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一百零三篇 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价值

唱完了《主宰一切的那一位》这首歌以后,你们心里有什么感想?悟出点什么东西没有?哪个人活着都受了许多苦,但人却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也没有人细琢磨人受这些苦的根源是什么、到底值不值,也没人琢磨人的这种活法到底对不对。小时候,人就想着能有好衣服穿,能吃到好的,这就活得很快乐;再大一点,人就琢磨好好上学读书,能出人头地,自己以后有好日子过,有名有利;再大一点就想挣到财产,在这个世界当中混到一席之地,有名有利,有权有势,没人敢欺负,做人上人,不做人下人,不做贱人,不想做平民,想当官,想统治、控制别人,不被别人欺负;这些都有了的时候就指望自己的家庭以后不衰败,能续上香火,家族的这些后代能不断地延续下去,而且一直兴旺、发达。人这一步一步的都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人这样想?为什么人是这样活着的?人没路,是吧?什么叫没路呢?就是不知道人这一辈子活着是来做什么的,这个话听着有点远,是吧?就是不知道人这一辈子该怎么活着,人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走的,又要去哪儿,人不知道这些事。不知道这些事为什么还活着呢?为什么还一个劲往前奔,人人都能活到死呢?就是哪一个人都凭着念想活着,十来岁有十来岁的念想,二十来岁有二十来岁的念想,到三十来岁又有三十来岁的念想,一步一步往前赶,往前推,这样人就一步一步地活到老,活到死。是一个人这么活着的吗?不是,每一个人都这么活着。他为什么要这么活着呢?他如果不凭着这些念想活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没路可走,就是没法生存下去,就觉得活着没意思,是吧?没钱的时候人想挣钱,挣钱少的时候还想挣多点,挣钱多的时候还想挣更多,挣够了,已经扬名立万了,还想守住这些财产,想让儿女继承下去,死之前还惦记着“这些财产能不能保住啊?儿女能不能守住啊?家产能不能毁于一旦哪?以后会怎么样啊?”他都是带着遗憾、带着不解、带着不舍走的。当人细读这些神话的时候就琢磨:人这一辈子有长有短,有穷有富,有平民有达官贵人,各个阶层的人都有,人活着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一种方式,都是凭着念想到处争,硬着头皮支撑着活下去。一看到这样一个现状,人就琢磨了:“人为什么都这么活着呢?有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啊?有没有选择呀?人为什么要活着?活着难道就是为了死吗?死了以后又去哪儿呢?一代一代怎么这么多人呢?这么多的人也没有不同的活法啊!”细看看身边的人,再看看历史剧,也没有不同的活法。根源在哪儿啊?人类不知道自己是从哪儿来的,这一辈子的使命是什么,不知道谁掌管着这一切,谁主宰着这一切,人一代又一代地来了,又一代又一代地走了,一代一代的人都这么活着,又都那么死了,一样的方式来,一样的方式走,人没找到路途。从古到今人都是一样的活法,都在探索这一个问题,都在等待着,都想看看以后的人类是什么样,但谁也不知道,没有一个人看到。归根结底就是人不知道主宰这一切、掌管这一切的那一位是谁,到底有没有主宰这一切的那一位,存不存在,人不知道这个答案,人只能这么活着,无奈地活着。一年十二个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这么活着,都这么一天一天地盼着,一天一天地熬着,活到现在。人如果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人又应该怎么活着,那人是不是就有点路途了?是不是就能摆脱这个痛苦了,就不用凭着念想活着了,不用凭着一种盼望或者一种好奇感活着了,不用凭着这些东西支撑着了?当人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要死去,是谁掌管着这个世界,宇宙万物当中到底有没有那一位主宰者在主宰着这一切,当人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人是不是就有路可行了?人就知道了该怎么活着,不用凭着盼望,不用凭着念想活着了,人活得就不那么累,不那么痛苦了,人就找到了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死去的答案,这样人是不是得到解脱了?得到解脱了,人就自由释放了。

