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九十五篇 做诚实人才有真快乐

今天咱们交通交通《做诚实人真快乐》这首歌,先交通第一句,“明白真理灵得释放是快乐的人”,这是有福之人啊!这里为什么跟有福之人联系上呢?为什么跟福气联系上呢?这是不是就是告诉人什么是有福,什么是幸福?那什么是幸福?(明白真理,灵得释放。)灵得释放自由了,他活得开心了,快乐了,有平安喜乐了,那这是什么带来的?(明白真理。)对,明白真理,明白神心意了,人里面就没有黑暗了,没有肉体的捆绑,没有观念,也不受什么辖制了,里面全是释放自由。明白神的心意知道路途了,知道信神是为什么,知道人该走什么样的道路,也知道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前面的路途看清楚了,前面是一片光明看清楚了,他活着就没有什么难处,没有什么痛苦,尽本分不受什么辖制,他全部释放自由了,这样活着是不是幸福啊?这就是幸福。有幸福的人这不就是人常说的有福之人嘛!就是说这样的人才是有福。人问你:“你活着灵得释放没有?你明白真理没有?你释放自由没有?”你说:“我释放自由了,我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了,我活在神面前了,我是一个快乐的人。”你是快乐的人,那你是不是就有福了?有的人很有钱,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就是睡不着,吃不下,总心烦,整天愁眉不展的,这样的人有没有福?也可能有些人羡慕,说:“他真有福啊,吃穿不愁,住得又好,出入都有豪华车接送,到哪儿都有人迎来送往,有人奉承。”你知道实情,你说:“他有什么福啊,你看他整天愁得,小脸蜡黄,那不是福。”真正的福就是心灵快乐,精神、心灵世界是快乐的,是释放自由的,这才是快乐,不是金钱、物质、地位、名利能给人带来快乐。这就是告诉人什么叫有福,这是信神之人最基本应该明白的。总这么唱,人就改变对“有福”的定义了。这方面明白了吧?

第二句,“我对神话充满信心一点不疑惑”,不疑惑是怎么带来的?(异象透亮。)那异象包括哪些啊?哪些属于异象啊?(对神作工的认识。)(审判刑罚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还有呢?(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这是一方面。(神为什么在末世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这是神拯救人方面的异象。还有神的主宰安排也是一方面,对这方面得有个基本的认识。这些都是异象,对这些异象方面的真理透亮了,人里面的根基就扎下来了,异象方面的真理透亮了,他里面对神、对神的作工、对神拯救人类的心意、对神拯救人类的方式这些都透亮明白了,人就不疑惑神能不能拯救人了,这就有根基了,就有信心了,这就是异象透亮带来的结果,给人带来的收获。如果你对神作工总疑惑,总看不透,不知怎么回事,里面总划问号或者总糊涂,这是怎么回事?(异象不透亮。)信神三五年这些异象方面真理都装备齐全了,人就不应该疑惑了,应该大踏步地往前走了,应该进入真理实际了。

第三句,“没有消极退后也从不自暴自弃”,这是怎么带来的?怎么能达到不消极退后?遇到什么难处了,有时候失败了、软弱了他也不消极,不破罐子破摔,这是怎么回事啊?人不消极主要是因为什么呢?就是人临到难处、修理对付或者失败,他能接受真理,能接受真理就不消极了,如果不接受,他里面总有难处,他就总也解决不了,他就总消极,这跟明白真理有关。有些人消极了,你去跟他交通,他说:“你别跟我交通,我什么都明白。”他什么都明白吗?什么都明白还消极吗?他说的那个明白是明白什么了?明白道理了,字皮是明白了,但其实他不明白真理。为什么他能接受道理而不明白真理呢?怎么回事?(他不去经历,不揣摩。)(他也不去寻求。)(不跟自己的败坏性情对号。)就是这回事,他明白那些道理了他不拿来用,就是嘴上说说,传讲传讲就完事了,他不接受,这样他的消极情形、软弱、悖逆、误解、埋怨就解决不了。你有病,你得接受药物治疗,接受医生给你的处方和治疗方案,你就能治好病。你不用讲什么理论,说:“我知道我的病是怎么回事,我就是受凉了,总吃冷的东西,最后就得这个病了。”人说:“那给你袪袪寒吧。”你说:“道理我都明白,不用袪寒,我知道我这病是怎么得的。”那这个病能不能好呀?(好不了。)怎么才能治好呢?(接受治疗,按时按量吃药。)那解决消极退后、自暴自弃最好的办法是什么?(接受真理。)在明白真理的基础上能接受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这话好说,到你进入的时候就有难处了,你就不好进入,所以你得真明白什么是真理。你总觉着自己明白了,但是你的难处就是解决不了,那证明你没有明白真理。所以这一句话就告诉人明白真理就是好,言外之意就是什么呢?在你明白的道理的基础上,你把它当成真理去对号入座,去实行,你的难处就解决了,你有消极软弱也不怕,你不会自暴自弃,不会停滞不前的。这就告诉人路途了。这句话明白了,是吧!

