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一百零二篇 怎样认识神的主宰

在认识神上,很多时候人的眼光狭隘,总看眼前,总凭对错、是非、黑与白的观点或者人的观念想象来衡量,“神这么作不对,那么作不对。”什么不对呀?只要是神作的都对。神灭人对不对?神兴起一个种族使它兴旺,你觉得那个种族不该兴旺,它怎么就兴旺了呢?犹太人那么抵挡神,在人看神一旦发怒、咒诅就应该把他们灭绝了,这是人的观念想象,神咒诅、惩罚之后让这个民族剩存下来,根得留下来,然后散落到世界各国,最后复国。神的应许还不能变,惩罚他们的那句话也得兑现,神的主宰就这么奇妙。

你从对错、是非的观点来看,神作一些事你就通不过,“这么作不像是神作的,那么作好像也不太合理”,人的良心通不过,人的情感通不过,人的对错伦理观都通不过。你通不过能当真理吗?人通不过是怎么回事?是人的观念导致的,就是人的大脑能认识到、能看到的神的作为,能领受到的真理是有限的。这个“有限”怎么解决能够让人通过这每一关呢?你得从神领受,什么事你别下断案,别着急定义,这是人最应该有的理智。一个是不轻易下定义,一个是别下断案。“那才不是神作的,神才不那么作呢!”这是不是有理智?这就不是有理智。虽然神曾经是说过“我绝对不会那么作,这个是真理,那个不是真理”,也可能你心里始终说“我就这么认识神”,也可能现在在你这个身量或在你认识的这个程度来看这个是对的,是真理,但是神不一定完全按照你所认为的、你经历到的那个范围作事。神太高大了,太难测了,太深奥了,太奇妙了,神太智慧了!为什么加“太”这个字呢?就是人测不透神,你别想测透神,这就有理智了,这就不定规了。你别想定规神,说神应该这么作,神绝对这么作,神绝对不那么作,这么作绝对是神作的,那么作绝对不是神作的。这个“绝对”加得怎么样?你说神太奇妙、神太智慧,然后还说神绝对不那么作,这是不是矛盾了?这就不是真实的认识,这就是没理智。

末世这一步工作,谁能想到神会道成肉身在中国?谁也想不到。你想不到,这是你思想的限制,就这点范围,你认为神道成肉身在美国、英国都有可能,最有可能的是在以色列,在犹太,至少也是跟犹太有关的,在白人这个范围里,“哪怕是在欧洲,在瑞士、瑞典这些发达国家呢,怎么能跑到中国呢?不可思议!”这事冲击人的观念了吧?神恰恰就在中国开始作工作,兴起他最后的一步最重要的工作,这不合人的观念吧?从这事上你学到什么了?(神的作工太不合人观念。)神的作工超出人的想象,奇妙难测,智慧,高深莫测,这就是人用人的语言来形容神的所有所是、神的性情、神的实质的话,这算是有理智。通过神作这些不合人观念的事,人总结出了这些话,人跟神的距离那就不是天壤之别了,不能用这个距离来形容人跟神的差距。从这事上学到什么功课了?就是原来的想象现在都推翻了,那些都是观念。观念是什么东西?是对是错?都不是对的。那你的观念是怎么来的?你也有根据,“中国又穷,又落后,又偏僻,共产党掌权,基督徒还受迫害,又没有自由,没有人权,中国人文化也不行,在整个世界当中中国人的地位又这么低,再说长得都黄瘦干瘪,一看就不是什么高贵的人,白种人都是高鼻梁、大眼睛,膀大腰圆的,有气质,哪方面都比黄色人种强啊,神再怎么也不能穿戴一个黄种人作他的工作。”这是不是观念?现在看这观念怎么样?是对是错?(全是错的。)咱不说神为什么要这么作,是卑微隐藏也好,或者有多么深重的意义也好,有多大价值也好,不说这一层,就说神作这个事跟人的观念冲突是不是很大?太大了,人就没法想象,就是把诸葛亮找来,他怎么掐指算也算不出来,这是天机,谁也不知道,这是没法算的事。就是把天文学家、地理学家、历史学家、预言家都找来,有没有人能算出来?谁也算不出来。古人、现代人凡是有能耐的都召集到一起,写论文,分析,探讨,或者预知,或者用望远镜观天象,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测不出这事。测不出来说明什么问题?人类太渺小,太无知,缺少见识,没法测透神的事,你就别测了,就是这个意思。告诉你别测了,你再测最后结果是什么?你的观念不等于真理,你的观念跟现实神要作的事实相差太远了,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人学到这个功课之后,心里是不是就明白点了?对神是不是有点认识了?有的人说:“神作什么事不跟咱商量,哪怕给咱们个天象让咱看看也行啊,咱好明白神是怎么作的、神打算怎么作呀,哪怕启示哪个预言家给咱预言预言呢!”给你天象你也看不出来,预言家也没那个本事。神在灵界作的事,从古到今他不泄漏一点秘密,人类中间没有人能知道,就这么隐秘。无论是有多大能耐的预言家,天文学家,各个行业的研究者,科学家,他们再研究也研究不透神的事。你可以研究神曾经作过的工作,分析分析也可能分析出一丁点儿的奥秘或者其中的内涵,或许跟神作工的心意有一点相符,但是神以后打算怎么作,神要作什么,神的心是怎么打算的,没有人知道。所以说,在神面前人别总想测透神,别总想通过研究,通过观察,通过长时间的考察、体验、多方分析,多用心,多下功夫,最后测透神如何如何作。这是不可能的事,这个事不可能有结果。

