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九十六篇 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

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学会寻求真理、顺服真理,只要是按真理做的那就是对的,哪怕是一个小孩说出来的,哪怕是一个最不起眼的小弟兄、小姊妹说出来的,只要合乎真理,那这个事做出来的结果就是好的,就是合神心意的。就看你的出发点是什么,你处理这个事的原则是什么。你的原则是出于人为的,出于人的思想、人的观念、人的想象、人的情感、人的眼光,那这个事你处理得就不对,因为源头不对。你的观点是按着真理的原则,你是按着真理原则去处理的,那处理完这个事肯定是对的,有时候人一时接受不了,当时看着有观念或者心里不舒坦,但是过一段时间会有印证。合神心意的事越往后看着越好,不合神心意的事,按着人意、人为做的,这个事的后果就越来越不好,会有印证。做什么事别讲按谁的不按谁的,别定规,先寻求,祷告,摸索,大伙在一起交通,交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准确地按神的心意去做,行在神的心意上。这话可能有点大,要是说为了能够准确地按着真理原则去办事,这是不是就更现实一些了?达到这个就行了。

临到什么事别争执,先放下自己的观念、想象、定规,这是人该有的理性。好比说有个事我从来没做过,但是我知道你熟悉这类事,我怎么办哪?我认为我是外行,我该咨询咨询你,咨询完我有个基本的概念了,然后这个事该怎么处理我也不能完全听你的,但是我也不能完全按我自己想象的,我得寻求怎么做对神家工作有利,另外怎么做是合神心意的,这是理性。我这么寻求,这么咨询你,你如果是这个观点,“你咨询我,我是内行,应该是我对,我知道实情,我知道该怎么办,你肯定不知道,你就得听我的”,你就该冒进了,说应该那么做,是这么回事那么回事。这种作法怎么样?(狂妄。)那你应该怎么做呀?你如果指使我怎么做,这是狂妄性情,你如果定意让我怎么做,这是狂妄性情,你定规了,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这都是狂妄性情。你说“这事我明白点,我说的这点儿顶多是涉及知识、专业或者业务方面的,不涉及真理,我就了解这些,我都告诉你,听完我说的你只能作参考,不能完全听我的,我这个也不准确,具体怎么做还得看神的心意”,你得有这样的态度,别人家一问你你就以为自己真懂了,这就叫狂妄性情。狂妄性情是怎么来的?是人家咨询你导致的吗?(不是,是本性。)那这个本性怎么导致你能有这样的反应、这样的表现呢?怎么流露出来的?就是一有这样的事,你马上就失去理性了,失去正常人性了,没有判断了,你就认为:“这下问到我了,我懂!我知道!我明白!这事我常接触,熟套了,不算什么。”你一有这样的想法,你的理性正不正常?当败坏性情流露出来时都是不正常的,所以无论临到什么事,别人咨询你你也不能高姿态,你也得正常。怎么是正常呢?你就琢磨:“人家向我咨询,这事我是明白,明白我也不能张狂,我得按正常人性的表现处理、答对这个事。”这时候是不是就经过思想琢磨,经过心思揣摩了?一揣摩,你回到灵里,回到神面前,你就有正常理性的表现。一有正常理性的表现,流露出来的有时候有点沾沾自喜,但是你心里有点约束;一受约束,败坏性情流露就减半了,对别人形成的坏影响就少多了。但是你如果凭着狂妄性情做这事,你说“你听我的保证没错,就是那回事”,如果人糊涂听了你的,你指的是对的道人不说什么,你指的是错误的道那就坑人了。如果这是个小事,光是吃吃喝喝的事,这是坑一个人,如果是涉及教会工作的大事呢?(神家利益受亏损了。)如果是再大的事呢?是得罪神的事呢?是涉及到神性情的事呢?触犯神性情,这事严不严重?(严重。)

