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九十九篇 顺服神的实行原则

律法时代约伯信神一辈子,他是怎么寻求真理,怎么经历的,最后怎么作出这样的见证?这些细节你们有没有交通过?他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他是怎么生活的?生活当中是怎么与神交往的?从他做的每一件事上,你怎么看见他是一个寻求真理的人,是一个顺服神的人,是一个接受神摆布安排的人?这涉及到追求真理的细节了,这是现在人缺少的东西。现在人光知道约伯的至理名言——“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知道这个至理名言得来不易,是约伯经历一辈子得来的。他经历一辈子,看见神的手,看见神的祝福,看见他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如果有一天这些东西没有了,他也知道是神夺去的,不管神怎么作,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这个结论约伯是怎么得来的?他是怎么有这个收获的?是不是得有过程啊?这就涉及到现在的人追求真理的路途了。这个收获不是一天两天得来的,也不是三年五年得来的,它涉及到人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

好比说,约伯买了三只母羊、两只公羊,然后就计划:通常一只母羊一年生三只小羊羔,那三只母羊一年就能生九只,再好一点也可能生十只。结果到第二年少于十只,他就琢磨用人的办法,给羊弄点什么饲料,打什么针,想让羊超过十只,超过原来的计划。他一开始是先打算、计划,这个计划、打算里有人意的掺杂,他没有寻求神的意思,然后就按自己的计划、打算,用人的办法去解决,去达到自己定的计划、目标。他如果这么做,用人的办法,绞尽脑汁各处找办法解决,不管最终能不能达到他要的目标,他能不能看见神的手?(看不见。)他看不见神的手的负面作用还有什么?有可能就会产生抵触情绪,“都说神存在,那我信了神,我计划一年得十只小羊,神也没按我的计划来呀,神没祝福我呀!我天天敬拜他,天天献祭,神怎么没祝福我呢?神如果存在的话,祝福我的应该超过我的所求所想,怎么现在没达到这个目标呢?神存不存在不好说”,对神的存在划问号了,这是负面作用。一方面看不到神的手,看不见神的主宰安排,另一方面还会埋怨神,对神产生误解、反感、悖逆。如果人信神寻求真理也走这样的道路,他最终能不能说出约伯这样的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能不能产生这样的经历、这样的认识?肯定不能。为什么不能呢?有几方面问题?这是不是涉及到怎么实行了?那这个问题出在哪儿?(他是用自己的办法解决。)他用人的办法来解决,人有哪些办法?科学的、民间的,还有人头脑想象的办法。这些办法是怎么产生的?人为什么会绞尽脑汁地想办法,绞尽脑汁地用人的办法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而不去靠神呢?在他计划的时候,他有没有寻求神的意思?他有没有顺服的态度?“我不知道神怎么作,我先这么计划、打算着,但是能不能达到我就不知道了。如果能达到,当然这是神的祝福;如果达不到,那是我的计划不合神心意”,他有没有这样的态度?(没有。)那这是怎么产生的?这是人的想象观念、人的欲望、人对神的无理要求,是从败坏产生的,这是一方面。还有呢,他有没有顺服神的心?(没有。)他没有顺服神的心是怎么看出来的?(他定了计划就一定要达到,凭己意。)凭己意这是什么性情?是狂妄、悖逆的性情。他相信神祝福他,但是他有自己的欲望、打算的时候就把神放一边了,这就是狂妄性情。他把神放一边的时候,他有没有顺服?就没有了,心里就没有神了。他不考虑神是如何主宰、如何安排的,更不考虑这个事神要怎么作。从这些事上看出什么了?他没有任何的寻求,没有任何的顺服,也没有一丁点儿敬畏神的心。怎么看出来的?他是先自己计划,之后就按着这个计划凭人自己的办法、想象、观念去做,去达到,丝毫不考虑神如何作。在这个事上,人心里首先起码得知道“尽人事,顺天意”。尽人事就是:我就尽我的责任,把羊喂好了,不让它缺营养,不让它冻着、饿着,到明年能生多少羊羔这在神手中,我不要求,我也不计划,这些都是神的事。他如果这么做,这是不是就是顺服神的态度了?这个作法跟之前那个作法哪个是出于人意的,哪个是出于寻求真理的?哪个是出于不信派的,哪个是出于真心信神之人的?同样都是信神,做同一样事,但做事的观点、出发点、源头、目标都不一样,原则也不一样,这就看出来人走的是什么道路了,这是不是有区别?不信派做事的源头、目标是什么?全是己意,他的计划也是己意。为什么说是己意呢?他自己打算好是什么样,就要做成什么样,他没有寻求,没有说“神打算怎么作我不知道,我不计划”,他是自己先计划,这是人意。计划完之后他怎么做?按着自己的欲望去做,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达到自己计划的目标,绞尽脑汁、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做,做的同时还有个渺茫的想法——我信神,神祝福我。这是不是可耻的?你凭什么让神祝福呢?你怎么就知道神会祝福你呢?神怎么能因着你怎么定规就怎么作呢?这是不是没理智的想法啊?你知道神肯定祝福你,你相信神祝福你,是不是就等于你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了?很多人就把这个混淆了,“我相信神祝福,我相信神会保守我的一切,相信神会满足我这个愿望的”,他认为这就是顺服神的态度。这是不是错误的?这不但是错误的,也是对神的悖逆,这是狂妄自大的本性。这两种实行法是截然不同的。

悖逆神的那个实行法的实质是什么?解剖解剖根源吧。有没有一点是实行真理的?有没有一丁点儿顺服?心里有没有神的地位?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没有。)你们都说没有,指的是哪一方面的表现?这就得对号入座,会解剖。你会解剖,你就会衡量自己里面的情形,就会衡量你所实行的合不合原则,是不是在寻求真理。首先,人计划这个事有没有顺服?(没有。)这个事既然没有顺服,那顺服的实行应该是什么样的?(先寻求神的意思。)很多事神不给你明确的意思,你养三只母羊、两只公羊,谁规定一年必须得产几只小羊羔,出多少奶呀?没有人规定,那你怎么做是实行真理?计划这个实行法对不对?你计划三只母羊、两只公羊第二年要生九只到十只小羊羔,你能达到吗?(达不到。)达不到你还要计划,这是不是没理智啊?没理智你还这么计划,心里是不是还有额外的要求啊?“我先这么计划着,神一祝福,兴许比这还多呢!”有侥幸的心理,然后自己还强出头,又狂妄又野蛮,欲望又大,野心又大。计划、定规本身就不是人该实行的,哪只羊能产崽,产几只,你能决定得了吗?这事在神手中,你得看见神的手,这是神决定的,人决定不了。从这个事上,你得看清楚什么呢?

