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一百一十一篇 追求真理才有生命进入

生命进入该从哪方面入手?有了怎样的情形、表现才是有生命进入?达到进入真理实际该追求什么、得着什么最关键、最重要?你们有没有揣摩过这些问题?生命进入到底是什么?你们会不会定义?(接受神话作人的生命,就是临到事的时候能够真正地接受神话作自己的实际。)这个定义还算贴切。生命进入就是一个人的生活、做事、人生方向、追求目标发生改变了,是吧?以前做事愚昧没见识,总按照肉体的想法、观念、想象去做事,现在通过神的揭示、神的供应浇灌明白了应该按着神的话去做,在日常生活当中,为人处事的观点、方式,人生的方向、目标,都有了以神话为基础的一个改变,这是不是生命进入?(是。)那生命进入主要跟什么有关系?(神的话。)主要与神的话、与真理有关,生命进入离不开神的话,离不开真理。一个有生命进入的人他的表现是什么?能凭神的话活着,做事,说话,思考问题,看事的观点、立场、角度,都能凭神的话、凭真理了,这样的人的表现就是有生命进入了。那现在咱们可不可以定义,有生命进入的人就是追求真理的人,一个真正追求真理的人就是一个有生命进入的人?可以这么定义,是吧?那这么定义的目的是什么?应该往哪个方向交通好?(追求真理。)涉及到追求真理了,这是咱们今天要交通的主要话题。生命进入与追求真理的关系你们还不太清楚,不太透亮,总说生命进入、性情变化,又说走的道路,又说保罗的各方面表现,归根结底到底跟什么有关系?无论咱们是解剖保罗走的道路还是讲彼得所走的被成全的道路,无论讲什么,最终的目的是让每一个人追求真理,能进入真理实际,按神话活着,做事能明白神的心意,按着神话的原则做事,这样,人的道路、人的追求目标就明确了。追求真理这是人信神追求性情变化、追求蒙拯救永远避不开的话题。谈到追求真理,咱们先交通一下哪些人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些表现是追求真理的表现。

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咱们分几类细说。第一类,好比说交通一样真理,这一样真理有一些具体表现、具体情形、具体揭露或者是路途,这是真理的范畴,有的人听完了不明白交通的是什么,对不上号,不知道自己的实行、自己的败坏性情实质或者自己的表现跟所交通的话题有什么关系,不知道这跟自己生活当中的追求有什么关系,就是从所听的道来看,不知道为什么讲这个道,听来听去是道理,听来听去听出规条来了。听了两三个小时,人问:“你听明白什么了?”他说:“今天交通的时间挺长,话题虽然是很多样,但是具体内容主要就一条,临到事的时候多祷告。”有的人说:“我听明白了,神就是告诉人别骂人,与人为善。”还有的人说:“我听的就是神告诉人得多付代价。”这是不是听明白了?这些表现很显然是没听明白真理,没听懂。那对这一类人来说,听完真理之后的结果在他那儿就是一个规条、一个道理、一种理论、一种论调或者一种说法。那到实行的时候他怎么实行呢?好比说,有一次蒸馒头了,你说:“这馒头好,吃一个。”他记住了,以后就专门给你做馒头吃,人家吃面条你也得吃馒头,人家吃米饭、炒菜你还得吃馒头。你说:“能不能给我蒸点米饭哪?”他说:“不行,你不是喜欢吃馒头吗?”“有时候我也喜欢吃米饭。”“你还喜欢吃米饭哪,那行,以后就都给你吃米饭。”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了。这是什么人?(不通灵的人。)不通灵的人除了守规条、认死理之外,还不通人情,是吧?就这一个简单的例子,不通灵的人的主要表现——守规条就出来了。他把一句话、一个事定性为一个规条、一个模式,那他对待真理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方式?不通灵的人,你今天交通真理的这方面表现他记住了,他就把这一句话两句话、这方面的表现定性为自己该实行的规条。条条框框他今天记住了,明天又碰到一个不同的情况,你没交通,他就还按原来的实行方式、规条去套用,去实行,这是不通灵的具体表现。不通灵的人在守规条的同时自己的感觉是怎么样的?(累。)他不感觉累,要是累的话他就不守规条了。他觉得自己在实行真理,他不觉得是在守规条,也不觉得自己不通灵,更不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明白真理,根本就不懂得真理原则是什么,相反,他认为自己领会了真理的实际一面,也明白了这方面的原则,同时他也认为自己明白神的心意了,如果按照规条这么做的话,他就进入了这方面的真理实际,同时也是在满足神心意,也是在实行真理。他是不是这么认为的?(是。)那这种守规条式的实行真理,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的表现?(不是。)这是不通灵的一类人的表现,墨守成规,懒惰,也不寻求,也不思考,也不去考察,也不细追究。另外,他考察了能不能明白呢?(不明白。)怎么就不明白呢?(他不通灵。)归根结底,这种人不通灵。

不通灵之人追求真理的方式主要表现是什么?总结总结。他表现出来的实行真理的方式是守规条,守条条框框,给人讲道理,套用别人的作法,那这类人的实质是什么?是什么造成他把守规条当成追求真理?为什么会导致这个呢?这里有一个根源,你们能不能找到?(实质也是自是狂妄,不寻求,把自己的认为当作真理去对待。)有一部分不通灵的人是这个情况,但这不是根源。这类不通灵的人、好守规条的人他听真理、听道的时候也是认认真真地去听,用心去听,尤其是涉及到自己的实行,比如怎么尽本分、怎么把自己该做的做好,他也用心听,关键的问题就是他听道的时候对不上情形,对不上号。好比说到悖逆,他一听,“悖逆?我有吗?我没有啊!不让悖逆那以后碰到这种情况别说话,忍着,察言观色,看四周别人怎么做我就怎么顺随。”他听着听着,自己就总结出一套自己的逻辑方式、实行方法,对真理、对讲道当中所揭露的、所讲到的各种情形,他里面是浑浊的。什么叫浑浊的呢?就是不知道这里面说的到底是什么,“这都是什么呀,怎么不简单点呢?今天交通这样,明天又交通那样”。在他那儿看,性情变化那就简单,就是“让我去扛麻袋,直接告诉我扛多少斤就完事了”,什么这些情形啊,败坏性情啊,他就对不上号。就是生命进入的过程当中,人的败坏性情在各种环境下的各种流露、心思、意念、存心与各种表现,在他那儿基本上是一样的,是空白的,对不上号。对不上号的人是什么感觉?(他会感觉是在说别人,跟自己没有关系。)对,主要就是这个特征,说到不好的事都是说别人,说自己能守住的、能抓住的规条跟自己有关,剩下的那些情形,涉及到性情变化、本性实质的那些事,他一律没有认同,接受不了,听不懂。这是所有不通灵之人共性的东西。就是对待神所说的揭露人的各方面情形,各方面表现,各方面实质的流露,他一律对不上号,没有任何的分辨,常常张冠李戴,你问他吃饭了没有,他说不喝水,你问他睡不睡觉,他说他不渴,常常就是处于这样的一种情形,这样的一种状态。