很多时候做事不是只涉及一方面,一个败坏性情的流露,一个心思出来,都不见得仅仅是一个小事,你都得在正常理性里去寻求,去揣摩,揣摩揣摩人做事就不凭着想象定规了,不受这些东西控制做事就准确多了。你越会回到灵里等候、寻求,越会揣摩,你的理性就越正常,理性越正常人做事就越规范。什么叫规范呢?就是做这个事符合正常人性的标准,符合良心标准,符合神所要求的标准,符合真理原则。你如果脑袋一热,不加揣摩,二郎腿一翘,两手一挥,“就那么做,没事!”这有没有正常人性理智?有没有正常人性表现?这都不是正常人性该有的表现。所以不管临到什么事你先冷静琢磨,来到神面前,回到灵里,安静下来,先问问神这事该怎么做、该怎么说。这需要很长时间吗?不需要。正常人性具备这些东西,具备理性的东西,人自己能约束住,能做到,就看你愿不愿这么实行。你如果处处总想显露自己,总想站高位,总想标榜自己,总想让自己成为人心中的偶像,树立自己在人心中的形象,那你就总冒进,你总也来不到神面前,总也不能回到灵里。你总想凭自己做,做完之后总觉得自己做了大事,搞了大事业,有能耐了,不是一般人了,这就不走正道了。时时刻刻心得安静下来,临到事不毛躁,不慌张,不激进,学会安静,还不做作,不伪装,达到做事有理性。有理性多数人都达不到,夸你两句你就美起来了,这个美怎么来的?从本性里出来的。一说你两句不好听的,你里面就起反应了,“我多能耐呀,怎么挨你说呢?要是到别的地方我就不受这个气!”说你两句怎么了?这不算什么,是吧?这两天什么都挺顺,谁都给戴高帽,没有人对付,也没有人修理,走路一步颠三下,像坐轿似的,神经都不正常。如果这段时间做什么都不顺,总蔫头耷脑的,心情就总不好。心情一好就不知道姓什么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心情一不好就蔫得谁跟他说话也提不起劲来,这就是人性太不成熟,太不正常。什么时候正常了,就是临到事受了挫折,挨了对付也不消极,也不影响尽本分,不管立多大功,这一段时间受多大苦,没觉得有什么可夸的,也没觉得应该拿什么赏赐或者人应该怎么高看,背后有多少人竖大拇指,没有这个感觉人里面就稳定了,成熟了。不是忽冷就是忽热,不是极左就是极右,这就是不成熟的表现。你们现在是不是这种情形多呀?做事顺了怎么都好,走路都颠着走,高兴,“我就是做效力品也行,得至死忠心”;过两天消极了,走路都趟着走,“这下完了,没出息了,又没指望了,我的素质怎么总提不高呢?人性怎么总好不了呢?什么时候能变呢?”总不正常。你的良心、你的理性还有你的判断力、你对自己情形的掌握都不稳定,就是不能准确地平衡自己、看待自己的各种情形到底正不正常,临到挫折、失败或者遭遇了什么事,不寻求“在这事上学什么功课呢?神的心意是什么?要让我明白什么?”更多的时候不是积极地向前走,而是退缩着,往前迈两步就得退三步,都是这种情形,所以就长进得慢。软弱了,消极了,或者这段时间比较顺了,都能使你灵里的情形受搅扰,都能辖制你,不能正常进入。为什么说积极情形都不能使你正常进入呢?享受地位了,享受别人的夸赞了,等着别人说“你这事做得好,你那事做得好,你就适合做带领,下次我还选你”,就受这些影响,活在这里面出不来了。出不来自己还恨自己,“我怎么脱不掉这些呢?我怎么总活在这里,总享受地位之福呢?”然后心里还觉得美滋滋的,两种情形在里面交织着,矛盾着,打架。过一段时间觉得又平常了,人夸他也不觉得怎么样了,该做什么做什么了,做什么事没做好,摔一个跟头,又觉得“我这是坏得不行了,不可救药了”,总在极端里活着。什么时候你们不管尽什么本分,不管临到什么事,都能在事上学功课,都能在事上找到该实行、该明白的真理,这就长大了,这就不用领着走、不用牵着走了,离开拐杖了。自己通过吃喝、交通,通过经历事,通过神所摆设的环境,你能看到神的手到底要往哪儿领你,神在这些事当中,在这些环境当中要让你明白什么,要让你长哪方面的分辨,得哪方面的见识,每次这样的经历你都能得一些你就长大了。总得需要别人扶着、搀着,再不就打着、踢着往前走,要不就走不了,要不就跑太快,不是太左就是太右,这都是身量幼小的表现。身量幼小的人听道、自己吃喝神话得不着自己该明白的真理,总得有人在前面引路,规范你前行的方向,要不你自己就偏得没影儿了。