第四句,“尽心尽意守住本分没肉体顾虑”,这是什么情形?人能尽心尽意守住本分,这样的人怎么样?有没有良心?有没有尽到受造之物的责任?对神有没有还报?他能尽心尽意守住本分,就是不吊儿郎当的,不应付糊弄,不应付了事,态度端正,情形正常,心态正常,有良心,有理性,对神有体贴,尽忠职守,不耍滑,不推托,不偷懒。“没肉体顾虑”指什么呢?“没肉体顾虑”这里面包含的内容也有一些情形,大的方面就是不为自己的肉体前途考虑什么,让神安排,先把本分尽好了,自己的以后、前途不作打算,不考虑自己以后老了怎么办,有没有人养活,接下来该怎么活,不考虑这些,把本分尽好这是第一要务,守住自己的本分,守住神给的托付,这是第一重要的事。没肉体顾虑,这就是多方面的了。这样人能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不是有点人样了?这就是有人样最起码的样式,最起码得尽好本分,有忠心,尽心尽意。什么叫“守住本分”呢?不撂挑子,不当逃兵,不推脱责任,尽上自己所能,这叫守住。比如说这事没人看着,也没人督促,你怎么做叫守住本分哪?(接受神鉴察,活在神面前。)接受神鉴察这是一方面,这是实行原则的真理,是真理方面的。另外一方面,怎么做能达到尽心尽意呢?把这事就当成自己的事,不用别人管,不用人总看着、把关、监督甚至对付修理,“我就当成自己的事去做,这个事交给我了,原则也告诉我了,我也掌握了,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闷头一个劲做,什么时候有人喊停我再停,不说停我就一个劲这么做着”,这叫尽心尽意守住本分,这是不是人该有的样式?人得具备哪些东西能做到尽心尽意守住本分?首先得有良心,受造之物该有的良心,另外还得有忠心。良心这是最低标准,作为一个人接受托付得有忠心,得忠心不二,不能三心二意,吊儿郎当,凭兴趣、凭心情办事这不行,这不叫忠心。忠心指什么?就是不受心情、环境、人事物的影响,“我从神领受的这个托付,神交给我了,这是我该做的,我就当自己的事做,怎么做好我就怎么做,怎么做效果好我就怎么做”,你有这样的情形了,这光是良心支配的吗?这里得有忠心,要是没忠心光是良心,“办好就行了,多长时间不知道,尽力办吧”,这只是个良心标准。一有忠心,用这个标准来衡量要求标准就高一些了,比良心标准就高了,这就不是尽力的事了,得尽心哪,心里总得把这事当自己的事,对这事有负担,稍微有一点差错或者稍微有一点应付糊弄的情形就受责备,“不能这么做人,神看着呢,我这么做不是有忠心。不管有没有人看着,我都得当自己的事办,敬拜神不在乎神看不看着我、对我有什么要求,我得严格要求自己。”这叫忠心,这是不是比良心标准高了?良心标准很多时候受一些外面的事影响,或者只是尽力了,纯洁度没那么高。一提到忠心,能忠心地守住本分,这个纯洁度就高了,这就不是光出力的事了,这就需要你为你的本分全心、全意、全身心地投入,有时候就得肉体受点苦,心思全用在上面,很多环境临到的时候你不能受这些事影响、辖制,不能受这些事捆绑,个人的事、私事就得往后放了,你得付不少代价,得放下自己的利益、脸面、情感、肉体享受、安逸,甚至青春年华、婚姻、前途都得放下,这就达到忠心了。所以这里就说到“活着有人样了”,这样的人不仅仅是有良心,用良心标准衡量尽本分,而是用忠心这方面的真理来衡量,来要求,朝这个目标去实行,这样的人在这个人世间是不是已经稀有了?这样的人是不是活得有价值?是不是神宝爱的人?

好比说你家有钱,你就想找一个管家帮你管家里这些里里外外的事务,你想找什么样的人?(跟我一条心的。)跟你一条心的,用信神的话怎么说?(同心合意。)得是跟你同心合意的人,对你绝对有忠心的人,你是不是想找这样的人?花说柳说的人你找不找?办事光出力不尽心的人你找不找?光守住你给他的那一摊事,外面发生什么事你没交代他他不办,这样的人你找不找?(不找。)有点良心的人你找不找?可以找,如果有这样的人,最起码找这样的人。如果不仅仅有良心,还能对你尽心尽意,能绝对对你忠心,那就最好了。你就找啊找啊,找了半天没找到,最后说“找一个有良心的人就行了,达到最低标准”。真要有一天你发现有一个人既有良心又有忠心,就是有点太严肃、刻板,不太会跟人交往,但是这人的优点、特长就是你只要让他当管家他对你是绝对忠心,你把你的家产、内务、外务都交给他你是一百个放心,你就是死了,你一家老小托付给他,你不用担心,他绝对不会贪占你一分钱,他一定会把你交代的所有这些事都一丝一毫、一点不差地给你办好,而且为你守住你的家产,抚养你的子女或者你的后人,让他们以后能继承你的财产、继承你的家业,他绝对不会贪占,这样的人你要不要?(要。)要是有人跟你抢你怎么办哪?你就得想方设法地把他抢过来,不能放,是吧?为什么你能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抢过来呢?(因为这样的人太难得了,这样的人值得信赖,值得托付他办事。)那这人有点臭脾气,不太会跟人交往,太严肃了,你不嫌弃啊?你要是有什么事做得过格了,没人格了,他还得训斥你一顿,你怎么办哪?这都不是大事,关键是他这样的人品太宝贵了,你找不到啊,比大熊猫都少啊!为什么现在的女人都不敢嫁呀?为什么现在的剩男剩女这么多呢?那是真找不到对象吗?现在的人你能信得过、能值得你信赖的、值得你托付一生的、把你的幸福交给他的人没有啊,所以男的不敢娶,女的不敢嫁,就难在这儿了,是吧?所以说,人的良心是正常人性必备的,但是忠心,人能达到忠心无二这就不是一般正常人性能具备的了,这得是喜爱真理、明白真理、实行真理的人能达到的了。所以说尽心尽意守住本分没肉体顾虑的人是什么人哪?(明白真理、实行真理、有人样的人。)把人样定在这儿了。那什么人是有人样的?什么人是好人哪?(尽心尽意守住本分没有肉体顾虑的人。)就是这么回事,就是人活着有良心,对托付、对本分有忠心了,这才是有人样的人。无论做什么,婚姻也好,找工作、找职员也好,聘请家庭工作人员也好,人好太关键了!这么关键的事,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提倡。世界的邪恶潮流都提倡什么呢?“白富美”“高富帅”,一听这词就恶心!白富美值钱哪?过日子没过两天,看白富美看够了,恶心了,又邪,又蛮,又坏,又毒,又奸诈,又虚伪,跟正常人合不来。高富帅呢?又花心,又邪恶,又虚伪,又张狂,又放纵,还傻狂,又粗鄙,不知羞耻,没有廉耻,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都不沾边,就是有点钱瞎显摆,跟正常人一点也合不来,没有正常人性的一丁点儿表现。他们嘴里说的那些话,关心的那些事,心灵里隐藏的那些东西,肮脏,邪恶,卑鄙,厚颜无耻,恶毒,诡诈,猖狂,嚣张,下作,龌龊,都占了,真有点正常人性的人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能过好日子吗?过不到一起去,是吧?那样的人没人样,一丁点儿人样都没有。所以说什么最重要啊?人性太重要了!现在人看重什么?(钱,权势,身份,地位,外表。)地位、外表这些。你说:“小伙我一米八大个儿,长得也不丑,一看就是当明星的料,姑娘怎么就都看不上我呢?”人说:“你有钱吗?你有什么资本让我看得上你呀?你长得就是像屎壳郎但你有钱,我照样跟。”这是不是受挫了?你长得好有用吗?你有特长有用吗?你说“我有正气呀”,人家说:“你有正气没用,关键你没钱,你哪怕一身都是邪气,你有钱我就跟你。”这个世界是不是就是这样?这就是现在的人性。这叫人性吗?都是鬼性了,哪有人性啊!所以说,你没找着真正的人可千万别乱找,你想找人没找着,结果找了个鬼,你把鬼带回家,你还有好日子过吗?肯定没好日子过。有的人当时说得好听,海誓山盟,至死不渝,真到大难临头的时候,你没钱了他马上就踹你,没好日子。这些事社会上都不少,可能你们有些人也有体验,邪恶的潮流就是这样。

