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七十三篇 摆正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很重要

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最重要的是怎样对待神话的问题,神无论是以什么方式说话,或者这些话语说到什么程度,人心里都应该明白,其实神无论怎么说,无论说了哪些,都是人最需要的,另外,神所说的话都是人的思想、人的心思就是人的本能完全能够达到的,能够听得懂的。神说任何的话,作任何的事,在人身上圣灵作工也好,或者神安排各种人事物、环境也好,都没有超乎人本能能达到的这个范围,就是没有超乎人的思想境界,而是很具体、很真实,也很现实。神这样说话、作工人如果还明白不了,这就有原因了,是吧?神说这些话的方式、语气,还有说话的出发点,还有神所供应的所有这些内容,就是所有想蒙神拯救之人必须具备的,都是人能听得懂的。因为他是对人说话,说的都是人类的语言,而且神在发表这些话的同时,尽量地用人类能达到、能够得上的多方位的语言还有词汇来供应给人,让有不同思想角度的人,有不同文化程度的人,有不同社会教育背景、不同家庭背景的人,都能够听得懂,都能够得上。从神说的所有这些话当中你应该明白一点,神说的所有这些话没有深奥的、抽象的东西,说这话拿出一看,人类没这个语言,这是神自己造的,是神性语言,人看不懂。有没有这样的语言?(没有。)绝对没有。发表的这些真理这是从神来的,但是发表这些真理的语言形式,具体到用词,都是人类的语言,不出人类语言的范围。不管神以哪种形式说话,说话的用词、方式甚至语调有没有让人类觉得费解的,说这不是人类的语言?(没有。)目前为止应该没有人发现,是吧?有些人说:“不对,我发现一个,公义威严。”“公义威严”是神性实质的一方面定义、说法,但是这两个词在人类中间有没有?(有。)无论你对这两个词的理解程度是什么,但是最起码你能从字典里查到这两个词最基本、最原始的解释,通过最原始的解释来对号神的实质、神的性情还有神的所有所是,这样一结合,这两个词对人类来说就比较具体不抽象了,再加上神话中大篇幅的事实的讲解、注释、说明,这两个词对所有的人来说越来越具体,越来越有画面感,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接近人应该认识的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所以说,就涉及到神性情的这样的词汇、这样的说法对你们来说都不抽象、不深奥,那涉及到人平时的实行、涉及到人走的道路、涉及到真理原则的这些真理,你们说有抽象的吗?没有抽象的,是吧?

我从开始讲道说话到现在,我就是极力地搜集,不断地从周围获取各种语言、各种用词,把这些词运用到讲道交通当中,来达到让你们更好明白真理。我就是极力地用人类的语言,用人类所能听懂的、所能接触到的、所能理解到的这些语言来讲道,来交通真理,来谈真理原则。这是不是更接近人性的东西?(是。)那更接近人性的东西对你们来说好处是什么?你们更好明白了。如果我突然说出一句以色列语,希伯来文,你们能不能听懂?(听不懂。)我学着也费劲,我才不搜集这些,我也不注重听这些,什么外来语、外国话,我没那个精力学,我也没那个义务学。我作的范围是什么呢?就是让你们能够听到更丰富的、多样化的语言,然后通过这多样化的语言,让人在明白真理的时候不会很吃力,不单调。你们看圣经当中所记载的,无论是旧约还是新约时代的各种语言都有一些范围,人一看就是代表圣经的语言,是从圣经来的,这些话有些标志,有些符号,是吧?我作的就是争取让现在的这些语言风格、用词没有标识性,让人看不到这些语言就是不出圣经范围的。