身量太幼小有没有办法解决?有办法解决,就是临到什么事,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涉及到重要的本分还是日常生活与人接触,有一点要记住:别凭肉体情感,别凭想象,别凭血气。观念想象有些是从家庭教育来的,有些是在社会上听来的,有些是在人群中学来的坏毛病、坏习惯。情感都有哪些?偏见算不算情感?好比说,你跟他关系很好,有人说他背后做了一个坏事,你说“他才不做那事呢,他可追求了”,这话怎么样?公不公正?这就是凭情感做事。好比说你俩有点隔阂,之前因着一点事相处不愉快,关系不太融洽,但是有一天他说一个事说得对,在理,合乎原则,你不想听,这是什么?(不接受真理。)为什么你能不接受呢?你心里知道他说得对,你能分辨出来,但你就是不想听,为什么?这就是个人主义色彩,受情感支配,“我就跟他合不来,不管他说得多对我都不听他的,除非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他要是把这话传给别人,别人再说出来,那我百分之百听”,这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吗?(不是。)有什么阻拦着?就因为你俩的隔阂、你俩交往得不愉快,这方面情感把你阻拦了,影响你实行真理、接受真理,你没把真理当成第一位,你把个人的关系、个人之间的矛盾当成第一位了,情感成为你接受真理的阻碍了。所以说你别凭情感,你俩关系再好,或者你俩关系再不好,或者你俩根本就没见过面,是第一次见面,“他说话声音比较大,不太懂礼貌,但是他说的话都在理、都对,那我就听”,这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他交通的话挺合乎真理,他有经历,就是好像有点张扬,我看着不顺眼,心里不太舒服,他说的话对,我也不接受,我比他有地位,我在教会比他有名望。”这叫什么?具体说这也是情感。你凭你自己的喜好、欲望对待人,对待事,这都叫情感,都列在情感里。你以为就跟家人有情感,跟朋友有情感,跟外人就没有了?有,有的是疏远的,有的是近距离的,都叫情感。

再说说观念想象。人问这个地方的电压是多少伏,你说:“那不都是220伏吗?”这话怎么来的?有根据吗?你怎么知道是220伏呢?证实了吗?“哪儿不都是220伏嘛,没有220伏灯能亮吗?”这是不是想象?恰恰这个地方不是220伏的,你就说错了,你说出那么一句话就是从想象来的。为什么自己心里那么一想,不知道对错就能说出来呢?这里有个性情,什么性情?狂妄,不知道怎么回事还随便乱说。凭想象随便乱说话,有个词是怎么说的?(信口雌黄。)这词用得挺好,信口雌黄这是一种性情。人凭想象处理人事物,对待人事物,这是什么性情?有狂妄的一面,还有刚硬的一面,还有什么?不负责任,没理性。在日常生活当中你所流露的,无论是心思,无论是想象,还是你做出来的,你对待人的原则,这都是从性情里来的,你得对号。一对号的时候你就蒙了,不知道,这就不行,这就是对真理没有认识。真理是用来做什么的?(解决人的败坏性情。)怎么解决啊?就得跟日常生活当中你的所思所想、所说所做的实情对号,对上号之后解决你的这些问题。刚才说的是想象,涉及到性情了吧?什么也不知道张嘴就说,你是凭什么说的?你凭想象,你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弄明白人家问的话是什么,准确答案到底是什么,你就乱说话,这就是显你高明呢,“别人都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先说,我嘴快,我头脑反应快,你们笨,嘴又慢,头脑反应又慢,你看我伶牙俐齿,张口就来,‘220伏’,你就不知道是220伏。”言外之意就是这个,有这些东西在里面深藏着,是吧?