听完了这首歌,你们在心里该思索什么?“古代的人一家一家都是这么活着,跟现代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古代的人没有现代化的生活环境,也没有现代化的这些条件,他活着那么累,现代的人有这些了,他活着一样累,看来人类活着幸福与不幸福是人走的道路的问题。人类如果明白了人类生为何、死为何,知道这个世界万物的主宰者也就是掌管这一切的那一位到底是谁,到底在哪儿,他对人类有什么要求,这些事如果都看明白了,就知道该怎么对待造物的主了,就知道该怎么敬拜、顺服造物的主了,人类就不用这么煎熬、这么痛苦地活着了。”人活着选择道路很关键,归根结底人得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人怎么活着也很重要,人怎么活着、人走的道路是什么决定人这一生是幸福还是悲哀。最终人琢磨琢磨,“人类都在这样的规律中活着,古代的人也不例外,现在的人照常、依旧,没有改变这些方式,那在这个人类中间是不是有一位主宰者,有一位传说中的神在掌管着这一切呢?那如果找到了神,找到了掌管这一切的那一位,人类的心里是不是就能感觉到幸福?现在关键是要找到人类的根,根在哪儿啊?根找到了人活着可能就是另外一种境地了。如果找不到这个根,人类还依旧持续这样的活法,那人类的幸福还是看不到、感觉不到。”人听完这一段话心里得有这样的感慨。你认识到这个人类坏,那又怎么样?让你活在那个人群里,你说他坏你不想坏,行不行?你达不到,你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他为了儿女那么活着,你说“我不想为儿女那么活着”,你能不能达到?他为了金钱、为了名利那么奔波,你说“我不用”,你能不能达到?你不知不觉就走上那个道了,你达不到,是吧?你在这个世界当中怎么活那是身不由己呀!根源是什么?土话讲就是人心里没有信仰。人的精神寄托是什么?人把精神寄托在什么地方?家庭的团聚,婚姻的幸福,还有物质的享受、金钱、名利、地位、情感、事业,还有下一代,下一代的幸福,都寄托在这些事上。每一个人不同程度精神寄托的地方其实都是这些,有儿女的就寄托在儿女身上,下一代身上,没有儿女的就寄托在自己的事业、婚姻,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名利上,所以产生出来的活法都是一样的,都是在撒但的权下,在撒但的掌控之下身不由己地为着名,为着利,为着自己的前途,为着自己的事业、婚姻、家庭、下一代、肉体享受,为着这一切奔波、忙碌。这个道是不是正道啊?人无论在这个世界上忙碌得多欢,事业多么有成,家庭多么幸福,家族多么庞大,地位多么显赫,能不能走上正道啊?能不能通过追逐名利、追逐世界、追求事业来达到明白“这个世界有神,神主宰着这一切,神主宰人类的命运”这个道理呢?不可能,是吧?人无论追求什么,无论走什么样的道路,如果不能明白这个,那这个道路怎么样?就不是正路,不是正道。那是什么道路呢?歪道,邪道,下道,是吧?无论你的精神寄托是得到满足了也好,还是没得到满足也好,你精神寄托在什么地方,那不是真正的信仰,不是人生的正道。真正的信仰是什么?真正的信仰是人走上人生正道。什么叫人生正道呢?就是让人能够人性越来越正常,人能明白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人类的命运是什么,命运由谁来掌握,当人明白人的命运是怎么来的时候,人能顺应这一切命运的安排,然后在造物主的摆布之下活着,这是不是正道?这就是正道。

人走这样的正道,能不能明白人为什么活着?(为完成神给人的使命和托付。)你们现在明白点儿,那你们为什么活着?(为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我想尽好受造之物本分,我就为这个活着,我想完成神的托付”,这是主观意愿,就是从你自身出发,“我想这么活着”,客观上人为什么活着那是神安排的。主观上都知道了,那客观上,就是这个事情的实际那一面应该怎么看?我这样说你们看明白不明白,这里有一个事实,哪一个人来到人世间都有一个使命,不是随随便便就来的,也不是打发错的。每一个人来了,他无论学什么,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在这个世界当中扮演一个角色。这个角色是什么呢?就是他在这个世界当中要完成一个任务,要做一些事。好比说一个人在一个家庭出生了,他的角色是什么?他首先扮演这家的孩子,他就为这个角色活着,这是首先的。夫妻俩成立一个家庭,生了一个孩子,这样这三个人就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家庭,在这个家庭中,母亲是为了什么活着?为了完成母亲这个使命、这个角色活着,她在这个家庭中是母亲,照顾好孩子,照顾好丈夫,照顾好这个家庭,她是这个角色,她为这一切活着。如果她不在这个家庭中,这个家庭中的角色跟她有关吗?就无关了。这个孩子在这个家庭当中是为什么活着的?这个家有了一个孩子以后变成一个完整的家,这个孩子扮演一个什么角色?他作为一个家庭的后代,延续了这个家庭的香火,扮演了这个家庭当中下一代的角色,因为有了下一代,所以这个家庭成立了,完善了,这是他首先扮演的角色。紧接着这个孩子,在这个家庭当中他或者是儿子或者是女儿,他有他的使命,他以后的命运怎么样,在社会上学什么,到哪儿工作,做什么,进入神家中尽什么本分,有什么特长,做哪些事,这一步一步命运的安排神是不是都给计划好了?你说他自己有选择吗?从他生在这个家庭的那一刻开始,其实他的命运每一步都不是自己选择的,都是神给安排好的。都是神给安排好的这里面就有真理,这就涉及到人为什么活着。好比说你们现在学音乐,你有这个条件,有这个家庭环境,那学这个是你自己选择的啊?(不是。)你身不由己地学了这个,你完成了这样一个使命,完成了这样一个动作,那你是为着谁完成的?是因着神的命定完成的,不是你自己选择的。那你完成这个事是不是造物主摆布的结果?到现在你尽上本分了,你所学的、你所知道的在本分当中用上了,这是谁决定的?神决定的,不由你自己,是吧!那从客观上来看,现在你是为谁活着的?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一样的,为了神的主宰,为了神的安排,人像一颗棋子一样,神把你摆在哪儿,让你做什么,让你在哪儿呆多长时间,让你去哪儿,都是神在摆布着。那从神的摆布这方面来看,人为谁活着?人其实都是为着神的主宰安排活着,为着神的经营活着,人是身不由己的。那现在这个事有没有答案了?就是你这个人能耐再大,你再有恩赐,你超不出神给你命定好的命运,从这一层来看,谁活着都不能超出这个范围,不能超出造物的主为人设定好的、安排好的命运与一生,人都不由自主地、自己其实根本不知道地在神的摆布、主宰之下走到现在,这是从客观上来看。从客观上看这个事,人认识到什么?人应该得哪方面真理呢?应该明白什么呢?(认识神的主宰,别去挣命,别想逃离或者自己改变。)(不要自己主观地想主宰自己的命运,而要顺服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下。)认识到这儿了,也挺好。就是说你无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无论在社会上、在人群中你的素质、头脑、思想各方面是怎么样的,总之你的命运、你的一切都是在神的摆布之中,由不得你自己,人应该选择的道路就是明白自己的这一切神是怎么安排的,神是如何带领的,以后神要怎样带领。你应该寻求明白神的意思、神的心意,然后按照造物主给你摆布的、主宰的命运的轨迹去生活,去活着,这样人活着就名正言顺了,而不是去争、去抢、去夺,去对抗、去研究造物主的意思,或者研究、对抗神给你安排的这一切,不是让你研究,不是让你对抗。这样人活着是不是就名正言顺了?这就摆脱了人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要死去这样的疑虑,也摆脱了活着的人又在重复着死去之人的历史悲剧这样的痛苦,他就觉得人这一辈子这样活着没什么难处了,找到正根了,知道人的命运是怎么回事了,也知道人应该怎么顺服上天的安排,怎么顺服造物主的安排,不反抗了,这样活着就有意义了,不再凭着自己的力量、恩赐或者自己的头脑想象没有目标地去奋斗、挣扎、争夺,他知道那些都是愚昧、顽固的作法。