虽然人能通过现在神说话的内容、说话的语气看到,这个源头好像跟圣经中神所说的话的那个源头是一,但是通过用词一看,已经跳出圣经了,更甚至高过了一世纪到现在这两千年范围之内所有属灵人说的那些属灵词汇。那现在的这些词汇包括什么呢?有的是人性里常常说的正面的、褒义的一些语言;还有一些比较能更贴切地揭露、表达人败坏性情的词汇、语言;还有一些专业性的东西,比如文学、音乐、舞蹈、翻译等各项工作方面的。就是尽量让你们不管尽哪方面本分的人,不管掌握哪方面专业常识的人,听到我所说的这些话能够觉得我所说的跟你所明白的专业没有太大的距离,然后我所说的真理与你尽本分所涉及到的专业是有关的,是不脱节的。这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很有帮助?(是。)如果我不关心这些事,涉及到翻译的、影视的、美术的、写作的,还有涉及到合唱音乐方面的,我一概避而不闻,我也从来不用这些词,故意避开这些词,那能不能作好工作?可能也能作一部分,但是对你们来说沟通起来就很吃力。所以,我就努力地学习、掌握这些语言,一方面在业务方面能够对你们有一些理论与原则上的帮助,另一方面,让你们在尽这些方面本分的时候,更觉得尽这方面本分涉及到的业务跟真理是不脱节的。不管你的专业是什么,你的强项是什么,你所学的业务是什么,你把它用来尽本分的时候,同样能让你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借由你的本分、借由你的专长来达到进入真理的目的。这是不是好事?(是。)这是好事。那怎么能达到这么好的结果呢?这就需要神在人性里具备一些东西,具备什么东西呢?就是道成的肉身所具备的正常人性对任何的专业其实不需要下功夫钻研也能明白,但是有一点,你用这项专业来作为扩展福音工作的其中一项,你得知道这项专业给福音工作应该带来的果效是什么,用这项专业来尽本分的原则是什么,这就得有真理。你要是没有真理,专业术语学了一大堆,但是不会运用,辅导工作的时候你所讲的跟真理是脱节的,真理是真理,专业是专业,这样你就辅导不了工作。如果你不懂专业,你就干巴地讲点真理,别人一听,“你也不懂专业,跟你说也没用,我们就听你交通真理那一部分就完事了”,这个果效就不太如人意,是吧?但是你在专业方面如果明白一些,然后再结合真理,你所交通的对他来说就是路途,就是原则,他实行起来就不会因为专业知识缺乏而束手束脚,也不会因为掌握了这个专业知识但不明白真理原则而影响到他的本分。反之,这两样会结合起来,让他在尽这个带有专业的本分的过程当中能明白真理、进入真理。这就是我要作的。要作这些我得达到什么,我是不是也得掌握分寸哪?我是不是多多少少也得学点?那我怎么学呢?(查资料。)说实话我没查过资料,我不会像你们一样上网去查,我没那个精力,我不用去查,我没事就听听歌,看看新闻,看看杂志,偶尔看看报纸,还有些时候听一些外邦的事。外邦的事当中有一些语言是神家没有的,但这些语言如果用来作为讲道当中的语言,有时候会起到很好的效果,会帮助到你们,会让你们觉得信神的路途是很宽的,不是很闷、很让人窒息的,这对你们帮助很大。那有些人说:“你这么学是不是很下功夫?”我一点也不下功夫,工作忙的时候、累的时候我也不看,业余时间学一学、看一看、听一听,不知不觉有些东西就掌握了。那掌握这些影不影响工作?不打架,有些是职责,有一些是环境影响必须这样,有一些是工作需要,当然有一些也是额外收获,就是有时意外看了一个节目,觉得这节目挺好,要不咱也做这样的节目,或者看他那服装挺好,咱也学点,得点启发,就这么学来的。那如果心里没有,能不能学来这些东西?(不能。)