下一句,“虽然素质很差但我有颗诚实心”,这句话多数人听着是不是感觉良好啊?感觉良好的同时,神是不是对人有一种要求啊?什么要求?(素质差不要紧,但是得有颗诚实的心。)对了,就是你得做诚实人。心诚的表现是什么?就是你得做诚实人,说诚实话,办诚实事,守本分,能尽心尽意,有忠心,别耍滑头,别做诡诈人,别做圆滑的人,别做奸诈的人,别斗心眼,别兜圈子,得做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什么呢?很多人认为自己素质很差,本分总也尽不好,总也尽不合格,做事虽然尽心尽力了,但还是果效不太好,最后说归根结底是素质太差,人就消极了,那素质差就没路了吗?素质差这不是死路,这不是死病,神从来没说“你素质差你就去死吧”,那神要的是什么人哪?(诚实人。)以前有那么一句话,“诚实而愚昧的人”,愚昧指什么?愚昧很多时候就是因为素质差造成的,他明白真理就是明白点道理、规条、字句,因为素质差真理明白得浅,不深,不够具体,不够实际,常常停留在表面,常常停留在字句上,停留在规条中,这是素质差造成的。那素质差的人神就不要了吗?不是,那神给人的路途、指的方向是什么?(做诚实人。)光说做诚实人、说诚实话就完事了?(不是,得有诚实人的表现。)诚实人的表现是什么?(对神话没有疑惑。)这是诚实人的一个表现。另外还有呢?(在凡事上实行真理。)对了,这个是关键。你说你很诚实,神所说的话你总放在耳后,你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不是诚实人的表现?你说“我素质很差,但是我心诚”,一让你尽本分,你琢磨琢磨,“这本分受累呀,我推荐别人吧”,这是不是诚实人的表现?这就不是了。你说“我素质很差,但是我心挺诚”,但是临到一个本分,你怕尽不好,没把握,你就推托,这是不是诚实人的表现?这很明显不是诚实人的表现。那诚实人应该怎么做呢?接受,顺服,然后尽自己所能地尽上自己的忠心,力求满足神的心意。为什么这么做呢?这里有几方面表现,一方面就是用一颗诚实的真心接受过来,不想其他的,不三心二意地为自己图谋,这是诚实的表现。另外一方面,尽力尽心,说“我把我自己的全部亮给神,我就会这些,我就把这些都用上,我都献给神”,这是不是诚实的表现?你有的、你会的你都献出来,这就是诚实的表现。你有的你不愿意献出来,你藏着掖着,你耍滑头,你推托,怕做不好,怕承担后果,让别人做,这是诚实吗?这就不是。所以说做诚实人不是光说“我有一颗心放在这儿”就行了,临到事你不实行,这就不是诚实。临到事得有实际的表现,这才是诚实人的表现,这才是有一颗诚实的心的表现。有些人一说做诚实人,“说话说实话,不撒谎就行了,这就是诚实人”,是这么小的范围吗?肯定不是,你得把自己的心亮出来交给神,这个态度是诚实人该有的态度。所以说,诚实的心太宝贵了,言外之意是什么呢?这颗心能支配你的行为,支配你的情形,这颗心太宝贵了。你有这样的心,那你就应该活在这样的情形里,有这样的行动,有这样的行为,有这样的付出,诚实的心太宝贵了。像这些话一揣摩,一倒嚼,哪句话都不是字面意思那么简单,是吧?

