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九十篇 实行神话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现在你们的生命经历处于哪个阶段?你们现在的身量处在什么阶段?(我常常流露狂妄性情,就定规自己完了,就会想自己是不是效力的。)一说是效力的就害怕,这是身量幼小、不成熟的表现。身量幼小就是没有判断能力,没有正常思考问题的能力,不是成人的思想,没有成人的心思,受前途命运辖制。还有呢?(尽本分顺利的时候情形就好,出现一点偏差或者遇到难处的时候,里面就会有一个感觉,“这个本分是不是尽到头了?神是不是要借着本分显明我没有真理呀?”这个时候就会消极,对神也会猜测、防备。)你们说被显明是不是好事?(道理上知道是好事,但是实际临到的时候有时候就通不过。)没被显明的时候怕什么呢?(担心自己的前途命运。)那担心的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怕被显明还是怕被淘汰呀?(主要是害怕被淘汰。)怕被淘汰这个存心到底是什么东西支配的?怎么造成的?淘汰能怎样呢?你们所认为的淘汰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什么都没有了。)你认为的淘汰就是不让你尽这个本分了或者这个事把你显明了,那跟在神眼中神怎么处理你、怎么看你是一码事吗?能不能确定?正常情况下,没有哪一个人对什么事都是精通的,没有“万事通”这样的人,就是你大脑再发达,你见识再广,总有你不明白、不知道的地方,不知道的行业或者技术,就是在各行各业当中或者在做各项工作当中总有你不知道的死角,总有你够不上、达不到的。在神眼中他对人有一个准确的衡量与评价,就是用一个人,让一个人做什么,神对这个人肯定有标准,他不是让你做孙悟空,会三十六变,又能七十二变,又能一百零八变,他不这样要求你,他把你当一个正常人对待,就你这个人的正常人性,就你具备这些知识,就你的素质,就你生活的环境,就你所有的见识,你这个年龄、你的阅历能达到什么程度,在神那儿有一个最准确、最正当的衡量标准。他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这个人做事的存心、原则、目标是什么,是不是合真理的。有可能这件事按这个行业或者业务方面的标准衡量你做的没达到一百分,刚及格,但是神怎么衡量?神不用一百分来衡量你,及格是六十分,神衡量的标准顶多是六十五分。六十五分这个标准是什么呢?就是你能尽心、尽意、尽力,能达到尽上你的全力,尽上你的忠心,这就是神的标准了。但是在你生命长进期间,好比说你使多大劲最终也只能达到六十分,在神那儿看你达没达到标准呢?在这个期间你已经达到标准了。神对人要求不高,是吧?

有时候借着一个事神显明你了,管教你了,这意味着淘汰吗?意味着你的末日就来到了吗?不是,就像小孩总怀疑“我是不是我妈要来的?我是不是不是亲生的?”他测不透大人的心理,不知道大人为什么因为这个事痛打他,为什么因为那个事把他教育一顿,劈头盖脸地数落他。好比说,大人告诉你:“不许去水库游泳!”去水库游泳的后果是什么大人也可能没告诉你,但是你可能也听到一些,比如有的小孩趁大人不注意去游泳淹死了,常常发生这样的事。你不听,你当耳旁风,偷偷摸摸地去玩了。玩了之后没淹死,回家了,还觉得挺美,“看我玩得绝吧!我爸妈不知道,没骂我,也没打我。”虽然父母没骂你没打你,但跟你说:“晚饭别吃了,晚上别睡觉,面壁思过!”你就面朝墙站着,一晚上又饿又冷又渴,心里又委屈,觉得“不就是游泳、玩水嘛,也没出人命,至于这样吗?”你不理解,琢磨:“我是不是抱来的?他们都呼呼睡大觉,又吃饭,又有暖被窝,就让我一个人面壁思过,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你琢磨不透,然后就想“我妈肯定不要我了”,一个劲琢磨这事。其实父母是什么心哪?就是让你长记性。他对你做这事,最后要达到的果效是什么啊?光让你长记性就完事了?光长记性那不是最终要达到的果效,长记性的目的就是让你听他的话,按他的话行,按他的话活着,别做悖逆他的事,别做让他操心、操劳的事,这就达到果效了。你要是听了父母的话,你是不是就长进了?父母是不是就省心了?父母一省心,他们对你是不是就满意了?还用那么罚你吗?所以很多时候,人的担心是出于自己的利益,大的方面是怕以后没有结局了,“万一不小心神显明我就把我淘汰了,神要显明我不要我了那我也没办法,说不要就不要啊”,这是你对神的误解,是你单方面的想法,你得弄明白神的意思。神的意思显明人不是为了淘汰,显明是为了让人长大。另外,有时候你认为是显明,其实不是显明,很多时候是因为人素质差,不明白真理,再加上人有狂妄性情,好显露,有悖逆性情,没用心,大大咧咧,不当回事,结果工作没作好,本分没尽好。再一方面,有时候交代的原则你没记清楚,当耳旁风了,自己任意妄为,做事的时候没跟多人交通,就自己独断专行做了,做完之后效果不怎么样,违背原则了,这就该受管教,那怎么能说是被淘汰呢?这事就得正确对待。正确对待的路途是什么呢?就是在你不明白真理的事上你得寻求,寻求包括什么呢?不是光寻求明白道理就完事了,得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家作这项工作的原则。原则是什么呢?原则不是道理,它有几个标准,你得寻求做这类事工作安排是怎么规定的,作这类工作上面是怎么交代、怎么吩咐的,尽这类本分神话是怎么说的,来达到满足神心意。达到满足神心意以什么为标准呢?按着真理原则办事,大的方向就是以神家利益、神家工作为重,小的方向就是方方面面得看着没有大问题,不能羞辱神。这些原则都掌握了,那人的这些担心是不是慢慢就放下了?误解是不是就放下了?你这些误解放下了,你对神没有不合情理的想法,那些消极的东西慢慢在你里面就不占主导位置了,你就能正确对待了。所以说寻求真理、寻求明白神的心意很重要。

