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谈纪要 第九十九篇 顺服神的实行原则

第九十九篇 顺服神的实行原则

约伯是怎么寻求真理的,怎么经历得到这样的见证的,这个细节你们有没有交通过?他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他是怎么生活的?生活当中怎么与神交往的?从他做的每一件事你怎么看见他是一个寻求真理的人,是一个顺服神的人,是一个接受神摆布安排的人?这是不是涉及到细节了?这涉及到追求真理的细节了,这是现在人缺少的东西。现在人光知道约伯的至理名言,知道约伯这个至理名言得来不易,是经历一辈子得来的。他经历这一辈子,看见神的手,看见神的祝福,看见他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他经历到这个了,这些东西如果有一天没有了,他也知道是神夺去的,不管神怎么作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得的是这样的结论。那这个结论是怎么得来的?是不是得有过程啊?这就涉及到现在的人追求真理的路途了,就是怎么得到这个结果,怎么能有这个收获。这个收获不是一天两天得来的,也不是三年五年得来的,它涉及到人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

好比说约伯养了三只母羊、两只公羊,他就这么过日子,他买了羊之后自己就计划,“通常一只母羊一年下三只小羊羔,那三只母羊一年能下九只,再好一点也可能能下十只”,他是这么计划的。结果到第二年一看,不但没超过十只,而且少于十只,他就琢磨:“不行,我得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呢?给它弄点什么饲料呢?给它打个什么针呢?想办法让它超过十只,超过原来的计划。”到第三年又没超过十只,比前一年还少,心里郁闷了,“这是怎么搞的呢?我买的羊怎么下崽少呢?人家买的羊两年就下十只崽了,我的羊两年了怎么还没超过十只呢?怎么反倒少了呢?”他就琢磨用人的办法,一开始是计划、打算,这个计划、打算里有什么?人意的掺杂,不寻求,没有寻求神的意思。他先有人意的打算、计划,人意的掺杂,然后就按自己的计划、打算,用人的办法去解决,去达到自己定的这个计划标准、这个目标。他如果这么做,他能不能看见神的手?他如果用人的办法,想尽办法,绞尽脑汁,各处找偏方,找办法解决,不管最终能不能达到他要的目标,他能不能看见神的手?(看不见。)他看不见神的手的负面作用还有什么?(觉得自己信神还没有不信神的人得的多。)哎,有可能就会产生抵触情绪了,“都说神存在,那我信了神,我养了三只羊,我计划第一年得十只,神也没按我的计划来呀,神没祝福我呀!我还信他,天天敬拜他,天天献祭,神怎么没祝福我呢?神如果存在的话,祝福我的应该超过我的所求所想,怎么现在没达到这个目标呢?神存不存在、有没有不好说”,对神的存在划问号了,这是负面作用。一方面,正面方面看不到神的手,看不见神的主宰安排,另一方面还会埋怨神,产生对神的误解、反感、悖逆,这是两方面。如果人信神、寻求真理也走这样的道路,他最终能不能说出约伯这样的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能不能产生这样的经历、这样的认识?肯定不能,因为什么不能呢?有几方面问题?这是不是涉及到实行的路,涉及到怎么实行了?那这个问题出在哪儿?(他是用自己的办法解决。)他用人的办法来解决,人有哪些办法啊?科学的、民间的还有人的头脑观念想象的这些办法。这些办法是怎么产生的?人为什么会绞尽脑汁地想办法,绞尽脑汁地用人的办法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而不去靠神呢?(他对神信不来,所以就用人的办法。)他也信神哪,他相信神会祝福他呀,信心满满哪!在他计划的时候,他寻没寻求神的意思?他有没有顺服的态度?“我不知道神怎么作,我先这么计划、打算着,我买两只公羊,买三只母羊,第二年最少让它下九只到十只小羊羔,但是能不能达到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这么计划。如果能达到,当然这是神的祝福,如果达不到那是我眼瞎,我的计划不合神心意”,他有没有这样的态度?(没有。)那这是怎么产生的?这是人的想象观念,人的欲望,人对神的无理要求,这是一方面,这是败坏产生的。还有呢?他有没有顺服神的心?(没有。)他没有顺服神的心是怎么看出来的?(第一年失败了也不寻求寻求。)不是,他没失败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态度。(他是自己想达到,他就确定自己的计划是一定要达到的。)那这是什么?(己意。)凭己意这是什么性情?是狂妄、悖逆的性情。他相信神祝福他,但是他有自己的欲望、打算的时候他就把神放一边了,这就是狂妄性情。他把神放一边的时候,他有没有顺服?就没了,这就没有神了。他就不考虑“神是怎么安排的呢?神怎么主宰呢?神能给我多少呢?”他考虑这个吗?丝毫不考虑这些,他不考虑神是如何主宰的,不考虑神是如何安排的,更不考虑这个事神要怎么作。所以从这些事上看出什么了?他没有任何的寻求,没有任何的顺服,也没有任何敬畏神的心,没有一丁点儿敬畏神的心。怎么看出来的?他是先自己计划,之后就按着这个计划凭人自己的办法、想象、观念去达到,去做,丝毫不考虑神如何作。他不考虑神如何作这是怎么表现出来的?(失败了之后他也不停下来,继续凭己意做。)在这个事上,人心里首先起码得知道“我尽人事,听天意”。尽人事怎么尽呢?就是:羊我正常喂着,别让它得病,别让它冻着,别让它饿着,一年能下几只崽我不计划,我不知道能下多少,那是神的事,我就尽我的责任,把它喂好了,给它喂饱了,喂胖了,不让它缺营养,到明年哪只能下小羊羔,哪只不能下,哪只能下多少,一共能下多少,这在神手中,我不知道,我也不要求,我也不计划,这些都是神的事。他如果这么做,这是不是就是顺服神的态度了?这个作法跟之前那个作法哪个是出于人意,哪个是出于寻求真理的?哪个是出于不信派的,哪个是出于真心信神的?同样都是信神,你也信神他也信神,都是做同一样事,但做事的观点、出发点、源头、目标都不一样,原则都不一样,这就看出来人走的是什么道路了,这是不是有区别?(是。)这个区别在哪儿?(出发点,源头,目标。)那出发点、源头、目标的实质是什么?不信派那个源头、目标是什么?全是己意,他的计划也是己意。他有什么己意呢?为什么说是己意呢?他自己打算好是什么样就要成什么样,他没有寻求,没有说“神打算怎么作我不知道,我不计划”,他没有这个认识,他是自己先计划,这是人意吧?自己先计划,计划完之后他怎么做?按着自己的欲望去做,为了达到满足自己的欲望,达到自己计划的目标,绞尽脑汁、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做,做的同时还有个渺茫的想法——我信神神祝福我,这是不是可耻的?你凭什么让神祝福呢?你怎么就知道神会祝福你呢?神作事怎么能因着你怎么定规神就怎么作呢?这是不是没理智的想法啊?你怎么就知道神祝福呢?你知道神祝福你,是不是你就顺服神的安排了?你知道神肯定祝福你,你相信神祝福你,是不是就等于你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了?很多人就把这个混淆了,“我相信神祝福,我相信神会保守我的一切,相信神会满足我这个愿望的”,他认为这就是顺服神的态度了,这是不是错误的?这不但是错误的,也是对神的悖逆,是悖逆、狂妄自大的本性。这两种实行法是截然不同的。

