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篇 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十一)

上次交通的是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条——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这一条咱们分了三条来作细节交通,第一条是藐视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第二条是藐视神所道成的肉身,第三条是藐视神的话,根据这三条来解剖敌基督第十条的各种表现。第一条交通完了,第二条,藐视神所道成的肉身分了四条来交通。这四条都是什么?(第一条,讨好、巴结,顺情说好话;第二条,研究、分析加好奇;第三条,怎样对待基督,凭心情;第四条,对基督所说的话只听,不服也不顺。)上次咱们交通了前两条,这次该交通第三条了。

第三条,怎样对待基督,凭心情。从这句简单的话来看敌基督的各种表现,你们脑海里或印象当中是不是应该有一些关于这方面的实例,或者你们看见的,或者你们自己经历到的?有些人说:“我也没跟基督接触过,只是听听讲道,对于这一条没有什么实际的经历,也没见过其他人的实际表现。”那对这一条有实际经历的人,你们有没有什么感受能与这一条对号入座的?这一条从外表上来看,是涉及到人接触基督,接触这个人时的各种态度、各种表现,事实上,从这一条不仅仅能看到人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各种表现、各种态度,而且从人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各种表现能看见人对待神的真正的态度与表现。就是从中看到人到底有无真实的信,对待有神身份、实质的神自己人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实的顺服,当人临到各类事的时候,从人对待基督的各种态度上来看,人对待人所信的神的态度到底是什么。你对待这个人是否有观念,是否有真实的信、真实的顺服,那就说明你对待你信的神、对待神自己是否有真实的信,是否有真实的顺服。人对待天上的神,人的态度、人的观点、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那是很渺茫的,看不到人对待神的真实的态度。当人真正接触到神,看见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有骨有肉的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时候,人对待神的真实态度就全显明出来了。人所说的话,人脑海里所思想的,心里所定规的、所存的观点,以至于心里对待这个人的想法、态度,事实上就是人对待神的各种表现。因为天上的神人看不见、摸不着,人怎么想、怎么对待,人怎么定规,人是否顺服,在人那儿其实没有一个标准来衡量人所表现的是否正确,是否合乎真理。但当神道成肉身成为基督以后,这一切就都改变了,人对待神的这一切表现、态度就有了衡量的标准,从中看见人对待神的真实态度到底是什么。很多时候人认为自己对神特别有信心,有真实的信,人觉得神伟大、神至高、神可爱,那人所认为的这些到底是人的真实身量还是仅仅是人的一种心情?这个很难定规。人看不见神的时候,人无论凭着一种什么样的好心去对待神,这里面总是掺杂着一些渺茫、空洞、不实际的东西,总带着人的一些空洞的想象。当人实实际际地看到神、接触到神的时候,人对神的信到底有多大,人对神的顺服到底有多少,人对神到底有无真实的爱,这些就都显明了。所以说,当神道成肉身的时候,尤其是当神道成肉身成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的时候,对所有的人来说,这个肉身,这个普通的人成了每一个人的试炼,也显明了每一个人的信心与真实身量。也可能你不信这个基督、你信渺茫神的时候,你能从一开始就承认有神,跟随神,能信到老、信到终,但是当你信神所道成的肉身,信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的时候,对你来说,基督——这个普通的人对你的信就是一个最大的挑战了。那这个普通的人,神所道成的肉身——基督对人到底产生了哪些影响,人对这个普通的人,对基督又有哪些真实的表现,显明了人对神的各种真实的态度与观点,咱们今天就交通这个。

第三条的主要内容是人对待基督凭心情,那这个心情到底指什么,这是咱们今天要交通的中心、要点。凭心情,当然这个心情只是一个代名词,只是一个概括,并不是一种心情,其实,在这个心情背后暗藏的是什么?是人的各种观念想象,还有人的各种败坏性情,甚至撒但败坏人的实质。比如说,当人一切顺利的时候,在神家尽本分没有什么拦阻,也没有什么影响到他的心情,人来到神面前能常常祷告,生活得特别有规律,特别喜乐、平安,周围的环境也特别地顺畅,弟兄姊妹在一起多数人也能和睦相处,在尽本分的事上,在学习业务时神也常常引导,有开启、有光照,在实行的原则上也比较透亮,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那么的顺畅。这个时候,人感觉对神特别有信心,自己心里与神特别地近,能常常来到神面前与神祷告、交心,感觉与神亲密无间,感觉神特别可爱,人的心情特别好,常常活在平安与喜乐之中,聚会的时候也能积极发言,每天能够按时祷读神的话、学习诗歌。这一切都特别好的时候,人就一个劲儿地在心里感谢神,暗暗地祷告神,立下心志要为神花费一生,献出自己的所有,为尽本分受苦付代价。这一切特别顺畅的时候,人觉得神是那么的伟大、那么的可爱,人也有心志愿意为神摆上,把一生都献给神。这种光景是不是特别的积极、正面?从这里看到了什么?似乎看到了人的忠心、人对神的爱、人的代价,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祥和,那么的顺畅。从这一切的表现上来看,人只是单方面在积极地努力着,在配合着神的作工,配合着神的要求,没有什么不好的,所以在人心里就一个劲儿地感谢神,感谢天上的神,感谢地上的基督,对基督充满了无限的爱与尊敬。唱诗歌一唱到“这个小小的人……”的时候,人心里就有无限的说不完的感慨,“真是这个小小的人拯救了我,给了我机会,让我今天能在神家中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甚至有的人祷告的时候直接说,“实际的神哪,道成肉身的神哪,基督啊,我感谢你,我赞美你,是你给了我这一切的祝福,是你恩待了我,你就是我心中的神,你就是造物主,你就是我要跟随的,我愿意为你花费这一生。”这一切的画面是那么的祥和,那么的美好,也是那么的和谐,就好像人要蒙拯救是如此的容易,如此的轻松。但是这一份和谐、祥和就真能维持到永远吗?真能一成不变吗?不是那么简单的。

在人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人难免流露败坏性情,难免在所临到的环境当中发怨言,有自己的观点,更难免任性,随己意乱做事。在这种情况下,人也就难免临到对付修理。当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一个充满了热心,对神充满了想象、观念的人,有没有真实的身量能面对这一切,能经历好这一切,能在这样的环境临到的时候顺利地度过呢?这就画问号了,问题就来了。当人感觉这一切是那么美好的时候,当人感觉神是如此可爱、神是那么爱人的时候,神的爱是如此伟大、如此真实的时候,人临到了对付修理,临到了显明,不明白真理的人常常会为此感到迷茫、困惑,感到恐惧、害怕,瞬间就像落入了黑暗之中,看不到前方的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眼前临到的环境。当来到神面前的时候,人想找到以前那种感觉,按着以前的心情,按着以前的思想观点、态度去祷告的时候,人感觉摸不着神了。当感觉摸不到神的时候,人心里在想:“难道神不要我了?神厌弃我了吗?难道我有败坏性情神不喜欢我了?神要淘汰我了吗?那我不就完了吗?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信神还有什么意思?我还不如不信呢,我不信现在说不定还能有份好工作,还能家庭和睦,有好的前途呢。我要是信,那走到现在也没得着什么,这不就前功尽弃了吗?之前花费付出的那些不都白搭了吗?”当想到这些的时候,人顿时感觉一片凄凉,浑身不自在,觉得:“天上的神是那么的遥远,而地上的这一位神除了交通真理、供应真理、供应真道之外,还能帮助我什么?还能赐给我什么呢?他是那么的渺小,也是那么的不近人意。人有点败坏性情怎么了?如果按人的方式来处理的话,人有点败坏性情神应该不看,应该宽大处理,不应该揪着人的小辫子不放,这点小事神怎么还能如此对付、如此管教,神还不理睬我了?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人流露这样的败坏性情不算什么事,神居然能厌憎,神到底爱不爱人啊?神的爱到底在哪儿显明啊?神到底是怎么爱人的?反正此时此刻我再也感觉不到神的爱了。”当感觉不到神爱的时候,人心里顿时觉得离天上的神很遥远,而离地上的这个基督,这个普通的人那就更为遥远了。当人心里感觉到这一份凄凉的时候,人再三地祷告,也再三地安慰自己:“不要怕,把希望寄托在天上的神身上,神是我的后盾,神是我的力量,神还是爱人的。”此时此刻,人所说的神在哪儿?在天上,在万物之中,那一位神才是真正爱人的神,那一位神才是人所仰望、所爱戴的神,能作人的后盾,能作人随时的帮助,也能安慰人的心灵,是人的精神、心灵与肉体的寄托,而地上的这一位神能作的,此时此刻在人的心中不再有什么寄托了。人的态度变了吧?在什么情况下变的?临到修理对付、被显明的时候,受到挫折的时候,人真实的信就显明出来了。

当人一旦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人真实的信马上就寄托在天上的渺茫的神身上,而对地上的能看得见的神,人的态度是什么?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弃绝、放下,不再依靠,不再相信,而是要回避,要躲避、远离,人是一种这样的心情。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人所明白的真理,人所谓的真实的信、所谓的忠心、所谓的爱与顺服就变得那么的不堪一击。当这一切的环境改变的时候,人对待道成肉身的神的态度也就随之改变了。而人之前所付出的,人所谓的忠心、花费、代价,还有人所谓的顺服,在此时此刻被显明出来不是什么忠心,没有真实的顺服,而是一种热心。这个热心里掺杂着什么?掺杂着人意的情感,人为的好,还有人类的义气。这个义气也可以理解为血气,说“我要跟随一个人,我就要为他卖命、出力,为他两肋插刀,为他献出所有,够哥们儿义气”,这是人类的一种血气的表现。人类的这种表现在此时此刻被显明。因为什么能被显明呢?就是在人的思想观点里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普通的人是道成的肉身,是基督、是神,有神的身份,但是从人的实际身量上来看,从人所明白的真理上来看,从人对神的认识上来看,人并没有真实地接受这个普通的人,并没有把这个普通的人当成基督、当成神来对待。当一切顺利的时候,当一切都能如愿以偿的时候,当人感觉到神在祝福、神在光照、神在引领、神在赐恩典的时候,人从神所得的都是人愿望当中要得的时候,人能从主观意愿上接受神所见证的这个普通的人作人的神。但是,当这一切的环境改变的时候,神将这一切剥夺的时候,人没有真实的认识也不具备真实的身量的时候,人的这一切就都被显明了,而人所流露出来的恰恰是人对待神的真实的态度。这个真实的态度是怎么产生的?根源在哪儿?在于人有败坏性情,人不认识神。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里面人的败坏性情是什么?(人被撒但败坏以后,人里面对神就有一种防备,有一种隔阂,不管神作什么,人都会想神是不是要伤害我。)人与神之间仅仅是存在隔阂吗?就这么简单吗?(不是。)不仅仅是隔阂,这是两种不同实质的问题,这哪是隔阂?

