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一百一十三篇 认识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现在你们信神如果光是在本分上、业务上忙碌,每天也不去想生命进入的事,总也不注重进入真理实际,那信神没什么意义,只能信成效力的了。这种效力能不能效到最后,自己有没有保障啊?有的人说:“反正我这个人也没什么大的出息,我也不爱想那些心灵里的事,别人愿意想就想去吧。在神家我也不希望出人头地,也不希望像约伯一样能达到成为神眼中的义人,我的要求不高,我就做个效力的,以后能剩存下来就行了。”这个要求是不高,但是要达到这个是不是也得具备一些真理?(是。)那你们想没想过,得具备哪些真理?(得具备顺服神的心。)这是最起码的。神作的合你观念,照顾你的肉体,你能顺服、听话,这不算真实的顺服,这只能说你愿意。如果神作的不合你观念,给你安排的本分、摆设的环境让你受了很多苦,让你感觉很不如意,这时候能不能顺服啊?(要背叛自己。)怎么背叛哪?说自己这个肉体最喜欢贪享安逸,不喜欢受苦,一受苦就发怨言,自己太悖逆,不喜爱真理,就得到神面前祷告认罪,你说:“神哪,你的身份、实质是那么的高贵,我不配爱你,但我愿意爱你、顺服你,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愿意顺服你,愿你引导我,光照开启我。如果我不能真实地爱你、顺服你,求你鉴察,求你惩罚我,审判临到我。”这么祷告完了还觉得挺好。这是不是一堆空话呀?总祷告空话能不能解决问题?这是什么性质?是不是带点欺骗性质?自己又懒惰,又不能吃苦,又贪享肉体安逸,明知道真理还不能顺服,明知道是自己的本分还不能守住,明知道自己没有尽心尽力还说要爱神,这是不是欺哄神呢?(是。)所以说,人信神千万不要搞宗教仪式的祷告,你没有真心话就别说,别有事没事就到神面前说假话、瞎起誓欺骗神,说自己多么爱神,想多么对神忠心。你的愿望你达不到,你做不到,你也没那个心志,没那个身量,你千万别到神面前那么祷告。人如果带着这种性情到神面前祷告,往轻了说这是欺骗,往严重了说,你常常这样做,你这个人的品性太低贱了,神要定你罪的话,这叫亵渎啊!人没有敬畏神的心,人不知道怎么敬畏神,不知道怎么爱神、满足神,说人真理不透亮,人有败坏性情,神不计较,但是人把这些品性带到神面前,用外邦人对待人的方式来对待神,而且郑重其事地到神面前跪下来祷告,用这些话来欺哄神,这样做完之后人不但没有任何责备,也不感觉自己做的事问题严重,这还能有神同在吗?一个根本没有神同在的人能不能得着神的开启光照?在真理上能不能有亮光?(不能。)这就麻烦了。你们这样的祷告多不多?是不是常常有啊?人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社会上混长了,社会气味太浓,痞性太重,被这些撒但的毒素、行为、活着的方式方法都浸透了,出口就是骗人的话,出口说话就没心没肺,再不就是带有存心,太严重了。人把这些方式,把这些性情都带到神的面前,你们说有什么后果?从表面上看,这是祷告的话出了问题,从根源上看是怎么造成的?(对神的性情没有真实的认识,再一个就是人的本性诡诈。)这是本性,这不是一时的,是吧?

尽本分没有忠心,总想糊弄,或者是也不想顺服,觉得这个本分太苦太累,总想逃,总想拒绝,总想尽点轻松的,没有风吹日晒、不担风险、肉体能安逸一些的本分,但跟谁也不说自己真实的想法,怕别人知道笑话,然后嘴上还说:“咱得好好尽本分,咱对神得有忠心哪!”哪个事没做好还得跟大伙敞开,说“我这人没人性,没有忠心尽本分啊!”其实心里想的不是这么回事。那这事怎么祷告是有理智的祷告?圣经里说到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你来到神面前你的心得是诚实的,别作假,别当着人面说一套,自己心里想一套,来到神面前伪装自己,说点好听的、听着响亮的话,结果神一看你不是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的人,你心灵不诚实,太阴险,太邪恶,心术不正,神就离弃了。那对于人日常生活当中经常临到的事,经常能接触到的问题,人应该祷告哪些话是实话?你说:“神哪,我现在尽这本分太累啊,我这人贪享肉体安逸,好逸恶劳,我好像不能在你所交给我的本分上献上我的忠心,我连尽力都达不到啊,我总想逃,总想拒绝,总应付糊弄,神啊,求你管教我。”这是不是实话?你敢不敢那么说呢?说完之后又怕万一哪天神真管教怎么办,又提心吊胆了。人还是小心眼,是吧?人尽本分一方面总想少吃苦,贪享肉体安逸,有点难处、费点劲或者稍微累点就想退缩,另外还想挑挑拣拣,再一个,受点苦还总琢磨,“神纪不纪念呢?神知不知道呀?我受这么大苦,以后有没有什么赏赐啊?”总想求个结果。这些问题得解决。尽一些特殊的本分或者是苦点累点的本分,一方面人总得琢磨这些事该怎么做,人应该受哪些苦,人应该怎么守住自己的本分,应该怎么顺服,另一方面,总得省察自己里面的存心。