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的座谈纪要第九十八篇 尽心、尽意、尽性尽好本分才有人样

第九十八篇 尽心、尽意、尽性尽好本分才有人样

尽本分不过脑、不花心思、不细揣摩行不行?做什么东西粗制滥造行不行?做什么心太粗不行啊,那样你永远学不到东西。这种尽本分的态度好不好啊?这样尽本分业务总也不能提高。有的人也不怕业务不提高,因为这样做有一个好处,这个好处你们可能已经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好处呢?不用上网查资料,也不用咨询任何人,不用动脑筋,不用花心思,省劲,脑细胞一个也没伤着,这多好啊,累不着。心也不累,脑袋也不累,肉体也没受任何的苦,还把活儿做了,“我没偷懒哪,活儿都做了,谁能挑出什么毛病来?按部就班的,我也没闲着,手也没闲着,眼睛也没闲着,嘴也不停地说,说得口干舌燥的,腿也没少跑,都跑细了。”这活儿做得怎么样?你们总说配合、配合,人问:“你干什么呢?”“配合传福音呢!”“配合作见证呢!”“配合作歌呢!”你们配合得倒挺“默契”,谁也不用下功夫,谁也不用花心思,谁也不因为一个事绞尽脑汁地、吃不下睡不着地琢磨,晚上睡觉之前还琢磨,早上一睁眼就开始琢磨,“用什么好呢?怎么做好呢?”谁也不那么琢磨这事,也不祷告,在一起也不商量,就是各做各的,“你做完没有?”“做完了。”“那下一步该我了,拿来吧。”这是不是省事?这可省很多事了。

你看你们每做一个作品,尤其一个大作,你们有几天吃不下饭哪?受没受什么苦啊?克没克服自己任何的难处?付没付点代价呀?“我担上这个本分之后有两个晚上都睡不着觉,脑子里一个劲琢磨这个事,都控制不住,琢磨得睡不着觉。”怎么就睡不着呢?就是总琢磨,心里放不下,说做不好这可麻烦了,做不好这是没尽好本分、没忠心,良心受控告,良心不安。别人吃饭,他就在那儿琢磨:“怎么能做好呢?上次那个地方又出错了,这是我应该把关的,我也没把好关哪,这事可怎么办呢?这不是挨不挨对付的事,这是我的责任哪,我没尽到。”看别人吃饭,“你怎么吃得那么香呢?我怎么咽不下呢?”人说:“饭可香了,你怎么不饿呢?”“吃不下。”两天吃不下饭,瘦了一两斤,这是不是下功夫了?你们有没有下过这样的功夫?这是不是让你们减肥,让你们节衣缩食呢?(不是。)那是什么啊?(让我们对待本分上点儿心,有点责任心,知道自己尽本分是为了什么。)人有责任心、良心,做事不负责任、应付糊弄良心不平安,这才能尽忠心呢!你一点责任心没有,事做坏了或者应付糊弄良心都不受谴责,没有任何的知觉,还谈什么忠心哪?根本就谈不上。说现在这个活儿时间紧,你得赶紧琢磨,得下功夫琢磨,那怎么下功夫呢?“我下功夫了,我就一直盯着这个东西呢,就坐在那儿盯着呢。”人说:“你盯的路途是什么呀?你想把它做好,你有没有下功夫?有没有找人交通啊?”“没有啊。”“那你的功夫还没下到。你查了多少资料啊?”“资料那还没查,我就不停地盯着来着。”“盯出东西没有?”“那还没有呢,盯两天估计得盯出东西了。”这态度怎么样?这都不怎么样。这是明显的,这就是光卖嘴不动真格的!什么叫卖嘴?就是外表说话好听,他是让人看或者说给人听,给人一个错觉或者有意误导人让人觉得他很吃苦,他很用心,他很卖力,但是其实心里根本就没动,没动心思。为什么这么说呢?他没行动啊!你要是花了心思,你的心真用劲了,你心里真有这事,你应该行动起来。怎么行动呢?我得忙起来呀,两条腿一忙忙得都不着地,就差飞了,我得查资料啊,书里有没有说这些事啊,或者神家的原则是什么,我得多听多看,或者问问谁明白、谁擅长这一方面,我得找他咨询。人说:“这人在哪儿呢?”“各处找人咨询呢,忙呢!”“吃饭怎么看不到他人影儿呢?”“还忙着呢,到吃饭时间还没忙完呢,没工夫吃,等一会儿吃。”两三天过去了,资料查了不少,跟人也没少交通,有成果了。有什么成果了?大概路途找着了,原则也掌握得差不多了,该动手做了,三五天、一个礼拜之后出了一个草稿。这是不是成果?你要是不这么做呢?用应付的态度对待这个事,两三天或三五天也出来一个成果,那个成果的质量怎么样?说得过去,挑不出毛病,但是一看不是精品,不是精雕细琢的东西,就是个粗活儿,应付糊弄做完拿上来了。