人有败坏性情,你们说神有败坏性情吗?(没有。)那为什么人跟神合不来,人跟神是敌对的呢?原因在哪儿?是在神还是在人?(在人。)比如说人跟人之间,两个人吵了一次,打了一架,然后有隔阂了,再也不说话了,即使再说话也是明面上说点儿,心里产生隔阂了,这个隔阂是怎么回事?是两种不同的观点不能相合,并且谁也不能放下自己的观点,不能达到合一,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是这么产生的。那人跟神之间如果说成是隔阂的话,这个程度是不是有点浅,没说到位啊?有隔阂是不假,但是如果用隔阂来说明人里面败坏性情的问题,那程度就太轻了,因为人经撒但败坏后,人有撒但的败坏实质、败坏性情,人的天性里就是与神敌对的。撒但与神敌对,它是不是把神当神待啊?它对神有没有信,有没有顺服啊?(没有。)没有真实的信,也没有真实的顺服,这是撒但。人跟撒但一样,也具备了这些撒但败坏性情、败坏实质,人对神也没有真实的信,也没有真实的顺服。那没有真实的信、没有真实的顺服,你就能说人与神有隔阂吗?(不能。)这只能说人与神是敌对的。当神在人身上所作的都合乎人的口味、合乎人的心情、合乎人的需要,满足人的喜好,让人一切都顺利、如愿以偿的时候,人就觉得神太可爱了。那人的这个觉得神可爱是真实的吗?(不是。)这就是人得便宜了,随口说几句好话,这叫得便宜卖乖。人在这种情况下说出的话是对神的真实认识吗?这种对神的认识是真实的还是假的?(假的。)这个认识不合乎真理,不合乎神的实质,不是真实的认识,这就是出于人的情感、人的血气的一种假想、一种观念。当这个观念被打破的时候,被揭露、被显明的时候,人就受挫折了,就意味着人所要得的这一切都被剥夺的时候,人之前所认为的神可爱、神怎样怎样好对人来说是不是受到批判,被定罪了?这就恰恰相反了。那人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不能。)神什么也不给你的时候,就让你凭神的话活着,做事、说话、事奉神、尽本分、与人在一起相处,等等一切都让你凭神的话活着,你在什么情况下能感觉到神可爱?当你就凭神话活着的时候,你能感觉到神可爱,那个时候你里面的掺杂就少了,你所感觉到的神的可爱、神的实质那就是真实的。

当人在环境当中遭到管教、修理对付的时候,人对神产生出来的是观念,是埋怨,是误解。当这些东西出来的时候,人顿时觉得神不近人意,神好像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可爱,“都说神可爱,我怎么感觉不到呢?神如果可爱的话,应该祝福我,应该安慰我啊,当我临到这事的时候神应该提示我,不应该让我出丑,不应该让我犯错啊。神应该把这些事都作在我前头,别让我出岔,别让我走弯路啊!”等等这些在人临到逆境的时候都一股脑儿地在脑海里、在心思里翻腾出来了。这时候,人再说话、再做事就不那么敞开了。人临到对付修理了,临到逆境了,心情不好了,觉得神不那么爱他、不那么恩待他了,感觉自己也不是那么受宠了,心里就想:“那我还爱神干什么?神不爱我,我也不爱神了。”以前与神对话,神问什么就说什么,特别地积极,总想多说几句,总有说不完的话,心里想的都想说出来,都想表达出来,就想做神的知心人。当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觉得:“神也不那么可爱了,神也不那么爱我了,那我也不想爱神了。”神问什么就简单地说一句应付应付,问一句说一句。神问:“现在工作怎么样啊?”“还行。”“这些日子尽本分有没有难处啊?”“有时候也有。”“学没学业务啊?”“在网上查呢。”“与弟兄姊妹能不能和谐配搭啊?”“哼,我自己都顾不了自己,还能跟别人和谐配搭?”“有没有软弱啊?”“还行。”话都懒得说了,整个就是消极、抱怨的一种态度,整个人就是消沉、颓废,满了怨气、满了委屈的一种状态,多一句话都不想说。因为什么?现在心情不太好,情形比较下沉,没心情跟人说话。你问他:“你这段时间有没有祷告啊?”“祷告也还是那些话。”“那这段时间情形不好,临到难处寻没寻求啊?”“我什么都明白,就是积极不起来。”“你对神产生误解,你认不认识自己的问题出在哪儿啊?是什么败坏性情拦阻你来到神面前的?什么问题导致你如此消极,导致你都懒得到神面前祷告呢?”“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态度?(消极对抗。)对了,没有一丁点儿的顺服,还满了抱怨,满了委屈。

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思想世界里,他觉得神就像人类所说的救世主、活菩萨一样,人无论怎样活着,那个菩萨、那尊佛像永远不吱声,就任由人的摆布。神不能对他作什么,不能伤害他,不能修理他,他做任何错事神只能安抚,不能对付,不能揭露,也不能显明,更不能管教。他想由着自己的心情、由着自己的性情来信神,来尽自己的本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做神都应该满意,怎么做神都应该高兴、悦纳。但事与愿违,神却不这么作。人就觉得:“不这么作的神那还是神吗?还值得我为他那么付出、花费、付代价吗?如果不值得的话,我还把我的真心都献上,这不就愚昧了吗?”所以,当很多人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来聆听神在说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神所揭示的人的问题、人的情形与人的性情到底是什么,人应该如何接受、如何对待,人应该怎么顺服,人想的不是这些。不管神用什么样的方式说话,神用什么样的方式引导人,只要神的说话语气、说话方式不近人意,没考虑人的心情,没考虑人的脸面,没考虑人的软弱,人就要有观念,人就不想把神当神待了,也不想当受造之物了。这里面的最大问题是,当神给人摆设顺境让人一切如愿以偿的时候,人还愿意做一个受造之物,当神摆设逆境来管教人、显明人,让人从中能学到功课,明白真理、明白神心意的时候,人立马反目,不愿意当受造之物了。不愿当受造之物的时候,人所站的角度与位置还能顺服神吗?还能接受神的身份与实质吗?不能了。从人心情好、情形不错、有热心的时候,从人想当神的知心人的时候,一直到人临到对付修理、临到神所摆设的环境人想弃绝神的时候,这是多么大的转变?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在这里面人所应该认识的是什么?是不是人应该知道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对待神该有的态度到底是什么?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对待神该遵行的原则到底是什么?作为一个人,一个败坏的人类,到底应该站在什么角度上、什么位置上来对待神所给人的一切及神所摆设的环境?神对人的对付修理,人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人是不是应该琢磨这些事?(是。)在这些事上人就应该反省该怎么对待。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对待神,人的身份实际上是不变的,人永远是受造之物。你如果不甘心做受造之物,那说明你这个人很悖逆,你离性情变化、离敬畏神远离恶还早着呢。如果你甘心做一个受造之物,那你对待神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样的?最起码得具备这一条——无条件地顺服。就是无论到什么时候,神作的没有错,如果错的话,是在人那儿。无论人临到什么环境,尤其是逆境的时候,尤其是神显明人、揭露人的时候,人第一时间应该来到神面前反省自己,省察自己的言行,省察自己的败坏实质,而不是来检查、论断神说的、神作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如果你能守住自己的本位,你应该知道你该做的到底是什么。人有败坏性情,不明白真理,这个问题还不大,但是人在有败坏性情、在不明白真理的情况下还不寻求真理,这个麻烦可就大了。你有败坏性情,你不明白真理,你能随意论断神,能凭心情、凭情绪来对待神、与神交往,但是你要是不寻求真理,不实行真理,那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你不但不能顺服神,你还能与神对抗,误解神、埋怨神、论断神,在心里骂神、弃绝神,说神不公义,说神作的不见得都对,你还能产生这些东西,这是不是很危险?(是。)这可就危险了,不寻求真理能丧命啊!那是随时随地的事。别看你现在的情绪、心志、愿望、理想多么高涨,别看你现在心里多么爱神,那都是一时的。