完全不通灵的人有没有?(有。)信神三年之内,对生命进入、对信神、对性情变化、对被成全这些事还模糊,就是对生命进入、对追求真理的事根本没有一丁点儿的概念,就喜欢做,凭热心做,这就完全不通灵。这个阶段完全不通灵,能不能就定性为是不追求真理的人?(不能,因为才信三年。)初信,时间太短,不能定性,因为还处于热心阶段,对于神拯救人经营计划的宗旨、人蒙拯救的路途、各类人走什么样的道路这些事一律都不懂,他不通灵这情有可原,这是正常情况。但是对于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生命进入,也已经开始接触生命进入、性情变化的各项真理的阶段,完全不通灵的人有没有?有,依然存在。这完全不通灵的人肯定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的表现肯定不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但是,是不是所有追求真理的人在神所交通的所有的话当中、所有的真理当中,就都能达到通灵之人的表现呢?(不能。)那咱们先说能的,哪些事一看是通灵之人的表现?不通灵的人就是对真理所说的、神所说的情形、背景、所指根本就不知道,不通窍,对不上号,通灵的人就不一样,正好相反。好比说,我交通人的悖逆,悖逆这里面有人的刚硬、自私、愚顽,对神的对抗、抵触、误解,我说到这个话题的所有情形,举例子也好,或者说到一方面真理也好,说到一方面情形、点到你的心理活动也好,还是光说这方面原则之内的话题也好,你听懂了,马上脑海里、心思里就浮现出一些画面,“那次自己那样的情形原来是悖逆啊”;说到对神的误解,结合自己的情形、流露发现了,人有这样的想法或者对神有这样的要求、这样的想象,原来这是对神的误解;说到与神对抗、抵触,有这样的情绪,活在这样的情形里,或者自己里面有这样的性情、实质,你也能对上号。心思,想法,自己表现出来的作法、行为,统统这些都能对上号,就是能听懂神所说的是什么,能听懂讲道到底讲的是什么,知道自己的哪些行为、哪些实质、哪些流露、哪些表现以及哪些情形与神所揭露的、与讲道当中讲到的情形是一样的,这就是通灵的表现。你们大多数是通灵还是不通灵?(有时候通灵,有时候不通灵。)这话贴切,有时候通灵,有时候不通灵,多数时候能知道说的是什么,虽然没对上号,但是知道这方面情形自己也有,或者在其他人身上已经发现了,知道这方面真理是什么,自己该怎样进入,这就已经算是通灵了。但是听道的时候每次都能有通灵之人的表现吗?那不是,有时候通,有时候就不通,因为生命进入的各个方面、各个阶段或者是各项真理,有的你进入了,有的没进入,有的你已经涉及到了,有的你还差得远呢。好比说,那个人对神误解,他有这些表现,你还没有经历到那方面,你就觉得“我误解神吗?我不误解吧,我从来不误解神,我爱神还爱不过来呢,怎么能误解呢?”这就是不通灵。你如果说“人对神的误解常常有,时时表现的都是人自己没法控制的,随时随地就出来了,但是我到现在好像还没意识到我哪些方面对神有误解,跟神之间有矛盾,这个事还需要细挖,得经历,得祷告神让神摆设环境显明”,这是最好的,自己主观上得有这个意愿、追求。你要是说“我没有,他们才有呢,我从来没有这事”,这就不通灵。不通灵的人一般主要流露的性情是什么?狂妄,愚顽。什么叫愚顽?又愚昧又顽固就叫愚顽。具体表现是什么呢?愚顽就是人里面受狂妄性情指使,认为自己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自己没发现、没看到或者没经历到的事,自己就用不着认识,不用接受,管他别人怎么说,反正自己没碰到过这样的事,这叫愚顽。愚顽就是不通情理,是吧?还有什么?(愚蠢。)对了,基本上就跟蠢有关系。人说:“你得小心点,总喝凉水容易肚子疼。”“没事!”人说:“那些人都得病了,你得小心点。”“没事!我这儿什么事没有,你的操心多余了。”这是不是愚顽?从那么多人身上看到这么做会有一个不良后果,如果是精明人他会怎么做?(吸取教训。)对了,这就是彼得生命进入上一方面主要的表现,他会吸取教训,原话怎么说的?(“吸千古之长处,除千古之失误”。)那个愚顽的人,眼前发生的事他都不接受,不吸取教训,外表看是愚蠢,其实是性情问题,是狂妄性情导致的。

刚才说到通灵之人的表现咱们还提到一个问题,通灵之人在所有的问题上都通灵吗?(在有些事上或者在有些神话上能够意识到,这就属于通灵的表现,但是有些自己还没有经历到的,那个就不通灵了。)没有经历到的他不通灵,有些他经历到了他不明白这是真理,他就不接受或者不承认这是真理,这算不算通灵?好比说,涉及到顺服的真理,说这事得顺服,人没有什么可夸的,人的本分、义务就是应该顺服,你一听,“这是什么真理啊,这也顺服?这我不顺服!”在这事上是不是不通灵了?(是。)这点不涉及经历与未经历,就涉及到通灵与不通灵了,你不能领会到这是真理,在这件事上这就是不通灵。举个例子,约伯临到试炼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什么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在收取与赏赐这两件事上,每一个人身上是不是都能经历到?(是。)你已经经历到了,但是你并不明白这里面的真理,你在这个事上就不算通灵。那刚刚提到约伯说的那句话,这里人不能接受的是什么?这里面的真理是什么?(神主宰着这一切,掌管着一切。)这就是这里面的真理,神主宰着万事万物,收取、赏赐都在乎神。那人应该实行的是什么?(顺服。)对了,顺服,接受,赞美神的主宰。人明白了这些话、这里面的真理,就是在这事上通灵了。如果人都不明白这里面的真理,那在这事上是不是都不通灵?(是。)那到现在为止,你们在这句话上是通灵还是不通灵?(不通灵。)你明白的是道理,“约伯经历得好啊,神已经讲过了,约伯是义人,那他所做的一切肯定都符合真理,能满足神的心意”,你在道理上通过了,那什么时候这个道理能变成你的真理实际呢?(当神真摆上收取的环境时,能够去感谢赞美神,也能够去顺服神,不发怨言。)这就明白这里面的真理了吗?(能实行出来了。)你能实行出来,但你实行出来的是规条,是效仿,还是内心深处对神的主宰真有认识?这是不是有区别?哪一个是进入真理实际了?现在的人在有约伯先例的情况下,很多人也能说出像约伯一样的话,他这句话是模仿的,还是像约伯一样经历了七十年之久,哪怕是经历了五十年之久,看到神主宰人类这个真理、这个事实了,他发出这一句话?哪个是真理实际?(经历出来的。)经历出来的,你的感受、你的认识这就是真理实际了,你学的那话不是实际。同样的话在约伯那儿就有实际的一面,从现在的人嘴里出来就成口号了,成了假属灵包装自己、仿冒属灵人的外衣了,是骗人的。有一些人在神家被选为带领了,负点责任,有个地位,常常跟弟兄姊妹交通约伯说的那句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类人没经历过约伯那样的事,对约伯说的这句话也没有深刻的体会、经历与认识,他也能说这样的话。他说的时候是仿冒还是带着真心说的?从他内心深处来说,这句话是包含他个人情感的,也是真心的,他有一个愿望,希望神赏赐给他东西的时候,他能一直这么赞美神,感谢神的祝福,感谢神的赐给,当神夺取的时候,他也但愿自己绝对绝对不会发怨言,也想效法约伯能赞美神,感谢神的带领、主宰,但这仅仅是一个愿望,还没有经历到,是吧?没过上一年,他作不了实际工作被选下去了,地位一没有了,冠冕也没了,成普通信徒了,这话起不起作用了?(不起作用了。)也不能说完全不起作用,这分人。追求真理的人就用这话衡量自己的行为,用这话来引导自己的经历,对号入座,在这里寻找到实行的路,他没有太难过,也没有太消极,能正常尽本分;不追求的人,喊口号的人呢,就麻烦,表现的就彻底不一样了。你们见过表现转折度最大的有哪些流露?(撤换之后不认识自己,也不顺服,就觉得把他撤换了不公平,然后就消极发怨言,再次选举的时候他就开始争权夺利,最后成为敌基督被开除了。)这是最严重的。还有哪些表现?(有的被撤换之后就打工去了,不尽本分了。)不尽本分了,那他当时喊口号是给谁喊呢?一看就是给别人喊的,让别人听,用这些口号、道理、好听的话装饰自己,然后笼络别人,让别人好崇拜他,一看就是这么个情形,是吧?还有没有?(还有一些带领工人表面上也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但被撤换以后就消极得爬不起来了,甚至破口大骂,说之前所花费的、所付出的全白费了,好像神家欠他多少一样。)说这话的人有这个表现,他除了人性不好以外,他说这话是什么性质?(亵渎神。)他不追求,还用约伯这话编了一个美丽的皇冠戴着,让别人崇拜,冒充属灵,这是亵渎神哪!你们说,哪类人没有名利地位的时候能反弹特别大,反应特别大,而且消极到一落千丈,消极得能不尽本分,能破罐子破摔甚至不信?(人性不好的人、恶人。)这跟人的追求有关系,你们现在还不懂什么叫追求。这里有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这个人特别追求名利地位,你不让他有地位,不让他当带领了,那就跟要他的命一样,他能接受吗?你给他地位让他受多大苦、受多大冤屈他都甘心情愿,但是你不能因为他的甘心情愿或者他的受苦付代价就说他是追求真理的人,这是错误的。他追求的是名利、地位,追求的是地位之福,这跟保罗哪方面对上号了?(追求冠冕。)对了,追求冠冕,而且是公义的冠冕。这就是保罗一类的人的追求,把追求冠冕当成正当的追求了,当成追求真理了。以后你们对这类人是不是有点分辨了?(是。)

