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一百一十六篇 对待神话该有的态度

人没有真理对神就没有真实的认识,也不可能有真实的信心,这样的人对神所说的话就不容易完全接受,尤其对神所说的不合人观念的话,还容易产生观念,最后导致人总凭观念想象做事,做了许多蠢事、愚昧事、无用功,还自以为是。你看律法时代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后,神带领他们来到西乃山,那时候神给他们降吗哪、鹌鹑,磐石里又出来活水,他们生活得不错,可惜人还不明白真理,也不明白神的心意,总不知足。神给他们降了吗哪之后,神不让留着,让当天吃完,告诉他们明天还给降,今天吃完剩下的就不要了,不用储藏,但人总有小心眼,对神没有信心,就总储藏,结果第二天吗哪就发霉成毒了,不能吃了,不是食物了。就这样,人也不吸取教训,神按着神所说的按时赐给人吃的、用的、喝的,人还是照常按着自己的想法吃不完的都储存起来,第二天坏了第三天照样储存。你们说人这个东西有没有理性啊?没有理性。不明白真理就是麻烦,神怎么说人也不相信。从这个事上看,那时候的人类跟现在的人类有什么区别?没什么区别,就是一副可怜相。神伸手相救的时候,人接受,“神真好啊!神把我们救了,把红海都打开了,水分为两半,然后人从中间过去,神的作为太奇妙了!神对人真好!”那时候人都相信神的存在、神的全能,都愿意跟随神走,结果生活上临到难处还埋怨神,吃不到肉也埋怨神,有恶人出来迷惑人的时候该受迷惑还受迷惑,到弃绝神的时候还弃绝。你看以色列人后期吃饱喝足了,没有埃及人对他们的苦待了,他们倒埋怨起耶和华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人为什么能这样呢?就是受造之物还不认造物主。为什么不认呢?就是人里面还没装进去真理,人就不知道谁是自己的主,谁是自己的神。人被撒但糟蹋、苦害,或者被撒但蹂躏、迷惑的时候,人好像挺可怜,但是没有这些事呢,人还不认神,也不跟随神走,也不听神的话,还敢反抗,还敢对神有观念,还敢对神有无理要求,还有自私卑鄙的小心眼,还有自己的欲望、打算。从头到尾,神对人怎么样,神在人身上作了哪些事,人看不见,感受不到,人不知道神到底是谁,到底谁对人好。人吃着神赐给的食物,喝着神赐给的水,享受着神所赐给的一切一切,最后临到事的时候,人又不呼求神,不依靠神了,到安逸的时候,人就搞自己的经营了,拜撒但,拜偶像,不跟神走了。你们说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又可怜,又可恨,又可气,没有理性啊!那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啊?就得追求真理,跟神走,神怎么说,用耳朵听,用心去揣摩、寻求、接受、顺服,别用头脑去研究,别总有自己的打算。人认得造物主,能够接受造物主在人身上所作的一切,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摆布、安排,能够顺服造物主口中所说的话,顺服造物主给人安排的一切,这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样人就不受撒但迷惑了,人就没什么苦可受了,人就不用受苦了。人所有的一切痛苦都来自于什么呢?人不明白真理,处处与神对抗,与造物主对抗,人的苦难就不断。

在旧约时代,神在人类身上显的神迹奇事还小吗?神的作为显在人面前还少吗?那人为什么就不认识神呢?人为什么就不能跟随神呢?就是人的本性被撒但败坏,人没得着真理,就这么个丑相。所以说,神从颁布诫命、律法开始,就开始了他的经营,在人类身上开始作救赎、拯救人类的工作。一开始颁布诫命就是先规范人的行为,晓谕、教导人应该怎样活着,要不人就是有一个简单的小私心,有一些本能能做到的,这些本能就是为了从事正常人的吃喝拉撒睡这些事,其余的,思想里基本上是空的。哪些是正面事物,哪些是反面事物,人应该怎样做是守住人的本分,是人该做的,是正常理性该具备的,人都不知道,人没有标准,做什么事都没有原则,没有依据。做这个事有没有道德,是不是抵挡神,是不是人该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些人都不知道,反正想做就做。