你们说什么样的面条是好面条,是精工细作的面条?通常说这面条好吃,大伙都喜欢吃,是名吃,那一个小时不容易做出来,得预备好多料,做的时间比较长,费功夫。这个功夫包括什么呢?是不是得动动手,动动腿,出出力呀?从和面开始,把面粉往盆里一倒,开始和面,和成面团,中间再揉几次,最后把卤打好,面条煮好之后把卤往上一浇,整个过程一个小时下不来。你看看,你想要吃一碗好面条容易吗?你想吃到好的面条,那就得下功夫,就得手勤快,腿勤快,就得用心,动脑筋。你们说做事应付糊弄心眼不好的人有没有责任心?(没有。)反过来说,没有责任心的人心眼好不好?没有责任心的人就没好心哪!对谁都是应付糊弄的态度,不想对你负责任,也不想为你付什么代价,为你做任何的好事,人以这样的态度尽本分是不是合格地尽本分?(不是。)合格地尽本分在时间上有没有标准?有些人说了:“我要达到合格的尽本分早上八点开始就行,下午五点收工就行,中午休息两个小时。”这样一天工作多长时间?上午八点到下午五点是几个小时?(九个小时。)再减去中间休息两个小时,再减去上厕所、闲扯、打盹还有走神的时间,还剩下几个小时了?(四五个小时。)那在这四五个小时的时间范围里有多少心思、有多少精力是真实为尽本分付出的?你们算没算过这个账?(没有。)那在尽本分的态度上你们对自己有没有一个要求标准哪?有的人说有标准,什么标准呢?第一,别累着;第二,别饿着;第三,别冒头。什么叫“别冒头”呢?“别人没来的时候我不能提早到,我不做第一个到的人,别人还都没走的时候我就琢磨应该走了,别人不吃的苦我不吃,别人能吃的苦我才吃,大伙都做我就做,大伙不做我也不做。”这个标准怎么样?“今天如果心情不太痛快,那我尽本分就得延迟一点,工作时间就得缩短,让我配合的时候我就不能那么积极主动,等我什么时候心情调整好了,我再积极主动一点。”这个标准怎么样?另外,“我尽本分如果大伙都对我好,都顺我的心,谁也不磕我碰我,谁也不伤我,这还行,我就尽点力,我尽八十分的力;如果有人磕我碰我,如果有人总看我不顺眼,总说我,那我就不想去了,我就不想尽本分了,我就得躲着点儿,除非那个人不在我才去,那个人要是在我就不去。”这态度怎么样?再一个,“我尽本分谁也不能要求我做什么,得我自己主动,我要脸,谁如果硬催我那不行,硬给我出难题、下任务不行。”这态度怎么样?“我尽本分别人总用神家的真理原则来要求我那不行,我身量小达不到,我能达到的我尽力达到,我达不到的你也别难为我,难为我我就得撂挑子,我就得走,什么时候不难为我了我再来。”这个原则怎么样?都不好,是吧?这些东西不好看来大伙都知道,这是明显的。那你们是怎么尽本分的呢?在你们身上尽本分有没有这些表现哪?自由散漫,任性,狂妄,谁也不听,自是,应付,做什么事没有认真的态度,有点特长总端架子,稍不如意就甩脸、噘嘴,不愿意做了,就总想走,总想放弃尽本分,这些作法你们有没有?(有。)有这些作法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在一起交通过?是不是尝试着在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如果存在的话人能不能尽好本分?能不能达到合格的、让神满意的尽本分?很显然不能。

那你们试着解决过这些问题吗?有没有路途?发现问题就得解决问题,问题在人身上不解决它永远是问题,而且时间久了会恶化。什么叫恶化呢?就是这个问题在你身上不解决,它就会影响你的情形,也会影响到别人,这样时间长了,这个问题在你身上会拦阻你尽好本分,拦阻你明白真理,拦阻你来到神面前,这是不是都是问题?这问题严重,不是小问题。时间再长了,人心里的怨言哪,误解呀,怨气啊,对神的误解呀,对神家的误解呀,对人的偏见哪,还有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呀,在里面压着越积蓄越多,这些东西在人里面积蓄时间长了会好吗?它会把你引向进入真理实际的道路,还是把你引向走恶人的道路呢?人会越走越好还是越走越坏?(越走越坏。)坏到什么程度?这些东西在人里面积蓄时间长了,人的信心一点一点就没了;人所谓的信心没有了,人的热心就没有了;人的热心没有了,人尽本分的心、尽本分的劲是不是就越来越小了?他感觉不到信神的快乐,也感觉不到尽本分从神那儿得来的祝福,人里面就刚强不起来,他被怨言、消极、观念、误解这些东西充满、控制了。人活在这些东西里,被这些东西包围着,控制着,他尽本分就只能是出力,强支着,应付着,做什么事凭克制,看不到神引导了,看不到神祝福了,那接着带来的是什么?怎么尽本分也找不着原则,尽本分越做越蒙,越做越没路,尽本分就没劲了。