第六句,“在凡事上尽上忠心满足神心意”,这不是有实行的路吗?有些人总有难处,这事不敢做,那事有难处,临到这事又消极了,临到那事又不行了。那就问问你:“你尽没尽上忠心哪?”你说:“难处在这儿挡着呢,我还没开始尽忠心,还没想这事呢。”这行不行?这是不是有实行路的人?(不是。)“在凡事上”,都有哪些事啊?有没有范围?就是不管是什么事,是神交给你的,还是弟兄姊妹交给你的,你分内的事、你能做的、你该做的你都尽上忠心,尽到一个人该做的,该尽的责任,该尽的本分,以满足神心意为原则。这个原则听起来有点大,那范围往小了说是不是就是各项真理啊?各项真理你明白了,进入实际了,你就满足神的心意了,这就是实行的路。这个好不好做到?“在凡事上尽上忠心满足神心意”,你感兴趣的事你能尽点力、尽点意、尽点心,有时甚至尽一点义务,这还可以,假如说让你唱歌,这是你们感兴趣的,你们擅长的,你做这个事的时候不违心,你心里很幸福,很有快感,做这个事很舒畅,心灵很快乐,这是你愿意做的,你能尽上忠心,你觉得这是在满足神,但是有一天做一个你不喜欢做的事,或者你从来没做过的事,你能不能尽上忠心哪?这就考验你这人是不是在实行真理了。现在你们尽这个本分露脸,而且是你们擅长的,是你们兴趣范围以内的,你们喜欢做的事,你们愿意做。如果交给你一个本分,这事有点难度,让你们去传福音,你们能不能顺服下来?你琢磨琢磨,说:“我唱歌唱得好。”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想去,就是这个意思,明摆着,不直说,就一个劲说“我唱歌唱得好啊”。人说:“你操练传福音吧,磨炼磨炼,长长见识,另外,传福音的各项真理明白了对你的造就更大。”你就说了:“我还会跳舞呢!”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说也不想去,是吧?因为什么不想去啊?(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就不想去,这犯什么毛病了?凭喜好、凭个人的口味选择,没有顺服。没有顺服,这就麻烦了。在这件事上应该怎么做到尽心尽意满足神心意呢?这时候就得揣摩交通这方面真理了。要想达到尽上忠心满足神心意,那不是光在一方面,不是光尽一方面本分来满足神心意,得接受神所给的任何一样托付,“无论是合乎我口味的,我兴趣以内的,还是我不喜欢的,还是我从来没做过、有难度的,我都应该接受、顺服,不但要接受,而且要积极主动地配合去学习,去进入,哪怕吃苦,哪怕自己脸上没有光,不露脸,我也得尽上我的忠心。”你得把它当本分去尽,不是当成自己的事业。本分的概念是什么?就是造物主——神交给一个人所要办的事,这个时候人的本分就产生了。神交给你的任务,神交给你的托付,这就是你的本分,你以这个目标去实行,你还能拒绝吗?(不能。)不是能不能的事,就不应该拒绝,应该接受过来,这就是实行的路。实行的路是什么?(在凡事上尽上忠心。)“在凡事上尽上忠心满足神心意”,这个重点在哪儿?“在凡事上”,凡事就不一定是你喜欢的,也不一定是你擅长的,更不一定是你熟悉、拿手的,有时候你不擅长,有时候得需要你学习,有时候有难度,有时候得需要受苦,但是无论这个事是什么事,只要是神托付你的,你就应该从神领受过来,当成自己的本分,达到尽上忠心,满足神心意,这就是实行的路。“实行的路”是什么?就是你该做的,你应该这么做,这么做才叫实行真理,这么做才是进入真理实际。

下一句,“实行真理顺服神做诚实的人”,这是神对所有跟随他的人的总要求。神的要求不高,却难倒所有的英雄好汉,无论你年龄多大,无论你本事、见识多广,本领多大,擅长什么,一说实行真理,一说顺服神,一说做诚实人就蔫了,人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没路了。为什么没路啊?实行不出来了。因为什么?实行真理费劲哪!有些人说“我不明白真理呀”,那你明白的你能实行出来吗?明白的也行不出来,顺服神费劲哪,做诚实人费劲哪!有些人总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年龄,人问:“你今年多大了呀?”“二十五六。”人说:“这不是回答多大年龄的标准答案,到底二十几岁了?”“快二十五了,奔二十六了。”“到底是二十五还是二十六?”“你自己看吧,有些人看我像二十岁。”你看看,说句实话就这么费劲。这是做诚实人,就这么难,那实行真理呢?比如说你是老好人,临到一个事,人说:“这事是谁的责任哪?”你说:“我们大伙都有责任。”其实明摆着是某一个人的责任,你就不说,为什么不说呀?怕得罪人,以后在一起不好相处了。你怕得罪人,你不怕得罪神。有人就抠问:“是谁做的呀?”“我们做的。”“‘我们’是谁呀?”“就是我们几个。”“你们几个都有谁呀?”“就我们身边周围你能看见的这几个。”“那你们是几个人呀?”“我们六七个,十来个。”没实话,实行真理就这么费劲,坚持原则就这么费劲,当老好人、和事佬。再比如,人说“这事是神作的”,你能不能顺服?你说“我知道这是神作的”,那不发怨言能不能达到?费点劲,是吧?不埋怨能不能达到啊?对神有误解自己能不能在心里祷告,认罪悔改啊?对神有抵触、有埋怨、有消极情绪能不能在心里祷告扭转哪?这些是不是涉及到顺服神了?顺服神就这么费劲,“知道这是神作的,就是不想顺服,就是接受不了”,这就得需要人克服自己的难处,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寻求真理。一说寻求真理,实行真理,顺服神,做诚实人,哪个听着要求高啊?神的要求不高,就是临到事你按真理原则办事,把心交给神,把心亮给神,做诚实人,说诚实话,办诚实事,尽心尽意。能不能达到?好不好达到?(不容易达到。)那不容易是因为神的要求高吗?(不是。)神的要求不高。

