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一百一十篇 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多数人有点本事就狂起来了,有点特长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就吃老本了,别人说什么也不听,就觉着自己那点东西至高无上,这是什么性情?这是狂妄,没理智。有的人尽本分,别人告诉他一个方案,他当时答应得挺好,清清楚楚地记下来了,一转身就忘了,放在脑后了,根本没想着去做,这是什么态度?(不接受别人的意见,别人说的可取部分不愿意吸取,还持守自己的。)这是一种什么性情?自是、狂妄的性情。这个性情里有没有点刚硬啊?刚硬、狂妄在每一个人身上是不是都有?听别人说的对,有道理,按正常人性的理性来对待这个事,当时觉得应该接受,他认为应该接受是不是就能实行出来呢?那有怎样的态度与心态才能实行出来?首先得放下自己以前的想象、判断,或者放下自己当时一种错谬的理解,然后得把对的东西拿过来仔细研究、揣摩,自己能对号入座,去实行。这种态度是不是狂妄?这就不是狂妄了,这就是一种认真、负责任的态度,是一种接受真理的态度,是一种喜爱正面事物的态度。如果当时听着挺好,出于面子或者出于当时一时的理解,嘴上说接受,过后行事的时候,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当时听的话放一边了,这是不是实行真理的态度?这种态度让人很恶心。表面点头,能同意,能接受,甚至满口答应,“这事就交给我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保证做好,你对我还不放心?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好像这人挺有诚信,有信用,到办事的时候,自己的意思出来了,“我是这么琢磨的,我看这么做就挺好,照我这个办”,人家交代的那些话没记住,没行出来,没守住,放脑后了。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一种什么性情?狂妄,悖逆,不接受真理,己意为大,他自己的意见、主张当家做主了,把真理原则、正面事物、神的话放在脑后了。

有的人当面接受得挺好,过后做事的时候,“如果按原则办事,太麻烦,还累,消耗时间,得多说不少话,为了省事,我得这么办,大伙不同意也得听我的,我说了算!”这是什么态度?奸猾。当时答应的时候,貌似诚恳、忠实、老实、敬虔,而且能够接受别人的意见,也能接受真理,办事的时候不是这样了。为什么变了呢?是什么促使的?肉体太受苦了,太麻烦了,不愿意了,不甘心了,当时发的誓或者跟人定好的无所谓了,是不是按真理原则办事无所谓了,满足自己的肉体最要紧,这成第一位的了,神的托付放最后了,不当回事了。这是不是负责任的人?是不是有诚信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还有的人当面说保证能办好,办事的几条原则也记住了,一去办事,出现问题了,这事要是这么办,自己得吃点亏,脸面得受点损失,会让人瞧不起,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尊严得受到挑战,甚至要想办好这事得费很大力气,花很多心思,说不定几天几夜睡不好吃不好,“使使劲吧,这次得卖点力气,咬咬牙一挺就过来了。按真理原则办事,自己的脸面、名誉先不管,先维护神家的利益。”两天过去了,照镜子一看,“我怎么这么憔悴呢?这两天把我累得都瘦了。不能这么做,这么做不是吃亏吗?我得找一个捷径,这事还能办成,还能糊弄过去,蒙混过关,最后我还不受苦,就这么办!”再做事也不努力了,也不争取神家的利益不受损失了,“顺其自然,随便怎么样吧,我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就行了”,态度是不是变了?有没有忠心了?没忠心了,还能尽心吗?还能尽力吗?爱自己的心出来了,自己的利益要受到威胁了,不干了,真理再对也没有自己的肉体不受苦要紧,什么也不能大于自己的利益,一旦有一个事能损失自己的利益,这个事就应该放弃,这是他做人的最高准则。这是不是负责任的态度?这是不是要走歪道了?是不是要做坏事了?在人看,这人起早贪黑地把工作作完了,做得挺好,神怎么看?神纪念不纪念人这样的行为啊?神鉴察不鉴察人这样的心思意念?神鉴察到什么了?神鉴察到了人讨价还价,鉴察到人心诡诈、邪恶,做事贪图肉体利益,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那人自己能不能感觉到这些?(感觉不到。)为什么感觉不到?人里面赖以生存的东西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人的实质就是撒但的实质,人靠这些东西活着,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尊严、肉体利益已经成性了,所以让人实行真理,按神的要求办事,维护神家的利益,按真理原则办事,让人顺服神,绝对地听神的话,按神的意思做,按真理要求标准做,在人那儿就很吃力,很费劲。