你们现在是不是这样活着呢?有没有觉得自己现在活得挺委屈、挺屈才的?虽然也觉得自己这一身的抱负是神给的,神安排的,神给了这样的特长,但还是觉得自己挺委屈的,尽这点本分也施展不了自己的抱负,其实自己的目标挺远大,现在尽本分的场地有点施展不开,有没有这样的想法了?(没有了。)负面的东西没有了,拦路虎就去了一多半了,剩下就差解决败坏性情、明白真理了,这样人活着的道路、前行的方向就越来越明确了,再也不用问“我为什么活着呀?人又为什么死啊?掌管这一切的到底有没有?到底是谁呀?”还会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了?(不会了。)那有人如果提出这样的问题,你怎么给他解答?(我们是在按着神给我们主宰命定好的角色,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下活着,是为了神的命定而活着。)人类无论追求的是什么,愿望是什么,只有归到造物主的面前本本分分地把自己该做的、把自己接受过来的托付做好,完成,这样活着就心安理得、名正言顺了,就没什么痛苦,这就是活着的意义、活着的价值。到有一天,你来到造物主的面前,造物主问你:“你这一辈子活得怎么样啊?你凭什么活着了?”你说:“我学过音乐,我就凭着音乐这个才能尽了点本分。”“本分尽得怎么样啊?”“音乐方面的造诣是有提高了。”“那还不错,明不明白真理呀?”“真理也明白了。”“你现在会不会用你所学的音乐赞美、见证造物的主啊?”“那还不会。”“那你明白的真理有用吗?”“有用啊,我会讲道理啊!”神说:“那你继续深造你的音乐吧!”什么意思?神不接受你,麻烦了。你为音乐而活着,为你的事业而活着,不是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在尽受造之物本分期间你没有明白真理,没有明白真理结果是什么?你不能用你在尽本分期间所明白的来见证造物主的主宰安排,见证造物主摆布这个人类的方式,所以说你的本分尽得怎么样就显而易见了。

