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七十六篇 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三)

今天聚会还得交通关于观念的问题,观念的问题之前交通了两次,今天再交通一次才算完。关于人对神的观念,主要是对神与对神作工的观念,这两方面观念最影响人的追求,影响人的看事态度,也影响人对神的态度,更影响人所走的道路与所走道路的方向。那通过咱们上两次的交通,现在能不能定义一下到底什么是观念?对信神的想象这是一种观念,这种观念使人信神只停留在一些外表的作法上,比如外表的生活细节,吃喝拉撒睡这些事上,这是最初步的。更进一步的是人对信神的追求和信神所走道路的一些想象,还有就是涉及到人对神作工的一些要求、想象与误解。这个误解包括什么?为什么叫误解呢?一说到误解,那肯定不是正当的想法,而是与事实不相符,与真理不相符,与神真正的作工还有神的性情是格格不入的,或者是凭着想象、知识,或者是凭着人的一厢情愿想出来的出于人意的东西,与神、与神本身、与神的作工没有丝毫的关系。当这些误解、要求产生的时候,就是人对神与神的作工的观念已经达到一个顶点了,这时候人与神之间面临着怎样的一层关系?(有隔阂了。)有隔阂了这个问题严不严重?隔阂产生的时候,人的这个观念、想象就很严重了,隔阂就是人对神作的一些事不满意了,心里不想跟神说心里话了,不想把神当神待了,不崇拜神了,人对神的公义性情产生怀疑了,不认可了。紧接着还会有哪些表现?人不寻求真理,这个误解在人心里产生隔阂的同时,紧接着就会让人产生抵触,抵触真理,抵触神的话,抵触神的主宰,对神作的不满意,“你这么作不合适,我不赞成,我不同意!”言外之意就是:我不能顺服,这是我的选择,我要发出不同的声音,发出与神的说话、与神的真理、与神的要求不同的声音。这是什么行为?(叫嚣。)叫嚣,对抗了。人的败坏性情当家做主的时候,人与神之间的关系从一个简单的观念就能发展到对神产生误解,误解之后紧接着人与神之间就产生了隔阂,这隔阂就像一堵厚厚的墙,打不透,也不能穿越,更不能透视,你看不到神了,看不到神神性那一面的实质了,就是看不到神本来的面目了。隔阂产生的时候,人不想跟神说话了,也不想吃喝神的话了,为什么能有这样的表现?因为他觉得神作的伤他的心了,伤他的尊严了,让他的人格受到屈辱了。事实上是这么回事吗?不是,是人的败坏性情,也就是人观念里想象的对神的要求在此时此刻没得到满足,就是神所摆设的、神所给的、他所面临的与他的欲望、野心还有他的要求、他个人的喜好正好是相反的,他产生抵触了,他不赞成、不认可神这么作是真理、神这么作是对的。这些隔阂产生的表现与人所流露出来的不是真理当家做主所该流露出来的东西,这里没有顺服,没有寻求,没有等待,更没有敬畏,也没有悔改,都是先研究、判断,然后定罪,之后就该抵触了。这些行为是不是与寻求、等待、顺服、接受还有悔改正好相反?有这些正面的实际表现的,这是让什么做主了?以什么作生命了?(真理。)有真理作生命了。那些反面的表现则是败坏性情作生命,败坏性情控制着他的行为,控制着他的心思,也控制他判断一个事物的态度、存心、观点。当人研究、分析、判断、定罪还有抵触产生的时候,下一步人该做什么了?该对抗了。人有哪些表现是对抗?消极怠工,撂挑子不尽本分,还有论断,散布观念,这都是与神叫嚣、对抗的一些行为表现。还有什么呢?(如果严重的话可能会背叛神、背叛真道。)那是最严重的了,“不信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就是鬼性出来了,彻底否认神了。

咱们再总结总结,刚才说的与神叫嚣、对抗的行为表现都有哪些?消极怠工,散布观念,还有什么?(论断神。)这几条都比较严重,最严重的还有背叛,一共是四条。这四条是比较明显的,是比较大的、原则性的几方面,在这几条里面还有哪些细节是你们能想到的或者是你们见过的,或者是你们自己曾经有过的?(煽动,就是自己想表达对神的不满,就煽动更多的人起来对抗神。)这是哪条里面的?(散布观念里的。)这是其中的一种表现。那有没有外表也顺服,然后祷告的时候说“让神显明吧,我做的是对的,时间会显明一切,神是公义的”?这是哪条里面的?消极怠工、消极对抗,是吧?这话听着是对,是挺理直气壮的,但这里面有对神所摆布的不服,这是一种对抗,还有没有?(消极怠工里面还有自暴自弃,耍无赖,觉得反正自己就这样了,神要灭就灭吧!就是已经放弃自己了,定规自己就是这种人,就是这种本性,谁也拯救不了。)这是一种无声的对抗,其实真正的情形是消极了,就觉得神作的没法理解,神爱怎样就怎样吧!外表似乎是已经完全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了,事实上内心深处还深深地在抵触神的安排,对神特别地不满、不服,是吧?为什么这么说呢?人已经认可神这么作了,也没有什么要求了,为什么还说这是一种对抗情绪呢?为什么这么定性呢?其实在人的潜意识里他也不想定罪这个事,不想定规说“神作的这个事就是错的,我就不接受,神作的别的事我还能顺服,但这个事我不接受,反正我就因为这个事消极怠工”,在他的潜意识里他的情形不是这样的,他没有这个意识,他只是有点儿不服、不满或者不忿。也可能有一部分人他会定罪说这是错的,但是从人内心深处、人的主观意愿上来看,他的潜意识里并不想这么定罪,毕竟他信的是神。那为什么说他这个行为是对抗,是消极怠工,是带有消极的成分呢?消极本身就是一种对抗,这其中有几种表现。第一种是临到破罐子破摔、消极怠工这些情形的时候,人心里都能意识到这个情形是不对的,除非是那些刚信两三年很少听道的人,他们不怎么明白这些事,只要是信三年以上经常听道、接触到真理实际的这些人都能意识到。当人能意识到这个情形不对的时候,人应该怎么做才不是对抗?首先得寻求,寻求神为什么这么摆布,为什么自己会临到这样的事,人应该怎么做,神的心意是什么,这是正面的,是人应该具备的表现。还有什么?(接受顺服,放下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想法好不好放?他认为自己是对的就不容易放下,要达到放下是有步骤的。那哪些实行是最适合、最恰当的?(祷告。)你只说祷告,这是道理。你祷告“神哪,我愿意顺服,求你安排、摆布,让我能顺服,我要是顺服不下来你就责罚我吧”,说了一堆空话后琢磨琢磨,“这本分尽一天算一天吧!”改变了吗?一丁点儿都没有改变,你这个实行法不解决问题。那怎么实行能让你有扭转?(人应该主动寻求神的心意,从心里承认神是对的,自己是错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否认自己。)这是两条,主动寻求神的心意,还有在心里承认神是对的,自己是错的,这话都对,但有一条是最实用的,那哪条实用,哪条是空话?(主动寻求神的心意是空话。)很多时候,神的心意神不会直接告诉你,另一方面,神不会突然给你个亮光让你明白,还有一方面,神也不会让你正好就吃喝到你该明白的相关的神话,这几种途径对人来说都不太现实。所以说,主动寻求神的心意这一条对你们来说能不能有效?有效的方法才是最好的方法,是最现实、最实际的方法,没效说得再好听也是理论,只能停留在口头上,达不到效果。那哪条实用呢?(第二条。)得先认识到人肯定是错的,这条实用。有些人说认识不到自己是错的,这种情况下你也得先有个理性,能放下自己。有的人说:“我以前认为自己对,现在还那么认为,而且又有那么多人赞成、同意,我里面也没什么责备,再一个我的存心也对,怎么能是错的呢?”有好几条理由让你不能放下自己,不能否认自己,这时你怎么办?不管什么理由,你只要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个“对”跟神是对抗的“对”,那你就是错的。就是不管你怎么有顺服的态度,不管你心里怎么祷告神,或者你也能走过程认为自己是错的,但是在内心深处你的情形还是在与神较着劲,还是在消极里面的,这个实质就还是在跟神对抗,这就证明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错的,你不接受你是错的这个事实。

刚才说到人在神面前首先得承认自己是错的,这是不是一个过程,是不是一种形式?如果你只是把这种实行法流于一种形式,流于一种表面,那你能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永远不能。这得有几个步骤,首先得看自己所做的,先别看存心,有时候你存心对,但你实行的原则是错的,为什么说原则错了呢?也可能你寻求了,也可能你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原则,也可能你根本就没寻求,就是凭着自己的好心、热心,凭着自己的想象与经验做事,这一做出错了,你自己能想象到吗?你预料不到错就出来了,那你是不是就得被显明啊?被显明你还跟神较劲,这错在哪儿?(错在不承认神是对的,而持守自己是对的。)就错在这儿了。最大的错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一个事,触犯原则了,造成一些损失或者有一些后果,最大的错是你做了错事之后还持守自己,还不能承认,最后还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与神对抗,否认神的作工是对的,这是最大的错,最严重的错。为什么说人那种情形是对抗的情形?不管能否认识到神所作的、神主宰的是对的,是有什么意义的,首先,人不能认识自己是错的这就是一种对抗的情形。那要解决这种情形怎么办?刚才说到寻求神的心意这个对人来说不太实际,有些人就说了,“不太实际那我们是不是就不用寻求了?省了这一关,因为神说不用了。”明明可以寻求明白的却不寻求了,可不可以这样?如果这么做,这人是不是没救了?这样的人偏谬,是吧?寻求神的心意这个对人来说就比较绕远一些,要走捷径比较现实的是得先否认自己,先放下自己,认识到自己做的是错的,是不合真理的,然后再寻求真理原则,就是这么个步骤。这个步骤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实行起来也有很多麻烦,因为人有败坏,人有各种想象、各种要求,也有欲望,会影响人否认自己、放下自己,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刚刚咱们讲了这么多,主要是讲观念能导致人对神产生误解,误解让人与神产生隔阂,隔阂让人对神产生抵触。抵触这是什么性质?是对抗,悖逆。当人与神产生对抗、叫嚣的时候,这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这是有根源的。比如说,人突然发现自己得了一种病,而且很严重,人就奇怪,怎么发展得这么快呢?医生一看,说:“这个病那不是一两天得的,可能在你身体里已经潜伏十年二十年了,今天才暴发。”那暴发的原因是什么?是这个病在身体里面太久了,导致全身各部分脏器都受到影响了,最后到一定程度,借着一个环境或者借着一个什么事,这个病就暴露出来了。其实这个病在人身体里早就有了,不是暴露的那一天才得的,而是暴露的那一天才被人发现。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人能悖逆神,能与神对抗,能与神叫嚣,这是不是每一个人起初信神的时候所能预料到的?是不是每一个与神叫嚣、对抗的人信神的初衷?说“我信神不为得福,我就为了见到神之后跟他叫嚣一把,然后我就扬名立万了,我这一辈子就值了”,有没有人这么打算?(没有。)就是再笨、再傻、再恶的人也没有这个打算,人都是想:“信神之后能好好地信,做好人,听神的话,神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不能达到绝对顺服神,最起码神让做的,咱们能做到的就尽力满足神。”这是多好的愿望啊,怎么发展到最后与神叫嚣上了呢?怎么与神对抗上了呢?人自己心里都不甘,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说与神叫嚣、与神对抗人心里就不是滋味,就难过,觉得人怎么能这样呢?谁这样自己也不能这样啊!就如彼得所说的一样,彼得当时是怎么说的?(“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太26:33))但事实临到的时候,彼得所表现的与他的心愿、志向是完全不符的。就是说,人的软弱是人自己意料不到的,当环境发生的时候,人的本性实质、人的败坏性情会控制人,会主导人的所思所想,主导人的行为。这就是人的败坏性情让人产生出来的观念所导致的人与神之间的各种关系,所导致的人在神面前产生的各种悖逆行为,这都不是人信神的初衷,也不是人意愿里所盼望做的。