再比如,有人问你办这个事得花多少钱,你根本就没打听实际情况,你都没问过,没核实,没有准确的证据证实到底要花多少钱,凭想象一张嘴就说:“那得十来万哪!你知道什么呀,我就知道。”就是这样的性情。这性情一出来,如果人听了你的,觉得十来万太贵,不办了,这是不是耽误事了?那你做这个事是什么性质啊?流露狂妄性情了,是因为有狂妄性情支配才能信口雌黄,因为有狂妄性情支配才能凭着想象张口就来,不加思索也不负任何责任地随便乱说。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方面性情啊?(觉得自己很狂妄,属于本性实质里的东西。)本性实质那是根,现在解决根能那么好解决吗?好比说,你要想让一棵大树倒下,是直接去挖根,还是一点一点削掉树枝、树干,到光剩根了一掘就出来了,哪个容易?(先把树枝削掉。)先解决小树枝,解决各种情形。你活在狂妄性情里这个情形你得先解决,自己先知道,心里能意识到,“这不对,这么说话是凭想象,这不是狂妄性情又要爆发了吗?不能那么说。那问到我了我怎么说呢?我要是不知道的话,这不又丢人了吗?不对,这又是狂妄性情。”这是两个情形:第一个要乱说话,这是一种情形;第二个,“不乱说话也得有个说法呀,要是不说什么的话人是不是看不起我,那我就得编一个”,这又是一种情形。不是乱说就是要撒谎,这都麻烦,不是有狂妄性情就是有诡诈,这都得省察。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一旦省察到有败坏性情要流露就得约束。约束不说话对不对?(不对。)那怎么做合真理原则?这涉及到实行了。(明白多少说多少。)这就对了,你不明白你就说:“这个事还不明白,没考察过。”如果担心挨对付,脑袋里又思索这事了,琢磨琢磨,“要是因为这事挨对付,那我能不能拐弯不说呢?或者再编个别的理由呢?”(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对了,归根结底,你无论脑袋绕多少弯,最后你说出来的话没有谎言,没有狂妄,这个问题就解决了,这就是实行真理了。不管你绕没绕弯,你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不合真理,流露狂妄性情,耍诡诈,抵触,编谎,然后还用自己的手段、作法来掩盖事实真相,包裹自己,知道自己流露狂妄性情,还怕人瞧不起,还要耍诡诈,想方设法把这些都掩盖起来,这是不是都是败坏性情?这些事、这些作法都不做,归根结底最简单的一条:我怎么想、应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就像主耶稣所说的“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太5:37),做诚实人。怎么做诚实人?做诚实人怎么实行?(不搞欺骗,说话不掺水分。)对,这有细节。不掺水分指什么?就是话里没有谎言,也没有想欺骗的存心目的。里面有存心目的,外面谎言就说出来了,里面没有想欺骗的心,外面说出来的话也没有掺杂,没有一句是谎话,这就达到了“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这些是不是就把狂妄、诡诈都解决了?就一个做诚实人就把这些都解决了,复杂吗?不复杂,无论你里面有多少情形、多少败坏性情,用一条真理就解决了。你不撒谎,一是一,二是二,按真理去实行,光明磊落,做人活在神面前,活在光明中。你要是总绕弯,你就总像贼似的,一进屋,看哪里最犄角旮旯你就往哪里呆,看哪些人偷偷摸摸的你就总想往那个人群里呆,就不敢活在神面前。你里面鬼太多了,欺骗的东西太多了,见不得人的东西太多了,就总想藏,总想掖,总想包裹,总想包装,你没活在光明中。

