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一百零六篇 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有些人尽本分很被动,被动是什么意思?(坐、等、靠。)坐、等、靠这是什么态度?这就是不负责任。给你个担子让你挑,你就总琢磨:我是横着挑还是竖着挑呢?是用肩膀挑还是用胳膊挑呢?还是两个人抬呢?我怎么做好呢?你光琢磨了,你没担起来。你担起来,不管你是横着挑的还是竖着挑的,谁也不挑你毛病。你说担起来有点重,你一路歇两三回,但是你挑了,你没等,这是什么态度?这就是人尽本分的心态、心情、情形不一样,这是担责任,已经做实事了。你没做实事,光放空话,这叫应付糊弄,这是做面子活,这种态度尽不好本分。你光是那么想,但是从来没做过,也从来没试过,没把它变成实际的问题去做,去实行,这样尽本分是什么态度?这态度不行。无论你想得对还是不对,成立不成立,成熟不成熟,想着这么做好那就试、摸索,谁也不埋怨你,谁也不给你定罪说你这是瞎耽误工夫。因为做很多事有很多问题是想不到的,另外都是从来没遇到过的,大伙都是生手,都是这么摸索过来的。为了尽本分达到最佳效果,就需要你们不断地寻求、摸索、找资料,你们有思路了,有想法了,把它写在纸上,然后大伙在这个基础上讨论,有方案了就赶紧做,这叫认真负责的态度,这叫担担子。你们现在担担子的心还不行,没有担担子的心,给你个担子,你负不起这个责任来,一担担子你就觉得这事难那事难,你挑不起来,不顶用。你看栋梁都做什么?都做柱子,都做基石。火柴棍做什么呀?什么也做不了,不能担担子。

每个人都得有担担子的心,都得有责任心,这样工作肯定能作好。就怕推一推动一动,谁也不愿意负责任,谁都怕出头,怕做坏了挨对付修理,这样工作效率就差了。光一个人在那儿使劲,别人谁也不配合,有活儿光看着不搭理,这就不是尽本分,这是雇工啊!雇工给主人干活儿,干一天活儿拿一天的工钱,干一个小时拿一小时的工钱,就等着拿工钱,干点活儿生怕主人没看见,生怕得不着赏,总要干面子活儿,这就没有忠心。很多时候一问你们这件事是怎么回事,你们答不上来,很多人是参与了,但是做得到底好不好心里从来就没有过问过,也没有用心去品过。其实以你们的素质,以你们的见识,你们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你们都是参与者,都是目击者,但是为什么多数人说不上来呢?你们有可能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这个事做得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这里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就是你根本没过心,没用心,没关心过这个事,只是当作一个任务去完成;另一方面是你不想关心这些事。如果你真关心,真用心,你对每一样事应该是有观点、有看法的,没观点、没看法很多时候是出于人的漠不关心、冷淡、不负责任。对自己尽的本分不用心,不负责任,不愿意付代价,冷淡,冷处理,不愿意过问,就愿意做个跟班的,不愿意操心,不愿意更多地付出精力,这就跟外邦人给老板干活打工没什么两样了,这样的尽本分神不喜欢,不悦纳。

以前主耶稣说过那么一句话,“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太13:12),这是怎么回事,知不知道?就是你自己的本分、你分内该做的你都不做,你都不献上,神就把你原有的都夺去了。夺去指什么?在人那儿感觉到的是什么?也可能连你恩赐之内、素质之内能达到的都达不到了,没了,找不到感觉了,神剥夺了。你不用心,不付代价,没有真心,神就把你原有的夺走了,剥夺你尽本分的权利,不给你这个权利了。因为神给你你不尽本分,不为神花费,你不付代价,你也不用心,所以神不但不祝福你,还要夺走你原有的。神给人恩赐,给人头脑,给人聪明智慧,人该怎样用这些东西?你的特长、你的恩赐还有你的聪明智慧都得献在你的本分上,你把心用上,可以说得绞尽脑汁地把你自己知道的、明白的、能够得上的、能想到的都用在本分上,这就蒙祝福。蒙祝福是什么意思?在人那儿感觉到的是什么?(尽本分有路途,有圣灵开启。)有圣灵开启,有神引导,在人看你能力范围之内、你的素质、你学的那点东西你够不上这个,但是神一作,一开启,你不但能明白还能做得更好。你自己都纳闷:这好像是我自己的东西,但我没学这个,怎么突然就明白了,突然就敞亮了呢?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精,这么聪明呢?这就是神开启、神祝福,神就这么祝福人。你们在尽本分期间,在作自己分内的工作期间,如果感觉不到这个,这就没有神祝福。总觉得尽本分没意思,没什么可做的,献不上自己的力,总觉得心里没有,总得不到开启,总觉得没有什么聪明智慧可发挥,这就麻烦,你尽的本分神不称许,不是在正确的轨道上,路途不对。你就得省察:为什么没有这些东西?为什么尽本分没路途?明明学过,是自己专业范围之内的东西,而且也很擅长,为什么在信神尽本分想用这些东西的时候却用不上,就发挥不出来呢?怎么回事?这是偶然的吗?这里有问题。神祝福一个人,那这个人就会变得聪明有智慧,又精明又强干,而且敏锐,机警,特别灵巧,做什么都有门道,做什么都有灵感,做什么都觉得不在话下,都拦不住他,这有神祝福。做什么事费劲,笨拙,偏谬,不通窍,怎么说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没有神引导,没有神祝福,这就看出来了。有些人说:“我用劲了啊!”你使的是拙劲,你不明白真理。你在神面前尽本分,看不到神祝福、神引导,没有圣灵开启光照,你做事就很难,靠着人的力量、人学的那点知识本领很吃力,也可能你学的东西不少,但就是用不上,这就正是问题了,这里有个人走什么道路的问题。