你看这是个啥东西啊?跟动物有没有区别?动物在一起打架,想打就打,抢吃的时候自己抢到就行,自己吃上就行,自己占上风就行,就以这个为原则,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没有什么理性可言。那时候的人做事一切就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根据自己的喜好、意愿,没什么依据,这样一个人类活着,能敬拜神吗?(不能。)能不能达到荣耀神呢?就更不能了。这样的人类没有什么理性,没有是非判断的能力、良心的底线与做人的标准,怎么做人是好人,哪些事是坏人做的,坏人有哪些表现,好人有哪些表现,人该遵守哪些规定、原则、诫条,那时候的人不知道。所以,这些规矩、规条、诫律,包括法令之类的,比如邻里之间怎么相处,人与人之间怎么相处,儿女该怎么对待父母,父母应该怎么对待儿女,做哪些事是坏事,应该受到诫命的惩处,人都不知道。这样的一个人类来到神面前,能不能俯伏敬拜神?能不能把神当成造物的主来顺服啊?(不能。)因着这个起初的人类最起初的表现,所以说,神要开始他的经营计划,开始他救赎、拯救人类的工作,就是先从规范人类的行为开始。怎么规范哪?那就是神在律法时期颁布的这些诫命、法令、规定,这里面细节特别多。包括怎么吃东西,生病的时候吃哪些食物,避免吃哪些食物,什么节气吃什么东西,不要吃什么东西,这就是现在人的养生学,那时候人不懂。还有,得什么病了抹什么药,什么时节采什么药,哪些植物对哪些病是有益的,人知不知道?(不知道。)那诫命里有没有告诉?(有。)还有一些细节,比如一户人家在一个地方住,做哪些防范措施来防贼,诫命里连这些都有,规定得多细吧。神连这些都顾到,都交代给人,这就证实了一个事,在神眼中,初造的这个人类就是什么都不懂。现在人知道一些了,那不是从那时候过渡过来的吗?

这些诫命你们有机会都细看看,这些能让人对神起初带领人类都作了哪些事,对这些事实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光了解这些事就完事了吗?不是,了解这些是为了更清楚地认识神是怎样带领这个人类的,在神的心中,在神的眼中怎么看待这个初造的人类,初造的人类在神眼中都缺乏哪些东西,神又是怎样一步一步把这些东西灌输给人,教导给人,晓谕给人,让人一点一点明白应该怎么做人,怎么活着。从所有的神颁布的这些诫命当中就看到,起初那个人类就连怎么在地上生存、生活都不知道,怎么保养身体,日常生活当中有哪些常识,一律都不懂,都得神告诉。就是少说一句话,人自己几百年、几千年也总结不出来,摸索不出来,得神直接告诉。就包括不可杀人,杀人是犯罪的事,奸淫不是好事,那时候人都不知道。拿到现在一看,这不是很明显就不是好事吗?偷、抢、奸淫、杀人都不是好事,那时候人就不知道,那现在的人怎么就知道了呢?(神颁布的诫命告诉人的。)对了,神要是不告诉人,现在这个人类就更乱套了,就没有现在这些法律。现在人受教育,无论家庭教育还是社会教育都有一个道德准则,这个道德准则是从那时候延续下来的,所以现在的人就很清楚地意识到杀人是犯罪,触犯法律了,得负法律责任。如果没有法律的制裁,没有法律规定告诉给人,让人知道这个事不能做,那杀人的事是不是就常见了?就像是杀鸡、杀狗、杀猪一样,就那么司空见惯。你看哪个朝代法律严明,刑事犯罪这些事就少,哪个朝代不以法治国,哪个朝代就乱,刑事案件就多。通过神颁布的律法,神一点一点地告诉、晓谕、教导,明文地通知、告诫所有的人类,人类从那时候就开始对各种反面的事物、犯罪的事或者不道德的事、不合法的事有了最起初的概念与意识。从那以后,人有这样的意识了,对什么是犯罪、不要犯罪、做了什么事是犯罪,在人心里就有一个标准,有一个界限了,“不要做这类事,做了这类事要负法律责任,做这类事有后果,千万千万不要碰触这个底线,一旦做了,那就要被石头砸死,有被什么什么处死的危险”,一定得承担这样的后果,比如,犯奸淫罪的、安息日不守安息的就被石头砸死了,偷人东西的也有相应的惩罚。因为这样,人类的行为越来越规范了,什么叫规范了?就是做事比较有理性了,有界限、有范围了,能按照原则做事。他要做哪个事的时候,思想里已经想做那个事的时候,他马上想到“这个事此处不能越界,不能碰触,否则要被石头砸死,要受到惩处”,他就不敢了,这是不是有约束了?