人就不应该计划,计划本身就是错误的。人不应该计划,那人该怎么做呢?怎么实行是对的?正常地放养,哪只羊生病了,该吃药吃药,把它看护好了,别让狼叼跑了,别让人偷了,把这些都做好。人问:“明年能产几只羊羔啊?”你说:“这事在神手中,神让产三只,那我就接受三只,神让产五只,我就接受五只,也许神还让一年就产十只八只,这都是好事,这得从神领受,一切得看神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是就是顺服的态度了?这就对了,这是人该有的态度。一方面不作任何打算,另一方面还得尽上人的责任,尽上人的本分,不能糊弄。如果出乎自己的预料,超出自己的想象,该怎么办哪?(感谢神。)如果两年一只羊羔也没得,怎么办哪?更得有顺服了,羊产不产崽在神的手中,一切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看神怎么安排,神怎么主宰,有时候就多,有时候就少,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也可能你计划的少,但神给你的多,你计划的多,但是还没得着那么多,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就发现了,任何事不以人的意志、不以人的计划为转移,都在神的手中。这样一来二去,人经历到什么了?神主宰一切是真实的。有时候你计划得挺好,里里外外打理得挺好,喂得也挺好,养得也挺好,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尽到责任了,但是那一年是冷冬,突然下一场大雪,刚出生的小羊羔还没有两三个月就冻死了,有的大羊还冻死了,剩下的不多了。今年的羊比往年多了,但是怎么还冻死了呢?又出乎人的预料了吧!处处超过你的想象,超出你的计划,很多事情让你感觉措手不及,意识不到你的计划在哪里能有失误、是你做不到的,不知不觉,你感觉到很多事不是人能预料得到的,不是在人的计划、想象范围里的,这时候你得出什么结论了?(神主宰一切。)神主宰一切这里有个细节:神要是不给你,你再小心看护也没有用;神要是给你,你大意点,狼就在跟前,它看着小羊就不过去吃,它专门叼别人家的羊,就不叼你家的。你就发现这事真是神说了算,神给你看着呢,都在神手中。发生瘟疫的时候,别人家的羊死了十只八只,你家的羊眼看着不行了,过两天又好了,躲过这一灾了,这事又让你得出什么结论?你就发现了,不但人的命在神手里,羊的命也在神手里,万物生灵都在神手中,这可不是人说了算的。你就觉得一切在神手中,神要是祝福那是神恩待,神要是夺走那也是神的恩待,应该感谢赞美神,这样,不知不觉你心里对神的主宰就有一个准确的看见、认识了。什么准确的看见、认识呢?就是赐给你的是神,神如果要夺走,你就是再有顺服神的心,你再有认识神的态度,神该夺走也要夺走,一切都在神手中,一切都有神的命定,一切都有神的安排,你不应该有自己的选择。这个时候,你的计划、你的打算、你个人的目标在你心里还占主导吗?这些不知不觉就没有了,不知不觉就越来越淡化了,越来越淡薄了。这些是怎么被取代的呢?你经历到神的主宰了。经历到神的主宰,就等于看见神的主宰了。神赐福你一样东西,祝福你很多财产,神也不告诉你为什么祝福你,但是你心里有一个感觉,意识到这是神祝福的,不是人能挣来的。等有一天有一个东西没有了,失去了,你心里就清楚地意识到是神夺走了,虽然神没跟你说神夺走这个东西是为什么,但不知不觉你会体会到。当你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你是不是感觉到你所生活的每一天,所走的每一步,所过的每一年,都是神在带领着?在感觉到都是神在带领的同时,你不知不觉就感觉到与神面对面了,与神天天在打交道,每天都有新的认识,每一年都有很大的收获,不知不觉,你对神的主宰、安排会体验得越来越深。这时候,神是不是就住在你心里了?能不能有任何的言论、任何的迷惑或者任何的观念思想能把神从你心里拿走?这时候,你还能成为不信派吗?神住在你心里了,任何东西拿不走。这个“住”是怎么达到的?如果人总以自己的想象、观念或者计划、打算、欲望这些东西作主导来引导自己的生活,能不能达到对神有这些认识?(达不到。)所以说,要达到约伯一样对神的顺服,你经历实行的路途得对。实行的路途有偏差,你信心再大也没有用,心志再大也没有用,愿望再高也没有用。在生活中的很多事上,人的实行法都有偏差。外表看人很刻苦,很能受苦付代价,心志也挺高,心里像一盆火似的,但是为什么人经历来经历去,最终得不着对神主宰安排的经历认识呢?就是人的实行法有偏差,人的主观意识、人的观念想象还有人的计划总占主导,这些东西一占主导,神就向人隐藏了。神话中有一句话,“我是向圣洁之国显现,向污秽之地隐藏”,“污秽之地”是指什么?人的各种欲望、打算、定规,甚至人的好心,人看为好的存心,人认为对的存心。这些东西阻挡人认识神的作工,这些东西在你面前像一堵墙似的,把你堵得严严实实的,你就始终看不到、经历不到神的主宰;你经历不到神的主宰,你看不到神的主宰,你就永远认识不到神的主宰。