跟你们交通这些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神所说的这些话你们应该能够得上,这些虽然不能说浅显易懂,但最起码是人性里应该具备的东西。一说人性里应该具备的东西,那就是神要作这些工作的时候,神要发表这些话的时候,他已经通过人性加工了,加工成什么了呢?就是从带壳的麦子脱了皮,然后磨成面,又做成馒头、饼、面条,加工好了给你们。那你们享受的是什么?已经是成品熟食了,最后你们该配合的就是张大嘴巴吃,细细地嚼,慢慢地咽,咽到肚里吸收、消化,变成你们的生命,变成你们肉体的身量,让它支配你每一天的生活与所从事的活动。这些已经通过人性加工了,加工的过程可能有点复杂、有点抽象,有的人到现在都不明白,他说:“凭什么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就是真理,我们说出来的就不是呢?挺明显一个真理你怎么就明白,一说出来就头头是道,就能说清楚、说明白,我们怎么就说不明白?”这就是有区别,这个事我也说不明白,就这么回事。你说你们需要明白的东西我是不是得先明白呀?那我什么时候明白的,我怎么明白的,这个过程是什么,这很复杂,确实是抽象的事,从始到终我真的是不知道,这个事是很自然的。但是事实发展到现在,把人带到了现在,神所说的每一句话在你们身上一点点兑现,他发表这些真理,还有引导人进入真理、走上蒙拯救的路途这个步骤,在你们身上那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点一点地在落实,在兑现,在一点点体现出这样的果效,这个就不抽象了,是吧?那咱们就别管这个是怎么通过人性加工出来的,这个过程就不用研究了,这里面有奥秘,不研究这是最明智的选择、最明智的态度。不研究这是一种消极的态度,那除了不研究之外,积极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接受,配合,不折不扣地顺服。如果说谁最有研究资格的话,其实我最有资格,但是我从来不研究,说“这话是从哪儿来的?谁告诉我的?我是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别人知不知道啊?我说出去之后会不会有成果啊?结果是什么?带领这么多人,如果最终没达到如期的效果,没把这些人带到蒙拯救的路上,我可怎么办哪?”我从来不研究这些事。我要讲什么,我想告诉你们什么,我就直接告诉,我不用过头脑,研究过程,研究内容,研究结果,研究后果,我只需要考虑到的一点是什么?我这么说你们能不能明白,还需不需要说得更具体,还需不需要举更多的例子,讲更多的故事,让你们从中得到更具体的内容,更具体的实行的路途;你们是不是明白了我所说的话,我的用词,还有我说话的方式、语气,还有我说话的语法、措词有没有让你们误会、让你们费解的地方,有没有让你们感觉抽象的、深奥的、空洞的东西。我只需要观察、研究这些,其余的我不研究。为什么不研究呢?跟你们说实话,不研究这不是做作,不是克制,这是本能。好比说,你是你爸妈生的,你长得像你妈妈,也像你爸爸,你研不研究你为什么长得像你爸或像你妈呢?研不研究你为什么是你爸妈的孩子?(不研究。)为什么不研究?这是人的本能。有没有人这么想:“那你下点功夫研究研究不就知道根源了吗?知道你自己是谁多好啊,这不就活得更踏实了吗?”这么想的人是什么人?神经病,是吧?所以说,我不研究这事正不正常?(正常。)那你们不研究正不正常?你们研究很正常,你们不研究不正常,是吧?出于败坏人类的本能与本性驱使,肯定都会研究。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随着人与神之间逐渐地交往,人与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人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也摆对了神在人心里的位置;随着这个过程的进展越来越好,越来越向良性发展,人对神所作的认知、认识、肯定、接受的程度会越来越深;随着这个程度的加深,人对道成肉身的定真、认知、认识、承认程度肯定也会越来越加深;这些加深之后,你们对神的研究、疑惑是不是就越来越小了?