人研究神不可能有结果,那人应该怎么做呀?(顺服就行了。)顺服这是最好的实行,顺服这是前提。顺服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就是在神作事的基础上,你能认识神更多,这是你该得的,这是你要得的宝贝。在外面的大事(比如国际形势)上神是怎么作的,神是怎么带领这个人类的,你能认识到更好,你说“我不太关心那个,也没那个眼光,也没那个素质,也没那个头脑,我就关心神怎么供应我真理,变化我的性情”,这也行,神无论怎么作,你只要存着顺服、跟随、敬畏神这样的心,最终你从神得着的,一方面有真理,一方面还有智慧。真理就不用说了,是变化人性情的,那是人该走的道路;智慧呢,什么智慧?就是神作很多事的方式你不知不觉能看出来,神为什么这么作,他的用意是什么,目标是什么,他作有些事的原则是什么,在你经历真理神话的过程当中不知不觉你就能体会到,也可能这些话、这些事太深奥,你用语言没法表达,但是你心里有感觉,你不知不觉感觉到了。

咱们先从世界局势上来看。亚伯拉罕当时没有儿子,神应许给他一个儿子,他妻子撒拉觉得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了,采取了什么办法呢?“神既然应许给亚伯拉罕一个儿子,我也生不了,那我用人的办法给他找一个年轻有生育能力的女人,让她生一个。”她做这事神有没有看到?神知道。撒拉的使女夏甲为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儿子,叫以实玛利,后来撒拉也生了一个儿子——以撒,以撒是主母生的,是继承财产的,以实玛利是使女生的孩子,不属于财产继承人。后来夏甲被赶出去了,夏甲带着孩子孤苦伶仃,跑到了沙漠地带,沙漠里既没水又没吃的,他们面临死亡,那时候夏甲祷告耶和华神,说:“我没活路了,我还有孩子,我想活下去。”耶和华神作什么事了?(派使者给他们水喝。)给他们水喝他们就活下来了。后来沙漠就成了他们的生存之地,他们在那儿扎根,繁衍后代,他们的后代就是现在的阿拉伯人。这是外界的大形势,这事没有人研究,但不等于这里没有神的作为。这里有神的作为,这不是谁偷偷做了一个事神没看见,绝对不是那么回事,这里有神的美意,神许可、神应许以实玛利这一支的人活下来,来平衡世界局势,到必要的时候有用。他们始终跟以色列人争夺加沙地带,争夺耶路撒冷。从这事上你得看见这里有神的作为,神作一个事在人看不是好事,人可能认为神失算了,没看住,被人钻空子了,这是一般人的头脑能达到的、能想象到的。他认为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他就把神当老虎了,认为是打盹了没看住,结果夏甲生下了以实玛利,神看他们母子俩挺可怜就让他们活着了,然后把他们安排到沙漠地带生活。其实是那回事吗?神有计划,各个人种的诞生、存在对以后平衡整个人类就是各个种族、各个肤色的人类都有作用,具体什么作用你看世界形势就知道了。这是不是神的作为?一个人种繁殖得有多快,繁殖速度是怎样的,这个人种在地球上有多少人,他们在地球上、在整个人类中间起什么作用,他们都做哪些事,好事和坏事都包括在内,神都在掌管着。一说包括坏事,人就认为坏事不是神作的,都是撒但作的。那撒但不在神手中吗?“撒但随便作,神管不住”,能不能这么解释啊?要是按逻辑推算这就错了,这事不能按逻辑推算。有些事看外表是坏事但是有神的主宰,但你不能说神主宰坏事,好事、坏事都在神手中摆布、掌握,这一切都有神的美意,这就是真理。你不能从坏事的角度上看神的作为,神作这个事有神的美意,神的美意是什么呢?人眼前只能看到这个坏事的发生,人永远看不到坏事发生后的十年二十年,甚至一千年、两千年以后要发生什么,它在世界形势中、在整个人类中要占据什么位置,起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人看不到这些,这就是神的主宰。你看看,世界局势的发展、整个人类的发展,这是简单事吗?哪里发生什么事了,哪里有大事件了,哪里发生瘟疫了,哪里地震了,神都掌管着呢!有些不通灵、谬妄的人就寻思“神什么事都掌管着呢,那有些恐怖袭击事件也是神掌管的?是神调动的?”他从这个角度看,把这事当真理了。这么看对不对?(不对。)这事矛盾在哪儿?一这么看,就把神摆到反面的立场上了,这就错了。这事该怎么看?这是神调动万有。万有包括什么呢?包括全部,人肉眼能看得见的,山水,河流,树木,植物,人类,还有人看不到的生物,还有灵界的魔鬼、撒但、各种精灵鬼怪,这些都在神的掌管之中。神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哪个时期谁该出来就把他们放出来,他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就是神的主宰。神作一个事也可能现在人没看出来有什么果效,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不知道神为什么那么作,不知道神的心意,两百年以后可能也没看出来,人类还不知道,一千年以后人类都服气了,“神作这个事太对了,太好了,神真是神哪!”发现了,神作的事都是真理,没有错的事。