这样一约束,人的行为是不是就规范了?通过人所表现出来的规范的行为,或者人对诫命、律例、诫条的戒备或者胆怯、惧怕,是不是就看到人规矩了?什么叫规矩了?就是人懂事了,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不胡乱做事了,不为所欲为想什么就做什么了,他心里有界限了,这就是理性的一种表现。这样,神的诫命在人的心里是不是扎下根了?不论神是用什么形式晓谕人,让人明白这样的道理、具备这样的理性的,总之,神要作的这个果效已经达到了,神的诫命已经深深地刻在人的心里了,也深深地影响着最起初的人类。这就是神作的。

神所作的都是正面事物的实际,他给人类带来的是让人能分辨善恶,是非,对错,正面事物、反面事物,正义的、邪恶的,什么是黑暗的、什么是光明的,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让人心里明白、懂得这些道理。事实上,在最起初的人类身上,这些果效已经达到了。因为人知道了:安息日不守安息这是错误的,人应该安息日的时候守安息,来到神面前献祭,这是正面事物;不贪图别人的东西,不偷不抢,这是正面事物,偷、抢、占有别人的东西,这是反面事物,这是错误的,不是正确的;杀人这是犯罪,想杀人能克制不去杀,这是正确的;奸淫这是错误的行为,不是正确的;等等。在人不断地遵守诫命、律法的同时,神所教导人的是非、对错、正义邪恶等等这些观念也好,理念也好,意识也好,就不断地灌输给人了,人里面就有根基了,这些根基一直延续到现在。如果神那时候不作,延续到现在的人类会是怎样?不言而喻,只能比那时候更坏,更糟糕,不能比那时候的人类好。你们看看,从起初神造了人类以后,神的作为、神的能力还有神对人类的拯救,就已经开始在流露,在人身上施行了,是吧?那整个人类是神在一直带领着,神主宰着整个人类的命运,神的作为、智慧无处不在,这话是不是空话?(不是。)从神颁布诫命这事看到,没有那时候耶和华神颁布的律法教导、晓谕当初的人类,就没有现在这个人类,也没有现在所谓的文明社会。现在的文明社会指什么?人懂点规矩,知道是非对错,能守法,这样整个社会有秩序,不混乱,好管理,人人都有法律意识,人人都知道遵守公共秩序、遵守法律,受法律的约束。这是不是都是神作的?现在的人类能这样,跟起初神所颁布给以色列人的律法是分不开的。你别以为“律法那是早先的事了,跟我没关系,神那时候颁布律法与我何干哪?让我看,我才不看呢,那又不是给我颁布的,那是给以色列人颁布的”,这话错了,颁布给以色列人只不过是代表,其实是颁布给整个人类的。而且,虽然这些诫命是颁布给以色列人了,当时听到的只有一小撮的以色列人,但是这些诫命对后世人类的影响是持续着的。现在的人类社会有这样的秩序,有这样的法律体系的完善,对人类能达到这样的约束,能给社会带来这些正面的影响,或者是能让整个社会安定、和睦、有秩序,这与那时候诫命的颁布是分不开的,那个基础打得太好了!人类要是没有起初的行为的规范,整个人类社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有秩序地、按部就班地发展到现在。这是神的作为的体现,也是神所作工作的结果,也可以说是成果。

(神,我们想在视频中展现613条律法,采用宗教人总结的经文,不知合不合适?)总结后内容上和原文有没有出入?(总结之后内容有些缺少,比如:申命记22章8节原文说“你若建造房屋,要在房上的四围安栏杆,免得有人从房上掉下来,流血的罪就归于你家”,总结成了“房顶要四围安栏杆,免得发生不必要的意外”;还有申命记22章1节,“你若看见弟兄的牛或羊失迷了路,不可佯为不见,总要把它牵回来交给你的弟兄”,总结后是“失物需归还失主”。)这个出入太大了,第一句原文是说有人从房上掉下来,流血的罪就归于你家,那你就得负法律责任哪,原来叫罪,现在就叫违法,总结后这个定罪的原则、根据在程度上就太浅了,轻描淡写的,只说免得发生不必要的意外,但没说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宗教人总结的话存在什么问题呀?这完全是瞎解神话,谬解神话,这不是篡改神话吗?再看下一句,“你若看见弟兄的牛或羊失迷了路,不可佯为不见,总要把它牵回来交给你的弟兄”,这一句现在人做不到,人一看,“神给人的诫命严哪!”