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一百一十篇 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这一段时间,你们聚会交通什么了?(《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这篇神话。)这里面涉及到什么?(涉及到人信神所走的道路。)讲这个话题主要是围绕保罗,是吧?这个话题讲了挺长时间,你们都得着了什么?得总结总结啊!怎么总结呢?是回忆,还是再拿出原文来读一读?以什么方式总结好呢?把这一段时间所听的道的精华总结出来,然后捋顺头绪,按着这个思路,按着所总结出来的这些重要的东西、重要的线条去经历,这对你们现实生活当中的经历、尽本分、信神都有所帮助,争取总结完之后使你们以后的进入或者目标、方向、路途都有一个大的进步,这样好不好?(好。)那总结这一篇说话中所应该明白的真理实际,是先从保罗身上所经历的看,还是先从彼得身上所经历的看?(保罗。)为什么?(先看看保罗身上失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这样我们就能知道自己所走的路到底是不是保罗的路,然后我们再去看彼得走的是什么样的路,给我们一个方向和目标。)说得对,事实上也是这样,从看保罗身上所经历的每一件事或者看保罗所走的道路来吸取教训,总结经验,从中明白什么是正确的追求路途,什么是不正确的追求路途,神让人所走的正确路途到底是什么,这样就能避免你在现实生活中接受神的主宰、接受神的拯救的过程当中走偏路,也可以很有效地、有力地避免你走弯路、偏行己路、偏离正道,不至于像保罗一样最终落得那样的结局下场。

现在咱们就总结总结,在保罗身上,保罗所走的道路、保罗所经历的方式、他的追求方向有几个特点,先从这几方面看。你们说,用不用先看看保罗这个人的人性品质、他的性情呢?(用。)如果先看这个怎么看?通过保罗的生平,通过保罗身上所发生的故事来看保罗这个人的性情,他的性情无非就是几点——狂妄、自是、诡诈、不喜爱真理、邪恶等等,甚至也可以说他凶恶。不管现在人能看到的或者能总结出来的保罗身上的性情有几样,总之现在如果光说保罗的这些性情,你会不会感觉很空洞?你说到他这些性情的时候,跟他的追求,跟他的人生方向,跟他信神的道路挂钩了吗?(没有。)所以,你说他狂妄的时候你有事实吗?你通过什么事看到他狂妄了?通过什么事看到他这个人诡诈了?通过什么事看到他这个人不喜爱真理了?如果不说保罗本人他的追求、他的人生方向、他信神的道路如何,你光说他这些性情,光总结这些性情实质就很空洞,对现在的人来说起不到一个补助的作用,起不到一个有利的、正面的作用。那咱们应该先从哪方面说更合适一些?(从他追求的观点和所走的道路。)说得差不多。人所有的性情它表现的时候,不是人坐在那儿什么也不干发傻的时候或者做一个无关紧要的事的时候,你就能发现他的本性实质,而是从他平时的流露,从他做事的出发点,从他做事的存心、欲望,还有从他所走的道路来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临到神所摆设的环境,临到神亲自对他作一个事,对他试炼熬炼或者对付修理,或者神亲自光照引导他的时候,他是怎么对待的,从这些方面就能看到他的本性实质。所有的这些都涉及到什么?涉及到一个人的做事,生活,为人处事的原则,处世的原则,还有他追求的方向、目标,他追求的方式,就是他这个人活着他所走的道路,他是如何活着的,他是凭借什么活着的,他生存的根基是什么。所以,咱们要总结保罗这个人的各方面对现在的人应该有的借鉴或者帮助,就得先总结他这个人走的道路、他的追求方向、他的生存根基、他对待神的态度。从这几方面来看他这个人的各方面性情,解剖他这个人的各方面性情,这样是不是就有根据了?这样做一方面对保罗这个人看得更透,另外一方面,主要是为了现在的人面对神的拯救、面对神的主宰的时候,知道应该怎么对待、怎么追求能够避免走保罗的道路,能够避免保罗这样的结局。这是最好的,是吧?

在保罗所有的表现中,能看出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能概括他这个人的追求方向、目标,概括他这个人追求的源头、动机是错误的,是悖逆的,是神所不喜悦的,是神所厌憎的,不外乎那几条。第一条你们说是什么?(换取冠冕。)你们通过什么看到他有这个表现、有这种情形呢?(通过他说的话。)通过他的话,就是通过保罗的至理名言。那保罗的这个至理名言是什么呢?(“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原话你们都记住了,那你们解剖解剖这话代表保罗哪一方面的本性实质,这个本性实质用真理来对号、来定性的话应该怎么定性?(跟神搞交易。)(狂妄本性。)狂妄本性支配他说出这句话了,没有冠冕不跑路,没有冠冕不作工,没有冠冕甚至神都可以不信,是吧?保罗流露出来的这个现象、情形,现在的人听了这么多道,应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你们能不能定性?所谓总结就是要定性,定性出来的这话就是真实认识。你能有准确的定性才能证明你把这事看透了,你定性不了,你光会学说别人定性的话,那就证明没有真实认识。那保罗当时能说出那样的话是出于什么心态、什么情形,是什么存心促使他这么说的?从中看见他的追求的实质是什么?(得福。)有得福存心支配他才这么跑路,这么花费,这么付代价,这是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他内心最深处的东西。刚才你们解剖说这是搞交易,那这个代表保罗这个人的什么态度?这个知不知道?他对冠冕、对得福、对信神,他的最深处的一种态度是什么?咱们现在要总结的是这个,没让你总结保罗搞交易、信神不真信。你们再想想。(不喜爱真理。)(轻慢。)轻慢不是一种态度,不喜爱真理也不是,这都是性情里的事,现在说的是态度。(贪婪。)贪婪,这和有得福存心、有欲望是一样的,是本性实质里的东西。你们想想,什么是态度?好比我说人总吃辣的东西对胃不好,人就回答说:“吃辣的不好,我知道,但是我要不吃辣的能吃什么呢?我喜欢吃辣的呀!”我说:“好,为了你身体好,你只要不吃辣的,每顿饭我给你五块钱买别的东西吃。”他听了挺高兴,“那行!那我就不吃辣的。”交易达成了,他也守住了。他能控制自己不吃辣的,是为了什么?其实是为了钱。如果不给他钱,他就守不住了,还会照样吃辣的。他不吃辣的是为了什么,这就是态度,这就是人内心实质、内心深处真正的东西。他不吃辣的是不是为了实行真理?是不是为了听话?是不是为了讨神的喜悦?都不是,他不吃并不是为了实行真理,并不是为了满足神,也并不是为了克制自己,就是一种糊弄、应付、交易、讨好的态度。但是,一旦达不到自己目的的时候,得不到钱了,他该怎么吃还怎么吃,甚至变本加厉。举这个小小的例子,也可能不是很贴切,但是就拿这个例子来与保罗对号,跟保罗哪方面相似?他把打美好的仗、跑路、作工、花费,甚至走教会、浇灌教会,所有的这一切当成换取公义冠冕的筹码与途径了。所以说,他无论是吃苦也好,花费也好,跑路也好,无论受多少苦,他心里的目标是什么?公义的冠冕,就这一个目标。就是他把追求得公义的冠冕、追求得福当成信神的正当目标了,途径就是花费、作工、受苦、跑路。所有所有的外表这一切人所能看得见的好的行为,他是做给谁看的?是给人看的,然后用这一切好的外表的行为来换取最终的得福。这是保罗的第一大罪状。

从保罗所实行的、所流露的,他内心的一种态度与始终支配他做这个事情的一种情形来看,这里面有没有一点合真理的东西?(没有。)他这里面没有一丁点儿合真理的东西,没有一丁点儿是按照主耶稣所说的、主耶稣所教导的去行的。那他反不反思?他从来不反思,也不寻求。他不反思、不寻求,那他根据什么觉得他自己认为的是对的?(观念想象。)这里又出来一个问题,他怎么能把自己的想象就当成一定之规,当成自己最终追求的目标呢?他难道从来就不琢磨琢磨“我这么想对不对呀?别人都没这么想,就我自己这么想,这是不是有问题呀?”他不但不这么怀疑,而且把这话写成书信给教会,让所有的人都传看,这是什么性质?(他始终信的就是他自己。)这里有这个问题。他自己所认为的他为什么从来不质疑、不考察,而且也不用主耶稣所说的话来对号,而是把自己所想象的、观念当中所认为的当成自己的追求目标了,这是怎么回事?他自己把自己当神了,否则的话,他不能把自己思想里、观念当中想象的事认为是自己应该追求的目标。他不但自己认为自己是神,自己认为自己所想的是真理,是合乎真理的,是合乎神心意的,而且把自己所认为的这些传讲给他当时所牧养的弟兄姊妹,让弟兄姊妹守他所传讲的这些话、他所说的这些谬论,这是不是他的第二大罪状?(是。)保罗这问题太严重了!

其实,历朝历代类似保罗这样的人有很多,为什么把他拿出来当典型呢?是不是该他倒霉啊?(不是。)因为什么?(他太具迷惑力了。)因为他被记载到圣经当中了,他说的那些谬论、邪说还有他本人对所有基督教的人影响太大了,可以说是杀伤力太大了,迷惑、毒害人太多了,一代又一代毒害了多少代人,而且毒害人太深了,深到什么程度?(所有基督徒把他当成标杆,都效法他,把他的话当成神的话去实行。)你说基督的话、说神的话没人当回事,你一说保罗说什么了,人马上耳朵竖起来听,这是怎么回事?就是把保罗当成神了,取代主耶稣基督的位置了。这是不是罪大恶极啊?(是。)保罗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敌基督,所以不是他倒霉,是他太坏、太恶毒了,性质太严重了,不得不拿出来说,不说人总受他迷惑,但是要说还得让他这个反面教材对现在的人起到更好的作用。刚刚咱们总结了两条,第一条是什么?(保罗以作工跑路这种人看得见的方式来作为换取冠冕的筹码,把它当作一个正当的追求目标。)对了,本来是带着悖逆、带着邪恶本性的一场交易,但是他却把它当成正面的追求、正当的追求目标了,这是最严重的问题。第二条呢?(保罗从不反思,从不寻求,自己把自己当神,还迷惑人,让后世的人都把他当神。)这一条挺严重。咱们先把这一条一条都记准了,把这几条都总结完之后咱们就该对号入座了,要不就白讲了。讲一个话题就得先讲理论方面的真理,然后对号入座,一方面需要警戒,另一方面应该找到什么样的实行路途、方向是最正确的,得讲到这个程度,这话题就完整了。