有些人说:“我一开始尽本分的时候觉得可有感动了,可有开启了,感觉神与我同在,有喜乐,做什么事都特别轻松,看什么事也能看透,过了一段时间不一样了,里面的情形不一样了,摸不着神了。”这是怎么回事啊?里面有病了,什么病啊?人里面有很多败坏性情,人活在这些情形里面不解决,带着这些病尽本分,要想达到合格的尽本分、让神满意的尽本分就很吃力,凭着人的好心、热心,凭着人的克制、毅力、心志够不上。你说有没有一个天然的老好人在神眼中看是真正的好人,是有真理的人?那什么样的人在神眼中看是真正的好人、有真理的人?首先,得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真理。其次,人在明白真理的基础上能实行。自己的观念、想象,对人的偏见,还有自己里面对人的误解、对神的误解,这些不合真理的东西他随时发现随时都能解决,活在不好的情形或者消极情形里的时候他能及时地扭转,他不持守。就是他随时发现自己的毛病随时能来到神面前解决,保持与神的正常关系。虽然有软弱,有败坏,同时也有悖逆,也流露各种败坏性情,狂妄啊,自是啊,但是他知道自己流露败坏性情之后,他发现之后,他省察到之后,他能及时解决,及时扭转。这是什么人?这是喜爱真理、实行真理的人,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怎么看?这是神眼中的好人。有的人总是抱着自己的老观念,顽固地持守自己的偏见、误解、消极情绪或者对人的看法,明知道不对,“我就那么做,我就不放下自己,你放我也不放,我就对你那么看,神家这么处理不公平,我就认为不公平,我就不解决这个问题,你怎么说公平我也不接受,我不拿你的话当真理”,就持守自己的,“你说我尽本分应付糊弄,我就这么做了,你能怎么样?你说我尽本分态度不端正,我就这么尽了!你说我尽本分应付糊弄,那什么是不应付糊弄啊?我这就不错了,别人还不如我呢!我就这么尽本分,我看最后神是不是不公平,要是我这么尽本分神都不悦纳,那神也不公平,神的公义是假的。”这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哪?有没有接受真理的态度啊?这样的人神看了之后会怎么样?神会不会说“你看这小宝贝啊,还知道反抗呢,有误解还知道说呢”,神会不会这么看哪?(不会。)神会怎么看哪?这是不是刚硬、悖逆的人哪?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哪?你虽然有败坏,神并没有记念,神并没有因为你的败坏、因为你是败坏的人弃绝你或者定罪你,不是因为这个定罪你,而是因为你明知道真理还故意抵挡,故意悖逆,因为你这样的态度让神伤心,让神厌憎,让神反感,这就是神的态度。那这样的人在神眼中算不算好人哪?这样的人在人的眼中是不是好人哪?