人一开始不懂这是犯法的事,不懂这是人应该做的事,神告诉人应该这么做,这是不是规范人行为的其中一条?人不懂这么做,在人里面没这些概念,谁看到、谁抓到了就是谁的,在人里面是这样一种概念。宗派人总结说“失物需归还失主”,意思就是你捡到了就还给人家,就这么简单。原话里面还有细节呢,不一定是你捡到了,就是你看到了,或者你碰到了,或者是你知道它在哪儿,你别假装没看见,你把它的下落告诉失主,或者是你应该把丢失的东西还给失主,这是神所规定的。所以,一定得按照原文,你们别像宗教人似的把神话原文给篡改了。你们引用律法、诫命不用神话原文,用宗派人总结的,这是什么问题?宗教的人对神的话、对神没有一丁点儿敬畏的心,他就拿神的话当普通人的话那么随意乱改,他也不知道神说那些话的缘由、根源、根据是什么,目的是为了什么,他就凭人的意愿、凭人的想象瞎改一气,改完之后的话还是神的话吗?说程度重了那是撒但的话,其实那不就是人的话吗?跟神的话、跟神颁布的诫命有什么关系啊?有没有一丁点儿关系啊?人总结出这些谬话让人去遵守,你配吗?是从神来的吗?那这事怎么做好啊?(用原文。)按照神话原文,这是你们要守的原则。

读圣经、读神的话必须得注重神的原话是怎么说的,看看神的话都有哪些内容,神对这些事最原始的说法是什么。现在的人要看神的原话,要见识见识造物主的语言风格是什么,你们就非得要用宗派人总结出来的,非得让人看篡改过的人的话,不让人看到神的原话,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们是不是也跟宗派人一样的观点,觉得神的话说得啰嗦,没有宗教人总结出来的那个精练?“人家那个多精练,一语道破天机,神说那话多啰嗦呀”,是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知道现在是要做什么啊?(见证神。)那见证神包括什么?(见证神的话。)神的话就包括在其中啊,你把人的话放上去,这不是鱼目混珠、偷梁换柱吗?篡改神话这本身就是大罪,你们怎么能做这事呢?本身把神的话改了这就已经问题很严重了,那些宗派人都是不信派,他们不信神的话,也不相信神,你们怎么能跟他们站在一个角度、一条战线上呢?明明现在要见证神,包括见证神的话,神的作为,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神的能力,神的权柄,神所作的一切一切,那什么是神的话?神的原话,神的原意,神的初衷。神作这一切、说这一切话的原意、目的、意义在哪儿,为什么这么细说,人不明白呀。人不明白还用头脑分析、总结,最后把神的原话篡改没了,人现在读的是人的话,不是神的话,这不是冒充吗?拿总结出来的人的话冒充神的话,让人去守,去听,让人误认为这些话就是从神来的,神原来就这么说的,来个冒名顶替,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没有敬畏神的心,这是不信派的作法,一伸手做事,这个性情就流露出来了。他对神作的、神所说的总有点意见,总有点想法,总想给处理处理、加工加工,总想伸出魔鬼的黑爪变成他的说法,这是撒但的本性——狂妄。神说点实在话,家常话,贴近人性的话,人就瞧不起,就藐视,用轻慢的态度对待,就总想篡改,用人学的知识、才能,用人的头脑改改,变变方式,这恶不恶心?你们可别做这事,做什么事本本分分的,神的就是神的,神怎么说就是怎么说,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现场讲道语法上可以稍微动一动,只要意思没有问题,别乱动。你动你能动好啊?你明白真理啊?你能不能改好呢?(不能。)你不能改好你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别有什么意见,神话原文怎么说你就怎么引用,原文是多一个字,你就给放多一个字,别乱动,这里有意思。学点圣经知识,念两天神学,多读点书,就觉得自己有两下子,有本事了,你那本事是真理啊?神在人性里说点让人能听得懂的话,让人类能更好明白的话,人就总不服气,就总想改改,改成合人观念的,合人口味的,合人意愿的,让人听着舒坦的,让人看着顺眼的、顺心的,这是什么性情啊?这就是狂妄性情。一做事总是按着撒但的方式做,这就很麻烦,很危险哪!