现在,人要想解决对神的误解,人就得解决对神的观念,对神作工的观念,对神实质的观念,对神性情的观念。要解决这些观念,人必须先从了解、知道、认识这些观念开始,那具体这些观念是什么呢?咱们还得从一些实际的例子上说起,来解决人的这些观念、这些想象,让人从这些实例当中看见,在神的内心深处或者是根据神的实质、神的性情神是怎么对待人的,而人所想象的神应该是怎么对待人的,让人把这两样区别开,从中能够接受神对待人的方式、神主宰人的方式,接受神的实质、神的性情。当人对神的实质、神的性情、神主宰人的方式,还有神作工的方式有了一个准确、清楚的认识之后,达到人能不凭着观念、想象对待神所作的这一切,解除人对神的观念,打开人与神之间的隔阂,能够逐步解决人对神的对抗,让人对神叫嚣的这个事从此不再出现,这些问题是不是应该急需解决的?(是。)那人就得先从明白真理开始,什么事都得与真理挂钩,什么事都涉及真理。那这些观念是什么?咱们还是先从神的作工开始说起,就是根据一些事例来让人看清楚这里面神作工的原则是什么,神对待人、主宰人的原则是什么,方式是什么,也可能一个事例里面会涉及到神作工的方式,也可能会涉及到神定规一个人的方式、定规一个人的结局,也可能会涉及到神的性情或者是神的实质。要让人明白这些,如果是很空洞地讲神如何如何,神作六千年的工作都作了哪些事,神都是怎样对待人的,如果用这种方式说,你们觉得容不容易接受?比如说神作六千年的工作,第二步工作神在犹太作,神对犹太人是怎么对待的,从中看到神的性情是什么,这好不好理解?再比如,神主宰这个世界,神对世界各个种族的人是怎么对待的,神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是怎么划分他们的,为什么给他们划分在那个地方,神分配这些事的原则是什么,从中看到神主宰人类的方式,这容不容易理解?这些离人日常生活当中的性情变化、生命进入是不是比较遥远,而且比较抽象?(是。)为什么说遥远、抽象呢?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你光知道这些东西不能解决问题,即使你知道了这些,当临到一个人骂你的时候,你心里还是特别难受,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就是日常生活当中临到的吃喝拉撒睡这些事,与那些大的、宏观的人所能知道的那些理论不太相关。所以说,咱们还是从生活当中人能听到、能看到也能感受到的一些事例说起,然后让你们从中长见识。

咱们还是先从事例讲起,不管讲什么,讲什么故事内容,或者是这个故事内容涉及到哪些人、哪些事,甚至也可能涉及到你曾经做过的一些事,不管怎么样,故事本身所带来的效果是让人明白与咱们今天所讲的主题有关的一方面真理。每讲一个事都有讲这个事的目的,都与这个事本身所应该带来的价值有关,以及与这个事里面所表达出来的真理有关,那咱们就开始讲故事了。案例一,在很久以前,有一处教会寄过来一瓶止咳糖浆液,说:“神你总跟我们说话、讲道,话说得多了,有时候就会咳嗽,为了让你讲道顺畅,少咳嗽,我们给你寄点止咳糖浆液。”这瓶止咳糖浆液拿来之后,旁边有一个老兄看到了就说:“这个东西说是止咳糖浆液,但到底是治什么的谁也不知道啊,不能随便给神乱喝,这喝了还了得,那是药啊,喝进去有副作用啊!”旁边人一听,“这话里有爱,是好心哪,那就不能给神喝了。”那时我对保健没有什么概念,我也不需要它,就想着先放那儿吧,可能以后能用得着,然后这事就不了了之了。那这个止咳糖浆液的事件就到此为止了吗?还没有。有一天,有人发现这位老兄端着这瓶止咳糖浆液自己喝上了,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剩一半了,再后来就可想而知了,他全喝完了。这个故事就是这么个内容。那你们能不能揣摩一下,这个事跟咱们要讲的观念有什么关系?先说说,我所讲的这个故事对你们来说有没有震撼,有没有触动?(有。)那你们听完这个故事有什么感想?你们的触动是什么?一般受到触动的人都会想:“这怎么能喝呢?”这是第一触动。第二触动呢,“每天都喝,还给喝完了!”你们除了触动之外还能想到什么?就是对这个事情本身,对这位老兄所做的事,他所有的这些表现,就是在整个故事当中发现的每一样事,你们会不会想到神有什么样的反应,神会怎么作,神应该怎么作,神应该怎么对待这样的人,这里面是不是会有人的观念产生?咱们先抛开触动的内容不说,就说这个触动能不能让人得益处?人仅仅是良心会有一些感觉,但也说不清,其次就是会有一些出于道义或出于神学理论的责备,但这些责备不是真理。如果要说涉及真理的话,那就是对这个事件本身人所能想出来的观念或者人对神应该怎么作产生的一些要求,这是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在这个故事当中,人对这件事情所能产生的或者人所判断出来的神应该怎么作的一些观念、想法,这是重要的。别看你有触动,有触动也解决不了你的悖逆,如果有一天你临到一个东西特别喜欢或者特别需要,在对你很有诱惑的情况下,你照样也能做,那个时候你就一点儿触动都没有了,现在的触动只不过是良心的作用,是人性道德标准的作用,它不是真理所起到的作用。当你能把这里面所产生出来的观念解决掉,你在这个事件上就得着真理了。那你们现在揣摩揣摩,在这个事件上人会产生哪些观念,哪些观念会导致你对神有误解,对神产生隔阂,甚至与神对抗,这是咱们应该交通的。

下面接着交通。这个事情发生的当下,你们说这位老兄良心里有没有责备?(没有。)怎么看出来没有责备呢?他从第一口喝到最后一口都没有任何的收敛,也没有住手。哪怕说喝一口尝尝以后就不喝了,这也算是你有责备,因为你在不断地收手,最后自己终于控制住不再继续做下去了。但他不是这样,他是从头喝到尾,如果再有还能喝,这就看到他良心里没有任何的责备。这是从人这儿来看的,那从神那儿神怎么看待这个事,这是你们应该了解的。从神怎么对待这个事,神怎么评价、定义这个事,能看到神的性情、神的实质,也能看到神作事的原则、方式,同时也可能会显明一些人的观念,说:“原来神对人是这样的态度,神处理人是这样的方式,我以前不这么认为。”你不这么认为的同时已经显明了你与神之间有隔阂,同时显明了你对神也能产生误解,你对神的这方面作工、这方面作事的方式是有观念的,就是这么回事。那神在面对这个事情的时候,神是怎么作的,咱们就分析这事。当他说“这是药啊,是药三分毒,不能喝,喝了有副作用啊!”神有没有反应?(没有。)那他说这话的存心、目的是什么?这话是真话还是假话?这话是骗人的,是虚假的,从他后来所做的一切、所流露的一切就已经看出他的内心是什么。那神对待他的这种假话、这种行为,神作没作任何的事情?(没有。)怎么看出来的?就是他说这话的时候不是诚心的,是虚假的,神就在旁边观看,神不作正面的引导或者是消极责备方面的工作。人里面有时候有良心责备,那是神在作,他有没有责备?没责备,神不责备他,神就在旁边观看。为什么神要观看呢?在一个人临到一个事没做出事来或者没有形成事实之前,神对这个人了不了解?(了解。)不是了解他的外表,就是了解他这个人的内心,他这个人的心是善是恶,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他心里到底对神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他心里有没有神,有没有真实的信,神一直在观察,神也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当这个老兄说完那句话后,神作什么了?第一是没有责备,第二是没有开启,而且神也没让他意识到:这是祭物,人不能乱动。那这个意识用不用神直接告诉人啊?(不用。)正常人性里应该具备这个。但有人说,“有些人就不知道,你不会告诉人家吗?你告诉人家了,人家知道不就不犯错了嘛,这不是保守一个人了吗?人家现在是不知道,不知者无罪嘛!”那神为什么不这么作呢?一方面是他应该知道这样的道理,另一方面,他如果不知道,神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让他知道这个事,以防止他做出这样的事来,产生这样的后果?神告诉他这不更能显明神拯救人的真心吗?不更能显明神的爱吗?那神为什么不这么作呢?一方面原因是神要显明人,就是当你临到一些小事的时候,这些事都不是无意临到你的,有可能对你来说就是拯救,也有可能就是毁灭,期间神在观看,神一言不发,也不摆设任何的环境,也不用开启的方式告知你:这个事你不能做,你做了后果不堪设想,这个事你这么做没理智,没人性。神不作,人就丝毫没有这些意识。人没有这些意识,一方面是神当时就没提示他,另一方面是人如果有良心,具备一定的人性,在这样的基础上神就会作,神就会有这样的恩典赐给他。但是神为什么没吱声也没作什么呢?就是这个人他不具备良心,不具备有尊严、有人格的人性,他也不追求这个,他心里没有神,他也不是什么真实信的人,所以在这事上神就要显明他。神显明人有时候是一种拯救的方式,有时候就不是,神就有意这么作。你如果是有良心、有理智的人,神的显明对你来说就是一种试炼,就是一种拯救;但如果你不具备良心、理智,神的显明对你来说就是淘汰、毁灭。那现在来看,神的显明对这位老兄来说是什么?是淘汰,不是福,是祸了。有些人说:“他做了这么大的错事,挺丢人的,那从他开始偷喝的时候,神能不能借着一个环境阻止他不让他喝呀,那样他这个错不就不犯了吗?他不就不用被淘汰了吗?”神作事顺其自然,这你们得掌握,这是原则。当他打开瓶子喝第一口跟喝最后一口的时候有没有区别?(没有。)这就已经彻底把他的人性、把他的追求还有他的信显明了。

旧约时代,以扫用长子的名分换了一碗红豆汤,他不知道什么重要,什么有价值。现在,有的人就为了一瓶止咳糖浆液最后被淘汰了,换得被毁灭的结局,太不可思议了。这事看着是一个小事,如果发生在民间、在人中间都不算什么事,但现在是那么简单吗?(不是。)为什么说这事不简单?为什么这事值得拿来讲一讲?咱们先从最简单的说起,也就是先从这个东西说起。这一瓶止咳糖浆液它的实质是什么?其实这点物质的东西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这个东西献给了神,它的实质就变了,变成祭物了。什么是祭物?祭物就是不归人了,这个东西无论是水也好,是固体也好,无论它的价值多高昂,这东西归神了,是神的东西。神的东西是什么概念?有些人说:“那是神圣的,分别为圣了。”就是说,神的东西在没经神允许之前谁也别动,谁也别打主意。还有些人说:“那神你不用还不许我们用啊,不用要是坏了不就可惜了吗?”那也不行,这是原则。祭物不是属人的东西,而是属神的,不管这个东西是大是小、有没有价值,人把这个东西献给神了,神不管要不要,这个东西的实质就变了。这个东西一变成祭物,那就是归造物主所有,归造物主支配,这个涉及到什么了?涉及到人怎么对待神、怎么对待神的态度这事了,人对待神的态度如果是轻慢的、不屑的,是漫不经心的,那当然对待神所拥有的东西他的态度肯定也是一样的。有些人说:“有的祭物也没人管,那是不是到谁手里就归谁拥有啊?不管有没有人知道,反正到谁手里就是归谁了,谁就是这个东西的主人了。”这种说法怎么样?很显然是不对的。对于祭物神的态度是什么呢?不管人献上的东西是什么,不管神是否接受,这个东西一旦被定性为祭物,人如果再打它的主意,那可能就要“踩雷”了,这是什么意思?(触犯神性情了。)这个概念人都有。所以,这个事告诉人什么?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神的东西人不能乱动,动了神就发火,火了就要灭你,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神是根据人的一些行为表现,还有人对待与神有关的一些人事物的态度来评判一个人,是吧?有的人他信神有信心,能花费,也能付代价,各方面表现都好,就是有一样不好,一看神家,“神家这物资丰富啊,有捐粮食的,有捐服装的,还有捐各种药材的,当然钱也多,那神一个人也用不了啊,虽然扩展福音要用一部分,但也用不完哪,那咱们是不是得分担点儿啊?”他就上火了,这一上火就产生“负担”了,就开始琢磨道儿了,“这钱怎么花呢?这东西怎么分配、怎么用呢?要不我来点儿吧,不然这么多用不完,到时候这个世界一毁灭不就浪费了吗?这么多东西咱们大伙分担点儿,这不是神的公义性情嘛,在神家人人平等,神的东西也是咱们的,咱们的也是神的,我什么都给神了,神给我点儿也不算什么,反正神也要祝福人,祝福别的也是一样,那这个事就不用神祝福了,咱们就直接用吧!”动心了,开始打主意了。他的欲望一点点膨胀,然后总接触就该伸手了,伸手也没有责备,他认为谁也不知道,还觉着“我一直都没少做事,神应该能原谅,先偷点儿吧!”这一偷不要紧,触犯神性情了。外表看,他凭自己的那些想象为自己找了一些借口,比如“这东西时间长了不吃就坏了,这么多东西一个人也用不完,平均分配人又太多,也不够分,要不我自己管理管理吧!”“这么多钱到了世界末日花不完怎么办?咱们一人分担点儿吧,这也体现神的爱、神的恩典哪!虽然神没说,神也没给这个原则,但咱们自己主动点不就行了吗?这是按原则办事!”他找出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然后就开始行动了,这一行动一发不可收拾,并且心里还越来越没有责备,这就该出事了,是吧?