要想成为神眼中的好人,你们分两步走。如果一步达到让神看说我是神眼中的好人,是神眼中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一步登天我达不到,我得先达到让我身边的人看我是喜爱真理的人,是追求真理的人,是比较喜爱正面事物、喜爱公平公义的人,是比较正直的人,有错就改,发现自己的悖逆情形就赶紧扭转,发现自己的败坏性情就赶紧找人交通,交通完之后就找出路途实行、改正。分两步走,先让弟兄姊妹或者我身边比较追求真理的人评价说我是喜爱真理的人,是好人,然后一步一步追求达到让神看我是喜爱真理的人。分两步走怎么样?是不是容易点了?一下达到让神说我是好人我不敢奢望,这个要求太高,我觉得我也没那个心志,我也没那个身量,信心太小,但是我还想做好人,那怎么办哪?那就得先让周围的弟兄姊妹说我这人是好人。那好人的衡量标准是什么?首先就得从尽本分上来看,尽本分得达到几条要求标准呢?认真,负责,肯吃苦,肯付代价,办事求真,不应付糊弄;再高一点,就是做每一件事都能找准原则,然后按原则办事,“无论是谁说的,哪怕是我最看不上的一个弟兄姊妹说出这个原则,他说得对、合真理我都能听,我试着接受,我试着背叛自己的想法,背叛自己的观念。”这个态度怎么样?(好。)说“好”容易,达到难。你看说“好”,光动动嘴,“好不好?”“好。”“要做好人得先从哪儿入手啊?”“尽本分。”“尽本分”加上“好”一共四个字,太容易说了,张嘴就来。要达到兑现,把你这个人变成这样的人怎么做?怎么能够达到?光说这四个字能不能达到?不能,得需要付出一些东西,也得需要舍弃一些东西。付出的是什么?最基本的得付出一些时间,比别人多花一些时间,也可能别人已经睡了,你还在那儿琢磨呢,琢磨个十分钟八分钟,实在困得不行了睡着了。一天比别人多花十分钟甚至二十分钟的时间,在时间上你得多付出。心思、精力上是不是得多付出一些?别人没事在那儿歇着,放空了,打盹了,你要想有责任心,你想尽好本分,你的心就不能停,你就得想,跟神亲近,为这事祷告,为这个事祈求,甚至有时候都痛哭流泪地向神求,让神开启,让神引导。别人去逛街了,去散心了,去溜达了,闲扯了,你在那儿干什么呢?你的手就得杵在脑袋上,杵到头发里,就得琢磨,一琢磨得掉好几根头发,这几根头发就是你付的代价的象征、代表。别人临到这事,吃饭吃两碗还觉着没太饱,你呢,吃完一碗饭就不想吃了,事压得吃不下呀!这是不是代价?这就是代价。比别人多付出多少?十分二十分钟的睡觉时间,另外,精力、心血得多付出多少啊?一两个小时的心血代价、精力。还有呢?少吃一碗饭。这是不是得付出?这是不是实际的代价?你们有没有这样付过代价?多数姊妹爱打扮,每天描眉,擦胭抹粉,画嘴唇,甚至戴各种首饰,还有梳各种发型,一天花在这上面的时间早晨一个半小时,晚上卸妆一两个小时,洗洗涮涮、打扮、化妆一天差不多花三四个小时。在这事上从来没有任何的舍弃,妆总是化得那么亮丽,衣服总是穿得那么特别,得体,但是在尽本分的事上从来不求真,没下过任何的功夫。这个“没下过任何功夫”在什么事上表现呢?就是没动过心,没用过任何的心思。他晚睡那是因为大伙都这么晚睡、熬夜,他不得已,活儿没做完不能收工,他走不了,但是就他个人而言,从来没为这事多花过任何的时间,多花任何的精力,多付出任何的代价,就是没吃过任何的苦,就跟着大伙一起吃大锅饭,一起开工,一起收工,心里还很不愿意。这态度怎么样?就这样的态度尽本分有没有合真理的地方呢?你们平时是怎么尽本分的呢?求没求过真啊?看来没求过真,是吧?

说一个年轻女孩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爱”怎么表现哪?这里面有代价,什么代价呢?她就琢磨:“我所爱的这个男人喜欢吃什么呢?据说他喜欢吃辣的,但是我不喜欢吃辣的,吃太辣了对女孩子不好,那怎么办呢?他喜欢吃辣的,那我就学做辣的菜,给他做辣的食物。”她就想办法做辣的菜。这一做辣的,一抠辣椒或者一炝辣椒把自己呛得够呛,还把手指辣得够呛,这是不是代价呀?那付这个代价她觉得苦吗?她除了不觉得苦以外,她还觉得美、享受,觉得值,“为我爱的人付任何代价都值,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受什么苦都值得!”还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吃呢,自己在背后就开始下功夫了,买各种佐料,在家里就开始练习了,有时候一切菜把手都割了,“不放弃,接着做!”眼睛呛得也睁不开了,鼻子也直流鼻涕,辣得还直咳嗽,“不放弃,为我爱的人,这苦吃得值!”她觉不觉得苦?(不觉得。)你看她为一个人,只是爱,这个人跟她还没有任何关系呢,她就能这样付出,这样受苦付代价,那人尽本分有没有这样的心志啊?有没有这样的表现哪?明知道没有这样的心志,也没有这样的付出,明知道自己尽本分全是凭着克制、毅力在支着,知道这样的情形不对,那你们扭转过吗?怎么做是对的应该知道吧?刚才说首先得付代价,代价包括动手,动脚,有时晚睡,有时就得早起,这是肉体上的受苦。另外,多花心思,多花精力,多动脑筋,多琢磨,多来到神面前,把你的时间交给神,花在本分上,把你的精力花在尽本分上,这是精力方面、时间方面的代价。在这两方面都有付出,都有花费,都豁出来,这是不是尽本分付的代价?