现在你们每个人所尽的本分,无论是拍电影还是唱诗歌见证神,对这个人类来说有没有价值啊?价值在哪儿啊?就是让人看完神的这些话走正道,都明白自己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员,都来到造物主的面前。他不是有很多问题不明白吗?还很无奈吗?他不是感觉空虚吗?他不是感觉活着精神上没有寄托吗?不是感觉活着很累吗?那这一切的根源在哪儿啊?答案就在神话里。你们尽这些本分就是要起这个作用,要疏导他的思想,引导他寻求神,寻求正道,找到造物主,接受、顺服、明白、认识造物主的主宰、安排,然后才能明白人为什么活着,人这一生活着的价值、意义是什么,人该怎样活着。所以说,你们尽本分就得多祷告,得下点功夫,别懒,得殷勤,别偷懒,大伙在一起得多交通。神造这个人类之后有了经营计划,在过去的几千年当中这个人类没有担负任何重大的见证造物主的责任与托付,在人类中间神作的工作就比较隐秘,比较简单,但是到末世不一样了,你们这些人的责任重大呀!重大在哪儿呢?除了要把神的这些话传扬出去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把造物主见证给每一个受造人类,同时也要把所有听到神福音的受造人类带到造物主的面前,让他明白造物主造人类是为何,也让他明白作为一个受造的人类应该归回到造物主的面前,来到造物主的面前接受造物主的主宰、安排、摆布。要达到这些光跳个舞、唱首歌行不行?光作一方面工作不行,就得通过各种方式、各种不同的形式来见证造物主的作为,来传扬造物主的主宰、安排,这样就能把更多的人带到造物主的面前,让他接受、顺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这个责任大不大?(大。)那你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呀?稀里糊涂行不行?睁一眼闭一眼行不行?使一半的劲做行不行?三心二意行不行?拖拖拉拉、随随便便地做行不行?(不行。)那应该怎么做呀?(全身心投入。)应该全身心地投入,把人的这点精力、经验、见识都用上。人这一辈子活着做什么来了,外邦人不明白,你们是不是明白一些了?现在你们尽的这些本分有价值啊,也可能暂时你看不到效果,暂时没有收到很好的效应,但是长远来看,这些如果做好了,对这个人类的贡献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这比任何东西都宝贵,都值钱,都有价值,它要存到永远,这就是每一个人的善行,是值得纪念的东西。人这一辈子除了信神走正道,为什么活着都是虚空,都不值得纪念。你就是做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上过天,登过月球,没用,你就是搞一项科研成果,对人类有点好处、帮助,没用,这一切一切都要废去,唯独什么不废去呀?唯独神的话,唯独对神的见证,见证造物主的所有所有的这些产品、见证,人的善行,都不会废去,这些东西要存到永远,这些东西太有价值了。所以你们就放开手脚做吧,把自己这点精力、心血都用上,这个值啊!

现在你跟着神走,跟着造物主走,接受造物主的托付,有时候难点、累点,有时候受点屈辱,受点熬炼,这是不是好事?这不是什么坏事,你最后得来的是什么?得来的是真理,得来的是对人生存的目标,人生存的价值、道路的一个认定、经历、得着,最后得来的是造物主对你的认可与肯定,神说:“你跟随我,你是我所看中的、我所喜悦的。”神不说别的,就说你是神眼中的受造之物,那你这个人就不白活,有用了。神口中承认那还了得,这就不是小事了。那人要是跟着撒但走呢,得着的是什么?(灭亡。)灭亡之前人成什么了?人就成鬼了。无论人学了多少本事,挣来多少福气,享受多好,争得多少名利,在世界上有多高地位,人里面是越来越坏,越来越邪恶,越来越肮脏,越来越悖逆,越来越虚伪,最后变成什么了?变成活鬼了,不是人了。不是人,在造物主的眼中怎么看?光说不是人就完事了?造物主对这样的人是什么观点啊?什么态度啊?恶心,厌憎,反感,放弃,最后咒诅,惩罚,然后毁灭。你看看,人走不同的道路最终就有不同的结局。你们选择哪条路?(跟神走。)选择跟神走,这路是对了,就看人怎么走。要想这一辈子活得有价值,有意义,问心无愧,真正地归到造物主的面前,归回到造物主的身边,就得全身心地投入,不能三心二意,“我这一辈子也不指望在世界上发财致富,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孝顺父母,合家团圆,争得什么名利,让人看得起,在众人中间出类拔萃,我不争这些了,不走那条路,我就走什么路呢?简简单单地跟随神走,把我这一辈子、我的精力、我这点能耐、我这点头脑、我这点心血都为尽本分献上,奉献给神。奉献给神这当中遭人唾弃了,享受得差点了,肉体受苦了,甚至有时候遭受对付了,遭受弟兄姊妹误解了,或者神熬炼我了,这一辈子没什么享受了,孤苦伶仃了,这我都认了,我就把我的全人献给神了”,得有这个心志啊!人有这个心志,有很多事、很多苦他就能受,如果没有这个心志,光有那么个心愿,光一猛劲有那么个热心,这不行,没动力。好比说,本分忙的时候少吃两顿饭,少睡点觉,一看,“脸色不好看了,这不行,我得歇歇,再忙我也得歇歇,我不能未老先衰呀,我不能受这么大苦,把身体保养好要紧”,这思想怎么样?(不好。)这就是不体贴神的心意,宝爱肉体胜过宝爱自己的本分、宝爱神的托付,太宝爱肉体了,受点苦就不愿意了,受点苦就当缩头乌龟了,受点苦就发怨言,不急神所急、想神所想,不体贴神的心意。说现在活儿这么急,“我管那些事呢,我现在正喝着药呢,我得养身子!”这样的人有没有?这样的人好不好啊?(不好。)不好在哪儿啊?(自私卑鄙,就为自己考虑。)自私卑鄙,奸诈,玩心眼,不实在,是吧?那他也说把自己献给神了,这事怎么看?(他把嘴献给神了,心没有给神,诡诈。)他嘴就这么一说,却不办一点实事,一点苦也不受,一点代价也不付,这样的人神喜不喜悦?这样的人有没有神祝福啊?