人常常处在一种消极、被动或者抵触、误解的情形里,这是不是身量幼小的表现?有的人总说怕本分尽不好,要是不细分析,一听这话,“这人还有忠心呢,总怕本分尽不好。”其实他心里担心的是什么呢?“我要是尽不好本分,就把我淘汰了,我就没归宿了。”还有的人说“我总怕当效力者”,人一听这话,“不想当效力者,那就是想当子民,想当子民就得好好尽本分,这人好啊!”其实不是,他心想“我要是当效力者那最后还得灭亡,归宿就没有了,不是天国的子民了”,言外之意是这个,还是为归宿命运担忧,是吧?谁一说“你是效力的”,他尽本分的劲就减三分,一说“你是子民,你是神称许的,你的本分尽得好啊”,他尽本分的劲就加三分,这是什么问题啊?他在神家尽本分,他里面的情形、心情总受归宿左右,他不根据真理,不根据神话,所以就产生了很多负面的东西、负面的想法。那些负面的想法自己总也解不开,就把他捆在一个网里,他就总被绊住脚出不来,还总觉得自己想的对。有时候因为挨一次对付就觉得“对付的话挺严厉啊,我这人没希望了,就这样了,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带着一种消极的、负面的、堕落的思想,抵触着、对抗着尽本分,这能尽好本分吗?神家一个劲交通“尽心、尽意、尽力尽好你的本分,爱主你的神”,他总想什么?“就这样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怎么样不都行嘛!”抵触着,对抗着,消极着,埋怨着,不情愿着,心里有着隔阂,就这么勉勉强强的,前面有人拽着,后边有人赶着,自己就像陷在泥坑里一样,每迈一步都那么艰难,活得痛苦啊。这是怎么造成的?就是人对神作工拯救人总有误解,不管神怎么对待,人就总怀疑,“神是不是不要我了?神到底拯不拯救我啊?像我这样的再追求还管不管用了?还能不能进国度了?”总有这些消极的、反面的、不好的想法,这是不是会影响你尽好本分?是不是也会影响你追求真理啊?

人活着每一个人都有这些思想,脸面、虚荣、地位、名利、名誉还有一些更多的,信神期间就是不断地在这些东西里挣扎,摸爬滚打。在这个期间,人通过吃喝神话,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真理,然后用神的这些话,用这些真理来解决这些东西、这些问题——虚荣脸面,人的欲望,人的存心,人对神的误解,个人的选择,人的自是、狂妄、诡诈,就是用你所明白的真理,你所听到的神的话,你所掌握的真理实际、真理原则不断地解决这些问题,这样人里面逐渐就变了。这些东西每一个人都有,有的人说:“我这个人生来就心粗,大大咧咧,从来不为脸面、名誉争夺什么,我这人宽容、大度,从来就不因为蝇头小利斤斤计较,但是谁要是挡我的道,那我就得出刀子。”没有一个人不为利益活着、不为名誉活着的,人都为这些事活着,只不过人的表达方式不一样,流露出来的方式也不一样,有的人会说出来,有的人不说出来,有的人流露得明显,有的人就隐藏,他用各种方式掩盖,不流露出来,不让人看透。但是你不让人看透,你掩盖,你以为神就不知道了?你以为你就没有败坏性情了?每一个人都一样。不同的是什么呢?有些人听完真理之后他能把神的话接受进来,就像苦口良药一样,他拿来喝,用来治他里面的毛病,解决他里面的问题,他行事、做人、尽本分、待人接物、人生方向目标都在神话里找答案,来解决自己生活当中遇到的问题,听到一点就实行一点。比如,神说你们都要做诚实人,他就琢磨“怎么做诚实人呢?”神话说了做诚实人得说诚实的话,敞开心交通,接受神的鉴察,有这几条原则,他就开始实行。当然在实行期间有时候偏左点儿,有时候偏右点儿,有时候实行得有点过,有时候有点偏谬,但是不断地往这个方向走,歪歪扭扭,慢慢地越来越好,他越活越有人样,越活越觉着有神同在、有神祝福。这是一类人。

还有一类人,别人说“我这人狂妄、自是,有欲望,有存心,做事好显露自己,有地位心,好争名夺利”,他也有这些,但是他听完道之后不把这些问题当回事,自己该怎么行怎么行。他也能敞开交通,对付修理也能接受,神管教也能接受,但是接受之后他当道理,怎么说是当道理呢?他待人接物,尽本分,处事,做人,对号自己的败坏情形、败坏实质,全不根据神话,全根据自己总结出来的处事原则、方式方法,然后跟神话的字句再一调和,自己还觉得挺美,“我也是尽好本分的人,我也是信神的人,我也是追求真理的人。”他自己在外面付些代价或者出些力,或者自己再有点才干,有点特长,他就觉得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了,是爱神的人了,你们说这类人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不是。)神的话他也认真地听,认真地写,认真地记,认真地背,甚至还花时间揣摩,但是他把神的话拿来做什么呢?他听神话的目的是什么?(拿来给别人讲道,也是为了显露自己。)这是一方面。还有呢?这里有多种情形。有的人拿神话当规条来守,守个字皮就完事了。大伙一交通做诚实人,他说“你做诚实人,我也会交通”,他一交通,人说:“你的实际在哪儿呢?”“那我看看笔记本吧。”他还得现读,他没有实际经历,他要是有的话不是张口就来吗?是自己的经历怎么还得照本读呢?照本读这就不对劲。还有哪种情形?(装备了一些属灵的道理就觉得自己有真理实际了。)听完这些道,他就认为自己有实际了,他认为听懂了就是有了,这是不是错误的想法?他说:“我能领受真理,我通灵,我能明白神所说的话,明白我所听的道,那我就是有真理实际了。”他不认为这些话是用来实行的,是用来解决他里面的难处、问题的。当他悖逆神的时候,这类人通常怎么解决自己的难处,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不以神话为真理原则的人,他听完神的话,自己一有悖逆了,琢磨琢磨,“我这是悖逆吗?情有可原吧,谁都这么想,就是个想法,不算是悖逆,下次不这么想就行了,顺服呗”,再琢磨琢磨,“我能顺服那我还是爱神的人,我是神所喜悦的”,就这样过了这一关。他就不解剖:“我为什么悖逆?通过这次的悖逆,我看清我这人是个什么样的人。通过这次的悖逆、这个表现,我看透我里面的实质是什么,我为什么能悖逆神。当然顺服是我应该做的,但是我得解剖解剖,我得认识认识这事,不能让这事过去,得认识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认识认识人为什么要悖逆神,为什么能悖逆神,神为什么借着这事审判人、对付人、修理人。”这是不是功课?这就跟真理挂钩了吧?如果不作这些省察,没有这些实行呢,“顺服呗,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呗”,这是不是实际?(不是。)这是什么呀?这叫规条,这就不是实行真理。