咱们还回到谈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第一类,不通灵之人对待真理、对待自己的各种情形、对待自己的性情的各种表现,能不能算得上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不能。)这里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不懂神说的话是揭示人的哪些情形,对不上号。)主要是对不上号。对不上号,能不能说是明白真理了?(不能。)你说东他总说西,他总跟你拉锯、争论,争论的问题还不是一个焦点,说的不是一码事,他还觉着自己挺有理,不通灵之人的表现就是这样。不通灵的人不能明白真理,他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这个很麻烦,这就不能有生命进入了。这里面还有个问题,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能有生命进入,但他自己这么认为吗?(不这么认为。)不这么认为他肯定也有他的证据。他既然不这么认为,他肯定认为自己已经是追求真理了,是追求真理的人,有了生命进入,那他认为自己的哪些表现、流露,自己的哪些实行与追求是在追求真理,是有了生命进入?咱们为什么交通这么细呢?就是解决你们误认为对的东西,让你们从这里面走出来,把自己误认为对的东西放下,然后进入真正追求真理的路途,这样人就真的能有生命进入,就能达到真正的追求真理。不通灵的人他就认为自己有很多地方已经变化了,有生命进入了,比如原来很懒,不爱早起,现在已经能早起了,这个行为对他来说是生命进入。为什么他认为这一现象的改变或者这一个习惯的改变是生命进入呢?(他认为背叛肉体了。)背叛肉体了,他认为这是生命进入了。还有呢?(能放下工作,放下家庭。)这是所有人的共性,都认为能放下家庭、放下工作、放下情感、放下世俗甚至放下财产这就是生命进入了。基本上就是类似这些问题,比如说自己很能跑路,或者有些坏习惯已经改了,过去爱骂人现在不骂了,能与人为善,见人说话都能说好听的、祝福的、对人有益处的话,就认为自己已经实行真理了,自己明白的,自己想象当中认为对的、好的都行出来了,都变了,为了信神,为了追求真理,已经克服了很多自己肉体上的这些毛病、坏习惯或者生活规律,同时也放弃了很多自己肉体上的利益,放弃了工作、婚姻等等,他就认为自己已经有生命进入了。这是不是所有人的误区?不管通灵还是不通灵,都有这样的误区。为什么说这是误区呢?为什么说这是有问题的一个现象呢?他在进入这些实际的同时,或者撇弃、花费、改变这些的同时,他明白真理吗?(不明白。)那他的追求到底是什么?这类人他一直就不搭理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神的要求,不管明不明白,他不搭理,觉得跟他没关,“我认为这样是生命进入,我认为这是真理、是对的、是好的,我就按着这个行,行完之后神就得纪念我,我就有进入了”,他把这些当成筹码和资本了。这是不追求真理之人的一个误区,对生命进入有误解的一个认识法。那怎么衡量、怎么能检验证实他这些不是追求真理的表现,没有什么生命进入?(根据他有没有得着真理。)这是道理,从事实上怎么能够验证这个现象是错的?(做事没有真理原则。)这是其中一项,做事就凭自己想象,外表看是真信的,能撇弃,能花费,但是做事没有原则。这样的人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他对神所摆设的环境有没有顺服,有没有理解?(没有。)这是不是就足可以检验他没有真正的生命进入?(是。)他的毛病改了很多,代价也付出了很多,最后一检验,临到一个事不但不明白神的心意,而且还能发怨言,不能顺服,这就是没有生命进入。没有生命进入的人是不是就没有真理实际?临到事全凭自己的观念想象、天然喜好,真要求真的时候,要求他顺服的时候,他一丁点儿顺服都没有,凭人的理由、借口、想象找各种途径来狡辩,来达到不顺服神的目的,达到否认神作工的目的。甚至有的严重的不但不能顺服,反而还要想方设法地验证他自己的观念想象是对的,他自己认为的方法、路途是对的,而神作的、神摆布的不见得是对的。这就显明了吧?结果出来了,他没有什么生命进入。他自己所做的、所付出的、所改变的不是生命进入,就是有些恶习没有了,个人的生活习惯、生活规律、生活方式改变了一些,甚至有的人脾气也改了,说话温柔了,有教养了,外表行为规范了,但是做事没有任何的真理实际,做事从来不根据神话,不根据真理,全是个人想象、个人意愿,对神的那点认识就停留在口号、观念、想象、感性和理论上。你们说这类人可不可怜哪?(可怜。)那这类人多不多呢?(多,自己就是。)深有感触,是吧?

对生命进入有各种误解的,不通灵的这些人,他觉得追求真理可容易了,就是改掉一些坏习惯、坏毛病,或者一时有一点利益上的割舍,然后目的是为了换取更大的赏赐,或者换取神的祝福、悦纳,所有的这些存心或者追求的观点是不是真实的追求真理?(不是。)这些人追求真理不容易啊!那难道没有这些误解的人追求生命进入就容易吗?也不容易。刚刚咱们讲到,对生命进入有这样误区的人没有性情上的变化,就是不能追求真理,那对生命进入方面没有误区,已经开始追求真理了,认为那些简单的外表上行为的变化、脾气上的改变或者外表的付出、克制不是什么生命进入,这些人有性情上的变化了吗?(没有。)怎么衡量没有呢?不能一点没有吧?(只是外表的变化,实质没有变。)实质上没有变化。那你们现在所有的这些人是不是都没有一点性情上的变化,都还是外表行为上的变化?还是说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一些性情上的变化,已经从那个误区当中走出来了,开始有生命进入了?(正在往这方面进入。)在行进的过程当中。那你们自己能不能衡量出来哪些已经有一点变化了,哪些还不行?好比说让你尽一个本分,原来你不能顺服,现在能顺服几成?你是一个弟兄,如果安排你每天给弟兄姊妹做饭、洗碗,能不能顺服?(做几顿还行。)顿数多了也不行,是吧?这就是没有顺服。没有顺服这是怎么造成的?(因为人里面有传统观念,觉得弟兄做饭好像没有面子,做饭就应该是姊妹的活儿。)在分工上首先有性别的歧视,弟兄就认为:“你们女人应该做饭,我们男人应该在外头打拼,像做饭、洗洗涮涮这类活儿不应该让我们男性做。”但是现在临到特殊环境了,就让你做,你怎么办?你得解决哪些难处?这是问题的关键。首先,你得打破性别的歧视,没有什么是应该女性做,什么是必须男性做,分工的界限不应该用性别来区分,你的观点得扭转,“我是男性,让我做饭有点掉面子,但我是神家中的一员,是受造之物,神家安排我做什么没有性别的划分,该我做的我就得做”,然后把它当本分接受过来。接受过来这大功就告成了吗?这就算真实顺服了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的人说馒头小,有的人说花卷淡了,有的人说粥稠了,这些事多了,你心里就不舒服了,“这本分尽得太丢人了,总给别人服务,这面子彻底没了!”这是不是不想顺服了?凡是顺服不下来的时候就是有败坏性情在流露,在作祟,鼓动你做坏事,让你不能顺服。这时候怎么办哪?你就得祷告,你说:“神哪!不管别人怎么要求,我都拿它当我的本分,不管服务谁,为谁做事,我都从你领受,我应当顺服,我没有脸面。在神家本分没有高低贵贱,只有本分尽得好与不好,只有忠心与不忠心。”你这样做,自己的脸面、地位、身份、尊严就彻底放下了吗?还会有反应,有时候有的人不尊重你,他歧视你,“你一个男的做饭还那么乐呵,没出息,要是我我就不那么做”,他会误导你,给你灌输一些不正确的思想观念,会影响你的实行。他把你的生命进入、追求真理、做正常人、忠心尽本分这些正面的东西、正面的进入看为是一种耻辱、下贱,当他歧视你的时候,这是不是问题又来了?没人这么对待你的时候,你还觉得自己已经能顺服了,已经有生命进入了,有真理实际了,有点身量了,但是面对这样的人这么对待你的时候,你的身量受到挑战了,你里面怎么争战?有点消极了,“这做饭啥时候到头啊!碰到这样的人,总小瞧我,我就接受不了!”你接受不了的同时你是不是该埋怨了?“神你怎么给我这么个本分呢?怎么不选别人,偏偏选中我呢?看我好欺负啊?”悖逆性情又出来了,不能顺服了。这怎么办啊?怎么解决?最终,就是在这样不断的争战当中,在这样不断的软弱消极当中,又爬起来,又跌倒又软弱,不断地磨炼,各种情形人都省察过了,你愿意总活得那么累吗?你也不愿意,你愿意这些难处都别缠着你、别搅扰你、别辖制你,你愿意轻松地、简简单单地尽好本分就行了,是吧?那这个怎么达到?(借着不断地寻求真理。)不断地寻求真理,不断地坚定自己的信念,自己所做的是对的,“谁也别想搅扰我,这是我的本分,这是神给我的托付,这是我的责任,这是我的义务,无论谁在中间嘲笑我也好,挑衅我也好,或者试探我也好,都没用,这是神给我的,这是我的荣幸。神交给我的责任、本分,我要是能担起来,一切荣耀归给神,我要是担不起来,那是我的耻辱。”能不能这么说?(可以。)这就是事实。你看约伯经历试炼的时候,撒但在跟前搅扰、试探,约伯疑惑了吗?(没有。)他心里有真理,有神话,有道。临到环境、临到试炼的时候,你能不能坚信或者坚守住你所认为的对的真理,坚守住神所给你的托付,那就看你对这个真理的认知程度、领受程度、接受程度。有些人对真理总是疑疑惑惑的,或者对自己的本分总是不确定,自己该不该这么做,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对的事也不能坚持,总是受一些人事物搅扰,有些撒但或者坏人、恶人、小鬼在他跟前说一些试探的话、搅扰的话,他就软弱了,就被迷惑了,这是不是身量小?(是。)身量小好不好解决?其实理论上是好解决的,就看你能不能认定你所实行的是真理,就怕你自己心里面本身对自己所尽的本分就有观念,别人再一说,你就掉进坑里去了。他没搅扰你之前你本身就在坑里,他一搅扰你就陷得更深了,这就尽不好本分。有这些表现,不断地在里面争战,不断地扭转观点,同时也在不断地接受神的摆设、神的主宰,不断地进入真理,进入不同层次的真理,最后能够达到不受各种人事物的搅扰、影响、控制,而坚持自己所实行的真理原则的正确性,这就叫有性情上的变化。

