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一百篇 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

信神认识自己很重要,生命进入是从认识自己开始的。如果你流露了一些败坏,做了一些没有见识的事,或者做了一些让神厌憎、伤心的事,这些事发生之后,你得反省啊!怎么反省是实行真理?实行真理的人就琢磨:“这些事临到把我显明了,我还是有败坏,我得顺服神的显明,神显明得太好了,太及时了!表面上看,他们的确谁也没跟我交通,看到我的毛病也不给我指点,他们也可能是老好人,也可能怕得罪我,我不管那些,那是别人的事,我应该怎么做能在神面前交账?我应该怎么做是神对我的要求?我应该怎么做是实行真理的人?”这叫什么态度?这叫实行真理的态度、顺服神的态度、喜爱真理的态度,这叫走正路的态度。那不走正路的人呢,临到事在外面找原因,“他不对,他不好,他信神时间短,他对我有成见,他不关心我,他没照顾到我,我这人天生就大大乎乎的,我这人天生就没心眼,我这人天生就容易被人欺负”,各方面的原因都来了。你找这些原因有什么用啊?能代替实行真理啊?能代替你顺服神吗?代替不了。所以说,不管你有什么原因,你就是有天大的冤屈,最终归结到涉及实行真理了神要看你的态度,你埋怨有用吗?你埋怨神一百年,你满肚子都是委屈,你的理由到哪个法官那儿都能百分之百打赢,那又怎么样?你得着真理了吗?在神面前蒙神称许了吗?神说“你去一边吧,你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赶紧一边去,我烦你”,这不就完了吗?就神说一句话“我烦你”,把你这个人显明定规了吧?神定规你因为什么?因为你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摆布、主宰,你总想在外面找原因,总想在别人身上找原因,神一看,你这人不可理喻,血气、天然太大,性情太狂妄,不可训化。听了那么多真理是做什么用的?真理是让你喊的吗?那是口号吗?真理可不是光规范你的行为的,或者让你喊口号的,或者给你一个精神支柱,不是这些,就是让你临到事凭着这些真理活,让你有路行,让你临到事知道怎么做是走正道,怎么做是满足神的心意。当你明白了之后,你就不再按着天然,按着败坏,按着撒但教育给你的、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实行了,不按着撒但逻辑、处世哲学活着了,而是按着你所明白的真理去活,这个“活”就叫实行真理,这样才能满足神的心意。(得有顺服真理、实行真理的态度。)哎,首先得有这个态度。你说:“我可不明白了,我可愚昧了,我身量可小了,我信的时间可短了。”神说:“你说的是,这些是客观理由,但是你听没听真理呀?”“听了。”“那你懂不懂什么叫顺服?”“知道。”“既然你知道,那就能定你的罪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顺服真理的态度啊?什么叫顺服真理?怎样顺服真理?怎样顺服神的摆布?什么是你该有的态度?”“都明白。”明白就完事了?你明白就该实行,临到事就得用,你不用那还是真理吗?你不用那就是道理,就是口号,你用那才是真理,才能变成你的生命。一临到事,你就暴露天然了,“这个不对,那个有错”,别人都有错,难道你就没有错、没有败坏吗?是败坏严重还是错严重啊?败坏更严重。

那怎么解决败坏?解决败坏第一关,看你能不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能不能顺服神所给你摆设的各样环境。有些时候是合你观念的,你觉得自己是没理了,应该顺服,有些时候你意想不到,那怎么办哪?你跑得正欢呢,正高兴呢,做得正得意,“看我做得多好,我多爱神哪,起早贪黑,受很多苦”,突然给你两个大嘴巴,你挨对付了,你能接受吗?(不好接受。)好接受还不用你实行真理了呢,不好接受怎么办?有几条实行原则,第一条,“我有我自己的理,也有我自己的一套想法,我先不说,我听,我先接受过来,放下我自己的东西”,这叫捂口。在还不完全明白的情况下先听,听完了之后觉得好像有点不合自己的观念,很难接受,但是琢磨琢磨,“受造之物的理智是什么呀?”就是顺服真理,顺服神的摆布安排,顺服从神来的,顺服上面的安排、神家的安排。神家让怎么做呀?好比说,“我喜欢蓝的,神家偏让我做绿的,那我按哪个来呢?”(按神家的来。)为什么呢?这叫实行的原则。实行的原则是什么?先顺服下来,这是受造之物该做的。那不想这么做的人呢,“你说做绿的,我做的是蓝的,你那个也不合理呀,你先听我说说我做那个蓝的是什么原则、道理”,这怎么样?(这是不顺服,不实行真理。)顺服不下来有很多时候是因为人自己有一套理由,有一套借口,有托辞,他有这些理由他就很难顺服。有理由的时候怎么办?(否认自己。)否认不了怎么办哪?你得先放下,“我先把我那个放一边,我那个放第二,缓一缓,把你这个放第一,我先按你这个来,按你这个实行一段时间,要是你这个确实比我那个强,我就完全按你的来”,这样顺服就越来越纯洁了。但是你一开始就顶牛呢,这叫什么?这是悖逆,这纯属就是血气、天然、败坏性情。