现在你们有没有开始实行做诚实人,处处都做诚实人?(我有些时候就忘记了,还得有意识地去实行。)就得有意识地实行,这个意识是心里的事,你在心里总把这条真理当作一回事,把自己的形象、外表、在人心中的地位、人对你的看法都放在其次,把做诚实人、让神喜悦、做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智的人这样一个标准作为高尚的、值得人尊重的、神所喜悦的一个宝贵的形象,你得宝贝这个。你对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这两种形象、两种标准的倾向不一样,你心里对这两种标准衡量的分量就不一样,那你的行为、你处事的原则还有心态就不一样。你如果鄙视诚实人、说老实话的人,鄙视能恭恭敬敬地接受对的话、接受正面事物的人,鄙视忠心的人或者肯付代价的人、殷勤的人、能劳苦的人,那你就不愿意做这类人。懒人一看谁勤快就瞧不起,赌徒就看不起正常过日子的人。正常人有正常人性需要,正经过日子,起早贪黑,勤勤恳恳的,这样的人就鄙视那些又赌博又抽烟又喝酒不正经过日子的人,所以他的生活方式跟赌徒的生活方式完全是两股道。就看人心里向往什么、喜好什么。你总鄙视这些追求真理、肯付代价、真心为神花费的、比较诚实的人,总高看那些能说会道的、会玩手段的、会花言巧语骗人的、会站在高位上讲高道的人,那你能走好道吗?人喜好什么,人向往什么,人就追求什么。你们现在心里向往什么呢?向往不向往做一个好人,哪怕被这个世界弃绝,或者人瞧不起,人看着是傻子、无知的人?(向往做好人。)有这个向往就好办,就怕人连这点向往都没有,那就不好办了。鄙视好人,鄙视诚实人,鄙视殷勤的人,鄙视肯付代价受苦的人,这样的人就不好办。一看见谁在真理上肯下功夫,肯付代价,说话诚实,办事负责任、求真,尽忠职守,心里就羡慕,就想靠近,从他那里多得点,这就能得着。看见这类人不搭理,心里不向往做这样的人,也不渴慕做这样的人,没这个要求,能不能得着真理?得不着。

刚才说到情感、想象,还有什么?血气,哪些是血气知不知道?血气里有没有情感的成分?(有。)哪些表现是血气?以牙还牙是不是血气?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不义,是不是血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不是血气?还有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都是血气。你们是不是也常常有这样的表现,做事凭血气?你骂我一句,我骂你十句,嘴不骂心里骂,心里不但骂还咒诅你,做梦都骂你,这是不是血气?还有什么是血气?(站地位说话,教训人。)借着地位这个有利条件做自己喜好做的事,或者教训别人,解气,这也是血气。其实很多时候都流露血气,不按真理做出来的事很多时候都是出于人的仇恨、私心、愤怒、怨气,为了满足欲望,这都是出于血气的。血气是不是光是为了报复啊?也不是,这个涉及的面也挺广,不是人骂你了你想骂人那才是血气。好比说发生一个事,这个事不值得骂,你第一时间就骂了一顿,骂完之后琢磨琢磨,“这不对,信神的人不该骂人”,不骂了,这是不是血气?为什么叫血气呢?(这是天然本性的自然流露。)当然这是天然流露,肯定就是属肉体的,不合真理,那为什么叫血气,不叫别的?以怨报怨是不是血气?(是。)以怨报德呢?也是。怒发冲冠呢?就是临到事血往上冲,没有理性,“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先这么做,先泄一下私愤,不管后果怎么样,不管原则是什么,不管他是谁,我就先骂他一顿解气再说”,这叫血气。血气归根结底指什么?有没有理性?合不合乎正常人性?有没有约束?合不合真理?不合真理。血气归根结底就是人的一种野性,没有正常人性,没有理性。没有理性的表现指什么?就是神经失常了,变态了,失态了,自己约束不住爆发了,自己都控制不住了。这种情况多不多?