人如果没有一丁点儿追求真理、渴慕真理的心,那在人里面就没什么可取的了,所以临到事的时候,人就显得特别贫穷可怜。就是人里面一贫如洗,什么也没有,胜罪的能力没有,背叛自己肉体的能力没有,实行真理的动力没有,改变自己观点的决心没有,能够完全顺服神的心志没有,简直就是贫穷、可怜、瞎眼,什么也不是。胡作非为、凭己意乱做有劲,按神的要求做,按真理原则做,难倒多少人哪!如果看人的外表,有些人能说会道,又有文化,又有一技之长,又有一些恩赐,为什么说人贫穷可怜呢?这怎么衡量?人的文化、知识、一技之长或者恩赐,能不能帮助人实行真理、明白真理?这些东西能不能给人动力辅助人顺服神?不能。所以当临到事的时候,人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欲望、观念、观点去做事,对于怎么顺服神、怎么实行真理、如何寻求真理原则,人都感觉无能为力。人凭着恩赐做事,凭着知识做事,凭着人的好心、喜好做事,人的能耐都挺大,花招都很多,本领也大,简直有使不完的劲;但是一让人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按真理原则办事,不管多大人物,都是束手无策,在实行真理、寻求真理原则的事上都像傻子一样,什么也不是。那人怎么还能吹牛,还觉着自己不错,还没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呢?怎么回事?(人不认识自己。)这是一方面,主要原因是,人在信神的事上、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贫穷可怜,人在真理面前就是个空壳,什么也不是。我接触到一些人,跟这些人一正面对话、办事,我就看见了这些人的麻木痴呆相、贫穷可怜相,谈外面事的时候,他们能谈点事,但是一提到观点,人的观点不是偏左就是偏右,再不就是没有观点。人信神这么长时间,读了这么多神的话,听了这么多道,也天天有灵生活,为什么就能这么麻木痴呆、贫穷可怜呢?临到什么事,怎么就没有一个正确的观点呢?道听了挺多,听来的是道理;书看了不少,看来的是道理;聚会也没少聚,得来的也是一些字面的、规条性的东西。这跟什么有关系呢?为什么得来的是这些东西?神供应人的是真理,是生命,是真理实际,那在人身上结的果子为什么是这样的呢?这个问题有没有揣摩过?这是个严重的问题,是个大问题。琢磨琢磨,这个问题怎么能解决呢?你得把神话吃到心里,变成自己的实际,得让自己里面的情形有转变,在行事的时候,在生活当中临到的每一件事上,都有正确的观点、正确的态度。怎么能达到这些呢?这是不是应该实行的路途?这是不是应该寻求的方向?你们琢磨琢磨,怎么能够走上这样的道路?怎么能够朝着这个方向前行?

我举一个实事,你们分析分析,在这个事上你们能看到哪些问题,在别人身上能看到,你们身上也存在。好比说,我跟一个人在一起相处,一开始他小心谨慎的,一做事就问问,“你是什么意思?你让我怎么办?”点头哈腰,认真地听着,他里面有一个界限,“这个界限不要越过,我不能触怒你,你说话我听,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基本上看不出什么问题,这是在比较生疏的时候。相处一段时间,在一起有了一些交流,说话的方式、口气、声音或者外表长相不陌生了,不像第一次见面,从上到下细打量一番,说话还得琢磨琢磨,“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你用的这个词挺新鲜的,没听过。你长这样啊!你走路这样啊!你喜欢穿这个颜色的衣服啊!”熟悉了,在一起办事的时候,“咱俩虽然不是平等,不是身份、地位相当,但是我也可以自如地跟你说话了,不用藏着掖着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时间长了,这层关系就被打破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性格了,我了解你了,我知道做哪些事你不生气,你不对付我,挨对付的事我躲着不做,甚至我做了不让你看到,不让你知道。为了避免让你知道,我背后做的事我不跟与你知近的人说,这样你不就不知道了吗?你不知道,不就不对付我了吗?不对付我,我不就不用吃苦了吗?我不就不用流泪了吗?这多好啊!其他的你让我做什么我还做什么,这叫顺服,但是我得有相对的自由。”这是不是出现问题了?这里有没有诡诈?人无论是在人面前还是在神面前,总想隐蔽自己内心深处不想告知人的事,这样一种心态、一种性情就是诡诈,这种性情每一个人都有。这里还有一种性情——狂妄。哪个地方表现出狂妄了?“原来你也这么说话,你说话没什么了不起的,就说这些话呗,我要是跟你熟了,我比你能说,我比你会说。你就是真理比我多点,时间长熟悉了,我就敢信口开河随便说,还不会说错。你就穿这样的衣服?我比你会打扮,我比你长得漂亮,你不行。”这是不是狂妄?这是两种性情了。

还有一种隐藏的性情。当人感觉到自己在神面前狂妄、诡诈、隐蔽自己的时候,在心灵深处有没有一点意识?(有。)有这个意识的时候,人怎么对待?他克制吗?收敛吗?自己对付、改变吗?(没有。)那这是一种什么性情?这叫刚硬。人无论是在人面前玩弄的,还是自己表现、流露的,在人整个生活环境当中,人所表现出来的这一种态度、这一种性情都是刚硬;因为没有一个人是真正活在真空里的,人都是活在神面前的,每一个人都在神的鉴察之下。人有了这些心思,有了这些流露,自己隐隐地已经感觉到了,但是从来不回头,认识到的时候他不改变,不敞开交通,也不寻求真理去解决这个问题,这就叫刚硬。从表面上来看,“刚”就是一种很硬、很顽固的东西,“硬”就是人很难碰它,人碰它的时候会感觉疼痛,或者它自身也会感觉疼痛。一般人愿意接触硬的东西,还是愿意抚摸软的东西?柔软的东西从质感上让人感觉是舒服的,给人带来的是享受,刚硬正好跟这相反。刚硬是人的一种性情,让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愚顽、固执。就是临到事,他虽然有一种感觉,有一种意识,或者隐隐地感觉这种态度不太好,但是受他的性情指使,“就是发现了又能怎样?我就这样!”这是什么态度?不以为然,不觉得这是悖逆神,是出于撒但的,是撒但性情的流露,神怎么看、神怎么厌憎,他感觉不到,意识不到,这就是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刚硬,这个性情好不好?凡属撒但的性情没有好的。