顺服的功课最难但是又最容易,说难难在哪儿了呢?(人有自己的想法。)人有自己的想法,人自是、狂妄。有想法这不是难处,人谁没想法?都长个脑袋,都有一颗心,都学过文化,都有想法。难处在哪儿呢?难处是败坏性情,你要是没有败坏性情,你再有想法你也能顺服,那就不是难处了。所以说,人要是具备这个理智了,“凡事我都能顺服,我不讲理,不说我自己的想法,或者不把我自己那个想法定规了,我不定规这事,我不讲理由”,这就好顺服。不定规,这是人不自是的表现,不坚持,这是人有理智的表现,如果再能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顺服神第一条原则是什么?(不定规,不坚持。)不定规、不坚持就是你能顺服的前提,这样你就容易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所以在你顺服之前,你得有两条预备,得想好了,琢磨:“我该怎么做、我该做什么才是有实行真理的态度?”说难也不难,说不难还挺不容易,难处在哪儿?就是在败坏性情上。所以说,不管你顺服的时候是什么心理,是什么情形,问题都出在败坏性情上,如果把自是、狂妄、悖逆、谬妄、偏执或者刚硬这几样败坏性情解决了,顺服就容易了。那这几样败坏性情怎么解决呢?你有这些想法的时候你得祷告,琢磨,“我该做的是什么?我该做的是顺服神的安排,实行真理,按着真理原则去实行,并不是我出头,并不是我自己做我自己的主,并不是我来拿主意、我来定规”,你守住这两条,到做事的时候就按这两条一衡量,你的理性就正常了。或者一挨对付的时候,你就琢磨:“我该做的不是定规,不是我来做主,不是我来下断案,我不坚持,我一要讲理,这就叫坚持。”坚持是什么意思?就是顶牛,“你说一,我就二”,这是顺服的表现吗?不定规是什么意思?还没等别人说你就定规了,这是什么性情啊?这是狂妄性情。你如果说“我定规,我就那么有把握吗?我看准了吗?我看准的事我也不定规,我还得寻求寻求”,在没定规之前你一寻求,发现自己定规的是错的,同时也挨了点对付,你一看,幸亏没定规呀,这个时候你的态度就缓和得特别多了,柔和多了,就不会顶牛了,那方面的败坏性情就不会流露了,就解决了,你在里面就把它消灭了,自己就消化了,所以你顺服起来很容易,不吃力,没有什么难度,就是有点难度自己也已经在里面消化了,解决了。人一看见你,说:“你挨对付修理怎么不哭、不闹、不消极,该做什么做什么呢?”你说:“我解决了。”他问你:“怎么解决的?”“有路途。”什么路途?就这几条,你是针对某方面败坏性情去解决的。什么事你总要自己作决定,什么事总要讲理,什么事总要坚持,这就要麻烦。你一持守这几样东西,一样东西使你流露一方面败坏性情,一方面败坏性情一流露出来,你还能寻求真理吗?你就是寻求真理也是走过程。如果你寻求到的真理跟你所定规的打架,你怎么选择?你容易顺服真理吗?那时候你顺服就很吃力,让你顺服你顺服不下来,那你就该悖逆了,又该讲理了,“明明我的对,还让我顺服。”你除了顺服不下来,你还会对抗,这不是麻烦大了吗?这就严重了。

顺服,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功课,人就把顺服当成什么呢?“给我倒杯水去”,你没倒成茶,“给我倒杯茶去”,你没倒成酒,“给我倒杯酒去”,你没倒成醋,你说“这就顺服了,就这么简单”。是这么回事吗?这里有很多细节情形的问题。因为人里面有很多难处,观念,想象,再加上自己有点资本——大学毕业,高材生,在社会上有地位,有钱,各种优越性都摆出来了,这就麻烦大了,就成一个刺猬了,一炸刺还挺大,其实里面什么也没有,什么事也办不成。这就导致他每临到一个事就有很多难处,观念,想象,狂妄自是,讲理,误解,甚至挨完对付或者自己碰了壁之后又消极,旁边的人再说点不三不四的话,他再受蛊惑,再受迷惑,受一些不信派说的话影响,这些都是难处。这些难处人如果都解决了,顺服神很容易。人一能顺服神,人在神面前得着真理就顺理成章了。所以说,你要想实行真理,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是第一关。那神的摆布安排包括什么?神兴起周围的人事物。周围人事物有时是对付你的,有时是试探你的,有时是试炼你的,有时是搅扰你的,有时是给你释放消极的,你把这些都解决了,你就有些抵抗力了。人来到神面前得着真理的第一步是什么?先学顺服的功课,顺服神是人来到神面前得各项真理的一个最基本的功课,人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神的摆布安排包括什么?刚才我说了一样——神兴起周围的环境、人事物。临到环境你怎么对待?最基本的是什么?从神领受。从神领受是什么意思呢?埋怨、抵触这是不是从神领受?讲理、找茬是不是从神领受?(不是。)那从神领受按真理怎么说?(先学会顺服。)说来说去不还是顺服嘛!你先顺服下来,别讲这个道理那个原因,推测是谁的错,总分析“谁对呢?谁错呢?谁的过大点呢?谁的过小点呢?”这是不是从神领受的态度啊?这是不是顺服的态度?都不是顺服神的态度,都不是从神领受的态度,不是接受神主宰安排的态度。这是顺服神的第一方面实行原则。第一方面是什么?我一般讲一个问题,讲的内容一多有些人就跟不上了。要明白真理,头脑里得有线条,得有一颗清明的心,如果没有这个,各方面真理的关系你弄不清,你不懂什么叫实行真理,你明白不了真理。各项真理不是逻辑,各个方面都有关系。