悖逆神的那个实行法的实质是什么?解剖解剖这个根源吧。有没有一点儿是实行真理?有没有一丁点儿顺服?心里有没有神的地位?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没有。)你们都说没有,没有是指哪一方面的表现?这就得对号入座,会解剖,你会解剖你就会衡量自己里面的情形,就会衡量你所实行的合不合原则,所实行的是不是在寻求真理。首先,人计划这个事本身有没有顺服?没有顺服。这个事既然没有顺服,那顺服的实行应该是什么样的?(先寻求神的意思。)很多事神不给你明确的意思,有时候没有明确的意思,你养三只母羊,养两只公羊,谁给你规定一年必须得下几只小羊羔,出多少奶呀?没有人给你规定,那你怎么做是实行真理?(在人计划的同时祷告神,愿神能带领,寻求神的意思。)那你还得有一个态度呢。你计划对不对?计划这个实行法对不对?三只母羊,两只公羊,你计划第二年要下九只到十只小羊羔,你计划这个数字对不对?(不对。)怎么就不对呢?你能达到这个吗?(达不到。)达不到你还要计划,这是不是没理智啊?没理智你还这么计划,心里是不是还有额外的要求啊?他就琢磨,“我先这么计划着,神一祝福兴许比这还多呢”,他有个侥幸的心理,然后自己还强出头。一方面侥幸,一方面还要强出头,又狂妄又野蛮,欲望又大,野心又大。计划、定规本身就不是人该实行的。他计划三只母羊、两只公羊来年下九只十只小羊羔,这个计划对不对呀?(不对。)为什么不对?这不是人能决定的。哪只能下,哪只下多少,你能决定得了吗?(不能。)为什么说不能呢?因为这事在神手中,这事你得看见神的手,这是神决定的,人决定不了。这个事你得看清楚什么呢?人就不应该计划,计划本身就是错误的。

那不应该计划,人该怎么做呢?怎么实行是对的?正常地喂水,正常地放养,然后哪只羊生病了该看病看病,该吃药吃药,把它看护好了,别让狼叼跑了,别让狗咬了,别让人偷了,这些都做好了。人问:“明年能下几只羊羔啊?”“这不知道。”“你怎么这么傻呢,这点事都不知道,三只羊你也不是算不过来,一只羊要是下一只小羊羔,那一年还下三只呢,你怎么就不知道呢?傻到这个程度?”你说:“这可不是精傻的事,这事在神手中,神让下三只,那我就接受三只,神让下五只,我就接受五只,兴许神还让一年就下十只八只,这都是好事,这得从神领受,一切得看神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是就是顺服的态度了?这就对了,这是人该有的态度。一方面不做任何打算,另外一方面,还得尽上人的责任,尽上人的本分,不能糊弄,再一方面,如果出乎自己的预料,超出自己的想象该怎么办哪?(感谢神。)如果两年一只也没下,怎么办哪?更得有顺服了。说:“别人家养三只羊,两年就下十只八只,我养三只母羊怎么两年一只都没有下呢?还是原来这些,这事怎么这么奇怪呢?”不奇怪,是吧?同样都是一类东西,它下崽不下崽在神的手中,一切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看神怎么安排,看神怎么主宰,有时候就多,有时候就少,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这就看神的主宰。在这期间你学什么呢?(顺服。)光学顺服了,还有呢?(对神的主宰有个真实的认识。)对神的主宰有体验了。你计划的也可能少,但神给你的多,你计划的多,但是还没得着那么多,在这来来回回反复的过程当中你就发现了,任何的事不以人的意志、不以人的计划为转移,都在神的手中。这样一来二去人经历到什么了?神主宰一切是真实的。有时候你计划得挺好,里里外外打理得挺好,喂得也挺好,养得也挺好,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尽到责任了,但是有一年是冷冬,突然下一场大雪,刚出生的小羊羔还没有两三个月就冻死了。冻死几只?有的该冻死的没冻死,不该冻死的还死了,大羊还死了,剩下的不多了。在你的计划中,今年的羊比往年多了,但是怎么还冻死了呢?这是怎么回事啊?又出乎人的预料了吧?处处超过你的想象,超出你的计划,很多事情让你感觉措手不及,让你感觉不到、意识不到你的计划在哪个地方能有失误、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不知不觉就让你感觉到很多事不是人能预料得到的,不是在人的计划、想象范围里的,这时候你得出什么结论了?(神主宰一切。)神主宰一切这里有个细节,神要是不给你,你再小心也没有用,神要是给你呢,你大意点儿,狼就在跟前,它就瞅着小羊,它就不过去吃,它专门叼别人家的,就不叼你家的,你就发现了,这事真是神说了算哪,神给你看着呢,神要是不给你看着,这就不好说了,总之都在神手中。好比说,发生瘟疫的时候,别人家的羊能死十只八只,你家的羊呢,眼看着不行了,过两天又好了,没事了,它就躲过这一灾了,这事又让你得出什么结论?你就发现了,不但人的命在神手里,羊的命也在神手里呀,就是万物生灵都在神手中,这可不是人说了算的。你就觉得“这场瘟疫来得挺猛啊,我的羊又没打防疫针,又没有任何的防疫措施,这可怎么办哪?不管了,一切在神手中,神要夺就让神夺走吧,神要是祝福那是神恩待,神要是夺走那也是神的恩待,我应该感谢赞美神”,这样不知不觉你心里对神的主宰就有一个准确的看见、认识了。什么准确的看见、认识呢?就是赐给你的是神,不管你是什么情况,神如果要夺走,你就是再有顺服神的心,你再有认识神的态度,神该夺走也要夺走,一切都在神手中,一切都有神的命定,一切都有神的安排,你不应该有自己的选择。这个时候你的计划、你的打算、你个人的目标在你心里还占主导吗?这些不知不觉就没有了,不知不觉就越来越淡化了,越来越淡薄了。那这些东西是怎么代替的呢?你经历到神的主宰了。经历到神的主宰就等于什么呢?你看见神的主宰了,虽然神没跟你说神夺走你这些东西是为什么,但不知不觉你会体会到,神今天赐福你一样东西,祝福你很多财产,你明确地感觉到这是神祝福的,神也不告诉你为什么祝福你,但是你心里有一个灵感、感觉,意识到这是神祝福的,不是人能挣来的,等有一天有一个东西没有了,失去了,你心里就清楚地意识到是神拿走了。当你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你是不是感觉到你所生活的每一天、所走的每一步、所过的每一年都是神在带领着?在感觉到都是神在带领的同时,你不知不觉就感觉到与神面对面了,与神天天在打交道,每天都有新的认识,每一年都有很大的收获,不知不觉你对神的主宰、安排会体验得越来越深。这个体验越来越深的时候,神是不是就住在你心里了?能不能有任何的言论或者任何迷惑人的话、任何的观念思想能把神从你心里拿走?(没有。)拿不走了。这时候你还能成为不信派吗?神住在你心里了,任何东西拿不走。这个“住”是怎么达到的?(经历神的主宰,看到神的主宰。)如果人总凭着自己的想象、观念或者计划、打算、欲望这些东西作主导来引导自己的生活,能不能达到对神有这些认识?(达不到。)所以说,要达到约伯一样的对神的顺服,你经历实行的路途得对。实行的路途有偏差,你信心再大也没有用,你的欲望再大也没有用,心志再大也没有用,愿望再高也没有用。在生活当中的很多事上人的实行法都有偏差,外表看人很刻苦,很受苦付代价,心志也挺高,心里像一盆火似的,但是为什么人经历来经历去最终看不到人对神主宰安排的经历、认识呢?为什么就得不着这些经历、认识呢?就是人的实行法有偏差,就是人的主观意识、人的观念想象还有人的计划总占主导,这些东西一占主导,神就向人隐藏了。神话中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我是向圣洁之国显现,向污秽之地隐藏。”)就是这么回事。“污秽之地”是指什么呀?人的各种欲望、打算、定规,甚至人的好心,人看为好的存心,人认为对的存心,这些东西阻挡人认识神的作工,这些东西在你面前像一堵墙似的,把你堵得严严实实的,你就始终看不到、经历不到神的主宰。你经历不到神的主宰,你看不到神的主宰,你还能认识神的主宰吗?你就永远认识不到神的主宰了。

