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一百一十一篇 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

在神家尽本分,无论做什么事都得有原则。好比说,你的本分忙,需要找些人一起做,如果出现冲突了,人家也正忙着,这事你怎么处理呀?(协商。)那怎么协商是合乎人性,有理智,是实行真理,不是搅扰?你说:“我这个本分也忙着呢,我这个要紧,得优先,你那不算什么,耽误两天算什么呀?”人说:“这活儿没做完呢。”“那赶紧做,几天能做完?”“得一个礼拜。”“一个礼拜那不耽误事了吗?三天!”“三天不行啊,做不好那不糊弄了吗?”“就三天,我说了算!”这叫不叫协商?这叫野蛮行径,是吧?这是不是有人性啊?人说:“你怎么这么横呢?”“这算什么横啊?我心里着急呀,我这是为神家工作负责任。”还打着这个旗号,做事还挺伤人,没商量,这叫狂妄本性。你们会不会那么做事啊?你们是不是容易流露这些性情啊?也可能没这么严重,心里很想那么做,但是因为怕影响不好,顾及点面子,就商量着,其实心里还挺横,会不会这样?(会。)这不好啊,没人性。外邦人会这么做,你们不能这么做。为什么你们不能这么做,不应该这么做?做什么事得有原则,什么叫谁的为主、谁的为次,什么叫就你的重要、别人的不重要,什么叫你的事就得优先,别人就不行,没有这些说法,这是外邦世界当中的道理。他们奉行的原则,就是横的、愣的、不要命的至上,就是以撒但的败坏性情、处世原则、办事方式手段为主导做一切的事情,这叫撒但的世界。在神家这些东西行不通,凡事按原则办事。

凡事按原则办事最基本的是什么?(有理性,有人性。)这就对了,抓住根源了。人办事再有原则,再有真理,首先得在有人性、有理性的基础上面对一切事情,处理一切事情,这才是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做事不要顾及面子,不要顾及地位,不要顾及名声,不要顾及自己的利益,要顾及神家的利益,要顾及神是怎么看的、神是怎么要求的,顾及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其他人的感受。这事你再有理,你也不应该凭血气做事,不应该大声吼,那是撒但败坏性情的流露。不管有没有理,不管尽什么本分,本分没有大小,没有尊贵不尊贵的区别,都按真理原则办事,什么问题就都解决了,就没有什么难处了,人的难处都来自人的败坏性情。你们要是掌握好这个原则,那不管到哪儿,办事、说话、言谈、举止都能让人佩服、器重。如果你们掌握不好这个原则,而且也不喜欢按这个原则办事,更不寻求按原则办事,最后会导致让人反感,让人弃绝,对人构成危害,造成影响,另外,对自己的生命进入也不利。你常常这么做事,以这种原则、方式对待人,对待自己的本分,神会厌憎,说你这个人天然太多,血气太大,性情太野蛮、张狂,没有人样,在神心里就不把你当人待了。不把你当人待,就拿你当畜生了?也不是,就是会看轻你这个人,“你这个人没什么分量,做事没什么分寸,没有约束,心里没有神的地位”。因为在神面前,神看到你这个人的言行举止,还有你内心所想的,你所表演出来的,不是正常人性该有的。那神怎么评价?神说:这个人流露出来的都是兽性,张牙舞爪,横踢乱咬,太野蛮,没有正常人性的流露、理性、良心,也没有圣徒的体统,心里没有神的地位。这不是麻烦了吗?在神眼中,神对这样的人评价会高吗?神会高看这样的人吗?就不会了。这对人来说是福还是祸?(祸。)怎么说是祸呢?