生命进入主要跟什么有关系?(追求真理。)对了,主要跟追求真理有关系,涉及到追求真理了。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第一类讲到什么?(不通灵的人。)不通灵的人实质上是怎么回事?(读了神所揭示的话结合不上自己的败坏流露。)在对待神话上,不通灵的人听不懂神话所说所指是什么,不知道神所揭示的情形是什么,对不上号,他把神的话统统当成规条、字句、口号、道理来对待,始终不知道“神话是真理”这句话的真意是什么,这是不通灵之人的表现。那第二类咱们要说的是哪一类人呢?(通灵的人。)通灵的人明白真理能对上号,能承认神所揭示的人的败坏性情和各种情形,在一定程度上能知道神的要求,知道神话中所说的原则是什么,神的心意是什么,这个清楚、明白,所以称之为通灵。通灵的人能对上号,能听懂神话所指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这说明这类人有领受能力,具备领受真理的素质与能力。那具备这个素质与能力是不是就一定有生命进入了呢?(不是。)这分几种情况,先分不好的,应该怎么分?有的人能明白神话,具备明白神话的素质与能力,但是从来不与自己对号,他尽与别人对号,在别人身上找毛病、抓把柄、抠情形、摸心思,像个探测仪一样,没事就琢磨别人的心思,探测别人心里怎么想、存心是什么、用意是什么、动机是什么、愿望是什么,做事流露哪些败坏性情。他探测这些的目的是什么?与别人对号入座,给别人解决问题。张三生活环境是什么样,家庭背景是什么样,信几年了,这个人通常都有哪些问题,在追求性情变化上有哪些软弱,临到事常常有哪些难处,在什么情况下容易消极,尽本分什么情况,这个人怎么对待神话,灵生活正不正常,统统这些他都掌握得挺好,是挺精明,可惜没用对地方,自己不实行。这类人通常是在哪个范围里?(带领工人。)通常都是在带领工人这一级别,担点责任的这一类人中间。那这种追求法有没有问题?有问题,而且很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呢?这个应该交通交通。

这类人通灵,还明白神话,还会对号,但从来不与自己对号,而是与别人对号,那他与别人对号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满足他的地位、欲望、野心,为了地位更稳固,更能牢笼人心。这跟他的追求是不是有关系?(是。)如果看他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特别负责任,工作抓得也挺好,常常在弟兄姊妹的各种情形当中寻求真理,然后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如果从他的这些表现流露上来看,能不能确定他就是追求真理的人呢?(不一定。)为什么呢?这里有两种可能,先说第一种可能。(他能解决别人的问题,但是他从来不跟自己对号。)从来不解决自己的问题,那怎么就把别人的问题解决了呢?(他用字句道理解决的。)明白点字句道理,有点小聪明,听完道之后,记性又好,反应又快,马上就到别人那儿卖弄,这是一种可能。从这个事上看他有没有进入?(没有。)他解决别人的难处却从来不解决自己的难处,这不是追求真理的表现。他只是用道理、用神话或者用各种手段方式劝解或者说服别人,用这些方式解决别人的难处。他解决别人难处的同时,他不是用自己的体验、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去解决,而是用他学来的、听来的、记住的道理、口号甚至真理实际的语言帮助人走出困境,解决难处,这就能证实这个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供应别人的是什么?(道理。)怎么说是道理呢?不是他自己经历来的,不是他自己得来的,不是他自己实际体验来的,不是他真实的认识。他所浇灌给别人的东西是道理、字句、劝解人的话、安慰人的话,用人的方法、手段或者小聪明,不管怎么样反正把问题答对完了,他认为是解决了,这就是作工。从这个表现上来看,从他所供应给别人的东西、他作工的方式还有他追求的路途上来看,这是不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自己没有进入,还要用真理去解决问题,这有点欺世盗名,是骗人的。这是只追求作工,在地位上作,用人的办法“尽责”。什么叫“尽责”呢?就是没事各处走走,看看谁有什么难处了再解决解决,就做这点事,他认为把这些人看住了,他各处都能讲道了,走哪儿都亨通无阻了,这就尽到责任、本分了。这是在地位上作工,并不是用真理来实际地解决问题。他就注重做,也可能他注重做的同时也没有为地位做什么,就是一个劲儿地用这些道理、口号劝了这个劝那个,看着忙活得挺欢,这样的人不少啊!觉着自己只要不闲着就行,第一不能偷懒,第二得勤快,第三还得能吃苦,各处忙忙碌碌的,觉得问题一大堆,得早点去解决,然后哪些人有什么事还总得勤问着点,他认为这样就是在追求真理了。事实上,这些表现是不是一定就是已经追求真理了呢?是不是一定有生命进入了呢?(不一定。)这还是个问号,是吧?这是第一种通灵之人的表现。

第二种通灵之人的表现,就是也能听懂神话,能听明白神话中所交通的实际的那一面,能对上号,但是自己从来不实行,做事不根据神话,不按神话原则做,也不约束自己,临到事只想让其他人顺服自己,听自己的,自己却不想顺服真理,把顺服真理、顺服神话当成是别人的责任、义务,别人的本分,别人该做的,自己却是局外人。无论听明白多少,能对号上多少,都是针对别人,跟自己无关。那他都做什么呢?他也挺忙,就是各处看哪些人对他有意见,记下来,然后就绞尽脑汁地想办法解决,“你心里怎么想的,对我有什么看法啊?我跟你敞开心交通,你也跟我敞开交通交通吧!对我有什么意见,敞开提,没事,你提了之后我就尽量改,尽量变。”他变的目的是什么?让别人对他有好感,这是软招,是吧?另外,就是各处看、找,谁对他有意见,跟他有不同想法,对他不服,就用神话来“解决”,“你看神家选举都是神做主啊,神家是真理掌权,弟兄姊妹选举谁那就是神的意思,那你们应该怎么办哪?得顺服啊,顺服那不是顺服我,那是顺服圣灵引导、顺服真理啊!你如果不顺服,那就有惩罚临到啊!”有些人一听,琢磨琢磨,“你这是迷惑人,我才不听你的呢!”他一看,“好像不大服啊,好,我还有别的办法对待你。”没事该找茬了,“某某姊妹,你今天干什么去了?交代你的活儿干完了吗?”“还差一点儿,快完了,不耽误事。”“差一点儿是不耽误事吗?差一点儿在神来看差多了,你这是没忠心的表现,你是怎么尽本分的?”其实,他想说的是这个事吗?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想治服对方,想打垮对方,把对方治老实了,是吧?但他不能明说,明说弟兄姊妹看了该不服了,他就得找个美名,名正言顺地打压,让别人看不出来,还让当事人服气,还得达到自己能站稳、巩固地位的目的。这叫什么?(阴险、狡诈。)阴险、狡诈、恶毒,为地位做事。别的什么事也不勤快,一涉及到自己的地位、名利、脸面,涉及到自己在人心中、在弟兄姊妹中间的位置,那就不放过了,就较真、认真了。平时在弟兄姊妹中间交通的时候偶尔也认识自己,也与神话对号,也揭露自己的败坏性情,但那些都是有目的、有存心的,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地位更稳固,更牢固,他有野心,有目的。做事说话不是为了地位就一句话不说,不是为了稳固地位什么事都不做,凡事为了地位。如果是为了地位,他能肝脑涂地,如果是为了神家工作,他只字不提,什么话都不说,这是什么人哪?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能不能追求真理?不好说,如果有点良心知觉,有羞耻感,有尊严,有人格,经历点试炼,或者经历点惩罚、审判,能接受修理对付,有可能能回头;但是,如果是麻木痴呆,刚硬,丝毫不接受真理,他明白再多有用吗?打动不了他的心,是吧?