大多数人尽本分都是这个心态,“有人领我就跟着,往哪儿领我就跟到哪儿,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担责任、操心或者多费点心思就达不到了,他就不愿付这个代价,出力有份,负责任没份,这就不是真实尽本分。得学会用心,人长心了就得会用心,如果总也不用心,证明这人没心,没心的人得不着真理呀!为什么说得不着真理呢?他不知道怎么来到神面前,不知道怎么用心去感觉神的开启引导,用心去揣摩,去寻求真理,去寻求、去明白、去体贴神的心意。你们有没有这些情形,能够常常安静在神面前,无论临到什么事,无论尽哪些本分,都能常常来到神面前,用心揣摩神的话,用心去寻求真理,用心去琢磨这个本分应该怎么尽,这种时候多不多?用心尽本分,能够负责任,这得需要吃苦付代价,这不是说着玩的。不用心,总想出力,本分肯定尽不好,就是走走过程完事了,到底做得怎么样自己不知道。你用心就能达到逐步明白真理,你不用心就达不到。尽本分用心了,追求真理用心了,你就能逐步地明白神的心意,逐步地发现自己的败坏、缺少,也能逐步地掌握自己的各种情形;你不用心,光在外面出力,你里面情形的不同变化、不同环境里不同情形的反应你感受不到,这都是心的事。所以说,得用心灵与诚实赞美神、敬拜神。“心灵”是什么?用心灵与诚实敬拜神,你得有一颗安静的心、真诚的心,在内心深处得知道寻求神的心意,寻求真理,揣摩应该怎么尽好本分,这个本分还有哪些不明白的,该怎么做能做得更好,心里常常得琢磨这些事你才能得着。你心里常常琢磨的不是这些事,被心思的东西、外面的事务充满着,与心灵诚实敬拜神无关的这些事都占满着,与心灵诚实敬拜神有关的事一丁点儿都没有,那你能不能得着真理呢?你与神有没有关系?

信神这是心的事,跟外邦人给老板打工完全不一样,是两条路啊!外邦人打工就琢磨怎么能少干活多挣钱,能偷奸取巧地挣到钱,少出力,总得琢磨这个,那是邪恶的道,是撒但的道。信神这条道路是什么?你总得琢磨怎么能尽好本分,里面得不断地纯洁。外邦人打工是不断地往邪道上走,人越来越堕落,越来越圆滑,越来越诡诈,越来越会玩手腕、玩阴谋,人心越来越邪恶,越来越深不可测,玩弄人、算计人的手段越来越高明,谁也看不漏,真实的那一面人越来越看不透,没法辨别真伪,那是外邦人的道路,魔鬼的道路。信神这条道路正好与那个相反。你信神多年,人看你这个人越看越觉得你诚实,说话也诚实,对人也诚实,尽本分也诚实,就是你这人清澈见底,说话办事透明,通过你做的事,通过你说的话,通过你表达的观点,通过你尽的本分,还有你跟人说话的时候诚实的态度,人就能看透你的心、你的性格、你的性情与追求,还有你内心深处的向往、目标,能看透你这个人,你这个人就是好人。你活这些年,信神也有几年了,在神家尽本分也挺长时间了,但是人接触你这个人觉得你说话不透明,听不出你到底是什么观点,做事看不到你的心,看不到你内心深处的存心、目的,你很隐蔽,很会掩盖自己,很会包裹自己、伪装自己、包装自己,就是人跟你接触几年都看不透你的心,看不到你的心,能摸着你的性格,知道你脾气暴或者是慢性格,或者是老好人,仅仅是看到性格了,但是看不到你深处的性情的实质是什么,那你这个人很麻烦。这就证明什么呢?你的心还被撒但控制着,没有得着一丁点儿真理,败坏性情没有得到任何洁净。这样的人很难蒙拯救啊!别看他说话会绕弯,办事巧,嘴巧,脑袋聪明,反应快,但是谁跟他办事都觉得这个人总有一种不踏实、不可靠、不可信赖、不值得信赖的感觉,就觉得这个人背后还有什么事好像没测透,这不是真实信神的人。