有很多人听道十来年、二十来年,甚至有的人听的时间更长,字句道理能说一大堆,甚至讲得也挺实际,但为什么他里面就不变化呢?最后出现问题了,他说“别跟我讲,我什么都明白,我什么道理都懂”,这话的根源在哪儿?毛病出在哪儿?为什么什么道理都懂,什么道都听了,自己说什么都明白,不需要别人讲,就是问题解决不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接受真理。就像一个医生,他常给别人看病,给别人开药方或者动手术,他什么道理都懂,但是当他自己得癌症的时候他说什么?“谁也治不了我的病。”有的人说:“你得化疗啊。”“我懂。”说:“你得开刀啊。”“那我也知道。这不用你说,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知道,就是不实行。别人让他开刀他也不去,让他化疗他也不去,这病能好吗?你是大夫也没用。这是第几种人?(第二种人。)这种人外表看也接受对付修理,也热心听道,热心作工,热心尽本分,甚至可以说热心出力、受苦、花费,但是就有一点最不好,而且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从来不把听来的道、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实行,这就是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实质问题是什么?(不喜爱真理。)那不喜爱真理的人他对神是什么观点?什么态度?不喜爱真理的人他为什么不喜爱真理?(他本性里就不喜爱正面事物。)不喜爱正面事物这肯定是一个原因,他不把真理当真理对待,在他的观点当中认为真理就是好的道理,就像佛教徒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佛教徒就总说这句话。来了一个乞丐,他给人家两个馒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看谁家穷,他又给扔俩小钱,或者送一袋面、两袋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总传讲这句话的过程当中他就认为“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是一个标准的佛教徒,我按照佛祖所说的去做了”。但是有一天,他做了一笔大买卖,对方给他进了很多货,他琢磨琢磨,“这些货在我手里,我要是不给他钱,我这一辈子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不愁吃不愁穿了”,他就设一个套儿把人家骗了。骗完之后他挣了很多钱,那一家破产了,这时他就不说那句话了。扔俩小钱、一袋米、俩馒头他能实行那句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做一个好的佛教徒,涉及到大的利益了,他就不这么做了,这是一个真的佛教徒吗?是真善人吗?这叫什么人哪?(假冒为善的人。)不是真善人,那是假冒,骗人的。更可气的还有什么呢?他把这笔货卖掉之后,挣到了钱,用这些钱做福利,救助失学儿童,救助孤寡老人,这是什么人哪?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啊?周围的人都说:“这是大善人哪!”为什么叫他大善人呢?他做太多善事了,救助这个又救助那个,名望就传出去了。周围村子里的人凡是知道他的都说他是大善人,其实谁都不知道他的钱是怎么来的。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就是为了留个名,有了钱,再有个名,买个“大善人”的称号,他的目的达到了。这人坏不坏?人的坏隐藏在哪儿啊?外表能不能看出来?看不出来。所以说,有时候人外表做点小的好事,或者有一点付出,或者献上点什么,或者偶尔听一句话外表有顺服,这不代表人实行真理了。

实行真理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怎么衡量、定义你是实行真理了?神怎么衡量你这个人到底是实行真理了还是没实行真理?你到底是不是听神话而接受神话的人,神怎么看?神就看你在信神、听道、实行神话期间,你里面的情形、对神的悖逆还有各方面败坏性情的实质有没有改变,是不是用真理代替了,你的变化是外表的行为、作法有变化了,还是你内心深处败坏性情的实质有变化了,神衡量这个。你听了这么多年的道,你吃喝了这么多年神的话,你的改变是外表的还是实质性的?有没有性情上的变化?你对神的误解,对神的悖逆,对待神所交给你的托付、你的本分这些方面有没有变化?对神的悖逆有没有减少?临到事有悖逆你能不能反省自己,能不能有顺服?对神给你的托付、本分你的忠心有没有增多,纯不纯洁?个人的存心、野心、欲望、打算这些东西在你听道期间有没有得到洁净?还有你对神的误解,你是不是还持守原来那些观念、渺茫的想象、定规,是不是还有埋怨或者更多的消极情绪?这些东西有没有变化?这些是不是衡量标准?如果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的变化,那你是什么人啊?这就证实一个事实,你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一粒种子撒在地里,又浇水又施肥,多少天不发芽,这粒种子有没有生命?没有生命,这就证实了。人里面的各种情形得有变化,好比说,你一开始是因为什么信神的呢?有的人说,“我这人以前在世上就挺可怜的,受人欺负,受人排挤,人都看不起,我信神就想扬眉吐气”,就带着这样的存心来信神了。信了一段时间这个存心还在里面,然后就带着这个存心尽本分,在神家花费,越花费越有劲,越花费越觉得“我当上教会带领了,好了,扬眉吐气了,第一口气终于出了。”信着信着,又当上小区带领了,“这不是扬眉吐气了吗?”他里面的存心没解决。当上小区带领之后就琢磨,“我再当个更大的带领,信神还是好,不错!”他在神家开始争地位了,就是为扬眉吐气,他这个存心始终没解决。他作这些年工,听这些年道,吃喝这些年神的话,就这点问题都没解决,这些话吃到谁肚子里了?人的情形都有变化呀!人的生命发生变化了,这才叫真实地把神的话吃进来了。你里面这些东西都没有变化,始终持守着一种情形、一种态度、一种观点,一直没变,这就是没身量。如果这些问题都不同程度地在不同的阶段逐步得到解决,这就证实了神的话在你身上起作用了,达到果效了,开始成为你的生命了。

咱们说了两种人,第一种人有什么表现?简单地一听到神的话就能实行。第二种人呢?听再多神的话,他也不是完全不实行,在他的观点当中认为他也实行了,因为他又撇家舍业,又能献出自己所有的,甚至有的人一辈子献给神了,不娶不嫁,也不发财了,都献上了,但就是他里面的情形总不变,对神的埋怨、误解、观念、想象,狂妄性情,做事武断、独断专行这些总不变,总是一个方式,就是外邦人常说的不改头换面,总不换活法。这种人把神话当成什么了?当成好的道理。他认为神的话也是真理,但是他认为的那个真理其实就是道理,是道理性的、好的、比较不错的东西。他也实行了一部分,但是生命情形、灵里的情形丝毫没有改观,没有变化。这是第二种人。