约伯在对待他儿女的事上是什么态度?(把他们交托给神。)就约伯的情况,他敬拜耶和华,拿到现在来说他是信神的,他的儿女是不信的,在外人来看,约伯是不是很丢脸啊?(是。)按人的观念,约伯这么大的家族,他敬畏耶和华神,但是儿女不信,那约伯得觉得多么没面子呀!这个面子是不是出于人意的?(是。)出于人的血气,说“我没面子,我得想办法让他们信,把我的面子挣回来”,这是不是出于人意了?他这么做了吗?(没有。)圣经上怎么记载的?(为他们献祭,祷告。)约伯只是献祭,祷告。献祭、祷告这是什么态度啊?(顺服。)这又是笼统话。他只是为他们献祭,圣经上就这么记载的,从这句话当中你看不到约伯实行的原则。细琢磨琢磨,约伯为儿女献祭,儿女宴乐他阻不阻拦?(不阻拦。)干不干涉?(不干涉。)他去不去参与?(不参与。)这就是约伯的态度,他光为他们献祭。你有没有听到约伯说过一句“耶和华神哪,你感动他们吧,让他们也信你,让他们也得到你的恩典,让他们也跟我一样敬畏你远离恶”,他这么祷告吗?圣经里没有这样的记载。约伯的作法就是远离他们,为他们献祭,心里对他们有担心,唯恐他们得罪耶和华神,他围绕这几方面实行,这就是他的实行原则。他的实行原则是什么呢?不强求他们。那他愿不愿意他们信神哪?(愿意。)作为父亲,看见儿女这样他太伤心了,这不是面子的问题,他肯定愿意让他们都来到耶和华神面前,跟他一样献祭,敬畏神远离恶,接受神的主宰安排,肯定太愿意了,十二分、十八分的愿意,但是他们不走这样的道路,约伯强不强求?(不强求。)他不强求这是他的态度,那他怎么做呢?他会不会生拉硬拽地去劝说他们?肯定不会,顶多只是有时候劝导几句,劝导几句不听就算了,就告诉他们别做出格的事,然后就是跟他们分开,划清界限,各过各的。为他们献祭就是唯恐他们得罪耶和华神,是出于他敬畏神的心做的这个事,并不是代替他们献祭。约伯不强求,不生拉硬拽。他有没有这样的好心,凭着情感说“这是我的儿女,我必须得让他们信神哪,好让神多得几个人啊”?他没有这样的人意,没有这样的好心,也没有这样的计划、打算,这些作法是什么?这些是出于人意的,神不要这个,你心再好神也不悦纳。他们要是信,神感动他们不比你做工作有力度啊?神要是让他们信,神感动他们或者神作一件事,那不比你做容易吗?太容易了!所以说约伯就有这个理性,他就不去生拉硬拽,他随他们去,跟他们分开,划清界限,各过各的。这是约伯的理性,这是一个实行原则,不凭人意、不凭人的好心去做任何得罪神的事。另外,他们不信,神也不感动他们,从这里约伯看到一个什么事?看没看到神的意思?(看到了。)看到神的什么意思?“神都不作,所以我也不祷告,不求神,我要是求神我得罪神”,有没有这个意思?(有。)有这个意思,所以他不祷告,他绝对不会为了他儿女得救、能来到耶和华神面前蒙神的祝福痛哭流泪为他们祷告,为他们禁食几天不吃饭,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他知道这么做得罪神,神不喜悦。

从这个细节上你看到什么了?约伯的顺服是不是真实的?一般人能不能达到这个?一般人达不到,儿女都是心头肉啊,儿女这么宴乐,眼看着就被世界拉走了,随从邪恶潮流也不来到神面前,眼看着真道,他们就要失去机会了,也可能就灭亡沉沦了,情感上他通不过这一关,一般人在这个事上达不到顺服,但约伯就能达到,仅仅是做了一件事——为他们献燔祭,心里有担忧,仅此而已。这是至亲哪!是他的儿女啊!为他的儿女他不做任何一件多余的、得罪神的事,约伯这个实行原则怎么样?他有真实的顺服。涉及到他儿女前途的事,他不为这事作任何的祷告或者人意的作法,没有任何的作法,他只是打发仆人去做什么什么,他自己不去。他不去的原因一个是不沾染,另外一个是不掺和,还有一个是什么?一掺和就会得罪神,所以他远离邪恶之地,有这个原因吧?约伯的实行是不是有细节?有哪些细节?先说对待儿女的事,他的宗旨就是一切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神不作的事他不强出头,他也没有人意的打算、计划,一切听从神的摆布安排,等待神的摆布安排,这是总的原则。细节的实行法呢,对待儿女他有几个实行法?(第一个是儿女宴乐他不干涉,不参与,远离。)远离,为他们献燔祭,还有什么?(不强求他们来信神,也不生拉硬拽,也不为他们祷告,与他们划清界限。)这就是实行原则,这是不是就是细节的实行了?再对照对照,一般的人临到这些事是怎么实行的?(求神作工让儿女信神。)还有呢?神不作他自己硬拉硬拽,连打带揍,连踢带拧,把儿女拽到这儿来充数,好得福啊。如果没什么好处他说什么也不这么做,他一看有这么大好处,进天国这么大的福分,心想“你要是不来信我不就伤心死了吗?你不来我也信不踏实啊!”他绞尽脑汁地想尽一切办法得把这事促成,哪怕让儿女在神家挂个名也行,他不管儿女能不能得着。这样的事约伯就不做,但是一般人达不到,为什么达不到?一般人他不考虑得不得罪神的事,他先满足自己要紧,满足自己的情感,满足自己的欲望,他不考虑神是怎么主宰安排的,不考虑神是怎么作的,神的心意是什么,不考虑这些,他考虑自己的欲望、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存心、自己的利益,光考虑这些。在对待儿女的事上,儿女活着的时候,约伯的态度就是不生拉硬拽,不强迫他们相信,还有不干涉,因为走不同的道路,他不干涉他们做什么,不干涉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约伯跟他的儿女们能少说信神的事吗?这些话肯定都说了,但他们不接受,不听,约伯是什么态度?他说:“我的责任尽到了,至于他们能走什么样的道路那在乎神,在乎神引导,神如果不作,不感动他们,我也不强求。”所以约伯还有一条实行,他也不在神面前为他们祷告,为他们痛哭流泪,为他们禁食或吃任何的苦,不做这些事。统统这些作法,约伯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这都不是顺服神主宰安排的作法,都是出于人意的、强出头的作法。这是对待儿女方面,他的儿女跟他不走一样的道路他是这样的态度,那儿女死了呢,约伯是什么态度?他哭没哭?闹没闹?有没有伤心?(没有。)那他说没说活该呀?这些都没有记载。那当约伯看到儿女死了的时候他有没有心酸、难过啊?(难过。)他难过的是什么?后悔没劝他们好好信神,结果他们遭惩罚了?从亲情上说肯定有那么一点伤心,但是他还有顺服,顺服的表现是什么?“这些儿女是神给我的,不管他们信不信神,人的命都在神手里,他们信神,神要挪走也能挪走,他们不信神,神说挪走也得挪走,这都在神手中,不然的话谁能夺走人的命啊!”这话归在哪儿了?“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所以对待儿女他还是这个态度,不管他们是活着还是死了,他一直是这个态度,他的实行法是准确的,他的每一个实行法,他对待每一个事的观点、他的态度、他的情形,都是在顺服、等待然后达到认识的态度、情形里。这个态度很重要。人如果做什么事处处都没有这样的态度,己意特别强,个人的存心、个人的利益当头,这是不是真实的顺服?这就看不到真实的顺服,这也达不到真实的顺服。