保罗还有一条最严重的,这一条就涉及到他作工所用到的头脑、知识、文化,还有他的文凭,涉及到这个咱们也得给他总结总结,对对号,讲讲他的态度。这一条也很关键、很重要,是人需要明白的。你们能不能自己揣摩揣摩这个话题?要讲这条的话涉及保罗哪些表现,然后从他这些表现当中看见他的哪些本性实质,从这些表现、实质当中看到他的内心深处他把这些当成什么了,这是最不应该的,是他走错误道路的一个根源、源头,揣摩揣摩吧。(他凭恩赐作工。)恩赐这是个笼统的概括,恩赐都有哪些东西?(律法时代那些圣经知识他都很掌握。)那时候没有圣经,他熟读经文,对信神的经文方面、知识方面可以说是很渊博,就像现在的神学老师、神学牧师、讲道人、神父这个级别的,可能比这些人的神学知识还丰富,这是他后天的东西。那先天保罗这个人具备什么?(具备天资。)天资聪明,口才好。从保罗这个人的天资、恩赐、聪明、才智,还有他后天所学的知识来说,他这个人的口才好代表什么?他有哪些流露,有哪些表现?(喜欢讲高深的属灵道理。)就是喜欢夸夸其谈。他夸夸其谈就是不断地翻说高深的属灵道理、理论、知识,还有大家常常讲的名章名句。那保罗所谈的这些理论、这些东西,它的性质概括成一个词或者一句话是什么?(空洞。)对了,空洞。空洞的话对人来说有没有造就?(没有。)听完了之后感觉身强力壮了,过不了一会儿又没劲了,它就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总摸不着边际,在他所说的这些理论当中你找不着一条实行的路,找不着一个实行的方向,找不着一个准确的能让你真实地在生活当中运用的理论或者根据。所以说,“空洞”是他夸夸其谈所讲的这些宗教理论、道理的一个总的概括。

保罗讲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有些人说了,他总讲这些可能就是想多笼络人,他就是法利赛人,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高看他,取代主耶稣的位置,然后多得人心,得的人多这不就得福了吗?这是不是咱们要讲的话题?一个没经过修理对付、没经过审判刑罚、没经过神试炼熬炼的人,他有这样的恩赐,他有这样的本性实质,有这样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他就这么显露,他这样的流露、这些行为是太正常不过了,咱们不追究这个事,咱们追究的是什么呢?是他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他做这个事的时候的一个根源、动机,是什么能促使他这么做,咱们讲的是这个,是吧?他所讲的所有的这些,不管今天来看是道理也好,是论调也好,是神学知识也好,是他天生的恩赐也好,是他记下来的东西也好,还是他自己理解的东西也好,总的来看,保罗最大的问题是把所有所有的这些东西、出于人意的东西当成真理了,所以他才敢理直气壮地、毫不掩饰地用这些神学理论去笼络人、教导人,这是问题的所在。这个问题严不严重?(严重。)他把哪些东西当成真理了?一个是他天生的恩赐,还有后天学的知识、神学理论,就是从老师那儿学来的、从经文里读来的,他自己凭人意理解的、观念想象的东西,他都当成真理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还有一个比这个还严重的问题,你们琢磨琢磨。他把这些东西都当成真理了,他那时候认为这些东西是真理吗?有没有真理的概念?(没有。)他那时候把这些东西说成是什么?(当成生命了。)他把所有的这些都当成生命了,能讲多少道,能讲多高,那生命就有多少,就有多高,是吧?他把这些当成生命了,这事严不严重?(严重。)怎么严重呢?这事影响到什么了?(人信神所走的道路。)(做所有事的出发点。)这是一方面,还有吗?(他觉得有了这些就能进天国了,蒙拯救了。)还是跟得福有关,是吧?生命多大,就有多大的把握进天国,宗教人说上天堂,是吧?还有什么说法?(与神一同作王掌权。)他进天国的目的就是要与神一同作王掌权,但这还不是他最终的目的,他最终还有一个目的,这在他的话里有,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我活着就是基督”(腓1:21)。)活着都要当基督,那死了呢?死了就成造物主了?这家伙野心多大啊!这问题严不严重?(严重。)那咱们解剖他还有错吗?(没有错。)一点错没有。咱们前面讲了两条是保罗不该做的,这里又讲了一条保罗最不该做的,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把自己的恩赐、后天学的知识当成生命,这是他的第三大罪状。

保罗这三条罪状哪一条都能看到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就是在每一条里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的特征都是暴露无遗的,一丁点儿隐藏都没有,都能代表他这个人——具有保罗本性实质的这个人。再往后还有,咱们总结几条最关键的、最严重的、最有代表性的,给他分析分析,解剖解剖,看看这家伙心里面到底是什么,神为什么对待保罗是这样的态度。保罗这样一个名人,这样一个对当初教会的工作有那么大贡献的一个人,在神心中对他这样的人是怎么评价的,神是怎么看的,神为什么会对他有这些评价,最终会给他这样的定性、结局,神是根据什么,把这几条列出来,人一看,确实是这样,不是上纲上线。人没有真理,不明白真理,做事、定论、给人下定义就是看外表,那看外表的根据是什么呢?人的根据有几样,一方面是传统文化、社会教育,另一方面是家庭教育,再一方面就是学校的教育,整个就是一个撒但体系的教育,给人灌输一个是非、对错、黑白这样的理念、概念,让人定性这样是好的,那样是不好的,这样是对的,那样是不对的。但是人所有的这些定性根据的是什么?根据的是撒但的理论,不是从真理来的。所以说,无论是你定性一个东西的出发点也好,还是定性这个东西的结果也好,跟真理有没有关系?(没有。)跟真理没有关系的,无论是结果还是出发点都是错的,都是不合神心意的,是跟神、跟正面事物无关的。神定论一个东西是根据神的性情,根据神的实质,那神的实质、神的性情是什么?是真理。真理是所有一切正面事物的发表,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神定论所有的万物,世间当中的万物,人所能接触到的人事物,都根据什么?神不是中庸,说这个东西也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这个东西也可能是黑的,也可能是白的,神不这样定论,神的定论是根据真理,根据这个人的本性实质、这个人所做事情的出发点、他所走的道路,还有他对正面事物的态度、对真理的态度,神是根据这些定的。神定所有万事万物的结果是根据真理,撒但定性万事万物呢,是根据撒但哲学、撒但逻辑,跟真理正好是相反的。整个人类被撒但败坏了,人没有真理,人代表撒但,人是撒但的化身,人所定性一切东西的根据是撒但的东西,那人所定性一切东西的结果是什么?正好跟真理打架,跟真理相反。

保罗还有一个最严重的问题,他在书信当中有一个常用的惯用语是什么?“奉神旨意,蒙召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这是保罗常常用到的一句话。这句话涵盖的信息,首先,我们知道保罗是主耶稣基督的使徒,那在保罗来看,主耶稣基督是谁?是次于天上的神的一个人子,无论他口称主耶稣基督是夫子也好,或者是主也好,在他来看地上的这个基督不是神,是一个人,是能给人一些教导、能让人跟随的一个人。现在保罗做了这样一个人的使徒,这个使徒的功能是传福音,走教会,讲道,写信,他做这些事是代替主耶稣基督,就是“你走不到的地方我帮你走走”,或者是“你不想去的地方我就替你去看看”,在保罗那儿大概是这么个概念。在他心里面的排位就是,他是普通的人,主耶稣也是普通的人,他跟主耶稣基督是平等地位的人类,没有地位实质性上的差异,也没有身份上的差异,更没有职分上的差异,只有名字、年龄、家庭环境背景不同,外表的恩赐、知识有差距,其他的在他心中看主耶稣基督跟他是一样的,都可以称为人子,只不过他仅次于主耶稣基督是因为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行使主耶稣基督的权力可以走教会,奉主耶稣基督差遣走教会,作教会的工作,这是保罗认为的自己这个使徒的地位、身份,他这么领会。另外,“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前面有两个字——蒙召,从这两个字就看到保罗的一个心态,他为什么用“蒙召”跟“奉神旨意”这六个字呢?就是说,他做耶稣基督的使徒不是主耶稣基督呼召他的,“主耶稣基督没有权力命令我做什么事,我不是奉他的命令,我不是给他做任何的事,而是奉天上神的旨意,我与主耶稣一样”,这里又点到保罗认为主耶稣基督跟他一样都是人子的一个信号,这六个字就把他对主耶稣基督的身份的否定或者怀疑这些内心深处的东西显露出来了。他说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是因为奉神的旨意,神告诉他了,神命定的,神设立的,他蒙神的召唤、奉神的旨意做了主耶稣基督的使徒,在他心中他与主耶稣基督是这一层关系。这还不算,这不是问题最严重的地方,最严重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是奉神的旨意,不是奉主耶稣基督的旨意,不是主耶稣所呼召的,而是天上的神让他这么做的,就是其他人没有任何人有权力、有资格让保罗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只有天上的神有,他是直接受天上的神引导的。这里面有一个什么信号呢?就是在保罗内心深处,天上的神是老大,他是老二,他把主耶稣放在哪儿?(与他同等位置。)放同等位置,这是个空话。他口称主耶稣为基督,但他不知道谁是基督,不知道基督是谁,他不知道基督与神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严重在哪儿呢?不知道这个关系,问题就很大吗?(他否认主耶稣。)他否认主耶稣,这个最严重。他否认主耶稣基督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就是神从天来到地的肉身,就是神所化身成的肉身,他否认这个了,言外之意是不是就是否认地上的神的存在?(是。)地上的神的存在都否认了,那主耶稣所说的话他能承认吗?(不能。)不承认还能接受吗?(不能。)主耶稣的话他不接受,主耶稣的教导他不接受,主耶稣基督的身份他不接受,那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作他能接受吗?(不接受。)不接受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作,不接受主耶稣基督是神这个事实,这是不是问题最严重的地方?(是。)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两千年前,主耶稣来在地上作了一步最大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道成肉身成为肉身的形像钉在十字架上,作了全人类的赎罪祭,这工作大不大?那是救赎全人类的工作,是神自己作的,在保罗那儿就硬给否了,他完全否认神所作的工作是神自己作的,否认神的救赎工作这一事实,这问题太严重了!主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事实他不但不寻求认识,反而不承认,不承认神钉十字架救赎了全人类,也不承认神作了赎罪祭,言外之意就是不承认整个人类在神作工之后已经被救赎了,已经罪得赦免了,同时他也认为自己也没有罪得赦免,这个事实他不承认,在他那儿就全部抹杀,说到这儿,这才是最严重的。刚刚咱们提到保罗是这两千年以来最大的敌基督,在这儿有没有应验?这个事实已经应验了,他有这个事实在这儿放着,幸亏他这话记载下来了,要不口说无凭,你们可能也不服,是吧?现在把保罗这话拿出来一看,主耶稣说了那么多的话,在保罗那儿当成什么了?连他的一句宗教道理都不如啊!所以说,主耶稣走了以后,保罗虽然传道、作工、讲道、牧养教会,但是他从来不传讲主耶稣所讲过的道,所说过的话,他讲的都是他那些空话、废话。这两千年基督教的人接受的全都是他那些空话、废话,基督教的人被他蒙蔽两千年,现在谁一说保罗不好他们不干哪,那是他们的祖宗。他们被迷惑到什么程度了?就是他们已经跟保罗站在同一战线上共同对抗神,他们与保罗一样的观点、一样的本性实质、一样的追求法,彻底被保罗同化了,是吧?这是保罗的第四大罪状。保罗否认主耶稣基督的身份,否认神在律法时代之后作的恩典时代的工作,而且他把自己跟主耶稣基督划分为一类,这个很严重。保罗生活在那个年代,他遇到了主耶稣基督,但他没有把主耶稣基督当成神,而是把主耶稣基督当成一个普通的人来对待,就是当成人类的一分子来对待,当成与败坏人类有一样本性实质的一个人来对待,他根本就没把主耶稣当基督,更没有当成神,这个事是很严重的。保罗这些表现、这些罪状一条比一条严重。