再比如主耶稣钉十字架这事,当时在世人来看,“完了,道成肉身就以此告终了,失败了,被人钉死了!主耶稣被钉死了这步工作不就完了嘛,就告终了”,被钉死在人看意味着什么?这工作没有终了,“你看主耶稣不是正常的生老病死,他还没作什么工作就被门徒犹大出卖,然后被兵丁抓起来,用鞭子抽,戴荆棘冠冕,戏弄,然后又背着十字架往山上去,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不是失败了吗?”从哪个事上看是失败了呢?钉十字架就是失败了?一开始犹大把主耶稣出卖,交给政府,政府就代表魔鬼撒但,代表撒但势力,基督被交在撒但手中,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人认为:“坏了,被魔鬼搅扰了,这不是好事,不是好兆头啊,那是神没看住,神没那么大能耐呀!道成肉身的基督怎么还能被撒但抓去呢?还能被人出卖,被交在执政掌权的手里,这不明摆着就是交在撒但手中任意摆布吗?主耶稣得找机会赶紧逃啊!不逃这工作到这儿不就完了吗?基督还有职分没尽完呢!”人是不是会这么想?所以彼得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太16:22)人的观念出来了吧?“神不可能被交在执政掌权的手里,交在那里他就不是神了”,这是不是人的观念?人因为有这样的观念,所以能说出这样的话,能产生那样的行为、举动,拦阻神的旨意通行。主耶稣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太16:23)他把彼得当成撒但了。最后主耶稣被交在撒但手中,那些人成了成就主耶稣钉十字架工作的效力品。主耶稣被交在撒但手中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样一看就是好事了,不是坏事,神的工作就借着这个方式成就了。从犹大出卖一直到钉十字架,神作什么事了?神有没有打算逃或者让人来营救他啊?(没有。)有没有想办法,显个神迹奇事把主耶稣一下子提到天上,云彩一遮,主耶稣就不见了?升天多荣耀,多光彩啊!谁也没看到,神没作这个事。神没作这事就证明神作不了吗?神能不能作这事?(能。)那神怎么不作呢?(都有神的美意,神有计划。)神的计划是什么?他的计划就是把自己交在撒但手中,然后代替这些罪人钉在十字架上,献出他的宝血,然后把这些人赎回来,这是他要作的。他就不作人观念中想象的事,“打一个雷把这些人都劈死,劈死之后主耶稣不就升天得救了?那多荣耀啊,那多威风啊,那才显明神的权柄呢!让这些魔鬼撒但、这些人类都看看把神钉在十字架上的下场,以后他们不就不敢了吗?”人是不敢抵挡神了,但神的工作没成就。人的想象有用吗?人的观念不管用,总打岔神的工作,人的好心也不管用。有些人的确相信主耶稣,就是他钉十字架也相信他是主耶稣,但是同时人还凭好心说:“不应该钉啊,太可怜了,道成肉身就很不容易了,卑微隐藏,又作这些工作,还被人弃绝,被人不理解,那些文士、法利赛人都毁谤他,这就挺可怜了,钉十字架这个事就免了吧,别把自己降卑到那个程度,用不着那样吧。”他是这么看的,那这么看是对还是不对呢?过了两千年以后,现在一看,这么想不对。人的脑袋里有真理吗?(没有。)那人的脑袋里都是什么呀?想象,观念,人的好心,还有情感、同情,还有人那点小私心。这些能成就神的工作吗?能通行神的旨意吗?不能。所以主耶稣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神就是要亲自把自己交在撒但手中,让撒但亲自把基督钉在十字架上,就通过钉十字架作成救赎工作,神不显任何神迹奇事。

神话里常说一句话“神默不作声”,什么叫默不作声呢?神也不看,也不管,也不知道?是这个观点吗?是这个态度吗?(不是。)默不作声的意思是什么呢?有神的心意、有神的作为、有神的性情在里面。默不作声流露出来的神的性情是什么?这里有他的智慧,他要成就一个工作,不论人的观念有多少,想象有多少,他不作任何的解释,就是实实际际地作,作完之后他的旨意通行了,工作达到果效了,他得胜撒但了,得着荣耀了,他在人身上的工作成就了,他用这样的事实、结果来证明给整个人类看,证明给撒但看,这就是神默不作声所流露的他的性情与心意。这是哪方面性情?能不能说清楚?(卑微隐藏。)这里有没有神的忍耐呀?(有。)在这个期间,神为什么忍耐呢?为什么默不作声?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就是天使都理解不到神的心哪,神多说一个字有益吗?没有益处,他们不明白。如果神两千年前跟人类说“我要钉十字架,献出我的宝血,以一个罪身的形像救赎这些人类”,人懂吗?(不懂。)神只说什么了?神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4:17)让人实行忍耐、包容,更多的事神跟人说了吗?(没有说。)为什么没说呢?(人无法理解。)神默不作声流露他的性情、他的心思,这是有不得已的原因,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神就是跟他说了他也听不懂,所以,神只能用他的作为、用事实来证明给人类看,来通行他的旨意,一直到现在。两千年过去了,今天神这么一说,人明白了,人再回顾两千年前的事,明白了主耶稣当时钉十字架的意义,神为什么要钉十字架,为什么要交给撒但,为什么在那种背景下被犹大出卖,被出卖之后主耶稣受了那么多的苦,流干最后一滴血来成就他的旨意,神为什么这么作,这些在道成肉身的意义方面的神话里有,另外在神的旨意、神经营计划的奥秘这方面的话里也有。现在人一看三步工作连贯起来了,人知道了经营计划的异象是什么,人明白这里的真理了,明白神的良苦用心了,如果神提早一千年跟人类说人能不能听懂?听不懂。所以说,神很多时候作这一切工作就是四个字:默不作声。默不作声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神作这些工作太智慧、太奇妙、太深奥了,人类听不懂,看不透,领会不了。神如果提早说,不管怎么说人也听不懂,领会不到,所以神只能一个劲地往前作,经营着他的工作,带领着人类,人类跟着神走就对了。你跟着神走没错,神不会把你领到沟里去,就是把你交给撒但,神也会负责到底,你得有这个信心,这就是受造之物对神该有的态度,“神就是把我交给撒但当玩物,他也是神,我不能改变跟随他的心,不能改变对他的信”,这就对了。