你们尽本分受的苦是属于哪方面的呢?(在时间上能付一些代价。)在时间上付出一些,那在哪方面不足呢?(多动脑筋,多来到神面前祷告神,这方面不足。)这个不足是哪方面的问题?之前咱们说过尽心、尽意、尽性、尽力,多花时间这是尽到什么责任了?(尽力。)光尽力了,那还有哪方面没达到呢?尽心没达到,尽意没达到,尽性达到了吗?(没有。)这三个主要的方面都没达到,光尽力了。那光尽力的尽本分属于什么?(出力。)出力在神眼中是干什么呢?(效力。)你们愿不愿意效力?你们愿不愿意当效力者呀?你们不愿意当效力者,可是你们就是在效力,而且效得乐此不疲,你们走的就是这样的道路。不愿意当效力者,却自己主动在效力,这是不是矛盾哪?那这是因为什么造成的呢?怎么造成的?这就是因着人所走的道路,你走什么样的道路你最终达到的目标就是什么,土话讲就是“开什么花结什么果”。你走的是效力者的道路,你选择的是效力者的道路,那最终得来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效力。因为你总惦记出力,你不愿意花精力,花心思,你不愿意尽心、尽意、尽性地爱主你的神,最后得来的结果只能是尽力,只尽力了那最终的结果就是效力,这个不矛盾,是吧?矛盾的是什么呢?人都不愿意当效力者,一听说是效力者人就不愿意了,“这不是污蔑我吗?这不是看轻我吗?这不是虐待我吗?这不是偏待人吗?我下这么多功夫,出这么多力,怎么是效力者呢?”说对了,你出这么多力那就是地道的效力者。你想办法别光出力,而是要尽心,你往这上面够。“尽心、尽意、尽性爱主你的神”现在用在尽本分上是什么呢?就是你尽心、尽意、尽性尽好你的本分,这样你就是神眼中的好人了。刚才我说了,在神眼中的好人第一条应该怎么衡量?(尽心。)从什么事上看?先从尽本分上看,这是最现实的、最直接的、最直观的衡量一个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是不是神所喜爱的人、神眼中的好人的办法、标准。这是不是有路途了?那你们有没有心志争取不做光尽力的人?光尽力这个要求标准太低了,这就是个劳工,雇来的劳工、奴隶,但是神可不是奴隶主,你们自愿当奴隶那也没办法,最终神会按着你们所追求的、你们所表现的给你们适当的祝福、恩典、应许,你们也能得着一些,但是这是不是有点太低了?神给人的应许是不是给效力者的应许?神拯救人达到的标准是不是就让你效力?(不是。)所以说,你做效力者你不舒服,神更痛苦,更伤心、难过。花了很大力气拯救了一帮效力的,这光彩吗?这是神得荣耀的标志吗?这是人应该为神作的见证吗?这不是人应该走的道路,也不是人为神应该作的见证。“我都甘心为神效力了,神怎么说我都出力,怎么说我都卖力气,怎么让我出力我都甘心,我有十分力我不使八分劲,让我使多大劲我就使多大劲,我就是办事不怎么用心,我就满足于这个,这样神不就得荣耀了吗?”这是不是真理呀?这不是真理。

真理是什么?真理是神所给你的要求、神的话。那神的话对这方面是怎么要求的?这就涉及到真理了,涉及到真理原则了,涉及到实行原则了。实行原则是什么?就是你在生活当中、你在尽本分当中该做到的,是你的路途、人生方向目标。那句话主耶稣是怎么说的?你们说一遍。(“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可12:30))把这话记完整了,刻在心里,做事的时候就用这个来衡量自己达没达到,“我达到哪一条了?我还有哪方面没达到?我里面的情形是什么样的?有没有悖逆?有没有小心眼?有没有交易?有没有刚硬?有没有跟神提条件?这里有没有消极的成分?有没有怠工的成分?有没有应付糊弄?”把这话刻在心里,就是你把这句神的话、把这个真理记在心里了。记在心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记住这话的目的不是说给别人听,而是在规范自己的情形,规范自己的行为,来引导自己做每件事的方向。“我做这事又犯糊涂了,不知怎么做了,赶紧想想神话是怎么说的,神说‘你当尽心’,我不糊涂了,做事得尽心,那我怎么做是尽心呢?对了,还有一个人比我明白,我得问问他,和他交通交通”,交通交通之后,两人在一起再祷告祷告,行了,好像觉得挺平安,这么做挺合适,尽到心了,达到最大限度了,心是完全尽上了,省察一下自己没有别的心思,也没有个人的想法或者自私的目的了,那就这么做吧。你要想达到尽心,心里常常得有思想,与人、与神得有沟通,有交流,这是心里的事,心在动,心思里有细节,你是活在神面前的。“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这话在现实中是不是就有用了?