第三种人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一种人听完神的话觉得:“这个道对,神道成肉身了,是个好人,也不错,神家的带领也不错,神家的这些人也都不错,这是个好地方,在这里没有欺压,没有眼泪,没有困苦,简直就是个安乐窝、避难所。这些人都挺和善的,谁也不欺负谁,谁跟谁有点过节都能敞开心交通,这些人都是好人。上面讲的道也都是好道,都是正能量,这里面充满正气,充满正能量,神说的话都是正面事物,听了这些道心灵里挺得滋润,心里也得安慰了,能感觉在神家活着特别安静、祥和,有享受,有安慰,有一种活在人间乐园的感觉,在这些人中间活着有乐趣,有希望,要是在神家能成人才做成大事那就更好了。”他把这些道、这些神的话当成名人、伟人的一些正面的理论、学说、好的道理,那他实不实行啊?(不实行。)他为什么不实行啊?一方面他实行这些真理有难度,那得受苦付代价呀,他认为这些话说说就行了,就像在宗教里一样,信神就是业余的事,出点力或者当个教友就可以了,不能把神的话完全、真实地接受过来。神的话说诚实人就是一是一、二是二,绝对不能撒谎,在他那儿就认为“不撒谎还叫人吗?”他就通不过这一关,“跟谁都敞开不留心眼,完全顺服神,那不是傻吗?”他认为那么做傻,不能那么做人。他承认这话都对,但是完全那么做在他那儿就通不过,所以这一类人就是敷衍一下,只承认话都对,是真理,但就是不接受、不实行。当神家需要人出力的时候他很积极地举手,举手表示愿意出力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这么做兴许能捞点好处,得点什么,不是总说信神能享受祝福得恩典嘛”,他有这样一个期盼,有这么点信念。但是神的话在他那儿就是他研究的对象,就是他打发业余时间的对象,根本就不当真理,不当生命。这是什么人哪?这就是不信派。不信派不承认神能拯救人,人能蒙拯救,也不承认人有罪、罪得赦免这些事,他说:“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都这样,人跟动物没什么区别,人就是高等动物,动物就是低级动物,神的话就是好的教义,谈不上是真理,也不敢说是不是真理,神经营计划作三步工作拯救人这事不好说,到底能不能拯救人也不好说,到底神能把人拯救到哪儿,以后人的结局归宿到底是什么,这都不太清楚。”他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对神拯救人的事不感兴趣,对人接受审判刑罚蒙拯救不感兴趣,对人如何进入真理实际不感兴趣,更细节的关于怎么做诚实人哪,怎么尽本分哪,都不感兴趣。尤其讲到人得顺服,绝对地顺服,他更反感了,“人要是顺服神,人长脑袋干什么呢?”他就是这观点,“人总顺服神都成奴隶了”,不信派的观点来了吧?他认为人顺服神那是不好的事,那是屈尊的事,那是有失尊严的事,不应该那么讲,也不应该那么接受。对有些道,比如让人得恩典,让人做好事、有好行为,他勉强能接受,对于彼得被成全接受数百次试炼他就想不通了,“神不是玩弄人嘛!”他不把真理当真理接受,他认为是神玩弄人,他把神这么作人、这么拯救人的方式看成是一个人在玩弄一个人,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玩弄一个弱势群体,像奴隶主对待奴隶一样,他这么对号,这样的人能接受真理吗?这样的人在教会里有没有?(有。)你们说这样的人会不会自己离开教会?(他不离开。)他为什么不离开呢?他抱着侥幸心理,“外边世界挺黑暗,据说还挺邪恶,再说我这么大岁数了在外面混也不容易,在哪儿混不是混啊,在这儿混着吧,要是这里实在不行,我又没吃什么亏。这里有吃有喝,这里的人也不错,也没人欺负我,再说据说人花费尽本分、付出、付代价还蒙祝福呢,这有交易啊,这买卖不亏本啊!”思来想去觉得值。要是哪天觉得不值了,没有耐心了,看这里不好玩了,没什么利了,他就想拔腿走,“反正我也没吃什么亏,我也不是全心全意地付出。我有技术,我懂业务,我有文凭,我到世界上照样混,混个万贯家产,混个总统当当,那多美啊”,他是这个观点。神所说的话、神发表的真理在这类人的眼中甚至连一个总统演讲的价值都不如,他们就这样藐视神的话,这样的人带着这样的观点来信神,他们也心甘情愿地带着这样的观点来效力,栖身在神家,哪怕暂时在神家混着也不愿离开。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观望,如果能成事了那我就得福了,进国度了,如果不成我也不吃亏。他们带着这种观望的观点能不能实行出真理啊?能不能接受真理啊?能不能把神当造物主敬拜啊?他们有这样的观点,他们里面能产生哪些情形?常常对神埋怨、误解,神作一个事他得评价评价,探讨一番,研究一番,然后下个结论,“这不太像神作的,但愿不是”,他里面带着抵触、研究、评判、观望,还有什么?能说是悖逆吗?这就不是正常人性的败坏、悖逆了,这是与神敌对呀!信神的人流露败坏性情,有时候对神不顺服,神说这是悖逆性情,有悖逆神的实质,那对于不信的人呢?对撒但,神能说撒但悖逆吗?(不能。)那神怎么说?是仇敌,对立面,完全对抗。这样的人在神面前都带着哪些东西、哪些情形?研究、抵触、对抗、埋怨,还有什么?(观望,仇恨。)你越讲真理他越烦,你越交通真理他越烦,越交通顺服他越烦,你越交通接受对付修理、接受刑罚审判人能蒙拯救被成全他越烦,不愿意听,一听交通这些他就坐不住了。外邦人有句话叫“如坐针毡”“热锅上的蚂蚁”,就像谁要烤他一样,他里面烦躁啊!要是让他上舞厅、酒吧他不烦躁,他高兴。现在让你们上舞厅、酒吧那一类地方你们去不去?(不去。)酒吧、舞厅那些地方你能不能呆了?(呆不了。)到那种地方就不如死了,是吧?人家就想到那里呆着,他觉得“在这里逍遥、快活,人生如果能这样活着那就太值了,总听真理那就烦死了,不愿意听”,他听都不愿意听,他能接受吗?他里面那些东西,带着的那些情形,都是哪些东西来着?(消极,抵触,仇恨,观望,研究。)他总研究,总观望,研究什么呢?(他研究这是不是神的话。)他总研究神的话,这就不是身量小的事了,他是这类人哪!他这类人跟接受真理的那类人说“神是不是不要我了?”里面有点情绪或者有点误解是两码事。那类人总怕没有前途命运了,总否认自己、定规自己,这类人就始终站在神的对立面研究、观望、抵触,丝毫不接受真理,静观其变,“看你们这些傻瓜,家也不要了,父母也不孝顺了,一个一个穷得什么都没有,看外邦人穿得多时尚,你们穿的是什么呀!哼,我就不像你们那么傻。”

神家工作刚开始起步的时候人数少,出来尽本分的人也少,后来神家工作扩展了,工作有成果了,尽本分的人就逐渐多了,有些人看见能出头露面了,能展现个人才华了,也跟着来尽本分了。我说:“怪了,工作一搞起来,出来尽本分的人怎么多这么多呢?这些人那些年在哪儿藏着了?”有人说:“人家早就准备好了,‘神家工作要是搞大了我就来,要是搞不成我才不来呢,我才不给你出力呢!’”这是什么人哪?这是投机派,投机派都是不信派,他是凑热闹来了。神家工作外表看是人在作,但实际上一切都是神在带领、神在引导,是圣灵在作,这是确定无疑的。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神的旨意得以畅通,不是哪个人能作这么大的工作,人作不到,这都是神话语的权柄、神的权柄达到的果效。人就看不透这一点,人认为“神家的势力壮大了也有我一份啊,到时候功劳簿上别忘了写我啊!”说着说着底牌就露出来了。外邦人有句话是怎么说的?“用心何其毒也”,这些人用心险恶啊!当然,人要是能接受真理,一开始有这些存心、观点或者人的信心太小,神不记念。揭露人这些观点、态度无非就是想让人走正确的人生道路,走上正轨,别观望,别研究,神不是你研究出来的,不是你用望远镜望出来的,神的存在、神作拯救工作这个事实不是你用任何的根据研究出来的结果,这是事实。不管有没有人承认,有没有人相信,有没有人跟随,神作这工作的事实摆在那儿了,神要作成的事是没有一个人能拦阻、没有一个人能改变的,人得相信、承认这个事实。