有些人尽本分一点苦都不受,尤其年轻人爱美,一看脸憔悴了不干了,一看掉头发了不干了,一看皮肤不光滑了不干了,尽本分就不甘心了,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总有担心,这不是真实付代价。真实付代价在神那儿原则上是要人的心,有时候人就认为“我把心献上就行,有那个心就行了”,但是平时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这事神怎么看?神不看你心里是什么愿望,或者说神一方面看你的愿望,同时另一方面看你的实际行动,神鉴察这些事。说你这个人有愿望,有心志,同时也有实际的付出、实际的付代价,虽然有时有软弱,但神看到你的心并不是真正的放弃,还在往上够,你是喜爱真理、喜爱公平公义、喜爱正面事物的,神不会放弃你。有些人嘴说得很好,但是他的心没动,打心眼里根本就不想这么做,嘴不得已这么说说,应付应付旁边的人,这样体面点,但是他的心不情愿这么做,甚至在做的时候根本就不这么做,自己怎么想、怎么对自己有利、怎么能保护自己就怎么做,这是不是有差距了?这个差距神能不能看出来?神鉴察。人诡诈,玩小心眼,人就认为神不知道,神不管,神不看。玩小心眼的人和诚实人,神怎么对待?神对待这两类人的区别你们能不能看出来?(神祝福诚实人,不祝福诡诈人。)神怎么祝福?在现实生活当中你们看到了,神祝福诚实人有一个实际的表现。(诚实人尽本分有果效。)(神开启诚实人,诚实人更能进入真理实际,诡诈人不但没有真理实际方面的进入,反而变成神揭示的活鬼,被神显明淘汰了。)这就看到了神对待不同的人、走不同道路的人的区别和神的态度。

诚实人也做愚昧事,也有软弱,但是他有神引导,有神保守,有神开启,处处能看到神的祝福,神管教他、修理对付他或者给他熬炼,他有变化,有长进。耍小心眼的人呢,你处处能看到神显明他,他没有开启,没有光照,他就像活在泥潭当中似的,像活在黑暗中似的,怎么摸索、怎么用劲也看不到光亮,找不到方向,尽本分没有灵感,没有引导,做很多事碰壁,甚至做有些事不知不觉就被显明了。显明他的目的是什么?让弟兄姊妹分辨他、看透他是个什么人。弟兄姊妹对这类人有分辨了,长分辨了,他成什么了?成效力品了,有的人就被淘汰了,更有些人就被交给撒但了,他就该显形了,说僭妄的话,该出鬼相了。一出鬼相,大伙一分辨,把他弃绝了,有的人被清除了,有的人被赶回家了,有的人被开除了。神对待不同的人是不是方式不同?神在人身上作工作就是在人的心里给人一些感动、开启、引导,变化人里面的情形,好人在心里越来越觉得“人得往好道上走,不能悖逆神,这事得顺服神”,他里面有一种很顺畅的情形,跟神所要的是相符的。对坏人、恶人、反面人物呢,神怎么作?神就打发小鬼在他心里搅扰他,搅扰他他就该作妖了,一作妖他自己都不由自己,说反面的话,说消极话,挑拨离间,就像跳梁小丑似的该到处做事了,做事时间长了,在教会里形成搅扰就该被开除了。那由他自己吗?人不走正道,神要把人交给撒但,交给小鬼,那人就彻底结束了。等他被显明以后,他琢磨琢磨,“怎么回事?我作妖了?我搅扰了?我打岔了?我怎么不知道呢?”他说不知道,其实按他的本性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神要加速让他灭亡,神要作事,那他被淘汰、被显明得就快。有些事神亲自作,有些事神就利用效力的小鬼、撒但、邪灵去做,一方面是成全、造就神的选民,另一方面是显明、淘汰恶人。你要是用观念衡量,“这不是神作的事,神不作这些事,这些事不是神摆布的”,这是不是就错了?凡事都在神的手中,这句话你们经历经历就知道了。