刚刚说了三种性情,诡诈,狂妄,还有刚硬,这三样都是致命的东西。如果对待人很狂妄、诡诈或者刚硬,这只是性情不好,人性不好;如果对待神能狂妄、诡诈、刚硬,这就容易触犯神的性情,如果没有悔改,这样的人肯定被淘汰。你在人面前流露,这还问题不大,有一天你来到神面前的时候,这些性情不会自然关闭、收敛,它在神面前照样要流露,而且流露得更严重,更赤裸裸,这是人的撒但本性促使的,不由人自己。

人的这些表现中还有什么性情?(厌烦真理。)从哪个事上能看到这人厌烦真理呢?外表看他挺喜爱真理,凡是神要求做的,凡是自己的本分,凡是神家工作范围里的事,他都义不容辞,怎么能说厌烦真理呢?细节上哪些表现能说明他厌烦真理?(当神的意思和他自己的意思打架的时候,他就会选择己意,而不寻求神的意思。)这就是细节。那当人明白了神的意思,人能不能顺服神的意思呢?我跟人在一起相处时间长了,我要是不强行告诉这个人做什么、如何做,最后的结果都是我成为“小兵”了,谁跟我在一起谁就是领导,这是怎么回事?(他没有把神当神待,相处久了就把神当作一个人,好像神能办到的他也能想到。)这是一方面,人厌烦真理的性情最主要表现在哪儿呢?就是人看到一些正面事物的时候,他不用真理来衡量,他用撒但衡量人的方式、原则来衡量,看这个事做得有没有派头,形式怎么样,气势如何。他做事不寻求真理,做任何事情的出发点都是自己的想象、观点,自己掌握的处世哲学、知识,把真理放在一边,他用人的观点来衡量,用撒但的逻辑来衡量,衡量来衡量去,在他眼里谁都不如他,就他最好,那他能不能看到真理呀?就看不到了,看不到“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这一句话是如何对号的了。他就看到神道成肉身不起眼,穿着打扮不起眼,言谈举止不起眼,所以接触时间长了,“你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尊贵,那么威严,那么有深度。谁都不如我,我往这儿一站,我这个气质哪儿都像大人物,比别人架势都大。我一说话震耳欲聋,神说话不行,那小声小调太一般了,怎么听也没听出神的味道,怎么看也没看出神的味道。总讲真理,总讲进入实际,怎么不揭示点奥秘呢?怎么就不说点三层天的语言呢?”这是什么逻辑?这是什么看事观点?这是出于撒但的。你们说,这些事我怎么对待?(对这样的人厌憎,不愿意搭理。)你们说错了,正好相反,遇到这样的人,我靠近他,正常跟他交通,能供应就供应他,能帮助就帮助他。如果他执迷不悟,顽固不化,我不但能正常跟他相处,跟他一起做事我尽量跟他商量,我说:“你看这么办行不行?这几种方式,你们看哪种方式合适你们就做,如果都不合适,你们自己想办法。”他越认为自己高大,我就越跟他这么相处,我跟谁相处都不摆架子。如果有一个高凳子、一个低凳子,你说“你不像神”,那你像,你坐高的,我坐低的,我仰着头跟你说话,最后我让你蒙羞,让你一点点意识到、知道你没有真理,你贫穷可怜,麻木痴呆。这个方式怎么样?你们说,我要是不搭理一个人,对这个人好不好?其实这也没什么错,但是对他没什么益处。如果人有点心,有那么点人性,可挽救的话,搭理搭理不算错,最后有一天他明白真理了,自己就选择坐低凳子,不高傲了。要是不搭理他,他永远这么无知、愚蠢,说蠢话,办蠢事,就总是个愚蠢的人,贫穷可怜,这就是人不追求真理的丑态。人看见正面事物心里小瞧,看不起,藐视,看见谁诚实,有爱,常常能实行真理,从心里瞧不起,觉得这样的人窝囊、没出息,还是自己精明,又会算计,又会玩阴谋诡计,又有手段,又有恩赐,又能做又会说,他认为这才是神拯救的对象。正好相反,这类人正好是神厌烦的对象。这就是人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的性情。

有的人跟我接触时间长了,关系比较近了,虽然不能论哥们儿平起平坐,但是也不受什么约束了,胆子越来越大了,心里越来越没有界限了,告诉我:“我喜欢吃甜的,你也吃点甜的。你为什么不吃啊?你得吃啊!”这是什么性情?如果一个人很厉害,你跟他在一起,他总想控制你,总想管着你,在你心里感觉这人是善良还是凶恶?(凶恶。)你心里就怕他,“这人总控制我,我得赶紧躲开他,我要是不听他的,他能杀了我,他背后该害我了”,你是不是能感觉到他的凶恶性情?(是。)怎么感觉到的?(他总要求人按着他想的去做。)那他要求你做这个事,难道就是错的吗?别人对你只要有要求就是错的吗?这个逻辑对不对?这是不是真理?是什么导致你感觉不舒服?是他的作法还是他的性情?他的性情让你感觉不舒服,让你感觉这种性情是来自撒但的,不合真理,对你形成了搅扰、控制、捆绑。不但让你觉得不舒服,而且让你心里觉得惧怕,“我如果真的不听他的,他说不定能杀了我,他这性情来得太猛烈了!”他不是随便说一句话而已,他是想控制你,他这么强烈地要求你做什么,要求你如何做,他带有一种性情,他不仅仅是要求你做一个事,而是想控制你的全部,把你这个人控制了,让你成为他的傀儡,成为他手中的玩偶,你喜欢什么、做什么、如何做,全凭他一句话,他就高兴了。当你感觉到这种性情的时候,你心里觉得好吗?(不好,会感觉到可怕。)当你感觉到可怕的时候,你会对他这种性情给以什么样的定义,他这种性情是负责任、善良还是凶恶?(凶恶。)当你感觉到一个人性情凶恶的时候,你感觉有享受还是厌憎、反感、惧怕?(反感,惧怕。)这些不好的感觉就都来了。当你感觉到反感、惧怕的时候,你是感觉到了释放自由,还是感觉到了被捆绑?(被捆绑。)这种滋味是不是从神来的?(不是。)那神让人享受到的感觉应该是什么样的?(释放自由。)人心里很释放自由,即便受到对付修理、责备、管教或者审判刑罚,那种滋味、那种感觉是什么样的?(里面有亏欠、懊悔,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做,这样做不对,然后有一股劲想起来重新追求,要按着正确的方向走。)就是这么回事,达到的果效是积极、正面的,这就是神作的。撒但给人的感觉是什么?达到的效果是什么?受辖制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诡异的惧怕,手脚被捆绑,不敢做了,一做就想“他能不能看到啊?他能不能整治我啊?”这就不是神作的,这是出于撒但作的了,让你感觉心惊胆战的是来自撒但的。