人为什么会研究神呢?就是因为人里面对神不确定的因素太多,疑惑太多,不明白的事太多,觉得费解的事太多,奥秘太多,所以想研究个结果。结果你通过外表现象,用你的专业知识、头脑判断,怎么研究也没研究明白,研究不通,最后你说“我不知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理,我就试着去实行”,实行实行,到有一天一看,“这人到底是谁啊?以前总研究他,现在琢磨琢磨研究他好像不对,研究他好像打自己嘴巴,研究他是愚蠢之举。一研究心里怎么就没神了呢?一研究里面怎么就黑暗了呢?一研究怎么对真理就怀疑了呢?这一怀疑远离神了,里面觉得没得到印证,这路不通,不能研究”,在这样反复的过程当中,人就不愿研究了。到有一天你经历经历,把所有的心思、代价、重心都放在这些真理的实行上了,放在尽本分的实行上了,你走上蒙拯救的道路了,你就不再研究道成肉身的神了,说他到底是人还是神,好像这个事已经有答案了,他无论怎么正常,无论有什么外表人看为不起眼的东西,人看为接受不了的东西,那都不算什么事了,你从内心深处已经接受这个人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一事实了。就是内心深处因为一些事实,因为一些过程,因为一些经验,因为一些跌倒、失败的教训,让你不再怀疑这个人,不再想研究这个人,让你觉得这个人就是神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你本能地就接受了他是神道成的肉身,没有疑惑了。就是他说一个事,即便说得特别可笑、特别幼稚,或者是说一个笑话,听着好像很粗俗,你也不怀疑,你心里没有鄙视。在以前你认为不合你的观念,你会研究,你会鄙视,你会嘲笑,你会从内心不服,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你细细地品味、细细地听他所说的话的同时,你会站在另外一个角度接受他所发表给你的一切。什么角度呢?“我是受造之物,他虽然个头不高,说话声音不大,外表不起眼,但他的身份与我不同,他不是败坏人类中间的一员,不是我们中间的一员,我们不能与他平起平坐,相提并论”,跟之前有区别了。内心深处从一开始的不接受,不由自主地研究,到接受他的话作为你实行的路,又到你感觉好像他与你不一样,他有真理,他似乎有神的影子、有神性情的流露,似乎有神的托付与工作在他身上,到这个程度你对他的认可到什么程度了?你对他的任何的反应、任何的态度到了一个受造之物应该有的本能的反应了,这个时候你就放过道成肉身的神了,不再研究了,让你研究你也不研究了,就像你自己不能研究你为什么是你爸妈生的、为什么长得像你爸或像你妈一样,到了这个程度你本能地就不研究这些事了,这些事不是你日常生活范围所涉及到的话题了,这个事跟你没关了。你对这个事的态度从一开始条件反射地研究到本能地不研究了,变成这种本能的时候,道成肉身这个人在你心中的地位与分量就没有人可以取代了,变成神的地位与分量了,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因为什么呢?与灵界人看不到的神的关系,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是比较抽象的,就是神在哪儿,神是什么样的,神对人是什么态度,神与人说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是什么,人一概不知。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有形有像的人,他称为神,从你开始对他不了解,抵触、怀疑、猜测、误解,甚至藐视,到你经历他的话语,然后接受他的话语为生命、为真理,作为你实行的原则,行路的方向、目标,又到接受这个实实在在的人,似乎他就是你心中那位看不到的神实化的一个形像,你感受到了这一层的时候,你与神的关系就不会很空洞了。你把神从一个渺茫的、看不到的形像具体到他已经成为一个肉身了,成为一个在人中间人根本看不起的人的时候,你还能与他维持一个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关系,那你与神的关系就太正常不过了。这时,无论你对他做什么,基本上就是一个受造之物应该有的本能的反应了,让你去怀疑你做不到,让你去研究你也不会去研究了,说“神为什么这么说话呢?为什么有那样的表情呢?为什么有那样的笑容,有那样的举止呢?”这些对你来说再正常不过了,神就是这样的,神应该这样,没错!他无论怎么作,你与他的关系不变。

