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一百零九篇 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

尽本分业务不精是怎么回事?有的人说是素质差。素质差学不到东西,为什么学不到东西呢?素质差的人往往还有个毛病,目中无人,两眼无光,学什么东西都是简单看看就过去了,人问他学了没有,他说学了,看了,知道了,别人多说点他还不爱听,“多说有什么用,我早知道了。”总是这样的态度,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不接受,自是,狂妄。素质差本身就挺致命了,性情还不好。不管素质差、素质好,能接受事实,接受正面事物,接受别人的意见,这都是学本领、充实自己的好的方式,好的进入的路,这么做不会低人一等的。人性情不好,无知、狂妄,就总觉得多听别人的话或者承认自己不能、不行丢脸,不能那么做人,那么做人没尊严。其实正好相反,你狂妄,自是,什么也不学,在各方面你都不精明,都没什么见识,没什么见地,没什么思想,这才丢脸,这才丧失人格,没有尊严。做什么都做不好,都是一知半解,说他不知道他还能说出点理论来,让他用这点理论去做点实事,他总做不成,总做不好,掌握不了原则,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素质的问题?不是素质的问题,那是性情的问题。有些人说:“我素质差,没文化,我生在农村没有什么见识,所以什么也做不好。你们生在大城市,是现代人,所以你们什么都能做好,我要是生在你们这个年代,我要是文化高,那我也跟你们不相上下。”这话对不对?(不对。)不对在哪儿?神对待人不根据人年龄大小,也不根据人出生在什么环境,学了什么,也不根据人的才艺高低,而是根据人对待真理的态度,这个态度涉及到人的性情。人有一个正确面对真理的态度、接受真理的态度、谦逊的态度,你素质差神也会开启你,也会让你有所得。你素质好,总狂妄,总抵触,总是什么都不接受,光认为自己的对,神不作,神说这人性情不好,不配得,连你原有的都夺走,这叫显明。所以,这样的人活得很可怜。明明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行,还觉得自己不错,自己什么都能做成,什么都比别人强,从来不在人面前谈论自己的弱点、自己的缺点、自己不行的地方、自己的软弱、自己的消极,总逞能,总给别人一种错觉,让人觉得你什么都行,没有软弱,不需要人帮助,不需要听取别人的意见,也不需要取长补短,永远都比别人强,这是什么性情?(狂妄。)这种人活得可怜。其实他富有吗?他不接受新的东西,也不学新鲜事物,里面很枯干,很狭隘,很贫穷,是吧?不管在什么事上都悟不到原则,掌握不了原则,不明白神的心意,就知道守规条,就知道在字面上下功夫,结果得着的东西就有限,这样的人性情不好。

你们平时尽本分与人配搭的时候,能不能听取不同意见?心里能不能容下别人说的话?你们说人有没有完人?就是再强大的人,再能耐的人,再有才能的人,他也不是完全的人。人得认识这个,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人正确面对自己各方面长处、优点或者缺点最该有的正确的态度,这是理性。你具备了这个理性,你就能正确对待自己的长处、缺点,也能正确对待别人的长处、缺点,这就能和谐配搭。你具备了这方面的真理,你能进入这方面真理实际,跟弟兄姊妹在一起就能够达到和睦相处,取长补短,这样你无论尽什么本分、做什么事都能越做越好,有神祝福。如果你总觉得自己不错,别人都不如你,你总要一个人说了算,这就要麻烦。别人说什么对的话,你就觉得“他说的虽然对,但是我要是听了他的,别人怎么看我?那我不就不如他了吗?我就不能听他的。我找一个方式,让别人不知道是按他那个来的,好像是按我这个来的,还得高看我”,你总用这种方式跟别人相处,这是不是和谐配搭?这会有什么样的副作用?这样时间长了大伙能不能看出来?人说这个人太诡诈了,这人不实行真理,不是诚实人,大伙就反感,大伙一反感这人就容易被弃绝。人都弃绝的人,神会怎么对待?神也厌憎,是吧?神为什么厌憎这样的人呢?虽然他尽本分的心是诚实的,但是这个方式怎么样?总用不堪的手段、手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让别人高看,这是神厌憎的,他在神面前所流露的性情、每一个心思意念、存心在神看是厌憎的,是恶心的、邪恶的。