为什么说神的话是人的指路明灯?就是神的话不是白说的,他不是一种理论,不是一种论调,神的话是让你用的,你临到事没路途了,你不知怎么做,当你瞎闯的时候你想起神的话,“神的话是要求人这么做的,那我按着神的话揣摩”,揣摩揣摩,“有路途了,神的话是这个意思,我按着神说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按着神的心意去实行。”这么一实行,发现了,得到印证了,这么实行是好,灵里有平安,有享受,别人也得造就,你在实行这句神话的过程当中得着了一些开启,也得着了一些经历与体验,也悟到了一些东西。悟到什么了呢?悟到神说这句话让人这么做神的意思是什么,找到这里的原则了,找到这话的根源是什么了,知道神说这话的意义是什么,这就叫明白真理了。你明白了之后,你做这事不蒙了,不犯傻了,不犯怵了。不犯怵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临到这个事不犯难了,有路途了,不迷瞪了,一临到事,“我知道怎么做,我知道原则,我知道神对这事是怎么要求的”,这就叫不犯怵了。就是不怕临到这类事,土话讲临到这类事我有招儿,我有办法,我知道怎么解决,这就叫路途。就像学生学数理化似的,说这道题怎么解?数理化学得好的学生临到这题,一看就知道怎么解决,最后把题答出来了,这就叫路途。他那个路途是怎么来的?套用一些公式、一些定律,最后把这个题解出来了,答案对了。那你实行神话的路途指什么?就是你对神话的理解、你对神这句话的实行原则明白了,你理解神说这话是指什么情形,是告诉你该怎么做,告诉你怎么行。是不是这么回事?

刚才说的话题就是为什么说神的话是人的道路。神的话你看着是一句简单的话,其实那话是告诉你你该怎么活着,你临到这个事该怎么做,临到那个事该怎么解决,这就是真理,能成为你的道路,就是让你临到事有智慧,有原则,有实行的路途。你如果在每一方面,尽本分或者其他方面都有路途了,都知道神的心意是什么了,这是不是就代表你明白真理了?这就代表你明白真理了,你明白神的话了。效力者不用明白神的话,出力就行了,所以说效力这是个简单的活儿。有些人效力都效不好,这么简单的活儿都干不了,那这人就不行,这人就太差劲了!“太差劲”明白是什么意思吧?就是连效力的活儿都胜任不了,不够人的标准,出力都出不好,还总调皮捣蛋,总搅扰,总消极怠工,总得人哄着,总得人看着,那这人就不够合格,不够人的标准。你们现在打算往哪个路途上奔呢?打算做什么样的人呢?是往标准效力者上够还是要做尽心、尽意、尽性尽好本分的人呢?(做尽心、尽意、尽性尽好本分的人。)这是好事啊,目标是对了,都不想做效力者,都不想光出力,那就得往真理上够啊!往真理上够,先够哪句话?(尽心、尽意、尽性尽好本分。)得往这句话上够,这句话是不是真理呀?你把它当作真理,放在心里,你按这句话去实行,去要求自己,可别要求别人,要求自己这就对了,出发点对了。你往这方面够慢慢就有成果了,慢慢就有人样了,逐渐地你与神就越来越亲近,与神之间的关系就越来越近了,那时候人有点误解或者消极情绪,或者软弱,这都不是大问题了。

你们这些在自由民主国家生存的人,多数人不像中国大陆的弟兄姊妹受过迫害,在那个环境里吃过一些苦,生活太安逸了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你们追求真理就费点劲,尽本分达到吃苦付代价就有点吃力。民主自由制度之下养出来的人都有点养尊处优,都有点犯这个毛病,不许别人说,不许别人碰,思想比较自由,心思比较开放,总要求有私人空间,总要求自由,总要求随意,要求方方面面与自我有关系的东西,这些东西太麻烦!这些东西你们要是不放下,很难走出只出力这样一种情形、这样一种状态。总讲自我、私人空间,总讲这些这就要麻烦。你得讲什么呢?你得讲真理,讲神话,讲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正确的人生道路。自由、民主、独立、私人空间那不是真理,只不过是在这个黑暗邪恶的世界当中一种进步的思想、进步的制度,相对适合人生存的、有人权的一种制度,但它不是真理,你们得把这个事看清楚。你们别以为“我生在这样一个社会制度之下,我就有这样的权利,我随便想,我随便说,我随便做,任何人不能干涉,这是我的人权,这是社会、国家赋予我的权利”,你把这个当成至高无上的真理这就麻烦了,你有这样的思想就要把你害惨了,你有这样的思想你就不能进入真理,不能真正地把自己当成神的跟随者、基督的跟随者中的一分子,这就要麻烦呀!这是你们的难处。人有哪些毛病,有哪些难处,人有哪些问题,严重的问题,代表性的问题,也可能是一种社会背景造成的,也可能是一种生活背景造成的,你们自己如果看不清这个问题的实质,看不清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你们总是以这种方式对待尽本分,对待信神,对待神给你的托付,那你们永远走不上去。现在的事实是什么呢?大陆的人,他们生活在那样的一种社会背景之下,没有什么优越感,生来就养就了一种习惯,就是得吃苦,得耐劳,像老黄牛一样勤勤恳恳地做人,他有一种这样的社会背景、基础,就造成他有一种这样的生活习惯或者做人的原则;而其他国家的人,在不同制度下的国家、自由民主国家生存的人呢,他就没有这种思想,他不想让别人管制,他想要挣脱束缚,挣脱任何的规矩,甚至来到神家也想挣脱神家的行政制度、工作安排或者教会的规矩,就不想受管教,不受管,谁对付也不行,谁碰也不行,谁说也不行,工作忙点也不行,工作累点也不行,这就要麻烦呀!这可不是基督徒该有的样式,这不是基督的精兵的样式。