你们现在在哪个阶段呢?跟人接触、交往有没有诚实的态度?能不能让对方感觉到你的诚心?(涉及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就不愿意把自己里面的真实想法透露给别人,不太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就愿意和别人敞开说一些。)(自己心里有一个衡量标准,自己想说的话跟谁都能说,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会有选择性地去说,所以跟人接触还是会包裹自己、伪装自己。)这就是应该变化的东西,需要洁净的东西。但不管怎么样,在尽本分期间,你最起码得有一颗诚实的心,让神感觉到你的诚心,这是最起码的。你说“我跟人有隔阂,我怕人瞧不起我,我有脸面”,这个慢慢变,每一个人都得从这些败坏性情、这些难处里一步一步走出来,都得冲破这些难关,哪一个人都得过这一关。但是在过这一关之前,你的心到底对神是不是诚实的?你对神有没有什么隐瞒、掩盖、遮掩或者包装?甚至更多的时候你想的是“最好神也不知道我心里隐藏什么,我不想这么花费,我不想这么尽本分,我不想这么付代价,我还想考虑我的后路,考虑我的前途”,如果这些事你对神都隐藏,就是你最深处的存心、目的、打算、人生的规划,还有你个人对很多事的观点,对信神的观点,你对神也隐藏,那你这个人很麻烦。你可以对任何人隐藏,但是你千万不要对神隐藏。你说“我对人说不出口,我怕人小瞧我,怕人知道我的实底,我胜不过去”,那这个你暂先往后放放,先不实行,但是背后你得跟神祷告。你说,神哪,我还有这个卑鄙存心,为了前途、为了命运我做了哪些事,为了前途、为了我的名利我又做了哪些努力,我得跟你交代,我得向神祷告敞开,我不能向神隐藏。不管你的心向多少人是关闭的,你都不要向神关闭你的心,你的心向神一定要打开,要敞开,这是信神的人最起码该有的心。你有个敞开的心,不向神关闭,不拒绝神对你的鉴察,在神那儿是怎么看你的?你虽然不向人敞开,但是你向神是敞开的,你接受神的鉴察,神认为你是诚实的,你有一颗诚实的心,你这颗诚实的心在神那儿看是宝贵的,那神在你身上肯定有工作要作。比如说,你做了欺骗神的事,神会管教你,你得接受神的管教,赶紧到神面前悔改、认罪,承认自己的错误,承认自己的悖逆,承认自己的败坏,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接受真理,接受神的刑罚审判,一切都从神领受,这就是你心里真实相信神存在的证据。

你们得先学会把心向神打开,每天祷告,好比说你今天说了一句假话,人还没发现,你还没勇气跟大家敞开说“我说错话了,我骗你了”,但是最起码你今天省察到的、发现的自己做的错事,所说的假话、谎话,得赶紧拿到神面前认罪,说:神哪,我为了什么什么又撒谎了,求你管教我。你有这个态度神悦纳,神纪念你的态度。也可能你改这个撒谎的毛病或者败坏性情很费劲,很吃力,但是不要紧,有神同在,神会引导你、帮助你渡过这一次一次的难关,让你有这个勇气不撒谎或者能承认自己撒谎,承认自己不是诚实人,承认自己是诡诈人、撒了什么谎、为什么要撒谎、存心目的是什么,让你有这个勇气冲破这一关,冲破撒但的牢笼、控制,这样你就逐步地活在光中,活在神的引导、祝福之下了。这一关一冲破,你这个人在人面前活着人喜欢,在神面前活着神喜欢,那还能不能做错事了?尽管你还能做错事,尽管你还能撒谎,尽管有时候你还会有个人的存心,还会有私心,还会有自私卑鄙的作法、想法,但是你有正确的实行路途,接受神的鉴察,你把心,把你的实际情形、败坏性情拿到神面前亮相,实行路途对,你前面的方向是对的,你的前景是美好、光明的。这样你活着就心安理得了,心里滋润了,不用藏着掖着,躲着这个躲着那个,像个小鬼似的,这就慢慢有人样了。说话光明正大,做事光明正大,有什么观点、有什么不对或者有什么想法都拿出来亮,大伙都看得清清楚楚,最终说你这个人是透明人。什么叫透明人呢?就是这个人不撒谎,没什么可撒的谎,他说一句话,大伙一听,“他说的话是真的。”为什么说是真的呢?这人诚实啊!他说错话了,一转身意识到了,赶紧跟大伙道歉、承认,就能达到这个程度,所以大伙对他信任。他就是无意中撒个谎,说句错话,大伙也能原谅,“他是无意的,等一会儿他就来道歉、来纠正了,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这是不是透明人?这样的人大伙都喜欢,都信得过。你得达到这个程度,取得神的信任,取得人的信任,这不简单,这是一个人的最高尊严,这才是有自尊的人。人都不信任,那神信不信任?活得没皮没脸,整天撒谎,做事没原则,尽本分没责任心,没忠心,事做好了高兴,沾沾自喜,狂妄,讲资本,做不好了就消极,撂挑子,这是什么人?值不值得信赖?你们喜不喜欢这样的人?(不喜欢。)你不喜欢别人做这样的人,那你自己也别做这样的人。要想让神喜悦,让人喜悦,活得有尊严,人就得从做诚实人开始。