约伯在对待儿女的事上是什么态度?按人的观念,约伯这么大的家族,他敬畏耶和华神,但是他的儿女不信神,那约伯得多没面子!这个面子是不是出于人意的?出于人的血气,说“我得想办法让他们信,把我的面子挣回来”,这是不是出于人意了?他这么做了吗?圣经上记载,约伯只是为他们献祭,这是什么态度啊?从这句话当中,你们有没有看到约伯实行的原则?细琢磨琢磨,儿女宴乐,约伯阻不阻拦?(不阻拦。)干不干涉?(不干涉。)他去不去参与?(不参与。)这就是约伯的态度,他光为他们献祭。你有没有听到约伯说过一句“耶和华神哪,你感动他们吧,让他们也信你,也得到你的恩典,让他们也跟我一样敬畏你远离恶”,他这么祷告吗?圣经里没有这样的记载。约伯的作法就是远离他们,为他们献祭,心里为他们担心,唯恐他们得罪耶和华神。他有这几方面的实行,这就是他的实行原则,不强求他们。那他愿不愿意他们信神哪?作为父亲,儿女这样贪恋世界,不好好信神,他太伤心了,他肯定愿意让他们信,这不是面子的问题,他肯定愿意让他们都来到耶和华神面前,跟他一样献祭,敬畏神远离恶,接受神的主宰安排,肯定太愿意了,十二分、十八分的愿意。但是他们不走这样的道路,约伯强不强求?他不强求这是他的态度,那他怎么做呢?他会不会生拉硬拽去劝说他们?肯定不会,顶多只是有时候劝导几句,不听就算了,就告诉他们别做出格的事,然后跟他们分开,划清界限,各过各的。为他们献祭,就是唯恐他们得罪耶和华神,他是出于敬畏神的心做的这个事,并不是代替他们献祭。约伯不强求,不生拉硬拽,不凭情感说“这是我的儿女,我必须得让他们信神,好让神多得几个人”,他没有这样的人意,没有这样的好心,也没有这样的计划、打算。这些作法是出于人意的,神不要,你的心再好神也不悦纳。神要是让他们信,神感动他们,不比你做工作有力度啊?或者神作一件事,那不比你做容易吗?太容易了!约伯就有这个理性,他就不生拉硬拽,而是随他们去,跟他们分开,划清界限,各过各的。这是约伯的理性,这是一个实行原则,不凭人意、不凭人的好心去做任何得罪神的事。另外,他们不信,神也不感动他们,从这里约伯看到了神的意思,“神都不作,所以我也不祷告,不求神,我要是求神那是得罪神”,所以他绝对不会为了他的儿女能得救、能来到耶和华神面前蒙神的祝福,痛哭流泪为他们祷告,为他们禁食几天,他知道这么做得罪神,神不喜悦。从这个细节上,你看到什么了?约伯的顺服是不是真实的?一般人能不能达到这个?一般人达不到。儿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儿女这么宴乐,眼看着就被世界拉走了,随从邪恶潮流也不来到神面前,眼看着真道,他们就要失去机会了,也可能就灭亡沉沦了,一般人情感上过不了这一关,达不到顺服。但约伯就能达到,他仅仅是做了一件事——为他们献燔祭,心里担忧,仅此而已。这是至亲哪!是他的儿女啊!为他的儿女,他不做任何一件多余的、得罪神的事,约伯的这个实行原则怎么样?他有真实的顺服。涉及到他儿女前途的事,他不为这事作任何的祷告,没有任何人意的作法,他只是打发仆人去做一些事,他自己不去。他不去的原因,一个是不沾染,另外一个是不掺和,因为一掺和就会得罪神,所以他远离邪恶之地。

约伯的实行是不是有细节?有哪些细节?先说对待儿女,他的宗旨就是一切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神不作的事他不强出头,他也没有人意的打算、计划,一切听从、等待神的摆布安排,这是总的原则。细节上,对待儿女他有几个实行法?远离,为他们献燔祭,还有什么?对照对照,一般的人临到这些事是怎么实行的?(求神作工让儿女信神。)还有呢?神不作,他自己生拉硬拽,把儿女拽来充数,好让儿女得福。如果没什么好处,他说什么也不这么做,他一看有进天国这么大的福分,这么大的好处,心想:“你要是不信神,我不就伤心死了吗?我也信不踏实啊!”他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得把这事促成,哪怕让儿女在神家挂个名也行,他不管儿女能不能得着。这样的事约伯就不做,但是一般人达不到,一般人不考虑得不得罪神,不考虑神是怎么主宰安排的,神是怎么作的,神的心意是什么,光考虑自己的欲望、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存心、自己的利益,先满足自己要紧,满足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欲望。在对待儿女的事上,儿女活着的时候,约伯的态度就是不生拉硬拽,不强迫他们相信,也不干涉;因为走不同的道路,他不干涉他们做什么、走什么样的道路。约伯跟他的儿女们能少说信神的事吗?这些话肯定都说了,但他们不接受,不听,约伯是什么态度?他说:“我的责任尽到了,至于他们能不能信神那在乎神,在乎神引导,神如果不作,不感动他们,我也不强求。”所以,约伯还有一条实行,他也不在神面前为他们痛哭流泪地祷告,为他们禁食或吃任何的苦。统统这些作法,约伯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这些都不是顺服神主宰安排的作法,都是出于人意的强出头的作法。他的儿女不跟他走一样的道路,他是这样的态度,那儿女死了呢,约伯是什么态度?他哭没哭?闹没闹?有没有伤心?他说没说活该呀?这些都没有记载。那当约伯看到儿女死了的时候,他有没有心酸、难过啊?从亲情上说,肯定有那么一点伤心,但是他还有顺服。顺服的表现是什么?“这些儿女是神给我的,不管他们信不信神,人的命都在神手里。他们信神,神要挪走也能挪走,他们不信神,神说挪走也得挪走,这都在神手中,不然,谁能夺走人的命啊!”这话归结到哪儿了?“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对待儿女他还是这个态度,不管儿女是活着还是死了,他一直是这个态度。他的实行法是准确的,他的每一个实行法,他对待每一个事的观点、态度、情形,都是在顺服、等待然后达到认识这样的态度、情形里。这个态度很重要,人如果做什么事,处处都没有这样的态度,己意特别强,个人的存心、个人的利益当头,这是不是真实的顺服?这就看不到真实的顺服,也达不到真实的顺服。