咱们再分析分析保罗说的“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这话来头不小,你看人家的用词——公义的冠冕,一般用“冠冕”就不错了,谁能用“公义”这个定语来定义冠冕,是吧?为什么他用这个词呢?这词有出处,有讲究,有文化的人说话有深意啊!什么深意呢?(要挟神。)要挟这是一方面,肯定有这方面的交易,带着跟你讲条件这个性质。还有一个,他总传讲公义的冠冕,这有没有点目的?(误导人,让人觉得如果他得不着冠冕的话神就不公义。)有点这个性质,带点煽动、迷惑的性质。公义的冠冕,这就涉及到保罗他这个人的野心欲望,他为了最终能实现自己这个欲望,满足自己这个欲望,他用了一种手段,就是到处传讲。传讲的目的一个是为了煽动、迷惑,另外一个就是给听的人灌输一种思想——像我这么做,这么花费、跑路,像我这种方式追求,就能得着公义的冠冕。很名正言顺地,让人听完之后感觉像保罗这样的人得着冠冕那才是神的公义,所以人都得像他这样追求跑路花费,不能听主耶稣的,他就是标杆,他就是主,他就是人行路的方向、目标,按着他所做的去做就能得着和他一样的冠冕、结局、归宿。一方面是煽动、迷惑,另外一方面,他有一个最恶毒的目的,从他内心深处来说,“万一这个冠冕我得不着,是我自己想象的,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那所有的人信的神,包括我自己信的神,都是错的,我就否认你天上的神,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言外之意就是:我这个冠冕要是得不着,不但弟兄姊妹能否认你,所有我煽动过的人、知道这话的人我都让你神得不着,也让他们得不着神,同时我也否认你天上的神的存在,你不是公义。我保罗都得不着,你们谁都不应该得。这就是保罗的恶毒之处。这是不是敌基督的行为?这就是敌基督恶魔的行为,煽动、迷惑、蛊惑,还有公开与神叫嚣、对抗。这个“公义”的来头就是在他内心深处认为:我要是得不着冠冕,你神就不是公义,我保罗得着冠冕了,这个冠冕才叫公义的冠冕,你神的公义才是真正的公义。他的“公义”是这么来的,这叫什么?公开煽动、迷惑跟随神的人,同时借用这种方式来公开与神叫嚣、对抗,这种行为就叫造反,土话叫公开叫板。这是什么性质啊?他所说的这些话外表看文绉绉,没有任何的问题,很正当,得公义冠冕,得福,每个人信神都是为了这个,最起码也得进天堂扫地、服务什么的,这个目的、存心或者理由很正当,但是他的目的不是仅仅为了这个,他在这个事上做了很多的功课,费了很多的力气,也做了很多的文章,这里就把保罗内心深处的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面、恶毒的本性表达出来了。

当初,保罗这家伙名气那么大,那么多人崇拜他,他各处走,到处传讲这些理论、高调,到处传讲他心里认为的、想象的、观念的还有他从知识学来的那些东西,推理的那些东西。他到处去传讲这些东西,这对当时的人的影响得多大,给当时的人内心深处得带来多大的毒害?还有,对后世能从他的书信当中领会到这些的人的影响得有多大?看过他这些话的人多长时间都拿不掉这些东西,中毒太深了!中毒太深,深到什么程度呢?又有一个现象出现了,就是“保罗效应”。什么是“保罗效应”呢?在宗教有这么个现象,就是人受保罗这些思想、观点、论调还有他的本性实质的影响,尤其是有些人家里几代人都信神,是基督世家这一类的,说:我们这些人一代一代的也不随从世界,脱离了世俗,撇家舍业的,做的一切都是跟基督所讲的一样,跟保罗所行的一样,我们这些人要是得不着冠冕、进不了天堂的话,到神来的时候,我们跟神打官司去。有没有这论调?(有。)而且这股风势头还不小,这风怎么来的?就是保罗这个坏种种下的一个坏根,这就是恶果。他要是不这么煽动,不总说“公义的冠冕”“活着是基督”,现在的人没那时候的背景,就是有那心思也没那个胆,不敢这么大规模地公开起来造这个反,是吧?就是受保罗这个影响太严重了!讲到这儿,第五条是不是就可以定论了?总结总结保罗说的公义冠冕的来源,这个文章在哪两个字上?(“公义”。)他为什么提“公义”呢?(煽动、迷惑人。)在地,他是为了煽动、迷惑神的选民来与他有共同的这样的想法,在天呢,在神那儿他想用这两个字来要挟神,与神叫嚣,这是他的目的。虽然他嘴没说出来,但他叫嚣的目的还有他叫嚣的势头已经在这两个字上表露无遗了,已经公开了,这都是事实。这些事实光用狂妄、自是、诡诈、不喜爱真理这些保罗的本性实质能概括出来吗?概括不出来,而是把这些事实一解剖,拿出来一分析、一定性,反倒把保罗的本性实质看得更清楚、更透彻了,这就是分析实质、分析事实的作用。保罗跟神叫嚣不是说背地里有点小情绪、有点悖逆性情或者不能顺服,不是这些正常人性的东西,他是公开地在书面上、在公共场合用这各种方式来煽动、迷惑人,让所有的人都起来群情激愤地、共同地与神对抗、叫嚣,他不但自己跟神叫嚣,而且煽动其他所有的人来与神叫嚣。这何止是狂妄,这是恶魔啊!

这条比上一条更严重了,越说越严重是好还是不好啊?(好。)好在哪儿?(对保罗更有分辨了。)更有分辨了,你就把保罗这个人的各种形象,各种流露、表现、实质从你内心深处彻底挖出去了,是吧?(是。)这达到目的了吗?没有。咱们所总结出来的每一条表现或者它的中心内容、主题、实质,要与身边所有的人还有你自己对号,这就达到目的了。有人说:“保罗他这条‘公义冠冕’的表现在我身上没有啊!”你没有这么严重的表现、实质,但是在他这个实质上你也有份,他有这样的表现,你也有这样的情形,他的这个表现可以说是十分或者十二分,你有几分?(也有七八分,起码一半。)他是时时刻刻地流露,时时被这些东西充满,你不是时时刻刻流露,就是时常地流露,你这一生当中也可能有一半时间都在做这样的事,都活在这样的情形里,尤其是神试炼你的时候,神的作工不符合你观念的时候,神对付你的时候,神所给你摆设的环境不能如你意的时候,你也可能就会产生这样的情形,让你与神叫嚣、对抗。那时候,咱们现在分析保罗这个煽动、迷惑的表现可能对你就起到作用了。为什么能起到作用呢?就是现在在你心里认识到了保罗这个事情的性质是多么严重,他不是一个简单的败坏性情流露,而是与神对抗的恶魔的本性实质,有了这样的认识,当你产生这样的情形的时候,就让你知道这个问题是多么严重,你应该回头,你应该悔改,你应该放弃这种情形,从这种情形里走出来,寻求真理,寻求顺服神的道路,这才是真正的人应该走的道路,是受造之物应该守的法则。这对人是有帮助的。

保罗还有一句至理名言是什么?(“我活着就是基督”。)他不承认主耶稣是基督这个身份,不承认主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在地上活着,不承认主耶稣基督是神自己的化身这个事实,反倒自己当起基督了,这恶不恶心?(恶心。)这事恶心,这事问题也严重。他怎么那么喜欢当基督呢?在他心中,基督的身份到底是谁?如果在他心中基督是很普通的一个有败坏性情的人,或者是一个很渺小的人,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色,又没有什么能力,又没有什么高贵的身份,又没有什么超乎寻常、超乎常人的本事、本领,他为什么愿意当基督呢?这是不是值得分析?(是。)那琢磨琢磨,他心中的基督到底是谁,是怎样的一个角色?有哪些表现,有哪些流露,有哪些能力,或者是怎样的一个身份、怎样的一个地位,有怎样的气势,他才可以是基督?这是保罗心中认知的或者他定义的一个角色,是吧?所以,他才想来当基督。如果基督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色,或者是根本什么也不是的一个角色,他愿意当基督吗?肯定不愿意,他连普通人都不愿意当,他愿意当超人,脱俗超群的人,他怎么能愿意当一个不起眼的基督呢?他想当基督这里面有一定的理由,这在保罗的话当中、保罗的书信当中是不是也流露出一些?咱们分析几个事。在主耶稣作工期间,主耶稣作了一些事代表主耶稣基督的身份,这是保罗眼中所看到的基督这个身份的一个象征、一个概念,那主耶稣基督作哪些事令保罗有这个愿望或者冲动想做基督的?(显神迹奇事。)对了,显神迹奇事、异能,给人医病赶鬼,这是保罗所崇拜的他心目中的基督。还有呢?(主耶稣讲道有人听。)对了,在保罗——一个不信派的眼中,基督能说这些话,能作这些工,能有这么多人跟随,这给主耶稣带来一种身份、地位的荣誉,无限光荣,无限高尚,让主耶稣在人中间显得特别尊贵,特别的高大,保罗看到的是这个。从主耶稣基督所作工作的这些表现流露还有他的身份实质上,保罗看到的不是神的实质,不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不是神的可爱之处、神的智慧,他看到的是什么?拿现代人的话来说,他看到的是一个名人的风采,当主耶稣说话作工的时候那么多人听,那是何等的荣耀啊!这是他心里盼望已久的,他羡慕这一刻的来到,就想有一天他也能像主耶稣这样滔滔不绝地讲道,而且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羡慕的眼神、渴望的眼神、干渴的眼神在注视着这一个人,就盼望跟随这一个人,那种气势令他折服,他不是真正的折服,就是他羡慕这一种被人仰望,被人瞩目,被人崇拜、羡慕、高看的身份与气度,他羡慕的是这个。那这个怎么能达到呢?他认为这不是主耶稣基督的实质、主耶稣基督的身份达到的,而是主耶稣基督的这个名称达到的,所以,保罗太盼望自己能成为有基督名称的这样一个人物、这样一个角色。要成为一个这样的角色,他是不是也下了挺多功夫?(是。)他也是各处传讲,甚至也行异能,最后他给自己定性一句话,满足自己内心的一个欲望、野心,他怎么定性自己的?(“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1))活着就是基督,这是他主要要达到的,他主要是想当基督。这是保罗的第六大罪状。