主耶稣钉十字架到现在两千年,现在接受神新工作的这些人总听真理,明白主耶稣作工的意义了,那这些人以外跟随主耶稣基督的那些人明白吗?他们到现在也不明白,还死守着想象,死守着人的是非对错观念。当有些人说主耶稣是穷木匠的儿子,你们信的主如何如何的时候,他就无力反驳,他都不能见证神,人多低贱哪!神为人类作了这么大的好事,神如果不亲自告诉人这里面的意义、价值,这里面的真理,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替神说一句话。替神说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见证神的作为,见证神的主宰,见证神为了救赎这个人类所付出的代价、神的心思、神作这一切的意义。没有人出来说这些,是吧?你们从这事上领会到什么了?(神的作工人无法想象。)人无法想象,也没法测透,所以说人得站在一个正确的观点、立场上看待或者对待神的作工、神对人的引导以及神的旨意。这个正确的立场很关键,你得知道你是谁、神是谁,你具备哪些东西能够得上神所说的话、神作的工作,哪些地方你根本就看不透也测不透,你应该存什么样的态度,这是你该有的理智。这样,人跟神之间的关系就比较正常、融洽。你总用观望、猜测、怀疑甚至对抗的态度去研究神,去猜测神,或者去探讨神作的这一切,这就要麻烦,这是搞学术、搞研究,这样的人是不信派。你得存着顺服、寻求、敬畏的观点、态度来对待神的主宰,这就能产生真实的认识,产生对神的理解。一理解神,人就不是站在神的对立面了,最起码你不会误解神了,你就能顺服下来,说:“我还不明白神作这事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理解神所作的都对。”这个理解是什么?就是广义的理解,不是具体地对一个事、对神说的一句话理解了,能接受,这个理解有异象作基础,不管神怎么作都好,都对。

在这方面举个例子。主耶稣基督把自己交在撒但手中,被撒但钉了十字架,等于是处死了。“处死”这个词不好听,但是它成就了神的旨意,这是多大的事,是对全人类多有意义、多有价值的事,你看透了吗?人类没看透,人类没从中看到神的心意,没从中领会到神作这个事的意义、价值,没从中看到神作这个事对人类有多大好处,人看到的是主耶稣钉完十字架三天后复活向人显现,见见面,说说话,念念旧就走了。但是,神的旨意成就了,这意义大不大?你测透了吗?(没有。)从人没测透这个事上,人就得对自己有一个准确的评价,对神也要有一个准确的态度。神的事不论人不明白的还是明白的人都得捂口,这就对了,别什么事都想研究研究,这不行。为什么不行呢?没有人给你规定说你不许这么做,就是你这么做要碰壁,你要危险。你看不透,你不知道,你现在领会不了,你总要研究,你总站在神的对立面,你研究不透,你不寻求真理,容易出现什么问题?你就容易误解神,一开始是误解,误解多了就想“这事我怎么总也看不透呢?”有很多事不是一年两年就能看透的,真理太深了,就是神现在开启你,你的脑袋多大?脑袋再大脑细胞也是有数的,靠脑细胞能把真理领悟透吗?有大量的脑细胞不等于能领受真理,这不是成正比的。你说“我大脑发达,我有两个大脑”,那就等于你能领受真理了?你说“我知道万有引力,为什么地球上的东西都往下掉不往上去,一脱离大气层就往上去了,脱离地球引力了,我懂这个事,我不就测透神的作为了吗?”到底神是怎么主宰这个引力的你不知道,你只不过看透了现象,不等于你测透了神主宰这个事的方式。即使你测透了,你能主宰得了吗?脱离大气层再造个引力你就做不到了,在那里人就总飘着,吃饼干、喝水都飘着,到处飞。从这事上看到什么了?(很多东西人是测不透的。)对,人测不透。测不透你还总站在神的对立面研究、考察,总追究这个事,总想猜忌,说“这个事我测不透,那你就不是神”,这观点怎么样?又错了吧,这就是人的脑袋又犯糊涂了,这个观点、立场不对,站在神的对立面了,总要研究神这就不对。你得理解神,你说:“这事我理解不了,太深了,就是神开启我我现在也不明白,那我存着顺服的心寻求几年,如果神不给我答案,我就把这事先放一边,我跟神之间没有隔阂,我不误解。我不产生误解我就不埋怨神,我不埋怨神我就不抵挡神,我不抵挡神我就不悖逆神,我不悖逆神我就不会弃绝神,我就不会离神而去,我永远是神的跟随者。”永远是神的跟随者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就是神作的无论合不合我的观念,我顺服,我跟随,神还是我的神,我还是受造之物,我还是人;神无论怎么对待我,把我扔在哪里,扔到火坑里、泥坑里,扔给撒但,扔给魔鬼,我顺服,我对神没怨言,神的地位不能变,我受造之物的身份不能变,只要这个事实不变,我就应该跟随神,神永远是我的神。这个根基一扎下来,你就不会跑了。就是你受造之物这个身份跟神之间的关系,神在你心中的身份地位跟你受造之物的身份地位,就是你自己能知道的在你心里一扎下根,你就不会离开神。你不会离开神,那有时候你软弱、消极、难过,对神有一丁点儿测不透,不明白,能不能影响你与神之间的关系?不会,大的方向已经定型了,就是从大的方面,外面的事件还有你个人的经历中,你体会到了,神所作的一切一切的事都有意义。有可能有时候人看到了,“神作的都有意义,都是好事,这么说对我都有益处呗,那我就找一个对我没有益处的事,这件事不是神作的?是撒但钻空子了?还是从这事看他就不是神呢?”这是不是又出错了?这就又出问题了,还得继续寻求真理,你这方面还不过关。