人在神面前尽本分或者作任何一样工作,心一定得是纯洁的,就像一碗水似的,清澈见底,心态是对的。什么样的心态是对的呢?就是你无论做什么事,你想出一个办法,跟大伙交通,大伙说你的办法不行,又提出一种想法,你听完之后,“这个办法不错,咱们就按这个来,我那个不行,少见识了,落后了。”大伙能看到你这个人做人的原则清澈见底,心里没有阴暗面,做事说话凭着真心,凭着诚实的态度,一是一,二是二,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没有什么手段,没有什么隐瞒,就是这人很透明。这是一个人对待人事物的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就是这个人的性情。反过来说,一个人他里面怎么想的总也不跟大伙商量、沟通,不敞开,总裹着,好比说他有一个想法,如果他认为挺高,“我先不说,我要是说了你们用上了,让你们抢了我的风头,我才不说呢,我留一手”,如果是他测不透的,“我先不说,说完之后万一有比我高的,这不出笑话了吗?大伙知道我的实底了,知道我在这方面还不行,我不能说”,就是不管出于什么角度、什么存心,他都是怕大伙看透他,总用这种观点、态度对待自己的本分,对待人事物,这是什么性情?弯曲诡诈、邪恶的性情。外表上,自己认为能说的都跟别人说了,但背后有所保留,涉及到自己脸面、利益的绝对不能说,跟谁都不能说,跟爹妈也不能说,这就麻烦了!你以为你不跟人说,神就不知道了吗?人嘴上都说神知道,但是心里从来感觉不到神知道,从来不会意识到“神知道这一切,我心里想什么,虽然我没流露出来,但是神在暗中鉴察,神绝对知道,我不能隐瞒神,所以这事我必须得说出来,跟弟兄姊妹赤露敞开地交通,把我的想法、思路拿出来跟大伙分享,无论它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不做卑鄙小人,不做弯曲诡诈的人,我做诚实人”。多数人都会耍小聪明,他把自己的利益、脸面,自己在人心目当中的位置或者分量都看得特别特别重,他唯一宝爱的东西就是这些,把这些东西抓得死死的,当成自己的命,至于神怎么看、怎么对待那是其次,先不管,先考虑自己在这个人群当中是不是老大、是不是能占据被人高看的位置、是不是说话有分量,先把这个位置占好了。几乎所有的人到了一个人群当中都寻找一种这样的位置、这样的机会。如果自己的能耐大,当然要占据至高点;如果自己能耐一般,也要在这个一般的人群当中占据这个位置;如果自己素质一般,才能也一般,在人群当中是下层,那也得让人高看,不能让人小瞧。自己的脸面、尊严这是最后的阵地,一定得坚守住,哪怕没了人格,没了神的许可、神的悦纳,但是在人中间要争取的脸面、地位、人的高看绝对不能丢,这就是撒但的性情。一般人意识不到这个,他认为:最后这点脸面总不能丢在地上吧。他就不知道把这些东西丢在地上才是真正的人,把这些东西当命守住了,人的命就没了。他就不知道这个利害关系,所以做什么事都留一手,做什么事都得维护自己的脸面,把这个放在第一位,为自己说话,为自己诡辩,为自己做任何的事。光彩的事他往前凑,想让人知道有他一份,其实这事跟他无关,但他总不甘落后,总怕别人小瞧,总怕人说他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什么才干没有,这是不是撒但性情支配的?这就是撒但性情。人高看又能怎么样?人都崇拜你又能怎么样?这都不是实惠东西,都不是真理。什么时候人能胜过这些了,对这些东西淡薄了,不觉得这些东西重要了,脸面、虚荣、地位,人怎么看,这些不能左右你的心思、你的行为了,更不能左右你如何尽本分了,你里面就轻松、自由多了,就走上做诚实人的路了,你尽本分的果效就会越来越好,纯洁度越来越高。