前些年,我刚提出让人做诚实人的时候,那时候老宗教人很多,有的信主一辈子了,从懂事起就信主,有的是从老地方教会过来的人,五六十岁了,一听说做诚实人,你们猜猜那些人是高兴还是失望,还是什么?(不放在眼里,觉得很简单,不值得一提。)那些人一看要求做诚实人,就以鼻嗤之。这是什么性情啊?张狂,嚣张。他就认为:“我信主这么多年了,你就要求我做诚实人,这不是太简单了?这不是拿我当小孩耍吗?做诚实人这是进天国做得胜者的路途吗?就这么简单?来点高的。”他认为这道不高,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小瞧他,贬低他,没看得上他。所以他以鼻嗤之,没把做诚实人当作真理来对待,谁也没把“做诚实人”这四个字当回事。信主这么多年,人听完这四个字就这种表现,这个表现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啊?我就总说有些人不但性情不好,神经还不好了。做诚实人土话讲就是做老实人、本分人、根本的人,这是对这四个字最起码的理解。你虽然信神多年,圣经看了多少遍,看了多少年,你做到老实人、根本人了吗?那你为什么不先揣摩揣摩: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呢?我做没做到啊?人身上有这方面的实际吗?进入这个实际了吗?达到这个实际了吗?他不揣摩,直接把这话拿来看完之后往桌上一扔,“哼,做诚实人这也太低了吧,做诚实人连正常人性都算不上,怎么能算得上拔高的人性呢?我们现在都往拔高的人性上去进入了,你怎么还说做诚实人呢!”他就产生这样的态度,这是不是神经不正常的表现?人败坏性情太严重了,失去理性,神经就不正常了,他不往“正常”这两个字上琢磨,他总往“拔高”上琢磨,什么空洞他就往什么上琢磨,结果这些人现在怎么样,你们知不知道?这些人不寻求真理,也不喜爱真理,就喜欢字句道理,就喜欢高谈阔论,就喜欢在外面做,这就是他们走的路,就导致现在连做诚实人的路途、实行的细节他们都不明白,就这么可怜。他们还觉得自己不错,还觉得自己信神多年有资本了,有威望了,有资历了,神要是淘汰他们这不公平。就这样的人还讲公平,他配吗?他们从来不把神的话当真理,就是站在神的对立面研究、分析,这一研究、分析不要紧,最基本的实行的路他们都不明白,看不见,瞎眼。神的要求虽然不高,但是这里有个事这些高谈阔论、唱高调的人没看透,就是这些话虽然看着简单,话语平常、朴实,但都是最实际的,都是败坏人类的需要,都是败坏人类该进入的,一丁点儿都不空洞。只有撒但才高谈阔论,唱高调,那些被撒但败坏的人,跟从撒但的人,走保罗道路的人,他们就总唱高调,喜欢高的理论,喜欢高谈阔论,喜欢讲道理,从来不讲实际,也不讲进入,不讲实行,就喜欢谈论,不喜欢进入。有些人谈点高调,谈点字句道理,激动了,说:“咱们谈这些都是天国的语言,都是三层天的语言,一般的人都够不上,听不懂,看看咱们这身量。他们还讲诚实人呢,还讲顺服神呢,咱们讲的都脱离那些了,那些太低俗了。看看咱们讲这三层天的语言,一般人听不懂,听不懂的人都是什么人哪?都是凡夫俗子,咱们才是超脱肉体、超脱世界的人,简称‘超人’!”你们听这话怎么样?(恶心,无知。)就不是光恶心了,一般神经不好的人就做这些事,说这些话,不着边际,没头没脑的,他总想在半空中呆着,他落不下来。人说“你落地吧,你别活在真空里了,你做人吧,做本本分分的人吧”,他不干,他非要到半空中呆着。半空中那是人呆的地方吗?那是撒但魔鬼呆的地方。

所以,信神这事你得这么看,人进入真理,明白真理,实行神话,从人性到信神要进入的各方面真理,哪一方面都是那么的实际,你要是领会到这一层你就明白信神的意义了,你就明白神让你做什么样的人了。人总做梦,总想一些虚幻的东西,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存在的东西,神仙、传说、神话故事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那是什么东西呀?那不存在,那是属撒但的,那是狂妄性情导致的。人要是走那个路能不能蒙拯救?能不能有人样?不能有人样,神不拯救这样的人,他走的路不对,追求的方向、目标不对,总不务实。有些信神的人,整天瞎喊一气,不务正业,“怎么做能够让神满意呢?怎么做能有人样呢?”他就不务这些,没事就总想高谈阔论,起早贪黑总想多看多听好去给别人讲。一家老小跟着他就觉得:“一有他在家里,日子怎么过得鸡犬不宁,总有躁动的感觉呢?同样都信神,他怎么跟别人总不一样呢?”跟着这样的人心里连平安都得不着,这就是不务正业,不务实啊!有的人信神总安静,安静在神面前,没事祷告祷告,跟人接触也稳稳当当的,有人样,说话有理性,办事也有理性,总忍让,总包容,做事不争不抢,也不退缩,总活在神面前,人看着很安静、很稳当、很谦和,人还实在,说话尽说实在话,也办实在事,有的话没说但是能办实事。有的人夸夸其谈总说大话,说完之后没影儿了,不办实事,时间长了人对他的印象都不好,说“这人是个大骗子,大话说在前,不办实事,办事都是虎头蛇尾,办砸了别人担责任,办好了他上前领赏去”,人品不端正,大伙不喜欢。一有出头露脸的事,挤过来了,一挨对付,缩后面去了,让别人接受,别人挨对付,没事的时候比谁喊得都响,一有事了当缩头乌龟了,不出声了,事情过去他又冒出来了,这是什么人呢!这是不是正常人性该有的表现?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没享受啊!有的人喜欢横踢竖咬,有的人好搬弄是非,挑拨离间,再不就拉帮结伙,再不就说话大大乎乎、有口无心,这样的人大伙都讨厌,都不喜欢。人和人刚相处的时候,觉得大伙都信神,都是弟兄姊妹,都祷告一位神,唱同样的歌,尽本分心往一处使劲,这样挺好,但是相处时间长了,人的人性、品德、追求、人格还有各方面败坏性情一流露出来,对人、对本分、对各种事的观点各方面一暴露出来,大伙互相了解了,有的人大伙就讨厌,有的人大伙就喜欢,有的人大伙赞成,有的人大伙反感、厌憎。大伙对你厌憎还是喜欢是怎么来的?(根据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对,大伙对你什么看法,那是你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强加给你的。刚开始相处都装,你好我好咱俩都好,相处时间长了谁也不见外了,谁也不装了,那靠什么能站住啊?就得追求真理,能达到顺服神,做诚实的人,这样的人最终都能站住。凡是够不上这个、达不到这个的,你说“我人品好,我很有礼貌,我这人很会说话,很会哄人,为人处世有一套,很有手段”,时间长了都站不住,这些东西都不是根本。所以说,神对人要求的做诚实人你能达到了,时间长了大伙都会有一个准确的评价,你只要是这类人,大伙都会喜欢,都会佩服、赞成你的,那在神那儿呢?你达到神的标准、神的要求了,神还能不喜欢你吗?神都喜欢你了,人还能有不喜欢你的吗?肯定不会,是吧!