己意特别强的人一般有什么表现?先定规,先计划,先打算,甚至用一些人的办法精打细算,做前期功课,然后心里有一个绝对的计划、目标。在敬畏神、顺服神这方面,他里面的情形是什么?一到己意太强的时候,人就把神忘了,把顺服神忘了,等事情过去了,碰壁了或者事没做成,才想起来没顺服神,还没祷告神,这就是心里没有神,尽自己出头了。所以说,不管你是作神家的工作,是尽本分或者办外面的事,还是处理生活当中个人的私事,你心里得有做事的原则,需要有一种情形。这个情形是什么呢?“不管什么事,在没临到之前我心里得想,我得祷告,我应该顺服神,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一切都有神的摆布,我得有这个态度,不能有自己的计划。事情临到了我寻求神的意思。”人这么经历来经历去,经历的时间长了,在很多事上人不知不觉就看到神的主宰了。你总有自己的计划、打算、愿望、私心、欲望,不知不觉,神怎么作你看不到,更多的时候神向你隐藏。你不是喜欢做吗?你不是有计划吗?你有头脑,有文化,有知识,你办事有能力,有手段,你自己去办吧!你不是能办吗?你自己行,你不需要神,所以神说:那你自己去办吧,办好办坏你自己负责任,我不用管了。这样时间长了,人总也经历不到神的主宰,总也看不到神的手,总也感觉不到圣灵的开启、光照,感觉不到神的引导,人会怎么样?各方面的后续效应就来了,不光是怀疑、否认神,人长期这么做,就形成一种惯性,一临到事自己先想办法,先想自己的目标、存心、计划,对自己有没有利,他习惯性地直接就走到这条路上了,“有利我就去办,没利我不办。”人这么想这么做,时间长了,神会怎么对待这样的人呢?神不搭理了,搁置了。那在人这儿,人能感觉到哪些?神也不管教,也不责备,人就越来越放纵,没有审判刑罚,也没有斥责,更没有开启、光照、引导,这就叫搁置。神不管了,人里面感觉下沉,黑暗,摸不着神的意思,异象模糊,做事也没原则,更没什么智慧,人就觉得:“尽本分就是谁脑袋聪明谁就尽得好,谁有恩赐谁就尽得好,什么真理不真理的,信神得真理、得生命就是官话。什么从神来的智慧,哪是神开启光照啊,分明就是人头脑聪明,那不都是人的办法嘛!有的人岁数大点,就圆滑一些,头脑就灵活一些,有的人岁数小,没有阅历,那他就差点儿,笨点儿,不就这回事嘛!”这样的想法出来了,否认神话,否认真理的存在,否认神的存在,否认神的引导。所以有些人说:“我怎么觉得尽本分越来越没意思,越来越没劲了呢?怎么就没动力了呢?动力哪儿去了呢?”还有的人说:“我怎么越信越觉得不像一开始那么有信心了呢?一开始信的时候,我跟神面对面,觉得可有享受了,现在怎么就没有那个享受的感觉了呢?”那个感觉哪儿去了?神向你隐藏了,你就摸不着神了,你就变得可怜、枯干了。枯干到什么程度?“神作六千年经营计划的目标是什么呀?”异象模糊了吧?“神把荣耀带到西方?”这话都说出来了,这还有异象吗?里面不就枯干了吗?紧接着又说:“那些人怎么那么傻呢?之前在世上有的是高薪,有的是白领,有的是CEO(首席执行官),有的是特殊人才,现在在神家尽本分,个个都撇家舍业的,一分钱不挣,还受大红龙迫害,怎么就那么傻!你看我多精明,我就提前醒悟了,我就不犯傻。”可怜相出来了吧?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坏事。)但他自己觉得这是好事,突然觉得自己变聪明了。其实是变聪明了还是变傻了?同样是那个人,同样的学历,同样的家庭环境、家庭背景,神一离弃,人就变得这么傻,什么都没了。这时他就觉得信神不好,怎么想都觉得信神不是正道,对他来说这条路行不通了,谁劝也不行了,就得往世界上跑,挣大钱发大财,对他来说那是无与伦比的,没有第二条路可选择了,那是最好的,是唯一不虚空的道路。讲爱情,讲幸福,讲美满,讲升官发财,讲光宗耀祖,讲飞黄腾达,还讲深造,深造学历、文化、文凭等各方面。人走到这个程度,能不能尽本分了?尽不了了。你如果有这样的想法,但你还有一点真信的成分,愿意继续追求,神家对这样的人是什么态度?你只要能效力,神家就给你机会,因为神对人要求不高,对任何人要求都不高,为什么呢?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的,没有一个人没有败坏。哪一个人没有抵挡神的意念?哪一个人没有抵挡神的经历?哪一个人没有悖逆神的情形与悖逆神的各种表现?再进深一步说,哪一个人没有一些不信、怀疑、误解或者猜测神的意念、想法或者经历?都有,那神是怎么对待人的?神有没有计较这些事?神从来没有计较这些事。神没有计较这些事的同时,神是怎么作的?(开启、感动、带领人。)神一个劲地感动每一个人,是这么回事吗?神一个劲挽留每一个人?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一个劲拽着不让人走?神是怎么对待人的?不管是圣灵作还是借着人作,或者是人自己读神话,总之,神就是一个劲地说话,发表真理来浇灌、牧养人,一个劲地供应生命的话语,让人明白真理。明白真理的目的是什么?你接受真理,接受神话,你就有身量能抵御这些悖逆、败坏性情、不信的观点、各种不对的情形,你就不受迷惑了。明白了各方面真理之后,人对神不误解了,人明白神的心意了,人能好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另外,人活得有人样了,能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了。人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作出受造之物该有的见证,最终能战胜撒但,有性情变化,对神有真实的顺服,有真实的敬畏,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样人就得救了,这是最终目标。

在神拯救人期间,人无论有多大的悖逆,有多深的败坏性情,神给人的底线是什么?就是说,什么情况下神就放弃你,不要你了,你能达到什么最低限度神就要你,留着你。首先,不否认神,这是基本的。不否认神这里面有实际的内容,不是光承认有老天爷,神道成肉身了,是全能神。神给人的底线:第一是不否认神的名,能承认神,相信神,跟随神;第二,最起码不放弃人的本分。有些人没放弃本分,一直做,但是他尽的本分已经形成打岔、搅扰,破坏神家的工作了,影响到别人了,那还能不能留了?这就冲破底线了。所以说,能尽上本分指的是什么?(不打岔,不搅扰。)对,这就是底线。那些敌基督也尽本分,但打岔、搅扰、破坏、作恶,这样的人神能不能要啊?这是不是尽本分?在神那儿看,他这样做就冲破底线了,尽不上本分了,尽本分得不偿失了,就得把他清理出教会了。神家对待人的原则是不是这样?有没有人说“我被清除,是不是因为我的情形不对,总消极呀?”或者“我就是偶尔没尽好本分,应付糊弄点,怎么就停止我尽本分了?”有没有这样的情况?“我尽本分质量不太好,所以被清除了”,“我有时候有一点不好的心思意念、邪恶的心思意念,也被清除了”,有没有这样的?(没有。)有的人偶尔产生点不信的观念,“到底有没有神呢?刮风、下雨、打雷、下雪,这是老天爷作的事?神道成肉身了?这样想不对,本分我还得好好尽”,有人发现了,说“这人总怀疑老天爷,把他清除,不让他尽本分”,有没有这样被清除的?(没有。)那神家清除人的原则是什么?清除的、停止尽本分的都是哪些人?(效力得不偿失、打岔搅扰的。)对,那样的人就别尽本分了,他尽不了了。不是谁对他有看法或者出于私愤,不是不让他尽了,实在是他尽不了。