人为了做成一个事可以起早贪黑、废寝忘食,可以攻克肉体,背叛肉体难处,也可以带病工作,但是人不能放下的还是名、利、地位、虚荣这些,所以说,人信神性情变化这是最难的。也可能你能做到一辈子不娶不嫁,一辈子不吃好的、不穿好的,一辈子都孤苦伶仃,就这么受苦,咬咬牙忍忍就过去了,觉得这不算什么,肉体这些痛苦都好克服,容易解决,什么不好克服呢?(性情。)败坏性情这不是克服的事。为了尽好本分,为了满足神的心,为了达到以后进国度,肉体上这些苦都能受,但这代不代表性情有变化了呢?不能说这是性情有变化了,得看这个人在受苦以外做事的出发点,他的心思、动机、处事的原则、对待真理的态度是什么,通过这几方面来衡量这个人的性情是否有变化。外表看他也不注重打扮了,也能吃苦耐劳,也能背叛肉体的难处了,但是在他处事为人、尽本分的过程当中看见这个人很少说诚实的话,不喜欢做诚实人,而且凡事总想冒进,总想表现自己,做事处处都带着存心,处心积虑地让别人看见他的好,收买别人的心,让别人崇拜他,赞成他,甚至做事还得去找他,向他寻求,这叫性情没有变化。你们身边这样的人多不多?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外表这些规条都守住了,能受点苦了,有点甘心花费了,也有点心志愿意追求真理了,在信神的道路上基本也扎下根了,世俗的事也能放下一些了,但是唯独性情还原封未动,一丁点儿没有变化。怎么看出一丁点儿变化没有呢?做事有不对的存心的时候他不祷告神,不背叛,不寻求真理原则,也不跟人寻求交通,他怎么想就怎么做,随心所欲,不计后果,这就是没有喜爱真理的心,没有敬畏神的心,做事没有约束。甚至有一些人明白真理是怎么说的,神话是怎么说的,就是胜不过自己里面的欲望、野心,明知道这样做不对,是打岔,是神所厌憎的,但是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做,心里还想“反正我信神也不是为得福,信神到现在我也没少受苦,工作也丢了,世界上的前途也不要了,就凭我受的那些苦神就纪念我,我这苦不能白受,另外,我现在尽本分也没有其他的野心,就是好好尽本分”,这些话外表听着挺正当,没有问题,但你细琢磨琢磨,哪句话是合乎真理的,是进入真理的实际了呢?细细一分析,这些都是人的好行为。如果用道德标准衡量一个人的行为的话,这个人克勤克俭,吃苦耐劳,甚至有时候废寝忘食,有的人能达到拾金不昧,乐于助人,乐善好施,对待人特别宽厚、宽容,不斤斤计较,很讲义气,为朋友能两肋插刀,做事讲究公允,讲究道德,讲究人伦,讲究公平合理,这是合乎道德标准的行为,在外邦世界这是一个好人,让人很赞成。那衡量一个人是不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实行真理的人,用这些来衡量行不行?如果用这些东西来衡量,那神的话就都作废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真理了,神就不用作工作了,人不需要蒙拯救,不需要神作工,不需要审判刑罚,不需要神亲自说话来征服拯救人,因为这些好的行为在人间已经普及了,就是傻子都知道这是好的,但是它不是真理,永远不是真理。你能让一个能为亲人或者至友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的人对神有真实的敬畏吗?能不能让一个这样的好人来到神的面前对神所作的没有任何的观念、没有任何的误解呢?你能不能让一个这样的人变成单纯敞开小孩子的样式,从嘴里察不出谎言来,对神没有任何的悖逆,只有顺服?能不能让这样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无论在人中间生活多久,不迷惑人,不高举自己、显露自己让人崇拜?这样的人能不能不流露狂妄性情?(不能。)

你们得学会分辨什么是好行为,什么是实行真理性情有变化。性情有变化涉及到什么?涉及到实行真理,涉及到听神的话,按神的话去实行,去活着。那怎么做才是按神的话去实行、去活着呢?好比说,两个人是知心朋友,都互相帮助过,都能达到用良心对待对方,甚至对方需要救助的时候能为他舍命。有一次,其中一个人遇到抢劫了,另一个人知道后马上赶去帮他,最后都安全脱险了,这算不算实行真理?这不是实行真理。那你们说说,就这两人的这层关系,他们做哪些事是涉及到实行真理?他们怎样对待对方是实行真理?神要的是不是两个人互相帮助、彼此宽容,彼此不惜生命代价救对方,为对方舍命?(不是。)那神要的是什么?就是不管他俩之前有什么样的关系基础,对待彼此的方式必须建立在实行真理、有真理原则的基础上,如果出了这个原则那就不是实行真理了。好比说,其中一个人做错一个事,大伙起来揭露、反对,另一个人说:“他虽然做错了,也没必要大伙都起来攻击啊。这点错不算什么,就算错了能怎么样?我是他朋友,我首先理解他,我得包容、帮助他,我不能像大伙这么揭露他,我帮助的方式跟你们不一样,我就哄着他,不让他伤心,跟他说这不算什么事。谁要是再揭露他,让他受苦,我就跟谁过不去。怎么说我们俩也是最亲最近的,到什么时候我也得维护他。”这是不是实行真理?