人天性里都不愿意受苦,没有一个人是越受苦心里越快乐,人肉体的这个本性就是一受苦就忧愁、苦恼,但是现在尽这些本分有多少苦可受?如果你连这点苦都受不了,那算不算有心志?算不算真信?(不算。)这就够不上人这一撇一捺。尽本分能吃苦的人也不简单,他肯定是有一些神话真理在里面起作用了,不是说他天生就不怕苦不怕累,是有一些动力了,有一些神话真理作他的根基,他的观点、立场变了,他做起事来就轻松,觉得不算什么。那个观点、立场没变的人呢,他凭人的想法、观念、私欲、个人喜好活着,他做事就费劲。比如同样又脏又累的活儿,有的人说:“我顺服神家的安排,神家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我就接什么本分,不管是脏的还是累的,是光彩的还是人瞧不起的,我没有要求,我拿它当本分接受,这是神交给我的托付,这是我该受的苦。”这样,他作工作的时候就没觉着受什么苦,别人觉得又脏又累,他觉得轻松,因为他心里坦然,他是为神做的,他就没什么难处。有的人呢,一让他干点脏活、累活或者不起眼的活儿,他总觉得是对他身份、人格的侮辱,他觉得是不尊重他才让他干那样的活儿,是人欺负他、小瞧他。同样的工作,同样的量,他做起来就费劲,他一做里面就都是怨气,一做就觉得不如意,做什么都不顺,里面尽是抵触。他能抵触,他是凭什么活着?肯定不是凭真理,不是凭人性,说“这个本分是我该做的,是神交给我的,那我就做好它”。他不是在实行真理,他是在出力,所以他就觉得很冤屈,很费劲,他就顺服不下来。这里面的情形不一样,那干同样的活儿他能不能干好?他一凭着这样的心干,他肯定是能应付就应付,能糊弄就糊弄,走走过程完事了,他就没把这事当成自己的本分。

什么叫本分?本分是怎么产生的,是怎么来的?(神给人的托付。)对了,你来到了神家,神家告诉你做的事,神告诉你遵行的道,神给你的托付,之后有了这些本分。神把你当成神家的一分子,你把你自己当成神家的一分子,那这个大家庭当中的每一样活儿,只要是神托付给你的那就是你的本分,就是你的责任、你的义务,义不容辞。什么叫本分?就是从神来的,神交给人的责任、托付。那人该怎么领受呢?“既然是我的本分,是神托付给我的,那我应当义不容辞”,这就叫顺服的态度。不能推辞,不能挑,不能选,临到你的肯定就是你该做的,不是没有资格选,就是不应该选,这是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现在往小了说,人在神家当中做的每一样活儿,这是人的使命、人的本分;往大了说,在神整个经营计划当中,每一个受造之物尽的本分都是在配合神的工作。但是,现在不能往大了说,因为人现在尽本分还没达到纯洁,人也没那个身量,那么说有点违背真理。事实上应该是这么回事,人如果真能尽上自己的本分,把自己当成神家的一分子,当成神所造的受造之物中的一员,以这个方式来领受神的托付,把神家交给你的每一样本分都做好了,你就是神家中的一员,是神所承认的神家中的人。本分是这么来的,那人应该怎么尽这个本分?最低限度得有良心理智,得有底线。说“今天心情不好,这个事我想应付”,这是不是有良心的作法?想应付的时候自己里面有没有知觉?(有。)有没有没知觉的时候?(也有。)那没知觉的时候过后能不能省察出来呢?(能省察一些。)能省察出来之后,再有类似应付糊弄的想法的时候,你能不能背叛,能不能解决?每次你背叛自己的想法、意愿的时候都需要一场争战,如果争战到最后胜的一方总是你自己的私心,那你这个人就危险。好比说两个人配搭,临到一个事对方说的外表听着好像挺对,细一分析,他这样做事有存心目的,这个事如果弟兄姊妹没有分辨按他说的做,那神家工作就受亏损,你看出来了就得站起来跟他争战,维护神家利益。但你一琢磨,“我俩配搭,我跟他一说他要是不接受,我俩不就翻脸了吗?不行,不能直说,得委婉一点”,你说:“弟兄啊,你看那个事咱们那么办行不行?”他一听,不接受,还坚持自己的观点。那你怎么办呢?你祷告说:“神哪,你安排、摆布吧,你管教吧,我没那个能力了。”最后眼看着这个事就照他那个意思办了,神家利益受亏损,你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制止,就听之任之。这胜没胜过去?实没实行真理?(没实行。)这次争战是不是失败了?临到事怕得罪人,没坚持住立场。其实这个事是很清晰的,你如果看不透,说这事得寻求寻求,这个神知道;但是,你心里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他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这事不能听他的,如果自己坚持坚持,不让弟兄姊妹听他的,神家利益就不受亏损,但你没坚持,最后亏损的是神家的工作,过后你说有没有责备?(有。)有责备能挽回亏损吗?挽回不了。过后又一琢磨,“反正我尽到责任了,神也知道,神鉴察人心肺腑”,这是什么话?这是骗人的,这叫诡诈,刚硬。这样的人对神有没有真心?有没有正义感?(没有。)