你看在教堂里牧师给两个人主持婚礼的时候,问双方:“你愿意做她(他)的丈夫(妻子)吗?无论病痛、灾难、贫穷等等,你都愿意与她(他)共渡吗?”双方都热泪盈眶、心潮澎湃,激动地说:“我愿意!”双方互相发誓能为对方付出一生,为对方负责一生。此时此刻的海誓山盟是什么?只是人一时的心情、愿望。但是双方都有这样的人格吗?都具备这样的人性吗?那就是未知数了,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就见真情了。有的人过三五年离婚了,有的人过十年,孩子都大了也离婚了,有的人过了三十年还能离婚,说离就离了。当初的愿望哪儿去了?海誓山盟哪儿去了?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海誓山盟起什么作用啊?什么作用都不起,那就是一个愿望,就是一时的心情。心情、愿望决定不了什么,真正能够共度此生的,能终老的,那得需要什么?往高了说,最起码需要两个人都有人格魅力,人品都得正;往具体了说,这一生当中人要临到很多事,大事、小事,好事、坏事,患难、挫折、困难,不如人意的事十之八九,那就需要人能够有真实的包容、忍耐、爱心、体谅、关怀等等这些人性里面比较正面的东西,两个人搀扶着才能走到路终。如果没有这些,光凭着誓言,光凭着当时的愿望、理想和那些空洞的话,绝对不能走到最后。那人信神呢,怎样才能跟随神不凭心情,不受环境、心情的影响?怎么才能做到这点?有些人说得需要有人格魅力,这行不行?(不行。)婚姻需要双方都人品好,互相能够体谅、包容,那信神呢,人最起码得具备什么?具备喜爱真理、寻求真理的态度。有些人说:“心志重不重要?赌咒重不重要?起誓重不重要?”这些没有也不行,分阶段。如果人初信一两年没有这些激发不了人的热心。人不具备热心,一开始信神就不冷不热的,也不太追求,也不退去,让干什么就干点什么,这样的人不容易走上来,他没有明确的态度,所以初信的人需要这份热心。这份热心能带给人很多正面的东西,让人逐步地扎下根基,很快地明白真理,明白异象,明白神作工的宗旨,人很快就能扎下根,有根基。另外,人能积极地、热心地付出花费、付代价,人进入得也快。初信就需要这一份热心,需要人有心志、有理想。但是信神三年以上,人还停留在热心阶段恐怕就有危险,这个危险在哪儿呢?人总凭着想象观念对待信神的事,对待性情变化的事,凭着想象观念来认识神,来理解神的作工、理解神对人的要求,这样他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能不能明白神的心意?(不能。)人不能明白真理,问题就来了。有没有一个人信神一辈子都活在温室里,都活在恩典祝福当中?没有,你早晚都得接触现实生活,早晚都得接触神所为你摆设的各种环境。当你接触这些不同环境的时候,接触现实生活当中面临的各种问题的时候,你的热心能起到什么作用?仅是让你克制、付代价、受苦,但不能让你达到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但是,你如果寻求真理、明白真理,那就不一样了。不一样在哪儿呢?你明白真理了,临到这些事的时候你就不用凭热心、观念来对待了。临到任何事的时候,你首先来到神面前寻求、祷告,寻找真理原则,能够顺服下来了,有这样的意识、有这样的态度了。这个态度很关键,这个意识也很关键。也可能在这一次临到的试炼中你没得着什么,没在真理上进深多少,没明白真理的实际到底是什么,但在这次试炼中人有这样顺服的意识、顺服的态度让人真实地体验到,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人在神面前应该怎么做、应该做到什么才是最正常的,才是最正当的。你虽然没有明白神的心意,没有准确地知道在这样的环境当中神让你达到什么、得着什么,但是你觉得你能顺服神了,能顺服这样的环境,从内心深处能接受神给你摆设的这样的环境了,你感觉你守住受造之物的本位了,没有悖逆神,没有与神对抗,你心里很踏实。你心里踏实的同时,你对天上的神不是一种渺茫的依靠,对地上的神也没有产生远离、弃绝,而是从内心深处多了那么一丁点儿的敬畏,同时还多了那么一丁点儿的亲切。你看看,寻求真理人能达到顺服,与人凭着热心光有点心志,这两者的区别大不大?(大。)区别很大。人凭着热心光有心志,临到事的时候人就能反抗,就开始讲理、埋怨、抱屈,“神怎么这么对待我呢?我这岁数也不大,神怎么不哄哄我呢?神怎么不数算一下我以前立了多少功啊?怎么不赏反倒还罚上了呢?我才多大岁数,我懂什么啊?我在家父母都没这么对待我,都拿我当掌上明珠、当小宝宝,来到神家后我都长大好多了,神也太不近人意了吧。”他就讲这些歪理。这些歪理是怎么产生的?如果人寻求真理明白真理了,能不能有这些歪理?如果人在平时尽本分的时候对这些真理都明白了,都想透了,临到事的时候还能不能产生这些抱怨、血气?(不能。)他肯定不会这么说,他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受造之物,没有年龄、性别、高低贵贱之分地来到神面前,顺服下来,聆听神所说的话。当人能够聆听神所说的话、神的要求的时候,人的内心存的是顺服,当人能够有意识地顺服的时候,能够有顺服的态度的时候,人是真的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对神有爱、有顺服、有敬畏,而不是凭着心情、凭着情绪。这是当人临到修理对付时的一些反应。主要的反应是什么?是人心情不好了,受到挫折了,受委屈了,人需要安慰,当人得不着安慰、得不着温暖的时候,人心里对神就埋怨、误解,人也不想祷告神了,从内心深处想弃掉神、想远离神,远离天上的神,也远离地上的神。有的人我要是对付他两句,下次再见面他就总躲着,不想搭理你。平时要是不挨对付修理的时候,他总到你跟前,一会儿端茶倒水,一会儿来问问需不需要什么,他心情好,勤快,话也多,跟神的关系也近。一挨对付可就不是这样了,茶水也没了,问候也没了,多问几句话他就走了,见不着人影了。

以前在大陆的时候,我在有些弟兄姊妹家住,有些人人性不好,有些人是初信,还有些人初次接触观念特别多,不明白真理,还有些根本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你说这些人你敢对付吗?那就不敢对付,说话就得和风细雨的。你要是真对付他,有可能你就没地方吃饭了,所以就得哄着、商量着来,要是不商量,要求点什么都不行。比如你说“这顿饭做得太咸了,下次淡点,别那么咸,吃太咸对身体不好。咱们都得注重保养,信神就得接受正面事物,信神的人也得讲究常识,不能愚昧。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问问中医吃咸了是不是伤肾”,这么商量着还行。如果你说“这饭做得这么咸,你想咸死人啊?总吃这么咸干嘛?太咸没法吃啊!你怎么这么愚昧呢?以后别做这么咸了”,这么说就不行,下顿饭他就不给你放盐了。很多人很麻烦啊,跟他们说话得讲究方式、讲究时间,还得看心情,得商量着来,有时候一不小心话说得重点儿,说不定就伤着他了,他心里就抵触上了,外表上好像没有什么,但内心就不一样了。平时你让做什么他很快就去做了,要是一伤着,做什么事就不那么积极了,拖拖拉拉,一点也不甘愿,说:“我心情不好能对你好吗?我心情好的时候对你好点儿,心情不好时差不多就行了。”人都是什么东西啊?人是不是难办啊?人就这东西,不可理喻,没道理可讲。等到他反省过来后,又磕头又认罪,又痛哭流泪,但过后临到这类事一对付修理还是这样,这是不是寻求真理的人?(不是。)那是什么人啊?任性,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是人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在临到逆境的时候,人对待神的一种态度。总之,没有顺服,不能接受真理,一旦受到伤害,人就能凭血气对待神。这问题是不是严重啊?有的人我跟他接触还没对付他,光是就事说事,他脸就拉下来了,说话都没好气,态度不好,还摔东西。你跟他不能说实话,就得绕着说,说话得委婉。我能那么说话吗?你能接受你就接受,你接受不了,在神家中有神家处理人的原则。有些人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心里赌气,那本分能不能尽好?(不能。)不能好好尽本分,在教会中他总出错,教会就有处理他的办法。

在大陆的时候环境特别恶劣,每一处都充满着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被抓。你们都经历过被追捕的环境,那我是不是也是一样啊?咱们是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之下,所以说不可避免的,我在那样的环境之下也是经常躲躲藏藏,有时候可能一天就得换两三个地方,甚至有时候去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最难的时候就是基本上没地方可去了,白天在一个地方待着,晚上就不知道在哪儿睡安全。有时候很勉强地找到一个地方,第二天还得走,大红龙查得紧啊。有些人一看,基督来在地上无枕头之地,这事是真实的,在大红龙国家就是面临这样的环境,与人一样,没有例外。真信的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心里会怎么想?“神来到地上,道成肉身为了拯救人,这是神所付的代价,这是神所受的苦的其中一项,这正应验了神所说的话,‘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太8:20),这事是真实的,道成肉身的基督与人一样亲自体验这样的苦。”真信的人在心里会感受到神所受的这一份苦的艰难,会因此爱神,感谢神为人类付出的代价。那些人性特别差的、恶毒的,根本不接受真理的人,还有跟随基督只是好奇或者想看神迹的一类人,他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不这么想了,“你没地方待了?你还是神呢,你还作工作呢,你还救人呢,你赶紧救救你自己吧!你连自己都救不了,你明天在哪儿待你都不知道,现在都没有落身之处了,你还让我信你?我得赶紧自找出路,我可不跟你了,跟着你没有好出路”,他心里会这么想。越临到这类事的时候,他心里越庆幸,“幸亏我没完全都撇弃,幸亏我留一手,怎么样?你无家可归了吧!我就知道你得走到这一步,没有枕头之地来找我了吧,你还得投靠我,我还得帮你找住的地方。”人被显明了吧。这类人如果看到主耶稣钉十字架那一幕的时候,他是什么表现?当耶稣背着十字架走向钉十字架的地方的时候,这样的人在哪儿?他还继续跟随吗?(不能了。)他就否认了神的身份,否认了神的实质,更否认了神的存在,逃之夭夭,自谋出路去了,不跟随神了。无论之前他听过多少道,那些道在他心里荡然无存,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就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是真实的,是出于人的,跟神无关无份,他觉得:“这个人就是人,哪有什么神的身份实质?如果是神的话,还能这么躲、这么藏,被撒但追得没有枕头之地、没有安身之所?如果是神的话,他应该摇身一变,在被追捕的时候在众人面前消失,让所有的人都看不见,会隐身,那才是神呢。”在大陆那种危险的环境之下,有些弟兄姊妹看见我去了,在最危险的时候也能冒险接待,帮着掩护,而有些人却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了,更有些人在背后看笑话,观望,这些是什么人?这就是不信派,敌基督。有些人在危险临到的时候,还能像平时一样接待,而有些人在危险环境临到,看你无处藏身的时候,他怎么认识这事?怎么理解这事?“基督也危险了,要被抓了。哎呀,教会完了,神家工作完了,这步作工错了,神所见证的错了,这不是神所见证的。神到底存不存在啊?看来是没神啊,那我赶紧去过日子,去发财吧。”这就是敌基督所为。他们在基督临到环境面临无处藏身、无枕头之地的时候,不是同心合意地与神一起受苦,与神一起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继续作教会的工作,而是当旁观者,看笑话,甚至煽动某些人,起拆毁、打岔、搅扰的作用,更甚至有些人还趁机抢东西。他看你临到危险了,没有功夫处理这些事、打理这些东西了,就趁机偷东西,霸占神家财产。就如耶稣钉十字架的时候,有不少不信派、敌基督就认为:“教会完了,神的工作完了,被撒但捣毁了,彻底失败了,咱们赶紧逃吧,赶紧分东西吧!”这些不信派、敌基督无论临到什么环境都能显明他们的凶恶性情,显明他们不信派的嘴脸。神家一有风吹草动,一有恶劣环境临到,他们就想逃之夭夭,就巴不得弟兄姊妹都被遣散,都散伙、都不信才好,都不再有人跟随基督才好呢。他巴不得这道流是错的,巴不得神的工作作不成才好呢。这就是敌基督的嘴脸。这是面对环境的时候敌基督对待基督的态度。