对于整个受造人类中所有形形色色的受造之物来说,在人的思想观点当中,神成为一个人在人心中其实是最低贱的一个形像,最不应该取的一个形像,最不应该化身为一个最不起眼的人,是吧?最不起眼的一个人你今天都能接受他、认可他,你认他是你的神,接受他是你的神这一事实,那还有哪种事能让你跟神之间的关系有任何的改变,能破坏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呢?就没有了,是吧?基于这一点,说明这个事也是衡量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的一个标准。那你与这个肉身的关系达到了一个什么标准呢?你俩虽然同样都有人的外表,有人的喜好,有人的语言,有人的形象,同样活在一个普通人的位置与世界当中,但是你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划分清楚你与他之间地位的区别,然后摆正你与他之间的关系,你不会僭越这个关系,人达到这个身量是不是在神那儿就应该已经合格了?没有任何的试探也好,或者势力也好,能破坏你与神之间的这层关系了,这层关系应该是最稳定的了,这就是标准。那言外之意,如果你与这个肉身的关系达不到人与神之间的这层关系,不具备这层关系,你说“我跟天上神的关系可好了,可正常了,可密切了”,这话现不现实?(不现实。)不真实,你说你跟天上的神的关系好谁看见了?表现是什么?没有事实,是吧?那现在你们与肉身中的神能不能达到这层关系?(达不到。)难处在哪儿?人在很多真理上还都不明白,不明白就意味着败坏的人类与神所道成的肉身在很多方面的观点与看法不是相合的,处理很多事情的原则、基础不是相合的。那这个问题的根源在哪儿?影响这层关系的因素是什么?人的败坏性情。就是人还站在撒但一边,活出的是撒但,人凭借活着的东西是撒但的东西,是撒但的实质。神的实质是真理,他的实质是不会改变的,那要达到与神相合,需要改变的那一方是谁?(人。)当然是人了,这肯定是绝对的。那人怎么改变?人就得来到神面前接受真理,接受真理这是人达到与神的看事观点、做事原则能相合的唯一途径。走上这个途径之后,逐渐地你看事的观点、态度,你的行事原则,等等这一切就会与神相合了,这样你与神之间的隔阂就越来越少了,矛盾就没有了,你对神的研究也会越来越少。

现在你们害不害怕跟我相处啊?(不怕。)你们不怕呀?我怕!你们说我怕什么?你们身量太小,很多真理不明白,我就得绕着你们走,给你们足够的空间,也给你们足够的时间,让你们去经历、去体会交通给你们的这些真理。然后我就等着,等着你们对这些真理逐渐地明白了,接受了,身量长大了,我再试图一点一点地靠近你们,观察你们,看看你们身量长没长,要是长了就跟你们多说点话,要是身量还小就躲着点。为什么我得躲着你们呢?我要是太靠近你们,对你们要求太多、太急,容易拔苗助长。拔苗助长的后果是什么?被拔的那个苗能助长吗?(不能。)那结果是什么?(夭折。)你们就没活路了,是吧?就是跟你们相处起来,就现在这个情况来看,不但不能达到和谐、相合,连真正的融洽可能都达不到。那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勉强与你们频繁地接触或者生活在一起,对你们尽本分的事辅导得面面俱到,这对你们来说是压力,是吧?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觉得受苦,你们说我是不是也得忍着呀?那我忍着受不受苦啊?我也得受苦。如果受这苦你们能够长进快,我受这点苦其实无所谓,就是多忍一忍,少说点话,睁一眼闭一眼,多宽容点,多等着点,有点耐心,这不算什么苦。但是这苦要不受呢,你该怎么长还怎么长,那个速度是变不了的,就像俗语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那得经过那个年头。什么年头呢?就是你生了儿子,你的儿子得长大,他娶了媳妇你才能熬成婆婆呢!你如果说想直接当婆婆,这行不行?儿子都没有谈什么当婆婆,这不是傻话吗?这个必然的过程谁也不能省。所以说,有些苦要是提早受了,能不能达到一定果效?也可能对某一部分人,特殊的一部分人,领受能力快,人性好,又通情达理,再加上特别地喜爱真理,执着地、不厌其烦地追求真理,内心深处对光明、对正面事物不打折扣地喜爱、追求,就比如像彼得这样的人,主动积极地追求真理,具备这样的人性,具备这样的追求,还得具备这样的领受,才能提前受这样的苦。你们中间有没有人具备这样的条件?(没有。)你们不具备,那咱们就得保持距离,保持距离就避免过早地让你们受这些苦。那这些苦什么时候受呢?等你们的身量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神自然会摆设环境,摆设人事物,就像约伯一样,当他身量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撒但会到神面前控告他,然后神许可撒但试探约伯,让约伯临到一切的财产被剥夺这样的试炼。那这个事对你们来说远不远?有多远哪?一方面根据你们的追求,另一方面根据神作工的需要,根据神所定计划的那个节点。什么节点呢?就是到了一定的时间,这些真理人基本都装备了,都明白了,但是有的人身量还不到,怎么办?