己意特别强的人一般有什么表现?先定规,先计划,先打算,甚至用一些人的办法精打细算,做前期功课。然后心里怎么想,是什么情形呢?有一个绝对的计划、目标。那对神呢,在敬畏神、顺服神这方面里面的情形是什么?一到己意太强的时候,人就把神忘了,把顺服神忘了,等事情过去了,碰壁了,或者事没做成才想起来,“哎呀,没顺服神哪,还没祷告神呢”,这叫什么?这叫没神,一看就是心里没有神,尽自己出头了。所以说,不管你是作神家的工作,你是在尽本分,或者是在办外面的事,或者处理生活当中个人的私事,你心里得有做事的原则,需要有一种情形,这个情形是什么呢?不管什么事,事情临到了我寻求神的意思,在没临到之前我心里得想,我得祷告,我应该顺服神,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一切都有神的摆布,我得有这个态度,不能有自己的计划。人这么经历来经历去,经历的时间长了,在很多事上人不知不觉就看到神的主宰了。你总有自己的计划、打算、愿望、私心、欲望,不知不觉,神怎么作你看不到,更多的时候是什么呢?神向你隐藏。你不是喜欢做吗?你不是有计划吗?你有头脑,有文化,有知识,你办事有能力,有手段,你自己去办吧。你不是能办吗?你自己行啊,你不需要神哪,所以神说:“你能办那你自己去办吧,办好办坏你自己负责任吧,我不用管了。”这样时间长了,人总也经历不到神的主宰,总也看不到神的手,总也感觉不到圣灵的开启、光照,感觉不到神的引导,时间长了人会怎么样?各方面的后续效应就来了,什么效应啊?(怀疑神,否认神。)不光是怀疑、否认的事了,人长期这么做就形成一种惯性,一临到事先自己想办法,先想自己的目标、存心、计划、对自己有没有利,他很惯性地就直接奔那个道儿去了,“有利我就去办,没利我不办”,人会这么想这么做,时间长了,在神那儿神会怎么对待这样的人呢?神不搭理了,搁置了。那在人这儿人能感觉到哪些?神也不管教,也不责备,人就越来越放纵,没有审判刑罚,没有管教,也没有斥责,更没有开启、光照、引导,这就叫搁置。神不管了,那人里面是什么感觉?下沉,黑暗,摸不着神的意思,异象模糊,做事也没原则,更没什么智慧,这样经过多少次以后人就觉得“尽本分那就是谁脑瓜灵光谁就尽得好,谁有恩赐谁就尽得好,什么真理不真理的,信神得真理、得生命就是官话”,这样的想法出来了吧?“什么从神来的智慧呀,哪是神开启光照啊,分明就是人脑瓜灵光、头脑好使嘛,那不都是人的办法嘛!有的人岁数大点儿,就圆滑一些,脑瓜就灵活一些,有的人岁数小,没有阅历,那他就差点儿、笨点儿呗,不就这回事嘛!”否认真理的存在了吧?否认神话,否认真理的存在,否认神的存在,否认神的引导。所以有些人说:“我怎么尽着尽着本分就觉得越来越没意思,越来越没劲了呢?怎么就没动力了呢?动力哪儿去了呢?”还有的人说了:“我怎么越信越觉得好像不像一开始那么有信心了呢?一开始信的时候,我跟神面对面,觉得可有享受了,现在怎么就没有那个享受的感觉了呢?”那个感觉哪儿去了?神向你隐藏了,你就摸不着神了,人就变得可怜了,枯干了。枯干到什么程度?“神作六千年经营计划的目标是什么呀?”异象模糊了吧?“神把荣耀带到西方?”“带到西方”这话都说出来了,这还有异象吗?里面这不就枯干了吗?紧接着又说什么?“那些人怎么那么傻呢?之前在世上有的是高薪,有的是白领,有的是CEO(首席执行官),有的是特殊人才,怎么就那么傻,在神家尽本分,个个都撇家舍业的,还受大红龙迫害,还一分钱不挣地尽本分。”想法出来了吧?“你看我多精,我就提前悟到这事了,醒悟了,我就不犯傻,他们还犯傻呢,陷到泥坑里出不来了,被骗了。”可怜相出来了吧?那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坏事。)但他自己觉得这是好事啊,“我怎么这么精呢,突然觉得自己这么精,那些年干什么去了?怎么那么傻呢,别人说什么我听什么,又撇弃工作,又不结婚,放弃那么好的工作,又放弃那么好的家庭,那些年怎么那么傻呢?那是被骗了”,突然觉得自己变聪明了。其实是变聪明了还是变傻了?(变傻了。)同样是那个人、那个脑袋,同样的学历,同样的家庭环境、家庭背景,神一离弃,人就变得这么傻,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他就觉得信神不好,信神不是正道,怎么想都觉得信神不是正道,此路不通,对他来说行不通了,谁劝也不行了,他就活不下去了。怎么活能活下去呢?他觉得那就得往世界上跑,挣大钱发大财,就走这条路了,这条路对他来说那是无与伦比,没有第二条路可选择了,这是最好的,是唯一不虚空的道路。讲爱情,讲幸福,讲美满,讲升官发财,讲光宗耀祖,讲飞黄腾达,还讲什么?讲深造,深造什么?学历、文化、文凭等各方面,“赶紧进深吧,呆在神家不进深越混越没文化了,越混越低级了,越混越没出息了,跟这些人混在一起那就是社会底层的人了,完了!”这想法出来了,这不是要报废吗?人走到这个程度,能不能尽本分了?尽不了了。你如果有这样的想法,但你还有一点真信的成分,愿意继续追求,神家对这样的人是什么态度?你只要能效力,神家就给你机会,因为神对人要求不高,对任何人要求都不高,为什么呢?哪一个人没有败坏?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的,没有一个人没有败坏。哪一个人没有抵挡神的意念?哪一个人没有抵挡神的经历?哪一个人没有悖逆神的情形与悖逆神的各种表现?都有。再进深一步,哪一个人没有一些不信、怀疑、误解或者猜测神的意念与想法或者经历?都有。那神是怎么对待人的?神有没有计较这些事?神从来没有计较这些事。那神没有计较这些事的同时神是怎么作的?(开启、感动、带领人。)神一个劲地感动每一个人,是这么回事吗?神一个劲挽留每一个人?(也不是。)那神是怎么作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一个劲拽着不让人走?(不是。)那神是怎么挽留人的?神是怎么对待人的?不管是借着人作或者是圣灵作,或者是人读神话,总之神就是一个劲地用真理、用神话来浇灌、牧养你,一个劲地供应,让你明白真理。明白真理的目的是什么?(能够去接受真理。)你接受真理,接受神话,你就有身量能抵御这些悖逆啊,败坏性情啊,不信的观点啊,各种不对的情形啊,你就不受迷惑了。明白了各方面真理之后,人对神不误解了,人明白神的心意了,一个是人能好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另外一个,人活得有人样了,能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了。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人有受造之物该有的见证,最终能战胜撒但,人有性情变化,对神有真实的顺服,有真实的敬畏,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样人就得救了,最终目标是这个。所以在神拯救人期间,人无论有多大的悖逆,有多深的败坏性情,神给人的底线是什么?什么情况下神就放弃你,不要你了?就是说,神给你的最低限度是什么,你能达到这个最低限度神就要你、留着你。(只要人不否认神、亵渎神,也不离开神,只要人心里还想追求真理,神就不放弃。)神给的底线你们没摸准。一个是你不否认神,这是基本的。不否认神这里面有实际的内容,不是说“我承认,有老天爷,神道成肉身了,是全能神”,光承认这行吗?神给人的底线,第一是不否认神的名,能承认神,相信神,跟随神,第二,你最起码得不放弃你的本分。有些人说“我就不放弃,我就一直做”,但是他尽的本分已经形成打岔、搅扰,破坏神家的工作了,影响到别人了,那还能不能留了?(不能留了。)这就冲破底线了。所以说,你能尽上本分指的是什么?(不打岔,不搅扰。)这就是底线,不是你说“我要去尽本分”,但是尽打岔搅扰。那些敌基督也尽本分,但打岔、搅扰、破坏、作恶,这样的人能不能要啊?这是不是尽本分?在神那儿他这样做就冲破底线了,尽不上本分了,得不偿失了。就像驴似的,只要它能拉磨,多吃点也行,蒙着眼不认识主人也行,屎尿多也行,拉得慢点也行,偷个懒也行,这都可以,都允许,但是在什么情况下就得让这头驴走了,不让它拉磨了呢?就是不能尽到它该尽的责任与本分了,不是尽本分是搅扰了。那驴拉磨什么情况是搅扰呢?一到拉磨时它就拉屎,拉屎不往地上拉,专门往磨盘上拉,那还用它吗?不能用了。让你拉磨,你慢点也行,你拉得不好也行,或者中间有时候偷吃点儿也行,或者踢主人也行,只要把磨拉好把面磨出来就可以了,面磨得粗点也行,差点也行,不管怎么样人还能吃,这驴就能用。但是你总往磨盘上拉屎,那粮食还能吃吗?那你尽的这个本分叫本分吗?不叫尽本分,这叫什么了?叫搞破坏。那还能用它吗?这驴就得赶走了,“快别拉了,你拉不了磨了,你拉磨尽往粮食里拉屎,我们都吃不了啊”,那就得把它换了,就得请走了。这个能理解,是吧?神家对待人的原则是不是这样?(是。)神家对待人的原则就是这样的。有些人说“我被清除是不是因为我的情形不对,总消极呀?”这样的人有没有被清除的?(没有。)有些人说神家停止他尽本分了,是因为偶尔尽得不好,应付糊弄点儿,他说“我就是偶尔嘛,怎么就停止我尽本分了?”有没有这样的情况?(没有。)那有没有人说“我这本分尽得质量不太好,所以被清除了”?还有的人说“我有时候有一点不好的心思意念、邪恶的心思意念,也被清除了”,有没有这样的?(没有。)那有没有人被清除或者停止尽本分是因为里面产生不信的观念呢?偶尔产生点不信的观念,“到底有没有神呢?刮风、下雨、打雷、下雪这是老天爷作的事?神道成肉身了?这样想不对,本分我还得好好尽”,有人发现了,说“这人苗头不对,总怀疑老天爷,把他清除,不让他尽本分”,有没有这样被清除的?(没有。)那神家清除人的原则是什么?清除的、停止尽本分的都是哪些人?(效力得不偿失、打岔搅扰的。)土话讲就是往磨盘上拉屎的,那样你就别尽本分了,你尽不了了,不是谁对你有看法或者出于私愤,实在是尽不了,没办法,是你不尽了,不是不让你尽了,是吧?