你们说,神家处理人、对待人的原则有没有公平?神家不抓人小辫子,也不因为一点小事就小题大作、上纲上线,你们得相信这个。或许有极个别人被人整治了,这事你们怎么看?临到这事你们怎么经历?一切从神领受,这就对了,别埋怨人。埋怨人错在哪儿了?道理上是你不相信神的主宰,事实上,你认为:“他就是跟我过不去,我俩有过节,所以他就总整我治我,神也不管。因为神忙,顾不过来,神主宰万物,这点小事能看见吗?有时候就错过了,所以我就被欺负了。”这是相信神的主宰吗?在很多细节上,人的实行法就显明人不信派的观点根深蒂固。没临到事的时候都会说“我相信一切都是神主宰安排,一切都在神手中,凡事从神领受”,你说相信这是道理,临到事你是怎么做的?你是怎么对待的?好比说,两人配搭,神家安排一个本分,让这个人知道,没让那个人知道,让这个人做了,没让那个人做,那个人心里就有想法了,“怎么回事呢?看我不顺眼?看我好欺负?看我岁数小?还是看我家穷啊?怎么瞧不起人呢?凭什么就不让我尽这本分哪?”人做事在他眼中看都得凭点什么,神主宰一切都得凭点什么,这是什么观点啊?这就是不信派的观点。平时尽讲字句道理,讲大话、空话,临到事他所认为的“神主宰一切”这话就对不上号了,“别的事都是神主宰,刮风,下雨,灾难,国家的命运,人类的命运,都在神手中,我这事不是神主宰,神不管这样的小事。”他总是这种观点,这是不是真实相信神主宰的人?这就不是了。大事相信神主宰,小事就不相信了,不相信他能顺服吗?那临到这个事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成坏事了,就把他显明了。要是好事,人该怎么领受呢?人首先得有理性,不抵触,不拒绝,从神领受,说:“有些事让我知道,证明我还行,比较可靠,有点人性,比较让人信得过。人托付我的事,我就当成神托付我的,不管是谁告诉我的,只要是我的本分,我从神领受,我把它接过来,我就琢磨怎么做能满足神的心意,能把本分尽好,尽上我的责任,尽上我的忠心,尽上我的全力,这个事让我做我就这么对待。这事没让我做,没让我知道,看来我不行,一个是我的人品可能不可靠;另外,可能我担不了那个工作,尽不了那方面本分,我没那个身量,也没那个实际。”这是不是该实行的?所以,这事就得在神面前祷告,得顺服,“临到我,托付我了,我就去好好做,没托付我,我也不埋怨,我得省察一下为什么人家没告诉我,为什么这事没让我做,是因为我哪方面有问题,是人性有问题,人品有问题,还是追求真理方面有问题,素质有问题,担不起这方面工作。可能这些方面都有问题,那我这人就不怎么样,那还埋怨什么?不能埋怨了,人家这么做是有道理的。”你担不起来硬让你担,你能做好吗?所以说,这事对你其实是成全,有益处,你不应该埋怨,也不应该有选择,这事就考验人的信心,考验人是不是真实顺服。这是不是理性?你们一般具不具备这个理性?临到这类事你们都是怎么想的?这事过去就完事了?得没得点认识啊?还是过后再临到这事还这样,心里总藏着这些东西,也不解剖,也不认识,也不解决?这事是不是经常有?这些东西不解决,在你里面就是病。什么事临到都得寻求真理,这才能得着真理。什么事临到都凭己意,都凭自己的观念,都凭自己的喜好,那你在什么事上都得不着真理,你不是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你分明就是活在自己的天然、败坏性情里任意妄为,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丝毫不寻求真理。

有些人尽一方面本分,被选上做组长了,他心里想“当组长那就是挂衔了,好好做!对神得忠心,得让神信得过,尽本分不能应付糊弄”,起早贪黑地尽本分。过些日子,一挨对付消极了,劲儿减三分,再过些日子,人说他工作作得不怎么样,把他撤换了,撤换之后他作工作、尽本分劲儿又减三分,剩下四分都是什么?消极,误解,埋怨,应付,糊弄,不高兴,带着情绪,爱怎么做就怎么做,高兴就做点,不高兴就不做了,这是什么态度?这就麻烦了。你们临到这些事,有没有实行的路?有没有顺服的态度?自己能不能反省,控制或者背叛自己的喜好、欲望?能不能扭转?能扭转几分?多长时间能扭转过来?一般人一消极好几个月,什么时候都是愁眉苦脸的,总也扭转不过来。得着真理其实不难,难度在哪儿呢?就是人的败坏性情。人的败坏性情对人的拦阻太大了,人要是没有受苦的心志,不克制,不知道悔改,刚硬,执拗,总讲理,耍蛮,发脾气,闹情绪,人走不上来,不能进入信神正轨,这怎么能尽好人的本分呢?即使外表尽着本分也是在效力,也不一定能效力到最后。效力都效不到最后的人是什么人哪?还算是真心信神的人吗?