还有一项是敌基督对待道成的肉身有观念的时候。好比说,他看到道成的肉身作有些事、说有些话极具人的味道,看不到一丁点儿神的味道,在他内心深处就产生了抵触,产生了定罪,也产生了观念,“这怎么从哪儿看都不像神,怎么看都像人呢?像人那还能是神吗?如果是人的话,我这么跟随那不就太傻了吗?”他对基督的说话、作事能产生观念,对基督的生活方面、穿着打扮也能产生观念,还有说话方式、说话语气、用词等等都能产生观念。产生观念的时候,他怎么对待?他的这些观念在心里存着不放下,他认为抓住了观念就是抓住了关键,这个“关键”来得太及时了,有了这观念就有把柄了,一有把柄这就好办了。敌基督就是这么想的,他觉得抓住把柄,有观念,他就能随时随地地否认基督,否认神所道成的肉身有神的实质这一事实。有些人说:“敌基督为什么存这个心呢?”你们说敌基督撒但一伙的人,他是希望神的大功告成,还是不希望神的大功告成啊?(不希望。)他们为什么不希望?从哪点上来看?敌基督这伙人生性厌烦真理,而神所发表的所有的话都是真理,这在敌基督这伙人的心里就反感透了,他们不愿意听,不愿意接受。神对人类的揭示、审判的言语都是定罪这些敌基督、恶人的,对他们都是定罪、审判、咒诅,他听了心里就不好受、不舒服。他心里怎么想呢?“神说的这些话都是审判我的,都是定罪我的,那像我这样的人看来是不能蒙拯救,就是被淘汰、被弃绝的货。既然我没希望蒙拯救,那我信神还有什么意思啊?但事实上他还是神,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还说了那么多话,还有这么多人跟随,这可怎么办呢?”为这事他就上火了,他得不着也不想让别人得着。要是别人能得着,他得不着,你说他心里是恨还是爱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啊?他心里恨透了,他不高兴啊。他就盼望:“这个道成肉身不是神,他作的这个工作是假的,不是神作的。从根源上解决了这个事,那跟随他的这些人不就跟了假的了吗?不就上当受骗了吗?这样这些人早晚得散伙。这些人一散了,都没得着了,那我没得着不就心安理得了,不就平衡了吗?”他是这个心,他得不着也不想让别人得着。不想让别人得着的最好办法就是否认基督,否认基督的实质,否认基督所作的工作,否认基督所说的所有的话,这样他就不被定罪了,他什么也得不着就甘心了、踏实了,他就用不着惦记这事了。敌基督这类人的本性实质是这样的,那他对基督有没有观念?有观念的时候他解决吗?他能放下吗?他不会。他的观念是怎么产生的?产生观念很容易,“你说话的时候我就研究你,看你说这话是什么动机,你说这话从哪儿来的,你是听来的、学来的还是谁指示你说的?你这话是不是谁向你反映之后你说出来的?是不是有人向你告状了你揭露谁的?”他就这么研究,那他能不能明白真理?(不能。)他永远明白不了真理,他心里抵触着,厌烦真理、抵触真理、恨恶真理,带着这样的本性实质来听道,他听出来的除了理论、道理之外,全是观念。什么观念呢?“道成肉身的基督说话是这样的,是那样的,有时候还说笑话,也不敬虔啊,有时候还说歇后语,也不严肃啊,有时候说话不是出口成章,文化不高啊,有时候说话用词还挺费劲,念没念过大学呀?有时候说话有针对对象,针对谁呢?是不是有人告状了?谁告的呢?基督说话怎么总说我呢?是不是整天盯着我、观察我啊?是不是整天琢磨人啊?基督脑子里、心里都想什么呢?道成肉身说话不像天上的神那样像打雷似的,一言九鼎,他所表现出来的怎么看着那么像人呢?就是人,怎么看都是人。道成肉身有没有软弱?心里恨不恨人?跟人交往有没有处世哲学?”这观念多不多?(多。)他思想里琢磨的全是与真理无关的,全是凭着撒但的思想逻辑、处世哲学,内心深处满了邪恶,满了厌烦真理的情形与性情,他来到神面前是来研究神的,并不是来寻求真理、得真理的。他那些观念随时随地都能产生,在他观察的时候产生观念,在他研究的时候产生观念,在他论断定罪的时候那观念就成形了,在心里面死抓着不放。当他看到道成肉身的人性的一面他产生观念,看到神性的一面他产生好奇,产生惊讶,从而也产生观念。他对基督,对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态度不是顺服,不是从内心深处真心接受,而是站在对面观望、观察,观察眼神,观察心思,观察举止,甚至观察你的每一个表情,听你说话的每一种声调、语气、用词还有说话的所指,等等这一切。站在对面观望的时候,他的态度不是存心想寻求到真理、明白真理之后接受基督作他的神,接受基督作他的真理,成为他的生命,而是恰恰相反,他要研究这个人,他想把这个人研究透,研究明白。研究明白什么呢?就是研究这个人到底哪儿像神,如果真像神他就接受,如果怎么研究都不像神,那他就死心塌地了,就对道成肉身一直抱着观念不放,或者他觉得没希望了,就找机会赶紧离开。

敌基督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产生观念这是很正常的事,因着他的敌基督实质,因着他厌烦真理的实质,他是不可能放下观念的。有时候什么事也不做,他捧着神的话看觉得是神,一接触肉身一看不像神,马上就产生观念,对你就不一样了。不接触道成肉身的时候,光捧着神的话把神的话当成神的时候,他还能勉强在神家中出点儿力,尽点儿本分,抱着一点渺茫的幻想、抱着得福的存心在神家效点力,充当个角色,但是一接触道成的肉身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观念,即便是不对付他,他尽本分的热心劲儿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敌基督就这样对待神的话与神所道成的肉身。他们常常把神的话与神所道成的肉身分割开来,把神的话当成神,把神所道成的肉身当成人。当神所道成的肉身不合他观念的时候,违背他观念的时候,他赶紧来到神话面前祷读神的话,强行压制自己的观念,把自己的观念封锁起来,然后把神的话当成神来供奉,似乎观念解决了,事实上他内心深处对基督的不服、不忿与鄙视却丝毫没有解决。敌基督在对待基督的这个事上就是不断地产生观念,而且死抱着观念不放,一直到死。他没有观念的时候研究分析,有观念的时候不但研究分析,还死抱着观念不放,他有观念也不解决,也不寻求真理,他就认为自己对,这是不是属撒但的?(是。)这是敌基督对待道成肉身的神有观念时的表现。

在教会中,有些人有点素质,有点工作能力,当被提拔的时候,他热心大,积极尽本分,负责任,肯付代价,也有忠心,但是因为不能胜任工作被撤职没地位了,他对待神的态度就不一样了。有地位的时候,他跟神说话这么说:咱家弟兄姊妹如何如何,咱家那房子该装修了,咱家那院子该收拾了……什么都是“咱家”。一被提拔的时候,他是神家的人,是咱家的人,似乎跟神是一条心,是真正的一家人,心贴心、肩并肩地共同打理神家的工作,与神平起平坐。被提拔、被重用的时候他感到荣幸,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责任,他不管是跟我说话还是跟弟兄姊妹说话,都常常说咱家。你一听觉得这人不错,好心,热心肠,把神家当成自己家了,什么事都那么操心、那么负责任,什么事都想在前面,看着是一个追求真理、热心付代价的人。但是一被撤换了,他还这么说话吗?一被撤了可就不是这样的心情了,这态度就没了,就不说咱家了,你再找他做什么事就不那么热情了。他认为什么呢?“以前你提拔我,我有地位,我跟你是一条心,现在没地位了,都不是一家人了,那你就自己做吧,怎么做你别跟我商量,也不要让我知道,跟我没关系了。我就给你跑个腿、传个话就行了,让我干点啥就干点啥,我可不跟你一条心了。”他把你当外人了,你再让他做事,他就像给人打工一样,外表应付你,以前能做到五条,现在就做一两条,走走过程、糊弄糊弄做点表面工作就完事了。为什么这样呢?他说:“我以前跟你一条心,帮你做这个做那个,把你的事当成我自己的事,当成咱们共同的事替你去办,结果你说撤就把我撤了,你也不考虑情面哪!你不考虑情面,还让我怎么替你做事?如果你再提拔我给我地位还行,要是不给我地位那就算了,你想再找我办事,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好使了。你用我得名正言顺,要是没地位,光是说一声让我去做,这名分在哪儿啊?总得有个说法吧。”现在我再说话就不好使了,让他做事他就不像以前那么用心、尽心尽意了,态度就变了。我再让他去办什么事,或者神家再让他去办什么事,他就当成额外的,当成外人的事,能给你办就是给你好大的面子了。要是不给你办好像也说不过去,毕竟是信神的,但要是给你办心里就不痛快,走走过程就完事了。他为什么这么做呢?他认为:“我以前对你百分之百地信任,把你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去做,可你说不用就不用我了,这伤了我的心了,伤了我的自尊了,你冷落我了。好,你对我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你再用我就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了,因为咱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决裂了,我可不是那么好使唤的,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我是谁呀?要不是信神,我能让人这么摆弄吗?”敌基督临到撤换失去地位,他们的态度就能有这么大的转变。他有地位的时候,先不说他能不能按原则办事,是否独断专行、搞独立王国,他有地位就能把神家的事当自己家的事办,总说咱家咱家的,要是没地位,道成肉身的基督在他面前那就什么也不是了,说话就不好使了,让他办事还得商量着来,甚至还得许愿,还得安抚,还得给个说法、给个名分。甚至有些人还说:“以前你把我撤了,说不用就不用了,这次要让我办事,除非圣灵使用的人亲自来跟我说,再不道成肉身的神亲自来跟我说,不然的话,免谈。”这谱摆得多大啊!你们说就这样的人神家用不用?(不用。)他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其实神家就不稀罕这样的货,你有多高才干、多大能耐,多具备领导才能,神家也不可能用你。有些人说:“是不是你不向恶人低头啊?”不是,这是神家的行政,也是神家用人的原则。如果让敌基督在神家中掌权,对弟兄姊妹、对教会是好事还是坏事?(坏事。)这坏事神家能做吗?我能作吗?没显明他是敌基督的时候,勉强提拔用来效力,显明是敌基督了,神家还可能提拔他吗?不可能了。他是自作多情、一厢情愿。有些敌基督就这么认为,“哼,神家没有我玩不转,神家没有我,这工作没有人能担起来,谁能代替我?”敌基督他们就要叫这个号。咱就让他看看,神家没有这些敌基督,神的工作能不能畅通无阻,能不能完成。