在恩典时代总讲圣徒体统,拿到现在是不是也符合?也适用?太适用了!这是正面的东西,到哪儿都适合,到什么时候都适合。就不说最基本的达到神要求的受造之物的样式,那你作为一个基督徒,你是不是该有基督徒的体统啊?这个如果没有,那你不配做神的跟随者,你不是神的跟随者,神不承认你。人要跟随神,你无论要做一个受造之物也好,要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好,你得提起一个劲来,你得拿出一个样来,你要想让神承认你不能光有外表,你的心得摆在神面前,你说:“神,我打算这么跟随你,你看行不行?我有这样的规划,我是这样的目标,你看合不合你心意?”或者你没直接跟神说,就让神看你的心是这么打算的,接下来让神看你怎么做。不管你生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你生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背景之下,你现在跟随了神,你不属那个国家,不属那个人群,你是神的跟随者,你是信神的人,你是神家的人,你得处处把你自己当成什么呢?当成神家的人,神的跟随者,基督的精兵,用圣徒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你如果衡量自己,“我是韩国人”,“我是台湾人”,“我是香港人”,“我是美国人”,那你还是基督徒吗?这观点就错了,这分明就是外邦人的观点,这人是不信派呀!你是不信派你在这儿混什么呀?你想冒充基督徒啊?这里不许冒充,你是你就得好好做,好好做神的跟随者,好好做你的基督徒,你别半是不是,不伦不类。不伦不类的人赶紧请出,咱们不要这样的人。如果你今天把你自己当成国度的子民,那你就用国度子民的标准来要求你自己,你如果说“什么国度子民不子民的,我是台湾人,我处处得有人权,得有我台湾人的尊严,得有我台湾人的权益,你做什么事得按着我台湾人的标准来衡量我,来要求我,否则的话免谈!”那赶紧请出吧,对不起,这里不要任何国家的人,这里只要国度子民。明白了吧?你跟随神你得听神的话,你说“我跟随神,我偏偏听撒但的话,我听人的话,我听我自己的话,我听名人的话,我听国家首脑的话,我按照国家制度活着,我按照国家法律活着,我处处用国家制度,用国家法律,用我们国家的文化、风俗习惯,用我自己家的家规来衡量我自己,衡量合格了我就是好人,神你怎么说不算”,那对不起了,你请出吧,神家没有你这样的人,不要这样的人,你不是国度子民,你快点走吧!不跟这样的人说话,不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也不要求这样的人尽本分,你赶紧走,越快越好!

有的人说:“我怎么不相信神说的这些话能拯救人呢?我怎么觉得某某专家、某某人权组织的人或者某某名人说的话有分量呢?神家就这几个人,还国度子民呢?你看我们国家,那国家首脑多威风啊!你看我们国家一开什么会,那阵势,那气场,那个派头,咱们哪一点比得上啊!”你是这么看的啊?你看神家哪儿也比不上,神家不如任何一个国家,神家这些人不如任何一个团体,神给你的行政不如任何一个国家的制度、法律,那你还信神做什么?你这么看待从神来的一切呀?你这么看待关于神的一切呀?你除了没有敬畏,还没有尊重,这是不是不信派呀?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赶紧请他出去?他不出去怎么办哪?(赶他出去。)赶紧赶他走,往外轰,像轰臭苍蝇似的。说这么不客气呀?就这么不客气!神家真理掌权,神掌权,按真理原则办事,这样的人就该轰走。你们愿不愿意这样的不信派混在你们中间,还说是信神的,还这么小瞧神家、藐视神?(不愿意。)所以说得把他清出去,这样的人赶紧往外轰,长得多好看、能耐多大也得往外轰,让他滚,明白了吧?这是不是不客气、没爱心哪?(不是。)这是按原则办事。我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呢?无论你的身量有多大,无论你追求真理的心志有多大,你对神有没有信心,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基督、神是真理、道路、生命,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这在每个人的心里应该是他的磐石,是他信神最牢固的基础,这一点在你心里应该是确定无疑的。如果你连这个都怀疑,你就不配在神家呆着。有些人说了:“我们的民族是伟大的民族,我们这个人种是高尚的人种,我们的民族、我们的风俗、我们的文化高尚无比,比基督说的话、真理还高尚。”这样的人该不该往外清?这是不是不信派的声音?这就是不信派的声音,这样的人就得往外清,往外轰,不留,这是不信派。