性情变化首先最基础的就是你能知道自己流露出来的各种性情是哪方面的,流露出这个性情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的情形是哪些。当然,很多时候人的各种情形是出于一种性情,一种性情能产生很多情形,你都得会分辨。分辨完就完事了?分辨完光会认识自己了这不行,你得会解剖,对号入座,知道自己是哪方面问题,然后得知道自己该往哪方面实行,该往哪方面扭转。明白该怎么实行了,能不能达到实行出来?不能达到实行出来,得借着环境,借着祷告,借着对付修理,或者借着一些挫折,借着审判刑罚,还得借着自己克制、约束,才能一点一点实行出来。一点一点实行出来性情就变化了吗?还没变,这方面性情所产生的各种情形还是不断地产生,但是你得会分辨,“我这方面情形是这方面性情导致的,这方面情形不对,那不对的情形是怎么产生的?我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形?这个情形在神那儿看是怎么回事?我该怎么解决?我该怎么把这方面情形扭转到对的情形里?”把错的情形扭转进入一个对的情形里也不算完,你还得能行出来。好比说,你知道你这么对待人不公平,这个情形知道了,你心里怎么想的,你为什么对他不公平,这里是不是有细节?“我看不起他,他不如我,我就不想公平对待他,我就想踩着他”,这是怎么回事?这叫狂妄性情。狂妄性情使你里面产生了这些情形,不想公平对待他,不想说他的好,不想公正地评价他,有什么工作也不想选他去作,你就是看不起他。这些情形掌握了,你能容易扭转对他的看法吗?不容易。所以说,一方面性情产生了很多情形,这些情形在你里面控制着你,控制着你的做事、你的说话、你的观点、你怎么对待人,就是控制着你整个人。这小小的情形是怎么产生的?由性情产生的,其实是那个性情控制你,不是一方面情形控制你,这方面性情产生了这个小小的情形,这个小情形就能导致你做那些坏事。所以说,没有真理来解决你这些情形,来扭转你这些情形,你永远活在这些情形里,你就永远改变不了你这方面性情。那怎么扭转呢?这有路途,很多时候是向神敞开,到神面前祷告,让神管教、对付,给你印证,让你明白,然后你自己有配合的心,有背叛自己的心,说“我以后不那么做了,他是素质差点,但是我该怎么对待他就怎么对待他,他适合尽这方面本分我就让他尽,别人不适合,虽然跟我关系不错我也不用那个人,我就用他”,这个情形是不是扭转了?就是你这一个作法扭转、改变了你的情形能导致的一个后果,这是不是一方面实行?那你能实行出来是怎么做到的?你如果不配合,你根本就不背叛自己的主观意愿,能不能出现这个结果?绝对达不到,所以人的配合很关键,你得绝对地配合,能绝对地顺服真理,有顺服真理的态度,有顺服真理的决心,你才能背叛你个人的主观意愿、个人的情形,这样你就逐步扭转了。你看不起他,这是你的情形,但是你不凭你的情形活着,你就用他做他该做的,你就公平对待他,什么时候提到这个人你良心是平安的,你觉得对得起神,你实行真理了,时间长了你对他的看法就变了。这是谁作的?神作的,真理在你里面就一点一点地起作用了,就改变你里面的情形,扭转你的情形了。你一开始也难受,用他你心里就别扭,就觉得自己丧失人格了,虽然用他了,也不想跟他多说话,也不想说他的好,心里还是看不起他,情形还没有完全扭转,这叫什么?这就叫败坏性情的根,根在这儿呢!一个小小的情形就能让你受这么多苦,这是不是性情的问题?这就是人本性实质的问题。你逐渐扭转,你就多跟他说话,多跟他交通,多了解他,你看到他的长处,发现他确实适合尽这方面本分,你就逐步认识到自己的卑鄙、可耻,也逐步认识到你那么做、那么对待这个人是公正的,是合真理的,你心里就踏实了。这只不过是开头,再临到同样的事,你未必能用同样的办法像对待这个人一样对待,可能还有别的不同的情形或者不同的环境、人事物来考验你对真理的喜爱程度,考验你背叛自己的败坏性情、背叛自己的意愿的决心,这就是神的试炼。什么时候你无论对待什么人,跟你关系好的、跟你关系不好的,靠近你的或者远离你的,会溜须你的、不会溜须你的,无论对方是什么素质,你都能公平、正确对待了,你这个情形就彻底改变了。