现在神家中的各项工作能顺利地进行,能顺利地开展,与把各种敌基督、恶人清除、开除出教会有没有关系?太有关系了。敌基督就不知道这个事,他就不知道正是因为把他们清除、开除、限制起来,神家的工作才能顺利地进展,他还拿把,还抱怨呢。你抱怨什么?你认为你有才干、有头脑,你有素质、有工作能力,但是你在神家中能做什么?这些人所充当的无非就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破坏神工作的角色,没有他们的存在,神选民的教会生活、尽本分的生活和日常生活会更安宁、更顺利、更有平安,这是他们不知道的。这些敌基督他们过高地估计自己的能力,他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他就认为神家没有他玩不转,神家没有他工作开展不下去,各项业务进行不下去,他就不知道神家是公义掌权、是真理掌权。他为什么不知道?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敌基督就弄不明白呢?这只能说明敌基督有厌烦、仇视真理的实质。正是因为他厌烦、仇视真理,他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不知道什么是正面事物,相反,他认为他那些邪恶的、恶毒的表现是好的、是对的,他认为只有具备敌基督那些实质的人在神家能掌权,配掌权。他错了,神家是真理掌权,所有的敌基督都是被弃绝、被淘汰、被定罪的,在神家中不可能有一席之地,只能永远地被弃绝。有些敌基督有点恩赐、有点素质、有点能耐,会玩弄权术,他就认为在神家他们应该是被提拔、被重用的对象。到今天一看,不是那么回事,这些人都被限制、被弃绝、被定罪了,甚至有一些已经被清除、开除出教会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高贵”的人物,能耐这么大,才干这么高,居然在神家栽了跟头,在神家被弃绝了,他们怎么也想不通。那咱们用不用再做做他们的工作?不用做了,你跟撒但讲道理还能讲得清楚吗?跟撒但讲道理那就是对牛弹琴,形容撒但只有一句话——不可理喻。就如有的人说,“神让做诚实人,做诚实人有什么好的?说点谎、欺骗人有什么不好?弯曲诡诈有什么不好啊?不忠心有什么不好?耍点儿滑头、应付糊弄有什么不好啊?论断神有什么不好啊?对神有观念怎么了?悖逆神有什么不好,犯什么大错了?这也不算是什么原则问题啊。”甚至还有的人说,“人有能耐搞独立王国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在这个世界上,就是鱼大吃虾,虾大吃鱼,就是弱肉强食的一个世界,有能耐就应该搞独立王国,这有什么不好?有多大能耐就有多大权力,有多大权力就应该管辖多少人。”还有的人说,“淫乱有什么不好?淫乱怎么了?随从邪恶潮流有什么不好啊?”等等这些话,你们听完什么感受?(恶心。)仅仅是恶心吗?听完这些话,人就感觉:“同样都是披着一张人皮,有些人为什么对这些反面的事物就不厌憎还宝爱呢?为什么有些人就厌憎这些事呢?人跟人的区别怎么就这么大呢?这些厌烦真理、厌烦正面事物的人,他们对正面事物怎么就不喜爱呢?对反面事物怎么就那么宝爱,甚至当成至宝呢?怎么就认识不到这些反面事物的邪恶、可恶呢?”人心里产生了感慨。当听到敌基督那些话的时候,人一方面感觉恶心,另一方面感觉无语。这些人真是本性难改,变不了,所以神说不拯救魔鬼、不拯救撒但,神拯救的是人类,不是畜类,不是鬼类。敌基督这类人就是神所说的魔鬼、畜类,他不能归到人类里面,这事看清楚了吧?

敌基督怎样对待基督凭心情这一条,刚才一共交通几项了?人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这是一项。还有什么?(对道成肉身的神产生观念的时候,被提拔、被撤换的时候,还有敌基督临到环境的时候。)一共四项。咱们接着交通。敌基督这些人因为厌烦真理,所以他们信神不是来寻找真理得真道的,他们是想要得福,他们有自己的打算、意图,有自己的目的,而且他们喜欢势力,喜欢权势,所以他们来信神是抱着观望的态度。怎么观望呢?就是他们一边信着,一边看着,看看神家的人数是不是在增多,福音扩展的情况如何,神家的势力是不是在不断壮大,神工作的扩展到底是顺利还是不顺利。另外,在神家中尽本分的人数是不是越来越多,效力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为神家工作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其次就是,在神家中尽本分的这些人在社会当中、在人群当中到底有怎样的社会背景、文化背景,他们的身份、地位到底怎么样。通过观察,他们看到神家的人数越来越多,信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有更多的人愿意撇下家庭、工作、前途在神家中尽本分。当他们观察到这些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不能再无动于衷了,也应该投身到神家工作中,投身到尽本分的行列之中,成为其中的一员,以便以后得福的时候自己也有份。他们虽然能在神家中尽本分,在神家中充当一样角色,但是他们对待以后的前途、命运从来没有放弃,依然是在心里不停地盘算着。因为敌基督这一伙人他们具有这样的野心,具有这样的性情,所以这也决定了他们会因着神家的方方面面来改变对待基督、对待神的态度。所以,敌基督他们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一方面极力地在为自己的前途命运打算着、盘算着、经营着,另一方面他们也在观望着神家的发展状况如何,在海外、在国内的势力如何,人数是不是在逐渐地增多,教会的规模是不是在不断地扩大,是不是联络了一些社会上的知名人士,在西方是不是有一定的知名度了,是不是有一定的根基了,他们在不断地观望着这些,也在打听着这些。甚至有一些人根本就与教会当中的这些工作无关无份,他们根本就不参与这些工作,但是他们心里也常常在盘算着,对教会这些事产生极大的好奇,所以他们一方面在教会的网站上,另一方面在教会当中打听这些消息。当他们打听到神家在海外的工作扩展顺利,越来越有前景,在西方工作扩展得越来越好,形势越来越好,他们心里就踏实了。他们踏实的同时对道成肉身,对基督多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尊重”与仰视。

当基督在中国大陆作工的时候,敌基督心里常常在想:“道成肉身的神能不能被抓呀?能不能落在执政掌权的手里呀?”当他们想这些的时候,心里对这个“小小的人”产生了些许的藐视。当他们听说道成肉身的神也常常无家可归,也常常无有枕头之地,被追得东躲西藏的时候,他们心里对道成肉身的神的那么一丁点儿的好奇加上很勉强的“尊重”就彻底被击垮了。但是当他们听说道成肉身的神——基督在美国,在人类所向往的自由的国度的时候,他们心里对道成肉身的神产生了羡慕,这里不是尊重,是羡慕。但是当听说道成肉身的神在西方,在人类中间被弃绝、被毁谤、被定罪、被论断的时候,敌基督的内心深处又泛起了波澜,“你是神,为什么人类不接受啊?你是神,为什么宗教界不接受你,还给你造了那么多的谣?你怎么不出来申辩呢?你应该请个律师团啊!你看网站上那些污蔑、毁谤你的话,你看看宗教界给你造的谣,把你说得都不堪入耳啊,我们跟随你都觉得害臊,都不好意思提这些事。你在东方是被定罪的,在西方也是被定罪的,被宗教界、被人类、被这个世界弃绝,我们跟随你都觉得不光彩啊。”这就是敌基督的心态。在敌基督心里觉得不光彩的同时,他对这个他眼中、他心目中的“小人物”也产生了鄙视与同情,这个同情是很勉强的。怎么产生同情了呢?“你作这么大工作,不求个人得失,也算是无私奉献吧,受这么大苦,受这么大屈辱,你图什么呀?按道理说你也是个好人,那怎么能忍受这么大屈辱,忍受这些痛苦呢?挺可怜的,不容易,心里挺委屈吧?”他对基督产生了这么点同情。同情的背后他就琢磨,“如果我受这么大苦可受不了,我得找人类辩护去。一方面找个律师团,把网上那些不实的谣言都抹掉,另外再到宗教界显点神迹奇事,让他们看看到底谁是神,谁是真的,谁是假的,把那些毁谤、定罪之人的嘴都堵上,让他们受点惩罚,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不就不敢了吗?你怎么就不那么作呢?你怎么从来也不为自己辩解一句话呢?你是没那个能力,没那个胆量,还是没那个勇气呢?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懦弱吗?哎呀,你心里藏着挺多事,受这么大冤屈,忍气吞声的,还扩展工作,还苦口婆心地跟教会的这些人说话,供应他们,他们还总有观念,总悖逆,你心里挺苦啊!看在你能忍受这一切的份上,你这个人还不错,值得同情。”同情是这么产生的。这就是敌基督的“同情”。