好比说,一个家庭有几个孩子,有一个孩子听话懂事,又孝顺,又务正业,又不惹事,父母就很器重他,托付他办正事,对他做事很放心,还有一个孩子又调皮捣蛋,又不好好学习,又笨又懒,又馋又奸,总惹祸,总让父母生气、伤心。如果父母心里有一种最大、最深刻的期待,他们会把这个期待寄托在谁身上?(听话的孩子身上。)那对于听话的孩子和不听话的孩子,父母对谁比较恩待?(听话的孩子。)那这个孩子得着什么了?比如说,父母有一门传世的手艺,他们会把这个手艺传给谁?谁靠得住,他们看中谁,谁可以继承他们的手艺或者资产,他们肯定就会托付给谁。这样,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谁得的最多?谁偏得了?肯定是听话的孩子。不听话的孩子也争,但最后却不容易得来。为什么?父母这样对待他是偏待吗?是偏心吗?是因为他的表现、性情或者他整个人让父母伤心、失望,操碎了心,伤透了心,没法在他身上寄托任何的愿望、期待。不是父母想放弃,而是他担不起父母对他的期待与愿望,所以他就没法继承父母的财产、祝福或者一技之长。因为他担不起来,他不具备这样的资本,也不具备这样的资质,父母没办法,只能放弃。这个放弃的结果是谁造成的?是父母偏心造成的,还是父母看不到他的好造成的?(他自己造成的。)这还是跟他自己有极大的关系,他不争气,不往好道上走。在同样的家庭中生活,接受同样的父母的教育、教导、闲言碎语的唠叨,听话的孩子就很让父母省心,能够满足父母内心的那份寄托或者期待,处处能满足父母的心,不仅仅是让父母不操心,而是他的各方面表现能够担得起、承受得起父母的重托与祝福,这样,父母很自然地就把希望、责任或者托付都交托给他。所以,在外表来看,好像他偏得了很多,其实这个偏得是怎么换来的?他选择的道路,他生活的方式,还有他对待父母的嘱托、父母的养育之恩的方式,让父母看中、安心、得安慰,最后赢得父母的信任,他就得来这份祝福了,这个祝福是他的这一切付出与表现换来的。

现在人来到神面前,总想得着祝福,总想得着怜悯,总想得着偏待,总想让神宽容,让神多多祝福,这倒也不算什么,但是,神给了你祝福,给了你恩待,给了你宽容,给了你一切一切,那神的期待是什么,你考虑过吗?你曾经想过吗?你内心深处感觉到享受了很多神的恩典,也享受了神的祝福,活到现在看见神主宰这一切,神给的一切都很好,但是你曾经想没想过有一天能还报神所给你的这一切,还报神的爱,用什么样的方式还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满足神的心,不辜负神给你的这些赐福?如果从来就没想过,或者不知道还有这些需要还报,就以为人享受神的恩典、祝福是理所应当的,从来不知道如何还报神的爱,还报神的恩典,也不知道怎么做能让神满意,这是什么人?还不算好的人,还不算好的人性,还不具备好的人格,证明身量还小,没长大,不懂这些事,不懂得想想“神为我作了这么多,神赐给了我这么多,神供应了我这么多,从神的话当中,从神的作工当中,我领受到、认识到、听说了神的这么多恩待,这么多恩典、祝福,但是我怎么就不知道还报这一切呢?”这就是人性不成熟的表现,幼稚的表现。人性不成熟,其实是一句很好听的话,事实上是这回事吗?表面上是这层意思,但是这里怎么解释人性不成熟呢?真是不成熟吗?不是,就是具备的真理实际还太少,光知道贪玩,光知道热心做,光知道一厢情愿地按照自己的方式满足神,还不知道如何体贴神的心,如何让神满意,如何还报神的爱,所作所为还都凭着好心、热心,凭着自己所学的、所看到的、经验当中的这些知识学问,凭着自己的特长、恩赐、观念想象,凭着家庭教育来的传统思想去做。