现在,你们说这事是大还是小?这事算不算严重?(严重。)为什么说严重呢?(这事涉及到神的性情,还涉及到人的结局归宿了。)这事挺大,那现在我该警告你们的是什么呢?千万别打祭物的主意,对不对?有些人说:“那不对呀,弟兄姊妹捐的东西是捐给神家的,捐给教会的。”这话对不对?这话是怎么产生的?人有贪心,他就制造出这么一种理论。这事还涉及到什么?这里面有一点咱们还没说到,就是有些人认为:神家是一个大家庭,为了能体现这是一个好的大家庭,这个大家庭就应该有爱、有包容,所有的人在一起同吃、同喝、同用,分配的所有东西都是平等的,比如说每一个人都有鞋穿,有衣服穿,都是平均分配的,神不会偏待哪一个人,如果有的人光着脚连袜子都穿不上,神那儿如果多,神就应该救济他们。人是不是有这个观念?人认为:神你得的那些东西是弟兄姊妹捐给你的,你已经有那么多了,是不是应该分配点给穷人哪?这么做是不是能体现神的爱呀?穷人也说:“神你都得那么多了,我现在还光着脚,你是不是得给我一双啊?我全人都献给你了,我享受你一点儿东西是不是应当应分的?”人是不是会有这样的想法?人强行地占有神的东西,还美其名曰:这是神的恩典,这是神的赐福,这是神的大爱。人总要与神搞平均分配,什么东西都要平摊,说:“神你的东西太多了,用不了,价值也太高,我们享受得太低了,你应该把你的档次往下降一降,跟我们的拉齐。”他总要搞平均主义,他认为这是世界大同、人类和谐、美满生活的一种象征,是应该出现的一种景象。这是不是人的观念?尤其是在神家,人觉得不能有吃不上饭的,如果有吃不上饭的那神就应该用神的祭物救济他,神不应该看不见。人所认为的“应该”是不是观念?是不是人对神的要求?有些人信神后,说:“我信神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得着,家里还贫困,这也不是应该出现的现象啊,神应该赐福,这样好荣耀神!”这是人的观念,是人的要求。人认为,当人有一些不正当的想法或者是做法要触犯神行政、触犯神性情的时候,神应该出面阻止,这是拯救,这是神的爱。但是,神是这样作的吗?很多时候神不作这个事。那神靠什么拯救人,靠什么变化人呢?(发表真理。)发表真理这是其中一项,除了神发表的真理之外,还有一样在神那儿看是比这个更重要的东西,那是什么呢?就是人的良心与人性更重要。如果在你的人性里没有良心,没有人格,没有理智,就是不具备良心与理智这两样东西,也就是在临到事的时候,你的良心与你的理性都不能正常发挥作用,都不能约束你的行为,不能规范或者矫正你的存心、观点,那神绝对不会作任何事情。神要改变你,他先让你的良心与你的理性发挥作用,当你的良心受到责备时,你就会思考:“我这么做不对,神会怎样看我?”并且你会有进一步的寻求与积极正面的进入。但是,人如果连这第一步都没有,不具备良心、理性,心里面根本就没有责备,那临到事的时候神会作什么?神什么都不作。所以说,神说的话,神教导人的所有的这些要求与真理,都是在人有良心、有理性的基础上作的。那咱们刚刚所讲的这位老兄,他如果有良心,具备一定的理性,临到这个事之后他会有哪些举动?会有哪些表现?“这东西不错啊,这是给神的,给神的东西估计错不了,那不让神喝了,我给它喝了吧”,当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如果有良心,他会不会打开瓶子喝第一口?(不会。)他有良心控制着,这个事就不能有下一步,就不会喝第一口,这个事的结果就完全翻转过来了,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恰恰相反,他不具备良心、理性,百分之百不具备,结果导致什么?他从产生这样的想法之后,他没有良心的约束,然后就肆无忌惮地、大胆地打开了瓶盖喝下了第一口,之后他不但没有责备、没有控告,而且觉得享受,觉得得逞了,“你看我多聪明,我多会抓时机,你们就傻,你们不懂这些事,姜还是老的辣呀!”他觉得占便宜了,他心里得满足,“你看我就多说那么一句话,就得了这么一瓶东西,这是偏得呀,这是神恩待!”这错他是一犯再犯,一发不可收拾,一直到最后喝完良心也没有控告,也没有责备。他的良心、理性不会告诉他说,“这东西不归你,就是神不喝,神扔了,给狗、给猫,只要没说给你你就不应该用,这不是你应该享用的东西”,他的良心不会这么告诉他,因为他没有良心。没有良心的东西是什么?是畜生,就这么定义。人没有良心就这么做事,从开始产生这样的思想,一直到最后一丁点儿良心责备都没有。事到如今,这事也可能人早忘了,记性好的话可能还记着,还觉着当时做得对,从来不觉得这事做错了,没认识到这个事的严重性,没认识到做这个事的性质是什么,人认识不到。

那神对这样的人有这样的定规,准不准确?(准确。)神定规这样的人,给他这样的结局,神定规的原则是什么、根据是什么?(根据人的本性实质。)一个没有良心知觉、没有理性的人,具不具备接受真理、实行真理的条件?有没有这样的实质?(没有。)为什么说没有呢?当他对这个事开始发表自己的观点的时候,在他内心深处,他的神在哪儿?他心中的神是谁,在什么位置上?他心里有没有神?可以肯定地说,这样的人心里没有神,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是信神的,不是弟兄姊妹,他是不信派。从他的哪些表现能看出他是不信派?他心里没有神,他做事说话全凭己意,全凭自己的观念、想象、喜好,没有良心作用。在不明白真理的情况下,他也没有良心作用,全凭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目的。那他把神放在哪儿了?哪儿也没有。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做事、说话的动机、源头、方向还有流露出来的东西,都是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说、就怎么做,所考虑的全部都是自己的利益、自己的目的,丝毫不受责备、不受约束。那从他的这种行为来看,他把神当成什么了?如果说他感觉到神存在,感觉神就在人的身边,时时在看着人、鉴察着人,他说话、做事会不会没有一丁点儿约束?会不会这么胆大妄为?(不会。)绝对不会。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产生了,那他信的神到底存不存在?(不存在。)这就是问题的实质,他信的神不存在,他的神就是空气。所以说,不管他怎么口称神如何如何,不管他怎么祷告神,不管他信了多少年、做了哪些事、付出了多少,根据他的言行,根据他对待神的态度以至于他对待与神有关的一切事物的态度,这个人的本性就全部暴露出来了。他把神当成空气,这是不是对神的亵渎?(是。)为什么说是亵渎呢?“说神鉴察,说临到事神责备,神在哪儿呢?我怎么没感觉到?还说人做这事有报应,神会惩罚,哪儿有啊?谁看到人遭报应了,我怎么没看到?”他否认神的存在,这就是对神的亵渎。说“神你都不存在,你有什么作工啊?你用什么拯救人哪?你作什么事责备人哪?所以给你的东西大伙就可以随便用,谁碰上了就是谁的,今天我碰上了那就是我的,就算我偏得,明天你碰上了那就是你的,就算你偏得,谁看着了或碰上了那谁就占便宜,那就是谁的,那就是神恩待谁”,这是什么逻辑?撒但、强盗逻辑,这是鬼性出来了,这有没有真实的信?听了那么多道,说出这么一堆鬼话,有没有一点真理根据?(没有。)他根本没有接受你说的话,没把你的话当成是真理,也没当你是神,就是这么回事。所以,对于有一些人,无论他们口头对神的相信、对神的承认有多么坚决,跟随神的年头有多少,曾经在神家作过什么工作,付过什么代价,有过什么功劳,这些人如果在内心深处对神的定义只是空气,那对于这些人神会怎么对待?神根本就不搭理。有些人说:“神不搭理,那他怎么能在神家呆着呢?”他那是效力。效力是什么概念?就是神看到这类人把神当空气,虽然他没有直接骂神,其实他那种表现就是这个东西,这样的人在神心里神定意不拯救。那对于不拯救的人神还跟他较真吗?说“你这方面真理不明白,你得好好听啊,你那方面真理不明白,你得多下功夫琢磨啊”;另外,神还得琢磨这些人明白真理这么浅,拿神当空气,那给他显点神迹奇事,让他知道知道神的存在,或者是多开启光照点儿,让他心里有神。神是这样的态度吗?(不是。)神是什么态度?(不搭理。)在人的观念当中,神一不搭理那这个人就像要饭似的到处流浪了,在神家你也看不着他追求,也看不着神在他身上作任何的工作,他就是效力,然后也不明白真理。是仅此而已吗?其实,这些人也能享受到神的一些恩典、祝福,甚至出现一些危险环境的时候神也会保守他的安全,甚至当他重病在身的时候神也会给他治愈,甚至还会给他一些特殊的才干,或者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下神也会在他身上作一些类似神迹的事,作一些特殊的事,就是说,这些人如果真能为神花费,真能好好效力不搅扰,神不偏待他。那人的观念是什么呢?“神不拯救了神就可以随便用,用完就踹”,神会不会这么作?神不会这么作,你别忘了,神是谁?他是造物主。在整个人类当中,无论是信神的人也好,是不信神的人也好,是各宗各派的或者是哪个种族的人也好,在神眼中他都是受造之物。所以说,有那么一句话“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这话就是神——造物主作事的一个原则。不管神最后根据这个人的实质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或者是神在给他结局之前,神是拯救他还是不拯救他,不管他是什么实质,他只要在神家中能够尽本分,能够效力,也能够在神的经营工作当中做一些事,神的恩典是不变的,神还是会用神的原则去对待这些人,神不偏待他,这就是神的大爱,是神作事的原则,这里有神的性情在其中。但是,根据这些人的实质,他们对神的看法、态度始终认为神是空气,不能认识到神的真实存在,也不能体会到神的真实存在,最后还不能确定神的真实存在,那神对待他们也只能是仁至义尽了,给他们一些恩典,给他们一些今生的祝福、保守,让他们感受到神家的温暖,享受到神的恩典与神的怜悯慈爱,仅此而已,这就是他们今生的福气。有些人说:“既然神都这么宽容了,他们也享受到神的恩典、祝福了,如果再进一步的话,让他们得到神的救恩那不是更好吗?”这是人的观念,神不那么作。为什么神不那么作呢?一个心里没有神的人,你能不能把神装到他心里去?你装不进去,你说多少话都没有用,都改变不了他对神的看法或者定义,所以,神对这类人也就只能是给一些恩典、祝福、看顾、保守。有些人说:“能享受到神的恩典了,那如果神再开启开启,他不就能认识到神的真实存在了吗?”认识、承认神的存在这是最后一步,在这个过程当中,就这样的人他能不能听明白真理?能不能实行真理?(不能。)这就定规了,不能蒙拯救。所以,神也不作无谓的工作,不作无用功。有人说:“那不对呀,有时候人常常临到管教或者临到一些神的开启,从神那儿也得着了一些真理。”这就又涉及到神的作工了。神要拯救的人得具备什么才能蒙神拯救,才是神拯救的对象,这个人应该明白,在神心里也有数,神不是说什么人都拯救,不管什么人只要神显点神迹、显点大能神就一定能拯救,神不作这事,这事不现实。所以说,神拯救人是有标准的,神在人身上作审判刑罚、试炼熬炼的工作也是有标准的。什么标准呢?有些人说:“我们平时经常临到一些审判刑罚,能临到审判刑罚、试炼熬炼,这是不是就是蒙神拯救的一个记号啊?”这是不是?(不是。)怎么确定不是呢?既然有些人不具备神拯救的条件,那为什么神还审判刑罚、试炼熬炼?这里面就产生一个问题,神在哪些人身上作审判刑罚、试炼熬炼的工作。所以,咱们接下来就交通这个问题,这里面人对神也有误解。