人有凶恶性情,总想控制人。什么叫控制人?光是不让人说哪一句话吗?不让人按着哪个方式思想吗?肯定不是,不是一句话、一个眼神的问题,他这种性情凶恶,从“凶恶”这两个字来看,这种性情流露出来人能做哪些事?首先是想摆布一个人,什么叫摆布?他给你制定一个规矩,你就得守着,你不守他就发火,他想摆布你,让你朝东你就得朝东,让你朝西你就得朝西,他有这种愿望,然后就这么做,这就叫摆布。摆布就是想掌控一个人的命运,掌控一个人的生活、心思、行为、喜好,让一个人的心思、意念、喜好、愿望都按照他说的来,都按他的意思来,不按神说的来。好比说,你不喜欢吃油腻的,胃口不好,容易拉肚子,他说:“油多的营养好,你得吃啊,你不吃没劲,你就瘦。”紧接着,他端上一碗油来让你喝。你说:“我喝不下,我喝完拉肚子,求求你别让我喝了。喝一半行不行?或者明天再喝行不行?兑点菜汤行不行?”“不行,就这么喝,我说了算,必须喝!你不喝我给你灌。”给你灌下去了,“这不喝了吗?这不挺好嘛,拉肚子了吗?我就这么喝,你也这么喝。”不管喝完以后什么结果,你感觉怎么样?你感觉被摆布了,被愚弄了,被控制了,是吧?这是不是撒但的行为?撒但就这么愚弄人,就这么想掌控人,所以在人身上表现出来的撒但性情就是总想控制、摆布别人。不管在人身上能不能达到控制、摆布的目的,这种性情人都有,这叫什么性情?(凶恶。)为什么叫凶恶呢?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什么意思?(恶毒。)你们解释词的意思,没解释这方面性情有哪些实质性的流露。这里带不带有强行的意思?就是不管你听不听,不管你什么感觉,有没有享受,理解不理解,他强行要求你就这么做,听他的,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不给人自由,这叫凶。恶指什么?他通过强行地灌输、压制你的手段,达到控制你听他摆布的效果,他就心满意足了,这就叫恶。他不让人有自由意志,不让人自己学会揣摩,什么事顺其自然,明白真理,一点一点自然地长大,他要控制人,他不让人寻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不把人往神面前带,而是把人带到他面前,让人听他的,他就是真理,他是万物的中心,他说的都对,不让人分析对错。强行地、带有强暴性质地摆布、控制人的行为、人的心思,这种性情就叫凶恶。

凶恶这种性情在日常生活当中是不是常常能见到?当你们接触到这种性情的时候,你们能不能意识到这是一种凶恶性情的流露?如果别人对你们做了这样的事,流露了这样的性情,你们能感觉得到,这个可能不难分辨出来。但是,你们自己如果做了这样的事,流露了这样的性情,你们能不能意识到?能不能意识到这种性情凶恶,得寻求真理,不能这么做,总有霸占人、强行控制人的欲望、野心不对,这是出于撒但的,这是撒但性情,得换一种方式,寻求一种合乎真理的方式对待人、与人交往?如果你们自己意识不到,常常流露这样的性情,会造成什么后果?(弟兄姊妹不愿意跟这样的人在一起相处,就会弃绝他。)他没法跟人在一起和睦相处了,他像瘟疫似的,人反感透了,只要他一来,大伙就都得走,因为谁也不想受他控制。人信神愿意跟随神,不愿跟随撒但,他总想控制人,人能不弃绝他吗?首先,这样的人在弟兄姊妹中间常常被弃绝,让人厌烦,如果不能回头,不能悔改,那这样的人可能本分都尽不好,也尽不长远,他没法跟人和谐配搭,尽不上本分就得走了。另外,还会有什么后果呢?(给教会生活带来搅扰。)这又是一方面,在弟兄姊妹中间成为害群之马,搅扰教会生活。对他个人有什么损失?(生命永远没有长进。)生命肯定是不长了,生命不长有什么后果啊?在弟兄姊妹中间总被弃绝,生命总也不长,总想掌控人,总想取代神,没有生命进入,最后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了,他还没有悔改,总也不变,那神怎么处理呢?对于这样的人,神是怎么定义的?神给定义为非人类,神不拯救了。他的结局是不是就定了?这样的人没希望了,就没什么活着的价值了,太可怜了!