你们现在是不是处在这个情形里?处在这个情形里,就还得继续努力,争取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学着实行真理,按照真理原则办事,哪怕是外表模仿来的,也一点点往里面品,品着品着就知道实行真理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是一种怎样的光景。若找到感觉了,情形找准了,心里就知道信神到底是怎么回事、实行真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当你们知道这个的时候,你们就有点圣徒体统了,就有点所谓的人样了。现在你们如果还没找着做圣徒的感觉,做神的跟随者的感觉,证明你们离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还有距离。这就得在平时行事为人中,在日常生活环境当中细细品,琢磨,互相交通,互相勉励,互相提醒,互相帮助、爱护,互相供应、扶持。不要总看别人身上的毛病,而要常常省察自己,然后能主动向对方承认自己做哪些事对对方构成搅扰,或者给对方造成伤害,学习敞开心交通,另外也常常在一起学习往神话实际上交通。常常活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就正常了,就不像外邦人之间的关系——特别复杂,特别冷漠,特别冷酷、残忍、残酷,慢慢就脱离那种关系了。弟兄姊妹之间就变得比较知近、知心,能彼此扶持,彼此相爱,心里有一种善念,或者心里有一种能够宽容对方、怜惜对方,互相照应、扶持的心态,而不是互相争夺、踩压,互相嫉妒,暗地里较劲,暗地里互相鄙视、瞧不起,或者互相之间谁也不服谁的一种心态、一种情形。活在这些情形里,这种光景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可怕的,不但会给你自己造成各种负面的影响、伤害,也会给别人带来不同程度的伤害与影响。一般人很难胜过这些:别人看你的一个眼色不对,你生气;别人有一句话说得不合你意了,你生气;别人做一个事影响你露脸了,你跟他横,心里不舒服,不爽,就总想挽回面子。尤其女性、岁数小的,都胜不过这些,总纠结在各种小性情、小性子、小情绪里,很难来到神面前。被这些蜘蛛网式的各种复杂的关系缠在一起,扭在一起,人很难安静在神面前,很难安静在神话里。所以,必须得先学会与弟兄姊妹和睦相处,彼此包容、宽待,能看到别人身上的好、长处、优点,而且能学会接受别人的意见,学会回到深处省察自己、认识自己。不要放纵自己,不要把自己的野心、欲望或者一丁点儿长处无限地放大,强制别人听自己的、服从自己、高看自己、高捧自己,然后别人的长处你都看不到,别人的短处你却无限地夸大,无限地放大,到处宣扬、贬低、鄙视,或者用语言,用各种方式伤害、刺激,最后达到让别人服从你、听你的、怕你、躲着你。人与人之间出现或者存在这样的一种关系,是不是你们愿意看到的?是不是你们愿意感受到的?

好比说,你跟一个姊妹在一起,你个子高一点,苗条,她个子也不算矮,但是有些胖。来了一个陌生人,他说你长得挺漂亮,身材高挑,做演员差不多,有发展。你心里美了,她没被赞扬,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时候你怎么处理?如果你心里美滋滋的,哼着小曲,带着目空一切的眼神,在这个姊妹跟前晃来晃去,还不断地挑衅,不断地用难听的话语刺激对方,或者用藐视的方式、讽刺的方式挖苦对方,这怎么样?这是不是好人?是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现?肯定不是。那临到这种事应该怎么对待是最正确的方式?(不拿别人的缺欠开玩笑,尊重别人。)这是一条原则,看来有点体会。那行为上应该有哪些表现、流露是对对方有爱心,没有任何伤害,能看出你这个人心地善良,做事凭爱心,凭真理原则?听完这样的话,你心里是有点美滋滋的,但是你觉得:“当着姊妹的面夸我,这不是伤害她吗?为了得到人的夸赞、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伤害别人,我不能那么做,我也不接受这样的夸赞。另外,我还正常对待那个姊妹,我不流露任何鄙视、瞧不起或者挖苦的意思,我正确对待,把那个事放在脑后,我到神面前祷告。”