争战失败了,胜不过自己老好人的处世哲学,怕得罪人,不怕得罪神,以神家的利益为代价来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维护好了,你把神得罪了,哪头轻哪头重?也可能人感觉不到,也可能人也能意识到,但意识到你没有行出来,亏损的是你自己。这次争战失败了,下次再临到这样的事能不能胜过?你有老好人的存心、观点,你在这个事上就总跌倒,总失败,这事应该怎么办?临到这类事的时候,你得祷告让神加给力量,让你坚持原则,做你该做的,按原则办事,站住自己该站的立场,别让神家工作受亏损。如果你能达到背叛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脸面、老好人的观点,你用诚实、单一的心做你该做的,这就胜过撒但了,就得着这方面真理了。但你要是一味地坚持自己的观点,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最后你在这事上总也胜不过,那你在其他事上就能胜过吗?还是没力量,没信心,是吧?这种情况就得不着真理,得不着真理能不能蒙拯救?(不能。)得着真理这是蒙拯救的必备条件,那怎么能得着真理呢?就是这个真理你进入了,你实行了,这个真理是你活着的根基,你凭这个活着了,那你就进入这方面真理了,你就在这一方面蒙拯救了。

平时人听了很多道,道理在人心里占据很多,与人交通、接触,交通的话听着都挺有道理,挺合乎真理,但是临到事的时候做不出一件合乎真理的事,这是怎么回事?(没有去实行真理。)那他到底明不明白真理?对自己的败坏性情了解不了解啊?有的人一说认识自己张嘴就来,“我是抵挡神的,我是老魔鬼,我是毒蛇,我是活撒但”,这是不是认识自己?还有的人刚听完别人的交通就说:你看刚才临到一个事我就那么想,我这人多邪恶、多诡诈呀!别人一听,“这人反应快啊,听完之后马上就能意识到,还能交通出来,这人喜爱真理,这可是追求真理的人。”能不能这么说?不一定,是吧?那怎么衡量他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看他平时的活出,他所说的是不是他自己行出来的,他行的跟他所说的是不是一致的,如果不一致,他说得挺好听,说得挺明白,然后临到事流露任何的败坏性情他都意识不到,这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那评判一个人好孬怎么评判?你就看最简单的,好比说他知道自己诡诈,还知道自己小心眼,别人流露诡诈的时候他也能有分辨,那你就看他说完自己诡诈之后,再临到这类事他有没有背叛、有没有悔改,有没有觉得做完这类事心里受责备,他有没有羞耻感,如果没有羞耻感,那他认识自己的诡诈也是浮皮潦草的,不是真实的。反之,他还认为自己不是最诡诈的,别人比自己都诡诈,所以说自己诡诈也无所谓,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他揭露、认识完自己诡诈之后一做事还是那样,他说自己诡诈是轻描淡写的,就像说笑话、喊口号一样,根本不是从内心深处以恨恶、厌憎的态度,以悔改、认识的态度去揭露自己这个诡诈,而是以一种表面的形式来敞开自己,这就不是真追求真理的人。有的人走形式,“大伙都说自己诡诈,我也说吧,不说也不好意思。”那这种走形式他心里有没有亏欠哪?他不管怎么认识自己诡诈,怎么认识自己有败坏性情,不是真认识。为什么说不是真认识呢?他不是从内心深处对自己有一个真实的揭露、恨恶,他没有恨恶,他做完任何坏事没有亏欠,他欺骗神没有亏欠,亵渎神没有亏欠,悖逆神没有亏欠,他欺骗人没有亏欠,他没有亏欠能有懊悔吗?没有懊悔的人能不能悔改?没有悔改的人能不能回过头来背叛自己肉体的利益去实行真理?不能,是吧?这就是心的事。有的人他心灵里有一个真实的认识、悔改,虽然嘴上没说,但是他有廉耻,他觉得自己是撒谎,欺骗弟兄姊妹,欺骗神,他自己觉得不可启齿,恨恶自己,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虽然大伙本性实质都一样,但自从发现自己这么卑鄙以后就觉得脸上不光彩,承认神所揭示的对,开始接受审判刑罚了,他从内心深处有一个真实的懊悔,这叫真实的知觉、真实的认识。那些没有真实知觉的人呢,他也会说一些官话,就跟说笑话、唱儿歌一样,他那是口头禅,把别人骗得直流泪,自己说完没事了,这样的人多不多?(多。)就这样的人最具有欺骗性。