保罗想当基督,这与他的个人追求、所走的道路有什么关系啊?(他追求名誉地位,崇尚权势,追求的是让人高看。)这是理论,得说点事实。保罗想当基督,这有实际表现,不是一句话就把他定性了,“这个人就是这么个东西”,不是一句话的事,你从他的做事风格、方式、原则就能看到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围绕这一个目的做的,这就是这句话要总结出来的根源、实质。保罗想当基督,他这个“想当基督”对他的追求、对他人生的道路、对他的信仰是有影响的,那哪些表现是有影响的,影响到他哪些?(保罗作工讲道处处显露自己,见证自己。)这是一项,处处显露自己。他把自己受哪些苦了,怎么做了,什么存心,表明给别人,让别人听了觉得他太像基督了,真想称他为基督,他的目的就是这个。如果真有人称他是基督,他会不会否认,会不会回绝呀?绝对不会,他心里美得乐开花了,是吧?这就是影响到他的追求的其中一方面表现。还有什么?(写书信。)对,写点书信,流传万世。在保罗的书信中,在他的作工当中,在他牧养教会的过程当中,他从来不提主耶稣基督的名,从来不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也从来不高举主耶稣基督的名,那他常常这样作工说话带来的一种反面的效果是什么?会对跟随的人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否认主耶稣基督,他来取代,是吧?他恨不得人家说“主耶稣基督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呢?我们就信保罗基督”,那他才高兴呢,这是他的目的,这也是其中一项。一个是作工方式,夸夸其谈、高谈阔论,让人从中看他作工作多有能力,多有说服力,对人帮助有多大,带有一种气势,似乎是当初的那个主耶稣基督再现。再一个呢,他从来不高举主耶稣基督,更不高举主耶稣的名,不见证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作给人带来的益处。他讲没讲过人当悔改的道?(没有。)更没有。所以说,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所说的话、所教导人的各项真理保罗从来不传讲,在他心里是否认的。他不但否认主耶稣所说的话、所教导人的真理,反而把他自己所说的话、所作的工、所教导人的当成真理让人实行、让人遵守,来取代主耶稣所说的话、所作的工。保罗的这些种种表现、流露都是受什么指使的?(想当基督。)是受想当基督的存心、欲望与野心指使的,这就与他的实行、追求结合上了。这一条严不严重?(严重。)比“公义冠冕”还严重吗?细分有区别,其实哪条都挺严重的,都是死病。

下一个是第七条了,这一条更严重。保罗跟随主耶稣基督之前在哪儿呆着?(犹太教堂。)犹太教那就是信耶和华的,信耶和华的人对神的概念是什么?天上有神,打过雷,下过雨,有过火云出现,颁布过律法……所有的这一切对当时犹太教的人来说是想象、观念、传说,还是真的就有,是事实?对一部分人来说,对真正的神的选民、神的跟随者来说,他们相信、承认天上的神是存在的,“神造人类的事实是存在的,不管这个事实离现在的人多久远,它是存在的,我们不但要相信而且要肯定,还要传扬这一事实,这是我们的责任与义务”。那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他就认为这些事可能是一种传说,没有人去验证,也没有任何人去追查这些事到底是真是假,他就是半信半疑,需要神的时候希望他是真的,能够实现自己的追求或者自己的祈求、渴望,希望有什么东西得到的时候,祈求神的时候,希望这位神是存在的,这仅仅是一种精神支柱,这就不是真信了,已经是不信派了。最次的一种是什么呢?只在教堂里事奉神,也献祭,也做各种仪式,甚至也相信各种传说,但是在他心里没有神,他观念想象当中的神是渺茫的、空洞的。这种人信奉的就是唯物论,只相信看得到的东西,至于那些传说当中的东西,或者手摸不到、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的所有的灵界的东西,在他来看都不存在。那有些人说,看不到的东西,像有些微生物,他相不相信?这个他绝对相信,科学啊,电啊,微生物啊,各种细菌啊,各种化学的东西啊,他绝对相信,不信派相信这些比相信什么都真,这就是真正的唯物论。

咱们说这些的目的就是分析三种人:真信的,半信半疑的,还有根本不信的,就是唯物论。说“神到底有没有啊?神在哪儿啊?神到底什么样啊?据说神在三层天,那三层天到底多高啊?多远啊?多大啊?还说有天堂,天堂里铺着什么金砖、碧瓦,还有黄金墙什么的,哪有那好地方啊?没影儿的事!据传说律法时代神曾经向他的选民颁布过律法,律法的法版也在,那可能都是传说,都是统治阶级用来统治下面的民众的”,这部分人对神的相信是真实的还是假的?(假的。)他们不相信神是真实存在的,也不相信神造人、神带领人类到现在是事实,那为什么还能在教堂里事奉呢?(他们把事奉神当成了职业、饭碗。)对了,就是职业、饭碗。那保罗是哪种人呢?这就跟保罗的本性实质有关系了。保罗喜欢高谈阔论,喜欢空洞的东西,喜欢想象,喜欢渺茫的东西,喜欢高深莫测、摸不着边际的那些东西。从他的性情、本性实质,还有他的喜好、愿望、追求、志向上来看,他虽然在教堂里事奉,虽然拜在名师的门下做学生,他所学的这些知识只是他用来满足自己的欲望、野心、虚荣心,或者让自己能够在社会上有饭碗、有身份、有地位的一些工具。从保罗的本性实质与他个人的追求上来看,他对耶和华的信有几分?(零分。)他的信不是一个承诺,是一句空话,他就是个不信派。有些人又说了,既然保罗是个不信派、无神论,是个唯物论者,他为什么又当了主耶稣基督的使徒,传扬主耶稣恩典时代的福音?他为什么能走这条道路,是受什么指使的?是哪个转折点让他充当了这样的角色?(大马色路上被大光刺瞎了他的眼睛。)不信派也能走这样的道路,也能有转折,是吧?保罗的这个转折点就是大马色路上他被击杀,这是他人生当中的转折。转折有两种。一种是他从不信可以转到相信神确实存在,因为他当初迫害的主耶稣在大马色的路上向他显现了,他口称“主啊!你是谁?”其实他内心深处是不相信有这位主也不相信有这位神的,但是他不由自主地喊出“主啊!你是谁?”主耶稣说什么?(“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9:5))主耶稣说了这句话,那一刻,那个当下,保罗证实了一个事实:有一位他从来没见过的、他想象不到的,比他厉害。怎么证实比他厉害呢?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他认为不是神的那个耶稣来到他面前了,耶稣的能耐有多大当他眼睛被击瞎的时候就证实了。那他能不能证实这个耶稣就是神呢?(不能。)他为什么不能证实?(他里面本来就没神。)对了,他根本不相信神的存在。现在你们心里有信,有根基,如果神向你显现的时候,即便只是神的声音或者神的背影向你显现的时候,神跟你说话,叫你的名字,你会证实一个事实:这就是我信的神,我看见了,我听到了,神临到我了。你会证实,因为你心里有信,你盼望这一刻,你不害怕。但保罗心里是这么想的吗?他心里从来没有信,他心里第一个想法应该是什么?(恐惧。)他怕了,因为这一位能击杀他,要他的命啊!这比他看不着的下地狱更让他恐惧、害怕,他吓破胆了。在他心中对神没有任何的信,可以说他对神没有任何的概念,所以说,当初主耶稣作工作,无论显神迹奇事,无论讲道,无论给多少人吃饱,无论多少人跟随他,有多大的气势,有多大场面,在保罗心中无非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我瞧不起你,我不把你放在眼里”。如今,他所瞧不起的那个普通的人子站在他的面前,不再是一个普通人的肉身了,不是光声音,那是光柱啊!对他来说那是几生都难以忘记的一刻,那光刺眼哪!神是怎么击杀保罗的?当神临到保罗的时候,保罗一下子瞎了,赶紧仆倒了,那是怎么回事啊?是他自愿的、主动的,还是已经预备好了?(不是,是他根本就受不了。)就是人肉体凡胎根本就受不了,神真临到你了,就不是像你看到的主耶稣当时那个普通的肉身了,那么和蔼,那么卑微,那么普通,有血有肉,让你看着不起眼你就不放在心里,神真临到你的时候,神就是不击杀你你也受不了啊!在保罗内心深处,他第一感觉就是:临到我的就是那个当初我逼迫的、我瞧不起的主耶稣,这个大光太厉害了!神告诉他让他俯伏了吗?神说让他趴下了吗?(没有。)那他怎么趴下了呢?(害怕了。)不是。人类是神造的,人类太渺小了,当神的光真临到人肉体凡胎的时候,人类情不自禁地就得仆倒,神太高大了,人的胆量、人的本能根本受不了。保罗都不承认主耶稣是神、是主,怎么能主动俯伏呢?他就是仆倒了,就是什么能耐也没有了,彻底瘫软了,当初的傲气、狂妄、嚣张、自是、自高在那一瞬间都没了,不说神的真体向他显现,就是神的光向他显现,最终的结果对保罗的影响就这么大,这是他的转折。

人看见了神,这对人一生当中的追求来说是有影响的,这是一个转折。这个转折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可能是好事,就是对于一个有人性、有良知、对正面事物有追求的人,对一个追求真理的人来说,如果没有额外的、特殊的背景的话,这个事是好事。历朝历代,圣经当中记载的就只有约伯一个人见过神,见过神的背影。约伯一生追求顺服神的安排,追求认识神的主宰,但在七十岁之前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神,只是体会到神的主宰,他就有那样的信心。当他看到神的背影的时候,他的信心是不是有了一个转折?(是。)那个转折就是一个升华。就是他的信心从此以后更能增加,更能确认他所信的、他所顺服的这一位神在他身上所作的一切,他所应该顺服的是对的,是准的,不是让他由疑惑的信转到真实的、不疑惑的信,不是这样一个转折,而是升华了。那对于保罗来说,神对他的击杀、对他的显现这个转折应该是什么?肯定不是升华,因为他之前没有信,谈不到升华。那对他来说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这就又涉及到保罗的追求了,是吧?你们说说吧。(为了保命,他就赎罪。)这是一条,这叫奸诈,太奸诈了!为了保命而赎罪,这是保罗的追求方式。自从那次大马色路上与主耶稣相遇,就让他的追求、人生方向目标有了一个新的起点,这个新的起点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他不但不信,而且有了一些更奸诈的、更难以启齿的、见不得人的、阴暗的交易、思想观点、追求方式与态度,这个就更令人恶心了。但咱们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咱们看到了这些现象,他的转折对他产生了这些影响,从这些影响当中,从保罗这些实行、表现、流露上来看,保罗是怎样一个人,这个是真实的,是吧?保罗自从被击杀以后,他就相信主耶稣基督是存在的,主耶稣基督是神,他信的神一下从天上转到主耶稣基督身上,转到地上了,他就开始脚踏实地地、死心塌地地为他头脑当中的这一位主耶稣基督卖力气、卖命,卖命的目的当然还是为了归宿,为了满足他得福的欲望。这个咱们先不谈,这里主要谈的是,当初保罗说过的“奉神的旨意”,这里面的“神”在此时此刻还有没有了?从他被击杀以后就没了,转到主耶稣这儿了,这叫什么?买卖脑瓜——活的。谁能耐大,谁是“现官”,我就听谁的,这叫圆滑、奸诈,太狡诈了!在他心目当中、想象当中的或者渺茫当中的那一位神很快就不存在了,否了,变成主耶稣基督了。从他这个观点还有他追求方式的转变上来看,保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崇尚权势。)崇尚权势、势力,还有什么?(圆滑、奸诈。)是一个这样的人,是吧?