一般人都有点虚荣心,别人夸两句好听的有点美滋滋的,但是在理论上如果看透这事之后,你在行为上也得有所表示。首先,哼着小曲,仰着头走路,这就是一种撒但相的流露、活出,这个不好。不夸你还不哼小曲,一夸你还哼上小曲了,这不是有意贬低、伤害别人吗?这有目的,这是凶恶、狂妄、邪恶的性情。如果你意识到了这个性情不好,能不能收敛、克制啊?认识到就好克制了。你觉得那样做卑鄙、无耻、下流、邪恶、淫荡,你就收敛点了,就不哼小曲了,也不仰头走路了,心里有点美,享受两分钟,琢磨琢磨,“这不是撒但在试探、搅扰吗?我长得好不好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夸我两句我就成天仙了?你不夸我我也长这样,这是神给的,我感谢神。你想借着这两句话离间我俩的关系啊?我才不上你的当呢!”这就有点人性、有点身量了,能胜过撒但的试探了。享受两分钟,马上就识别出来了,分辨出来了,这是撒但的试探、撒但的搅扰,这事就过去了。这是不是也算容易啊?说路途很简单,但是人里面的情形不那么简单,因为人有败坏性情。路途就是这样的,你们照着这个路途去实行就行了,不管以前是不是这么实行的,总之这个路途是对的,这么实行对你对他人都有益处。

不管在哪个人群当中,你能胜过人与人之间的嫉妒、纷争、挖苦、贬低或者各种方式的伤害,人用各种手段对待你,你都能分辨出来,都能不受辖制,正确对待,不用血气,不用天然,不以撒但败坏性情对待、处理这些事,那你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很正常了,就能与一般的人和睦相处。你与一般的人都能和睦相处了,在一个人群当中不受人、事、物的辖制与搅扰了,那你的情形就是正常的,是能活在神面前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产生是非,只要有是非,如果你不凭真理活着,你就会卷入是非当中。这些是非包括什么?争执,嫉妒,仇恨,鄙视,互相较量,互相论断,互相争高低,比试恩赐大小,比试能耐大小,比试长相好不好看,比试胖瘦高矮,比谁的素质高,谁的地位高,谁的名望高,谁说话有分量,谁比较吃香,谁有出息,谁比较刚强。整天就比试这些,纠缠在这些是非里,不能有正常的灵生活,不能正常地安静在神面前。你的心常常被争斗、争执这些是是非非的事缠绕着,不但伤害你自己,也伤害其他人,这样你总也不能来到神面前。神说:“这人去哪儿了?”“跟张三吵嘴呢。”又过两天,“这人怎么还没回来呢?”“有人说他两句不好听的话,他消极了,让他来他也不来,得缓两天。”“这人怎么这两天又没影儿了?”“他因为自己没有恩赐,反应没别人快,心里就不舒服,又跟人较量去了,也不知跟谁较劲。”活得很可怜,很累,很痛苦,从这里走不出来。这是不是灵生活受搅扰了?你从这里走不出来,你常常受亏损。好不容易情形好起来了,有点信心了,尽本分有点路途了,知道怎么忠心了,一个小事临到,身量太小,没站住,消极了。等再缓过来,琢磨琢磨,“前些日子明白的那点真理是什么?”看看笔记本,话是记住了,当时那个情形、认识、心志忘了,全没了。又从头开始,聚会,祷告,好不容易又有点信心了,终于回到好的光景里了,心里觉得还是这样好,这样活着不累,有喜乐,有平安,有神同在。不一定哪天跟谁说话谁没搭理他,琢磨琢磨,“你怎么不搭理我呢?你不搭理我,我还不搭理你呢!你看不起我,我还不稀罕你看得起,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就不搭理你!”你不搭理就完事了?你的心就不受搅扰了?心里痛苦、难过,受搅扰,昨天明白的那点真理今天又忘了,又没了,又陷入痛苦了,跟神说“神哪,求你开启我,让我明白,让我从这里走出来,我不愿意陷在这样的痛苦中,我想长大,我想变化”,又哭又喊,心里也感觉不到平安喜乐,你离神太远了,你自己走得太远了。这是不是亏损?