你们说,一个连神是谁、神在哪儿、神到底存不存在都不知道的人,他能不能接受到神的审判刑罚?一个能把神当成空气的人能不能接受到神的审判刑罚?一个心里丝毫没有神的人能不能接受到神的试炼熬炼?(不能。)刚刚说到把神当空气的这一类人是根本就不承认、不相信有神的人,他们绝对不会接受到神的审判刑罚,也不会接受到神给的熬炼试炼,就是说,具备这些实质的人,有这些表现的人,他们不是蒙神拯救的对象,他们不能达到蒙拯救,不是神不拯救他们,是他们的本性实质导致他们走不上蒙拯救的道路,他们不具备这样的实质,不具备这样的条件。那在神家中,神除了给一些祝福、恩典与看顾保守之外,神怎么对待他们?神用怎样的方式作到造物主该作的?就是用话语提示、警戒、劝勉,紧接着就是对付、修理、责备、管教,神在他们身上作的工作就截止到这儿了,就是这么个范围。神所作的这些工作,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人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在神的家中为神效力,不搅扰,不作恶。那神所作的这些,在这样的人身上能不能达到让他们忠心尽本分呢?他们所接受的恩典、祝福、看顾、保守,还有话语的提示、对付修理、责打管教,等等这些能不能使他们性情有变化?(不能。)那神在他们身上作的这些工作达到的果效是什么?让他们在行为上能受点约束,能守规矩,外表上有点人样,再一个比较听话,看在恩典、祝福的份上勉强能接受一些对付修理,能按规条、按神家的行政办事,仅此而已。那能达到这些是不是就达到实行真理了?还够不上,因为他们所行的这些基本上就是按着条条框框,按着原则、行政,在行政管理、治理的这个原则范围里去遵守这些规则、规定,只是行为上有变化了,仅此而已。那能不能说他们行为上有变化了,就让他们的性情也达到变化不是更好吗?(变不了,他够不上。)够不上,达不到,这是一方面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心里根本没有神,他们不相信神的存在。所以,对于他们来说,神的话他们能不能听懂?有一部分人是能听懂的,说“神的话是挺好,可惜行不出来,实行的时候比上手术台换心脏还难受”,当自己利益受到损失的时候,当违背自己意愿做事的时候,他心乱如麻,就是累死他也行不出来。另外,神的话是真理这个事实他永远不承认,不接受,他不明白为什么神话是真理。好比说,神让做诚实人,“让做诚实人就做诚实人嘛,这话怎么是真理呢?”他不知道,接受不来。神说让顺服神,“顺服神有钱赚吗?顺服神给福气吗?归宿能改变吗?”就是对神所说的、对神所作的一切他都不能认为是真理,也分辨不了到底怎样做是对的。就是从神来的一切,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神的话语、神的要求等等这一切,在他那儿看都不能定规是神,是造物主,他不懂什么是造物主,什么是神,这不就麻烦了吗?有些人就是这种表现。有些人说:“那不对呀,他如果有这些想法、认为的话,他怎么还能在神家甘心尽本分呢?”这个“甘心”得加上引号,有时候人是趋于形势,有时候人是趋于家庭,还有些时候是出于“人这么多,难道都错了吗?要是傻的话,一两个人傻这可能,要是这么多人都傻这不可能。这应该是对的,跟着走吧!”在这些人里面怎么跟的都有。人就带着这种心态跟着,能不能接受真理?他都不懂什么是真理。有些人虽然承认神话好,是真理,但是让他接受就跟换他的五脏六腑一样,就痛苦到这个程度,他没法接受,这就不能怪神不拯救这类人了,只能怪他自己没福,接受不了真理。那对于这些人,在神那儿他们只是接受到神的责打、责备这一层作工,仅此而已,再往下是神的审判刑罚、熬炼试炼,审判刑罚这是一关,到熬炼试炼这是又一关,能进入这两层的人跟仅仅到了责打、责罚这一关的人是不是有区别?肯定有区别。神在他身上只作到责打、责罚这一步,不往前再作了,这说明什么?就这样的人神没法拯救。有些人经常说“我熬啊”,熬什么?熬工作,熬前途,熬房子,熬对象,熬情感,什么都熬,最后什么结果?与真理无关,与神作工无关。你那熬就是瞎熬,只是人在挣扎,在靠时间,根本没有祷告寻求真理的过程,这就不是熬炼的熬,因为那不是神作的,与神无关,那是你自己在熬自己,不是神在熬炼你。刑罚审判这一关你还没过呢,你还让神熬炼你,你都没资格被神熬炼。熬炼,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吗?是一般人能接受的吗?是神赐给一般人的吗?绝对不是。神责罚一个人以后,如果因为他的狂妄性情,因为他的刚硬,因为他的诡诈、邪恶或者各种性情,神在一个事上或者在很多事上对他有审判、有管教、有明显的责打,让他知道他因为什么被神管教,由此人产生了对神真实的认识,产生了对自己真实的认识,性情也产生了真实的变化,然后逐步地对真理有了真实的顺服,这样的过程才是神审判刑罚一个人的过程。神作这样的工作是在什么基础上作的?这得具备一个条件,这样的人必须能在神家中合格地尽本分,这个合格不需要更多的条件,就是有顺服、有忠心这两条,然后这个人本身还得具备良心、理智,具备良心理智的人才具备了接受真理的先决条件。具备了这两样的人,在接受神的责打、责罚时能够寻求真理,能够顺服,之后神才会作审判刑罚的工作,这就是神作工的步骤。但是,一个人如果在神家中从来不能忠心尽本分,对神的主宰没有丝毫的顺服,也没有达到合格地尽本分,那这样的人临到的一些不顺、显明或者对付修理充其量也就是神的责罚、管教,根本不涉及审判刑罚,更不涉及熬炼试炼,也就是根本就不涉及神成全人的工作。

刚刚交通的这些涉及到神成全人、拯救人的作工,涉及到神的作工方式与作工对象,还有神作审判刑罚、试炼熬炼的工作都作在哪些人身上,以及作在人身上的时候人的生命进入到什么程度了,还有就是人最起码具备怎样的实质、具备怎样的条件才能接受神的审判刑罚。那在这里人的观念是什么?“只要是跟随神的人,只要是听过这道的人,只要是接受了神这步作工的人,那必然会受到神的审判刑罚,紧跟着神的试炼熬炼也就会来,所以我们这些人常常临到神剥夺家庭,剥夺情感,剥夺前途,随之人就不断地熬情感、熬地位、熬前途,这些就都来了。”这些说法准不准确?(不准确。)人能把神作工中的其中一个字变成人认为的一种属灵术语,这是因为什么?事实上人的熬都是在挣扎、靠时间,没有丝毫意义,但是人却把它变成神的熬炼了,这是大错特错的事,这是一种误解。这个误解是怎么产生的?人对真理不明白,人就产生了这样的误解,之后人就肆无忌惮地到处乱宣传、乱散布,最后就产生了各种“熬”的说法。所以,我常常听到下面的人说,“那个人又消极了,被撤换了正熬地位呢!”这熬地位不是试炼熬炼,只是人的地位、情感受到挫折失败时的挣扎。人所说的熬跟神所说的熬炼既然有出入,这里肯定有其真实的一面,那真实的一面到底是什么?首先人得明白,神要试炼熬炼一个人,神在试炼熬炼之前神会作大量的准备工作,一方面是他要选人,他要选对的人,刚刚咱们讲了神眼中的对的人得具备几样条件,首先在人性上最起码得具备良心、理智,再者尽本分有忠心、有顺服,能达到合格地尽本分,然后还要经过多年的对付修理、管教、责打。管教、责打可能你们不太清楚,概念性不是很强,这对人来说应该是比较无形、比较抽象的。修理对付这个都临到过,而且都没少临到,因为对付修理人能听得见,也能感受得到,有明确的语言,有明确的语调,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就是明确的对付修理。人做错事,或者违背原则,或者胡作非为,或者独断专行,做出一些对神家利益、神家工作有害的事情,受到对付修理了,这就是对付修理。那责罚、管教呢?好比说一个人原来当组长,但之后不胜任,没有忠心,做了一些违背真理原则、违背教会规定的事被撤换了,这是一种责罚。不管是教会处理的,还是某个人撤换的,总之在神那儿看这是神作的,是神作工中的一部分,这是一种责罚。还有人平时情形好的时候很有亮光,也能有新的看见,但是因为一些情形或者因为某种原因作工作一塌糊涂,被显明了,这是不是一种责罚?(是。)这能不能算是审判刑罚呢?到现在为止,这还不算是审判刑罚,所以更谈不上是熬炼试炼,这是人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受到的责罚。责罚的表现有时候是临到病痛或者做事总出丑,或者在自己曾经很擅长的事上摸不着边了,不知道怎么做了,这是一些责罚,当然还有一些是借着旁边人提示或者借着什么事的显明让你出丑,让人回到深处省察、反思,这也是一些责罚。那如果有神的责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理论上来说这是好事,不管人能不能接受,这还是好事,最起码证明神在对你负责任,神没有离开你,神在你身上有工作、有提示、有引导。他在你身上有工作,这就证实了神还没有要放弃你的意思,其中有一层意思就是神接下来可能会继续责罚、管教你,也可能你的表现好,你走的路途对,神会给你审判刑罚,以后的就不说了,往近了说,神会多次责罚、管教你,然后因为你追求真理,因为你有顺服,因为你是对的人,神会对你有审判刑罚,这是最初步的。那最初步的现在你们多数人是不是都已经经历到了?还是有些人感觉还没有经历到呢?(经历到了。)多数都是良心有责备,感觉到神的话就在耳边或者在心里提示:我不应该这么做,这是悖逆。这是话语的提示、劝勉、警戒,是吧?经历到对付修理的,这个可能不少,经历到神的责罚、管教的就少一些了,是吧?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更多的人离神的审判刑罚还有距离,那离神的试炼熬炼差距就更大了,就更遥远了,那之前人所认为的“神审判刑罚我了,你看我嘴都起泡了,神审判刑罚我了,我做一个错事,说了一句错话,头疼了好几天,这下我可认识到什么叫神的审判刑罚了”,这是不是误解的话?这个误解也会产生一些副作用,“说错一句话神就管教了,管教得嘴咧得就跟中风似的,疼好几天哪”,这个误解就是对神所作的产生了一种与神所作的不相符的认为,最终所得的与神所要要求你得的一样不一样?效果肯定有差距。多数人经历到了神的责罚、管教,经历到了对付修理,经历到了话语的提示、劝勉,那为什么经历到这一步了人还没有经历到审判刑罚呢?为什么这些不是审判刑罚?为什么对付修理跟话语提示,还有管教、责罚不算是审判刑罚?从人能经历到的话语提示、对付修理、责罚管教这三样事来看,所达到的果效是什么?(外表行为的约束。)对了,外表行为有约束了。

人经历到话语的提示、对付修理还有责罚管教这三样作工,人在行为上发生一些变化了,这代不代表性情上有变化了?(不代表。)有些人说了,“我们信神这么多年,道也听了这么多,居然性情上还没有变化,这不是冤枉我们吗?光是行为上有点变化了,这不是太可怜了吗?这什么时候能蒙拯救啊?”那咱们现在就说说经历到这几样神作工的人都有哪些收获与变化。刚刚有人说行为上有些变化,这是笼统地说,具体地说,人到神家刚尽上本分的时候,没有对付修理,每一个人都跟刺头似的,都想自己说了算,“什么神家的规矩、原则?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信神了,神家讲人权,是自由的!”经过一番对付修理、管教,再加上交通、听道,最后不太敢了。其实,也没有完全老实,就是懂点事了,明白点道理了,别人一说点道理,“行行行,对对对!”虽然没太听懂,但是能接受,这是不是老实多了?他能接受,这就说明他在行为上已经发生一些变化了,这个变化是怎么来的?神话语的劝勉、提示,再加上安慰,然后再给点规矩,告诉你“这事必须得这么办,不这么办不行,能不能接受啊?”琢磨琢磨,“不能接受也得接受,咱说了不算,真理在那儿摆着呢,谁敢反对?”因为这个原因,说神家神为大,真理为大,真理掌权,因为这个理论基础把有些人唤醒了,让有些人明白了信神到底是怎么回事。人从一个野蛮的、放荡的,根本就不受约束的,不懂什么是规矩,不懂什么是信神、什么是神家,也不懂什么是在神家尽本分的原则,这样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人,带着好心、热心,带着伟大的志向、愿望来到神家之后,接受了神话语的提示、劝勉、浇灌、喂养、对付修理和责打管教,人性里发生一些变化了,什么变化呢?明白点做人的道理了,说“过去做人那是畜生,没有人样,张狂,野蛮,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说话没有人样,做事也没有规矩,也不懂得寻求,觉得信神就信呗,神让做什么就做,神让往哪儿去就去!”就是一股野蛮劲儿,他认为那是忠心,那是爱神,现在把那些东西都否认了,知道那些都是撒但的行为,信神的人应该听神的话,尊真理为大,凡事让真理掌权。这些话不管在人内心深处扎根有多深,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总之,每一个人在理论上、在内心深处已经明白、认可了,已经在内心深处接受了这话是对的,这话是真理,是正面事物的实际。然后经历了一些无形的责打、管教,在意识当中对神产生了一些真实的信,从起初渺茫的想象到现在感觉到好像有神,当人产生这些东西的时候,人性里的一些思想观点、一些道德标准,还有人性里的一些思维方式就在逐步发生变化。好比说,现在让你做诚实人,你还能撒谎,还能有诡诈,但是你心里知道诡诈不好,知道撒谎欺骗人、欺骗神不是正道,那是邪恶的性情。虽然现在你觉得自己约束不了自己的狂妄,常常流露,也常常悖逆神,还常常沾沾自喜,总想独断专行自己说了算,但是总觉得这样不好,这就说明你在行为上已经逐步地发生变化了。虽然性情没有经过审判刑罚,还没有变化,但是真理、神话已经在内心深处一点一点地引导、改变你的行为,在影响你的行为,这么一影响,让你越来越有人样,让你的良心逐步有知觉,就是做一个事如果违背良心的话,你心里会不舒服,一提到那个事,你心里就有感觉,不是那么麻木,你不抗拒,也不是那么顽固。虽然你不能马上改变这方面的性情,但是一涉及到你性情的东西,或者点到你的情形与你的情形相结合的时候,还有你自己意识到你有这个情形的时候,你里面是有知觉的,这个知觉在改变你的行为。行为的改变仅仅是行为的改变,虽然正在发生,也在继续发生,但是不代表有性情的变化,这完全不是性情的变化。有些人听了也可能觉得不太舒服,说:“这么大的变化还不是性情上的变化,那到底什么是性情上的变化?到底怎么做才是性情上的变化?”这个咱们先不谈,咱们还是谈刚刚说到的已经起到的变化,就是神话、神所作的这一切在人身上已经起到的作用,已经达到的果效。人在努力地改变自己与真理不相符的思想观点,临到事的时候,人会有知觉,会对号,说:“这个事与真理不相符,但是我的观点还没法放下,还存在着。”你仅仅是已经见识到了,已经得知了你的观点与神的话不相符,但是这证不证明你的观点已经改变了呢?证不证明你的观点已经放下了呢?不证明。你的观点没有改变,也没有放下,这就证明你的性情还是原封未动,还没有开始发生变化,仅仅是你的意识、你的内心已经把神的话当真理了。当真理的那一层是什么?仅仅是理论而已,没变成你的生命,没变成你的实际,当变成你的实际的时候,你的观点就会放下,你就会运用神的观点去对待一切的人事物,对待身边所发生的事情,是吧?