你们说神家处理人、对待人的原则有没有公平?(有公平。)不抓人小辫子,也不因为一点小事就小题大作、上纲上线,你得相信这个。或许有极个别人被人整了,被人治了,这事你们怎么看?临到这事你们怎么经历?一切从神领受,这就对了,别埋怨人。你埋怨人错在哪儿了?(不相信神的主宰。)道理上是你不相信神的主宰,事实上你认为什么呢?“他就是跟我过不去,我俩有过节,所以他就总整我、治我,神也不管。”神因为什么不管呢?“顾不过来呀,忙啊,神主宰万物,这点小事能看见吗?看不见,有时候就错过了这事,所以我就被欺负了。”这是相信神的主宰吗?在很多细节上人的实行法就显明人不信派的观点根深蒂固。没临到事的时候道理都会说,“一切都是神主宰安排,一切都在神手中,我相信”,你说相信这是道理,临到事你是怎么做的?你是怎么对待的?你说“对待这个事我从神领受,凡事从神领受”,但一临到事呢?好比说,两人在一起配搭,神家安排一个本分,让这个人知道,没让那个人知道,让这个人做了,没让那个人做,那个人心里就有想法了,“怎么回事呢?看我不顺眼?看我好欺负?看我岁数小?还是看我家穷啊?怎么瞧不起人呢?凭什么就不让我尽这本分哪?”他说“凭什么”,人做事在他眼中看都得凭点什么,神主宰一切都得凭点什么,这是什么观点啊?这就是不信派。不信派的观点就是什么呢?他讲字句道理可以,讲大话可以,讲空话可以,临到事他所认为的“神主宰一切”这话就对不上号了,“别的事都是神主宰,刮风、下雨,灾难,国家的命运、人类的命运都在神手中,我这事不是神主宰,神不管这样的小事。”他总是这种观点,这是不是真实相信神主宰的人?这就不是了。大事相信神主宰,小事就不相信了,不相信他能顺服吗?(不能。)不能顺服,那临到这个事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成坏事了,就把他显明了。要是好事,他该怎么领受呢?人首先得有理性,说:“有些事让咱们知道,证明咱这人还行,比较可靠,咱这人有点人性,比较让人信得过,人托付我的事我就当成神托付我的,不管是谁告诉我的,只要是我的本分,我从神领受,我把它接过来,接过来之后我就琢磨怎么做能满足神的心意,能把这本分尽好,尽上我的责任,尽上我的忠心,尽上我的全力。”这是不是该实行的?这是该实行的,不抵触,不拒绝,从神领受,还有刚才说的首先得有理性,说:“这个事让我做我就这么对待,没让我做,他们说什么事没让我知道,好像是背着我的,看来咱这人不行啊,一个是咱这人的人品可能不可靠,另外,可能咱担不了那个工作,尽不了那方面本分,咱没那个身量,也没那个实际。”所以说,这事就得在神面前祷告,得顺服,“临到我、托付我了我就去好好做,没托付我我也不埋怨,我得省察一下为什么人家没告诉我,为什么这事没让我做,是因为我哪方面有问题,是人性有问题,人品有问题,还是追求真理方面有问题,素质有问题,担不起这方面工作?可能这些方面都有问题,那咱这人就不怎么样,不怎么样还埋怨什么?不能埋怨了,人家这么做是有道理的。”你担不起来硬让你担你能做好吗?所以说这事对你其实是成全,是益处,你不应该有埋怨,也不应该有选择,这事就考验人的信心,考验人是不是真实顺服。这是不是理性?你们一般具不具备这个理性?(不具备。)不具备这个理性,临到这类事你们都是怎么想的?这事过去就完事了?得没得点认识啊?还是过后再临到这事还这样,心里总藏着这些东西,也不解剖,也不认识,也不把它解决掉?这事是不是经常有?这些问题不解决在你里面就是病,什么事临到你都得寻求真理,这才能得着呢。什么事临到都凭己意,都凭自己的观念,都凭自己的喜好,那你在什么事上都得不着真理。你这哪是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呀,你分明就是活在自己的天然、败坏性情里任意妄为,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丝毫不寻求真理。

有些人尽一方面本分,选他当组长了,他心里想“当了组长那就是挂衔了,好好干!对神得忠心,得让神信得过啊,尽本分不能应付糊弄啊”,起早贪黑地尽本分。过些日子一挨对付消极了,劲儿减三分,再过些日子,人说“你当小组长这工作作得不怎么样啊,得另外选人”,把他撤换了,撤换之后他作工作、尽本分劲儿又减三分,剩几分了?剩下四分都是什么了?消极,误解,埋怨,应付,糊弄,不高兴,带着情绪,爱怎么做就怎么做,高兴就做点儿,不高兴我还不做、不伺候你了呢!这是什么态度啊?(抵触。)这就麻烦了,这就不好办了。你们临到这些事有没有实行的路?有没有顺服的态度?自己能不能反省、控制或者背叛自己的喜好、欲望?能不能扭转呢?能扭转几分呢?多长时间能扭转过来呢?(一个晚上。)这算快的,一个晚上不算长。一晚上就扭转过来了这不太快了嘛,一般人一消极好几个月,什么时候见面都愁眉苦脸,人说“半年没见你了,怎么老成这样呢?老了两三岁”,那是消极得,消极得脸都皱巴了,总也扭转不过来。得着真理其实不难,难度在哪儿呢?就是人的败坏性情。人的败坏性情对人的拦阻太大了,人要是没点受苦的心志,不克制,不知道悔改,刚硬,执拗,总讲理,耍蛮,耍性子,闹情绪,人走不上来。你不但走不上来,连你尽的本分也可能有很多时候就是在出力,在效力,效力都效不到最后。效力都效不到最后的人是什么人哪?这还算是好人吗?

你们有没有经常总结、反省自己走的是什么样的道路啊?能不能省察出错误的地方、偏谬的地方或者偏离正道的地方?(能。)那找到偏差的地方你知不知道悔改啊?能不能扭转过来呀?好不好扭转啊?好比说,你挨了一次对付,满脸土灰,面子也没了,荣誉也没了,在人面前的威信也没有了,你心里就难受了,痛苦了,“这本分尽不尽哪?怎么尽哪?”消极、怠工、抵触、误解这样的情绪能持续多久?持续多久能恢复正常?把这个事认识透,认识自己,得认识为什么挨对付修理,自己的偏差在哪儿,该怎么实行。通常临到严重的对付修理多长时间能扭转过来?就是没有这方面情绪了,已经彻底扭转过来了,能正常尽本分了,情形彻底恢复正常了,那件事可能还在心里有一点隐隐的痛,但是不受影响了,已经从里面走出来了,得多长时间?(就看在这个事上到底明不明白,如果不明白就会总在那儿讲理,动不动就讲理。)你讲着讲着,自己都懒得讲了就不讲了,得多长时间哪?讲着讲着觉得没劲了,谁都听不到,也不能跟别人说,再说自己也觉得自己这么讲挺无聊、无趣的,就不讲了。不能总讲理啊,总讲理精神不正常,是吧?