不负责任是什么性情?这叫狡猾。处世哲学里最大的一条就是狡猾。人认为不狡猾容易得罪人,不能保护自己。非得足够狡猾,谁也别得罪,谁也别惹,谁也别伤着,就保护住自己了,自己就有饭吃了,就能站稳脚跟了,他是这个原则。在外邦世界当中那么做,现在在神家,有些人怎么还这么做呢?看到问题不说,意思是“谁愿意说谁说,我不说,我不得罪人,我也不当出头鸟”,这是不负责任、狡猾,这样的人不值得信任。那怎么做能让人信得过呢?(按原则做。)按原则做,这话多简单,就几个字,一到做事的时候人就打折扣了,和稀泥了,和稀泥这是一种什么态度呢?他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人格、名誉、尊严,能拾金不昧、助人为乐,能舍身取义、两肋插刀,但是维护神家利益,维护真理、正义的时候,这些都没了,就不实行真理了,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一种性情,就是厌烦真理。怎么说是厌烦真理呢?一说这个事涉及到正面事物的实际,人就逃避、躲开,不让提这事,里面隐隐地感觉有一点责备,但是心里就想往下压,“我才不那么做呢,那么做傻”,或者“这事不算什么,过后再说吧”。一到维护正面事物的时候就逃避,不负责任,睁一眼闭一眼,不求真了,这叫不喜爱正面事物,厌烦真理。这个问题怎么改?有什么原则?要是这个事涉及到神家的利益了,涉及到见证神了,就像对待自己的利益一样求真,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这是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负责任该有的态度。你们如果没有这个态度,光是应付了事,“是我本分范围里的事情我做,我的本分范围以外的我不管,问到我了,我心情好就答对答对你,要是心情不好,那我可以不答对你,这就是我的态度”,这是一种性情。他这种性情,只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脸面,只维护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东西,这是维护正义事业吗?是维护正面事物吗?这种小私心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你们多数人常常都是这么表现的,一涉及到神家利益就说“没看到,不知道,没听说”,就用这些话来搪塞,不管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总之这里有一个性情。

什么叫厌烦真理?为什么说这是一种性情?性情跟一时的表现有没有关系?是不是就是一时的表现?什么叫性情?你们概括概括。(性情是人里面最根深蒂固的撒但败坏性情,人就凭这些东西活着,自己很难发现。)性情很有隐藏性,很隐蔽,你似乎感觉到是它在支配你,又似乎是自己有一种思想在支配着,总之,只要有这种性情在里面,它会指导你,控制你,让你产生很多的行为表现,这就是性情。那厌烦真理这种性情常常让人产生哪些行为、哪些思想、哪些观点与态度?它常常让人表现出来的一个主要的特征,就是对正面事物不感兴趣,一涉及到正面的作法,心里就没劲,不想往上用劲,不想够,不以为然,漠视这个事情。举个简单的例子,听完这个例子你们就明白了。现在人都讲养生,人经常说的一个养生常识就是多吃蔬菜水果,少吃肉类,尤其少吃煎炸的东西,这是一个正面的话题,对人的健康、养生是一个正面的引导。多吃什么,少吃什么,人都能听懂,也能接受,这个接受是从理论上接受了,还是从事实上接受了?(理论上。)从理论上接受就是有一种基本的认可,从你的判断力来辨别,觉得“多吃蔬菜水果,少吃肉类”这话对,这话挺好。你论证了吗?有没有论据啊?没有,你没有通过体验,也没有通过任何的证实,更没有看到任何的前车之鉴,没有任何的实例,你就接受了这种观点。不管是从理论上接受,还是从实际上接受,先承认这句话是对的,是正面事物,那怎么能看到厌烦真理的性情呢?就看人在生活当中怎么对待这句话,怎么运用这句话,这就看到人对这句话的态度了。当你光接受这句话的道理,而在生活当中跟这句话完全违背,或者并没有在生活当中运用这句话的时候,你是喜爱这句话,还是厌烦这句话?吃饭的时候,你看见青菜了,琢磨琢磨,“青菜对人健康是有益,但是不好吃啊,还是肉好吃,多吃肉吧,先吃肉。”一会儿一盘肉吃完了,吃饱了,看看菜,“真不想吃,吃饱了,不用吃了,下顿再吃吧。”到下一顿饭的时候,琢磨琢磨,“这一辈子没少吃青菜,我也没觉得多好啊,我现在身体也没觉得健康啊,那些常吃肉的人每天都吃得那么香,也没看见不健康,我总不吃这不是亏了吗?还是吃肉吧!”怎么样?性情流露出来了吧?这表现出一种什么性情?厌烦“多吃蔬菜,少吃肉类”这一句话所给你带来的一种认知,这时候已经不太承认、相信或者甘心接受这句话的正确性了,已经抵触、反感了,这是不是一种性情?吃肉吃一顿两顿有点知觉,吃三顿觉得很香,很满意,不应该接受那句话,吃四顿五顿,把那句话放一边了,承认那句话挺对,自己做不到,做不到也跟别人那么说,说来说去,那句话在印象当中已经成为一种理论了,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影响了。心里明知道那样做对,自己这样做不对,但是就觉得:“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没吃亏,还是占便宜了,也没觉得不健康。”他这种贪婪、欲望让他选择自己内心深处认为不对的一种方式,让他不断地违背对的那句话,他一直用这样的一种性情面对或者处理这样的生活,用这样的一种性情来对待这句话,不管他认为这句话是多对的道理,他也行不出来,变不成他的实际。他对待这句话的态度是不是就是他的性情指使的?这就是性情的来源,这就是性情的表现。外表表现出来的是这些行为,吃什么没吃什么,是一种态度,事实上是一种性情支配的,什么性情支配的?厌烦真理,这种性情人很难发现。就是人从内心深处接受一个正面事物,把正面事物当成真理去实行,去运用,带到现实生活当中,与人的思想、行为,与人做事的观点、存心结合到一起变成人的生命,这个很难,很不容易,这就是厌烦真理这种性情。