你们有没有经常总结、反省自己走的是什么样的道路啊?能不能省察出错误的地方、偏谬的地方或者偏离正道的地方?找到偏差的地方,你知不知道悔改啊?能不能扭转过来?好不好扭转啊?好比说,你临到了一次严重的对付修理,面子没了,荣誉也没了,在人面前的威信也没有了,你心里就难受、痛苦、消极、怠工、抵触、误解,这样的情绪持续多久能恢复正常?就是没有这方面情绪了,情形彻底恢复正常了,那件事可能还在心里有一点隐隐的痛,但是不受影响了,已经从里面走出来了,能正常尽本分了,得多长时间?这得需要一段时间,哪个人都这样,都得有这个过程,尤其涉及到利益、脸面、地位、名誉的时候,这些东西就把人控制住了,控制得死死的。好比说,有时候你有一个消极情绪,或者有一个不对的存心,你能不能跟别人敞开心交通啊?你会选择对象,通常选什么样的对象?选一个对你没什么威胁,你说完之后不会告密、不会到处乱说的人,是不是?你首先肯定不是考虑你跟这个人说完之后他能帮助你,能让你得益处。一般人诉苦的时候不需要别人帮助他什么,他就需要把这苦倾诉出去,发泄出去,听的那个人就像垃圾桶一样接他的垃圾,只要能接过去就好。首先在心情、情绪上有这个需要。如果那个人能安慰他几句,能理解他,能跟他有同感,或者跟他有一样的心情当然就更好了,如果没有这样的人,他宁可不说。如果他对每一个人都防备,都怀疑,都测不透,他就跟谁也不说,这就麻烦了。

你如果想寻求真理,想让自己的存心、情形、不正当的情绪各方面都有变化,首先得学会敞开交通。敞开交通当然也可以选择对象,正常的人肯定不会选一个你说完后笑话你、贬低你、挖苦你又抓你小辫子、落井下石的人交通,肯定找比较会寻求真理,人性比较好,人品比较诚实、正直的人,你跟他交通之后他能帮助你,找这样的人敞开交通,解决自己的难处。敞开亮相,首先这是人在神面前亮明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很关键。你别包着裹着,说“我有这样的存心,我有这样的难处了,我里面情形不好了,消极了,我跟谁也不说,我就憋着”,总憋着,你就不想祷告了,慢慢越来越下沉,这就不好办了。所以说,你不管有什么情形,消极也好,有难处也好,或者个人有什么存心、打算也好,或者认识到、省察到什么也好,得学会敞开交通,你一交通,在这个过程中圣灵就作工。圣灵怎么作工呢?就是让你看清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让你知道这个问题的根源、实质是什么,在你敞开交通的过程当中圣灵让你知道这些,然后让你一点点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明白神的心意。人能敞开交通,这首先代表人对待真理的一种态度,一种诚实的态度,这就能看出你是诚心还是不诚心。诚心的人临到难处消极了,他就总想找人交通交通,寻求解决。解决什么呢?寻求出路,怎么能够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解决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难处。他不是因为难受找人诉苦,他是寻求解决的办法,达到能够进入真理实际,解决这方面难处,从这里走出来。这些东西在人里面藏久了都是病!不诚心的人不管有没有事,外表都一样,其实他里面都消极得超了负荷,你也看不出来,他里面有埋怨、误解,你也看不出来,里面有个人的存心,你也看不出来。他就包着、裹着,跟谁也不说,本分也尽着,但是不上不下,也不懒惰,也不消极,也不靠前,也不靠后,这就有问题了。你们临到事,多数时候以什么方式寻求啊?(找人交通。)是光交通事,还是交通里面的情形,寻求怎么省察,怎么得到解决?(多数时候是把事情说出来,别人提点一下,我明白了神为什么给我摆设这个环境,心里不难受了,但是怎么解决情形、怎么实行就没有了。)这是光停留在认识上,停留在字面文章上,还没进到深处,以不难受为目标,就像人里面有病,外面贴点膏药,外皮不疼就行了,不管里面什么样,这解决不了根源问题。

有些表面的、人常常能感觉到的败坏流露,人都能意识到这是问题,在经历过程当中不知不觉一点一点地就越来越少。你意识到那些东西会出来,你不用管,你就琢磨怎么做是实行真理,怎么做是神满意的,那些东西不知不觉就被取代了。比如你有一种优越感,“我有钱,我会打扮,我会享受”,这些东西在一个环境里出来了,到另一个环境又出来了,你说:“我不受这些东西搅扰,我专注我的本分。”尽本分的时候有这些意念或者受这些东西搅扰,但是只要你在尽着你的本分,你能尽心、尽意、尽力地把本分尽好,没应付糊弄,这就行了,抓住根本了。至于在本分以外有时候享受一下安逸,或者自己在优越感里陶醉一下,这也可以,不算什么。时间长了,你就觉得也没什么意思,别人不陶醉活得也挺好,自己到哪儿总得陶醉一会儿再尽本分,这不是麻烦嘛!有些枝节的事、芝麻小事别太注重,一个小眼色,小心思意念,或者有时候有点个人的小心眼、小伎俩,别太注重这些东西,就注重大方向——对待神的话,对待神的主宰安排,对待教会的工作安排,对待你的本分,你应该有什么样的态度。你从大方向上着手,这些枝节小事你不搭理它慢慢就没有了。