说到狂妄,自是,独断专行,人经常能接触到,大伙一看就知道,一目了然的事,那哪些东西在你自己身上或者在别人身上都很难发现,很难意识到,就是对这些事不敏感?(自私卑鄙。)自私卑鄙,说一个很好的理由,说是为了大伙着想,其实他是为了自己省事,这个大伙意识不到,很难发现。还有呢?就是这里面隐藏着一种东西,实质上的东西跟外表表现出来的那种东西其实不是一样的,外表是欺骗,是伪装出来的,里面不是这么回事,有一种性情在里面隐藏着。还有哪些不好分辨的?(弟兄姊妹修理对付的时候当面接受了,其实心里是抵触的情形。)这个也不好发现,这叫厌烦真理的性情。表面上一听别人对付的也对,就是心里抵触、不接受,“对我也不接受,我给你对抗到底”,但表面还装得挺好,接受,其实心里不接受。还有哪方面性情人不容易发现,不容易意识到?刚硬是不是挺难发现?刚硬挺隐藏,刚硬一般不用说话,是在里面隐藏的一种性情,是人持守的、坚持的或者自己主观意愿抱的一种态度,这个难发现。还有什么?邪恶是最难发现的,比刚硬还难发现。有人说:“怎么就不好发现呢?一般人总有邪情私欲,那不都是邪恶吗?”那是表面的,真正的邪恶是什么?哪些情形表现出来的是邪恶,知不知道?他用一种冠冕堂皇的说法来掩盖自己内心深处那个邪恶的、见不得人的存心,然后让人看着他那个说法很好,很光明正大,很正当,最后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不是邪恶性情?(是。)为什么叫邪恶,不叫诡诈呢?诡诈在实质上、在性情上程度相对要轻一些,邪恶就是比那个还要邪,就是用更邪的一种方式表现,一般人不容易识透。你看蛇引诱夏娃的话是什么话?(似是而非的话。)对了,就是似是而非,让你听着似乎是对的,似乎是为你着想,但你还摸不透是什么意思,你听了这类话之后就会经不起这个引诱,就容易陷进去达到他的目的,这就叫邪恶。那这种性情是从哪儿来的?就是从蛇来的,从撒但来的,人的本性里面就有这种性情——邪恶。这个邪恶跟人的邪情私欲是不是有区别?真正的邪恶它是一种性情,特别隐藏,一般没阅历的或者是没有分辨、不明白真理的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所以这里面最难发现的是邪恶。

好比说,一个人喜欢吃糖,但他不说他喜欢吃糖,也不想让别人说他喜欢吃糖,说他馋,他怎么办呢?他就用一种方式,达到让别人主动说他可以吃糖,或者让别人给他糖吃,然后能名正言顺地达到满足自己的口欲,还不让别人怀疑他喜欢吃糖,这就叫邪恶。比如他想吃糖,他就跟人说:“有一个地方开了个糖店,咱去看看。天这么热,你在屋里呆着也热,那店里有空调,咱一边享受空调,一边还能看看五颜六色的糖块,有可能人家还白送呢,多好啊。”那人经不起引诱,就答应去了。他一听高兴坏了,“其实我是为你着想,要不是怕你热我都不想去,那糖店有什么好去的。”这邪恶吧,他不但用一种方式来引诱你,达到让你随从他的目的,而且说完之后还怕你怀疑,然后打消你的怀疑,打消你的各种念头与对他的想法来迷惑你,最后让你觉得你是自愿去的,不是他引诱的。去了之后,他说:“那咱们来了得买点吧,不买这不白来了吗?不能光为享受空调吧。”那人琢磨琢磨买点就买点吧。买了之后,那人不爱吃,就给他吃。他说:“我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爱吃糖,一吃糖牙疼,但你都买了怎么办,那就我吃吧,要不浪费了。”达到目的了吧。到最后,那个人也不知道他是因为自己想吃糖引诱他去的,结果在不由自主的情况下很甘心情愿地被他摆弄,他也达到了自己吃糖的目的。这叫什么?这就叫邪恶,这比诡诈是不是更严重?(是。)这不容易识破。哪类人这类性情严重呢?就是好利用人的,特别擅于摆弄人、玩弄人,这种性情就叫邪恶。邪恶的人他是在诡诈的基础上用另外的方式在掩盖他的诡诈,掩盖他的罪恶,掩盖他的不为人知的存心、目的、私欲,这就叫邪恶;还有就是用各种方式引诱、试探、勾引,让你随从他的意思,让你满足他自己的私欲,达到他的目的,这都是邪恶,这是正宗的撒但性情。你们有没有这些?(有。)哪个人性情里面都有这些。好比说,这事本来你不懂,但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不懂,就用另外一种方式让别人觉得你懂,这就是邪恶。这事常有,是吧?这是其中一种表现。试探,引诱,这些是不是都是邪恶?(是。)那你们试探人的时候多不多?如果说是正当地了解一个人,想跟这个人交通交通,这是工作需要,是正当的交流,这个不算;但要是有个人的存心目的,并不是想了解他这个人的性情、追求、认识,而是想掏他的心里话,心里的实底,这就叫邪恶、试探、引诱。你只要会这些,那你就有这个邪恶的实质。这个好不好变呢?这是不是隐藏的东西?如果说各方面性情都有哪些表现,常常产生哪些情形,你能对上号,对上号之后能意识到这方面性情挺严重,心里对自己这方面的进入、改变有负担,能渴慕,那就能变,就能蒙拯救;如果对上号之后也没有渴慕真理的心,没有亏欠,也没有控告,更没有悔改,不喜爱真理,那就不好变,明白也没用,明白也只是个道理。不管是哪方面真理,如果说各方面真理的关系你都明白了,都弄懂了,但是只停留在道理上,跟你的实行、进入一丁点儿都不挂钩,你从来不会因为你认识到你的败坏性情而悔改、认罪,而亏欠神、恨恶自己,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是零。再严重了说,认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了,认识到自己问题的实质的根源是什么了,也不恨恶自己,也没有激起你渴慕追求真理的心,里面还是麻木的,你还是很被动的,对神还是很封闭的,从来不愿意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也不愿主动来到神面前让神开启、光照、引导,让神审判、管教你,这就不能蒙拯救。