你不凭自己的想象,不凭自己的情感,也不凭血气对待了,那这方面真理你就得着了。现在还不行,你里面的各种情形还在控制着你的行为,控制着你的思想,控制着你的心思,这些东西在你的身体里是你的生命,真理还没成为你的生命,你只不过有些好的行为,但是好的行为背后你所流露的、你心里所存有的各种情形、心思全是你的败坏性情产生的,不合真理。什么时候你这些情形、你所有的心思都理性了,合原则了,合乎真理了,这些败坏性情不能控制你的心思,也不能控制你的行为了,那你的性情就真变化了。你不用背叛自己,不用控制了,直接就能按原则办事,按真理办事了。人说:“你背叛败坏性情了吗?”“没有,我觉得人就应该这么做啊!”“你做这事费不费劲?”“不费劲。”这就是你的生命。你们现在还不行,还得先热热身,再听篇讲道,听首诗歌,让别人给打打气,还得让神加力量,让神作后盾,这就是真理还没有成为人的生命,所以人活得很累,很可怜,很悲哀,也活得丑态百出。败坏性情给人带来的是什么?痛苦,仇恨,怨气,消极,下沉,还有撒谎,欺骗,狂妄,自是,有时还自暴自弃,有的时候还讲歪理,对抗,有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可怜,“看我多可怜哪,无依无靠的。”信着神还说糊涂话,怎么是无依无靠呢?最大的靠山都让你靠你不靠。

人得着多少真理就离神多近,你一点真理没得着,一点真理不明白,那神就离你很远。你明白真理了,也能实行出真理,真理在你里面作生命了,那神就在你心里;你没明白真理,也没得着真理,你也行不出真理,神就不是你的神,神没住在你里面。真理不能作你的王,掌管你的一切,那就等于神没掌管你的一切,你没把自己交给神,你还自己说了算。自己说了算就是败坏性情说了算,就不是真理掌权。什么时候你的言行举止、心思意念,你每天怎么生活,吃什么穿什么,为人处事,尽本分,你怎么对待人,所有这一切事你都不用绞尽脑汁地想该怎么做,而是能够运用自如地按照原则办事,能够按着原则去想,能够按着理性去想,去对待,不那么艰难地、痛苦地或者忿怒地去实行这一切,去达到这一切,那你就自由了,你就真得着真理了。现在人总是发蒙,听完道之后还没清明两天就又蒙了,不知道怎么实行了,又消极了,又没路了。现在实行真理是头等大事,谁不实行真理谁愚蠢。不过现在做梦的人少了,说“一信神我就得救了,一信神就得福了”这样的人估计少了,都知道追求真理、实行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达到蒙拯救。这个道理应该都知道了,就是怎么实行、怎么能得着这个路途可能还不太清楚,不太清晰。现在多数人知不知道怎么才能达到不讲字句道理,有没有路途?解决字句道理你得实行真理,你越实行真理,越在真理上下功夫,越在实行上下功夫,你的字句道理越少。实际是怎么来的?就是人在实行的过程当中有了各种体验,产生了各种情形,然后在各种情形当中人怎么处理、怎么对待、有哪些心思,人有个转变、扭转的过程,这些过程都是实际。如果你没有这个过程,你光是字面上、道理上明白了,理解了,分析到了,或者感受到了,这些全是道理,因为你在字面上理解到的跟你切身体会到的有区别。道理是怎么产生的?没实行,在字面上加以理解、分析、传说,再加以解释,就产生道理了。道理能不能变成实际呢?真理如果你不实行对你来说永远是道理,你要是实行出来,经历到了,感受到了,体验到了,然后产生出来的认识或者心思、想法、体验才是实际。实际是实行出来的,不实行永远不会有实际。有没有人说“我不实行,我也会讲实际的道”?那还是道理,你讲得是实际一点了,也可能别人听了也有路途,觉得挺实际,但还是道理。你没实行,别人产生一个你没想象到的情形你就不知怎么解决了,你就得琢磨琢磨。人在真理上实行得多了就掌握原则了,你在这一方面也可能没经历到,但是你要是知道这方面的真理原则,你也能告诉他怎么做,照样实际。实行真理跟读书不一样,读书就总在字句上下功夫,记、背、分析、研究就行了,实行真理正好跟它相反。现在明白点了吧!