不说别人,就现在人常听说的约伯,在你们的想象当中,就是在你们所了解的有限的文字范围里记载约伯的那些事,约伯是个什么人哪?(义人,完全人。)别说空话,约伯是不是个好人哪?(是。)肯定是个好人,那他是好人的表现在哪儿啊?首先他没情感,对待儿女、对待家人有原则,不护犊,不护短。“护犊”这是土话,哪个人都能护犊,不一定是护儿女,没儿女的护自己,护家人,护父母,护你印象不错的、跟你要好的人,这都是护犊,这叫没原则。没原则是不是好人该有的表现哪?(不是。)也可能你跟约伯这样的人刚相处,觉得“这人太严肃了,太古板了,太坚持原则了,说话总伤人哪”,一开始你有这么点感觉,但是时间长了你觉得还是这样的人最可靠,最值得人信任,还是这样的人是真正的好人哪!他到什么时候不会坑你害你,他对待你无论什么时候都坚持原则,不会歪嘴说话,你好就是好,不会因为你做一件坏事或者因为别人说你坏他就说你坏,他不会歪嘴说话诬陷人的,他不会凭情感说话,不会凭喜好、口味说话。时间长了你一看,“这人才是好人哪,咱们临到点事就把本分丢了,人家无论临到多大事不弃绝神的名,怪不得神喜欢这样的人。我跟前要是有这样一个伴儿,我无论是生、死、得病、患难,他都能一如既往地帮助我,扶持我,对我好,爱护我,宽容、包容我,这样的人太好了。身边要是有一个这样的人,就是有时候自己看不惯他或者跟他合不来,也比身边有一个撒但魔鬼强啊!”撒但魔鬼平时表面上说“你多好啊,我多爱你呀,我多关心你呀”,一旦你临到难处了,他就不搭理你了,他把你交给撒但了。你就知道了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可信赖的人,“值得信赖的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好人太宝贵了,约伯这样的人要是我跟前再有十来个多好,现在一个都没有啊!”那时候你就觉得好人太难得了,哪个人都需要这样的好人。坏人也喜欢这样的人,他坏,他也想找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也想找一个义人,善人,心地善良、做事有原则有正义感、能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值得信任的人。当你临到患难、病痛,你心灵最受痛苦的时候你跟前需要什么人?需要花说柳说的人吗?(不需要。)你最需要什么样的人?(能安慰我、体贴我,能帮助我的人,知心的人。)最需要能体谅你难处的、能宽慰你的、能倾听你诉说心里痛苦的,然后能帮助你从消极、软弱、痛苦当中站立起来的这样的一个人,能帮助你的人,能不看你笑话的人,能不落井下石的人,不是看到你有难处不管的人。就是你需要他安慰你,你有难处、你有软弱、你有隐私能跟他说,他背后不去散播,不去坏你的事,也不嘲笑你,不耻笑你,他能正确对待你的难处、你的软弱、你的消极还有你人性的弱处。正确对待这是不是原则?这是不是做好人那个“好”的表现?这样的人能理解你,能包容你,能爱护你,还能扶持你,能供应你,能帮助你从痛苦、软弱中爬起来,对你的帮助太大了,这样的人太宝贵了,这才是好人哪!看你有难处了耻笑你,不搭理你,挖苦你,你有点心里话想跟他说说,一寻思,“不能说,说完有后患,这人说不定背后跟谁传我的事,传完之后大伙都笑话我,背后还说不定给我怎么造谣、毁谤呢。”你敢跟这样的人说吗?那是狼啊,他不但不能帮助你,不能扶持你,还要坏你的事,能坑你,能害你,你敢跟他说心里话吗?那时候你就知道了,你说“好人太重要了,好人太有价值了,太宝贵了,做什么人都比不上做一个好人有价值”,是不是这样?就连你的父母,在你痛苦难受的时候,他也不一定能真正了解你的难处、你的需要,他不会安慰你,有的儿女在外面打拼,尤其有的女性还得跟老板拉关系,有时候出卖肉体挣点钱,父母还说“你怎么不往家拿钱呢?你看人家的儿女一到过年过节给父母买这个买那个,又买楼又买车”,他就从来不问你在外面打拼多难,这些钱挣来多不容易。你拿回来的钱少他还不愿意,他还跟别人攀比,那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滋味?(心酸,心寒,心凉。)心就凉了,说这个世界太黑暗了,连自己的父母都这样,人还有活路吗?是不是这样?所以得做好人,每一个人都需要好人,那好人是怎么来的?能凭空从天上掉下来吗?不可能掉下来,人就只有跟随神,能实行神的话,能顺服神,来到神面前,才能有根基或者有条件做一个好人。人都那么需要好人,你说神需不需要?(需要。)神也需要好人,人也需要好人,明白这事对你起什么作用啊?自己就得力求有这个心志、有这个愿望做一个好人,说做好人难,费劲,但是我得有这个心志,我往好人上够,说“人太需要好人了,我也需要好人,那我自己就先做一个好人去帮助别人,去扶持别人,争取让神得着更多的好人”,这就对了。要是别人总不做好人,你做不做?“怎么谁都不做好人,总指望我一个人做好人,我不做了”,这行不行?(不行。)他不做是他的事,谁不做谁得不着,谁做谁先得着。你看看,这个世界败坏到什么程度了?就缺好人。