现在,你们所处的地步是什么呢?就是你已经认识到你的观点不对了,但是你还能凭你的观点活着,还能用你的观点来衡量神的作工,用你的观点来判断、思想神所作的一切、神的主宰还有神给你摆设的环境,用你的观点、用你的方式来对待神的主宰,这是不是在实行真理?这是不是性情变化之后达到的果效?还不是。你现在仅仅是承认神的话好、神的话对,从外表行为上来看,你不做违背神家工作原则、神家工作安排、神家规定或者是能让你受到对付修理的这些事了,就是你已经从一个外邦人变成了一个神家中的外表有点圣徒体统的人了,你从一个根本就是以撒但的处世哲学、撒但的理念、撒但的知识活着的人,变成一个听了神话之后觉得神话好、神话对、神话是真理,自己想要按着神话活着来接受神话作生命的人,是这么一个过程,仅此而已。所以,在这个期间,你的行为、你的做事方式肯定会发生一些变化,与之前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不管怎么不一样,不管不一样的东西有多少,在神那儿看,你能有这些表现也仅仅是行为上的改变,思想观点的改变,作法的改变,还有内心意愿的改变,志向的改变,仅此而已。你可能现在一口气或者是一努力能为神把命献出来,但是在你自己特别不喜欢的一个事上让你绝对顺服神你却达不到,这就是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也可能你的好心让你的行为能达到马上为神舍命,说“鲜血流干了我都心甘情愿,这一生我无怨无悔!我不结婚,我放弃世界前途,我放弃一切荣华富贵,接受神给摆设的这些环境,世人的讥笑、毁谤这些我都能忍,都能接受”,但唯独神摆设一个环境不合你的观念,你就能站起来与神叫嚣、对抗,这就是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也可能你能为神舍命,舍弃你最爱的东西、最爱的人,甚至是内心最难割舍的一种东西,但是让你对神说一句最诚实的话,做一个诚实人,你却很难做到,这就是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也可能你这一生都不贪享肉体安逸,不吃好的也不穿好的,每天都是那么劳累,都是那么辛苦,你能忍受肉体所给你带来的各种痛苦,但是面对神不合你观念的主宰的时候,你却不能理解;当你不能理解的时候,你对神产生了埋怨,产生了误解,这个时候你与神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融洽,一直达到你想远离神,想背叛神,不能完全顺服,这就是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你都能为神舍命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对神说一句实话呢?你都能把一切身外之物放下了,为什么你对神交给你的托付、交给你的任务,你就不能忠心不二呢?你都能为神舍命了,为什么当你流露情感的时候,当你维护人际关系的时候,你就不能站起来维护神的工作,维护神的利益呢?你都在神面前许下誓言了,说一生为神花费,无论受什么苦你都能接受,为什么一次撤换就能让你消极得多少日子都爬不起来呢?心里满了抵触,满了埋怨,满了误解,都是消极,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你们现在是不是多数都处于好的行为很多,真实的顺服与寻求真理几乎没有?(是。)这就是区别。根据这一条来看,很多人处于行为在发生变化,思想观点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也有意愿、有志向愿意接受顺服神的主宰,而且没有丝毫怨言,是在这个阶段。基于这个,神在多数人身上所作的工作有没有审判刑罚?就是神有没有开始在多数人身上作审判刑罚的工作?(没有。)很不幸,是吧?你们之前所说的那些都不是。你只要还没有经历过神的审判刑罚,那你的性情就没有开始变化,你的性情没有开始变化,那你所认为的变化仅仅是行为上的变化。行为上的变化有你自己配合的功劳,有人性好的那一面,还有神作工的果效,但神要拯救人,神就只盼望作到这个程度吗?(不是。)那神接着要怎么作呢?神拯救人主要作的工作是什么?(审判刑罚。)神拯救人主要的方式是审判刑罚,但是很不幸的是,现在的人几乎还没有一个人能接受到神的审判刑罚。所以说,神成全人、拯救人的工作,神变化人性情的工作还没有正式开始。因为什么没有正式开始?因为神的这个工作还没有办法实施在人身上,没有办法落实在人身上,按人现在的情形、人现在的身量和人现在所能达到的、所能够得上的标准神没法作。那神没法作难道神就不作了吗?不会,神在等待。等待是什么意思?好比说开一个宴会,人还没有到齐,菜都准备好了,现在在做什么?(等待。)那在等待期间做点什么?等待不是闲着,这个等待只是一种说法,那这个等待的实质是什么?具体内容是什么?就是收拾收拾,整理整理现场。那这话翻译成现实的说法,神在作什么?就是洁净教会,把那些打岔搅扰的,敌基督、邪灵、恶人,不是真信的,连效力都不能效的都清理出去,这就叫清场。那清场是这个期间的主要工作吗?不是主要工作,在这个期间,神还是会用话语提示、浇灌喂养、对付修理、责罚管教等这些方式继续地作在这些人身上,作到什么程度?就是人具备审判刑罚的基本条件了,神才开始作审判刑罚的工作。神作什么事他有火候,他不乱作,他的经营工作是随着他的计划来的,他作什么事是有步骤的,这个步骤是什么?就是在人身上作什么工作,达到什么果效,他是看见果效了再作下一步。怎么作能达到果效,要说哪些话,要作哪些事,神自己心里有数,他是按着人的需要作,他不是乱作。神作哪些事在人身上能达到果效他就作哪些事,作哪些事跟果效无关他绝对不作。好比说,教会需要一些反面教材让神选民长分辨,教会就会出现一些假基督、敌基督、邪灵、恶人,还有搅扰打岔的,让人长分辨,神选民如果明白真理会分辨了,这些人没用了,教会立马就给清理出去了。神的工作是有步骤的,这步骤是根据人的需要,但是人到底需要什么人自己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神这儿就一个劲儿作,不厌其烦地作,这就是神的大爱。你看修理对付一个人,上次犯错对付了,下次又犯错了还对付,再显明,不厌其烦地作,一直到这事人认识到了,不再麻木了,一临到这事就像碰着火炭那么敏感,这就可以了,神就不作了。再临到这些事你自己能独立处理了,神就不用操心了,证明神的话、神让你明白的作到你里面去了,神就不再作了,这就是步骤。步骤代表神的实质,这是神的智慧,这是不能否认的,这个是百分之百肯定的。

刚才说到神的作工步骤,神的作工步骤与什么有关系?(人的性情变化。)与人的性情变化有关系。神作工作不是让人有点行为上的变化、懂点规矩、有点人样就大功告成了,如果那样的话在恩典时代工作就已经结束了,神要的是什么?(性情变化。)对了,性情变化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所该具备的。刚刚咱们也说了一些行为上变化的表现,能为神舍命,对神的托付却不能有忠心,这就是性情上还没有达到变化,光是行为上可圈可点了,看起来比较合乎圣徒体统了,行为上比较有人性了,有点尊严、人格了,但是,无论多好的外表行为,如果不是内心深处、不是本性实质所支配的,与自己的本性实质不是相合的,与性情变化无关,那就不是神所要的。这么看来,你们现在所表现的,无论做事多么中规中矩,无论多么听话,无论怎样能舍命,有多大心志,达没达到神满意呢?达没达到神的要求呢?(没有。)人现在都这么听话了,怎么还没达到神的要求呢?现在的听话是不是顺服?(不是。)现在的听话仅仅是有点理性了,这还都是神管教出来的,神话苦口婆心地说才唤起了人的良知,唤起了人的人味,人做事有点规矩了,做什么事知道问问了,做坏事有点责备了。总之,行为的变化够不上神审判刑罚的条件,神不要人行为上的变化,神要的是人的性情变化。那性情变化到底有哪些表现,行为变化到什么程度才能够有资格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就是神进一步地在你身上作拯救、成全的工作,有一个什么样的信号、什么样的标准,知不知道?(借着神的责罚管教,人的良心理智开始一点一点恢复,包括人产生的行为上的变化,就像神最近关于忠心尽本分方面的交通很多,觉得这方面是我们的需要,也是我们能开始得到神的审判刑罚的一个基础条件。)你们认不认同这种说法?(认同。)挺好,但是这只是其中一项。神在人身上作审判刑罚的工作之前,神会衡量一个人,怎么衡量呢?在神那儿有几个标准。首先,就是看这个人对待神所给的托付的态度是什么,能不能达到忠心,能不能达到尽心、尽力,总之就是看你能不能达到合格地尽本分,这是第一项。这一项也是第一项,这一项直接涉及到人信神的生活与日常所从事的工作,那神为什么把这项作为一个条件,作为一个衡量的标准呢?当神托付给人一件事的时候,人是什么态度很关键,说这个事是神托付的,人如果有良心的话怎么对待,没有良心的话怎么对待,人有理性的话怎么对待,没有理性的话怎么对待,有没有区别?(有。)一个是有良心,一个是有理性,良心、理性这是人性里该具备的,但不是光良心有点知觉就行了,你恢复良心、理性,你就够人的模样了?就达到有真理了?还不行,神还得看你在尽本分期间走什么样的道路。

那人走什么样的道路是神所要求的,能达到神所要求的标准?首先,在尽本分期间人不能作恶,一作恶就全完了;另外,在尽本分期间,在对待神所给你的托付上,你除了用良心、理性对待之外,更多的是你能寻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无论是在什么环境下,不管临到你的事是怎样的情况,你都能有顺服的态度。神在这个标准上要的是你的态度,这个态度代表什么?它实际的一面是什么?就是你得把神的话接受过来,因为生命进入浅,身量还没有达到,所以对真理实际的那一面认识得还不够深,不够深你还能顺服,这就是态度。在你能达到完全顺服之前你必须先得有一个顺服的态度,顺服的态度首先就是接受神的话是对的,把神的话当真理,把神的话当成你实行的原则,即使你对原则掌握得不好,你当规条守你也得能守住,这是一种态度。因为现在你的性情没有变化,你能达到这个,在神那儿看你有这样的态度,有这样的心态,说“我不明白那么多真理,我就知道神告诉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也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我不研究,那不是我该做的”,这就是一种顺服的心态。有些人说:“那不行,走错了怎么办哪?”神还能错吗?“我不管神的对错,那不是我的责任,我只管听话、顺服、接受,跟着神走,这是我受造之物该做的”,顺服就应该有这样的心态,具备这样的心态之后人才能得着真理。你要是不具备这个心态,你说“我这人眼睛里不容沙子,谁想糊弄我可不行,我精着呢,用这话来骗我让我什么都顺服,那不行。什么事到我这儿我就得研究研究,分析分析,什么时候我自己能够接受、明白了我才能顺服”,这是不是顺服的态度?这是不顺服的态度,就是心里没有顺服的意思,“神?神我也得研究研究,天王老子到我这儿都得这么过,你说话就没那么好使,我是受造之物这不假,但我也不是傻子,你别拿我当傻子蒙”,这就完了,这就不具备接受真理的条件了。这样的人有没有理性?(没有。)这就是畜生啊!人不具备这样的理性就不可能达到顺服,达到顺服首先得具备顺服的心态。神的一个意念全人类猜六千年也没猜明白,那神怎么作是你一时能看明白的?你看不明白,很多事神作了几千年,神已经向人类显明了,但神不直说,不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人还是不明白,也可能现在你字面上明白了,但二十年之后你才能真正明白一丁点儿,这就是人类与神的差距。所以说,基于这一点,人就应该具备理性,具备顺服的心态。咱们人就是个蚂蚁,就是个蛆虫,还想测透造物的主,说“什么事都得让我明白明白,你不是说你是真理吗?你是真理你就应该说清楚,别掩盖!”这不是掩盖,但现在告诉你你能不能明白?如果两千年前神把现在的工作告诉给当时的人,他们能不能明白?就是当时恩典时代主耶稣作了罪身的形像,作了全人类的赎罪祭,当时跟谁说谁能明白?到现在,你们这些人也就是有一点概念性地懂得了这些道理、理论,但是神真实的、爱人类的那个心意,神当时作事的那个源头、计划,人类永远永远都不明白。这就是真理,这就是神的实质。你想测透造物主,这太没理智了,你太张狂,太不自量力了,别想测透,咱们能明白点儿就不错了,明白点儿对你来说就已经得很多了。所以,有顺服的心态这是绝对理性的作法。具备顺服的心态,具备顺服的态度,这是每一个受造之物都应该做到的最起码的一条。

那具备顺服的心态,达到合格地尽本分,忠心尽本分,这得需要多长时间,有没有年限?没有年限,这根据个人的追求,根据个人的心志,根据个人对真理的渴慕程度,也根据个人天生具备的良心理智,还有悟性、素质。具备了顺服的心态之后,紧接着人在言谈举止上、在行为上会发生进一步的变化,哪些变化呢?在神来看你基本上是一个诚实人了,你的言谈举止当中有意撒谎的成分少了,百分之八十都是实话,有时候因为痞性、因为环境或者因为某种原因无意中撒了一点谎,内心还挺难受,然后在神面前悔改、认错,过后再临到那类事逐步地会越来越轻,情形会越来越好转,这在神那儿看你基本上就是一个诚实人了。有些人说:“基本上是诚实人,那性情不就变化了吗?”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在神那儿看做诚实人只是在行为上开始有了质的改变,就是诚实的话越来越多了,如果问他“这事是不是你干的”,他就是掌嘴也能说实话,甚至说了要承担大责任,要杀头,他也能说实话,这就是对待神话的态度,这就已经很坚定了。无论什么时候,神对你所要求的其中一项的实行标准在你那儿不在话下了,就是很自然地能达到了,能实行出来了,不用外界环境的约束或者旁人的指点,也不是因为怕神管教或者感觉神在旁边鉴察,也不是因为怕良心责备,更不是怕第三者看笑话或者监督,不是因为这些,自己就能主动省察自己的行为,衡量自己行为的对错,衡量自己的行为是否合乎真理,是否让神满意,那你这个做诚实人的标准在神那儿就已经基本合格了。这是第几条了?第一条是合格地尽本分,第二条是有顺服的心态,顺服的态度,第三条呢?(基本上是一个诚实人。)基本上是诚实人。做诚实人,这是神要审判刑罚人的先决条件的其中一项。这一共是三条,是吧?