也可能肉体一根汗毛都没伤到,一根头发都没掉,一日三餐,生活规律一切都照常,但是灵里的亏损可大了。常常远离神,常常不能安静在神面前,好不容易明白一点真理,有点信心了,有点根基了,有点尽本分的心志、决心了,但是因为身量太幼小,不能很好地处理与人事物的关系,最后导致自己常常软弱,常常消极,常常黑暗,常常灵里下沉,不能时时活在神面前,不能正常地尽好本分,活得苦不苦?这苦你们尝没尝够?(尝够了。)那怎么办哪?最好的招、绝招就是:看别人瞥你一眼,“小孩,不懂事,我长大了,我不跟你计较,我祷告神。人都这样,不算什么,我以前也瞥过别人。”稍微难受点,过去了,正常地跟他说话,正常地交往,别拿这事当回事,别用血气,别用人为的方式对待,这个事很快就化解了,在你心里就放下了,不会搅扰你,这样你的光景会一天一天好起来,你的情形会越来越正常。你能常常活在神面前,能常常持守在神面前的正常光景,神说你是个好孩子,是个务正业、走正道的好孩子,神不会离开你。你走上这样的道路,你能活在这样的光景里,你里面常常是喜乐的,是踏实、平安、充实的,这样不知不觉你就明白了很多别人不明白的真理,这真理不是字句道理,而是神话语中的真实意思,是神的心意,光明白道理不是真理,明白真理是实际的,是真实的,是永不改变的,这才是真理。你看,明白真理的路途多重要啊!

走上追求真理的路途之前,你得把你身边能搅扰你、绊倒你的这些毛毛草草的东西与各种人事物都清理干净、处理合适。怎么清理、处理啊?光逃脱不理行不行?拦腰斩断行不行?这都是人为的办法,这是血气,是撒但对待人、对待事的方式。学学“三十六计”行不行?多学点阴谋诡计行不行?这个路途怎么找?在哪儿找啊?(在神话里面找。)这就对了,不管对待年老的、年少的还是同辈的弟兄姊妹,都用神话、用真理原则对待,这是最高智慧,是绝招。对于这些小事,你就记住一条:别用血气、天然对待。一开始可能就得克制,克制自己的脾气、自己的任性、自己的蛮横,还有自己的理由、借口,放下自己的脸面。好比说,你觉得自己那个想法很有理,很对,大家就是没通过,接受不了,你怎么办?你跟大家争辩,说:“这事我都寻求很长时间了,我查了好多资料,我这个绝对准,你们不听我的肯定要吃亏,到有一天你就知道受亏损的是谁,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早晚你们还得来找我。”这样好不好?(不好。)那这样呢,“你们看我平时总不说话,觉得我没什么本事,人微言轻,谁也不想听我的。以为我老实,都想随便欺负我,我说什么你们都不听,是吧?我也不是好惹的,老虎不发威,你们以为是病猫呢!还以为我怕你们呢?我不怕你们!我是因为信神了,忍你们,要是不信神,我怕谁啊?我要是一拍桌子,来点厉害的,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你们爱听不听,神知道谁对谁错。”这种方式怎么样?这是不是老实人给逼急了发点威也不算什么?人受欺负、受压抑、受排挤时间太久了,太郁闷了,也应该让他发泄发泄,得给人一点机会,对不对?(不对。)怎么不对啊?无论你老实也好,泼辣也好,都不是你用这种方式对待人的理由,这不是实行真理。你为老实人申冤,这是实行真理啊?你压抑时间长了想发泄发泄,这是实行真理啊?这叫诉冤,这叫血气,血气要爆发了,要表演撒但了,又蹬桌子又踢凳子,泼妇形象出来了,土匪形象出来了,这好不好?不管你觉得用这些方式多么有理由,多么能找回面子,能在大伙中间树立威信,让人不敢惹,让人知道你的厉害,无论你是什么存心,无论你用什么方式来满足这一切,这都不是实行真理,都不是神喜悦的,这是神厌憎的,是撒但性情的流露,是鬼相,不是人性。既然不是人性,是鬼相,是撒但的本相,就不应该那么做。无论你当时火气多大,都得冷静、安静,马上呼求神,呼求神的名,来到神面前,神会给你摆平这一切,神会帮你处理好这一切。我们有神怕什么?忍耐点,憋屈点,受点苦,受点窝囊气,这不是什么屈辱的事。