刚才说到第三类人,这类人观望,投机,研究,最后要是看见事情不好赶紧逃跑,甚至有的人做好了随时拔腿就跑的准备。这样的人要是发现自己里面有这个情形,现在改其实来得及,神不记念人这些毛病、问题,但问题是人始终这样观望、刚硬,一直跟神对抗下去。按人的实质,人原本就是一把尘土,神给你一口气息,把你变成一个人,活灵活现的一个人,有灵气、有血有肉的活人,让你活着。神在没用你尽本分的时候供应你的吃穿,供应你的一切,你的生命是从神来的,当神用你的时候你逃之夭夭了,你总跟神唱反调,总对抗,神还能用你吗?神就该把你放一边了。不管是在起初创世的时候,还是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到现在末世,神对人说了这么多的话,无论是默示人的,还是直接面对面跟人说的话,可以说是不计其数,神说这么多话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让人明白神的意思,理解神的意思,知道神的心意,最终能知道人得着这些话之后能得着性情变化,能蒙拯救,能得生命,然后人能接受这些话,神的目的无非就是这样。人接受了这些话,接受了神的各种作工方式,最终神要达到的果效就是人能跟随神走到底,不被神半路淘汰、撇弃。无论神管教你也好,修理你也好,或者神显明你也好,或者神有时候离弃你也好,给你试炼也好,甚至给你脸色也好,不管怎么样,神说那些话的心意、神的良苦用心这个事实人不能否认吧?所以说,人不应该斤斤计较,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总误解神。无论你原来持守什么样不对的观点,无论你里面的情形是什么,只要你能接受神的话作你的生命,作你实行的原则,作你行路的方向目标,你总会一步一步达到满足神的要求的。怕的就是人只把神的话当成道理、规条、字句、口号来听,来对待,甚至把神的话当成研究的对象,把神当成研究、对立的对象,这就麻烦了,这样的人就不是神拯救的对象了,神没法拯救你。不是神不拯救你,是你不接受神的拯救,只能这么说,这也是事实。

人能走到最终,人能达到性情变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接受、实行神的话这是最重要的,什么时候都别忘了这话,这话总得在你耳边飘着,你得想,得琢磨、揣摩,一临到事,“接受、实行神的话,这事用神话来对号,用神话来解决”,这样你就走上正轨了,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了,有方向了。什么事总靠头脑分析、研究,总靠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条路不通,不对。你要是用这种方法来实行,想达到与神相合,达到性情变化,那是不可能的,永远达不到,那个路途不对。你想通过那种方式,通过你自己人为的办法去达到,即便你这个办法谁也没发现,你还觉着挺美,神也从来没对你有过任何的指责,最终你也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现在看清楚什么最重要了吗?接受、实行神的话,别研究,千万千万别研究。别有抵触、对抗这样的情绪,一旦有这样的情形,自己赶紧省察、解决,一有病就解决。你身上这些小毛病不断地出现,不断地被解决,一点一点愈合,小毛病越来越少,最终会有一个成果,会让你看到“我因为不断地解决这些小问题,我与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我越来越有敬畏神的心了,我的心离神越来越近了,我尽本分的纯洁度越来越高了,我越来越能尽上我的心了,不糊弄了,不应付了,对待神给的本分我的态度越来越端正了,我的心越来越真了,不敷衍了”。你不像外邦人一样应付了事,态度好了,情形变了,变得真心了,这路途就对了,这就证实神的话你吃到里面去了,在你里面起作用了,生效了,最终你会看到一个结果:通过不断地解决这些小毛病,没有酿成大的、不可收拾的后果。“我不打岔神的经营计划,我不做打岔神工作的事了,我不能充当撒但的差役了,我在神家不是恶人了,不是被开除、被清除、被淘汰的对象了,我现在有把握,确定我是蒙神拯救的对象,我走的路对,我信的神是独一无二的,是真神,我没有任何的疑惑”,这时候你还用担心吗?你就真的进避难所了,你就不用担心“我是不是被淘汰了?我是不是效力的?我是不是完了?是不是因为这个事神显明我,不要我了?”人有这些担心是怎么造成的?对神太不认识了,对神的误解太多了,明白的真理太少了。因为你没有在神的话中明白神的心意,没读懂神的心意,所以你就总误解,总误解你就总担心,总不踏实,总不踏实你就误解,一误解,有时候就有抵触情绪,一有抵触情绪,慢慢地,小错不断,哪天出一个大错,真的被淘汰了,一犯大错就不是小事了。有些人被淘汰了,或者被清除了,或者被开除了,或者一丁点儿圣灵作工都没有了,那是不是有根源的?绝对有根源,这里有一个路途的问题,他始终不走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道路,他始终背离这条道路,就做自己要做的事,按着自己的欲望、野心,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维护自己的脸面,维护自己的欲望,满足自己的欲望,一切都是围绕这些做的,他虽然也付代价了,也花费,也起早贪黑,但最终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因为他所做的这些事他在神眼中被定为恶,被淘汰了,还有机会吗?(没有。)太严重了!人灵里的毛病就是这么来的。