刚才说到哪儿了?就是对神兴起的周围人事物你怎么看,用什么观点来看,用什么态度来对待。刚才说用什么态度?(顺服,寻求。)还说了一个,是什么呢?这会儿工夫就忘了,这就是真理在人心里不扎根。为什么不扎根?(人里面本来就没有真理。)对,就是这么回事,你里面没有真理,真理还没成为你的生命,还没在你里面扎根。你光记那些说法、术语记不住,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实际了,你说今天临到这个事我从神领受,我这么实行,一实行有收获,这事对你印象就深了,你会永远记住“从神领受”这四个字,那就不是术语了,变成实际了,因为你就是这么实行的,你就是这么运用的。顺服神第一条是什么?(对神兴起的周围人事物该怎么去对待。)怎么对待?(从神领受,不分析对错。)“从神领受”我说了几个细节?(先顺服,不管对错别讲理由。)不分析对错,不讲理,不找别人的茬,不钻人钻事,不分析客观原因,也不用人的头脑分析、研究这个事,这些都是。这就叫从神领受,先顺服下来。顺服下来土话讲叫什么?外邦人讲“临到这事你先别上火,别炸锅”,他们有一个术语叫什么?外邦人叫“冷处理”。冷处理是一种处世原则,信神的人应该怎么做呢?(从神领受。)从神领受这是一个说法,怎么实行呢?你得先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这就开始进入实行了。怎么祷告呢?“神哪,你给我摆布这个环境”,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在心里有这样一个接受的态度,说这环境是神给我摆布的,是针对我的败坏性情摆布的,“神哪,我今天临到这个环境,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什么,求你开启引导我,让我明白你的心意,能行在你的心意上,不悖逆,不抵挡,能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不流露败坏性情,按照真理实行。”祷告完了该怎么做呢?坐下来就琢磨:“张三那天说什么来着?李四的眼光也不太好,王五的口气也挺生硬啊……”这态度怎么样?又钻人钻事了,这就不是从神领受的态度。有了从神领受的态度,第二步该怎么做呀?看看神话,听听交通,“临到这事神的心意是什么呢?不对,张三的眼神不太好”,在这个事上就打转了,又返回去了,总反复,这是因为什么呢?人里面有败坏性情。你不用理它,不理它就行了?(不是,找根源的问题,找自己身上的问题。)找自己身上的问题,“我这人是有点毛病,但是现在还不知是什么毛病,我得看看神话,听听交通”,在三天五天、十天八天之内就找关于这方面的讲道、交通、神话、诗歌、视频,围绕这个问题找在这类环境里神都是怎么作的。就这么找,下了一番功夫,心思里每天为这事苦恼、琢磨,心思里充满了这事。有一天遇到一个弟兄姊妹,对方说了很多话,他抓住一个关键,一听,“临到这个事这不是神试炼我吗?我就有这个致命伤啊!”找到根源了。“那既然是神试炼我,根源是找到了,神的意思是知道了,该怎么行呢?”不知道了。确定是从神来的不假,这个异象已经是根基了,是坚定的、不可动摇的了,也知道神的心意了,神是在试炼我,但是又一琢磨,“神试炼我?不对呀,张三的说话口气是不对啊”,败坏性情又出来了,又想钻人钻事了,还不想顺服呢!明知道是神的试炼,但还想在人身上找点毛病、找点茬,自己好得到解脱、安慰。败坏性情就像一种菌似的,你不把它彻底杀干净,它总往外冒,总往外发,这事怎么办哪?还得祷告,“神哪,你管教我吧,我太任性了,我太狂妄了,我这个人肉体太大呀,我悖逆呀。”一求神管教,自己心里还有点担心,“万一神真管教怎么办?”“不行,我得祷告,立下心志,让神管教我,管教我也不怕,哪怕让我病,让我死,我也得顺服。”就这样一祷告完,人里面刚强起来了,不一样了,有什么感觉呢?“信神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神的试炼,感觉到神手临到我了,感觉神离我太近了”,里面受感动了,“神离我这么近,神亲手带领我,亲自给我安排这样的试炼来训练我,来纯洁我,让我从中学功课得真理,神太爱我了!”这是不是神开启光照的?这个时候是不是有身量了?有了这个认识太踏实了,“既然是神试炼我,我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我应该怎么做能满足神哪?”很快就顺服下来,不讲理了,“我要是不顺服,总讲理,总在人身上或者客观环境上找原因、找茬、分析对错,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猪狗不如”,心里有责备了,感觉不平安了。“得赶紧顺服神哪,神就在我身边哪,神就是这么带领我的,以前常讲神的美意本是如此,今天我体尝到了,神太爱我了。神不是让我钻人钻事,神是让我从中学功课,让我变化,这是神对我的爱,神对我的审判刑罚,也是神对我的供应、引导,神太爱我了,这爱太实在了”,受感动了。为什么受感动了?(明白神的心意了。)明白神的心意了,体会到了,何止是头脑一热明白了,那是这些日子不断地寻求感受到了。人感受到了的时候还能悖逆神吗?还会悖逆,人有活思想啊,人有败坏性情,它有根啊!琢磨琢磨,“神试炼我?能不能让我死啊?神要是真管教我,能不能让我得重病啊?我害怕呀!”害怕是从哪儿来的?不相信神的主宰安排,不想让神这么摆布,“万一我死了怎么办?心里没底呀!”对神的相信、对神的信心是不是还没达到百分之百呢?那这时候人对神的信是多少啊?零!他只要想从神的手中挣脱,那他对神的背叛是百分之百。就到这个程度了人还想逃脱,不甘心哪!这个时候怎么办哪?这个时候就不能说“我能顺服了,我有点感动了,感觉到神的恩典了,感觉到神对我的眷顾了,这就可以了,我就知足了”,这不行,还得往前走,得继续寻求。“约伯的信心是怎么来的?他能顺服到什么程度啊?我这个怕是怎么来的?我怎么那么怕呢?我怕的是什么呀?我这怕是出于什么呀?我对神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在神的手中是最幸福的,我在神的手中是最安全的,神是我的避难所,我这人诡诈、邪恶呀!我都认识到这个程度了,神的话摆明了说是试炼我,试炼不是要夺去我的性命,不是要糟蹋我,不是要败坏我,仅仅是试炼,要纯洁我的败坏性情,我都不能对神有真实的信,不能完全相信神把自己交托在神的手中,我这人邪恶,罪大恶极呀!我不配神这么牵挂,不配神这么眷顾。”怎么办哪?还得祷告对付自己的怕,对付自己对神的悖逆。真理都明白到这个程度了还不相信神,还不敢把自己交在神手中,这叫什么?这叫背叛。因为诡诈,因为狂妄,因为猜忌,因为邪恶,不相信神,害怕就是这么来的。害怕是什么意思?就是信不过,“神要是真这么作,能把我带到哪儿去呢?神能不能把我带到地狱去呀?我活得好好的能不能让我夭折呀?”就这么怕,怕就是从这儿来的,就是对神信不过了。这是不是还需要人装备真理啊?别看你感觉到神的眷顾,感觉到神的恩典,已经享受到神给的平安喜乐的感觉了,已经很踏实了,但是你还是不甘心把自己交在神手中,还是害怕,这是不是悖逆?这个悖逆里掺杂着什么?这个悖逆是什么指使的呀?(诡诈,狂妄。)诡诈,狂妄,这是不是带点鬼性啊?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还得装备真理,得继续往前走,继续寻求。寻求真理得到什么程度算是合格了?知不知道?要检验你对神的顺服,这个顺服得到什么程度才能说你这个人可靠,你的工程经过检验了,经得住检验了,合格了?现在说的问题是,明知道临到的环境是神的试炼但是不甘心把自己交在神手中,还觉得神靠不住,对神信不过,不敢依靠神反倒怕了,到这个程度还需要装备哪些真理?还需要怎么走,走到什么程度能达到纯洁、完全的顺服,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知不知道?这涉及到顺服的真理了,这个时候你对神其实没什么认识,但是你得具备一定身量,具备一定的态度。你里面有哪些真理、有哪些异象能使你顺服到最终那个程度?这就是刚才说的人信不过神得装备哪些真理,才能达到对神百分之百地没有疑惑,没有猜测,没有误解,没有抵触,能够绝对顺服,装备哪些真理能解决这些问题,达到绝对没有掺杂,没有个人的要求与选择,能达到绝对。今天心情不错,这一段时间讲道听得多,临到事能顺服,这个顺服是相对的。这一段时间没人浇灌你,那你得装备哪些真理,你具备什么身量,达到什么程度能绝对顺服?这些你们心里还没数呢,是吧?再揣摩揣摩,接下来的实行应该具备哪些能够达到越来越纯洁、越来越绝对地顺服?你得具备一些真理,这个真理才是你的身量,这个真理是你能达到顺服的根据、依据,你靠着、凭着这些真理就能达到绝对顺服。(追求认识神。)认识神是一方面,另外自己还得有一些配合、实行。彼得说过一句话你们记不记得?(无论神怎么摆布都……)原话你们记不住,看来你们很少有经历到这儿的。你就经历这句话吧,慢慢就达到绝对顺服了。刚刚我说了,你们经历到这一步再往前走,背叛不好解决,对神信不过不好解决,这得装备哪些真理?刚才说了一条,彼得的原话是怎么说的?(“即使神把人当作玩具一样玩弄,人又有什么怨言可发呢?”)这涉及到顺服了。首先你得追求什么呢?别看神对你是什么态度,你得追求自己应该有顺服神的态度、顺服真理的态度,自己应该具备这样的态度,先别管神对你是什么眼色、什么态度、什么口气,对你是不是厌烦,神是不是要把你显明,你先解决自己的难处、问题。就彼得说的那句话,一般人好不好达到?(不好达到。)他达到什么程度、具备了哪些真理、经历了哪些才能说出这句话来?(他相信无论神怎么对待他都是爱。)这句话里他没这么说呀,他说即使神把我们当玩物,他说的是玩物,你现在说的“神无论怎么对待”那是你把自己当成人,当成受造之物,当成跟随神的一个人,神家的一分子,有没有区别?这有差距啊!玩物和人的差距在哪儿?玩物是个什么东西?玩物就是什么也不是,不值钱,说畜生也行,说玩具也行,就是这么个东西。人呢,人有思想,有头脑,会说话,有语言,有四肢,能做事,还能从事正常人的一些活动。人跟玩物相比价值、地位是不是有区别?如果你把自己看成人,不是玩物,那你在神面前对神怎么对待你是不是有要求?你对神的要求标准是什么?(把我当人待。)你要求得着哪些待遇是把你当人待?(让神高看。)“高看”这有点渺茫、空洞,最起码是什么?你一进屋,我踢你一脚,你觉着“你也没把我当人待啊!”如果我没踢你一脚,一见面你对我有什么要求?最起码问个好,“来啦?”跟你说说话。我要是不跟你说话呢?我拿你当狗呢?你是不是就不舒服了?你就觉着“你没拿我当人待呀,怎么拿我当狗呢?”这是不是区别?拿你当人待和拿你当玩物对待,这两种在态度上、待遇上是有区别的。拿你当人待,你要求有哪些待遇?尊重你,说话跟你商量着来,照顾你的情绪,给你足够的空间、自由,维护你的尊严、脸面,让你显得像个人,在人面前、在人中间处处都给你一定的权利、一定的主动性,是不是这些待遇?这才叫人,这是人的待遇。玩物是什么待遇呢?(没有这些,不当回事。)(踢来踢去。)(要用就用一下,不用就丢掉了。)这就对比出来了,这两种待遇是不是有区别?那对待玩物在一般人的想象当中,或者你能感觉到、你理解到的都有哪些对待法?没有任何的尊重,也不用维护它的权利,不给它任何的权利,不给它任何的主动性,做事用不用跟它商量?不用商量。做什么事用不用考虑它的面子之类的?都不用考虑,这就涉及到权利了,这是正面方面。还有消极方面的,高兴了对它好点,不高兴就踢它,这就是对待玩物的态度。