做诚实人最重要的实行是什么?心得向神敞开。什么叫敞开?就是门一开,里面是什么,人、神都看得清清楚楚,你说出的话就是你里面的东西,没有阴暗面,别人不用猜,不用额外地抠问,你不用绕弯子,这么想就这么说,没什么存心。有时候你实话实说伤了别人,得罪别人了,有没有人会说“你太诚实了,你太伤我了,我接受不了你这个诚实”?你就是偶尔伤到别人,别人一看你这人没什么坏心眼,就是个诚实人,说话不讲究方式,直话直说,没人计较。你一看伤到别人了,“对不起啊,我这话说得没智慧,不知道你有这方面软弱,我伤着你了,我向你道歉。”对方一听,“没什么坏心眼,都是弟兄姊妹,我也认识我的问题,我这人好挑毛拣刺,好斤斤计较,我也不对。”这不就没事了吗?没有隔阂就不会产生矛盾,很快问题就解决了。做诚实人才快乐就是这个意思。做诚实人最重要的是心向神敞开,这是一开始,然后学着向人敞开,说诚实话,说实在话,说心里话,做有尊严的人,有人格、有人品的人,别说官话,别说假话,别说伪装的话,别说骗人的话。做诚实人还有什么?尽本分用心,这涉及到诚实人的实行了,就是尽本分得有个诚实的态度,用诚实的心去做,去实行,对号入座,付诸实行,不是光说说就完事了,不是光说“我有个态度就行了,你们该怎么做怎么做,我歇着”。你歇着,那你做诚实人的实际在哪儿啊?没实际光卖嘴这不行。神鉴察人,除了鉴察人心肺腑,看人的内心,还要看人的行为,看人的实行。你内心是那么想了,但是你没实行出来,这是不是诚实人的表现?这叫心口不一,玩面子活,用嘴皮糊弄人。就像法利赛人似的,经读得挺好,倒背如流,到实行的时候,需要付代价、放下地位之福的时候不干了,开始骂神了,跟神争夺地位,神厌憎,那不是好道啊!人对那些人能不能信得过?(信不过。)

你们现在知不知道神对你们的信任度是多高?就是说你们有没有取得神的信任?(没有。)那你们有没有取得人的信任呢?(没有。)这两条都没有,那你们现在活得有没有尊严呢?(没有。)这就活得可怜哪!人最大的悲哀就是活着没有尊严,不能取得神的信任,不能取得人的信任。说:“人对你怎么看哪?能不能信得过你这个人啊?交代给你一个事,人能不能相信你能办好?”你感觉好像没有人能这么信得过你,活得挺悲哀,做人做得不怎么样。你觉得自己有一颗诚心,但是人不信任你,那你觉得神对你信不信任哪?你觉得神对你也不信任,那是神冤枉你?神没看到你的诚心?你琢磨琢磨,“也不对,神鉴察人心肺腑,应该知道我心里怎么想,就我这个表现,我自己评分的话也不高,神不信任这是很正常的事。”没取得神的信任,也没达到让人能够信得过,怎么办哪?就得进入做诚实人这方面的真理,不管有多大难度也得进入。如果一开始实行觉得难度挺大,怎么办哪?就退缩不实行了?说:“实行做诚实人太难了!”难在哪儿?“自己的脸面、虚荣、个人的荣誉总受亏损,这个受不了啊!”这些就是你的难处。你就得学着放,别人说难听的,你听着,也得受着,也得祷告,在心里学着忍耐、包容,得放下。另外,涉及到自己脸面、虚荣的事自己得承认,“这个事我不会,那事我不行,这个事我不知道,那事我不懂”,不会的事一定不要装,这就是诚实的态度。有时候因为这些事人瞧不起你,说你傻,你怎么办哪?你就得甘愿做一个傻子,“我就是傻子,在神面前我就是一文钱不值,我什么也不是,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装。”你就得放下那些虚荣脸面,你能放下你就能做诚实人,你就不怕别人讥笑、瞧不起,你就不会与别人争论,争高低上下,你能放下你就能胜过这些。你放不下,一定要让别人看得起你,不知道你也要装知道,你就做不了诚实人,这是实际难处。好比别人说“你的脸怎么那么大呢?现在都时兴小脸,你长个大饼脸”,你琢磨琢磨,“哼,我再是大饼脸也比你那方块脸好看!”这个想法是怎么出来的?(自尊心。)这个自尊心你在什么情况下能放下?(承认自己就是大饼脸。)对了,承认,“我就是大饼脸,没小脸好看,但是神就给我这样的大饼脸,我感谢神,神没嫌弃我,再说神也不看人是什么脸,神看人的心。”你不在乎这个,你是不是就放下了,不受这个辖制了?你这个虚荣脸面放下了,你就胜过这个了。他爱怎么说怎么说,你不受这个辖制,这个事就不再成为辖制、捆绑你的东西,捆绑不住你了,你就不会再与他争了,这时候你就不用伪装,也不用跟他动血气。你胜过这个的时候,你能正确对待这个事,你的心是坦然的。你也不用装,说“我觉得我挺像瓜子脸的,也不比别人脸大呀,挺好的”,其实你自己心里觉得“我的脸是挺大的”,你强打精神,说虚伪的话,为自己的面子多说几句话,这就不是诚实了,这就叫虚伪。