时间已经到了,神提前作,你以为你能躲得了哪?没有一个人能躲过这一关,这叫检验工程,任何一个人都得过这一关,没有人能提前,也没有人能推后。没有一个人会提前,就是说这个人身量不到,没听到那么多真理,他向神要试炼,神不会作,任何人不会例外,因为每一个人在神那儿看都是平等的,神给每一个人平等的机会,也对所有的人作一样的供应、一样的工作。那你们说,现在根据你们这样的身量,根据你们的情形,根据你们现在所具备的,我采取这样的态度对你们来说有没有益处?(有。)那我这个态度是消极还是比较积极?谈不上什么消极与积极,就是对你们来说太合适了,就是你们现在需要的。一方面你们都在正常地尽着各方面的本分,另外一方面,你们所需要具备的、明白的这些真理也一点不耽误地供应给你们,让你们按时分量地得着供应,得着帮助。然后你们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逐渐地消化、经历这些真理,在这个过程当中找到真理的原则,找到实行的路途,一点点摸着神的心意,从而摆正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守好自己的岗,守住自己的本分。在这之后有的人可能不知不觉就会经历到试炼、熬炼,那是什么时候呢?我告诉你们,有一句话可以形容:那个试炼会如期而至。虽然说这话有点抽象,但是在神那儿就是这么回事,就是到了神该作的时候你躲也躲不掉。我现在要作的是什么?我守好我的岗,站好我的位置,作好我的工作,我不保守,我也不冒进,按部就班的,你们谁的蒙拯救之路我都不会卡住,也不会封死,更不会耽误你们。

有没有人担心说:“跟着你我们能不能得救啊?”有些人可能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没想过不等于是不怀疑,这个怀疑可能是存在的。那我告诉你一句实话,你不要担心,在你担心之前最应该担心的是我,但是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你担心是不是多余?你没必要担心,我从来不担心这事,因为这事不用我负责。有人说:“你说这话也太不负责任了,不用你负责那谁负责呀?”是不用我负责,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我心里从来没有这样的担心,我不用顾虑这个事,不用研究这个事。如果我要担心这个事的话,“你们的结局、归宿我可负担不起呀,我每走一步、每说一句话得小心谨慎地研究好了,分析透了,看到结果了我再作”,这工作作得怎么样?那我就失职了。但是我从来不担心,我不研究这个后果,因为什么?有人说“你把这事看透了”,我说没有,“看透了”这话指什么?一般是经过研究、分析才能说看透这个事,但我本能地不研究这事,就跟刚刚说你从来没研究过你为什么长得像你爸或像你妈一样,本能里不会研究这些事,就是思想里没有这些东西。那怎么办哪?(不研究。)不研究这就是很好的结果了,是吧?那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学这个?有些人说:“你是本能的,我们怎么学?我们学不来呀!”这里面有这么个事,神道成肉身实化在肉身中,他成为一个人,这个人到底是怎样来的,这个过程不用研究,总之他成为一个人了。他在这个人身上作什么,有哪些表现,这里面是不是有奥秘?(是。)那这个事值不值得研究啊?不值得研究,但是值得你们寻求真理。这里的真理是什么?你们能不能看透?就是说,一个人他的实质、身份与他的使命是成为一体的,他的使命就是他的实质,就是他的本能,他所活出的、他所流露的、他所愿意做的、他充满的就是他的实质,也是他的本能,也是他的使命,这是可以合成一体的。那这个事说明什么?这里面有一个事实是你们应该能看得见的,就是神道成肉身这个事是不可置疑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哪有自己研究自己的,没有这事。你为什么不研究自己?你就是你自己,你还研究什么?如果你里面住进一个额外的东西,从外界来的一个东西,那这两样东西它是打架的,互相有对话,互相有抵触,互相有协商,两方会在同一个肉体里面不停地争执,甚至达到胶着的状态,这是两个生命在里面。现在发生了一个这样的现象,他从来不研究自己是谁,里面也没有不同的声音,只有一个声音,他所想的、他所活出的、他所作的在人看就是一个人在想,一个人在作,而且在他自己感觉也是一个人在作,一个人在想,这是怎么回事?他里面只有一个生命,没有额外的生命。那这个生命的实质是什么?外表来看现在人可能看不透,还认为他就是一个普通人的生命,但是通过他的使命,通过他所作的这些工作的实质来看,他怎么又有神的影子呢?这就值得人认识了。有神的影子、有神实质流露的这个肉身到底是谁,这值得人寻求,值得人深究,是吧?那这个人不知道他怎么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他自己的实质到底是谁,这正不正常?