咱们现在说的是人主观方面有哪些表现、配合,像顺服的心态,这是人主观方面达到的结果,能做诚实人,是诚实人了,这也是主观方面达到的结果,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咱们再接着交通。人从开始信神到走到最后,这一生当中人悖逆神的行为多不多?人做错的事多不多?(多。)人有良心,有理性,这是一个神拯救的人最起码该具备的,如果一个有良心、有理性的人做错事了从来不知道悔改,这是什么东西?从来不知道悔改的人能不能回头走神所告诉他走的道路呢?能不能回转呢?不能,永远不能。这一条是什么?(有悔改的心。)一个人在跟随神期间,因为愚昧,因为悖逆,因为无知,还因为人的各种败坏性情,人常常流露悖逆,还有对神的误解,甚至埋怨,有时人走了一些偏路,甚至有的人一度消极怠工,对神埋怨,失去信心,在这一生当中,人在好几个阶段都常常产生一些悖逆行为,人心里有神,也知道是神,但就是转不过那个弯来,也能顺服,就是不能从内心接受。为什么不能从内心接受呢?有的人说:“我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能放下自己所做的来到神面前跟神认错,说我不再那样做了,神你让我怎么做我寻求你的意思,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之前不听话、幼小、悖逆、愚昧,我现在认识到了。”这是一种什么态度?一个人具备了良心,具备人性的理性,也具备了渴慕真理的心,但是在做错的事上从来不知道回转,认为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心里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错的,这是一种什么性情?是一种什么行为?这种行为是什么实质?(刚硬。)刚硬,一条道走到黑,神不喜欢这样的人。回想约拿去告诉尼尼微人时是怎么说的?(“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拿3:4))神告诉尼尼微人这句话后,尼尼微人是什么反应?他们一看,“神要灭我们了,赶紧披麻蒙灰认罪吧!”这就叫悔改。这一悔改,对人来说是个极大的机会,什么机会呢?活下去的机会,就是无论你尽本分还是追求蒙拯救,没有这个悔改你很难走下去。在每一个阶段,神在你身上作的一些管教、责罚也好,或者提醒、劝勉也好,只要你与神发生了冲突,你还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观点,你对神的误解、埋怨、悖逆没有解决,你没有回转,在神那儿会记住你的。虽然你没有放下你手中的活计,你能够守住你的本分,接受神给你的托付,对神所给你的托付有忠心,但是有一条,你与神之间发生的争执在你那儿永远是个结,你没有把它打开,你没有把它放下,你还认为神是错的,你是冤枉的,这就还没有回转。为什么神很看重人的这一点呢?一个受造之物对造物主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就是造物主无论怎么作都是对的,这一点如果你不能认可的话,那造物主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在你这儿就是一句空话,在你这儿是一句空话,那神能不能拯救你了?(不能。)你不够格,神不拯救你这样的人。有些人说:“神要求人要有悔改的心,要知道回转,那我有很多事还没有回转,现在回转来不来得及?”来得及。有些人又说了,“那来得及,我回转什么呀?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也忘了。”不对,没过去,你的性情只要一天没变化,你只要一天没认识到你做的不合真理的地方,不能与神相合的地方,你与神之间就还有结,这个事就没有解决。这个性情在你里面,这个想法在你里面,这个观点与态度在你里面,当有合适的环境出现的时候,你的这个观点就又出来了,你与神的结马上就爆发出来了。所以说,以前的事你可以不解决,但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你必须解决。怎么解决?你能回转,放下自己的想法、意图,你有这样的心,当然这也是一种顺服的态度,但是,其实更贴切的是人对待神、对待造物主的一种回转的态度,是对造物主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对造物主是真理、道路、生命这个事实的一种认可。你能回转就证明你能放下自己认为有理的东西,自己认为对的东西,或者其他人都认为对的东西,你能有这样的态度,就证明了你对造物主身份的承认,对他实质的承认,神把这一条看得特别重。这一条重要不重要?(重要。)有些人说:“如果人没做错什么事,他回转什么呀?”即使没事你也得先明白这方面真理,这是你应当做的。就像你吃饭,还没吃之前你最起码得知道哪些饭对人有益处,哪些饭对人没有益处,吃多少合适,你最起码得知道这个道理,到吃的时候你按这个原则吃就对了,保证对身体健康有益。当你注重这个的时候,这些事就会不知不觉浮出水面,让你发现你与神之间其实并不是那么单纯的神与人的关系,神还是神,但你就不是受造之物了。

人在哪些事上没站好自己的位置,没做好自己该做的,这里面就有结,就有问题该解决。那该解决的时候人应该怎么做,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态度?首先得有回转的心,是吧?回转的心,现在这么说是个理论,怎么实行啊?比如说,教会里有一个上层带领,当了二十年的带领后,因为素质差不能胜任工作,也作不了实际工作被撤换了,撤换之后特别消极,这个消极里面有哪些成分?如果撤换之后,按照咱们刚刚说的这几条,还能合格地尽本分,有忠心,有顺服,有回转的心,他应该怎么做,应该有哪些表现?首先他应该说:“神作的没错,我素质这么差,这么多年什么实际工作也没作,把神家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都给耽误了,神没开除我就不错了,我这脸皮还挺厚,一直在这个地位上撑着,还觉着自己作了多大工作似的。”他心里能产生懊悔,这是不是一种有回转之心的表现?首先能这么实行,就是有回转的心了。其次,他如果说,“我素质差,以前没做好,那现在我能做点什么呢?信神尽本分,这个本分也不是指做带领,本分就是我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能写文章我就写文章,能浇灌新人我就浇灌新人,神对尽本分的要求是达到合格尽本分,那我也往这方面够”,这又是一方面表现了。另外,他说:“那些年我在带领的位上尽追求地位之福了,尽追求讲道理、装备道理了,没有追求生命进入,不懂得什么是顺服,这次撤换下来再一看,自己差得太多了,缺少的太多了,神作的没错,我得顺服。以前有地位,别人对我挺好,到哪儿大伙都围着,现在没人搭理了,遭人恨恶、厌憎了,这也是应该的,我该受这个报应。另外,受造之物在神面前哪有地位啊,地位那不是结局、归宿,神给的托付就是让咱们尽好本分,咱们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一个,对神的安排,对神家的工作安排,咱们得有顺服的态度,虽然顺服挺难,但是我也得顺服,神作的没错,咱们有千条理由、万条理由那都不是真理,还是顺服吧!”这些统统都是回转的表现。如果具备了这些,在神那儿会怎么评价这个人?说这是一个有良心、有理性的人,这个评价高不高?(高。)还不太高,仅仅是有良心、有理智,还没达到神要成全的标准,但是对于这样的人已经很难得了。那接下来你怎么追求能让神改变对你的看法,这就在乎你怎么走了。但是,如果这个人他每做一样事与咱们刚刚所讲的每一条都相违背,“没地位了,那让我尽什么本分我也没劲,地位就是我的本分,当带领就是我的本分,当带领当好了就是当大官,管多少人哪,那就是我的赏赐,是我该得的。这些年我做带领受了那么多苦,没有功劳还有苦劳,还说我没作实际工作,我没少作呀,不管达没达到果效,我没闲着,就冲我这个没闲着,神就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地淘汰我”,这有没有顺服?“让我尽本分?没地位了还让我做这做那的,这不是玩弄人吗?”他尽什么本分都没劲了,这有没有忠心?(没有。)没有忠心,没有顺服,没有回转,什么都没有,可不可怜?可怜,这二十年白信了。就这么听神的话,也给别人讲了不少道,最后连自己这点问题都解决不了,太可悲了!这样还想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没事还在那儿熬地位,你熬什么也不值钱!别的咱们不说,就神把你从地位上撤下来,你就恼羞成怒,你就较劲,就这一点你就不配做人,你不配是神的受造之物,你还讲什么理啊?你信了这么多年连这点顺服都没有,你作什么工作了?你这些年信神的成果在哪儿?可怜,可恨,恶心哪!给你个地位你就当官做了,地位能代表性情变化了?那不就是神恩待嘛,神恩待你给你这个托付,可惜你把它当官做了,这恶不恶心?在神家哪有官啊?历代圣徒当中也没有一个官,两千年来人都崇拜保罗,但没有一个人说保罗是什么官,所以,“官”这个说法不成立,它不是赏赐,也不是神给你的托付,你得放下,要是总担着你也不好受,是吧?

咱们刚刚讲到有回转的心,这重不重要?(重要。)人有这样的态度太重要了。你要想与造物主之间建立起一层救世主与被救赎之人的关系,要想让神拯救你,你必须得摆正你的位置,必须确定神在你心中的位置、地位。摆正你的位置,你是什么位置?(受造之物。)受造之物是谁啊?是人,不是畜生,无论什么时候你得记着自己是人,你别忘了自己是谁。神给你点恩典,给你点祝福,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神跟你说说贴心话,安慰安慰你,高抬高抬你,你就想用脚踩着神,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人?(不是。)神不认你这样的受造之物,一边去吧,认都不认你,神还成全你吗?(不成全。)为什么不成全?你不具备神要成全的条件。能具备回转的心,这个很重要,这是一种心态,同时也是一种态度,这种态度是人在神面前想得到神的拯救,想得到神的成全,人所应该具备的一条重要的实行原则。别觉得自己多么伟大、多么尊贵,别觉得自己多么的正确无误,你不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你是渺小的、低贱的,你是经过撒但败坏的受造人类,你需要接受造物主的拯救,你不是已经蒙拯救了,你不是完人,你得具备这个理智。

接受神刑罚审判的条件一共有四条,你们把它记住,临到事的时候就对照对照,如果这个事涉及顺服,那你就实行顺服,要有顺服的心态,如果没有顺服的心态,那你就再向旁边的人寻求寻求,旁边的人告诉你得按神的话做,那你按照神的话去做就行了,你别分析,别讲理,一讲理就完了,神恶心你了。神一恶心你,你怎么办?赶紧回转,悔改,咱们不能因为一件小事伤了神的心,然后一再地伤神心,一再地不搭理神,咱们什么也不是,咱们不搭理神,神就不要咱们了。神要是不搭理、不要咱们了,咱们怎么办哪?如果说“神不要我我要神”,这不行,你得回转。你说“我回转,我悔改,神你别不要我,我没有你不行啊”,光说这话也白搭,没用,神不需要你说这好听的话,神要看你的态度,你的实行,你前面所走的道路,神要看你的表现。你别以为神是一个普通的人,三两句好听的话就给说感动了,神不会那样,神看你的态度,你的态度一回转,神看你这个人从刚硬变得能顺服了,能接受了,不跟神顶牛了,你的刚硬有所变化,你知道自己是谁,你还认你的神,紧接着神在你身上就要作一些事。有些时候人说没感觉到神要作什么事,你别凭感觉,你的感觉准吗?神在你身上作了多少工作你感觉到了吗?神伤心的时候你有感觉吗?你什么也不知道,你说不定在哪儿高兴乐呵呢。所以说,你别凭你的感觉去会意神的感觉,也别凭你的感觉去衡量神的感觉,没有用。如果说神不搭理你了,你什么感觉也没有,没有开启,也没得到认可,你该怎么办?记住一条,受造之物该尽的责任、本分得继续,该说实话还得说实话,别因为神不搭理、不要了就把以前的谎话都给捡回来,然后该怎么说还怎么说,如果那样你就彻底完了,这就叫较劲!守住本分,该顺服还得顺服,继续,这样一继续有什么好处呢?神看你回转了,神的心也就柔和下来了,他对你的烈怒、愤怒就一点点地撤了,一撤了对人来说是不是机会?(是。)人的福就来了。什么时候你不凭感觉活着,不凭处世哲学活着,而是根据神所说的话,神所交代给你的原则,神所交代给你的本分,神所告诉你该实行、该走的路,凭这些东西活着了,不管神怎么对待你,对你理不理睬,你该怎么做还怎么做,神就认可你这个人了。怎么认可了呢?就是无论神在你身上怎么作,神理不理你,在你身上有没有恩典祝福,有没有光照开启,有没有看顾保守,你感觉到了多少,不管神怎么作,你就一个劲儿,就是你守住了一个受造之物该守的位置,你把神的话当成你人生的目标方向,把神的话当成真理了,当成你人生最高的至理名言了,这一表现的实质就是在你心中认可了造物主是你的生命,是你的神,这样神就放心了,你就是一个独立的在神面前能够正常生活的人了,这样的人就具备了性情变化的基本条件了。在这个基础上,人所明白的、人所达到的变化能不能够得上性情变化?还够不上。所以说,你具备了这些,就是对造物主身份的承认,对自己的本分负责的态度,还有对待真理能回转的态度,你具备了这些之后,神就要在你身上作审判刑罚的工作了,蒙拯救就从这儿开始了。有些人说:“那具备这些是不是就已经性情变化了,都这么多变化了,还审判刑罚什么呀?”那审判刑罚的是什么?(人的本性。)是人的本性实质,就是咱们说的七方面败坏性情。人具备了这些,能达到这些了,这算什么?人里面有没有哪一方面的性情有深入的、系统的变化?(没有。)没有从根源上的变化,也就是在神没有作审判刑罚的工作之前,你对你某一方面的败坏性情的认识永远浮在表面上、字面上,跟自己对不上号,离得很远,差距很大。所以说,在神没有作审判刑罚的工作之前,不管你认为自己多好,多老实,多么中规中矩了,多么能有顺服的态度了,你得知道一点,你的性情还没有正式开始变化,你的那些实行法、那些作法只是行为上的变化,是一个蒙神拯救之人该具备的基本的人性。诚实,顺服,能回转,还有忠心,这几样是人性里该具备的东西,当然良心、理智就更不用说了,这些在神作审判刑罚的工作之前你就得具备。合格地尽本分,有顺服的心态,基本是诚实人,有一颗悔改的心,这四条具备了,神就开始在人身上展开审判刑罚的工作了。