人里面有很多心思、意念、情形常常会左右人的一些想法、观点、立场,这些心思、意念、情形你能逐个都解决了,就不会影响你与神之间的关系了。也可能你现在身量很小,真理不具备那么多,因着你信神的年头或者是各方面的因素,你没明白那么多真理,但是你掌握了一条原则:神所作的一切的事,无论从外表现象看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合不合人的观念,我都应该顺服,我没有权利指责,没有权利评价,也没有权利分析对错、研究对错。我的本分是什么呢?就是尽好我受造之物的本分,然后在能明白的真理上达到实行满足神,别偏离正道。神让我明白多少,我就明白多少,神没开启我的,是我该实行的我就寻求,神没开启我的、不需要我明白的我顺服,我等待,或许有一天神就让我明白了。就像主耶稣钉十字架那件事,两千年以后,咱们这些人基本都明白了,不太热心追求的人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有一些涉及到神经营计划的大的工作现在你可能明白不了,但是你不能因为不明白就误解神,你就否认神的存在,或者破坏了你与神之间的正常关系,这就错了。你应该有一种态度,有一种观点、立场,说:“对这些不明白的事我等待,等待神有一天开启,神让人类明白的时候我们可能都明白了。”主耶稣走的时候说:“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约16:12)担当不了是因为什么?就是人无法理解,就像三五岁的小孩,你跟他说以后挣钱、养家糊口、发财这些事,他听着觉得“怎么那么遥远?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呢?”你要是跟他说玩啊,玩具啊,糖块啊,这些他知道。神要告诉人很多事,也是人该明白的,就因为人身量幼小,或者神作工这些过程还没有完全向人显明,人还没经历这些过程的时候,这些事人知道得太早人听不懂,就是听了也是当道理,也是明白字句,不知道神所说的是什么,所以神就不说了。不说合不合适?对人有没有益处?(有益处。)耽不耽误人成长啊?绝对不耽误,不影响你吃,不影响你喝,更不影响你正常追求,丝毫不耽误。所以你就放宽心,追求真理这是最重要的,归根结底还得归到追求真理上。神作有些事的奥秘,还有神作事的智慧、奇妙、神的性情,在神作工的过程中,有些事是人类该明白的,人在跟随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就明白了。认识神这方面不是单独的,你认识神就是在你与神相处、与神交往、与神打交道,经历神话,体验神话,体验神的作工,体验神在你身上的开启与引导,经历神在你身上的主宰安排的过程当中逐步得着对神的认识。这些过程你如果不经历,你就每天张着嘴看着天,凭想象说“我要看到神的作为”,这是永远看不到的,最终你看到什么了呢?“神在哪儿呢?月亮是神造的?太阳早晨出来了,晚上落山了,神就这么主宰万物?我怎么看不到呢?”最终你只能说:“有天老爷,但是神在哪儿我还不知道。”那你这个认识就空洞了,那时候你的信仰就变成一句空话了,人问:“你信不信神?”“我信神,我有信仰。”“什么教?”“基督教。”“怎么不信佛教呢?”“佛教那不是正道啊,基督教是正道。”你能说出这话,但是你没得着。因为什么没得着啊?你没经历。神的所有一切,神的所有所是,神的性情,神对人类的主宰安排,神对万物的主宰安排,神所发表这些话语的真实性、准确性,对人类的意义、造就、价值,还有神作工的一些方式,试炼、管教、开启光照、安慰劝勉还有神对人的一些特殊的带领,这些你没经历到,没体验到,所以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永远是:神?后面是一连串的问号。这个问号代表什么呢?神无论是从身份上、地位上还是从他的实质上,对你来说永远是陌生的,他不是你的家人,不是你的亲人,他永远像一个外星来客一样,是身外之物。就像你看到一张照片,别人说那是你爸,但是你没见过你爸到底长什么样,个头多高,他的音容笑貌、喜怒哀乐是什么样的,他的生活习惯、爱好是什么,他对子女的态度是什么,他跟你相处的方式是什么,他为人处世的观点是什么,他的世界观是什么,他一天的起居、饮食的细节是什么,你不知道,你只对着照片说“爸爸,我爱你呀,你是我爸,我是你儿子呀”,就是这样一个照片与真人的关系。