从开始到现在咱们揭露敌基督,他还就做这么点“好事”。这点好事做得怎么样?地不地道啊?(不地道。)怎么不地道呢?他跟随基督,接受基督口中的话这么多年,从来不为自己在今生今世能接受基督作救主而感到荣幸,也从来不感觉自己能与基督同受这样的苦,与基督一样被世界弃绝、定罪而感到荣幸,而是把基督受的这一切苦当成了他藐视基督、否认基督的把柄、证据。他没有这样的意愿、这样的态度与基督同受这一切苦,而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观察基督所受的这一切苦,观察这个人类是怎么对待基督的,他要根据这个来对待基督。当神的名被传扬,福音工作在整个人类中间逐步地扩展开来,前景美好的时候,敌基督在逐渐地向道成肉身的神靠拢,心里也对道成肉身的神产生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尊敬与羡慕,同时他也极力地向神家靠拢,极力地想成为神家中的一员,成为扩展神工作当中所有成员中的一员。就仅此而已吗?就这么简单吗?不是。他会随时随地地因着神家各种工作扩展的情况而改变对待神家、对待基督的态度。如果听说在人类中间,尤其在西方有一个种族的人说“这些话真是神的话啊,真有权柄啊!从神的话中看见了神的实质,确定这个普通的人就是神,确定这道就是真道”的时候,敌基督心里暗自庆幸,“幸亏我没离开,真是真道啊!你看,西方的人都说了。道成肉身的神在哪儿?我得多听听他的说话,我得赶紧听讲道啊。”此时此刻,敌基督觉得神的声音是如此的美好,如此能涤荡他的心灵,他觉得应该宝爱。但是当神家在海外、在人类中间的扩展工作不时地受到一些挫折的时候,或者神家的工作受到一些搅扰、影响,受到外来势力干涉的时候,甚至神家面临一些困境的时候,敌基督心里又泛起波澜了,“道成肉身的神在哪儿呢?有没有说话啊?这事是怎么处理的?神给不给摆平啊?神选民有没有被吓坏的?有没有离开神家的?有没有外界知名人士、资深人士为神家说话、做事,为神家挺身而出啊?听说是没有,那怎么办哪?神的教会是不是又要完了?我是不是得赶紧跑啊?”这波澜大不大?此时此刻再听神讲道,“你可别说那空洞的话了,别唱高调了,我们可不听你的了,神家随时随地就被这个世界侵吞了,你说那些有什么用啊?那些话能救人哪?这神家说没势力就没势力了,神家的人说散就散了。”我说话他不爱听了吧,尊敬还有吗?同情还有吗?(没有了。)就剩看笑话了。有些人背后说坏话,说拆台的话,看神家笑话,“我看就要出事了,我看你就站立不住,你那些真理管用吗?你说那些话管用吗?怎么样?临到事了吧?”鬼相出来了。敌基督做的是不是都是鬼做的事啊?连人性里最起码的道德都没有,太邪恶了,吃里爬外啊!吃着神家的饭,享受着神话的供应,享受着神的保守,享受着神的恩典,一到有事胳膊肘就往外拐,就出卖神家利益,看神家笑话,这不是魔鬼是什么?这是不折不扣的魔鬼!看见神家得势的时候,他在道成肉身的神面前“扑通”就跪下了,好像是跟随神的人,当看见神家被撒但围攻、定罪时,他在神面前就没有俯伏下拜了,而是顶天立地的男儿,膝盖下面有黄金,怎么能跪人呢?就等着看你笑话。跟你说话嗓门、语调也高了,开始打官腔了,就不正常了,鬼相就出来了,变得真快。你们说,这些人什么时候能敬畏神哪?(永远都不会。)对了,这话太实在了,永远都不会,这就是撒但的种类,他永远都不会敬畏神,因为他不接受真理,他是属撒但的,永远都不会敬畏神。这就是属撒但的本性实质,属撒但的敌基督这一类人的丑恶嘴脸。他们随时随地准备看神家的笑话,随时随地看道成肉身的神的笑话,随时随地准备材料、搜集材料来否认基督,否认神的实质,随时随地要胳膊肘往外拐出卖神家的利益。神家越是有事的时候,越是他最高兴、最快乐的时候。弟兄姊妹都能正常尽本分,神家工作一切秩序都正常的时候,他心里就难受,不是滋味,巴不得神家赶紧出事,巴不得神家的工作进展不顺利,遇到什么挫折,遇到什么坎儿。总之,神家要是好,弟兄姊妹能正常尽本分,都能按真理原则办事,敌基督心里就乐不起来,弟兄姊妹都能听神的话,按神的话实行,都能尊神为大、尊基督为大,能够见证基督、高举基督的时候,是敌基督心里最难受的时候,是他最受审判、最受折磨的时候。

敌基督在神家中打听各种消息,如果很长时间打听不到神家福音工作扩展如何,神家的各项业务工作进展如何,是否顺利,在海外的人数是否增多,教会的规模是否扩大,各国是否建立了教会,如果打听不到这些消息,也打听不到有更多的有志之士、社会上有名望的人进入神家,他们心里就觉得信道成肉身的神没意思,没劲,对道成肉身的神就想不理也不睬,甚至看哪个宗派热闹、哪个宗派势力大还想去哪个宗派。当时不时地打听到了一些神家的好消息,比如说,神家弟兄姊妹的一些见证视频在哪个人权组织当中被关注,引起极度的重视,他心里就高兴了,就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喜悦。再比如,如果神家被哪个知名团体关注、报道,他心里就更高兴了,又泛起波澜了,“看来这个普通的人不简单啊,看来要成事了。”如果教会的名称有幸被哪个大人物甚至领袖人物所提名,那在敌基督心里就更泛起波澜来了,“此生我作了一次最大的、最准确的选择,就是跟随了全能神,从此决定再也不离开全能神了,把他当神待,在心里把他供起来,因为这个神被某某领袖人物所尊敬,他尊敬那我就应该尊敬。这个神都被领袖人物提名、认可了,那我信他、跟随他还有什么遗憾呢?我不就更应该跟随他到底吗?从此下定决心,再也不打离开全能神教会的这个主意了,一定好好表现,多受苦,多付代价,多跟弟兄姊妹商量,让干啥就干啥,说不定以后教会扩大了,名望高了,能弄个什么高职称,弄点高薪水呢。”想着想着自己心里都觉得美,“太美了,我选择得太好、太准确了,自己怎么这么聪明呢?当初还想离开,那时候的事就不能再提了,那时候多傻、多愚昧啊!那时候年轻容易冲动,容易作出错误的选择、错误的判断,现在年纪大了,稳当了,会隐藏了,终于还是看到希望了。幸亏没离开,幸亏没相信那些谣言,幸亏没被那些谣言迷惑、左右,太危险了,以后可得小心点。看来这个人不一般,对这个人得好点儿。”他一激动,一冲动,买了些保健品,买了些好东西捐上来了,上面写着:献给亲爱的神,东西有哪几样。底下落款:特此敬献,呈上,某某某,年月日。那东西包了好几层,包得规规矩矩的。这份特殊的礼物是挺金贵,但是背后有文章、有故事。你们会不会说“原来你是这么理解人献给神的祭物啊”?不是这么理解,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的来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有些人奉献东西的背后就是受这样的存心、受这样的背景影响、驱使的。这客不客观?(客观。)

敌基督在心里盘算所有事情的时候,那就是利字当先,自私卑鄙,什么事都有自己的盘算。神家的各项工作,神家方方面面的工作进展的情况,这些对于追求真理的人、对于每一个普通的信徒来说,多数人不愿意知道,也不打听,因为什么?打听这些事务性的事与追求真理无关,你知道了也没用,也不代表你有生命、有真理,你不知道也不代表你身量小,这些事与真理无关,丝毫不会帮助你明白真理,达到敬畏神,这是人的理智能够达到的。但是敌基督却死咬着这些事不放,他们把这些事当成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打听、搜集,搜集来了不但自己知道还要到处宣扬,他认为每一个弟兄姊妹都对这些事很好奇,其实很多人不愿意关心这些事。你看我很少打听这些事,我要是接触到相关的人员就聊一聊,但是我不会专门去找人打听这些事。只有一种情况我会打听,就是关于有些工作到底怎么作,你们工作的进展情况如何,有没有什么漏洞,有没有什么问题,只有这一种情况我才去打听,除此以外我绝对不会因为好奇、关心而去打听这些事。就是我打听这些情况只与工作有关,不是与信息来源、与好奇心有关。敌基督不喜爱真理,他就好钻这些事,他钻这些事是有目的的。他们用外边的这些形势、环境,以至于教会在各个时期,还有在各个宗派、各个种族、族群当中的处境来评判神所作工作的对错,也评判基督是否是神这事。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信神的吗?很显然这就是不信派。你交通多少真理他听不见、听不懂,外界对教会是什么评价,教会在各国是什么地位、什么处境,他打听得可清楚了,俨然就是一个不信派。别有用心的不信派就是这些表现。你们身边有没有这些人?你们可能都没注意。咱们每次聚会揭露敌基督的各种实质的时候就定罪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被揭露出来之后,他们的狐狸尾巴就夹回去了,不敢露头了。尤其这次这么一交通,有些人以后就不敢打听了。他明面上不敢打听了,但背后还打听小道消息,不在弟兄姊妹中间打听了,在网上偷偷地打听,找小道消息。另外,找外邦人或者宗派,还有西方国家对咱们教会的评价、看法,想方设法地找,像疯了一样。这是不是有点神经不正常呢?这就是鬼迷心窍,不由自己。不喜爱真理的人就是不可理喻。

刚才咱们揭露的是敌基督通过教会的处境与神工作扩展的进展情况来对待教会、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这是敌基督怎样对待基督凭心情的一方面表现。我说的这些事在教会中有没有?这算不算严重的事?值不值得一提啊?(值得。)交通这些的价值在哪儿?是不是有些人听完之后,再也不敢打听这些情况了,对教会的情况、处境再也不敢好奇了?就这点价值吗?(不是。)那揭露这些事的价值在哪儿?这里面人所应该明白的真理是什么?你们如果现在没有想好可以不说,我最后再跟你们交通。这些事离你们太遥远了,所以你们一时半会儿说不好,得在大脑里、心里搜集,得组织语言,还不知从何说起,也可能还说不太清楚。人明白的那点东西太少,太可怜了。说不明白,解释不清楚一件事情的实质与原委,这就是看不透事。