人活着很多时候说那些废话、撒谎的话、无知的话、愚蠢的话、辩解的话大多数是不是都是为面子、虚荣心、利益说的?你把你这些东西解决掉,你的心就越来越诚实了。好比有的人说“我去过上海”,有的人说“我去过台湾”,有的人说“我还去过德国呢”,人家问你:“你去过哪儿啊?”你琢磨琢磨,“要是说哪儿也没去过,就在自己家那小县城呆着了,这不好吧。为了不让他们小瞧我,我得说去过哪儿不逊色呢?去过广州?好像也不是太理想。”“我去过香港。”一念之差,撒了谎,就“香港”两个字就把你自己出卖了,你不是诚实人。那你不能做诚实人是怎么造成的?其实就是为了面子,人就放不下,看不透,看不破这一关,就为了面子就撒这个谎。撒完谎之后,人问:“你去香港玩了几天哪?”“我去了七天。”又说一句谎。这句谎是为什么来的?(圆上一句谎。)人又问:“去哪些地方了?”“我去旺角了。”“旺角那地方怎么样啊?”琢磨琢磨,不能露馅,“反正香港那地方到处都是人,主要是人多。”又一句谎出来了。越说越不踏实,再往下问你就该跑了,都是谎话啊!这些谎是为了什么说的?全部都是为了面子,打肿脸充胖子,跟人攀比,为了自己的面子,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人格,结果掉了面子,丢了人格,丧失了尊严。因为你的谎话太多了,你说每一句话都是撒谎,没有一句是实话。说完谎当面没丢面子,但是在你心里感觉自己已经颜面扫地了,在神面前你不是一个诚实人,在你心里你会很轻看自己,瞧不起自己,“自己怎么活得这么可怜呢?难道说一句实话就那么难吗?就为了面子非得撒这些谎吗?我活得怎么这么累呢?”你可以不累,但是你自己不选择活得轻松、自由释放的道路,你选择维护面子、维护自己的虚荣这条道路,所以你就活得很累,是不是这么回事?你撒谎挣来的面子那是什么?是面子吗?那是个空洞的东西,根本就不值钱。撒谎出卖的是人格,出卖的是尊严。这些谎让人丧失了尊严,让人在神面前没有人格,神不喜悦,厌憎,这样做值吗?这个道路对不对呀?不对,人没活在光明中,是吧?你没活在光明中,你活得很累,你常常为了圆一句谎说很多废话,说废话的时候自己心脏跳动加快,血液流动也快,把自己折腾得,绞尽脑汁脑细胞都消耗掉多少啊,最后自己琢磨琢磨,“以后可不撒谎了,闭嘴不说,少说。”但是止不住啊,为什么?你放不下这些东西,你只能用谎来解决,用谎言来维护这些东西。你觉得用谎言能保护住这些东西,其实你保护不了,你不但没用谎言保护住你的人格、尊严,更重要的是你丧失了实行真理的机会,这是人最大的亏损。你维护住面子、名誉,但是你丢掉了真理,失去了实行真理的机会,失去了做诚实人的机会,这是最大的亏损。