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丝毫不明白真理,所以对什么样的人都得忍,我忍多少年了,你看我少什么了吗?我都忍哪,我对什么人都得忍,我不硬来,我跟他商量,交通,慢慢透话,让他知道,让他明白这个道理,什么人我都这么对待。怎么商量都不行,那我就放弃。别觉得自己多尊贵,别人不听自己的就觉得受多大委屈,伤了多大尊严,那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做任何事要做在神面前,要对神有交代。凡事对人有益处,这个对你们来说要求可能高一点,人没有那个人性,也没有那个身量。首先得考虑自己活在神面前,怎么能保持光景正常。当天然血气要爆发的时候,赶紧来到神面前,呼喊神的名,当呼喊神的名的时候,你就觉得脾气没了,化解了。当时的怨气怎么就没了呢?一股脑发出的那些奇谈怪论怎么突然就记不得了呢?神把撒但作的,把人想的那些理由、血气的东西给你挪去了,神会赐给你平安喜乐,让你的心一点点平复下来,平复下来之后你就觉得:“刚才我怎么那么冲动?我怎么那么蠢?我怎么那么傻?这点事算什么,我发那么大的脾气,幸亏我呼求神了,幸亏神帮助我,神给我力量,神真是我的后盾,让我蒙了保守,又一次让我没露丑相,没让我丢人,没让我得罪神,真是感觉到神的恩待了。”在神那儿,神的宽容、神的爱、神的怜悯是无限量的,人得学会到神面前来要、来取。只要你有信心,你有真心,神会赐给你的,神会帮助你做这一切。这些事人做不到,神能作到。所以,在做每一件事之前,先要想好你是不是要这么做,你还没想好,你就应该先安静下来。做每件事情之前,血气要爆发之前,你得先安静一下,呼求神的名,看看你这么做合不合神的心意,如果神不满意,神会帮着你一点点把血气收回去,会帮助你挽回局面,这对你有益处。人与人在一起,如果关系处得太僵,以后就不容易再回到最起初那层关系了,所以在你要发泄的时候,要爆发天然、血气的时候,这个天然、血气能够伤到人的时候,你最好多琢磨琢磨,多祷告祷告。无论跟弟兄姊妹还是跟家人,都要达到和睦相处,这是最起码的。这些关系处理好了,人就长大了,就真能担事、担责任了,能接受托付了。

现在很多人身量幼小,身边这些是是非非的事都不能摆平,常常陷在里面,像被绞肉机绞着似的,整天被搅得支离破碎,破烂不堪,最后神家托付你作一项工作,做负责人,你担不起来。不是你不想担,不是你没有心志,不是没有决心,也不是没有信心,更不是没有能力,而是因为你的身量太小,处理不好身边各种复杂的人事物,使你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搅扰,不能好好地担起这个工作,接受这个托付,作好你的本职工作。最后,你不是陷在男女上,就是陷在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当中,被是非缠绕着,再不就是有些事不知怎么做,停顿着,再不就是被一些事缠累着,陷在消极里不能前行。你的心志、你的决心、你的信心、毅力哪儿去了?在这些事面前,你的信心、决心、心志不值得一提,不堪一击。所以,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很正面的心愿、愿望、心志,并且在神面前立下了誓言,想让神帮助你成全这个心志,前提条件就是你得具备足够的身量与足够的真理,你能处理好你身边的是非,能处理好你身边的人事物。不管身边发生了什么,你生活在怎样的人事物、环境背景之下,你都能忠心尽本分,都能用真理对待,守住真理原则,不被这些事击垮、压倒、搅扰,你才能走前面的路,这样你的身量、你的真理进入才会更上一层楼。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篇 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二篇 怎样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