如果神要把人当玩物对待,人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人还会觉得神可爱吗?(不会。)但彼得就能因为这个赞美神,那他得具备哪些真理能达到这个?神其实没那么对待人,但是当他领受到这一层的时候,他觉得:神如果那么对待我,我就应该顺服,如果神把我们当成玩物,我何尝不是甘心乐意。彼得能达到心甘情愿,这个心甘情愿指什么呀?(任神摆布。)任神摆布是什么呀?(绝对顺服。)这是顺服的真理。交给撒但,这是不是对待玩物的作法?说不要就不要,把你交给撒但,让撒但试探你,让撒但捉弄你。彼得是什么态度?有没有怨言?有没有埋怨神?有没有骂神?有没有投靠撒但哪?(没有。)这就叫顺服,没有怨言,没有这些表现,这不就解决败坏了吗?跟神完全相合了。不是背不背叛的问题了,“不管神把我放在哪儿,我心里都有神,不管神把我放在哪儿,我也是神的人,就是把我灭成灰,我也是神的人,我不会投靠撒但的”,到这个程度了。这话是不是挺好说?做起来可难了,做起来得需要装备很多真理实际,你一个劲地装备,装备到你具备真理了,不需要你对神绝对地有认识,或者神向你显明什么,你就有这样的顺服就足够了。你不要求神“你应该怎么对待我,得给我一个标准,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你这个说法得是绝对合真理的,是造物主该有的”,你说:“我不要求这些了,你喜欢怎么对待我就怎么对待我,你薅我头发也行,你跺我脚也行,你怎么对待我都行,你把我交给撒但,你不要我了,那你还是我的神,我还是你的受造之物,我不会弃绝你的。”所以彼得能说出这句话来,“即使神把人当作玩具一样玩弄,人又有什么怨言可发呢?”这句话对你们多重要啊,太重要了!你若常常揣摩这句话,对这句话有真实的认识与体会,那你顺服神就容易多了。人现在没理智的地方就在这儿呢,好比说,人还没做什么,没效什么力的时候,觉着“我还没资本呢,我没资格跟神讲理、抗衡,要求恩典、祝福,要求归宿”,一做点什么、出点力,就觉得“我有资本了”,这就麻烦了。不装备真理能行吗?你不装备真理,整天说“我顺服神,我是受造之物,这是我该有的理智”,口号喊得高,喊得顺,结果临到事了,明知道是神摆布的也接受不了,顺服不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人有悖逆,人的败坏性情没解决,百分之百还能背叛,这是实情。没有足够的真理装备,人活着就这么可怜。悖逆神的人、不能顺服神的人、不能接受神摆布安排的人难道就是不相信神的人吗?相信神他也接受不了,这是不是实情?有些人说:“他钻人钻事,他自是、狂妄,临到事总顶牛,总找理由,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的摆布安排。”那反过来说,他相信这是神的摆布安排,相信这是神给他摆设的环境,神要洁净他,神要让他从中得着真理,难道他就能顺服吗?难道他就能不背叛吗?难道他就不悖逆神了吗?难道他就能从神领受吗?不能,是吧?为什么不能啊?人没有这方面的真理,不具备这些真理。(对这方面真理好像都没领受到。)这证明你们身量太小了,所以神都不敢试炼你们。一试炼你们,你们的头发都得竖起来。你们喊口号行,看别人的问题看得挺清楚,自己里面是什么样还不知道、不清楚。