人都经历过一个事,小时候,如果你头上有汗要出门,你妈妈就告诉你:“擦擦头上的汗,等汗干了再出去,不然会感冒。”你知不知道你妈妈的心是为你好?能不能体会到?能体会到,也能理解到,是吧?但是多数人怎么对待这句话呢?(当耳旁风。)这个态度是什么性情造成的?不当回事,觉得对也听不进去,也不能照做,照样满头是汗就出去了。更甚至,有时候这样出去确实感冒了,但病好之后还不听,下次还是违背这句话。明明知道这句话是对的,是对你有益处的,妈妈的出发点、存心都是为你好,但你还是当耳旁风不听。这是不是一种性情?如果你没有这种性情,你会怎样选择呢?你就知道不听这句话的利害,能给你造成什么后果,给你带来什么痛苦,你就会领会、深刻地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然后听话,等汗干了再出去,就不用父母操心了。你能谨守这一句话,把这话变成自己的实际,你这个性情就变了。但是事实上,多数人从记事起到现在,妈妈说的这句话已经把耳朵磨出茧子了,还没有听过一次,没有照办过一次,就是感觉到妈妈的爱与良苦用心也听不进去。人对待神也是这样,神无论怎么说,苦口婆心地说,安慰着说,提醒着说,敲打着说,怎么说都唤不醒人的心,都不能让人照办,人听完之后都当耳旁风,这就是人的一种性情——刚硬,厌烦真理。如果你不能按神的话对待神告诉你、嘱咐你做的事,那你这个性情变不了。无论你怎么承认、阿们神所说的每一句话,无论你怎么在口头上赞美神所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理,这没有用,只要这句话没变成你的实际,没成为你的生命,那你这个性情还是没有变。比如人诡诈,让人说诚实话,有什么说什么,这个容易变一些,最难变的就是人厌烦真理、刚硬的性情。无论神怎么说,他心里不当回事,无论神用什么样的态度,警示,提醒,劝勉,苦口婆心地说,摆事实讲道理,都不能打动他的心,这就不好办了。厌烦真理这个性情,人是不是不好认识?

人里面有一种隐藏的性情,这种性情让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不卑不亢”,说他听话了,他还没照着做,说他没听,他的手还没闲着,也在做着,怎么做的?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听话。这是不是性情支配的?撒但有一种性情,神无论作了多少好事、正面的事,它看不到,它不觉得这事正面,不觉得这事好,对人类有益处,它就要往坏了做,就要糟蹋、祸害人类,败坏人类。神给人类命定庄稼一亩地产三五百斤,够人吃,人吃着还健康,新陈代谢一切都正常,撒但却用转基因使一亩地产八百斤以上,最后怎么样?人吃了这些东西新陈代谢变慢了,内分泌也不好了,血液循环也不好了,最后人身上出现各种并发症。这就是一种性情。神问撒但:“你从哪儿来?”撒但怎么说的?(“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伯1:7))神又问它:“你从哪里来?”撒但又是怎么说的?(“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伯2:2))它就不实话实说,神怎么问,都问不出一句实话来,它不喜欢照直说,这是不是一种性情?神的话很简单,很直接,不复杂,就是小孩都能听懂,领会神话的意思,有正常思维、有人头脑的都能听懂,撒但难道听不懂吗?那它为什么不照直回答神的话呢?撒但有一种性情,就是它永远不喜爱正面事物,它喜欢邪恶,它是一切反面事物、一切邪恶事物的代表、源头。有些人说做诚实人好,看到别人做诚实人说实话、单纯敞开也羡慕,但是他自己做那样的人还费劲,这是不是一种性情?嘴上说好,就是不实行,这就叫厌烦真理,厌烦真理很难进入真理实际。厌烦真理这里有一种最深刻的性情,就是对正面事物,对神所喜爱的事物,对神要求人做的事物不屑一顾,冷漠对待,不是从心底深处喜爱,甚至有些人常常鄙视神所要求的这些标准、原则,他对正面事物反感,内心总有一种抵制的情绪、对抗的情绪、鄙视的情绪,这就是这种性情的主要表现。你要是不相信,在日常生活当中临到事的时候,自己注意观察,省察省察。凡是临到正面事物或涉及正面事物的,人不搭理,不屑,对此鄙视、轻视,一说反面事物,邪恶的事物,人来劲了,该注重了,这是不是一种性情?一说热心跑路,在外面花费,乱做,显露自己,人有使不完的劲;一说按真理原则办事,人就没劲了;一说没有地位不能显露自己,张狂不起来了,没什么利益人就没劲了,消沉了,觉着没意思了:这些都是厌烦真理这个撒但败坏性情导致的。受它支配,人常常没有方向,不知道自己该选择怎样的道路,常常迷失方向,总走错路。人认识不到这个性情的时候,人也不能接受真理,更不能达到变化这样的性情,人还是随从肉体,随从撒但败坏性情,言外之意,人还是在追随撒但,其实人所做的这一切是为撒但效力,是在事奉撒但。