你们做事得本着什么原则呢?老老实实的态度,本本分分的态度,别起高调,别做让人恶心的事。也可能你们有想法,有想法可以拿出来交通,别背后偷偷摸摸地乱做,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意见可以拿出来交通,交通明白了,大家分辨分辨,看看到底你说的有真理,还是神说的有真理。有很多事按外表看人说的好像很有理,但是这个理到底是真理,还是理由,还是道理,还是理论哪?这就得分辨分辨。如果一看诫命原文,“这些话说得太琐碎了,一句能说清楚的非得说两句,非得说四句,应该精练一下,让它简洁一点,合文法,一目了然,让人听一句就明白,让人听着不啰嗦多好啊,这不是更见证神、荣耀神吗?”这说法听着很对,似乎是为神着想,为神的面子,为神的荣耀,为了不羞辱神,为了见证神而做的,但是这个作法是不是合真理的?(不是。)这个问题出在哪儿了?错在哪儿了?(没有原则,凭自己的意思做。)你怎么知道人说的精练就好,就能达到果效,就对人有益处呢?你会衡量还是神会衡量?(神。)这事是确定的吧?那你把这话当真理了吗?你嘴说“神说的对,神说的话对人有益处,人更好明白,神能掌握这个原则,人掌握不好,人不了解人”,但做的时候一看神的话就想给精练精练,就想给变变,是照这话实行的吗?那刚才的话成什么了?在你那儿就成道理了,不是真理了。既然你这么认为,说“神能掌握人,神知道人的需要,神知道怎么说人明白,神按神的方式告诫给人的话、告诉给人的话人更好接受,神知道人里面的结构,知道人需要什么,人不知道”,如果在你心里这话成为真理了,你明白了,接受过来了,再看神话,“神的话是这个方式说的,一个事多说好几句,神说的话有道理,这话不白说,多说一句对人有益处,少说一句有的人就钻空子,有的人就不明白。这话是好,咱不能乱动。”人都是麻木痴呆相,少说一句都不行,哪方面不说人哪方面就不明白,你明白了,但是他不明白啊,你们明白了,他们不明白啊,总有不明白的人。神不是针对你一个人说话,他是针对所有人类说话,凡有耳的,能听懂神的话的人,都是神说话的对象。你的目光狭隘了吧?人就看到眼目前,说:“这句话我听明白了,神为什么还说得那么细呢?”你是听懂了,但还有听不懂的,如果光说一句还有听不懂的,所以神针对那一类人又多说了好几句,在你这儿就有意见,你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你这个意见是怎么来的?这不是撒但狂妄性情吗?神稍作一点不合你观念的事,稍微流露一点神的所是所有,爱护人,理解人,关心人,牵挂人,全面地照顾人,你就觉得神说话啰嗦、多余、琐碎,不应该这么作,在你观念里就这么认为。你对神是这样的印象,这样的认识,这样的看法,那你认为的“神一切都对,神最理解人”这话是不是道理啊?在你那儿又成道理了,你的认识没跟神所流露的对上号,没结合,而且你也不是这么对待神的,你还用你的观念想象,用你的狂妄性情来对待神的所说所作,你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也不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面对神说的话,面对神作的事,你还能论断,你还能抱怨,还能猜测,还能质疑,还能否认,还能反抗,还能有选择,你说你这个人问题得多大吧!以这种态度对待神的说话,对待神的所有所是,对待从神来的一切,这样的人得不着真理。