蒙拯救的条件是什么?首先得明白真理,得甘心愿意地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然后人得有配合的心志,能背叛自己,愿意放下自己的私欲。私欲包括什么?脸面、地位、虚荣,自己的各项好处,自己的打算、欲望、前途、归宿,眼目前的也好,或者是明天的、以后的这些也好,总之都包括在这里面。这里面的一项一项你逐个突破,你一点一点都能放弃了,你里面的真理就越来越多了,身量也越来越大了。你明白了这些真理,私欲一点一点都能看透了,都能放弃了,你这个性情就有变化了。你们现在变化到什么程度了?据我观察,这些性情变化方面的真理实际你们基本还没有进入,你们现在的身量在什么程度呢?在哪个范围里呢?就是还在本分上打转:尽不尽本分呢?怎么尽好呢?这么尽是不是应付糊弄?有时应付过后受责备了,甚至痛哭流泪,觉得对不起神,得还报神爱好好尽本分,但过两天又不想尽了,又消极了,就总停留在这个范围。这是有身量还是没身量?什么时候不用交通怎么忠心尽本分,不用交通尽本分得尽心、尽意,得顺服神的安排,你们也能把本分接过来当自己的使命,没有要求、没有怨言、没有选择地做好,那你们可能就具备一定身量了。现在还总得交通怎么尽好本分,因为什么总交通这些?因为人不会尽本分,总尽不好,尽本分这各项真理人还没吃透,还没进入。有些人明白道理了,但是还不愿意进入,不愿受苦,不愿受屈,总贪享肉体安逸,自己的选择还太多,放不下,没有把自己完全交托在神手中,自己还有自己的打算、自己的要求,个人的意愿、想法、前途还占主导,还能控制你,说“今天尽这个本分以后有没有前途呀?能不能在这里学着技术呀?在神家以后有没有出息呀?”总琢磨这些事,这涉及到性情变化了吗?还没有,还早着呢,你们把这一关过了,再往前走就涉及到性情变化了。

现在不管是尽本分也好,还是初步的追求性情变化的进入也好,总之,人得用各项真理来解决人的败坏性情,这都是涉及到败坏性情的事。有的是一些毛病、外表的习惯,有的是因为一些知识、观念造成的,有的是一些家庭教养、传统教育和风俗习惯造成的,不管是什么东西灌输给你观念、想法,与真理不相合的你就得放下,你放不下或者你持守这都涉及到性情问题,只要涉及到性情的问题人就应该去寻求真理。那不涉及性情问题的有些行为、作法、观念就不用真理解决了吗?也要解决,真理能解决所有的难处。现在关键是多明白真理。一临到事就不知道怎么实行,这是什么表现?(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怎么还能说一套一套的呢?(都是字句道理。)都是道理。那你们就得解决道理的问题,就是平时少说空话,少讲道理,少喊口号,多讲实行的,涉及自己败坏性情、自己情形、自己难处的,让别人听了有造就的,那些空话、口号,欺骗人的、欺骗神的、伪装的、假冒的那些话别说。怎么能达到不说呢?先得认识,好比说你想用好听的话来伪装自己,你要在人心里占有一定地位,让别人高看,你有这个存心,这就有性情在支配。那这话能不能说?(不能说。)不说难道就憋着吗?换一种更技巧的、让别人根本听不出来的方式说,这还是性情的问题,是吧?这是什么性情?(邪恶。)这是邪恶。这败坏性情不好解决,这就叫根——败坏实质。人有这个实质,有这个根,那就得一点一点挖,从各种情形里挖,从说每句话的存心里挖,从说出的话来解剖、认识,这些意识越来越清晰,灵里越来越敏感,你才能有变化。你得解决性情的问题,性情的问题那得需要心细,自己得注重,从存心上、情形里得一点一点省察,总省察自己惯用的一种说话方式,突然有一天意识到了,“这是邪恶,是败坏性情,不是正常人性”,自从有了这个意识以后,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这个邪恶性情太严重了。那接下来怎么办?接下来就得在自己同样的说话方式当中不断地省察自己这样的存心,在不断挖掘的过程当中,你越来越真实、准确地定位自己确实有这样的实质,有这样的性情。当你有一天真实地承认自己真有邪恶的性情了,你才会产生恨恶、厌憎。一个人从认为自己是很好的人,是作风正派的人,是有正义感的人,是正人君子,是老实人,到认识自己狂妄、刚硬、诡诈、不喜爱真理、邪恶这些本性实质的时候,对自己就有一个准确的定位了,就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光口头承认不会产生真实的恨恶。认识自己是最难的事。好比说,有的人素质差,他觉得“我素质差,天生胆小怕事,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老实、最窝囊的人了,也就是最值得让神拯救的对象”,这是不是真实的认识?这是不明白真理的说法。素质差就没有败坏性情了?胆小就没有败坏性情了?邪恶的性情、狂妄的性情一样不少,而且还隐藏挺深,比一般人还顽固。为什么说隐藏挺深呢?(他总觉得自己好。)对了,他那个假象就把他自己蒙蔽、迷惑了,他觉着自己已经不错了,不需要接受真理,神说的那些话都是对别人说的,都是对那些恶人、迷惑人的假带领说的,不是对他这样的人说的。他这么定义自己能不能真实认识自己?(不能。)不能认识自己,就是始终不明白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神的审判刑罚,什么是神的拯救,这是不是彻底不通灵?(是。)