(我有一个情形,事情多的时候就想把事都办好,办成,能做就赶紧去做,心就不安静。)做事的时候一心想着这个事怎么能做好,按原则办事,这也叫安静。不是说去办事了就不安静,你去办这个事的时候还想着别的事,那不叫安静。今天要去办这个事,那就得琢磨,大伙在一起交通,要是没有人交通自己就得揣摩,祷告寻求怎么能办好,这就叫安静。什么叫安静?什么也不想就叫安静吗?(很多时候这个事办完那个事紧接着就来了,有时候就缺少寻求真理原则。)那在做的时候就得一边做一边揣摩,心里有一种等候的态度,有一种寻求的态度,寻求这个事怎么处理。好比说,这个事你一丁点儿概念没有,你就找人问问,打听打听,打听的期间你是什么态度?其实你在寻求、等候,看神要怎么作。神作事不可能在你里面像点灯一样一下子就让你亮堂了,往往借着一个人或者一个事给你提示你就明白了。寻求有很多方式,不是非得正正经经地跪在那里,一跪两个小时,一等等三个小时,那什么都耽误了。有时候你在路上就琢磨这个事,有时候这事临到了大伙在一起赶紧交通,有时候就问上面,有时候自己看看神话,有时候事情紧急就赶紧去,看现场的现实情况是怎么样的,一边按现在能掌握到的原则处理着,一边在心里祷告,你得会这样做事才老练哪!一临到事就慌神了,那就不行。得学会有几种方式寻求,忙的时候得按忙的情况寻求,有时间的时候得按有时间的情况去等候,去寻求,方式不一样。如果时间长,可以拖,可以等,你就等等,大事上不能着急,一着急做完了后果不堪设想。要达到最好的结果、最好的成绩、最好的成果那就得等等,看看这两天能发生什么事,或者有知情人可以提示提示,这都是方式。神开启人也不是一种方式,不是都在神话里开启你,也不是都让身边人给你指导,有些事你是外行,从来没接触过,这事神怎么开启你?借着有些人,有些人明白这方面的事,你就赶紧去找他,从他那儿得些线索,然后你根据原则办,办的时候神就引导了。但是这方面业务或者这方面专业你得了解一些,有点概念,神会在这个基础上开启你怎么做。

不管做什么事,人可以想,可以计划,可以规划,可以咨询,可以多方面打听,但是做的时候怎么做在于神,这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神作事向来就是这个原则。你心里得有这个定律,得想到、得知道是神在作这一切事,不是由人做的。很多时候做一个事你如果强出头的话很快就能办成,但是效果你自己预测不到,那你就先别办,如果可以等的话你再拖两天,别着急。如果你着急,不等候,你做了里面还慌神,没有底,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后果怎么样,这不是神引导的。这个时候你就需要等,你心里总觉得好像神应该不会让这么做,那你再等两天。怎么等啊?打听打听,别坐以待毙。神让人等候,人配合那方面你得去做,你去打听,在打听的过程当中,神可能借着一个人或者借着一个事就告诉你一个事实。你要是不打听,你就在心里犯疑惑、打鼓,你不知道这个结果,这里的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你不知道。但是你一打听,出现转机了,心里一下亮堂了,一看这是神引导,“我应该这么做,这么做才名正言顺”,得着印证了心里不一样,这么一做果然好,效果不错。神作事是不是实际?他借着人事物来引导、开启你,在人事物的规律当中或者在这个过程当中引导你让你明白一个事,指引你怎么做,他不是凭空给你一句话,或者凭空给你一个意念,或者凭空给你一个想法,神不是那么作的。你一咨询之后真相大白了,你就知道当时你为什么这么想,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神就这么作工,这么引导人,又奇妙又实际,一点也不超然。懒惰的人总想要超然的,“告诉我怎么做得了,一句话明说完事了”,他不想配合,就想走捷径,让神作,人一点不配合。敬虔的人、喜爱真理的人就事事活在神面前,把心安静在神面前,“这事不知道怎么做,得问问神,向神寻求,看看神是什么意思”,他有一颗寻求的心,神就在这事上引导他。最后结果一出来,人就看到神手的摆布了,神主宰一切这不是空话。所以说,在这些事当中你经历来经历去,你就知道神不是子虚乌有的,不是传说,不是空洞的,神就在人的身边,人能感受到神的存在,能感受到神的引导,也能感受到神手的安排摆布,这样你就越来越感觉到神的真实、神的实际了。但是,你要是不会这么经历你永远感受不到,“神有没有啊?在哪儿啊?信神这么多年都说有神,我怎么没看见?都说神拯救人,有些人说神在他身上怎么作工,我怎么没感受到呢?”你总也感受不到你总也不踏实,只有你自己亲身感受到了,才能印证别人所说的、别人所经历的是神作的。神作事奇妙难测,但是实际,你得掌握这两条。奇妙难测就是神所作的一切事有智慧,是人够不上的,这是神的身份、实质决定的。但是还有一方面,神还实际,实际指什么呢?就是人能够得上的,人的思维、大脑、心思、智商还有人所具备的本能、能力都能够得上,不超然,不空洞,这就叫实际。你做对了,神会让你知道对了,有印证;你做错了,神会逐步地让你明白,开启你让你知道这方面做错了,是败坏性情流露,你觉得亏欠神。这就是实际!

上一篇:第九十五篇 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下一篇:第九十七篇 信教永远不能蒙拯救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