有一些人被淘汰是本性实质有问题,好比说这人天生就是敌基督,就像保罗那一类人,有一些人纯属就是走什么道路的问题,选择道路的问题。神苦口婆心,用心良苦,安慰,劝勉,提示,警告,多方面的话、多个角度的话都说了,人就是不当回事,当耳旁风,就不实行,照样按着自己的存心、欲望,维护自己的地位、脸面、虚荣,处处为自己的利益着想,处处为自己的脸面、前途打算,做事,呕心沥血,不惜一切代价,心里还觉得“我为神花费,有荣耀的冠冕为我存留”,保罗的话都出来了!其实他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是什么道路,被神定罪了还不知道,到最终有一天酿成大祸了,他感慨吗?能知道悔改吗?到那时候他还对抗呢!怎么对抗啊?“我劳苦功高啊,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我没有苦劳还有疲劳呢!”你做的那些事一文钱都不值,因为什么?那是善行吗?是尽本分吗?是实行真理吗?那是在做什么呢?搞自己的经营,经营自己的什么呢?发财?过日子挣钱?长高个儿?(经营自己的名利、地位。)在这期间他装备了很多的字句道理,高深莫测的字句道理,全套的,能说,能讲,能跑,能做,不作任何实际工作,把自己周围的人笼络得挺好,玩弄得挺好,像独立山头的王似的位子占上了,就是心里没有神的地位,这是不是作恶?一点真理也不实行,最后的结论是什么?那就不言而喻了。这种情况他还想要冠冕,脸皮得有多厚,这叫厚颜无耻!就这样还讲理呢,为什么这类人到最后被淘汰了还能讲理?打岔神经营,打岔神工作,搅扰神工作,在神家作恶多端,为什么还能跟神讲理,还振振有词?根源是什么?他这么做有没有理性呢?(没有。)那他为什么没有这个理性呢?正常的人听了这么多神的话,不管神怎么对待他,所作的合不合他的观念,他最起码会持守什么样的真理,什么样的信条?(神作的都对。)因为这一句话人是不是就受约束了?人为什么能受这个约束?人能接受神的话,他是不是把神当神待了?(是。)所以他受神这句话的约束,就能听神的话,不管心里多难受,还有没有悖逆,问题有没有解决,他不站在神的对立面了。那类人为什么还能跟神对立呢?(没有把神当神待。)根源在这儿呢!不管他蹦得多高,他跑得多欢,他献出什么,他付多大代价,他从始至终没拿神的话当神的话,那他能明白真理吗?(不能明白。)所以说,当神这么处理他的时候他也有想法,那么处理他的时候他也不服,他有理智吗?没有任何受造之物的理智,这就证实了一个事实:他从来没有接受过神的话,也从来没有听从过神的话。如果这些年他能够把神的话当真理接受,能够实行神的话,能够听神的话,他不至于这么嚣张,对抗神的安排,对抗神对他的处理,不会有这样的情绪,顶多心情有点不太舒服,不太畅快。败坏人类都有正常的软弱,但是有几个指标得达到:一个是本分不能放弃,“无论什么时候,神交代给我的任务不管我做得好不好,我有多大能耐我使多大能耐,即使神不喜欢我了,或者看不上我了,但交代给我的任务最起码我得接过来,把它做好”,这是理智,本分不放弃。另外,不否认神,“不管神怎么处理我,他就是踢我,打我,骂我,对我说脏话,往我身上吐唾沫,或者要我的命,神的地位不变,我人的地位不变,神永远是我的神,神的实质、神的身份不变,我永远承认他是我的神”,这个理智得有。还有呢?(不管神怎样对待我、处罚我,我也要顺服。)这是最起码的,这个底线也得有,最基本的这个也得有,说“我不理解神的心思,也不明白神为什么要这么作,也觉得有点委屈,我自己也有点理由,但是我不讲。为什么不讲呢?我是一个受造之物,我理当顺服神,这是我受造之物的本分。现在神没让我明白,我可能还糊涂着,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实行,或者该怎么寻求真理,但是我不明白我也应该顺服”,这是不是理智?

那些不明白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呢,他们有哪些表现?第一,“你不要我是吧?我没命运了,我享不着福了,我得不着福了,我还不跟着你了呢!你现在让我尽本分,现在找到我了,以前干什么去了?现在你看见我了?你踢我,打我,对我这个态度,还让我给你尽本分,哼,你想好事吧!”这是什么态度?站在什么地位上了?和神对立了,对立的背后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还承认神是他的神吗?“哼!神?我看你就是人,这个世界哪有神哪?你们都是傻子,人家都说了,信就有,不信就没有,神在哪儿呢?在人心里,心里信他就存在,我要是不信你你就不存在,你就不是神。”观点暴露出来了吧?这些年听了那么多神话,他要是吃进去接受进去了,能产生这样的观点吗?再有更严重的,会怎么做呢?该煽动了,该做事了,“你还信哪?你怎么那么傻呢?不是早就说灾难要来吗?什么时候来了?神不是说要灭世界吗?哪儿灭了?不是说火山要爆发吗?爆发了吗?你等着吧!你是个小傻瓜,你吃大亏了!你别信了,信什么信!你看我多聪明,我一个月挣两三千块钱,你一个月挣几个钱哪?你吃什么喝什么呀?你看看现在世界流行什么,你穿的是什么呀!土老帽一个,你看我,这一身全是名牌”,该勾引人了,该迷惑人了。说这样的人是神的对头过不过分?(不过分。)这样的人尽本分的态度是什么呀?“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尽什么力,尽什么心呢?人有多少心哪?这也不是给自己办事,给自己家办事尽心、尽力、尽意那是真格的,那是真理,给神家办事,给一个看不见的神办事还尽心、尽力、尽意,尽那么多做什么呀?尽个腿、尽个嘴就不错了。”他是这个观点,他觉得尽本分尽力、尽心、尽意傻,不值,这些都显明了吧?

你们现在要是遇到这样的人能不能受迷惑,能不能受点影响啊?他不可能拔动你的腿,因为你的两条腿扎在磐石上了,他拔不动,但你的心能不能有活思想啊?也能,是吧?比如说你丈夫领着一个漂亮女人回来了,你琢磨琢磨,“你又找了一个,你把我放哪儿了?怎么说我也是大老婆呀!哼!长得漂亮怎么了?邪不压正,怎么说你也是邪,是小三,我是正!”陷入试探了吧?胜不过去了。那什么时候能胜过去呢?你得具备身量,具备身量就是虽然你有点活思想,有一时的软弱,但是你的本分不能放下,不能影响本分,不能让你的心活动,说“我要离开神,我想走,我想选择不同的道路”。更好的是什么呢?就是临到这些事能有神的话引导你从这里出来,你不但不受这个影响,而且能从这里很快地走出来,不受任何的辖制,脑袋里连一个片段都不过,你心里怎么想?“他终于找对象了,他要是不找,我还觉得亏欠他呢!他还找了一个比我漂亮的,那我就彻底死心了,我就死心塌地地在神面前好好尽本分,这是神摆布的环境,我太感谢神了!”这是不是有身量了?这就叫身量,这不叫心宽。尤其涉及到情感这方面,人最难过这一关,你撇弃他行,他找一个给你看的时候,你就不干了,“怎么能让他占上风呢?这不等于他抛弃我了吗?”就这点小事基本上就能搅扰你十天八天,“我非得把他俩拆散,我不跟他过,我也不让他找别人”,这人多坏啊!你不还是胜不过这事吗?你就把他当外人,“愿意找谁找谁,就是找十个八个跟我没关系,反正我是不跟他走那条路了,我死心塌地地尽我受造之物的本分”,你不受他影响,你一见他找了别人之后尽本分更积极了,更有忠心了,这就叫身量。这身量是一时的情绪吗?绝对不是,你肯定得明白一些真理。你明白一些真理,对神有真实的信了,那你的脚跟就不是扎在沙土里了,是扎在磐石里了。这意味着什么呢?谁拽你都拽不走,什么事临到都不能动摇你的信心了,那可不是信念的事,就是这些事你都考虑过了,怎么考虑的呢?不是头脑分析,前思后想,就是通过吃喝神的话,这些事你逐步地放下了,你已经经历过了,根本就不算什么了,都交托给神了,任神摆布,你有一颗顺服的心,对神有真实的信心,有接受真理的心,有喜爱真理的心,有走人生正道的心,这就行了,一般的事动摇不了你了。

