走人生道路,你怎么做才能行在神所要求你走的道路上,这是最关键的。第一,不能凭人的想象;第二,不能凭人的意愿;第三,不能凭人的喜好;第四,不能凭人的情绪化;更重要的是不能凭着败坏性情,得把这些东西全脱掉。你有什么资本在这儿都不是值钱货,全是不值钱的东西,扔掉,一个劲地扔,一个劲地放弃,一个劲地撇弃,一个劲地放下,这样逐步地你就会越来越明白、靠近神所给你制定的标准与对你的要求范围。你总持守着自己的东西,“这个本事我学了多少年哪,父母在我身上下了多少功夫啊,花了多少钱哪,付了多少心血代价呀,我那是寒窗苦读多少年得来的东西,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解剖了,就定罪它呢?这可是了不得的事,要命啊!我这些东西没有了,我凭什么活着?”你傻呀,你凭那个东西活着你就下地狱,你得凭神话活着,你换个活法,把新的东西接受进来,把原来那些东西清出去。你得解剖它,认识它,敞开亮相,让大伙知道,让大伙长分辨,亮着亮着不知不觉你就厌憎这些东西了,厌憎你曾经宝爱的东西,厌憎你曾经赖以生存的东西,你认为是你的生命、是你的至宝的东西,这样你才能跟它完全隔离,完全断绝,你才能真正地明白真理,走上实行真理的路。当然这个过程是一个很复杂或者很艰难的过程,也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但是这个过程人必须得经历,不经历不行。现在你有病了你必须得上手术台,你不上手术台受这苦,不解剖、开刀拿掉这个瘤,拿掉这个病,你就不会好起来。

有些人往往把什么人当成傻子呢?“那有什么用?神怎么说他怎么行,说做诚实人他还真做诚实人,这不是傻子吗?那做诚实人也得留点余地吧,不能什么都说吧!”他认为这就是傻。这是傻吗?这是精,最精的人,“神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神指哪儿我就打哪儿,让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让顺服我顺服到傻了我都顺服,人都说我是个傻子,让他说去,只要神没说我傻就行。”你看,是不是最聪明的人?他看准了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有些人就藏心眼,他觉着“不对吧?什么都顺服,这不是傻子吗?这不是没有自主权了吗?连自我都没有的人还有尊严吗?最后怎么也得给自己留点尊严吧?不能完全这样吧?”到他那儿做诚实人、顺服打几折?(两折。)有的人好点儿能打五折,一半一半,中庸之道嘛,神也好,我也好,你也好。这都不行,神厌憎人这种对待真理的态度,神厌憎人总是怀疑真理,怀疑神的话,对待神话总是疑疑惑惑的,或者总是有一种歧视、鄙视、心态不端正的态度,神厌憎人这样的态度。人一有这样的态度,怀疑神,疑惑,质疑,分析,误解,总解剖,总用头脑去衡量,神就向你隐藏了。神一向你隐藏,你还能得着真理吗?你说“我能,拿着神话我天天读啊,我总聚会,每个礼拜听讲道,听完讲道之后天天都巩固、复习、唱诗歌、祷告,我觉得我有圣灵作工”,有用吗?这些形式不是最关键的,这些是你必须具备的生活方式,但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你人对,你心对,神不向你掩面。神不向你掩面,神时时开启你、引导你,凡事让你明白他的心意,凡事让你得着真理,你就占大便宜了。但你的心不对,你总用你的小聪明、观点或者你的知识、你的哲学来怀疑神或者防备神、试探神,这就麻烦了。有的人除了防备、试探、怀疑、误解之外还有什么呢?抵触,这就更麻烦,跟神对立了,成撒但了。不是你明白了道理,明白了真理的字面你就得着真理了,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明白了吧?大多数人都有这个误区,而且你一再强调他也还是那么认为,不觉警,不觉醒,他就认为什么呢?“我就天天拿着神话读啊读,听啊听,尽本分尽了一年又一年,就像庄稼在地里,你就是不给它铲地、不给它浇水,自然下雨它慢慢也长,到秋后它就结果子。”不是那回事,人配合的成分、人配合的方式、人的心、人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关键,最关键,至关重要。明白了吧?这些是不是也涉及你凭什么活着?你总凭你那些东西活着,总防备神,不把神的话当作真理,那神就不搭理你了。神不搭理你那你还信什么呀?造物主不理你了,你就不是他的受造之物了,他拿你当魔鬼撒但,那你还能来到神面前吗?你还是神拯救的对象吗?那你蒙拯救还有希望吗?那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说,无论你的素质怎么样,你尽什么本分,你曾经有过什么样的过犯,你有多大恩赐,或者你在教会当中作什么工作,是哪个角色,你家庭环境怎么样,你现在情形怎么样,生命长进程度怎么样,身量有多大,这些在现在来看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你跟神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你是不是始终怀疑神、误解神或者总研究神,你的心对不对,这个特别关键。