对待神的事不要分析、研究,不要耍小聪明,也不要质疑,别动脑筋,得用真理的方式来对待,这是最聪明的作法。千万别觉得:我有知识,我是现代人,我有文化,我懂文法,我学过某项专业,我擅长某项技术、业务,我懂,我明白,神不知道,神虽然了解全人类,但是神除了真理什么也没有,不懂业务,什么也不擅长,就知道真理。这话你说对了,神就能发表真理,神能看透万事,就因为神是真理,神能主宰人的命运,也能掌管你的命运,谁也逃不脱神的主宰安排。人对待神该有的态度是什么?就是老老实实听话,顺服,接受,遵行,这是人应该有的态度,千万别研究。我说完的话在你们那儿有很多时候就不管用,你们找出各种理由、借口总想变,你们如果能变好,在不失掉原文意思的基础上可以变,但是你如果把原文的意思变了,把神的话篡改了,那我不能同意。你们就总不守这个原则,你们总想有个人的作法。你们有想法,如果对工作有益处、有帮助,那给你们空间,也给你们机会,让你们发挥,把你们所学的、所掌握的技能、才能都运用上;但是,如果你们做的这些事超出了原则,你说我应不应该妥协?我不应该妥协,我就得跟你们讲清楚、讲明白,告诉你们应该怎么做。如果你们达不到,或者你们不愿意听我所说的,照着我这个做,那我就得换人了。我这个原则怎么样?(好。)在你们不明白之前,我把所有的各项注意事项,你们该做的各项事宜,都一条一条告诉你们,让你们做记录,也让你们提问题,然后你们就根据你们理解的、你们听到的、你们能做到的尽量地做。你们最好不要做哪类事呢?明知道这个事触犯原则,如果问也不可能照着你那个做,然后你还要问,你问的意思是什么呢?不想按照我说的做,要按照你的意思做。你们千万别做这样的事,明白了吧!给你们最大的机会、最大的空间让你们做你们该做的,做你们能做的,这就是你们的本分,是你们的职责范围。有时候我没说到的,你们做出来的各方面看着都好,我赞成,我竖大拇指,我说这是用心做到的,按着原则做的,没超出你们的职责范围,那有一丁点儿小毛病,我是不是吹毛求疵啊?我一看毛病是有一点儿,但是你们所学的、所掌握的也就能达到这样了,在不久的将来也可能你们各方面的业务水平会提高,但是在短期之内也只能达到这个程度了,我就不为难你们了,这就已经很好了。还有一些你们做得比我要求的还高,我心里就高兴,我说这些人有进步,背后没少下功夫,这个进步里有付出,付代价了,这些人为神花费有真心,我给你们鼓励。我清楚你们哪些地方能做到,哪些地方做得还不行,从你们所作的这些工作当中大约能看出来。

年轻人现在正是学东西的时候,要是不给你们加点力量,不给你们加点担子,你们自由散漫惯了,这几年就耽误了,什么也学不着,业务方面、生命进入各方面长进都慢。交给你们这些任务,就是在各方面都让你们往正面方向发展,都让你们长进,让你们得益处,得造就。你们好了,我心里会难过,会嫉妒,会生恨吗?我就巴不得你们好,能更好,我盼着你们越来越好,盼着你们在各方面都有长进,特别是在生命进入方面,在真理上都有所长进,这是最关键、最重要的。别总是原地踏步,几年不见长进,几年没什么变化,得有点出息啊!我的原则你们清楚了吧?(清楚了。)那你们该守的原则,你们该尽的责任,你们的本分范围,你们自己清不清楚?(清楚了。)清楚了就好。咱们时常也得沟通啊!时常沟通,心里没有隔阂,彼此了解,彼此知心,最后能共同配合作好每一样工作。你们得争取在每一个时间段,在作每一项工作的时候都逐步地有长进,特别是在生命进入方面逐步有长进。每次尽完本分、作完一样工作之后总结总结,能悟到一些东西,是吧?(是。)在这个期间自己有哪些失误,有哪些过犯,哪些方面有长进,哪些方面还不行,自己都总结总结,灵修的时候都得反省反省,寻求寻求,大家在一起再交通交通,都能取长补短,这样人就越走越好,越变越好。越变越好这就是人走上正轨、进入正轨的一个标志。但是人得走正道,要是不走正道不可能越变越好,不越变越坏就不错了,是吧?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五篇 实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七篇 凭想象观念信神永远不能明白真理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