做诚实人现在有没有路途了?就得在生活当中省察,看别人怎么实行,然后自己能常常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鉴察。好比说,刚撒完一句谎,意识到了,“今天又撒一句谎,我得改,那个说法不对,不准确,有两个字说得不准确,我得赶紧承认,让大伙知道,我刚才说的是谎话”,当时就改。总这么改正,你这么实行惯了,哪次要是再撒谎,不改正你心里不平安,神会帮你把关。这样实行来实行去,时间长了,你说话的水分越来越少了,做事的掺杂越来越少了,这是不是就纯洁了?纯洁度越来越高了,这就是得到洁净了。做诚实人就是这样一个路途。得逐步地、一点一点地变,越变越好,越变人越会说诚实话,不会说诡诈话了,不会撒谎了,这种情形就对了。人有那样的毛病,撒谎天生都会,实话实说就费劲,就不会,得教,得训练,要不怎么说是败坏的人呢!你看有的小孩想喝橘子汁,就跟他妈妈说:“妈妈,你摸摸我的头是不是发烧了?”他妈妈一摸,“没发烧啊!”“那我怎么觉得身上热呢?我身上热就是感冒了,我感冒了你应该给我冲橘子汁喝。”他还会这招儿呢,这就是谎。他就不会说“我今天想喝橘子汁了,你能不能给我冲一杯?”他就会绕着弯,用一种方式、用一种手腕把东西骗来。大人怎么看这个事呢?“我这孩子真精,想喝橘子汁不直接说,就说发烧了,因为发烧才给橘子汁,这孩子太聪明了!”没有一个人说这孩子真诡诈。还有的父母说:“人家那孩子这么要橘子汁,看人家多聪明,你就会直接要,你就不会绕个弯啊?你就不会耍个小聪明啊?你长脑袋干什么的?”父母还责备孩子说话不会绕弯,做诚实人还有罪了呢!在人的内心深处都认为做诚实人那是傻瓜,不聪明,笨,没有花花肠子,脑袋不会转弯,说话直来直去,太透明,说话不会藏着掖着,总是跟人接触一会儿就让人知道实底,“这人太傻,太笨,太愚蠢,在这个社会上根本就吃不开,我可不跟这样的人交往”,人都鄙视这样的人,是吧?你们是不是鄙视这样的人,是不是有这个观点啊?(信神以前会。)现在呢?(现在羡慕这样的人。)真羡慕这样的人了?(听神交通这方面,觉得人还是活得简单一点、诚实一点好,没有那么大的包袱,要是撒谎就会越陷越深,早晚有一天会抖搂出来。)那样遭祸呀!人活这些年也都活明白了,如果这方面活不明白那就不是人,没有正常人性,是吧?如果活一把年纪了还觉得“人家真精啊,你太傻了,太直接不行”,这就不是正常人。“同样做人,一日三餐,一天二十四小时,人家做诚实人那么开心,没什么负担,心里还自由释放,人家没少什么,还活得更滋润”,应该羡慕这样的人才对,这叫活明白了。有些愚蠢的人琢磨琢磨,“他总实话实说,挨对付了吧?活该!你看我们,我们都藏着心眼,不说,不漏,没挨对付,没吃亏,在大伙跟前没丢人现眼,这多好啊!总藏着,谁也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这活得多明白呀!”如果羡慕这样的活法那是什么人哪?这是不是没有正常人性啊?听多少道还这样想,这就没有正常人性了。自己玩诡诈,玩弄手段,总利用人,总跟人撒谎,跟谁都不实在,还觉得自己玩得高明,活得明白,这叫傻瓜,愚蠢啊!他还没活明白呢,他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得着,什么叫真正的做人。真正活明白的人走正道,不走邪道。

走正道最起码人活得得有尊严,得有人样,让人信得过,让人器重,让人感觉你这个人人品、人格有分量,说到做到,得让人对你有这样的评价,说你这人说出的话保证能兑现,答应别人的事保证能做到,别人托付你办一件事,你肯定能尽心尽责地办到,让对方十分满意。这是不是好人?这样的人是不是有尊严?有的人谁都不敢托付他办事,托付他办事那就是实在没有别人了,还得留后手,还得安排一个人看着,这样的人是什么人?有没有尊严哪?他说一句话你得分析、研究,还得猜,还得听音,还得跟旁边的人问一遍。他说一句话,说一个事,可信度几乎是零,有可能有这个事,但是他夸大了或者缩小了,有可能这个事根本就没有,是他瞎编的。为什么瞎编哪?他有个人的目的,就是骗人。这样的人人厌烦、鄙视、讨厌,更甚至根本就不想与他交往、相处。这样的人太不值钱了,人也不器重,做人做到这个程度,有没有尊严?没有人托付他办事,没有人信任,没有人与之交心,他说的话谁也不相信,听听就算了。他说这次是真的,真的也没人相信,没人搭理。他说:“我说的话不见得都是假的吧?”人说:“我没心思分析你这话真假,听你说话太累,还得分析、研究,我有那工夫揣摩一会儿神话多好,学首诗歌多好,我分析你那话有什么用啊?你这些话可别跟我说,愿跟谁说跟谁说去,谁愿听跟谁说,你没有一句实话,我不愿跟你说话。”这不就把人格混没了吗?这就是他不值钱的地方,谁都不想搭理他,谁都不想与之相处,更别提与他交心、交朋友了,这样的人有没有人格、尊严?(没有。)谁见谁烦,没有分量。说话、做事、人品、人格没有任何一丁点儿可信度,这样的人就没有任何分量了。如果这人有恩赐,有能力,大伙喜不喜欢哪?(不喜欢。)所以人与人之间相处,处的是什么?处的是人品、人格、尊严,能交心。有尊严的人有时候跟人有点性格不合,但是这个人诚实,到最终大伙评价还是高的。他能实行真理,诚实,有尊严,有人格,从来不占人便宜,有人品,在人心里有分量,与人相处有良心,有理智,也从来不瞎论断人,评价一个人、谈论一个人说话都准确,知道的就说知道,不知道的不乱说,不添油加醋,他说的话就足可以作为凭证,作为凭据,也可以作为参考。有人品的人说话、做事就有价值,值得人信任,这叫尊严。没人品的人说话、做事没人器重,没人搭理,没人当回事,没人信任,为什么呢?他尽撒谎,谎话太多,实话太少,与谁交往都没有诚心,给谁办事都没有诚心,没有人格了,谁也不喜欢。你们现在有没有找到在你们心目当中值得信赖的人?你们认为自己是不是别人值得信赖的人?能不能让别人信得过?好比说,别人问你那人怎么样,你说:“问我就问对了,我绝对不会随便评价、论断一个人,我知道的我一定说,不知道的我肯定不乱说,我看准的我说,我猜的、我自己想象的我绝对不添油加醋,我绝对不说。如果是我自己判断的,我看到一个现象,我一定得加上前提,‘据我判断’‘根据我的观察发现’,让对方听完我的话能感觉到我的诚实,能感觉到我的态度,对我能够有信任。”你们有没有这个把握?(没有。)这就证明你们对人不够诚实,你们做事、为人处事没有诚心,没有诚实的态度。别人问到你了,说:“我信得过你,你说说那人怎么样?”“还行。”“说点细节吧。”“细节就是人也老实,肯付代价,跟人交往也行。”三句话有没有一句话是带有实际的证据的,能作为足够证词的?没有一句话。那这样的人值不值得信赖?(不值得。)这三句话全是敷衍的话,全是不负责任的话,没细节。看外表,刚接触都是“差不多”“还行”“可以”,你既然跟他接触了,你内心深处对他有什么评价,怎么看的,人要听的是这个,你没有一句实在的、关键的、重点的话,人还信任你吗?