太正常了,不超然,是吧?那有些人说:“不超然,这也不像是神哪,神应该超然哪!”这个“应该”从哪儿来的?是人的观念想象。事实上,人所得知的、人印象当中的神的第一个行为、动作是什么?起初,神造天地万物,到了第六日的时候,神抓起一把泥土造了一个人放在地上,起名叫亚当,然后让亚当睡着,从亚当的身上取出一根肋骨,造了另外一个人,神给她起名叫夏娃。从所有神的一系列的这些动作、行为来看,是不是特别有画面感?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真实,与人的想象观念是不相符的,超乎人超然的想象。那现在当人接触到神的道成肉身,听到他所说的话,看到他所作的这一切,再与神起初造人时的实际的行为、动作对号的时候,这里有没有出入?有没有差距?也可能有差距,因为那个动作你从来没看到,但是从事实来看,起初神所说的话的源头与方式跟现在神所说的每一句话的源头、方式一对号,这里基本上没有差距。为什么说是基本上呢?这个“基本”是有说法的。“基本上”指什么呢?就是人所认为的神所作的实际的行为与动作,还有说话的方式,在人心里还有些超然的成分,而现在人所看到的、听到的神说话的方式、方法、语气是实实际际的,是摸得着看得到的,没有超然的成分,没有人想象的空间,这两者之间有距离了,这个距离最后在你们那儿看就是基本上是一致的,这个“基本”是这么来的。

今天跟你们揭了点底,有没有必要啊?(有。)为什么说这些话呢?就是很多人对这些事一直就觉得挺深奥,测不透,然后总想研究。这一研究就影响到与神的关系了,你总研究神那你还能进入真理吗?你总研究神,那你不会把神的话当真理的,这层关系就很扭曲,很变态,很不正常。那怎么能达到把这层关系变得越来越正常呢?就是你正常地看待神所作的一切,包括这个肉身,你从心里一点一点地试图接受他,接受他的方方面面,说话方式、口气,甚至他的长相、外表的样式,你得接受。你要是不接受,总研究,你研究来研究去,最后吃亏的、受亏损的是你自己,神作成的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他开辟了一个时代也要影响整个时代,也要带领整个时代,这个事实不会改变。那人在这个事上应该作的选择是什么?(接受。)人应该接受,别研究,接受,认识,然后不断地矫正与神之间的关系,时时提醒自己:我是受造之物,我是败坏人类,神外表是普通人,但内里实质是神,他是神这个事实不可否认,无论他外表作了什么,他说了什么,他有怎样的表现,都不是我研究的范围,这是我应该有的理智,这是我应该站好的位置。

今天跟你们说了点关于我本人的事,让你们心里宽绰宽绰,透亮透亮,不要总是在雾里呆着,好像我有什么藏着不让你们知道似的,其实没有什么不能告诉你们的秘密,我心里就这么想,我也是这么去作的,没有什么抽象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深奥的东西,你们看到的我是这样,背后你们看不到的我也是这样,这就是实情。但是有一点,刚刚交通的所有这些内容也是为了让你们明白这一点:不管你眼前看到的这个事实是什么,表面现象是什么,你如果不明白真理的话,你就会把这个现象当成真理,当成事实;你如果明白真理的话,你就会通过现象、通过外表认识到实质与真理,那你与神的关系就会越来越正常,他的身份、地位与实质对你来说永远是不会变的,他是造物的主,是主宰一切的那一位,这是固定的。你是受造之物,你若总研究神肉身的外表,那就麻烦了,你与神之间的关系没有了,什么关系呢?受造之物与造物主这一层关系没有了,那这个后果就不用细说了,后果很不好,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出现,都有可能发生。只要没有这一层关系,咱们之间没有什么交道可言,这话是不是说白了?咱们之间要维持这个密切的关系,保持这个关系,那人的身份应该是什么?(受造之物。)永远是受造之物。这样,咱们之间才能有交往,有真正的关系存在。如果你不承认你是受造之物,那对不起,咱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会与你打交道,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你与我没有任何的瓜葛,你愿意怎么活怎么活,与我无关,你也不用研究我,你也不用定罪我,我的身份、地位与我所作的一切不是你一个普通的人就能定罪、就能下结论的,评判这一切的不是人,而是神。这话说白了吧?这是不是真理?(是。)那人在这里应该明白什么真理呢?人与神能有正常关系的基础、根基是什么?人得知道自己是受造之物。你承认自己是受造之物了,有这个根基了,再往前发展很多事人就不会走错路了,但是你不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对待这层关系,你总想研究,这个后果可以说有多种设想,是吧?这事是不是明白了?