为了地位做事的这类人不管忙活得多欢,不管跑多少路,不管付出、撇弃、花费有多少,能不能算是追求真理之人?不是,绝对不是。他为了地位能够不惜一切代价,为了地位能够受任何的苦,为了地位能不择手段,也能为了地位与人争吵、争执,甚至冒着受惩罚、遭报应的危险都不怕,是不计后果地为地位做事,这类人的追求是什么?跟保罗哪一点相似啊?追求公义的冠冕,追求地位、名利,是吧?把追求地位、名利作为正当的追求,不是追求真理。这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为地位做事。有时候这类人他会迷惑人,一般你刚和他接触你看不透,还挺佩服他的,他又通灵,讲的话又有实际,安排工作也有能力,也有素质,别人有时候还有软弱,他总也不软弱,特别能付代价,而且也不贪图肉体安逸。但是你怎么能分辨他是为了地位做事,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你从哪点能看出来?(看他的流露、表现。)现在还分辨不出他到底是不是追求地位的人,他的追求目标是什么,但是有几种表现你能确定他这个人是不追求真理的人,这就足够了,是吧?那看哪些流露、表现是追求真理,哪些流露、表现不是追求真理?(当别人给他提意见的时候,他不接受别人的意见,然后就开始找理由或者找机会打压人。)打压,辩解,找各种理由极力地维护自己的脸面、形象,维护自己的地位,是吧?说话做事的存心、目的、动机让人一看,这个人全是为地位活着,这是一种表现。追求地位、为地位做事的人,还有一个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无论临到什么事他都要说了算,这是突出的一个特点。临到什么事他都要说了算,对他也要说了算,不对他还要说了算,还要让别人听、信、服,这就严重了。他懂的事他要掺和,最后要说了算,他不懂的事他也要掺和,最后也要说了算,他只要一参与这个事,他就要作决策,别人没有说话的余地。怎么没有说话的余地呢?他说出一个方案来,别人都得听他的,你有意见他听不听?他得三绕两绕地、想方设法地给你驳回去,说你这个不对,不可行,难以实施。像这类人狡诈呀,三说两说还得让你服气,说他那个对。他什么事都要自己说了算,他让不让大伙通过?有没有民主啊?他对不对大伙说“我提出的这个意思,你们都评估一下,都交通交通,这个事我也不知道到底可不可行,对神家有没有什么损害,那么做对不对”?如果是这种态度的话,他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这就是了,这已经在实行了。但是追求地位的人他会这么做事吗?他怎么做啊?就是不管别人什么意见,在别人提出意见之前,自己有一个方案或者有一个定意,他就要定意那么做,别人说话他都当空气,他不考虑什么是真理、真理原则、神家利益,不考虑自己这个想法、作法或者提出的这个方案合不合理,对神家有没有益处,弟兄姊妹能不能接受,这些都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考虑的是什么?他要说了算,他认为这个事决策层是他,这个事要按照他的方式去做,他要看到这个事的结果是他要的一个结果。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就这么做事的。

通灵之人的第一种是为了追求做而做,就是特别好做,闲不住,一做就高兴,一做就有成就感,有存在感;第二种是为了地位,野心欲望特别大,总想控制人、牢笼人,总想代替神。代替神这个跟保罗的什么追求联系上了?(追求活着就是基督。)他追求地位的目的不是为做一个高尚的人、有地位的人、人崇拜的人,他最终有一个结果,就是能牢笼人,成为跟随他之人的神,成为跟随他之人心中的那一位,能控制人的心思,占有人的心,言外之意就是成为人心中的神了,是吧?这就不是追求真理。追求地位很显然不是追求真理,追求好做也不是追求真理,还有什么?(为了得福。)对了,他追求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付代价,花费,受苦,在各种事上能够放弃自己的利益,为的就是得福。看在得福的份上,看在一个好归宿的份上就有各种表现,这是不是追求真理?(不是。)还有一种,为了得福,为了归宿,他做事讲究一个结果,就是里面有没有印证,或者弟兄姊妹对他有没有好评,上面对他有没有认可,他是不是得到过赞扬了,作工有没有成果。虽然明白神话,但是从来不用真理来衡量自己所做的,也从来不放弃得福的欲望,不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一涉及到哪个事做得不好,上面对他没有好感,他挨对付了,看到得福没有希望了,也可能没有好归宿了,就该消极撂挑子了,不想尽本分了,甚至有些人干脆不想信了,说信神没意思。他们这几样追求统统都是与自己的利益挂钩,不与性情变化、自己的各种情形、做事的原则、尽本分的原则这些挂钩,从来不与这些事对号,总有自私卑鄙的存心、目的、欲望,根本就不与性情变化、如何蒙拯救、如何进入真理实际这些方面的真理挂钩。还有一种,就是听了很多的道,对神话所说的真理、揭示人的各种情形的话不感兴趣,听明白也不感兴趣,说地上的神能作什么不知道,看不出来,好像主要还是能交通真理,所谓的真理还听不太明白,说的这些话也挺好,如果人真实行也是好道,但是这个神到底是不是神看不出来。看不出来为什么还在这儿呆着呢?那就是他心里面有一种渺茫的观点、想象,不切合实际的一种想法——如果在这里混下去,最后可能不死,还能进天堂得大福。所以说,别人追求性情变化,接受对付修理,他祷告天上那位神,说“神啊,你带领我过这些难关,接受对付修理吧,我顺服你的摆布安排”,人家不承认自己有败坏,就承认天上有一位神就完事了,就这么简单、空洞。别人怎么讲性情变化、有败坏性情,他琢磨琢磨,“你们怎么那么多败坏,我怎么没有呢?”他没有,他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没有败坏性情,有时候对别人有点想法了,他觉得正常,那只是个不好的思想,克制克制就没了,或者别人对神有悖逆,他就觉得“我从来不悖逆神,我心里就总是那么爱神”。统统这几样就是能听明白、能知道所听的道,这些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自己跑得还挺乐呵,还觉得自己追求得不错,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不知道什么是追求真理。这是第二类人,通灵的,也具备领受神话的能力,你看这一类人大多数的表现,在人的观念当中这一类人都是一些什么人?(能说会道。)能说会道,精明,学话快,理解能力强,就是你一说他就知道说的是什么,道理明白得特别快。但是这类人大多数不论他明白了什么,他追求的方向、目标是不变的,另外,他把他所明白的真理当成了神学、理论、唱高调,唱的高调是空洞的东西,他认为这是一种教义,是一种学说,他不认为这是真理,所以他也不拿来经历,不拿来用。他只把这些听来的、接受过来的或者听懂的这些理论、字句当成他达到自己目的的一个工具、途径,从来就不去经历。这个就比较严重了,比不通灵的人严重,性情实质上问题严重。