交朋友就要交一颗心,有的性格合不来,或者家庭环境、背景、经济条件也可能都不相当,但是两个人如果能交心了,有什么事能够互相真实地沟通,彼此能够不撒谎,能够把自己的心亮给对方,这样就能成为真正的朋友,这是知心朋友。也可能在他有难处的时候,他谁也不找就找你,说“哪怕你骂我一顿,我知道你是真实的,因为我知道你这个人是诚实的人,你的心是真的,是诚的”。你们能不能做这样的人呢?你们是不是这样的人哪?(不是。)那就不是诚实人。你跟人相处首先得让人感觉到你的真心、真诚。跟人在一起说话、打交道、办事都是敷衍的话、官话、好听的话、奉承的话、不负责任的话、想象的话,或者根本就是让对方听着好听、讨好对方的话,这就没有一丁点儿实在的东西,诚心一点没有。跟谁相处都是这一种处法,都是这一种方式,这个人有没有诚实的心?不是诚实人,是吧?好比说,对方有什么缺欠,他诚心实意地跟你说:“你给我说一说,我消极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看不透啊!”其实你心里明白你不说,就说:“挺好的,我也这么消极,常消极。”这几句话对方听着是挺得宽慰,“你也消极,大伙都消极,咱俩一起消极吧!”但是你的态度是不是真诚的?不是,你是在敷衍对方,为了让对方舒服、放宽心而宽慰对方,为了让他跟你没有任何的隔阂,不产生矛盾,你没说诚实话,你不是为了帮助他,不是用你的诚心去帮助他,让他从消极里走出来,你没做到诚实人该做的,这不是做诚实人。那做诚实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呢?你自己心里看到的,你看准的,你跟他说:“我是这么看的,我也是这么经历的,你看我说得对不对,不对,你可以不接受,对,我希望你接受。如果我说得难听伤到你,那咱们都从神领受,我的存心目的是为了帮助你。咱就交通交通这个事,你这个事我看得清清楚楚,你就是因为个人的脸面受到伤害了,别人没给你面子,你觉得别人都瞧不起你,你受打击了,你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你就受不了,就消极了,你说事实上是不是这么回事?”他一听觉得是这回事。其实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是你要是不做诚实人这话你就说不出来,你就说“我也常消极”,对方一听大家都消极,他觉得还是好事呢,他也没走出来。你要是做诚实人,你用诚实的态度、诚实的心去帮助他,就能让他明白真理。

做诚实人这是多方面的,很多事都涉及到做诚实人,前面咱们说了多少,光涉及一方面吗?光涉及人问你多大了,明明四十五岁了你说三十九岁,这一个简单的事吗?不是一问一答、是或不是的事,不是这么简单。总之,你无论面对什么人或事,是神直接托付给你的,还是人告诉你的你应尽的本分,无论是为人还是处事,你都有一颗诚实的心来对待。用诚实的心来对待怎么实行啊?怎么想就怎么说,说实话,别说官话,别说好听的、讨好的、虚伪的、假的话,把心里话说出来,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观点表达出来,这就是诚实,这才是诚实人该做的。心里想的永远不说,永远不漏,说的跟心里想的永远不一致,这就不是诚实人的表现。好比说,一个本分你没尽好,人问:“这事是怎么回事啊?”你说:我们也想尽好本分,但就是因为什么什么,有多种原因。其实你心里知道你没用心,但你没实话实说,你推卸责任,或者找各种原因遮盖事实真相。这是不是做诚实人哪?你这么一说,是混过这一关了,这事过去了,但是你里面的东西没有拿出来亮相,永远捂到里面了,成病了,这可不是小事啊!你就得实话实说,“这段时间尽本分有点疲塌,没当回事,紧一阵松一阵,心情好点的时候还能付点代价,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就松懈下来了,就不愿意付代价了,懒惰了,贪享肉体安逸了,所以尽本分就没什么效果。这几天正在扭转,争取接下来能越尽越好,提高效率,加快速度。”听的人能不能听出来哪句话是实话?前面说的话一听就是先下手为强,怕挨对付,怕挑毛病,怕追究责任,先找原因掩盖住,先堵人的嘴,然后推卸责任,好不挨对付,这就是谎话的来源。后面这些话虽然说出实情了应该挨对付,应该担责任,但是是实情,人的正常情形就是这样的,你不说人也知道。你没选择不说,没选择辩解、辩护,而是直接说出来,这证实什么?证实你这个人有诚实的态度,你正在追求变化,而不是刚硬、顽固地坚持自己的情形,来掩盖、遮掩事实的真相,来欺骗。哪个路途对呀?哪种实行法是诚实人的实行法呀?敞开,说实话,交代实际情形、实际问题,这就是诚实人的实行法,这个实行法对。