有个姊妹提问题说:“我觉得自己致命的地方是情感,离开家后就一直想家里的人,有时候人在这儿心就跑了。现在慢慢情形好一些了,但是还会担忧他们,我有种惧怕,怕大红龙把家里人抓起来威胁我的时候我胜不过去。”你这是杞人忧天哪。在你想这个事的时候,你得用一些真理来解决,你得认识到,如果真临到这个事,大红龙利用他们来威胁你,那是神给你摆设的功课,是神手的摆布,“如果这个功课临到我,我该怎么对待我的家人?我该怎么站住见证?该怎么尽到我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神给我摆设的功课,我该怎样给神满意的答复,神对我这段时间的浇灌、牧养,我是怎么经历的,我的实际身量如何,神怎样用试炼检验我的工程,我应该怎样做能让神满意?怎么做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了?”这些问题得想透啊!你既然都能想到大红龙会威胁你,那你为什么不想想在真理方面怎么进入呢?为什么不揣摩呢?(有这个意念的时候我就祷告神,如果有一天真的出现这个环境,我死都不会背叛神,但这只是向神祷告立个心志,我怕我的身量小,胜不过去。)那你就祷告说“神哪,我就怕我的身量小,胜不过去,我怕得要死,你千万别那么作,等我什么时候通知你作的时候你再作”,这样祷告好不好?你得这么祷告,你说:“神哪,我现在身量小,我的信心也小,我里面有怕,这就是不相信你的主宰安排,我没把自己交在你手里,这是悖逆呀!我愿意顺服你的安排、摆布,无论你怎么作,我的心愿意为你作见证,我愿站住见证不羞辱你,求你按着你的意思作。”你得把你要说的话、你的心志摆在神面前,这样你的信心就有基础了。你都不敢这么祷告,你的信得多小吧!你得常常这么祷告,你常常这么祷告,神不一定这么作,神不会强人所难,但是你把你的态度表明了,把你的心志表明了,神会悦纳。神悦纳的时候,你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改变?你就不怕了,不受这事控制了,“儿女、丈夫、家庭、财产都在神手中,全世界都在神手中,整个宇宙都在神手中,我的家人不也在神手中吗?我都在神手中呢,我能替他们操什么心啊?我说了不算,我就是有天大的能耐,我也庇护不了他们,我现在就是总统、主席也掌握不了他们的命运,都在神手中呢!”你得有这个心志在神面前祷告。你有这个心志一祷告,横下一条心来,你里面的情形就变了,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就不会担心了。不会做什么事都谨小慎微、缩头缩脑的,让别人冲锋陷阵,你在后面跟着,这不是胆小鬼吗?神子民在国度里尽本分,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尽本分,不能这么窝囊啊!尽本分难道见不得人吗?不应该有这样的情形,你得扭转,若知道这个情形不对,还一个劲地担心,这就把你控制住了,把你的手脚捆住了,那你就尽不好本分了。你想全心、全意、全力地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达到吗?全心达不到,心不在本分上,用十分之一的心算是不错的了。没有全心,哪来的全力、全意呢?你的心都不在这儿,这能达到尽心尽意尽好本分吗?你只有一点尽本分的意愿,必然会受一种东西控制,它捆住你的手脚,控制住你的思想,控制住你的心,你就够不上了,你心有余力不足。所以,你得在神面前祷告,一个是明白神的心意,另外,得明白受造之物该站的角度、该站的地位,自己该有的心志、该有的态度,你得把这些在神面前摆上,你没有这个态度不行。为什么别人没那个担忧呢?难道别人没有家人?别人没有这些难处?每一个人其实都有一些牵扯,但是他通过一种方式,通过一段时间,通过一种经历把这些放下了,对他来说不是难处了,因为这些不能控制他,不能辖制他,不能影响他尽本分,这就好了,他解脱了。圣经里有一句话,“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做我的门徒”(路14:33),什么叫撇下一切?“一切”指什么?地位,名利,亲人,朋友,财产……所有这些就是“一切”所包括的。这“一切”中一般什么东西在你心里占重要地位呢?有的是儿女,有的是父母,家里有钱的是钱财、财产,在世界上有高位的、有高官厚禄的是地位、名利。你如果宝爱这些东西,那它就控制你,你不宝爱它,你彻底放下,它就控制不了你,就看你对它是什么态度,你怎么处理这个事。

你得看清楚,神不管在哪个期间、哪个阶段作工作,都需要一部分人来配合,这一部分人配合神的作工或者配合传福音,这是神命定好的。那神对命定好的每一个人是不是都有托付啊?每一个人都有使命,都有责任,都有托付。神给你托付,你是不是就有这份责任哪?你就应该担起这份责任,这就是你的本分。本分是什么?是神给你的使命。如果你这一辈子尽追求升官发财,过好日子,享受着名利、地位,在社会上也有地位了,家庭也显赫了,一家人团聚,平平安安的,但是神给你的使命你不搭理,你这一辈子活得有价值吗?你死了以后能跟神交账吗?交不了账,这可是最大的罪恶呀!你们哪个人尽现在的本分是偶然发生的,像抓阄似的,抓到哪个算哪个?不是偶然的,那是神万世以前就命定好的。什么是命定好的?细节是什么?在神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神早就计划好了,你来人间多少次,最后末世你生在哪个家族哪个家庭里,你的家庭是什么条件,你是男性还是女性,你有什么特长,你是什么文化,你有什么样的口才,你是什么素质,你是什么长相,你多大年龄来到神家开始尽本分,到一定时间你开始尽神托付你的那个本分的时候你该做什么,一步一步神早就给你定好了。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在你前几代来的时候,神就把最后这一步你要尽的本分都给你安排好了。这可不是玩笑啊!连你现在能坐在这儿,神都给你命定好了,这都不是小事啊!你梳什么发型,你长多高,你眼睛多大,你身体状况怎么样,你多大岁数有哪些阅历,神让你做什么事你能承担起来,你有那个能力,你具备那个才干,神早就给你定好了。“早就给你定好了”这是什么意思?神要用你,在给你这个托付、给你这个使命之前,神就把你这个人预备好了。所以说,你逃跑能行吗?你三心二意能行吗?这对不起神哪!人背叛自己的本分,这是最大的悖逆,这是罪大恶极的事。神良苦用心,从万世以前就预定好你走到今天,给你这个使命,那这个使命是不是就是你的责任?是不是你这一生活着的价值?如果你没尽好这个使命,你活着还有什么用?神给你这个条件,给你这个素质,给你这样的能力,给你这样的才干,预备你活到这个年龄能做这个事该具备的所有这些条件,但是你不去做,你逃避,你总要过好日子,总要追求世界,用神所给你的去伺候撒但,神能喜悦吗?神能高兴吗?你不尽你的使命,不完成神的托付,你从神的审判台前逃走了,在神那儿是怎么定规这样的人的?就是沉沦了!就算以后再有来生,再有来世,你不可能有了,神不可能再托付你做任何的事了,在你身上没有使命了,你就没有机会了,这就麻烦了!在神眼中,在所造的受造之物当中,到此为止某某逃过一次,从我的审判台前,从我的面前逃走了,不尽使命,不完成托付,这个人的生命就到此结束了,划句号了,以后没这个人了。这事可悲吧!

你们今天能尽上这个本分,不管尽的本分大小,不管是出力的还是用脑的,是办外事的还是办内务的,哪个人尽本分都不是偶然发生的,哪是你的选择,那是神带领的,神托付你了,你才有这个感动,你才有这个使命感,你才有这个责任心,你才能办这个事。外邦人中长相好的、有知识的、有本事的多了,神看上了吗?神没看上,神没相中,神也不要他,神就相中这班人了,让这班人在他的经营工作当中担任各种角色,尽各种各样的本分,尽各种各样的责任,最后神经营计划结束了,成就了,这是多荣耀的事,多荣幸的事!所以说,人今天尽本分受点苦,有点撇弃,有点花费,有点付出,在世界上失去了地位,失去了名利,似乎是神都给剥夺了,但是人得着了更大的、更好的东西。人从神得着什么了?你尽好本分,你完成神的托付,你的一生为你的使命、为你的托付而活着,你这一辈子活得有价值,你才是真正的人!为什么说你是真正的人呢?因为神选择了你,这是你活着最大的意义、价值。