有些人说:“如果我不承认是受造之物,那咱们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咱们不是认识嘛,没有这层关系还是哥们儿行不行?”不行,我不交你这样的哥们儿,我没有哥们儿,我也没有朋友。“那是亲人行不行?”不行,我没有这样的亲人。“那你真正的亲人是谁?是不是你的家人?”不是,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哥们儿,也没有战友,没有下级,没有跟班的。你们说,我只有什么?神只有什么?对于造物主来说,与他有关系的只有受造之物,对于所有受造的人类——受造之物来说,神的身份只有一个——造物的主。明白了吧?只有这层关系。如果有人说,“咱俩关系不错,能不能交朋友?能不能成为哥们儿啊?”我说不行,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你是谁,凭什么跟你交朋友?没有这层关系。人说“你说得也太绝对了吧?你是不是太冷血了?”我也不知道,就这么绝对,我不需要这样的关系。我所作的、我所说的供应给可供应的对象,这些对象是谁?是受造的人类,是要蒙拯救的人类,是要拯救的对象,只有这一层关系,除了这一层关系之外,没有任何一样关系是我可以认可的。明白了吧?有些人说:“你这人不好交往啊!”不是不好交往,是这种关系没法存在。所以说,任何一个人不要说“我给你做饭年头挺多,咱俩是不是哥们儿啊?”不是,如果你是受造之物,咱俩是最近的关系,最好的关系,最正当的关系,是最纯洁的关系。如果有一个人说,“我事奉你这么多年,咱俩是不是比较相知?咱俩是不是知己、贴心人啊?”不是,我没有贴心人。“那咱俩能不能成为朋友啊?你喜欢穿什么,你喜欢看什么,你喜欢哪些人,你总跟我说,我也跟你说,咱俩无话不谈,咱俩是不是朋友?”不是,我跟人不交朋友,我没有朋友。如果你是受造之物,咱俩有话可谈,咱俩可以交往,可以建立关系,可以建立友谊。那建立友谊是不是朋友?还不是,这层关系永远不会改变。有些人说:“我曾经接待过你,我曾经掩护过你脱离危险,那我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哪?”不是。“你是不是忘恩负义呀?”我也不知道,随便你怎么看。“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哪?”我不知道,你如果知道你是谁,我就知道我是谁。你如果知道你是受造之物,那我就知道咱们的关系是什么。如果你拿这一层关系来要挟我或者与我靠近、套近乎,那我告诉你,你错了,你套错对象了,你套谁都可以,你千万别套我。有些人说:“你是不是不吃这一套啊?”不是,是你不能这么套,不是那么回事。有些人说:“我岁数小,长得又好,又能说会道,神是不是喜欢我这样的,拿我当自己的孩子呀?”我说你可千万别恶心我,我没你这样的孩子,咱俩怎么能产生这种关系呢?你别恶心我,你也别恶心你自己。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说白了?说得再清楚不过了!那你们应该怎么领受呢?(人与神之间只有受造之物与造物主的关系。)对了,人得摆正自己的位置,到什么时候都别摆资格,别论资历,别耍小聪明,别用任何的处世哲学来试图改变自己的身份,改变与神之间的关系,千万别做这个尝试,别做这样无谓的挣扎,没用,这是自讨没趣。人是不是总犯这些毛病?今天说完多数人应该不会再犯了吧?(是。)那我就省心多了,我就不愿意缠累在这些事里面,难受啊!有些人说:“是不是你高傲啊?”这不是高傲,是我不需要这些。有些人说“我也不喜欢那些”,那你是高傲。为什么我就不是呢?这事另当别论。为什么这个事则有不同呢?你们自己琢磨琢磨,应该有答案,这事好解释,是吧!

上一篇:第七十二篇 人对神该有的态度

下一篇:第七十四篇 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