解决人里面的存心、欲望、个人的意思得需要一段时间,哪个人都这样,都得有这个过程,尤其涉及到利益、脸面、地位、名誉的时候,这些东西就把人都控制住了,控制得死死的。好比说,有时候你有一个情形不对,或者有一个消极情绪,或者有一个存心不对,自己明知道,如果让你跟别人说,你能不能敞开心交通啊?你会选对象,通常选什么样的对象?(我说完了他能理解我,说一些安慰的话。)一般会选这样的人。有没有人说“我得选一个对我没什么威胁的,我说完之后不能告密、不能到处乱说的人”,有没有人会选这样的人?(会考虑这个。)会考虑,这叫有心眼,会选择对象。他肯定不是首先考虑“我跟这个人说完之后他能帮助我,能让我得益处”。一般人诉苦的时候他不需要别人安慰什么,就需要把这苦倾诉出去,发泄出去,听的那个人就像垃圾桶一样接他的垃圾,只要能接过去就好,他不需要那个人能帮助他什么。一般人首先是有这个需要,心情、情绪上有这个需要。那个人如果再好一点,能安慰他几句,能理解他,能跟他有同感,或者跟他有一样的心情,当然就更好了。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人,他宁可不说,如果对每一个人都防备,都怀疑,都测不透,他就跟谁也不说,这就麻烦了。

你如果想寻求真理,想让自己的存心、情形、不正当的情绪各方面都有变化,首先得学会敞开交通,敞开交通当然也可以选择对象。正常的人肯定不会选一个你说完后又笑话你,又贬低你,又挖苦你,又抓你小辫子,又落井下石的人交通,肯定找比较会寻求真理的,人品比较正,人性比较好,比较诚实、正直的人,你跟他交通之后他能帮助你的人,找这样的人敞开交通,解决自己的难处。敞开亮相,首先这是人在神面前亮明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很关键。你别包着裹着,说“我有这样的存心,我有这样的难处了,我里面情形不好了,消极了,我跟谁也不说,我就憋着”,总憋着,你祷告祷告你就不想祷告了,慢慢越来越下沉,越来越下沉,这就不好办了。所以说,你不管有什么情形,消极也好,有难处也好,或者个人有什么存心、打算也好,或者认识到、省察到什么也好,得学会敞开交通,你一交通,在这个过程中圣灵就作工。圣灵怎么作工呢?就是让你看清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让你知道这个问题的根源、实质是什么,在你敞开交通的过程当中圣灵让你知道这些,然后让你一点点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明白神的心意。人能敞开交通,这首先代表人对待真理的一种态度,一种诚实的态度。这就能看出你的心到底诚不诚,你对待真理是什么态度,你是诚心还是不诚心。诚心的人临到难处了,消极了,他就总想找人交通交通,寻求解决,解决什么呢?就是寻求出路,怎么能够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解决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难处。他也不是因为难受找人诉苦,他是寻求解决的办法,达到能够进入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解决这方面难处,从这里走出来。这些东西在人里面藏久了都是病啊!不诚心的人呢,不管有没有事,外表上总是一个劲,其实他里面都消极得超了负荷你也看不出来,他里面有埋怨、误解你也看不出来,他就装着,里面有个人的存心了你也看不出来,他就包着、裹着,跟谁也不说。人家说:“那人怎么样啊?”“挺好,尽着本分呢!”“本分尽得怎么样啊?”“一般,不上不下,也不懒惰,也不消极,也不靠前,也不靠后。”这就有问题了。你们临到事多数时候以什么方式寻求啊?(找人交通。)交通完之后问题有没有得到解决呀?是光交通事还是交通里面的情形,寻求怎么省察,怎么得到解决呀?(有时候自己看不透自己差在哪儿就找人交通,把事情说出来让别人提点一下我这是哪方面的问题,多数时候点完之后我明白了,知道神为什么给我摆设这个环境了,心里不难受了,但是怎么解决、怎么实行就没有了,这方面就很缺少。)这是光停留在认识上,停留在字面文章上,还没进到深处呢。以不难受为目标,就像人里面有病,外面贴点膏药,外皮不疼就行了,管他里面什么样呢,这解决不了根源问题。

有些表面的、人常常能感觉到的败坏流露,人都能意识到这是问题,在经历过程当中不知不觉地一点一点地就越来越少。那些东西你意识到它会出来,你不用管,你就琢磨怎么做是实行真理,怎么做是神满意的,那些东西不知不觉就被取代了。比如你有一种优越感,“我有钱,我富贵,我会吃,我会打扮,我会享受”,这些东西在一个环境里就出来了,到另一个环境又出来了,你说:“我不管它,不受这些东西搅扰,我的本分是什么,我专注我的本分。”尽本分的时候有这些意念或者受这些东西搅扰,但是只要你在尽着你的本分,你能尽心、尽意、尽力地把本分尽好,没应付糊弄,这就行了。抓住根本,不受这些东西影响就行了。至于在本分以外有时候享受一下安逸,或者自己陶醉一下优越感,这也可以,不算什么,陶醉时间长了一看觉得也没什么意思,别人不陶醉活得也挺好,自己到哪儿总得陶醉一会儿再尽本分,这不是麻烦嘛!时间长了你就觉得没意思了,这事就看透了。有些枝节的事、芝麻小事别太注重它,一个小眼色啊,小心思意念哪,或者有时候有点个人的小心眼、小伎俩啊,别太注重这些东西,就注重大方向,对待神的话,对待神的主宰安排,对待教会的工作安排,对待你的本分,你应该有什么样的态度。你从大方向上着手,这些枝节小事你不搭理它慢慢就没有了。(我觉得自己致命的地方是情感,离家后就一直想家里的人,想到就好像发烧一样,就好像人在这儿心就跑了,现在慢慢情形好一些了,但是还会担忧他们。)担忧到什么程度了?尽本分的时候都受干扰了?(没有。)那就不算问题,因为你已经知道这是问题了。(我有种惧怕,我怕大红龙把家里人抓起来威胁我的时候我胜不过去。)那是杞人忧天,在你想这个事的时候,你得用一些真理来解决,“如果大红龙利用他们来威胁我,那是神给我摆设的功课”,你得认识到这个,认识到这是神手的摆布,“如果这个功课临到我,我该怎么对待我的家人?我该怎么站住我的见证?该怎么尽到我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神给我摆设的功课,我该怎么给神满意的答复,让神检验我这一段时间的身量、这一段时间的经历或者神对我这段时间的浇灌、牧养我进入了多少,让神检验我的工程,我应该怎么做能让神满意?怎么做是满足神心意?怎么做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了?”这些问题得想透啊!你既然都能想到大红龙威胁的事了,那你为什么不想想在真理方面怎么进入呢?为什么不揣摩呢?(有这个意念的时候我祷告神,如果有一天真的出现这个环境我死都不会背叛神,这只是向神祷告立个心志,因为我怕我的身量小胜不过去。)那你就那么祷告,你说:“神哪,我就怕我的身量小胜不过去,你可别那么作呀,我怕得要死,你千万别那么作,我身量小,我信心也小,等我什么时候通知你作的时候你再作。”这样祷告好不好?(不好。)你得这么祷告,你说:“神哪,我现在身量小,我的信心也小,我里面有怕,这就是不相信你的主宰安排,我没把自己交在你手里,这是悖逆呀!我愿意顺服你的安排,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无论你怎么作,我的心愿意为你作见证,我愿站住见证不羞辱你,求你按着你的意思成全这事。”你得把你要说的话、你的心志摆在神面前,这样你的信心就有基础了。你连这样的祷告都不敢作,你的信得多小吧!你得常常这么祷告,你常常这么祷告,神不一定这么作,神不会强人所难,但是你把你的态度表明了,把你的心志表明了,神会悦纳。神悦纳的时候你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改变?你就不怕了,你不受这事控制了,“什么儿女啊,丈夫啊,家庭啊,财产啊,都在神手中,那不算什么事。全世界都在神手中,整个宇宙都在神手中,就那几个人还不是在神手中吗?我都在神手中呢,我能替他们操什么心啊?我能控制他们什么呀?人说了不算,我就是有天大的能耐,我也庇护不了他们,我现在就是总统、主席,我也掌握不了他们的命运,都在神手中呢!”你得有这个心志在神面前祷告,你有这个心志一祷告,横下一条心来,你里面的情形就变了,你就没后顾之忧了,不会担心了,不会做什么事都谨小慎微的,“前也不是,后也不是,这可怎么办啊?我就在中间夹着吧,前面你去,后面他去,我在中间藏着,这不也尽本分了吗?”你尽得多窝囊啊!神子民在国度里尽点本分,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尽点本分怎么尽得就这么窝囊呢?怎么缩头缩脑的?难道见不得人哪?不应该是这样的情形,你得扭转,你别知道这个情形不对还一个劲地担心,这就把你控制住了,把你的手脚捆住了,你尽不好本分。你想全心、全意、全力地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达到吗?全心,达不到,心不在这儿,三分之一的心,没有,五分之一的心,没有,有十分之一这算是不错的了。全力,没有全心哪来的全力啊?全意呢,你那点意思能达到全意吗?你的心都不在这儿。所以你只能是一心那么想,但是你受一种东西控制,它捆住你的手脚,控制住你的思想,控制住你的心,你就够不上了,你心有余力不足。所以你得在神面前祷告,一个是明白神的心意,另外得明白受造之物该站的角度,该站的地位,自己该有的心志、该有的态度,你得在神面前摆上,你没有这个态度不行。为什么别人没那个担忧呢?难道别人就没有家?别人就没有这些难处?每一个人其实都有一些牵扯,但是他通过一种方式,通过一段时间,通过一种经历把这个放下了,他并不是没有难处,有难处,但是对他来说不是难处,因为这个东西不能控制他,不能辖制他,不能影响他尽本分,这就好了,他解脱了。有的人三十来岁,四十来岁,父母六七十岁面临养老的问题,他离家尽本分去了,父母没人管,找他还找不到,他是什么心情啊?“父母在家有没有难处啊?有没有危险哪?”危险都有,哪家没有啊?大红龙抓捕信神的人不是光奔着钱去,不是说谁家有钱它奔谁去,没钱的它也抓啊,它主要是奔着人去的,你们要是都担心的话,那这些本分都没法尽了。圣经里有那么一句话,你们记没记住?(“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做我的门徒。”(路14:33))什么叫撇下一切?这“一切”都指什么呀?地位,名利,亲人,朋友,财产……所有所有的这些东西就是所包括的一切。那“一切”中一般什么东西在你心里占重要地位呢?儿女,父母,家里有条件有钱的是钱财、财产,在世界上有高位的、有高官厚禄的是地位、名利。这些东西你如果宝爱它,那它就控制你,你不宝爱它,你彻底放下,它就控制不了你,就看你对它是什么态度,你怎么处理这个事。