现在人信神的关键点落在哪儿了呢?怎么能使你的信神变成实际,你怎么能得着神?就得经历。什么叫经历?就是你得跟神打交道。怎么与神打交道?通过什么打交道?就是借着神话。运用神话的方式很多,比如,临到事得运用神话,借着祷告、寻求,看到神话明说让这么做那么做,原则是什么,神的心意是什么,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这些你都知道了,“这是神的意思,我明白一点神的心意,对神了解一点了。”临到试炼了,“这么大的试炼,神话是怎么说的?神试炼人有什么意义啊?神为什么要试炼人哪?”神话说要洁净你,你有败坏,你总悖逆,不听话,你不顺服神,总有想象、观念,神要借着试炼洁净你。这是不是神话里说的?(是。)不管方方面面你经历到哪一层,神给你摆设什么样的环境,用什么方式,你都得在神话里找答案,找根据,寻求神的心意、神对你的要求。就是说无论临到什么事,第一时间你得想到神是怎么说的,你别总想“我是怎么想的,某某人是怎么说的,某某书里怎么介绍的,某某名人是怎么教育的,他临到这事是怎么做的”,这都不对,此路不通,那不是信神的人该做的、该走的路。

神与人之间的关系怎么联结?你怎么认识神?神在人身上怎么作工作呀?就用话来显明神的心意,用话来引导你该走的路,用话来试炼你,用话来告诉你他对你一切的要求、标准。这就抓住根本了。不知不觉人在神的话里明白了方方面面的真理:待人接物、处事的原则,怎么对待弟兄姊妹,怎么对待教会工作、对待本分,临到试炼怎么经历,如何向神尽忠心,如何撇弃,如何对待世界。这些真理神的话里都有,神都告诉给你了。人信神最终经历到什么程度?“我在神话中就看见神了。”有些人问:“你信的神在哪儿啊?”没经历的人琢磨琢磨,“是啊,神在哪儿呢?神也没向我显现过呀,总说神在三层天上,我也没见过。神到底多大、多高,神的手多大,神的脚多长,神多大岁数了,每天睡多长时间,神会不会开车,会不会开飞机,这些我都不知道。”你有经历就会说:“那些都不重要,我从信神第一天开始接触神的话,到现在我信神二三十年了,我在神的话中看到了神的性情,看到了神的实质。”用通俗的话说,我了解这个人了,这个人是什么性格、什么秉性,有什么爱好,他的喜怒哀乐是什么,他有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我在他的话里都看到了。我看了神的话之后,经历这些年,有一天神来到我们中间,来到我身边,与我说话,与我对话,与我打交道,我就能印证这就是发表这些话语的那位神,我信的就是他,没错!他无论变成老头,变成一个老太太,还是变成一个小孩,只要他说的话跟这些话是一个源头,那他就是我的神,就是从天上来的那一位神,就是主宰万物、主宰我命运的那一位,就是他。这个时候还需要神变成无形的空气或者一朵云在天上跟你说话吗?不需要了,你没有那个好奇心了。因为什么呢?经历这些年,你跟神打交道,不能说你对神有认识、对神太熟悉,但最起码你从他的话中,在你经历他的话或者经历他的作工中,你已经对他不陌生了。他与你同在,带领你的人生,主宰你的每一天,主宰你的命运,他太了解你的喜怒哀乐了;你也认识他的喜怒哀乐,你不误解他了,也不埋怨他了,他在你心里有地位了,甚至可以说他在你心里登宝座了,在你心里能掌管你这个人,在你心里作王掌权了。什么叫在你心里作王掌权了呢?就是无论什么事你用神话就解决了,神的话在你心里当家做主了,你自己不当家做主了,你学的知识、文化,你读的书,你的人生经历、阅历,这些都不能主导你了,神的话能引导你的一切了,神的话变成你人生中每一天的实际生活的流露、活出了,这样你就有真理实际了。那时候别人再问你:“你认不认识神哪?”你会说:“我对神有一点认识,神多么高大我不敢用词语来形容,我不敢定规,神多么智慧我也不敢定规,但是最起码我知道神难测,神太智慧、太奇妙了,神太爱人了,神的爱太伟大了,神太实在了,他的性情太公义了!”那这点认识比人想象的那些子虚乌有的、飘渺的观念想象是不是有价值啊?(是。)这些有价值的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经历出来的。)经历神话得来的,就是神话供应你这些年之后,在你身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你活出来了。在你活出神话期间,你是怎么达到这个果效的?(就是从神给摆设的周围人事物当中一点一点经历出来的。)是体验出来的,就是在这个期间你不断地在验证神的话,证实神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都是你生命里所需要的。到那时候有人说“你信的神不是神,不存在,看不见”,你怎么说?你说:“你说的不算,他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神存在、神主宰万有的这个事实说了算,我经历神的说话作工这些年的实际经历说了算。”这就是证据,这是对神的见证,是吧?那时候再有人说“神在哪儿呢?”你怎么回答?(在信神的每一个人心中。)神已经住在人心里了,但神同时也在万有其间,在我们身边,这就是神的存在,你否认不了,你经历到的比你看到的还实在。你看到神你认识吗?假如神的灵体现在降在人中间了,说“我是神”,你还会吓一跳,“你是神哪?我怎么不认识?我不接受你这样的神。”你反倒怕了,是吧?因为什么你能有那样的反应呢?因为你不认识神,所以你对神就能有那样的态度,就能有那样的表现。