有些人不好好尽本分,心总不安定,总不甘心,还不愿意离开神家,还怕有一天别人真得着福气把他落下了,他就在这儿应付着,散布消极,虽然没形成搅扰,但是神知不知道?(知道。)人知不知道?有很多时候人看不出来,人说:“那人可好了!尽本分跟大伙一起早起晚睡,受苦付代价,就是有时候有点软弱,不爱跟人交流。”神知道,神掌握好时间,到一定程度神按照时间就给那人降个病,他一得病,尽不了本分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从尽本分的行列中要被除去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坏事。)你们愿意尽本分,对你们来说是坏事,那对他来说呢?他不愿意尽本分,他认为是好事,“这下逮着机会了,不用尽本分了”,其实都是坏事。突然得个病,从尽本分的行列中被清出去了,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人尽本分挺好啊,没发生什么事,也没搅扰,没打岔,还能尽本分呢!”在神那儿就不想要他了,他不算数了,神用这种方式把他清理出去。一清理出去,他的病还好了,没病了。从这事你发现什么了?神主宰这事。他不尽本分病还好了,病好了之后他干什么去了?上班挣钱,过日子、发大财去了,“终于不用尽本分了,不用跟这些人一起吃一起住,吃大锅饭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坏事。)怎么说是坏事呢?神不要了,这可是塌天大祸呀!神不要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人没有结局了,这个人从造物主的眼中从此就消失了,再也没有蒙拯救机会了。神是预定了他,是拣选了他,但是从此刻开始神已经厌弃他了,决定不再拯救这样的人,要把他从神的家中铲除。这一类人神永远不会拯救了,他从这一刻开始就已经失去蒙拯救机会了,就是无论他怎么做,无论他怎么表现,神不要了。神不要了就完事了?这个人的故事有没有结束啊?(没有。)怎么没结束呢?(他的肉体还活着,灵魂却死了。)这是理论,肉体活着,灵魂死了,你看到了吗?这事怎么解释?神不要了,那神拣选人之前他在哪儿呆着?神拣选人之前人在撒但的权下活着,当神拣选之后,人回到了神家,当神再次把这个人剪除的时候,这个人回到哪儿了?又重新回到撒但的权下了,这就意味着什么?(神不要了。)神不要了这是在神这儿,神把他甩给谁了?又把他甩给撒但了,说:“给你吧,这个人我不要了,这是个坏种,交给你了。”撒但就接过去了,就这么回事。他回到撒但那儿了,就是神把他从神的家中剪除之后又重新把他交给撒但,重新交给撒但之后人得着的是什么,人失去的是什么,知不知道?

当一个人被神拣选的时候,人从神那儿得着了哪些东西?(蒙拯救的机会。)这是一个,还有呢?(得着了真理。)得着这些。神拣选一个人来到神家中的时候,神把这个人从撒但权下带到神家,撒但敢不敢有什么说法啊?它不敢有任何条件。神说“这个人我要了,你不许再动他了,你再动他我治你”,撒但就乖乖的,不敢动这个人,然后这个人的吃穿住行、一切的活动都在神的看顾之下,都在神的眼目之下,没有神的允许撒但不敢动这个人。言外之意就是这个人就彻底活在了神的看顾保守之下,没有任何外界势力的干扰、侵蚀,这个人每一天的快乐、悲哀、痛苦、喜乐都在神的看顾保守之下了。遇到什么灾难了,神说让他避开,没事了,遇到车祸了,“今天不让他去”,就避开难了,那些外邦人,神没拣选的人,该是什么命运是什么命运,该死就死,该遭难就遭难,他这人没事。比如说临到水灾了,神怎么处理?今天这儿要发大水,我得派这个人去一个地方,“今天南边发大水,你到北边送东西”,或者北边正好有个人叫你过去,你就去了。第二天你听说南边发大水了,“幸亏我当天没在家,要是在家可能也淹死了。”避开难了吧?那个地方要发生什么事,你正好在场,你在场那个事就不发生,避免了,这是不是神的保守?你吃一种东西,别人也吃一种东西,别人吃了腹泻甚至中毒死亡,你吃了就只是腹泻两天,没事,没死。有些人说:“你这是大难不死呀,你怎么没死呢?那些人怎么死了呢?”这是怎么回事?神保守着,神不让你死。比如说,有一个地方发生瘟疫了,瘟疫是不是谁传染上谁完哪?那时你不知道,到疫区尽本分就困在里面了,多少天出不来,身边很多不信神的人传染上了,瘟疫扩散的面积越来越大,你也害怕被传染,你祷告神,最终没传染上,蒙保守了。这些祸事怎么没临到你呢?这就是神保守。撒但、小鬼、邪灵不敢动你,它一到你跟前,就像是有一个禁区在它面前拦着,就像看见“此人勿动”这几个字似的,像看到天条在它前面封着似的,它就不敢动,你就蒙保守了。这些年你活得挺好,一切还挺顺利,挺畅通,这就是人在神的手中蒙保守了。但是这个人接受了神的保守之后人不知道,感觉不到,认识不到,就说“我这些年活得挺好,我自己运气好,我命好,命硬,那些撒但、小鬼就不敢碰我”,他就不说是神保守,也不知道还报神爱,不知道还报神的恩,不好好尽本分,搅扰,干坏事。神看到了,观察他多长时间,说这人不可拯救,最后神决定把他交还给撒但,这个人是个不值钱的贱货,神不要了。神一不要这个人,谁最乐呀?撒但乐了,“又多一个小鬼啊!又多一个糟蹋人的,又多一个坏种,来吧!”撒但乐了,人知不知道?人傻乎乎的不知道,糊里糊涂的就被交给撒但了,又回到撒但的怀抱中了。撒但一抱着这样的人,它怎么做?它做哪些事?(践踏,残害。)怎么害呀?让你死?让你傻?是这么害吗?撒但做事正常的人一般看不透,不是一说撒但做事就是让你发神经病,让你变成鬼,它做事是凭着诡计、凭着邪恶用各种手段来引诱你就范,不是光像人说的残害、糟蹋、蹂躏,表面上这些词听着都是一种狠毒的手段,但是其实撒但都是这么做的吗?它在人身上做的事的性质都是败坏、残害、引诱,但是它的手段是这些吗?肯定不是这些。