人认识各种性情产生的各种情形才开始有性情变化,如果这些情形人都不认识,结合不上,对不上号,能不能有性情变化?(不能。)性情变化非得从认识各种性情产生出来的各种情形开始,如果没有开始认识,没有进入这方面实际,就谈不到性情变化。那谈不到性情变化,多数人在这过程当中都扮演什么角色呢?出力,忙事务,虽然也在尽本分,但多数都是在出力的过程当中。有时候心情不错的时候就多出点力气,有时候心情差的时候就少出点力气,少出点过后省察省察后悔了,又多出点力气,他就认为是悔改了,其实不是真实的变化,不是真实的悔改。真实的悔改从行为开始出发,就是行为有转变了,能背叛了,不这样做了,在行为上看着合格、合原则了,然后一点点地达到说话做事有原则,这就开始有性情变化了。现在你们在哪个程度上?在行为出力期间,是吧?有的人出一段时间的力,就总琢磨神怎么看,总想套个实底,这是什么性情?诡诈、邪恶都有,是吧?还有呢?(得福。)得福是什么性情产生的?总不放下自己的地位之福,这是不是刚硬啊?他就总惦记“我尽本分受这些苦神纪不纪念哪?给不给我点祝福啊?神认不认可呀?”在心里总盘算这些,外表看是在搞交易,其实是几种性情支配。然后总结总结,这段时间好像也没得到神祝福,神也没保守,这儿伤着了,那儿受损失了,心里有点怨气,这是什么性情啊?一有怨气,人会做哪些事?首先这个怨气是不是正面事物?(不是。)肯定不合真理,那不合真理的东西是怎么产生的?有一种凶恶的性情支配,是吧?他按照世人那个观点,按照撒但那个逻辑,就是有付出必须有回报,没有回报就不付出了,有报复的心态,要撂挑子,要拒绝,要讨债,这是不是凶恶?这点跟保罗的哪点相似?(必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对了,这就对上号了。那人身上有没有保罗的这些表现?你们会不会这么对号?不会对号性情你就认识不了自己,一认识到性情那一层就真认识自己了,光认识个想法,“我这人是魔鬼、是撒但”,这不行,这不是认识自己。

你看诡诈人怎么认识自己?他有诡诈的意念马上就跟别人说,说完之后一转身什么事没有了,脸不红心不跳,就当没那回事似的,该怎么诡诈还怎么诡诈。这人多刚硬,多邪恶啊!他以为这么认识认识就实行真理了,这么做让人恶心。他拿这种作法,拿跟别人说说自己的想法当实行真理,这把实行真理当成什么了?他是在玩弄真理。好比说,有的人见到人来了赶紧打扫卫生,不来人就不打扫,屋里到底脏到什么程度可能只有住的人知道。然后,他还说:“哎呀,真难受,人来了才打扫,这心里不好受啊。”他说这话让人一听,“这人多实在呀,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实实在在的,没干就是没干,人来了才干,这是实情。”不会分辨的人听了就觉得他是在实行真理,就受迷惑了。但明白真理的人会这么看吗?如果能看透他这个人,心里是不是会这么想:“你打扫卫生也不负责任哪,你这不是做面子活吗?”他怕别人这么想,他那么一说就把别人的嘴堵上了,这招高不高?这里面有几样性情?首先是邪恶,他用这种方式堵别人的嘴,“你们谁也别说我,我自己明白,不用你说”,外表让别人一看他还挺明白,做错事知道悔改,给别人这种感觉,想用这种虚伪、谎言给别人一种假象,让别人对他这么看。他心眼多着呢,他知道他说完这话能迷惑别人到什么程度,让别人有什么反应,他早就评估到了。这是什么性情?(邪恶。)还有什么?(诡诈。)诡诈这肯定有。他既然能说出这话,证明他不是现在才知道,他早就知道这么做是应付糊弄,不应该现在做,不应该这么伪装,不应该做面子活,那为什么现在才做,这是不是刚硬?假冒,刚硬,邪恶,是吧?会不会分辨了?会分辨别人,会不会分辨自己?你会分辨自己就会分辨别人。你们说,越发现自己问题严重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好事。)现在看是好事,你越能发现自己的败坏,发现得越准确,越能认识到自己的实质,就越能蒙拯救,离蒙拯救越来越近;越发现不了,越觉着自己好、自己不错,这离蒙拯救的路还远着呢,还很危险。你看哪个人整天标榜自己做得好,会说话,有理智,明白真理,实行真理能撇弃,哪个人总标榜自己这些事,哪个人的身量就特别小。什么样的人蒙拯救希望大一些,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呢?对败坏性情有真实认识,认识得越深离蒙拯救越近。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自己什么也不是,一无是处,自己是活撒但,真认识到实质上,这问题不是严重了,是好事,不是坏事。有没有人越认识自己越消极,“完了,这是彻底完了,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这是惩罚,是报应啊,神不要了”,会不会有这些错觉?(有时候会有。)觉得这下完了,没法蒙拯救了,没希望了。其实,人越认识自己没希望还越有希望,不能消极,不能放弃,认识自己这是好事,这是蒙拯救必经的路途。对自己的败坏性情,对人的各方面抵挡神的实质,要是一丁点儿知觉还没有,还没打算开始变,这就麻木了,是死人,死人就不好救活了。