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是每一个跟随神的人面临的最大的功课,也是最基本的功课,你在这方面真理上进入多少,你就具备多大身量。你对神顺服到什么程度,你的身量、你装备真理的程度就有多少,这是相对应的。要达到绝对的顺服得装备哪些真理?刚才说什么了?你明白的是字句你就总得回想,要是自己的实际经历就不用想了,张口就来。回想回想,达到绝对顺服得具备什么真理?对神不能有任何要求,这是一条真理。但是这个真理你怎么用啊?就是当你对神有要求的时候,你就用这条真理来衡量,自己有哪些要求?你这些要求合不合真理,有没有理智?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是想象来的还是撒但送的意念?其实这些都不是,是从人的败坏性情里产生的。你就得解剖,让神显明,显明你这些无理的要求,就得追求像彼得一样,“彼得说神把人类当成玩物,交给撒但,这话怎么来的呢?神什么时候把人当成玩物了?神对我挺好的,神挺恩待我的,神不是那样的神,神爱人还爱不过来呢,怎么能把人当玩物呢?这话不是真理,这是胡话,是误解神,不是对神的认识,但是彼得这话是怎么来的呢?”彼得经历的太多了,把个人的要求、打算、欲望全部都放下了,他不要求神这么作那么作,没有自己的想法了,把自己完全交出来了,“神你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吧,你试炼我也行,你责打我也行,你审判刑罚我也行,你兴起环境修理对付我也行,你磨炼我也行,你把我放在狮子洞里也行,把我放在狼窝里也行,你怎么作都对,怎么作我都顺服,我都能顺服,你作的都是真理,我没有怨言,我也没有选择了”,这是不是就绝对了?那有时候人是不是那么想,“都说神所作的都是真理,神这次作这事我怎么没发现真理呢?看来也有不合真理的时候啊,神也有不对的地方,但不管怎么说也是神,顺服吧!”这里有没有绝对?这叫什么顺服?这不是顺服,这话跟彼得说的神把人当玩物也能顺服差多了。把你当玩物就不需要跟你讲理由,不需要合情合理,当玩物还讲什么理呀?非得跟你说个一二三,这事为什么这么作,跟你讲明事实,摆道理,你通过了之后才能这么作,这叫当玩物吗?这是给了人充分的人权自由,充分的尊重,还拿你当人对待,这就不是玩物。那什么叫玩物?(就是没有主动权,也没有一定的权利。)那光是没权利吗?你得把这话落实在哪儿呢?说这件事你寻求半天也没有明白神的心意,或者你信了二十多年也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你顺不顺服?该不该顺服?这也得顺服。这个顺服的根据是什么?就是彼得那句话。你要是总追求“神所作的一切都对,神所作的一切都合真理,神所作的一切对人都有益处”,这话是不是定规神哪?这话是真理,但有时候神所作的跟这话对不上号你怎么办哪?你就不顺服了?这时候该实行哪一条呢?人该站住受造之物的地位,无论什么时候,无论神是向你显现还是不显现,神隐藏也好,显现也好,你能感觉到神也好,感觉不到神也好,你的责任、义务是什么?你的本分是什么?是不是涉及到这个了?你说“如果我看清楚了这事合真理,我顺服;如果我看不清,神在哪儿我不知道,那我先等会儿,等看见神来了我再顺服”,这是不是顺服?这就不是。这是不是涉及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是什么?(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顺服神。)这就找到根源了,问题不就解决了吗?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顺服造物的主你的神,这是每一个受造之物最应该持守的。很多真理你都不明白,不知道,你摸不到神的心意,比如有些预言你不知道,那你就不承认那是神的话了吗?“我不能否认,那些话永远是神的话,这里有真理,我不明白但他也是神的话。”神的话没应验,这就不是神的话了吗?不是真理了吗?“没应验那可能不是神的话,可能有掺杂了”,这态度怎么样?又悖逆了,这就得有理性。理性是什么?有理性的根据是什么呀?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顺服造物的主你的神,这是真理,永远不会改变的真理。