你们有没有第二类人的这些表现?(有。)哪个最严重?(为地位做事。)为地位说话,为地位做事,就是围绕地位,脑袋里、心里想的全是地位。那地位包括哪些?脸面、形象、自己的尊严,还有什么?比如说,有些人接触一个人,就问:“你信几年了?”人说:“我才信两年。”他琢磨琢磨,“你才信两年,我信二十年了,你没资格跟我说话,我不搭理你。”对方不知道,还说:“你信的年头多,跟我交通交通吧。”他就说:“你好好信,好好追求,有前途,信神其实简单,就是听神话顺服就行。”说着,拍拍对方的肩膀,摸摸对方的脑袋,什么意思?(没瞧得起。)这个没瞧得起出于什么呀?(他觉得他信神年头多,有资本了。)这个资本就是地位的一种,有了资本就有了高的地位,这是他自己封的,没人给他封。这是不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不是。)你们有没有这样的表现?“我都信十年了,让我跟一个信两年的人一起配搭,这不是羞辱我吗?我话都不想跟他说,多说一句我都觉着累,他什么也不懂!”狂妄性情出来了。你要是没有地位之心,你要是不论资排辈,你要是不觉得自己有资本,你能这么对待人吗?分明是你里面有东西,所以表现出来的这种对待人的原则让人看了不得造就,就是你的败坏性情、你的追求、你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暴露出来了。还有一种,比如你学过一项专业,你懂这项业务,也可能精通,但算不上是行家,临到这方面事的时候,别人一说话你就不大高兴,“你们这些人什么也不懂,行家在这儿你们也不问问,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瞎嚷嚷什么呀,没理智!”嘴上还不明说,你有技巧,你这么说:“我以前就是学这个专业的,大学四年研究的全是这些事。哎呀,搞专业累呀,一辈子干的都是这个,都厌烦了,都不愿意干了。”这话怎么样?(变相见证自己、显露自己。)这就是社会人,这不是追求真理之人说的话,社会人——外邦人、没有理性的人都这么说话。别人一听,“原来你是行家呀,怎么不早说呢?”“我是搞太多年了,不愿意说这个,说了好像我显露自己似的。”其实还正是在显露,用另外的更技巧的方式在显露,把自己的专业、年头的资本都说了,用这种方式传递一个信息,告诉别人自己是行家。你是行家就一定懂行吗?是行家在神家做事就一定得用这种方式、这种原则去做吗?(不是。)那应该怎么做呢?你说:“我得交个实底,我是搞了几年这个专业,对这方面我懂点,但是也不知道神家用这方面业务的原则是什么,我懂的这一点能不能在神家用上,咱们就商量着来。”然后把自己所学的、所明白的告诉给大家,一点也不保留。不保留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存心是为了尽上自己的本分,不是为了显露自己,也不是怕大伙都知道以后自己地位没了。你不是为了地位做,而是考虑神家利益,让大伙都知道,然后共同地商量、交通,弟兄姊妹能献策献力,全力把这个事做好。这事做得怎么样?这叫追求真理。同样信神,追求真理的与不追求真理的表现一样不一样?(不一样。)哪个让人恶心啊?(不追求真理的人。)你懂点,你也没必要那么炫耀,也用不着那么端着,你得把你懂的告诉给弟兄姊妹,这是你的责任,是你该做到的。另外,你有人性,有忠心,你对这个事得负起责任,就是把大家不明白的,容易上当受骗的,或者容易做错做偏、容易出笑话的地方告诉给大家,这样你的责任就尽到了,这就是忠心负责任。你达到这个了,别人还能说你追求地位吗?不能了,你的原则已经对了,路途已经对了,这就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也是该有的实行。反之呢,那就是丑态百出,又想让大伙高看,又想保留、隐藏,生怕大伙知道后自己没饭碗了,大伙不高看了,这多悖逆啊!置神家的利益于不顾,还在那儿旁观看笑话,“我要是不吱声,看谁能把这事说清楚了?你要是问我我还不说全,今天给你露一点,明天给你露一点,还不告诉你实话,让你自己琢磨,从我这儿学点东西让你比牛上树还费劲!”这叫什么?这叫恶毒啊!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的人在神家有点地位,做过一些对神家工作、对弟兄姊妹的生活或者各方面有一点贡献的事,他每到一个人群里就把这一堆事抖搂抖搂,让大伙对他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全新的了解,了解他的资本,他的地位,他在神家中的名望、位置,这是为了什么?想树立自己,让人高看、吹捧、敬仰、崇拜,是吧?那这些东西得着了之后,他心里的感受是什么?(享受。)享受地位之福。人的这些心思、意念、思想都是怎么导致的?都是怎么产生出来的?根源是什么?根源是人的败坏性情,人的这些败坏性情导致了人有这样的流露,导致人产生这样的追求。有一些人在神家常常有一种优越感,哪些优越感呢?怎么导致有这个优越感的?比如有些人有一种特殊的才干,尽一个重要的本分,他就总觉着自己能耐大了,觉得神家要不是有他们这些人工作可能都很难开展,所以到哪儿总想让人高看。这类人接触人的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在他心里就把神家这些尽各种本分的人,把神家的这些人都分三六九等,先是带领,其次是有特殊才干的,然后就是一般才干的,最后是尽打杂方面本分的。他把一些重要的本分、特殊的本分、一般人代替不了的本分当成资本了,甚至有的人把这些当成真理、当成生命了。这个问题严不严重?(严重。)那他对待人是什么原则?论资排辈,按人的才能、才干、恩赐来分。这样一分暴露一个什么事实?就接触人就能把一个人的追求,一个人的生命进入,还有一个人的本性实质、人性品质显明出来。你看有些人对待上层带领点头哈腰、客客气气的,对待有点能耐的、有恩赐的、会说的、在神家尽过重要本分的、上面提拔看重的,说话就特别客气,对待有些不太起眼的、素质稍微差点的或者尽他看不起的、不屑的一些本分的,他的对待法就不一样,尤其有些人对教会中有些打杂的、干粗活的一般不搭理,人家想跟他交通点生命进入的事,他心里怎么想的?“像你这样的人信神也是在下层,你还想跟我平起平坐,跟我交通生命进入,交通做诚实人,你还不配!”这是什么性情啊?(狂妄。)狂妄,凶恶,邪恶。这些统统都不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这是追求什么呢?追求地位。人的行为、流露、平时的表现就能把人所有的心思、观点、存心、追求、走的道路都显明了,你流露什么,你平时一贯表现是什么,那你的追求就是什么,就暴露出来了。这类人即便是通灵,能明白神话,能与神话对号,但是他在日常生活当中所接触到的所有的这些人事物上都不以神话真理为原则来对待,而是以自己的观念、想象、存心、目的、欲望和自己的喜好去对待、去做,这样的人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心里还有不信之人的那些处世原则、方式,还论资排辈,还把所有尽本分的弟兄姊妹,把神家的人分三六九等,不是用真理来衡量,而是用不信之人的观点、标准来衡量,这是不是在追求真理呢?(不是。)那他所明白的真理、明白的神话在他身上能不能看到实际呢?(不能。)那这些人在这些方面是不是有生命进入的人?他如果总以这些东西为资本,那他能听明白的神话他能实行多少?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真理,有没有神话?生命进入、性情变化对他来说分量是多重?在他心里扎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一个人的家庭、出身、社会地位,还有一个人在社会上受到的教育和这个人的资历,还涉及到在神家担当的责任、本分,甚至有的人还要考虑上面对这个人怎么看、赏不赏识他,他跟上面的关系是近还是远,考虑的全是这些。要是总考虑这些,那真理在他身上能起到多大作用?总活在这些情形里面、活在这些处世原则里的人,他的追求到底是什么?他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那他凭什么活着,自己觉得还挺美,还挺享受?(撒但的哲学。)凭撒但的处世哲学活着,他把神家当成社会了,这些东西他还没放下。那这些东西怎么解决呢?揭示揭示就解决了?(不能。)那怎么解决?放下这些资本,放下这些与恩赐、知识、资历或者与优越感有关的东西,接受神话,凭真理活着。

人心里充满了自己的喜好、愿望、追求,一个人的价值观在他很多细节的行为当中都能流露出来。如果一个人是他崇拜的对象,那谈到这个人的时候他说话用词就特别的委婉、客气,称呼也特别的尊敬,这代表什么?在他心里有对方的地位,他高看对方,是吧?你看他跟有的人一接触,发现人家原来是企业老总,心里就浮现出一种敬仰的感觉,跟人家说话心里都激动。如果让这个人尽一项本分,问他怎么看,他就说:“人家以前开公司那手下几千号人,作这点工作不算什么,在神家没有人比他素质高的,人家那才是高人。”这是什么话?这是不是撒但的声音?在神家还高举撒但呢,就差说“某某主席要是信神的话那是素质最高的,人家要是不能被成全,咱这些人都完,咱在人家眼里什么也不是”,在他心里,在他眼中,信神的人不如世界上那些名人、企业家、当官的。就字里行间,那话说出来一听,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听了多少道,观点,思想,对世界的看法,对名人、高人的看法、观点不变,他得着真理了吗?有没有生命进入啊?(没有。)这是个什么东西?(不信派。)这是个不信派,是犹大,叛徒。在他心目当中,神不是至高无上的,真理不是至高无上的,世界的权势、威望、名利那才是至高无上的,这是叛徒,这是犹大的思想观点,撒但的思想逻辑。这些人即便能听明白真理,他们的思想观点不变,他们追求的是名望、地位、权势。你一到这样的人跟前,他跟你说话,你看他那神态就不对,你就有一种感觉——他这个人很难靠近,一般人不入他的眼。所以,他对神就能有那么多观念,他不管神能发表多少真理,更看不见神所穿戴的正常人性,他认为正常人性表现的都很平常,一点也不伟大、高大,所以他能崇拜知识、恩赐,崇拜伟人,这样充满撒但性情的人看见了穿有正常人性又满有真理的基督怎么能俯伏敬拜呢?他心里会说:“你是神,你只有真理,但你没有知识,我有恩赐,我知识比你高,我才能比你高,我办事能力比你高,我应对外界的口才比你厉害。”他在神家作一些工作,或者有点资本,有点贡献,他就更不拿你当回事了。不追求真理的人是丑态百出啊,没有一点理智。所以说,这些不追求真理的人常常就在人事物的外表现象上打转,一会儿觉得神对,一会儿觉得神不对,一会儿觉得有神,一会儿又觉得没神,一会儿觉得神是主宰天地万物的那一位,一会儿又觉得“神主宰天地万物这事是真是假呢?不清楚,说不好”,总是在打架,是吧?这第二类人虽然通灵,能明白真理所讲的最浅的道理那一层意思,也具备一点领受能力,就是具备领受真理知识那一方面的素质、能力,虽然也能明白一点真理,但是从来不实行。他们的表现是什么?追求作工,追求地位,追求得福,追求满足自己渺茫的信仰、满足自己的精神寄托,追求世俗的权势。这是第二类人。