当人被交给撒但以后,有些人就变得一路亨通,有些当官的也给他开绿灯,他突然变得特别聪明,特别会运用手段,做生意跟当官的勾结,他也会送礼,仕途一下子变得特别畅通,升官发财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坏事。)在人看这可是好事,怎么就是坏事呢?一路亨通,升官发财,没几年成大亨了,有钱了,有地位了,有名望了,成名人了,过上好日子了,彻底回到世界中去了。他能不能想起神来?还想不想信神了?心里还有神吗?他觉得信神是聪明还是傻啊?(傻。)他的观点不一样了,就彻底地远离神了,背离真道了,完全被撒但俘虏了,掳去了,这时候他是不是神家中的人了?(不是。)那成什么人了?成了标准的神家以外的人,外邦人。他被撒但领走了,不走正道了,心里没有神了,心里没有神的一丁点儿地位,对信神没有一丁点儿兴趣,没有丝毫的概念,彻底完了,他走进世界以后逐步地变成这样了。那在这样的人身上还能不能有神的保守了?他们活在这样的世界当中,活在撒但权下,是一个什么状态?每天是生是死不知道,出门能不能撞上什么祸事不知道,没有平安,没有喜乐,心里充满恐惧,充满不安,也充满害怕,对这个邪恶潮流没有任何一丁点儿免疫力,不随从也不行,感觉不到任何的神的保守看顾、神的祝福。这样的人活着,虽然过上了好日子,成了自由人,但是每天心里都是惶惶不可终日,没有真正的快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小鬼搅扰一下,不知什么时候就落在什么坏人手里,落在什么恶人手里,这些状态是怎么来的呢?这些感觉怎么来的?为什么神不要之后他就没有平安、喜乐了?从根源上看,神保守、神引导、神看顾人人感觉不到,一天一天很自然就这么度过了,很平安地就这么度过了,但是当失去神的这些看顾保守的时候,他的心灵马上就落入黑暗里了,那个感觉跟之前完全是两个境地,很快平安、喜乐没了,感觉不到了,因为什么感觉不到了?神离弃了。神离弃一个人,人心里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活在黑暗里伸手不见五指,摸索着走,试探着走,每走一步都那么艰难,都那么恐惧,都那么痛苦,他活得太痛苦了。你以为他活得痛苦是因为他追逐名利,追求世界,过安逸的日子,走外邦人的道路?不是,神这儿一离弃,神的手一撤,他没有神的保守、看顾,他马上就落入黑暗里。人落入黑暗里第一个感觉就是没有平安了,就觉得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恐惧,到处都充满陷阱,到处都充满欺诈,处处都是危险,日子不好过了吧?那在乎他在世人当中有什么地位吗?在乎他有多大能耐吗?在不在乎他有多大的势力啊?不在乎。