婚姻的事你考虑透了,再临到这类事你顶多掉两滴眼泪,睡一觉醒来,这一页翻过去了,不受这事影响,眼前的本分该怎么尽还怎么尽,还在心里放着。这是婚姻方面,那工作、前途方面呢?人这一辈子前途命运如何,日子过得好孬,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啊?有的人一辈子打、砸、抢,尽干坏事,那样的一辈子怎么样?他们面临的处境是什么?总得逃,今天逃到这儿,明天逃到那儿,今天被抓了,明天又放出来了,放出来以后接着偷接着抢,后天又被判刑了,一辈子就这些事。搞政治的那些人呢,日子好过吗?(不好过。)怎么不好过呀?整天活在阴谋诡计里,累得都秃顶了,那日子不好过。搞商业、搞生意那一行的人呢?为了一分两分的利整天在脑袋里算计,跟数字打交道,跟利益打交道,也挺累,赚了一辈子钱,最后自己享受的其实就是家常便饭,顶多别人高看点儿,多数人都是正常过日子。正常过日子都有哪些事呢?有没有幸福?夫妻俩婚后三五年恩恩爱爱,幸福美满,海誓山盟的,三年以后男的出轨了,女的有外心了,五年以后分崩离析了。孩子不是跟爹就是跟妈,要不就是跟爷爷奶奶,也就这些事,没什么幸福可言。再比如两口子日子过得挺好,女的是贤妻良母,男的是模范丈夫,儿女成群,这一辈子怎么样?看着好像挺和睦,细想想,有幸福可言吗?(没有。)怎么就说没幸福可言呢?二十来岁的人对人这一辈子朝九晚五还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还没太觉得是一种惯性的生活,还没厌烦呢,等活到四十来岁的时候人就有感觉了,就觉得这样的日子太烦了。尤其上班的,每天早上都是听到闹铃响才起床,然后很不甘心、很不情愿地上班,就盼着周末快点来到。上了五天班,终于到周末了,能睡个懒觉,一觉睡到十点,日头高照,然后这一天什么都不用做,就躺在沙发上当大懒虫,那就算是最好的日子了。过了十年八年就逐步地觉得这样的日子太烦了,“难道人一辈子就这样了吗?”想着想着,五十来岁了,人再想务点正业没精力了。细琢磨琢磨,自己这一辈子做什么事了?就是挣钱机器、过日子机器,女的在家里围着锅台转,围着孩子、丈夫转,男的在外面就围着这些外面的事转,目的就是为了多往家里挣钱。这一辈子眨眼之间到六十来岁的时候,已经没什么盼头了,说务点正业吧,会什么呀?洗洗涮涮、缝缝补补这算事吗?出点力蹬三轮车拉客人,能出得了那个力吗?觉得那也不是什么正道。跟老年人一起下棋,这算正事?再不就跟老干部、离职退休人员在一起叙叙旧呢,时间长了也觉得没意思,讲讲现在国家政治、形势,世界形势,再讲讲历史,说着说着就打盹睡着了。一帮老年人一点生机都没有,你看看他,他看看你,你看他也没什么生机,他看你也没什么意思,说人一辈子就这样了,就剩叹气了。这是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就是这么回事。

这一辈子不管你是辉煌过还是坎坷多一些,不管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你的日子是穷是富,都是那么回事,都是围绕吃喝玩乐、家庭琐事。你细想想,你一辈子的心血代价还有你的精力如果为这些事活着,活到死有没有意义?(没有意义。)为什么没意义?跟什么比较说没意义呢?有的人搞音乐一辈子做出一些成就,当乐团指挥,每次指挥完之后他就觉得自己指挥的乐章是世界上最美的,给人类留下了最好的作品,自己的价值就在这指挥台上。有的人喜欢画画,画人生的各个片段、各种人生,他就觉得自己这一生的价值就在画笔上,然后他这一生给后人留下了不少绘画作品,他带来的是什么?就是那些画。这些画画的人一死画就增值了,画廊那些炒作的老板得好处了,他们发大财了。当年他在街头卖画的时候没有人看中他的画,他一死,那画的价格一下就涨上去了,有的人花几十万买一幅真迹,买回来之后放哪儿了?“啪唧”往储藏室里一放,关上门了,那画就在不见日光的储藏室呆着,价值在哪儿?没有价值,不管你这一辈子搞什么事业,你有多大成果,最终都归于乌有,就说明这事,是吧?政治伟人,经济伟人,各行各业的名人,做出巨大贡献的,包括圣经当中那些预言家,以赛亚、但以理等,那些人怎么样了?他们那些事迹,包括他们这个人本身,有没有主耶稣的一句话有用、有价值?(没有。)为什么?(因为他们的话不是真理。)对了。那人得着什么最有价值?(真理。)所以说,你这一辈子搞什么事业,比如说你操作电脑,电脑在你手里的价值是什么?(尽本分的工具。)如果你用这个工具尽上你的本分,在使用这个工具期间你让它在神家能起到见证神、传扬神话的作用,这东西就有价值了,但是也不值得纪念,是吧?如果你的电脑技术高,会使用现在最新的软件程式,但是在尽本分上没用上,那你的技术还有价值吗?这就没用了,是虚空的。所以神话说了,万物都要废去,唯独什么不废去?唯有神的话不废去。万物包括什么?(有生命的和没生命的。)有可能这个地球到最后都没有了。有些人说,那地球没了,我们在哪儿呆着?你有神的话,你还怕吗?那不是你操心的事。你不用操心,你相信只要神存在,神的话说了算,神让你在哪儿就在哪儿,肯定比在地球上呆着强,有的是好地方,你还愁什么呀!万物都要废去,唯独神的话不废去,就是说这个人类所作出的任何的贡献,或者所造出来的任何东西,高楼大厦、城市或者各种物质的东西,值钱的、不值钱的,人眼睛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这些东西都要废去。有些人不明白了,“万物都要废去,为什么要废去呀?白造了?不为人类效力了?不让人类管理了?”(因为万物都要更新。)对,都要更新,那为什么要废去这个时代,要废去这些万物呢?这些东西给这个人类带来的没有任何的价值,就是这些东西给这个人类带来的没有一样能代替神的话。这些东西再好,在人眼中它再持久,给你带来的感觉是什么?是空虚,给你带不来真理所给你带来的东西和价值。那最重要的是什么?(真理,神的话。)人要是没有神的话,人活着是什么呀?活着是个躯壳,不值钱,是吧?人要是具备一定的才干,但是不明白神的话,也不接受神的话,人是什么呀?人就跟电脑一样,就是个工具。但是电脑不能明白神的话,它行不出神话来,你要是能明白神的话,行出神的话,那你就不是机器了,就比机器强了,你就有存在的价值了。