对人来说什么最重要?经历神的话最重要。在经历神话的过程当中人自己有哪些不对的情形,与神抵触的情形、悖逆的情形还有错谬的观点,这些东西都得扭转,用真理来解决,这样人里面的情形逐步地越来越好,同时人与神的关系也会越来越好,你就越能感觉到神的存在了,你与神的关系要是不好,你就感觉不到神的存在。这里是不是都有真理?人信神要是总像活在真空里一样,什么也不接触,什么也不沾染,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知道,闭门造车,就像道姑、和尚这些修行得道的人一样,那不是正道。人要是会看,能去经历,在很多事上都能看到神的作为,但现在有些事对多数人来说太深奥,够不上,那你就别舍近求远了,你就在神话上下功夫,学会对号入座。什么叫对号入座呢?就是神所说的这段话揭露的这个事,你有没有这个情形,你是在哪个情形里,神所说的这些话是指什么,是针对人类的哪个情形,你得省察。有时候神的话人听一遍就当耳旁风,“神说的话不是针对咱们的,神说的是他们,我没有”,这不行,说明神话对你来说还没起作用,你还没吃到里面去。经历到有一天,你一听神的话,说“我以前那么想不对,神这话不是说别人,是说我的”,这就行了,你跟神话对上号了。你能对上号这才刚开始,这仅仅是进入神话的开端,但是神所说的这个情形到底是指什么你可能还不知道,你还得有一个寻求的阶段,神所说的话这里面的真理是什么,他给你的路途、他的要求是什么,这里面还有细节,不是外表这个情形你省察完、解剖完就完事了。神解剖人的情形,让你省察你的情形目的是什么?(让人扭转,有一个实行的路。)对了,是让你扭转。神说这是错误的情形,你活在这样的情形里,你有这样的观点,你就能抵挡神,这是悖逆,神不喜悦,这是败坏性情,是属撒但的,不属于真理,你得扭转。扭转的同时你得明白神的要求是什么,在神的要求里就有真理,你得明白神的心意,“在这个事上神是怎么要求的?我得怎么扭转,怎么摆脱这样的情形,怎么解决这个情形?”这就涉及到寻求真理了。你跟神话对上号了还不行,你对上号了就光赞美神“神鉴察人心肺腑,神太智慧了,神太了解我的情形,这些细节的事我不知道神都知道啊!”这就完事了?这远远不够,这不是神的要求,神的要求是你得把那个情形放下,解决掉,那是败坏性情,你把它解决掉之后,你再按真理实行。按真理实行就光是一个行为就完事了吗?不是,你里面的情形得变,随着你实行真理,随着你寻求明白真理的原则,情形得扭转,扭转到什么程度才是对的呢?就是你把原来的那个看事观点放下了,你不按那个去做了,你知道它的对与错了,你知道它错在哪儿,毛病是什么,然后你把它解决掉了,放下了,放下之后你里面空了。人把这些属世界的东西、观点一放下,人就觉得“我里面怎么掏空了呢?什么也不是了”,又麻烦了。紧接着你得寻求“神的要求是什么?神让我做什么样的人?放下原来的观点,那神让我具备什么样的观点是对的?”这就该寻求下一步要实行的真理了。

神要求人摆对的观点是什么,神要让人具备的是什么,具备什么样的观点是对的、什么样的观点是不对的,人要明白这些还有个过程,就需要人进一步寻求。进一步寻求、对比,人就知道不对的观点错在哪儿,神要求人的是什么。一对比,明白神的要求是什么样的了,这样的要求人一时还接受不了,“这能是真理吗?不是!”人总说不是,总碰壁,不知不觉,有一天人就琢磨:“还是神的话对,我得接受过来!”人有活思想,有败坏性情,人有心思,就总研究、分析神话的对错,人都不那么简单,要是那么简单还好办了呢!临到一个环境,或者有些人说一些谬妄的话、谬妄的观点,他心里就摇摆,摆来摆去,终于有一天他接受神的话了,“原来我错在这儿,明白了。”明白了就能实行真理了吗?他不甘心哪,“就这么否认自己了?我堂堂男子汉,七尺男儿,我在社会上那么有地位,我就甘愿服了?这么快?有点早吧?”不管他心里怎么想,他的悖逆总存在着,败坏性情总存在着,他接受真理不那么容易,不是那么简单、单纯地直接领受过来当真理接受,明知道这是真理也不能那么快地绝对就实行。这就证实了一个事,人里面有败坏性情的实质,有撒但的实质。神的话和神的各种作工就是要解决人的这个实质,就是把人里面败坏的东西一点一点往外挖,一点一点解决,一点一点洁净,这样不断地洁净,逐渐地,人跟神的观点、跟真理的观点就相合了。你跟神相合一点儿,你就不会在这方面误解神,凡是你对神有误解的地方,你在那方面就应该寻求真理,而不是说“我这个就对,很合理,多少人都向着我,神那个就是……”不敢直说神那个不对,但意思就是“这点就不合真理!”人就总是这样与神“打官司”,与神较量、争战,争战、较量,最后的结果是:你如果是接受真理、实行真理的人,最终你还得服在神话面前。这个过程就是神得着人的过程,你接受真理了,你实行了,你完全接受了,在这方面你跟神就相合了,就不顶牛了,也不会悖逆了。