有时候人有一时情形或者想法,但是他对神的信是真实的。人有些愚昧,或者看不透事,或者受迷惑,或者因为不明白真理,造成一时愚昧说点糊涂话,或者有点糊涂的表现,这是败坏性情导致的,愚昧导致的,无知导致的,不明白真理导致的,但他不是这类的人。不是这类的人就需要明白真理来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交通真理来解决这些问题。有些人就是不信派这类的人,这就不是神家的人了。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明不明白?告诉你们怎么追求啊?避免哪些事啊?知不知道?跟你们交通这些就是告诉你们好好追求真理,别光出力,神拯救人是借着神的话、借着真理来拯救你,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你在尽本分期间你能明白真理,能达到实行真理,达到蒙拯救,这样神心就满意了,得安慰了。神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什么呢?神说了很多的话,付了很多心血代价在你们这些人身上,最终得到的是一班出力的人,剩存下来的是一班效力的人,这些人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的心意,只出力了,虽然剩存下来了,但是不是合神心意的,不算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是神最不愿意看到的,不是神作拯救人经营计划的初衷,明白了吧?

你们得好好追求,别陷在人为制造的一些坏的情形、坏的人际关系里,别搅在这些网里,别整天为了人际关系而绞尽脑汁把自己的本分放下了,或者把自己的本分耽误了,这都不划算,不合适,别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争得面红耳赤,别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丧失人格,失去自己做人的尊严。无论临到什么难处,或者无论临到什么困难,或者出现什么状况,特殊的状况或者意料不到的状况,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千万别打架,别打口水仗,那是小孩子的表现,身量幼小的表现。人多了在一起就好出现这些事,你对啦我错啦,是是非非的,没完没了的,背后你论断我,我论断你,成天为这些事计较,心都占满了,来不到神面前了,被这些事缠住了。你们得从这些情形里走出来,这些都是身量幼小的表现。身量幼小的人一般看到一个小石头研究半天,看到一只小蚂蚁研究半天,看到一只飞虫缺一只翅膀研究半天,把正事耽误了,这是不是小孩子的表现?办事总跑偏,总出差,或者总不知道什么是正事,不知道什么是正业,这就是小孩子不成熟的表现。你们得学着长大啊!什么叫长大呢?就是做大人该做的事,往大人该做的事、该走的道路上去摸索,去寻求。你看正常的人、正经的人做哪些事,务正业的人怎么做事,他做事的风格、方式、原则是什么,你们得寻求,得知道摸索。大人一般临到什么事,说天塌了,地陷了,我这个正事不能耽误,火上房了,赶紧把正事做好,不能耽误,我得做完。小孩呢,外边鸟叫也去看,小猫叫也去看,狗打架也去看,什么事都能让他把正事耽误了,都能搅扰他做正事,这是不是有点不务正业啊?一点小事都能占他的心思,一句话没说对,一个眼色不对,或者一个玩笑没开好,他就闹情绪了,耽误本分了,撂挑子了,别人就得哄,就得来作工作,这是不是都是不成熟的表现?不成熟,让人看不上,没有尊严,没有人格。

你们得往真理上注重,什么事别人做得不对,别管它,咱们尽力帮助他往真理上够,他做得不对,那我也省察自己,争取大家做得都对。在教会里得有一种这样的风气,都往真理上注重,都往真理上够,别分大小、老幼、资格、能耐,别分这些大小,别论这些资格,就得看谁说得对,谁说得合真理,谁为神家利益着想,谁心里最有神家工作,谁正面事物明白得多,谁有正义感,谁肯付代价,这样的人在大伙中间得得到拥护、得到赞成才对。正气,追求真理的这股正气得在教会当中占上风,这样就有圣灵作工,神就祝福,神就引导。讲是非,互相计较,互相记仇,互相嫉妒,互相纷争,这些风气在教会当中占上风,那你们肯定没有圣灵作工。互相争,暗地里互相斗,互相用诡计、欺骗、阴谋对待对方,这就是邪恶之气啊!这在教会中占上风圣灵肯定不作。圣经当中有那么一句话,你们记不记得?主耶稣说的。(“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19-20))这是真理,神那么说神就那么作,你违背了他的意思,你不那么做,神就远离人了,所以你就总看到别人的毛病,总看见别人不顺眼,然后你就总看到别人看你不顺眼,这就麻烦了。圣灵不作,神不祝福,神不引导,光靠人的力气,光靠人的恩赐、能耐,我告诉你,做什么事你都做不好,都做不到神的心意上,你怎么做也是白费力气,这个你们慢慢体验吧,慢慢你们就有体验了。做什么事都得同心合意,你琢磨吧,怎么同心合意?就得实行真理人才能达到拧成一股绳,同心合意。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