神的话重不重要?(重要。)“万物都要废去,唯独神的话不废去”这话给人一个提示,神的话不废去指的是什么呢?真理、神的话到什么时候都是真理,这是不变的,无论他对人类的价值与意义,还是这话的内涵、实情,到什么时候都是不会变的,都还是这句话的原话,不会变成其他的,他的实质不会改变。好比说神让人做诚实人,这话是不是真理?(是。)那这话不管到什么时候能不能废去?(不能。)为什么不能废去?从神让人做诚实人这话看到神的实质是诚实的,神有诚实、信实这一面,神的这个实质是从亘古到永远一直有的,不会改变,不会因着时代、地理、空间的改变而改变,这个实质是永远存在的。那这个实质永远存在的原因是什么?因为这是正面事物,是造物的主具备的实质,永远不会废去,造物的主具备这样的实质永远不会废去,永远是真理。你如果把造物主所赐给你的这些真理实化到你里面,你把这些话吃喝到你里面,你把他实行出来,活出来,你是不是也能活得有人样?你是不是活着就有价值了?那你是不是也就不被废去了?这是不是你的活路?找着活路了,是吧?但是你要是像机器人似的不接受这些真理呢?早晚都要废去。“唯独神的话不废去”,这句话对人的作用是什么呢?就是你吃喝了神的话,你行出神的话,你这个人就不被废去,价值在这儿呢!那神的话是不是能作你的生命?这个生命指什么?明不明白?你能活着了,你被救活了,你接受了这些话,你明白这些话,按这些话实行,你就成为神眼中的活人了。人如果不是诚实人,是诡诈人,在神眼中是什么人哪?是行尸走肉,是死人。死人是不是得被废去呀?就跟万物一样都要被废去。与神的话无关的、与真理无关的都得被废去,物质的、非物质的都得被废去,在神更替时代的时候、更新世界的时候都得废去,唯独神的话不废去,只有与神的话有关的一切事物都不被废去。

实行神话重不重要?就这么重要,你们原来没有认识到,是吧?知道实行神话重要进入还得有路途,你得把它当回事。如果你里面总担心,一担心就有问题,这就是败坏性情指使的。怎么办哪?任由它在里面泛滥?让它流露出来?让它活出来?你得寻求真理,“我怎么总有这想法呢?我怎么总有担心?这个情形不对呀,我得解决。”你知道解决这是不是进步啊?知道解决这就是好事,不知道解决这是什么人?麻木痴呆、悖逆、刚硬的人。有的人知道这是问题他也不解决,“我才不解决呢,我这么活着不挺好吗?我为什么要解决?我这么解决吃亏。”这是不是刚硬?有些人麻木,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情形是问题,他就觉着“人不就得这么思考问题吗?人的心思不就得这么活动吗?想着想着就想到这儿了,这不是很正常吗?这是自然的,水到渠成的”,他不觉得是自己里面出问题、出毛病了。好比说,有的人不舒服,他知道自己要感冒了,赶紧找感冒药吃,有的人就麻木,里面都发炎、都溃疡了他都不知道,总跟人说“我这两天不舒服”,他就不知道这是感冒的前兆,他就不解决。有的人说:“感冒了就感冒吧,那能怎么样?”该喝水他也不喝,他就耗着。人对待自己的各种不同情形的态度就跟人对待病的态度是一样的,有的人及时解决,有的人不解决。不解决、刚硬的人就相当于什么人呢?跟不懂事的婴儿一样。两三个月、三五个月甚至一岁大的小孩,有时候自己拉屎了都不知道,就坐在屎堆里,黏乎乎、热乎乎的玩得挺好,他觉得比坐哪儿都舒服,大人一给小孩扒裤子清洗,小孩不愿意了,又哭又闹的,这是什么表现?这就是身量幼小的表现。长大点就不会那样了。人说:“你消极不对劲啊。”他说:“我就消极,我就消极。”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坐屎堆里自己还不知道呢,还觉得热乎呢!

实行真理最起始的一步人得知道省察自己里面的情形,心思、存心、敌对情形、悖逆情形,各种性情的流露人自己都得掌握,掌握之后人得产生一种恨恶自己的心,然后能向往正义,想追求真理,有渴慕真理的心,产生这样的心人对神的信心就越来越大了。不具备这样的实行路途那不叫实行真理。人活在败坏性情里还自我陶醉、享受、满足,这就跟小孩坐在屎堆里是一样的,不知道香臭。很多人都是上过大学、有文凭的人,你以为这些人都精啊?人在真理面前个个都是傻子,不明白,就跟小孩坐屎堆里是一模一样的,你说他他也不听。非得长到一定身量,人有心志了,还得有合适的环境,逐步地实行,人的信心一点一点地就培养起来了,人对神的疑惑就越来越少,对神的误解越来越少。对神的疑惑、误解越来越少,越来越小,人的信心就大了,临到事就不会疑惑了,消极、反面的东西少了,积极、正面的东西就多了,这是不是就刚强了?刚强指什么呢?就是人有了胜罪的能力,战胜败坏性情、战胜周围不对的人事物、看透周围人事物的能力强了,顺服神的心大了,实行真理付代价受苦的心志大了,还有对神的忠心,自己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的决心、心志大了,这是不是越来越好了?这样,那些消极情绪、消极情形、有时候有点难处就难不住你了。

你们现在处在什么情形?(有时候遇到难处有点消极,很想去满足神,虽然里面有点难受,但是能往上够,努力胜过去。)知道自己有难处的时候能主动去攻克它,这就是身量。知道自己有难处还不去攻克,不去搭理,带着一种消极情形被动地往前赶着、应付着尽本分,这是一般的、常见的情形。还有最差的,自己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形不知道,情形好不好、对不对不知道,是消极还是积极都不知道,这是最麻烦的。这些都不知道他朝哪个方向实行啊?更不知道了,这是身量最小的表现。光有个热心,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分辨没有,自己能不能做神的见证人不知道,这就是身量小的表现。人问他尽本分有没有忠心,“有忠心哪”,有没有应付,“没有啊”,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很好,什么都比别人强,别人软弱了,他还劝别人“你怎么软弱呢?爱神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事呢!”一看就没什么实际,不懂人生命性情变化的正常情形、过程,就用那几句话套,“都什么时候了还软弱,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家”,总用这一套话来鞭策别人,总用这套道理来教育别人,什么实际问题解决不了,这就是身量幼小的表现。你们现在处于哪个阶段?中间的,还是比较好一点的,还是身量幼小的?(还是消极的时候多一些。)等你积极的时候多就好了,就有身量能担担子了,什么事在你那儿是难处,但是你不怕,你寻求真理,知道寻求真理你就长大了。

上一篇:第八十九篇 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

下一篇:第九十一篇 怎样认识神的主宰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