(不是。)这是什么?(凭情感。)在他心里还有什么作根基呢?“他以前帮过我,在我最难最痛苦的时候,大伙都弃绝我的时候,只有他搭理我。现在他临到难处了,该我帮他了,我这叫有良心。人信神连这点良心都没有那还叫人吗?那信神实行真理不就是空话吗?”他还有这个理论基础呢。这话听着对,一般人分辨不出来,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出来,他就觉得这样做出发点是合乎真理的,其实对不对?其实不对,细分辨每句话,哪句话错?哪句话都是出于人伦、道德、良心。就是按着人伦纲常衡量,这人就是有良心、有血性的人,是好人,岂不知这个“好人”背后的性情是什么?首先,在临到事的时候这个人寻不寻求神的心意,寻不寻求真理?他不寻求,他把真理放一边,把自己认为好的、道德伦理、世俗上人认为好的东西当成真理,他藐视真理,他不搭理真理怎么说,这叫什么?这叫不喜爱真理。用天然的好、人为的好来代替真理,而且还振振有词地认为这是在实行真理,这是在满足神的心意,这样做才是正义的,这不是打着正义的幌子违背真理吗?人为人处事这种情况多不多?当你总讲真理的字面道理的时候,你觉得真理很正义,这个世界上有了真理人活着才有希望,你感觉你活得很有价值,当发生一个事,你自己有一套理论基础你认为对的时候,你就觉得真理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此时此刻你的心理、你的需求了,这个时候真理在你里面已经不是真理了。你不认为真理是真理的时候,你有敬畏神的心吗?这时候你把神放在哪儿了?你心里就没神了,就尊自己为大了,你自己的人际关系、处世哲学、良心、道德标准、伦理纲常这些成为真理的替代品了。

说人不喜爱真理,人常常觉得委屈,说人不追求真理,人也常常觉得委屈,事实上,人这个委屈有没有道理啊?没有道理。别看他听了多少道,明白了多少真理的字句,到实行的时候他没有真理,他不以真理为原则来实行,来做事,来处理每一件事,来对待身边的人事物,他自己总有主张。有些人跟我对话,他总要说:你听我说,让我表达我的观点,我的观点是什么,我是什么意思,我想怎样怎样。你的意思你不说我也知道了,你不用总讲你的意思,你的意思不是真理,你说明白了也不是真理,如果你说的是真理你就不用信神了。你天生自带真理,你什么都懂,你会从书本当中、从世界的处世哲学当中看出真理来,那你还信神做什么!还有人说:“为什么每次都是你说的对,为什么每次你说了算,为什么就不听我说?”这是什么话?听你说多少年了,一句对的话我都没听到,一句合乎真理的话没听到,我还听你的做什么?我也想听点不同的意见,听点从人来的比较正确的意见,但我听不到。我听到的就是谬论、悖逆的话,听到的是埋怨的话、怨气,听到的是人的处世哲学、人的中庸之道,那我为什么要听?听你的话人都得悖逆神、抵挡神,都得对抗上天,都得对抗命运。你要是听我的,你就能来到神面前。人实行真理就这么不容易!我跟有些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想听听弟兄姊妹这一段时间在真理上都有哪些进入,在分辨人事物上都有哪些长进,在实行真理上都有哪些长进,情形怎样了,败坏性情自己发现了多少,在这些败坏性情的各种情形当中人对自己了解多少,对神又减少了哪些误解,对神的认识又加增了多少,可惜多数人说不出来,他没有,他说的都是些字句道理、偏谬的话、偏执的话、埋怨的话,要不就是显露自己、表功邀赏这一类的话。你们说我听了这些话什么心情?心情会不会好啊?很少有人说点人话,说点在真理上有实际经历、实际看见的话,让人一听心情能好起来的话,不是表功邀赏就是说点不着边际的话、空洞的道理。你那些空洞的道理用讲给我听吗?你讲给那些无知的人听,迷惑那些无知的人还勉强,你来给我讲,这是不是没理智啊?有些人跟我聊天,我说点外面的事,他跟我说:“一切都在神手中,都是神命定的。”他认为:“你说那些外面事不属灵,我说的多属灵,全是真理,连水分都没有,比你的话大吧!”学了两句字句、道理,还卖弄上了,这叫没理智,无知,狂妄。