哪类人还给悔改机会,还有蒙拯救的机会?(有口气的。)光说有口气这是空话,得对号,有哪些表现?一个是有良心知觉,知道临到的事是神作的,“我有悖逆,但是我能顺服,我能背叛自己;另外,神是为了拯救我,我不能伤神心,我得满足神”,得有这个良心。再一个,理智方面,“我是受造之物,神怎么作都对,神审判刑罚我是为了洁净我的败坏性情,造物的主对受造之物作什么都合情合理”,这是不是应该有的理智?(是。)人不应该挑,说“我堂堂一个男子汉,我有人格,我有尊严,我不允许你那么对待我”,这是不是理智?这是撒但的性情,这不是人的理智。你说“我是神造的,神怎么对待我都行”,那尽本分苦点累点还能挑吗?(不能。)就得顺服。怎么顺服?一开始顺服下来费劲、难受,总想逃,总想拒绝,怎么办哪?得祷告,有意识地克服、背叛自己,一点点顺服下来,这就是有理智,你首先得具备这样的理智。良心有了,理智有了,还有什么是人需要具备的?廉耻。在哪些事临到的时候需要你有廉耻?做错事,悖逆,弯曲诡诈,欺骗,撒谎,自己得有意识,得有廉耻,知道懊悔,说这样做不行,没有尊严。人如果不具备这个,那脸上挂着的不是一张人脸,是画皮呀,那就完了。怎么说都听不进去,怎么说都没有知觉,这叫没有廉耻。没有廉耻的人能不能懊悔?没有廉耻就没有尊严,没有尊严的人不知道懊悔。不知道懊悔人能回转吗?(不能。)不能回转的人就不会放下手中的恶,不能弃掉恶。这得需要人有廉耻,有知觉,知道亏欠,知道错能放下,人就能回转,这就是人性最起码该具备的。还有一个是什么?(喜爱正面事物。)喜爱正面事物这个在人性里面就是心地得善良,恶人喜不喜爱正面事物?(不喜爱。)恶人他喜欢邪恶、凶恶、恶毒的东西,所有这些与反面事物有关的他都喜欢,一说正面事物,说这个事对人有益处,是从神来的,是神所造的正面事物,他听了不喜欢,不感兴趣,这就不能蒙拯救。真理说得再好,这道再真,就是提不起兴趣,一说吃喝玩乐、嫖、赌、偷、抢来劲了,这性情凶恶,不善良,所以他喜爱不了正面事物。正面事物在他心里是怎么看的?他藐视,瞧不上,他会嘲笑。说到做诚实人,“什么诚实人哪?尽吃亏,我才不做呢!你诚实你傻,你看你尽本分吃苦耐劳,从来不考虑自己的后路,从来不考虑自己的身体,累垮了谁管?”谁一说“咱得留后路啊,不能傻乎乎的一个劲地卖力气,得把自己的后路预备好,之后再多少出点力气就行了”,这么一说对他心思了,他高兴了,一说绝对顺服神,忠心花费尽本分,他厌憎,反感,听不进去,这样的人是不是凶恶?是不是心地不善良?所以他那点奉献、花费、撇弃都是有目的的,他早就盘算好了,自己献一个就能得十个,他觉着合算,这是什么性情?邪恶又凶恶。

很多人都会盘算,但是算来算去就觉得是神主宰一切,这些年该过好日子也过了,要是神不祝福,自己使多大劲也过不好,算来算去,看到这一切不在人手中掌握,人自己盘算愚昧,人该做的人自己做好了,剩下的一切都在神手中。他经历这么多年,有了阅历之后,这些事就看透了,真的能把这些事交给神了。那个邪恶、凶恶的人不把自己交给神,他总想靠自己打拼,他觉着,“命运在神手中掌握?神主宰一切?是吗?”他总划问号。同样听道、听真理交通,有的人越听越有劲,越听情形越好,越听越有变化;有的人越听越够不上,越觉得复杂,这就是不通灵的人;还有的人越听真理交通就感觉厌烦,丝毫不感兴趣。这就显明了人不同的本性,山羊、绵羊分别出来了。一类是接受神话、接受真理、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的人,另一类是怎么听也不接受真理,就觉着这些话是官话,即使听明白了也不愿意实行,因为放不下自己的打算、私欲与利益,所以信多少年也没有变化。教会里这两类人是不是一看就挺明显?那些真要神的人,不管别人说什么他不受影响,都一个劲地花费,他相信神的话没错,按神的话实行这是最高原则。那些邪恶、不喜爱真理的人他总有活思想,今天一看好像得福有希望,就卖力气、做好事,过一段时间一看神也没祝福,心里就后悔、埋怨,最后总结出什么?“神主宰一切,神不偏待人,这话我看不见得”,他总结出这么一条,他看眼前的利益,这是不是凶恶?他要见利,这就证实了他的付出不是甘心,不是真心,显明了吧?你看约伯经历试炼时,他妻子怎么说的?(你还信你的神吗?你弃掉你的神死了吧。)她就是个不信派,一受祸不干了,神赐福的时候,“耶和华神哪!你是大救主啊!你给我这么多财产,你祝福我,我跟随你啊,你是我的神哪!”把财产一剥夺,她就告诉约伯,“你别信了,没神!有神财产怎么让强盗夺走了呢?