厌烦真理这个性情好不好变?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不知道什么是正面事物,人可能会说“这个性情不好变,目标不明确,不知道怎么做对,没有正确的路途摆在面前,没法选择”,当这个正确的道路摆在人面前的时候,是不是相对好变一些了?那应该从哪儿做起容易一些,从哪儿做起是捷径呢?(明白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原则之后,尽本分的时候就用原则、标准衡量,要是违背这些原则不合神心意就不那么做,坚持原则。有厌烦真理的情形的时候,神会提醒、开启,让人里面意识到,涉及到本分,涉及到原则,这时候就得背叛肉体,按原则实行。)对了,有路途。这个目标是明确的,路途应该也是明确的。现在关键是多数人都不知道哪方面性情在什么时候流露,流露的方式是什么,如果知道是不是就好变一些了?刚才举那几个例子是不是有点帮助?现在看,人的各种性格、思想或者态度都涉及到什么了?其实,如果没有各种性情支配,拉后腿,人有一个错误的思想这好纠正。好比说,妈妈说把汗擦干了再出门,如果你是一个听话、顺服、孝顺的孩子,你在体会到妈妈的良苦用心的同时,你也能领会这句话的正确性,能知道这句话的利弊,能承认、接受这句话,没有败坏性情作祟、拉后腿,你是不是很轻松、容易地就做到这句话了?这句话很简单,很容易做到,但是因着有厌烦真理、刚硬的性情,就能导致你明知故犯,就能导致让妈妈伤心,替你操心,替你痛苦,这就是后果。这就看人在这些事临到的时候怎么对待正面事物,怎样与自己的败坏性情不断地争战、较量,这就是人追求蒙拯救的决心。你有决心、有愿望改变自己的败坏性情,接受真理,用神的话作生命,活得有人样,你就能有变化。你的决心有多大,你的变化就有多大。

蒙拯救主要指什么?主要是性情变化,性情变化这是个大问题。性情变化了,人就有希望了,人就有人样了。这样的人也可能长相差点,也可能恩赐差点,才干差点,拙口笨舌,不怎么会说话,或者也不怎么会打扮,外表看是个很普通的人,但是当神吩咐他做一个事的时候,他的长处就让人看见了,人说这人性情稳定,临到事能安静在神面前寻求,不办愚昧事,不办蠢事,而且态度认真,负责任,是一个本本分分的人,对自己的本分能够尽心职守,做事有约束,说话有约束,理性正常,看他的活出,看他表现出来的性情,有敬畏神的心,做事有原则,不胡作非为。这就是人实行真理追求性情变化最后达到的果效。说话有板有眼,准确,不乱说话,办事让人放心,能信得过,而且有顺服神的实际,也有远离恶的实际,这些表现在这个人身上都能看见了,这就是进入真理实际的人,是性情有变化的人。这些表现人装不出来,人的性情是人的生命,什么性情就支配人做什么,人就有什么行为。人一贯表现出来的,指使人生活常规的都是性情的流露,不是性格。能认识到性情,能意识到各种性情的流露,这是人性情变化最基本要达到的。

追求生命进入,得在日常生活当中的每一件事上省察自己的言行、举止、心思、意念,掌握自己的情形,然后对号入座,寻求真理,在自己明白的真理上进入真理实际。在进入真理实际的过程当中得掌握自己的情形,来到神面前常常向神祷告、祈求,也应该经常与弟兄姊妹敞开心交通,寻求进入真理实际的路途,寻求真理原则,最后达到认识自己每天生活当中流露了什么性情,是不是神所喜悦的,自己实行的路是否准确,自己省察出来的情形是不是对号入座了,对得准确不准确,合不合乎神话,合乎神话的这些情形自己是不是真做到、真进入了。你常常活在这样的情形当中,逐步地,你对有些真理,对自己的实际情形就有基本的了解了。人对这些情形,对各方面真理有基本的了解了,人里面就充实起来了,就富有了,就不再是那么麻木痴呆、贫穷可怜了。现在多数人谈外面的事都能谈两句,但是在这些是是非非的事当中,要求人说出正确的观点,讲出对这些事情的认识,而且要讲出对这些事情的处理方式与实行的路,多数人没有话,一片空白。有些人说:“你说得不对,我们不是一片空白,我们知道下雨是神主宰的,春天树发芽是神摆布的,小鸟什么时候搭窝是神给命定好的规律。我们知道应该按照万物的规律生活,早晨起床,晚上睡觉,一日三餐,我们也知道人有生老病死的规律,谁也打不破,而且我们也不埋怨神,今天活着我们感谢神,明天死了我们照样感谢神。我们不是一贫如洗,我们不是麻木痴呆!”人仅仅明白了这些道理,是不是就明白真理了?是不是就进入真理实际了?有些人说:“以前我身量小,不知道这一切事临到都有神的摆布,也不知道怎么看待这些事,怎么对待这些事,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感觉不知所措,我都是用人的办法处理了。现在我明白了,每天临到的事,哪怕是头发丝大小的一个事都有神的摆布,这一切都在神的命定中,我会说‘神啊,我感谢你的主宰,我也愿意将我的命运交在你的手中任你摆布,我不愿意悖逆你,我愿意听你的话,我一定好好尽本分,尽上我的忠心,尽上我的全力’,我都明白这些了,难道我还贫穷可怜吗?”明白这些是一个假属灵的外衣,是吧?似乎人有了信神的样式,有了圣徒的体统,人也似乎掌握了一些高深的真理或者一些比较属灵的理论,但是明白了这些远远不够,因为它仅仅是一种理论,它没有改变你的性情,没有改变你的人生方向,更没有改变你临到事里面的观点与思想,还有你的处事原则、方向。更进一步说,就这些理论、这些属灵的道理,根本不能使你与神的关系更正常,也根本不能使你更了解自己活在了怎样的情形当中,活在了怎样的性情当中,更不能使你改变这些败坏性情按着真理原则去实行。