再说到顺服,顺服神用不用根据你是不是明白神的心意、是不是理解神的心意,神是不是向你显明他的心意?(不用。)那根据什么?根据顺服的真理。顺服的真理是什么?(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顺服造物的主。)这就是顺服的真理。那还用你分析对错吗?比如说,买一条狗对不对?买两条狗对不对?一条狗也没买,买一群羊,对不对?都是神作的,都对。你的责任、义务是什么?你得去看羊,把羊看好,你说:“要是买了狗,狗看羊,我就喂羊,喂狗,这是我的本分。没买狗,买了一群羊,那谁看羊啊?神没告诉,那这就是我的本分,我得去看羊。”你不能埋怨说“买了一群羊,怎么不买牧羊犬呢?神这么作不对,神没想到,失算了”,这是不是实行真理啊?(不是。)那实行真理的态度是什么呀?尽好自己的本分。神买了一群羊,没买牧羊犬,没说什么,你的本分是什么呀?(看羊,放羊。)放羊去,找到自己的位置了。讲不讲理啊?放羊风吹雨打的,还有狼,你害怕怎么办哪?有被狼吃的危险怎么办哪?“变成狼食我也得尽好本分”,这是不是守住本分了?守住本分怎么能达到?得有顺服,这才能尽好本分,才能守住本分。要守住本分,达到绝对顺服,用不用考虑神作得对错呀?用不用非得神把这个真理跟你讲清楚、讲明白、讲透彻你才能顺服啊?不用,你就实行顺服的真理就可以了。

有些人矫情,毛病多,“神不是真理吗?神不是造物的主吗?他作的有些事我怎么看不透呢?神怎么不跟我说明白呢?没说明白我怎么实行啊?我顺服不下来不就是因为我里面通不过嘛,我通不过,我顺服得没劲啊!”这是不是悖逆?悖逆又来了。你怎么没劲呢?顺服需要劲吗?不需要,就是简单地有一个理性,“只要是从神来的我就顺服。神的话应验了,我顺服,我高兴,我赞美神;神的话没应验,别人说什么我不听,是神的话就是神的话,不会因为没有应验变成人的话,我顺服,我什么也不说,他永远是我的神”,这就站住受造之物的本位了。你有这个理性,具备了这些真理,当你感觉到人在神眼中就是个玩物、蚂蚁,你还难过吗?你还自卑吗?(不自卑。)那现在自卑不自卑?(不自卑。)现在不自卑是因为什么呀?“神拿我当人待,我在神面前还有地位呢,我荣耀,神高抬我”,所以不自卑。如果神不高抬你,总贬低你,怎么办哪?你就觉得不是滋味。这个不是滋味就是问题,就得解决。很多时候人感觉不是滋味都是因为人里面的难处太大了,人总对神有要求,“得把我当人对待,得尊重我,得高看我,得替我着想,得体谅我的软弱,得宽容我,我身量小,我没见识,我没作过这项工作”,一大堆理由。今天一交通顺服的真理,这些理由是不是理由了?什么理由都不是理由,你的责任,你的义务、本分就是顺服。有很多时候临到难处顺服不下来,怎么办哪?就得祷告。有时祷告也顺服不下来,怎么办哪?(吃喝神话。)得用真理解决这个难处。从人觉得自己在神面前被神高抬是一个很高尚的人,到变成一个低贱的、在神眼中一无是处的玩物,觉得无所谓,自己没什么感觉,还能顺服,还挺高兴,得经历多长时间?这不是经历多少年头的事,那就是看你能不能用真理解决问题,看你追求什么。好比说,大伙都在那儿听道,他进屋了,往显眼的位置一坐,觉得美,灯光一照,“有我一份”,坐在外屋听就觉得不是滋味,“这不是小瞧人吗?这不是旁听生吗?这不是拿人不当人待吗?我怎么就是二类公民呢?”心里就总不是滋味。坐哪儿不是一样得真理吗?总不是滋味,总胜不过这一关,这就得磨炼哪!