有些人出来尽本分,到过年的时候他说:“我在这儿不能呆时间长了,要是单位发现我不在,以后我这个协会会长就当不成了。我在单位是名人哪,到过年的时候没有我不行啊!另外,我的儿女也都是名人哪,我要是一出事我们的名誉都没有了。”这是什么信呢?他把那些东西看得太重要了,高过一切了,就被控制了,最后就回去了,尽不了本分了。你得看清这事,神不管在哪个期间、哪个阶段作工作,都需要一部分人来配合,这一部分人配合神的作工或者配合传福音这是神命定好的。那神对命定好的每一个人是不是都有托付啊?每一个人都有使命,都有责任,都有托付,神给你托付,你是不是就有这份责任哪?你就应该担起这份责任,这就是你的本分。本分是什么?是神给你的使命,什么叫使命?(就是我的一生就应该为这个而活,不应该为其他而活。)如果你这一辈子尽追求升官发财,过好日子,享受一家人团聚,享受着名利、地位,在社会上也有地位了,家庭也显赫了,一家人团聚,平平安安的,但是对神给你的使命你不搭理,你这一辈子活得有价值吗?你死了以后你跟神能交账吗?交不了账这可是最大的罪恶呀!尤其现在你们这些人,哪个人尽现在所尽的本分是偶然发生的?像好几千个人抓阄似的碰上了,碰上哪个算哪个,哪个是这么回事啊?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碰上的,那是神万世以前就命定好的。什么叫命定好的?这个细节是什么,知不知道?在神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神早就计划好了,你来多少代,来人间多少次,最后末世你生在谁的家庭,生在哪个家族里,你是男性还是女性,你有什么特长,你多大年龄来到神家开始尽本分,神早就给你安排好了。你的家庭是什么条件,你是什么文化,你有什么口才,你是什么素质,你是什么长相,到一定时间你开始尽神托付你的那个本分的时候你该做什么,神怎么安排,一步一步地,神早就给你定好了,定得死死的。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在你前几代来的时候,神就把最后这一步你要尽的本分都给你安排好了。这可不是玩笑啊!连你现在能坐在这儿神都给你命定好了,这都不是小事啊!你梳什么发型,你长多高,你眼睛多大,你是什么身体状况,你多大岁数有哪些阅历,然后神让你办什么事你能承担起来,你有那个能力,你具备那个才干,神早就给你定好了。“早就给你定好了”这是什么意思?神要用你,在给你这个托付、给你这个使命之前神就把你这个人预备好了,所以说你逃跑能行吗?你三心二意能行吗?这都对不起神哪,这是最大的悖逆!人背叛自己的本分,这是最大的悖逆,这是罪大恶极的事。神良苦用心,从万世以前就预定好你走到今天,给你这个使命,那这个使命是不是就是你的责任?是不是你这一生活着的价值?神给你这个使命,如果你没尽好这个使命,你活着还有什么用啊?神给你这个条件,给你这个素质,给你这样的能力,给你这样的才干,预备你活到这个年龄能做这个事所有这些该具备的条件,但是你不去做,你逃,你总要过好日子,总要奔世界,用神所给你的去伺候撒但,神能喜悦吗?神能高兴吗?你不尽你的使命,不完成神的托付,你从神的面前逃走了,在神那儿是怎么定规这样的人的?(这是背叛神的人。)背叛神的人神是怎么定规的?从神的审判台前逃走的人神是怎么定规的?沉沦了!就算以后再有来生,再有来世,你不可能了,神不可能再托付你办任何的事了,在你身上没有使命了,你就没有机会了,这可就麻烦了!在神眼中,“在所造的受造之物当中,到此为止某某人逃过一次,从我的审判台前,从我的面前逃走了,不尽使命,不完成托付,这个人到此为止了,没这个人了,这个生命就到此结束了,划句号了,不用问号了,再也不用问了,句号!”这事可悲吧?

所以说你们今天坐在这儿,能尽上这个本分,不管尽的本分大小,或者是跑腿的,或者是用脑的,或者用嘴的,或者办外事的,或者办内务的,哪个人尽本分都不是偶然发生的,哪是你的选择呀?那是神带领啊!神托付你了,你才有这个感动,你才有这个使命感,你才有这个责任心,你才能办这个事。神要是不托付你呢,你有这个机会吗?大街上长得好看的、有能耐的神看上了吗?神没看上,神没相中,神也不要他,神就相中这班人了,让这班人在他的经营工作当中担任各种角色,尽各种各样的本分,尽各种各样的责任,最后神经营计划结束了,成就了,这是多荣耀的事,多荣幸的事!这是好事。所以说人今天尽本分受点苦,有点撇弃,有点花费,有点付出,在世界上失去了地位,失去了名利,这些东西都没有了,似乎是神都给剥夺了,但是人得着了更大的、更好的东西,在神那儿人得着什么了?你尽好本分,你完成神的托付,你的一生为你的使命、为你的托付而活着,你这一辈子活得有价值,你才是真正的人呢!为什么说你是真正的人呢?因为神选择了你,这是你活着最大的意义、价值!