从这几样事来看,从保罗崇尚邪恶、崇尚势力、崇尚地位这个现象来看,保罗这个人的信仰是什么?他有没有真实的信仰?(没有。)他没有真实的信仰,那在他心中所定义的神到底存不存在?(不存在。)那他为什么还为主耶稣基督跑路、花费、作工啊?(他心里害怕。)又归结到这儿了,他害怕,他身上插着根刺拿不掉,总得这么跑着,不跑那根刺就疼。所以说,从他这些表现来看,他所说的话,他对大马色路上这一幕的反应,还有大马色路上的击杀对他后期的影响来看,他这人心里面没有任何的信仰,基本上可以确定他是个不信派、无神论,就是“谁厉害我就信谁,谁厉害我就为谁跑腿,我就为谁卖命,谁厉害,谁能给我归宿、冠冕,让我得福的欲望能够得到满足,那我就跟谁”。他心中的神是谁?谁都可以当他的神,只要你比他厉害,只要你能降住他。这是不是保罗的本性实质?(是。)所以说,他最终相信的大马色路上能够击杀他的那一位是谁?(主耶稣基督。)“主耶稣基督”这是个代号,其实是他心中的神,他的神在大马色路上呢,是吧?保罗从之前逼迫主耶稣基督能够转到为主耶稣基督作工、花费,甚至能献命,能有这么大的转折,是他的信仰发生改变了吗?是他的良心发现了吗?(不是。)那是什么造成的呢?到底是什么发生改变了?是他的精神支柱转变了。之前他的精神支柱在天上,是一个很空洞、很渺茫的东西,他就想找一位能让他靠得住的,还能降住他的,还能让他得福的,他觉得大马色路上碰到的那一位那是最大的了,应该信那一位。他的信仰发生改变的同时就是他的精神支柱发生改变了,从这点来看,保罗是不是真实信神的?(不是。)那咱们在这儿总结一下,保罗的追求、走的道路是受什么影响?(受他精神支柱的影响。)那第七条应该怎么定性?保罗的信仰完全就是一种精神支柱,空洞、渺茫,他是彻头彻尾的不信派、无神论。像这样的无神论、不信派他们为什么在宗教界不出去呢?一方面,在渺茫想象当中他有一个归属问题;另外一方面,就是今生他能有一个饭碗的问题。今生今世的名利、地位、饭碗是他今生的追求,来世的归宿是他的精神寄托,这就是这类人他们所追求的、所流露的、所走道路的一切的根源与支柱。说来说去保罗是个什么东西?他就是个无神论,就是混在基督教中间的无神论、不信派、投机分子。你要是光说他是法利赛人,这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吗?你要是看保罗写的书信表面上说“奉神的旨意”,还以为保罗把天上的神看成是最高的,只不过因为人的观念或者无知、不认识神把神分成等级了——圣父、圣子、圣灵,这是人愚昧,这问题不严重,因为宗教界都这么认为。但是现在一分析,是这么回事吗?他连神的存在都不承认,这是个无神论、不信派。无神论、不信派跟哪类人应该划在一起?(外邦人。)应该跟外邦那些政客、商客,所有的外邦人、不信派列在一起。

一共总结了几条?(七条。)这七条总结完了,你们认为保罗所表现、流露出来的这些性情、实质,或者他个人的追求方式,哪一条在你们中间最明显地能对上号,常常发生在你们身上?(都有。)把公义的冠冕当成正当的追求,为什么这是错误的?哪些情形能与这个对上号,是人应该扭转的,是人应该反思的?先对号情形。保罗追求公义的冠冕,他把追求得福、追求进天国、追求冠冕,就是把追求这些好处当成正当的追求了,那现实生活当中人有哪些表现、流露跟他这个情形是一样的,是败坏性情?(有时候会追求作大工作,追求对神家有贡献,觉得如果我追求这些,到最后神就会成全,好像就把自己尽的本分当成功劳簿一样。)这是一方面,这就跟追求公义冠冕一样,情形是一样的,为了这个做,为了这个受苦,你受苦的源头、动力都是受这个指使的,要是没有这些东西指使有没有劲儿?(没有。)可能就成瘪皮球了。还有吗?祷读祷读这几条,分享一下个人的认识,个人能对上号的情形。(我会把自己曾经的一些撇弃花费、站住什么样的见证当成是自己的资本,当成一个正当的得福的理由。)这只是一种说法,人的情形是什么,临到什么事会让你产生这样的情形?你不会平白无故这么想,不可能平时吃饭、睡觉或者做事的时候心里总这么想,在哪些背景之下、在什么情况下让你产生了这样的情形,你得知道。(有时候尽本分有了果效以后,自己就开始活在那种享受当中了,觉得我为神跑路花费劳苦功高,就开始跟神讲理了,就跟保罗一样觉得为神打美好的仗了,为神立下功劳了,这种野心欲望在这种环境背景之下就生发出来了。如果本分没尽好的话,就觉得自己不行了,老老实实地做吧,但是一旦果效好,自己的这种野心欲望一下子就出来了。)是暴露出来了,其实不是原来没有,是吧?这时候就不谦卑了,也不含蓄了,嚣张起来了。怎么对号,这里面主要得看保罗追求观点的不正确性是他所做一切的出发点,他那时候做事的出发点就不正当,他自己没发现,还以为是正当的,所以他就沿着这个不正确的方向去追求,导致他追求的结果始终就是适得其反的,没有好的结果,得不着真理。现在的人也是一样的,如果你追求的观点、方向始终是不对的,然后你还把它当成一种正确的追求方式,那你最终得着的是什么?有时候可能是失望,有时候也可能会让你膨胀。好比说,神给你一点特殊的祝福,让你偏得一些什么,你就觉得“神还是恩待我,证明我所做的这一切在神那儿已经得到认可了,神悦纳了,我的代价、心血没有白付,神是不亏待人的”,对神不亏待人与神的祝福或者神的悦纳你是这么领受的,其实这个领受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就是一种偏谬的东西。现在关键就是怎么能够把这个不正当的存心、观点、追求、动机变成正当的,变成正当的你所做的才是实行真理,才能让你得着真理,这个是关键。

现在人通过常常听道,明白真理,然后对号入座,再加上在尽本分当中不断地省察自己,在神面前认识自己,基本上对这些反面的、不合真理的、不正当的追求、情形人都知道,不是一丁点儿知觉没有。唯一的问题就是当人知道的时候人没有能力去控制,去克制,去回头,去反思,而是有时候会顺着这个沾沾自喜,满足、沉浸在其中,有时候也会不断地背叛、克制,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不了了之,就是从这种情形里走不出来,这个是问题。现在,要解决的关键是怎么扭转你的追求方向,怎么扭转、放下你这些不正当的思想观点、存心与出发点。在你们经历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什么好的或者是特别行之有效的实行方式,能够让你从中获益,不受这个辖制?(每次选举的时候就面临被大家评价,通过弟兄姊妹的评价我发现自己身上有很多问题,刚开始临到这个环境的时候挺难受的,感觉平时我也挺努力的,但是得不到大家的认可,临到这样的显明自己里面就消极,不愿意往上够了。后来借着反省认识到弟兄姊妹提的都是事实,自己里面的问题挺严重,然后也有意识地去解决,跟神祷告找实行的路。)弟兄姊妹给你提的时候,你自己记没记呀?“提这么多,我能接受的有几条,接受不了的有几条,我都给它列下来。接受的我就归到自己身上,这都是我的几大罪状啊,我得改,我得找到相应的真理实行,接受不了的是待改的”,给它分分类,自己得会列自己的罪状,自己要是会列的话,你进入就有路了。自己不列那不行,总列别人的,“你狂妄,你自是,你诡诈,你不顺服真理,一看你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我没有”,这就麻烦了。自己眼睛里总看不到自己的问题,你听多少真理,听多少道,听完了也听明白了,就是不想跟自己对号,也不愿意跟自己对号,也不愿意省察这方面情形,然后去认真对待,去解决这些问题,那人就总也进入不了真理。总进入不了真理,人的心会是怎样的呢?他里面的情形总是觉得“神在我身上作不作呢?好像作,好像又不作,不知道”,他总是一种朦胧状态。这个朦胧现在讲就是一种渺茫,就跟保罗这个不信派挂上钩了。总是一种渺茫状态,就是真理在你身上始终没起到任何的作用,在你心里始终没扎根,没解决你的任何难处、情形、败坏,或者是当你临到任何困难的时候没有帮助你迈过这个坎儿,让你顺利地渡过,让你进入一个正常人该进入的正常情形,就是摆正你的情形,扭转你的情形,让你活得更自信或者是更有良心知觉,更自由释放,不受任何东西辖制,你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形,就证明你根本没有进入真理实际。所以说,你想要进入真理实际,你想要明白神的话,你想要达到对神有认识或者是对神有真实的信,确认神是真实存在的,你必须得在神所说的、能对上你情形的话当中去进入,去对号。有的人也对号,但怎么对也对不上,人说他这是狂妄,他就觉得自己很谦卑,很收敛,不狂妄。但是神所说的狂妄是什么?是性情,不是你嚣张的表现,或者说话大声,或者满不在乎,指的是性情。这个性情是什么?就是你对任何事都不服、都满不在乎,总像在游离状态似的,混混沌沌的,没理性,话该不该说,事该不该做,这些都不管,想说就说,想做就做,还看谁都不如自己,这就是没有进入。人进入真理实际有一个准确的表现,就是你这个人到底是哪类人,你的良心理智怎么样,你自己能根据神话准确地评估;你这个人做这些事到底是狂妄还是不狂妄,流没流露狂妄性情你不知道,这就是没有进入,这方面真理你没有,所以你就没有根据。你明白真理就知道什么表现是狂妄,什么表现是不狂妄,怎么表现、怎么做是有理性,是正常人性,有时候你还不知道怎么改进,怎么实行真理,但你知道在这方面有待进入。但是你如果不追求真理,神话真理实际的那一面,能对上人情形的那一面你永远不去对号,那你永远是个浑人。真理能让你有分辨,能让你变得聪明有智慧,能让你有理性,能让你分清是非黑白,能让你分清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你不明白真理你永远分不清楚,永远是个浑人,就是这么回事。不管你犯多大的错,你做多对的事,你自己定性不了,这个事在神那儿、在真理那儿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你确定不了,可能有时候觉得挺好,有时候又觉得不好了,没有一个清晰的状态,那个情形总是浑浑噩噩、不清不楚的,这就是始终没有与真理对号,始终没对号的人就是始终没进入真理实际。多少事你能对上号了,你对这些事的对错、正反能分清楚了,清晰了,你分辨力强了,你在这些事上就进入真理实际了,你没进入,你在这方面事上永远就是浑噩的。