彼得能经历数百次试炼,你们是不是也得经历数百次试炼哪?那现在都经历多少次了?不说数百次,一百次有没有?(没有。)那还早着呢!光看人家经历数百次试炼被成全了,那你们要是一次还没经历,或者是一百次还没经历,那你们离被成全还早着呢!这事是不是得预备预备、下下功夫啊?怎么下功夫啊?就得在真理实际上下功夫,别稀里糊涂、嘻嘻哈哈的,一天光在事上忙。忙事也不怕,事情多就得忙,不忙不行,总得有人忙,但是忙事的期间你得往真理上悟,悟的同时你得跟神要。怎么跟神要啊?就是每天心里为这事祈求,默默地祈求,安静在神面前让神作。你说神会不会一棒子打死你?你得有这个信心,神不会一棒子打死你,不会让三岁小孩担二十岁人的担子,绝对不会,这个你心里得有底儿,但是你得向神求,你得有这个愿望,有这个心志,有这个心,神才会作。你总怕,总躲,总也不提这事,神就总也不作。就像你的孩子跟你说“爸妈,你们去上班吧,我自己在家”,你心里琢磨琢磨,“五岁的孩子能看家吗?我舍不得啊,万一被坏人拐走了呢?”你担心,但是孩子有这份心,你很受感动,心里很舒服,就觉得“我这孩子是个好孩子,是务正业的孩子”,你心里得一份安慰。孩子十三四岁的时候,说:“爸妈,你们上班吧,家里的鸡我喂,狗我看着。”你心里得安慰的同时就愿意让他担点担子,你会不会让他到地里干点活儿呀?你觉着他担不了,弄不好把好庄稼苗铲了。到十六七岁的时候,孩子说“爸妈,中午你们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你是什么心情?“我这孩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体谅父母了”,你心里挺美。那孩子能给你做饭了,你会不会说“出去打工,一天给妈挣二三百块钱”,你舍不舍得?(舍不得。)他达不到,你绝对不会这样做。这是父母对儿女的心。那神对人呢?也是一样的,他会根据你的身量作工在你身上,所以你只管放心大胆地求告神,神绝对不会折腾死你,不会累死你,不会让你担超过你身量的担子,你得有信心。

追求被成全,达到让神满意,做合格的受造之物,人得有心志。有什么心志呢?有追求被成全的心志、追求做一个有真理的人这个心志。你没有这个心志,光满足于“我忙着呢,这项工作我担着,我效着力,我听着道,到哪儿挺体面”,那你就完了,没出息。你明白多少真理?一讲真理,一交通、讲道,你就打盹,一讲外面事,一讲出力的事,眼睛就亮了,这就是效力的。有的人是一讲真理他眼睛就亮了,“赶紧记啊,这个我缺少,那个我也缺少,我离顺服神还早着呢!我里面太污秽了,我身量太小啊,我太软弱,我悖逆神的东西太多,怪不得神对我不满意,我差得太远了,没有任何与神相合的东西,对神的误解还太多,我什么时候能满足神的心意呢?”他尽着本分也不耽误琢磨这些事,常常来到神面前默祷:“神啊,求你给我试炼,求你显明我,让我明白真理,让我能得着真理实际,能认识你,求你管教我、刑罚审判我。”他对这事有负担,心里总挂记着,这一挂记,神就开始作工了,神一作,他不就偏得了吗?为什么彼得能有数百次试炼哪?因为彼得追求,他就不怕神试炼,就相信神试炼人是洁净人,相信这个路途能把人成全,这才是正道。他为此求,也为此实行,也为此花费,为此献身,所以神才作。难道神就抓住他不放了,就相中他了?神相中哪一个人是不是有目标的?是不是有原则的?(是,得是追求真理的人。)这是绝对的,他也得追求啊。别人为什么得不着数百次试炼呢?他不追求这个,他不求告这个,也不为这事祷告、祈求。人不为这事祈求,神不作,这就叫神不勉强人。神要成全你,这是好事,你也觉着是好事,但是你总躲着,神能强加给你吗?有些人说了,“见基督那还了得,我要是总见基督的面,基督看出来我的毛病了,总对付修理我怎么办哪?我得躲着点儿。我总跟他在一起,他看透我了,我不就完了吗,我再也藏不住了。审判刑罚一临到,我的归宿不就没了吗?我可得躲着点儿。”外邦人常说“距离产生美”,他认为:“我要是总躲着,我离基督远点儿,我在他心里就总是那么完美,信心大,有热心,追求真理;我要是总在他眼前,哪天他看我厌烦了,恨恶了,我不就完了吗?”是这么回事吗?有些人就藏这个心眼。你说神对这样的人强求不强求?(不强求。)所以说,你追求什么,你的心志到哪儿,神就成全到哪儿。你不追求,你躲避,你远离,你跟神藏心眼,神话说神是怎么对待这些人的?(“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太7:6))你不喜爱真理,你躲着神,你以为神还粘着你呀?对这类人神不强求,神不作。但是对这些追求真理的人神的要求就是,但愿人能像彼得一样,像约伯一样,像亚伯拉罕一样,能走上神对人要求的人生正道,走敬畏神远离恶之道,最终得着真理,达到被成全。神希望得着这样的人。但是如果你不追求,神会不会勉强?神从来不勉强,圣灵不会一个劲感动你,抓住你不放,就要成全你,不成全你不算完,你跑不了。告诉你实话,神绝对不会那么作,这是神的态度。神只是希望,但愿,就是有这样的愿望,希望能有更多像约伯、彼得、亚伯拉罕这样的人,在最后神工作结束的时候得着更多这样的人,但是到底有多少顺其自然,这就是神作工实际的一面。他不强求,不定规是十个、二十个、一百个、两千个、一万个,他就是实实际际地作,实实际际地在人中间行走,就这么说话,就这么作工,作方方面面的涉及真理的工作,对人有益处的工作,这么一直作,作在对的人里面。最终哪些人有心志,追求真理,达到被成全了,那这些人就有福了,得着了,这是不是神不偏待人哪?神是公义的。拣选预定了末世跟随神的所有这些人,这是神作的,给人预定家庭,预定什么时候降生,预定成长环境,预定恩赐、才能、素质、生存环境,这些都预定好了,但最终让人看见神最公义的一面是什么呢?所有这一切都是神预定的,但到最终得着归宿、剩存下来的是人自己追求的,就根据人所走的路。这是不是神的公义?