那这些关键的东西人怎么能知道呢?就总得省察,别稀里糊涂的跟外邦人一样,人家没事看视频、玩、闹、打,你也玩、闹、打,心不能来到神面前。你不来,神也不求你,神也不去找你,你自己得主动配合。这关不关键?(关键。)这是正事啊!可别把这事当成副业,当成业余爱好,那就麻烦了!你看走到现在这个地步讲道听多少了,还有些人认为信神就是信教了,是业余爱好。他把这事看得多轻浮呀!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还是这种观点,信神不但与神没有建立正常的关系,反而与神没有任何的关系,神还不承认你是他的跟随者,那蒙拯救有希望吗?没希望,是不是这么回事?这些事很重要!哪些事?(与神之间有正常的关系。)这个正常的关系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呢?(人有配合。)人有配合人得摆对什么观点?人得有什么样的立场、观点?有什么样的情形?有什么样的心?你的心怎么对待真理?是怀疑?弃绝?研究?疑惑?是什么观点啊?有这些东西心对不对呀?那有什么样的态度是对的,是对的心、对的人呢?(相信,接受,顺服。)相信,接受,顺服,不打折扣。不打折扣马上能达到吗?不能,但是你得试着进入。好比神说“你有病了”,你说“我没病,我就没病,你总说我有病”,这不是问题,也可能你不相信。但是神说:“你的病挺重,吃点药吧。”你说:“我没病,让我吃药那也行,反正没什么害处,如果我有病我吃点药说不定还好了。那行,吃点吧!”一吃,“身体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那再吃点吧。”越吃越多,越吃越多,按顿吃,按量吃,过一段时间,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好了,你相信神所说的那个病恐怕是真的,这样带来的成果是什么?结果是什么呢?你因为相信、顺服了神的话,达到解决了你的难处。虽然你第一次吃的时候是很少量,没按量吃,没按神所说的,打了点折扣,有点疑惑,有点不甘心,有点不情愿,但是最后还是听了神的话吃了,吃完以后感觉果效不错就接着吃,信心越来越大,越来越相信神的话是对的,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应该怀疑神的话,自己是错的,神的话是对的,最后你把神所要求你吃的药都吃完了,你的身体完全达到康复了,这个时候你对神的信是不是越来越真实了?你就知道神的话是对的,“我应该不折不扣地顺服他,应该不折不扣地实行他的话”。我说这话、举这个例子什么意思?那你怕不怕失败呀?你说“我得完美呀,神都说了让我绝对顺服,不能打折扣,我第一次实行神的话我得绝对,这次不绝对那等下次,我这次干脆就不实行,不算这次”,这样好不好?(不好。)怎么不好啊?在神那儿看人实行真理有个过程,神给人机会。当然,揭露的时候说:“你看你打折扣了,你不顺服,你有悖逆。”是,人有这样的情形,那揭露的目的是为什么?是为了你的折扣打得越来越小,打得越来越少,实行得越来越纯正,越来越接近完美,达到绝对,目的是为了这个。所以说在神揭露人的期间,神惩罚你了吗?(没有。)给你对付修理,给你试炼,只是管教,打个嘴巴,踢一脚,疼不疼?疼了,但是神要你的命了吗?(没有。)不要你的命,没把你交给撒但,这就看见神的心意了,神的心意是什么?(拯救。)神要救你呀!人一受点苦不干了,“神不喜欢我呀,我完了”,误解神了,这就完了。所以说不管什么时候,你软弱也好,刚强也好,情形好也好,或者差点也好,生命长进不管到什么程度,先不用管,就只管实行神所说的话,哪怕是尝试着实行也行,自己努力地配合达到自己能够得上的,进入神所说话的情形里,看看神所说的这个真理你实行起来自己的感觉是什么?自己是不是受益了?这样是不是也好?这就叫路途。人不明白生命长进的过程,总想一口吃个胖子,总觉着“我不能达到绝对顺服,那我就不顺服,只有能达到绝对顺服我才顺服,我不做厚脸皮的人,这多好啊!这显得多有骨气,多有人格、尊严哪!”这叫什么骨气?这叫悖逆、刚硬!

第二个问题里一共是四个小题,你们自己看看,这四个小题今天咱们是不是都交通到了?回顾回顾,倒嚼倒嚼,看看自己听明白的或者接受进去、领受得了的能不能对上号。这些话题以前有没有交通过?也可能个别情形或者某些情形人都掌握、了解,但是不涉及到实行真理,也不涉及到咱们今天交通的这个问题,今天是以这个主题来交通的,以这个角度交通的这些情形,这就离实行真理、凭真理活着更接近一些。还有一个问题你们也记下来,以后咱慢慢交通这些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你最宝爱的东西是什么?神对你所宝爱这些东西的态度是什么?今天不交通这个了,你们记下来就行了。咱们今天主要是揭露一些人凭什么东西活着的反面的情形,并没有针对这些反面的情形交通应该怎么实行真理。不交通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情形错在哪儿?问题出在哪儿?是什么性情?应该怎么实行真理?有这样的情形临到的时候,有这样的事临到的时候,你有这种作法的时候,应该怎么用真理来取代?应该实行哪些真理?这个是不是知道啊?现在重要的、初步的事是你应该先掌握这些情形,解剖自己,当自己活在这些情形里的时候,最起码在你的心里你认为这是错的,你知道错了下一步才能扭转。如果你想扭转,你都不知道它错在哪儿,你不知道它对错,你怎么扭转?是否需要扭转你都不知道,是吧?所以首先一步你应该知道这个情形的对错,能分辨它的对错,然后才能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实行。咱们今天基本上没有交通有这些情形流露的时候,凭着这些东西活着的时候,人应该用哪些真理来取代,那剩下的事你们自己揣摩吧!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