打个比方,一个苹果里有十棵树的种子,你把这十棵树的种子撒到地里,按你学的知识,比如你是学植物学的,或者你是研究农业的,你知道十棵树的种子能长出十棵树来,这十棵树若干年之后能结出多少果子来,这是按照科学的根据、理论得出的一个结论,你就持守那个结论。当神说“十棵树的种子就能长出十一棵树来”,你就不相信,“那可能吗?神算术不好吧,十棵树的种子怎么能长出十一棵树呢?”其实有一颗隐藏的种子你没看到。你持守你的观点的根据是什么?就是科学的论证、你学的知识,这些就把你的思想控制住了,你就不能超脱那个范围,你就以那个为标准了,你就不以神说的话为标准了,这就是人的悖逆。你就认为:“我有根据,怎么还说我这个结论不是真理呢?你就是凭空说那么一句话,怎么就说你那个就是真理呢?没根据啊!有多少人论证啊?谁论证这事了?谁看见了?事实在哪儿呢?”在你没看到事实之前,你否认神的话,你在神的话上不是打问号了,是直接打叉,“神说的不对,我这个才是对的,因为我这个是经过论证的,我是搞这方面学术的,我是专业人士,所以我这个结论就应该打对号。”十棵树的种子就能长出十棵树,你划等号了,神说要长出十一棵,你就不相信神的话,最终的结果、事实是长出了十一棵树,人服不服?(服。)人完全服了吗?怎么服的?(看见事实了。)看见事实的同时,人对自己的这个知识、对自己的这个定论开始否定,否定的同时人心里该争战了,“我怎么就错了呢?难道科学就不对吗?科学也会有错吗?”这有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就该研究、分析神话的对错了,该对照了,“神的话跟论证的科学哪个对呢?谁对的可能性更大点呢?谁对得多点呢?”那个事实人还不是完全地接受,非得等若干年之后,人对神作的这个事实、这个过程才服气。神说话作事不是凭空的,他给你一个过程让你看到这个结果,同时这个过程也让你经历到、体验到。这个过程是让你得什么呢?(对神的一种认识。)在这个过程中,让你对神作这个事有一个真实的肯定,他不让你凭空说“你就是神,你伟大,你高尚,你智慧,你奇妙”,他不让你这么见证他,他用这些事实让你经历,让你看到。神不会对你说“一边去,你说长十棵树这不对,我整死你!”他不这么否定你,他也不跟你争执,他就用一个事实来说明这个问题,让你亲眼看见。也可能这个事在你二十岁的时候神就跟你说了,神不说“我就对,我就是真理,你得听我的”,神不这么说,他就作这个事,到你三十岁的时候你看到结果了,就这么长时间。在这个期间神跟你争执了吗?(没有。)争执的是谁呀?人自己跟神争执,“你不对,你说的不合理,不合科学,你乱作,你作的不合道理。”人好跟神争执,神不吱声,神就一直作,十年以后你三十岁了,你发现一个事实,害怕了,“原来我错了。”到你说“错”的时候,那个事情的结论其实已经成形了,但你能接受吗?你只是接受一个现象,你心里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回事。你还得需要经历几年?也可能你还得经历十年,用十年的时间去体验,再去证实神所作这个事的结论是对的,神是真理,神是对的,你是错的。到四十岁的时候你彻底服了,“神才是真理,神真是神,神作事真是奇妙,真是实际呀!神太有智慧了!”你把自己否了。经历了多少年?(二十年。)这二十年神作了哪些事?神不用公式告诉你,说牛顿定律是怎么回事,神就用一个事实让你看见一些事,通过一些现象,通过你身边发生的一些事开启引导你往这个事上认识,引导三五年以后你得点认识,“我错了,但我完全错了吗?”再往前经历,神还给你摆一些事实,到你四十岁的时候,等于是又过了十年,你承认自己错了。神就这么作事,就作这些事。你是在什么过程当中认识到你是错的,神是对的呢?是在事实临及的过程当中,在神的开启引导之下你才认识到的,是这样一个过程,神不会只给你一个结论就让你凭空相信。他强制你让你明白,行不行?(行。)神强行地控制你让你明白,你也能明白,能知道反正神就是对,但把你作成机器人那不是神要的,神是让你明白这里面的真理,这就需要时间。

神作工是不是实际?太实际了!神作工实际跟人想象的、渺茫的观点那些东西是相对的,所以你就琢磨自己哪些东西是想象的,哪些东西是空洞的,哪些东西是不实际的,哪些东西是没有神话根据的,琢磨出来以后你把它们全否掉,这就对了,肯定没错。明白点儿了吧?就得这么经历。创造万物的神创造了多少东西,他的智慧得有多少,你想三年五年就把这事经历透、看透那不可能,你经历一辈子也看不透。所以你就得从小事做起,从心思意念抓起,从一点一滴做起,心得细,而且人得学会安静,别狂躁。什么叫安静呢?就是你安静在神面前,回到灵里,别注重在外面做、外表跑,忙事情不耽误灵里的寻求、祷告。慢慢地,神的作工人就得着了。人得有付出,花费时间、精力、心思,才能得着这些。

上一篇:第一百零一篇 实行神话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下一篇:第一百零三篇 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价值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