第三类应该讲哪类了?(通灵、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通灵,能明白神话所说的是什么,能与神话所揭示的各类情形对上号,能对上号这不是要看到的结果,你能对上了不代表你能追求真理了,你能对上号然后有进入,这才是追求真理。能明白神话,而且在所明白的神话原则的基础上有真实的进入:一方面,能接受神的托付尽好自己的本分,这是一项指标;另一方面,对待神所摆设的环境能够寻求真理,达到能够有顺服;再一方面,在日常生活环境当中注重自己的各方面表现,各方面情形与流露,然后能对号入座,背叛肉体,达到对待各类事都有原则。那主要从哪方面入手呢?上次咱们交通保罗那七条罪状,你们得能对号入座,有进入。对号入座跟进入是相关的,你能对号入座,这是生命进入入门了,入门之后怎么进入那就看你明不明白这方面真理。你明白一方面真理你就有一方面原则,明白两方面真理你就有两方面的真理原则,就进入两方面的真理实际,你哪方面真理不明白,那你就不明白那方面的原则。你不明白那方面原则,你能进入那方面的真理实际吗?所以,关键就得先多明白真理,怎么明白呢?就是神所说的,你们听道当中所听到的,与自己生活、实行、进入有关系的这些话题、内容,你把它记录下来,记录这些东西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了解自己的各方面情形,对号入座,能够定性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错在哪儿,怎么纠正,怎么放下,能够把它解剖,然后就是寻求相应的真理该怎么解决。进入和对号这两项基本上是跟揭露保罗那七条是有关的。七条的第一条是什么?(把追求冠冕、追求得福当成正当的追求目标了。)把得福当成追求目标了,这个错在哪儿?得福既然不是正当的追求目标,那正当的追求目标应该是什么?(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达到能够顺服神的一切摆布安排,这是一项指标。那在你的实行当中,好比说,临到修理对付,你觉得自己的归宿或者自己得福这个梦受到挑战了,你消极了,你想撂挑子不尽本分,这就是你的追求出问题了。这个事应该怎么解决?就赶紧放弃这一条,放下自己得福的欲望,不撂挑子,好好尽上自己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这个一放下了,还能消极吗?还能消极,但你不受这个事辖制,里面不断地祷告,争战,把自己的追求目标从得福、归宿转变成追求真理,“追求真理这是我受造之物的本分,今天没有福气了,神不要了,没归宿了,这个希望破灭了,我照样还能尽本分。”别让你的本分与神所交给你的托付还有你该守的原则受到影响,这是不是就胜过这个了?有些人说:“那我还消极怎么办哪?”那再解决消极,你正当地这么做着,按真理原则办事,慢慢就不消极了,慢慢会从消极当中走过来。到有一天,你觉得没有归宿、没有得福这个欲望人活着更轻松、更自由,整天为那个目标追求人累啊,人得多做不少事,多说不少话,而且多累不少心,你觉得那么活着不合适了。你把大把的时间、大把的光阴都浪费在那些事上了,你露了很多丑、丢了很多脸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得福、归宿在你心里占据太重要的位置了,把你捆绑得太严重了。到有一天你从那里走出来了,你就能放下一些了。什么时候能彻底放下呢?这得随着生命进入的不断进深,才能够逐步地放下。总之,对号入座也好,有生命进入也好,追求进入这些真理实际也好,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改变你的追求方向、路途,为了解决所有你与保罗一样不正当的追求的这些情形,还有性情,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现在你们中间还有没有想当神的,有没有这种欲望?(没有。)没有?是不敢呢,还是没有希望,还是没背景、没环境哪?主动的还没有,如果客观给你一个环境,有人特别崇拜你,无形中就把你树立成一种完美的形象,这种形象虽然没明文说是神,但也是一种伟大的形象,你愿不愿意?你能不能跳进去啊?(能。)那这条证明你还有。当神的欲望,有败坏性情的人都有,不是没有,而是没人拿你当神的时候,你还觉着自己没那个资格,等觉得自己已经有资格了,已经有这个环境了,条件足够充足了的时候,你就把自己扶上位了,或者是你自己没扶自己上位,别人一个劲地往上扶你的时候,你还客气吗?你就“义不容辞”地上去了。这就是撒但的本性在里面还根深蒂固没解决,人总不想当人,总想当神。那神是当的吗?不是当的事,是吧?你们说,我对自己的身份地位、对自己的实质是什么感觉?没有任何感觉。你如果知道你自己是谁那不麻烦了吗?这就有问题了。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你就知道你自己就是你自己,你想什么你自己知道,你爱好什么你自己知道,你生在哪个家庭你自己知道,你多大岁数、念过多少书你知道,你自己长得怎么样你知道,但是你自己里面的实质是什么,你知道是正常的还是不知道是正常的?(不知道是正常的。)对这没有任何感觉就是正常的,有感觉那就不是肉身了,不是人了,超然,不正常。总有不正常的那种表现、感觉那是邪灵,不是肉体凡胎。那有些人问:“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们说,应该知道还是不应该知道?他有正常人性的思维、想法,正常人性的思维逻辑,正常的心思,正常的肉体的生活规律,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性、判断,还有正常人性为人处事、交往的原则,这些事都是清楚的,怎么做事,对待哪些人怎么对待,帮助人怎么帮助,帮助哪些人,这些原则都有,但是具体自己是谁,通过自己流露的这些来确定自己是谁,这知不知道?(不知道。)神不作这事,你不知道这是正常的,你知道了就麻烦了。怎么就麻烦了呢?知道就有负担了,事太多了,知道的那一部分是不属肉体、不属物质世界的,是超然的,它跟这个世界是打架的。另外,灵界那些事对追求真理、对信神的这些人来说,知道点也行,不知道其实也没什么损失。所以说,肉体凡胎能明白的、能知道、能感觉到的这个范围,神就已经限定好了,你不需要知道的神不会告诉你,不会让你知道,你需要知道的神一句都不会少说,不会让你少知道,达到让你能知道的都告诉给你,不需要让你知道那就彻底封锁,不扰乱你的思维,不扰乱你的心思。再一个,灵界那些事对肉体凡胎的人来说就是一种奥秘、一种怪异的现象或者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你知道又能怎样呢?你还能去看一看呀?你能证实吗?你还能参与啊?很多是天规、秘密,这是任何人都参与不了的事。神主宰这个世界、这个人类,奥秘太多了,我们所应该明白的就是神话、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进入真理实际,达到人所能接触到的神主宰的一切人都能顺服,能明白认识,然后达到能敬畏神,能承认神是你的造物主,承认神主宰一切的这一事实。最终,能达到从人口里说出约伯那句话,那句话是什么?(“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达到这个果效,人得经历哪些啊?经历审判刑罚、对付修理、试炼熬炼,经历神所摆设的各样环境,从中认识神手的作为,认识神的性情,了解造物主的实质,跟在文字上所看到的或者是在讲道当中所听到的能对上号,最后达到无论神怎么对待,是收取也好,是赏赐也好,人对神的作为有一个公正的、准确的、合乎受造之物理性的顺服、接受。这就是神要作的。

回到咱们今天交通的话题。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与不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基本上就是这三类人,在这三类当中都分了一些细节。那你们说,这三类人哪一类人容易进入真理实际,就是有希望能进入真理实际?(第三类。)那哪一类人有进入真理实际的空间,就是能发展成、能变成有真理实际的人?(第二类。)那第一类人就判死刑了吗?(他不通灵。)不通灵的人能不能变得通灵或者是半通?半通也比全不通强,是吧?这三类人哪一类人能蒙拯救,蒙拯救的希望大一些?(第三类。)那第二类呢?(第二类就看他个人的追求了,如果他能够真正地去扭转,去悔改,去追求,能够达到一点。)第二类人,我跟你们说实话,你们还没看透。不通灵的这些人有一些人性挺好,甘心付出花费,神怎么说他就怎么听,有顺服的心,就是在真理上没有领受能力,但是,如果能听懂一些或者是能简单地对号上一些,然后有进入,这些人就有蒙拯救的希望。从完全不通灵变成半通,然后在半通的基础上能对号入座,对照自己的情形,接受神的对付修理、试炼熬炼,接受审判,为此付代价,最终相应地能达到一些性情上的变化,这也算得上是追求真理的人了。能算得上是追求真理的人,你们说有没有蒙拯救的希望?(有。)那就有了,这类人不能判死刑。相反呢,能明白真理,也能对上号,但是从来不进入,这一类人的结局就很难说了。问题的根源在哪儿?(对待真理的态度。)对待真理的态度,他是轻慢、不屑的一种态度。不屑是什么意思?不接受,瞧不起,不承认是真理,不当回事,“什么真理,我听着跟外邦好的道理、佛教佛经什么的差不多,不就是告诉人做好人、行善,不要做坏事嘛,就是那个意思”。听得多明白,他也不实行,对号上多少,明白自己是哪类人了,他也不实行,就是“实行”这两个字跟他没关,这类人就不好蒙拯救了。