当人信天上的神的时候,人为神花费尽本分,可以说教会、神家、神对人来说基本上是一个概念,在教会当中尽本分就是为神花费,为神家办事就是为教会办事,也是对神忠心,也是接受神的托付,这可以混为一谈,是一个概念。但是当神道成肉身成为一个普通人的时候,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教会、神家、神(就是基督)这三者就很容易被分割开来。人觉得:“为教会办事就是给神家办事,这是尽本分,但给基督办事这有点不太好说。给基督办事,这是不是有点伺候人的意思?这是不是有点给人办事的意思?”在很多人的内心深处,对这三者是很难分清楚也很难联系到一起的。那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他在神家中尽本分,他针对的对象基本上是这么个概念:在教会中尽本分,为教会这个团体、这个称呼尽上自己的本分。那所谓的教会的上司是谁呢?当然是天上的神了,这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是无可置疑的。为神家办事,大多数人对这个事的理解是为弟兄姊妹这个称呼、这个族群办事,当然也可以归结到尽本分的范畴里。就是更多的人理解为,为弟兄姊妹这个族群办事也是在尽本分,当然针对的对象也是神,所以在人的心中,教会、弟兄姊妹、神家可以画为等号,统统等于是对天上的神。言外之意是什么呢?更多的人在神家尽本分也好,办事也好,他们的针对对象是为了教会这个无形的机构,也是在为了弟兄姊妹这个有形的族群,更是在为了天上那个渺茫的根本看不见的神而做,针对的对象是这三样。至于道成肉身的神,人可以把他列为教会中的一员,也可以列为弟兄姊妹的最高领袖这样一个角色,当然有些人也把他理解成基督就是神家的代言人、代理人。所以,很多人对于在教会中尽本分、工作的针对对象,他的概念是很模糊的。比如让他为弟兄姊妹办一件事,提供一项服务,他很心安理得,或者让他为教会、为神家办一件事,他很高兴,觉得义不容辞,但道成肉身的基督嘱咐他或托付他去办一件这样的事,他心里就凉了半截,“给人办事?我信神不是来给人办事的,我是来尽本分的,我不是伺候某某人的,我不是为某某人服务、效力的”。

很多人在教会中尽本分,你让他为教会做点什么事,让他为神家、为弟兄姊妹做点什么事,他满心欢喜地接受过来,觉得这有根据。什么根据呢?“从神领受,这是我的本分,这是我的责任。”但是,当道成肉身的神让他去办一件事的时候,他的“从神领受”这样的理论根据就没有了。他心里很不甘愿、不高兴,达不到从神领受,不愿意做,他觉得:“要是为教会办事还行,我是教会工作人员;要是为弟兄姊妹办事,弟兄姊妹都是属神家的,都是属神的,那也行;要是说为神家办事,神家这个称呼那么的神圣,那么的伟大高尚,我要是为神家办事还行,名正言顺,光彩,有名有分。可为你一个小人物办事,这算什么呀?这是在尽本分?名不正言不顺的,这不是尽本分,这也不是工作,这可怎么对待啊?”他有难处了,不知该怎么对待了。琢磨琢磨,“这也不是工作,也不是尽本分,更不是为弟兄姊妹谋福利,让我去给你办,好,我就给你简单地办,轮到我头上了我就给你办,但我心里不高兴、不痛快,这名不正言不顺哪。给你办事谁纪念,谁知道啊?能买着谁的好啊?能得赏赐啊?这算尽本分吗?用不用按真理原则去办啊?”他心里就不愿意,就觉得这是累赘,像是接受了不该接受的任务一样,是在为难他,他就很勉强地办一办,勉强办的同时心里还总要得好处,嘴上还得说着“我不愿意办这事啊”,表现得很不情愿。我说你不愿意办就不用办了,我不勉强,给我个人办事我不勉强谁,你愿意办就办,你不愿意办我另找他人,谁愿意办我找谁,这还不简单吗?神家这么多人跟随,我找一个顺心如意的、愿意办的这好找,能找到,不是非得找你,这事太容易了!在神家中找人性可靠、老实、有办事能力的好不好找?(好找。)我虽然没有跟哪一个人私下里交往特别近,关系处得特别好,没有跟任何一个人有私交,感情特别深厚,但是这三十年,所有在全能神教会的人,每一个人所吃喝的、所听的全是我说的话,这些人无论是在实质上或是在内心深处,在表面上或是在口头上,他都是相信、跟随这个人的。虽然我没有直接给哪个人特殊的好处、应许、夸赞或者提拔,但是这些人从一开始跟随到现在,哪个人吃喝的都不少吧?你们哪一个人从我说的这些话当中无论是明白了一些真理也好,还是明白做人的道理也好,是不是都得着了不少?(是。)那从这点上来看,我个人让你们中间的哪个人办点事,你们是不是应该有点表示,不应该不愿意吧?(愿意。)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看,我让你们办事用不用哄你们,讨好你们,还得给你们说好听的,给你们应许?(不用。)但是有的人他就不愿意,说:“给你办事怎么那么没劲呢?捞不着什么好处不说,还挺累,真麻烦。”你们听了这话是什么心情?(气愤。)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在世界上也没人看得起,一个大官到他家搞民间走访,托付他办点事,这小老百姓说不定怎么巴结呢,不知怎么高兴、怎么荣幸呢,就这点事一辈子都忘不了。人对一个有地位的人能这样,那对基督怎么就不会这样,就做不到这个呢?为什么?(因为人的天性就是跟神敌对的。)对了,这就只能说明这一点。他与有地位的撒但能相合,但对基督他从心里是藐视的,他是抵触、不接受、否认、弃绝的。让他俯伏跪拜一个魔鬼,他跪着走都心甘情愿,对基督这个普通的人,他从基督得着那么多,就让他站着与神平等地说话、相处,他都觉得不甘心,这是什么东西?(魔鬼。)这是属魔鬼的,这可不是人。

后来,我又找人办事,这个人还行,传话的人说:“这次办事的人可高兴了,可愿意给神办事了。”我说愿意就愿意吧,办这点小事算什么呀,这是理所应当的,不用传话过来亲自声明一下。你们说传的这话怎么样?你们听了什么感受?心寒不寒呢?(心寒。)为什么心寒啊?(人应该做的还要在神前买好。)(好像给神办事是给了神好大面子一样。)那说这话的是什么人?人格怎么样?(低下,没良心。)人格不怎么样。我就发现,一说到神的恩典、祝福,神供应人,人心里可受感动了,一个劲儿地感谢神,“神太爱人了!”那是激动无比啊!每每提到这些话题,这些人都热泪盈眶,心中泛起波澜,下定决心一定得为神好好花费,但是真让他为这个能看得见、摸得着的道成肉身的神做一丁点儿事,他都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心不甘情不愿的,这是怎么回事?(他信的是渺茫的神,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他把天上渺茫的神看得高大,把道成肉身的神看得不起眼。)我听说有的人给弟兄姊妹刷鞋、洗袜子甚至洗衣服,他可愿意干了,一说让他给基督做点事,他就不愿意了,跟前的人都看不下眼了,说:“这人怎么这样?他宁可给弟兄姊妹做事,都不愿意给基督做事,这是什么人哪?”有些人我交代他办一个事,让他按照神家原则、按照教会的规定去办,他听完之后当回事了吗?人家说:“你说的那是啥呀?我得问问弟兄姊妹,我得为弟兄姊妹考虑,让多数弟兄姊妹受益。”好比说,我让一些人负责种点果树,还告诉他们到市场上看看,这一带都适合种什么,一方面得适合当地的气候、土壤,另一方面,看看当地人认为哪些水果营养价值高,咱们就选择哪些,适量地种一些。我说完这话了,听的人应该怎么做?(赶紧去落实。)怎么落实?(查询资料,问懂的人,了解一些细节,然后去落实。)这么落实是准确的,是按我说的这个落实了,一个是按照当地气候,另外看哪些水果有营养价值。你们说我考虑得周不周到?是不是实际?空不空洞啊?(不空洞。)但听完这话的人,你看人家是怎么落实的。人家让当地教会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参与,问大家喜欢吃什么水果,是苹果、梨还是桃啊?大家喜不喜欢吃李子?他把所有弟兄姊妹喜欢吃的水果都统计一遍,然后按数量、比例来种植,就这么落实。人家征求弟兄姊妹的意见,弟兄姊妹这个族群、这个称呼在他心里那是至高无上的,为弟兄姊妹服务是他尽本分的宗旨、目标,为弟兄姊妹服务就是为神家服务,为神家服务就是为弟兄姊妹服务,弟兄姊妹高兴了,那神就高兴了,弟兄姊妹乐了、满意了,神也就乐了、满意了,弟兄姊妹是神的全权代表,弟兄姊妹是真理的象征,是神的代言人,弟兄姊妹说了算,弟兄姊妹是神家中的中流砥柱。所以,你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能离开弟兄姊妹这个称呼与族群,任何一个人做事服务于神家,在神家中尽本分的唯一的对象就是弟兄姊妹。你看看,人家是这么落实的。我说了不算,我说得怎么细在人家那儿都是个空洞的道理、口号。人家就认为,让弟兄姊妹充分地发表意见,实行弟兄姊妹的人权,这才是真理,这是至高无上的,让弟兄姊妹有充分的发言权、决定权,在神家中实行民主,这是最高真理。我怎么说,在他那儿看,“你就是放个空炮,走走形式就完事了,剩下的那就是弟兄姊妹的事了,跟你没关了,你就靠边站吧!我们吃什么、喝什么跟你没关,你掏钱就完事了。我们有吃有喝,这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服务于神家,服务于弟兄姊妹,让弟兄姊妹高兴,让弟兄姊妹享受充分的人权与自由,这是最高真理。”这是什么人?这是不是敌基督所为啊?敌基督厌烦真理的第一表现就是定罪真理、否认真理,然后另外再找出一套自己认为能行得通、能站立得住的理论、口号去落实,公开违背真理,公开定罪基督、弃绝基督。这点小事就被显明了,这是接受真理的人吗?(不是。)