在《约伯记》当中记载约伯做的那几样事其实篇幅很小,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事,但是从约伯做的这几件事当中你就应该找出蛛丝马迹,从蛛丝马迹当中找到约伯做一个好人的原则与实行的路途。首先他对待儿女,对待最亲的人,他的原则是什么?不凭情感,坚持原则,不因为这些事得罪神,这是他敬畏神远离恶的第一个标准,从家里,从对待自己的家人开始做起。其次,对待财产,这些财产虽然是身外之物,但这是从神来的,是由神祝福、神赐给的,人应该精心地把它管理好、照顾好。照顾好并不是要贪占,并不是要贪享,并不是为了这些东西活着,而是感谢神,从中看见神手的摆布,看见神的主宰,从这个事当中认识神。人认识神了,能顺服神的主宰了,这才是好人的一条最重要的标准。你对人都坚持原则了,但就是不能顺服神,这是真好人吗?这就不是真好人。还有,对待神的摆布,神的摆布就包括神的剥夺、神的试炼,有时剥夺,有时试炼。试炼包括什么?有时给你病痛,家庭有些环境,在尽本分当中遇到一些难处、修理对付,神对你的责打、管教、审判刑罚,这些你怎么对待?再有,对待本分人得有忠心,尽上忠心。忠心指什么?自己所能的,自己的所有、全部都献上,这才是忠心呢!这就是好人的标准。你们中间现在要是有一个约伯,不需要多,只要有一个,你们中间就有顶梁的了,临到什么事,他在跟前随时给你们作个榜样,你们看他怎么做就跟着怎么做,慢慢这些人从行为到思想到寻求实行真理就越来越好,情形是直线上升,往好的方向走。

第七句,“实行真理顺服神做诚实的人”神的要求不高,这就告诉人别犯难,神虽然说了很多真理,讲了各方面的道,但是神对人的要求其实不高,无论神讲了什么,跟人说了什么,神的要求无非就是让人能够实行他的话,听他的话,按照他的话去做人,就这么简单,这就是要求不高的意思。

第八句,“心怀坦荡没有诡诈活在光明中”,这路是谁给的?(神。)人能心怀坦荡就是做到诚实人了,没有什么隐藏的了,心、灵向神全部都是打开的,他没有什么可隐藏的,没有什么可回避的,心都交给神了,亮给神了,就是他的全人都给神了。神说他坏,他说“是”,神说他狂妄,他自是,他说“是”,他全接受。说“是”就完事了?得改,改着改着人不知不觉就没有诡诈、邪恶、滑头、应付、糊弄了,越活越光明正大,越活越往诚实人的目标靠近,这是不是就活在光明中了?这一切荣耀归给神!人活在光明中这是神作的,人没什么可夸的。人活在光明中,就是明白各项真理了,人有敬畏神的心了,凡事临到都知道寻求真理了,活得有人样了,虽然不能完全称为一个好人,但是在神那儿一看,有点人模样了,不顶牛了,没有背叛神、弃绝神的危险了,虽然明白真理不深,但是听话了,交代一项任务或者给一个本分,能尽心尽意、尽自己所能去做了,值得信赖了,神对他放心了,这样的人就是活在光明中了。活在光明中的人是不是接受神的鉴察啊?心里向神隐不隐藏啊?有没有小动作了?有没有隐私了?(没有。)完全敞开了,就是没什么藏着掖着的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了,没有什么自己脸面挂不住的事,都交给神了,神都知道。人能达到这个就活得轻松了,活得自由释放了。

第九句,“诚实的人快来我愿与你交交心”,为什么人愿意找诚实人交心呢?(因为诚实人不会害人,信得过,和他相处安全。)你们一般找什么人交心呢?找个诡诈人?他总琢磨套你的话,“你再说说,你昨天是怎么想的?”你琢磨琢磨,“你不跟我说实话,还总想套我,套完我之后再数落我,还说不定想得到什么信息跟别人说去”,你敢跟他说吗?(不敢。)你找一个实诚人,心眼好、心地善良、能包容你还实在的人交交心,你跟这样的人交心你想得点什么?(得点益处,得点帮助、理解。)有时候你就是有个简单的心情,你说:“我心里有个事压着憋不住,我想找个人能听我说说话,倒倒我的苦,诉说诉说我的心里话。”你心里其实没什么要求,就是找个实在人听你说说就行了。有时候你就想,“我里面有点问题,心里话还不想对一般人说,找个什么人呢?找个实在人,我跟他说完之后他得能帮助我,让我这个难处得到解决。我自己祷告这么长时间好像还是不太透亮,还是不知怎么做,不知道对不对。”找个实在人,他还得有点经历,能明白点事,你跟他说完之后,他说的话又中听又能帮助你,合你口味,他给你指个路,你心里就亮堂了,得益处了。多数人做诚实人有难度,但是他找人说话、相处,找个对心思的就想找诚实的人,诡诈人、奸诈人、能把他卖了的人他绝对不找,所以人就说这话“谁不喜欢诚实人哪”。

第十句,“爱神的人都来相会交个好朋友”,爱神的人指什么人?诡诈人能不能爱神呢?(不能。)诡诈人不能爱神,你愿不愿意跟他交往?(不愿意。)那大家对诡诈人是什么态度?厌烦,远离,弃绝,从心里厌憎,是吧?人交朋友没人愿意交这样的人。诡诈人有没有义气?(没有。)跟人交往实不实在?(不实在。)他能不能交到朋友?能不能拿朋友当真朋友待?肯定不能,是吧?诡诈人交朋友是什么原则?就是利用,“来,咱俩当哥们儿,咱俩当朋友吧”,什么意思?就是你还有利用价值就跟你交往,你要是没有利用价值就踹你,就不是哥们儿,不是朋友。他也交不到朋友,别人也交往不上他,他就是这种人,他对谁都是利用,能利用就利用,利用的时候就是朋友、哥们了,利用不上了就没关系了,就是这个意思。