现在定义一下什么是追求真理。通灵的人是不是一定就是追求真理的人?(不一定。)那追求真理主要跟什么有关系?跟一个人的进入有关系,他无论明白多少都当成道理,根本就不实行、不进入,对上号他也不进入,对上号他也不改变,他明知道这是神主宰安排的,是神作的,但是他也不顺服,还顶撞,还论断,还悖逆,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完全按着自己的喜好、愿望做事,不是以追求真理为目标,这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一个不追求真理的人,他主要的表现有哪些?无论从他嘴里说出多少符合真理的话,他这个人所流露出来的性情依然是任性、放纵,不可一世,不受约束,处处要维护自己的利益、脸面,特别的自私卑鄙。这类人为所欲为,做事不与任何人商量,就是跟人商量也是拐弯抹角,最后还得让人听他的,这是一种什么表现?(诡诈。)无论劝别人的时候说得多好听,说这是神家的安排,让别人顺服,但临到他自己时他的表现是一样的,刚硬,没有顺服,就是要悖逆神的摆布安排。与人交往呢,凭处世哲学,处处要占上风,维护私人关系,还有什么?(论资排辈,摆老资格。)你们说的是一些作法,他有一种性情是特别的奸诈,这个奸诈就归结到邪恶。邪恶这方面通常人不好认识,他跟人说话不直接说,总是带有试探、探底这些性质,他就是敞开自己的目的也是为了套你的真心话,他有一种性情就是特别邪恶,而且从来不露自己的实底。有些人说:“他怎么没露自己的实底呢?他常常跟人交通自己的败坏性情啊。”他交通那点儿算什么?他心里真正的想法跟谁都不说,而且用各种手段、方式或者各种的言语来掩盖自己真实的想法。好比有一个人了解他的实情了,或者侧面打听到、知道他的一些实情了,他就会绞尽脑汁地、想方设法地把这个实情再给它掩盖起来、扭转过来,这是什么性情啊?这就是邪恶。再一个,临到什么事,一说交通真理他就反感,要是说这个事的对错是非还能沟通,一说真理他就不愿意听,特别厌烦真理。平时没事的时候说得可好了,“这是神作的,我们应该顺服,神作的都好,人应该全身心地投入”,一临到实事,一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一谈真理的时候,他就回避,不说也不听,而且找各种的理由、对的道理来回避你,来顶撞你,这就是厌烦真理。这类人除了明白真理不能实行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对的话、对的观点或者对的事,他是什么态度啊?(抵触,不屑一顾。)凡是正面事物或者对的话,只要不是从他发起的,只要不是他认为好的,是他不知道的,你说出来他就不接受,这是什么性情?(愚顽。)愚顽,刚硬,愚蠢。那一个人是不是追求真理,怎么看?就是看他平时做事、尽本分的所有的流露、表现,从他的流露、表现看他的性情,从他的性情上就能看见他有没有变化,有没有进入。他的性情、他做事的原则流露的全是那些败坏性情,那他这个人肯定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追求真理的人有没有生命进入?(没有。)那他每天跑路、付代价、做事那是在干什么?(效力。)效力,就是出力的。所以说,确定一个人是不是追求真理,就看他做事流露出来的性情,这就是他的果实。他的性情流露出来的是有真理实际的,是真理的实际,那这个人就有生命进入了。尽管他做的也可能有些事还不合适,真理原则掌握得不太好,有些偏执或者有一些不彻底,但是最起码从他做事的原则、他流露的性情来看,他有生命进入,他是追求真理的人,可以这么确定,是吧?但是,通过一个人的表现流露还有他做事的原则来看,他流露的全是败坏性情,满嘴谎言,傲慢,放纵,不可一世,独断专行,为所欲为,奸诈,邪恶,崇尚权势、地位……不管信神多少年,听了多少道,最后就结出这样的果子,这还叫信神吗?这类人自己还不知道,效力效得还挺起劲,这是不是可怜哪?总之,衡量一个人是不是追求真理、有没有生命进入,就看他所流露所表现的,通过流露表现的看他的性情,这个是包裹不住的,这个欺骗不了人。性情上有变化了,才涉及到生命进入。

什么是生命进入,什么是追求真理,追求真理之人的各种表现,这都讲完了,剩下的就是对号入座、实行了。这里最大的难处是什么?是实行还是对号入座?(实行。)对了,很多时候其实人能对上号,比如这事又狂妄了你认识到了,那不狂妄行不行呢?还达不到,不容易。对号入座也容易了,实行路途也有了,难的就是人去攻克自己这些难处,不这样表现。不这样表现得克服很多问题,就是不为自己的存心、欲望、脸面、地位或者是一种目的、利益这些东西做事,停止脚步不为自己利益这些事去奔波忙碌、说一句话,那你在被动的或者消极方面可能已经在实行真理了。再积极一点,就是你不但不为自己说话,还能为此来解剖自己,让弟兄姊妹看到你狂妄性情的表现,能从中得到借鉴,得到教训,得到益处,找到实行的路,这样就更好了。难的是什么?难的就是放下自己一切的存心、野心、欲望、目的、利益,不为自己做事,不为自己忙碌,也不为自己奔波。保罗说他该跑的路跑完了,他跑路是为谁跑的?(为自己跑的。)那你就别跑那样的路。话一出口你自己能衡量出来,“我这话是为自己脸面辩解表白的”,那这话就是废话,别说。你为自己辩解表白的同时你是在为撒但说话,你是在悖逆、抵挡真理,在亵渎真理,那这话你就别说,咽回去。你说“我现在想说得不行,不说难受,今天不说,明天找个机会也得给说出去”,你不断地放纵你的欲望、野心,让它不断地膨胀,在各种场合都显露,都让它得逞,你胜不过你自己的这个欲望,你就彻底完了,你进入不了真理实际。这个问题的关键在哪儿?(得背叛自己的存心。)能背叛这是消极一方面的实行,你得能主动地揭露它,你揭露别人会揭露,揭露自己也这么揭露,“我有野心哪,你们看没看见?我告诉你们实情,我这人野心大着呢,我想笼络你们。但是我现在跟大家敞开,我有心志不那样做,我不做撒但的帮凶。我这么揭露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们看清我这个人的本来面目,不崇拜我。”这个实行法怎么样?(好。)大伙一看你是真实追求真理的人,佩服你,是吧?大伙对你是追求真理之人的佩服,是不是好过你自己凭各种卑鄙手段得来的仰望?(是。)这是正面的。大伙虽然说是对你有点佩服,但是能不能仰望你?也可能有,但是你得通过一些方式,总揭露自己,让他放弃这个作法,是吧?你们有没有这个愿望,有没有这个信心?(有。)这就好办,就怕你们抵触这种方式,抵触这个实行真理的路途,这个目标,那你们就不好进入了。如果在你们心里觉得这样做很伟大,是神所喜爱的,你向往这么做,你心里有一股强烈的愿望——自己应该这么做,应该做这样的人,光明正大的诚实人,从口中察不出谎言的一个人,彻底背叛自己的败坏性情、背叛撒但的一个人,这样才是真正活在光明中的人,你对这样的人有一个向往,有一个真实的喜爱,你就能喜爱真理,你就能进入真理,就能放下那些东西。你对那些东西还留有情面,对自己的脸面、地位、喜好或者存心还留有一席之地,“缓缓再说吧,到我身量合适的时候再说,或者有合适的人、不嘲笑我的人再说”,这叫放纵自己。这一放纵,你的形象、你的地位不断地在人眼里加分、保留,你所享受的地位之福越来越得到巩固,你就越来越不容易放;这一不容易放,你在人心中的地位根越扎越深,那就更不好拔脚了,慢慢你成了迷惑人的了,那就麻烦了,罪大了。你看保罗什么下场?如果人的追求路途每一样都与保罗的完全吻合就彻底完了,如果光是具备一些保罗追求路途的情形,某些情形还常常出现,这你得改了。如果你彻头彻尾地跟保罗一模一样了,不但是不信派,你还能自己当神、当基督,你还能把基督当成第二位的神,第一位的神在天上,你还能把自己的恩赐、知识当成生命,把不正当的追求当成正当的追求,你的追求目标、追求方式越来越接近保罗,越来越完整地吻合保罗的追求,那你就彻底地没希望了,不能蒙拯救。现在跟保罗的实行、追求目标、路途得逆向行驶,你才能有希望蒙拯救。有没有路途了?(不断地揭露自己,放下自己。)是消极的也好,是被动的也好,你得先放下,你打算这么做,你得先衡量一下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脸面地位,那就先停止脚步,让行动的脚步放缓下来,你里面祷告,你说:“神哪,我不愿意这么做,我想背叛,但是我没有力量,求你加给我力量,保守我,制止我作恶的脚步。”不知不觉你的力量就有了。人胜罪的能力,背叛肉体的能力,背叛败坏性情的能力,有些时候是出于人的心愿、心志还有喜爱真理的意愿,有些时候得需要神作工,需要依靠神,人是离不开神的,是吧?在你放缓脚步、逐渐不冲动的情况下,你就会远离背叛真理的作法,远离流露败坏性情的那些情形、作法,这样你的作法越来越接近于积极的、正面的、符合真理的,你的真理实际越来越多;真理实际越来越多,意味着你的生命进入越来越深了;生命进入越来越深,这就代表你性情变化越来越多了;性情变化多了,就是你这个人有身量了,你的身量就是你的生命进入;你有身量了,就是你能胜过这些败坏性情对你的控制,胜罪能力强了,劲儿大了,不是光一个感性的心愿、愿望、志向,不是停留在这个程度上,而是升华了。这是不是路途?(是。)那你们看没看见方向?能不能看到希望啊?(能。)这是好事,是吧?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篇 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二篇 认识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