好比说,有个人做了一个事,有些人看他做的是好事,你如果明白真理的话,根据他这个事,根据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说这人是个恶人,这是根据什么说的?真理就给他定性了,不管别人怎么说,你用真理来衡量,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看实质,根据神话说的这绝对是准的。但是,你要是不明白这方面真理,你说“人家那么好怎么还挨对付?人家那么好怎么遭报了呢?神也太不公平了吧!”你就会这么衡量一个事。你衡量这个事的出发点不是真理,是人的头脑想象或者是人那点好心,所以,你对这个事的外表现象或者实质的看法永远是混沌状态,你不清晰,然后你还觉得你很有理,神说他就是个恶人,该受惩罚,你说看外表他就是好人,跟神说的打架了。这就是不明白真理造成的。为什么不明白真理啊?就是神所发表出来的一切话语、真理,在你身上你始终没对过号,没进入这些神话的情形里,你就会常常活在一个没有分辨、浑浑噩噩的状态里。你对什么事定准了,“这事就应该是这么回事,因为神话是这么说的,我有根据”,那在这事上别人怎么说你也不疑惑,是吧?你们信到现在,不管外面有什么谣言,社会上或者世界上怎么诽谤、怎么迫害,你们都能定准神说的话是真理,都不离开,这是为什么?就是神话当中所揭露的这些事实,还有神所作的这些事实,人能接触到的、能理解到的、能认知到的全是正面事物,这个人已经确信了,百分之百认可了。在人内心深处已经认可神所作的这一切全是正面事物,外界那些事、撒但世界所做的那些事再好跟神所作的也没法比,它正好是相反的,是反面事物。这个现在人彻底明白了,就差针对个人的败坏性情人去对号各种情形,了解或者认识自己的各种败坏性情的流露,然后能在神所给你摆设的各种环境里解决你所流露的各种情形,在各种情形当中所产生的每一个败坏性情你都能逐一解决,最后达到你不但能认识自己,也能分辨别人,一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是不信派还是真信的,你就能准确地衡量、分辨出来了。比如,你母亲之前是信的,现在被清除了,让你分辨你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你如果能明白一些真理,你对她就有一个准确的定位,不是要撕裂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就是定性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哪类人。你的观点如果正确了,合真理了,你跟神就是站在一个角度看问题了。你如果光站在肉体的角度上,你永远就是站在母子这一层关系上去看,那她永远是你妈,你摆脱不了这一层关系,然后你怎么看她都不是神所看的那个实质、那类人,是吧?所以,不管你怎么看,只要不合真理,你跟神的观点就是敌对的。你说我不看,我不评价,那你跟神的观点也是敌对的,因为你不评价不等于你心里没有,一旦评价了你出来的观点跟神就是敌对的。所以,要进入真理实际对号各种情形很关键。

对号各种情形,这是人进入真理实际的第一步,要进入更深那就得在这样的情形里解剖自己,认识自己的各方面性情。认识到之后怎么办?认识之后就连哭带喊地否认自己,说自己不行了,完了?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是耍无赖,是吧?那怎么解决最好?第一不能哭,第二不能闹,第三不能放弃,第四不能埋怨神。这是你自己的事,你流露败坏性情那不是神显明你,神不显明你你就不流露了?你不信的时候神也没显明你,你怎么活出的都是撒但败坏性情呢?你就是靠这个活着的。这些事别大惊小怪的,流露一点败坏就吓坏了,认为完了,神不要了,前功尽弃了?别大惊小怪,神拯救的是败坏的人类,拯救的不是机器人。什么叫败坏人类?有撒但败坏性情流露,不接受真理,狂妄,自是,悖逆神,抵挡神,与神敌对,能走保罗一样道路的人,神拯救的是这样的人类。你要想接受神的拯救,要想达到蒙拯救,你必须得面对自己的每一样败坏性情实质,也必须要每天面对自己所流露的败坏性情,而且每天都要与自己所流露的各种败坏性情、自己的情形作争战。争战几次失败了,“怎么总狂妄呢,别人怎么不流露呢?”都流露,他流露的时候你不知道,他自己知道,也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但神知道。另外,记住了,神是解决人的败坏性情,不是解决你的作法,神恨恶的不是你做一件事一时的存心,或者一种作法,或者偶尔的懒惰、不付代价,神恨恶的不是这个,神恨恶的是你的性情。你什么时候感觉到自己流露的是一种性情,神那儿可能还没恨恶,还没管呢,你自己就应该意识到,你不要意识神的意识,你要自己意识自己的意识。你自己应该先意识到,“这话说得没理智,流露狂妄了,这事自己达不到还说大话,这不是吹牛皮吗?吹牛皮、说大话,这是狂妄性情。”你能说这几句话,神那儿不定罪。那神不定罪,咱们就放过它了?不能,你就得解剖,“我这个人怎么这么能吹牛、说大话呢?做不到的事或者自己从来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的事,怎么就先吹上了呢?我怎么有这么个毛病呢?”这不是毛病,这是一种性情的流露,性情使然,性情支配你有这样的表现,活在这样的情形里,指使你做出这样的事,指使你有这样的让人看着恶心的表现。也可能别人没发现,但是你自己得先解决。这样的流露、这样的表现是狂妄性情支配,那如果不这样流露,不以这种方式流露、活出、说话,狂妄是不是就解决了呢?(不是。)这就是一种性情。狂妄性情不是你改变一个作法,坐得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不张嘴,不嚣张,有一个很儒雅的姿态,就不是狂妄了,那更狂妄,还加了别的毛病了。

要解决狂妄,要解决各种败坏性情,就得在做事当中有一个正确的渠道,好比说,给你一个本分,你一看,把手里的东西一摔,“以前就做过这一类的事!”这叫什么?这叫狂妄,这作法不对,不是摔打这个动作流露狂妄,是性情支配的。你自己有这个性情,赶紧祷告扭转:“神哪!这事虽然以前做过,熟悉,但是能不能做好我不知道,我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我所熟悉的业务、本分呢?”这是首先应该确定的,是吧?那怎么对待呢?“我这是给神做,我做在神前,我得小心对待,不能出岔。这出了岔丢人啊!不对,怎么怕丢人呢?”这情形又不对了,又开始走偏道了,那怎么纠正,往哪个方向纠正是对的呢?又涉及到实行真理解决问题了,是吧?“丢人不怕,关键别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情形扭转过来了。“可要是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挨对付怎么办?当着那么多人我挨对付,我这脸往哪儿放啊?”又不对了,问题又来了,怎么解决?“对付就对付吧,咱这人疲疲塌塌的,总习惯性地不当回事,还这么狂妄,祷告神,让神作,在神没有难成的事。”神给你一个才干,给你一样学问,你会了不见得能做好,这是不是事实?(是。)这个事实怎么来的?(经历出来的。)这方面经历让你有了一个教训,也让你得着了一个实际的经验,就是神给人的不是人拥有的,也不是你的资本,神能随时夺走,神要显明你的时候,你再会的东西,你再擅长的东西,说不行就不行了,你什么也不是。这时候你就认识到什么?“神哪,我什么也不是,我会这点都是你给我的,求你加给我力量吧!就看在不让你工作受亏损的份上,你祝福我吧,你引导我吧!”这对不对?(不对。)又不对了,这时候应该怎么扭转?“神哪!我顺服你给我的安排,我不能自以为是,我是会,但是我会这点儿也不可靠,我这败坏性情随时就流露出来了,糊弄,粗糙,不当回事,总有这些性情我自己也控制不了,把握不好。神哪,你引导我吧,我愿意顺服在你的引导之下,我尽全力,做好了我有功劳,但荣耀归给神。”做好了神的功劳八成,你两成,怎么样?(不行。)跟神不能这么分,但是人还常常就这么分,不分自己心里不踏实,没有存在感,总想有点存在感。人有这些情形就总得洁净自己。

一个意念不小心产生一种情形,让你在这个情形里打转,一天两天出不来,出不来的时候怎么办?就得在这里面寻求真理:怎么就不对了?这个情形怎么就缠上你了,让你下沉,让你感觉受责备,让你感觉流露各种悖逆、丑相?你意识到神厌憎了,这里面有败坏性情指使,这时就得安静在神面前祷告:“神哪,你管教我,让我学到当学的功课,显明我不怕,丢面子不怕,我就怕做事触犯你的行政,你不喜悦。”这路途是不是对了?但是,你有那个身量吗?没那个身量就不能往这方面祷告了?正确的路途就应该往这方面祷告。现在人身量小就得时常来到神面前依靠神,让神多保守,多管教,等身量大的时候,人自己能担担子了,神就不用那么操心了,就不用总管教你、试炼你或者看着你了,这就是心的事,神看人的心。神不用你外表多么老实、听话,神要你的态度。也可能你一天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你心里的态度是什么呢?“这个本分交给我了,我这个人放荡惯了,什么事总由着自己的性子,我知道自己这个毛病,愿神给我摆设环境,把周围那些能够干扰、影响我尽本分、实行真理的人事物挪开,让我不陷入试探,可以接受神的试炼,接受神的管教。”你得有甘愿的心,你心这么想了,神能不看吗?神能不管吗?神就作事了。有时候一次两次神是不管,神试炼一个人的工程、一个人的诚心的时候他不作声,但不作声不等于你这么做就错了,你别考验神,别试探神。你总考验神,“我这么做对不对呢?神哪,你看见没有?我这么做了啊”,这就麻烦了,这个情形是不对的。你只管做,神是管教你也好,带领你也好,神试炼你也好,或者是给你引导也好,你别管,你只管在你所明白的真理上下功夫,按着神的心意去做就行了,至于什么结果很多时候不用你负责。你所负责的是什么呢?就是把自己该尽的本分,该花费的时间跟代价付上就可以了,剩下自己该省察的、该明白的、该走的道路都对了,都捋顺了,这就行了,这就是人该做的。其余你身量到什么程度了,该经历哪些试炼,该经历哪些管教,该经历哪些环境,神该主宰哪些,那不用你管,神就作了。你说“我身量小,神你可别试炼我,我害怕啊!”神会那么作吗?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你说“神,我身量这么大,我这信心满满的,你怎么不给我点试炼呢?给我点约伯的试炼,夺去我的一切吧!”神才不那么作呢,你不知道自己的身量,神太知道了,神太清楚了,神能看到每一个人的心。人能不能看到神的心?(看不到。)人不能看到神的心,人通过什么来了解神,来配合神?(神的话。)明白神的话,尽好人的本分,守住人的本位。人的本分是什么?就是你手里的活儿,神交给你的任务。交给你的任务包括什么?就是你业务范围内熟悉的,教会交给你的,你该做的,这个理性应该有,应该知道吧!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什么?你就只管往前进入,别管神评价你八分、九分还是零分,你不用关心这个,那不是你管的事。人的福、祸、寿命,人一生所经历的任何事,人的运势、人的生命没有一个人能求得来,能求改变的,这个事你得看透,这就是神的主宰。人对这个事心里一定得有清晰的认识、清晰的理解。你别想代替神操什么心,你别想决定神要作的事,你只管把你自己该做的、该进入的、该走的路途把握好就行了,至于你以后是什么归宿你能管得了吗?(管不了。)那你怎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每天追求把自己的本分尽好。)把每天该做的做好,把人该尽的本分尽到,这是神对每一个人的托付。