追求性情变化首先得明白哪些与性情变化无关,不是性情变化范围里的事,是行为,神所说的性情变化是指什么,神要变化人的是什么。你认为的性情变化跟神所说的性情变化是两码事、两个路途,你认为的那个最终达不到满足神的心意。神所说的性情变化是人借着实行真理,借着神的审判刑罚、对付修理、熬炼达到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真理原则,按着真理原则去活出,达到有顺服,有敬畏神的心,对神没有误解,对神有真实的认识,有真实的敬拜,神所说的是人性情方面的变化。而人所说的性情变化是指什么?行为好了,外表老实了,安静了,说话文雅了,规矩了,不调皮捣蛋了,人与人之间有良心了,有道德标准了,这是人所说的性情变化,跟神所说的有没有区别?是有区别的。无论对待人还是对待事,你的出发点,你的行事原则、衡量标准,一切得按真理来,得寻求真理的原则,这才能达到性情变化。如果总用行为的标准来衡量,能不能达到性情变化?这就达不到。有的人说话很文雅,从来不说粗话,像一个书生,甚至说话出口成章,像一个文学家、演讲家,从外表这些行为表现上看不出问题来,但你怎么发现他这个人性情有问题呢?怎么衡量他这个人性情有没有变化呢?通过什么来看?(看他对待真理的态度。)这是一方面衡量的指标。(看他看事的观点。)对了,抓住关键了。看一个人,你别看他说话什么方式,文雅也好,粗鲁也好,或者高阶人士说话的方式也好,别看外表。有些人说话有时候挤挤眼睛,有时候咧咧嘴,有时候好挠头,有些小动作,这涉及不涉及性情?这只不过是外表行为,顶多涉及这个人的性格或者家庭教养,不涉及性情。那你怎么看、从哪儿看能看到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的性情有没有变化,他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就看他说话的内容是什么,如果他说的都是实话,都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没有什么欲望、野心,话里没有什么存心,自己的难处、软弱都跟别人说,自己发现的亮光、得到的开启也跟别人交通、分享,他想做一个事他就实话实说,他整个人是赤露敞开的,那这个人是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先不说他的性情是否有变化、变化多少,从他这些流露、表现看,这个人是实行真理的人。再看他对待弟兄姊妹的方式,能够公平,不打压人,对软弱的弟兄姊妹能扶持、帮助,不看别人笑话,而且对本分忠心,不撂挑子,考虑神家利益,这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的表现?这样的人是什么性情?比较有正义感,比较喜爱真理,是不是这样?还有的人说话很文雅,没有什么怪毛病,外表看着很敬虔,说话的内容都是什么?“我之前跟一个带领配搭,他口齿不清,我就得多说,一多说弟兄姊妹就崇拜,崇拜我我也躲不了啊。很多弟兄姊妹都经过我亲自浇灌,我们教会多数人都跟我关系比较近,哪个人有难处一般我都能解决。我这人没别的毛病,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软,看不得别人受苦,谁一受苦我心里可着急了,恨不得自己替他受苦。”这是什么意思啊?话听着没有问题,说话的出发点有没有问题?这个人的性情怎么样?(诡诈。)性情诡诈,他想通过这种方式产生一种效果,让别人听出点意思,这就是他的存心,他是带着目的说话。没分辨的浑人一琢磨,“这人真好,真羡慕,怪不得他能当带领,咱们就是被人带领的料,他就比咱们高”,这是浑人的思想,看不透事。精明人、有分辨的人听明白了,说:“他说了半天都是说他怎么好,如何劳苦功高,如何让弟兄姊妹得益处、得帮助能高看他,他还说不愿意被高看,其实他乐此不疲地在为此事奔波忙碌着,这人狂妄、诡诈呀!他想笼络人心,想跟神争夺地位,用这个方式迷惑人,说了半天他没说自己一点毛病,这不是保罗吗?这是个魔鬼呀!好像他身上没有毛病,说自己不好的地方让人一听都垂涎三尺,羡慕得不得了,佩服得不得了。他说这些话的目的虽然没直接让人崇拜、高举,但是达到的果效让人高看、崇拜,把人的心收买了,夺走了,把那些浑人、身量幼小的愚昧人迷惑了,这人性情不好,是个卑鄙小人,用心险恶,太邪恶、太阴险了!”就这两种人,一种人可能语言不太华丽,说话很平常,但是人实在,怎么说话人也不会崇拜,他不会改变人的心,不会夺走人的心,不会在人的心里占地位,能跟人平等相处,人不会受他辖制,不会受他控制,这是真正的好人。从他的说话、为人处事当中,看不到他有野心或者想控制人的心,想在人的心里占有地位,他没有这样的欲望、野心,没有这个性情,这才是有人性的人。那些邪恶的、总有野心想控制人的,就能崇尚权势地位,就常常做迷惑人、控制人的事,这就是明显的撒但性情,这就是没有人性的人。