神怎么没保守呢?”这是什么性情?(凶恶。)人的利益一旦受到损失,自己的目的、欲望没得到满足的时候,马上就能暴跳如雷,就能反叛,就能做犹大背叛神、弃掉神,这样的人多不多?这类明显的,现在在教会里可能还有一部分,但是有一些人仅仅就是有这样的性情,不一定是这类人,这需不需要变?有这样的性情,就同样都是凶恶的,你有这样的性情你就能随时背叛神,这几样性情只要你一天不变,你跟神就不是相合的,你跟神不相合你就不能来到神面前。约伯怎么样?神赐福,约伯感谢神,在多年的经历当中有时候神也会剥夺一些,他还感谢神,经历来经历去,活到一把年纪的时候,神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夺走了,约伯怎么表现的?不但不埋怨还赞美神,还为神作出见证,这性情怎么样?这里面有几样正常人性该具备的性情?(良心、理智、喜爱正面事物。)首先,他具备良心,他看透一切都是神赐给的,他感谢神。理智呢,哪句话说明他有这个理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就这句话见证了他自己对神的认识,对神所作的这一切的真实经历与认识,把自己真实的身量、真实的人性表达出来了。还具备什么?(喜爱真理。)喜爱真理怎么看?在神夺取这个事上你怎么看他是否喜爱真理?(他没有张狂,别人说一些话他能去寻求。)寻求这是喜爱真理的一个表现。不管怎么难受,不管面临身边发生的这些事怎么痛苦,他不埋怨,这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一个表现?另外,喜爱真理还有一个更实质的表现是什么?(顺服。)能顺服这怎么看?怎么看知道这就是喜爱真理的一个切实的、准确的表现?平时人常说“神所作的对人都有益处,都有神的美意”,这话是不是真理?(是。)但是你能接受吗?神祝福你的时候你能接受,神夺取的时候你能接受吗?(不能。)你不能,但是约伯能接受,他把这句话当成真理了,他是不是喜爱真理?神夺走他所有一切财产的时候,他受了那么大亏损,得了那么大一场病,因为这一句话“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有神的美意”是最高真理,不管受多大亏损,多难受,他都能坚持这句话是对的,所以说他喜爱真理。再一个,神无论用什么方式试炼他他都接受,夺取的方式也好,强盗抢的方式也好,或者是让他身上长疮也好,约伯是怎么对待的?他埋怨神了吗?他选择了吗?他不选,他一句埋怨神的话都不说,这叫喜爱真理,喜爱公平公义,说:“神对人太公平了,太公义了!受造之物在神眼里就是蛆虫,神怎么对待都行,都对。”他认为神所作的都是对的,都是正面事物,他自己这么难受他都不发怨言,这是真实喜爱真理啊!无论自己受多大亏损,有多大难处,他能胜过自己的难处,不会因为自己的难处而埋怨神,或者对神有什么要求,这叫喜爱真理,这叫真实的顺服,有真实的顺服才有真实的喜爱真理。要是光说嘴,但是有要求,“神哪,你把我这病挪去吧!把我的财产再恢复吧!”这是不是顺服?是不是真实的喜爱真理?(不是。)这是说嘴,是喜爱财产,喜爱利益。约伯就胜过了物质的利益、财产这些东西,所以他就能达到顺服。在约伯心里就能看透这些事,说“人这一辈子挣多少都是神赐给的,神不让你挣一分也挣不来,神让你挣给你多少就有多少”,他把这事看透了,就是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这个真理在他心里定形了——后面不带问号,是叹号,这就成了他的真理,装在他心里了。约伯的人性里还具备什么?他咒诅自己的生日是出于什么?他宁可自己死,也不想让神看着痛苦,为他伤心,这是什么品质,是什么实质啊?(善良。)他这个善良的表现有几样?能体谅神,能爱神,满足神,理解神,是吧?这几样表现统统合起来才是人格。人格是怎么产生的?明白了这些真理,能够在神的试炼当中,在撒但的试探当中站立住,具备了一定的真理才有人格。约伯从人性实质上来说他有颗善良的心,所以他才能咒诅自己的生日,宁可自己死,别让神看着痛苦,为他伤心,为他担忧,他具备这样的人性。具备善良的这个人性,这个实质,人对神才会有爱,有体贴,如果不具备这个,人就麻木、冷酷。再对照对照保罗,他跟约伯正好相反,保罗处处为自己着想,还要当基督,得不着冠冕还要跟神讲理、打官司,这多没理智啊,这就没有廉耻了。人有撒但败坏性情,人就得变,人要是明白真理,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就能顺服神了,就不会再抵挡神了,也能达到与神相合了,这样的人就是得着真理生命的人,神要的是这样的受造之物。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二篇 追求真理才有生命进入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四篇 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