现在,神在人身上具体怎么作审判刑罚的工作,你们心里应该有点概念了吧?好比说,对于邪恶方面,人常常试探神,常常莫名其妙地想研究神,还有猜忌、怀疑、质疑神的话,猜测神对待人到底是什么态度,这是不是邪恶?人现在知不知道自己的哪些表现是这个性情?你不清楚,在审判刑罚期间神就会在你身上作工,让你亮相,亮你的各种情形,让你自己知道,当然亮相可能你不会太丢丑,就是最起码让你知道神审判刑罚你的是什么。好比说你犯了什么罪行,审判官肯定会告诉你:根据刑法哪章哪节哪条,你犯了哪个错,证词、证人、证物是什么。然后你就在心里琢磨,“这一点不差都说出来了,都是我的错”,你心里就清楚这些事是你自己里面有的东西,这些东西不是一种行为,不是一时的流露,是你的性情。接下来在神作审判刑罚的工作期间,你就会不断地被显明,因为你的性情被对付,你因此而受痛苦,受熬炼。比如说,对神猜忌这个事,这是邪恶中的一种表现,人常常猜忌神,但是人从来意识不到这是邪恶,这个事就得解决。当神审判刑罚你的时候,你一猜忌神,神会让你知道这是邪恶,你活在了邪恶的性情里,你用邪恶的性情来对待你的神,来与你的神较量,来猜忌你的神,你里面也很痛苦,你不想那么做,但是没办法,你有这个性情,神就会摆设环境来熬炼你,让你不知不觉地没有那样的思维,没有那样的想象,这时候人就该受苦了,这时候才是真正的熬炼,是因为败坏性情而受熬炼。那怎么能形成熬炼呢?如果你自己认为它不是败坏性情,说“我没有那个表现,也没有那个情形,我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我也没有那个败坏性情,你说的那个情形我不存在”,那神审判你的时候,你受不受熬炼?(不受。)当你承认的时候,神审判你你知道了,你能对上号了,但你还放不下,还活在其中,你摆脱不了,这就形成了熬炼。你知道神不喜欢,神厌憎,你离神的要求很远,你明知道你是错的,神是对的,你却行不出来,却不能遵行神的道的时候,你的痛苦就产生了,你们现在有这样的痛苦吗?(没有。)在性情上最起码没有,在个别小事、作法上也可能会有,但那绝对不是熬炼。如果你们能进入这样的生活,走上这样的道路,说“不再熬情感、熬地位了,而是真的受熬炼了,发现自己真的是与神不相合,败坏性情根深蒂固,怎么脱也脱不掉,让神熬炼、显明吧”,当你活在这样的情形里的时候,你就走上了蒙拯救的道路了。现在这么说,你们可能都挺渴慕那一天的到来,都挺盼望那一天的到来,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有多少人能够有福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也是天大的福气。人蒙拯救不容易,造物主如果真的看中你了,选中你了,说让你做他的跟随者,这才是你蒙拯救的第一步;如果造物主看中你了,说你这个人能有资格接受他的审判刑罚了,这才是第二步;如果你能从神的审判刑罚当中走出来,能够达到性情有变化,与造物主相合,走上了敬畏神远离恶的道路,这才是最后的结果。现在,不知道你们这些人谁能有福走到那一天,不知道谁能有福接受这样的拯救,看面相能不能看出来?看不出来,那叫八卦。看素质能不能看出来?看文化高低能不能看出来?(看不出来。)那看人现在尽什么本分能不能看出来?看人生在什么家庭能不能看出来?有些人说“我家祖宗三代都信主,我在娘胎里就信了,那我肯定能蒙拯救”,这是傻话,太无知了,神才不看那个。法利赛人世世代代都信神,现在怎么样了?做神的跟随者神都不要,彻底淘汰了,与神的拯救工作无关无份了。

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涉及到性情变化的这个话题,人会产生很多观念,神对人要求的标准,什么人能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什么人走上了接受神审判刑罚的道路、走上了被成全的道路,这么讲完之后,人这方面的观念是不是就都解决了?有没有人说“你说的不对,我还是那么想的,我那么想、那么认为才是对的”?这样的人用不用跟他理论?如果你们碰到这样的人,也可以跟他理论理论,看看能不能说服他,能说服更好,说不服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他拯救人,是神拯救人,神说了算,他说了不算,他自己不能拯救自己。在神审判刑罚人之前,人会处在很多情形当中,比如说,人常见的消极方面,别人尽本分比他强他消极,别人家庭比他团圆他消极,别人条件比他好点、素质比他高点他也消极,让他起早点也消极,本分累点也消极,本分不累还消极,怎么样都消极。如果这个人特别追求,曾经特别能付代价,有点素质,也能作点实际工作,按着人的观念来说,对这样的人神是不是应该偏待一下,别让他消极,给他点出路啊?按人的观念人应该这么琢磨,说:“这样的人太可怜了,总消极,神怎么也不作工啊!”对于这样的人神怎么作?神是什么态度?神不管教,也不对付修理,神就把他往灰堆里一撂,什么意思呢?就是你总消极,你对神作的都不满,那你找个灰堆自己呆着去吧,眼不见心不烦,神才不作无用功。有些人说:“神不作,那神没有爱呀!”神的爱不是那么表现的。消极这是人里面有问题,就是人不能接受真理,对神所作的一贯不满,而且丝毫不能实行真理,那神还搭理他干什么,这种人是不是不可理喻?对待不可理喻的人神怎么办?你信、你追求你就能得着,神的话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你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不是顺服的态度,跟神要求的不相符,那你愿意怎么信就怎么信,你不想尽本分你千万别耍赖,别拿把,你赶紧走,想上哪儿上哪儿,对这样的人神不挽留,这就是神的态度。你明明是一个受造之物,你还总不想做受造之物,总想当天使长,神能搭理你吗?你明明就是个普通的人,你却总想有点特殊优待,做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想一切都比别人强,这就不合理,这就没理智。对于没理智的人神怎么看?什么道理都明白,道也没少听,神对这样的人怎么评价?不可理喻。有些人说:“你说我不可理喻,那我还不效力了呢!”你不甘心效力也不勉强,你赶紧走,你甘心神家还有要求呢,人能蒙拯救这是天大的福气,人可别觉着神求着人,神不求你,你要达到神这几个标准神才开始审判刑罚你。有些人说:“审判刑罚那得受苦啊!”受苦还得有资格呢,你没这个资格神不作,你以为那么简单哪。这样的人他最终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不管是什么人,对待神是什么态度,只要是跟神所要求的态度不相符,神一律不管,放任自流,神的话摆在那儿,你能做到就做,你愿意做就做,你不愿意做或者你做不到神不勉强,你以为神会跪地求你吗?你以为神会管教你,神会吓唬你、恐吓你吗?绝对不会,神说:“你不喜欢这样,那好,我给你点恩典,你到哪儿快活去吧,赶紧走,不勉强,当然这福也就没了。”不勉强这里面有什么?神不管教,也不责打,也不提醒,也不劝勉,开启光照全没有,人活得可滋润了,尽本分应付糊弄没管教,消极怠工没管教,随意论断神嘴也不长泡,埋怨神、误解神、抵挡神什么感觉也没有,一直到最后作了大恶了,就像前面讲的那位老兄,一瓶止咳糖浆液就换得灭亡的下场都没知觉。按人的观念想象,这么大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内心深处应该隐隐地会有一种感觉,会有一种预感,但是没有,神不作。神不作,这是神的一种态度,这代表什么?你们能想象到神内心是怎么想的吗?神已经彻底放弃了这样的人,他为什么能放弃呢?就是他轻视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不值得一提,连鸡毛的重量都没有,比蚂蚁还轻,不值得一提。到有一天,这样的人说“我想做神的受造之物,神你要我吧,我认你是我的造物主”,神要不要?不要了。人说“我后悔啊,我现在回转哪”,来得及吗?晚了,有的人眼珠子哭掉了都没用。所以说,什么事临到别冲动,记住我告诉你们的那几条,一冲动惹下大祸就不是一般的事了,就涉及到你的结局了,结局一定,你再想起来“神怎么说的,神怎么告诉的,神的要求是什么,我该怎么做”,晚了。现在神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但有些人的结局已经定了,神没有告诉任何人,神也没有声张过这事,连他本人也不知道。

我再讲两个案例。前面的案例是那位老兄,这两个案例是两位大姐,一听这称呼就知道位置都不低,就位置不低的人能作出大恶。其中一位大姐她跟一个外邦人打交道,那个外邦人的企业要倒闭了,资金周转不灵,这位大姐在神家做带领,能支配钱财,然后这个外邦人就跟她借钱,这位大姐没问上面自己就同意借了。谁的钱都可以是钱,但神的钱是什么?(祭物。)唯独神的钱不是钱,那是祭物。祭物她动了,而且还不是小数目,动完之后被开除了,这是教会的处理,这是人的处理。开除后,她就开始还钱,“欠神家钱了,瞎做了,这一辈子就还钱吧”,态度不错,这代不代表回转?(不代表。)如果真回转了,神是什么态度?就她这一个行为,有点虎大胆,像二杆子,就代表她的性情,代表她对神的态度。神的钱往那儿一放,神没告诉你怎么分配,也没告诉你说不许动,在她心里就没有底线,她一做带领她就认为有权支配这个钱,她就敢动这个钱,动完之后在神那儿怎么处理?神都没有费劲,教会就把她开除了,就这几十万把她的结局定了,永远地在神那儿剪除,不要了。为什么神能这样作呢?这代表神的愤怒,当然也是神的一种性情,神不容人触犯,你触犯神的性情了,这就越过底线了。行政里有没有这条?(有。)你看她做事的时候神管没管?没管,没拦阻,神没吱声,在她做事的时候没有约束,没有责备,也没有提示,钱就这样借出去了,她正得意呢,教会就把她踢出去了,她就哭鼻子了,紧接着就开始打工还钱。事实上,神看重的是钱吗?不是,他看重的不是钱,而是因为这个钱人所流露出来的对他的一种态度,他看重的是这个。人恰恰因为钱触犯了神的性情,这是不是该死?你消极点,软弱点,或者尽本分有时候有点掺杂,或者有时候站地位享受点地位之福,神当你这是败坏性情流露,但是你动神的祭物,还不跟神商量,在神来看这是什么?这是背叛,这是天使长,天使长是什么性情?它做什么事了神说是背叛?(想当神。)那神的祭物她想支配,她把自己当谁了?(当神了。)当神了,错就错在这儿,所以说她触犯神的性情了。这性质严不严重?定性得准不准确?(准确。)这就没有结局了。没结局了,这是现在看到的,在神那儿定义的,以后要经历什么惩罚那就是以后的事了。这是其中一位大姐,这位大姐胆儿真大,还能骗,还能胡作非为,还不计后果,又蠢,又坏,又张狂,她有没有一点顺服?有没有一点寻求的意思?没有,她想支配神的祭物、神的东西,不经任何人同意,未与任何人商量、交通,自己就全权处理了这个事,处理完之后的结果就是这样的。那有些人说,“难道动神的祭物就触犯神的性情了吗?”是不是这样?对待神的祭物神家有规定原则,神的祭物怎么分配,教会有原则,你按照原则做神不干涉这些事,你如果不按原则做,你非要胡作非为另搞一套,独自地、私自地处理这些事,这就触犯神的性情了。这是一位大姐大的故事。