现在信神的关键是什么?(性情得变化。)道理能不能让人的性情有变化?怎么才能让人性情有变化呢?性情变化了,是不是性格变了?性情变化了,人是不是就不怎么爱说话了?性情变化了,人是不是就都老了?(不是。)那什么叫性情变化?人首先得明白什么,才能有性情变化的基础?首先得明白人的性情是什么。发生一个事,你里面有存心,这个存心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支配的?首先肯定不是你的性格支配的,也不是家庭背景支配的,更不是第三者支配的,你自己的存心肯定是你自己的性情支配的,那你就先省察这是哪方面性情,狂妄?邪恶?凶恶?刚硬?首先了解这是什么性情,了解完性情之后,再省察这方面性情导致哪方面的情形。好比说诡诈,人耍诡诈里面是怎么流露的?为什么会流露这样的性情?这个性情的根源是什么?出于个人利益,这个事跟个人利益有碰撞了,不想放弃利益,所以就玩诡诈,流露了诡诈的性情。这个问题怎么解决?首先得放弃利益。利益不好放弃,人的利是人的命,放弃利益就等于舍弃性命,那怎么办?就得学会放弃、背叛、受苦、忍痛割爱。当你忍痛割爱放弃了一点之后,你就觉着轻松点了,你可以自由释放一点了,这样你就得胜了。但是你要是死抱利益不放,你说“我就耍诡诈,神也没惩罚我,人能把我怎么样?我就不放弃!”你不放弃,任何人没有什么损失,最后受损失的是你自己。你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其实这是你改变、进入、长进的机会,是你来到神面前接受神鉴察、接受神审判刑罚的机会,这是你蒙拯救的机会。你要了自己的利益,你不要真理,就等于放弃蒙拯救的机会,放弃接受审判刑罚的机会。你选择的是利益,很明显最终你得着的是利益,你放弃的是真理,那你说这是吃亏了还是占便宜了?是挣了还是赔了?没有永远的利益,无论是地位、脸面还是任何金钱、物质都是暂时的,人把这方面性情解决了,得着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宝贝的人。另外,人所得着的真理是永久的,撒但夺不去,也没有任何人能夺去。你放弃了自己的利益,但是挣来了真理,挣来了在神面前的蒙拯救,这也是归于你自己的,不是为别人挣的,也不是为神挣的,而是为你自己挣的。人如果选择实行真理,那是最聪明的人;人如果选择放弃真理,保全自己,得着自己的利益,不放弃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这就是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基本路途。

败坏性情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是根深蒂固,没有哪个人败坏得比别人浅,也没有哪个人败坏得比别人都深,不可挽救了,大家都一样,都是活在一样的撒但败坏性情当中,活在撒但的权下。平等的是,神给每一个人的机会都是一样的,神对待每一个人的态度也是一样的,神给每一个人的真理、生命的供应也是一样的,所以神对每一个人的要求标准也是一样的。你如果因为自己流露了一些败坏性情让大家看见了,厌烦了,就认为自己不可挽救了,就认为自己比别人败坏,这是愚昧无知,看不透事。然后有些人就破罐子破摔,提不起劲来,做什么也没心思,觉得活着也没意思了,做什么都是给撒但做,不想活了,这态度怎么样?这不是成熟的表现,不是神所要看到的,神不喜欢看到人这样的为真理受苦,不喜欢人这样的态度。在追求真理的路途当中,人需要扭转很多不对的情形,也需要不断地矫正自己追求真理的观点,不断地来到神面前让神鉴察,让神引导,让神开启,神会给人帮助,神会给予人恩典,神也会以极大的忍耐、恩待、怜悯、宽容带领每一个人。所以,一方面不要质疑人追求真理、向往正义光明的正确的态度与愿望,另一方面也不要质疑神拯救人类、对人类怜悯宽容的实质。这些话你们得记住!告诉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到任何时候不要放弃,不要破罐子破摔,不要消极。当你陷入消极的时候,你得琢磨琢磨,神是不是给了你很多,神给其他人的东西,真理、生命还有神的所有所是,是不是也给了你。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你也能感觉到这个,那你为什么要放弃?你为什么心生埋怨?为什么会质疑神对你拯救的真心?人可以愚昧,可以身量小,可以软弱,但是对蒙拯救的事不可以失去信心。我就希望有一天跟你们再说话、交往的时候,看到你们不是贫穷可怜、麻木痴呆相。你们得有所得,你们听的不少,看的不少,但是在你们心里存下多少,这就在乎你们的追求了。人追求就能得着,但是人如果不追求,永远得不着,这是事实。

上一篇:第一百零九篇 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一篇 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