神道成肉身实际的那一面每一个人都看到了,神是公平合理地对待每一个人,你也看到了,他也看到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人。有的人看到这样一个“人”有观念,“外表太渺小了,不起眼,我不信了,我没法信”,或者疑疑惑惑跟着信。有的人见到基督,“道成肉身的神实际,他再实际、再渺小他也是神,我把他当神对待,所以我把他口中的话当真理、当造物主的话去实行,去接受,我要跟随他”,最终他被成全得着真理了。最终得着真理的人是什么样的人?(追求真理的人。)神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就是这么平均地浇灌、供应、牧养、作工,圣灵也感动人,我也说话、交通、供应,常给你们聚会,是不是都一样?没有额外对哪个人一个劲督促,给他特别的环境,让他额外得一些圣灵光照开启或者向他显一些神迹奇事,丝毫不作这些。恩典时代就为了赦免人的罪,让人走悔改的道路,神显了很多神迹奇事,这一步全是供应真理。不管你受了多少苦,你最终得着真理了,你是被成全的人,剩存下来的人;最终你得不着真理,你找什么原因也没有用。如果你说“神没显神迹奇事,我没法信”,“神给人的让人能信的基础太少,我没法信”,“神太实际,太渺小,我没法信”,真理都同样供应给你了,为什么人家就被成全了,你怎么就被淘汰了?你怎么没得着呢?这对你就是审判,是你不追求真理,是吧?所以在最后这一步,神只作话语的工作,就是实实际际用话语来作人,并不显神迹奇事,你想看神迹奇事那你就回到两千年前去看主耶稣那个时代显的神迹奇事,你别信这一步了,信这一步你就别想了,神不那么作。这是不是合理?公平合理。你追求真理,神不偏待你,你不追求真理,只追求效力,你能效力到最终,神也让你剩存下来,你也能得恩典,但是你效力如果效不到最终,那就被淘汰了。淘汰是什么呀?灭亡!合情合理,没有什么偏不偏待人的说法,全是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

那现在来看,人所走的道路是不是就很关键了?你追求走什么道路,你追求做什么人,你怎么追求,你的愿望是什么,你跟神求的是什么,在神面前你对神的态度、对待神话的态度是什么,这些就很重要了。显神迹奇事能不能成全人?好比说,你遭遇一次车祸,神把你救了,这能不能使你被成全哪?(不能。)你死过一次又复活了,能不能把你成全?甚至你睡了二十多个小时,去过天国,能不能把你成全哪?(不能。)这个代替不了真理。所以说最后这一步,在神经营工作结束的时候,神就用话语来成全人,就用话语来显明人,这是神的公义。你在神话上得着成全了,你剩存下来谁也没话说,神就要这样的人。神的话语供应这么多,最终你没得着,那怨谁呀?怨人所走的路,是吧!现在明白了吧?人走的道路重不重要?(重要。)重要在哪儿?决定人的归宿。所以你别总研究“预言应不应验哪?神显没显过神迹奇事啊?神到底什么时候离地啊?神离地的时候我能不能看见啊?”你研究这些没用,跟你的归宿、跟你被成全没有关系。那什么跟你有关系?你所走的道路跟你是否被成全有关系。是否被成全最基本的真理是什么?就是顺服神,你这一生都要追求顺服神。追求顺服神方方面面的真理刚才不是讲了吗,为什么这一生都要追求顺服神呢?追求顺服神的过程是解决什么的过程?就是解决败坏性情的根源。为什么要解决败坏性情呢?败坏性情跟神是敌对的,是撒但的败坏性情、撒但的实质,实质是撒但,是魔鬼,追求顺服神就解决这个问题,这太有必要了!你的败坏性情一天不除,有一点不解决,你就是站在神的对立面,就是神的仇敌,你就没法顺服神。你的败坏性情解决到什么程度,你顺服神就到什么程度,败坏性情解决几成,你顺服神就能达到几成。

咱们这次没有讲认识神,认识神是在你解决败坏性情、追求被成全达到顺服神的过程当中逐步能得到的,你单追求认识神,这个功课很深,所以咱们没讲。现在讲的就是跟人的实行、跟人的生活、跟人的追求息息相关的,跟人的道路紧密相关的话题。在你追求解决败坏性情的过程当中,你就逐步理解神了,逐步明白神的心意了;你能够明白神的心意,你是不是就对神有一些认识了?你就认识神一部分了。在你顺服神的过程当中,为什么你能顺服了?你理解神的心了,你明白神的心意了,明白神对你要求的标准、原则是什么,目的是为了什么。这个理解里是不是就有一些认识了?这是捎带着的,逐步的,随之而来的。你如果单追求认识神,这很难,说“我什么也不做,我整天就追求认识神。花儿是怎么来的?是神造的。那花的基因是什么呢?有什么维他命啊?有什么氨基酸哪?”通过这个认识神能不能达到?没用,空洞。你说“羊羔吃奶为什么跪着呀?牛吃奶为什么不跪着呀?我研究这个,通过这个认识神”,能不能达到?明白这些没用,这些是很粗浅的认识。知道万物都是神造的,挺奇妙,这就行了,根本的问题是什么?根本的问题是人得追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达到顺服神,在追求的过程当中,很多枝节问题其实一点一点就都明白了。

上一篇:第九十九篇 顺服神的实行原则

下一篇:第一百零一篇 实行神话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