神保守的时候,人觉着心里踏实、平安、喜乐,人活得像个人,他有正常人性从事的一切活动,他什么都是正常的,按部就班的,规律的,人的心里是自由的、放松的。当人失去神的看顾保守的时候,这个感觉就没有了,这些都没有了,人就凭着人自己的能耐、本事、思想、处世哲学,自己的血气,来应对所有的周围一切的人事物。那周围一切的人事物都有什么呀?坏人,恶人,大鬼,小鬼,邪灵,是吧?你说人没有神的保守,就活在这样的污鬼群居之地,人的日子好过吗?(不好过。)所以说人要是离开神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活得就这么艰难。活在神的保守看顾之下的时候人不知道珍惜,不当回事,一旦神离弃,人后悔也来不及了,那可真是塌天大祸呀!人只有活在神的摆布之中,活在神的看顾保守之下,才有真正的幸福,有真正的平安喜乐,那是内心深处的平安喜乐,根源在神那儿呢!一旦失去神的看顾保守,人的痛苦、担忧、忧虑、恐惧、不安那也是内心深处的,人无依无靠,人那点能耐、力量有多大呀?你一个人面对的是什么?面对的是各种污鬼、邪灵啊!外表看是各种人事物,有形有象,有血有肉,但背后是什么呀?这些人事物的背后是谁操纵着?撒但,各种邪灵、污鬼。一个人有多大能耐面对这些?他能不恐惧吗?能有平安喜乐吗?无论是多大人物,无论人的本事有多大,无论这个人多恶,他活在撒但权下,活在这个世界当中,他心里什么感受?当他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静静躺在那儿的时候,他想想周围的人事物,每一样事情对他来说都是很艰难地面对,他需要绞尽脑汁地处理这一切的事情,需要绞尽脑汁地去摆平这一切,用人的力量、人的手段,他活得就这么艰难,就这么痛苦。有些人说大人物没有那些痛苦,其实大人物痛苦更大,小人物面对的是小的生活范围、生活圈子,大人物面对的是更大的生活圈子,面临的是更大的人事物的考验、人事物的折磨,他们有没有快乐?(没有。)所以说,一个人一旦离开了神的看顾保守,被神离弃了,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惶惶不可终日。)哎,面临的是单枪匹马孤独地面对所有的污鬼邪灵,最终不是鱼死就是网破,那日子难熬啊!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死在对手的枪下了,死在对手的诡计之中了,他活得累,活得苦,活得煎熬。有些人傻乎乎的,还认为信神总追求真理、总讲顺服神、总讲听神的话乏味,“你看人家世人多自由自在呀!我不想信了,信神没意思”,他就总打这主意,到有一天他就知道这个结果是什么了。

人在造物主的手中享受的是无穷无尽的平安、喜乐、祝福、保守、看顾,人要是没人性,没良心,他体会不到这些。但是当神一离弃了,人就彻底明白了到底什么是幸福,到底什么是快乐,到底什么是神的祝福,到那时候就晚了。你说“我后悔了,我重来行不行?”神给不给机会?你不要神了,神还能要你吗?你不是喜欢撒但吗?你喜欢撒但你还想跟神走,神能同意吗?所以说,人得细琢磨,常常来到神面前揣摩这些事,把这些事想透,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人怎样活着才是有真幸福、真喜乐、真平安,什么东西、哪些东西对人来说是这一生当中最有价值、最值得人珍惜的东西,得琢磨这些事。你越往正事上琢磨,越往正面事物上琢磨,神就越开启、引导你,让你明白,让你知道,让你看见,在正面事物上你就越有开启光照,这样你的信心不就越来越大了吗?你总懒惰,总抵触,总反感真理,总不喜爱真理,总不想来到神面前,总想放荡,总想远离神,不接受神的引导,不接受神的看顾保守,神还能强迫你吗?你是这样的态度,神肯定也不开启你,神不开启你你就没什么信心,信着信着你就没劲了,总是没劲就该发怨言了,就该埋怨了,一来二去就作出祸来了,作出祸来就被开除了,路走到头了。这怨谁呀?(怨自己。)他选择世人的道路,选择跟随撒但,不选择跟随神,神就要离弃他,神就要放弃他,神不强求人。神的救恩、神的话、神的真理生命是白白赐给人的,不跟你要钱,不跟你搞交易,你还不愿意,那神应该怎么作?神就应该放弃你,神肯定放弃。这么大的好事你都不愿意,你还觉着那么难过,那么受委屈,那何苦呢?你还回到淤泥坑里吧,爱怎么混怎么混去吧!神不管了,人的结局就定了。

有些人心狠,说:“人都不要神了,神为什么不让他死啊?他要不跟神走,神就应该灭了他!咒诅他,惩罚他,然后灭了他!”这是不是神的性情啊?不是,神不那么作,神不强求人。一个人的一生是怎样的在神那儿已经定好了,神不乱作,他的命运、归宿、结局在神那儿已经定好了,他要是不跟神走,神还按着他原来的命运让他自然地这么活着,把他交给撒但就完事了,最终他这一辈子结束了该定他结局的时候再定,神不打乱这一切的规律。用人的一句话说,在神那儿作很多事特别理性,不像人一冲动,“你不跟我了,我整死你!”这是什么性情?这是匪性。什么叫匪性?就是土匪、流氓的性情,“你不跟着我,哼,不跟着我你没好,我这儿好进不好出,进来你就别想出去,你想出去我就让你付点代价,我要你命!”神那么作吗?神才不那么作呢,神说:“你不跟随我,那你还回撒但那里去吧,随便你怎么样吧,总之从此以后咱们一刀两断,我的保守、看顾你就享受不着了,这福气就没你的份了,你喜欢怎么活怎么活吧!”神对人宽容,不强求人,不像撒但没完没了的总想控制你,总想抓住你,你不愿意也不行,神不那么作,神作事有神自己作事的原则,这就是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

上一篇:第一百零二篇 怎样认识神的主宰

下一篇:第一百零四篇 达到真实的信得具备什么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