很多时候人不能做诚实人其实就是一念之差,谎话一张口就说出去了,一说收不住了,说了一大堆,最后心里不平安了,不平安也收不回来了,自己还没勇气改正错误,承认自己撒谎,就这样一错再错下去。心里总像压一块大石头似的,“上次又撒谎了,什么时候找个机会把那个事澄清一下,说清楚,认错,悔改”,但是总也没有机会,最后自己琢磨琢磨,“在以后的尽本分当中弥补吧”,自己就总要弥补,怎么弥补也弥补不了那次的欺骗,它是两码事啊!如果你有良心你应该有这个知觉。欺骗跟说实话这是两条路。你实行做诚实人,有些时候丢了脸面,挨了对付,甚至受了责备,但是你心里得来的是踏实、平安,“不管我挨了对付,还是被撤换,我心里是踏实的,我做诚实人我说的都是实情,我应该挨对付,应该担责任”,这些情形是正面的。但是你一旦欺骗了,后果是什么?欺骗完之后心里是什么感觉?总觉得自己里面不干净,不踏实,总有控告,“我怎么能欺骗呢!我怎么又欺骗了?我这个人怎么这样呢?”你就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无颜面对神。尤其人得到神的祝福,神的恩待、怜悯、宽容的时候,人就更觉得欺骗神的行为是可耻的,里面控告得就更厉害,更没有平安喜乐。这就证实什么问题?人搞欺骗不是正道,不是正常人性里该具备的性情实质,所以它会让你很痛苦。你欺骗完觉得自己手腕很高,说话很高明,很婉转,没有露出丝毫的蛛丝马迹,但是过后你心灵里的控告也可能伴随你一生啊!你无意中的撒谎欺骗,到你有一天意识到这个事的严重性的时候,它会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你的心里,你就总想找机会弥补。一般弥补是弥补什么事啊?一块布如果没有洞需要补吗?一块完整的布不需要补,磨出洞难看了才需要补。补上之后有没有完整的时候好看呢?那是一块伤疤,它会有烙印,会留痕迹。皮肤割了个口,好了之后,跟原来的皮肤一样不一样?能不能看出区别来?它跟其他地方的肤色是不一样的,那是烙印,那是疤痕。人搞欺骗,到有一天良心发现的时候,早晚是病啊!除非你没良心,从来不凭良心活着,从来没什么人性,也不讲什么尊严、人格。你稍微有那么点人格、尊严,有一点良心知觉,当你意识到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欺骗的行为是可耻的,是见不得人的,是低贱的,自己会鄙视自己,会厌憎自己,那条路不是什么好路。撒但没有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善良这些知觉,人不一样,人仅仅是经过撒但败坏了,有败坏性情,有撒但败坏性情的实质,有这些流露,但是人不是完全的撒但,人有良心知觉,人有正常人性的需要,人有喜欢善、正义、正面事物的本能、需要。撒但是完全邪恶的,它不喜欢正面事物,不喜欢美善的事物,它本性实质里存的全是邪恶的,全是黑暗的,全是败坏的东西、恶毒的东西,它没有人性,没有正常人性的需要,没有良心知觉。但是人不一样,人是神造的,人有良心知觉,人能感觉到欺骗神、欺骗人之后良心里的控告、责备,那个责备、那个控告是痛苦的。当一个人能感觉到这些痛苦,感觉到这些控告、责备的时候,良心就开始有知觉了,就知道做诚实人或者就知道人应该做什么样的人,走什么样的道路了,有这样的需要了,这是好事。

你们现在如果撒谎搞欺骗有没有责备?(有。)有责备还行,如果没有责备那就麻烦了。那你们知不知道悔改呀?你们是硬着颈项一直刚硬下去,还是心里知道,“我得悔改,这样做不对”,心里有没有这个分辨?(有。)那还挺好,这就是能拯救的、可拯救的人最起码应该有的知觉、表现,这就可以拯救。如果连这些知觉都没有,那就不可挽救。现在你们看见了吧,神要拯救的就是这样的人,有正常人性的需要,会分辨善恶,喜爱正面事物,恨恶邪恶,有良心知觉,这就是可拯救的对象。

上一篇:第一百零五篇 做诚实人才有真快乐

下一篇:第一百零七篇 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