第二位大姐大的故事也是关于祭物方面的。事情是这样的:咱们买了一处房子作教堂,那处房子需要装修一下,这一装修得需要人管理,需要买材料,设计,得花钱。因为是神家的工作,涉及到神的经营,那肯定花的是神家的钱,是神的祭物,这个钱是根据神家原则合理合法地运用,正当地运用。咱们这位大姐大那时候是带领,她负责这个工程,然后她找了一个刚信的来做这个活儿,那人像个外邦人一样,后期她就跟这个外邦人勾搭,买了很多高档的用品,花了很多冤枉钱。这不是骗神家钱吗?这是骗神的祭物,挥霍神的祭物啊!这个外邦人从中挣了不少钱,他能挣这个钱跟这个大姐大有没有关系?(有。)这是大姐大一手促成的,她就认可做这个事,她就出卖神家的利益,使神家利益受亏损了,而且损失了很多。她在做这个事期间,神有没有责备她?(没有。)她没有知觉,怎么看她没有知觉呢?有些事实是可以证明的,就是她从一开始就能看清那个外邦人要干什么,但她不限制,而是纵容,默认,一个劲儿地往里投钱,结果钱越花越多,最后活儿做得还不怎么样。她能看明白,她却还往里投钱,神在这时候作没作事?人的观念想象是什么?神的钱神应该负责,神应该阻止她,这是人的观念,但神没有这么作。等这个工程完工后,神家经过调查发现损失了不少祭物,这个大姐大该怎么处理?(开除。)神没作什么事,教会又给踢出去了,又一个大姐大开始还钱了。这事该怎么定结局啊?这事的性质是什么?她不但不负责任、不把关,而且还勾搭外人来骗神,骗神的祭物,这个性质比上一个还严重。所以,在神那儿神怎么定这样的人的结局?灭亡了,惩不惩罚那是后话,首先这样的人有可能有一天就被神放在邪灵污鬼群居之地了,今生肉体被毁灭,灵魂被污鬼邪灵糟蹋、玷污,这就是结局。为什么神对这样的人能这样处理?她触犯神的性情了,那触犯神的性情,神还有爱吗?不爱了,不怜悯了,没有慈爱了,只有烈怒。提起她这个事神就恨,神就厌憎,为什么厌憎到这个程度?就是明知道真道还故意犯罪,不但没有了赎罪祭,还要接受神烈怒的惩罚,什么结局、归宿、蒙拯救,没有了。这就是触犯神的性情了。

人触犯神的性情容不容易?其实没有那么多机会,也没有那么多场合,机会很少,几率也很小,但是人为什么在这样小的几率之下,在这样极少见的机会之下,还能触犯神的性情呢?她们都信了二十多年,听了很多年的道,也长期担任带领工人,为什么她们能犯这么严重的错误?从人性上来说,她们没有人性,没有良心、理性。从她们对神的信来说,她们具不具备真实的信?不具备,在她们心里没有神。心里没有神是怎么表现的?她做事没有“怕”字,她没有怕,没有底线,说“这个事这么做完之后我会怎么样?会不会有后果啊?这事做完之后人不知道,神知道了怎么办?我得对这事负责任,这涉及到我的结局啊”,她不懂得思考这些事,这不麻烦了吗?不懂得思考这些事,这是不是人哪?(不是。)所以说,她能触犯神的性情,她能犯这么大的错。如果人有正常人性思维,他就会有那个心,他就会考虑,“借钱?是借我个人的钱吗?这钱是神的钱,我要是图一时让他高看把神的钱借出去了,他要是还不了呢,这窟窿怎么补上啊?就算能补上,那我借出去这是什么行为?神的钱能随便动吗?这不能随便动,我要是动了的话这是什么性质?”他得考虑这些,不能别人一张嘴,他听完之后脑袋一热就借出去了。他不考虑或者是他考虑过了但没想到这个后果,那他对神是怎么看的,他是怎么信的?他是根本不承认神的存在,这个太可怕了!他不承认神的存在,他就不承认神会定他的结局,不承认神会在他身上有报应,他不怕这个,他不相信有这个。一般人有百分之五六十的相信他做事就怯手,他就会受约束;百分之三十的相信可能也受点约束,但是一有机会还能得逞,机会要是不多或者是不太成熟的话他也就憋住了,也就受限制了;就是那些一点相信都没有的人,他就什么都敢做,不计后果地做,这就是畜生,不是人。表面上看是个人,但做的不是人做的事,最起码说是畜生,再严重地说有可能就是什么污鬼邪灵,就是来打岔搅扰神工作的,是专门破坏神工作的。神对他这样的定规准不准确?(准确。)神作的事没有错事,一个是神作的事准确,另外一个,神作什么事不是凭一时的现象。像她们这样的人,信了二十年能走到现在这个程度而画上句号,以这种方式画上句号,以这种结局画上句号,这是怎么造成的?这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从她信的实质上,还有从她走的道路上来说,她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对真理丝毫不感兴趣,如果有一点感兴趣,她的人性会发生变化。人性发生变化会给她带来什么呢?就是她做事会有个度,会有个衡量的标准,会凭着正常人的理智、思维衡量,一看这事不合适她就不做了。但是,她从来不追求,她连这个度、这个思维都没有,这一没有她就什么事都能干了,这一什么事都能干就把她害惨了,害死了。这就是她们为什么以这种方式画上句号的原因,就是这么回事。

你们听完这两个案例有什么想法?有些人说,“今天收获可大了,我得着一个最高的真理,就是神的东西千万别动,千万别打主意,千万别招惹,招惹了那就没好”,是不是这么回事?这是不是真理?你招不招惹那个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里面对神有什么样的态度,你对神有敬畏、有惧怕,你真相信神的存在,你真为自己的结局着想,有些事你是不会做的,你想都不想,所以说,这个试探就不会临到你,永远都不会临到你。你怕有用吗?怕没有用。那在她们做这个事的期间神作什么了?神就任其发展,把这两个魔鬼,把这两个根本没有一丁点儿惧怕神之心的非人类放在了撒但的试探当中,让她们彻底被毁灭。这是不是神的态度?这是神的公义性情,这可不得了啊!人解决人、报应人有人的手段,就是现报,打两槌,给他打得鼻青脸肿来解恨,或者雇用黑社会让他家破人亡,或者让他不幸福、痛苦,给他点报应就完事了,神不那么作,神有神的底线、原则,神也有神的方式。神对待一个人、报应一个人,他让你什么感觉也没有,你没感觉,但是在神那儿事已经解决完了,解决完多少年之后,后续的痛苦会一点一点地浮出水面。当神的恩典、神的祝福、神的开启光照,或者神的这一切一切,神给正常人类享受的这些待遇神剥夺了之后,这个人就彻底不是人了,他在神眼中不再是受造之物了,而是畜类,是另类。神说太阳照好人也照歹人,这样的人是歹人还是好人?(歹人。)都不是,在神那儿,神的花名册里已经把这类人销了,没有了,他是非人类了。非人类是什么定义?(畜生。)也可能有些人还羡慕,“人家在外面打工挣钱,跟外邦人在一起生活,那日子过得可滋润了,一点也不像在教会里面苦哈哈的,每天尽本分还得起早贪黑。”我告诉你,他的苦日子在后头呢,你要是羡慕你也可以跟着。人的苦日子不是说肉体得一个病痛,熬上两三年或者治疗两三年的这个痛苦,不是这个痛苦,心灵里面的痛苦是很多人可能没法形容的,或者是人还未曾感受到的一些痛苦,那是人不好受的,不容易受的。好比说,你喜欢一个人,你爱一个人,这个人离开你了,但是你在生活当中还能看见,只是他不能像你想象的与你朝夕相处或者对你好,就因为某种原因你能见着他,但是你不能如愿以偿地跟他朝夕相处,这是什么痛苦?那就是生不如死啊!还不如这个人彻底死了,然后留下一些美好的印象,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就是他活着,你能看到他,然后还不能达到你所愿的那个目的,这是更痛苦的,是心灵的痛苦,是吧?她们就是这样的结局。

在人的观念当中,似乎人无论犯什么错,人无论做什么事,只要能够回到造物主的面前,回到神面前,神都可以原谅,如果是这样才能证明神的大爱是浩瀚的,是真实爱人类的,这是人的观念,这就看到人对神的认识带着太多的想象,带着太多的人意。如果按着人的观念定规神的话,那神作事是没有原则的,他是没有任何性情的,这样的神是不存在的。正因为神是真实存在的,他是鲜活的,他是确确实实、实实际际地存在的,他才有各种表现,这个表现就是他在人身上作的各种事,对待人的各种态度,这就是神确实存在的一个证据。那有些人说了,“处理这些人他本人也没有知觉,这怎么看神的存在呀?”怎么看神的存在?就咱们今天刚刚讲的这些,让人看到了神的态度,让人看到了神的性情,也让人看到了神作事、处理人的一个原则,这是不是神真实存在的证据?如果这位神根本就不存在,他真的是空气,那他作任何事都是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是看不到、摸不到的,是空洞的,不会落实到人的生活当中,与人的生活、与人的行为以及任何表现是不相关的,那只是一种理论,只是一种论调、空话。正因为这位神是存在的,所以他作的很多事就能让人看到他的态度。

人对神作工的各种观念、各种想象,主体部分基本上咱们今天就交通完了,主体部分主要是什么?人对神的审判刑罚的种种观念想象与认为,还有人对什么是性情变化的种种观念想象,还有人对神作在人身上的审判刑罚的工作的原则和对人的要求标准,人也有诸多的想象。这些东西对人来说,概念基本上是混淆的、不清晰的,这个不清晰代表什么?人还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在人身上作的这些工作所涉及的真理,通过今天这么一讲,你们是不是基本上有一个轮廓、有一个定义了?(是。)那有了这样的认识,接下来你们该做的是什么?首先,你们得认识到神有这样的要求标准,这个要求标准是不是可塑性的?是不是高点也行,低点也行?(不是。)怎么说不是呢?从恩典时代到现在,从神成全的人身上就可以看到这个标准是严格的,是定规好的,神永远不会改变,两千年前没变,到现在还不变,只不过现在成全的人会比那时候多,因为神的话说得太多了。那时候是小量地作工作,没有明确地告诉人更多的真理,这个时候因为告诉了人更多的真理,让人知道了更多的神的心意,神把所有的神的要求标准、真理都发表出来让人知道,同时神的灵在人中间也这样作工作配合,所以,这两方面一结合就证明在这个时期神要成全更多的人,是一批人,不是一两个人。从这个信息上来看,你们多数人是不是都有希望?有些人说“我不把握”,不把握咱们也试试,宁可失败了咱们也不能现在告饶,现在告饶是什么表现?是懦夫、窝囊、无能、龌龊的表现,是羞辱神的表现,不能当懦夫!这些条件、这些标准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了,接下来人该做的就是怎么配合神的要求,无论在这个期间失败多少次,只要你不触犯神的性情,你就别气馁,别放弃,继续往上够。有些人说“我素质差”,你素质差神不知道啊?你都承认素质差了,在神那儿看就已经差不多了,因为没有几个人承认自己素质差的,这是好事,好的表现。有些人说“我人性不好,我人性坏”,你人性坏你怎么知道的?别人怎么没有这个勇气说?你能有勇气承认,证明你对神拯救人的心是了解了,你对神拯救人的工作是有信心的,是有心志愿意满足神的,是吧?最起码你说了这一句实话。现在,外邦人谁说自己不好啊?就是不好都要说成好,作了的恶都要变成大好事、大善行,简直就是颠倒黑白。不管临到什么挫折,临到什么失败跌倒,都得能看到希望是在前方的,前方是谁?是神!这就有神话指引、神话带领了,人就能走在正路上。

上一篇:第七十五篇 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二)

下一篇:第七十七篇 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

相关内容

  • 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多数人的信神都是为了以后的归宿或是暂时的享受。对于不经任何对付的人来说,信神就是为了进天堂,就是为了得赏赐,并不是为了被成全或是为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就是说,多数信神的人并不是为了履行自己的职责或是来完成自己的本分,很少有人信神是为了活出有意义的人生,也没有人认为人既活着就当爱神,因为这本是天经…

  •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现在让你们追求做子民,开始一切进入正轨了。让你们做子民就是迈进国度时代了,现在开始正式进入国度操练之中,以后的生活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疲疲塌塌,那样达不到神的要求标准。你如果没有一点紧张气氛,说明你这个人没有上进心,你的追求也是稀里糊涂,满足不了神的心意。进入国度操练就过上了子民的生活,你愿意接受这个操…

  •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我在外邦之中扩展工作,在全宇之下都闪现我的荣光,星星点点的人身上都包含着我的心意,都在我手的摆布之下做着我分配的活计,从此,我进入了新的时代,我将人都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当我重返“故乡”之时,我又开始了我原计划中的另一部分工作,让人对我更有认识。我眼观看宇宙全貌,正是我作工的好时机,我便各处奔忙,在人…

  •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寻找了许多人做我的跟随者,在所有的跟随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带领的,有做众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对我的忠心来划分其类别的,当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也就是将各类人的本性都显明的时候,那时我将各类人都归在其该有的类别之中,将各类人都放在其合适的位置之上,以便达到我拯救人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