第十一句,“喜爱真理的人都是弟兄姊妹”,喜爱真理的人那才是神家人,是真弟兄姊妹。你以为在这儿坐着的、能信神的都是弟兄姊妹啊?哪些人不是弟兄姊妹呀?(厌烦真理的人,不接受真理、不追求真理的人。)不接受真理、厌烦真理的,恶人,坏人,还有些人性不好的,甚至还有些外表人性好特别会玩处世哲学的,就会玩手段,就会利用人,就会哄人,就会骗人,一说真理他就不感兴趣,厌烦,听不进去,感觉没意思,坐不住,这是什么人?这是外邦人,你可别拿他当弟兄姊妹,也可能他贿赂你给你点好吃的,或者给你点小恩小惠,但是你一跟他谈真理,他就扯闲话。一交通真理,说“咱交通交通这段时间怎么样?”他尽谈肉体的事、工作的事、世俗的事、外邦潮流的事、情感的事、家庭的事,就这些外面的事,没有一个事是跟真理有关、跟信神有关、跟实行真理有关的,这是什么人哪?(外邦人,不信派。)甚至有些人还在尽本分。有些尽本分的人就光闷头出力,从来不交通真理,不开口交通,聚会都没祷告过,这是什么人呢?是不是弟兄姊妹呀?这不是弟兄姊妹呀!这些人不实行真理,厌烦真理,不喜爱真理,在神家里呆着他难受,“总交通真理,总交通实行真理,总交通顺服神,总交通尽忠心、尽本分尽上全力,怎么总交通这些事呢?”他听着这些话都一样,他觉得“怎么总叨咕这些话呢?怎么叨咕没完了呢?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什么时候进国度得福啊?”他觉得没意思,听不进去。你们说这些人临到事有没有路啊?(没有。)没路,你看他外表活得还挺好,他凭什么活着呢?他有些人的办法,用人的办法这么做那么做,他不来到神面前,不寻求真理,用人的诡计,用人的办法、处世哲学、人的逻辑、人的手段去处理这些事,所以这样的人活得累。很简单的事在他那儿这么遮那么盖,这么表白那么辩解,人家说:“你活得累不累?一句话解决的事,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呢?”他活得累,他的思想复杂,不接受真理,那他的思想里就总混乱。为了脸面或者为了一句话争,表白,辩解,几天都说不清楚,逢人便说,就像精神病似的,像失常了似的,这些人活得累。家庭中的一个事,跟外邦不信的人之间的一个事,就能把他缠好几天,为什么能缠住呢?他不信神的话,他也不实行神的话,临到事他也不运用神的话,他就在是非里打转,跟外邦人、家里不信的人、同事、朋友,甚至跟弟兄姊妹,他都用外邦人的手段去处理,是非的观点总得讲明白,谁的立场站没站对,谁跟谁一党,谁跟谁一伙,他总凭这些处理身边所有的事,处理自己的人际关系,所以他就活得特别累。你看他在人中间挺活跃,但是他的难处只有他自己知道,你细看他你都替他累。为一个名利的事或者为一个脸面的事,他非得辩清楚这个事,非得辩清谁对谁错、谁是谁非、谁高谁低、谁出的头、谁出的主意,就总想把这个事的来龙去脉都说一遍,都说清楚,别人都不听,人说:“你就做诚实人就行了,讲那么明白干什么呢?”他就活得这么累。他为什么能活得这么累?为什么在这里就走不出来呢?(他不用真理解决。)为什么不用真理解决?他里面没有。因为他厌烦真理,他不喜爱真理,所以他里面就没有。那临到事他能凭什么做呀?(处世哲学,自己的办法。)凭人的办法就做了,这一做就出笑话了,尽出丑相。所以,你细看他做的那些事,整天从事那些活动就为了名利、脸面这些事,就在一个网里活着,为这些事辩解、表白,到处传讲,他就不来到神面前用真理解决问题,这就是外邦人,外邦人的活法就这么累。废话太多,思想太复杂,还不合逻辑,脑袋里就是一团浆,乱如麻,总在是非里打转,结果怎么样?得着什么了?(什么也没得着。)脸面争来了,对错弄明白了,什么结果?大伙对他厌烦了,看透了,“这人一丁点儿都不实行真理。”就因为一句话,上面对付或者弟兄姊妹对付,他就不愿意了,就非得把这事弄明白,非得要当杨三姐去告状,意思是“难道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了?我就要把这事弄明白,讲清楚”,这是什么人?这是实行真理的人吗?这是信神的人吗?他就总要讨说法。接受真理就行了,按真理原则实行就行了,多简单的事,他就非要活得那么累,这是累死活该呀!这就是自找的,活该。人有很多难处其实都是自找的,都是没事找事,这就是标准的外邦人,听了多少道,读了多少神话,信神多少年,不知道什么叫实行真理,做什么事都凭人的办法、人的手段去做,去对待,活得累,活得可怜。“喜爱真理的人才是弟兄姊妹”,那不喜爱真理的人是什么人?不喜爱真理的人、厌烦真理的人、弃绝真理的人就不是弟兄姊妹,不是信神的,是外邦人,别拿他当弟兄姊妹。他活得累,活得可怜,值得可怜吗?(不值得。)送他两个字——活该,“你那样做活该!”这就是对这种人最好的回答、最好的礼物。

下一句,“快乐的人一起唱歌跳舞赞美神”,这就回到这首歌的主题——做诚实人才有真快乐。这句话就等于是送给人一个座右铭,你去慢慢体尝吧,慢慢品这句话,做诚实人才有真快乐,言外之意就是什么呢?你做诡诈人,你做圆滑人,你做不接受真理、不喜爱真理、不顺服神的人,那你就没有真快乐,没有真幸福,永远不会快乐起来,你就烦恼不断,苦楚多多,再送你两个字——活该,就是你该这样。你不是想这样吗?你喜欢这样,那你最终就没有什么幸福,没有快乐,只有痛苦!

上一篇:第九十四篇 达到真实的信得具备什么

下一篇:第九十六篇 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