我常常听到有些人说,“哎呀,看把弟兄姊妹气得”“哎呀,看把弟兄姊妹乐得”“哎呀,看把弟兄姊妹打击得,弟兄姊妹可难受了”,弟兄姊妹在他心里的地位那么高呢?这人这么爱弟兄姊妹呢?你能爱这么多的人,那你的心胸得有多大啊?那行,我说句话你照我说的去做吧,你能容得下那么多人,再多我这么一个人也不算什么,应该也能容得下吧?恰恰相反,就我说的话他就容不下,就我这么一个人他就容不下。他能容纳所有的弟兄姊妹,能容纳教会当中的每一个人,就是容纳不了基督,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不是人?这样的人配做基督的跟随者吗?(不配。)那应该怎么定性啊?(魔鬼,敌基督。)他们是不是错误地理解神家搞民主选举这个事啊?神家做什么事让弟兄姊妹参与,让弟兄姊妹发表意见,让弟兄姊妹选举带领、撤换带领,让弟兄姊妹决定,他是不是就认为弟兄姊妹在神家中是至高无上的?这是不是错误地理解神家的民主选举了?民主选举是什么原则?让弟兄姊妹民主选举是让弟兄姊妹说了算吗?是让人的败坏性情说了算,是让魔鬼撒但掌权吗?不是,是让真理掌权,是让弟兄姊妹心里所明白的真理掌权,而不是让弟兄姊妹这个天然的败坏的人掌权,不是让血气掌权,不是让人的观念掌权,不是让人的悖逆抵挡掌权,不是让人的邪恶性情掌权,而是让真理掌权。有些人说:为什么有的教会选举或者教会带领同工决策一个事不对,有时候还把属于敌基督的人选上了?那是因为人的身量太小,但是教会选举的原则可是按着真理原则规定的,可是有真理的,明白了吧?(明白。)那这些敌基督,不通灵的货,他们误认为什么?在神家中,弟兄姊妹被尊为大,弟兄姊妹被高举,弟兄姊妹这个称呼、这个族群在神眼中被看为尊贵。事实上,弟兄姊妹尊贵吗?弟兄姊妹有真理吗?干坏事的都是弟兄姊妹,抵挡神的、拆毁教会的全是弟兄姊妹,这些人有真理吗?值得被尊为大吗?不值得。为什么敌基督还能这样做?这就是天性。他找一个借口就否认真理,找一个借口就定罪基督,这不就是天性吗?他有撒但的本性,都是身不由己呀!

今天交通的主要是敌基督怎样对待基督凭心情。咱们所交通的每一项都跟敌基督的心情有关,外表上看是这样,事实上这心情是怎么来的?是由败坏性情、敌基督实质决定的。敌基督因着有敌基督的实质,他产生各种各样的思想,在各种各样的思想支配之下,产生各种各样的观念、观点、角度、立场,从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心情”。产生各种各样的心情之后,敌基督对待天上的神,对待地上的神——基督,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态度,从这些方式、方法、态度上来看,足可以证明敌基督厌烦真理、仇视真理、否认基督、定罪基督的实质。每每临到涉及真理,涉及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身份,他们就很自觉地站在了神的对立面,充当神的仇敌这样的角色。没事的时候他们口里呼喊着神的名,甚至张口闭口“神啊”“神啊”地称呼着,说什么事前面都必须有一个称呼,“神啊,你看”“神啊,你知不知道”“神啊,你听我说”“神啊,我有一个事寻求”“神啊,这事是这么回事”“神啊,那事是那么回事”……在喊着“神啊”“神啊”这样的称呼的同时,他们在心里对基督满了观念,满了敌视,也满了鄙视。当教会、当神家、当基督面临各种各样环境、面临各种各样处境的时候,敌基督对待基督、对待神的态度一变再变,在发生着不同的变化。当基督对他们提出要求的时候,对他们和颜悦色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似乎很柔和、很温顺;当基督对他们严厉的时候,对付修理他们的时候,他们对基督产生的态度是反感的、厌憎的、鄙视的,甚至是远离、弃绝的;当基督明确地说给他们应许,让他们能得着赏赐、得着福气时,他们在心里暗自庆幸,甚至趋炎附势,讨好、巴结,不惜牺牲他们的尊严、人格来换得这些好处。但是无论他们有怎样的态度,他们对基督没有真实的接受与信心,更没有真实的顺服,他们对基督的态度永远是远离、定罪、观望,从内心深处弃绝。不管他们身在何方、身处何地,也不管他们的心情如何,在内心深处他的这个实质是不变的,即便偶尔产生一些出乎人意料的改变或者是回转,那也是暂时的。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与基督为敌的,所以他永远不会真心接受这个普通的人作他的主,作他的神。

这几方面基本上交通完了,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刚刚问你们的,揭露这些事的价值是什么,人所该明白的真理是什么。揭露这些事的价值是什么?简单地从两点上来说,一方面是揭露人对待神的真实态度这里面的实质到底是什么,让人从中能认识人类败坏的方方面面的表现,这对认识自己、认识人的败坏性情有益处。另一方面,让人知道人对待神应该有的态度到底是什么。你认为你那么对待神已经是把神当神待了,但事实上这里面还有很多掺杂,还有很多是属撒但的,是敌基督的表现,这是神不认可、不接受的,这是掺杂,需要被洁净。正面、反面的价值都存在,最起码从消极方面来看,让你知道这些东西是反面的,是属敌基督的表现;正面的就是让你知道神不喜爱这些东西,神不接受你这样的对待法,言外之意就是人认为的再对、再好,再合乎逻辑、合乎人情,神不买账。神不买账,那你应该做的是什么?你说:“我就这么做,我认为好我就坚持,管你买不买账呢,我就这么正直。”这行不行?(不行。)如果是对待其他事你这个态度对不对咱就不说了,但在对待神这个事上你这么做,那就很危险,你应该回转。在神不能接受的事上,人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有的人说:“神不接受人类这么对待他,但人类这么做还认为挺好,合乎情理,是人之常情,人就只能具备这些,也就能达到这些,但神还这么要求,说明人做得不够呀。”做得不够的原因、根源是什么?人有败坏性情,需要被洁净,没什么理由可讲。人唯独应该有的态度就是接受从神来的一切,不管是好的、不好的,悦耳的还是难听的、逆耳的话,都无条件地接受、顺服,把他当真理来改变自己,来洁净自己。这个问题是不是交通明白了?揭露这些事的价值是什么,从消极方面、积极方面,从正面、反面是不是都说到了?(是。)那这里面人所该明白的真理是什么?(神是真理,神是造物的主,不管是不是道成肉身,他说的话都是真理,我们应该无条件地顺服、接受。)无条件地接受、顺服,这是真理。无论神以怎样的形式、方式显现在人中间与人生活,无论神以怎样的形式存在,神永远是神,这是真理,这是这里面人最应该明白的真理。其次,一个受造之物对待神该有的态度就是无条件地顺服。另外,还有一点人不明白,人跟随神是为了什么?解闷来了?解决精神空虚来了?解决以后的命运来了?是来得着净化来了?还是来上真理大学来了?还是来充实头脑来了?解决什么来了?这事人得知道。(解决人的败坏性情。)对了,人跟随神是来解决败坏性情的。那败坏性情人自己能不能解决?有名望、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能不能给解决?就是人类中间有没有一个人能出来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一个。)那神今天来了就是为解决这个问题,只有神道成肉身,只有神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为什么外表看同样是人,但道成肉身的基督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人有语言、有思维、有心思,人怎么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呢?这个区别点在哪儿?(神是真理、道路、生命,人没有真理。)神是真理、道路、生命,人只有接受这个事实,接受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全部,人的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解决,言外之意就是人来到神面前是解决败坏性情来了,也就是人来到神面前是来得真理的,得着真理人的败坏性情才能得到解决。你没得着真理你怎么解决?道理能解决吗?知识能解决吗?观念能解决吗?解决不了,只有这个人能帮助你解决。所以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你崇拜什么名人、伟人、高人都没有用,都解决不了你现实的难处,都救不了你。另外,你学什么文化、业务、知识都解决不了你的现实难处、现实问题。你说“我就瞧不起这个普通的人”,那你这个观点得变,事实就是这么个事实,神就这么作了。你要接受神作你的生命,那你就应该接受神所作的每一样事,你承认神是真理,那你就应该相信、承认神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形式存在、出现他都是真理这个事实,这是不折不扣的,这是绝对的。你承认了这个事实之后,那你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对待这个普通的人呢?这里面就有真理可寻求了。

咱们最后所说的,揭露这些事背后人所该明白的真理是什么,你们总结出几条线条就清晰了,就明白、透亮了。(一共四条。第一条,神永远是神,这是真理;第二条,受造之物对待神该有的态度就是无条件地顺服;第三条,神是真理、道路、生命,人只有接受这个事实,接受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全部,人的败坏性情才能得到解决;第四条,人承认神是真理,就应该相信、承认神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形式存在、出现他都是真理这个事实,这是不折不扣的。)这四条关不关键?(关键。)其实每一条在理论上人都知道,但是对于怎样对待基督这件事情上涉及哪些真理人就不知道了,这就是还不明白真理,临到事就糊涂,临到事明白的那点真理就变成道理了,运用不上,还是不明白真理,是吧?好了,今天就交通到这儿,再见!(感谢神!)

上一篇: 第五十三篇 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一)

下一篇: 第一百零七篇 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十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五篇

山河易改,水流有向,人的生命并非地久天长,唯有全能神是永远复活的生命,世世代代永远长存!万事万物都在他的手中,撒但就在他的脚下。今天是神预定的拣选,把我们从撒但手里拯救出来,他真是我们的救赎主,永远复活的基督生命竟作在我们里面,使我们与神生命有缘,竟能和他面对面,吃他、喝他、享受…

作工与进入 二

在你们的身上作工与进入都相当差劲,人对该怎样作工并不注重,对生命进入更是稀里糊涂,并不把这些当作人该进入的功课,所以在你们的经历中,人所看见的几乎是空中楼阁。对于作工方面对你们要求得并不是很高,但作为每一个被神成全的人都应学习为神作工的功课,使你们能早日合神的心意。历代以来称作工…

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很重要

人信神爱神满足神,都是用心来接触神的灵,以此来获得神的满意,用心来接触神的话,因此而受神灵的感动。要想达到有正常的灵生活,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首先必须把心交给神,心安静在神面前,全心倾向神之后才能逐步产生正常的灵生活。人信神若心不给神,心不在神的身上,不以神的负担为负担,那他所做…

千年国度已来到

神在这班人身上作成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你们看见了吗?以往神说过,就是在千年国度也得随着神的发声而向前迈进,在以后仍是神的发声来直接带领人在迦南美地过生活。摩西在旷野神直接指示说话,从天降下粮食,降下水、吗哪供人享受,今天仍是如此,神亲自降下吃喝之物来供人享受,亲自降下咒诅来刑罚人,…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