神对人要求不高,他给你托付,给你责任,你说你信心小,就能尽这么大力,就能献出这么多了,你的心就能担这些事,神不强求你。不是说神要求你十分,你要是达到九分半他都不愿意,都饶不了你,绝对得一个劲感动你,催促你,让你达到他要求的十分,他不会这么作的。他会根据你的身量,根据你的精力,根据你自己能够得上的,循序渐进地让你慢慢往上够。神作工合情合理,一丁点儿都不强求人,他会让你感觉到舒服、自然,感觉到神对你作的一切事都是能理解你、体谅你的。人得知道神的良苦用心,知道神对人的怜悯慈爱、宽容。那人该怎么做,怎么配合呢?人应该配合的就是“我得力求达到满足神的心意,神要求我十分,我能达到六分我就不做三分,我尽我的全力,不偷奸耍滑,不取巧,不抱侥幸心理”,这就行了,神看人的心。神不是对所有的人千篇一律地要求,不会一刀切的,神会根据你的身量,根据你能达到的来要求你,所以说,你不用有什么顾虑或者压力,你就根据自己能够得上的在神面前祷告,不管有什么难处,受什么辖制,别退缩,别受这事影响,这就对了。你一受影响,总觉得“神对我不满意吧,我得小心翼翼的,我不能靠前,我做得不怎么样”,这就不对了,这就是误解。人一步一步地经历经历,人就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信心太小,就是人常说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相信神却不敢依靠神,相信神的主宰却不敢把一切都交给神。人总说“神主宰一切”“万物都在神手中”,但是临到事的时候,人就觉得“神能不能主宰得了啊?神能不能靠得住啊?要不还是靠人吧,不行就自己想办法”,然后就意识到自己很幼稚、很可笑,身量太小了,回过头来再靠神,一靠神还是没有路途,心里没有底,但心里也知道神是信实的,能靠得住,只是人信心太小。这就得靠人经历了,你越经历,越依靠神,你就越觉得神能靠得住。你经历事多了,不知不觉你对神的依靠就真实了,你觉得神信实,能靠得住。人心里得先有这个信心。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都有神的命定,谁也掌管不了别人的命运,你就放开心,学会放手,放下这一切。怎么放呢?一个是祷告神,另外,你就得琢磨:这些不信的家人追求世界,追求物质享受,追求钱财,走的是什么样的道路呢?你如果不尽本分的话,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你会不会痛苦,会不会煎熬?你跟他们生活在一起能不能合得来,能不能是志同道合的?除了情感作用以外,还有别的吗?没有别的了,那这层情感有多厚啊?你对他们是这样,他们对你呢?他们离了你都活得挺好,你挂记什么?他们跟你走的不是一条道路,世界观、人生观、人生道路、追求都不一样。你跟儿女不在一起,因着有血缘关系,你总觉得跟他们亲,是一家人。真跟他们在一起,不用一年,呆上一个月就烦透了,他们说的那些观点,对待人的方式,处世哲学,说话满口谎言,做事的方式方法,人生观,价值观,听着简直不堪入耳,你就会琢磨“我还总惦记他们,总怕他们活得不好,我跟这些人在一起,这不是活遭罪嘛!”你就反感了。现在你还没认清他们是什么人,所以你还觉得血缘关系比一切都重要,比什么都来得实在,你还被情感辖制。情感那些事能放尽量放,如果放不下,就以本分为主,自己的使命、托付最重要,先把自己的托付、使命、本分尽好了,那些事先不用管。托付、本分尽好了,人里面真理越来越透亮了,人跟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了,顺服神的心越来越大,敬畏神的心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里面的情形就会改变。情形一改变,你对世人的那些观点就会改变了,与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感觉就会淡薄了,你就不追求那些了,你就追求怎么能满足神,怎么能活出让神满意的样式,怎么能活得有真理。你的心往这方面一使劲,那方面慢慢就淡薄了,它就不能捆绑、控制你了。

(尽本分的时候我不受情感辖制,但一闲下来就会想家人。)闲下来的时候你就揣摩:哪些真理我不透亮呢?我该进入哪些真理呀?我这个情形是怎么导致的,怎么一闲着就想他们呢?用揣摩这些问题来代替多好,这样实行你真理进入得快。人心里总得揣摩真理,越揣摩里面越有基础,越揣摩真理在你里面越成形,真理在你里面成形了,你就想找人交通,交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达到更明白真理,寻求明白真理更实际。这样你的心就不会闲着,你就不会想家人了,你的情形就越来越正常了。你们得学会揣摩真理,怎么揣摩真理呢?就从揣摩事开始。好比说,今天你做了一个事,感觉好像不对劲,感觉不好,但不知怎么不好,琢磨琢磨,“这个事涉及什么真理呢?涉及哪方面原则呢?”找人交通交通,回顾回顾,反省反省,反省了半天,发现症结所在了,找到问题了。找到问题是不是就应该寻求真理了?这是一种方式。或者一句话因着常说成口头禅了,但是不明白怎么实行,今天突然发现了,“这句话的细节到底是什么?怎么实行啊?怎么把这话变成实际,变成实行的路途呢?交通交通吧。”这又是一个路途。有时候你看到一个人有一种情形,你就揣摩:“这个人怎么有这个情形?他这个情形是怎么导致的?我怎么没那个情形呢?他说那个话就代表一种情形,代表一种心理,他这种心理是怎么产生的?问题出在哪儿啊?这涉及到哪方面真理了?我是不是也得寻求真理啊?”交通交通,寻求寻求,琢磨琢磨,发现问题了,他那个情形你也有,这是不是对上号了?一发现问题,又找人交通,最后找到答案了,这是不是揣摩的结果?发现问题就容易解决问题,如果发现不了,麻木,问题总也解决不了。静下心来的时候,正是揣摩真理、揣摩神话最好的时机,那不是联络感情的时候。你们一闲下来就联络感情,这就麻烦。你心里总有它,总牵扯着,藕断丝连的,这就放不下;你得抽出刀来砍,断,不给它留时机,没事就祷告,读神话,和弟兄姊妹交通,不交通工作就交通神话,不知不觉那个东西就没有了。这都是路途,都是办法。

上一篇:第九十八篇 尽心、尽意、尽性尽好本分才有人样

下一篇:第一百篇 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