有些人在人群当中没什么特长,也没什么能耐,外表看老实巴交,似乎是受人欺负、受人排挤的对象,这一类人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地做事,就能说他们是追求真理的人吗?这样的人就没有败坏性情了吗?就没有野心了吗?他是没有机会。有一天,他养了两只猫、三条狗,机会来了,“做不了人的领导,可以做动物的领导啊。”喂了一段时间,小猫小狗跟他相处得不错,一发号施令,小猫小狗还挺害怕他,他里面产生成就感了,特别地享受,觉得这是无限的光荣。在一群活物当中有人或者物能听他的话,听他的号令,他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重要,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废物,不是无用之人,自己也是有用的,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了,找到自己的位置了,“猫狗比人好摆弄多了,人总瞧不起我,说我没什么特长,人对待人不公平,还是猫狗对人公平,我喂它,我对它好,它就听我的,我就能随便吆喝它,能随便踢它、打它,它也不嫌弃我。”这样的人怎么样?他们有没有野心?(有。)为什么说这类人也有野心呢?(人都是有败坏性情的。)对了,他有败坏性情就有野心,只不过没有施展的地方,没人给他机会,他也找不到机会,他的野心就隐藏起来了。一旦得到施展的机会,有合适的时间,野心就暴露出来了,这时候你才发现这些老实巴交的人不是没有野心,也不是他人性好,也不是他败坏性情浅、少,也不是他性情比别人好。要是不挑明这事,他还以为:“我是好人,我不需要性情变化,我认为什么对什么就是真理,你们需要实行真理,你们需要审判刑罚、对付修理,那是因为你们能耐太大了,你们败坏性情也深。”他找这样一个理由,这是不是偏谬啊?这又是一种狂妄。那些窝囊废、缺心眼的就没有狂妄性情吗?这类人更会伪装,更会迷惑人。衡量人怎么衡量?用不用根据人外表的行为、特长、教养、受教育的程度?得根据什么?得根据人行事、为人,在生活当中所流露出来的思想、存心,你才会分辨一个人,才能看透一个人,不能根据外表的行为。有些人不说话,但是他做事就没有原则、没有出发点了吗?都有。

现在你们有没有学会点分辨?在生活当中注意看,从自身上看,从接触的人事物上看,慢慢就学会了。不管你学会多少,最终是用到自己身上,能够达到让自己有变化,这是最好的效果,不是用在别人身上。你把别人分辨透了,你自己不实行,那你什么时候变化?这是愚蠢的行为。对性情变化的事是不是又明白点了?现在明白这点能不能足以达到让你们进入性情变化的路途,走上明白真理、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路途呢?只能说有帮助,还不能达到进入,关键在实行,你心里每天得装着这些事。临到事了,“我心里怎么那么想?我怎么那么恶心呢?我觉得我挺直爽啊,怎么心里总绕弯呢?怎么总想回避这个事呢?”这就是蛇的本性——多直的路都绕着弯走。这是撒但本性又支配你做事了,你就揣摩怎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用什么来解决。你每天心里所思所想的如果都是与自己的性情、自己如何实行真理、真理原则是什么有关的,那你就能达到性情变化;如果你心里充满的都是如何做能得到高位,如何能做在人前,如何让别人高看,这路就错了,你就是在为撒但做,你是在为神效力。如果你心里充满的都是如何把自己变得越来越有人样,合乎神心意,能够顺服神,能够有敬畏神的心,做每件事的时候都有约束,都感觉到神的鉴察,都接受神的鉴察,这样你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这是活在神前的人。两条路途:一条光注重行为,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存心、打算,这是活在撒但面前,活在撒但的权下;一条路途是注重怎么能够满足神的心意,进入真理实际,顺服神,对神没有误解、悖逆,达到有敬畏神的心,把自己的本分尽好,这是活在神面前。

上一篇:第一百零八篇 信教永远不能蒙拯救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