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神带领你到现在,给你各种恩赐也好,培养你给你一种才干或者是才能也好,这就是神在你身上有托付。你的托付很明显,好比说你会英语,那神肯定在这方面对你有要求,这就是你的本分,不用神从天上直接告诉你,“你尽英语方面的本分,你要是不尽就惩罚你”,不用这样说,你自己就很明了,因为神给人一个正常的理性、思维、心思,还有领受这些语言的能力,这就足够了。神给你的,就是神告诉你要做的,这个你心里很明白,是吧?然后,你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在接受神托付的过程当中,接受神对你所作的一切,包括神对你正面的引导、浇灌、供应,就是常常过教会生活、听道、吃喝神话,所有的灵生活,还有与弟兄姊妹之间的交通、接触、来往,另外一方面就是个人的生命进入。有的人就总想看看自己生命进入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什么成果,你别管这个。就像庄稼年年种,种庄稼的人没有一个说今年一棵谷苗要打多少粒谷子,达不到这个成果就不活了,没有这么愚昧的,都是到季节就撒种,然后就正常地照看,到季节保证有收成。你得抱着这个信心,这就是对神真实的信。你别总斤斤计较,“我这一段时间付出了,神对我有没有点奖赏呢?”总邀赏这不行,人的信太小,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你就看准这条路是能蒙拯救的道路,是正确的道路,是真正的人生该走的道路,是受造之物应该有的生活,你就只管进入,听神的话,按神所指的方向去走、去行,这没错!别总问神:“神哪,我走到哪儿了,还有多远啊?能不能给我个冠冕啊?神什么时候来接我进天家啊?这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呀?”这些情形人都有,都有就对啊?有些人说法不责众,这是谬话,这话不成立,不合真理。大伙都有这些情形就证明大伙都有败坏性情,那就都得解决这个问题,都得过这一关,就总得在心里省察自己,别看别人,省察自己的同时你就得不断地扭转。人的脑袋是活的,总有活思想,一会儿出来一个,一会儿出来一个,总不着调,有正道不走,非得走歪歪道,这就是本性实质,你控制都控制不了。控制不了这好解决,不用控制,出来一个你就解决一个,解决解决就越来越少了。怎么解决呢?就是借着祷告,不断地扭转。有些时候怎么扭转也不行,它总出来,那就别管它,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最简单的办法。那该做什么呢?把本分尽好,守住自己的本分,神给你的托付你不能推辞,得把它尽好,另外,个人的生命进入呢,在尽本分过程当中你就尽量往上够,能进入到什么程度就进入到什么程度。到最后,神说了算,人说了不算,人也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人自己没法评判自己的行为、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只有神能评判,人得相信神是公义的。用外邦人的话讲就是你得敢做敢当,你能这么行你就应该为自己这么行负起责任来。

省察很关键,接受神的鉴察很关键,另外人常常扭转观点很关键,常常省察自己不对的情形从这里面走出来,扭转情形,这都很关键。不知不觉你里面不对的情形越来越少,你对它越来越有分辨,扭转之后你的正当的成分、正面的成分越来越多,你尽本分的纯洁度就越来越高,看外表你这个人其实也没变,胖瘦、高矮还那样,吃饭也没加量,睡觉也没少,但情形发生转变了。怎么看出来的?做事知道负责任了,看别人做事应付糊弄,生气,看不惯了,对邪恶的、狂妄的,对不正当的、不正经的、流露败坏性情的那些歪风邪气,那些邪恶的现象、行为、流露,你看不惯了,这就证明你已经变化了。看有些人信神这么长时间,说得挺明白,就是尽本分不做实事,你就生气,你产生正义感了,不但恨恶自己,也恨恶这些邪恶的、不正义的事的发生,这就是里面发生变化了。就是你能站在真理的角度、能站在神的角度、能站在正面事物的角度上看待问题,看待人,看待环境,对待环境,对待人,你有变化了,那还用神给你评价吗?不用,你自己能感觉到。好比说,以前看谁应付糊弄了,“正常,我也这样,他要是不应付糊弄就显得我应付糊弄了,大伙一起糊弄得了,要不我还挺累的”,他还乐呵呢,他觉得自己这样能吃得开。现在不那样想了,现在就想“可别应付糊弄,神家这工作重要啊,我应付糊弄就够悖逆了,你们怎么还跟着我应付糊弄呢”,觉得自己做那些事、那么表现流露、那么看待事情卑鄙可耻,自己良心这一关过不去。这就证明真理、神话在你里面已经生根发芽了,你的看事观点、你衡量事情的标准已经发生改变了,与外邦人、不信派或者原来那个天然的撒但败坏性情实质作生命的人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了,完全发生变化了。你们现在有没有点变化?现在有点了,偶尔看谁应付糊弄,不肯付代价,总贪享肉体安逸,也觉得不太好,但如果让你说说他,让你负这个责任,你还有处世哲学,还不愿意,“我不说,说了得罪人,人家也没选我当组长,我负那个责任干什么呀,我才不管呢!”碰到不正义的、反面的事物,你不能站起来,站在真理一边说话做事,负这个责任,你光是睁一眼闭一眼,觉得这样挺好,“大伙谁也别说谁,省得到时候我有毛病你们总说我,我这不也逃过一劫吗?”还有这样的观点,这就不行。一方面自己能监督自己,另外一方面主要得接受神的鉴察,心里常常觉得自己那样做有责备。这责备从哪儿来的?因为感觉到神在鉴察,相信神在鉴察,也接受神的鉴察,常常因为自己这样的情形感觉到懊悔,亏欠神,心里不安,他才能有实行真理、进入真理的动力。

进入真理实际有一些标准,有实际的表现。你们现在到什么程度了?(现在临到环境能看到自己身上很多缺少,但是在这个情形里打转的时候比较多,不会站在真理的角度上去解剖自己身上到底有哪些问题,对自己还是没有清晰的分辨,看不透自己。)对别人呢?(对别人的情形很多时候也是看不透。)看不透自己就看不透别人,别人发生什么问题了跟你无关,情形是相通的,但是与你的情形挂不上钩,你解决不了他的问题,同时也解决不了你自己的问题。你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他的问题你一看就清楚了,马上就给他解决了,不管他能不能接受,反正你能解决。这个事不用天天、时时地追究、省察,大伙互相地揭露,就是你正常地这么追求,守住两件事,把自己的本分尽好,然后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常常省察自己,扭转自己各种不正确的观点、思想还有立场、存心、情形,就是从各种不正当的情形当中能走出来。你能有力量走出来,你就越来越战胜撒但,战胜败坏性情了,这就转变过来了。要转变过来,人首先得从消极反面的情形里走出来,不受这些消极的、反面的情形辖制、控制,这本身就是一个长进。你们得先解决这个问题。有哪些反面情形、消极情形呢?“我就这样了,怎么解决也解决不了,反正神也知道,估计在神那儿也定性了”,他把自己就当成神了,这是一种,是吧?说“我努力多少遍了,狂妄性情也还是这样,我就是这个东西了”,把自己看得是挺不好的,但这是一种消极情形,有点破罐子破摔,是吧?本身你还没进入,你怎么就觉得自己不行了呢?人常常活在这样的情形里,一时的流露就定性自己就是这类人了,这行不行?(不行。)这是消极情形,应该扭转,从这种消极情形里走出来。还有什么?(常常会活在一种凭恩赐、素质做事的情形当中,缺少生命进入,这方面情形挺严重的。)一般凭着恩赐、能耐做事的时候总攀比,一看,“这事你怎么一办就成了,我怎么就办不成呢?我要在这事上努力,下功夫,比你办得更好”,这鬼性又出来了,是吧?那这事怎么办哪?这就得扭转,做事的时候你这个动机、源头你别管它,那是一时的流露或者一时无知的想法,你不靠着这个做事就行了。做事的时候得踏踏实实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然后主动地看看人家怎么做,人家做得那么好,咱们就交流交流,学习学习,这就把那个情形给扭转过来了。你那么想但你别那么做,这个性情就没得逞,你那么想了也那么做了,做的时候还变本加厉,这就麻烦了,神恨恶的是这个。

对待人的败坏性情,神不是不让人流露,让你总包着、裹着、装着,而是让你流露,显明你让你认识;认识到了之后,你知道这是错的,此路不通,你得来到神面前寻求,神会告诉你,神话中有说到你应该怎么做。但有时候人有败坏性情,不想按神说的做,就想按着自己的意思做,那神会怎么作?神给你自由,允许你先那么做着。你做着做着,哪天碰壁了,一看那么做不对,掉头又来到神面前寻求应该怎么做。神说:“我告诉你这么做,你不听话呀!”“那你管教我吧!”神一管教,“神你对我不爱呀,神你怎么这么狠哪!”神说:“那好,我不这么作,你还按你自己的原路去做吧。”又原路返回了,做一些事又碰壁了,一看,“不对劲啊,我得回头,我得认罪,我亏欠神哪!”又来到神面前,认识到神说的对,那就按神说的这么做,等做的时候,“这么做好像面子上过不去啊,要不先照顾面子吧!”又麻烦了,又打折扣了。但这样一来二去,反复拉锯,人的身量与经历同时在长,有心、愿意实行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人,他的挫折、失败越来越少,顺服神的成分越来越多,喜爱真理的成分越来越多。所以说,在你实行真理的过程当中是有失败、有悖逆的,在神那儿是许可的,神不看这些事,神不会一看你不听以后就再也不要你了,让你下地狱去,就给你判死刑了,神不那么作。在神拯救人期间,为什么说神是极大的爱?神的爱就表现在这儿,表现在他对人的宽容、忍耐,就是一个劲儿地宽容你、放松你,但不是放纵。宽容就是神知道人的身量,知道人的本能,知道人在哪些环境当中有怎样的流露,人的身量能达到什么程度,然后神许可你,给你一个范围,当你回头的时候,你真心悔改的时候,神是接纳的,而且神也是认可你这份悔改的诚心的。所以,当你回过头来问神这么做对不对,神会继续给你答案,不厌其烦地告诉你这么做是对的,让你得到印证。但当你又反悔的时候,觉得那么做自己不得利,又要先满足个人欲望,神说你可以打折扣,但是打折扣最终受亏损的是你自己,不是神。