神对人要求不高,他给你托付,给你责任,你说我这个人信心小,也就能尽这么大力,我也就能献出这么多了,我的心也就能担这些事,神不强求你。他不是说“我要求你十分,你要是达到九分半我都不愿意,我都饶不了你,我绝对得一个劲感动你,催促你,让你达到我要求的十分”,他不会这么作的。他会根据你的身量,根据你的精力,根据你自己能够得上的,循序渐进地、逐步地让你慢慢地往上够。神作工合情合理,一丁点儿都不强求人,他会让你感觉到舒服、自然,感觉到神对你作的这一切事都是能理解你、体谅你的。人得知道神的良苦用心,知道神对人的怜悯慈爱、宽容啊!那人该怎么做,怎么配合呢?人应该配合的就是“我得力求达到满足神的心意,神要求我十分,我能达到六分我就不做三分,我尽我的全力,不偷奸耍滑,不取巧,不抱侥幸心理”,这就行了。神看人的心,不是不根据人的环境对所有的人千篇一律地要求,“他撇弃家庭、儿女了,放弃工作了,你也得这么做”,神不会一刀切的,他会根据你的身量,根据你能达到的来要求你,所以说,你对这事不用有什么顾虑或者压力,你就根据自己能够得上的逐步地在神面前祷告。不管有什么难处,受什么辖制,别退缩,别受这事影响,这就对了。你一受这事影响,总觉得“神对我不满意吧,我得小心翼翼的,我不能靠前哪,我做得不怎么样”,这就不对了,这就是误解。人一步一步地走走,经历经历,人就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信心太小,就是人说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相信神却不敢依靠神,相信神的主宰却不敢把一切都交给神,信心太小。(我离家尽本分两年了,现在还受情感辖制,在这方面信心很小。)最起码现在你有个好处在哪儿呢?你知道这是自己的软弱,知道自己这方面进入差,够不上,有些人不承认这是情感,自己受辖制,他不承认这是软弱,你最起码知道,知道你就有长进的空间,就怕干脆不承认,是情感都不承认,这就没有什么变化的空间了。要达到对神有信心这就得靠人经历了,你越经历,越依靠神,你就越觉得神能靠得住。你就得经历事,经历事多了你一看,“那个事看着那么危险,神就蒙蔽他们的眼睛,我们就没出事,这是神保守啊!看来神保守这事是真的,是存在的!”不知不觉你对神的依靠就真实了,你觉得神信实,能靠得住,心里得先有这个信心。人总说“神主宰一切”,“神主宰万物”,“万物都在神手中”,但是临到事的时候,人就觉得“神能不能主宰得了啊?神能不能靠得住啊?要不还是靠人吧,不行的话咱自己想办法”,然后突然就觉得很可笑,自己很幼稚,身量太小了,然后回过头来再靠神,一靠还是靠得住的,虽然摸不着、看不见,但是能靠得着。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都有神的命定,谁也掌管不了别人的命运,你就放开心,学会放手,放下这一切。怎么放呢?一个是祷告神,另外你就得琢磨:这些不信的家人追求世界,追求物质享受,追求钱财,走的是什么样的道路呢?你如果不尽本分的话,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你会不会痛苦,会不会煎熬?你跟他们生活在一起能不能合得来,能不能是志同道合的?(不能,有情感作用。)除了情感作用以外,还有别的吗?没有别的了,那这层情感关系有多薄啊?多厚啊?你对他们是这样,那他们对你呢?人家离了你都活得挺好,你挂记什么?你这属于单相思,属于自作多情啊!人家跟你走的不是一条道路,世界观、人生观、人生道路、追求都不一样。你跟儿女不在一起,因着有个血缘关系你总觉得是一家人,亲;真在一起,你跟他们呆上一年你心里就该烦透了,不用一年,一个月就烦透了,他们说的那些观点,对待人的方式,处世哲学,满嘴谎言,做事的方式方法,人生观,价值观,简直是不堪入耳,你就烦透了。你就会琢磨什么呢?“我真是低贱,还总惦记他们,总怕人家活得不好,我跟这些人在一起这不是活遭罪嘛!”到那时候你就反感了。现在说到底你还没认清他们那些人是什么人呢,所以你还觉得血缘关系比一切都重要,比什么都重要,比什么都来得实在,你还被情感辖制呢。那些事能放尽量放,如果放不下呢,就是以本分为主,自己的使命、托付最重要,把自己的托付、使命、本分尽好了,那些事就先不管它,情感在里面就让它在里面吧。托付、本分尽好了,人里面真理越来越透亮了,人跟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了,顺服神的心越来越大,敬畏神的心也越来越长,越来越明显,里面的情形就会改变,这一改变,你对世人的那些观点啊,与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感觉呀,就会淡薄了,你就不追求那些了,你就追求什么?你就追求怎么能满足神,怎么能活出让神满意的样式,怎么能活得有真理。你心往这方面一使劲,那方面慢慢就淡薄了,它就不能捆绑、控制你了。那些缠累跟现在你实行真理就像拔河似的,你这边使劲越大,那边劲就越小,你这边不使劲,让它那边使劲拽,你就会被拽走,就这么回事。(尽本分的时候我不受情感辖制,一闲下来就会想家人。)闲下来的时候你就琢磨琢磨,哪些真理我不透亮呢?该进入哪些真理呀?我这个情形是怎么导致的?怎么一闲就想他们呢?这是怎么回事啊?是怎么造成的呢?用揣摩这些问题来代替多好啊,这样实行你看你真理进入快不快?(尽本分一直就是做事,还不太会揣摩。)这下找到问题所在了,还不太会揣摩真理呢。

揣摩真理这也是个功夫啊!人心里总得有,越揣摩里面越有一些基础,越揣摩真理在你里面越成形,成形了你里面一有东西你就想说,想找人交通,交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达到更明白真理,寻求明白真理更实际。所以说你的心就不会闲着,你就不会想他们了,你的情形就越来越正常了。你得学会揣摩真理,怎么揣摩真理呢?就从揣摩事开始,说“今天做了一个事,感觉好像不对劲”,意识到感觉不好,但不知怎么不好,琢磨琢磨,“今天这个事涉及什么真理呢?涉及哪方面原则呢?咱们交通交通吧,回顾回顾,反省反省”,反省了半天,发现症结所在了,找到问题了。找到问题是不是就应该寻求真理了?这是一种方式。有时候就是在一句常说的话上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因着常说,成口头禅了,但是也不明白怎么实行,今天突然发现了,“那咱们交通交通吧,交通交通细节,这句话这么说,到底细节是什么?怎么实行啊?怎么把这话变成实际,变成实行的路途呢?交通交通吧”,这又是一个路途。还有些时候你看到一个人有一种情形,“这个人怎么有这个情形?他这个情形是怎么导致的?我怎么没那个情形呢?他说那个话就代表一种情形,代表一种心理,他这种心理是怎么产生的?咱们交通交通,问题在哪儿啊?这涉及到哪方面真理了?咱是不是也得寻求真理啊?”交通交通,寻求寻求,琢磨琢磨,“不对,他那个情形我也有”,发现问题了,“在我身上也有”这是不是对上号了?这点功夫是不是不白下?一发现问题,在一起又交通,最后找到答案了,“是这么回事,这是悖逆呀,这是诡诈啊,这是一种背叛情绪呀”,发现问题了,发现问题就容易解决问题,如果发现不了,麻木,你总也解决不了。这是不是揣摩的结果?有时候静下心来正是揣摩真理、揣摩神话最好的时机,那不是联络感情的时候啊!你们一放空、一闲下来就联络感情,总讲心灵感应,这就麻烦,所以你总也放不下。你心里总有它,你总牵扯着,藕断丝连的,这就放不下,你得抽出刀来砍、断,这就放下了。怎么砍怎么断哪?不给它留时机,没事就祷告,读神话,交通,不交通工作就交通神话,不知不觉那个东西就没有了,这都是路途,都是办法。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