在神拯救你期间,神会许可你这么任性,这是神的包容,也是神对人的爱。但是,人不能看到神的这点爱人就那么放纵,把神的忍耐宽容、神的爱看成是一种无能,或者看成是人可以悖逆神、可以不听神话的一种借口,这是人的悖逆,这是人的邪恶。你得领受、承认、接受或者能体会到神的良苦用心,神对你的悖逆、任性的包容、宽容给你无限期地延长,不是说神作不到拯救你,不是说神不能用极端的方式拯救你,让你明白,神可以,但神不那么作,为什么呢?神让你经历各种风雨,经历各种坎坷、困难,然后有很多的挫折,最后让你在经历各种风雨、困难、坎坷、挫折、失败的过程当中发现神所说的是对的,你自己的认为、观念、想象、知识、哲理还有哲学,在世界上学到的、父母教育的或者你自己想象的东西是错误的,是不能引导你走正确人生道路的,不能引导你明白真理来到神面前的,你所走的道路是失败的道路,神会让你最终认识到这个。这对你来说是必须走的过程,也是你经历蒙拯救过程当中应该得到的,但是在神那儿看也是让神痛心的,因为人有悖逆,因为人有败坏性情,人必须得走这个过程,必须得经历这些挫折。但是,如果一个人真的有喜爱真理的心,真的愿意蒙神拯救,接受神各种方式的拯救,比如说试炼、管教、审判刑罚,人有这个受苦的心志,愿意付这个代价,神并不愿意人受那么多苦,不愿意人经受那么多的挫折、失败。但是人太悖逆,人愿意走弯路,愿意受这些苦,没有办法,人就是这个东西,神只有把人交给撒但,摆设在各种环境当中不断地磨炼,让人从各种环境当中吸取各种经验、教训,认识到各种邪恶事物的本性实质,之后再回过头来发现神话是真理,承认、认可神的话是真理,神才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神才是真正爱人、对人最好、最牵挂人的那一位。最终磨炼到什么程度呢?说“各种环境我都经历过了,没有一个环境,没有一样人事物能让我明白真理,能让我享受到真理,能让我进入真理实际,人就得老老实实按着神的话,老老实实地守住人的本位,守住受造之物的地位、本分,老老实实接受神的主宰、安排,没有任何怨言、没有任何选择地来到造物主的面前,没有自己个人的要求、欲望”,到这个程度,人就真的仆倒了,神就不用再摆设任何的环境让人经历了。那你们愿意走哪条路?人主观意愿都不愿意受苦,不愿意经历这些挫折、失败、困难、坎坷,风风雨雨这些事。但是没办法,人的本性实质、人的悖逆、人的思想观点这里面的东西太复杂了,每天在你里面打架、搅扰、交错着,在你里面翻腾着,你真理实际进入得少,明白真理少,你没有胜过败坏性情实质、观点、想象这些东西的能力,你只能接受另外一种方式,不断地经历失败、坎坷,在这里跌打滚爬,在淤泥里翻腾着,终于翻腾到有一天,你说“我累了,我腻了,我不愿意那么活了,我愿意来到造物主面前老老实实的,不想那些事,神怎么说我就怎么听,按着神的话去做,这才是人生正道,不愿意经历那些失败了”,你只有到完全认输的那一天,你才能来到神面前。在这里是不是认识到点儿神的性情?(是。)神对人的态度是什么?神怎么作都是希望人好,不管他摆设什么环境,让你怎么做,他都希望看到一个最好的结果。好比说,你经历这个事临到挫折失败了,神不愿意看到的是你失败了就认为自己完了,让撒但掳去了,你这个人从此就一蹶不振,就消沉下去了,神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神愿意看到的是什么呢?你临到这个事失败了,失败了不怕,受苦了不怕,你知道疼了,你接受这个失败的事实之后长教训了,长记性了,知道什么是撒但苦害人,知道这么做不对,按神的话做才是对的,“我这人不好,我有撒但败坏性情,我有悖逆,我跟神所说的义人有距离,我没有敬畏神的心”,你认识到一个现象,一个事情的真相,就是通过这次挫折、失败你懂事了,长大了,这是神要看到的。那长大代表什么?代表神能得着你,你能蒙拯救,你能进入真理实际,你离走上敬畏神远离恶的道路又近了一步,神愿意看到的是这个。那人经历的那些挫折、失败还有难过变成什么了?一方面,你体会到神的良苦用心了;另外一方面,让你相信、确认神的话是对的,你对神的信增加了;还有一方面,你通过这段失败的经历验证了神话的真实准确性,验证了神话是真理。所以说,经历失败对人来说是好事,但同时对人来说也是受苦的事,它是一种磨炼。但这种磨炼如果使你最终能回到神面前,能够接受神的话,把神的话当成真理,这个磨炼、挫折、失败是不白经历的。神作什么事都用心良苦,要不怎么说神的爱实实在在、神的爱浩瀚呢,是吧?但有些人说了:“神既然这么宽容人,那我就放荡随便做,爱怎么活怎么活。”这行不行?(不行。)受造之物该做的就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能达到的尽量还是按照神所指的正确路途去实行,不偏不倚地去实行。如果达不到不偏不倚,你可以有掺杂,可以掉链子,可以稍微偏一点,但是不要离开太远,一离开太远,离开神拯救人经营计划工作的这个范围或者场地,你就没机会了,谈不上蒙拯救了,神的爱对你来说就是一句空话了。

人得了解神,知道神的心,神对人的态度是什么,通过这些你得知道神最终要让你进入的、明白的、所走的道路是什么,知道后你就得极力地配合神要作的,在你身上要达到的。如果你实在配合不上去,力量也用尽了,已经精疲力尽了,那也没办法,但是现在人没使上全力。对待实行真理的事你没使上全力,对待得祝福、得公义冠冕这事那可用上全力了,你得把那个劲拧过来,用在实行真理上,用在配合神交代给你的使命和本分上,全心地为这事付出、花费,这就对了。神不跟人计较不等于神作事没有原则,神不计较是神有宽容、有包容、有忍耐,他知道人这一生活着要经历哪些,人这个受造之物本能能做到哪些,哪类人在哪个年龄段能做到哪些,做不到哪些,在神那儿是最清楚的,比人自己清楚得多。但是,你不能因为神清楚你就说“那神随便作吧,我就什么也不用想,整天坐那儿等天上掉馅饼就完事了,神就都作了得了”,人得把自己的责任,自己该做的、该进入的、该实行的,人本能所能做到的极力地配合上去。什么叫极力配合?就是你得为这事付时间的代价,付肉体受苦的代价,有时脸面得受到亏损,自己的利益得受到亏损,自己的归宿有可能得完全放下,得福的欲望得完全放下,这些你都得放。人常常处于这样的情形,要么就是只要得福,得冠冕,再不就是经历几次失败了,看自己不行了,就认为神那儿也定规了,这是错误的。能够及时地扭转,回心转意,放下手中所作的恶,能够回到神面前,向神悔改认罪,承认自己所做的、所走的道路是错误的,承认自己的失败,然后按照神所指给你的道路去实行,不管有多少掺杂,人别放弃,这就对了。经历蒙拯救性情变化的过程当中,其实人要面临多种难处,神所摆设的环境人不能顺服的难处,还有自身的各种思想观点、想象、败坏性情,还有知识、恩赐,或者自身的各种难处、毛病,你要与各种难处作争战。等你把各种难处、情形都解决了,都争战完了,你就有真理实际了,不受这些捆绑了,你就自由释放了。在这个过程当中,人常常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没发现自己问题的时候觉着自己比谁都好,谁不得福自己得得福,就跟保罗似的,等发现自己难处的时候又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自己完了,两个极端。这两个极端你都得解决,然后取中间,就是当面临自己的难处的时候,即使自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死病,很难解决了,但是你也能正确面对,把它像蚂蚁啃骨头似的一点一点地啃掉,扭转这个情形,来到神面前,向神悔改,让神帮你解决。你这一悔改,就证明你有接受真理的心,有顺服的态度,这就有希望。如果中间又出现什么岔子,别怕,神在那儿看着你,等着你呢,你只要不离开神经营工作的这个场地,这个流,这个范围,就行了。如果都是正常败坏性情的流露,到有一天你只要肯追求,只要肯进入,这些问题都能解决,你得有这个信心。神是真理,你还怕解决不了你那点问题?这些都能解决,那你消极什么呀?神没放弃你,你放弃什么呀?不应该,是吧?人能不消极,或者是能正确面对,那就得知道生命进入正常的一些规律,正常的一些流露、表现,把这些表现都能看得很正常,能正确对待。就是有时候流露的挺极端的,挺恶心的,别人也看到了,神也看到了,尤其有时候明显知道是神管教,那也不怕,只要神管教,只要神能临到你,神还看顾保守你,神在你身上有工作作,神一直陪伴你,那就证明神没有放弃你。就是有时候觉得神已经离弃了,落在黑暗中了,那也不怕,只要你没在地狱里,不是像保罗一样已经定性了,那你还有机会。你的机会是什么?就是你能来在神面前,向神要,“神你让我明白这方面的实行路途,明白这方面的真理”,你只要有这个资格,你就能蒙拯救,就能走到最后。这话是不是说到家了?还能不能消极了?(不消极了。)人明白神的心意道路就宽,不明白道路就窄,还越走越挤,两条腿就绊上了,走不了道了,等明白了你就觉得是人小肚鸡肠,总是斤斤计较,总觉得神是这么对待人,是这么个态度,其实人不了解神,神要真那样对待人的话,这个人类早完了,是吧?

保罗这七条罪状是败坏人类典型代表的流露,只不过保罗是最严重的,他的本性实质已经定性了他是这样的人,但是这些东西是撒但败坏性情的共性,每一个人身上不同程度地都有。都有,那不是性情,但它是情形,情形来自什么?来自性情。你不是这类人,但是你有这样的情形,其实你的实质还是这个,只不过你没有像保罗一样做得那么严重,他是被判了刑的,被定性了。现在人有这些情形在神那儿看是一种败坏性情,保罗就不是败坏性情的事了,他是定性了,形成事实了,另外,他这个恶魔本性是不可救药的。你们就把这些交通交通,对号入座,对号入座的目的就是借着这些定性的结果,让人能在产生这些情形的时候知道这个情形的错误、严重性,然后从这些情形里不断地走出来,不断地解决,一点点地挖掘,然后解决掉。解决掉的目的是为了让人能够活得越来越有人样,越来越跟神相合。没有了这些情形,人能真正来到神面前,与神相合,让神看着满意,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

咱们总结、定性了保罗的七大罪状,那保罗最终走到那个结局,神所给他定性的归宿是不是其中一条决定的?(不是。)综合起来,他就应该有这样的结局,应该有这样的下场,事实在眼前,不能否认。那如果你们中间有人从始到终走这样的道路,这七条都占,都不解决,最终的结局会是怎样的呢?那就跟保罗一样了。到时候你可别怪神不公义,那时候你还得赞美神的公义,“神公义啊,神曾经揭示过保罗的七条罪状,神的话已经说明白了,是我没进入啊!”现在跟两千年前可不一样了,每一条真理都告诉给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明文告诉你,让你听了,让你明白了,然后让你自己看到在现实生活当中神也是这么作的,这么成就的,你再进入不了,不能解决,那就不怪神按着神的公义性情作事了。神在启示录当中说:“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神按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就根据这七条。

上一篇:第一百零九篇 凡事寻求真理才能进入真理实际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一篇 追求真理才有生命进入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